总目录 当前:银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六卷目录

 金橘部汇考
  金橘图
  韩彦直橘录〈金柑 金橘〉
  便民图纂〈种金橘〉
  本草纲目〈金橘〉
  闽书〈金橘〉
 金橘部艺文一
  七款           汉李尤
 金橘部艺文二〈诗〉
  宫词           唐王建
  宋次道得广南金橘为饷且有诗因和酬 宋梅尧臣
  刘元忠遗金橘        前人
  席君从于洛城种金橘今秋始结六实以其四献开府太师招三客以赏之留守相公赋诗纪事依韵继成五章      司马光
  欧阳从道许寄金橘以诗督之 黄庭坚
  和赐后苑金橘       李清臣
  内直以金橘送七兄     周必大
  曾无疑以长韵送金橘时已暮春次韵 前人
  燕堂后卢橘一株冬前先开极香
               范成大
  咏蜜金橘         杨万里
  十月四日同诸弟访三十二叔祖于蓬莱酌酒摘金橘小集         前人
  金橘           王十朋
 金橘部选句
 金橘部纪事
 金橘部杂录
 银杏部汇考
  银杏图
  郭橐驼种树书〈种银杏〉
  彭乘墨客挥犀〈银杏〉
  王世懋果疏〈银杏〉
  徐光启农政全书〈银杏考〉
  本草纲目〈银杏〉
 银杏部艺文〈诗〉
  永叔遗李太傅家新生鸭脚子
              宋梅尧臣
  鸭脚子           前人
  依韵酬永叔谢予银杏     前人
  鸭脚子           前人
  和圣俞李侯家鸭脚子    欧阳修
  梅圣俞寄银杏        前人
  银杏           杨万里
  谢济之送银杏       明吴宽
 银杏部选句
 银杏部纪事
 银杏部杂录
 佛手部汇考
  佛手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枸缘子〉
  贾思协齐民要术〈枸橼〉
  韩彦直橘录〈香圆〉
  赵溍养痾漫笔〈香橼治嗽〉
  吴氏中馈录〈酱佛手香橼梨子〉
  王世懋花疏〈香橼〉
  王世懋果疏〈香橼〉
  本草纲目〈枸橼〉
  高濂遵生八笺〈香橼汤〉
  闽书〈香橼〉
 佛手部艺文〈诗〉
  佛手柑         明陈邦屏
  佛手柑          僧大成
 佛手部纪事
 佛手部杂录
 麂目部汇考
  贾思协齐民要术〈鬼目〉
  本草纲目〈麂目〉
 沙棠部汇考
  沙棠果图
  山海经〈西山经〉
  本草纲目〈沙棠果〉
 沙棠部艺文
  沙棠赞          晋郭璞
 沙棠部纪事
 无花果部汇考
  无花果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无花果考〉
  本草纲目〈无花果 附天仙果〉
  高濂草花谱〈无花果〉
  王象晋群芳谱〈无花果〉
 无花果部纪事
 文光果部汇考
  文光果图
  本草纲目〈文光果〉
 古度树部汇考
  刘欣期交州记〈古度树〉
  贾思协齐民要术〈古度〉
 黄皮果部汇考
  本草纲目〈黄皮果〉
 四味果部汇考
  本草纲目〈四味果〉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六卷

金橘部汇考

《释名》
卢橘《汉书》    夏橘《广州志》
金橘《纲目》    金豆《纲目》
金柑《橘谱》    山橘《北户录》
给客橙《魏王花木志》

金橘图


《韩彦直·橘录》金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钱,小者如龙目。色似金肌,理细莹圆。丹可玩啖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清蜜,尤佳。

金橘

金橘生山径间,比金柑更小。形色颇类,木高不及尺许。结实繁多,取者多至数升,肉瓣不可分。止一核,味不可食。惟宜植之栏槛中。园丁种之,以鬻于市,亦名山金柑。周美成词,有露叶烟梢寒色重,攒星低映小珠帘。为是橘作。

《便民图纂》种金橘

金橘,三月枳棘。接之至八月,移栽肥地,灌以粪水,为佳。
《本草纲目》金橘释名
李时珍曰:此橘生时青卢色,黄熟则如金。故有金橘、卢橘之名。卢黑色也。或谓卢,酒器之名。其形肖之,故也。注文选者,以枇杷为卢橘,误矣。按司马相如《上林赋》云:卢橘,夏熟。枇杷、橪柹以二物并列,则非一物,明矣。此橘夏冬相继,故云夏熟。而裴渊《广州志》谓之夏橘,给客橙者,其芳香如橙,可供给客也。
集解

