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八卷目录

 杨部汇考
  白杨图
  水杨图
  黄杨图
  易经〈大过卦〉
  诗经〈王风扬之水 秦风车粼 陈风东门之杨 小雅采薇 南山有台 菁菁者莪 采菽〉
  尔雅〈释木〉
  山海经〈中山经〉
  大戴礼记〈夏小正〉
  崔豹古今注〈草木〉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白杨〉
  毛诗陆疏广要〈扬之水不流束蒲〉
  郭橐驼种树书〈种杨〉
  段成式酉阳杂俎〈黄杨木 青杨木〉
  本草纲目〈水杨 白杨 黄杨木〉
  王象晋群芳谱〈白杨 黄杨〉
 杨部艺文一
  白杨神新庙碑      唐令狐楚
  黄杨树子赋       宋欧阳修
  瓮庵铭          王十朋
 杨部艺文二〈诗〉
  百干黄杨        宋朱长文
  黄杨          元华幼武
  追和朱乐圃苏学百干黄杨  明吴宽
  圣水峻山多古黄杨树予为置二株庵前 傅汝舟
 杨部选句
 杨部纪事
 杨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八卷

杨部汇考

《释名》
《杨》《易经》       《蒲》《诗经》
《蒲柳》《尔雅》      《白杨》《古今注》
《栘杨》《古今注》     《水杨》《古今注》
《黄杨》《酉阳杂俎》    《青杨》《酉阳杂俎》

黄杨图


水杨图水杨图

《易经》《大过卦》水杨图

《易经》《大过卦》《易经》《大过卦》

九二枯杨生稊老,夫得其女妻无不利。
〈程传〉杨者,阳气易感之物,阳过则枯矣,杨枯槁而复生稊,阳过则未至于极也。稊根也。刘琨《劝进表》云:生繁华于枯荑谓枯根也,郑元易亦作荑字与稊同,〈本义〉稊根也,荥于下者也,荥于下则生于上矣。〈大全〉云峰胡氏曰:巽为木兑为泽,杨近泽之木,故以取象龟山。杨氏曰:闻之蜀僧云:四爻之刚虽同为木,
然或为杨、或为栋,栋负众榱,则木之强者也,杨为早凋,则木之弱者也。

九五枯杨生华,老妇得其士夫无咎无誉。
〈程传〉枯杨下生根稊,而能复生,如大过之阳兴成事功也。上生华秀虽有所发,无益于枯也。〈大全〉云峰胡氏曰:枯杨而稊,可以复生,枯杨而华,速其死也。

象曰:枯杨生华,何可久也。老妇士夫亦可丑也。
〈程传〉枯杨不生根,而生华,旋复枯矣,安能久乎。

《诗经》《王风扬之水》

扬之水,不流束蒲。
〈传〉蒲草也,〈笺〉蒲蒲柳,〈疏〉孙毓云:蒲草之声不与戍许相协,笺义为长,今则二蒲之音,未详其异,以首章言。薪下言蒲楚,则蒲楚是薪之木名,不宜为草。故《易传》以蒲为柳,《陆玑疏》云:蒲柳有两种,皮正青者曰小杨,其一种皮红者曰大杨,其叶皆长,广似柳叶皆可以为箭干。故《春秋传》曰:董泽之蒲可胜既乎。今又以为箕罐之杨也。

《秦风车粼》

阪有桑,隰有杨。

《陈风东门之杨》

东门之杨,其叶牂牂,〈又〉东门之杨,其叶肺肺。
〈朱注〉杨柳之扬起者也,牂牂盛貌肺肺犹牂牂也。

《小雅采薇》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传〉杨柳蒲柳也。

《南山有台》

南山有桑,北山有杨。

《菁菁者莪》

汎汎杨舟,载沈载浮。
〈传〉杨木为舟载沈亦沈载,浮亦浮。

《采菽》

汎汎杨舟,绋纚维之。

《尔雅》《释木》

杨蒲柳
〈注〉可以为箭,《左传》所谓董泽之蒲。〈疏〉杨一名蒲柳生泽中,可为箭笴,注云:《左传》所谓:董泽之蒲者案。《左传》:宣十二年,晋楚战于邲,晋师败绩。楚熊负羁囚知罃,知庄子以其族反之,厨武子御,下军之士多从之,每射,抽矢菆,纳诸厨子之房,厨子怒曰:非子之求,而蒲之爱,董泽之蒲,可胜既乎。杜注云:董泽之蒲河东闻喜,县东北有董池陂既尽也,是其事也。

