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桑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四十五卷目录

 桑部汇考一
  桑图
  易经〈否卦〉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豳风七月 鸱鸮 大雅皇矣 桑柔 鲁颂泮水〉
  礼记〈月令 内则 杂记 祭义〉
  尔雅〈释木〉
  易纬〈川灵图〉
  尚书纬〈考灵曜〉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海外北经 大荒北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桑柘〉
  郭橐驼种树书〈桑〉
  宋史〈天文志〉
  徐光启农政全书〈栽桑法 接博法 桑葚救饥〉

草木典第二百四十五卷

桑部汇考一

释名

《易经》     檿《书经》女桑《诗经》    桋桑《尔雅》
檿桑《尔雅》    山桑《尔雅》白桑《纲目》    鸡桑《纲目》
子桑《纲目》    金桑《纲目》
文武实《纲目》

桑图


《易经》否卦

九五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传〉桑之为物,其根深固。苞谓丛生者,其固尤甚。〈大全〉朱子曰:有戒惧危亡之心,则便有苞桑系固之象。

《书经》夏书禹贡

兖州桑土既蚕,是降丘宅土。
〈传〉大水去民,下丘居平。土就桑蚕。〈注〉桑土宜桑之土。既蚕者可以蚕桑也,蚕性恶湿。故水退而后可蚕然。九州皆赖,其利而独于兖言之者。兖地宜桑后,世之濮上。桑间犹可验也。〈大全〉林氏曰:九州皆赖蚕桑而兖贡,丝织尤宜于此。故特言之。王氏炎曰:《今俗传》河间产丝最多。汉志称齐人织作冰,纨绣绮号为冠带衣履。天下其地,宜桑可知织之者,农桑衣食之本故也。

厥贡漆丝。
〈传〉地宜桑蚕。〈注〉兖地宜漆宜桑,故贡漆丝也。

青州莱夷作牧,厥篚檿丝。
〈传〉檿桑蚕丝中,琴瑟弦。〈疏〉释木云:檿桑山桑。郭璞曰柘属也。檿丝是蚕,食檿桑。所得丝韧中琴瑟弦也。〈注〉苏氏曰:惟东莱为有此丝,以之为缯,其坚韧异常莱人谓之山茧。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降观于桑。
〈传〉地势宜蚕,可以居民。〈朱注〉桑木名叶,可饲蚕者观之。以察其土宜也。〈大全〉安成刘氏曰:卫诗多言,桑如桑中。与氓诗及此皆再三言之盖卫,地跨冀兖二州桑者尤其所宜,而民生之所资也。据楚丘在冀河之东,兖州之境。则文公所观所说,其桑土之野乎。

豳风七月

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
〈笺〉柔桑稚桑也。蚕始生宜稚桑。

蚕月条桑,取彼斧斨,以伐远扬,猗彼女桑。
〈传〉远枝远也,扬条扬也。角而束之曰:猗女桑荑桑也。〈笺〉条桑枝落之,采其叶也。女桑少枝,长条不枝,落者束而采之。〈疏〉女是人之弱者,故知女桑柔桑。集注及定本皆云:女桑柔桑,取周易枯。杨生荑之义荑,是叶之新生者。〈朱注〉取叶存条曰:猗女柔不可条取,故取其叶而存,其条猗猗然耳。

鸱鸮

迨天之未阴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
〈传〉桑土桑根也,〈朱注〉桑土桑根之皮也。

大雅皇矣

攘之剔之,其檿其柘。
〈正义〉檿郭璞曰:桑柘属材中为弓。冬官考工记云:弓人取干柘为上,檿桑次之。〈朱注〉山桑也与柘皆美材,可为弓干又可蚕也。

桑柔

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刘。
〈传〉菀茂貌旬言阴均也,刘爆烁而希也。〈朱注〉桑之为物,其叶最盛。及其采之也,一朝而尽而无黄落之渐。

鲁颂泮水

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黮。
〈注〉黮者桑实也。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命野虞毋伐桑柘。
〈注〉爱蚕食也,野虞谓主田,及山林之官。

