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五十二卷目录

 檴部汇考
  诗经〈小雅大东〉
  尔雅〈释木〉
  毛诗陆疏广要〈无浸穫薪〉
 桤部汇考
  四川总志〈桤木〉
 桤部艺文一
  桤赞           宋宋祁
 桤部艺文二〈诗〉
  凭何十一少府邕觅桤木数百栽
               唐杜甫
  姚嗣辉南桤堂       元姚燧
 桤部选句
 桤部纪事
 桤部杂录
 柯部汇考
  本草纲目〈柯树〉
 樠部汇考
  汉书〈西域传〉
 樠部纪事
 榈部汇考
  榈图
  格古要论〈榈木〉
  本草纲目〈榈木〉
 棕部汇考
  棕图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徐光启农政全书〈棕〉
  本草纲目〈棕榈〉
 棕部艺文一
  栟榈赞          梁江淹
  海棕赞          宋宋祁
  栟榈赋           刘敞
 棕部艺文二〈诗〉
  枯棕           唐杜甫
  海棕行           前人
  咏棕树          徐仲雅
  咏宋中道宅棕榈     宋梅尧臣
  棕笋            苏轼
  棕榈           洪咨夔
  棕花            刘攽
  棕榈            刘敞
  棕榈            阙名
  棕            明吴宽
 棕部选句
 棕部纪事
 榕部汇考
  嵇含南方草木状〈榕〉
  贾思协齐民要术〈榕〉
  汇苑详注〈榕〉
  顾𡵚海槎馀录〈榕〉
  王世懋闽部疏〈漳泉榕树〉
  榕城随笔〈榕树〉
  闽书〈榕〉
 榕部艺文一
  大榕赋         宋薛士隆
  榕木赋           李纲
  榕江记          明吴宽
 榕部艺文二〈诗〉
  柳州二月榕叶尽落偶题  唐柳宗元
  双榕           宋唐庚
  榕溪            张栻
  榕溪阁          刘克庄
  南峰庵庵径有古榕树悬枝对峙宛若关门 明傅汝舟
 榕部纪事
 榕部外编
 槻部汇考
  集韵〈槻〉
 槻部纪事

草木典第二百五十二卷

檴部汇考

释名

《檴》《诗经》     《落》《尔雅》
《椰榆》《诗疏》
图阙

《诗经》

《小雅大东》

有冽氿泉,无浸穫薪。〈又〉薪是穫薪,尚可载也。
〈传〉穫艾也,〈笺〉穫落木名也。〈注〉穫毛刈也,郑落木名也。则字宜作木傍,〈正义〉檴落释木文。文在释木故为木名。某氏曰:可作杯圈皮韧绕,物不解。郭璞曰:檴音穫可为杯器素也。陆玑疏云:今椰榆也。其叶如榆,其皮坚韧,剥之长数尺,可为縆索,又可为甑带。其材可为杯器是也。易传者以诸言薪者,皆谓木也。而言刈于理,不安故易之。

《尔雅》《释木》

檴落。
〈注〉可以为杯器素。〈疏〉檴一名落。某氏曰:可作杯圈,皮韧绕物不解。郭云:可以为杯器,素素谓朴也。小雅大东云:无浸穫薪。郑笺云:檴落木名。陆玑疏云:今椰榆也,其叶如榆,其皮坚韧,剥之长数尺,可为縆索,又可为甑带,其材可为杯器是也。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无浸穫薪。
檴今椰榆也。其叶如榆,其皮坚韧,剥之长数尺,可为縆索,又可为甑带,其材可为杯器。
《尔雅》云:檴落。邢疏云:檴一名落。某氏曰:可作杯圈,皮韧绕物不解。郭云:可以为杯器,素素谓朴也。小雅大东云:无浸穫薪。郑笺云:檴木名。郑注云郭云:可以为杯器,据此则今柽杉。
《郑渔仲通志》略曰:檴。郭云:可以为杯器,素此赤柽也。但柽是柳属,檴是榆属,恐非一类。 又按大东篇檴字从禾,与八月其穫,穫字同故,毛朱传及吕严。诸家俱云刈也。今《尔雅》《陆疏》《释木》名从木确,与本章无涉。

