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槐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五卷目录

 槐部汇考
  槐图
  尔雅〈释木〉
  春秋纬〈说题辞 元命苞〉
  山海经〈中山经〉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槐〉
  陆佃埤雅〈槐〉
  罗愿尔雅翼〈槐〉
  徐光启农政全书〈槐树芽考〉
  本草纲目〈槐〉
  高濂遵生八笺〈槐角叶 服槐实法〉
 槐部艺文一
  槐赋           魏文帝
  槐赋          陈思王植
  槐赋            王粲
  连理槐颂         晋挚虞
  槐赋            前人
  大槐赋           庾倏
  朽社赋           张华
  槐赋           宋吴淑
  三槐堂铭          苏轼
  双槐堂记          张耒
  祯槐堂记         明薛瑄
  槐轩铭          李东阳
  王氏大槐记        朱之蕃

草木典第二百五十五卷

槐部汇考

释名

《槐》《尔雅》     《櫰》《尔雅》
《守宫槐》《尔雅》

槐图


《尔雅》《释木》

櫰,槐,大叶而黑。
〈注〉槐树叶大色黑者,名为櫰。〈疏〉櫰,槐一也。大叶而黑,名櫰不尔者,即名槐。郭云槐树叶大色黑者,名为櫰。

守宫槐,叶昼聂宵炕。
〈注〉槐叶昼日聂合,而夜炕布者,名为守宫槐。〈疏〉此亦槐也,聂合也,炕张也。言其叶昼合夜开者,别名守宫槐,郭云槐叶昼日聂合,而夜炕布者,名为守宫槐。

如槐曰茂。
〈注〉言扶疏茂盛。

槐棘丑乔。
〈注〉枝皆翘竦。〈疏〉乔,高也。槐棘之类,枝皆翘竦。

《春秋纬》《说题辞》

槐,木者虚星之精。

《元命苞》

槐之言归也,古者树槐听讼其下者,使情归实也。

《山海经》《中山经》

首山,木多槐。
条谷之山,其木多槐桐。
历山,其木多槐。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槐》

《尔雅》曰:守宫槐叶昼聂宵炕。注曰:槐叶昼日聂合而夜炕布者,名守宫,孙炎曰,炕张也。

槐子熟时,多收擘取数曝,勿令虫生。五月夏至前十馀日,以水浸之,六七日当芽生。好雨种麻时,和麻子撒之,当年之中即与麻齐。麻熟刈去,独留槐。槐既细长,不能自立,根别树木以绳栏之。
冬天多风雨,绳栏宜以芽裹,不则伤皮成痕瘢也。

明年斸地,令熟还于下种麻三年。正月移而植之,亭亭条直,千百若一。
胁槐令长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自直。

若随宜取栽,匪直长迟树亦曲恶。
宜于园中割地种之,若园好未移之閒,妨废耕垦也。

《陆佃埤雅》《槐》

《春秋》说曰,槐者,虚星之精。槐性畅茂上棘。《尔雅》所谓如槐曰茂,又曰槐棘丑乔,桑柳丑条是也。周官外朝之法,左九棘孤卿大夫位焉。右九棘公侯伯子男位焉。面三槐三公位焉。盖槐取黄中外怀,又其华黄,其成实元故也。棘取赤中外刺,又其花白,其成实赤故也。盖圣人取义简博,植一物而众善举,故曰:礼乐法而不说。《诗》曰:驷騵彭彭,传云骝马。白腹曰騵,言上周下殷也。西方之书以莲华取义,盖以如此。莲花有白、有青、有赤,其所表示则白,净也,青,善也,赤,觉也。能随众缘应时开敷,悦可众心而非实也。然实亦因此是之谓妙莲华。旧云弱槐初生,不能自立,即于槐下种麻,胁槐令长。既植移而莳之,亭亭若一,所谓蓬生麻中,不扶自直者也。所以君子居必择乡,游必就士。《天元主物簿》曰:槐,木生,丹不复凋残也。木身润滑,常有香气如焚松风,由是观之,内丹之益,岂虚言哉。

