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杞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二卷目录

 楮部汇考
  楮图
  诗经〈小雅鹤鸣 黄鸟〉
  山海经〈西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榖楮〉
  毛诗陆疏广要〈其下维榖〉
  段成式酉阳杂俎〈构〉
  本草纲目〈楮〉
 楮部艺文一
  楮待制传        明闵文振
 楮部艺文二〈诗〉
  宥老楮          宋苏轼
  咏榖           王安石
  楮             阙名
 楮部选句
 楮部纪事
 楮部杂录
 楮部外编
 杞部汇考
  易经〈姤卦〉
  诗经〈郑风将仲子 小雅南山有台 湛露〉
  山海经〈南山经 西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毛诗陆疏广要〈无折我树杞〉
  丘光庭兼明书〈杞梓〉
  便民图纂〈种杞柳〉
 杞部纪事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二卷

楮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楮《别录》
楮桃《纲目》      五金胶漆《大明》

楮图


《诗经》《小雅鹤鸣》

乐彼之园,爰有树檀,其下维榖。
〈疏〉榖,恶木也。陆玑疏云:幽州人谓之榖。桑荆扬人谓之榖。中州人谓之楮。殷中宗时,桑榖共生,是也。今江南人绩其皮以为布,又捣以为纸,谓之榖皮。纸洁白光辉,其里甚好。其叶初生可以为茹。〈大全〉皮斑者是楮,白者是榖。

黄鸟

黄鸟黄鸟,无集于榖。
〈朱注〉榖木名。

《山海经》《西山经》

大时之山,上多榖柞。
鸟危之山,其阴多檀楮。
〈注〉楮即榖木。

众兽之山,其下多檀楮。
莱山,其木多檀楮。
阴山,上多榖。
申山,其上多榖柞。
鸟山,其下多楮。

《东山经》

曹夕之山,其下多榖。

《中山经》

霍山,其木多榖。
箕尾之山,多榖。
首山,其阴多榖柞。良馀之山,其上多榖柞。
升山,其木多榖柞棘。
廆山,有谷焉,名曰雚谷,其木多柳楮。
榖山,其上多榖。
铜山,其木多榖柞。
衡山,上多榖柞。
仁举之山,其木多榖柞。
琴鼓之山,其木多榖柞。
涿山,其木多榖柞。
丰山,其下多榖柞。
游戏之山,多榖。
大支之山,其木多榖柞。
声匈之山,其木多榖。
龟山,其木多榖柞。
风伯之山,其木多檀楮。
夫夫之山,其木多桑楮。
真陵之山,其木多榖柞。
阳帝之山,其木多檿楮。柴桑之山,其木多楮桑。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榖楮