《山海经》《中山经》

风雨之山,其木多杨。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委杨,杨则花,而后记之。

《崔豹古今注》《草木》

白杨叶圆,青杨叶长,柳叶亦长细。
栘杨圆叶、弱蒂,微风大摇,一名高飞,一名独摇。蒲柳生水边,叶似青杨,一曰蒲杨。
栘杨亦曰栘柳,亦曰蒲栘。
水杨,蒲杨也,枝劲细任,使用又有赤杨,霜降则叶赤,材理亦赤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白杨》

白杨

一名高飞,一名独摇。

性甚劲直堪为屋材,折则折矣,终不曲挠。
榆性软久无不曲,比之白杨不如远矣。直木性多曲,次之折为下也。

种白杨法:秋耕令熟,至正月二月中以犁作垄,一垄之中以犁逆顺各一到,场中宽狭正似作葱垄,作讫,又以锹掘底一坑,作小堑,所取白杨枝大如指,长三尺者屈著垄中,以土压上,令两头出土,向上直竖,二尺一株,明年正月中剥去恶枝,一亩三垄,一垄七百二十株,一株两根,一亩四千三百二十株,三年中为蚕樀。五年任为屋椽,十年堪为栋梁,以蚕樀为率,一根五钱,一亩岁收二万一千六百文,岁种三十亩,三年九十亩,一年卖三十亩,得钱六十四万八千文,周而复始,永世无穷,比之农夫,劳逸万倍,去山远者实宜多种千株以上,所求必备。
《毛诗陆疏广要》王风

《扬之水不流束蒲》

蒲柳有两种:皮正青者曰小杨,其一种皮红正白者曰大杨,其叶皆长,广似柳叶,皆可以为箭干,故
《春秋传》曰:董泽之蒲可胜,既乎今人又以为箕罐之杨也。
《尔雅》云:杨蒲柳邢疏杨一名蒲柳,生泽中可为箭笴,《左传》所谓董泽之蒲者,《杜注》云:董泽之蒲河东闻喜县东北有董池,《郑注》杨蒲柳水杨也,可为箭干,叶圆阔,树与柳相似,故名杨柳,采薇所谓杨柳依依。《左传》所谓:董泽之蒲即此也,《埤雅》:蒲柳今有黄白青赤四种,白杨叶圆,青杨叶长,赤杨霜降则叶赤,材理亦赤,黄杨木性坚致难长,俗云岁长一寸,闰年倒长一寸重,黄杨以其无火,或曰以水试之沈则无火,取木必于阴晦夜,无一星则伐之为枕,不裂杨之孚甲,早于众木婚姻,失时则曾木之不如也,故诗曰:东门之杨,其叶牂牂,牂牂盛也,东门之杨,其叶肺肺,肺肺衰也。以言嫁娶之暮如此。庄子曰:大声不入于里耳折杨,皇华则嗑然而笑,折杨逸诗,皇华即诗,所谓皇皇者华是也。易曰:枯杨生华,枯杨生稊,盖杨性坚,劲虽生,栋不挠。《齐民要术》曰:白杨性劲直,堪为屋材,宁折终不曲挠,榆性懦软,久无不曲,比之白杨不如远矣。毛传云:蒲草也。《本草图经》云:蒲柳其枝劲韧,可为箭笴,又谓之萑蒲,即水杨也。《本草注》:水杨叶圆阔,而赤枝条短劲,多生水傍,《古今注》:蒲柳生水边,叶似青杨,一名蒲柳,枝劲细任,矢用,《国策》夫杨顺树之则生,倒树之亦生,折而树之又生,世说顾悦云:蒲柳之姿望秋而落。诗缉云:杨可为舟,又可为屋材,诗曰:扬之水不流束蒲。言激之水宜能浮泛,而蒲又轻扬善泛,今反不流,如此则水力更微,而不胜故也。《列子》曰:虚则梦扬,实则梦溺之反也。说者以为上章言薪言:楚则蒲亦木名,不宜为草,误矣,夫刍亦草也,而绸缪之。诗乃曰:束薪束刍束楚则岂,以言木故妨草哉。

