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隈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三卷目录

 枸杞部汇考
  枸杞图
  易经〈姤卦〉
  诗经〈小雅四牡 杕杜 四月 北山〉
  尔雅〈释木〉
  毛诗陆疏广要〈集于苞杞〉
  郭橐驼种树书〈种枸杞〉
  林洪山家清供〈山家三脱〉
  徐光启农政全书〈枸杞〉
  本草纲目〈枸杞地骨皮〉
  高濂遵生八笺〈三妙汤 枸杞粥 杞叶粥 枸杞子粥 枸杞茶 金水煎 枸杞煎方 保镇丹田二精丸方〉
  高濂草花谱〈枸杞子〉
  王象晋群芳谱〈枸杞〉
 枸杞部艺文一
  杞菊赋         唐陆龟蒙
  后杞菊赋         宋苏轼
  后杞菊赋          张耒
  后杞菊赋          张栻
  枸杞赋          史子玉
 枸杞部艺文二〈诗〉
  楚州开元寺北院枸杞临井繁茂可观群贤赋诗因以继和       唐刘禹锡
  井上枸杞架         孟郊
  和郭使君题枸杞      白居易
  舟中行自采枸杞子    宋梅尧臣
  小圃枸杞          苏轼
  周教授索枸杞因以诗赠录呈广倅萧大夫 前人
  显圣寺庭枸杞       黄庭坚
  题张似道寒绿轩      杨万里
  尝枸杞           前人
  谢顾良弼甘州枸杞     明吴宽
  庭前枸杞红熟        徐笃
 枸杞部选句
 枸杞部纪事
 枸杞部外编
 隈枝部汇考
  宋祁益部方物记〈隈枝〉
 隈枝部艺文
  隈枝赞          宋宋祁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三卷

枸杞部汇考

《释名》
《易经》     枸檵《尔雅》枸棘《衍义》    苦杞《诗疏》
甜菜《图经》    天精《抱朴子》
地骨《本经》    地节《本经》
地仙《日华》    却老《别录》
羊乳《别录》    枸杞《纲目》
地骨皮《纲目》   仙人杖《纲目》
西王母杖《纲目》

枸杞图


《易经》姤卦

九五以杞包瓜
〈注〉杞之为物,生于肥地者也。〈疏〉薛虞记云:杞,杞柳也。案王氏云:生于肥地,盖以杞为今之枸杞也。〈本义〉杞高大、坚实之木也。〈大全〉程子曰:杞生于最高处,瓜美物生。低处以杞包瓜,则至尊逮下之意也。

《诗经》

小雅四牡

翩翩者鵻,载飞载止,集于苞杞。
〈朱注〉杞枸檵也。〈大全〉华谷严氏曰:本草云名仙人杖。西王母杖根名地。骨茎干三五尺,作丛诗。中有三杞。将仲子树,杞柳属也。南山有杞、湛露杞,棘山木也。此诗苞杞,四月杞桋。北山言采其杞,枸杞也。

杕杜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忧我父母。
〈笺〉杞非常菜也。而升北山,采之托有事,以望君子。

四月

山有蕨薇,隰有杞桋。
〈传〉杞枸檵也。〈大全〉本草曰枸杞,一名地骨,春夏采叶,秋采茎实,冬采根,皆可食。

北山

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从事。
〈笺〉登山而采,杞非可食之物。喻己行役,不得其事。

《尔雅》释木

杞枸檵
〈注〉今枸杞也。〈疏〉杞一名枸檵。郭云今枸杞也。《诗·小雅》四牡云集于苞杞。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集于苞杞

杞,其树如樗。一名苦杞,一名地骨。春生作羹茹,微苦。其茎似莓子,秋熟正赤。茎叶及子服之,轻身益气。
《尔雅》:杞枸,檵郭郑注俱云:枸杞也。本草云枸杞,味苦寒。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一名杞根,一名地骨。一名枸忌,一名地辅,一名羊乳,一名却老,一名仙人杖,一名西王母杖。生常山平泽,及诸丘陵阪岸。冬采根,春夏采叶,秋采茎实。《抱朴子》云:家菜一名托卢,或名天精,或名却老,或名地骨。《日华子》云:地仙苗即枸杞。图经云:春生苗,叶如石榴叶,而软薄,堪食。俗呼为甜菜。其茎干高三五尺,作丛六七月,生小红紫花,随结红实,形微长,如枣核。其根名地骨,与枸棘相类。其实形长,而枝无刺者,真枸杞也。圆而有刺者,枸棘也。世传蓬莱县南丘村多枸杞,高者一二丈,其根盘结甚固。其乡人多寿,考亦饮食其水土之品使然耳。润州开元寺大井,傍生枸杞,亦岁久。土人目为枸杞井。云饮其水,甚益人。又按枸杞,一名仙人杖,而陈藏器拾遗,别有两种仙人杖:一种是枯死竹竿之色黑者;一种是菜类。并此为三物,而同一名也。陈子昂《观玉篇》云:余从补阙乔公北征,次于张掖河洲,惟仙人杖往往丛生。戍人有荐嘉蔬者,此物存焉,因为乔公言其功。时王仲烈亦同旅,喜而食之。旬有五日,有人自谓知药者,谓乔公曰:此白棘也。仲烈遂疑曰:吾亦怪其味甘。乔公信是言,乃讥予。予因作《观玉篇》,按此仙人杖,作菜茹者,叶如苦苣,白棘木类,何因相似而致疑。或曰:白棘当是枸棘,然本经枸棘,又无白棘之别名。况枸棘又非甘物,乃知草木之类多,而难识。使人惑于疑。似之言,以真为伪。宜子昂论著之详也,广雅云:地筋枸杞。衍义云:凡杞,未有无刺者。虽大至有成架,然亦有刺,但小则多,刺大则少。刺如酸枣。及棘其实一也。后人分别枸棘强生名耳,按严华谷诗缉,云南山有杞。之杞是山木,与此篇杞是二种,确甚。朱文公注:南山之杞,云树如樗,极肖其形。若陆氏疏此杞,亦云树如樗,几相溷矣。考本草枸杞,固入木部,但见有成架,未见有成林者。惟沈存中云:陕西极边,枸杞最大,高丈馀,可作柱。亦岂与山樗,并蔽芾耶。

