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楝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一卷目录

 杉部汇考
  杉图
  尔雅〈释木〉
  嵇含南方草木状〈杉〉
  罗愿尔雅翼〈杉 柀〉
  本草纲目〈杉 附丹桎木皮〉
  王象晋群芳谱〈杉〉
  直省志书〈黟县 天台县 西安县 临川县 泰宁县〉
 杉部艺文一
  杉赞           梁江淹
  枞冈颐寿图诗序     明杨维聪
 杉部艺文二〈诗〉
  郡斋移杉        唐韦应物
  栽杉           白居易
  武丘寺前有古杉一木形状丑怪图之不尽况百卉竞媚若妒若媢唯此杉死抱奇节骁然闯然不知雨露之可生也风霜之可瘁也乃造化者方外之材乎遂赋三百言以见志 皮日休
  和袭美古杉三十韵     陆龟蒙
  岩杉           宋潘紫
  七星杉           曾巩
  杉            王十朋
  古杉行          元范梈
  古杉行题陈兵曹所藏李遵道画灵隐道中二杉图           傅若金
  追和朱乐圃苏学新杉    明吴宽
 杉部选句
 杉部纪事
 杉部杂录
 杉部外编
 楝部汇考
  楝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楝〉
  罗愿尔雅翼〈楝〉
  农桑通诀〈种楝〉
  本草纲目〈楝〉
  高濂草花谱〈楝树花〉
 楝部艺文〈诗〉
  苦楝花         唐温庭筠
  楝花          宋梅尧臣
  楝花            张蕴
 楝部选句
 楝部纪事
 楝部杂录
 楝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一卷

杉部汇考

释名

〈尔雅〉     煔〈尔雅〉
〈草木状〉    沙木〈纲目〉
㯳木〈纲目〉

杉图


《尔雅》《释木》

〈音彼〉〈音杉〉
〈注〉煔,似松,生江南,可以为船及棺材。作柱埋之不腐。〈疏〉柀一名煔,俗作杉。郭云:煔似松,生江南,可以为船及棺材。作柱埋之不腐。

枞,松叶柏身。
〈注〉今大庙梁材,用此木。尸子所谓松柏之鼠不知,堂密之有美枞。〈疏〉松叶柏身者,名枞。郭云:今大庙
梁材用此木者,以时验而言也。尸子所谓:已下者。绰子篇,文也。

《嵇含南方草木状》《杉》

杉,一名柀煔。合浦东二百里有杉一,树汉安帝永初五年,春叶落随风飘入洛阳城,其叶大常杉数十倍。术士廉盛曰:合浦东杉叶也,此休徵当出王者。帝遣使验之,信然。乃以千人伐树,役夫多死者。其后三百人坐断株上食,过足相容,至今犹存。
《郭橐驼种树书》
《插杉》
插杉枝,用惊蛰前后五日,斩新枝,锄开根入,枝下泥杵紧。视天阴则插,插了遇雨十分,无雨即有分数。

《罗愿·尔雅翼》《杉》

杉木,类松而劲直。叶附枝生,若刺针。俗作杉。非是名。《山志》曰:华子冈上,紫杉千仞,被在崖侧。

《柀》

柀似杉而异,杉以材称,柀又有美实,而材尤文彩。《释木》云:柀煔盖以类相附也。其树大连抱,高数仞,叶似煔,其木如柏,作松理而绝难长,肌理细软,堪为器用。古所谓文木。柏坚致,有文彩,而色黄。银杏色莹白而太软易损。成迹惟柀既有文彩又劲干。银杏实良木也,其木自有牝牡。牡者,华,而牝者自。实理有相感,不可致诘,其实有皮壳,大小如枣而短。去皮壳可生食。亦而收之。可以经久。以小而心实者为佳。《本草木部》有榧实,又有彼子,皆出永昌,而误在虫部。盖彼字当从木,即是榧也。陶弘景注:榧实出东阳诸郡,而不识彼子,惟苏恭能辨。其为一物,今彼子退入,有名无用中矣。

《本草纲目》

集解
苏颂曰:杉木,旧不著所出州土,今南中深山多有之。木类松而径直,叶附枝生,若刺针。郭璞注:尔雅云:杉似松,生江南,可以为船及棺材,作柱埋之不腐。又人家常用作桶板,甚耐水。
寇宗奭曰:杉干端直,大抵如松,冬不凋,但叶阔成枝也。今处处有之。入药须用油杉,及臭者良。
李时珍曰:杉木叶硬微扁,如刺。结实如枫实。江南人以惊蛰前后,取枝插种。日本国者谓之倭,木并不及。蜀黔诸峒所产者尤良,其木有赤白二种,赤杉实而多油,白杉虚而乾燥。有斑纹如雉者谓之野鸡斑。作棺尤贵。其木不生白蚁。烧灰最发火药。
杉材气味