李时珍曰:金橘生吴粤、江浙、川广间,或言:出营道者为冠,而江浙者皮甘肉酸,次之。其树似橘,不甚高大。五月开白花,结实,秋冬黄熟。大者径寸,小者如指头。形长而皮坚,肌理细莹,生则深绿色,熟乃黄如金。其味酸甘,而芳香可爱。糖造蜜煎,皆佳。按魏王《花木志》云:蜀之成都,临邛江源诸处,有给客橙,一名卢橘,似橘而非,若柚而香。夏冬花实,常相继。或如弹丸,或如樱桃,通岁食之。又刘恂《岭表录》云:山橘,子大如土瓜,次如弹丸。小树绿叶,夏结冬熟。金色,薄皮而味酸。偏能破气容。广人连枝藏之,入脍腊,尤加香美。韩彦直《橘谱》云:金柑出江西,北人不识。景祐中,始至汴都,因温成。皇后嗜之,价遂贵重。藏绿豆中,可经时不变。盖橘性热,豆性凉也。又有山金柑,一名山金橘,俗名金豆。木高尺许,实如樱桃。内止一核,俱可蜜渍,香味清美。已上诸说,皆指今之金橘。但有一类数种之异耳。
气味

酸甘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下气快膈,止渴解酲,辟臭,皮尤佳。

《闽书》

金橘

金橘有二种:形圆者曰金枣,皮香肉酸。又有金豆,俗呼羊矢橘,生山林中,蜜煎良佳。

金橘部艺文一

《七款》汉·李尤

奇宫閒馆,回洞庭门。井干广望,重阁柘因。夏屋渠渠,嵯峨合连。前连都街,后据流川。梁王青黎,卢橘是生。白华绿叶,扶疏冬荣,与时代序,孰不堕零。黄景炫炫,眩林曜封。金衣素里,斑白内充。滋味伟异,淫乐无穷。副以芋柘,丰弘诞节。纤液玉津,旨于饮蜜。

金橘部艺文二〈诗〉《宫词》唐·王建

丛丛洗手绕金盆,旋拭红巾入殿门。众里遥抛金橘子,在前收得便承恩。

宋次道得广南金橘,为饷,且有诗,因和酬。宋梅尧臣


越橘如金丸,烂然已盈箧。谁传岭外信,尚带霜前叶。莫嫌道路远,得与樽俎接。主人无吝心,怀归予敢辄。

《刘元忠遗金橘》前人

南方生美果,具体橘包微。韩弹有轻薄,楚萍知是非。甘香奉华俎,咀嚼破明玑。欲破齑盐腹,盈奁忽我归。
席君从于洛城种金橘。今秋,始结六实,以其四献开府太师,招三客,以赏之。留守,相公赋诗纪。
《事依韵继成五章》司马光
宜春果结洛阳枝,正遇耆朋会客时。更引轻舟倚芦岸,香粳鲜鲙雅相宜。


圆小香黄珠颗垂,结成洛邑重霜时。相公和气陶群物,不是寒温变土宜。


君从好事不知疲,种子成林凡几时。橘献帝师三取二,自尝两颗且随宜。


物不须多且赏奇,禦寒想见结庵时。江南江北徒虚语。尽信前书是不宜。


敝居橘亦自南移,爱护栽培费岁时。前此实成酸苦甚,应由与德不相宜。

《欧阳从道许寄金橘以诗督之》黄庭坚

禅客入秋无气息,想依红袖醉毰毸。霜枝摇落黄金弹,许送筠笼殊未来。

《和赐后苑金橘》李清臣

苑臣初摘置雕盘,口敕宣恩赐近官。气味岂同淮枳变,皮肤不作楚梅酸。参差翠叶藏珠琲,错落黄金铸弹丸。安得一株擎雨露,画图传与世人看。

《内直以金橘送七兄》周必大

昼卧玉堂殿,眼看金弹丸。禹包经岁月,郑驿助杯盘。黄带霜前绿,甘移醉后酸。江湖有兄弟,此日忆团圞。

《曾无疑以长韵送金橘时已暮春次韵》前人


荼𧃲殿春枝满霜,卢橘熟夏今乃黄。弹丸煌煌照坐光,老臾惊诧见未尝。客言采果孟冬月,剖竹为符带苍雪。包之赫蹄满贮中,缠以丝枲外合节。或藏绿豆饮醉翁,或杂寸槁仍缄封。三说未识将谁从,但觉色香新摘同。分甘安能与众乐,秘方何惜都传却。已誇指下石化金,仙指并求君勿噱。

《燕堂后卢橘一株冬前先开极香》范成大


卢橘花残细细飞,满枝晴日闹蜂儿。霜馀有此香无奈,合与称题赋小诗。

《咏蜜金橘》杨万里

风餐露饮橘中仙,胸次清于月样圆。仙客偶移金弹子,蜂王撚作菊花钿。

十月四日,同诸弟访三十二叔祖于蓬莱,酌酒,摘金橘小集。         前人


诚斋老子不耐静,偶拄乌藤出苔径。独游无伴却成愁,群从同游还起兴。每过一家添一人,须臾保社如烟云。褰裳涉溪溪水浅,著履渡桥桥柱新。蓬莱一点出尘外,南溪裹在千花里。芙蓉照波上下红,琅玕绕屋东西翠。槿篱竹石重复重,鸡鸣犬吠青霞中。蓬莱老仙出迎客,朱颜绿发仍方瞳。餐菊为粮露为醑,染雾作巾云作屦。欣然领客到仙家,几尽蓬莱日未斜。更倾山瓢酌仙酒,酒外瓢边亦何有。偶看小树双团栾,碧琉璃叶黄金丸。主人忍吃不忍摘,笑道未霜犹带酸。小童随我勇过我,不管仙翁惜仙果。手挠风枝拣霜颗,争献满盘来饤坐。隔水蓬莱看绝奇,蓬莱看水海如池。主人劝客对绝境,不饮令侬坐生瘿。何如寄下未尽瓢,留待早梅伴疏影。

