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九卷目录

 榆部汇考
  榆图
  诗经〈唐风山有枢 秦风晨风 陈风东门之枌〉
  礼记〈内则〉
  尔雅〈释木〉
  春秋纬〈元命苞 运斗枢〉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榆〉
  毛诗陆疏广要〈山有枢〉
  本草纲目〈榆 樃榆 芜荑〉
 榆部艺文一
  取榆火赋         唐王起
 榆部艺文二〈诗〉
  寓兴          唐僧皎然
  御史台榆         宋苏轼
  榆钱           孔平仲
  榆            明吴宽
 榆部选句
 榆部纪事
 榆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九卷

榆部汇考

《释名》
《榆》《诗经》       《枢》《诗经》
《驳》《诗经》       《枌》《诗经》
《藲》《尔雅》       《荎》《尔雅》
《无姑》《尔雅》      《芜荑》《尔雅注》

《樃榆》《拾遗》

榆图


《诗经》《唐风山有枢》

山有枢,隰有榆。
〈朱注〉枢荎也,今刺榆也,榆白枌也,〈大全〉东莱吕氏曰:陆玑云:枢其针刺如柘,其叶如榆,为茹美滑于白榆也,榆之皮色白者名枌。郭璞曰: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白色。

《秦风晨风》

山有苞栎,隰有六驳。
〈疏〉陆玑疏云:驳马梓榆也,其树皮青白驳荦,遥视似駮马,故谓之駮,〈朱注〉驳梓榆也,其皮青白如駮。〈大全〉王肃云:言六据所见而言也。

《陈风东门之枌》

东门之枌
〈正义〉释木云:榆白枌。孙炎曰:榆白者名枌。郭璞曰: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色白,是枌为白榆也。

《礼记》《内则》

子事父母妇,事舅姑枣栗,饴蜜以甘之堇荁枌榆,兔薧滫瀡以滑之。
〈注〉谓用调和饮食也,榆白曰枌。〈疏〉释木云:榆白枌。孙炎云:榆白者名枌。郭景纯曰: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色白。

《尔雅》《释木》

榆白枌
〈注〉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色白。〈疏〉榆之皮色白名枌。郭云: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色白。诗陈风云:东门之枌是也。

无姑其实夷
〈注〉无姑姑榆也,生山中,叶圆而厚,剥取皮合渍之,其味辛香所谓芜荑。〈疏〉无姑一名姑榆,其实名荑。郭云:无姑姑榆也,生山中,叶圆而厚,剥取皮合渍之,其味辛香,所谓芜荑。云:所谓本草芜荑,一名无姑也。

藲荎
〈注〉今之刺榆〈疏〉别二名也,郭云:今之刺榆诗。唐风云:山有枢陆玑疏,其针刺如柘,其叶如榆,瀹为茹美滑如白榆之类,有十种叶皆相似,皮及木理异矣。

《春秋纬》《元命苞》

三月榆荚落。

《运斗枢》

玉衡星散为榆,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榆》

尔雅曰:榆白枌注。曰:枌榆先生,叶却著荚,皮色白。广志曰:有姑榆有朗榆案,今世有刺榆木甚牢韧。可以为犊车材挟,榆可以为车毂及器物山榆人。可以为芜荑,凡种者直种刺、挟两种利者为多,其馀软弱例,非佳好之木也。