辛微温无毒。
杉材主治

别录曰:臁疮煮汤洗之,无不瘥。苏恭曰:煮水浸捋,脚气肿。满服之,治心腹胀痛,去恶气。
大明曰:治风毒奔豚霍乱上气,并煎汤服。
发明

朱震亨曰:杉屑属金,有火其节,煮汁浸捋,脚气肿满尤效。
苏颂曰:唐柳柳州纂救三死方。云:元和十二年二月,得脚气。夜半痞绝,胁有块大如石,且死困不知,人搐搦上视三日。家人号哭。荥阳郑洵美传杉木汤,服半食,顷大下三行,气通块散,方用杉木节一大升,橘叶切一大升,无叶则以皮代之。大腹槟榔七枚,连子碎之。童子小便三大升,共煮一大升,半分为两服,若一服得快即停从服。此乃死病会有救者,乃得不死。恐人不幸病此。故传之云。
皮主治

李时珍曰:金疮血出及汤火伤灼,取老树皮烧存性,研傅之。或入鸡子清调傅。一二日愈。
叶主治

李时珍曰:风虫牙痛,同芎藭细辛煎酒含漱。
子主治

李时珍曰:疝气痛一岁,一粒烧研酒服。
附方

肺壅痰滞,上焦不利,卒然欬嗽,杉木屑一两皂角去皮,酥炙三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米饮下十丸。一日四服。《圣惠方》
小儿阴肿赤痛,日夜啼叫数日。退皮愈而复作,用老杉木烧灰入腻粉,清油调傅效。《危氏得效方》
肺壅失音,杉木烧灰入碗中,以小碗覆之,用汤淋下。去碗饮水不愈,再作音出,乃止。《集简方》
臁疮黑烂多年,老杉木节烧灰,麻油调隔,箬叶隔之,绢帛包定,数贴而愈。《救急方》
附录丹桎木皮
陈藏器曰:生江南深山,似杉木,皮主治伤风。取一握去土,打碎煎如糖,日日涂之。

《王象晋·群芳谱》《杉》

杉,类松而干端直,大者数围,高十馀丈,文理条直。南方人造屋及船,多用之。叶粗厚微扁,附枝生有刺。至冬不凋。
种植江南宣池歙饶等处,山广土肥,堪插杉苗。先将地耕过,种芝麻一年,来岁芒种时,截嫩苗头一尺二三寸长,先用尖橛一把,舂穴勿翻转。原土将苗插下,一半筑实,离四五寸成行,排密则易长,每年耘锄勿杂他木。或种谷麦以当耘锄,高三四尺则不必锄。

《直省志书》《黟县》

物产:赤杉白杉,大抵新安之木。松杉为多必栽始成。材民勤于栽植,凡栽杉三十年为期,可伐。

《天台县》

物产:杉,有瑞杉,刺杉,毛杉,细杉,等种。

《西安县》

物产:杉,杉于衢地,取利最饶而开化尤甚。有一山而鬻木至,数千金者。西邑虽不逮,而自数百金。至数十金向亦往往有之。第木价虽赢而种植非易。凡已经鬻木之山,必另须签种,开扇培养,蓄箓以为后来之地。计其递年经费工食之用,为数甚烦,且远者四五十年,近者二三十年方可问价于人。今山主多贫,得木价辄费尽,或废不复种,或种不复扇。荆棘蒙翳,木亦不长,如此者十室而九诚恐。将来杉之为利亦微矣。

《临川县》

土产杉,西南山有高数丈者,其皮作室者,可以代瓦,三年一易。

《泰宁县》

土产杉,木邑号杉阳。以水发源于杉溪,多产杉木。其巨有合抱者,可备屋材,可制器用,可为棺椁,皆商贸易。出山极难。

杉部艺文一

《杉赞》梁·江淹

桐梓旧丽,松栝称奇焉。如兹品独秀,青崖群木敛望,杂草不窥长。入烟氛永骖鸾螭。

《枞冈颐寿图诗序》明·杨维聪

枞冈子生于曹,游于较,举于其乡。乡故齐鲁号多逢掖士。枞冈子之问独休畅焉。枞冈子不自盈也,盖循循乎。尔既上于京师,卒业于太学,踬于春官。谈数者奇之,识者惜之。枞冈子不自欿也,盖衎衎乎。尔性爱图书,邺侯之富也。工草书张旭之法也。喜延宾客北海之兴也。筑室于郊,左图右书。树之以枞。抚焉,瞩焉,盘桓焉。子真之逸也。或劝之仕。曰:吾仕也,与哉。或谓之隐。曰:吾隐也,与哉。盖犹犹乎。尔久之谒于铨,曹厥令于成,不再浃旬。郡遣尉至,尉负郡势,其礼亢。枞冈子曰:吾不负枞,枞岂负吾哉。遂解印归成。民留之弗得。刺史留之弗得。监司留之弗得。盖浩浩乎。尔道于汴将浮于河。双岩樊公廉访于汴。实维厥甥,藩臬诸公获班荆焉。罔不高厥行。曰:是不役于物,必知所养。不大贵且获大寿。率赠之言。平山张路氏,绘事之工者也。因为之图,于是藏诗束图,与之俱东,就枞冈而处,将终老焉。盖阳阳乎。尔君子曰:枞冈子其真寿哉。其真知所养哉。其取于枞也有道矣。夫枞类桧而德实不同。夫枞其叶松也,其身柏也,则叶与身皆直矣。夫桧其叶柏也,其身松也,则叶与身皆曲矣。故曰枞以直从桧以曲会。夫直民之所以生也,将以立身。轨物可不务乎,是故君子之道必存其心,必遂其志,必养其气。心不存则放,志不存则乖,气不养则阏。养性所以存心也,致命所以遂志也,集义所以养气也。枞冈子率性逃名遗荣,养素冥若鸿翔翻然凤举固将出风尘之表立云霄之上。为鸿为鹤为繇为彝垂休声扬景晖。其心顺矣,其志遂矣,其气充矣。远取诸物庸非有得于枞哉夫枞直之寓也。夫直颐之繇也。夫颐寿之基也。枞冈子之寿,其不可量也。夫双岩考绩于京师,将出于曹。命方城子叙之为寿。枞冈子,尹氏邦麟双岩子,樊氏继祖。方城子杨维聪也。

