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阳桃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一卷目录

 橄榄部汇考
  橄榄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橄榄〉
  贾思协齐民要术〈橄榄〉
  段公路北户录〈橄榄子〉
  段成式酉阳杂俎〈橄榄〉
  郭橐驼种树书〈取橄榄法〉
  邻几杂志〈取橄榄法〉
  顾𡵚海槎馀录〈青乌橄榄〉
  本草纲目〈橄榄〉
  高濂遵生八笺〈橄榄汤 橄榄丸〉
 橄榄部艺文一
  与冯祖仁尺牍       宋苏轼
  跋胡文靖公晋臣橄榄诗真迹 魏了翁
 橄榄部艺文二〈诗〉
  橄榄          宋王禹偁
  玉汝遗橄榄        梅尧臣
  橄榄           欧阳修
  橄榄            刘攽
  橄榄            苏轼
  咏橄榄          元郝经
  橄榄            前人
  尝新橄榄         洪希文
  谢送橄榄        明马德澄
 橄榄部选句
 橄榄部纪事
 橄榄部杂录
 蘋婆部汇考
  郭橐驼种树书〈贫婆〉
  王世懋果疏〈蘋婆〉
  王象晋群芳谱〈蘋果〉
 蘋婆部艺文〈诗〉
  蘋婆果         明曾棨
 蘋婆部杂录
 阳桃部汇考
  阳桃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五敛子〉
  顾𡵚海槎馀录〈阳桃〉
  本草纲目〈五敛子〉
 枳椇部汇考
  枳椇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礼记〈曲礼 内则〉
  崔豹古今注〈枳椇子〉
  贾思协齐民要术〈枳柜〉
  毛诗陆疏广要〈南山有枸〉
  本草纲目〈枳椇〉
 枳椇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一卷

橄榄部汇考

释名

橄榄〈开宝〉    青果〈梅圣俞集〉
格览〈陵川诗注〉  忠果〈记事珠〉
谏果〈农书〉

橄榄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橄榄》

橄榄树身耸枝,皆高数丈。其子深秋方熟,味虽苦涩,咀之芬馥,胜含鸡舌香。吴岁贡,以赐近侍。本朝自泰康后,亦如之。

《贾思协·齐民要术》《橄榄》

《广志》曰:橄榄大如鸡子,交州以饮酒。
《南方草物状》曰:橄榄子大如枣,或大如鸡子。二月华,色仍连著实。八月九月熟。生食味酢,蜜藏仍甜。《临海异物志》曰:馀甘子如梭形,入口苦涩。后饮水,更甘。大如梅,实核两头锐。东岳呼馀甘、柯榄,同一果耳。《南越志》曰:博罗县有合成树十围,去地二丈,分为三衢。东向一衢,木叶似楝子,如橄榄而硬削。去皮,南人以为糁。南向一衢橄榄,西向一衢三杖。三杖树名,岭北之物也。

《段公路·北户录》《橄榄子》

八九月熟,其大如枣。《广志》云:有大如鸡子者。有野生者,高不可梯。但刻其根,方数寸许,入盐于中,子皆落矣。今高凉有银坑,橄榄子细长,味美于诸郡产者。其价亦贵。陈藏器云:其木主鱼毒。此木作楫,著水,鱼皆浮出。

《段成式·酉阳杂俎》《橄榄》

橄榄子独根树,东向枝曰木威,南向枝曰橄榄。

《郭橐驼·种树书》《取橄榄法》

橄榄将熟,以竹钉钉之,其实尽落。

《邻几杂志》《取橄榄法》

橄榄木并花,如樗。将采其实,剥其皮,以姜汁涂之,则尽落。

《顾𡵚海·槎馀录》《青乌橄榄》


青橄榄无仁,乌橄榄有仁。外肉取来,杵碎乾,放则自有霜堆起,如白盐。名曰榄酱。二种俱野生,当四五月盛时,市人尽力取回,用支一年。不似吾江南之甚珍贵也。
《本草纲目》《橄榄释名》
李时珍曰:橄榄名义未详。此果虽熟,其色亦青,故俗呼青果。其有色黄者,不堪,病物也。王祯云:其味苦涩,久之方回甘味。王元之作诗,比之忠言逆耳,世乱乃思之故。人名为谏果。
集解

