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柳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柳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三卷目录

 柳部汇考
  柳图
  诗经〈齐风东方未明〉
  尔雅〈释木〉
  山海经〈中山经 海外北经 海外东经 大荒西经〉
  大戴礼记〈夏小正〉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柳〉
  陆佃埤雅〈柳〉
  本草纲目〈柳 榉 柳寄生〉
 柳部艺文一
  柳赋           魏文帝
  柳颂序         陈思王植
  柳赋            王粲
  柳赋            繁钦
  柳赋            陈琳
  杨柳赋           应玚
  柳赋           晋傅元
  柳赋           成公绥
  柳花赋          伍缉之
  西掖瑞柳赋        唐郭炯
  西掖瑞柳赋         陈诩
  枯杨生稊赋         敬括
  柳赋           宋吴淑
  杨花赋           田锡
  柳赋          明徐世溥
  伐老柳赋         杨守陈
  城西柳记          沈麖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三卷

柳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楥《尔雅》
《尔雅》       旄《尔雅》
柜枊《尔雅》      河柳《尔雅》泽柳《尔雅》      榉柳《纲目》

柳图


《诗经》《齐风·东方未明》

折柳樊圃,狂夫瞿瞿。
〈传〉柳柔脆之木。〈朱注〉柳杨之下垂者。

《尔雅》《释木》

楥柜枊。〈楥音袁枊音卬〉
〈注〉未详,或曰:枊当为柳柜。枊似柳,皮可煮作饮。〈疏〉楥一名柜枊。郭云:未详,或曰:枊当为柳柜,枊似柳,皮可煮作饮。以时验而知也。

柽河柳。
〈注〉今河旁赤茎小杨。〈疏〉柽一名河柳。郭云:今河旁赤茎小杨。陆玑疏云:生水旁,皮正赤如绛,一名雨师。枝叶如松。

旄泽柳。
〈注〉生泽中者。〈疏〉柳生泽中者,别名旄。郭云:生泽中者。

桑柳丑条。
〈注〉阿那垂条。〈疏〉桑柳之类,皆阿那垂条。

《山海经》《中山经》

廆山,有谷焉,名曰雚谷,其木多柳楮。
熊山,其木多樗柳。
风伯之山,其木多柳杻。
即公之山,其木多柳杻。
尧山,其木多柳檀。
真陵之山,其木多柳杻。柴桑之山,其木多柳𦬊。荣余之山,其木多柳𦬊。

《海外北经》

平丘爰有杨柳。

《海外东经》

䰈丘爰有杨柳。

《大荒西经》

西有王母之山,壑山、海山。有沃之国,爰有白柳。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柳稊稊也者,发孚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柳

种柳正月二月中,取弱柳枝大如臂长一尺半。烧下头二三寸埋之。令没常足水以浇之,必数条俱生。留一根茂者,馀皆斫去。别竖一柱以为依,主每一尺以长绳柱栏之。
若不栏,必为风所摧,不能自立。

一年中即高一丈馀,其旁生枝叶即搯去,令直耸上。高下人任取足,便搯去正心,即四散下垂,婀娜可爱。
若不搯心,则枝不四散,或斜或曲生,亦不佳也。

六七月中,取春生少枝种,则长倍疾。
少枝叶,青无壮,故长疾也。

杨柳下田停水之处,不得五谷者,可以种柳。八九月中,水尽燥湿得所时,急耕则钃楱之。至明年四月又耕熟,勿令有块。即作场垄,一亩三垄,一垄之中逆顺各一。到场中,宽狭正似葱垄。从五月初尽七月末,每天雨时即触雨折取,春生少枝长疾。三岁成椽,比于馀木虽微脆,亦足堪事。一亩二千六百六十根,三十亩六万四千八百根。根直八钱,合收钱五十一万八千四百文。百树得柴一载,合柴六百四十八载,直钱一百文。柴合收钱六万四千八百文。都合收钱五十八万三千二百文。岁种三十亩,三年种九十亩,岁卖三十亩,终岁无穷。
凭柳可以为楯车辋,杂材及碗。
术曰:正月旦取杨柳枝著户上,百鬼不入家。
《种箕柳法》:山涧河旁及下田,不得五谷之处。水尽乾时,熟耕数遍。至春冻释于山陂河坎之旁,刈取箕柳,三寸绝之,漫散即劳劳讫,引水停之。至秋任为簸箕,五条一钱,一亩岁收万钱。
山柳赤而脆,河柳白而韧。