《金橘》王十朋

黄柑绿橘未分珍,琐碎登盘辄献新。正可呼为木奴子,不知谁是铸金人。

金橘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卢橘夏熟,〈注〉卢黑色也。
唐于邵《送房判官巡南海序》:黄柑未摘,卢橘又花。李白诗:卢橘为秦树,蒲萄出汉宫。
白居易诗:江果尝卢橘,山歌听竹枝。
元稹诗:金丸小木奴。
许浑诗:卢橘花香拂钓矶,佳人犹舞越罗衣。
宋徽宗诗:秋秒金柑产玉庭,云根呈瑞故连茎。梅尧臣诗:霜苞瓜瓣香,〈又〉洞庭五月水生寒,卢橘杨梅已满盘。
范成大诗:卢橘梅子黄,樱桃桑葚紫。
陆游诗:不酸卢橘种初成,无核枇杷接亦生。
元耶律楚材诗:品尝春色批金橘,受用秋香割木瓜。刘因诗:金橘有天容逸老,青田无地避馀香。
马祖常诗:秋高卢橘熟,〈又〉卢橘团金颗颗黄。

金橘部纪事

《归田录》:金橘产于江西,以远难致。都人初不识,明道景祐初,始与竹子,俱至京师。竹子味酸,人不甚喜,后遂不至。而金橘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珍果也。都人初亦不甚贵,其后因温成皇后尤好食之,由是价重京师。余世家江西,见吉州人甚惜此果,其欲久留者,则于绿豆中藏之,可经时不变。云橘性热,而豆性凉,故能久也。
《游宦纪闻》:金橘产于江南诸郡,有所谓金柑,差大而味甜。年来商贩,小株才高二三尺许。一舟可载千百株。其实累如垂弹,殊可爱,价亦廉。实多根茂者,才直二三镮。往时,因温成皇后好食,价重京师。然患不能久留,惟藏绿豆中,则经时不变。盖橘性热,豆性凉也。《冷斋夜话》:东坡诗曰:客来茶罢空无有,卢橘微黄尚带酸。张嘉甫曰:卢橘何种果类。答曰:枇杷是矣。又问:何以验之。答曰:事见相如赋。嘉甫曰:卢橘夏熟,黄甘、橙楱、枇杷、橪柿、亭柰、厚朴,卢橘果枇杷,则赋不应四句重用。应劭注曰:伊尹书曰:箕山之东,青鸟之所,有卢橘。常夏熟,不据,依之何也。东坡笑曰:意不欲耳。《玉堂杂记》:东阁西,偏植金橘,逼城根株,不能大。花开时香满院,结实虽小而甘,浙中未易得也。

金橘部杂录

《涪翁杂说》:司马相如《上林赋》曰:黄甘、橙楱、玉藻曰君入门,上介拂。橙楱音太簇之簇,武陵有一种,小橘名楱,疑即今之金橘。
《辍耕录》:世人多用卢橘,以称枇杷。按司马相如《游猎赋》云:卢橘夏熟,黄柑、橙楱、枇杷、橪柿,夫卢橘与枇杷并列,则卢橘非枇杷,明矣。郭璞注:蜀中有给客橙,冬夏花实相继,通岁食之,谓即卢橘也。意者橙橘,惟熟于冬。而卢橘夏亦熟,故举以为重欤。唐三体诗:裴庾注云:《广州记》卢橘皮厚,大如柑酢。多至夏熟,土人呼为壶橘,又曰卢橘。
《瓶史·月表》:冬花小友,金豆、金柑、金橘。

银杏部汇考

《释名》
银杏〈日用〉    白果〈日用〉

鸭脚子《纲目》

银杏图


《郭橐驼·种树书》种银杏

银杏树,有雌雄。雄者有三棱,雌者有二棱。合二者种之,或在池边,能结子而茂。盖临池照影,亦生也。

《彭乘墨客挥犀》银杏

银杏,叶如鸭脚,独窠者不实。偶生,及丛生者,乃实。

《王世懋·果疏》银杏

银杏树,有大合抱,而不实。人言树有雌雄,闻亦有法,治之则生。树长大,秋冬叶纯黄,閒枫林中,相错如绣。移植圃中冈上,即不实,可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银杏考

