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七十卷目录

 荆部汇考
  荆图
  诗经〈周南汉广 王风扬之水 唐风葛生〉
  礼记〈学记〉
  周礼〈春官菙氏〉
  春秋纬〈运斗枢〉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嵇含南方草木状〈荆〉
  徐光启农政全书〈荆子考〉
  本草纲目〈蔓荆 牡荆 栾荆 石荆〉
 荆部艺文
  金荆颂          梁江淹
 荆部选句
 荆部纪事
 荆部杂录
 荆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七十卷

荆部汇考

《释名》
《楚》《诗经》       《荆》《运斗枢》
《金荆》《草木状》     《紫荆》《草木状》
《白荆》《草木状》     《牡荆》《草木状》
《蔓荆》《草木状》     《栾荆》《唐本草》

荆图


《诗经》《周南汉广》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
〈朱注〉楚木名荆属。

《王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楚,彼其之子,不与我戍甫。
〈传〉楚木也。

《唐风葛生》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
〈传〉葛生延而蒙楚蔹生蔓于野,喻妇人外成于他家。

《礼记》《学记》

夏楚二物收其威也。
〈注〉楚荆也所以扑挞犯礼者。

《周礼》《春官菙氏》

菙氏掌共燋契,以待卜事。
郑康成曰:燋焌用荆菙之类。郑锷曰:燋契者合众荆以为火炬之名。聂崇义曰:卜人先奠龟于西塾上,南首有席楚焞置于燋。在《龟东注》云:楚荆也,荆焞所以钻灼龟者,燋炬也,所以然火者也。

《春秋纬》《运斗枢》

玉衡星散为荆。

《山海经》《南山经》

勺之山,其下多荆杞。

《西山经》

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

《东山经》

馀峨之山,其下多荆𦬊。

《中山经》

历石之山,其木多荆𦬊。暴山,其木多荆𦬊。尧山,其木多荆𦬊。

《嵇含南方草木状》《荆》

荆宁浦有三种:金荆可作枕,紫荆堪作床,白荆堪作履。与他处牡荆、蔓荆全异,又彼境有牡荆,指病自愈节不相当者,月晕时刻之,与病人身齐等置床下,虽危困亦愈。

《徐光启·农政全书》《荆子考》

本草有牡荆实一名小荆,实俗名黄荆。生河间南阳冤句山谷、并眉州、蜀州平寿都乡高岸,及田野中。今处处有之即作箠杖者,作科条生枝茎坚劲对生枝叉叶似麻叶,而疏短又有叶似㮏,叶而短小却多花叉者,开花作穗花色粉红,微带紫,结实大如黍粒。而黄黑色味苦,性温无毒,防风为之。使恶石膏乌头。陶隐居登真隐诀云:荆木之花叶通神见鬼精。
救饥

采子换水浸淘去苦味,晒乾捣磨为面食之。

《本草纲目》蔓荆

释名
苏恭曰:蔓荆苗蔓生故名。
集解

苏恭曰:蔓荆生水滨,苗茎蔓延长丈馀,春因旧枝而生小叶,五月叶成似杏叶,六月有花红白色黄蕊,九月有实黑斑大如梧子,而虚轻,冬则叶凋。今人误以小荆为蔓荆,遂将蔓荆为牡荆也。
大明曰:海盐亦有之,大如豌豆,蒂有轻软小盖子,六七八月采之。
苏颂曰:近汴京及秦陇明越州多有之,苗茎高四五尺,对节生枝叶类小栋,至夏盛茂有花作穗淡红色,蕊黄白色,花下有青萼,至秋结子。旧说蔓生,而今所有并非蔓也。
寇宗奭曰:诸家所解蔓荆、牡荆纷纷不一,经既言蔓荆明是蔓生非是高木也。既言牡荆则自木上生。又何疑焉。
李时珍曰:其枝小弱如蔓故名蔓荆。
实修治

雷敩曰:凡使去蒂子下白膜,一重用酒浸,一伏时蒸之从巳,至未熬乾用。
李时珍曰:寻常只去膜打碎用之。
气味

苦微寒无毒,
《别录》曰:辛平温。
张元素曰:味辛温,气清阳中之阴,入太阳经胃虚人不可服,恐生痰疾。
徐之才曰:恶乌头石膏。
主治

《本经》曰:筋骨閒寒热湿痹拘挛,明目,坚齿,利九窍去。白虫久服轻身,耐老小荆实亦等。
《别录》曰:风头痛脑鸣、目泪出、益气,令人光泽脂致。甄权曰:治贼风长髭发。
大明曰:利关节,治痫疾赤眼。
张元素曰:太阳头痛,头沈昏闷,除昏暗,散风邪,凉诸经,血止,目睛内痛。
王好古曰:搜肝风。
发明

