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郁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八十卷目录

 郁李部汇考
  郁李图
  诗经〈豳风七月 小雅常棣 采薇 裳裳者华〉
  尔雅〈释木〉
  毛诗陆疏广要〈六月食郁及薁 常棣之华〉
  洛阳花木记〈白郁李〉
  花史〈郁李〉
  本草纲目〈郁李〉
  高濂草花谱〈郁李花二种〉
  王象晋群芳谱〈常棣〉
 郁李部艺文一
  郁李花赋        唐陆龟蒙
 郁李部艺文二〈诗〉
  惜郁李花        唐白居易
  刘仲更于唐书局中种郁李 宋梅尧臣
  次韵郁李花         赵抃
 郁李部选句
 郁李部杂录
 桄榔部汇考
  桄榔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桄榔〉
  郭义恭广志〈桄榔〉
  张华博物志〈桄榔〉
  沈莹临海异物志〈桄榔〉
  魏王花木志〈桄榔〉
  段成式酉阳杂俎〈桄榔〉
  段公路北户录〈桄榔炙〉
  刘恂岭表录异〈桄榔〉
  顾𡵚海槎馀录〈桄榔〉
  凌登名榕城随笔〈桄榔〉
  本草纲目〈桄榔子〉
 桄榔部艺文〈诗〉
  题桄榔树        宋杨万里
 桄榔部选句
 桄榔部纪事
 木瓜部汇考
  木瓜图
  诗经〈卫风木瓜〉
  尔雅〈释木〉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木瓜〉
  清供录〈木瓜渴水〉
  本草纲目〈木瓜〉
  高濂遵生八笺〈木瓜汤 法制木瓜〉
  王象晋群芳谱〈木瓜〉
 木瓜部艺文一
  木瓜赋         宋何承天
 木瓜部艺文二〈诗词〉
  木瓜花         唐权德舆
  令狐相公见示题洋州崔侍郎宅双木瓜花顷接侍郎同舍陪宴树下吟玩来什辄成和章 刘禹锡
  看山木瓜花〈二首〉    刘言史
  次韵和王尚书答赠宣城花木瓜十韵 宋梅尧臣
  木瓜           张舜民
  木瓜            前人
  木瓜花           前人
  或遗木瓜有双实者香甚戏作  陆游
  木瓜           范成大
  题赵昌木瓜花        前人
  四安道中所见       元牟巘
  谢送木瓜〈已上诗〉    明丘浚
  蝶恋花〈已上词〉     宋王采
 木瓜部选句
 木瓜部纪事
 木瓜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八十卷

郁李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常〈诗经〉
〈尔雅〉     常棣〈尔雅〉
郁李〈本经〉    爵李〈本经〉
薁李〈诗疏〉    雀梅〈诗经〉
郁李〈别录〉    车下李〈别录〉

郁李图


《诗经》《豳风七月》

六月食郁及薁。
〈传〉郁棣,属薁蘡薁也。〈疏〉郁棣属者,是唐棣之类属也。刘稹毛诗义问,云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正赤食之甜。《本草》云:郁一名雀李;一名车下李;一名棣。生高山川谷,或平田中。五月时实。言一名棣,则与棣相类,故云棣。属薁蘡薁者,亦是郁类而小别耳。晋宫阁名云华林园,中有车下李三百一十四株,薁李一株。车下李即郁,薁李即薁。二者相类,而同时熟,故言郁薁也。〈大全〉《本草》注曰:葡萄即蘡薁,生陇西五原山谷。

《小雅常棣》

常棣之华,鄂不韡韡。
〈传〉常棣,棣也。〈疏〉常棣,棣释木文也。舍人曰:常棣,一名棣。郭璞曰:今关西有棣树,子如樱桃,可食。是也与唐棣异木。故《尔雅》别释鄂犹鄂鄂,华聚而发于外也。〈朱注〉常棣,棣也。子如樱桃,可食。鄂鄂然,外见之貌不犹,岂不也韡韡光明貌。〈大全〉三山李氏曰:何彼秾矣。与论语言:唐棣之华。则《尔雅》所谓栘也。此常棣,与采薇言,维常之华,则尔雅所谓棣也。吕氏曰:今郁李也,花萼相承,甚力。

《采薇》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
〈传〉尔华盛貌,常常棣也。

《裳裳者华》

裳裳者华,其叶湑兮。〈又〉裳裳者华,芸其黄矣。〈又〉裳裳者华,或黄或白。
〈朱注〉裳裳,犹堂堂。董氏曰:古本作常常棣也。湑盛貌,芸黄盛也。

《尔雅》《释木》

常棣棣。
〈注〉今关西有棣树,子如樱桃,可食。〈疏〉舍人曰:常棣一名棣。郭云:今关西有棣树,子如樱桃,可食。《诗·小雅》云:棠棣之华。《陆玑疏》云:许慎曰,白棣树也。如李而小,如樱桃正白。今官园种之,又有赤棣树,亦似白棣。叶如刺榆叶,而微圆。子正赤,如郁李而小,五月始熟。自关西天水,陇西,多有之。