银杏一名白果,一名鸭脚子。银杏以白得名。鸭脚取其叶之似。其木多历岁年,其大或至连抱,可作栋梁。《便民图纂》曰:春初种于肥地,候长成小树,来春和土移栽,以生子树,枝接之,则实茂。
《农桑通诀》曰:春分前后移栽,先掘深坑水,搅成稀泥。然后下栽。子掘取时,连土封,用草要或麻绳缠束,则不致碎破。土封其子,至秋而熟,初收时,小儿不宜食,食则昏霍,惟炮煮作粿,食为美。以浣油甚良,颗如绿李,积而腐之,惟取其核,即银杏也。
采摘熟时,以竹篾箍树,本击篾,则银杏自落。
《本草纲目》银杏释名
李时珍曰:原生江南,叶似鸭掌,因名鸭脚。宋初始入贡,改呼银杏。因其形似小杏,而核色白也。今名白果。梅尧臣诗:鸭脚类绿李,其名因叶高。欧阳修诗:绛囊初入贡,银杏贵中州。是矣。
集解

李时珍曰:银杏生江南,以宣城者为胜。树高二三丈,叶薄,纵理俨如鸭掌形。有刻缺面,绿背淡。二月开花,成簇,青白色。三更开花,随即卸落。人罕见之。一枝结子,百十状,如楝子。经霜乃熟烂。去肉取核为果。其核两头尖,三棱为雄,二棱为雌。其仁嫩时绿色,久则黄。须雌雄同种,其树相望,乃结实。或雌树临水,亦可。或凿一孔,内雄木一块,泥之亦结。阴阳相感之妙,如此。其树耐久,肌理白腻,术家取刻符印,云能召使也。文选《吴都赋》注:平仲果,其实如银,未知即此果否。
核仁气味

甘苦平涩无毒。
李时珍曰:熟食小苦微甘,性温。有小毒,多食令人胪胀。
吴瑞曰:多食壅气,动风,小儿食多昏霍、发惊、引疳。同鳗鲡鱼食,患软风。
核仁主治

李廷飞曰:生食,引疳、解酒,熟食益人。
李时珍曰:熟食温肺、益气,定喘嗽,缩小便,止白浊。生食,降痰,消毒,杀虫。嚼浆涂鼻,面手足去皻疱、䵟勠、皴皱及疥癣、疳𧏾、阴虱。
发明

李时珍曰:银杏,宋初始著名。而修《本草》者不收。近时方药,亦时用之。其气薄,味厚,性涩,而收色白属金故。能入肺经,益肺气,定喘嗽,缩小便。生捣,能浣油腻,则其去秽浊之功,可类推矣。其花夜开,人不得见。盖阴毒之物,故又能杀虫消毒。然食多则收敛,太过令人气壅,胪胀,昏顿。故《物类相感志》言:银杏能醉人,而《三元延寿书》言:白果食满千个者,死。又云:昔有饥者,同以白果代饭,食饱,次日皆死也。
附方

寒嗽痰喘,白果七个,煨熟,以熟艾作七丸,每果入艾一丸,纸包,再煨香,去艾吃。〈秘韫方〉
哮喘痰嗽鸭掌散,用银杏五个,麻黄二钱半,甘草炙二钱,水一钟半,煎八分,卧时服。又金陵一铺治哮喘,白果定喘,汤服之无不效者。其人以此起家,其方用白果二十一个,炒黄麻黄三钱,苏子二钱,款冬花法制半,夏桑、白皮、蜜炙各二钱,杏仁去皮,尖黄芩微炒各一钱半。甘草一钱,水三钟,煎二钟,随时分作二服,不用姜。〈并摄生方〉
欬嗽失声,白果仁四两,白茯苓、桑白皮二两,乌豆半升,沙蜜半斤,煮熟日乾为末,以乳汁半碗,拌湿九蒸九晒,丸如绿豆大。每服三五十丸,白汤下,神效。〈余居士方〉小便频,数白果十四枚,七生七煨,食之,取效止。小便白浊,生白果仁十枚,擂水饮,日一服,取效止。赤白带下,下元虚惫,白果、莲肉、江米各五钱,胡椒一钱,半为末,用乌骨鸡一只,去肠盛药,瓦器煮烂,空心食之。〈集简方〉
肠风下血,银杏煨熟,出火气,食之,米饮下。
肠风脏毒,银杏四十九枚,去壳生研,入百药。煎末和丸,弹子大。每服二三丸,空心细嚼,米饮送下。〈戴原礼證治要诀〉
牙齿虫𧏾,生银杏,每食后嚼一二个,良。〈永类钤方〉手足皴裂,生白果,嚼烂,夜夜涂之。
鼻面酒皻银杏、酒酵糟同嚼烂,夜涂旦洗。〈医林集要〉头面癣疮,生白果仁,切断,频擦取效。〈邵氏经验方〉下部疳疮,生白果,杵,涂之。〈赵原阳方〉
阴虱作痒、阴毛际肉中生虫如虱,或红或白,痒不可忍者。白果仁嚼细,频擦之,取效。〈刘长春方〉
狗咬成疮,白果仁嚼细,涂之。
乳痈溃烂,银杏半斤,以四两研,酒服之。以四两研,傅之。〈救急易方〉
水疔暗疔,水疔色黄,麻木不痛,暗疔疮凸,色红,使人昏狂。并先刺四畔,后用银杏去壳,浸油中。年久者,捣盦之。〈普济方〉

