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七卷目录

 漆部汇考
  漆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周礼〈夏官职方氏〉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漆〉
  罗愿尔雅翼〈漆〉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漆〉
  本草纲目〈漆〉
 漆部艺文〈诗〉
  漆园           唐王维
  漆园            裴迪
  漆树          宋萧文山
  漆园            朱熹
 漆部选句
 漆部纪事
 漆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五十七卷

漆部汇考

释名

〈书经〉      桼〈说文〉
黄漆〈纲目〉     金漆〈纲目〉

漆图


《书经》《夏书禹贡》

兖州厥贡漆丝。
〈传〉地宜漆林。〈疏〉正义曰:任土作贡,此州贡漆,知地宜漆林也。周礼载师云:漆林之征,故以漆林言之。

豫州厥贡漆,枲,絺,纻。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朱注〉漆木有液黏黑,可饰器物。〈大全〉《本草注》曰:漆树高二三丈,皮白叶似椿花似槐。以斧斫其皮,开以竹筒承之汁,滴则成漆也。华谷严氏曰:梓漆可供器用,但言伐琴瑟者,取成句耳。
《周礼》《夏官》
职方氏辨九州之国,使同贯利,河南曰豫州,其利林漆丝枲。
〈注〉王昭禹曰:禹贡豫之厥贡漆枲絺纻,则林漆丝枲固豫之所产也。

《山海经》《西山经》

号山,其木多漆、棕。
〈注〉漆树似樗。

英鞮之山,上多漆木。

《北山经》

虢山,其上多漆。
京山,多漆木。

《东山经》

姑儿之山,其上多漆。

《中山经》

熊耳之山,其上多漆。
翼望之山,其下多漆梓。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漆》

凡漆器不问真伪,送客之后,皆须以水净洗,置床薄上,于日中半日许,曝之使乾,下晡乃收,则坚牢耐久。若不即洗者,盐醋浸润,气彻则皱,器便坏矣。其朱裹者仰而曝之。朱本和油性润耐日故。盛夏连雨,土气蒸热,什器之属虽不经夏用,六七月中各须一曝,使乾。世人见漆器暂在日中,恐其炙坏,合著阴润之地。虽欲爱慎,朽败更速矣。
漆木画服玩,箱碗之属。
入五月,尽七月,九月终,每经雨以布缠指揩,令热彻,胶不动作,光净耐久。若不揩拭者,地气蒸热遍上,生衣厚润,彻胶便皱,动处起发,飒然破矣。

《罗愿·尔雅翼》《漆》

漆木汁可以髹物。象形:桼如水滴而下。木高二三丈,叶如椿樗,皮白而心黄。六七月间以斧斫其皮,开以竹管承之,汁滴则为漆。古者以为贡职。《方氏》豫州其利林漆,传称舜造漆器,谏者数百人,盖以为奢侈。从此兴然,三代盛王相继以为器皿,以示制度。盖备物致用,圣人之事也。后世用之既博,故周家漆林之征至二十而五。卫文公徙居楚丘,则树榛栗椅桐梓漆,伐琴瑟焉。盖其远虑如此。后汉寿张侯樊重欲作器物,先种梓漆。时人嗤之,然积以岁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咸求假焉。《货殖传》陈夏千亩桼,与千户侯等。《庄子》曰: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漆》

春分前移栽易成有利。一云腊月种。
《本草纲目》漆释名
李时珍曰:许慎《说文》云:漆本作桼,木汁可以物,其字象水滴而下之形也。
集解

《别录》曰:乾漆生汉中山谷,夏至后采乾之。
陶弘景曰:今梁州漆最甚,益州亦有,广州漆性急易燥,其诸处漆桶中自然乾者,状如蜂房,孔孔隔者为佳。
韩保升曰:漆树高二三丈馀,皮白,叶似椿,花似槐,其子似牛李子,木心黄。六月七月刻取滋汁。金州者最善。漆性并急,凡取时须荏油解破,故淳者难得。可重重别制拭之,上等清漆色黑如瑿,若铁石者好,黄嫩若蜂窠者不佳。
苏颂曰:今蜀汉金峡襄歙州皆有之,以竹筒钉入木中取汁。崔豹《古今注》云:以刚斧斫其皮,开以竹管承之,滴汁则成漆也。
寇宗奭曰:湿漆,药中未见用者,皆乾漆尔。其湿者,在燥热及霜冷时则难乾。得阴湿虽寒月亦易乾。亦物之性也。若沾渍人,以油治之。凡验漆惟稀者,以物蘸起,细而不断,断而急收。更又涂于乾竹上,荫之速乾者并佳。
李时珍曰:漆树人多种之,春分前移栽易,成有利。其身如柿,其叶如椿。以金州者为佳,故世称金漆。人多以物乱之,试诀有云:微扇光如镜,悬丝急似钩,撼成琥珀色,打著有浮沤。今广浙中出一种漆树,似小槚而大。六月取汁,漆物黄泽如金,即唐书所谓黄漆者也。入药仍当用黑漆。广南漆作饴糖气,沾沾无力。
乾漆修治

