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枫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六十卷目录

 枫部汇考
  枫图
  尔雅〈释木〉
  嵇含南方草木状〈枫人 枫香〉
  段成式酉阳杂俎〈枫子〉
  陆佃埤雅〈枫〉
  罗愿尔雅翼〈枫〉
  本草纲目〈枫香脂〉
 枫部艺文一
  过枫林记        明钟人杰
 枫部艺文二〈诗词〉
  咏枫          梁简文帝
  双枫浦          唐杜甫
  枫林堰           姚合
  江行            钱起
  江上枫          成彦雄
  山行            杜牧
  枫树            刘儗
  双枫          宋杨万里
  枫            朱湛庐
  枫林           赵成德
  诸生有作红叶诗者爱其末句戏为补之 明李东阳
  红叶            徐渭
  红叶           林若抚
  枫叶           于若瀛
  枫〈已上诗〉     朱静庵女郎
  绮罗香〈已上词〉     宋张炎
 枫部选句
 枫部纪事
 枫部杂录
 枫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六十卷

枫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欇欇〈尔雅〉枫香脂〈唐本草〉   白胶香〈纲目〉
萨阇罗婆香〈梵书〉  须萨折罗婆香〈金光明经〉

枫图


《尔雅》《释木》

枫欇欇〈欇音辄〉
〈注〉枫树似白杨,叶圆而岐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疏〉《说文》云:枫木厚叶,弱枝善摇。一名欇欇。郭云:枫树似白杨,叶圆而岐有脂而香,今之枫香是。案《本草唐本注》云:树高大,叶三角,商洛之间多有之。是也。又《山海南荒经》云:有宋山者,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谓枫木。注云:即今枫香树也。

《嵇含南方草木状》《枫人》

枫人,五岭之间多枫木,岁久则生瘤瘿,一夕遇暴雷骤雨,其树赘暗长三五尺,谓之枫人。越巫取之作术,有通神之验,取之不以法,则能化去。

《枫香》

枫香,树似白杨,叶圆而岐分有脂而香,其子大如鸭卵,二月华发乃著实,八九月熟曝乾可烧。惟九真郡有之。

《段成式·酉阳杂俎》《枫子》

枫树子大如鸡卵,二月华已乃著实,八九月熟曝乾,烧之香馥。

《陆佃·埤雅》《枫》

《释木》云:枫欇欇,枫似白杨有脂而香,今之香枫是也。木厚叶弱,枝善摇,故字从风,作音从风也。叶作三脊,霜后色丹,所谓丹枫。其材可以为式。兵法曰:枫天枣地,置之槽则马骇,置之辙则车覆,是也。旧说枫之有瘿者,风神居之。夜遇暴雷骤雨,则暗长数尺,谓之枫人。天旱以泥封之即雨,故造式者以为盖,又以大霆击枣木载之,所谓枫天枣地。盖其风雷之灵在焉。故能使马骇车覆也,枫尊枣卑,故式覆以风。枫载以雷,枣古者,王禁被以枫槐外朝之位,树九棘焉。赋曰:兰若充庭,槐枫被宸。此之谓也。

《罗愿·尔雅翼》《枫》

枫似白杨,甚高大,厚叶弱枝而善摇。叶圆而岐,霜后丹色,可爱。字从风又释木枫欇欇。说者曰:天风则鸣,故曰欇欇。或云:无风自动,天雨则止。案说《文木》叶摇白谓之欇,则欇与风同义矣。《招魂》云: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至汉宫殿中多植之,魏《景福殿赋》犹称槐枫被宸。考汉故事也。有寄生枝高三四尺,生毛,一名枫子。天旱以泥,泥之即雨,或云树老有瘿瘤,忽遇暴雷骤雨,瘿上耸出一枝,一夜暗出三五尺,形如人鬼,口眼备。南中谓之枫人,亦谓之灵枫。越人以计取,为神事之。旧说云: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上,掷于大荒之中。朱山之上化为枫木之林,此犹夸父之杖,弃为邓林也。其子可为式,式局以枫木为天,枣心为地,其脂甚香,谓之枫香。脂一名白胶。香入地,千岁则为琥珀。枫上有菌,食令人笑不止。
《本草纲目》枫香脂释名
李时珍曰:枫树枝弱善摇,故字从风,俗呼香枫。《金光明经》谓其香为须萨折罗婆香。
苏颂曰:《尔雅》谓枫为欇欇,言风至则欇欇而鸣也。梵书谓之萨阇罗婆香。
集解

