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石榴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二卷目录

 石榴部汇考
  石榴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安石榴〉
  段成式酉阳杂俎〈石榴〉
  郭橐驼种树书〈三十八 种石榴〉
  涌幢小品〈金荆榴〉
  王世懋花疏〈石榴〉
  王世懋果疏〈石榴〉
  花镜〈石榴异品〉
  徐光启农政全书〈石榴考〉
  本草纲目〈安石榴〉
  高濂草花谱〈榴花八种 火石榴花三种〉
  王象晋群芳谱〈石榴花〉
 石榴部艺文一
  河阳庭前安石榴赋     晋潘岳
  石榴赋          夏侯湛
  石榴赋           傅元
  安石榴赋          潘尼
  安石榴赋          张载
  安石榴赋          张协
  安石榴赋          应贞
  石榴赋           庾倏
  石榴赞          梁江淹
  府庭双石榴赋      唐吕令问
 石榴部艺文二〈诗词〉
  咏石榴          梁元帝
  咏山榴           沈约
  摘安石榴赠刘孝威      王筠
  咏石榴          隋魏澹
  石榴           孔绍安
  玩郡斋海榴       唐宋之问
  咏楼前海石榴〈二首〉    孙逖
  咏邻女东窗海石榴      李白
  移海榴          韦应物
  同张侍御咏兴宁寺经藏院海石榴花 皇甫冉
  题韦润州后亭海榴     李嘉祐
  韦使君亭海榴咏      权德舆
  榴花            韩愈
  始见白发题所植海石榴   柳宗元
  新植海石榴         前人
  石榴树          白居易
  感石榴二十韵        元稹
  石榴           李商隐
  见穆三十中庭海榴花咏    杜牧
  石榴歌          皮日休
  庭际海石榴花盛发有寄    前人
  和袭美海榴花发见寄次韵  陆龟蒙
  海石榴           方干
  山寺看海榴花       刘言史
  奉和文尧对庭前千叶石榴   黄滔
  石榴歌           庄布
  石榴           宋晏殊
  榴花           欧阳修
  西园石榴盛开        前人
  石榴花          梅尧臣
  咏石榴           前人
  阳武王安之寄石榴      前人
  和子由岐下石榴       苏轼
  赋园中所有         苏辙
  和黄充实咏榴花      陈师道
  咏榴            前人
  庭前石榴         陈与义
  石榴            郑獬
  石榴           刘子翚
  初见石榴花         陆游
  山店卖石榴取以荐酒     前人
  咏榴〈二首〉       杨万里
  石榴            前人
  题石榴          范成大
  榴花            朱熹
  海榴花          方九功
  十月榴花         刘克庄
  榴花           金元格
  从赵敷道觅石榴       前人
  榴花          元张弘范
  赵中丞折枝石榴      马祖常
  题石榴          朱德润
  咏石榴花         杨维桢
  榴花           明高启
  宿倪麟所石榴花秋开    陈宪章
  榴             吴宽
  借榴一首赠方石      李东阳
  榴花            前人
  榴花            魏鹏
  榴花            张新
  石榴            沈周
  题石榴          王谷祥
  石榴            陈淳
  榴花〈已上诗〉      王象晋
  西江月〈咏榴花〉    宋陈师道
  一斛珠〈赋石榴花〉     程垓
  三部乐〈榴花〉      杨泽民
  庆清朝〈榴花〉      王沂孙
  凉州令          欧阳修
  凉州令〈榴花次欧阳永叔韵〉张大烈
  贺新郎           苏轼
  相见欢〈石榴〉      元刘铉
  阮郎归           阙名
  南歌子           阙名
  卜算子〈石榴花已上词〉 明王泰际
 石榴部选句
 石榴部纪事
 石榴部杂录
 石榴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二卷

石榴部汇考

《释名》
若榴《广雅》    丹若《古今注》
天浆《酉阳杂俎》  金罂《笔衡》
安石榴《别录》   三尸酒《道书》

三十八〈河阴种〉

石榴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安石榴

陆玑曰:张骞为汉使外国十八年,得涂林。涂林,安石榴也。《广志》曰:安榴有甜酸二等。《邺中记》云:石虎苑中有安石榴,子大如盂碗,其味不酸。《抱朴子》曰:积石山有苦榴。周景式《庐山记》曰:香炉峰头有大盘石,可坐数百人,垂生石榴。二月中作花,色如石榴,而小。淡红敷紫萼,炜煜可爱。《京口记》曰:龙刚县有石榴。《西京杂记》曰:有甘石榴也。

《栽石榴法》:三月初,取枝大如手大指者,斩令长一尺半,八九枝,共为一窠,烧下头二寸。
不烧,则漏失矣。

掘圆坑深一尺七寸,口径尺,竖枝于坑畔。
环口布枝,令匀调也。

置枯骨礓石于枝间。
骨石,此是树性所宜。

下土筑之一寸,土一重,骨石平坎止。
其土令没枝头一寸许也。

水浇常令润泽。既生,又以骨石布其根下,则科圆滋茂可爱。
若孤根独立者,虽生,亦不佳焉。

十月中,以槁裹而缠之,
不裹则冻死也。

二月初,解放。若不能得多枝者,取一长条烧头,圆屈如牛,拘而横埋之,亦得然。不及上法,根彊早成,其拘中亦安骨石。其斸根栽者,亦圆布之安骨石,于其中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石榴

石榴一名丹,若梁大同中,东州后堂,石榴皆生双子。《南诏》:石榴子大,皮薄如藤纸,味绝于洛中。
石榴甜者,谓之天浆,能已乳石毒。
大食勿斯离国,石榴重五六斤。

《郭橐驼·种树书》三十八

河阴石榴,名三十八者,其中只有三十八粒子。

种石榴

种石榴,取直枝如指大,斩一尺长,八九条,共为一科。烧下头二寸,作坑深一尺,馀口径一尺,竖枝坑畔。围布,令匀置。枯骨姜石于枝间,下土令实。一重骨石一重土,出枝头一寸,水浇即生。又以骨石置枝间,即滋茂。至杏熟时,合纳粪中。至春既生,则移栽实地,既移,不得更移。
木犀接石榴,开花必红。

《涌幢小品》金荆榴

金荆榴树,色如真金,密致而文采,盘蹙如美锦。细腻而香隋,时朱宽征南,得数十片,作枕及案面。沈檀所不及。

《王世懋·花疏》石榴

石榴本在外国,来者然。独京师为胜。中贵盆中有植干。数十年,高不盈二尺,而垂实累累至百者。皮子之红白,一随其花。花而不实者,曰饼子。深红、淡红二种。皆山亭之珍也。吾地不宜盆中。移归不二年,坏矣。本地饼子红榴稍佳,而树大,非几案前物。单叶有黄、白浅、深红四种。存以标异可也。