大明曰:乾漆入药,须捣碎炒熟,不尔损人肠胃。若是湿漆煎乾更好,亦有烧存性者。
气味

辛温无毒。
甄权曰:辛咸。
寇宗奭曰:苦。
张元素曰:辛平有毒,降也,阳中阴也。
徐之才曰:半夏为之,使畏鸡子。忌油脂。
陶弘景曰:生漆毒烈,人以鸡子和服之,去虫犹自齧肠胃也。畏漆人乃致死者。外气亦能使身肉疮肿,自有疗法。
大明曰:毒发饮铁浆并黄栌汁甘豆汤,吃蟹并可制之。
李时珍曰:今人货漆多杂桐油,故多毒。《淮南子》云:蟹见漆而不乾。《相感志》云:漆得蟹而成水,盖物性相制也。凡人畏漆者,嚼蜀椒涂口鼻则可免。生漆疮者,杉木汤、紫苏汤、漆姑草汤、蟹汤、浴之皆良。
主治

《本经》曰绝伤补中,续筋骨,填髓脑,安五脏,五缓六急,风寒湿痹,生漆去长虫,久服轻身耐老。
《别录》曰:乾漆疗欬嗽,消瘀血,痞结腰痛,女子疝瘕,利小肠,去蛔虫。
甄权曰:杀三虫,主女人经脉不通。
大明曰:治传尸劳,除风。
张元素曰:削年深坚结之积滞,破日久凝结之瘀血。
发明

陶弘景曰:仙方用蟹消漆为水鍊,服长生。抱朴子云:淳漆不粘者,服之通神长生。或以大蟹投其中,或以云母水或以玉水合之服,九虫悉下,恶血从鼻出。服至一年,六甲行厨至也。
朱震亨曰:漆属金,有水与火,性急而飞。补用为去积滞之药,中节则积滞去,后补性内行,人不知也。李时珍曰:漆性毒而杀虫,降而行血,所主诸證虽繁,其功只在二者而已。
漆叶主治

李时珍曰:五尸劳疾杀虫,曝乾研末,日用酒服一钱匕。
漆叶发明

苏颂曰:《华陀传》载:彭城樊阿少师事陀,陀授以漆叶青黏散方。云:服之去三虫,利五脏,轻身益气,使人头不白。阿从其言,年五百馀岁。漆叶所在有之,青黏生丰沛彭城及朝歌,一名地节,一名黄芝,主理五脏益精气。本出于迷人,入山见仙人服之,以告陀。陀以为佳,语阿,阿秘之。近者人见阿之寿而气力强盛。问之,因醉误说。人服多验,后无复人识青黏,或云即黄精之正叶者也。
李时珍曰:按《葛洪抱朴子》云:漆叶青黏,凡薮之草也。樊阿服之得寿二百岁而耳目聪明,犹能持针治病。此近代之实事,良史所记注者也。洪说犹近于理,前言阿年五百岁者,误也。或云青黏即葳蕤。
漆子主治

李时珍曰:下血。
漆花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解颅,腹胀,交胫不行,方中用之。
附方

小儿虫病胃寒危急,證与痫相似者。乾漆捣烧烟尽,白芜荑等分为末米,饮服一字至一钱。《存仁方》九种心痛及腹胁积聚滞气,筒内乾漆一两捣炒烟尽,研末醋煮,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五丸至九丸,热酒下。《简要济众方》
女人血气,妇人不曾生,长血气,疼痛不可忍。及治丈夫疝气,小肠气撮痛者。并宜服二圣丸,湿漆一两熬一食。顷入乾漆末一两,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四丸,温酒下。怕漆人不可服。《经验方》
女人经闭,《指南方》万应丸治女人月经瘀闭不来,绕脐寒疝、痛彻,及产后血气不调,诸症瘕等病。用乾漆一两打碎炒烟尽,牛膝末一两,以生地黄汁一升入银石器中慢熬,俟可丸,丸如梧子大。每服一丸,加至三五丸,酒饮任下以通为度。 宝产方治女人月经不利,血气上攻,欲呕不得睡。用当归四钱,乾漆三钱,炒烟尽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空心温酒下。 千金方治女人月水不通,脐下坚如杯,时发热,往来下痢羸瘦。此为血瘕,若生肉症,不可治也。乾漆一斤烧研,生地黄二十斤取汁,和煎至可丸,丸梧子大,每服三丸,空心酒下。
产后青肿疼痛,及血气水疾。乾漆大麦芽等分为末,新瓦罐相间,铺满盐泥,固济煆赤,放冷研散,每服一二钱,热酒下。但是产后诸疾皆可服。《妇人经验方》五劳七伤补益方,用乾漆柏子仁山茱萸酸枣仁各等分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二七丸,温酒下,日二服。《千金方》
喉痹欲绝,不可针药者。乾漆烧烟以筒吸之。《圣济总录》解中蛊毒平胃散末,以生漆和丸梧子大,每空心温酒下,七十丸至百丸。《直指方》
下部生疮,生漆涂之良。《肘后方》
漆器主治