银杏部艺文〈诗〉《永叔遗李太傅家新生鸭脚子》宋梅尧臣


北人见鸭脚,南人见胡桃。识内不识外,疑若橡栗韬。鸭脚类绿李,其名因叶高。吾乡宣城郡,每以此为劳。种树三十年,结子防山猱。剥核手无肤,特置宫省曹。今喜生都下,荐酒压葡萄。初闻帝苑夸,又复主第褒。累累谁采缀,玉碗上金鳌。金鳌文章宗,分赠我已叨。岂无异乡感,感此微物遭。一世走尘土,鬓颠得霜毛。

《鸭脚子》前人

魏帝迷远图,于吴求斗鸭。乃为吴人料,重玩志已惬。江南有嘉树,修耸入天插。叶如栏边迹,子剥杏中甲。持之奉汉宫,百果不相压。非甘复非酸,淡苦众所狎。千里竞赍贡,何异贵争啑。

《依韵酬永叔谢予银杏》前人

去年我何有鸭脚,远赠人人将比鹅。毛贵多不贵珍虽,少未为贵亦以知。我贫至交不变旧,佳果幸及新穷坑。我易满分饷犹奉,亲计料失广大琐。屑且沈沦何用报,珠玉千里来殷勤。

《鸭脚子》前人

高林似吴鸭,满树蹼铺铺。结子繁黄李,炮仁莹翠珠。神农本草阙,夏禹贡书无。遂压葡萄贵,秋来遍上都。

《和圣俞李侯家鸭脚子》欧阳修

鸭脚生江南,名实未相浮。绛囊因入贡,银杏贵中州。致远有馀力,好奇自贤侯。因令江上根,结实夷门陬。始摘才三四,金奁献凝旒。公卿不及识,天子百金酬。岁久子渐多,累累枝上稠。主人名好客,赠我比珠投。博望昔所徙,葡萄安石榴。想其初来时,厥价与此侔。今已遍中国,篱根及墙头。物性久虽在,人情逐时流。谁当记其始,后世知来由。是亦史官法,岂徒续君讴。

《梅圣俞寄银杏》前人

鹅毛赠千里,所重以其人。鸭脚虽百个,得之诚可珍。予问得之谁,诗老远且贫。霜野摘林实,京师寄时新。封包虽甚微,采掇皆躬亲。物贱以人贵,人贤弃而沦。开缄重嗟惜,诗以报殷勤。

《银杏》杨万里

深灰浅火略相遭,小苦微甘韵最高。未必鸡头如鸭脚,不妨银杏伴金桃。

《谢济之送银杏》明·吴宽

错落朱提数百枚,洞庭秋色满盘堆。霜馀乱摘连柑子,雪里同煨有芋魁。不用盛囊书后写,料非钻核意无猜。却愁佳惠终难继,乞与山中几树栽。

银杏部选句

元王祯《农书》:绛囊贡御,玉碗荐酒。其初名价,岂减于葡萄、安石榴哉。
宋梅尧臣诗:百岁蟠根地,双阴净梵居。凌云枝已密,似蹼叶非疏。
张商英诗:鸭脚半熟色犹青,纱囊驰寄江陵城。城中朱门翰林宅,清风六月吹帘旌。玉纤雪腕白相照,烂银壳破玻璃明。
张舜民诗:何人栽银杏,青条数尺閒。晁补之诗:宣城此物常充贡。
明刘基诗:银杏子成边雁到,木樨花发野莺飞。

银杏部纪事

《卢氏杂记》:唐郑光宴饮,把酒曰:某改令,身上取果子名,云膍脐。薛保逊还令云脚杏,满座大笑。
《诗话总龟》:京师旧无鸭脚。驸马都尉李文和,自南方来,移植于私第,因而著子,自后稍稍蕃多,不复以南方为贵。
《宣和画谱》:内臣乐士宣,字德臣,祥符人。画花鸟尤得生意。今御府所藏,银杏白头翁图一。
《春渚纪闻》:元丰间,禁中有果,名鸭脚子者,四大树皆合抱,其三在翠芳亭之北,岁收实至数斛。而托地阴翳,无可临玩之所。其一在太清楼之东,得地显旷,可以就赏,而未尝著一实。裕陵尝指而加,叹以谓:事有不能适人意者,如此。戒圃者善视之,而已明年,一遂花而得实数斛,裕陵大悦,命宴太清,以赏之,仍分颁侍从。
《昆山县志》:龚猗,汴人,殿中侍御史,扈从高宗南渡,道经昆山贞义里。折银杏一株,插地祝曰:若此枝得活,吾于是居。其枝长茂,后成大树,繁枝樛屈,臃肿如瘿如乳者。凡七十馀颗。相传为其子孙嗣世之数。《涌幢小品》:浦城县村中有白果一树,世传以为仙人掷树枝于上,其枝垂生。每年果熟,时不生于枝节,惟于树身,肿成大块,破之可得二三斗。多至石馀。实视凡果差小,味则同。
《京口记》:胜果寺禅堂前,银杏一株,巨甚。僧云宋植也。《半塘小志》:银杏树,在天王殿前,可泉上人房之侧。本大五抱,藤绕修条,鳞次鬣张,俨如龙甲,而体无枯瘁。当夏有秾阴,可庇十乘余。题曰:龙树。友人太仓王伯翊,读书寺中。爱其婆娑,芟除芜秽,而置栏楯焉。《泰山记》:五庙前银杏,大者围三仞,火空其中。独一面不枯,其上枝叶蔽芾,如新植。