《郭橐驼种树书》《种杨》

种水杨,须先用木桩钉穴方入杨庶,不损皮,易长腊月二十四日种杨,树不生虫。

《段成式酉阳杂俎》《黄杨木》

黄杨木性难,长世重黄杨,以无火或曰以水试之,沈则无火,取此木必以阴晦,夜无一星则伐之为枕,不裂。

《青杨木》

青杨木出陕中,为床卧之无蚤。

《本草纲目》水杨

释名
李时珍曰:杨枝硬而扬起,故谓之杨,多宜水涘蒲萑之地,故有水杨、蒲柳、萑苻之名。
集解

苏恭曰:水杨叶圆阔而尖,枝条短硬,与柳全别柳叶狭长,枝条长软。
苏颂曰:《尔雅》杨蒲柳也,其枝劲韧可为箭笴。《左传》所谓:董泽之蒲,又谓之萑苻,今河北沙地多生之,杨柳之类亦多,崔豹《古今注》云:白杨叶圆青,杨叶长,柳叶长而细,栘杨叶圆而弱。水杨即蒲柳。亦曰:蒲杨叶似青杨,茎可作矢,赤杨霜降则叶赤,材理亦赤,然今人鲜能分别。
汪机曰:苏恭说:水杨叶圆阔,崔豹说:蒲杨似青杨,青杨叶长,似不相类。
李时珍曰:接《陆玑诗疏》云:蒲柳有二种,一种皮正青,一种皮正白,可为矢,北土尤多,花与柳同。
枝叶气味

苦平无毒。
枝叶主治

《唐本草》曰:久痢赤白,捣汁一升服,日二大效。
李时珍曰:主痈肿痘毒。
枝叶发明

李时珍曰:水杨根治痈肿,故近人用枝叶治痘疮,魏直《博爱心鉴》云:痘疮数日陷顶,浆滞不行,或风寒所阻者,宜用水杨枝叶,无叶用枝五斤,流水一大釜,煎汤温浴之,如冷添汤,良久照见累起,有晕丝者浆行也,如不满再浴之,力弱者只洗头面手足,如屡浴不起者气血败矣,不可再浴,始出。及痒塌者皆不可浴,痘不行,浆乃气涩血滞,腠理固密,或风寒外阻而然浴令煖气透达和畅,郁蒸气血通彻,每随煖气而发行浆贯满功,非浅也。若内服,助气血药藉此。升之其效更速,风寒亦不得而阻之矣。直见一妪在村中用此有验,叩得其方,行之百发百中,慎勿易之,诚有燮理之妙也,盖黄钟一动而蛰虫启户,东风一吹而坚冰解,腹同一春也。群书皆无此法,故详著之。
木白皮及根气味

同华。
木白皮及根主治
李时珍曰:金疮痛楚,乳痈痘疮。木白皮及根发明

李时珍曰:按李仲南《永类钤方》云:有人治乳痈持药一根生擂贴疮,其热如火,再贴遂平,求其方乃水杨柳根也,《葛洪肘后方》治乳痈用柳根,则杨与柳性气不远,可通用也。
附方

金疮苦痛,杨木白皮熬燥,碾末,水服方寸匕,仍傅之日三次。〈千金方〉
白杨释名
寇宗奭曰:木身似杨,微白故曰白杨,非如粉之白也。李时珍曰:《郑樵·通志》言:白杨一名高飞,与栘杨同名。今俗通呼栘杨为白杨,且白杨亦因风独摇,故得同名也。
集解