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
〈注〉蚕将生之候也,戴胜织纴之鸟。是时恒在桑。

具曲植籧筐。
〈注〉时所以养蚕器也,曲簿也植槌也。

后妃齐戒,亲东乡躬桑。禁妇女毋观,省妇使,以劝蚕事。
〈注〉后妃亲采桑,示帅先天下也。东乡者乡时气也,是明其不常留,养蚕也。留养者所卜,夫人与世妇。妇谓世妇及诸臣之妻也。内宰职曰:仲春诏后率外内命妇始蚕于北郊。女外内子女也。夏小正曰:妾子始蚕,执养宫事。毋观去容饰也,妇使缝线组紃之事。

蚕事既登,分茧称丝效功,以共郊庙之服,毋有敢惰。
〈注〉登成也。敕往蚕者蚕毕,将课功以劝戒之。

孟夏之月,蚕事毕,后妃献茧,乃收茧税,以桑为均,贵贱长幼如一,以给郊庙之服。
〈疏〉后妃献茧者,谓后妃受内命妇之献。茧乃收茧税者谓:既受内命妇献茧,乃收外命妇茧之赋税。以桑为均者,言收税之时,以受桑多少为赋之均。齐桑多则赋多桑少,则赋少贵贱长幼如一者贵。谓公卿大夫之妻,贱谓士之妻,长幼谓妇老幼无论贵贱。长幼出之时,齐同如一,皆以近郊之税十而税一也。所税之物,以供给天子,郊庙之服。

内则

射人以桑弧蓬矢六,射天地四方。
〈疏〉桑众木之本。

杂记

枇以桑,长三尺,或曰五尺。毕用桑,长三尺,刊其柄与末。
〈疏〉枇者所以载牲体,从镬以枇升入于鼎。从鼎以枇载之于俎主人,举肉之时则以毕助主人。举肉刊其柄与末谓毕末头,亦刊削之毕。既如此枇亦当然。

祭义

古者天子诸侯,必有公桑蚕室,近川而为之,筑宫仞有三尺,棘墙而外闭之,及大昕之朝,君皮弁素积上三宫之夫人,世妇之吉者,使入蚕于蚕室,奉种浴于川,桑于公桑,风戾以食之。
〈疏〉公桑蚕室者,谓官家之桑于处。而筑养蚕之室,近川而为之者,取其浴蚕种便也。风戾以食之者戾乾也,凌早采桑必带露,而湿蚕性恶湿,故乾而食之。

《尔雅》释木

桑㸤,〈音片〉有葚栀。
〈注〉㸤半也。〈疏〉说文云:葚桑实也。郭云:㸤半也。舍人曰桑树一半,有葚半无葚为栀。

女桑桋桑。
〈注〉今俗呼桑树,小而条长者为女桑树。〈疏〉女桑一名桋桑。郭云今俗呼桑树小而条长者为女。桑树诗豳风七月云:猗彼女桑是也。

檿桑山桑。
〈注〉似桑材中作弓,及车辕。〈疏〉山桑一名檿桑。郭云似桑材中作弓,及车辕冬官。考工记云弓人取干柘为上,檿桑次之是也。
桑柳丑条。〈注〉阿那垂条。

《易纬》川灵图

蚕阳者火火恶水,故食不饮桑者,土之液水生火。故蚕以三月,叶类会精合相食。

《尚书纬》考灵曜

桑木者箕星之精木,虫食叶为文章,人食之老翁为小童。

《山海经》西山经

鸟山,其上多桑。

北山经

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树皆无枝,其高百仞。

东山经

姑儿之山,其下多桑柘。
岳山,其上多桑。

中山经

煇诸之山,其上多桑。
谷山,其下多桑。
大尧之山,其木多梓桑。
隅阳之山,其木多梓桑。
视山,其上多桑。
鸡山,其上多桑。
雅山,其上多美桑。
宣山,其上有桑焉,大五十尺,其枝四衢,其叶大尺馀,赤理黄华青树,名曰帝女之桑。
〈注〉四衢言,枝交互四出。

山,其上多桑。丰山,其木多桑。
夫夫之山,其木多桑楮。
即公之山,其木多檀桑。
阳帝之山,其木多檿楮。
〈注〉檿山桑也。

柴桑之山,其木多楮桑。

海外北经

欧丝之野,一女子跪据树欧丝。
〈注〉言啖桑而吐丝,盖蚕类也。

三桑无枝,在欧丝东,其木长百仞,无枝。

大荒北经

东北海之外,大荒之中。有赤泽水,名曰封渊。有三桑无枝。

《汲冢周书》时训解

谷雨后十日,戴胜降于桑,戴胜不降,桑政教不中。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摄桑,桑摄而记之急桑也。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东方有桑树焉,高八十丈,敷张自辅,其叶长一丈,广六七尺,其上自有蚕作茧。长三尺,缲一茧得丝一斤,有葚焉,长三尺五寸围如长。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桑柘