《说文》曰:榖者,楮也。按今世人有名之曰:角楮。非也,盖角榖声相近,因讹耳。其皮可以为纸者也。

楮宜涧谷间种之,地欲极良,秋上楮子熟时,多收净淘,曝令燥。耕地令熟。二月耧耩之。和麻子漫散之,即劳。秋冬仍留麻,勿刈。为楮作煖。
若不和麻子,种卒多冻死。

明年正月初,附地芟杀,放火烧之。一岁即没人。
不烧者,瘦而长亦迟。

三年便中斫。
未满三年者,皮薄不任用。

斫法:十二月为上,四月次之。
非此两月而斫者,则多枯死也。

每岁正月常放火烧。
自有乾在地,足得火。然不烧则不滋茂也。

二月中间斫去恶根。
斸者,地熟楮科,亦以留润泽也。

移栽者,二月莳之,亦三年一斫。
三年不斫者,徒失钱,无益也。

指地卖者,省功而利少,煮剥卖皮者,虽劳而大。
其柴足以供然。

自能造纸,其利又多,种三十亩者,岁斫十亩,三年一遍。岁收绢百疋。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其下维榖。
榖,幽州人谓之榖桑。或曰:楮桑,荆扬交广谓之榖。中州人谓之楮。殷中宗时,桑榖共生是也。今江南人绩其皮以为布,又捣以为纸。谓之榖皮。纸长数丈,洁白光辉。其里甚好。其叶初生可以为茹。《博雅》云:榖,楮也。《埤雅》榖,恶木也。而取名于榖者,榖善也,恶木谓之榖则甘。草谓之大苦之类也。《本草》曰:楮一名榖。陶氏云:即今构木误矣。先贤以为皮斑者是楮。皮白者是榖。有瓣者曰:楮。无瓣者曰:构。按此非一种。《物类相感志》云:其胶可以团丹砂。语曰:构胶为金石之漆是也。《列子》曰:宋人有为其君,以玉为楮叶者,三年而成。乱之楮叶中,不可别也。遂以巧食。宋国列子闻之曰:使天地之生,物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故圣人恃道化而不恃知巧。《尔雅》翼榖易生之物。一说:榖田久废则生榖,其实正赤如杨梅而无核。伊陟相太戊,亳有祥,桑榖共生于朝。传曰:俱生于朝,七日而大拱。伊陟戒以修德,而木枯。刘向以为桑丧也,榖犹生也。杀生之柄失而在下,则是以桑榖为二物也。而陆玑以为:榖幽州人谓之榖,桑或曰楮桑。然则盖一物也。《广州记》曰:蛮夷取榖皮,熟搥为揭,里布铺以拟毡。《南山经》曰:招摇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榖而黑里,其华四照。其名曰迷榖。佩之不迷。《本草图经》云:楮有二种,一种皮有斑花文,谓之斑榖。今人用为冠。一种皮无花,但叶似葡萄,作瓣而有子者,为佳。其实初夏生,如弹丸,青绿色,至六七月渐深红色,乃成熟。八月九月采抱朴子。云:柠实赤者饵之,一年老者还少。《通志》云楮亦谓之榖,其实入药,其皮造纸,济世之用也。桑榖共生者。即此。

《段成式·酉阳杂俎》

构,榖树,构榖田久废必生构,叶有瓣曰楮,无曰构。
《本草纲目》楮释名
苏颂曰:陆玑诗疏云:构幽州谓之榖桑,或曰楮桑。荆扬交广谓之榖。李时珍曰:楮本作柠,其皮可绩为纻,故也。楚人呼乳为榖,其木中白汁如乳,故以名之。陆佃埤雅作谷米之谷,训为善者误矣。或以楮构为二物者,亦误矣。详下文。
集解

别录曰:楮实生少室山所在有之。八月九月采实日,乾四十日成。
陶弘景曰:此即今构树也,南人呼榖纸亦为楮纸。武陵人作榖皮衣,甚坚好。
苏恭曰:此有二种,一种皮有斑花文,谓之斑榖。今人用皮为冠者,一种皮白无花,枝叶大相类,但取其叶似葡萄,叶作瓣而有子者为佳。其实初夏生,大如弹丸,青绿色,至六七月渐深红色,乃成熟。八九月采,水浸去皮,穰取中子。段成式《酉阳杂俎》云:榖田久废必生构,叶有瓣曰楮,无曰构。陆氏诗疏云:江南人绩其皮以为布,又捣以为纸,长数丈,光泽甚好。又食其嫩芽以当菜茹,今楮纸用之最博,楮布不见有之,医方但贵楮实,馀亦稀用。
大明曰:皮斑者是楮,皮白者是榖。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言:楮榖乃一种也,不必分别,惟辨雌雄耳。雄者皮斑而叶无桠叉,三月开花成长,穗如柳花状,不结实。歉年人采花食之。雌者皮白而叶有桠叉,亦开碎花,结实如杨梅。半熟时水澡去子,蜜煎作果食,二种树并易生,叶多涩毛。南人剥皮捣煮造纸,亦缉练为布。不坚易朽。裴渊《广州记》言:蛮夷取榖皮熟搥为揭,里罽布以拟毡,甚煖也。其木腐后生菌耳,味甚佳好。
实修治