《罗愿·尔雅翼》

槐者,虚星之精。其叶尤可玩,古者朝位树之,私家之朝皆植焉。晋锄麑触赵宣子庭之槐,董叔纺于范氏庭之槐,又齐景公有所爱槐,使人守之,皆植于庭之验也。《释木》曰:櫰,槐,大叶而黑。守宫槐叶昼聂宵炕,郭璞以为昼日聂合,而夜炕布者,名为守宫槐。按《说文》桑木叶摇貌,从木聂声,则聂乃开之义,又炕乾也。木叶近火而乾,则当相合。然郭氏之说,反正之耳。今江东有槐,昼开夜合者,谓之合昏槐。盖启以时有守之义说者,以为此槐与雅说相反,不知郭氏误解之也。槐花可以染黄,其子上房可以染皂,其根可作神烛。《淮南子》曰:老槐生火,久血为燐,人不怪考。《庄子》曰:水中有火,乃焚大槐。老槐当夏,閒其上忽自起火,焚烧枝叶,所谓极阴生阳者也。古者冬取槐檀之火,槐檀色黑,北方之行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槐树芽考》

《本草》有槐实生河南平泽,今处处有之,其木有极高大者。
《救饥》
采嫩芽煠熟,换水浸淘,洗去苦味,油盐调食,或采槐花炒熟,食之。
元扈先生曰尝过花,性太冷亦难食。
晋人多食槐叶,又槐叶枯落者,亦拾取,和米煮饭食之。尝见曹都谏真,予述其乡。先生某云世閒真味,独有二种,谓槐叶煮饭,蔓菁煮饭也。
乙卯见赵六亨民部,言食槐芽法,煠熟置新砖瓦上,阴乾更煠,如是三过,绝不苦。凡食树芽叶,并宜用此法,去其苦味。
《本草纲目》《槐释名》
李时珍曰:按周礼外朝之法,面三槐三公位焉。吴澄注云,槐之言怀也,怀来人于此也。王安石释云,槐黄中怀其美,故三公位之春秋,元命包云槐之言归也。古者树槐听讼,其下使归实也。
《集解》
别录曰:槐实生河南平泽,可作神烛。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其本有极高大者。按《尔雅》槐有数种,叶大而黑者,名櫰槐。昼合夜开者,名守宫槐。叶细而青绿者,但谓之槐。其功用不言有别,四月五月开黄花,六月七月结实,七月七日采嫩实,捣汁作煎,十月采老实入药,皮根采无时,医家用之最多。李时珍曰:槐之生也,季春五日而兔目,十日而鼠耳,更旬而始规,二旬而叶成。初生嫩芽可煠熟,水淘过食,亦可作饮代茶,或采槐子种畦中,采苗食之亦良。其木树坚重,有青、黄、白、黑色,其花未开时,状如米粒,炒过煎水染黄甚鲜,其实作荚,连珠中有黑子,以子连多者为好。《周礼》秋取槐檀之火。《淮南子》老槐生火天元。《主物簿》云,老槐生丹槐之神异如此。
陈藏器曰:子上房,七月收之堪染皂。
《槐实修治》
雷敩曰:凡采得去单子,并五子者。只取两子,三子者,以铜锤锤破,用乌牛乳浸一宿,蒸过用。
《槐实气味》
苦寒无毒。
别录曰:酸咸。
徐之才曰:景天为之使。
《槐实主治》
本经曰:五内邪气热,止涎唾,补绝伤火疮,妇人乳瘕,子脏急痛。
别录曰:久服明目益气,头不白延年,治五痔疮瘘以。七月七日取之捣汁,铜器盛之,日煎,令可丸鼠屎纳窍中,日三易乃愈,又堕胎。
甄权曰:治大热,难产。
陈藏器曰:杀虫去风,合房阴乾,煮饮明目,除热泪,头脑心胸间热风,烦闷,风眩欲倒,心头吐涎如醉,瀁瀁如船车上者。
大明曰:治丈夫女人阴疮、湿痒,催生吞七粒。
寇宗奭曰:疏道风热。
李杲曰:治口齿风,凉大肠,润肝燥。
《槐实发明》
王好古曰:槐实纯阴肝经气分药也。治證与桃仁同。陶弘景曰:槐子以十月巳日采,相连多者,新盆盛,合泥百日,皮烂为水,核如大豆,服之令脑满发不白而长生。