杉部艺文二〈诗〉《郡斋移杉》唐·韦应物

擢干方数尺,幽姿已苍然。结根西山寺,来植郡斋前。新含野露气,稍静高窗眠。虽为赏心遇,岂有岩中缘。

《栽杉》白居易

劲叶森利戟,孤茎挺端标。才高四五尺,势若干青霄。移栽东窗前,爱尔寒不凋。病夫卧相对,日夕閒萧萧。昨为山中树,今为檐下条。虽然遇赏玩,无乃近尘嚣。犹胜涧谷底,埋没随众樵。不见郁郁松,委质山上苗。
《武丘寺前有古杉一,本形状丑怪,图之不尽。况百卉竞媚,若妒若媢。惟此杉死抱奇节。骁然,闯然不知雨露之可生也,风霜之可瘁也。乃造化者方外之材乎。遂赋三百言以见志》

皮日休


种日应逢晋,枯来必自隋。鳄狂将立处,螭斗未开时。卓荦掷枪干,叉牙束戟枝。初惊蟉篆活,复讶獝狂痴。劲质如尧瘦,贞容学舜黴。势能擒土伯,丑可骇山祇。虎爪拿岩稳,虬身脱浪欹。槎头秃似刷,蘖觜利于锥。突兀方相胫,鳞皴夏氏𦙆。根应藏鬼血,柯欲漏龙漦。拗似神荼怒,呀如猰㺄饥。朽痈难可吮,枯尰不堪治。一炷元云拔,三寻黑槊奇。狼头㪍窣竖,虿尾崛挛垂。目燥那逢爟,心开岂中铍。任苔为疥癣,从蠹作疮痍。品格齐辽鹤,年龄等宝龟。将怀缩地力,欲负拔山资。未到防风骨,初僵负贰尸。漆书明古本,铁室坑全师。碨礧还无极,伶俜又莫持。坚应敌骏骨,文定写甝皮。蟠屈愁凌刹,腾骧恐攫池。抢烟寒嶱𡾲,披茑静䙰褷。威仰诚难识,勾芒恐不知。好烧胡律看,堪共达多期。寡色诸芳笑,无声众籁疑。终参八柱位,未要一绳维。尽日来唯我,当春玩更谁。他年如入用,直构太平基。

《和袭美古杉三十韵》陆龟蒙

众木尽相遗,孤杉独任奇。插天形硉兀,当殿势㩻危。恐是夸娥怒,教临巀嶭衰。节穿开耳目,根瘿坐熊罴。世只论荣落,人谁问等夷。有巅从日上,无叶与秋欺。虎搏应难动,雕蹲不敢迟。战锋新缺齾,烧岸黑𪑿黧。斗死龙骸杂,争奔鹿角差。脂销洪水脑,棱耸梵天眉。磔索珊瑚涌,森严獬豸窥。向空分荦指,冲浪出鲸鬐。杨仆船橦在,蚩尤阵纛隳。下连金粟固,高用铁菱披。挺若苻坚棰,浮于祖纳椎。峥嵘惊露鹤,䟐趣阂云螭。傍宇将支压,撑霄欲抵巇。背交虫臂挶,相向鹘拳追。格笔差犹立,阶干卓未麾。鬼神应暗画,风雨恐潜移。已觉寒松伏,偏宜后土疲。好邀清啸傲,堪映古茅茨。材大应容蝎,年深必孕夔。后凋依佛氏,初植必僧弥。拥肿烦庄辩,槎牙费庾词。咏多灵府困,搜苦化权卑。类既区中寡,朋当物外推。蟠桃标日域,珠草侍仙墀。真宰诚求梦,春工幸可医。若能嘘嶰竹,犹是动华滋。