雷敩曰:采得后,水浸三日。搅旋投水,浮者去之,晒乾以酒浸一伏。捋子蒸之,从巳至亥,焙乾用。 经验方:煎法:六月六日,取榖子五升,以水一斗,煮取五升,去渣微火煎,如饧用。
实气味

甘寒无毒。
实主治

别录曰:阴痿水肿,益气充肌,明目。久服不饥不老轻身。
大明曰:壮筋骨,助阳气,补虚劳,健腰膝,益颜色。
实发明

陶弘景曰:仙方采捣取汁和丹用,亦乾服。使人通神见鬼。
苏颂曰:仙方单服其实,正赤时收子,阴乾筛末,水服二钱匕。益久乃佳,抱朴子云:柠木实赤者,服之老者成少,令人彻视见鬼神,道士梁须年七十服之,更少壮,到百四十岁能行及走马。
李时珍曰:别录载,楮实功用大补益而修真。秘旨书言:久服令人成骨软之疾。《济生秘览》治骨哽,用楮实煎汤服之。岂非软骨之徵乎。按《南唐书》云:烈祖食饴,喉中噎。国医莫能愈。吴廷绍独请进楮实汤。一服疾失去。群医他日取用,皆不验。扣廷绍,答云:噎因甘起,故以此治之。愚谓此乃治骨哽软坚之义尔。群医用治他噎,故不验也。
叶气味

甘凉无毒。
叶主治

别录曰:小儿身热,食不生肌,可作浴汤。又主恶疮生肉。
大明曰:治刺风身痒。
苏颂曰:治鼻衄数升不断者,捣汁三升,再三服之。良久即止。嫩茹之去四肢风痹赤白下痢。
甄权曰:炒研搜面作馎,饦食之。主水痢。李时珍曰:利小便,去风湿,肿胀,白浊,疝气,癣疮。
枝茎主治