桤部汇考

图阙

《四川总志》

《桤木》

桤木古称蜀木,惟成都最多。江干林畔,蓊蔚可爱。

桤部艺文一

《桤赞》宋祁
亦得所宜民家莳之,不三年材可倍,常斧而薪之疾。种亟取里人以为利,杜子美有觅桤栽诗。

厥植易安数岁辄林民赖,其用实代其薪,不栋不梁,亦被斧斤。

桤部艺文二〈诗〉

《凭何十一少府邕觅桤木数百栽》唐杜甫


草堂堑西无树林,非子谁复见幽心。饱闻桤木三年大,与致溪边十亩阴。

《姚嗣辉南桤堂》元·姚燧

彼桤有土性,生植惟峨岷。栾栾干云姿,才与樗散邻。匠石过不睨,炀夫取蒸薪。所贵故山树,宁计世莫珍。一别十亩阴,清溪俄几春。笔名堂楣上,如对故乡亲。请事小弁诗,桑梓亦惟寅。盛德古自卑,木恶何关人。不见樗里疾,智囊终相秦。君才负栋柱,未许沟断均。无以桤自期,上孤明堂晨。

桤部选句

唐杜甫诗:桤林蔽日吟风叶。
宋苏轼诗:桤木三年已足烧。
陆游诗:种桤正可三年大,爱竹何曾一日无。
范成大诗:疏密桤林整整来。

桤部纪事

《宋史·五行志》:元符二年九月,眉山县桤木二株,异根同干,木枝相附。
《丹铅录》:姑苏王守溪,在阁日论。杜诗:闻知桤木三年大,因问先父:桤木何音。先父曰:音欹。守溪曰:当依韵书作楷。先父曰:音欹,则乡人农夫,皆识之。若作楷音,不知何木矣。因举王荆公桤木诗曰:濯锦江边木有桤,野园封植伫华滋。地偏幸免桓魋伐,岁晚还同庾信移。王乃悦服。

桤部杂录

《齐东野语》:杜甫乞桤木,诗无音,或读作岂而韵书,亦无此字,集中又有桤林,碍日吟风叶。郑氏注曰:五来反若然,当作呆字,余尝见。陈体仁端明云:见前辈读若欹韵,颇以为疑。后见剑南诗有著书,增木品搜句觅桤栽。又荆公诗云:濯锦江边木有桤,小园封植伫华滋。益信,欹音为然桤,唯蜀有之不才木也,或谓即榕云。

柯部汇考

图阙

《本草纲目》

《柯树集解》
李珣曰:按《广志》云生广南山谷波斯家,用木为船舫者也。
《白皮气味》
辛平有小毒。
《主治》
陈藏器曰:大腹水病采皮煮汁,去滓煎,令可丸如梧子,大平旦空心饮下三丸,须臾又一丸,气水并从小便出也。

樠部汇考

图阙

《汉书》

《西域传》

乌孙国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樠。
〈注〉师古曰:樠木名其心似松。

樠部纪事

《左传》:庄公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将齐,入告夫人邓曼曰:余心荡。邓曼叹曰:王禄尽矣,盈而荡,天之道也。先君其知之矣,故临武事,将发大命,而荡王心焉。若师徒无亏,王薨于行,国之福也,王遂行,卒于樠木之下。
《南齐书·祥瑞志》:永明三年十一月,永宁左郡樠木连理。

榈部汇考

释名

《榈木》《格古要论》  《花榈》《纲目》

榈图


《格古要论》《榈木》

木与降真香相似,亦有香其花有鬼面者,可爱花粗而色淡者低。
《本草纲目》《榈木集解》
陈藏器曰:出安南及南海,用作床几似紫檀,而色赤性坚好。
李时珍曰:木性坚紫红色,亦有花纹者谓之花榈木。可作器皿,扇骨诸物,俗作花梨误矣。
《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李珣曰:产后恶露,冲心症瘕。结气赤白漏下,并剉煎服。
陈藏器曰:破血块,冷嗽煮汁,热服为枕,令人头痛性热故也。

