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棹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一卷目录

 棘部汇考
  棘图
  诗经〈邶风凯风 魏风园有桃 秦风黄鸟 陈风墓门 小雅湛露〉
  尔雅〈释木〉
  山海经〈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本草纲目〈白棘〉
 棘部艺文一
  棘猴赋         唐杨弘贞
  棘说           明徐芳
 棘部艺文二〈诗〉
  和石末公种棘用胡元望韵  明刘基
 棘部选句
 棘部纪事
 棘部杂录
 楛部汇考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大雅旱麓〉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毛诗陆疏广要〈榛楛济济〉
 楛部纪事
 椵部汇考
  尔雅〈释木〉
  广群芳谱〈椵木〉
 椵部外编
 棹部汇考
  嵇含南方草木状〈棹〉

草木典第二百七十一卷

棘部汇考

《释名》
《棘》《诗经》     《终》《尔雅》
《牛棘》《尔雅》    《白棘》《本经》
《棘刺》《别录》    《棘针》《别录》
《菥蓂》《别录》    《马胊》《纲目》
《赤龙爪》《纲目》

棘图


《诗经》《邶风凯风》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又〉凯风自南,吹彼棘薪。
〈朱注〉棘小木丛生多刺难长,而心又其稚弱而未成者也,以凯风比母,棘心比子之幼时。〈又〉棘可以为薪则成矣,然非美材以兴子之壮大,而无善也。〈大全〉字书棘如枣,而多刺,木坚色赤,色白为白棘,实酸为樲棘。

《魏风园有桃》

园有棘,其实之食。
〈朱注〉棘枣之短者。〈大全〉埤雅曰:大者枣,小者棘,于文重刺为枣,并刺为棘,盖枣性重乔棘则低矣,故其制字如此,《本草》注棘有赤白二种,小枣也丛高三四尺,花叶茎实俱似枣也。

《秦风黄鸟》

交交黄鸟,止于棘。
〈笺〉黄鸟止于棘以求安己也,此棘若不安,则移兴者喻臣之事君亦然。

《陈风墓门》

墓门有棘,斧以斯之。
〈传〉幽间希行用生,此棘薪维斧可以开析之。〈朱注〉墓门凶僻之地多生荆棘。

《小雅湛露》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
〈笺〉杞也棘也,异类喻庶姓诸侯也。〈疏〉杞棘之木得露则湛湛然,柯叶低垂以兴庶姓诸侯,得王燕饮皆威仪宽纵也。

《尔雅》《释木》

终牛棘
〈注〉即马棘也,其刺粗而长。〈疏〉终一名牛棘,棘之针刺粗长者,因名牛棘,马棘也。

《山海经》《北山经》

北狱之山,多枳棘刚木。

《东山经》

尸胡之山,其下多棘。

《中山经》

升山,其木多榖柞棘。
《本草纲目》白棘释名
李时珍曰:独生而高者为枣,列生而低者为棘,故重刺为枣,平刺为棘,二物观名即可辨矣,刺即刺字菥蓂与大荠同名,非一物也。
集解

《别录》曰:白棘生雍州川谷,棘刺花生道傍,冬至后一百二十日采之,四月采实。
李当之曰:白棘是酸枣树,针今人用天门冬苗代之,非真也。
苏恭曰:棘有赤白二种,白棘茎白如粉,子叶与赤棘同棘中时复有之,亦为难得,其刺当用白者为佳,然刺有钩直二种,直者宜入补益钩者,宜疗疮肿花即其花更无别物,天门冬一名颠棘,南人以代棘,针非矣。
韩保升曰:棘有赤白二种,切韵云:棘小枣也。田野间皆有之,丛高三二尺,花叶茎实俱似枣也。
寇宗奭曰:本文白棘一名棘,针棘刺如此分明,诸家强生疑惑,今不取之,白棘乃是,肥盛紫色枝自有皱,薄白膜,先剥起者故白棘,取白之义不过如此。
白棘气味