别录曰:瘾𤺋痒,煮汤浴洗。李时珍曰:捣浓汁,饮半升,治小便不通。
树白皮气味

甘平无毒。
树白皮主治

别录曰:逐水利小便。
甄权曰:治水肿气满。
吴普曰:喉痹。
李时珍曰:煮汁酿酒,饮治水肿,入腹短气,欬嗽。为散服治下血、血崩。
皮间白汁

大明曰:能合朱砂为团,故名五金胶漆。
李时珍曰:构汁最粘,今人用粘金薄。古法粘经书以楮树汁和白及飞面,调糊接纸。永不脱解。过于胶漆。
汁气味

甘平无毒。
汁主治

别录曰疗癣。大明曰:傅蛇虫蜂蠍犬咬。
附方

水气蛊胀,楮实子丸以洁净,釜用楮实子一斗水二斗熬成膏,茯苓三两白丁香一两半为末,以膏和丸。梧子大从少,至多服至小便清,利胀减为度。后服治。中汤养之,忌甘苦酸补及发动之物。《洁古活法机要》肝热生翳,楮实子研细,食后蜜汤服一钱,日再服。《直指方》
喉痹、喉风。五月五日,或六月六日,七月七日,采楮桃,阴乾。每用一个为末,井华水服之,重者以两个。《集简方》身面石疽,状如痤疖,而皮厚。榖子捣傅之。《外台秘要》金疮出血,榖子捣傅之。《外台秘要》
目昏难视,楮桃荆芥穗各五百枚为末,炼蜜丸,弹子大。食后嚼一丸,薄荷汤送下,一日三服。《卫生易简方》水谷下痢见果,部橡实下。
老少瘴痢,日夜百馀度者,取乾楮叶三两,熬捣为末,每服方寸。匕乌梅汤下,日再服。取羊肉裹末,纳肛中。利出即止。《杨炎南行方》
小儿下痢赤白,作渴得水又呕逆者。构叶炙香以饮浆半升,浸至水绿去叶,以木瓜一个,切纳汁中,煮二三沸,细细饮之。《子母秘录》
脱肛不收,五花构叶,阴乾为末,每服二钱,米饮调下。兼涂肠头。《圣惠方》
小便白浊,构叶为末,蒸饼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白汤下。《经验良方》
通身水肿,楮枝叶煎汁如饧,空腹服一匕日三服。《圣惠方》
虚肥面肿积年,气上如水病,但脚不肿。用榖楮叶八两,以水一斗煮取六升。去滓纳米煮粥,常食勿绝。《外台秘要》
卒风不语,榖枝叶剉细,酒煮沫出,随多少。日日饮之。《肘后方》
人耽睡卧,花榖叶晒研末汤服一二钱,取瘥止。《杨尧辅方》吐血鼻血,楮叶捣汁一二升,旋旋温饮之。《圣惠方》一切眼翳,三月收榖木软叶,晒乾为末,入麝香少许,每以黍米大注眦内,其翳自落。《圣惠方》
木肾疝气,楮叶雄黄等分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盐酒下五十丸。《医学集成》
疝气入囊,五月五日采榖树叶,阴乾为末,每服一二匙,空心温酒下。《简便方》
癣疮湿痒,楮叶捣傅。《圣惠方》
痔瘘肿痛,楮叶半斤捣烂封之。《集简方》蝮蛇螫伤,楮叶麻叶合捣,取汁渍之。《千金方》
鱼骨哽咽,楮叶捣汁啜之。《十便良方》
头风白屑,楮木作枕,六十日一易新者。《外台秘要》暴赤眼痛碜涩者,嫩楮枝去叶,放地火烧,以碗覆之,一日取灰,泡汤,澄清温洗。《圣惠方》
肠风下血,秋采楮皮,阴乾为末,酒服三钱。或入麝香少许,日二。《普济方》
血痢血崩,楮树皮荆芥等分为末,冷醋调服一钱。血崩以煎匕服,神效不可具述。《危氏得效方》
男妇肿疾不拘久近,暴风入腹,妇人新产,上圊风入,脏内腹中如马鞭短气。楮皮枝叶一大束,切煮汁酿酒,不断饮之,不过三四日即退,可常服之。《千金方》风水肿浮,一身尽浮。楮皮散用楮白皮猪苓木通各二钱,桑白皮三钱,陈皮橘皮一钱,生姜三片,水二钟煎服。日一剂。《圣济总录》
膀胱石水,四肢瘦削,小腹胀满,构根白皮桑根白皮各二升,白朮四两,黑大豆五升,流水一斗煮四升,入清酒二升,再煮至三升,日再一匕服之。《集验方》目中翳膜,楮白皮暴乾作一绳子如钗股大,烧灰细研,每点少许。日三五次,瘥乃止。《崔氏方》
鱼骨哽咽,楮树嫩皮捣烂为丸,水下二三十丸。《卫生易简方》
天行病后,胀满两胁,刺胀脐下,如水肿。以构树枝汁,随意服之,小便利即消。《外台秘要》