苏恭曰:白杨取叶圆大、蒂小、无风自动者。
陈藏器曰:白杨北土极多,人种墟墓间,树大皮白,其无风自动者,乃栘杨非白杨也。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北土尤多,株甚高大叶圆如梨,叶皮白色,木似杨,采无时,崔豹《古今注》云:白杨叶圆,青杨叶长是也。
寇宗奭曰:陕西甚多,永耀閒居人修盖,多此木也,其根不时碎札,入土即生根,故易繁植,土地所宜尔风才至叶如大雨声,谓无风,自动则无此事,但风微时,其叶孤绝处往往独摇,以其蒂长叶重大势,使然也。李时珍曰:白杨木高大,叶圆似梨,而肥大有尖面青而光,背甚白色,有锯齿,木肌细白,性坚直,用为梁栱,终不挠曲,与栘乃一类二种也。治病之功大抵彷佛,嫩叶亦可救荒,老叶可作酒曲料。
木皮修治

雷敩曰:凡使铜刀刮去粗皮蒸之,从巳至未,以布袋盛,挂屋东角,待乾用。
木皮气味

苦寒无毒。
大明曰:酸冷。
木皮主治

《唐本草》曰:毒风脚气肿,四肢。缓弱不随,毒气游易在皮肤中、痰癖等,酒渍服之。
陈藏器曰:去风痹、宿血、折伤、血沥在骨肉间,痛不可忍,及皮肤风瘙肿,杂五木为汤,浸损处。
大明曰:治扑损瘀血,并煎酒服煎膏,可续筋骨。李时珍曰:煎汤,日饮止孕、痢。煎、醋,含漱止牙痛,煎浆水入盐,含漱治口疮,煎水酿酒,消瘿气。
枝主治

李时珍曰:消腹痛,治吻疮。
叶主治

李时珍曰:龋齿煎水含漱,又治骨疽久发,骨从中出频捣傅之。
附方

妊娠下痢,白杨皮一斤,水一斗,煮取二升,分三服。〈千金方〉
项下瘿气秫,米三斗炊熟,取圆叶白杨皮十两,勿令见风,切水五升煮,取二升渍,曲末五两,如常酿酒,每旦一盏,日再服。〈崔氏方〉
口吻烂疮,白杨嫩枝铁上烧灰,和脂傅之。〈外台秘要〉腹满癖,坚如石积年不损者,必效方,用白杨木东枝去粗皮辟风,细切五升熬黄,以酒五升淋讫,用绢袋盛渣,还纳酒中,密封再宿。每服一合,日三服。〈同上〉面色不白,白杨皮十八两,桃花一两,白瓜子仁三两为末,每服方寸匕,日三服,五十日面及手足皆白。〈圣济总录〉
黄杨木集解
李时珍曰:黄杨生诸山野中,人家多栽插之枝叶,攒簇上耸,叶似初生,槐芽而青厚,不华不实,四时不凋,其性难长,俗说岁长一寸,遇闰则退,今试之但闰年不长耳,其木坚腻,作梳剜印最良。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世重黄杨以其无火也,用水试之,沈则无火,凡取此木必以阴晦,夜无一星,伐之则不裂。
叶气味

苦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妇人难产,入达生散中用,又主暑月生疖,捣烂涂之。

《王象晋群芳谱》《白杨》

杨有二种,一种白杨,叶芽时有白毛裹之,及尽展似梨叶,而稍厚,大淡青色,背有白茸毛,蒂长,两两相对,遇风则簌簌有声,人多植之坟墓间,树耸直圆,整微白色,高者十馀丈,大者径三四尺,堪栋梁之任。一种青杨,树比白杨较小,亦有二种,一种梧桐,青杨身亦耸直,高数丈,大者径一二尺,材可取用,叶似杏叶,而稍大,色青绿,其一种身矮多岐枝,不堪大用,北方材木全用杨、槐、榆、柳四木,是以人多种之。
种植白杨伐去大木,根在地中者,遍发小条,候长至栗子核桃粗,春月移栽勤,浇之栽青杨于春月,将欲栽树,地挑沟深一尺五六寸,宽一尺,长短任意,先以水饮透,次日将青杨枝如枣栗粗者利刀砍下,仍截作二尺长段,密排沟内,露出沟外二三寸,加土与平筑实,数日后方可浇水,候芽长,常浇为妙,长至五六尺择其密者删之,既可作柴又使易长,种十亩岁不虑乏柴,及长至径四五寸,便可取作屋材,用留端正者长为大用,每年春月仍可修其穴枝,作柴而树日益高大。