陶朱公术曰:种柳千树则足柴,十年以后,髡一树得一载,岁髡二百树,五年一周。

《陆佃·埤雅》

柳柔脆易生之木,与杨同类,虽纵横颠倒植之皆生。然使十人植之,一人摇之,则无生柳矣。立贤之道何以异之。又况植之之人寡而摇之之人众乎。松柏丑茂桑柳丑菀。诗曰:菀彼桑柔。又曰:菀彼柳斯是也。盖凡物发而成畅茂,积而成菀结。故桑柳丑条而其诗谓之菀也。菀柳曰:有菀者,柳不尚息焉。言柳之菀非若松柏之茂,未几而衰矣。然人尚庶几息焉,以言幽王之不可朝事,曾菀柳之不如也。《东方朔集》曰:首阳为拙,柳下为工。一作柱下为工,柱下老子,柳下展禽也。二说皆通。大戴礼曰:正月柳稊,稊者发孚也。本草曰:柳华。一名絮抱。朴子曰:柳柞速朽,燎以为炭,则亿载不败。此言养生之经,有益如此。故广成子以谓我修身千二百岁矣,而吾形未尝衰也。《中朝故事》云:天街两畔槐木俗号为槐,衙曲江池畔多柳,亦号柳衙,意谓其成行列如排衙也。今言宫腰细瘦谓之柳腰。
《本草纲目》柳释名
陶弘景曰:柳即今水杨柳也。
苏恭曰:柳与水杨全不相似,水杨叶圆阔而尖,枝条短硬,柳叶狭长而青绿,枝条长软。陶以柳为水杨,非也。
陈藏器曰:江东人通名杨柳,北人都不言杨,杨树枝叶短,柳树枝叶长。
李时珍曰:杨枝硬而扬起,故谓之杨。柳枝弱而垂流,故谓之柳。盖一类二种也。苏恭所说为是。按《说文》云:杨蒲柳也,从木昜声。柳小杨也,从木酉声昜音。阳酉音酉。又《尔雅》云:杨蒲柳也,旄泽柳也,柽河柳也,观此则杨可称柳,柳亦可称杨。故今南人犹并称杨柳。《俞宗本种树书》言:顺插为柳,倒插为杨。其说牵强且失扬起之义。
寇宗奭曰:释家谓柳为尼俱律陀木。
集解

别录曰:柳华生琅琊川泽。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俗所谓杨,柳者也,其类非一蒲柳即水杨也。枝劲韧可为箭笴,多生河北。杞柳生水傍,叶粗而白木,理微赤。可为车毂。今人取其细条,火逼令柔,屈作箱箧。孟子所谓杞柳为杯棬者,鲁地及河朔尤多,柽柳见本条。
李时珍曰:杨柳纵横倒顺插之皆生,春初生柔荑,即开黄蕊花。至春晚叶长成,后花中结细黑子,蕊落而絮出,如白绒,因风而飞,子著衣物能生虫,入池沼即化为浮萍。古者春取榆柳之火,陶朱公言:种柳千树可足柴炭,其嫩芽可作饮汤。
柳华释名