银杏部杂录

《墨庄漫录》:禁中旧有鸭脚子四本,俗谓之银杏。大皆合抱,其三在翠芳亭之北,岁收实至数斛。而所托阴隘,无可临赏之所。其一在太清楼之东,得地显敞,可以就赏,而未尝著花也。裕陵尝临观,而兴叹,以为事有不能适人意者如此。越明年,一枝遂花,而结实十馀斛,莹大可爱。裕陵大悦,命宴太清楼,赏之。分赏禁从有差迨。次年,则不复花矣。中官带御器、械石璘者,老于禁掖,供奉常为。何正臣去,非言之正臣,尝记是事,且谓:凡草木之华实,盖有常性。人主者为起一念,乃能感格穹壤,使阴阳造化之功,为之巧顺曲从。以适其一时之所欲。岂为天子者,凡一言动致穹高之鉴,听若影响之速耶。由是观之,为人上者,使有宋景公之言,时发于诚心,则召应岂俟终日哉。正臣所论如此,邦基尝于正臣之子,薳子楚见其手书,因复记之。
《物类相感志》:用芦菔梗同煮银杏,不苦。
《元史·舆服志》:笏,制以牙,上圆下方。或以银杏木为之。

佛手部汇考

《释名》
枸橼《图经》    香橼《纲目》
佛手柑《纲目》   钩缘子《草木状》

佛手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钩缘子
钩缘子,形如瓜皮,似橙而金色。胡人重之,极芬香。肉甚厚,白如芦菔。女工竞雕镂花鸟,渍以蜂蜜,点以燕檀,巧丽妙绝,无与为比。泰康五年,大秦贡十缶,帝以三缶赐王恺,助其珍味,夸示于石崇。

《贾思协·齐民要术》枸橼

裴渊《广州记》曰:枸橼树似橘,实如柚大,而倍长,味奇。酢皮,以蜜煮为糁。
《异物志》曰:枸橼似橘,大如饭筥。皮不香,味不美,可以浣治葛苧,若酸浆。

《韩彦直·橘录》香圆

香圆木,似朱栾,叶尖长,枝间有刺,植之近水,乃生。其长如瓜,有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袭人,横阳多有之。土人置之明窗净几间,颇可赏玩。酒阑并刀破之,盖不减新橙也。叶可以药病。

《赵溍·养痾漫笔》香橼治嗽

治嗽方甚多,余得一方,甚简。但用香橼去核,薄切作细片,以时酒同入砂瓶内,煮,令熟烂。自昏至五更,为度。用蜜拌匀,当睡中唤起,用匙挑服,甚效。

《吴氏中馈录》酱佛手香橼梨子

梨子,带皮入酱缸内,久而不坏。香橼去穰酱皮,佛手全酱,新橘皮、石花、面筋,皆可酱食,其味更佳。

《王世懋·花疏》香橼

香橼花,尤酷烈,甚于山矾。结实大而香,山亭前及厅事两,皆可植。

《王世懋·果疏》香橼

香橼,花香实大。虽酸溅齿,以为汤,则大佳。置实盘中,盈室俱香,实佳品也。闽中乃无之,而以佛手柑名。近闻洞庭人亦有种而生者,吾圃中尤不易植也。
《本草纲目》枸橼释名
李时珍曰:义未详,佛手取象也。
集解

陈藏器曰:枸橼生岭南,柑橘之属也。其叶大,其实大如盏,味辛酸。
苏颂曰:今闽广、江西皆有之。人呼为香橼子。形长如小瓜状,其皮若橙,而光泽可爱。肉甚厚,白如萝卜。而松虚虽味短,而香芬大胜。置衣笥中,则数日香不歇,寄至北方,人甚贵重,古作五和,糁用之。
李时珍曰:枸橼产闽广閒,木似朱栾,而叶尖长,枝閒有刺,植之近水,乃生其实。状如人手,有指俗,呼为佛手柑。有长一尺四五寸者,皮如橙柚,而厚,皱而光泽,其色如瓜。生绿,熟黄。其核细,其味不甚佳,而清香袭人。南人雕镂花鸟,作蜜煎果食,置之几案,可供玩赏。若安芋片于蒂,而以湿纸围护,经久不,或捣蒜罨,其蒂上则香更充溢。《异物志》云:浸汁浣葛纻,胜似酸浆也。
皮穰气味