苏颂曰:折嫩房角,作汤代茗,主头风,明目,补脑,水吞黑子以变白发,扁鹊明目,使发不落法。十月上巳日,取槐子去皮纳新瓶中,封口二七日,初服一枚,再服二枚,日加一枚,至十日又从一枚起,终而复始,令人可夜读书,延年益气,力大良。
李时珍曰:按太清草木方云槐者,虚星之精。十月上巳日采子服之,去百病,长生,通神。《梁书》言庾肩吾常服槐实,年七十馀,发鬓皆黑,目看细字亦其验也。古方以子入冬月牛胆中渍之,阴乾百日,每食后吞一枚,云久服明目通神,白发还黑,有痔及下血者尤宜服之。
《槐花修治》
寇宗奭曰:未开时,采收陈久者,良入药炒用,染家以水煮一沸出之,其稠滓为饼,染色更鲜也。
《槐花气味》
苦平无毒。
张元素曰:味厚,气薄,纯阴也。
《槐花主治》
大明曰:五痔、心痛、眼赤、杀腹脏虫,及皮肤风热,肠风泻血,赤白痢,并炒研服。
张元素曰:凉大肠。
李时珍曰:炒香频嚼,治失音及喉痹,又疗吐血衄,血崩,中漏下。
《槐花发明》
李时珍曰:槐花味苦,色黄,气凉,阳明厥阴血分药也。故所主之病多属二经。
《叶气味》
苦平无毒。
《叶主治》
大明曰:煎汤治小儿惊痫,壮热疥癣,及丁肿皮茎同用。
孟诜曰:邪气、产难、绝伤,及瘾𤺋,牙齿诸风采嫩叶食。
《枝气味》
同叶。
《枝主治》
别录曰:洗疮及阴囊下湿痒,八月断大枝,候生嫩叶,煮汁酿酒,疗大风痿痹甚效。
苏恭曰:炮热熨蠍毒。
苏颂曰:青枝烧沥涂癣,锻黑揩牙去虫,煎汤洗痔核。陈藏器曰:烧灰沐头长发。
李时珍曰:治赤目崩漏。
《枝发明》
苏颂曰:刘禹锡传信方著硖州王及郎中,槐汤灸痔法甚详。以槐枝浓煎汤,先洗痔,便以艾,灸其上七壮以知为度。王及素有痔疾,充西川安抚使判官,乘骡入骆谷,其痔大作,状如胡瓜,热气如火,至驿僵卧。邮吏用此法灸至三五壮,忽觉热气一道入肠中,因大转泻,先血后秽,其痛甚楚,泻后遂失胡瓜所在,登骡而驰矣。
《木皮根白皮气味》
苦平无毒。
《木皮根白皮主治》
别录曰:烂疮、喉痹、寒热。
甄权曰:煮汁淋阴囊,坠肿气痛,煮浆水漱口齿,风疳𧏾血。
大明曰:治中风、皮肤不仁浴、男子阴疝卵肿、浸洗五痔、一切恶疮、妇人产门痒痛,及汤火疮,煎膏止痛,长肉消痈肿。
苏颂曰:煮汁服治下血。
《槐胶气味》
苦寒无毒。
《槐胶主治》
嘉祐曰:一切风,化涎肝脏风、筋脉抽掣、及急风口噤、或四肢不收顽痹、或毒风周身如虫行、或破伤风、口眼偏斜、腰背强硬,任作汤散丸,煎杂诸药用之,亦可水煮,和药为丸。
李时珍曰:煨热绵裹塞耳,治风热聋闭。
《附方》
槐角丸治五种肠风,下血粪前有血,名外痔。粪后有血,名内痔。大肠不收,名脱肛。谷道四面累肉如奶,名举痔。头上有孔名瘘疮,内有虫名虫痔。并皆治之。槐角去梗,炒一两,地榆当归酒,炒防风黄芩枳,壳麸,炒半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米饮下。〈和剂局方〉大肠脱肛,槐角槐花各等分,炒为末,用羊血点药炙熟食之,以酒送下,猪腰子去皮蘸炙亦可。〈百一选方〉内痔外痔,许仁则方用槐角子一斗捣汁晒稠,取地胆为末,同前丸梧子大,每饮服十丸,兼作槐子汤洗下部,或以苦参末代地胆亦可。〈外台秘要〉
目热昏暗,槐子黄连二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浆水下二十丸,日二服。〈圣济总录〉
大热心闷,槐子烧末酒服方寸匕。〈千金方〉