《王世懋·果疏》石榴

石榴无如京师。致之南方,多死。即生,多化为丛状,不若。求富阳种,种之,须实大子绽。即不甘,亦足供玩。

《花镜》石榴异品

石榴有并蒂花者,又有红花,白缘,白花,红缘者,亦异品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石榴考

《便民图纂》曰:石榴,三月间将嫩枝条插肥土中,用水频浇,则自生根。根边以石压之,则多生果。又须时常剪去繁枝,则力不分。
元扈先生曰:此果最宜多种,又宜痛剥。
农桑通诀曰:藏榴之法,取其实有棱角者,用热汤微泡,置之新瓷瓶中,久而不损。若圆者,则不可留。留亦坏烂。北人以榴子作汁,加蜜为饮浆,以代杯茗,甘酸之味,亦可取焉。
《本草纲目》安石榴释名
李时珍曰:榴者,瘤也。丹实垂垂如赘瘤也。《博物志》云:汉张骞出使西域,得涂林。安石国榴种以归,故名安石榴。又按《齐民要术》云:凡植榴者,须安礓石,枯骨于根下,即花实繁茂,则安石之名义,或取此也。若木乃扶桑之名,榴花丹赪似之,故亦有丹若之称。傅元《榴赋》所谓灼若旭日栖扶桑者是矣。笔衡云:五代吴越王钱镠,改榴为金罂。酉阳杂俎,言榴甜者名天浆。道书谓榴为三尸酒。言三尸虫得此果,则醉也,故范成大诗云:玉池咽清肥,三彭迹如扫。
集解

陶弘景曰:石榴花赤,可爱。故人多植之,尤为外国所重。有甜酢二种,医家惟用酢者之根壳。榴子乃服食者所忌。
苏颂曰:安石榴,本生西域,今处处有之,木不甚高大。枝柯附干著地,便生作丛种,极易息折。其条盘土中便生也。花有黄、赤二色,实有甘、酢二种。甘者可食,酢者入药。又一种山石榴,形颇相类,而绝小。不作房生。青齐閒甚多,不入药。但蜜渍,以当果,甚美。
寇宗奭曰:石榴有酸淡二种,旋开单叶,花旋结实。实中红丝膜甚多,秋后经霜,则自坼裂。一种子白,莹澈如水晶者,味亦甘。谓之水晶石榴。惟酸石榴入药,须老木所结,收留陈久者乃佳。
李时珍曰:榴五月开花,有红黄白三色。单叶者结实,千叶者不结实。或结,亦无子也。实有甜酸苦三种。《抱朴子》言:苦者出积石山,或云即山石榴。酉阳杂俎,言南诏石榴皮薄如纸,《琐碎录》言:河阴石榴,名三十八者,其中只有三十八子也。又南中有四季榴,四时开花,秋月结实,实方绽,随复开花;有火石榴,赤色如火;海石榴,高一二尺,即结实。皆异种也。按事类合璧云:榴大如杯,赤色有黑斑点,皮中如蜂窠,有黄膜隔之,子形如人齿,淡红色,亦有洁白如雪者。又潘赋云: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千房同膜,千子如一。禦饥、疗渴、解酲、止醉。
甘石榴气味

甘酸,温涩,无毒。
别录曰:多食损人肺。
孟诜曰:多食损齿,令黑。凡服食药物人,忌食之。朱震亨曰:榴者,留也。其汁酸,性滞,恋成痰。
甘石榴主治

别录曰:咽喉燥渴。孟诜曰:能理乳石毒。
李时珍曰:制三尸虫。
酸石榴气味

酸温涩无毒
酸石榴主治

孟诜曰:赤白痢、腹痛,连子捣汁,顿服一枚。
李时珍曰:止泻痢,崩中带下。
发明

李时珍曰:榴受少阳之气,而荣于四月,盛于五月。实于盛夏,熟于深秋。丹花赤实,其味甘酸,其气温涩。具木火之象,故多食,损肺齿,而生痰涎。酸者则兼收敛之气,故入断下崩中之药。或云:白榴皮治白痢,红榴皮治红痢,亦通。
酸榴皮修治

雷敩曰:凡使榴,皮叶根勿犯铁,并不计乾湿,皆以浆水浸一夜,取出用其水,如墨汁也。
酸榴皮气味

同实
酸榴皮主治

别录曰:止下痢,漏精。
甄权曰:治筋骨、风腰,脚不遂行,步挛急,疼痛、涩肠,取汁点目,止泪下。
陈藏器曰:煎服下,蛔虫。
李时珍曰:止泻痢,下血、脱肛、崩中带下。
酸榴东行根,气味