辛酸无毒
陶弘景曰:性温。
苏恭曰:性冷,陶说误矣。
陈藏器曰:性温,不冷。
主治

陈藏器曰:下气,除心头痰水。
李时珍曰:煮酒饮,治痰气、欬嗽。煎汤,治心下气痛。
根叶主治

橘谱曰:同皮。

《高濂·遵生八笺》香橼汤

用大香橼,不拘多少,以二十个为规。切开将内穰,以竹刀刮出,去囊袋,并筋收起,将皮刮去,白细。细切碎,笊篱热滚汤中,焯一二次,榨乾,收起,入前穰内。加炒盐四两,甘草末一两,檀香末三钱,沈香末一钱。不用亦可。白豆仁末二钱,和匀用瓶密封,可久藏。用每以著挑一二匙,充白滚汤服,胸膈胀满,膨气醒酒,化食导痰开郁,妙不可言,不可多服,恐伤元气。

《闽书》香橼

香橼,气芬郁袭人。衣又有形似人手者,名佛手香橼。

佛手部艺文〈诗〉

《佛手柑》明·陈邦屏

玉液分仙品,金衣借佛尊。掌擎承露瓣,爪破落霜痕。性未空诸相,香犹滞六根。洞庭曾作酿,独重给孤园。

《佛手柑》僧大成

纤纤如玉自相当,不见全身何处藏。摩顶冷将山洗翠,按胸轻从海生光。止啼叶弄秋风急,析色香分涧水忙。四十九年如捉影,看来岂独面皮黄。

佛手部纪事

山家清供,谢益斋奕。礼不嗜酒,尝自不饮。但能看客之醉。一日昼馀琴罢,命左右剖香圆二杯,刻以花温,上所赐酒,以劝客。清芬霭然,使人觉金樽玉斝,皆埃壒矣。

佛手部杂录

《物类相感志》:香橼去蒂,以大蒜捣烂,醢蒂上,则满室香,更以湿纸,围盖上。
香橼蒂,上安芋片,则不《考槃馀事》:香橼出时,山斋最要一事,得官哥、定窑、大盘、青冬磁、龙泉、盘古、铜青、绿盘。宣德暗花、白盘,苏麻尼,青盘、朱砂红盘、青花盘,白盘数种。以大为妙。每盘置橼二十四头,或十二十三头。方足香味,满室清芬。其佛前小几,上置香橼一头。其橐旧有青冬磁架,龙泉磁架。最多以之架玩,可堪清供。否则以旧朱,雕茶橐亦可。

麂目部汇考

图阙

《贾思协·齐民要术》

鬼目

《广志》曰:鬼目,似梅。南人以饮酒。
《南方草物状》曰:鬼目,树大者如李,小者如鸭脚子。二月花,色仍连著。实七八月熟,其色黄,味酸。以蜜煮之,滋味柔嘉。交趾、武平、兴古、九真有之也。
裴渊《广州记》曰:鬼目,益知直尔,不可啖,可为浆也。《吴志》曰:孙皓时,有鬼目菜生土人黄耇家,依缘枣树,长丈馀,叶广四寸,厚三分。
顾微《广州记》曰:鬼目,树似棠梨,叶如楮。皮白,树高大。如木瓜而小邪,倾不周,正味酢,九月熟。又有草昧子,亦如之,亦可为糁,用其草,似鬼目。
《本草纲目》麂目释名
陈藏器曰:此出岭南,状如麂目,故名。《陶氏注豆蔻》引麂目小,冷即此也。后人讹为鬼目。
集解

李时珍曰:鬼目,有草木三种,此乃木生者。其草鬼目别见《草部·白英下》又羊蹄菜,亦名鬼目。并物异名同也。按刘欣期《交州记》云:鬼目出交趾、九真、武平、兴古诸处。树高大似棠梨,叶似楮,而皮白。二月生花,仍连著。子大者如木瓜,小者如梅李。而小斜,不周正。七八月熟。色黄,味酸,以蜜浸食之,佳。
气味

陈藏器曰:酸甘小冷,无毒。多食发冷痰。

沙棠部汇考

《释名》
沙棠《山海经》
沙棠图

《山海经》西山经

昆崙之丘,有木焉,其状如棠,华黄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名曰沙棠,可以禦水,食之使人不溺。
〈注〉沙棠为木不可得沈。
《本草纲目》沙棠果集解
李时珍曰:按《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沙棠之实。今岭外、宁乡、泷水、罗浮山中,皆有之。木状如棠,黄花赤实,其味如李,而无核。
实气味

甘平无毒
实主治

李时珍曰:食之却水病。

沙棠部艺文

《沙棠赞》晋·郭璞

安得沙棠,制为龙舟,汎彼沧海,眇然遐游。聊以逍遥,任彼去留。

沙棠部纪事

《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棠四,赤棠、白棠、青棠、沙棠。
《述异记》:汉成帝常与赵飞燕,游太液池。以沙棠木为舟。其木出昆崙山,人食其实,入水不溺。诗曰:安得沙棠木,刳以为舟船。
《拾遗记》:岱舆山有沙棠,豫章之木,其长千寻,细枝为舟,犹长十丈。
《南越志》:宁乡果多沙棠。