榆性扇,地其阴下五谷不植。
随其高下广狭东西北方,所扇各与树等。

种者宜于园地北亩,秋耕令熟至春榆荚落时收,取漫散犁细耕劳之,明年正月初附地芟,杀以草覆上放火烧之。
一根上必十数条俱生,止留一根强者,馀悉搯去之。

一岁之中长八九尺矣。
不烧则长迟也,

后年正月二月移栽之。
初生即移者喜曲,故须丛林长之三年乃移种。

初生三年不用采叶,尤忌采心,
采心则科茹太长,更须依法烧之,则依前茂矣。

不用剥沐,
剥者长而细又多痕,痕不剥,则短粗而无病。谚曰:不剥沐十年成。毂言易粗也,必欲剥者宜留二寸

于堑坑中,种者以陈屋草布堑中,散榆荚于草上以土覆之烧亦如法。
陈草还似肥良胜粪,无陈草者用粪粪之亦佳,不粪虽生而瘦既栽移者烧亦如法也。

又种榆法其于地畔种者,致摧损谷既非丛林率多曲戾,不如割地一方种之,其田土薄地不宜五谷者,唯宜榆及白地须近市。
卖柴荚叶省功也。

梜榆、刺榆、凡榆三种色别种之,勿令和杂。
梜榆、荚叶味苦,凡榆荚味甘,甘者春时将煮,卖是须别也。

种地收荚一如前法,先耕地作垄,然后散榆荚。
垄者看好料理,又易五寸一荚,稀穊得中。

散讫劳之榆生共草俱长,未须料理明年正月附地芟杀放火烧之,亦任生长,勿使长近又至明年正月,斸去恶者,其一株止有七八根生者,悉皆砍去唯留一根粗直好者,三年春可将荚叶卖之,五年之后便堪作椽不梜者,即可砍卖梜者旋作独槃及盏,十年之后魁碗、瓶榼、器皿无所不任,十五年后中为车毂及蒲桃瓷,其岁岁科简剥治之功,指柴雇人十束雇一人无业之人,争来就作卖柴之利已自无赀。
岁出万束一束三文,则三十贯荚叶在外也。

况诸器物其利十倍。
于柴十倍,岁收三十万。

砍后复生,不劳耕种,所谓一劳永逸,能种一顷岁收千匹,唯须一人守护、指挥、处分,既无牛耕种子人功之费,不虑水旱风虫之灾,比之谷田劳逸万倍。男女初生各与小树二十株,比至嫁娶,悉任车毂一树三具,一具值绢三疋成绢一百八十疋,聘财资遣粗得充事。
术曰:北方种榆九根宜蚕桑田谷好。
崔寔曰:二月榆荚成及青收乾,以为旨蓄。
旨美也,蓄积也,二月收青小蒸曝之,至冬以酿酒。《滑香宜养老诗》云:我有旨蓄亦以御冬也。

色变白将落,可作䤅,随节早晏勿失其适。
䤅榆酱,
《毛诗陆疏广要》唐风

《山有枢》

枢其针刺如柘,其叶如榆,瀹为茹美滑干白榆,榆之类有十种,叶皆相似,皮及木理异耳。
《尔雅》云:《藲荎邢疏》云:别二名也。郭云:今之刺榆诗。《唐风》云:山有枢是也。郑注云:刺榆也,有针刺如柘,其叶如榆,瀹为蔬美,滑于白榆。《尔雅翼诗》山有枢隰有榆藲荎盖榆之类,今之刺榆也。《尔雅》疏榆之类有十种,叶皆相似,皮及木理异耳。而刺榆有针刺如柘,其叶如榆,瀹为蔬美,滑于白榆内,则曰:堇荁枌榆兔薧滫瀡,以滑之盖榆之类,皆滑免读,若问孙愐,唐类菟新生草则薧乃是久者,以上四物
新旧之名,皆滑利之名也。嵇康谓榆令人瞑《齐民要术》称梜榆,凡榆三种色别,种之勿杂,以为梜榆荚叶味苦,凡榆荚味甘,甘者春时将煮,卖是以须别也。《广志》曰:有姑榆、有樃榆,樃榆无荚管子五粟五沃之土,其榆条直以长,按《陈藏器》云:江南有刺榆无大榆盖,大榆北方有之,秦汉故塞其地皆榆,塞榆北方之木也。《淮南子》曰:槐榆与橘柚合而为兄弟,有苗与三危通而为一家言,槐榆北方橘柚南方也是以江南无榆,但言枢耳。若晋风则山隰兼有之,然而有材不能用,则不如其亡也。《泛胜之书》曰:三月榆荚雨时高强土皆可,种木汉铸榆荚,钱如榆荚也,又丰有枌榆社崔寔四民。月令曰:榆荚成者,收乾以为旨,蓄色变白将,落收为酱,河平元年旱伤麦民食榆皮万毕。《术》曰:八月榆檽令人不饥。《广雅》云:柘榆梗榆也。陈藏器云:江南有刺榆无大榆,刺榆秋实。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按《王安石字说》云:榆沈俞柔故谓之榆,其枌则有分之道,故谓之枌,其荚飘零故曰零榆。
集解