棕部汇考

释名

《棕》《山海经》    《棕榈》《农政全书》
《栟榈》《纲目》    《棕《纲目》

棕图


《山海经》《西山经》

石脆之山,其木多棕㴝。
〈注〉棕皮可为绳,一名栟榈。

天帝之山,上多棕㴝。
翠山,其上多棕㴝。
高山,其木多棕。
符惕之山,其上多棕㴝。
号山,其木多漆棕。

《北山经》

涿光之山,其下多棕橿。
敦蒙之山,其上多棕㴝。
高是之山,其木多棕。

《中山经》

熊耳之山,其下多棕。
夸父之山,其木多棕㴝。
暴山,其木多棕㴝。
《徐光启·农政全书》《棕榈考》
便民图曰:棕榈二月间,撒种长尺许,移栽成行至四尺馀,始可剥。每年四季剥之,半年一剥,亦可其皮作绳入水,千载不烂。昔有人开冢得一索,已生根。
《本草纲目》《棕榈释名》
李时珍曰:皮中毛缕,如马之騣、。故名棕。俗作棕,音闾鬣也。
《集解》
苏颂曰:棕榈出岭南西川,今江南亦有之。木高一二丈,无枝条,叶大而圆,有如车轮,萃于树杪,其下有皮,重叠裹之。每皮一匝为一节,二旬一采,皮转复生上。六七月生黄白花,八九月结实,作房如鱼子黑色,九月十月采其皮。用《山海经》云:石翠之山,其木多棕是也。
陈藏器曰:其皮作绳入水,千岁不烂。昔有人开冢得一索,已生根。岭南有桄榔、槟榔、椰子、冬叶虎散多罗等木,叶皆与棕榈相类。
李时珍曰:棕榈川广甚多,今江南亦种之,最难长。初生叶如白,及叶高二三尺,则木端数叶大如扇,上耸四散岐裂,其茎三棱。四时不凋,其干正直无枝,近叶处有皮裹之,每长一层即为一节,干身赤黑皆筋结宜为钟杵,亦可旋为器物。其皮有丝毛错纵如织,剥取缕解可织衣帽褥椅之属。大为时利,每岁必两三剥之,否则树死,或不长也。三月于木端茎中出数黄苞,苞中有细子成列,乃花之孕也。状如鱼腹孕子,谓之棕鱼。亦曰棕笋。渐长出苞,则成花穗,黄白色结实累累,大如豆。生黄熟黑,甚坚实。或云南方此木有两种。一种有皮丝可作绳;一种小而无丝,惟叶可作帚。《郑樵通志》:以为王彗者,非也。王彗乃落帚之名,即地肤子别有蒲葵。叶与此相似,而柔薄可为扇笠。许慎说文以为棕榈,亦误矣。
《笋及子花气味》
苦涩平无毒。
陈藏器曰:有小毒,戟人喉,未可轻服。
李珣曰:温有大毒,不堪食。李时珍曰:棕鱼皆言有毒,不可食。而广蜀人蜜煮醋浸以供佛,寄远。苏东坡亦有食棕娂,诗乃制去其毒尔。
《笋及子花主治》
陈藏器曰:涩肠止泻,痢肠风,崩中带下,及养血。
《皮气味》
同子。
《皮主治》
大明曰:止鼻衄吐血,破症治肠风,赤白痢,崩中带下。烧存性用。
李珣曰:主金疮疥,癣生肌止血。
《皮发明》
寇宗奭曰:棕皮烧黑治妇人血露,及吐血须佐以他药。
李时珍曰:棕灰性涩,若失血去多,淤滞已尽者,用之。切当所谓涩可去脱也,与乱发同用。更良年久败棕,入药尤妙。
《附方》
大肠下血,棕笋煮熟。切片晒乾为末,蜜汤或酒服一二钱。〈集简方〉
鼻血不止,棕榈灰随左右吹之。〈黎居士方〉
血崩不止,棕榈皮烧,存性空心,淡酒服三钱。 一方加锻白矾等分。〈妇人良方〉
血淋不止,棕榈皮半烧半炒,为末。每服二钱,甚效。〈卫生家宝方〉
下血不止,棕榈皮半斤,栝楼一个,烧灰每服二钱,米饮调下。〈百一选方〉
水谷痢下,棕榈皮烧研水服,方寸匕。〈近效方〉
小便不通,棕皮毛烧,存性以水酒服二钱,即通利累试甚验。〈摄生方〉

棕部艺文一

《栟榈赞》梁·江淹

异木之生,疑竹疑草。攒丛石径,森苁山道。烟岫相珍,云壑共宝。不华不缛,何避工巧。
《海棕赞》宋祁
大抵棕类然不皮,而干叶丛于杪。至秋乃实似楝子,今城中有四株。杜子美左绵海棕行理致,干坚风雨不能撼云。