李时珍曰:产后血运,烧烟熏之即苏,又杀诸虫。
附方

血崩不止,漆器灰棕灰各一钱,柏叶煎汤下。〈集简方〉白秃头疮破,朱红漆器剥取漆朱,烧灰油调傅之。《救急方》
蠍虿螫伤,以漆碗合螫处,神验不传。《古今录验方》

漆部艺文〈诗〉《漆园》唐·王维

古人非傲吏,自阙经世务。偶寄一微官,婆娑数株树。

《漆园》裴迪

好閒早成性,果此谐宿诺。今日漆园游,还同庄叟乐。

《漆树》宋·萧文山

天以晶华累尔形,千夫敛锷可曾停。世间有器蒙鲜泽,林下无辜受割刑。斫坏孙枝难老大,摧残老干易凋零。退思禹贡周征日,未必如春税不征。

《漆园》朱熹

旧闻南华仙,作吏漆园里。应悟见割爱,嗒然空隐几。

漆部选句

唐杜甫诗:近闻西村西,有谷杉漆稠。
柳宗元诗:种漆南园待成器。
宋范浚诗:种漆拟作器。
欧阳修诗:斫谷争收漆,梯林斗摘椒。
梅尧臣诗:湖傍几十树,雕盘拥新漆。
释惠洪诗:吹云又作他山去,种漆何时伴我居。元马祖常诗:南翁日种漆,北地日产柞。