《本经》曰:柳絮。
柳花气味

苦寒无毒。
柳花主治

本经曰:风水黄疸,面热黑。
别录曰:痂疥恶疮金疮,柳实主溃痈逐脓血,子汁疗渴。
甄权曰:华主止血,治湿痹,四肢挛急,膝痛。
柳花发明

陶弘景曰:柳花熟时随风,状如飞雪。当用其未舒时者,子亦随花飞,止应水渍汁耳。
陈藏器曰:本经以柳絮为花,其误甚矣。花即初发时黄蕊,其子乃飞絮也。
陈承曰:柳絮可以捍毡代羊毛,为茵褥柔软,性凉,宜与小儿卧尤佳。
寇宗奭曰:柳花黄蕊,乾时絮方出,收之贴灸疮。良絮之下连小黑子,因风而起,得水湿便生,如苦买地丁之花,落结子成絮。古人以絮为花,谓花如雪者,皆误矣。藏器之说为是。又有实及子汁之文,诸家不解,今人亦不见用。
李时珍曰:本经主治风水黄疸者,柳花也别录主治恶疮金疮溃痈逐脓血,药性论止血疗痹者,柳絮及实也。花乃嫩蕊,可捣汁服。子与絮连,难以分析,惟可贴疮止血,裹痹之用。所谓子汁疗渴者,则连絮浸渍,研汁服之。尔又崔实四民。月令言:三月三日及上除日采絮。愈疾则入药,多用絮也。
叶气味

同华。
叶主治

别录曰:恶疥,痂疮,马疥,煎煮洗之,立愈。又疗心腹内血,止痛。
陶弘景曰:煎水洗漆疮。
日华曰:天行热病,传尸骨蒸,劳下水气,煎膏。续筋骨,长肉止痛,主服金石。人发大热,闷汤。火疮毒入腹,热闷及疔疮。
枝及根白皮气味

同华。
枝及根白皮主治

苏恭曰:痰热淋疾可为浴汤洗,风肿瘙痒煮酒,漱齿痛。
陈藏器曰:小儿一日五日寒热,煎枝浴之。
李时珍曰:煎服治黄疸,白浊酒煮熨诸痛肿,去风止痛消肿。
枝及根白皮发明

苏颂曰:柳枝皮及根亦入药。《葛洪·肘后方》:治痈疽肿毒妒乳等,多用之。《韦宙·独行方》:主疔疮及反花疮,并煎柳枝叶作膏,涂之。今人作浴汤,膏药牙齿药亦用,其枝为最要之药。
李时珍曰:柳枝去风消肿止痛,其嫩枝削为牙杖,涤齿最妙。
柳胶主治