《别录》曰:榆皮生颍川山谷,二月采皮取白暴乾,八月采实并勿令中湿,湿则伤人。
陶弘景曰:此即今之榆树,取皮刮去上赤皮,亦可临时用之,性至滑利,初生荚仁以作糜羹,令人多睡,嵇康所谓榆令人瞑也。
苏恭曰:榆三月实,熟寻即落矣,今云:八月采实恐误也。
陈藏器曰:江东无大榆,有刺榆秋实,故经云:八月采者误也,刺榆皮不滑利。
苏颂曰:榆处处有之,三月生荚,古人采仁以为糜羹,今无复食者,惟用陈老实作酱耳。按《尔雅疏》云:榆类有数十种,叶皆相似,但皮及木理有异耳。刺榆有针敕如柘,其叶如榆,瀹为蔬羹,滑于白榆,即《尔雅》所谓,藲荎,《诗经》所谓,山有枢是也。白榆先生叶却著荚,皮白色,二月剥皮刮去粗皵,中极滑白,即《尔雅》所谓,榆白枌是也,荒岁农人取皮为粉,食之,当粮不损人,四月采实。
寇宗奭曰:榆皮初春先生荚者是也。嫩时收贮为羹茹,嘉祐中丰沛人缺食,多用之。
李时珍曰:邢炳《尔雅》疏云:榆有数十种,今人不能尽别,惟知荚榆、白榆、刺榆、樃榆数者而已,荚榆、白榆皆大榆也。有赤白二种,白者名枌,其木甚高大,未生叶时枝条间先生榆荚,形状似钱,而小色白成串,俗呼榆钱。后方生叶,似山茱萸,叶而长尖𧣪润泽,嫩叶煠浸淘过可食。故《内则》云:堇荁枌榆兔薧,滫瀡以滑之,三月采榆钱可作羹,亦可收至冬酿酒,瀹过晒乾可为酱,即榆仁医也,崔寔月令谓之,䤅音牟榆者是也,山榆之荚名芜荑与此相近,但味稍苦耳,诸榆性皆扇地,故其下五谷不殖,古人春取榆火,今人采其白皮为榆,面水调香剂,粘滑胜于胶漆。陈承曰:榆皮湿,捣如糊用,粘瓦石极有力,汴洛人以石为碓,嘴用此胶之。
白皮气味

甘平滑利无毒。
白皮主治

《本经》曰:大小便不通,利水道,除邪气,久服断谷,轻身不饥,其实尤良。
《别录》曰:疗肠胃,邪热气消,肿治小儿头疮、痂疕。大明曰:通经脉,捣涎傅癣疮。
甄权曰:滑胎,利五淋,治齁喘,疗不眠。
孟诜曰:生皮捣和三年醋滓封暴,患赤肿女人妒乳,肿日六七易效。
李时珍曰:利窍,渗湿热,行津液,消痈肿。
白皮发明

孟诜曰:高昌人多捣白皮为末,和菜菹食甚美,令人能食,仙家常服,服丹石人亦服之,取利关节故也。李时珍曰:榆皮、榆叶性皆滑利,下降手足太阳手阳明经药也,故大小便不通,五淋肿满喘嗽不眠,经脉胎产诸證宜之。《本草十剂》云:滑可去著冬葵,子榆白皮之属,盖亦取其利窍渗湿热,消留著有形之物尔气盛而壅者宜之,若胃寒而虚者,久服渗利恐泄真气,本经所谓,久服轻身、不饥,苏颂所谓,榆粉多食不损人者,恐非确论也。
叶气味

同上。
叶主治

陈藏器曰:嫩叶作羹,及煠食消水肿,利小便,下石淋,压丹石。
李时珍曰:暴乾为末,淡盐水拌或炙、或晒乾,拌菜食之,亦辛滑下水气。又曰:煎汁洗酒鼻同酸枣仁等分,蜜丸日服治胆热,虚劳不眠。
花主治