《黄杨》

黄杨木理细腻,枝干繁多,性坚,致难长,岁长一寸,闰月年反缩一寸,谓之厄闰,叶小而厚,色青微黄。

杨部艺文一

《白杨神新庙碑》唐·令狐楚

道太原而北,列郡数十,雁门为大在周,秦时与山戎林胡犬牙其疆,国家以文德柔惠而驱,去之北迹距塞口犹千里而远,若内地控于通都,秩二千石者,非休勋懿德则名王旄士乙亥岁,今尚书陇西李公廉刺并部选第郡政之尤异者,得昌化守,南康郡王河南元韶首表其名,遽闻于天玺书,劳勉移理于代,惟南康以壮事老,谋逮事先侍中,西平王尚书郎宁王勤于君惠于人,而敬恭于神,由是神降之福,人怀其德,是岁夏五月,赤车彤襜至自石州,初一日会计于官次,察掾吏之勤惰,次二日存问于闾里,求人民之利,病既三日遍祭于山川,神祇盖无停阴銮不辍声于郡,东凡四十里白杨有祀,实代之主也,《滹水旁注》雁门山前峙磐礡相抵为堆、为阜,蘙荟柯条如虬、如龙,广仅百亩,厥高又倍,信可以回薄日月,而避逃风雨岂朔漠之气,凝结于此乎。坤元之精决泄于此乎。不然其何以巍巍苍苍,将欲戛若木稍扶桑卑大椿于漆园,小蟠桃于东方与夫古墓多悲芜城早落者不同品矣。按诸经记且曰:昔元魏高祖孝文由一成而宅,九有起云中,而驭天下,损益三代,宪章百王,厥初经营由此途出,击马其下歇鞍于枝威灵所,凭别白而在既偃顿以附土,又跳腾而架空,如有高掌蹠为鸟势形洎,今朝中书令燕公说摹咏其事,户部侍郎吉公中孚申而明之故迹,弥显高名益大为屏、为图播于海隅代人神之,是以祠也。而旧规相袭未甚,弘丽檐牖东向椽栾内,有祅蛊之气,无尊严之威式车马者,以避祸非以致敬奠蘋蘩者,惟邀福不惟飨德犹此祀也,不亦委孝文于代乎,南康其孙也,大惧夫祖德坠于地。因愀然而言曰:于古有召公奭,以区区陕服为周二伯行野,听讼憩于甘棠,后之人思其人犹。爱其树其在诗曰:勿剪勿伐召,伯所𦭞矧我。烈祖有开国之武,丽天之文,抚正万方,照临四海,而储祉降德于后子孙俾,不佞起家而王,专城为守愧不能显,扬先美使,若黄帝幸君之使,使理此土,敢黩于祭祀,是亵于功烈而速其罪戾也,一年因农之隙而易其地,二年乘岁之丰而改其制,不三四年得请于上而新庙成,南面衮服所以称尊也,两楹阼阶所以定位也,筑墉于外所以禦侮也,设屏于前所以修容也,耽耽沈沈,显敞靓深,不风而清,无云而阴,前王戾止之仪于是乎。在裔孙聿追之孝于是乎,举不惟禁淫祀废,非礼抑亦开明德摛耿光,欲使异日观者不俟,请书问俗而知树之所,由植庙之所,由崇谂于有知佥曰,非颂声不可,初南康之典化顾尝客焉,迨今剖符,则又备位于陇西公之府,相得最旧见绳为文,故敢徵成之,功与作之义,篆刻贞石立于前楹,庶拟卫悝彝鼎之铭,敢同鲁僖閟宫之什铭曰。
蔚彼白杨丛生雁门,蒙暑翳寒晴天色昏巨柢交柯,龙翔虎眠,从古强名莫知其原,惟昔魏帝于兹息鞍悬垂低昂厥迹,犹存大畏,其力小怀其恩,爰有灵祠号为神明,二扉不扃四簋不陈,樵苏所往,雉兔为邻于铄,良牧时为孝孙,下车之初致敬而言:蔽芾甘棠犹思其人,绵绵葛藟下庇于根,乃正名居式崇,藩垣山立当宁翼张重轩,有赫斯皇既严,且尊允矣。君子孰如其仁,大椿之年,细柳之军,吾与元也,人谁閒。然欲载其功,莫先于文编词琢石,终古不迁。