棕皆褫皮,此独自干。攒叶于颠,纛首披散。秋华而实,其值则罕。

《栟榈赋》刘敞

圆方相摩纯粹精兮,刚健专直交神灵兮。冯翼正性栟榈荣兮,中立不倚何亭亭兮。受命自天非曲成兮,外无附枝匪其旁兮。密叶森森剑戟铓兮,温润可亲廉而不伤兮。雪霜青青不界僵兮,寿比南山邈其无疆兮。被发文身何佯狂兮,沐雨栉风蹇无所妨兮。苦身克己用不失职兮,摩顶至踵尚禹墨兮。黄中通理类有德兮,屹如承天孔武且力兮。懔其无华不尚色兮,表英众木如绳墨兮,播弃蛮裔反自匿兮,遁世无闷曷幽嘿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则兮。

棕部艺文二〈诗〉《枯棕》唐·杜甫

蜀门多棕榈,高者十八九。其皮割剥甚,虽众亦易朽。徒布如云叶,青青岁寒后。交横集斧斤,凋丧先蒲柳。伤时苦军乏,一物官尽取。嗟尔江汉人,生成复何有。有同枯棕木,使我沈叹久。死者即已休,生者何自守。啾啾黄雀啅,侧见寒蓬走。念尔形影乾,摧残殁藜莠。

《海棕行》前人

左绵公馆清江濆,海棕一株高入云。龙鳞犀甲相错落,苍棱白皮十抱文。自是众木乱纷纷,海棕焉知身出群。移栽北辰不可得,时有西域胡僧识。

《咏棕树》徐仲雅

叶似新蒲绿,身如乱锦缠。任君千度剥,意气自冲天。

《咏宋中道宅棕榈》宋·梅尧臣

青青棕榈树,散叶如车轮。拥箨交紫髯,岁剥岂非仁。用以覆雕舆,何惮剋厥身。今植公侯第,爱惜知几春。完之固不长,只与荠本均。幸当敕园吏,披割见日新。是能去窘束,始得物理亲。
《棕笋》〈并引〉苏轼棕笋
状如鱼剖之得鱼子,味如苦笋,而加甘芳。蜀人以馔佛僧,甚贵之。而南方不知也。笋生肤毳中盖花之方孕者,正二月间可剖取,过此苦涩不可食矣。取之无害于木,而宜于饮食法。当蒸熟所施略与笋同蜜煮酢浸,可致千里外。今以饷殊长老,

赠君木鱼三百尾,中有鹅黄子鱼,子夜叉剖瘿,欲分甘箨龙藏头敢言美,愿随蔬果得自用,勿使山林空老,死问君何事。食木鱼烹不能鸣固其理。

《棕榈》洪咨夔

旧脱败蓑乱,新添华节高。肃容春尚静,侠气夏方豪。黄孕子鱼腹,青披孔雀居。丰撞如可裂,雷动景钟号。

《棕花》刘攽

斫破夜叉头,取出仙人掌。鲛人满腹珠,鮰鱼新出网。

《棕榈》刘敞

纛影叱挲竿影直,雪中霜里伴松筠,可怜憔悴凌云色,还胜昂藏独立人。

《棕榈》阙名

秀干扶疏綵槛新,琅玕一束净无尘。重苞吐实黄金穗,密叶围条碧玉轮。

《棕》明·吴宽

栎社异兹种,如何身类之。奇形岂天赋,割剥谅非时。磥磈还同瘿,扶疏不是痿。犹能为拂子,敢负少陵诗。

棕部选句

汉枚乘《七发》:梧桐栟榈,极望成林。
司马相如《上林赋》:仁频栟榈。
扬雄《甘泉赋》:攒栟榈与𦭞葀兮,纷被丽其亡鄂。张衡《南都赋》:楈枒栟榈。
唐李白诗:风吹寒棕响。
杜甫诗:凿井交棕叶。
白居易诗:栟榈叶战水风凉。
薛能诗:笠戴圆阴楚地棕。
李群玉诗:棕榈叶散夜叉头。
宋宋祁诗:丛撩列盖端,攒旄注旗首。
曾肇诗:童童双棕榈,葱茜两车盖。
程金紫诗:孤出亭亭羽盖高,掌开圆叶臂抽条。陆游诗:栟榈子嫩供香饭。
楼钥诗:石阑屈曲护碧棕。
明文徵明诗:手擘棕榈当麈挥。