同皮。
酸榴东行根主治

别录曰:蛔虫寸白。
甄权曰:青者入染须用。
苏颂曰:治口齿病。
李时珍曰:止涩、泻痢,带下功,与皮同。
榴花主治

陈藏器曰:阴乾为末,和铁丹服。一年变白发,如漆铁丹。飞铁为丹也。亦铁粉之属。
苏颂曰:千叶者,治心热吐血。又研末,吹鼻止衄,血立效。亦傅金疮,出血。
附方

肠滑久痢,黑神散,用酸石榴一个,锻烟,尽出火毒,一夜研末,仍以酸榴一块,煎汤服,神效无比。
久泻不止,方同上。〈并普济方〉
痢血五色,或脓或水,冷热不调。酸石榴五枚,连子捣汁二升,每服五合,神效。〈圣济总录〉
小便不禁。酸石榴烧,存性。无则用枝烧灰,代之。每服二钱,用柏白皮切,焙四钱,煎汤一盏,入榴灰,再煎至八分,空心温服,晚再服。〈圣惠方〉
撚须,令黑酸石榴结成时,就东南枝上拣大者一个,顶上开一孔,纳水银半两于中,原皮封之。麻扎定牛屎封护。待经霜,摘下,倾出壳内水,以鱼鳔笼指蘸水,撚须久久,自黑也。〈普济方〉
赤白痢,下腹痛,食不消化者,食疗本草,用酸榴皮炙黄为末,枣肉或粟米饭,和丸梧子大。每空腹米饮,服三十丸日,三服以知为度。如寒滑,加附子赤石脂各一倍。肘后方,用皮烧,存性为末。每米饮服,方寸匕,日三服效。
粪前有血,令人面黄,用酢石榴皮炙,研末,每服二钱,用茄子枝煎汤服。〈孙真人方〉
肠滑久痢,神妙无比方也。用石榴一个,劈破炭火,簇烧存性。出火毒为末,每服一钱,别以酸石榴一瓣,水一盏,煎汤调服。〈经验方〉
久痢久泻,陈石榴皮,酢者焙研细末,每服二钱,米饮下。患二三年,或二三月,百方不效者,服之便止,不可轻忽之也。〈普济方〉
小儿风痫,大生石榴一枚,割去顶,剜空,入全蠍五枚。黄泥固济锻,存性为末,每服半钱,乳汁调下,或防风汤下,亦可。〈圣济录〉
卒病耳聋,八九月间,取石榴一个,上作孔,如毬子大。纳米醋,令满。以原皮盖之,水和面裹,煨熟。取起去盖,入少黑李子、仙沼子末,取水滴耳中,勿动脑中。若动勿惊,如此三夜,再作必通。
食榴损齿。石榴黑皮炙黄,研末,枣肉和丸,梧子大。每日空腹三丸,白汤下,日二服。〈普济方〉
丁肿恶毒,以针刺四畔,用榴皮著疮上,以面围四畔,灸之,以痛为度,仍内榴末,傅上急裹,经宿连根自出也。〈肘后百一方〉
脚肚生疮,初起如粟,搔之渐开,黄水浸淫,痒痛溃烂,遂致绕胫,而成痼疾,用酸石榴皮煎汤,冷定,日日扫之,取愈乃止。〈医学正宗〉
金蚕蛊吮白矾,味甘。嚼湿,豆不腥者,即是中蛊也。石榴根皮煎浓汁,服即吐出活蛊。无不愈者。〈丹溪摘元方〉寸白蛔虫,酢石榴东引根,一握洗剉用水三升,煮取半碗,五更温服。尽至明,取下虫一大团,永绝根本。食粥补之。崔元亮海上方,用榴皮煎水,煮米作粥,食之亦良。
女子经闭,不通。用酢榴根东生者一握,炙乾,水二大盏浓煎,一盏空心服之,未通,再服。〈斗门方〉
赤白痢下,方同上。
金疮出血,榴花半斤,石灰一升,捣和阴乾,每用少许,傅之立止。〈崔元亮方〉
鼻出衄血,酢榴花二钱,半黄蜀葵花一钱,为末。每服一钱,水一盏煎服,效乃止。〈圣济方〉
九窍出血,石榴花揉塞之,取效叶亦可。

《高濂·草花谱》榴花八种

燕中有千瓣白,千瓣粉红,千瓣黄。大红者比他处不同,中心花瓣如起楼台,谓之重台石榴。花头颇大,而色更红,深余曾俱带回杭,至今芳郁,有四色单瓣。

火石榴花三种

上盆小株花多色。有红、粉红、白色三种,甚可人。目然无他法,以其嫩头,长出即摘去,烈日当午,以水浇之。则花茂肯发。是即大株分本,外有细叶一种,亦佳。

《王象晋·群芳谱》石榴花

石榴一名丹若,叶绿,狭而长,梗红。五月开花。有大红、粉红、黄、白四色,有海榴,来自海外。树高二尺。黄榴,色微黄,带白花,比常榴差大。四季榴,四时开花,秋结实。实方绽,旋复开花。番花榴,出山东。花大于饼子,移之别省,终不若在彼,大而华丽。盖地气异也。
扦插叶生,时折插肥土,用水频浇,自然生根。又叶未生时,从鹤膝处,用脱果法,候生根,截下栽之,开花结实,与大树无异。
种子,石榴熟时,于树上留数枚,记定上、下、南、北。霜降后,摘下。用稀布逐个袋之,照树上朝向,悬通风阴处,先于六七月间,取土之松而美者,敲细,筛去瓦石。摊净地上,浇泼浓粪,晒乾再泼,再晒。如此五六次,仍敲极细,筛过收藏缸内,勿经雨。次年二月初,取家用火盆,以所制土铺盆内,厚三寸许,数寸按一浅潭,取榴子去肉,每潭种三四粒,用土盖半寸许,洒水令微湿。置有风露向阳处,每日洒水,勿令乾。候长寸许,每潭止留一大株,日浇肥水。候长,分种极小盆内,不宜深放,有风露向阳处,每日用肥水浇三四遍,日午最要浇。每一盆做一木盖,破两片中,剜一窍如树大。中高,四面低。遇有雨,盖盆面,免致淋去肥味。至七八月,满树皆花,甚大。又明年,换略大盆,或云盆根多,则无花。三四月閒,便上盆,则根不长,只须浸晒得法。冬閒霜下,收回南檐。土乾,略将水润。至春深气暖,可放石上,剪去嫩苗,令勿高大。盛夏日中晒屋上,免近地气,致令根长。及为蚓蚁所穴,每朝用米泔沈没,花干浸约,半时取出。日晒如觉土乾,又复浸,殆良法也。
浇灌,性喜肥。浓粪浇之,无忌。当午浇,花更茂盛。蚕沙壅之佳,又鸡鸭毛浸水中,加皮屑去毛,以水浇之,毛不肥,故也。
嫁榴,石榴不结子者,以石块或枯骨安树,又閒或根下,则结子不落。
藏榴选大者,连枝摘下,安新瓦缸内,以纸十馀重,密封盖之。

石榴部艺文一

《河阳庭前安石榴赋》〈并序〉 晋潘岳

石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也。是以属文之士,叙而赋之。

仰天路而高睇,顾邻国以相望。位莫微于宰邑,馆莫陋于河阳。虽小县陋馆,可以遨游。实有嘉木,曰安石榴。修条外畅,荣干内樛。扶疏偃蹇,冉弱纷柔。于是暮春告谢,朱夏戒初。新茎擢润,膏叶垂腴。曾华晔以先越,含荣蘤其方敷。丹晖缀于朱房,缃菂点乎红须。煌煌炜炜熠爚,委累似琉璃之栖。邓林若珊瑚之映。绿水光明燐烂,含丹耀紫味滋,芳神色丽琼蕊。遥而望之,焕若隋珠耀重渊。详而察之,灼若列星出云间。十房同膜,千子如一。御渴疗饥,解酲止疾。既乃攒乎狭庭,载阨载褊土阶。无等肩墙惟浅,壁衣苍苔,瓦被驳藓。处悴而荣,在幽弥显。其华可玩,其实可珍。羞于王公,荐于鬼神。岂伊仄陋,用渝厥贞果犹如之,而次于人。

《石榴赋》夏侯湛

览华圃之嘉树兮,羡石榴之奇。生滋元根于夷壤兮,擢繁干于兰庭。沾灵液之粹色兮,含渥雾以深荣。若乃时雨新晞,微风扇物,蔼萋萋以鲜茂兮,纷扶舆以蓊郁。枝掺稔以环柔兮,叶鳞次以周密。纤条参差以窈窕兮,洪柯流离以相拂。于是乎青阳之末,朱明之初,翕微焕以摛采兮,的窟璨以扬敷。接翠萼于绿蒂兮,冒红牙以丹须。赩然含蕤,璀尔散珠。若乃丛纨,始裹聚葩。方离潜晖,蜿艳绿采。未披照灼,攒列荧荧。元垂雪酲,解䬼怡神。实气冠百品以奇,仰迈众果而特贵。