《别录》曰:小儿痫小便不利,伤热。
荚仁气味

微辛平,无毒。
荚仁主治

陶弘景曰:作糜羹食令人多睡。
陈藏器曰:主妇人带下和牛肉作羹食。
孟诜曰:子酱似芜荑,能助肺杀诸虫下气,令人能食,消心腹间恶气,卒心痛,涂诸疮癣以陈者良。
附方

断谷不饥,榆皮檀皮为末,日服数合。〈救荒本草〉齁喘不止,榆白皮阴乾焙为末,每日旦夜用水五合末,二钱煎如胶服。〈食疗本草〉
久嗽欲死,许明则有效方,用厚榆皮削如指大长尺馀,纳喉中频出入当吐脓血而愈。〈古今录验〉
虚劳白浊,榆白皮二升水二斗煮取五升,分五服。〈千金方〉
小便气淋,榆枝石燕子煎水日服。〈普济方〉
五淋涩痛,榆白皮阴乾焙研,每以二钱水五合煎如胶,日二服。〈普济方〉
渴而尿多、非淋也,用榆皮二片去黑皮以水一斗煮,取五升一服三合日三服。〈外台秘要〉
身体暴肿,榆皮捣末同米作粥,食之小便良。〈备急方〉临月易产,榆皮焙为末,临月日三服方寸匕,令产极易。〈陈承本草别说〉
堕胎下血不止,榆白皮当归焙各半两,入生姜水煎服之。〈普济方〉
胎死腹中或母病欲下胎,榆白皮煮汁服二升。〈子母秘录〉身首生疮,榆白皮末油和涂之,虫当出。〈子母秘录〉火灼烂疮,榆白皮嚼涂之。〈千金髓〉
五色丹毒,俗名游肿,犯者多死,不可轻视。以榆白皮末鸡子白和涂之。〈千金方〉
小儿虫疮,榆白皮末和猪脂涂绵上,覆之虫出,立瘥。〈千金方〉
痈疽发背,榆根白皮切清水洗捣,极烂和香油傅之留头出气燥,则以苦茶频润不粘更换新者,将愈以桑叶嚼烂,随大小贴之口,合乃止神效。〈救急方〉小儿瘰𤻤,榆白皮生捣如泥封之,频易。〈必效方〉小儿秃疮,醋和榆白皮末涂之,虫当出。〈产乳方〉
樃榆集解
陈藏器曰:樃榆生山中,状如榆,其皮有滑汁,秋生荚如大榆。
李时珍曰:大榆二月生,荚樃榆八月生,荚可分别。
皮气味

甘寒无毒。
皮主治

陈藏器曰:下热淋利水道,令人睡。
李时珍曰:治小儿解颅。
芜荑释名
李时珍曰:按《说文》云:楩山枌榆也,有刺实为芜荑。《尔雅》云:无姑其实荑。又云:莁荑榝蘠,则此物乃莁树之荑故名也。
苏恭曰:乃榝蘠二字之误。
集解

《别录》曰:芜荑生晋山川谷,三月采实阴乾。
陶弘景曰:今惟出高丽,状如榆荚,气臭如,彼人皆以作酱食之,性杀虫置物中,亦辟蛀,但患其臭。苏恭曰:今延州同州者甚好。
马志曰:河东河西处处有之。
苏颂曰:近道亦有以出太原者,良大抵榆类,而差小其实亦早成此榆,乃大气臭郭璞《尔雅》注云:无姑姑榆也,生山中叶圆而厚,剥取皮合渍之其味辛香,所谓芜荑也,采实阴乾用,今人又多取作屑以芼五味,惟陈者良人收藏之,多以盐渍,则失气味,但宜食品不堪入药。
李珣曰:按《广州记》云:生大秦国,是波斯芜荑也。陈藏器曰:芜荑气膻者,良乃山榆仁也。
李时珍曰:芜荑有大小两种,小者即榆荚也,揉取仁酝为酱,味尤辛人,多以外物相和不可不择。去之入药皆用大芜荑别有种。
气味

辛平无毒。
甄权曰:苦平。
李珣曰:辛温。
孟诜曰:作酱其香美,功尤胜于榆仁,可少食,之过多发热为辛故也,秋月食之尤宜人。
主治

《本经》曰:五内邪气散,皮肤骨节中淫,淫温行毒去,三虫化食。《别录》曰:逐寸白散肠中,嗢嗢喘息。
《蜀本草》曰:主积冷气,心腹、症痛,除肌肤节中风,淫淫如虫行。
孟诜曰:五脏皮肤肢节邪气长,食治五痔,杀中恶虫毒,诸病不生。
大明曰:治肠风痔瘘,恶疮疥癣。李珣曰:杀虫止痛,治妇人子宫风,虚孩子疳泻,冷痢,得诃子豆蔻良。
张鼎曰:和猪脂捣涂热疮和蜜,治湿癣,和炒牛酪或马酪,治一切疮。
附方