《毛诗·陆疏广要》

《豳风》六月食郁及薁。郁,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色正赤,食之甘。毛诗云:郁棣,属薁蘡薁也。孔疏云:郁,是唐棣之类。刘稹毛诗义问云: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正赤食之,甜与棣相类,故云棣。属薁蘡者,亦是郁类,而小别耳。晋宫阁铭云:华林园中有车下李,三百一十四株。薁李一株。车下李,即郁。薁李,即薁。二者相类,而同时熟,故言郁薁也。《本草图经》云:郁李,木高五六尺,枝条、叶、花皆若李,惟子小。若樱桃赤色,而味甘酸。核随子熟。六月采,根并实,取核中人用。《名物疏》云:薁,一名郁李、一名薁李、一名蘡李、一名燕薁、一名棣、一名爵李、一名车下李。《广雅》谓之蘡舌,与郁俱棣属也。故同得车下李之名。陆玑以唐棣为薁李,非也。而以为实大如李,则得之。《本草图经》谓郁李,子如樱桃,则似说常棣,非郁李也。郁李虽棣属,然非《尔雅》所谓唐棣、常棣也。古之说者,惟不知唐棣为扶栘木,而以为薁。又不知薁别是一种,而以为常棣。故《本草注》《诗缉》诸说俱误。今由陆玑、崔豹、郑樵及本草诸说,参详之,始知其别。如此《魏王花木志》云:燕薁,实如龙眼,黑色。说文谓之蘡薁。《诗疏》一名车鞅藤。《豳诗》六月食薁者,此也。《广志》曰:燕薁似梨,早熟。据此又非郁李,而二说亦相矛盾,殆不足取證。《韩诗》薁字又作蒮,是《尔雅》所谓蒮山韭者,非毛诗之薁。《尔雅》翼云山韭,形性与韭相类,但根白,叶如灯心苗。
按陆疏题列,二物止释一物者,如榛楛、济济止释楛。六月食郁及薁,止释郁之类是也。岂以薁即是唐棣,故存而不论耶。其实常棣与唐棣、与郁、与薁原是四种。毛诗云:郁棣属,则非棣可知。孔氏云:薁郁类,则非郁可知。冯嗣宗辨之甚详,但燕薁蘡舌是草,大概与下文葵相似,恐不应与木类相混。
《小雅》常棣之华。常棣,许慎曰白棣树也。如李而小,子如樱桃,正白。今官园种之,又有赤棣树,亦似白棣,叶如刺榆叶,而微圆。子正赤,如郁李而小。五月始熟。自关西天水、陇西,多有之。
《尔雅》云:常棣棣。郭注:今关西有棣树,子如樱桃,可食。《郑注》郁李也。《埤雅》常棣,如李而小。子如樱桃,正白华萼,上承下覆,甚相亲。尔采薇所谓彼尔。维何维常之华是也。唐棣之华,反而后合。诗以譬权,则此华上承下覆,甚相亲尔者,常而已矣。故曰:常棣也栘从移,棣从。隶言华萼相承,辉荣相隶也。隶仁也移义也。兄弟尚亲,亲亲仁也。故常棣以燕,兄弟传曰:闻常棣之言,为今也。闻常棣之言,为今。则管蔡之所以失道者,以不闻乎此而已故。序曰:闵管蔡之失道,故作常棣焉。《左传》曰:周公吊二叔之不咸,纠合宗族,于成周而作诗曰:常棣秦子。曰作人当如常棣,灼然光发。程子曰:今玉李也,华萼相承,甚力。

《洛阳花木记》《白郁李》

白郁李,千叶,一名玉带。

《花史》《郁李》

郁李,花性喜向暖日和风。浇用清水,以性洁故也。
《本草纲目》《郁李释名》
李时珍曰:郁,《山海经》作栯。馥郁也,花实俱香,故以名之。陆玑诗疏,作薁字,非也。《尔雅》棠棣,即此。或以为唐棣,误矣。唐棣乃扶栘、白杨之类也。
集解

《别录》曰:郁李,生高山川谷,及丘陵上,五六月采根。陶弘景曰:山野处处有之,子熟赤色,亦可啖。
韩保升曰:树高五六尺,叶花及树并似大李。惟子小,若樱桃,甘酸而香,有少涩味也。
掌禹锡曰:按郭璞云,棠棣生山中,子如樱桃,可食。《诗·小雅》云:常棣之华,鄂不韡韡。陆玑注云:白棣,树也。如李而小,正白。今官园种之,一名薁李。又有赤棣树,亦似白棣,叶如刺榆叶,而微圆。子正赤,如郁李而小。五月始熟。关西天水、陇西多有之。
寇宗奭曰:郁李,子如御李。子红熟,堪啖。微涩,亦可蜜煎。陜西甚多。
李时珍曰:其花,粉红色,实如小李。
苏颂曰:今汴洛人家,园圃植一。种枝茎作长条,花极繁密而多,叶者亦谓之郁李,不堪入药。
核仁修治