《石榴赋》傅元

鸟宿中而纤条结,龙角升而丹华繁。其在晨也灼,若旭日栖扶桑。其在昏也奭,若烛龙吐潜光。苞元黄之列辉,缘炜煜而焜煌。发朱荣于绿叶,时从风而飘扬。

《安石榴赋》潘尼

安石榴者,天下之奇树,九州之名果。是以属文之士,或叙而赋之,盖感时而骋思,睹物而兴辞。余迁旧宇,爰造新居,前临旷泽,却背清渠。实有斯树,植于堂隅。华实并丽,滋味亦殊。可以乐志,可以充虚。朱芳赫奕,红萼参差。含英吐秀,乍含乍披。遥而望之,焕若隋珠耀重川。详而察之,灼若列宿出云间。湘涯二后汉川游,女携类命俦逍遥。避暑托斯树以栖,迟愬祥风而容与尔。乃擢纤手兮舒皓腕,罗袖靡兮流芳散。披绿叶兮修条,缀朱华兮弱干。岂金翠之足珍,实兹葩之可玩。高秋授气收华,敛实千房同蒂。十子如一,缤纷磊落,垂光耀质,滋味浸液,馨香流溢。

《安石榴赋》张载

有石榴之奇树,肇结根于西海。仰青春以启萌,晞朱夏以发采。挥光垂绿,擢干曜鲜。熻若群翡俱栖,烂若百枝并燃。焕乎郁郁,焜乎煌煌。仰映青霄,俯烛兰堂。似西极之若木,譬东谷之扶桑。于是天回节移,龙火西夕,流风晨激。行露朝白,紫房既熟,赪肤自坼。剖之则珠散,含之则冰释。

《安石榴赋》张协

考草木于方志,览华实于园畴。穷陆产于苞贡,嗟英奇于石榴。曜灵葩于三春,缀霜滋于九秋。尔乃飞龙启节,扬飙扇埃。含和泽以滋生,郁敷萌以挺栽。倾柯远擢沈根,下盘繁茎筱密,丰干林攒挥。长枝以扬绿。披翠叶以吐丹。流晖俯散,回葩仰照。烂若百枝并燃,赫如烽燧俱燎,皦如朝日,晃若笼烛。晞绛彩于扶桑,接朱光于若木。尔乃赪萼挺蒂,金牙承蕤。荫佳人之元髻,发窈窕之素姿。游女一顾倾城,无盐化为南威。于是天汉西流,辰角南倾。芳实垒落,月满亏盈。爰采爰收,乃剖刀坼。内怜幽以含紫,外滴沥以霞赤。柔肤冰洁,凝光玉莹。璀如冰碎,泫若珠迸。含清泠之温润,信和神以理性。
《安石榴赋》〈并序〉应贞余往日职在中书,时直庐前有安石榴树,枝叶既盛,华实甚茂,为之作赋。

挹微露以鲜采,承轻风而动葩。南拂阴檐,北扇阳阿。其旁则有大厦、崇房,重廊、高庑,皇籍帝典,图书之府。时移节变,大火西旋,丹葩结秀,朱实星悬。肤坼理阻,烂若珠骈。

《石榴赋》庾倏

绿叶翠条,纷乎葱青。丹华照烂,晔晔荧荧。远而望之,粲若摛缋被山阿。迫而察之,赫若烛龙耀绿波。

《石榴赞》梁·江淹

美木艳树,谁望谁待。缥叶翠萼,红华绛采。炤裂泉石,芬披山海。奇丽不移,霜雪无改。

《府庭双石榴赋》唐·吕令问

公府洞豁,群木罗生。历众芳而选妙,得双榴之美名。擢质森耸,垂阴凄清。扫危阶之数级,荫闲庭之四平。夹砌骈罗,则东西表宾主之位。与时消息,则寒暑任荣枯之情。故其异影,同庇分芳。对出夏景,焯而开花。秋气结而成实。剖之则珠彩辉掌,捧之则金光照日。其生也虽杂,居幽径之兰。其用也亦间,若雕盘之栗。若乃当公务之总,偶讼庭之要。爰趋爰揖,或长或少。皆指而称曰:彼石榴之所生,何托根之至妙。俯环廊之回合,拂危檐之窈窱。类甘棠之勿剪,人纵去而犹思。若李树之无言,蹊自成而不召。是以固其根干美,其华耀乍。开轩而翠彩重合,甫褰帷而红荣四照也。或曰物恶近而招,累事贵远而克。全空遁幽以独美,抱甘香而自捐。岂比夫善生者托仁以远害,能寿者辅道以延年。是以象君子之惠,渥故终保夫自然。
石榴部艺文二〈诗词〉《咏石榴》元帝
涂林未应发春暮,转相催然,灯疑夜火连,珠胜早梅。西域移根至南方,酿酒来叶,翠如新剪花。红似故栽。还忆河阳县,映水珊瑚开。

《咏山榴》沈约

灵园同佳称,幽山有奇质。停采久弥鲜,含华岂期实。长愿微名隐,无使孤株出。

《摘安石榴赠刘孝威》王筠

中庭有奇树,当户发华滋。素茎表朱实,绿叶厕红蕤。
既标太冲赋,复见安仁诗。宗生仁寿殿,族代河阳湄。有美清淮北,如玉又如龟。退书写虫篆,进对多好辞。我家新置侧,可求不难识。相望阻盈盈,相思满胸臆。高枝为君采,请寄西飞翼。
《咏石榴》魏澹
分根金谷里,移植广庭中。新枝含浅绿,晚萼散轻红。影入环阶水,香随度隙风。路远无由寄,徒念春闺空。

《石榴》孔绍安

可惜庭中树,移根逐汉臣。只为来时晚,开花不及春。
《玩郡斋海榴》宋之问
泽国韶气早,开帘延霁天。野禽宵未啭,山蜚昼仍眠。目兹海榴发,列映岩楹前。熠爚禦风静,葳蕤含景鲜。清晨绿堪佩,亭午丹欲然。昔忝金闺籍,尝见玉池莲。未若宗族地,更逢荣耀全。南金虽自贵,贺赏讵能迁。抚躬万里绝,岂染一朝妍。徒缘滞遐郡,常自惜流年。越俗鄙章甫,扪心空自怜。

《咏楼前海石榴》孙逖

客自新亭郡,朝来数物华。传君妓楼好,初落海榴花。露色珠帘映,香风粉壁遮。更宜林下雨,日晚逐行车。


海上移珠木,楼前咏所思。遥闻下车日,正在落花时。旧绿香行盖,新红洒步綦。从来寒不易,终见久华滋。

《咏邻女东窗海石榴》李白

鲁女东窗下,海榴世所希。珊瑚映绿水,未足比光辉。清香随风发,落日好鸟归。愿为东南枝,低举拂罗衣。无由共攀折,引领望金扉。

《移海榴》韦应物

叶有苦寒色,山中霜雪多。虽此蒙阳景,移根意若何。

《同张侍御咏兴宁寺经藏院海石榴花》皇甫冉


嫩叶生初茂,残花少更鲜。结根龙藏侧,故欲竞青莲

《题韦润州后亭海榴》李嘉祐

江上年年小雪迟,年光独报海榴知。寂寂山城风日暖,谢公含笑向南枝。

《韦使君亭海榴咏》权德舆

淮阳卧理有清风,腊月榴花带雪红。闭阁寂寥常对此,江湖心在数枝中。

《榴花》韩愈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时见子初成。可怜此地无车马,颠倒青苔落绛英。