李时珍曰:恶疮及结砂子。
附方

吐血喀血,柳絮焙研米,饮服一钱。〈经验方〉
金疮血出,柳絮封之即止。〈外台秘要〉
面上脓疮,柳絮腻粉等分,以灯盏油调涂。〈普济方〉走马牙疳,杨花烧存性,入麝香少许搽。〈保幼大全〉大风疠疮,杨花四两,捣成饼,贴壁上,待乾取下,米泔水浸一时,取起。瓦焙研末二两,白花蛇乌蛇各一条,去头尾,酒浸取肉,全蝎蜈蚣蟾酥雄黄各五钱,苦参天麻各一两为末,水煎麻黄取汁,熬膏和丸梧子大朱砂为衣,每服五十丸,温酒下。一日三服,以愈为度。〈集效良方〉
脚多汗湿,杨花著鞋及袜内穿之。〈摘元方〉
小便白浊,清明柳叶煎汤代茶以愈为度。〈集简方〉小儿丹烦,柳叶一斤水一斗煎取汁三升,拓洗赤处。日七八度。〈子母秘录〉
眉毛脱落,垂柳叶阴乾为末,每姜汁于铁器中调,夜夜搽之。〈圣惠方〉
卒得恶疮不可名识者,柳叶或皮水煮汁,入少盐。频洗之。〈肘后方〉
面上恶疮方同上。
痘烂生蛆,嫩柳叶铺席上卧之。蛆尽出而愈也。〈李楼奇方〉黄疸初起,柳枝煮浓汁半升,顿服。《外台秘要》
脾胃虚弱,不思饮食,食下不化,病似翻胃噎膈。清明日取柳枝一大把熬汤,煮小米作饭,酒面滚成珠子,矖乾袋悬风处,每用烧滚水随意下米,米沈住火,少时米浮,取看米无硬心则熟,可顿食之。久则面散不粘矣,名曰络索米。《杨起简便方》
走注气痛,气痛之病,忽有一处如打扑之状,不可忍。走注不定静时,其处冷如霜雪,此皆暴寒伤之也。以白酒煮杨柳白皮,煖熨之,有赤点处,镵去血妙。凡诸卒肿急痛,熨之皆即止。《姚增坦集验方》
风毒卒肿方同上。
阴卒肿痛,柳枝三尺长,二十枚,细剉水煮,极热以故帛裹包肿处,仍以热汤洗之。《集验方》
项下瘿气,水涯露出柳根三十斤,水一斛,煮取五升,以糯米三斗,如常酿酒,日饮。《范汪方》
齿龈肿痛,垂柳枝、槐白皮、桑白皮、白杨皮等,分煎水,热含冷吐。 又方:柳枝、槐枝、桑枝、煎水熬膏,入姜汁,细辛芎藭末,每用擦牙。《圣惠方》
风虫牙痛,杨柳白皮卷如指大,含咀以汁渍齿根,数遍即愈。 又方:柳枝一握,剉入少盐花浆,水煎含,甚验。 又方:柳枝剉一升,大豆一升,合炒。豆熟,瓷器盛之。清酒三升,渍三日。频含漱涎,三日愈。《古今录验》耳痛有脓,柳根细切,熟捣封之,燥即易之。《斗门方》漏疮肿痛,柳根红须,煎水日洗。 《摘元方》:用杨柳条罐内烧烟,熏之出水即效。
乳痈妒乳,初起坚紫,众疗不瘥。柳根皮,熟捣。火温帛裹熨之,冷更易。一宿消。《肘后方》
反花恶疮,肉出如饭粒,根深脓溃。柳枝叶三斤水五升煎汁二升,熬如饧,日三涂之。《圣惠方》
天灶丹毒,赤从背起。柳木灰水调涂之。《外台秘要》汤火灼疮,柳皮烧灰涂之,亦可以根白皮煮猪脂,频傅之。《肘后方》
痔疮如瓜肿,痛如火。柳枝煎浓汤洗之,艾灸三五。壮王及郎中病此,驿吏用此方。灸觉热气入肠,大下血秽,至痛一顷遂消,驰马而去。《本事方》
榉释名
李时珍曰:其树高举,其木如柳,故名。山人讹为鬼柳。郭璞注《尔雅》作柜柳,云似柳,皮可煮饮也。
集解

陶弘景曰:榉树,山中处处有之,皮似檀槐,叶如栎槲,人多识之。
苏恭曰:所在皆有多生溪涧水侧,叶似樗而狭长,树大者连抱,高数仞,皮极粗厚,殊不似檀。
寇宗奭曰:榉木今人呼为榉柳,其叶谓柳非柳,谓槐非槐。高大者,木高五六丈,合二三人抱。湖南北甚多。然亦不材也,不堪为器。嫩皮取以缘栲栳及箕唇。李时珍曰:榉材红紫作箱案之类甚佳。郑樵云:榉乃榆类而枝烈,其实亦如榆钱之状,乡人采其叶为甜茶。
木皮修治

雷敩曰:凡使勿用三四年者,无力用二十年以来者。心空其树,只有半边。向西生者良,剥下去粗皮,细剉蒸之,从巳至未出,焙乾用。
木皮气味

苦大寒无毒。
木皮主治

别录曰:时行头痛,热结在肠胃。
陶弘景曰:夏日煎饮去热。
苏恭曰:俗用煮汁服,疗水气断痢。
大明曰:安胎止妊,妇腹痛。山榉皮性平,治热毒,风熁肿毒。
叶气味

苦冷无毒。
叶主治

苏恭曰:挼贴火烂恶疮有效。
大明曰:治肿烂恶疮盐捣罯之。
附方

通身水肿,榉树皮煮汁日饮。《圣惠方》
毒气攻腹,手足肿痛。榉树皮和槲皮煮汁煎如饴糖,以桦皮煮浓汁化饮。《肘后方》
蛊毒下血,榉皮一尺,芦根五寸,水二升,煮一升,顿服。小儿痢血,梁州榉皮二十分炙,犀角十二分,水三升,煮取一升,分三服。取瘥。《古今录验方》
飞血赤眼,榉皮去粗皮,切二两,古钱七文,水一升半,煎七合,去渣热服,日二次。《圣济总录》
柳寄生集解
李时珍曰:此即寄生之生柳上者。
气味