衄血不止,槐花乌贼鱼骨等分,半生半炒为末,吹之。〈普济方〉
舌衄出血,槐花末傅之即止。〈集验方〉
吐血不止,槐花烧存性入麝香,少许研匀,糯米饮下三钱。〈普济方〉
喀血唾血,槐花炒研,每服三钱,糯米饮下,仰卧一时取效。〈朱氏方〉
小便尿血,槐花炒郁金煨各一两,为末,每服二钱,淡豉汤下,立效。〈箧中秘密方〉
大肠下血,经验方用槐花、荆芥穗等分为末,酒服一钱匕。 《集简方》用柏叶三钱,槐花六钱,煎汤日服。《袖珍方》用槐花枳壳等分,炒存性为末,新汲水服二钱。
暴热下血,生猪脏一条,洗净控乾,以炒槐花末填满,扎定米醋,砂锅内煮烂,擂丸弹子大日乾。每服一丸,空心当归煎酒化下。〈永类钤方〉
酒毒下血,槐花半生半炒一两,山栀子焙五钱,为末,新汲水服二钱。〈经验良方〉
脏毒下血,新槐花炒研,酒服三钱,日三服,或用槐白皮煎汤服。〈普济方〉
妇人漏血不止,槐花烧存性研,每服二三钱,食前温酒下。〈圣惠方〉
血崩不止,槐花三两为末,每服半两,酒一碗,铜秤锤一枚,桑柴火烧红,浸入酒内调服,忌口。〈乾坤秘蕴〉中风失音,炒槐花,三更后仰卧嚼咽。〈危氏得效方〉痈疽发背,凡人中热毒,眼花头晕,口乾舌苦,心惊背热,四肢麻木,觉有红晕在背后者,即取槐花子一大抄,铁杓炒褐色,以好酒一碗汗之,乘热饮酒,一汗即愈。如未退,再炒一服,极效。纵成脓者,亦无不愈。彭幸庵云此方三十年屡效者。〈保寿堂方〉
杨梅毒疮,乃阳明积热所生,槐花四两,略炒,入酒二盏,煎十馀沸热服,胃虚者勿用。〈集简方〉
外痔长寸,用槐花煎汤频洗,并服之。数日自缩。〈方同上〉疔疮肿毒,一切痈疽发背,不问已成未成,但焮痛者皆治,槐花微炒二两,核桃仁二两,无灰酒一钟,煎十馀,沸热服。未成者,二三服。已成者,一二服见效。〈医方摘要〉发背散血,槐花菉豆粉,各一升同炒,象牙色研末,用细茶一两煎一碗,露一夜,调末三钱,傅之留头,勿犯妇女手。〈摄生妙用方〉
下血血崩,槐花一两,棕灰五钱,盐一钱,水三钟,煎减半服。〈摘元方〉
白带不止,槐花炒牡蛎锻,等分为末,每酒服三钱取效。〈同上〉
霍乱烦闷,槐叶桑叶各一钱,炙甘草二分,水煎服之。〈圣惠方〉
肠风痔疾,用槐叶一斤,蒸熟晒乾,研末,煎饮代茶,久服明目。〈明医心镜〉
鼻气窒塞,以水五升煮槐叶,取三升下葱豉调和,再煎饮。〈千金方〉
风热牙痛,槐枝烧热熔之。〈圣惠方〉
胎赤风眼,槐木枝如马鞭大,长二尺,作二段齐头,麻油一匙,置铜钵中,晨使童子一人以其木研之,至瞑乃止,令仰卧以涂,日日三度即瘥。
九种心痛,当太岁上取新生槐枝一握,去两头,用水三大升煎取一升,顿服。〈千金方〉
崩中赤白,不问远近,取槐枝烧灰,食前酒下方寸匕,日二服。〈深师方〉
胎动欲产,日月未足者,取槐树东引枝,令孕妇手把之即易生。〈子母秘录〉
阴疮湿痒,槐树北面不见,日枝煎水,洗三五遍,冷再援之。〈盂诜必效方〉
中风身直不得,屈伸反复者,取槐皮、黄白者切之,以酒或水六升煮,取二升,稍稍服之。〈肘后方〉
破伤、中风、避阴,槐枝上皮旋刻一片安伤处,用艾,灸皮上百壮。不痛者,灸至痛。痛者,灸至不痛。用火摩之。〈普济方〉
风虫牙痛,槐树白皮一握,切以酪一升煮,去滓入盐,少许含漱。〈广济方〉
阴下湿痒,槐白皮炒,煎水日洗。〈生生方〉
痔疮有虫作痒,或下脓血多,取槐白皮浓煮汁,先熏后洗,良久欲大便,当有虫出,不过三度,即愈。仍以皮为末绵裹纳下部中。〈梅师方〉
蠼螋恶疮,槐白皮醋浸半日洗之。〈千金翼〉