《郭橐驼·种树书》种枸杞

种枸杞法。秋冬间,收子于水盆中,挼取曝乾。春耕熟地作畦,畦中去五寸土,勾作垄。垄中缚草稕如臂长,与垄等,即以泥涂草稕上。以枸杞子布于泥上,以细土盖。令遍,又以烂牛粪一重,又以土一重,令畦平,待苗出,水浇,堪吃便剪。
又法枸杞可以插种

《林洪山家清供》山家三脱

嫩笋小蕈枸杞,菜油炒作羹,加胡椒尤佳。赵竹溪密夫酷嗜此。或作汤饼,以奉亲。名三脱面,尝有诗云:笋蕈初萌杞药纤,然松自煮供亲严。闻人食肉何曾鄙,自是山林滋味甜。

《徐光启·农政全书》枸杞

《博闻录》曰:种枸杞法,秋冬间收子,净洗日乾。春耕熟地作畦,阔五寸,缚草稕如臂大,置畦中,以泥涂草。稕上然后种子,以细土及牛粪盖。令遍苗出,频水浇之,又可插种。《务本新书》曰:枸杞,宜故区畦种。叶作菜食,子根入药。秋时收好子,至春畦种,如种菜法。
又三月中,苗出时,移栽如常法。伏内压条,特为滋茂。一法截条长四五指许,掩于湿土地中,亦生。
《本草纲目》枸杞地骨皮释名
李时珍曰:枸杞二树名。此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道书言,千载枸杞,其形如犬,故得枸名,未审然否。
苏颂曰:仙人杖有三种,一是枸杞,一是菜类,叶似苦苣。一是枯死竹,竿之黑者也。
集解

《别录》曰:枸杞,生常山平泽,及诸丘陵阪岸。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春生苗,叶如石榴叶,而软薄堪食。俗呼为甜菜。其茎干高,三五尺作丛,六月七月生小红紫花,随便结红实,形微长,如枣核。其根名地骨。《诗·小雅》云:集于苞杞。陆玑诗疏云:一名苦杞,春生作羹,茹微苦。其茎似莓,其子秋熟,正赤。茎叶及子,服之轻身益气。今人相传,谓枸杞与枸棘二种相类。其实形长而枝无刺者,真枸杞也。圆而有刺者,枸棘也。不堪入药。马志注溲疏条云:溲疏有刺,枸杞无刺。以此为别溲。疏亦有巨骨之名,如枸杞之名地骨。当不相类。用之宜辨,或云:溲疏以高大者,为别是不然也。今枸杞极有高大者,入药尤神良。
寇宗奭曰:枸杞、枸棘徒劳分别。凡杞未有,无刺者虽大,至于成架,尚亦有棘。但此物小则刺多,大则刺少。正如酸枣与棘,其实一物也。
李时珍曰:古者枸杞地骨,取常山者为上,其他丘陵阪岸者,皆可用。后世惟取陕西者良。而又以甘州者为绝品。今陕之兰州、灵州、九原,以西枸杞并是大树,其叶厚,根粗。河西及甘州者,其子圆如樱桃,暴乾紧小,少核乾,亦红润甘美,味如葡萄,可作果食。异于他处者。沈存中《笔谈》亦言:陕西极边生者,高丈馀,大可作柱。叶长数寸,无刺根,皮如厚朴,则入药。大抵以河西者为上也。种树书言:收子及掘根,种于肥壤中,待苗生,剪为蔬,食甚佳。
气味

枸杞苦寒无毒
《别录》曰:根大寒,子微寒,无毒。冬采根,春夏采叶,秋采茎实。
甄权曰:枸杞甘平,子叶同。
寇宗奭曰:枸杞当用梗皮,地骨当用根皮。子当用红实,其皮寒,根大寒,子微寒。今人多用其子,为补肾药。是未曾考。竟经意,当量其虚实、冷热用之。
李时珍曰:今考本经,止云枸杞,不指是根茎叶子。《别录》乃增根大寒,子微寒,字似以枸杞为苗,而甄氏药性论,乃云枸杞甘平,子叶皆同,似以枸杞为根。寇氏衍义,又以枸杞为梗皮。皆是臆说,按陶弘景言:枸杞根,实为服食。家用西河,女子服枸杞,法根、茎、叶、花、实。俱采用则本经所列,气味主治。盖通根苗、花实而言,初无分别也。后世以枸杞子为滋补药,地骨皮为退热药,始岐而二之窃。谓枸杞苗叶,味甘苦而气凉,根味甘淡气寒,子味甘,气平。气味既殊,则功用当别,此后人发前人未到之处者也。
主治