棕部纪事

《吴志·董袭传》:建安十三年,权讨黄祖,祖横两蒙冲挟守沔口,以栟榈大绁系石为碇,上有千人,以弩交射,飞矢雨下,军不得前。袭与凌统俱为前部,各将敢死百人,人被两铠,乘大舸船,入蒙冲里。袭身以刀断两绁,蒙冲乃横流,大兵遂进。祖便开门走,兵追斩之。明日大会,权举觞属袭曰:今日之会,断绁之功也。《吴录地理志》:武陵临沅县,多栟榈木生山中。
晋令夷民守护棕,皮者终身不输。
《齐书·高帝本纪》:晋安王子勋遣临川内史张淹自鄱阳峤道入三吴,台军主沈思仁与伪龙骧将军任皇、镇西参军刘越绪各据险相守。明帝遣太祖领三千人讨之。时朝廷器甲皆充南讨,太祖军容寡阙,乃编棕皮为马具装,析竹为寄生,夜举火进军。贼望见恐惧,未战而走。
《梁书·张孝秀传》:孝秀性通率,不好浮华,常冠谷皮巾,蹑蒲履,手执栟榈皮麈尾。服寒食散,盛冬能卧于石。《云仙杂记》:高士春秋方镕隐天门山,以棕榈叶拂书,号曰:无尘子月,以酒脯祭之。
《启颜录》:唐崔行功与敬,播相逐。播带榈木,霸刀子行功问播云:此是何木。播曰:栟榈木。行功曰:唯问刀子不问佩人。
《唐书·颜春卿传》:春卿,倜傥美姿仪,通当世务。十六举明经、拔萃高第,调犀浦主簿。尝送徒于州,亡其籍,至廷,口记物色,凡千人,无所差。长史陆象先异之,转蜀尉。苏颋代为长史,被谮系狱,为《棕榈赋》自托,颋遽出之。
《南蛮传》:诃陵,在南海中。以木为城,虽大屋亦覆以栟榈。
《杜诗注》:杜甫因朝廷以李林甫琐,琐之材代张九龄为相,作棕榈拂诗寓意。
《老学庵笔记》:老杜海棕诗,在左绵所赋。今已不存,成都有一株。在文明厅东廊前,正与制置司签厅门,相直签厅。乃故锦官阁闻潼川尤多,予未见也。
埤雅广要蜀锦城之南,有海棕焉。干犹龙鳞,枝犹凤尾。高百馀尺,相传由李唐来阅千稔矣。国朝徙其株于金陵,茎叶披萎略无生意。敕还蜀植之,护以赤栏甃,以纹石其枝,仍前峻拔秀薄云汉。若不知其徙也。迩者𠏉古颠仆命中贵,吴从政视之惜其材。初未谙他用,既而斲为五十馀琴,以进异音清发虽爨下之桐,未可拟也。今秘内帑士之嗜音者,恒企慕焉。

榕部汇考

图阙

《嵇含·南方草木状》

《榕》

榕树南海桂林多植之,叶如木麻,实如冬青树干拳曲,是不可以为器也。其本棱理而深,是不可以为材也。烧之无燄,是不可以为薪也。以其不材故能久而无伤,其荫十亩。故人以为息焉,而又枝条既繁,叶又茂,细软条如藤垂下,渐渐及地,藤梢入地便生根节,或一大株有根四五处,而横枝及邻树即连理。南人以为常,不谓之瑞木。

《贾思协·齐民要术》《榕》

《南方异物志》曰:榕木初生少时,缘抟他树,如外方扶芳藤,形不能自立。根本缘绕他木,傍作连结,如罗网相络然,皮理连合郁茂,扶疏高六七尺。

《汇苑详注》《榕》

榕有二种。一种初生似葛,藟缘木后乃成树。其须著地复生为根;一种名赤榕最为高大。二树为荫最浓人家栽之,以障风蔽日。此树生至福州而止,因呼福州为榕城云。

《顾𡵚海·槎馀录》《榕》


榕树最大其阴最密,干及三人围抱者,则枝上生根,绵绵垂地,得土力又生枝。如此数四,其干有阔至三四丈者,特中通不圆,实阴覆重重。六月不知暑木,理粗恶不堪器用。

《王世懋·闽部疏》《漳泉榕树》

榕贱木也。材不中器,爨不生焰。至福州始多,故以名城。然至漳泉间更多,而钜扶疏旁出根,如流苏下垂著,干即抱负为一轮,囷连拳好作怪状。其根盘地崚嶒虬卧亘亩,许多根故易茂而难拔不才,故寡伐而长寿。其自处暗与道合者,居民植之以当堪舆之屏。翳行子赖之以为憩息之嘉庇,岂所谓无用之用邪。