雷敩曰:先以汤浸,去皮尖。用生蜜浸一宿,漉去,阴乾,研如膏,用之。
核仁气味

酸平无毒。
甄权曰:苦辛。
张元素曰:辛苦,阴中之阳,脾经气分药也。
核仁主治

《本经》曰:大腹水肿,面目四肢浮肿,利小便水道。甄权曰:肠中结气,关格不通。
大明曰:泄五脏,膀胱急痛,宣腰胯冷脓,消宿食,下气。孟诜曰:破癖气,下四肢。水酒服四十九粒,能泻结气。张元素曰:破血润燥。
李杲曰:专治大肠气滞,燥涩不通。
寇宗奭曰:研和龙脑,点赤眼。
核仁发明

李时珍曰:郁李,仁甘苦而润。其性降,故能下气、利水。按《宋史·钱乙传》云:一乳妇因悸而病,既愈,目张不得瞑。乙曰:煮郁李酒饮之使醉,即愈。所以然者,目系内连肝胆,恐则气结,胆横不下。郁李能去结,随酒入胆,结去胆下,则目能瞑矣。此盖得肯綮之妙者也。苏颂曰:必效方疗癖,取车下李仁,汤润去皮,及并仁者,与乾面相拌,捣如饼。若乾,入水少许,作面饼。大小一如病人掌。为二饼,微炙。使黄勿令至熟,空腹食一饼,当快利。如不利,更食一饼。或饮热米汤,以利为度。利不止,以醋饭止之。利后当虚,若病未尽,一二日量力更进一服,以病尽为限,不得食酪及牛马肉等。累试神验,但须量病轻重,以意加减,小儿亦可用。
根气味

酸凉无毒。
根主治

《本经》曰:齿龂、肿龋、齿坚、齿。
《别录》曰:去白虫。
《大明》曰:治风虫、牙痛。浓煎,含漱,治小儿身热,作汤浴之。
甄权曰:宣结气,破积聚。
附方

小儿多热,熟汤研郁李仁,如杏酪。一日服二合。〈姚和众至宝方〉
小儿闭结襁褓,小儿大小便不通,并惊热痰。实欲得溏动者,大黄酒浸炒郁李仁,去皮研,各一钱,滑石末一两,捣和丸黍米。大二岁小儿三丸。量人加减,白汤下。〈钱乙直诀〉
肿满气急不得卧,用郁李仁一,大合捣末,和面作饼,吃入口,即大便通泄气,便愈。〈杨氏产乳方〉
脚气、浮肿、心腹满、大小便不通,气急喘息者,郁李仁十二分,捣烂水研绞汁,薏苡捣如粟大,三合同,煮粥食之。〈韦宙独行方〉
卒心痛刺,郁李仁三七枚,嚼烂,以新汲水或温汤下。须臾痛止。却呷薄荷盐汤。〈姚和众至宝方〉
皮肤血汗,郁李仁去皮,研一钱鹅梨,捣汁调下。〈圣济总录〉

《高濂·草花谱》《郁李花二种》

郁李花,有粉红、雪白二色,俱千叶花甚可观。如纸剪簇成者,子可入药。

《王象晋·群芳谱》《常棣》

常棣花正白,亦或赤花。萼上承下覆,有亲爱之义。故以喻兄弟。周公所为赋,常棣也。

郁李部艺文一《郁李花赋》唐·陆龟蒙

试问山翁,得郁李之春丛。移来砌下,出自山中。长沾涧雨,迥洒岩风。曾不得,次玉堂而展低艳,承画阁而逞微红,虚在芳菲之数,徒干造化之功。弱植欹危,繁梢襞积。一枝上能万其肤萼,一萼中自参其丹白。且桃以夭,而蕣以华。芍药为赠兮,芙蓉可嘉。谁为剪缃绮,碎明霞。凤苞葱茏于水殿,霓襟掩苒于云车。静倚庭槛,徐飘蕊气,落幽闺怨,别之梦写。空谷遗荣之思,初侍东陵圣母。冶态嫣妍,近辞北烛仙人,愁容倭堕,嗟其结莓苔之地。抱林麓之姿,蝶善舞而相掠,莺能言而见欺。香怜坠少,蒂恋飘迟。当杯者不顾,守道者应知。请看嵇康、高士传,莫信长安轻薄儿。

郁李部艺文二〈诗〉《惜郁李花》唐·白居易

树小花鲜妍,香繁条软弱。高低二三尺,重叠千万萼。朝艳蔼霏霏,夕凋纷漠漠。辞枝朱粉细,覆地红绡薄。由来好颜色,常苦易销烁。不见莨荡花,狂风吹不落。

《刘仲更于唐书局中种郁李》宋·梅尧臣

冷局少风景,买花栽作春。前时樱桃过,今日雀李新。搦条红蓓蕾,婀娜含雨匀。旧来蔷薇丛,饶借与近邻。始移棣萼密,不惭车下榛。日暮缀书罢,暂赏举杯踆。

《次韵郁李花》赵抃

花县逢春对晓晖,朱朱白白缀繁枝。梅先菊后何须较,好似人生各有时。

郁李部选句

唐骆宾王诗:棠晚落疏花。
李白诗:棣华傥不接,甘与秋草同。
白居易诗:阴繁棠布叶。
刘禹锡诗:春归常棣华。

郁李部杂录

《笔记》莒公言:诗有常棣之华逸。诗有唐棣之华,世人多误,以常棣为唐棣。于兄弟用之,因唐误常,且常棣,棣也。唐棣,栘也。栘,开而反合者也。此两物不相亲。三柳轩杂识姚氏,残语以常棣为俗。客兄弟之义,不可称俗,今改为和客。
花经七品,三命郁李。
花历三月,棣萼韡韡。