《岩杉》宋·潘紫

何代移来得许长,想渠历晋复经唐。惯于岩畔谙风雪,不与人间作栋梁。二室七仙同守护,千松万桧自低昂。向来诸葛祠前柏,此物当为伯仲行。

《七星杉》曾巩

古杉苍苍横斗文,其干十围阴蔽野。应到夜深山月来,林色天光迷上下。

《杉》王十朋

记得先人手自栽,森然千尺尽成材。翠丝结作思人树,他日儿孙岂忍摧。

《古杉行》元·范梈

丹陵观有古杉,屹如双阙当云门。云是钟君之手植,君去此树馀空村。尾摇翡翠梢八表,根结蛇蛟行九原。幽边岂无鬼神护,深处直形天地恩。一方拆裂引穿溜,犹是百年烧火痕。疮皮树里渐欲合,始知草木有道存。或云下有丹火伏,四时地底皆春温。神还复壮此其验,疑是自此无传喧。平生政坐嗜奇古,来看适值寒冬昏。长歌沈思绕其下,夜半月高松露繁。飘飖叶县凫舄影,牢落丰城龙剑魂。何当唤起博物者,共骑黄鹄凌昆䮗。

《古杉行题陈兵曹所藏李遵道画灵隐道中二杉图》傅若金

灵隐道中古杉树,上与云雾相胶葛。李侯一见为写真,霜雪萧萧起毫末。此杉苍茫几百年,鬼物扶持人所怜。贞心岂容蝼蚁蚀,老干或有蛟龙缠。山林万里那得致,见者皆惊栋梁器。暗壁寻常度雨声,晴窗彷佛生秋气。吾闻大厦众力持,此杉谁能久弃之。君见道边不材木,拥肿百围安所施。

《追和朱乐圃苏学新杉》明·吴宽

生为松柏类,不逐岁寒凋。弱质蒙春雨,高情薄紫霄。诸生沾剩馥,巧匠待长条。此日材当大,初栽自宋朝。

杉部选句

魏应玚《灵河赋长杉》峻槚茂栝芬橿扶,疏灌列映水荫防。
梁江淹《杂词》累青杉于涧沟,积红石于林棂。
吴均诗:三秋合浦叶,九月洞庭秋。
隋薛道衡诗:杉叶朝飞向京洛。
唐杜甫诗:杉青延日华。〈又〉风杉曾曙倚,云峤忆春临。刘长卿诗:松杉雨声夕。
皇甫冉诗:桂水饶枫杉,荆南足烟雨。韦应物诗:同宿高斋换时节,共看移石复栽杉。严维诗:清晨云抱石,深夜月笼杉。
元稹诗:象斗缘溪竹,猿鸣带雨杉。
韩愈诗:夜风一何喧,杉桧屡磨飐。
孟郊诗:石根百尺杉。〈又〉弱操愧筠杉。
杜牧诗:杉树碧为幢。
皮日休诗:杉叶尖于镞。〈又〉㩻杉突抱架,迸笋支檐楹。〈又〉室惟搜古器,钱只买秋杉。〈又〉疏杉低通滩,冷鹭立乱浪。〈又〉饮涧猿回窥绝洞,缘梯人歇倚危杉。〈又〉露槿风杉满曲除,高秋无事似云庐。
陆龟蒙诗:高杉自欲生龙脑,小弁谁能寄鹿胎。段成式诗:蝉晓揭高杉。
张祜诗:烟岫老青杉。
贾岛诗:独鹤耸寒骨,高杉韵细腮。〈又〉但爱杉倚月,我倚杉为三。月乃不上杉,上杉难相参。
李洞诗:寺门和鹤倚香杉,月吐清光到思嚵。
吴融诗:稚杉应拂栋云齐。
黄滔诗:枯杉擎雪朵,破牖触风开。
曹唐诗:霜风更起古杉叶,时送步虚清磬音。
周朴诗:藤结入高杉。
李建勋诗:人归远岫疏钟后,雪打高杉古屋前。韦庄诗:放鹤夜栖杉。
宋王禹偁诗:松杉疏瘦簇山根。
林逋诗:鹤促茶薪落蠹杉。
苏轼诗:稚杉戢戢三千本,且作凌云合抱看。〈又〉山上仙风舞桧杉。
苏辙诗:万本青杉一手栽。
唐庚诗:杉木翠边程。
范成大诗:万杉离立翠云幢,袅袅希闻晚吹香。朱熹诗:门前杉径深,屋后杉色奇。空山岁年晚,郁郁凌寒姿。〈又〉好把稚杉缘径插,待迎凉月看清华。〈又〉楚山黄落正离忧,喜见寒杉卷碧油。
僧惠洪诗:千本苍杉俱合抱,夕阴相映寒蝉噪。元王恽诗:寺古松杉老。
马臻诗:买得松杉趁雨移。
明刘基诗:月明晴翠落松杉。