马志曰:橄榄生岭南,树似木槵子。树而高端,直可爱。结子形如生诃子,无棱瓣。八月九月采之,又有一种波斯橄榄,生邕州,色类相似。但核作两瓣,蜜渍食之。孟诜曰:其树大数围,实长寸许。先生者,向下后生者。渐高熟时,生食,味酢。蜜渍极甜。
李珣曰:按《南州异物志》云:闽广诸郡,及缘海浦屿间,皆有之。树高丈馀,叶似榉柳。二月开花,八月成实,状如长枣。两头尖,青色。核亦两头尖,而有棱核。内有三窍窍,中有仁,可食。
苏颂曰:按刘恂《岭表录异》云:橄榄树枝皆高耸,其子深秋方熟。南人重之,生咀嚼之,味虽苦涩,而芬香胜于含鸡舌香也。有野生者,子繁而树峻,不可梯缘。但刻根下方寸许,纳盐入内,一夕,子皆自落。木亦无损。其枝节间,脂膏如桃胶,南人采取,和皮叶煎汁,熬如黑饧,谓之榄糖。用泥船隙,牢如胶漆,著水益乾也。李时珍曰:橄榄树高,将熟时,以木钉钉之,或纳盐少许于皮内,其实一夕自落,亦物理之妙也。其子生食甚佳,蜜渍盐藏皆可。致远其木脂,状如黑胶者,土人采取爇之,清烈。谓之榄香。杂以牛皮胶者,即不佳矣。又有绿榄色,绿乌榄色,青黑肉烂而甘。取肉搥碎乾放,自有霜如白盐。谓之榄酱青。榄核内仁乾小,惟乌榄仁最肥大,有文层,叠如海螵。蛸状而味甘美,谓之榄仁。又有一种方榄,出广西两江峒中,似橄榄,而有三角或四角,即是波斯橄榄之类也。
实气味

酸甘温无毒。
寇宗奭曰:味涩,良久乃甘。
朱震亨曰:味涩而甘,醉饱宜之。然性热,多食能致上壅。
李时珍曰:橄榄,盐过则不苦。涩同栗子,食甚香。按《延寿书》云:凡食橄榄,必去两头,其性热也。过白露摘食,庶不病痁。
实主治

开宝曰:生食煮饮,并消酒毒,解鯸鲐鱼毒。
寇宗奭曰:嚼汁咽之,治鱼鲠。
苏颂曰:生啖煮汁,能解诸毒。
大明曰:开胃,下气,止泻。
李时珍曰:生津液,止烦渴,治咽喉痛。咀嚼咽汁,能解一切鱼鳖毒。
实发明

马志曰:鯸鲐鱼,即河豚也。人误食其肝及子,必迷闷至死。惟橄榄,及木煮汁能解之。其木作舟楫,拨著鱼皆浮出。故知物有相畏如此者。
李时珍曰:按《名医录》云:吴江一富人食,鳜鱼被鲠,横在胸中,不上不下,痛声动邻里。半月馀几死。忽遇渔人张九,令取橄榄与食。时无此果,以核研末,急流水调服,骨遂下而愈。问张九云:我父老相传,橄榄木作取鱼棹,篦鱼触著即浮出。所以知鱼畏橄榄也。今人煮河豚、团鱼,皆用橄榄能治一切鱼鳖之毒也。
榄仁气味