桄榔部汇考

释名

桄榔〈草木状〉   面木〈伽蓝记〉董棕〈卮言〉    铁木〈纲目〉姑榔木〈异物志〉

桄榔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桄榔》

桄榔树似栟榈,实其皮可作绠,得水则柔韧。胡人以此联木为舟。皮中有屑,如面。多者至数斛,食之,与常面无异。木性如竹,紫黑色,有文理。工人解之,以制奕枰,出九真交趾。

《郭义恭·广志》《桄榔》

桄榔,木大者四五围,高五六丈。拱直无旁枝。巅顶生叶数十,似棕叶。其木肌坚。斫入数寸,得粉赤黄色,可食。

《张华·博物志》《桄榔》

蜀中有树名桄榔。皮里出屑,如面。用作面食。谓之桄榔面。

《沈莹·临海异物志》《桄榔》

桄榔生牂牱山谷。外皮有毛,似栟榈。而散生作绠,渍之不腐。其木刚,作鋘锄,利如铁。中石更利,唯中蕉根,乃致败耳。皮中有似捣稻米粉,又似麦面,中作面裹,饼饵甚美。

《魏王·花木志》《桄榔》

桄榔出兴古国者,树高七八丈。其大者,一树出面百斛。交趾又有树,其皮有光。屑取之乾,捣以水淋之,如面,可作饼饵。

《段成式·酉阳杂俎》《桄榔》

桄榔树,古南海县有桄榔树,峰头生叶,有面。大者出面百斛,以牛乳,啖之甚美。

《段公路·北户录》《桄榔炙》

桄榔茎叶,与波斯枣、古散椰子槟榔小异。其木如莎树,皮穰。木皮出面,可食。洛阳伽蓝记云:昭仪寺有酒树、面木。得非桄榔乎。其心为炙,滋腴极美。

《刘恂·岭表录异》《桄榔》

桄榔树,枝叶并蕃茂,与枣、槟榔等树小异。叶下有须,如粗马尾。广人采之,以织巾子。其须尤宜盐水浸渍,即粗胀而韧。彼人以缚海舶,不用钉线。

《顾𡵚海·槎馀录》《桄榔》


桄榔木,类纻梨树。树杪挺出数枝,每枝必赘青珠数条。每条不下百馀颗。计一树,可得青珠百馀条。团团悬挂,若伞盖然,可爱也。其木最重番舶,用为鎗,以代铁。其钟重锋铓,侔于铁也。色类花梨,而多综纹。

《凌登名·榕城随笔》《桄榔》

桄榔干似棕榈,层层向上,特节稀于棕耳。其叶类竹而大,其干中空,两分之可为阁溜。
《本草纲目》《桄榔子释名》
李时珍曰:其木似槟榔,而光利,故名桄榔。姑榔其音讹也;面言其粉也;铁言其坚也。
集解

苏颂曰:桄榔木,岭南二广州郡皆有之。人家亦植之庭院。间其木似栟榈,而坚硬。斫其内,取面大者,至数石,食之不饥。其皮至柔,坚韧可以作绠。其子作穗,生木端,不拘时月采之。按《刘恂·岭表录》云:桄榔木枝叶并蕃茂,与槟榔小异。然叶下有须,如粗马尾。广人采之,以织巾子。得咸水浸,即粗胀而韧。彼人以缚海舶,不用钉线。木性如竹,紫黑色,有文理而坚。工人解之,以制博奕局。其树皮中有屑,如面,可作饼食。陈藏器曰:按《临海异物志》云:姑榔木,生牂牁山谷。外皮有毛,如棕榈而散生。其木刚,利如铁。可作钐锄。中石更利,惟中蕉则易败尔,物之相伏如此。皮中有白粉,似稻米粉及麦面,可作饼饵,食名桄榔面。彼土少榖,常以牛酪食之。
李时珍曰:桄榔,二广交蜀皆有之。按郭义恭《广志》云:木大者四五围,高五六丈。拱直,无旁枝。巅顶生叶数十,颇似棕叶。其木肌坚,斫入数寸,得粉,赤黄色,可食。又《顾𡵚海槎录》云:桄榔,木身直如杉,又如棕榈、椰子、槟榔、波斯枣、古散诸树,而稍异。有节似大竹,树杪挺出数枝,开花成穗,绿色。结子如青珠。每条不下百颗,一树近百馀条。团团悬挂,若伞,极可爱。其木最重,色类花梨,而多纹。番舶用代铁鎗。锋铓甚利,古散亦木名,可为杖,又名虎散。
子气味