本经曰:枸杞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风湿,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耐寒暑。
别录曰:下胸胁气,客寒头痛,补内伤、大劳嘘,吸强阴,利大小肠。
甄权曰:补精气,诸不足,易颜色,变白、明目安神,令人长寿。
发明

李时珍曰:此乃通指。枸杞根苗花实并用之功也。其单用之功,今列于左。
苗气味

苦寒
甄权曰:甘平。
李时珍曰:甘凉伏砒砂。
苗主治

大明曰:除烦益志,补五劳七伤,壮心气,去皮肤骨节。间风消热,毒散疮肿。
甄权曰:和羊肉作羹,益人除风,明目作饮,代茶止渴。消烦益阳,事解面毒,与乳酪相恶,汁注目中,去风障,赤膜昏痛。
李时珍曰:去上焦,心肺客热。
地骨皮修治

雷敩曰:凡使根掘得,以东流水浸。刷去土,捶去心,以熟甘草汤浸一宿,焙乾用。
地骨皮气味

苦寒
别录曰:大寒。甄权曰:甘平。
李时珍曰:甘淡寒。
李杲曰:苦平,寒升也,阴也。
王好古曰:入足少阴,手少阳经,制硫黄丹砂。
地骨皮主治

甄权曰:细剉拌面,煮熟吞之,去肾家风,益精气。孟诜曰:去骨热消渴。
张元素曰:解骨蒸,肌热,消渴、风湿痹,坚筋骨,凉血。李杲曰:治在表,无定之风邪。传尸,有汗之骨蒸。王好古曰:泻肾火,降肺中伏火,去胞中火,退热补正气。
吴瑞曰:治上膈吐血;煎汤嗽口,止齿血,治骨槽风。陈承曰:治金疮,神验。
李时珍曰:去下焦,肝肾虚热。
枸杞子修治

李时珍曰:凡用拣净枝梗,取鲜明者,洗净酒润一夜,捣烂入药。
枸杞子气味

苦寒
甄权曰甘平
枸杞子主治

孟诜曰:坚筋骨,耐老除风,去虚劳,补精气。
王好古曰:主心病,嗌乾心痛,渴而引饮,肾病消中。李时珍曰:滋肾润肺,榨油点灯,明目。
枸杞子发明

陶弘景曰:枸杞叶,作羹小苦。俗谚云:去家千里,勿食萝摩枸杞。此言二物补益精气,强盛阴道也。枸杞根实为服食,家用其说,甚美,名为仙人之杖。远有旨乎。苏颂曰:茎叶及子,服之,轻身,益气。淮南枕中记载,西河女子服枸杞法,正月上寅采根,二月上卯治服之。三月上辰采茎,四月上巳治服之。五月上午采叶,六月上未治服之。七月上申采花,八月上酉治服之。九月上戌采子,十月上亥治服之。十一月上子采根,十二月上丑治服之。又有花实根茎叶作煎,或单榨子汁煎膏,服之者,其功并同。世传蓬莱县南丘村多枸杞,高者一二丈,其根盘结,甚固。其乡人多寿,考亦饮食其水土之气使然。又润州开元寺大井,傍生枸杞。岁久,土人目为枸杞井,云饮其水,甚益人也。
雷敩曰:其根似物形状者为上。李时珍曰:按刘禹锡《枸杞井》诗云:僧房药树依寒井,井有清泉药有灵。翠黛叶生笼石甃,殷红子熟照铜瓶。枝繁本是仙人杖,根老能成瑞犬形。上品功能甘露味,还知一勺可延龄。又《续仙传》朱孺子,见溪侧二花犬,逐入于枸杞丛下。掘之得根形如二犬,烹而食。忽觉身轻,周密浩然。《斋日钞》云:宋徽宗时,顺州筑城得枸杞于土中,其形如獒状。驰献阙下,乃仙家所谓千岁枸杞。其形如犬者,据前数说,则枸杞之滋益。不独子而根,亦不止于退热而已。但根苗子之气味稍殊,而主治亦未必无别。盖其苗乃天精,苦甘而凉,上焦心肺,客热者宜之。根乃地骨,甘淡而寒。下焦肝,肾虚热者,宜之此,皆三焦气分之药。所谓热淫于内,泻以甘寒也。至于子则甘平而润性,滋而补不能退热,止能补肾润肺,生精益气。此乃平补之药,所谓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也。分而用之,则各有所主,兼而用之,则一举两得。世人但知用黄芩、黄连、苦寒,以治上焦之火。黄檗、知母、苦寒,以治下焦阴火。谓之补阴降火,久服致伤元气。而不知枸杞地骨,甘寒平补,使精气充,而邪火自退之妙。惜哉予尝以青蒿佐地骨,退热屡有殊功,人所未喻者。兵部尚书刘松石,讳天和,麻城人。所集保寿堂,方载地。仙丹云:昔有异人,赤脚张传此方于猗氏县。一老人服之,寿百馀,行走如飞,发白反黑,齿落更生,阳事强健。此药性平,常服能除邪热,明目轻身,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并阴乾用,无灰酒浸一夜,晒露四十九夜,取日精月华气,待乾为末,鍊蜜丸如弹子大,每早晚各用一丸,细嚼以隔夜,百沸汤下此药。采无刺、味甜者,其有刺者,服之无益。
附方