苦辛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膈气刺痛捣汁服一杯。
柳部艺文一《柳赋》〈有序〉       魏文帝昔建安五年,上与袁绍战于官渡时,余始植斯柳。自彼迄今,十有五载矣。感物伤怀,乃作斯赋。曰:

伊中域之伟木兮,瑰姿妙其可珍,禀灵祇之笃施兮,与造化乎。相因四时迈而代运兮,去冬节而涉春,彼庶卉之未动兮,固肇萌而先辰。盛德迁而南移兮,星鸟正而司分,应隆时而繁育兮,扬翠叶之青纯。修干偃蹇以虹指兮,柔条阿那而蛇伸,上扶疏而施散兮,下交错而龙鳞。在余年之二七植斯柳乎。中庭始围寸而高尺,今连拱而九成,嗟日月之逝迈忽。亹亹以遄征昔,周游而处此。今倏忽而弗形。感遗物而怀故,俯惆怅以伤情。于是曜灵次乎鹑首兮,景风扇而增暖,丰弘阴而博覆兮,躬恺悌而弗倦,四马望而倾盖兮,行旅仰而回眷,秉至德而不伐兮,岂简卑而择贱,含精灵而寄生兮,保休体之丰衍,惟尺断而能植兮,信永贞而可羡。

《柳颂序》陈思王植

予以閒暇,驾言出游。过友人杨德祖之家,视其屋宇寥廓庭中有一柳树,聊戏刊其枝叶,故著斯文表之遗翰,遂因辞势以讥当今之士。

《柳赋》王粲

昔我君之定武,致天届而徂征,元子从而抚军,植佳木于玆庭,历春秋以踰纪,行复出于斯乡,览兹树之丰茂,纷旖旎以修长,枝扶疏而覃布,茎森梢以奋扬,人情感于旧物,心惆怅以增虑,行游目而广望,观城垒之故处,悟元正之话言,信思难而存惧,嘉甘棠之不伐,畏取累于此树,苟远迹而退之,岂驾驰而不屡。

《柳赋》繁钦

有寄生之孤柳,托余寝之南隅。顺肇阳以吐芽,因春风以扬敷。交绿叶而重葩,转纷错以扶疏。郁青青以畅茂,纷冉冉以陆离。浸朝露之清液,曜华采之猗猗。

《柳赋》陈琳

伟姿逸态,英艳妙奇。绿条缥叶,杂遝纤丽。龙鳞凤翼,绮错交施。蔚昙昙其杳霭,象翠盖之葳蕤。

《杨柳赋》应玚

赴阳春之和节,植纤柳以承凉。摅丰节而广布,纷郁勃以敷扬。三春倏其奄过,景日赫其垂光。振鸿条而远翳,回云盖于中塘。

《柳赋》晋·傅元

美元灵之铄气兮,嘉木德之在春,何兹柳之珍树兮,禀二仪之清纯。受大角之祯祥兮,生濛泛之遐滨参,刚柔而定体兮,应中和以屈伸,长茎舒而增茂兮,密叶布而重阴。夹通涂与广庭兮,环清沼而成林。于是元云被岳,素景含晖,泰液渥流,朝露未晞。是精灵之所钟兮,蔚郁郁以依依,居者观而弭思兮,行者乐而忘归。夫其结根建本,则固于泰山,兼覆广施,则均于昊天。虽尺断而逾滋兮,配生生于自然。无邦壤而不植兮,象乾道之屡迁,纷猗靡而从风兮,若将往而复旋。若乃丰葩茂树,长枝夭夭,阿那四垂,凯风振条,同志来游,携手逍遥。