苦平无毒。
子主治

开宝曰:破宿血。
面气味

甘平无毒。
面主治

李珣曰:作饼炙食,腴美,令人不饥。补益虚,羸损乏,腰脚无力,久服轻身,辟谷。

桄榔部艺文〈诗〉《题桄榔树》宋·杨万里

化工到得巧穷时,东补西移也大奇。君看桄榔一窠子,竹身杏叶海棕枝。

桄榔部选句

唐张九龄诗:里树桄榔出。
白居易诗:面苦桄榔制。于鹄诗:槿篱疏处种桄榔。
宋苏轼诗:雪粉剖桄榔。
黄庭坚诗:日下桄榔羽扇开。
孙觌诗:桄榔叶底秋声满。

桄榔部纪事

《后汉书·南蛮传》:牂牁地多雨潦,俗好巫鬼禁忌,寡畜生,又无蚕桑,故其郡最贫。句町县有桄榔木,可以为面,百姓资之。《南中志》:梁水兴古西平三郡少谷,有桄榔木,可以作面。以牛酥酪食之,人民资以为粮,欲取其木,先当祠祀。
《水经注》:盘水,又东径汉兴县山溪之中。多生邛竹、桄榔树。树出面,而土人资以自给。故《蜀都赋》曰:面有桄榔。
《苏东坡集》:东坡居士谪于儋耳,无地可居,偃息于桄榔林中,摘叶书铭,以记其处。
《广东志》:连州北六十里,曰桄榔山,上多桄榔,故名。

木瓜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木瓜〈尔雅〉

木瓜图


《诗经》《卫风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传〉木瓜楙木也。可食之木。〈疏〉释木云楙,木瓜以下,木桃、木李皆可食之,木则此。木瓜亦美,木可食故。郭璞云:实如小瓜,酢可食,是也。〈大全〉《本草》曰:木状如柰,花生于春末,深红色。其实大者如瓜,小者如拳。《尔雅》谓之楙。徐氏曰:瓜有瓜瓞,桃有羊桃,李有雀李,此皆枝蔓也。故言木瓜、木桃、木李,以别之也。

《尔雅》《释木》

楙木瓜。
〈注〉实如小瓜,酢可食。〈疏〉木瓜一名楙,郭云:实如小瓜,酢可食。《诗·卫风》投我以木瓜是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木瓜》

《尔雅》曰:楙,木瓜。郭璞注曰:实如小瓜,酢可食。《广志》曰:木瓜子可藏,枝可为数号,一尺百二十节。卫诗曰:投我以木瓜。毛公曰楙也。诗义疏曰:楙叶似柰叶,实如小瓜。黄似著粉者,欲啖者,截著热灰中,令萎蔫,净洗,以苦酒头汁蜜之,可案酒食,蜜封藏百日,乃食之,甚美。

木瓜种子及栽,皆得压枝。亦生栽种,与李同。
食经藏木瓜法。
先切去皮,煮令熟。著水中,车轮切百瓜,用三升盐,蜜一斗渍之。昼曝夜内汁中取,令乾以馀汁蜜。藏之亦同浓粳汁也。

《清供录》《木瓜渴水》

木瓜渴水。木瓜不计多少,去皮穰核,取净肉一斤,为率,切作方寸大薄片。先用蜜三斤,或四五斤于砂石银器内,慢火熬开,滤过。次入木瓜片,同前。如滚起,汎沬旋旋,掠去。煎两三个时辰,尝味如酸,入蜜。须要甜酸得中,用匙挑出,放冷器内。候冷,再挑起,其蜜稠硬入丝,不断者为度。
《本草纲目》《木瓜释名》
李时珍曰:按《尔雅》云:楙,木瓜。郭璞注云:木实如小瓜,酢而可食。则木瓜之名取此义也。或云:木瓜味酸,得木之正气,故名。亦通楙从林矛,谐声也。
集解

陶弘景曰:木瓜,山阴兰亭尤多。彼人以为良果,又有榠楂,大而黄,有楂子。小而涩礼,云楂梨钻之古。亦以楂为果,今则不也。
韩保升曰:其树枝,状如柰。花作房生子,形似栝楼,火乾甚香。楂子似梨而酢,江外常为果食。
苏颂曰:木瓜处处有之。而宣城者为佳。木状如柰,春末开花,深红色。其实大者如瓜,小者如拳。上黄似著粉,宣人种莳,尤谨遍满山谷。始实,成则镞。纸花粘于上,夜露日烘,渐变红花色。其文如生本。州以充土贡,故有宣城花木瓜之称。榠楂亦类木瓜,但看蒂閒,别有重蒂,如乳者为木瓜。无者,为榠楂也。
雷敩曰:真木瓜皮薄,色赤黄,香而甘,酸不涩。其向里子头尖,一面方。食之益人。有和圆子色,微黄蒂粗。其子小圆,味涩,微酸,能伤人气。有蔓子颗小,味绝涩,不堪用。有土伏子,味绝苦涩,不堪子。如大样油麻,饵之,令人目色多赤,筋痛也。
寇宗奭曰:西洛大木瓜,其味和美。至熟,止青白色。入药,绝有功,胜宣州者味淡。
李时珍曰:木瓜可种、可接,可以枝压。其叶光而厚,其实如小瓜而有鼻,津润味。不木者为木,瓜圆小。于木瓜,其味木而酢。涩者为木桃,似木瓜而无鼻。大于木桃味涩者,为木李。亦曰木梨,即榠楂及和圆子也。鼻乃花脱处,非脐蒂也。木瓜性脆,可蜜渍之为果。去子蒸烂,捣泥入蜜,与姜作煎,冬月饮尤佳。木桃、木李性坚,可蜜煎、及作糕食之。木瓜烧灰散池中,可以毒鱼。说出《淮南万毕术》,又《广志》云:木瓜枝一尺,有百二十节,可为数号。
实修治