楮部艺文一

《楮待制传》明·闵文振

楮待制初名藤。及长为世用,更名知白,会稽剡溪人。先世索居山林,无所闻于世。历前汉有楮先生,始以名显。和帝时,中常侍蔡伦有文思,善造就人材。辟召遍天下,使者见楮氏,归以告伦。伦亟聘之,得楮皮者俱来。伦曰:真良材也。一变化则就章程,于是刮剂浸渍,渐见舂容。延馆帘内知白,闻而叹曰:以皮之陋且沾,抡选吾可终老林薮乎。既至,伦揭帘见之,啧啧叹赏曰:文明之化,其在君矣。引见帝,帝嘉赏,恨相得之晚。超拜秘书省万字令,寻擢秘阁待制。日承任使自书契既造。竹氏帛氏贵重于世者,既数千年及知白,用二氏遂废。凡经史术艺百家九流之说,皆托以行天下。当代注记册籍,臣民文移简札,非知白不达也。帝益加宠待,每中书令毛颖松滋侯,陈元万石君罗文侍左右,必召知白至。展其边幅,有咨议须令省记。帝嘉其洁白,戏语陈元曰:江汉以濯,秋阳以暴,若知白者殆,孔氏之徒与卿,与之反何哉。元曰:知其白,守其黑,臣得自全之道,皦皦者易污,臣惧知白之不终也。帝笑曰:卿不加污,谁复污之。元顿首谢。一日知白侍经筵,属微风,神思飘乱不定。帝曰:朕固知卿体薄不耐风,今加节镇俾边都护领之。知白叩谢:臣辱荷厚恩,敢不竭方正之节,捐躯以报。士有以文辞投知白者,颇涉谬恶。知白怒,会召因愬帝曰:臣精白一心,仰叨任使者数十年,每愿得嘉言醇文,推明义理以淑人,心翊世教,利益国家。今狂生浅夫任情谬恶,臣一被污辱,欲雪无由,愿陛下一申,文字乖谬之禁。帝从其言,且惜其蒙辱,命儒臣撰悲剡藤文以舒其愤。知白才博而通推其馀。雨旸可盖,风露可障。竖可屏,挥可扇,观美可图画。夫子所称不器,庶几近之。晚年就閒族子曰麻,曰桑,曰竹,曰茧,曰敝布,曰鱼网,并出蔡氏。陶铸继知白大用于世,传嗣不绝,其他银光陟釐罗文玉版蜡笺乌丝襕,以至间杂五采,尤为世所爱重云。

楮部艺文二〈诗〉《宥老楮》宋·苏轼

我墙东北隅,张王维老榖。树先樗栎大,叶等桑柘沃。流膏马乳涨,堕子杨梅熟。胡为寻丈地,养此不材木。蹶之得舆薪,规以种松菊。静言求其用,略数得五六。肤为蔡侯纸,子入桐君录。黄缯练成素,黝面沬作玉。灌洒蒸生菌,腐馀光吐烛。虽无傲霜节,幸免狂酲毒。孤根信微陋,生理有倚伏。投斧为赋诗,德怨聊相赎。

《咏榖》王安石

可怜台上榖,转目已阴繁。不解诗人意,何为乐彼园。

《楮》阙名

楮树婆娑覆小斋,更无日影午窗开。一端能败幽人意,夜夜墙西碍月来。

楮部选句

梁刘孝标《山居志》:枫楮椅枥之树,柏梓桂樟之木。宋周邦彦《汴都赋》:诛乔松以为煤,空奥山而斸楮。余靖诗:药更开新楮,庭应长旧筠。
苏轼诗:老楮忽生黄耳菌,故人新致白牙姜。〈又〉黄菘养土羔,老楮生树鸡。