枸杞煎,治虚劳,退虚热,轻身益气。令一切痈疽永不发。用枸杞三十斤,春夏用茎叶,秋冬用根实。以水一石,煮取五斗,以滓再煮,取五斗,澄清去滓,再煎取二斗,入锅煎,如饧收之,每早温酒服一合。〈千金方〉金髓煎枸杞子,逐日摘红熟者,不拘多少,以无灰酒浸之,蜡纸封固,勿令泄气。两月足取,入沙盆中,擂烂,滤取汁,同浸酒入银锅内。慢火熬之,不住手搅,恐粘住不匀,候成膏,如饧净瓶密收。每早温酒服二大匙,夜卧再服。百日身轻气壮,积年不辍,可以羽化。〈经验方〉枸杞子酒,外台秘要云:补虚去劳热,长肌肉益颜色。肥健人,治肝虚,冲感下泪。用生枸杞子五斤,捣破,绢袋盛,浸好酒二斗中,密封,勿泄气。二七日服之,任性勿醉。经验方,枸杞酒变白耐老轻身。用枸杞子二升。十月壬癸日,面东采之,以好酒二升瓷瓶内,浸三七日,乃添生地,黄汁三升。搅匀密封。至立春前三十日,开瓶,每空心煖饮一盏,至立春后,髭发却黑,勿食芜荑葱蒜。
四神丸治肾经虚损,眼目昏花。或云瞖遮睛。甘州枃杞子一升,好酒润透,分作四分。四两用蜀椒一两炒,四两用小茴香一两炒,四两用脂麻一两炒,四两用川楝肉一两炒。拣出枸杞,加熟地黄、白朮、白茯苓各一两,为末炼蜜丸,日服。〈瑞竹堂方〉
肝虚下泪,枸杞子二升,绢袋盛。浸一斗酒中,密封。三七日饮之。〈龙木论〉
目赤生瞖,枸杞子捣汁,日点三五次,神验。〈肘后方〉面䵳皯疱,枸杞子十斤,生地黄三斤,为末。每服方寸匕,温酒下,日三服,久则童颜。〈圣惠方〉
注夏虚病,枸杞子、五味子研细,滚水泡。封三日,代茶饮效。〈摄生方〉
地骨酒,壮筋骨,补精髓,延年耐老。枸杞根、生地黄、甘菊花各一斤,捣碎,以水一石煮,取汁五斗,炊糯米五斗,细面拌匀,入瓮如常封。酿待熟,澄清,日饮三盏。〈圣济总录〉
虚劳客热,枸杞根为末,白汤调服,有痼疾人勿服。〈千金方〉
骨蒸烦热,及一切虚劳、烦热,大病后烦热,并用地仙散、地骨皮二两,防风一两,甘草炙半两,每用五钱生姜五片,水煎服。〈济生方〉
热劳如燎,地骨皮二两,柴胡一两,为末,每服二钱,麦门冬汤下。〈圣济总录〉
虚劳苦渴,骨节烦热,或寒用枸杞根、白皮切五升,麦门冬三升,小麦二升,水二斗,煮至麦熟,去滓每服一升,口渴即饮。〈千金方〉
肾虚腰痛,枸杞根、杜仲蓖薢各一斤,好酒三斗,渍之罂中,密封。锅中煮一日,饮之任意。〈千金方〉
吐血不止,枸杞根、子、皮为散水煎,日日饮之。〈圣济总录〉小便出血,新地骨皮洗净,捣自然汁,无汁则以水煎汁,每服一盏,入酒少许,食前温服。〈简便方〉
带下脉数,枸杞根一斤,生地黄五斤,酒一斗,煮五升,日日服之。〈千金方〉
天行赤目暴肿,地骨皮三斤,水三斗,煮三升,去滓入盐一两,取二升,频频洗点。〈龙山谢道人天竺经〉风虫牙痛,枸杞根白皮煎醋,漱之虫即出,亦可煎水饮。〈肘后方〉
口舌糜烂,地骨皮汤,治膀胱、移热于小肠上,为口糜生疮溃烂,心胃壅热,水谷不下。用柴胡、地骨皮各三钱,水煎服之。〈东垣兰室秘藏〉
小儿耳疳,生于耳后,肾疳也。地骨皮一味,煎汤洗之,仍以香油调末,搽之。〈蓼洲閒录〉
气瘘疳疮,多年不愈者,应效散,又名托里散,用地骨皮,冬月者为末,每用纸燃,蘸入疮内,频用自然生肉,更以米饮服二钱,一日三服。〈外科精气〉
男子下疳,先以浆水洗之,后搽地骨皮末,生肌止痛。〈卫生宝鉴〉
妇人阴肿或生疮,枸杞根煎水,频洗。〈永类方〉
十三肿疔,春三月,上建日采叶,名天精。夏三月,上建日采枝,名枸杞。秋三月,上建日采子,名却老。冬三月上建日采根,名地骨。并暴乾为末。如不得依法采,但得一种亦可。用绯缯一片,裹药牛黄一梧子大,及钩棘针三七枚,赤小豆七粒,为末。先于缯上铺乱发一,鸡子乃铺牛黄等。末捲作团,以发束定熨斗中,炒令沸。定刮捣为末,以一方寸匕合前。枸杞末二匕,空心酒服二钱半,日再服。〈千金方〉
痈疽恶疮,脓血不止,地骨皮不拘多少,洗净刮去,粗皮取细白,穰以粗皮同。骨煎汤洗,令脓血尽。以细穰贴之,立效。有一朝士,腹胁间病疽,经岁,或以地骨皮煎汤,淋洗,出血一二升。家人惧,欲止之。病者曰:疽似少,快更淋之,用五升许,血渐淡,乃止以细穰贴之,次日结痂愈。〈唐慎微本草〉
瘭疽出汗,著手足肩背,累累如赤豆。用枸杞根、葵根叶,煮汁煎如饴,随意服之。〈千金方〉
足趾鸡眼,作痛作疮,地骨皮同红花研细,傅之。次日即愈。〈闺阁事宜〉
火赫毒疮,此患急防毒气入心腹。枸杞叶捣汁,服立瘥。〈肘后方〉
目涩有翳,枸杞叶、车前叶二两,挼汁以桑叶裹,悬阴地一夜。取汁点之,不过三五度。〈十便良方〉
五劳七伤,庶事衰弱,枸杞叶半斤,切粳米二合,豉汁和煮,作粥。日日饮之良。〈经验方〉
澡浴除病,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四月四日,以至十二月十二日,皆用枸杞叶煎汤洗澡,令人光泽,百病不生。〈洞天保生录〉