雷敩曰:凡使木瓜,勿犯铁器。以铜刀削去硬皮、井子,切片晒乾,以黄牛乳汁拌蒸,从巳至未,待如膏煎,乃晒用也。
李时珍曰:今人但切片晒乾入药尔。按《大明会典》:宣州岁贡乌烂虫蛀木瓜,入御药局。亦取其陈久无木气,如栗子去木气之义尔。
气味

酸温无毒。
孙思邈曰:酸咸温涩。
孟诜曰:不可多食,损齿及骨。
主治

《别录》曰:湿痹、脚气、霍乱、大吐、下转筋不止。陈藏器曰:治脚气,冲心。取嫩者一颗,去子煎服,佳强筋骨,下冷气,止呕逆、心膈、痰噎,消食,止水利、后渴,不止,作饮服之。
大明曰:止吐泻、奔豚,及水肿、冷热痢,心腹痛。
雷敩曰:调营卫,助谷气。王好古曰:去湿和胃,滋脾益肺。治腹胀,善噫心下烦痞。
发明

李杲曰:木瓜,入手足太阴血,分气脱能收,气滞能和。陶弘景曰:木瓜最疗转筋。如转筋时,但呼其名,及书土作木瓜字,皆愈。此理亦不可解。俗人拄木瓜杖,云利筋脉也。
寇宗奭曰:木瓜得木之正酸,能入肝,故益筋与血。病腰肾,脚膝无力,皆不可缺也。人以铅霜,或胡粉涂之,则失酢味,且无渣。盖受金之制也。
李时珍曰:木瓜所主霍乱、吐利、转筋、脚气,皆脾胃病,非肝病也。肝虽主筋,而转筋则由湿热、寒湿之邪袭,伤脾胃所致。故筋转必起于足腓,腓及宗筋,皆属阳明。木瓜治转筋,非益筋也,理脾而伐肝也。土病则金衰,而木盛故用酸。温以收脾肺之耗,散而藉其走筋。以平肝邪,乃土中泻木,以助金也。木平则土得,令而金受荫矣。素问云: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孟诜云:多食木瓜,损齿及骨,皆伐肝之明验。而木瓜入手足太阴,为脾肺药。非肝药益可徵矣。又针经云:多食酸,令人癃酸入于胃。其气涩以收。两焦之气,不能出入。流入胃中,下去膀胱。胞薄以软得酸,则缩卷约而不通。故水道不利,而癃涩也。罗天益宝鉴云:太保刘仲海,日食蜜煎木瓜三五枚,同伴数人皆病淋疾,以问天益。天益曰:此食酸所致也,但夺食则已。阴之所生,本在五味。阴之所营,伤在五味。五味大过,皆能伤人。不独酸也。又陆佃埤雅云:俗言梨百损一益,楙百益一损。故诗云:投我以木瓜,取其有益也。
木瓜核主治

李时珍曰:霍乱、烦燥、气急,每嚼七粒,温水咽之。
枝叶皮根气味

并酸涩温无毒。
枝叶皮根主治

《别录》曰:煮汁饮,并止霍乱、吐下、转筋,疗脚气。
苏颂曰:枝作杖,利筋脉。根叶煮汤淋足,可以已蹶。木材作桶濯足,甚益人。
李时珍曰:枝叶煮汁,饮治热痢。
花主治