《柳赋》成公绥

宅京宇之西偏,滨犊鼻之清渠。启横门于大路,临九达之通衢。悯行旅之靡休,树双柳于道隅。弥年载而成阴,纷婵娟而扶疏。

《柳花赋》伍缉之

步江皋兮,骋望感春柳之依依。垂柯叶而云布,扬零花而雪飞,或风回而游薄,或雾乱而飘零。野净秽而同降,物均色而齐明。

《西掖瑞柳赋》唐·郭炯

乾坤至诚,草木无情。神灵乘化而致理,枯朽效祥而发生。当圣泽未沾,故兀然枯瘁。及天光回照,遂蔼尔敷荣。因万物以咸,遂与百祥而毕呈。故得垂阴锁闼之中,固本凤池之侧。始孤标而颖拔,乍苒弱而条直。长充西掖之佳玩,迥夺东门之秀色。芬敷自异,永垂不朽之名。变化无常,用表好生之德。懿其荑生渐,蔚干耸。惟条拂瑞景而增丽,袅祥风而独摇。可以彰圣主之元感,可以见昊天之孔昭,舒卷以时,陋梧桐之半死,荣枯顺理,鄙松柏之后凋,且春布发生之庆,秋行肃杀之令。于天地而不失其常,在金木而各得其性,众皆毕出尽达,我则向日而衰。众皆黄落萎腓,我则感时而盛,不然何以知至德之动,天运神功,而瑞圣者矣。翠色牂牂异酒泉,嘉柰之祥,轻阴澹澹同鄱郡,枯梓之感。烟销雨霁霏素雪于宸居,日晏春深杂繁花于睿览。青翠葳蕤,垂轩拂墀。在日月偏临之处,当鸳鸯集苑之时至矣哉。天降灵贶圣为明證,既得地而不杂众流。常托根而独标美,称是知天听自人而应者也。

《西掖瑞柳赋》陈诩

柳美西掖瑞,彰圣时感巡游之未至,失荣落于先。期雨露所均,常比中园之郁郁。宫闱暂闭,若无春日之迟迟,所以望车尘之行幸。慰都人之怨思,物或有凭,神固难宰。生植不易地而殊荣,孤影忽同秋而异色,岂上天之降鉴,俾下民之是则。于以激忠臣之心,于以彰大君之德。初斯柳之失常,人未知其为祥。秦原之烟景明媚,汉苑之草树芬芳。独孤凋而槁瘁,似永隔于风光,无絮花之似雪,意膏露之凝霜。及夫天回旧步,木得其性。千官捧日以输忠,万骑从龙而翊圣。彼众芳之已歇,我得秋而始盛。岂固异于常材,实愿贞乎景命伟。夫瑞发匪遥,成天意之孔昭,德惟可览,结人心之幽感。不然柳且无情,曷枯而生。其枯也,当烟尘之晦。其生也,表氛沴之清。与时不偶叶,圣斯呈政。或可持疾风始知夫草劲,节无所立,岁寒徒称乎。柏贞宜其俯凤池而洒润,接鸡树以连荣。儒有因物比兴,属词揣称。闻瑞柳于春宫,遂揄扬于天应。

《枯杨生稊赋》敬括

柔得乎刚则变化无方,故能令老者以安分,使衰者而再芳。不然爻之均奚,独殊其栋桡,木之众奚,独举其枯杨。徒观其枝叶滋润,色带韶光,发枯槁,擢豪芒,直干森梢。欻浮于青翠,高柯偃蹇,渐变于苍黄,岂比夫颠木贵蘖瑰材,称良而已哉。至如和风稍吹,迟日久照,淡清烟而羃䍥,合晚霭而凝耀。苟非怀蠹状,虽死而犹生。忽应鸣禽类先号而后笑。是知心动于内,气变于形。以类相感,因时则冥。或丛生落落,或孤峙亭亭。映平林而迥秀倚,长空而半青。爰有翰林墨客,懿此惟新。睹物生兴,与时为春,在阳当荣,于枯木理代,实资于哲。人遂稽大道,将期小伸。相长杨以体物,希百中于兹辰。