苏恭曰:小荆实即牡荆子,其功与蔓荆同,故曰亦等也。
李时珍曰:蔓荆气清,味辛,体轻而浮,上行而散,故所主者皆头面风虚之證。
附方

令发长黑,蔓荆子熊脂等分,醋调涂之。〈圣惠方〉头风作痛,蔓荆子一升,为末绢袋浸一斗酒中,七日温饮,日三次。〈千金方〉
乳痈初起,蔓荆子炒为末酒服方寸,匕渣傅之良。〈危氏得效方〉
牡荆释名
陶弘景曰:既是牡荆不应有子,小荆应是牡荆,牡荆子大于蔓荆子,而反呼小荆,恐以树形为言,不知蔓荆树亦高大也。
苏恭曰:牡荆作树,不为蔓生,故称为牡,非无实之谓也。蔓荆子大,牡荆子小,故呼小荆。
李时珍曰:古者刑杖以荆,故字从刑,其生成丛而疏爽,故又谓之楚从林从疋,疋即疏字也,济楚之义取此荆,楚之地因多产此而名也。
集解

《别录》曰:牡荆实生河间南阳冤句山谷或平寿都乡高岸上,及田野中。八月九月采实阴乾。
陶弘景曰:论蔓荆应是作棰之荆,其子殊细正如小麻子,色青黄,牡荆乃出北方,始如豆大正圆,黑仙术多用牡荆,今人都无识者李当之,药录言溲疏一名杨栌一名牡荆,理白中虚,断植即生,按今溲疏主疗与牡荆都不同,形类乖异,而仙方用牡荆云能通神见鬼,非唯其实枝叶并好,又云荆树必枝叶相对者是牡荆,不对者即非牡荆也。并莫详虚实更须博访。苏恭曰:牡荆即作棰杖者所在皆有之,实细黄色茎劲作树生,《汉书郊祀志》以牡荆茎为幡竿,则明知非蔓荆也,有青赤二种,以青者为佳,今人相承多以牡荆为蔓荆,此极误也。
苏颂曰:牡荆今眉州、蜀州及近汴京亦有之,俗名黄荆是也。枝茎坚劲作科不作蔓,叶如蓖麻,更疏瘦花红作穗实细而黄如麻子大,或云即小荆也。按陶隐居登真隐诀云:荆木之叶华通神见鬼精。注云:荆有三种荆木即今作菙杖者,叶香亦有花子子不入药方术,则用牡荆其子入药,北人无识其木者。天监三年天子将合神仙饮奉敕论牡荆,曰:荆花白多子,子粗者历历疏生,不过三两茎,多不能圆或扁、或异、或多似竹节叶,与馀荆不殊,蜂多采牡荆,牡荆汁冷而甜馀,荆被烧则烟火气苦,牡荆慢质实烟火不入其中。主治心风第一,于时远近,寻觅遂不得也。
韩保升曰:陶氏不惟不别,蔓荆亦不识牡荆,蔓荆蔓生,牡荆树生,理自明矣。
李时珍曰:牡荆处处山野多有樵采为薪。年久不樵者其树大如碗也。其木心方其枝对生一枝,五叶或七叶。叶如榆叶,长而尖有锯齿,五月杪间开花成穗,红紫色,其子大如胡荽子,而有白膜皮裹之。苏颂云:叶似蓖麻者误矣。有青赤二种:青者为荆,赤者为楛。嫩条皆可为筥筐,古者贫妇以荆为钗即此二木也。按《裴渊广州记》云:荆有三种:金荆可作枕,紫荆可作床,白荆可作履,与他处牡荆、蔓荆全异。宁浦有牡荆指病自愈节不相当者,月晕时刻之与病人,身齐等置床下病,虽危亦无害也。《杜宝拾遗录》云:南方林邑诸地在海中、山中多金荆,大者十围盘屈瘤蹙文如美锦,色如真金,工人用之贵如沈檀,此皆荆之别类也。《春秋运斗枢》云:玉衡星散而为荆。
实气味

苦温无毒。
李时珍曰:辛温。
徐之才曰:防己为之使畏石膏。
实主治

《别录》曰:除骨间寒热通利胃气止,欬逆下气。
徐之才曰:得柏实青葙木疗风。
朱震亨曰:炒焦为末,饮服治心痛,及妇人白带。李时珍曰:用半升炒熟,入酒一盏,煎一沸热服,治小肠疝气甚效,酒浸饮治耳聋。
叶气味