《黄杨树子赋》〈有序〉宋·欧阳修

夷陵山谷閒多黄杨树子,江行过绝险处,时时从舟中望见之郁郁山际,有可爱之色,独念此树生穷僻不得依,君子封殖备爱赏,而樵夫野老又不知甚惜,作小赋以歌之。

若夫汉武之宫,丛生五柞景阳之井,对植双桐高秋羽猎之骑,半夜严妆之钟,凤盖朝拂,银床暮空固,已葳蕤,近日的烁含风婆娑,万户之侧,生长深宫之中,岂知绿藓青苔,苍崖翠壁,枝蓊郁以含雾,根屈盘而带石落,落非松亭,亭似柏上,临千仞之盘薄,下有惊湍之喷激,涧断无路,林高暝色,偏依最险之处,独立无人之迹,江已转而犹见,峰渐回而稍隔,嗟乎日薄云昏,烟飞露滴,负劲节以谁赏,抱孤心而谁识,徒以窦穴,风吹阴崖雪积叹山鸟之嘲唽,袅惊猿之寂,历无游女兮,长攀有行人兮,暂息节,既晚而愈茂,岁已寒而不易,乃知张骞一见须移海上之根,陆凯如逢,堪寄陇头之客。
《瓮庵铭》王十朋予目黄杨为瓮庵因铭之曰

团团瓮庵自天生植,匪陶、匪镕、匪涂、匪饰厥干轮囷匠不斧斤厥,叶敷披覆以繁阴,户牖玲珑,透日含风,我非原宪物异名同浓阴,酒绿春色杯深,我非毕卓意自酣,沈孰云:此庵人不可住。我以意游形骸,何预孰云:此庵飞禽所巢。此意彼形两不相淆,孰云:此庵风燥雨湿。我意潜住风雨莫及,即形住庵,如茧裹蚕苟得其趣,何所不堪,此庵此意聊复尔耳,谁非吾庐,亦何必此。

杨部艺文二〈诗〉

《百干黄杨》宋·朱长文

宝干多材美,孤根一气同。春馀花淡薄,雪里叶青葱。蕃衍非人力,坚刚禀化工。寸枝裁玉轸,可助舜南风。

《黄杨》元·华幼武

咫尺黄杨树,婆娑枝干重。叶深团翡翠,根古踞虬龙。岁历风霜久,时沾雨露浓。未应逢闰厄,坚质比寒松。

《追和朱乐圃苏学百干黄杨》明·吴宽

严凝霜雪后,蕃衍弟兄同。帖莫题青李,刀难断寸葱。厄多逢岁闰,材短谢良工。桃李纷如许,终看立下风。

《圣水峻山多古黄杨树予为置二株庵前》傅汝舟


闰厄无人见,山深携汝回。暮蝉哀不去,秋草喜同来。梁栋随明世,茅茨合短材。千年如碍日,能记野翁栽。

杨部选句

《古乐府》:白杨初生时,乃在豫章山上,叶拂青云下,根通黄泉。
唐李白诗:白杨亦萧萧。〈又〉肠断白杨声。
宋曾肇诗:虽非百尺材,岁晚好颜色。〈又〉婆娑两佳木,生长在岩石。
苏轼诗:黄杨生石上,坚瘦文如绮。〈又〉园中草木春无数,只有黄杨厄闰年。
李廌诗:黄杨性坚正,枝叶已刚愿。