《柳赋》宋·吴淑

昔桓温感旧,迁延攀条。泫然且曰:树犹如此,况于人焉。若乃美春月于王恭,赏灵和于张绪。涉正月而始荑,得沃土而斯茂。既曰:丑条亦名独摇,生于左肘。集彼鸣蜩,亚夫则军门傲睨,嵇康则锻灶逍遥。吕渭以再荣作瑞,孝绪以自拔为妖。复有直陵凤伯,柽河旄泽。或盛展禽之家,或茂陶潜之宅,亦有沃民之国。汶水之傍静,帝既谣于周世,杨氏亦歌于太康。敬则忆之于北馆,陶侃识之于武昌。或垂阴于逻娑,或成林于振武,张陆并处兮,交让方荣。机昂共摧兮,孤杨独茂。至夫歌东门之牂牂,赋昔日之依依。忧田儒之易拔,感顾悦之先衰。亦有生女娲之坟,茂高颎之第。生荑著象,樊圃是刺。有菀见风于幽王,为字呈祥于汉帝。斯杨蒲之为用,盖民家之所利。

《杨花赋》田锡

梁苑残春,垂杨映津,枝黛染以交引,叶眉纤而斗伸。落絮如雪,飘烟拂尘。轻芳兮,就月为魄。澹白兮,依风作神。当艳阳之美景,过上巳之良辰。其繁也,六出之英未多。其艳也,早梅之芳若何。释叶辞蒂,流枝逗柯,浮朝霭兮,散斜阳。九重丹禁,拂扁舟兮,随两桨。千里轻波是时孝,王多暇閒登水榭。因说柳之太柔。赏兹花兮,似画。乃顾邹枚,怜其逸才。命临流兮,就景。陈绮席之金罍。相如后至,居于右座。欣丽藻之无敌,若阳春之寡和。聚宾目动,怯胜气以潜消。梁孝意怡,礼奇才兮敢惰。于是授以毫笺,言容怿然曰:寡人多幸,知子之贤,愿以文为乐也。俟当场而试焉。且昔杨柳之诗,古人有之。杨花之赋,作者多。非可以运精研之,恩施绝妙之词。相如感主人之遇,援毫而赋,尽华藻之菁英,得飞扬之态度。以为漠漠霏霏,微风暖吹。裛甘露于珠树,荡朝阳于玉墀。乍若吴王江国,水殿春曦,梅花已老,零落交飞。矧又荡然无羁纷兮,交错入残月之绮窗。满夕阳之画阁。乍如陈后失恩,长门寂寞,梨花向晚,缤纷散落,有时金屋徘徊,珠帘半开,𦊰绣床之綵缕,萦粉奁于玉台。乍若谢家深院,寒景相催,暮云方密,飘飘四来,至于湘浦,幽深柽林。葱茜满黄陵之古庙,扑苍山之晚殿。乍如乱烟之下,落泉飞练,喷岚洒烟,沫花相溅,有时送客南游,垂杨渡头,未尽离酒,犹縻去舟思,夕宿之江馆,望朝云之水楼飘兮,荡白萦觞。惹愁和鶗鴂以连飞。平波渺渺伴舳舻而已远,晚景悠悠矧夫春院深严书。帷阒寂横。南窗之绿绮,委群书于缃帙。冰濡相浥,粘匣砚以难飞。风聚成规,滚砌莎而可惜。加之碧簟银床,梧桐影凉,春光馀几,艳景方长。当奕客以凝情,飞来宝局,值嘉宾之举白。吹过金觞,有时帘幕雨馀,池塘风定,凝去忽飞。幽而可咏,榆堕荚以相先,桃落花而互映。馀态重重,妍姿弗穷。大约含愁于夕霭,惟怜委迹于流风。值轻露以多掩,傍微阳而即通。是知有以妖冶轻盈为贵者,虽五彩之毫妍,不可写。虽数子之词才,难骋奇惟。相如之善者,致梁王之悦,而乃命左史记言,而右史录之。藏之宝笥,以为柳花之词。