辛寒无毒。
白棘主治

《本经》曰:心腹痛,痈肿溃脓,止痛决刺结。
《别录》曰:疗丈夫虚损阴痿,精自出,补肾,气益精髓,枣针疗腰痛,喉痹不通。
枝主治

寇宗奭曰:烧油涂发解垢䐈。
棘刺花气味

苦平无毒。
棘刺花主治

《别录》曰:金疮内漏。
实主治

《别录》曰:心腹痿痹除热,利小便。
叶主治

李时珍曰:胫臁疮捣傅之亦可,晒研麻油调傅。
附方

小便尿血,棘刺三升,水五升,煮二升,分三服。〈外台秘要〉腹胁刺痛,因肾脏虚冷不可忍者,棘针钩子一合,焙槟榔二钱,半水一盏,煎五分入好酒,半盏更煎,三五沸分二服。〈圣验方〉
头风疼痛倒钩棘针四十九个,烧存性丁香一个麝香一皂子为末,随左右㗜鼻。〈圣惠方〉眼睫拳毛,赤龙爪倒钩棘也,一百二十个,地龙二条木贼一百二十节,木鳖子仁二个,炒为末,摘去睫毛,每日以此㗜鼻三五次。〈普济方〉龋齿,腐朽棘针二百枚,即枣树刺朽落地者,水三升煮一升,含漱或烧沥日涂之,后傅雄黄末即愈。〈外台秘要〉小儿喉痹,棘针烧灰水服半钱。〈圣惠方〉
小儿口噤惊风不乳,白棘烧末水服一钱。〈圣惠方〉小儿丹毒水煮棘根汁洗之。〈千金方〉
痈疽痔漏方同上。
疔疮恶肿,棘针倒钩烂者三枚,丁香七枚,同入瓶烧存性以月内,孩子粪和涂日三上之。 又方曲头棘刺三百枚,陈橘皮二两,水五升煎一升,半分服。〈圣惠方〉诸肿有脓,棘针烧灰水服一钱一夜头出。〈千金方〉小儿诸疳,棘针瓜蒂等研为末,吹入鼻中,日三次。〈圣惠方〉

棘部艺文一

《棘猴赋》〈以视之不见能尽巧心为韵〉唐杨弘贞

昔燕王好奇术,客尝巧剡棘,刺之微物,成沐猴而不挠毫末之细,雕锼既施睢盱之状,委曲无遗,当晏阴之静景,辨腾捷之幽姿,其始未觏如将,受欺虚无之中既焦心于观者,杪末之上宛成形,以究之实兮,若虚的尔才,见霏微而草上沾露羃䍥,而条端集霰闪孤光,而乍分拂轻霭,而将眩观夫至精,惟一至小无朋岂侧陋之,于用在良工之所能不食而安,终有殊于狙怒穷,高是处亦可异于猱,升原夫作者经之其勤至矣,积冲妙于灵府,假锋铓于纤指,盖以神遇宁将目视因乎,有用之质造彼无间之理,何剞劂之一,变若獧跳之仪,止伊竹间之猿,父大小相殊相木杪之獑猢,依凭酷似,若乃徵物类较能不贯,虱心者未谕其精微,巢蚊睫者自然之妙,有庸知造物之意暂假斯人之手,披左生之赋,方此由心验韩子之书,诫其誊口,事远前古名闻至今,虽幽通之不测,终髣髴而难寻,然因棘为猴,固成其么质,乃观猴在棘无异于乔林,盖同符于神化,而中出于人心,斯语可徵妙,能曲尽倘雕虫之不弃,希定价于平准。

《棘说》明·徐芳

旴南之山有太行者,吾庐所扆也。吾行焉,有棘当路而立,吾易之也,入焉而迕下者,钩吾裾上者,把吾袖从者曰:折之可尽也。吾然之,左断于指,而右曳于臂,不能胜也,动而益蹙,有见而告者曰:退也。吾又然之,退焉,久而获释其人,顾笑曰:异哉,子何望棘而思进也进则已,蹙而又角之是益疾也,必伤子矣,且子愿不足以知此,吾行山中久是物,骨柔而刺密铦而螫性,坚忍善丽有间,即抵隙入不可轻脱,而又巧捷广枝节蕃族,类蔓衍胶结,一动百应,故入者必阻,而争者必败,以其柔密肆其铦螫鲜不殆矣。吾见夫困于是者之众也,而子不察乎,然则如之何曰:避之与入而殆也。无宁勿入殆,而退犹免也,然则是不可制乎曰:可除棘有道求其本,而艾之则其族自落入,而争焉则惫矣。节节而断之岂有济乎,山中之为棘者何限子,亦乌能尽之耶。且吾闻之渔者必网,而樵者必斧,故舍楫,无善舟释斤,无善斲贵挟,其具也,今子徒手耳,而欲制斯棘,何耶。予谢之退而思其言有足起,予者识焉呜呼世有当路,而遇棘者,不能斧则避之,无妄入焉,以自困也。