苦寒无毒。
叶主治

《别录》曰:久病霍乱,转筋血淋下部疮,湿𧏾薄脚、疰脚气肿满。
叶发明

海上集验方治脚气,蒸法用荆叶不限多少,蒸置大瓮中,其下著火温之,以病人置叶中须臾,当汗出蒸时常旋,旋吃饭稍倦,即止便以被盖避风,仍进葱豉酒及豆酒亦可,以瘥为度。
李时珍曰:蒸法虽妙,止宜施之野人,李仲南永类方云:治脚气诸病,用荆茎于坛中,烧烟熏涌泉穴及痛处,使汗出则愈。此法贵贱皆可用者。又谈野翁试验方治毒蛇,望板龟螫伤满身洪肿发泡,用黄荆嫩头捣汁涂泡上,渣酓咬处即消。此法乃出于葛洪肘后方。治诸蛇以荆叶捣烂,袋盛薄于肿上者也。《物类相感志》云:荆叶逼蚊。
根气味

甘苦平无毒。
李时珍曰:苦微辛。
根主治

《别录》曰:水煮服治心风、头风、肢体诸风,解肌发汗。
根发明

李时珍曰:牡荆苦能降辛温,能散降则化痰散则祛风,故风痰之病宜之其解肌发汗之功。世无知者按王氏奇方云:一人病风数年,予以七叶黄荆根皮五,加根皮接骨草等分煎汤,日服遂愈,盖得此意也。
荆茎

《别录》曰:八月十月采阴乾。
陈藏器曰:即今荆杖也,煮汁堪染。
荆茎主治

《别录》曰:灼烂。
陈藏器曰:灼疮发热焱疮有效。
李时珍曰:同荆芥荜拨煎水漱风牙痛。
荆沥修治

李时珍曰:取法用新采荆茎,截尺五长架于两砖上,中间烧火炙之,两头以器承取热服或入药中,又法截三四寸长束入瓶中,仍以一瓶合住固外以糠火煨烧其汁,沥入下瓶中亦妙。
荆沥气味

甘平无毒。
荆沥主治

陈藏器曰:饮之去心闷、烦热、头风旋、运目眩、心头瀁瀁欲吐、卒失音、小儿心热惊痫,止消渴、除痰唾,令人不睡。
李时珍曰:除风热,开经络,导痰涎,行血气解热痢。
荆沥发明
李时珍曰:荆沥气平、味甘、化痰、去风为妙药。故孙思
邈。《千金翼》云:凡患风人多热,常宜以竹沥荆沥姜汁合和匀,热服以瘥为度。陶弘景亦云:牡荆汁治心风为第一。《延年秘录》云:热多用竹沥,寒多用荆沥。朱震亨曰:二汁同功,并以姜汁助送则不凝滞,但气虚不能食者,用竹沥气,实能食者用荆沥。
附方

湿痰白浊,牡荆子炒为末,每酒服二钱〈集简方〉。九窍出血,荆叶捣汁酒和服二合〈千金方〉
小便尿血,荆叶汁酒服二合〈千金方〉
青盲内障,春初取黄荆嫩头九蒸九暴半斤,用乌鸡一只以米饲五日,安净板上饲以大麻子二三日,收粪乾入瓶内,熬黄和荆头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至二十丸,陈米饮下日二〈圣济总录〉
中风口噤,荆沥每服一升〈范汪方〉
头风头痛,荆沥日日服之〈集验方〉
喉痹疮肿,荆沥细细咽之,或以荆一握水煎服之亦可〈千金翼〉
目中卒痛,烧荆木取黄汁点之〈肘后方〉
心虚惊悸,羸瘦者荆沥二升火煎至一升六合,分作四服日三夜一〈小品方〉
赤白下痢五六年者,荆沥每日服五合〈外台秘要〉。湿喎疮癣,荆木烧取汁日涂之〈深师方〉
栾荆集解
苏恭曰:栾荆茎叶都似石南,乾亦反卷经冬不死,叶上有细黑点者真也。今雍州所用者是,而洛州乃用石荆当之非也。俗方大用而本草不载,亦无别名,但有栾花功用,又别非此物华也。
苏颂曰:栾荆今生东海及淄州、汾州所生者,皆枝茎白叶圆小而青色,颇似榆叶。而长冬夏不凋,六月开花,花有紫白二种,子似大麻,四月采苗叶,八月采子寇。宗奭曰:栾荆即牡荆也,子青色如茱萸,不合更立此条,苏恭又称石荆当之,转见穿凿。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云:栾似木兰,木兰叶似桂,与苏恭所说叶似石南者相近,苏颂所图者即今牡荆,与唐本草者不合,栾荆是苏恭收入本草不应自误,盖后人不识遂以牡荆充之,寇氏亦指为牡荆耳。
子气味