《高濂·遵生八笺》《槐角叶》

采嫩叶细净者,捣为汁,和面作淘,以醯酱为熟齑食。

《服槐实法》

于牛胆中渍浸百日,阴乾,每日吞一枚,百日身轻,千日白发自黑,久服通明。
槐部艺文一《槐赋》〈有序〉       魏文帝文昌殿中槐树,盛暑之时,余数游其下,美而赋之。王粲直登贤门小阁外,亦有槐树,乃就使赋曰:

有大邦之美树,惟令质之可嘉。托灵根于丰壤,被日月之光华,周长廊而开趾,夹通门而骈罗,承文昌之邃宇,望迎风之曲阿。修干纷其璀错,绿叶萋而重阴,上幽蔼而云覆,下茎立而擢心。伊暮春之既替,即首夏之初期,鸿雁游而送节,凯风翔而迎时,天清和而温润,气恬淡以安治,违隆暑而适体,谁谓此之不怡。

《槐赋》陈思王植

羡良木之华丽,爰获贵于至尊。凭文昌之华殿,森列峙乎端门,观朱榱以振条,据文陛而结根,畅沈阴以溥覆,似明后之垂恩。在季春以初茂,践朱夏而乃繁覆阳。精之炎景散,流耀以增鲜。

《槐赋》王粲

惟中唐之奇树,禀天然之淑姿,超畴亩而登殖,作阶庭之华晖。形袆袆以条畅,色采采而鲜明。丰茂叶之幽蔼,履中夏而敷荣。既立本于殿省,植根柢其弘深,鸟明栖而投翼,人望庇而披襟。

《连理槐颂》晋·挚虞

东宫正德之内,承华之外,槐树二枝连理而生,二干一心,以蕃本根。

《槐赋》前人

览坤元之产,植莫兹槐之为贵。爰表庭而树门,膺论道而正位。尔乃观其诞状,察其攸居,丰融湛䨴,蓊郁扶疏,上拂华宇,下临修渠,凑以夷径,带以通衢。鼓柯命风,振叶致凉,开明过于八闼兮,重阴踰乎九房。

《大槐赋》〈并序〉庾倏

余去许都,将归洛京,舍于嵩岳之下,而植斯树焉。遂作赋曰:

有殊世之奇树,生中岳之重阿,承苍昊之纯气,吸后土之柔嘉。若夫赤松王乔冯夷之伦,逍遥茂荫,濯缨其滨,望轻霞而增举,垂高敞之清尘。若其含贞抱朴,旷世所希,降夏后之卑室,作唐虞之茅茨,洁昭俭以矫奢,成三王之懿资。故能著英声于来世,超群侣而垂晖。仰瞻重干,俯察其阴。逸叶横被,流枝萧森。下覆灵沼,上蔽高岑。孤鹄徘徊,寡鹤悲吟。清风时至,恻怆伤心。将骋轨以轻运,安久留而涕淫。

《朽社赋》〈并序〉张华

高柏桥南大道旁有古槐树,盖数百年木也。余少居近之后去,行路遇之,则已朽意有缅然,辄为之赋因以言衰盛之理云尔。

伊兹槐之挺植于京路之东隅,得托尊于田主,据爽垲以高居,垂重阴于道周,临大路之通衢,飨春秋之所报。应丰胙于无射,历汉京之康乐,踰丧乱之横逆。朱夏当阳,蓊蔼萧森,征夫云会,行旅归心,輶轩停盖,轻舆托阴。吉人向风而袪袂,王孙清啸而启襟。晞甘棠之广覆,褊乔木之无阴。

《槐赋》宋·吴淑

古所谓大叶而黑,又以为灵星之精,锄麑触之于寝,董叔纺之于庭,或老而生火,或伤而被刑。见梦寐于丰沛,同橘柚之弟兄。至于总翠讼庭,垂阴学市,或昼聂而宵炕,或兔目而鼠耳。或彰五沃之宜,或表三公之位,或树之于辟雍,或植之于王门。仙方补脑药录,轻身至乃取于烜氏,用为神烛,孝宽树之以表路肩。吾服之而明目,又若高颎不依于行列。仲文每叹于婆娑,茂酒泉而作赋,植长安而见歌。别有驰道勿伐,士冢常栽,布元阴之翳荟,集白雀之徘徊。既所以表士雄之纯孝,亦可以见官候之怀来。

《三槐堂铭》苏轼

天可必乎,贤者不必贵,仁者不必寿,天不可必乎仁者,必有后二者将安取衷哉。吾闻之申包胥曰:人定者胜天,天定亦能胜人。世之论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以天为茫茫。善者以怠,恶者以肆,盗蹠之寿孔颜之厄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柏生于山林,其始也困于蓬蒿,厄于牛羊,而其终也。贯四时阅千岁而不改者,其天定也。善恶之报至于子孙,而其定也久矣。吾以所见、所闻、所传、闻考之,而其可必也审矣。国之将兴,必有世德之臣,厚施而不食其报,然后其子孙能与守文。太平之主,共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晋国王公,显于汉周之际,历事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容于时。盖尝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其子魏国文正公,相真宗皇帝于景德祥符之閒,朝廷清明,天下无事之时,享其福禄荣名者,十有八年。今夫寓物于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晋公修德于身,责报于天,取必于数。十年之后,如持左券,交手相付,吾是以知天之果可必也。吾不及见魏公而见其子懿敏公,以直谏事仁宗皇帝出入,侍从将帅三十馀年,位不满其德,天将复兴王氏也欤,何其子孙之多贤也。世有以晋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气真不相上下。而栖筠之子吉甫,其孙德裕,功名富贵略与王氏等,而忠信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观之,王氏之福盖未艾也。懿敏公之子巩与吾游,好德而文以世其家,吾是以录之铭曰。
呜呼休哉,魏公之业与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既相真宗,四方砥平,归视其家,槐阴满庭。吾侪小人,朝不及夕,相时射利,皇恤厥德,庶几侥倖不种而获,不有君子,其何能国。王城之东,晋公所庐郁郁,三槐惟德之符,呜呼休哉。