《榕城随笔》《榕树》

闽中多榕树,因号榕城。闽以北无此,其在江南。则冬青之属也。而枝干柔脆,干既生枝,枝又生根,垂垂若流,苏少著物。即萦系或就本,干自相依附。若七八树丛生者,多至数十百条。合并为一蜷,樛结柯,叶荫茂其偶成章者,垂若偃盖曲若虬龙,似亦可观。

《闽书》《榕》

榕阴极广,以其能容,故名曰榕。异物异名记云:或作槦言材不中梓人也。此树生至福州而止,故福州号为榕城,谚云榕不过剑。

榕部艺文一《大榕赋》宋·薛士隆

越瓯而南岭山,东麓有七闽之会焉。厥都维福,福都中闽。城山堑水,修逵孔直。丽谯南指,粤有乔木根乎。此堂青葱映带经,五门而之合江夹。经途者凡十有五里,其为根也。盘桓诘曲势,浮平陆,隐丘陵。斡坤轴如山如坻,崟岑蔽亏列岫奇峰。幻然默为蜿蜒,紏纷蛇蟠鹿奔。卷舒蜷油如出云,树无全株万本同植。萦连拥肿钻坚露隙畴,引畴缘自陵空碧,和气郁赘疣生众丑备。百怪形岌如神山,冬无落木苍苍九夏森。其翠幄枝柯离,欹横从出奇翕,如其合判,如其离嗟,如其往欻。如其来夭矫骊龙摩天,切空雏翼云垂。扶摇下风,轮囷无心随之有本。孔综根元谁分混沌轩。然而大厦成蚴,然而怪螭怒骈爪纷拿矗,其八柱飞鸟千群,而咸栖有所绸缪束薪不堪。以火盘根错节,而摧斤缺斧其圆也,不中乎规其方也。不成乎矩樵夫视而弗斫。大匠行而弗顾,以无堪而保其天斯。所以迩乎,人而寿莫之数也。若夫景升之牛,主人之雁不善其鸣。服箱孔屯以不才而烹者,何哉。盖丰肌而蠹夫人之刍豢也,斯榕木则不然,承天之施得生于地不假乎,人不离乎。类不以直节为高,不以孤生为异凌寒。而不改其操连理,而不称其瑞无庸,而庸无尚焉,为其全虚愚之义也。至于交柯旁薄,分根合枝,异生同命,萦缭相维,倚天成盖,蔽野成帷,迷云而零雨不下,畏日而炎天改色。邑人之依行人之得,不才而才无似焉。斯其为大通之德也,夫惟有大通之德全虚。愚之义守不才之位处。无庸之地为物而物,因莫之陵比人而人。适当其意其事也,无施其生乃克。遂是生乎通邑,大都之间尚亦躐,千龄而几万岁也。走尝闻诸西方之人。曰:尼俱律陀之木,其子芥三之一及其成材,荫车将五百乘。斯榕木者不几,于是乎今夫闽中之木,榕为大其萌也。微物莫之害,有蕞其芽蓊然天盖走,不知命之者谁耶。庸以劣其形而不文,其内无文于内将,或容于外而以成其大。