脾胃有虫食即作痛,面黄无色,以石州芜荑仁二两和面炒黄色为末,非时米饮服二钱匕。〈千金方〉制杀诸虫生,芜荑生槟榔各四两,为末蒸饼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白汤下。〈本事方〉
疳热有虫瘦瘁,久服充肥,用榆仁一两、黄连一两为末,猪胆汁七枚和入碗内饭上蒸之,一日蒸一次九蒸乃入,麝香半钱汤浸蒸饼,和丸绿豆大,每服五七丸至一二十丸,米饮下。〈钱氏小儿直诀〉
小儿虫痫胃寒,虫上诸證,危恶与痫相似,用白芜荑乾漆烧存性等分为末,米饮调服一字至一钱。〈杜乇方〉结阴下血,芜荑一两捣烂,纸压去油为末,以雄猪胆汁丸梧子大,每服九丸甘草汤下,日五,服三日断根。〈普济方〉
脾胃气泄久患不止,芜荑五两捣末,饭丸梧子大每日空心午饭前,陈米饮下三十丸,久服去三尸益神驻颜。此方得之,章镣曾用得力。〈王绍颜续传信方〉膀胱气急宜下气,用芜荑捣和食盐末等分,以绵裹如枣大纳下部,或下恶汁并下气佳。〈外台秘要〉婴孩惊瘖风后失音不能言,肥儿丸用芜荑炒神曲炒麦芽、炒黄连、炒各一钱为末,猪胆汁打糊丸黍米大,每服十丸,木通汤下,黄连能去心窍恶血。〈全幼心镜〉虫牙作痛以,芜荑仁安蛀孔中,及缝中甚效。〈危氏得效方〉腹中鳖瘕,平时嗜酒血入于酒则为酒鳖,平时多气血凝于气则为气鳖,虚劳痼冷败血杂痰则为血鳖,摇头掉尾如虫之行上侵人咽下食人肛,或附胁背,或隐胸腹,大则如鳖,小则或如钱,治法惟用芜荑炒煎服之,兼用暖胃益血理中之类,乃可杀之,若徒事。雷丸锡灰之类无益也。〈仁斋直指方〉

榆部艺文一

《取榆火赋》〈以方春改火用榆钻燧为韵〉唐王起

国家布和令稽旧章候葭灰之所应取榆火之,有常钻之弥坚,初若切磋之响动而愈出,俄生炜煜之光火,则循利人惟向,方岂徒宣明于四海,固将贻范于百王时也。迟迟日升,习习风至太簇,中律勾芒整辔择木之宜,顺天之利,历历初种,常散荚而如钱煌煌。是求必钻木,而成燧曲直有伦,寻尺为珍启炎上之气,当发生之辰佐暄妍于献,岁助煦妪于阳春,比皇明之烛幽,既自迩而及远叶时令,而委照是舍,旧而谋新始青林兮,见采终洪垆兮,有待郁攸之气方腾枯槁之容,不改其执热也。殊金燧之感其攻坚也。非木石之钻佩之,或杂于刀砺用之以代其槐檀,运手而绿烟乍起属目,而朱燄可观,馀烬收之而有耀,死灰然之,而孰难束蕴,是繁抱焦众夥何镕铸,而不赖何燔炙,而不可红星忽迸不异乎。种天之星朱火,既非讵同夫敲石之火,则知调其玉烛,取彼白榆,诚国之美利,亦君之远图,始韬光而无朕卒,既燥而有孚所以微成于著,有生于无岂徒严凝之,乡树于北塞晼,晚之景失于东隅宜乎。大化不爽,馀光必共,莫不爱一人之大,化为百姓之日用。