棘部艺文二〈诗〉

《和石末公种棘用胡元望韵》明·刘基

力役困年侵,种棘代遮逻。豫防苟无失,有地孰敢唾。风条曲抽乙,雨叶细垂个。是时春载阳,土脉如膏和。分疆督蓺植,勤惰各有课。挥锄绿烟披,转石苍藓破。稍看萌糵长,渐睹根株大。结荫冒长堤,开花映高座。猿公不敢窥,貉子那得过。慨慕陶公言,罔俾分阴蹉。

棘部选句

汉东方朔七谏荆棘聚而成林。
刘向九叹折芳枝与琼华兮,树枳棘与薪柴。〈又〉藜棘树于中庭。
扬雄羽猎赋:斩丛棘夷野草。
张衡《西京赋》:樊莱平场,槎木剪棘。
魏曹植《东征赋》:生荆棘之榛榛。
刘桢《遂志赋》:释丛棘之馀刺,践槚林之柔芳。
晋张华《鹪鹩赋》:非陋荆棘,非荣茝兰。梁江淹《思北归赋》:步庭芜兮,多蒿棘,顾左右兮,绝亲宾。
周庾信拟连珠荆棘参天,昔日长洲之苑。
唐崔融诗:弯弓射小棘。
李白诗:枳棘栖鸳鸾。〈又〉剪棘树兰芳。
杜甫诗:为历云山问,无辞荆棘深。
韩愈诗:诗翁憔悴斸荒棘。钱起诗:春虫网丛棘。〈又〉不知双翠凤,栖棘复何如。白居易诗:惟烧蒿棘火。
温庭筠诗:一经互纡直,茅棘亦已繁。
李咸用诗:𩿪鴳敢辞栖短棘。宋韩维诗:瘦棘荒芽蔽石田。
苏轼诗:乱雀啅丛棘。〈又〉插棘护中庭。〈又〉空馀白棘网秋虫。〈又〉乱棘孤藤束瘴根。
苏辙诗:侵天围棘漫森然。
范成大诗:三尺黄垆直棘边。
戴炳诗:斩棘重樊新插柳。
金党怀英诗:湿薪烧枯棘,距刺相拿撑。
马定国诗:雀寒未晚争投棘。
元宋旡诗:历棘耸萝烟。
明高启诗:几家插棘高作门。
徐渭诗:青棘披孤墙。〈又〉红棘黄荆樵斧归。