杉部纪事

《前汉书·霍光传》:地节二年,光薨。上及皇太后亲临光丧,赐枞木外臧椁十五具。
《咸熙起居注》侍御史蔡武奏:平陵前道东杉树一株萎死,以柏栽补之,请收令推劾。
《西京杂记》:太液池西有一池名孤树池,池中有洲,洲上有煔树一株,大十馀围,望之重重如盖,故取为名。《南康记》:南野巘山有汉太傅陈蕃墓,遥望两杉树耸柯出岭,垂阴覆谷。
《游名山志》:华子冈上紫杉千仞,被在崖侧。
金州山西面,杉树偏为白猿所栖,竟夕哀鸣,行人所恶。
《唐书·五行志》:长寿二年十月,万象神宫侧柽杉皆变为柏。柏贯四时,不改柯易叶,有士君子之操;柽杉柔脆,小人性也。象小人居君子之位。
柳宗元《龙兴寺东丘记》屏以密竹,联以曲梁。桂桧松杉楩楠之植,几三百本。
白居易《庐山草堂记》南抵石涧,夹涧有古松、老杉。大仅十八围,高不知几百丈。
苏辙《东轩记》辟听事堂之东为轩,种杉三本,竹百个。以为宴休之所。
《南康直节堂记》:庭有八杉,长短钜细若一。直如引绳,高三寻而后枝叶附之。
晁无咎诗注:慎思家临湘豪塘,晋陶淡隐此山,仙去藏丹于杉。今大十馀抱矣。
《宋史·方腊传》:方腊者,睦州青溪人也。县境梓桐、帮源诸峒皆落山谷幽险处,民物繁夥,有漆楮、杉材之饶,富商巨贾多往来。时吴中困于朱勔花石之扰,比屋致怨,腊因民不忍,阴聚贫乏游手之徒。宣和二年十月,起为乱。
《程史》:王阮者,德安人。仕至抚州守。尝从张紫微学诗。紫微罢荆州侍总,得翁以归。偕之游庐山,暇日出诗卷,相与商搉,自谓有得。山南有万杉寺,本仁皇所建,奎章在焉。紫微大书二章,其一曰:老干参天一万株,庐山佳处著浮图。祇因买断山中景,破费神龙百斛珠。其二曰:庄田本是昭陵赐,更著官船载御书。今日山僧无饭吃,却催官欠意何如。阮得此诗,独怃然不满意。曰:先生气吞虹蜺,今独少卑之。何也。紫微不复言,送之江津,别去才两旬而得湖阴之讣矣。紫微盖于此绝笔。阮是时亦自有二十八字,曰:昭陵龙去奎文在,万岁灵杉守百神。四十二年真雨露,山川草木至今春。紫微大击节自以为不及,既而复过是寺,又题其碑阴曰:碧纱笼底墨才乾,白玉楼中骨已寒。泪尽当时联骑客,黄花时节独来看。亦纡徐有味,云:阮所作诗号义丰。集刻江泮,其出于蓝者盖鲜。挍官冯椅为之序。
周必大,庐山后录东林寺上方之西,石磴三百级,有滴翠亭。殷仲堪聪明泉,佛影台,晋朝三杉。
承天白鹤观,唐混成先生刘元和故居,旧屋偶存,独无廊。庑唐杉,围二丈在门内。
朱子诗注:万杉在卧龙,山西十里寺前后杉万本,皆天圣中植。有旨禁剪伐者。
《福建志》:淳熙二年,仙游县九座山上古杉木生花,其臭如兰。
《宋史·杜杲传》:杲子庶字康侯。从父兵间,习边事,未入仕已立战功,通判和州,权知真州。郡素缺备,庶大修守禦,具积排杉木殆十万株。
《齐东野语》:贾师宪远谪南荒,抵清漳以疾殂。先是林佥枢存。孺父为贾所摈,谪之南州,道死于漳。漳有富民,蓄油杉甚隹。林氏子弟欲求而价穷不可得。因抚其木曰:收取,收取,待留与贾丞相自用。盖一时愤恨之语耳。至是郡守与之经营,竟得此物以敛。
《麻革游龙山记》:步西岭,过文殊岩。岩前长杉数本,挺立。
四望群木皆翠杉苍桧,凌云千尺,与山无穷。
《麻姑山志》:七星杉在山腰,高切云汉,参横若七星然。《南雄府志》:保昌官田都龟湖山,杉木一株,高八丈馀。枯瘁五年。洪武三十一年,忽一枝复生,茂盛如故。《贵州通志》:广顺州白云山,在州城东四十里。明建文帝常遁迹于此。上有罗永庵,庵外杉二株,长可数十尺。其一经帝手所摩至杪,绝无附枝,具诸神异。《衡州府志》:酃炎陵有古杉二株,大数十围。明初人多斧其屑为香,有患风热者,煎水饮之辄效。正统十年七月十九日,人偶有媟之者,天气清朗忽大风雷,遂焚其木。其旁木虽错杂而枝叶完好。
《江宁县志》:牌枪洲在县西南三十五里。南唐保大中治宫室,取材于上。江成巨筏至此,会潮退为浮沙所没,涨成洲渚。宋景德三年,南岸溃出大杉木二十馀条,因名。
《馀杭县志》:洞霄宫,唐朝杉。传云闾丘先生自天台山以盂移植。围二丈高三十馀丈。
《天全和夷志》:司治北连峰矗天,冬夏常青青者,杉木山也。山自北迄西,连袤数十里。无杂树尽杉之深翠色。讯之土人,叶巨细二种,质赤白有异。或谓必良材也。取之浮者,轻脆不中。栋梁坚者,沈溺而溪水不能举也。山故荒远,以是恒无至者。
《福州府志》:雪峰去城一百八十里,有蘸月池。旁有古杉,乃闽王与真觉手植。今真觉者,直上参天。闽王者,樛而逮地。皆数十围。