苏恭曰:枫香脂所在,大山中皆有之。
苏颂曰:今南方及关陕甚多,树甚高大,似白杨。叶圆而作岐,有三角而香。二月有花白色乃连。著实大如鸭卵。八月九月熟时,暴乾可烧。南方草木状云,枫实惟九真有之,用之有神,乃难得之物。其脂为白胶香。五月斫为坎,十一月采之。《说文解字》云:枫木厚叶弱枝善摇。汉宫殿中多植之。至霜后叶丹可爱,故称枫宸。任昉《述异记》:云南中有枫子鬼木之老者,为人形,亦呼为灵枫,盖瘤瘿也。至今越巫有得之者,以雕刻鬼神,可致灵异。
韩保升曰:王瓘《轩辕本纪》云:黄帝杀蚩尤于黎山之丘,掷其械于大荒之中,化为枫木之林。《尔雅》注云:其脂入地,千年为琥珀。
李时珍曰:枫木枝干修耸,大者连数围,其木甚坚。有赤有白,白者细腻,其实成毬,有柔刺。嵇含言:枫实惟出九真者,不知即此枫否。孙炎《尔雅正义》云:枫子鬼乃欇木上寄生枝,高三四尺,天旱以泥涂之,即雨也。荀伯子《临川记》云岭南枫木,岁久生瘤,如人形,遇暴雷骤雨则暗长三五尺,谓之枫人。宋《齐丘化书》云:老枫化为羽人,数说不同,大抵瘿瘤之说,犹有理也。
香脂修治

李时珍曰:凡用以齑水煮二十沸,入冷水中揉扯数十次,晒乾用。
香脂气味

辛苦平无毒。
香脂主治

《唐本草》曰:瘾𤺋风痒浮肿,煮水浴之。又主齿痛。李时珍曰:一切痈疽疮疥金疮吐衄喀血,活血生肌止痛解毒。烧过揩牙,永无牙疾。
香脂发明

朱震亨曰:枫香属金,有水与火其性疏通。故木易有虫穴,为外科要药。近世不知,误以松脂之清莹者。为之甚谬。
寇宗奭曰:枫香松脂皆可乱乳香,但枫香微白黄色,烧之可见真伪。
李时珍曰:枫香松脂皆可乱乳香,其功虽次于乳香,而亦彷佛不远。
木皮气味