尔雅曰:桑㸤有葚栀。注云:㸤半也。女桑桋桑注曰:今俗呼桑树小而条长者为女桑树也。檿桑山桑注云:似桑材中为弓及车辕。《搜神记》曰太古时有人远征,家有一女,并马一匹。女思父乃戏马云:能为迎父,吾将嫁于汝。马绝缰而去,至父所。父疑家中有故,乘之而还。马后见女,辄怒而奋击。父怪之密问女,女具以告父,父屠马晒皮于庭。女至皮所以足蹙之曰:尔马而欲人为妇自取屠剥,如何言未竟皮蹶,然起卷女而行后于大树之间。得女及皮尽化为蚕绩于树上。世谓蚕为女儿。古之遗言也,因名其树为桑桑言丧也。今世有荆桑,地桑之名。

桑柘熟时,收黑鲁葚。
黄鲁桑不耐久。谚曰:鲁桑百丰,锦帛言其桑好,功省用力。

即日以水淘取,子晒燥仍畦种。
治畦下水一如葵法。

常薅令净。明年正月移而栽之。
仲春季,春亦得。

率五尺一根。
不用耕,故凡栽桑不得者无他故,正悉犁拨耳。是以须穊不用稀,稀通耕犁者,心虽慎率多死矣。且穊则长疾,大都种葚长迟不如墨枝之远。无栽者乃种葚也。

其下常斸掘,种绿豆小豆。
二豆良美润泽。

栽后二年,慎勿采沐。
小采者长倍迟。

大如臂许,正月中移之。
亦不须髡。

率十步一树。
阴相接者,则妨禾豆。

行欲小掎,角不用正相当。
相当者,则妨犁。

须取栽者,正月二月中以钩弋压下枝,令著地条叶生高数寸,仍以燥土壅之。
土湿则烂。

明年正月中,截取而种之。
住宅上及园畔,固宜即定其田中。种者亦如种葚法,先穊种一二年,然后更移之。

凡耕桑田,不用近树。
伤桑破犁,所谓两失。

其犁不著处斸断,令起斫去,浮根以蚕矢粪之。
去浮根不妨耧犁。

十五年任为弓材。
一张二百。

亦堪作履。
一两六十。

栽截碎木,中作锥刀钯。
一个直三文。

二十年好作犊车材。
一乘直万钱。

欲作鞍桥者,生枝长三尺许,以绳系旁枝木橛钉著地中,令曲如桥十年之后,便是浑成柘桥。
一具直绢一疋。

欲作快弓材者,宜于山石之间。北阴中种之,其高原山田土厚水深之处,多摇掘深坑。于坑之中种桑柘者,随坑深浅,或一丈五直上出坑。乃扶疏四散此树条,直异于常材。十年之后,无所不任。
一树直绢十疋。

柘叶饲蚕丝可作琴瑟等。弦清鸣响彻,胜于凡丝远矣。
《礼记》:月令曰:季春无伐桑柘。
郑元注曰:爱养蚕食也,具曲直籧筐。注曰:名养蚕之器,躬乘以劝,蚕事毋敢惰。

《周礼》曰:马质禁原蚕者。注曰:质平也,主买马平,其大小之价,直者。原再也。天文辰为《马蚕书》蚕为龙精月直大火,则浴其蚕种。是蚕与马同气,物莫能两大。故禁再蚕者,为伤马与。
《孟子》曰: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尚书大传》曰:天子诸侯,必有公桑。蚕室就川而为之,大昕之朝,夫人浴种于川。
春秋考异邮曰:阳物大恶水,故蚕食而不饮。阳立于三春,故蚕三变而后消。死于三七二十一日,故二十一日而茧。
《淮南子》曰:原蚕而一岁再登,非不利也,然王者法禁之,为其残桑也。
《泛胜之书》曰:种桑法五月,取葚著水中。即以手渍之,以水灌洗取子。阴乾治肥田十亩荒田,久不耕者尤善好耕治之。每亩以黍葚子各三升,合种之黍桑。当俱生锄之桑,令稀疏,调适黍熟穫之桑。生正与黍高平,因以利镰摩地刈之,曝令燥后,有风调放火烧之。常逆风起火,桑至春生一亩,食三箔蚕。