辛苦温有小毒。
甄权曰:甘辛、微热、无毒,决明为之使恶石膏。
主治

《唐本草》曰:大风头面手足诸风,癫痫狂痉湿痹,寒冷疼痛。
甄权曰:四肢不遂,通血脉,明目益精光。
苏颂曰:合柏油同熬涂人畜,疮疥。
石荆集解
陈藏器曰:石荆似荆而小生水傍广济方,一名水荆是也,苏颂言洛人以当栾荆者,非也。
主治

陈藏器曰:烧灰淋汁浴头、生发令长。

荆部艺文

《金荆颂》梁·江淹

江南之山,巨嶂连天,既抱紫霞,亦漱绛烟。金荆嘉树,涵云宅仙,姱节讵及,幽意谁传。

荆部选句

汉东方朔七谏荆棘,聚而成林。
晋张华鹪鹩赋非陋荆棘,非荣茝兰。周庾信拟连珠荆棘参天,昔日长洲之苑。
晋陆机诗:三荆欢同株。
唐杜甫诗:为历云山问,无辞荆棘深。
元稹诗:章台塞路荆。
元郝经诗:路傍但见棘与荆。
马臻诗:繁荆未易薅。

荆部纪事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初楚伍参与蔡太师子朝友,其子伍举与声子相善也。伍举娶于王子牟,王子牟为申公而亡,楚人曰:伍举实送之,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将如晋,遇之于郑郊,班荆相与食,而言复故,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
《韩非子》:孟献伯相鲁,堂下生藿藜,门外长荆棘,食不二味坐不重席。
皇览孔子茔中,不生荆棘及刺人草。《史记·廉颇蔺相如传》:廉颇者,赵之良将也。赵惠文王十六年,拜为上卿。蔺相如者,赵人也,赵王与秦王会渑池。以相如功大,拜为上卿,位在廉颇之右。廉颇不忍为之下。宣言曰:我见相如,必辱之。相如闻,不肯与会。相如每朝时,常称病,不欲与廉颇争列。已而相如出,望见廉颇,相如引车避匿。于是舍人相与谏:请辞去。蔺相如固止之,曰:彊秦之所以不敢加兵于赵者,徒以吾两人在也。今两虎共斗,其势不俱生。吾所以为此者,以先国家之急而后私雠也。廉颇闻之,肉袒负荆,因宾客至蔺相如门谢罪。曰:鄙贱之人,不知将军宽之至此也。卒相与驩,为刎颈之交。〈注〉索隐曰:负荆者,荆,楚也,可以为鞭也。
《汉书·郊祀志》:秋,为伐南越,告祷泰一,以牡荆画幡日月北斗登龙,以象太一三星,为泰一锋旗,命曰灵旗。〈注〉李奇曰:牡荆作幡柄也。如淳曰:牡荆荆之无子者皆絜齐之道。晋灼曰:牡节间不相当也,月晕刻之为券以畏病者。师古曰:以牡荆为幡竿,而画幡为日月龙及星。
《洞冥记》:董谒,字仲元,武都郁邑人也。少好学,家贫拾树叶以代书简,编荆为床,聚鸟兽毛以寝其上。《东观汉记》:尹勤治韩诗事薛汉,身牧豕事亲至孝无有,交游门生荆棘。
《后汉书·鲍永传》:光武即位,徵永诣行在所。时董宪裨将屯兵于鲁,侵害百姓,乃拜永为鲁郡太守。永到,击讨,大破之,降者数千人。唯别帅彭丰、虞林、皮常等各千馀人,称将军,不肯下。顷之,孔子阙里无故荆棘自除,从讲堂至于里门。永异之,谓府丞及鲁令曰:方今危急而阙里自开,斯岂夫子欲令太守行礼,助吾诛无道耶。乃会人众,修乡射之礼,请丰等共会观视,欲因此擒之。丰等亦欲图永,乃持牛酒劳飨,而潜挟兵器。永觉之,手格杀丰等,擒破党与。帝嘉其略,封为关内侯。
《冯异传》:建武六年春,异朝京师。引见,帝谓公卿曰:是我起兵时主簿也。为我披荆棘,定关中。
《晋书·索靖传》:靖在台积年,除雁门太守,迁鲁相,又拜酒泉太守。惠帝即位,赐爵关内侯。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