棘部纪事

《周礼》:秋官朝士掌建邦外朝之法,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群士在其后,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群吏在其后。〈注〉郑锷曰:左右皆植九棘者,三孤六卿,其数九公侯伯子男,其服九棘之为物,其心赤,其刺外,向其华白欲孤卿诸侯忠赤诚,实以事上而以洁白为义,又欲其外示威仪,使人无敢犯也。
《宋书·符瑞志》:文王之妃曰大姒,梦商庭生棘,太子发植梓树于阙间,化为松柏棫柞。以告文王,文王币告群臣,与发并拜吉梦。
《左传》:昭公十二年,子革曰:昔我先君熊绎,辟在荆山,桃弧棘矢,以共禦王事。
哀公八年,邾子无道,吴子使大宰子馀讨之,囚诸楼台栫之以棘,使诸大夫奉太子革以为政。
《水经注》:夫子墓茔方一里在鲁城北六里,泗水上弟子各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诸异树,不生棘木,刺草,韩非子孟献伯相鲁堂下生藿藜门外,长荆棘食不二味,坐不重席。
宋人有请为燕王以棘刺之端为母猴者,必三月斋,然后能观之,燕王因以三乘养之,右御冶工言王曰:臣闻人主无十日不燕之斋,今知王不能久斋以观无用之器也。故以三月为期,凡刻削者以其所以削必小今臣冶人也,无以为之削此不然物也,王必察之,王因囚而问之,果妄乃杀之,冶人谓王曰:计无度量言谈之,士多棘刺之说也。一曰:好。微巧卫人曰:能以棘刺之端为母猴,燕王说之,养之以五乘之奉。王曰:吾试观客为棘,刺之母猴。客曰:人主欲观之,必半岁不入宫,不饮酒食肉,雨霁日出视之晏阴之间,而棘刺之母猴乃可见也,燕王因养,卫人不能观其母猴,郑有台下之冶者谓燕王曰:臣为削者也,诸微物必以削,削之而所削必大于削,今棘刺之端不容削锋,难以治棘刺之端,王试观客之削能与不能可知也,王曰:善。谓卫人曰:客为棘削之曰:以削。王曰:吾欲观见之。客曰:臣请之舍取之因逃。
《陈留耆旧传》:魏尚被系诏狱,有雀集狱棘树上占曰:夫棘树者,中心赤,外有刺,象我言有棘,而赤心之至诚也。
《史记·匈奴传》:中行说,降单于,单于甚亲幸之。初,匈奴好汉缯絮食物,中行说曰:匈奴所以强者,以衣食异,无仰于汉也。其得汉缯絮,以驰草棘中,衣裤皆裂敝,以示不如旃裘之完善也。得汉食物皆去之,以示不如湩酪之便美也。
《前汉书·五行志》:元狩三年,发天下故吏伐棘上林,穿昆明池。
《东观汉记》:尹勤治韩诗,事薛汉身牧豕事,亲至孝无有,交游门生荆棘。
《后汉书·鲍永传》:光武即位,徵永诣行在所。时董宪裨将屯兵于鲁,侵害百姓,乃拜永为鲁郡太守。永到,击讨,大破之,降者数千人。唯别帅彭丰、虞休、皮常等各千馀人,称将军,不肯下。顷之,孔子阙里无故荆棘自除,从讲堂至于里门。永异之,谓府丞及鲁令曰:方今危急而阙里自开,斯岂夫子欲令太守行礼,助吾诛无道邪。乃会人众,修乡射之礼,请丰等共会观视,欲因此禽之。丰等亦欲图永,乃持牛酒劳飨,而潜挟兵器。永觉之,手格杀丰等,禽破党与。帝嘉其略,封为关内侯。
《冯异传》:建武六年春,异朝京师。引见,帝谓公卿曰:是我起兵时主簿也。为我披荆棘,定关中。
《岑彭传》:彭子遵,遵子伉,伉子杞,杞子熙,熙为魏郡太守,招聘隐逸,与参政事,无为而化。视事二年,舆人歌之曰:我有枳棘,岑君伐之。我有蟊贼,岑君遏之。《仇览传》:考城令河内王涣,政尚严猛,闻览以德化人,署为主簿。谓览曰:主簿得无少鹰鹯之志邪。览曰:以为鹰鹯,不若鸾凤。涣谢遣曰:枳棘非鸾凤所栖,百里岂大贤之路。今日太学曳长裾,飞名誉,皆主簿后耳。以一月奉为资,勉卒景行。
《苏不韦传》:不韦。父谦,初为郡督邮。时魏郡李皓为美阳令,贪暴为民患,谦按得其臧,论输左校。谦后私至洛阳,时皓为司隶校尉,收谦诘掠,死狱中,皓又因刑其尸,以报昔怨。不韦时年十八,载丧归乡里,瘗而不葬,仰天叹曰:伍子胥独何人也。乃藏母于武都山中,遂变名姓,尽以家财募剑客,邀皓于诸陵间,不剋。会皓迁大司农,时右校刍廥在寺北垣下,不韦与亲从兄弟潜入廥中,夜则凿地,昼则逃伏。如此经月,遂得傍达皓之寝室,出其床下。值皓在厕,因杀其妾及小儿,留书而去。皓大惊惧,乃布棘于室,以板藉地,一夕九徙,虽家人莫知其处。每出,辄剑戟随身,壮士自卫。《吴志·诸葛恪传》:丹阳山险,民多果劲。俗好武习战,高尚气力,其升山赴险,抵突丛棘,若鱼之走渊,猿狖之腾木。