杉部杂录

《演繁露霍光传》师古曰:《尔雅》《毛诗传》皆云:枞木则松叶柏身。栝木则柏叶松身。按柏叶松身乃今俗呼为丝杉者也。
《避暑录》话:杉丰腴秀泽似谢安石。

杉部外编

《宣室志》:有董观者,尝为僧居于太原佛寺。太和七年夏,与其表弟王生南游荆楚,后将入长安道至商。于一夕舍山馆中,王生既寐,观独未寝。忽见一物出烛下,既而掩其烛,状类人手而无指。细视烛影外若有物。观急呼王生,生起其,手遂去。观谓王曰:慎无寝,魅当再来因持梃而坐伺之良久王生曰魅安在兄妄矣。既就寝,顷之有一物,长五尺馀,蔽烛而立。无手及面目。观益恐又呼王生,生怒不起。观因以梃揕其首,其躯若草所穿,梃亦随入其中。而力取不可得。俄乃退去。观虑又来,迨晓不敢寝。明日访馆吏,吏曰:此西数里有古杉,常为魅。疑即所见也。即与观及王生径寻,果见古杉。有梃贯其柯叶。间吏,曰:人言此为妖,且久未尝见其真,今则信矣。急取斧,尽伐去之。
《夷坚志》:淳熙中,南岳庙火,诏潭州重修。以湘潭令薛大圭督役,所用皆瑰材。山谷既尽缺,正殿梁须长五丈径六七尺。或言境内白马大王庙前有巨杉,其高戛云,但庙神狞无敢往取者。薛令具文牒,遣尉王以宁焚庙下,领工匠百辈,厉斤斧至。见长蛇蟠树根间,工石股栗尉遣驰报薛。薛策马亲诣庙,致牲醴敬祷。云:此方壤地,皆岳帝所司,今崇建宫宇出于制敕。区区一木,神当以为栋梁之献,无可吝惜也。取坏珓卜之吉。于是百斧并下,树杪铿然如钩戟声。匠惧欲止,薛不听。未几,斧疮汁出如血,迸流满地。树既断反腾空,盘抢不堕。薛麾众趋避,复白神曰:既以许我,愿勿以光响灵异怖人。如是踰时方仆,还谒庙奠,神像遍体析裂。

楝部汇考

释名

〈本经〉       苦楝〈图经〉
金铃子〈尔雅翼〉

楝图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楝》

以楝子于平地,耕熟作垄,种之。其长甚疾,五年后可作大椽。北方人家欲搆堂阁,先于三五年前种之。其堂阁欲成,则楝木可椽。

《罗愿·尔雅翼》《楝》

楝木高丈馀,叶密如槐而尖。三四月开花,红紫色。芬香满庭。其实如小铃,至熟则黄。俗谓之苦楝子。亦曰:金铃子可以练,故名楝。《淮南子》记十二月之木正月,其木杨。许叔重以为杨于春为先。二月其木杏,杏有窍在中象,阴布散在上。三月李,四月桃。李桃有核,与杏同顾,先后熟尔。五月榆,六月梓。其说未闻。七月其木楝,楝实秋熟,故也。八月其木柘,亦未闻。九月槐,槐怀也。可以怀来远人。十月檀,檀阴木也。十一月枣,取其赤心也。十二月栎,可以为车毂,木不出火,惟栎为然,亦应阴气也。然则古以楝实应七月之气。管子五位之土种楝。又凤凰非梧桐不栖,非楝实不食。浙楚之俗,五月五日民并断新竹笋为筒,粽楝叶插头,缠五丝缕。投江水中以辟水厄。士女或楝叶插头,五丝缠臂谓为长命缕。俗言屈原以此日投水,百姓竞以食祭之。汉建武中,长沙人有见人自称三闾大夫者,谓之曰:所祭甚善,常苦为蛟龙所窃。蛟龙畏楝叶五色丝。自今见祭宜以五色丝合楝叶缚之,所以俗并事之。宗懔引风俗,通以为獬豸食,楝原将以信其志也,然则凤凰獬豸皆食楝,而蛟龙特畏之。是亦异矣。

《农桑通诀》《种楝》

子熟时,雨后种。如种桃李法,成树移栽。
《本草纲目》楝集解
别录曰:楝实生荆山山谷。
陶弘景曰:处处有之。俗人五月五日取叶佩之,云辟恶也。
苏恭曰:此有雌雄两种,雄者无子根赤。有毒,服之使人吐,不能止,时有至死者。雌者有子根白。微毒,入药当用雌者。
苏颂曰:楝实以蜀川者为佳,木高丈馀,叶密如槐而长。三四月开花,红紫色,芬香满庭。实如弹丸,生青熟黄。十二月采之。根采无时。
李时珍曰:楝长甚速,三五年即可作椽。其子正如圆枣,以川中者为良。王祯《农书》言:鹓雏食其实应劭。风俗通言獬豸食其叶。宗懔《岁时记》言:蛟龙畏楝,故端午以叶包粽,投江中祭屈原。
实修治