苏恭曰辛平有小毒
木皮主治

苏恭曰:水肿下水气,煮汁用之。
陈藏器曰:煎饮止水痢为最。
大明曰:止霍乱,刺风冷风,煎汤浴之。
木皮正误

陈藏器曰:枫皮性涩能止水痢。苏云:下水肿,水肿非涩药所疗。又云:有毒明见其谬。
根叶主治

李时珍曰:痈疽已成,擂酒饮,以滓贴之。
菌气味

陶弘景曰:有毒食之,令人笑不止,地浆解之。
附方

吐血不止,白胶香为散。每服二钱,新汲水调下。《简要济众方》
吐血衄血,白胶香蛤粉等,分为末。姜汁调服。〈王《璆百一选方》吐血喀血,澹寮方用白胶香铜青各一钱为末。入乾柿内,纸包煨熟食之。
吐血喀血,圣惠方用白胶香切片,炙黄一两,新绵一两,烧灰为末。每服一钱,米饮下。
金疮断筋,枫香末傅之。《危氏方》
便痈脓血,白胶香一两为末,入麝香轻粉少许,糁之。《袖珍方》
小儿奶疽生面上,用枫香为膏,摊贴之。《活幼全书》瘰𤻤疖,白胶香一两化开,以蓖麻子六十四粒,研入待成膏,摊贴。《儒门事亲》
诸疮不合,白胶香轻粉各二钱,猪油和涂。《直指方》一切恶疮水沈,金丝膏用白胶香沥青各一两,以麻油黄蜡各二钱,半同溶化入冷水中。扯千遍,摊贴之。《儒门事亲》
恶疮疼痛,枫香腻粉等分为末浆,水洗净贴之。《寿亲养老》书〉
小儿疥癣,白胶香黄檗轻粉等分为末,羊骨髓和傅之。《儒门事亲》
大便不通,白胶香半枣大鼠粪二枚,研匀水和,作挺纳入肛内,良久自通。《普济方》
年久牙疼,枫香脂为末,以香炉内灰和匀,每旦揩擦。《危氏得效方》
鱼骨哽咽,白胶香细细吞之。《圣惠方》
大风疮,枫子木烧存性,研轻粉等,分麻油调搽极妙。章贡有鼓角匠病此,一道人传方,遂愈。《经验良方》久近胫疮白胶香为末,以酒瓶上箬叶夹末贴之。《袖珍方》

枫部艺文一《过枫林记》明·钟人杰

枫林在城西南隅,枕冈带郭境颇幽迥。际秋老霜新之后,悠然一往会,心正不在远也。岁辛未,重九后二日,晨起霜风肃然,日气爽洁,不知何从。忽动登眺之,兴欲出郭,念无可与游者,遂独登候潮城,循雉而西,因山起伏,不复规规整整,委蛇旋折,足可送远目,适游履也,将近枫林,女墙竟与人家菜畦相接,穿篱度莽,转一坳则枫木千本,障天蔽野,了无杂树,时夕照已转,林腰横射,叶上光彩如泼丹砂者,正坐吟。远上寒山之句。希微间,踽踽影动,定视之乃一野衲扫落叶尔。迫晚风景苍凉,凛不可留,望龛灯明处,亟投渐闻石磬,乃三茅福地,遂由石径出而归。