杨部纪事

《左传》:宣公十二年春,楚子围郑。夏,六月,晋师救郑,楚熊负羁囚知罃,知庄子以其族反之,厨武子御,下军之士多从之,每射,抽矢菆,纳诸厨子之房,厨子怒曰:非子之求,而蒲之爱,董泽之蒲,可胜既乎,知季曰:不以人子,吾子其可得乎,吾不可以苟射故也。射连尹襄老,获之,遂载其尸,射公子谷臣,囚之,以二者还。韩子陈轸贵于魏王惠子曰:必善事左右,夫杨横树之即生,倒树之亦生,折而树之又生,然使十人树之,而一人拔之即无生。杨至以十人之众树易生之物,而不胜一人者何也。树之难,而去之易也,子虽工自树于王,而欲去子者,众子必危矣。
《三辅黄图》:长安御沟谓之杨沟,谓植高杨于其上也。《晋书·佛图澄传》:澄少学道,妙通元术。石勒敬澄弥笃号曰大和尚。勒爱子斌暴病死,将殡,勒叹曰:朕闻虢太子死,扁鹊能生之,今可得效乎。乃令告澄。澄取杨枝沾水,洒而咒之,就执斌手曰:可起矣。因此遂苏,有顷,平复。
《顾悦之传》:悦之字君叔,少有义行。与简文同年,而发早白。帝问其故。对曰:松柏之姿,经霜犹茂;蒲柳常质,望秋先零。简文悦其对。
《五行志》:海西太和元年,凉州杨树生松。天戒若曰,松者不改柯易叶,杨者柔脆之木,今松生于杨,岂非永久之业将集危亡之地耶。是时张天锡称雄于凉州,寻而降苻坚。
《佛国记》:沙祗城南道东,佛本在此。嚼杨枝刺土中即生,长七尺不增不减诸外道,婆罗门嫉妒或斫、或拔远弃之其处,续生如故。
《秦州记》:上邽县北有利山川中,平地有土堆高五丈生二杨树,大数十围,百姓祀之。
《宋书·萧惠开传》:泰始六年,除少府,加给事中。惠开素刚,至是益不得志,寺内所住斋前,有向种花草甚美,惠开悉划除,列种白杨树。每谓人曰:人生不得行胸怀,虽寿百岁,犹为夭也。发病欧血,吐如肝胏者甚多。《梁书·阮孝绪传》:建武末,清溪宫东门无故自崩,大风拔东宫门外杨树。或以问孝绪,孝绪曰:清溪皇家旧宅。齐为木行,东者木位,今东门自坏,木其衰矣。《洛阳伽蓝记》:修梵寺北有永和里,里中皆高门华屋,斋馆敞丽,楸槐荫涂,桐杨夹植,当世名为贵里。《北史·韦世康传》:世康授绛州刺史。性恬,素好古,不以得丧干怀。在州有止足之志,与子弟书曰:霜早梧楸,风先蒲柳。年不待暮,有疾便辞。
《隋书·五行志》:开皇八年四月,幽州人家以白杨木悬灶上,积十馀年,忽生三条,皆长三尺馀,甚鲜茂。仁寿二年春,盩厔人以杨木为屋梁,生三条,长二尺。京房《易传》曰: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独孤后专恣之应也。
仁寿元年十月,兰州杨树上松生,高三尺,六节十二枝,《宋志》曰:松不改柯易叶,杨者危脆之木,此永久之业,将集危亡之地也。是时帝惑谗言,幽废冢嫡,初立晋王为皇太子。天戒若曰,皇太子不胜任,永久之业,将致危亡。帝不悟。及帝崩,太子立,是为炀帝,竟以亡国。
《柳机传》:机伟仪容,有器局。高祖践阼,出为华州刺史。奉诏每月朝见。寻转冀州刺史。后徵入朝。初,机在周,与族人文成公昂俱历显要。及此,机、昂并为外职,杨素时为纳言,方用事,因上赐宴,素戏机曰:二柳俱摧,孤杨独耸。坐皆欢笑,机无言。
《唐书·契苾何力传》:龙朔中,司稼少卿梁修仁新作大明宫,植白杨于庭,示何力曰:此物易成,不数年可庇。何力不答,但诵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之句,修仁惊悟,更植以桐。
《五行志》:开元二十一年,蓬州枯杨生李枝,有实。《清异录》:同州合阳县刘靖兄弟同居,宅边榆树上生桑,西廊梧桐上生榖枝,明年坟中白杨生桧,乡人号榆为义祖,桐为小义,杨为义孙,县令出官钱为修三异亭。
《宋史·朱勔传》:徽宗颇垂意花石,常讽勔语其父,冲密取浙中珍异以进。初致黄杨三本,帝嘉之。
《艮岳记》:增土叠石閒留隙穴以栽黄杨,曰黄杨巘。《悬笥琐探》:予初不识白杨,及来河南巡行郡邑,常经平畴入山谷见多大树问,从者曰:白杨也。其种易成,叶尖圆如杏枝颇劲,微风来叶则皆动,其声萧瑟殊悲惨,陕虢南山谷尤多,高可二三百尺,围可丈馀,修直端美用为寺观,材久则疏裂,不如松柏材劲实也。《广平县志》:平固店东北韩固村元君庙前有大白杨树一株,高出二丈,枝叶残枯,嘉靖年间适有无目人歇凉树下,滴水入目,渐觉微明,四方号曰:圣水,屡取有验,至今其树尚存。
《邹平县志》:青阳店西当周道左有白杨一株,浓叶可荫,行人盖数,百年物也,有祷于树下,而病愈者由是传播远近求之,称为白杨爷,今犹竞祷不绝。
《太原府志》:断景树在代州城西四十里,汉文当迎立时,犹豫不决,逐日游思卧树下,因遂寝日过树影不移,今其地建白杨庙,即树云。
《沈丘县志》:鞠道在县西关外,抵鞠家集,垂杨夹道,繁阴清影行者情怡。
《商州志》:四皓祠内有古白杨黄栋十数株,可荫半亩。《扶风县志》:万杨池在县西二十里,池边旧有杨柳万株,今则无馀枝矣。