《柳赋》明·徐世溥

溪头柳发,江上春归。有美一人,伤心绪丝閒,行烟暮折而赋之。窃闻园中郁郁,汉南依依,章台绿早,蓟北青迟。白门则啼乌争宿,灞陵则班马常嘶,劳劳亭畔,若耶水西。所以笛声恨别,瑟调伤离。至如托根墀侧,移植殿头,翠袍夹乎驰道,青琐垂乎邗沟。深宫长乐,别馆忘忧,吴娃恒叹。梁王每游,发枚乘之丽藻,忆张绪之风流,斯则柳之荣遇也。尔乃渊明荒宅,叔夜山庭。先生表姓中散,匿名暗度。杖履之迹,遥闻锻瑟之声。斯则柳之高隐也。及夫军屯细柳,卫宿长杨,旌斿十万羽猎辉光。但识亚夫讵问,刘郎叛儿以白花遁祸,季蹠以柳下称强。斯则柳之武侠也。若乃深藏朱户浅映清池垂露光,湿挂月星稀暮春,修禊枝满门楣,蝉抱柱而不脱,鱼惊缗而不移,楼上之素手遥出,当垆之秀肩近齐。弱舞楚国之腰,弯画秦宫之眉。随风暂举向人,复低遂使情钟。美人心悲,荡子梦绕大堤,魂摇江沚。袅暮烟兮千条,漾春光于万里。不比拙于松柏,讵争妍乎桃李哉。

《伐老柳赋》〈有序〉杨守陈

翰林院之后庭有巨柳数章,参天蔽日。民之输廪米者,欲暴之庭。患柳阴之翳之也。请余伐其最巨而尤老者。余不可,为之赋曰:

吴民输税于京都,告于翰林大夫曰:吾侪小人供王之赋,殚赀竭劳,罔敢违误。顾玉粒之含滋,恐久储而红腐。仰赫日之暴之,奈柳阴之周布。瞻彼众柳郁如车盖,干轮囷而离奇。根拳曲而轴解,惟条叶之轻盈,若张绪少年之可爱。时随风以媚人,作妖姬之舞态,岂解禁雪霜之岁寒。安可作栋梁而雕绘。异松柏之后凋,同栎樗之徒大。胡俾其蟠据乎紫垣,掩映乎黄屋。倚乾坤之发生,占雨露之濡沐。旁惟茂乎棘榛,下不秀夫兰菊,既矜翘而擅荣,且裒凶而萃毒,巢鸱鸦于其颠,孕蚁蝎于其腹,落叶点玉河之清流,飞花蠹金毳之上服。况其阴影之连接,共浮云而蔽天昼。虽晴而若雨,地恒湿而不乾。喟吾米之频暴,尚吐气如浮烟。望廪收其何日,徒困苦而忧煎。昔丛竹以蔽庭而矣,樱桃以翳庙而伐焉。况兹柳之为害,可使其据上地而长年。欲尽屏去,势难遽然,敢指其最巨而尤老者,请伐而置诸海壖。大夫曰:此非吾力之所能为,亦岂汝喙之所当。议凡物之生,贵得其地。故鼠穴社而不熏,豺当道而皆避。然物盛而衰,理所必至。故负担者,极重则颠。跻攀者,过高斯堕。吾恐天渝于旦夕风与雷,其皆厉尽。众柳而拔之,并埽六合之阴翳,曦光洞烛于九垓。阳德普施于万类,物何暴之不晞。民何欲之不遂,惜汝命之未遭。徒沈忧而永喟,谓余言其无徵,盍姑淹而少俟。

《城西柳记》沈麖

柳之精神旺于春,人之感怀亦茂于春。柳至垂柳则更妩媚,而人至三春则更悽动焉。当其生长之时,飘然飞线,翠挽柔条,如仙子之倩妆,恍韵士之挥翰。轻笼烟雨,扶衬花魂。晓梦莺眠,夕阳鸦影。光景堪怜,迷离难去。晴丝惹怨,碧缕牵愁。则我禾城西二树尤胜。斯柳也,植自何年。高露城顶,参差淡宕,俯仰修伟。余僦居邻近,古井庵边。每触愤郁,则攀土埠登女墙,觌面长吟,终日不倦。尝慨帆樯往来,几经离别。钟声鸟韵,时和陌头。虽桃李艳发,无能比肩。而舞衣古堞明月照之,拂袖春城,好风吹之。诚黯淡于烟水间,以酬朝夕之知音。尔结社二三子,暇必玩咏,消磨寂寥。爱其丰采,各记所言,传之于后。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柳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