《郭橐驼种树书》

种桑取葚子水淘净,暴乾熟耕地畦种。
榖树上接桑,其叶肥大,桑上接梨,脆美而甘。撒子种桑,不若压条,而分根茎。
鸡脚桑叶,花而薄得茧,薄而丝少。
白桑叶大如掌,而厚得茧。厚而坚,丝每倍常桑叶。生黄衣而皱者,号曰金桑。非特蚕不食而木,亦将槁腐矣。
先葚而后,叶者叶必少。
浙间植桑,斩其叶而植之。谓之稼桑。却以螺壳覆其顶,恐梅雨侵损,其皮故也二年即盛。
常以三月三日雨,卜桑叶之贵贱。谚云:雨打石头遍桑叶三钱片,或曰四日尤甚。杭州人云:三日尚可,四日杀我言,四日雨尤贵。
午日不得锄桑园。
有柘蚕食柘而早茧。
叶湿不可饲蚕,雨中采至必拭,令乾恐有伤也。桑上接梅,梅则不酸。
桑上接梨,则脆而甘美。

《宋史》天文志

扶筐七星,为盛桑之器,主劝蚕也,一曰供奉后与夫人之亲蚕。明,吉;暗,凶;移徙,则女工失业。彗星犯,将叛。流星犯,丝绵大贵。
徐光启《农政全书》栽桑法
《王祯种植篇》曰:《货殖传》云,山居千章之材,安邑千树枣。燕秦千树栗,蜀汉江陵千树橘。齐鲁千树桑,其人皆与千户侯,等其言种植之利博矣。观柳子厚《郭橐驼传》称驼所种树,或移徙无不活。且硕茂早实以蕃,他人效之,莫能如也。又知种树之不可无法也。考之于诗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周之所以受命也。树之榛栗椅桐梓漆。卫文公之所以兴其国也,夫以王侯之富且贵,犹以种树为功,况于民乎。《周礼》太宰以九职任万民。一曰三农生九谷;二曰园囿之职,次于三农其为民事之重尚矣。然则种植之务,其可缓乎。种植之类夥矣。养生济民莫先于桑,故首述而备论之。
王祯曰:桑种甚多不可遍,举世所名者荆与鲁也。荆桑多葚,鲁桑少葚。叶薄而尖,其边有瓣者,荆桑也。凡枝干条,叶坚劲者皆荆之类也。叶圆厚而多津者,鲁桑也。凡枝干条叶丰腴者,皆鲁之类也。荆之类,根固而心实,能久远宜为树。鲁之类根不固心不实,不能久远宜为地桑。然荆之条,叶不如鲁叶之盛茂,当以鲁叶条接之则能久远而又盛茂也。鲁为地桑而有压条之。《法传》转无穷是亦可以久远也,荆桑所饲蚕其丝坚韧中,纱罗用禹贡称厥篚檿。丝注曰:檿山桑也。此盖荆之美而尤者也。鲁桑之类宜饲大蚕,荆桑宜饲小蚕。
《博闻录》曰:白桑少子压枝,种之若有子可便。种须用地阴处,其叶厚大得茧,重实丝每倍常。
王祯曰:《齐民要术》载收葚之黑者,剪去两头,惟取中间一截。盖两头者,其子差细,种则成鸡桑。花桑中间一截,其子坚栗则枝干坚强,而叶肥厚将种之时,先以柴灰淹糅。次日水淘去,轻浮不实者,晒令水脉才乾,种乃易生。
王祯曰:剥桑十二月为上时,正月次之,二月为下。大抵桑多者宜苦斫,少者宜省剥。农桑要旨云:平原淤壤土地肥,虚荆桑鲁桑种之俱可。若地连山陵土脉赤硬止宜荆桑。士农必用云:种艺之宜惟在审,其时月又合地力之宜,使之不失其中。盖谓栽培之宜春分前后,十日及十月并为上时,春分前后以及发生也。十月号阳月,又曰小春。木气长发之月。故宜栽培以养元气。此洛阳方左千里之所宜,其他地方随时取中可也。大抵春时及寒月必于天气晴明,巳午时藉其阳和,如其栽子。已出元土忽变天气,风雨即以热汤调泥培之。暑月则必待晚凉,仍预于园中稀种麻麦为荫。惟十一月栽种不生活。
四时类要曰:种桑土不得厚,厚即不生。待高一尺,又上粪土一遍。
《务本新书》曰:四月种葚东西掘畦,熟粪和土耧平,下水,水宜湿透。然后布子或和黍子同种。葚藉水力易为生发,久遮日色或预于畦南。畦西种苘后,藉苘荫遮映。夏日长至二三寸,旱则浇之。若不杂黍,种须旋搭矮棚于上,以箔覆。盖昼舒夜捲处暑之后,不须遮蔽。至十月之后,桑与黍秸同时刈倒,顺风烧之,仍掺粪土蔽灰,春煖荣茂,次年移栽。
一法熟地,先耩黍。一陇另捲草索截,约一托以水浸,软面饭汤更妙。索两头各歇三四寸,中间匀抹湿,葚子十馀粒将索卧于黍陇内,索两头以土厚压中间,掺土薄覆隔一步,或两步。依上卧一索,四面取齐成行。久旱宜浇,十月刈烧加粪如前冬。春拥雪盖粪,清明前后,扫去霖雨觑稀稠,移补比之畦。种旋移特省力决活。早二年得力如旧,有葚春种更妙。后宜筑围墙固护,或虑索繁碎以黍葚相和于葫芦内。点种过处用扫帚匀,或虑天旱宜就黍垄内。拨土平均顺垄作区下水种之。
又法春月先于熟地内,东西成行匀。稀种苘次将桑葚与蚕沙相和,或炒黍谷。亦可趁逐雨后于苘北单耩,或点种比之搭矮棚与黍,同种。缘苘阴高密又透风,露虽种十数亩,亦不甚委曲费力。
士农必用曰:种子宜新,不宜陈。
新葚种之为上,隔年春种多不生,荫畦搭棚为上。苘麻次之,黍苗又次之。