《高濂·遵生八笺》

三妙汤

地黄、枸杞实,各取汁一升,蜜半升,银器中同煎。如稀饧,每服一大匙汤,调酒皆可。实气养血,久服益人。

枸杞粥

用甘州枸杞一合,入米三合,煮粥食之。

杞叶粥

用枸杞子新嫩叶,如上煮粥,亦妙。

枸杞子粥

用生者研如泥,乾者为末,每粥一瓯,加子末半盏,白蜜一二匙,和匀食之,大益。

枸杞茶

于深秋摘红熟枸杞子,同乾面拌和成剂,捍作饼样,晒乾,研为细末。每江茶一两,枸杞子末二两,同和匀入炼,化酥油三两,或香油亦可。旋添汤搅成膏子,用盐少许,入锅煎熟,饮之甚有益及明目。

金水煎

延年益寿,填精补髓。久服发白变黑,返老还童。枸杞子不以多少,采红熟者,用无灰酒浸之,冬六日,夏三日。于砂盆内研,令极细。然后以布袋绞取汁,与前浸酒,一同慢火熬成膏,于净磁器内封贮,重汤煮之,每服一匙,入酥油少许,温酒调下。

枸杞煎方

采枸杞不拘多少,去蒂,清水净洗,淘出控乾。用夹布袋一枚,入枸杞子,在内于净砧上压,取自然汁,澄一宿去,清石器内,慢火熬成,煎取出瓷器,内收每服半匙,头温酒调下,明目驻颜,壮元气,润肌肤。久服大有益。如合时,天色稍暖,其压下汁更不用经宿。其煎熬下,三两年并不损坏,如久远服,多煎下,亦无妨也。

保镇丹田二精丸方

用黄精去皮,枸杞子各二斤,各八九月间采取。先用清水洗黄精一味,令净控乾,细剉与枸杞子相和,杵碎拌,令匀阴乾,再捣罗为细末,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空心食,前温酒下。常服,助气固精,补镇丹田,活血驻颜,长生不老。

《高濂·草花谱》枸杞子

诸山中有之,老本虬曲可爱,结子红甚,点点若缀雪中,可观。

《王象晋·群芳谱》枸杞

移植拣好地,熟斸加粪,逐畦开深七八寸,取枸杞连茎,剉四寸长,以草索束,如碗大,垄中立种。相去尺许,调烂牛粪,如稀糊灌束上。令满,减则更灌以肥土。壅满,更加熟牛粪。然后灌水,不久即生,极肥嫩,从一头割,如剪韭法。种半亩,料理如法,可供数人割。时以早朝为佳,避热及雨,须与地面平。高留,则无叶,深剪则伤根。要数锄壅灌,每月一加粪,尤妙。
种子取枸杞于水盆内,揉去皮,取子暴乾,斸肥地作畦,畦中去土二三寸,仍深斸熟,加粪。用二月初一日,撒子如种菜法。又以烂牛粪盖之,又盖土一层。令与畦平苗出,频浇之。当年疏瘦,二年以后,悉肥。可作菜食。割如上法,一年但五度,不可过。勿令长,不堪食。如食不尽,即剪作乾菜,以备冬用。如此从春及秋,其苗不绝。其根年年生发,可备常用。
枸杞部艺文一《杞菊赋》〈并序〉     唐陆龟蒙
天随生宅荒,少墙,屋多隙地。著图书所,前后皆树。以杞菊春苗恣肥,得以采撷,供左右杯案。及夏五月,枝叶老硬,气味苦涩。旦暮犹责儿童辈,拾掇不已。人或叹曰:千乘之邑,非无好事之家。日欲击鲜,为具以饱君者多矣。君独閟关不出,率空肠,贮古圣贤道德,言语何自苦如此。生笑曰:我几年来忍饥诵经,岂不知屠沽儿有酒食邪。退而作杞菊赋,以自广云。

惟杞惟菊,偕寒互绿。或颖或苕,烟披雨沐。我衣败绨,我饭脱粟。羞惭齿牙,苟且粱肉。蔓延骈罗,其生实多。尔杞未棘,尔菊未莎。其如予何,其如予何。

《后杞菊赋》〈并序〉宋·苏轼

天随生自言:尝食杞菊。及夏五月,枝叶老硬,气味苦涩,犹食不已。因作赋以自广。始余尝疑之,以为士不遇穷约可也。至于饥饿,嚼齧草木,则过矣。而余仕宦十有九年,家日益贫,衣食之奉,殆不如昔者。及移守胶西,意且一饱而斋厨,索然不堪其忧。出与通守刘君廷式,循古城废圃,求杞菊食之。扪腹而笑,然后知天随之言,可信不谬。作后《杞菊赋》以自嘲,且解之云。