面黑,粉滓方见李花。
附方

项强筋,急不可转,侧肝肾二脏受风也。用宣州木瓜二个,取盖去瓤,没药二两、乳香二钱半,二味入木瓜内,缚定饭上,蒸三四次。烂研成膏,每用三钱,入生地黄汁半盏,无灰酒二盏,暖化温服。许叔微云:有人患此,自午后发,黄昏时定。予谓:此必先从足起。少阴之筋,自足至项筋者,肝之合。今日中至黄昏,阳中之阴肺也。自离至兑,阴旺阳弱之时。故灵宝毕法云:离至,乾肾气绝,而肝气弱。肝肾二脏受邪,故发于此时。予授此及都梁丸,服之而愈。〈本事方〉
脚气,肿急,用木瓜切片,囊盛蹈之。广德顾安中患脚气、筋急、腿肿。因附舟,以足阁一袋上,渐觉不痛,乃问舟子,袋中何物。曰:宣州木瓜也。及归,制木瓜袋用之顿愈。〈名医录〉
脚筋挛痛,用木瓜数枚,以酒水各半,煮烂捣膏,乘热贴于痛处,以帛裹之,冷即换。日三五度。〈食疗本草〉脐下绞痛,木瓜三片,桑叶七片,大枣三枚,水三升煮半升。顿服,即愈。〈食疗本草〉
小儿洞痢,木瓜捣汁,服之。〈千金方〉
霍乱、转筋,木瓜一两,酒一升,煎服。不饮酒者,煎汤服。仍煎汤,浸青布,裹其足。〈圣惠方〉
霍乱,腹痛,木瓜五钱,桑叶三片,枣肉一枚,水煎服。〈圣惠方〉
四蒸木瓜圆,治肝肾脾三经,气虚。为风寒、暑湿相搏,流注经络。凡遇六化,更变七情。不和必至发。动或肿满,或顽痹。憎寒壮热,呕吐自汗。霍乱吐利,用宣州大木瓜四个,切盖剜空,听用一个,入黄芪续断末,各半两,于内一个,入苍朮、橘皮末各半两。于内一个,入乌药,黄松节末各半两,于内黄松节,即伏神中心木也。一个入威灵仙,苦葶苈末各半两,于内以原盖簪定,用酒浸透,入甑内蒸熟,晒。三浸三蒸三晒,捣末以榆皮末。水调和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温酒盐汤任下。〈御药院方〉
肾脏虚,冷气攻腹,胁胀满、疼痛,用大木瓜三十枚,去皮核,剜空。以甘菊花末、青盐末各一斤填满,置笼内蒸熟,捣成膏。入新艾茸二斤,搜和丸如梧子大,每米饮下三十丸,日二。〈圣济总录〉
发稿不泽,木瓜浸油梳头。〈圣惠方〉反花痔疮,木瓜为末,以鳝鱼身上涎调贴之,以纸护住。〈医林集要〉
辟除壁虱,以木瓜切片,铺于席下。〈臞仙神隐〉

《高濂·遵生八笺》《木瓜汤》

木瓜汤除湿,止渴,快气。乾木瓜去皮,净四两,白檀五钱,沈香三钱,茴香炒五钱,白豆蔻五钱,缩砂五钱,粉草一两半,乾生姜半两,为极细末。每用半钱,加盐沸汤点服。
又方木瓜十两,生姜末二两,炒盐五两,甘草末二两,紫苏末十两,和匀。沸汤点用,手足酸服之妙。
又一方加缩砂二两,为末。山药末三两,消食,化气,壮脾。

法制木瓜

取初收木瓜,于汤内煠过,令白色,取出。放冷于头上,开为盖子,以尖刀取去穰,了便入盐一小匙。候水出,即入香药。官桂、白芷、槁本、细辛、藿香、川芎、胡椒、益智子、砂仁、右件药,捣为细末。一个木瓜,入药一小匙。以木瓜内盐水调匀,更曝,候水乾,又入熟蜜,令满曝。直候蜜乾为度。

《王象晋·群芳谱》《木瓜》

《种法》秋社前后,分其条移栽,次年便结子。胜春栽者,制用木瓜性脆,可蜜渍为果。去子蒸烂,捣泥入蜜,与姜作煎,冬饮尤佳。
木瓜酱木瓜十两,去皮细切,以汤淋浸,加姜片一两,甘草二两,紫苏四两,盐一两,每用些少泡汤,沈井中,俟极冷,饮之。

木瓜部艺文一

《木瓜赋》宋·何承天

美中州之嘉树,表閒冶之丽姿。结灵根以诞秀,倾朝日以扬辉。擢丛柯之冉冉,布翠叶而葳蕤。惟兹木之在林,亦超类而独劭。方朝华而繁实,比沙棠而有耀。当大厦之方隆,愧微𠏉之纤挠。岂隐朴以幸全,固呈才而不效。离用众而获宁,永端己以励操。愿佳人之予投,思同归以托好。顾卫风之攸珍,虽琼琚而匪报。

木瓜部艺文二〈诗词〉《木瓜花》唐·权德舆

昼漏沈沈倦琐闱,西园东观阅芳菲。繁花满树似留客,应为主人休浣归。
令狐相公见示,题洋州崔侍郎宅。双木瓜花顷接,侍郎同舍陪宴树下,吟玩来什,辄成和章。

刘禹锡


金牛蜀路远,玉树帝城春。荣耀登华馆,逢迎欠主人。帘前疑小雪,墙外丽行尘。来去皆回首,情深是德邻。

《看山木瓜花》刘言史

柔枝湿艳亚朱阑,暂作庭芳便欲残。深藏数片将归去,红缕金针绣取看。


裛露凝氛紫艳新,千般婉娜不胜春。年年此树花开日,出尽丹阳郭里人。

《次韵和王尚书答赠宣城花木瓜十韵》宋梅尧臣


百果各甘酸,或由人所植。木瓜闻卫诗,赠好非玉色。投此琼玖报,盖重车马饰。贵贱今既殊,凌纸字翕赩。一一如明珠,自得见安格。复何备国风,庶亦见王泽。捧之为重赐,诵已乃忘食。幸资药品用,少助宣调力。南土加文章,中州异肥瘠。公将和鼎餗,微意愿寻绎。