雷敩曰:凡采得熬乾,酒拌令透。蒸待皮软,刮去皮取肉去核。用凡使肉不使核,使核不使肉。如使核,搥碎用浆水煮一伏时,晒乾。其花落子谓之石茱萸。不人药用。
陈嘉谟曰:石茱萸亦入外科用。
实气味

苦寒有小毒。
张元素曰:酸苦平阴中之阳。
李时珍曰:得酒煮乃寒因热用也。茴香为之使。
实主治

《本经》曰:温疾伤寒,大热烦狂,杀三虫疥疡,利小便,水道。
甄权曰:主中大热,狂失心躁闷。作汤浴不入汤使。李杲曰:入心及小肠,主上下部腹痛。
李时珍曰:治诸疝虫痔。
王好古曰:泻膀胱。
实发明

张元素曰:热厥暴痛,非此不能除。李时珍曰:楝实导小肠膀胱之热,因引心包相火下行。故心腹痛及疝气为要药。甄权乃言:不入汤使。则本经何以有治热狂利小便之文耶。近方治疝有四治五治七治诸法。盖亦配合之巧耳。
根及木皮气味

苦微寒微毒。
大明曰:雄者根赤有毒,吐泻杀人。不可误服,雌者入服食每一两可入糯米五十粒同煎。杀毒若泻者,以冷粥止之。不泻者,以热葱粥发之。
根及木皮主治

别录曰:蛔虫利大肠。
陶弘景曰:苦酒和涂疥癣甚良。
大明曰:治游风热毒,风𤺋恶疮疥癞,小儿壮热。并煎汤浸洗。
花主治

李时珍曰:热痱焙末。掺之铺席下杀蚤虱。
叶主治

李时珍曰:疝入囊痛,临发时煎酒饮。
附方

热厥心痛或发或止,身热足寒,久不愈者。先灸大溪昆崙,引热下行,内服金铃散。用金铃子延胡索各一两为末,每服三钱,温酒调下。《洁古活法机要》
小儿冷疝气痛,肤囊浮肿。金铃子去核五钱,吴茱萸二钱半为末,酒糊丸黍米大,每盐汤下二三十丸。《全幼心鉴》
丈夫疝气,本脏气伤,膀胱连小肠等气,金铃子一百个,温汤浸过去皮,巴豆二百个,微打破。以面二升同于铜铛内炒,至金铃子赤为度。放冷取出,去核为末。巴面不用。每服三钱,热酒或醋汤调服。 一方入盐炒,茴香半两。《经验方》
㿗疝肿痛澹寮方,楝实丸治。钓肾偏坠痛不可忍,用川楝子肉五两分作五分,一两,用破故纸二钱炒黄,一两用小茴香三钱食盐半钱同炒,一两用莱菔子一钱同炒,一两用牵牛子三钱同炒,一两用斑蝥七枚去头足同炒。拣去食盐莱菔牵牛斑蝥,只留故纸茴香。同研为末,以酒打面糊,丸梧子大。每空心酒下五十丸。 得效方,楝实丸治一切疝气肿痛,大有神效。用川楝子,酒润取肉一斤,分作四分,四两用小麦一合,斑蝥四十九个,同炒。熟去蝥。四两用小麦一合,巴豆四十九枚,同炒。熟去豆。四两用小麦一合,巴戟肉一两同炒,熟去戟。四两用小茴香一合,食盐一两同炒,熟去盐。加破故纸,酒炒。一两广木香不见火,一两为末,酒煮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盐汤空心下,日三服。 直指方,楝实丸治外肾胀大,麻木破痛及奔豚疝气。用川楝子四十九个分七处,切取肉。七个用小茴香五钱同炒,七个用破故纸二钱半同炒,七个用黑牵牛二钱半同炒,七个用食盐二钱同炒,七个用萝卜子二钱半同炒,七个用巴豆十四个同炒,七个用斑蝥十四个去头足同炒。拣去萝卜子巴豆斑蝥三味不用,入青木香五钱,南木香官桂各二钱,共为末。酒煮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食前用盐汤下。一日三服。
脏毒下血,苦楝子炒黄为末,蜜丸梧子大,米饮。每吞十丸至二十丸。《经验方》
腹中长虫,楝实以淳苦,酒渍一宿,绵裹塞入谷道中三寸许。日二易之。《外台秘要》
耳卒热肿,楝实五合捣烂,绵裹塞之。频换。《圣惠方》肾消膏淋,病在下焦,苦楝子茴香等分炒为末,每温酒服一钱。《圣惠方》
小儿五疳,川楝子肉川芎藭等分为末,猪胆汁丸米饮下。《摘元方》
消渴有虫,苦楝根白皮一握切焙,入麝香少许,水二碗煎至一碗,空心饮之,虽困顿不妨下虫,如蛔而红色,其渴自止。消渴有虫,人所不知。《洪迈夷坚志》小儿蛔虫,楝木皮削去苍皮,水煮汁,量大小饮之。斗门方,用为末,米饮服二钱。 集简方,用根皮同鸡卵煮熟,空心食之。次日虫下。 经验方,抵圣散,用苦楝皮二两白芜荑半两为末,每以一二钱水煎服之。简便方,用楝根白皮去粗,二斤切,水一斗煮取汁三升,沙锅成膏,五更初温酒服一匙。以虫下为度。小儿诸疮,恶疮秃疮,蠼螋疮,浸淫疮,并宜楝树皮或枝烧灰傅之乾者,猪脂调。《千金方》
口中瘘疮,东行楝根细剉,水煮浓汁,日日含之,吐去勿咽。〈肘后方〉
蜈蚣蜂伤,楝树枝叶汁涂之,良。《杨起简便方》
疥疮风虫,楝根皮皂角去皮子等分为末,猪脂调涂。《奇效方》