甘平无毒。
榄仁主治

开宝曰:唇吻燥痛,研烂傅之。
核气味

甘涩温无毒。
核主治

李时珍曰:磨汁服,治诸鱼骨鲠,及食鲙。成积又治小儿痘疮,倒黡烧研,服之治下血。
附方

初生胎毒,小儿落地时,用橄榄一个,烧研朱砂末五分,和匀嚼。生脂麻一口,吐唾和药,绢包如枣核大。安儿口中,待咂一个时,顷方可与乳。此药取下,肠胃秽毒,令儿少疾。及出痘,稀少也。〈集效方〉
唇裂生疮,橄榄炒研猪脂,和涂之。
牙齿风疳,脓血,有虫,用橄榄烧研,入麝香少许,贴之。〈圣惠方〉
下部疳疮,橄榄烧,存性研末,油调敷之。或加孩儿茶,等分。〈乾坤生意〉
肠风下血,橄榄核灯上烧,存性研末,每服二钱,陈米饮调下。〈直指方〉
阴肾、㿗肿、橄榄、荔枝核,山楂核等分烧,存性研末,每服二钱,空心茴香汤调下。
耳足冻疮,橄榄核烧研,油调涂之。〈乾坤生意〉

《高濂·遵生八笺》《橄榄汤》

止渴生津。百药煎一两,白芷一钱,檀香五钱,甘草炙五钱,右件捣为细末,沸汤点服。

《橄榄丸》

百药煎五钱,乌梅八钱,木瓜、乾葛各一钱。檀香五分,甘草末五钱,甘草膏为丸,晒乾用。

橄榄部艺文一

《与冯祖仁尺牍》宋·苏轼

某启辱手,教承晚来,起居佳胜,惠示珠榄,顷所未见。非独下视沙糖矣。想当一笑,匆匆不宣。

《跋胡文靖公晋臣橄榄诗真迹》魏了翁

无味之味,至味也。乃五行之太极也。咸苦酸辛甘,则五行之所作也。皆五味之一也。然其间所谓甘者,在天为湿,在地为土,在色为黄,在音为宫。则甘于四者,犹得为味之中也。故荼不如荠也,菫不如饴也。毒药不如嘉谷也,苦节不如甘节也。龙逄比干,不如咎夔稷契也。然则橄榄之以苦,见取何也。谓其变之正者也。崔嵬谏臣,心忧主无一伪。世固有持是,而不见录者多矣。三复是诗,而有感焉。

橄榄部艺文二〈诗〉《橄榄》宋·王禹偁

江东多果实,橄榄称珍奇。北人将荐酒,食之先颦眉。皮肉苦且涩,历口复弃遗。良久有回味,始觉甘如饴。我今何所喻,喻彼忠臣辞。直道逆君耳,斥逐投天涯。世乱思其言,噬脐焉能追。寄语采诗者,无轻橄榄诗。

《玉汝遗橄榄》梅尧臣

南国青青果,涉冬知始摘。虽咀涩难任,竟当甘莫敌。来从万里外,或以苦口掷。所投同木瓜,欲报无琼璧。

《橄榄》欧阳修

五行居四时,维火盛南讹。炎焦凌木气,橄榄得之多。酸苦不相入,初争久方和。霜苞入中州,万里来江波。幸登君子席,得与众果罗。中州众果佳,珠圆玉光瑳。愧兹微陋质,以远不见诃。饧饴儿女甜,遗味久则那。良药不甘口,厥功见沈痾。忠言初厌之,事至悔若何。世已无采诗,诗成为君哦。

《橄榄》刘攽

南珍富奇异,畴昔颇穷揽。夷荒无书传,从古陋铅椠。包封走中土,天序异离坎。有香已变衰,有色多黯谫。今君此堂上,珍物惟橄榄。青肤镂琼莹,翠颗森菡萏。苦为幽人贞,久见君子淡。甘怀彼包羞,日新此刚敢。清泉荐芳茗,臭味独潜感。澡雪清烦酲,涤除莹元览。灵均采时菊,西伯嗜昌歜。庙鼎实调梅,壮士仍尝胆。由来超俗好,诸绝不言惨。殷勤谢凡口,薤白空三啖。