《晋书·崔洪传》:洪字良伯,博陵安平人也。少以清厉显名,骨鲠不同于物,人之有过,辄面折之,而退无后言。为尚书左丞,时人为之语曰:丛生棘刺,来自博陵。在南为鹞,在北为鹰。
《索靖传》:靖在台积年,除雁门太守,迁鲁相,又拜酒泉太守。惠帝即位,赐爵关内侯。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刘琨传》:琨以勋封广武侯。永嘉元年,为并州刺史,琨至晋阳。府寺焚毁,僵尸蔽地,其有存者,饥羸无复人色,荆棘成林,豺狼满道。琨剪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狱。寇盗互来掩袭,恒以城门为战场,百姓负楯以耕,属鞬而耨。琨抚循劳来,甚得物情。
《祖逖传》:逖为豫州刺史,公私丰赡,士马日滋。方当推锋越河,扫清冀朔,会朝廷将遣戴若思为都督,逖以若思是吴人,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且已剪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来统之,意甚怏怏。
《佛图澄传》:石季龙大享群臣于太武前殿,澄吟曰: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将坏人衣。季龙令发殿石下视之,有棘生焉。冉闵小字棘奴。
《顾恺之传》:恺之善丹青,图写特妙。尝悦一邻女,挑之弗从,乃图其形于壁,以棘针钉其心,女遂患心痛。恺之因致其情,女从之,遂密去针而愈。
《世说》:深公云:人谓庾元规名士胸中紫棘三斗许。《北史·齐本纪》:文宣以功业自矜。留情耽湎,肆行淫暴。徵集淫妪,悉去衣裳,分付从官,朝夕临视。或聚棘为马,纽草为索,逼遣乘骑,牵引来去,流血洒地,以为娱乐。
《马敬德传》:敬德迁国子博士。齐武成为后主择师傅,赵彦深进之,入为侍讲。其妻夜梦猛兽将来向之,敬德走超丛棘,妻伏地不敢动。敬德占曰:吾当为大官。超棘,过九卿也;尔伏地,夫人也。后主既不好学,敬德侍讲甚疏,时时以《春秋》入授。犹以师傅恩,拜国子祭酒、仪同三司、金紫光禄大夫、瀛州大中正。卒,后追封广汉郡王。
《广五行记》:隋文帝开皇元年,代州人姓王仕为骠骑将军性好畋猎,所杀无数,有五男无女,后有一女子端正若画,见者皆奇之,父母特加重爱,乡里争为作好衣而与之,女子七岁,一旦失之初疑,乡里戏藏之寻访终不见,诸兄远觅去家三十里馀,于荆棘中见之欲抱取惊走,马追及兄弟以十馀骑围之,而得口中唯作冤声,抱归家不能言,而身体尽棘所伤,母为挑之得棘,益掬不食而死。
文中子子赴洛道于沔池,主人不授馆,子有饥色,坐荆棘间,赞易不辍也。
《隋书·流求国传》:流求国,居海岛之中,当建安郡东,水行五日而至。土多山洞。其王为可老羊,妻曰多拔荼。所居曰波罗檀洞,堑栅三重,环以流水,树棘为籓。《酉阳杂俎》:卫公言:衡山旧无棘,弥境草木,无有伤者曾录知江南地本无棘,润州仓库或要固墙隙,植蔷薇枝而已。
《大唐新语》:吕太一为户部员外郎,户部与吏部邻司吏部移牒令墙宇,悉立棘以防令史交通,太一牒报曰:眷彼吏部铨综之司,当须简要清通,何必竖篱插棘省中,赏其俊拔。
《五代史·王彦章传》:彦章为人骁勇有力,能跣足履棘行百步。持一铁鎗,骑而驰突,奋疾如飞,而他人莫能举也,军中号王铁鎗。
《和凝传》:凝举进士。天成中,拜殿中侍御史,累迁主客员外郎,知制诰,翰林学士,知贡举。是时,进士多浮薄,喜为諠哗以动主司。主司每放榜,则围之以棘,闭省门,绝人出入以为常。凝彻棘开门,而士皆肃然无哗,所取皆一时之秀,称为得人。
《后山谈丛》:唐魏郑公狄梁公、张燕公墓,棘直而不岐,世以为异,而孔林无枳棘也。
《宋史·范纯仁传》:闻太师文彦博欲贬于岭峤,纯仁谓左相吕大防曰:此路自乾兴以来,荆棘近七十年,吾辈开之,恐自不免。大防遂不敢言。
《湘山野录》:唐介自政府归语诸子曰:桃李未尝与汝等栽培荆棘,则甚多矣,穷达有命自勉而已。