《高濂草花谱》《楝树花》

苦楝发花如海棠,一蓓数朵,满树可观。

楝部艺文〈诗〉《苦楝花》唐·温庭筠

院里莺歌歇,墙头舞蝶孤。天香薰羽葆,宫紫晕流苏。晻暧迷青琐,氤氲向画图。只应春惜别,留与博山炉。

《楝花》宋·梅尧臣

紫丝晕粉缀鲜花,绿罗布叶攒飞霞。莺舌未调香萼醉,柔风细吹铜梗斜。金鞍结束果下马,低枝不碍无阑遮。长陵小市见阿姊,浓熏馥郁升钿车。莫轻贫贱出闾巷,迎入汉宫人自誇。

《楝花》张蕴

绿树菲菲紫白香,犹堪缠黍吊沈湘。江南四月无风信,青草前头蝶思狂。

楝部选句

宋王安石诗: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陈师道诗:密叶已成阴,高花初著枝。
陆游诗:风度楝花香。

楝部纪事

《齐谐记》:屈原五月五日投汨罗水,楚人哀之。至此日,以竹筒子贮米,投水以祭之。汉建武中,长沙区曲忽见一士人,自云:三闾大夫。谓曲曰:闻君当见祭甚善。常年为蛟龙所窃,今若有惠,当以楝叶塞其上,以綵丝缠之。此二物蛟龙所惮。曲依其言。今五月五日作粽并带楝叶五花丝,遗风也。
《无锡县志》:许舍山中多虎,童男女昼不出户。尤待制叔保居之,使人拾楝树子数十斛,作大绳。以楝子置绳股中,埋于山之四围,不四五年,楝大成,城土人遂呼为楝城,乃作四门。时其启闭,虎不敢入。
《宁阳县志》:灵山在县东北九十里,山后野田中有黄楝树。枝干若曲盖直指西南。相传明太祖微时饭于南,故城张彦中家经憩于此。
《郏县志》:铫期树在城北十字沟地方,旧以为铫期庄,基址已废,止有山顶黄楝树一株。俗传为期所栽培者,生于石上,蝼蚁不敢近千馀年。枝叶茂盛,人不敢损动之。犯者轻则伤畜,重则伤人。
《商州志》:四皓祠内有古白杨黄楝十数株,每株大可荫半亩。
州北草庙道左有黄楝树一株,俗名药树。围径二丈,根盘崖前,悬结如屋,可容二三人对酌。相传五代时物。
《六合县志》:楝树在乌石山旁,婆娑数亩。三夏叶特繁密,列坐其下,微雨烈日俱不到袂。
水家湾南祠山庙下古黄楝树,围可三合抱,繁枝四衢,浓阴远覆。云是千百年神物。
《如皋县志》:古楝在江滨野田中,土人呼为黄楝。高下过丈许而周匝可布十肱。从地拔起,色类精铁。望之如百千怪石磊,岢崚嶒。视之莫辨。其为植木也。老干虬枝,拳曲夭矫而枯瘦削立。相传有神宅焉。樵牧者不敢迫,必千年物也。
《海宁县志》:楝花溪去城五十里,环溪茂林,所产多楝。因以名其溪。

楝部杂录

《淮南子》:七月官库,其树楝。〈注〉楝实凤凰所食。
《种树书》:苦楝树上接梅花,则成墨梅。
《三柳轩杂识》:楝花为晚客。
《东皋杂录》:江南自春至夏有二十四风。信梅花最先,楝花最后。
《瓶史月表》:四月花使令,楝树花。

楝部外编

《溧阳县志》:奉安里缪姓者,育女有色,及笄未字。忽有少年自称吴中巨姓,避难寓溧,求婚于缪,且厚其聘赀。缪利之许焉。月馀设筵邀里闬,独遗一施姓人,因衔之乃同馆师诣。询其故,婿避不见,施益疑焉。因睹女面有妖气,扣其往来故道。缪氏言:每过大楝树下,辄隐不见。树去缪半里许,施往觇之。见老干怪枝,权奇可异。心知其妖也,命工锯之。随锯随没。书符以魇,应手而断。斲为水车,其妖遂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