《橄榄》苏轼

纷纷青子落红盐,正味森森苦且严。待得微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

《咏橄榄》元·郝经

南果足韵胜,北人罕为奇。银盘献青子,爱玩惊见之。莲房饱出蛹,枣滑生下枝。翠粉苔新,清烈凝松脂。齿牙喷艰涩,苦硬不可持。气韵久始来,灵根瀹天池。洒然凌清飙,甘露濡仙芝。有如宿瘤妻,苦节真可期。亦如相韩休,朕瘠天下肥。危辞遽逆耳,终自为良规。先难阻欲速,后得卒莫违。默默心语口,此乐夫谁知。始觉众果俗,橘奴复梨儿。海岭瘴天黑,异味翻荼饴。雨露存天性,飓雾不可滋。岛屿出乳泉,造化亦若兹。元气舌本甜,酸苦归涕洟。本来甘受和,众味相假移。居然复其源,伪妄焉能欺。何当谢世网,兀坐忘奔追。深山石室空,煮石疗调饥。破鼎煮春芽,嚼此吟湘累。翛然沃肺腑,看山坐支颐。物表有真味,载歌采薇诗。

《橄榄》前人

半青来子味难誇,宜著山僧点蜡茶。若是党家金帐底,只将金橘送流霞。

《尝新橄榄》洪希文

橄榄如佳士,外圆内实刚。为味苦且涩,其气清以芳。侑酒解酒毒,投茶助茶香。得盐即回味,消食尤奇方。宫商舌底发,星宿胸中藏。虽云白露降,气味更老苍。山林假岁月,颜色饶风霜。以兹调众口,谁敢轻颉颃。作此橄榄诗,远继葑菲章。大器当晚成,斯言君勿忘。

《谢送橄榄》明·马德澄

美人抱瑟自姑苏,佳果盈笼赠客需。味淡冰桃清较胜,色侔玉枣脆偏逾。入唇香嫩含鸡舌,启齿甘回吐凤酥。更为高歌声沸耳,相从啜茗启醍醐。

橄榄部选句

晋左思《吴都赋》:龙眼、橄榄、棎榴,禦霜结根,比景之阴,列挺衡山之阳。
唐白居易诗:浆酸橄榄新。
宋王禹偁诗:果酸尝橄榄,花好摘蔷薇。
欧阳修诗:初食如橄榄,真味久愈在。
孙觌诗:红盐著树落青子。
陈与义诗:莫嫌啖蔗佳景远,橄榄甜苦亦相并。范成大诗:乌榄鸡槟尝老酒,酥花芋叶试新灯。元耶律楚材诗:亲尝巴榄宁论价,自酿葡萄不纳官。〈又〉花开巴榄芙蕖淡,酒泛葡萄琥珀浓。
黄溍诗:谁云入道苦,馀味需橄榄。

橄榄部纪事

《三辅黄图》:扶荔宫在上林苑中,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起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木。龙眼、荔枝、槟榔、橄榄、千岁子、甘橘皆百馀本。
《广志》:橄榄大如鸡子,交州以饮酒。
《归叟诗话》:记得小说南人誇橄榄,于河东人云:此有回味。东人云:不若我枣,比得你回味,我已甜久矣。《齐东野语》:涪翁在戎州,日过蔡次律家,小轩外植馀甘子,乞名于翁。因名之曰味谏轩。其后,王宣子予以橄榄送翁,翁赋云:方怀味谏轩中果,忽见金盘橄榄来。想与馀甘有瓜葛,苦中真味晚方回。然则二物,可名之为谏果也。
《闽部疏》:橄榄在芋原上八十里间沿麓。树之苍郁可爱。