吁嗟先生,谁使汝坐堂上。称太守前,宾客之造,请后掾属之趋走。朝衙达午,夕坐过酉。曾杯酒之不设,揽草木以诳口。对案颦蹙,举箸噎呕。昔阴将军,设麦饭与葱叶,井丹推去而不嗅,怪先生之眷眷,岂故山之无有。先生欣然而笑曰:人生一世,如屈伸肘,何者为贫,何者为富。何者为美,何者为陋。或糠覈而瓠肥,或粱肉而墨瘦。何侯方丈庾郎。三九较丰,约于梦寐,卒同归于一朽。吾方以杞为粮,以菊为糗,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实,而冬食根。庶几乎西河南阳之寿。

《后杞菊赋》〈并序〉张耒

余到官,之明年,以事之东海,道涟水。涟水令盛侨,以苏子瞻先生《后杞菊赋》示余,余不达世事,自初得官,即不欲仕,而亲老矣。家苦贫,冀斗升之粟,以纾其朝夕之急。然到官岁馀,困于往来奔走之费,而家之窘迫益甚。向日悲愁叹嗟,自以无聊。既读《后杞菊赋》,而后洞然如先生者,犹如是。则余而后可以无叹也。

有蓬四垣,张子居官。童子晨谒,有驹在门。张子迎客,平生故人。予致其勤,馈客以飧。撷露菊之清英,剪霜杞之芳根。芬敷满前,无有馨膻。客愠而作,谓余曷然。张子始叹,终笑以言。陋虽尔弃,分则余安。子闻之乎。胶西先生,为世达者。文章行义,遍满天下。出守胶西,曾是不饱。先生不愠,赋以自笑。先生哲人,太守尊官。食若不厌,况于余焉。不称是惧,敢谋其他。请卒余说,子无我嗟。冥冥之中,实有神物,主司下人,不閒毫发。夫德不称,享者殃;劳不偿,费者罚。余身甚微,余事甚贱。聊逍遥于枯槁,庶自远于人患。客谢而食,如膏如饴。兹山林之所乐,余与尔其焉之。

《后杞菊赋》张栻

张子为江陵之数月,时方中春,草木敷荣。经行郡圃,意有所欣。非花柳之是,问眷,杞菊之青青。爰命采掇,付之庖人。汲清泉以细烹,屏五味而不亲,甘脆可口。蔚其芳馨,盖日为之加饭。而他物几不足以前陈。饭已扪腹,得意讴吟。客有问者,曰:异哉。先生之嗜此也。昔坡公之在胶西,直党禁之方兴,叹斋厨之萧条。乃揽乎草木之英。今先生当无事之世,据方伯之位,校吏奔走,颐指如意。广厦延宾,毬场享士,清酒百壶,鼎臑俎胾。宰夫奏刀,各献其技。顾无求而弗获,虽醉饱其何忌。而乃乐,从夫野人之餐,岂亦下取乎。葑菲不然,得无近于。矫激有同于脱粟布被者乎。张子笑而应之曰:天壤之閒,孰为正味。厚或腊毒,淡乃其至。猩唇豹胎,徒取诡异。山鲜海错,纷纠莫计。苟滋味之,或偏在六府,而成赘极。口腹之所欲,初何出乎一美,惟杞与菊,中和所萃。微茎不苦,滑甘靡滞,非若他蔬。善呕走水,既瞭目而安神,复沃烦而荡秽。验南阳与西河,又颓龄之可制。此其为功,曷可殚纪。况于膏粱之习,贫贱则废。隽永之求,不得则恚。兹随寓之必有,虽约居而足恃。殆将与之,终身又可贻。夫同志子独不见,吾纳湖之阴乎。雪消壤肥其茸,萎蕤与子婆娑,薄言掇之石铫,瓦碗啜汁咀。齑高论唐虞,咏歌诗书。嗟乎。微斯物,孰同先生之归。于是相属而歌。殆日,晏以忘饥。

《枸杞赋》〈有序〉史子玉

史子分教剑庠。之明年,目眚踰月废卷,默坐客有告予者,曰:兹土之宜杞,根实繁,产诸泮林,尤腴而美。揆之本草,明目养神,盍试其味。寻命僮仆,则取之不竭,食之既厌。而昏者开,翳者鲜矣。于是作而叹曰:是物也不假种植,沾濡雨露芬敷。自荣其功,效足以回光返照。如此,况出于辅之、翼之、长之、养之者。岂不足以备明时之采择哉。有感而为之赋。曰:

当春用事,肝怙势而骄。厥火弥壮,用弗利乎。眸紫珍兮尘漫,望舒兮云浮。熨之、平之、濯之、泠之,计屡施而罔功书。既展而复,收其谁巧。运乎金篦,抑将乞诸其龙湫者也。客莞尔而笑,曰:泮宫耽耽,灵根萃止,匪藻匪芹,强名曰杞。或云羊乳,亦曰狗忌。其效伊何未易殚纪。于以安神,于以轻体。至于莹秋水之神,而烂岩电之光,则又其效验之细者也。子居是閒,左抽右取,不费一钱。多取其数,餐厥英还。尔明为子之计,不亦近而易行乎。应之曰:广文一寒饭,嘲不足信。如子言,载采盈掬,因以比离娄之目。且不负将军之腹,岂不鱼熊之兼得,又何必空縻乎。廪禄于是,叱畦丁,戒仆夫,搜诸荆棘之场,探诸榛莽之区。丛然而遂,油然而达。或压枝以骈出,或附趾而簪碧。随取随足,不耘不植。蔓延布满,夭矫瑰特。有如蒙顶之苗,而枪之始露。有如楚畹之香,而芽之方茁。至若仙杖飞空,髣髴骖鸾,寿干通灵时,闻吠尨幸则高人逸,士袭其馨而挹其味,不幸,则樵夫野叟爨之弃,而斧之戕也。干是小摘荐至大烹,可期错落琉璃之碎。青葱雨露之滋,悯寒庖之屡空,笑盛馔之莫知,燎南山之煤,罂西涧之水,洁蠲瓦缶,酌中火剂。登俎过熟,喷香雾之蒙茸,举箸顿空,觉馀糁之滑美。混甘苦而爽口,逼寒凉而液齿。知再饭之,几如陋八。珍之鲜味,朝焉咀英,暮焉茹脆。曾不论乎韭菘,又何数乎莼豉。殆不可无此君,于一日又何拘乎。去家之一思,惜乎首阳之夫贪。采薇而遂足商岩之老,厌啖芝而遂止秦人之炙。夫何太俗,相如之渴,胡不嗜此哉。已而心体舒逸,神情爽垲,涌真水于玉池,炯夜光于银海。客不予欺。逊而谢之。荷神农之知音,怅离骚之偶遗。虽则一草之微,无庸多谈感物。悟理斯有可观,彼弗种而然,矧种之者乎。彼弗养而然矧养之者乎。所以菁莪诵育才之乐,棫朴歌官人之能。行有枝叶,可使莠乱。苗之去仁,在乎熟深。惧茅塞子之心,维杞维梓,扶而养之。一薰一莸,疏而别之。自本自根,种而茂之。孝弟忠信,培而植之。师友渊源,灌而溉之。先王遗言,餍而饫之。散柯布叶,日积月长。摩厉青冥,直干霄汉。股肱心膂,无施不可。如此则剑山之植,物岂但收,近效于眸子,瞭焉而已哉。
枸杞部艺文二〈诗〉楚州开元寺北院,枸杞临井,繁茂可观。群贤赋诗,因以继和。       唐刘禹锡

僧房药树依寒井,井有香泉树有灵。翠黛叶生笼石甃,殷红子熟照铜瓶。枝繁本是仙人杖,根老新成瑞犬形。上品功能甘露味,还知一勺可延龄。

《井上枸杞架》孟郊

深锁银泉甃,高叶架云空。不与凡木并,自将仙盖同。影疏千点月,声细万条风。迸子邻沟外,飘香客位中。花杯承此饮,椿岁小无穷。

《和郭使君题枸杞》白居易

山阳太守政严明,吏静人安无犬惊。不知灵药根成狗,怪得时闻吠夜声。

《舟中行自采枸杞子》宋·梅尧臣

野岸竟多杞,小实霜且丹。系舟聊以掇,粲粲忽盈盘。助吾苦羸苶,岂必采琅玕。自异骄华人,百金求秘丸。昔闻王子乔,上帝降玉棺。此焉即不免,但愿在世安。

《小圃枸杞》苏轼

神药不自閟,罗生满山泽。日有牛羊忧,岁有野火厄。越俗不好事,过眼等茨棘。青荑春自长,绛珠烂莫摘。短篱护新植,紫笋生卧节。根茎与花实,收拾无弃物。大将元吾鬓,小则饷我客。似闻朱明洞,中有千年质。灵尨或夜吠,可见不可索。仙人可许我,借杖扶衰疾。

《周教授索枸杞因以诗赠录呈广倅萧大夫》前人


邺侯藏书手不触,嗟我嗜书终日读。短檠照字细如毛,怪底昏花悬两目。扶衰赖有王母杖,名字于今挂仙箓。荒城古堑草露寒,碧叶丛低红菽粟。春根夏苗秋著子,尽付天随耻充腹。兰伤桂折缘有用,尔独何损丹其族。赠君慎勿比薏苡,采之终日不盈掬。外泽中乾非尔俦,敛藏更借秋阳暴。鸡壅桔梗一称佐,堇也虽尊等臣仆。时复论功不汝遗,异时谨事东篱菊。

《显圣寺庭枸杞》黄庭坚

仙苗寿日月,佛界承露雨。谁为万年计,乞此一抔土。扶疏上翠盖,磊落缀丹乳。去家尚不食,出家何用许。政恐落人间,采剥四时苦。养成九节杖,持献西王母。

《题张似道寒绿轩》杨万里

菊芽伏土掺青粟,杞笋傍根埋紫玉。雷声一夜雨一朝,森然迸出如蕨苗。先生肌肠诗作梗,小摘珍芳汲水井。风炉蟹眼候松声,罩篱亲捞微带生。烂炊雕胡淅青精,芼以天随寒绿萌。饥时作齑仍作羹,饱后龙凤同庖烹。大官蒸羊压花片,宰夫胹蹯削琼软。豹胎熬出祸胎来,贵人有眼何曾见。天随尚有愁作魔,愁杞作棘菊作莎。君不见黄金钱照红玉豆,秋高更觉风味多。先生酿金炼红玉,自莎自棘如予何。金空玉尽苗复出,取次吃花并吃实。天随白眼屠沽儿,不道有人头上立。