榆部艺文二〈诗〉《寓兴》唐·僧皎然

天上生白榆,白榆直上连天根,高枝不知几万丈,世人仰望徒攀援,谁能上天采其子,种向人閒笑桃李。因问老仙求种法,老仙嗤我愚不答,始知此道终无成,还如瞽夫学长生。

《御史台榆》宋·苏轼

我行汴堤上,厌见榆阴绿,千株不盈亩,斩伐同一束。及居幽囚中,亦复见此木,蠹皮溜秋雨,病叶埋墙曲。谁言霜雪苦,生意殊未足,坐待春风至,飞英覆空屋。

《榆钱》孔平仲

镂雪裁绡个个圆,日斜风定稳如穿,凭谁细与东君说,买住青春费几钱。

《榆》明·吴宽

始我种三榆,近在亭之左,西日待隐蔽,阴成客能坐。七年长渐高,密叶已交锁,生钱闻可食,贫者当果蓏。其一忽憔悴,啮腹缘蚁蜾,持斧欲伐之,材未中船舵。藤蔓方附丽,不伐亦自可,古人无弃物,守圃常用跛。

榆部选句

《魏应璩与庞惠恭书》:频见所上利民之术,植济南之榆,栽汉中之漆。
《陈周弘让答王褒书》:江南燠热橘柚冬青,渭北冱寒杨榆晚叶。
《周庾信谢赵王》:赉米启剥榆皮于秋塞,掘蛰燕于寒山。
隋牛弘春祈稷歌瞻榆,束耒望杏开田。
古乐府天上何所有,历历种白榆,〈又〉关树但生榆,〈又〉风榆落小钱,〈又〉丹桂青榆相蔽亏。
周庾信诗:兴云榆荚雨。
唐杜甫诗:种杏仙家尽白榆。
岑参诗:千家尽白榆。
李益诗:边霜昨夜堕关榆。
卢纶诗:山雪厚三尺,社榆粗十围。
韩愈诗:寂寥青草曲,散漫白榆风。〈又〉狂风簸枯榆,狼藉九衢内。〈又〉榆叶祇能随柳好,等閒撩乱走空园。张籍诗:榆叶暗飘萧。
李贺诗:榆荚相催不知数,沈郎青钱夹城路。
白居易:诗钱穿短贯榆。〈又〉晴熏榆荚黑。〈又〉榆叶飘钱柳展眉。〈又〉隔墙榆叶散青钱。
雍陶诗:寂寞春风花落尽,满庭榆荚似秋天。
曹唐诗:欲将心就仙郎说,借问榆花早晚秋。
薛逢诗:报秋榆叶落征衣。
薛能诗:榆荚奔风健。〈又〉此日郊亭心乍喜,败榆芳景似还家。
韦庄诗:丝钱榆贯重。
王初诗:历历素榆飘玉叶。
宋苏辙诗:青杨易三栋,赤榆换两楹。
张耒诗:修柯遇云日,老蘖干虹霓。孔武仲诗:绿榆覆水平如杯。
金麻九畴诗:村村榆火碧烟新。
元好问诗:离离涧中柏,历历岭上榆。
元周伯琦诗:禁籞深林暗赤榆。