无花果部汇考

《释名》
底珍《酉阳杂俎》  阿驵《纲目》
无花果《纲目》   映日果《便民图纂》
优昙钵《广州志》  天仙果〈附〉

无花果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无花果考

生山野中,今人家园圃中亦栽。叶形如葡萄,叶颇长,硬面厚,稍作三叉。枝叶閒生果,初则青小,状如李子。既熟,色似紫茄色,味甜。
救饥

采果食之
治病

今人传说治心痛,用叶煎汤,服甚效。
元扈先生曰:子本佳果,第须良种,宜广植之。
《本草纲目》无花果释名
李时珍曰:无花果,凡数种。此乃映日果也。即广中所谓优昙钵,及波斯所谓阿驵也。
集解

李时珍曰:无花果,出扬州及云南。今吴楚闽越人家,亦或折枝插成。枝柯如枇杷树。三月发,叶如花构叶。五月内不花而实。实出枝閒,状如木馒头。其内虚软,采以盐渍压实,令扁。日乾,充果食。熟则紫色,软烂甘,味如柿,而无核也。按《方舆志》云:广西优昙钵,不花而实,状如枇杷。又段成式《酉阳杂俎》云:阿驵出波斯,拂林人呼为底珍。树长丈馀,枝叶繁茂,有丫如蓖麻,无花而实,色赤,类椑柿。一月而熟,味亦如柿。二书所说,皆即此果也。又有文光果,天仙果,古度子,皆无花之果也。
附录天仙果
出四川。树高八九尺,叶似荔枝而小,无花而实。子如樱桃,累累缀枝閒,六七月熟。其味至甘,宋祁《方物赞》云:有子孙枝,不花而实。薄言采之,味埒蜂蜜。
实气味

甘平无毒
实主治

汪颖曰:开胃,止泄痢。
李时珍曰:治五痔,咽喉痛。
叶气味

甘微辛平,有小毒。
叶主治

朱震亨曰:五痔肿痛,煎汤频熏洗之,取效。

《高濂·遵生八笺》无花果

木本不花生果,状若林檎,色青,可久收。果阴乾,烧灰治痢,甚良。

《王象晋·群芳谱》无花果

无花果最易生,插条即活。在处有之,三月发叶,树如胡桃,叶如楮。子生叶间,五月内不花而实。状如木馒头,生青,熟紫。味如柿,而无核。人家宅园,随地种数百本,收实可备荒。其利有七,实甘可食,多食不伤人。且有益,尤宜老人小儿,一也。乾之,与乾柿无异,可供笾实,二也。六月尽,取次成熟,至霜降,有三月。常供佳实。不比他果,一时采撷都尽,三也。种树十年,取效。桑桃最速,亦四五年。此果截取大枝扦插,本年结实,次年成树,四也。叶为医痔胜药,五也。霜降后,未成熟者,采之可作糖蜜煎果,六也。得土即活,随地可种,广植之,或鲜或乾,皆可济饥,以备歉岁,七也。
扦插,春分前取条,长二三尺者,插土中,上下相半,常用粪水浇。叶生后,纯用水,忌粪。恐枝叶大盛,易摧折。结实后,不宜缺水,当置瓶其侧,出以细霤,日夜不绝。果大如瓯。
制用采青果,用盐渍压扁,日乾,可充果实。小者用糖煎、蜜煎,可以久留。

无花果部纪事

《倦游录》:木馒头,京师亦有之,谓之无花果。状类小梨,中空。既熟,色微红,味颇甘酸。食之大发瘴,岭南尤多。州郡待客多取为茶。床高饤故云:公筵多饤木馒头。或谓岭南诸州,刻木作馒头状,底刻字云:大中祥符年,一牒造三十只,谈者之误也。

文光果部汇考

《释名》
文光果《纲目》   文冠果《纲目》

文光果图


《本草纲目》文光果

李时珍曰:文光果出景州,形如无花果,肉味如栗,五月成熟。

古度树部汇考

图阙

《刘欣期·交州记》

古度树

古度树,不花而实。实从皮中出,大如安石榴。色赤,可食。其实中如有蒲梨者,取之为粽,数日不煮,皆化成虫。如蚁有翼,穿皮飞出,著屋正黑。

《贾思协·齐民要术》

古度

《交州记》曰:古度树不花而实,实从皮中出。大如安石榴,色赤,可食。其实中如有蒲梨者,取之,数日不煮,皆化成虫。如蚁有翼,穿皮飞出。
顾微《广州记》曰:古度树,叶如栗,而大于枇杷,无花。枝柯皮中生子,子似杏而味酢。取煮以为粽,取之数日不煮,化作飞蚁。
熙安县有孤古度树,生其号曰:古度。俗人无子,于祠灸其乳,则生男,以金帛报之。

黄皮果部汇考

图阙

《本草纲目》

黄皮果

李时珍曰:按顾𡵚《海槎录》云:出广西横州,状如楝子,及小枣而味酸。

四味果部汇考

图阙

《本草纲目》

四味果

李时珍曰: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出祁连山,木生如枣。剖以竹刀,则甘铁刀,则苦木刀,则酸芦刀,则辛行旅。得之能止饥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