杨部杂录

《补笔谈》:扶栘即白杨也,本草有白杨,又有扶栘,扶栘一条本出陈藏器、本草盖藏器、不知扶栘便是白杨,乃重出之。扶栘亦谓之《蒲栘诗》疏曰:白杨蒲栘是也。至今越中人谓白杨只谓之蒲栘藏器,又引诗云: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又引郑注。云:唐棣栘也亦名栘杨。此又误也,论语乃引逸诗云:唐棣之华偏其反而唐棣自是白栘,小木比郁李稍大,此非蒲栘也,蒲栘乃乔木耳,木只有常棣,有唐棣无棠。尔雅云:常棣棣也,唐棣栘也。常棣即《小雅》所谓:常棣之华鄂不韡韡者。唐棣即《论语》所谓:唐棣之华偏其反而者,常棣今人谓之郁李,豳诗云:六月食郁及。薁注云:郁棣属即白栘也,以其似棣故曰棣属,又谓之车下李,又谓之唐棣薁即郁李也,郁薁同音注谓之薁蘡,盖其实似蘡,蘡即含桃也。晋宫阁铭曰:华林园中有车下李三百一十四株,薁李一株,车下李即郁也,唐棣也白栘也,薁李即郁,李也、薁也、常棣也与蒲栘本无交涉,本草续添郁李一名车下李,此亦误也,晋《宫阁铭》引华林所种车下李,与郁李自是二物,常棣字或作棠棣亦误耳,今小木中却有棣,棠叶似棣,黄花绿茎,而无实,人家亭槛中多种之。
《洞天清录》:琴足宜用枣心黄杨及乌木,盖取其坚实足之下须令平如铁,切忌尖与凹足之枘与琴之凿,必小大相当,毋差毫釐,若枘小而以纸副之,琴声必泛,岳轸焦尾亦宜用此三等木,切不可以金玉犀象为饰,多诲盗并为琴害矣。
《毛诗》:名物解夫先王之于百物,为人用则贵之,易称百谷草木丽乎土,得土之灌,以厚者其质刚得土之虚,而薄者其性柔,杨湿生,故材为下松桧之木,至刚而不为四时,风雨之所迁也,桧坚实而理直,则宜以为楫松刚直,而不变,则宜以为舟杨,非坚实之材,故菁菁者莪之卒章言汎汎,杨舟载沈载浮仅可以载任而已,采菽言君子之信义,足正诸侯故曰:汎汎杨舟绋纚维之。言绋纚维之则固制下之道也,东门之杨其叶牂牂,牂从羊言美而未大也,东门之杨其叶肺肺,肺为金脏言其已成,所以刺婚姻之失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