枫部艺文二〈诗词〉《咏枫》梁·简文帝

萎绿映葭青,疏红分浪白。花叶洒行舟,仍持送远客。

《双枫浦》唐·杜甫

辍棹青枫浦,双枫旧已摧。自惊衰谢力,不道栋梁材。浪足浮纱帽,皮须截锦苔。江边地有主,暂借上天回。

《枫林堰》姚合

森森枫树林,护此石门堰。杏堤数里馀,枫影覆亦遍。鸬鹚与钓童,质异同所愿。

《江行》钱起

远岸无行树,经霜有伴红。停船披好句,题叶赠江枫。

《江上枫》成彦雄

江枫自蓊郁,不竞松筠力。一叶落渔家,斜阳带秋色。

《山行》杜牧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枫树》刘儗

枫叶不耐冷,露下胭脂红。无复恋本枝,槭槭随惊风。向来树头蝉,去尽不见踪。日落秋水寒,哀哀鸣征鸿。

《双枫》宋·杨万里

双枫一松相后前,可怜老翁依少年。少年翡翠新衫子,老翁得衣青布被。更有秋风清露时,少年再换轻红衣。莫教一夜霜雪落,少年赤立无衣著。老翁深衣却不恶。

《枫》朱湛庐

凤山高兮上有枫,青女染叶猩血红。莫辞老红嫁西风,一夜憔悴成秃翁。

《枫林》赵成德

黄红紫绿岩峦上,远近高低松竹间。山色未应秋后老,灵枫方为驻童颜。

《诸生有作红叶诗者,爱其末句,戏为补之》明李东阳


碧树凋馀老更红,强将颜色慰飘蓬。浓霜未著愁先醉,返照初回望欲空。唐苑情多何足问,吴江句好更谁工。晚来蚁穴无归路,应恨萧萧匝地风。

《红叶》徐渭

才见芳华照眼新,又看红叶点衣频。只言春色能娇物,不道秋霜解媚人。宫水正寒愁字字,吴江初冷锦鳞鳞。更馀一种閒风景,醉入黄花野老巾。

《红叶》林若抚

花发炎方想刺桐,谁知秋叶幻春红。朝华忽散朝阳后,晚艳都迷晚烧中。凋谢未应随玉露,剪裁元自出金风。若教题就能飞去,不待流波意已通。

《枫叶》于若瀛

禁城玉露渐秋深,枫色凄凄满上林。万片作霞延日丽,几株含露苦霜吟。斜连双阙辉青琐,倒影平津映碧浔。岐叶著飙声瑟瑟,殷红过雨色沈沈。杂黄间绿纷成锦,委砌飘檐埒作金。向夕转深娇落照,因风散响怖栖禽。城头迥接青岑远,殿角寒生绣幄阴。几度朝昏劳怅望,徘徊故苑倍萧森。

《枫》朱静庵女郎

江空木落雁声悲,霜入丹枫百草萎。蝴蝶不知身是梦,又随春色上寒枝。

《绮罗香》宋·张炎

万里飞霜,千山落木,寒艳不招春妒,枫冷吴江,独客又吟愁句。正船舣,流水孤村,似花绕。斜阳芳树甚。荒沟一片凄凉,载情不去载愁去。 长安谁问倦旅,羞见衰颜借酒。飘零如许,谩倚新妆不入。洛阳花谱为回。风起舞,樽前尽化作断霞千缕,记阴阴绿遍江南,夜窗听暗雨。

枫部选句

楚宋玉《招魂》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沙棠栎槠华枫枰栌。〈注〉华皮可以为索枫,脂可以为香。
张衡《西京赋》梓棫楩枫。
魏何晏《景福殿赋》芸若充庭,槐枫被宸。
古诗:长枫千馀丈,肃肃临涧水。
晋阮籍诗:湛湛长江水,上有枫树林。
宋谢灵运诗:晓霜枫叶丹。
梁庾肩吾诗:江枫拂岸游。
隋炀帝诗:高岸坐长枫。
唐张九龄诗:两边枫作岸,数处橘为洲。
王维诗:枫攒赤岸村。
孟浩然诗:目极枫树林。
李白诗:帝子隔洞庭,青枫满潇湘。〈又〉霜落江始寒,枫叶晚未脱。〈又〉枫叶叠青岑。
杜甫诗:独叹枫香林,春时好颜色。〈又〉使者虽光彩,青枫满地愁。〈又〉回首过津口,而多枫树林。〈又〉雨急青枫暮。〈又〉门巷散丹枫。〈又〉丹枫不为霜。〈又〉旅雁上云归紫塞,家人钻火用青枫。〈又〉含风翠壁孤云细,背日丹枫万木稠。〈又〉赤叶枫林百舌鸣。〈又〉江石决裂青枫摧。〈又〉玉露凋伤枫树林。〈又〉石出倒听枫叶下。〈又〉堂上不合生枫树。
严武诗:江头赤叶枫愁客。
崔信明诗:枫落吴江冷。
元结诗:千里枫林烟树深。
李嘉祐诗:青枫独映摇前浦,白鹭閒飞过远村。钱起诗:泊舟应自爱江枫。
韩愈诗:去岁羁帆湘水明,霜枫千里随归伴。〈又〉杳杳深谷攒青枫。
李贺诗:朝幌苦醪落夜枫。
贾岛诗:枝重集猿枫。
张继诗:江枫渔火对愁眠。
马戴诗:秦雁归侵月,湘猿戏袅风。
李商隐诗:神护青枫岸。〈又〉巴山晚带枫。
李咸用诗:秋枫红蝶散。
韩偓诗:枫叶微红近有霜。
鱼元机诗: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时。宋欧阳修诗:篱枫叶如火。
郭祥正诗:一坞藏深林,枫叶翻蜀锦。
王安石诗:江枫湛湛青。
曾觌诗:叶叶丹枫染翠霞。
苏轼诗:丹枫翻鸦伴水宿。
杨万里诗:小枫一夜偷天酒,却倩孤松掩醉容。陆游诗:枫叶欲残看愈好。朱行中诗:遥看一树凌霜叶,好似衰颜醉里红。蔡文范诗:雕枫积坞红。
金王郁诗:江林枫叶秋容醉。元马祖常诗:光山枫制锦。
张养浩诗:秋成既如彼,况对菊与枫。
郭钰诗:落日枫林红叶明。
萨都剌诗:杉枫插青嶂,〈又〉斜阳照冷枫。
明冯琦诗:万里江枫夜,相思秋已深。
林鸿诗:浮亭秋雨梦青枫。
王称诗:梦绕枫林青。
唐文献诗:苑外鸿声连画角,帆前树色半丹枫。