《木瓜》张舜民

商州楚地户,宛在江汉偏。草木已渐苞,东实尤可怜。木瓜大如甒,橙橘家家悬。隔崖有宿叶,黄紫凝霜烟。高秋万嶂出,一望通郧川。都邑虽僻陋,来者多名贤。

《木瓜》前人

古言疾疠由卑湿,木实能医见药书。有力与人消患难,无心望尔报琼琚。

《木瓜花》前人

簇簇红葩间绿荄,阳和閒暇不须催。天教尔艳足奇绝,不与夭桃次第开。

或遗木瓜有双实者,香甚,戏作。  陆游

宣城绣瓜有奇香,偶得并蒂置枕傍。六根互用亦何常,我以鼻嗅代舌尝。

《木瓜》范成大

沈沈黛色浓,糁糁金沙绚。却笑宣州房,竞作红妆面。《题赵昌木瓜花》前人
秋风魏瓠实,春雨胭脂花。綵笔不可写,滴露匀朝霞。

《四安道中所见》元·牟巘

木瓜已过折山来,黄帕封林未敢开。想见白沙红照里,绣纹磊落见奇瑰。

《谢送木瓜》明·丘浚

经霜著雨玉枝疏,除却宣城总不如。久入神农为药品,曾从孔子见苞苴。味涵玉液酸仍涩,囊蹙金沙实不虚。深感故人相赠与,此情何以报琼琚。

《蝶恋花》宋·王采

晕绿抽芽新叶斗,掩映娇红,脉脉群芳后。京兆画眉樊素口,风姿别是闺房秀。新篆题诗霜实就,挟得琼琚,心事偏长久。应是春来初觉有,丹青传得厌厌瘦。

木瓜部选句

周庾信《竹杖赋》开木瓜而未落,养莲花而不萎。唐张九龄诗:木瓜诚有报,玉楮论无实。
李白诗:客心自酸楚,况对木瓜山。
宋梅尧臣诗:大实木瓜熟,压枝常畏风。
杨万里诗:天下宣州花木瓜,日华沾液绣成花。元耶律楚材诗:品尝春色批金橘,受用秋香割木瓜。

木瓜部纪事

晋宫阁名华林园,木瓜五株。
《水经注》:鱼复县地多木瓜树,大者如甒。
《三国典略》:齐孝昭北伐库莫奚。至天池,以木瓜灰毒鱼,鱼皆死,而浮出。库莫奚窃相谓曰:池有灵鱼,犯之不祥。乃出长城北道,齐分兵追击,获牛羊七万,遂振旅而返。
《明皇杂记》:元献皇后思食酸味,明皇以告张说,因进经袖,出木瓜以献。
《唐书·五行志》:大和三年,成都李树生木瓜,空中不实。咸通十四年四月,成都李实变为木瓜。时人以为:李,国姓也;变者,国夺于人之象。
《清异录》:段文昌既贵,竭财奉身,晚年尤甚。以木瓜益脚,膝银棱、木瓜、胡样桶濯足。盖用木瓜树解,合为桶也。
《唐语林》:崔涓守杭州,湖上饮饯客,有献木瓜者。有中使袖归曰:禁中未尝有此,宜进于上。顷之解舟而去。守惧得罪,欲辍饮。官妓作酒紏者,白守某度木瓜经宿,必委中流也。会送者还云:果溃烂,弃之矣。守异其言,召问之,曰:此物芳脆易损,必不能入献。守取香锦赉之。
《方舆胜览》:天台石桥梁,既峭危,下临绝涧,过者心悸。石罅有木瓜,华时有蛇,盘紏至实落。供大士,乃去,号为护圣瓜。
《陵阳集诗注》:木瓜园,入折山数里。供进后,方敢卖。土人取瓜,埋其半于沙中,以纸镂花贴上,以溪水洒之,日晒乃红。

木瓜部杂录

《周礼冬官》:弓人凡取干之道,七柘为上,檍次之,檿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荆次之,竹为下。
《孔丛子》孔子曰:吾于木瓜,见苞苴之礼行。
《清异录》:木瓜性益下部。若脚膝筋骨有疾者,必用焉。故方言,号为铁脚梨。
《妆楼记》:木瓜粉诗曰:良人为渍木瓜,粉遮却红腮交午痕。
《埤雅谚》曰:梨百损一益,楙百益一损。投人之道,宜有以益之。而报人则欲坚久,故诗曰: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毛诗《名物解》:木瓜,弓材之下者也。木瓜之诗曰:投我以木瓜,言其实大于桃而已。是故三章皆言,所投者木瓜,报者以玉何也。盖木果所以助养人之物,而玉者人君之至贵者也。投我以助养人之木果,而报之以至贵之玉,此序所谓厚报者也。维民报之心,若是其厚,此桓公之霸所以半古之人,而功必倍之也欤。夫木仁,也以譬君子之德。玉阳,也以象君子之性。桓公之惠小,而功德微矣。故报止以玉,为足以取类矣。如天保报,上则无物比焉。亦欲其寿考而已。
《花经》:七品,三命木瓜。
《瓶花谱》:九品,一命木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