《榕木赋》〈有序〉李纲

闽广之间多榕木,其材大而无用。然枝叶扶疏芘荫,数亩清阴人。实赖之,故得不为斧斤之所剪伐。盖所谓无用之用也。感而为之赋其辞曰。

南有巨木,其名曰榕。下蟠据于厚地,上荡摩于高穹。雨露之所霶润,雷霆之所震耸,日月之所照烛,乾坤之所含容。与众木均夫何赋。形禀气之独不同也。尔其擢干,敷条轮囷。离奇结根,植本拳曲。拥肿口鼻百围之窍,穴龙蛇千尺而飞动。仰视俯察何规矩,绳墨之不中也。高明之丽非栋梁之资,斲削之工,非俎豆之奉。以为舟楫则速,沈以为棺,椁则速腐,以为门户。则液以为楹柱,则蠹。薪之弗焰,无爨鼎之功。燎之弗明,无爝火之用。盖枵然之散木,徒万牛之嗟。重宜匠石之不顾,同栎社而见梦。然而修枝翼,布密叶云浓芘。结驷之千乘。象青盖之童,童夏日方永畏景驰。空垂一方之美,荫来万里之清风。靓如帷幄,肃如房栊。为行人之所依归咸休影乎。其中故能不夭,斧斤掊击。是免虽不材而无用,乃用大而效显异。文木之必折类,甘棠之弗剪立乎。无何有之乡,配灵椿而独远。不然则雁以不鸣而烹,漆以有用而割,犀象以齿角而毙,樗栎以恶木而伐。处夫材与不材之间,殆未易议其优劣也。

《榕江记》明·吴宽

木之产于地者曰松、曰柏、曰栝、曰桧、曰豫章、曰桐梓,皆良材也。其用于世大者为栋,为梁小者为桷,为棁各随其材以为用。夫以材之良不用于什器,而于宫室,亦不枉其材矣。然而数木也,其生遍于天下,而亦足天下之用。惟五岭之南有木,曰榕。臃肿离奇,偃蹇蓊郁,横柯曲干,间有丝焉。垂地辄复为根,岁久丛生成林。其高且大,过松柏、栝桧、豫章其不黄落,而凋桐梓所不及也。榕既偏生一隅,中原之人初不之识。故诗三百多草木之名,而篇皆不载。后世如郭璞、陆佃、之博物著书。复遗之仅一见,于柳子厚之诗而已。余尝读子厚之诗,而识其名询之土。人而知其状曰:此可取以譬乎人矣。盖榕之材虽不若松柏之类之坚,可用于宫室。然而其高大,不黄落而凋,足以荫庇乎。人岭南春夏之交日,气酷烈行,旅负戴之。徒跋履劳,苦争息其下。或风雨暴至,就而避之,亦何异夏屋之帡幪也。故虽不为宫室之用,而其功与宫室等。岂不犹乡里巨人厌爵禄,谢民社而浮沈乎。闾井之间一旦里之人,有急焉投之无不周恤者,岂惟仅全其身以自足而已。潮阳隐士陈孔诚甫淳朴,恭谨兼通。阴阳树艺之说家。邑之华里村宅前,有榕数十株。数邀宾友㩦子弟往游其间,弹琴赋诗意甚乐也。有水自西山来,折而东环其宅。又东注于海,而榕适际水。水日夜漱其根,濯其条,更茂密可爱。孔诚或坐磐石,投竿而钓,悠然有会于心。因自号榕江,或谓之曰子其终老于是而忘斯世耶。则对曰:吾已有子出而仕矣。于是使其子吴江教谕颢来乞。余记所谓榕江者,盖孔诚托此以自譬者,意实有在。岂惟追凉风,弄明月,以为供宾友子弟之乐之计耶。且江之广,不足以为负舟。然抱瓮者即之,亦可以灌畦。孰谓孔诚无意于此江,本出岷山禹贡所谓岷山导江是也。此亦曰:江南人指水之急流者,多借以名之尔。

榕部艺文二〈诗〉《柳州二月榕叶尽落偶题》唐·柳宗元

宦情羁思共悽悽,春半如秋意转迷。山城过雨百花尽,榕叶满庭莺乱啼。
《双榕》唐庚
水东双榕间,有叟时出游。清风衣履古,白雪须髯虬。吟哦明月夕,簸弄寒江秋。惊传里中儿,不泊岸下舟。君看鬼趣中,有此风味否。安知非黄石,但恨无留侯。此生锄犁手,误入簪绅流。无功析毫发,负罪平山丘。政尔求澡濯,闻之叹绸缪。抠衣倘可亲,跪履安敢羞。得闻半偈语,一解终身忧。性不喜伐国,兵书非所求。

《榕溪》张栻

寒溪淡容与,老木枝相樛。其谁合二美,名此景物幽。太师昔南骛,于焉曾少休。想当下榻时,清与耳目谋。品题得要领,亦有翰墨留。我来访遗迹,密竹鸣钩辀。稍令旧观复,还与佳客游。树影散香篆,水光泛茶瓯。市声不到耳,永日风飕飕。所喜簿书隙,有此足夷犹。平生丘壑愿,如痼不可瘳。虽知等喧寂,终觉静理优。更思濯沧浪,榕根浮小舟。