《尝枸杞》前人

芥花菘饯春忙,夜吠仙苗喜晚尝。味抱土膏甘复脆,气含风露咽犹香。作齑淡煮微施酪,芼茗临时莫过汤。却忆荆溪古城上,翠条红乳摘盈箱。

《谢顾良弼甘州枸杞》明·吴宽

畦间此种看来无,绿叶尖长也自殊。似取珊瑚沈铁网,空将薏苡作明珠。菊苗同摘凭谁赋,药品兼收正尔须。曾是老人宜服食,只今衰病莫如吾。

《庭前枸杞红熟》徐笃

寂寂虚庭秋到时,和云和雨两三枝。幽人读得南华后,旋摘深红入酒卮。

枸杞部选句

宋曾肇诗:腹饱仙人杖,心存奼女丹。
苏轼诗:新芽摘杞丛。
张耒诗:江皋春气足,佳杞蕃新苗。老蘖饱霜露,馀滋发柯条。神农不吾欺,誇誉何忉忉。坚筋及奔马,莹目察秋毫。
陆游诗:雪霁茆堂钟磬清,晨斋枸杞一杯羹。
朱熹诗:雨馀芽甲翠光匀,杞菊成蹊亦自春。

枸杞部纪事

张邦基《墨庄漫录》:臣昔与希真,游衡山朱陵洞天,过古兰若基野。客留宿庵下。有闻类狗吠,希真谓:此非人境,安得有是。客笑曰:岩腹枸杞生,而酷似此其音也。臣黎明拉客,欲识其处,未至百步,皆曰:彼婆娑出众,荣者是。臣与希真将前,客急止曰:此神物也,侧常有蛇虎守护,必待有道之士以归。若等无得辄近。自是,每念之,或入他山中,遇樵苏。又访问焉,云往往有见。但苦在深绝、不可到之地。元丰己未三月,陛下亲策进士,集英殿三馆。故事,臣得寓直殿廊入,在银台门下,四十步许,御沟之上,有若洞天所望。熟视,则枸杞也。其本围尺,有咫左纽而连理。臣亟询卫士,高者对曰:闻天圣前尤盛,此荐出苗耳,臣益悚然。窃语同舍,或曰是虽可近,而甚秘也。曾减仙山,神医岩乎。既而叹曰:下诚有物耶。孕天地阴阳之至和,隐端然不可辄至之神。今乃自幸,托宫槐禁柳之列,备一时洒扫之观。是岂浪出,而徒然耶。偶臣属昧方士采制,饵服之,节度未得,相与抃舞欢呼。随万年之觞,一供吾君,亦臣子心愿。目想而深,可愧恨慊然者。因感而成诗,姑有待焉。云云:予因是知一物,生得其地,乃尔悠久。彼南岳之丛,与银台之本。虽远近之有殊。其为深根固蒂,无芟剪之患。则所云云:予方山居小,隐当莳百本以供撷芼。虽未能拟西河女子之寿,亦足丰天随子之七帙也。《苏东坡集》:蜀青城山老人村,有五世孙者,道极险远,生不识。盐醯而溪中,多枸杞根,如龙蛇饮其水。故寿近岁,道稍通。渐能致五味,而寿益衰。
《贵耳集》:綦内相崇礼,在太学前廊。裕陵有进枸杞,根如犬大,作贺表。学官令前廊撰述,皆不下笔。綦欣然当之其用,一句灵根夜吠,举学皆服。用东坡诗云:灵厖或夜吠,又出白乐天《枸杞诗》因此,后登玉堂。《浩然斋日抄》:徽宗时,顺州筑城,得枸杞于土中。其形如獒状,驰献阙下,乃仙家所谓千岁枸杞。其形如犬者也。
《茅亭客话》:华阳邑村民段九者,常入山野中,采枸杞根茎,货之。有年矣。因于紫山脚下,见枸杞一株,甚大,遂斸之。根本怪异,不类常者。长尺馀,四茎如四足,两茎如头尾。若一兽形,持归村舍家,狗吠之不已。至夜四隅村落,群狗聚而吠之,终夕不辍,不堪其喧也。迟明,妻怒将充朝爨,群狗乃不复吠矣。休复见《道书》云:枸杞、茯苓、人参、薯药朮等,形有异者,饵之皆获上寿。或除嗜欲啬神抱,和则必有真灵降。顾接引为地仙尔。
《梦溪笔谈》:枸杞,陕西极边生者,高丈馀,大可作柱。叶长数寸,无刺。根皮如厚朴,甘美异于他处者。《千金翼》云:甘州者为真,叶厚大者,是大体。出河西诸郡。其次江池间埂上者,实圆如樱桃,全少核,暴乾如饼,极膏润有味。

枸杞部外编

《续神仙传》:朱孺子,嘉安国人。幼事道士王元真,居大箬岩,常登山岭,采黄精服饵。一日就溪濯蔬,忽见岸侧,有二小花犬相趁。孺子异之,乃寻逐,入枸杞丛下。归语元真,讶之,遂与孺子俱往,伺之复见二犬戏跃。逼之,又入枸杞下。元真与孺子共寻掘,乃得二枸杞,根形状如花犬,坚若石洗。挈归煮食之,俄顷而孺子忽飞升在前峰上。元真惊异,久之,孺子谢别元真,升云而去。今俗呼其峰为童子峰。

隈枝部汇考

图阙

《宋祁益部方物记》

隈枝

隈枝生邛州山谷中。树高丈馀,枝修弱花,白实似荔枝,肉黄,肤味,甘可食,大若爵卵。

隈枝部艺文

《隈枝赞》宋祁
挺干既修,结蘤兹白戟外泽中,甘可以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