《双槐堂记》张耒

古之君子,其将责人以有功也。必使之乐其职,安其居,以其优游喜乐之心,而就吾事夫,岂徒苟悦之哉。凡人之情其将有为也,其心乐而为之,则致精而不苟,虽殚力费心而不自知。故所为者有成而无难。古之御吏也,为法不苛,其勤惰疏密,随其人之所欲,而吾独要其成。是故古之循吏,皆能有所建立。夫望人以功而使其情愁沮不乐求舍去之不暇,谁肯以其怨沮不平之心,而副我之所欲哉。顷时予见监司病,郡县之政不立,扼腕盛怒曰:是惟饮食燕乐处游观之好吾日夜以法督责之,使无得。一息于此,一岁之日数计,吾从而课率之,使无得有。顷刻之閒,以约束为不足而继以辱骂,辱骂为不足而继以讯诘,方此时吏起不待晨,卧不及暖,废饮食,冒疾病,屋室败漏,不敢修完,器用弊乏,不敢改作。其勤苦若是,犹不足以当其意。宜其郡县之政,无所不举,小大得职而民物安堵矣。然吏益奸,民益劳,文书具于有司,而事实不立。吏足以免其身之责,而民不知德,相为欺绐,以善一时,而监司卒亦不得而察也。岂非其所为者,无至诚,喜乐之心,出于畏罪,不获已苟以充职故耶其事功之灭裂如此,理固然也。酸枣令王君治邑有能名,以其馀力作燕居之堂,洒扫完洁足以宴宾客,阅图书。庭有双槐,因以为名。夫王君岂以谓苟劳而无益,不若暇佚而有功,将安其居,乐其身。以其狱讼簿书之,閒与贤士大夫弹琴,饮酒,欢欣相乐,舒心而养神。使其中裕然,然后观物图其致,用意于文法寻尺之外,以追古循良君子之风,以大变俗吏之弊而为之哉。夫古之善为政者,不佚而常安,不劳而善成,吾知王君其有得于此矣,于是为之书。

《祯槐堂记》明·薛瑄

洛城之东,有槐郁然于庭者,进士子仪房君之居也。子仪为洛之故家,其先世皆有隐德,蓄而未发。至子仪之先君子将营居室,而一木忽拆甲,于庭视之则槐也。识者曰:凡木之生,必旷原、深谷、山巅、水涯、人迹所罕到者,而后始得以遂其性,否则必完根原植易土深种,而始克有以获其生。今房氏所居当市郭阛阓之閒,而朝夕之所游履,既非幽闲之地,又非人力之勤,气化所难施,雨露所难息,而槐乃自生,必房氏德善所致,为异日子孙兴盛之兆。不诬矣。于是其先君子因为阑槛以护其周,增水土以养其本,自毫末而拱把而寻丈,久则乔柯上耸,密叶四布,逮今将三十年,而子仪自胶庠一举而为宣德纪元之乡魁,明年遂登第,为名进士,及奉恩旨还家,则见槐阴满庭。于是徘徊瞻顾,因思其累世积德之深,先人封培之勤,而己得蒙其庇荫,乃有今日之光荣,遂扁其堂曰:祯槐。所以志不忘厥初也。又明年春,余赴京师,道经于洛,因获登子仪之堂,子仪指庭槐而语以故,且求为记。余以谓凡德善之积,无有不报,但时之稀阔疏远,有似乎落落而难信者及。夫天定胜人,则若合符契于左右手,盖无丝毫之爽焉。昔王祜手植三槐于庭,曰:吾后世子孙必有为。三公者,已而至其子,且大拜此,盖以人事而必之天也。子仪之先君子未尝手植是槐,而有所期必,而槐乃自生,此盖天以祯吉之兆示诸人也。究槐之生,逮今将三十年,而始克有合。如识者之言,则所谓德善之报。又岂终于稀阔疏远,落落难信乎。然则世之为善者,可以无息矣。子仪年力方富,而尤笃于进修、积德、行义,方自此始。吾意其先世为善之报,尚未已也。