棘部杂录

《诗经·唐风》:鸨羽,肃肃鸨羽,集于苞棘。
葛生,葛生蒙棘,蔹蔓于域。
《曹风·鸤鸠》:鸤鸠在桑,其子在棘。
《小雅》: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棘。
《礼记》:投壶矢,以柘若棘,毋去其皮。〈注〉以棘取无节。《庄子》:腾猿得楠梓豫章也,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危行侧视震动悼慄。
《韩非子》: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
《吕氏春秋》:枣棘之有也,裘狐之有也,食棘之枣衣狐之皮,先王固用,非其有而已,若此者汤武一日,而尽有夏商之地。
《秦子》:踰枳棘之篱则有维絓之患,登椒桂之圃则有荣华之芳。
《淮南子》:师之所处生以棘楚。
《白虎通景风》:至棘造实。
春秋元命苞树棘听讼其下者,愿取其赤实也。《魏志·王修传》注:枳棘之林,无梁栋之质;涓流之水,无洪波之势。
《种树书》:棘能辟霜花果,以棘围园中即茂。
《埤雅旧》:云鹊巢中必有棘,盖棘性暖,今人养华之法春以棘数枝置华丛上,可以辟霜护其华芽也。《毛诗名物解》:棘赤心而外刺也,诗曰:凯风自南吹彼棘,心贤则亲之,无能则怜之者,母之亲子也,棘非能顺者,而凯风有母之道便能吹之,使其心夭夭,然和以茂也,园有桃之诗曰:园有棘其实之食食者,正养人之物而以为实,食所谓俭而啬也,鸤鸠之诗,鸤鸠在桑其子在梅,言鸤鸠之所生者,专一而不二,故其子在梅在棘在,榛而终不失其所也,盖棘在外故鸤鸠之正是,四国青蝇之交乱四国,四国以赤心而捍外者也,榛在内故鸤鸠言正是国人,而青蝇言构我二人谗言之害正也,疏则难构亲则易入谗,及所亲之人则甚此二诗,所以皆言于卒章也。

楛部汇考

图阙

《书经》

《夏书禹贡》

荆州厥贡惟箘簬楛。
〈传〉楛中矢干出云梦之泽。〈注〉楛马云木名可以为箭。〈疏〉肃慎氏贡楛矢,知楛中矢干。

《诗经》《大雅旱麓》

瞻彼旱麓,榛楛济济。
〈朱注〉楛似荆而赤。

《山海经》《西山经》

上申之山,下多榛楛。
〈注〉楛木可以为箭。

《北山经》

潘侯之山,其下多榛楛。
《毛诗陆疏广要》大雅

《榛楛济济》

楛其形似荆,而赤,茎似蓍,上党人织以为斗筥箱器,又揉以为钗,故上党人调问妇人欲买赭否曰:灶下自有黄土,问买钗否曰:山中自有楛。禹贡云:荆州贡楛注云:中矢干出云梦之泽。《尔雅》翼楛堪为矢,其茎似荆而赤,其叶如蓍,古者楛矢则石为之弩,说者以榛可为贽,为文事,楛可为矢、为武事,是盖不然夫榛楛皆用之武事,说文榛木也一曰菆也。菆盖矢之善者《春秋传》所谓致师者左射以菆是也,若楛则为矢,甚明周世修后稷公刘之业,而申以百福干禄皆文事也,然不可无武备,故瑟彼玉瓒以下述文治之美,而首章言武备也,周语曰:夫旱麓之榛楛殖,故君子得以易乐干禄焉,若夫山林匮竭,林麓散亡,薮泽肆竭,民力凋尽,田畴荒芜,资用乏匮,君子将险哀之备,而后可以及易乐也。颜监曰:楛木堪为箭笴,今豳以北皆用之,土俗呼其木为楛子,有隼集于陈庭而死,楛矢贯之石弩其长尺有咫。问诸仲尼仲尼,曰:隼来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伐商封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故以楛矢,封陈试求诸故府果得之,《夏书》荆州之贡砺砥弩丹惟箘簬楛则夫楛矢石弩者,中州职贡之常也,今仲尼独以远方之贡为验岂,三代之际职贡不同,或者不妨中国,自有之特其长有咫者,为肃慎之物欤。