枫部纪事

《山海经·大荒南经》:有宋山者,有赤蛇,名曰育蛇。有木生山上,名曰枫木。枫木,蚩尤所弃其桎梏,是谓枫木。〈注〉蚩尤为黄帝所得械而杀之。已摘弃其械,化而为树也。即今枫香树。
《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枫四株。
《汉宫杂记》:汉宫殿中植枫,故曰枫宸。
《拾遗记》:太始元年,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人来朝,以五色玉为衣,如今之铠,其使不食中国滋味。自赍金壶,壶中有浆,凝如脂尝。一滴则寿千岁,其国有大枫木,成林高六七十里,善算者以里计之。雷电常出树之半,其枝交荫于上,蔽不见日月之光。其下平净扫洒,雨雾不能入焉。
晋宫阁名华林园,枫香三株。
《晋书·孙绰传》:绰所居斋前种一株松,恒自守护,邻人谓之曰:树子非不楚楚可怜,但恐永无栋梁日耳。绰答曰:枫柳虽合抱,亦何所施邪。
《南齐书·祥瑞志》:建元二年九月,有司奏上虞县枫树连理,两根相去九尺,双株均耸,去地九尺,合成一干。故鄣县枫树连理,两株相去七尺,大八围,去地一丈,仍相合为树,泯如一木。
《述异记》:南中有枫子,鬼枫木之老者为人形,亦呼为灵枫。
《南史·任昉传》:昉出为新安太守。为政清省,吏人便之。尝欲营佛斋,调枫香二石,始入三斗,便出教长断,曰:与夺自己,不欲贻之后人。
《周书·武帝本纪》:天和二年秋七月辛丑,梁州上言凤凰集于枫树,群鸟列侍以万数。
《唐书·崔信明传》:信明蹇亢,以门望自负,尝矜其文,谓过李百药,议者不许。扬州录事参军郑世翼者,亦骜倨,数恌轻忤物,遇信明江中,谓曰:闻公有枫落吴江冷,愿见其馀。信明欣然多出众篇,世翼览未终,曰:所见不逮所闻。投诸水,引舟去。
《张志和传》:志和,字子同,婺州金华人。始名龟龄。父游朝,通庄、列二子书,为《象罔》《白马證》诸篇佐其说。母梦枫生腹上而产志和。十六擢明经,以策干肃宗,特见赏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因赐名。后坐事贬南浦尉,会赦还,以亲既丧,不复仕,居江湖,自称烟波钓叟。著《元真子》,亦以自号。
《十道记临川记》云:抚州麻姑山,或有登者望之庐岳,彭蠡皆在其下。有黄连厚朴恒山,枫树数千年者有人形眼鼻口臂而无脚,入山者见之,或有砟之者皆出血。人皆以篮冠于其头,明日看失篮为枫子鬼。《朝野佥载》:江东江西山中多有枫木人。于枫树上生,似人形,长三四尺。夜雷雨即长与树齐,见人即缩依旧。曾有人合笠于上,明日看笠子挂在树头。旱时欲雨,以竹束其头禊之即雨。人取以为式盘,极神验。枫天枣地是也。
《湘山野录》:馀杭能万卷者,浮图之真儒。介然持古人风节,有奥学著典类一百二十卷。天禧中,秘馆购书王冀公,钦若特请附焉。冀公尤所礼重其居,延庆寺在大慈坞时,儒皆抱经受业师居,常喜阅唐韵。诸生尝窃笑。一日出题于法堂曰:枫为虎赋,其韵曰:脂入于地,千岁成虎。诸生皆不谕,固请之不说。凡月馀,检经史逮百家,会萃小说俱无见者。阁笔以听教师曰:闻诸君笑老僧酷嗜唐韵,兹事止在东字韵第二版,请详阅。诸生检之,果见枫字注中云:黄帝杀蚩尤,弃其桎梏变为枫木,脂入地千年化为虎魄。后诸生始敬此书,又有云。松液入地为虎魄者,唐李峤咏虎魄诗。有曾为老茯苓,本是寒松液,蚊蚋落其中,千年犹可觌。之句。未知孰是。余顷见虎魄中蚊蚋数枚,凝结在内,信峤诗不诬。《宋史·五行志》:政和三年七月,玉华殿万年枝木连理。南雄州枫木连理。
《异林》:弘治乙卯,长沙大旱,枫树生李实。
《华容县志》:正德元年十三,都民李子中宅畔,枫树开花如莲。
《富川县志》:正德十五年冬,枫树结梨。
《桐城县志》:嘉靖三十年庚戌春三月,白沙岭枫杞连理。
《广德州志》:明成化间县南四十里,居民王氏庄前有枫树,初生二尺许即岐,而为两干又二尺许,复合而为一。因名其地曰:鸳鸯枫。至嘉靖末,其家伐而为薪,根抽一糵,其分合复如前云。《南陵县志》:枫树在县西南十五里上有枫一株,树叶先茁何向,以卜年丰。
《铜陵县志》:枫林山在县北十里许,以山多枫故名。《无锡县志》:雪浪庵在横山之岭,结庐洞穴之中,傍有石池,不竭其麓。宋时大枫树二,荫十馀亩,枝生芸香,今树合为一。
《新城县志》:宋监登闻鼓院,在丰山有枫木,皆百尺合抱。
《天台县志》:枫树井上有枫木,高二十馀丈,大可数十围,其中空虚已久,坐可容数人,井水味咸,相传通海。井边有陂陀,小岭谓之枫树岭。
《乐清县志》:梅花洞岩缝中有樟枫二木,下则异根,上则连理。
《安福县志》:神枫在县西一百里,其枫岁旱以泥封之则雨,人以为神云。
《从化县志》:秋枫山在县南六十里,其上多秋枫树。