《槐轩铭》〈并序〉李东阳

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四明屠公,于堂之南轩新辟北户。户外抵堂,堂之隙仅足容武,有一槐适生其閒,缘户而起,其高出屋上可二三丈,则布为繁柯,覆为重阴。方暑盛时,南枝透彻清入几格,不知赤日之当午也。公顾而乐之,若恨相见之晚者,乃名其轩曰:槐轩。赋以著志。侍郎郓城似公,姑苏吴公皆和之,出以示诸卿大夫,和者因益众。屠公则以铭属予,予昔奉使南都礼部尚书金溪徐公,时以学士掌翰林院事,指所植三槐谓予曰:此树既枯而复茂,意院中有当大用,如宋王晋公所徵者。属予隶晋轩二大字扁于楣际,故公是时属予而屠公见属者,亦以此也。惟王氏以忠信仁厚飨功名富贵之盛,其祥在物,盖一家之兆也。然犹足以被文字传久远。今兹槐所托显于官署,天下人材所萃集之地,其于气运殆将有徵焉。以此例彼,宜亦有不得不传者也。且一物之微而显晦,出处系于时者如此。屠公感物用世,触类而取之,则凡魁梧博大之材,朴茂敦实之器,固将抡简甄拔,以为国家天下。用彼山林草泽抱德而隐处者,亦岂肯遗远弃置,使之有不遇之叹哉。由是观之,则公之名望勋业,当不为一家兆也,从而为之铭,铭曰。
昔闻其三,今见其一,彼槐何知倏异今昔。昔在相门,今在公署,彼槐何心实同出处。唯天生材气运使然。家运以百,国运则千,惟曹有铨,若薮若渊,彼材攸居,视厥陶甄。材具小大,槐其大者,若作栋梁,此物谁舍。或蔽若捐,或显若庸,时哉时哉。实惟其逢公轩,则嘉我铭,弗工公名之传,与轩无穷。

《王氏大槐记》朱之蕃

物有记人以徵祥,人亦稽物以论世。此其事若出于偶然,而积久乃彰。匪特可验天道,殆足明人事。云嘉隆迄今,以德器功名称右于海内者,必首新城王氏。乃其肇居新城自处,士贵始一,传为隐君伍。隐君力田,阴行善,家稍就饶裕,不为儿孙计居,积度其食,指所赢囷置他所,作饘粥以饲饥,而就食者,易木石以修葺祠宇。道路之圮坏者,岁以为常,老而弥笃,未始谓假。此可取偿于造化也。閒常手植槐于桓台之南,以田庐长物蓄之,遂合抱参天,蔽车荫亩,隐君孙曾随联镳接武,为世硕辅名卿。凡居新城,与行出新城道中者,乔木在望,即知为王氏大槐。见达官高士省驺驾羸,缓带短步,循循雍雍于里中,即知为大槐。王氏之子孙也,夫此槐萌糵拱把,及今之以乔木著称。自翁积功累行,以至孙曾之鸣钟食鼎,皆托始于微,垂休于久。谓非天意所默相阴培之,固不可借使为隐君者,不知树德而惟计种木树人,仅仅为儿孙营产授经,冀富厚侥青紫。其奚以格天而永昌厥世,譬之植木不舒,郁茂硕大,胡可得哉。王氏族大而槐与俱大,皆由隐君修潜德,尽人事,以训其家所从来矣。隐君曾元同蕃举乙未者,三人,京师从游,每称述祖德,因出所绘大槐图册,属蕃记之。蕃窃谓,甘棠思召,古柏怀葛,枯树从庾,三槐符晋国,而藉苏铭以传。召葛不知有棠柏而思德者,不能忘庾徒。谓人之何堪,而不图德之可以长世。晋国子孙,三公食文武忠孝之报眉山,羡其责报于天言。若左券而不察无意修德者,其德乃真。蕃不文无能,为王氏续苏铭而独重。王氏自隐君以来,世修其德,不谓天道与善而责其报,然天竟未尝靳报于王氏也。是可以淑后昆风百世矣。遂因记而次论之,以志景慕之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