楮部纪事

《史记·殷本纪》:亳有祥桑榖生于朝,一暮大拱。帝大戊惧,问伊陟。伊陟曰:臣闻妖不胜德,帝之政其有阙欤。帝其修德。大戊从之,而祥桑枯死。
《列子·说符篇》:宋人有为其君,以玉为楮叶者,三年而成,锋杀茎柯,毫芒繁泽,乱之楮叶中而不可别也。此人遂以巧食。宋国子列子闻之曰:使天地之生物,三年而成一叶,则物之有叶者寡矣。故圣人恃道化而不恃智巧。
《黄宪外史》:徵君设五难说,晋王一难曰:今有榖生于千仞之冈,其叶如云,其干如虹,荫于春夏,不知秋冬。沐之以芳雨,畅之以薰风。受天泽之宠而根蒙茸乎,一壑,其青松朱桂之树,不得雨露而槁悴者三匝。下有万草凋零,在阴,其孤兰与众英皆不得被乎阳春。有牧者顿足于北陵之坡而盼之。欲系则无修绳,欲伐则无斧斤,使山之草木离披偃蹇,垂荣而待于幽,焦萌而听于榖。当是之时,臣不知牧者之何所解也。晋王曰:是榖也,必凋于岁寒,奈春夏何意者,其伐之乎。牧者无斧柯,请谋于樵苏。
《钱塘记》:灵隐山中央生榖树,甚高大。
《澄怀录》:永徽中定州僧写华严经,先以沈香种楮树,取以造纸。
《唐书·南蛮传》:三濮者,在云南徼外千五百里。有黑僰濮,山居如人,以幅布为裙,贯头而系之。丈夫衣榖皮。《清异录》:同州合阳县,刘靖兄弟同居,宅边榆树上生桑,西廊梧桐上生榖枝,明年坟中白杨生,桧乡人号榆为义祖,桐为小义,杨为义孙,县令出官钱为修三异亭。
马令《南唐书》:吴廷绍为太医令,不甚知名。烈祖喉中痒涩,进药无验。廷绍进楮实汤服之,顿愈。宰相冯延己尝病脑痛。医工旁午累日不痊。及廷绍至,先诘其家人曰:相公酷嗜何物。对曰:每食山鸡鹧鸪。廷绍进姜豆汤一服,立瘥。群医默志其方,他日以楮实治喉痒,以姜豆治脑痛,皆无效。或问其故。廷绍曰:烈祖常服饵金石,吾故以木之阳实胜之。木王则金绝矣。冯公嗜山鸡鹧鸪,二鸟皆食乌头,半夏姜豆乃解其毒尔。群医大服。
《东坡题跋》:成都浣花溪。水清滑胜,常以沤麻楮作笺,纸紧白可爱。数十里外便不堪造。
《宋史·方腊传》:方腊者,睦州青溪人也。县境梓桐、帮源诸峒皆落山谷幽险处,民物繁夥,有漆楮、杉材之饶,富商巨贾多往来。时吴中困于朱勔花石之扰,比屋致怨,腊因民不忍,阴聚贫乏游手之徒。宣和二年十月,起为乱。
《农桑通诀》:南方乡人以榖皮作衾,甚坚好。鬻之实为贫家之利。

楮部杂录

管子五沃之土宜榖。
《魏王花木志》曰:南方记,楮子如梅实,二月花色仍连,著实七八月,熟土人盐藏之,味辛出交趾。
《岩栖幽事》:研粉令极细,以楮树汁调之,如校书有误,字以此涂抹,则与纸无异。粉当用画,家蒸粉若无楮汁,止当用胶和,面糊亦可。《水南翰记》:凡接纸缝如一线,日久不脱,用楮树汁白面白芨末调为糊。

楮部外编

《广异记》:荥阳郑会家在渭南,少以力闻。唐天宝末,禄山作逆。所在贼盗蜂起,人多群聚。州县会恃其力,尚在庄居。亲族依之者甚众。会恒乘一马,四远觇贼。如是累月后,忽五日不还。家人忧愁,然以贼劫之故。无敢寻者。其家树上忽有灵语呼阿奶,即会妻乳母也。家人惶惧藏避,又语曰:阿奶不识会耶。前者我往探贼,便与贼遇,众寡不敌,遂为所杀。我以命未合死,频诉于冥官。今蒙见允,已判重生。我尸在此庄北五里道旁沟中,可持火来及。衣服往取。家人如言于沟中得其尸,失头所在。又闻语云:头北行百馀步,桑树根下是也,到舍可以榖树皮作线挛之。我不复来矣。努力勿令参差,言讫作鬼啸而去。家人至舍,依其挛凑毕通身。人色及腰,目数日乃能视,恒以米饮灌之,百日如常。