枫部杂录

《化书》:老枫化为羽人,朽麦化为蝴蝶,自无情而之有情也。
《说文解字》:枫木厚叶弱枝善摇。汉宫殿中多植之,至霜后叶丹可爱,故称枫宸。
《物类相感志》:枫木无风自动,天雨则止。
《丹铅总录》:张文成太卜判有枫天枣地之语。唐《六典三式》云六壬卦局以枫木为天,枣心为地。

枫部外编

《异苑》:会稽石亭埭有大枫树,其中朽空,每雨水辄满。有估客㩦生䱉至此,辄放一头于朽树中。村民见之,以鱼䱉非树中之物,咸神之。乃依树起室,宰牲祭祀。未尝虚日,目为䱉父庙有祷,请及秽慢则祸福立至。后估客复至,大笑乃求䱉臛食之,其神遂绝。《乌伤》:程氏有女,未醮著屐遥上大枫树颠,了无危阂顾。曰:我应为神,今便长去。唯左苍右黄,暂归耳。家人悉出见之,举手辞诀,于是飘耸轻越,极睇乃没,既不了苍黄之意。每春辄以苍狗,秋以黄犬设祀。于树下。《一统志》:黄梅县西,东禅寺有老枫数株,传是六祖大鉴禅师插爨杖所生,今止存其一。
《公安县志》:刻木观相传其地有古枫树一,道人远来,每夕徘徊其下,呼其母,树遂应声。遂伐木刻像肖之,机关若生,至今存焉。
《善化县志》:彭祖师不知何许人,元时至长乐乡天台山居。居民日供饮食,随以双著插地自誓云:我成圆正宗师,此著复生。后果发生枫树二株。下分上合。乃于此树下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