榆部纪事

《韩诗外传》:楚庄王将兴师伐晋,告士大夫曰:敢谏者死无赦。孙叔敖进谏曰:臣园中有榆,其上有蝉,蝉方奋翼悲鸣,欲饮清露,不知螳螂之在后,曲其颈,又攫而食之也。此言前之利,而不顾后害者也。
《汉书·韩安国传》:蒙恬为秦侵胡,辟数千里,以河为竟,累石为城,树榆为塞,匈奴不敢饮马于河,〈注〉如淳曰:塞上种榆也。
《郊祀志》:高祖祷丰枌榆社,〈注〉晋灼曰:枌白榆也,师古曰:以此树为社神,因立名也。
《龚遂传》:遂为渤海太守劝民务农桑,令口种一树榆。《五行志》:成帝建始四年九月,有鼠衔黄蒿、柏叶,上民冢柏及榆树上为巢,桐柏尤多。
《天文志》:成帝河平元年三月,旱,伤麦,民食榆皮。《桓谭新论》:刘子骏信方士虚言,谓神仙可学余,见其庭下大榆树久老,剥折指谓曰:彼树无情然犹枯蠹,人虽欲爱养,何能使之不衰。
《三国志·郑浑传》:浑为山阳、魏郡太守。以郡下百姓,苦乏材木,乃课树榆为篱,并益树五果;榆皆成藩,五果丰实。入魏郡界,村落齐整如一,民得财足用饶。明帝闻之,下诏称述,布告天下。
晋宫阁名华林园,榆十九株。
《邺中记》:襄国邺路千里之中夹道种榆,盛暑之月人行其下。
《晋书·五行志》:成帝咸和六年五月癸亥,曲阿有榆树枯倒六载,是日忽复起立,至九年五月甲戌,吴县吴雄家有死榆树,是日因风雨起生,与汉上林断柳起生同象。初,康帝为吴王,于时虽改封琅琊,而犹食吴郡为邑,是帝越正体飨国之象也。曲阿先亦吴地,象见吴邑雄之舍,又天意乎。
《荆州图记》:郑县东百步里名伍伯村,有白榆连理树,异根合条高四丈馀,土民奉为社。
《宋书·符瑞志》:晋孝武帝太元十一年四月壬申,琅琊费有榆木,异根连理,相去四尺九寸。
《南史·刘善明传》:善明为海陵太守。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人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南齐书·祥瑞志》:永明三年正月,安城县榆树二株连理。
《魏书·序纪》:桓帝曾中蛊,呕吐之地仍生榆木。参合陂土无榆树,故世人异之,至今传记。
《太祖本纪》:太祖道武皇帝。母曰献明贺皇后。以建国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太祖于参合陂北,夜有光明。昭成大悦,群臣称贺,大赦,告于祖宗。保者以帝体重倍于常儿,窃独奇怪。明年有榆生于埋胞之坎,后遂成林。弱而能言,目有光曜,广颡大耳,众咸异之。《水经注十三州志》曰:大河在金城北门,东流有梁泉注之出县之南山,按耆旧言,梁晖字始娥汉大将军梁冀后,冀诛入羌后,其祖父为羌所推为渠帅,而居此城,土荒民乱,晖将移居,抱罕出顿此山为群羌围迫,无水晖,以所执榆鞭竖地以青羊祈山,神泉涌出榆木成林。
诸次水东径榆林塞世,又谓之榆林山,即《汉书》所谓榆溪旧塞者也,自溪西去悉榆林之薮矣,缘历沙陵届龟兹县西山,故谓广长榆也,王恢云:树榆为塞谓此矣。
《唐书·阳城传》:城隐中条山尝绝粮。岁饥,屏迹不过邻里,屑榆为粥,讲论不辍。
《吴凑传》:凑为京兆尹。先是,街樾稀残,有司莳榆其空,凑曰:榆非人所荫玩。悉易以槐。
《乾𦠆子扶风窦》:乂年十三诸姑累朝国戚,其伯检校工部尚书充闲厩使宫苑,使于嘉会坊,有庙院乂亲舅张敬立任安州长史,得替归城安州,土出丝履敬立,赍十数緉,散甥侄竞取之,唯乂独不取,俄而所馀之一緉,又稍大诸甥侄之剩者,乂再拜而受之,敬立问其故,乂不对,殊不知殖货有端木之远志遂于市鬻之得钱半斤,密贮之潜于锻炉,作二枝小锸利其刃,五月初长安盛飞榆荚,乂扫聚得斛馀,遂往诣伯所借庙院习业,伯父从之乂夜则潜寄褒义寺,法安上人院止,昼则往庙中以二锸开隙地,广五寸深五寸棋布四十五条,皆长二十馀步,汲水渍之,布榆荚于其中,寻遇夏雨尽皆滋长,比及秋然已,及尺馀千万馀株矣,及明年榆栽已长三尺馀,乂遂持斧伐其并者相去各三寸,又选其条枝稠直者,悉留之所间下者二尺作围束之,得百馀束,遇秋阴森,每束鬻值十馀钱,又明年汲水于旧榆,沟中至秋,榆已有大者如鸡卵,更选其稠直者,以斧去之,又得二百馀束,此时鬻利数倍矣,后五年遂取大者作屋椽仅千馀茎,鬻之得三四万馀钱,其端大之材在庙院者不啻千馀,皆堪作车乘之用,此时生涯遂有百馀焉。《酉阳杂俎》:卢县东有金榆山,昔朗法师令弟子至此采榆荚,诣瑕丘市易皆化为金钱。
《幽明录》:虞晚家有皂荚树,有神隔路,有大榆树古传曰:是雌雄。
《清异录》:同州合阳县刘靖兄弟同居宅边,榆树上生桑,西廊梧桐上生榖枝,明年坟中白杨生桧,乡人号榆为义,祖桐为小义,杨为义孙,县令出官钱为修三异亭。
金乡路上一老榆,往来者就树下易草屦,例以其旧悬而去,时人指为靴鞋树。
《宋史·河渠志》:太祖建隆三年十月,诏:缘汴河州县长吏,常以春首课民夹岸植榆柳,以固堤防。
开宝五年正月,诏曰:应缘黄、汴、清、御等河州县,除准旧制种蓺桑枣外,委长吏课民别树榆柳及土地所宜之木。仍案户籍高下,定为五等:第一等岁树五十本,第二等以下递减十本。民欲广树蓺者听,其孤、寡、茕、独者免。
真宗咸平三年,申严盗伐河上榆柳之禁。
玉海宋景德四年,德州棠榆二木连理。
《宋史·孝义传》:樊景温,陕州芮城人;荣恕旻,雄州归信人。兄弟异居积年。大中祥符中,景温樗树五枝并为一,恕旻家榆树两本自合,两家感其异,复义聚,乡人称雍睦。
《河渠志》:神宗熙宁五年,东头供奉官赵忠政言:界河以南至沧州凡三百里,夏秋可徙涉,遇冬则冰合,无异平地。请自沧州东接海,西抵西山,植榆柳、桑枣,数年之间,可限契丹。然后施力耕种,益出租赋,以助边储。诏程昉察视利害以闻。
元祐初,文彦博、吕大防,拔吴安持为都水使者,委以东流之事。京东、河北五百里内差夫,五百里外出钱雇夫,及支借常平仓司钱买梢草,斩伐榆柳。凡八年而无尺寸之效。
政和五年闰正月,诏于恩州北增修御河东堤,为治水堤防,令京西路差借来年分沟河夫千人赴役。于是都水使者孟揆移拨十八埽官兵,分地步修筑,又取枣强上埽水口以下旧堤所管榆柳为桩木。《修真录》:昔有女仙喜食众草木,夜恒不卧,一日食一树叶,酣卧不欲觉,殊愉快因名其树曰:愉。后人改心从木即今榆树也,后女仙绕宫门种之时,与族雪道君会于下,使金童讲镠虹宝典。
《农桑通诀》:昔丰沛岁饥以榆皮作屑煮食之,民赖以济。