《始见白发题所植海石榴》柳宗元

几年封植爱芳丛,韶艳朱颜竟不同。从此休论上春事,看成古木对衰翁。

《新植海石榴》前人

弱植不盈尺,远意驻蓬瀛。月寒空阶曙,幽梦綵云生。粪壤擢珠树,莓苔插琼英。芳根閟颜色,徂岁为谁荣。

《石榴树》白居易

可怜颜色好阴凉,叶剪红笺花扑霜。伞盖低垂金翡翠,薰笼乱搭绣衣裳。春芽细炷千灯焰,夏蕊浓焚百和香。见说上林无此树,只教桃李占年芳。

《感石榴二十韵》元稹

何年安石国,万里贡榴花。迢递河源道,因依汉使槎。酸辛犯葱岭,憔悴涉龙沙。初到标珍木,多来比乱麻。深抛故园里,少种贵人家。惟我荆州见,怜君胡地赊。从教当路长,兼恣入檐斜。绿叶裁烟翠,红英动日华。新帘裙透影,疏牖烛笼纱。委作金炉焰,飘成玉砌瑕。乍惊珠缀密,终误绣帏奢。琥珀烘梳碎,燕支懒颊搽。风翻一树火,电转五云车。绛帐迎宵日,芙蓉绽早牙。浅深俱隐映,前后各分葩。宿露低莲脸,朝光借绮霞。暗虹徒缴绕,濯锦莫周遮。俗态能嫌旧,芳姿尚可嘉。非专爱颜色,同恨阻幽遐。满眼思乡泪,相嗟亦自嗟。

《石榴》李商隐

榴枝婀娜榴实繁,榴膜轻明榴子鲜。可羡瑶池碧桃树,碧桃红颊一千年。
《见穆三十中庭海榴花谢》杜牧
矜红掩素似多才,不待樱桃不逐梅。春到未曾逢宴赏,雨馀争解免低徊。巧穷南国千般艳,趁得东风二月开。堪恨王孙浪游去,落英狼藉始归来。

《石榴歌》皮日休

蝉噪秋枝槐叶黄,石榴香老愁寒霜。流霞包染紫鹦粟,黄蜡纸裹红刳房。玉刻冰壶含露湿,斓斑似带湘娥泣。萧娘初嫁嗜甘酸,嚼破水精千万粒。

《庭际海石榴花盛发有寄》前人

一夜春光绽绛囊,碧油枝上昼煌煌。风匀祇似调红露,日暖惟忧化赤霜。火齐满枝烧夜月,金津含蕊滴朝阳。不知桂树知情否,无限同游阻陆郎。

《和袭美海榴花发见寄次韵》陆龟蒙

紫府真人饷露囊,猗兰灯烛未荧煌。丹华乞曙先侵日,金焰欺寒却照霜。谁与佳名从海曲,祇应芳裔出河阳。那堪谢氏庭前见,一段清香染郤郎。

《海石榴》方干

亭际夭妍日日看,每朝颜色一般般。满枝犹待春风力,数朵先欺蜡雪寒。舞蝶自随歌拍转,游人只怕酒杯乾。久长年少应难得,忍不丛边到夜观。

《山寺看海榴花》刘言史

琉璃地上绀宫前,泼翠凝红几十年。夜久月明人去尽,火光霞焰递相燃。
《奉和文尧对庭前千叶石榴》黄淊
一朵千英绽晓枝,綵霞堪与别为期。移根若在芙蓉苑,岂向年年有醒时。