橄榄部杂录

《鼠璞》:东坡橄榄诗云:待得微甘回齿颊,已输崖蜜十分甜。注引杜诗崖蜜松花落《本草》崖蜜蜂,黑色。作房于岩崖高峻处。然坡诗与橄榄对说,非真蜜也。鬼谷子曰:崖蜜,樱桃也。他无经见。予读《南海志》崖蜜子,小而黄,壳薄,味甘,增城惠阳山间有之。虽不知与樱桃为一物与否,要其类也。注坡诗者,引小说橄榄与枣争枣,曰待尔回味,我已甜。特坡公换崖蜜作对耳。山谷咏橄榄云:想共馀甘有瓜葛,苦中真味晚方回。坡公取其味相反,山谷取其味相投。李义山蜂诗:红壁寂寥崖蜜尽此但作蜜用,非是。
《学斋呫哔》:东坡橄榄诗云:纷纷青子落红盐。盖凡果之生也,必青。其熟也必变色。如梅杏半傅黄朱,果烂枝繁是也。惟有橄榄,虽熟亦青,故谓之青子,不可他用也。
《闻见后录》:蜀无橄榄,或云司马相如,狗监所诵等赋,喻蜀父老文封禅书。王褒中和乐,职宣布诗,圣主得贤臣,颂扬雄剧。秦美新篇,辞皆烂美,足以取悦当代。张九龄策安禄山,姜公辅论朱泚,危言可验,辄弃之不采。相如辈蜀人。九龄公辅岭海之士,以草木臭味,譬之如橄榄,不生于蜀,生于岭海也。亦犹唐李直方,以贡士第果实,一绿李,二粉梨,三樱桃,四柑子,五蒲桃,或荐荔枝。曰寄举之首也。盖始于范,晔以诸香品。时辈侯朱虚著《百官》《本草》,皆戏言之善者耳。然近日蜀中种橄榄,辄生。予山园自有数章。
《物类相感志》:栗子与橄榄同食,作梅花香。
橄榄与盐同食,则无苦味。

蘋婆部汇考〈按本草不载蘋婆而释柰云一名蘋婆盖与柰一类二种也〉

图阙

《郭橐驼·种树书》

《贫婆》

贫婆树,冬花夏子。

《王世懋·果疏》《蘋婆》

花红一名林檎,北土之蘋婆,即此种之变也。吾地素无,近亦有移植之者。载北土以来,亦能花、能果。形味俱减,然犹是奇物。

《王象晋·群芳谱》《蘋果》

蘋果出北地,燕赵者尤佳。接用林檎体,树身耸直,叶青似林檎而大,果如梨而圆滑。生青熟,则半红半白,或全红,光洁可爱玩。香闻数步,味甘松。未熟者,食如棉絮,过熟又沙烂不堪食。惟八九分熟者最美。收藏取略熟者,收冰窖中,至夏月,味尤甘美。秋月切片晒乾,过岁食亦佳。

蘋婆部艺文〈诗〉《蘋婆果》明·曾棨

异果曾因释老知,喜看嘉实出京师。芳腴绝胜仙林杏,甘脆全过大谷梨。炎帝遗书惭未录,长卿多病独相宜。由来南土无人识,那得灵根此处移。

蘋婆部杂录

《采兰杂志》:燕地有蘋婆,味虽平淡,夜置枕边,微有香气。即《佛书》所谓蘋婆,华言相思也。昔袁上芳时,以此致张子。由此观之,则当时未必不以为相思也。《瓶史》:海棠以蘋婆、林檎、丁香为婢。
林檎、蘋婆姿媚可人,潘生之解愁也。

阳桃部汇考

释名

阳桃〈纲目〉    五敛子〈纲目〉
五棱子〈桂海志〉  三廉子〈异物志〉

阳桃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五敛子》

五敛子,大如木瓜,黄色。皮肉脆,味极酸。上有五棱,如刻出南人。呼棱为敛,故以为名。以蜜渍之,甘酢而美,出南海。

《顾𡵚海·槎馀录》《阳桃》


土果曰阳桃,大如拳,绿色明润。五棱并起剑脊中,核如花红,子味带酸,宜于酒后,咀嚼之俗,多用晒乾,作添案果用。
《本草纲目》《五敛子释名》
李时珍曰:按《嵇含·草木状》云:南人呼棱为敛,故以为名。
集解

李时珍曰:五敛子,出岭南及闽中。闽人呼为阳桃。其大如拳,其色青黄,润绿。形甚脆异,状如田家碌碡。上有五棱,如刻木作剑脊形。皮肉脆,其味初酸,久甘。其核如柰,五月熟,一树可得数石。十月再熟,以蜜渍之,甘酢而美。俗亦晒乾,以充果食。又有三廉子,盖亦此类也。陈祈畅《异物志》云:三廉出熙安诸郡,南人呼棱为廉,虽名三廉,或有五六棱者,食之多汁,味甘。且酸,尤宜与众果参食。
实气味