《榕溪阁》刘克庄

榕声竹影一溪风,迁客曾来系短篷。我与竹君俱晚出,两榕犹及识涪翁。

《南峰庵庵径有古榕树悬枝对峙宛若关门》明傅汝舟


古树上危根,依天巧出门。云飞不在外,虎过定消魂。野客逢迎少,山僧出入尊。朋游坐不厌,叶落满金樽。

榕部纪事

汇苑详注泸州宝山之趾,古榕盘结如龙,黄鲁直题曰木龙岩。
《南轩集》:昔山谷南迁维舟榕下,后人为作榕溪阁。《后山谈丛》:蔡州壶公观有大木,世亦莫能名也。高数十尺,其枝垂入地,有根复出为木枝。复下垂如是三四重围,环列如子孙然。世传汉费长房遇仙者,处木即县壶者。沈丘令张戣闽人,尝至蔡为余言,乃榕木也。岭外多有之。其四垂旁出,无足怪者。柳子厚柳州诗云:榕叶满庭莺,乱啼者是也。
《泉南杂记》:卫西榕树干,大如一间屋。枝上有纚纚垂下者,谓是根也。其高参天枝,叶荫可三十馀丈,相传韩少卿国华为郡。诞魏公日,树杪为吐烟,霭又云榕。树千年者,其上生伽楠香。
《广西志》:榕树门即古南门,相传为唐时所筑门上。植榕一株岁久根蒂,生跨门外,盘错至地,若天成焉。因得今名元至正间,其树忽憔悴,平章唐元公祭之,旬日枝叶复茂。
梧浔杂佩余尝憩两广公署前,有榕桧二树。骈生蟠根,合体互相纠结。异枝交荫苍翠成帷,每婆娑其下,玩之不忍去。
《丹铅录》:福建龙泉庵有榕木,其中亦可盘坐五六人。枝梢寄生大可数十围,方广岩有木自深坑出,直至岩顶寺。僧自岩垂縆缒下,度之得三十丈云。而干不甚巨半岩视之,殊不觉其长也。
《闽部疏》:布政司在山上堂后一大株,是榕樟二树。相樛结而生,郁然干云。因为堂以嘉树颜之。
《莆田县志》:榕有二种。一种须著地复生为树;一种名赤榕最高大。生至福州而止,二树为荫浓翠。可障风蔽日。庆历中郡治有一株,三十七根附于一干,太守钱尚因绘为图有诗云:清阴随日远,翠影共烟浮。避暑疑无夏,当风别有秋。
《南海县志》:榕树社在大沙村中,大树二株。状如屏,几根下融合莫辨,盖数百年物也。
《从化县志》:石鼓楼山在县东三里上,有大榕树。浓阴可爱。
《龙门县志》:平康都油田铺两榕树。相去数丈馀,其上枝叶缪结,根干所出结成一门。下容人马车舆,为往来亭障,宋时物也。
《贵县志》:县东门外河畔巷底,枯榕遇风雨,即见烧毁复生,或指为尤物。
《贺县志》:崇祯十六年五月,城内陈侯祠前榕树大十馀围,忽枝上发赤红兰花二朵,大如掌。是年冬月土寇。破城夺印后,动三省兵剿平。

榕部外编

《夷坚志》:福州仪门外,夹植榕树。每树有白鹭千数巢,其上鸣噪往来。狼籍污秽,薛直老弼。为守尝乘舆出,粪污其衣。心欲伐树,未形诸言。是夕安抚参议官曾悟梦。介胄者恳云:某受命护府,治所部数百人,皆栖榕树间。今府主欲伐树,吾无所归矣。愿为一言,既寤不闻有伐树。议明夜复梦曰:乞亟言之不然无及也。府主所恶,不过鹭秽此。甚易事请期三日,悉屏之。明日,悟以告薛,讶曰:吾欲伐树,言未出口。而神先知,可敬也。至暮大雨三日,乃止鹭群,悉空濯濯如新。

槻部汇考

图阙

《集韵》

《槻》

槻木,名堪作弓材。

槻部纪事

《南齐书·祥瑞志》:建元二年,山阳县界若邪村有一槻木,合为连理。
永明八年三月,武陵白沙戍槻木连理,相去五尺,俱高三尺,东西二枝,合而通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