《石榴歌》庄布

玳瑁壳皴枝婀娜,马牙硝骨绵敷裹。霜风击破锦香囊,鹦鹉啄残红豆颗。美人擎在金盘腹,错认海螺斑碌碌。满口含尝琼液甘,一堂齿冷敲寒玉。

《石榴》宋·晏殊

开从百花后,占断群芳色。更作琴轸房,轻盈琐窗侧。

《榴花》欧阳修

絮乱丝繁不自持,蜂黄燕紫蝶参差。榴花自恨来时晚,惆怅春期独后期。

《西园石榴盛开》前人

荒台野径共跻攀,正见榴花出短垣。绿叶晚莺啼处密,红房初日照时繁。最怜夏景铺珍簟,尤爱晴香入睡轩。乘兴便当携酒去,不须旌骑拥车辕。

《石榴花》梅尧臣

春花开尽见深红,夏叶始繁明浅绿。祇知结子熟秋霖,不识来时有筇竹。

《咏石榴》前人

榴枝苦多雨,过熟坼已半。秋雷石罂破,晓日丹砂烂。任从雕俎荐,岂待霜刀判。张骞西使时,蒟酱同归汉。

《阳武王安之寄石榴》前人

安榴若拳石中蕴,丹砂粒剖之珠落盘。不待鲛人泣旧,友大河滨作宰实。畿邑严霜百果熟为,赠忽我及始时。童稚娇争取猴猿,集老夫所食微何暇。更收拾聊答君,意勤作诗恨短涩。

《和子由岐下石榴》苏轼

风流意不尽,独自送残芳。色作裙腰染,名随酒盏狂。

《赋园中所有》苏辙

堂后病石榴,及时亦开花。身病花不齐,火候渐已差。芳心竟未已,新萼缀枯槎。谁言石榴病,乃久占年华。邻家花最盛,早发岂容遮。残红已零落,婀娜子如瓜。

《和黄充实咏榴花》陈师道

春去花随尽,红榴暖欲然。后时何所恨,处独不祈怜。叶叶自相偶,重重久更鲜。流珠沾暑雨,改色淡朝烟。著子专寒酒,移根擅化权。愧非无价手,刻画竟难传。

《咏榴》前人

五月榴花忽见春,白头还喜一番新。可能略不解春意,只有寻枝问叶人。

《庭前石榴》陈与义

庭前安榴树,花稀更可怜。青旌拥绛节,伴我作神仙。迟日耿不暮,微阴眩弥鲜。一尊兼百虑,心赏觉悠然。

《石榴》郑獬

高枝重欲折,霜老坼丹肤。试剖紫金碗,满堆红玉珠。根虽传大夏,种必近仙都。题作江南信,人应贱橘奴。

《石榴》刘子翚

庭榴结实殿芳丛,一夜飞霜染茜容。万子同苞无异质,金房玉隔谩重重。

《初见石榴花》陆游

吴中四月尚馀寒,细雨霏霏怯倚阑。老子真成兴不浅,榴花折得一枝看。

《山店卖石榴取以荐酒》前人

山色苍寒云酿雪,旗亭据榻兴悠哉。曲生正欲相料理,唤取风流措措来。

《咏榴》杨万里

待阙南风欲炷香,东风折并住西堂。石榴已著乾红蕾,却问春归为底忙。


茜罗皱薄剪薰风,已自开花蒂亦同。不肯染时轻著色,却将密绿护深红。

《石榴》前人

深著红蓝染暑裳,琢成纹玳敌秋霜。半含笑里清冰齿,忽绽吟边古锦囊。雾縠作房珠作骨,水晶为粒玉为浆。刘郎不为文园渴,何苦星槎远取将。

《题石榴》范成大

日烘古锦囊,露浥红玛瑙。玉池咽清肥,三彭迹如扫。

《榴花》朱熹

窈窕安榴花,乃是西邻树。坠萼可怜人,风吹落幽户。

《海榴花》方九功

春花落尽海榴开,奇种谁分宝地栽。斜日捲帘深色映,晚风隔座暗香来。披襟更拟频烧烛,把臂何妨数举杯。最爱芳时看不去,繁枝折向月中回。

《十月榴花》刘克庄

炎州气序异,十月榴始华。是谁初植此,石罅抽根斜。
绿阴蔽朝曦,朱艳夺暮霞。始犹一二枝,俄已千百葩。染人不能就,画史无以加。洛阳擅牡丹,久矣埋尘沙。蜀州誇海棠,邈然隔夔巴。安知篱壁间,亦有尤物耶。坐令农圃室,化为金张家。诗人好摹拟,冻蕊并寒槎。斯篇傥令见,无乃讥吾奢。
《榴花》元格
山茶赤黄桃绛白,戎葵米囊不入格。庭中忽见安石榴,叹息花中有真色。生红一撮掌中看,模写虽工更觉难。诗到黄州隔千里,画家辛苦费铅丹。

《从赵敷道觅石榴》前人

仙人囊中五色露,得种昔与蒲桃俱。猩猩染花开五月,已觉秋实悬庭除。张园一酸齿欲裂,君家两株蜜不如。竹马儿童厌梨栗,绿囊聊为剥红珠。

《榴花》元·张弘范

猩血谁教染绛囊,绿云堆里润生香。游蜂错认枝头火,忙驾薰风过短墙。

《赵中丞折枝石榴》马祖常

乘槎使者海西来,移得珊瑚汉苑栽。只待绿阴芳树合,蕊珠如火一时开。

《题石榴》朱德润

雨馀鸣蜩歇,众绿郁阴翳。绡囊蹙红巾,光焰当林丽。映日萼先皱,临风叶如缀。秋深荐红实,颗裂排皓齿。祇应乘槎客,天上得仙味。

《咏石榴花》杨维桢

密幄千重碧,疏巾一拶红。花时随早晚,不必嫁春风。

《榴花》明·高启

日炙态常醺,香生若自焚。夜来端午宴,淡却美人裙。

《宿倪麟所石榴花秋开》陈宪章

老蟾半影秋如水,曙角一声霜满街。白发山人到城府,石榴花下借眠来。

《榴》吴宽

团团复亭亭,园子巧相竞。都下朝千盆,花市此为盛。我独解其缚,高枝遂其性。参差花更繁,绯绿错相映。安石名已蒙,休从谢公姓。

《借榴一首赠方石》李东阳

桃溪老人爱花树,家在万花溪上住。白头重入紫薇垣,官舍今无种花处。买花不识城市途,园中看花非我徒。画图剪綵尽成幻,空有爱花犹故吾。吾家海榴四五株,意欲借之如借书。自言花借不在好,仅取数尺青扶疏。墙根老枝不盈掬,欲借真惭少装束。风披雨浥渐成阴,纵遣无花看亦足。城西官陌无尘埃,呼童把送休迟回。花根岁暮幸勿返,还我诗逋十韵来。

《榴花》前人〈一作陈淳〉

未摘霜前实,先看雨后花。名应出西海,颜岂论东家。

《榴花》魏鹏

红绵拭镜照宫纱,画就双眉八字斜。莲步轻移何处去,阶前笑折石榴花。

《榴花》张新

日向午临疑喷火,雨从晨洗欲流脂。酡颜剩照双眸醉,珠腹还成百子奇。

《石榴》沈周

张骞带得西来种,中秘千珍及万珍。一个臭囊藏不尽,又从身外覆精神。

《题石榴》王谷祥

榴房拆锦囊,珊瑚何齿齿。试展画图看,凭将颂多子。

《石榴》陈淳

蜡蒂团赪玉,文英簇绛绡。秋来结佳果,珍味不须调。

《榴花》王象晋

翠袖参差瑞色新,棱嶒老干拥祥云。无边生意包涵厚,满腹珠玑取次陈。
《西江月》〈咏榴花〉宋·陈师道
叶叶枝枝绿暗,重重密密红滋。芳心应恨赏春迟。不会春工著意。晚照酒生娇面,新妆睡污胭脂。凭将双叶寄相思。与看钗头何似。
《一斛珠》〈赋石榴花〉程垓
夏园初结绿深深,处红千叠。杜鹃过尽芳菲歇,只道无春满意,春犹惬。折来一点如猩血,透明冠子轻盈帖,芳心蹙破情尤切。不管花残,犹自拣双叶。
《三部乐》〈榴花〉杨泽民
浓绿丛中露半坼,芳苞自然奇绝。水亭风槛,正是蕤宾之月。固知道春色无多,但绛英数点,照眼先发,为君的皪,尽是重心千叶。红巾又成半蹙,寻双寄意,向丽人低说。但将一枝插著,翠鬟丝发,映秋波艳。云近睫,知厚意深情更切。赏玩未已看,叶下珍珠还结。
《庆清朝》〈榴花〉王沂孙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年年负却薰风。西邻窈窕,独怜入户飞红。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似裙同。何须拟蜡珠作蒂,湘彩成丛。谁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扫地春空。朱幡护取,如今应误花工。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西风后尚馀数点,还胜春浓。

《凉州令》欧阳修

翠树芳条飐。的的裙腰初染。佳人携手弄芳菲,绿阴红影,共展双纹簟。插花照影窥鸾鉴。只恐芳容减。不堪零落春晚,青苔雨后深红点。一去门閒掩。重来却寻朱槛。离离秋实弄轻霜,娇红脉脉,似见胭脂脸。人非事往眉空敛。谁把佳期赚。芳心只愿长依旧,春风更放明年艳。
《凉州令》〈榴花次欧阳永叔韵〉张大烈
风动柔枝飐,朵朵猩红新染。玉手摘来斜插鬓,翠鬟疑烧赤耀。胭脂簟来,回顾影明金鉴,惊惜娇姿减。那堪阵阵飘飖,妒花风鲜红飞点。翡翠重门掩。燕子哺雏画槛。结来秀实缀芳条,朱英丹绽,如面微酡脸。新子离离胎内敛。恐被多情赚。怎得月令闰朱明,留驻韶华观丽艳。