杞部汇考

图阙

《易经》

《姤卦》

九五,以杞包瓜。
〈注〉杞之为物生于肥地者也。〈疏〉《薛虞记》云:杞,杞柳也。按王氏云:生于肥地,盖以杞为今之枸杞也。〈本义〉杞高大坚实之水也。〈大全〉程子曰:杞生于最高处,瓜美物生低处,以杞包瓜则至尊,逮下之意也。

《诗经》《郑风将仲子》

将仲子兮,无踰我里,无折我树杞。
〈传〉杞,木名也。折言伤害也。〈疏〉《四牡传》云:杞枸,檵此直云木名。则与彼别也。陆玑疏云: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今共北淇水傍,鲁国泰山汶水边,纯杞也。

《小雅·南山有台》

南山有杞,北山有李。
〈朱注〉杞树如樗,一名枸骨。〈大全〉陆氏曰:杞,山木而滑。其子为木䖟,入药。

《湛露》

湛湛露斯,在彼杞棘。
〈笺〉杞也,棘也。异类喻庶姓诸侯也。〈疏〉杞棘之木,得露则湛湛然,柯叶低垂,以兴庶姓诸侯得。王燕饮皆威仪,宽纵也。

《山海经》《南山经》

虖勺之山,其下多荆杞。〈注〉枸杞也。

《西山经》

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

《东山经》

馀峨之山,其下多荆杞。
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𦬊,可以服马。
〈注〉以汁涂之,则马调良。

《中山经》

历石之山,其木多荆𦬊。暴山,其木多荆𦬊。尧山,其木多荆𦬊。柴桑之山,其木多柳𦬊。荣余之山,其木多柳𦬊。
《毛诗·陆疏广要》《郑风》
无折我树杞。
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木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今共北淇水傍鲁国泰山汶水边,纯杞也。
《尔雅》云:旄泽柳邢。疏:柳生泽中者,别名旄。郑注:杞,柳也。生泽中如芦荻,可编为棬箱。《通志略》云:杞,柳亦曰泽柳。可为杯棬者。《本草图经》云:今人取其细条,火逼令柔,韧屈作箱箧,河朔犹多。

《丘光庭·兼明书》《杞梓》

近代文人多以杞梓为大材,可为栋梁之用。明曰:杞梓小材,木可为器物之用耳。何以言之。左传云:杞梓皮革自楚往也。与皮革同文。故知非大材。孟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杯棬也。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杯棬。《释木》云:杞枸檵。郭璞曰:今枸杞也。《尚书》梓材云:既勤朴斲,惟其涂丹雘。孔安国曰:梓漆也。《诗》云:椅桐,梓漆。然则梓非漆之别名,可以为漆器之材耳。是知杞之与梓皆柔软之木。杞则可为杯棬,梓则可为漆器。其非栋梁之材也,明矣。或曰:昔秦人伐梓,其中一青牛梓,非大木耶。答曰:梓本大木,但其为货之时,析而断之为小材耳。

《便民图纂》《种杞柳》

种杞柳,二月间,先将田用粪壅,灌戽水耕平。以柳须断作三寸许,每人一握,随田广狭,并力一日齐种。频以浓粪浇之。有草即用小刀剜出。田勿令乾。八月斫起刮去柳皮,晒乾为器。根旁叶扫净,则不蛀。至腊月间,将重长小条复斫去,长者亦可为器,旧根常留。

杞部纪事

《左传》:襄公二十六年,初楚伍举与蔡声子相善,伍举奔郑,将遂奔晋,声子曰:子行也。吾必复子,及宋向戍将平晋楚,声子通使于晋,还如楚,令尹子木,问晋故焉。且曰:晋大夫与楚孰贤,对曰:晋卿不如楚,其大夫则贤,皆卿材也。如杞梓皮革,自楚往也。虽楚有材,晋实用之。
《汝南先贤传》:郑敬居于蚁陂之阳,以渔钓自娱。常方坐于陂侧,以蒹葭为席,随杞柳之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