酸甘涩平,无毒。
实主治

李时珍曰:风热,生津,止渴。

枳椇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椇〈礼记〉
枳椇〈古今注〉   树蜜〈古今注〉
木饧〈古今注〉   白石〈古今注〉
木石〈古今注〉   枅栱〈纲目〉鸡橘〈纲目〉    蜜屈律〈广记〉
木珊瑚〈广志〉   金钩木〈地志〉
交加枝〈炮炙论〉  结留子〈纲目〉

枳椇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南山有枸。
〈传〉枸枳枸,〈大全〉《本草》曰:木蜜生南方,枝叶皆可啖,亦可煎食,如饴。其子一名枳枸,味如蜜。以木作屋,则屋中酒味薄。朱子曰:枳枸子,建阳谓之背洪子。俗谓之癞汉指头,吾乡呼为兼穹。味甘而解酒毒。人家左右前后,有此木,则酝酒不成。

《礼记》《曲礼》

妇人之挚,椇榛、脯脩、枣栗。
〈注〉椇枳也有实。今邳郯之东,食之。〈疏〉即今之白石李也。形如珊瑚,味甜美。

《内则》

芝栭菱椇。
〈注〉椇形似珊瑚,味美。一名白石李,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崔豹·古今注》《枳椇子》

枳椇子,一名树蜜,一名木饧。实形拳曲,核在实外。味甜美,如饧蜜。一名白石,一名木枳椇。

《贾思协·齐民要术》《枳柜》

《广志》曰:枳柜,叶似蒲柳,子似珊瑚,其味如蜜。十月熟。树乾者美,出南方邳郯,枳柜大如指。

《毛诗·陆疏广要》

《小雅》南山有枸。枸树山木,其状如栌。一名枸骨,高大如白杨。所在山中皆有。理白可为函板,枝柯不直,子著枝端,大如指,长数寸,啖之甘美如饴。八九月熟,江南特美。今官园种之,谓之木蜜。古语云:枳枸来巢。言其味甘,故飞鸟慕而巢之。本从南方来,能令酒味薄,若以为屋柱,则一屋之酒皆薄。
宋玉赋曰:枳枸来巢,谓枸木多枝而曲,所以来巢也。《本草》:枳椇,一名木蜜。以木为屋,屋中酒则味薄。注云: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误有一片落在酒瓮中,其酒化为水味。《唐本注》云:其树径尺,木名白石,叶如桑柘,其子作房,如珊瑚,核在其端。《埤雅》云:椇木高大似白杨子,依房生。著枝端,大如指,长数寸,啖之甘,味如饴。今俗谓之枅栱。《古今注》:一名树蜜,一名木饧。实形卷曲,核在实外。一名白石、白实,木石、木实。《尔雅》:翼古者,人君燕食所加,庶羞。凡三十一物椇,其一也。又妇人之贽,椇榛、枣栗、荆楚之俗,亦盐藏,荷裹以为冬储。今不以为重,贱者食之。而已明堂位四代之俎。商以椇盖俎足,横木为曲桡之形,如枳椇之枝也。今人谓之枅枸,又谓之蜜曲,录荀子。枸木必待檃括。烝矫然后直。《广志》云:叶似蒲柳子,十一月熟。树乾者益美。或云:果名一云白石李。《通志》:枳椇,蜀人谓之枸。《诗缉》云:疏引宋玉赋枳椇来巢以證毛说。然风赋字作枳句。李善注云:橘踰淮为枳句,曲也。句音沟,非毛义也。
《本草纲目》《枳椇释名》
李时珍曰:枳椇,《徐锴注说》文作,又作枳枸。皆屈
曲不伸之意。此树多枝而曲,其子亦卷曲,故以名之。曰蜜曰饧,因其味也。曰珊瑚、曰鸡距、曰鸡爪,象其形也。曰交加、曰枅栱,言其实之纽屈也。枅栱、枋梁之名,按《雷公炮炙序》云:弊箄淡卤,如酒沾交。注云:交加枝,即蜜也。又诗话云:子生枝端,横折岐出,状若枅栱,故土人谓之枅栱也。珍谓枅栱,及俗称鸡距,蜀人之称桔枸、棘枸,滇人之称鸡橘子,巴人之称金钩,广人之称结留子,散见书记者,皆枳椇、鸡距之字。方音转异尔。俗又讹鸡爪为曹公爪,或谓之梨枣树,或谓之癞汉指头。崔豹《古今注》一名树蜜,一名木蜜,皆一物也。
集解