《贺新郎》苏轼

乳燕飞华屋,悄无人,桐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帘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都尽,伴君幽独。浓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风惊绿。若待得君来至此,向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
《相见欢》〈石榴〉元·刘铉
垂杨影里残红,甚匆匆。只有榴花全,不怨东风。暮雨急晓霞湿,绿玲珑。比似茜裙,初染一般同。

《阮郎归》阙名

深庭邃馆锁清风,榴花芳艳浓。阳光染就欲烧空,谁能窥化工。观物外,喻声中,灵砂别有功。若将一粒比花容,金丹色又红。

《南歌子》阙名

紫陌寻春去,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惟见石榴新蕊,一枝开。冰簟堆云髻,金樽滟玉醅。绿阴青子莫相催,留取红巾千点,照池台。
《卜算子》〈石榴花〉明·王泰际
分得杜鹃红,来作蒲葵友。挑拨相思泪染裙,鹦鹉争佳偶。何恨不能消,长把朱颜皱。生子辛酸风味殊,细缀樱桃口。

石榴部选句

宋谢脁诗:珠榴拆且红。
梁简文帝诗:安榴拆晚红。
陈江总诗:池红照海榴,〈又〉庭榴剖朱实。
唐张说诗:榴开带酒红。
王维诗:夕雨红榴拆。
韩愈诗:味美蔗为浆,〈又〉潜苞绛实坼。
李贺诗:石榴花发满溪津。
白居易诗:醉为海榴开。
元稹诗:海榴红绽锦窠匀。
李洞诗:官亭池碧海榴殷。
韦庄诗:谁家树压红榴拆,〈又〉红榴初绽拂檐低。宋钱惟演诗:蜜房初满若榴红。
宋祁诗:都缘赋色浅,遂不趁春繁。〈又〉不竞灼灼花,只效离离实。〈又〉烟滋黛叶千条困,露裂星房百子均。李迪诗:日烘丽萼红萦火,雨过柔条绿喷烟。
石延年诗:尽日携尊芳树下,何须佳酝得涂林。邵雍诗:久雨榴自罅。
欧阳修诗:晴林紫榴拆。
司马光诗:畏日助殷红,过雨涤浓翠。
刘敞诗:薰风四月浓芳歇,红玉烧枝拂露华。
王安石诗:榴花次第开。
苏轼诗:可怜病石榴,花如破红襟。〈又〉应怜百花尽,绿叶暗红榴。〈又〉石榴有正色,玉树真虚名。〈又〉安石榴花开最迟,绛裙深树出幽扉。
黄鲁直诗:红榴罅玉房。
晁以道诗:映户丹榴故后开。
陆游诗:榴残续续红,〈又〉残榴重结蕊,〈又〉露重榴房初拆罅,〈又〉风拆安榴子满房,〈又〉半吐山榴看著子,新来梁燕见将雏。
谢薖诗:胭脂新染薄罗裳。
戴复古诗:短墙半露石榴红。
元方回诗:榴靥竞红妆。
马祖常诗:园红榴火鍊。
明沈周诗:累累枝上实,满腹饱珠玑。

石榴部纪事

《独异志》:汉张骞奉使大月氐,往返一亿三万里,得蒲萄林,安石榴,植之于中国。
《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安石榴十株。
《祭仪秋尝》:果以梨、枣、柰、安石榴。
《拾遗记》:吴主潘夫人,以姿色见宠。每游,招宣之台志。意幸惬。既尽酣醉,唾于玉壶中。使侍婢泻于台下,得火齐指环,即挂石榴枝上,因其处起台,名曰环榴台。时有谏者云:今吴蜀争雄,还刘之名,将为妖矣。权乃翻其名,曰榴环台。
《邺中记》:石虎苑中有安石榴,子大如碗盏。其味不酸。《花史》:石崇园有石榴,名石崇榴。
《宋书·符瑞志》:晋安帝隆安三年,武陵临沅献安石榴,一蒂六实。
《张畅传》: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托跋焘南侵,太尉江夏王义恭出镇彭、泗。焘至登城南亚父冢,于戏马台立毡屋。遣使求甘蔗、安石榴,畅曰:石榴出自邺下,非彼所乏。
《述异记》:濑乡老子祠,有紫石榴,红缥李,一李二色。《方舆胜览》:合肥浮槎山,俗传自海上浮来。梁武帝女为尼,于此山,建道林寺,寺有榴。花根干伟茂,即帝女手植。
《洛阳伽蓝记》:白马寺浮图前,柰林、蒲萄异于馀处。枝叶繁衍,子实甚大。柰林实重七斤。蒲萄实伟于枣味,并殊美,冠于中京。帝至,熟时常诣取之。或复赐宫人,宫人得之,转饷亲戚,以为奇味。得者不敢辄食,乃历数家。京师语曰:白马甜榴,一实直牛。
《北齐书·魏收传》:收除太子少傅。安德王延宗纳赵郡李祖收女为妃,后帝幸李宅宴,而妃母宋氏荐二石榴于帝前。问诸人莫知其意,帝投之。收曰:石榴房中多子,王新婚,妃母欲子孙众多。帝大喜,诏收卿还将来,仍赐收美锦二疋。
《澄怀录》:郭文在山间有石榴、杨梅等花,为樵牧所伤。殆甚。文卖簪沽酒,以浇花树,人问之,曰:为二子洗疮止痛。
《全唐诗话》:孔绍安大业,末为监察御史。高祖为隋讨贼,河东绍安监其军,深见接遇。高祖受禅,绍安自洛阳间行,来奔。高祖大悦,拜内史舍人。时夏侯端亦尝为御史,先来归授秘书监,绍安因侍宴,咏石榴有祇,为来时晚开,花不见春之句。
洪氏杂俎温汤七圣殿,绕殿石榴,皆太真所植。《酉阳杂俎》:衡山祝融峰,下法华寺,有石榴花,春秋皆发。
《北户录》郑虔云:石榴堪作胭脂。睿宗女代国公主常为之,弃其实于禁中,丛生成林。
《剧谈录》:武宗朝术士金陵,许元长善变幻。武宗谓之曰:先朝明崇俨,取罗浮山甘子,万里往来,止于旬日。东都当进石榴,时已熟矣。卿今日当致十颗。元长奉诏而出。及旦寝殿,始开金盘,贮石榴致于御榻。俄有使奉进,亦以所失之数。上闻灵验,变通皆如此类。《记事珠》:李汉碎胡玛瑙,盘盛送王莒。曰安石榴。莒见之不疑,既食乃觉。
《苏东坡集·回先生过湖州》:东林沈氏,饮醉,以石榴皮书其东老庵之壁,云:西邻已富忧不足,东老虽贫乐有馀。白酒酿来因好客,黄金散尽为收书。坡闻而次其韵,凄凉雨露。三年后,髣髴尘埃,数字馀,至用榴皮缘底,事中书君,岂不中书。
《杨湜词话》:苏子瞻守钱塘,有官妓秀兰,天性黠慧,善于应对。一日湖中有宴,会群伎毕集,惟秀兰不至。督之良久,方来。问其故,对以沐浴,倦睡。忽闻叩户甚急,起而问之,乃乐营将催督也。谨以实告子瞻,已恕之。坐中一倅,怒其晚至,诘之不已。时榴花盛开,秀兰折一枝藉手,告倅,倅愈怒。子瞻因作《贺新凉歌》以送酒倅,怒顿止。词曰:乳燕飞华屋,悄无人庭阴转午。晚凉新浴,手弄生绡白团扇,扇手一时似玉。渐困倚孤眠,清熟门外,谁来推绣户。枉教人梦断瑶台曲,又却是风敲竹。石榴半吐红巾蹙。待浮花浪蕊俱,尽伴君幽独。浓艳一枝细看取,芳心千重似束。又恐被西风惊绿,若待得君来,向此花前对酒,不忍触,共粉泪两簌簌。子瞻之词,皆纪前事,取其沐浴新凉,故曲名贺新凉也。
《海录碎事》:邵武郡庭有石榴一株,士人视所实之数,以为登科之信。熙宁庚戌,岁有双实于木,末者又有附枝而双实者。是岁,叶祖洽、上官均名在一二,何与京兄弟同榜。祖洽有诗曰:已分桂叶争云路,不负榴花结露枝。盖谓此也。
《后山谈丛》:广济衙门之上,有石榴木,相传久矣。元丰末枯死,既而军废为县。元祐初,复生,而军复。
《宋史·五行志》:绍兴间,汉阳军有插榴枝于石罅,香茂成阴,岁有花实者。初,郡狱有诬服孝妇杀姑,不能自明,属行刑插髻上华于石隙,曰:生则可以验吾冤。行刑者如其言,后果生。
《桯史》:秦桧在相位,都堂左揆閤,前有榴。每著实,桧嘿数焉,忽亡其二,不之问,一日将排马,忽顾谓左右取斧伐树。有亲吏在旁,仓卒对曰:实甚佳,去之可惜。桧反顾曰:汝盗吾榴,吏叩头服。
《方舆胜览》:崖州妇人,以安石榴花著釜中,经旬即成酒,其味香美。