《刘琨传》:琨以勋封广武侯。永嘉元年,为并州刺史,琨至晋阳。府寺焚毁,僵尸蔽地,其有存者,饥羸无复人色,荆棘成林,豺狼满道。琨剪除荆棘,收葬枯骸,造府朝,建市狱。寇盗互来掩袭,恒以城门为战场,百姓负楯以耕,属鞬而耨。琨抚循劳来,甚得物情。
《祖逖传》:逖为豫州刺史,公私丰赡,士马日滋。方当推锋越河,扫清冀朔,会朝廷将遣戴若思为都督,逖以若思是吴人,虽有才望,无弘致远识,且已剪荆棘,收河南地,而若思雍容,一旦来统之,意甚怏怏。
《孝子传》:古有兄弟忽欲分异,出门见三荆同株接叶。连阴叹曰:木犹欣聚况我而殊哉,遂还为雍睦。《颜峻几赞序》:今上幸彭城赐金荆卧几。
《南史·齐武帝本纪》:上将讨戴凯之,大飨士卒。是日大热,上各令折荆枝自蔽,言未终而有云垂荫,正当会所,会罢乃散。
《登真隐诀注》:梁天监三年,上将合神仙饮奉敕论荆曰:荆花白多子,子粗大历,历疏生不过三两,茎多不能圆或褊、或异、或多,似竹节叶与馀荆不殊蜂,多采牡荆,牡荆汁冷而甜。馀荆被烧则烟火气苦。牡荆体慢汁实,烟火不入其中。主治心风第一,于时远近寻觅不得,犹用荆叶,今之所有者云。
《隋书·燕荣传》:燕荣为幽州总管。性严酷。尝按部,道次见丛荆,堪为笞捶,命取之,辄以试人。人或自陈无咎,荣曰:后若有罪,当免尔。及后犯细过,将檛之,人曰:前日被杖,使君许有罪宥之。荣曰:无过尚尔,况有过邪。榜捶如旧。
《大业拾遗录》:五年南方置北景、林邑、海阴三郡,北景在林邑南大海中,与海阴接境,其地东西一千馀里,南北三百馀里,海中四绝,北去大岸三百馀里或云马援铸柱尚存,地暑热多大林木,高者数百寻,有金荆生于高山峻阜,大者十围盘屈瘤蹙文,如美锦色艳于真金中,夏时有于海际得之,工人取用甚精妙,贵于沈檀。
《文中子》:子赴洛道于沔池,主人不授馆,子有饥色坐荆棘閒,赞易不辍也。
《朝野佥载》:隋帝令朱宽征留仇国还得金荆瘤数十片,木色如真金,密致而文采盘蹙,有如美锦,甚香极细,可为枕及案面,虽沈檀不能及。
《闻奇录》:贾人张弘者行至华岳庙前忽昏懵,前进不可,系马于一金荆树而酣睡,马惊拽出树根而走,寤逐而及之树根,形如狮子毛、爪、眼、耳、足、尾无不悉具。乃于华阴县求木工修之,为一枕献于庙,守庙者常以匮锁之行人,闻者赂守庙者百钱,始获一见。《宋史·范纯仁传》:闻太师文彦博欲贬于岭峤,纯仁谓左相吕大防曰:此路自乾兴以来,荆棘近七十年,吾辈开之,恐自不免。大防遂不敢言。
《湘山野录》:唐介自政府归,语诸子曰:桃李未尝与,汝等栽培荆棘则甚多矣,穷达有命自勉而已。

荆部杂录

《诗经·郑风扬之水》:扬之水不流束楚。
《唐风绸缪》:绸缪束楚三星在户。
《秦风黄鸟交》:交黄鸟止于楚。
《韩非子·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故君子慎所树。
《淮南子》:师之所处生以棘楚。
《礼弓矢图》:楚以荆为之,然以灼正以荆者,凡木心圆荆心方也。
《补笔谈栾》:有一种树生其实可作数珠者,谓之木栾即本草栾花是也。丛生可为杖棰者,谓之栾荆,又名黄荆即本草牡荆是也。此两种之外,唐人《补本草》又有紫荆一条遂与二栾相乱,栾花出《神农本经》,牡荆见于《前汉郊祀志》,从来甚久,栾荆特出唐人《新附》自是一物非古人所谓栾荆也。

荆部外编

《神仙传》:吴有徐随居丹徒左慈过随门,下有宿客车六七乘,欺慈曰:徐公不在慈,去客皆见牛在杨树杪车毂中,皆生荆木长一二丈,客惧入报随,随曰:此左公遣追之,客逐慈叩首谢客,还见牛故在,地无复荆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