苏恭曰:枳椇子,其树径尺,木名白石,叶如桑柘,其子作房,似珊瑚。核在其端,人皆食之。
苏颂曰:此《诗·小雅》所谓南山有枸。陆玑疏义云:树,高大如白杨。所在皆有,枝柯不直。子著枝端,啖之甘美如饴,八九月熟。江南特美之,谓之木蜜,能败酒味。若以其木为柱,则屋中之酒皆薄也。
孟诜曰:昔有南人修舍,用此木。误落一片入酒瓮中,酒化为水也。
陈藏器曰:木蜜树,生南方。人呼白石木。枝叶俱甜,嫩叶可生啖,味如蜜。老枝细破,煎汁成蜜,倍甜止渴,解烦也。
李时珍曰:枳椇,木高三四丈,叶圆大如桑柘,夏月开花,枝头结实,如鸡爪形。长寸许,纽曲开作二三岐,俨若鸡之足。距嫩时,青色,经霜乃黄。嚼之味甘,如蜜。每开岐尽处,结一二小子,状如蔓荆子,内有扁核,赤色,如酸枣仁形。飞鸟喜巢其上,故宋玉赋云:枳枸来巢。《曲礼》云:妇人之贽,椇榛脯修,即此也。盐藏荷裹,可以备冬储。
实气味

甘平,无毒。
孟诜曰:多食发蛔虫。
实主治

《唐本草》曰:头风、小腹、拘急。
陈藏器曰:止渴,除烦。去膈,上热,润五脏,利大小便,功用同蜂蜜。枝叶煎膏,亦同。
李时珍曰:止呕逆,解酒毒,辟蛊毒。
发明

宋震亨曰:一男子,年三十馀。因饮酒发热,又兼房劳虚乏,乃服补气血之药,加葛根以解酒毒。微出汗,人反懈怠,热如故。此乃气血虚,不禁葛根之散也。必须鸡距子解其毒,遂于煎药中加,而服之,乃愈。
李时珍曰:枳椇,本草止言木能败酒。而丹溪朱氏治酒病,往往用其实。其功当亦同也。按《苏东坡集》云:眉山揭颖,臣病消渴,日饮水数斗,饭亦倍常。小便频,数服消渴药。逾年,疾日甚。自度必死。予令延蜀医张肱诊之,笑曰:君几误死。乃取麝香当门子,以酒濡湿,作十许丸,用棘枸子煎汤,吞之遂愈。问其故。肱曰:消渴消中,皆脾弱肾败。土不制水,而成疾。今颖臣脾脉极热,而肾气不衰,当由果实酒物过度,积热在脾,所以食多而饮水,水饮既多,溺不得不多,非消非渴也。麝香能制酒,果花木棘枸亦胜酒。屋外有此木,屋内酿酒多不佳。故以此二物为药,以去其酒果之毒也。棘枸实如鸡距,故俗谓之鸡距。亦曰癞汉指头。食之如牛乳,《本草》名枳椇,小儿喜食之。吁古人重格物,若肱盖得此理矣,医云乎哉。
木汁气味

同枳椇。
木皮气味

甘平,无毒。
木皮主治

《唐本草》曰:五痔和五脏。
附方

腋下狐气,用桔枸树凿孔,取汁一二碗,用青木香、东桃、西柳、七姓妇人乳,一处煎。一二沸,就热于五月五日鸡叫时,洗了将水,放在十字路口,速回勿顾,即愈。只是他人先遇者,必带去也。桔枸树,即梨枣树也。〈卫生易简方〉

枳椇部杂录

《尔雅》:翼古者,人君燕食所加,庶羞。凡三十一物,椇其一也。又为妇人之贽,荆楚之俗。亦盐藏荷裹,以为冬储。今不以为重,贱者食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