榆部杂录

《公羊传》:昭公二十有五年夏有鸲鹆来巢,〈疏〉按运斗枢云:有鸲鹆来巢干榆,此经不言于榆者,欲道来巢即为异不假,指其处所。
管子五沃之土,其榆条长。
庄子鹊上高城之垝,而巢于高榆之巅,城坏巢折凌风而起,故君子之居世也,得时则蚁行,失时则鹊起,邹子春取榆柳之火。
《博物志》:啖榆则眠不欲觉。
刘子路侧之,榆樵人采其条,近者伐其柯尺有馀,糵而为行人所折者,非与人有雠也,然而致寇者形不隐也。
《梦书》:榆火君德至也,梦采榆叶受恩赐也,梦居树得贵官也,梦其叶滋茂福禄存也。
《补笔谈》:梓榆南人谓之朴齐,鲁间人谓之駮马即梓榆也,南人谓之朴,朴亦言駮也,但声之讹耳,诗隰有六駮是也,陆玑毛诗疏:檀木皮似系迷又似駮马,又云斫檀不谛得系迷,系迷尚可得駮马,盖三木相似也。今梓榆皮似檀,以其斑駮似马之駮者,今解诗用《尔雅》之说以为兽锯牙,食虎豹恐非也,兽动物岂常止于隰者,又与苞栎苞棣树檖,非类直是当时梓榆耳。
《宋史·河渠志》:凡伐芦荻谓之芟,伐山木榆柳枝叶谓之梢。
《尔雅》:翼秦汉故塞其地皆榆,榆北方之木也。
毛诗名物解榆沈滑,故谓之榆,荎榆而有刺所以为主枌榆而已,安可长也。以俞为合,乃卒乎分夫根如羒榆如枌,皆分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