漆部纪事

《周礼·地官》:载师漆林之征,二十而五。〈王氏订义〉贾氏曰:漆林之税特重,以其非人力所能作。郑锷曰:漆之为物,特为用之饰。舜造漆器,群臣咸谏。惧用漆而至金玉,富民之道可不禁其奢乎。植至于成林则奢意无极,特重其征,非不仁也。
《说苑》:秦穆公闲问由余曰:古者明王圣帝,得国失国,当何以也。由余曰:臣闻之当以俭得之,以奢失之。穆公曰:愿闻奢俭之节。由余曰:臣闻尧有天下,饭于土簋,啜于土瓶。其地南至交趾,北至幽都,东西至日所出入,莫不宾服。尧释天下,舜受之。作为食器,斩木而裁之,销铜铁修其刃,犹漆黑之以为器。诸侯侈,国之不服者十有三。舜释天下而禹受之,作为祭器,漆其外而朱画其内,绘帛为茵褥,觞勺有彩为饰。弥侈而国之不服者三十有二。夏后氏以没殷周受之,作为大器而建九傲,食器彫琢,觞勺刻镂,四壁四帷茵席彫文,此弥侈矣。而国之不服者五十有二,君好文章而服者弥侈,故曰:俭其道也。
《史记·刺客列传》:豫让者,晋人也。事智伯,智伯甚尊宠之。及赵襄子灭智伯,漆其头以为饮器。豫让乃变名姓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挟匕首,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厕,心动,执问涂厕之刑人,则豫让,内持刀兵,曰:欲为智伯报雠。左右欲诛之。襄子曰:义人也,吾谨避之耳。卒释去之。居顷之,豫让又漆身为厉,吞炭为哑,使形状不可知,行乞于市,襄子当出,豫让伏于所当过之桥下。襄子至桥,马惊,襄子曰:此必是豫让也。使人问之,果豫让也。于是襄子使兵围之。豫让遂伏剑自杀。死之。
《庄子传》:庄子者,蒙人也,名周。周尝为蒙漆园吏。《拾遗记》:始皇起云明台,穷四方之珍木。北得冥阜乾漆。
《西京杂记》:上林苑蜀漆树十株。
《史记·滑稽列传》:优旃者,秦倡朱儒也。善为笑言,然合于大道。二世立,欲漆其城。优旃曰:善。主上虽无言,臣固将请之。漆城虽于百姓愁费,然佳哉。漆城荡荡,寇来不能上。即欲就之,易为漆耳,顾难为荫室。于是二世笑之,以其故止。
《汉书·西域传》:罽宾地平,温和,有目宿,杂草奇木,檀、櫰、梓、竹、漆。
大宛国其地皆丝漆,不知铸铁器。
《列仙传》:丁次卿欲还峨嵋山,语主人丁氏云:当相为作漆,以罂十枚,盛水覆日,从次唾之,百日乃发,皆成漆也。
《后汉书·樊宏传》:宏字靡卿,南阳湖阳人也,为乡里著姓。父重,字君云,世善农稼,好货殖。重性温厚,有法度,三世共财,子孙朝夕礼敬,常若公家。其营理产业,物无所弃,课役童隶,各得其宜,故能上下戮力,财利岁倍,至乃开广田土三百馀顷。其所起庐舍,皆有重堂高阁,陂渠灌注。又池鱼牧畜,有求必给。尝欲作器物,先种梓漆,时人嗤之,然积以岁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咸求假焉。
《雷义传》:义,举茂才,让于陈重,刺史不听,义遂佯狂披发走,不应命。乡里为之语曰:胶漆自谓坚,不如雷与陈。
《华佗传》:彭城樊阿从佗,求方可服食益于人者。佗授以漆叶青黏散,漆叶屑一斗青黏十四两,以是为。率言久服去三虫利五脏轻体,使人头不白。阿从其言,寿百馀岁,漆叶处所而有,青黏生于丰沛彭城及朝歌间。
《晋书·凉武昭王传》:河右不生楸、槐、柏、漆,张骏之世,取于秦陇而植之,终于皆死。
《孝子传》:申屠勋字君游,少失父与母居。家贫,佣力供养作寿器,用漆五六斛。十年乃成。《九州论》:平安好枣,中山好栗,真定好梨,共汲好漆。《续述征记》:古之漆园在中牟,今犹有漆树也。梁王时,庄周为漆园吏,即斯地。
《南越志》:绥宁白水山多漆树,高十馀丈,刻漆尝上树端。鸡鸣日出之始便刻之,则有所得。过此时阴气沦阳气升则无所获也。凡刻漆别有氏族以为业,膺前缘木处,胼肱如人脚也。
《南齐书·东昏侯本纪》:世祖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北史·崔浩传》:恒农出漆蜡竹木之饶。
《唐书·地理志》:沣州土贡恒山蜀漆。
《食货志》:竹木茶漆税十之一。
《宋史·方腊传》:方腊者,睦州青溪人也。县境梓桐、帮源诸峒皆落山谷幽险处,民物繁夥,有漆楮、杉材之饶,富商巨贾多往来。时吴中困于朱勔花石之扰,比屋致怨,腊因民不忍,阴聚贫乏游手之徒。宣和二年十月,起为乱。
《金史·孛朮鲁阿鲁罕传》:罕为陕西路统军使。春秋督阅军士骑射,以严武备。终南采漆者,节其期限,检其出入,以防奸细。

漆部杂录

《诗经唐风》:山有枢山,有漆隰有栗。
《秦风车》:邻阪有漆隰有栗。
《庄子》: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史记·货殖传》:陈、夏千亩漆:此其人与千户侯等。《淮南子》:蟹见漆而不乾。〈又〉磁石之引针,蟹之败漆。《魏志·王粲传》注:君子不责备于一人,譬之朱漆,虽无桢干,其为光泽亦足观也。
《酉阳杂俎》:万物无不可化者,唯淤泥中朱漆筋及发,药力不能化。
《洞天清录》:古琴辨漆木,盖取其漆液坚凝。古人亦以为材料,须不经取漆而老大者,方可用。
《游宦纪闻》:凡衣帛为漆所污,即以麻油先渍洗透,令漆去尽。即以水胶溶开,少著水令浓,以洗麻油。顷刻可尽。盖胶性与油相著,即如米泔,桐油亦然。若白衣为油涴,石膏火锻研细,糁污处以重物压,过夜则如初。如卒无此只。以新石灰亦佳。此皆已试之效。验漆之美恶,有檃括为韵语者云。好漆清如镜,悬丝似钓钩。撼动虎斑色,打著有浮沤。
珍珠船吴录:居风县有蚁絮漆。人视土中知有蚁,因垦发,以木皮插其上则蚁出,缘而生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