石榴部杂录

《种树书》:木犀接石榴,开花必红。
《物类相感志》:石榴树,以麻饼水浇,则花多。
《王直方诗话》:王荆公作内相,翰苑有石榴一,丛枝叶繁茂,只发一花。时荆公有诗云:万绿丛中红一点。动人春色不须多。予每以不见全篇为恨,遁斋閒览,以为唐人诗,非也。
《花经》:五品,五命石榴。
《瓶花谱》:四品,六命各色,千叶榴。
《瓶史》:浴榴,宜艳色婢。
石榴以紫薇,大红。千业,木槿为婢。
《瓶史》:月表五月花,盟主石榴花,使令火石榴。
《花历》:五月榴花照眼。
居家宜忌病,目者以红绢,盛榴花拭目,弃之。谓代其病。
《志雅堂杂抄》:凡碾工描玉,用石榴皮汁,则见水不脱。

石榴部外编

《酉阳杂俎》:唐天宝中,处士崔元徽,洛东有宅,耽道饵朮及茯苓三十载,因药尽,领僮仆辈入嵩山采芝。一年方回。宅中无人,蒿莱满院。时春季,夜间风清月朗,不睡,独处一院。家人无故辄不到。三更后,有一青衣云:君在院中也。今欲与一两女伴过。至上东门表姨处,暂借此歇,可乎。元徽许之。须臾,乃有十馀人,青衣引入。有绿裳者,前曰:某姓杨,指一人曰李氏。又一人曰陶氏,又指一绯衣小女曰:姓石名阿措。各有侍女辈。元徽相见毕,乃坐于月下,问行出之由,对曰欲到封十八姨数日云。欲来相见不得,今夕众往看之。坐未定,门外报封家姨来也。坐皆惊喜,出迎。杨氏云:主人甚贤,只此从容不恶,诸亦未胜于此也。元徽又出见封氏,言词泠泠,有林下风气,遂揖入坐,色皆殊绝。满座芳香,馥馥袭人。诸人命酒,各歌以送之。元徽志其二焉,有红裳人,与白衣送酒,歌曰:皎洁玉颜胜白雪,况乃当年对芳月。沈唫不敢怨春风,自叹容华暗消歇。又白衣人送酒歌曰:绛衣披拂露盈盈,淡染胭脂一朵轻。自恨红颜留不住,莫怨春风道薄情。至十八姨持盏,性颇轻佻,翻酒污阿措衣,阿措作色曰:诸人即奉求余,不复畏耳,拂衣而起。十八姨曰:小女弄酒。皆起,至门外别。十八姨南去,诸人西入苑中而别。元徽亦不之异。明夜又来,云:欲往十八姨处。阿措怒曰:何用更去封妪舍。有事只求处士,不知可乎。阿措又言曰:诸侣皆住苑中,每岁多被恶风所挠。居止不安,常求十八姨相庇。昨阿措不能依,回应难取力。处士倘不阻,见庇亦有微报耳。元徽曰:某有何力,得及诸女。阿措曰:但处士每岁,岁日与作一朱幡,上图日月五星之文,于苑东立之,则免难矣。今岁已过,但请至此月二十一日,平旦微有东风,即立之,庶乎免患也。元徽许之。乃齐声谢曰:不敢忘德,拜而去。元徽于月中,随而送之。踰苑墙乃入苑中,各失所在。依其言,至此日立幡,是日东风振地,自洛南折树飞沙,而苑中繁花不动。元徽乃悟。诸女曰姓杨、李、陶及衣服颜色之异,皆众花之精也。绯衣名阿措,即安石榴也。封十八姨,乃风神也。后数夜,杨氏辈复至,愧谢各裹。桃李花数斗,劝崔生服之,可延年却老,愿长如此住,卫护某等,亦可致长生。至元和初,元徽犹在,可称年三十许人。
《方舆胜览》:闽县东山有榴花洞,唐永泰中,樵者蓝超,遇白鹿,逐之。渡水入石门。始极窄,忽豁然,有鸡犬人家。主翁谓曰:吾避秦人也,留卿可乎。超曰:欲与亲旧诀。乃来与榴花一枝而出,恍然若梦中,再往竟不知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