楛部纪事

《史记·孔子世家》:孔子至陈,主于司城贞子。有隼集于陈廷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有咫。陈湣公使使问仲尼。仲尼曰:隼来远矣,此肃慎之矢也。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贡楛矢石砮,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以肃慎矢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分同姓以珍玉,展亲;分异姓以远方职,使无忘服。故分陈以肃慎矢。试求之故府,果得之。〈注〉韦昭曰:楛,木名。《韩非子·十过篇》:知伯令人之赵,请蔡皋狼之地,赵襄子弗与知伯因阴约韩魏将以伐,赵襄子召张孟谈而告之曰:知伯措兵于寡人必矣,今我安居。而可张孟谈曰:夫董阏子简主之才,臣也,其治晋阳而尹铎循之,其馀教犹存,君其定居晋阳而已矣。君曰:诺乃召延陵生,令将军车骑先至晋阳,君因从之,居五日而城郭已治,守备已具,君召张孟,谈而问之曰:吾城郭已治,守备已具,钱粟已足,甲兵有馀,吾奈无箭何。张孟谈曰:臣闻董子之治晋阳也,公宫之垣皆以荻蒿楛,楚墙之有楛,高至于丈,君发而用之,于是发而试之,其坚则虽箘簬之,劲弗能过也。
《唐书·扶南传》:扶南,在日南之南七十里,地卑洼,有城郭宫室。王居重观,栅城,楛叶以覆屋。

椵部汇考

图阙

《尔雅》

《释木》

椵柂〈音夷〉
〈注〉白椵也树似白杨。〈疏〉椵一名柂,郭云白椵也,树似白杨,其材能湿礼记,檀弓云柂椵郑注云:所谓捭棺也。即引此文證之是也。

《广群芳谱》《椵木》

椵木叶最大,有类团扇,其皮可以当麻,取为鱼网之纲,牢固殊常。

椵部外编

《宣室志》:天宝中有赵生者,其先以文学显生兄弟数人,俱以进士,明经入仕,独生性鲁钝,虽读书然不能分句详义,由是年壮尚不得为,郡贡常与兄弟友生会宴盈座,朱绿相接独生白衣,甚为不乐,及酒酣或靳之生益惭且怒,后一日弃其家遁去,隐晋阳山葺茅为舍,生有书百馀编笈,而至山中昼习夜息,虽寒热切肌,食粟袭纻不惮,劳苦而生蒙懵力,愈勤而功。愈少生愈恚怒,终不易其志,后旬馀有翁衣褐来造之因谓生曰:吾子居深山中,读古人书岂有志于禄仕乎虽然,学愈久而卒不能分句详义,何蔽滞之甚。耶生谢曰:仆不敏自度老且无用,故入深山读书,自悦虽不能达,其精微然,必欲死于志业,不辱先人又何及于禄仕也,翁曰:吾子之志甚坚,老夫虽无术能有补于郎君,但幸一谒我耳,因徵其所止。翁曰:我段氏子家于山西大木之下,言讫忽亡,所见生怪之以为妖,遂径往山西寻其迹,果有椵树蕃茂生,曰:岂非段氏子乎,因持插发其下得人参长尺馀,甚肖所遇翁之貌。生曰:吾闻人参能为怪者,可愈疾遂瀹,而食之自是,醒然明悟目,所览尽能穷奥,后岁馀以明经及第,历官数任而卒。

棹部汇考

图阙

嵇含南方草木状

棹树干叶俱似椿,以其叶鬻汁渍果呼为棹汁,若以棹汁杂彘肉食者,即时为雷震死,棹出高凉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