桑芽出间,令相去五七寸。
营造尺寸也,他仿此。

频浇过伏,可长至三尺。
割去苘麻

至十月内附地,割了撒乱草,走火烧过。
火不可大,恐损根。

粪草盖至,来春把耧。去粪草浇每一科,自出芽三数个,留旺者一条。
已成根则不须,荫可频浇。
至秋鲁桑可长五七尺,荆桑可长三四尺。鲁桑可移为地桑,荆桑可移入园养之。

《务本新书》曰:夫地桑本出鲁桑,须以鲁桑萌条,如法栽培。拣地肥旺者,约留四五条,锄治添粪,条有定数,不繁多众。叶脂膏聚于一叶。其叶自大即是地桑,栽地桑法秋时于熟白地内,深耕一围,如垄加粪。拨土为区,如无牛抠区。亦可春分前后,取腊月所埋。桑条拣有萌芽处,各盘七八寸或一尺。区下水卧条栽之,覆土约厚三四指深,厚则难生以手按匀,区东南西种苘五七粒。五月之后,芽叶微高旋添粪土,已后条高便作地桑,或拣鲁桑箄儿。秋间埋头深栽,更疾得力。
士农必用曰:地桑之功,惟在治之。如法不致,荒燥。
无树桑之家纯用地,桑则人力倍省。有树桑兼地桑之家树,桑既成地,桑可止而勿用。加三浇之,功使之滋长至其蚕大,眠之后或树桑不能时至。则可概取地桑使晚蚕,至终者不致缺食。

布地桑法墙围成园,将园内地,或牛犁或钁斸,熟方五尺内掘一坑。
每地一亩,今栽二百四十科。

方深各二尺,坑内下熟粪三升。
生粪不中,壮地少用。

和土匀下水一桶,调成稀泥,将畦内种成鲁桑,连根掘出一科,自根上留身六七寸,其馀截去,截断处火鏊上烙过,每一坑栽一根,将根坐于泥中。
欲疾见功者,栽二根。

按至坑底,提三五次。
欲令根须皆顺。

按桑身填与地平,拥周围熟土令坑满。次日筑实。
匝坑四边筑下土,至半坑根下土,自实不实则根土不相著,多悬死。

上半坑拥熟土,轻筑令平满。
附身土不可筑实,实则芽难生。

用虚土封堆如大鏊子样,可厚五七寸,周围自成环池。
水浇于内

芽出于土,四五指每一根,止留一二条。
浇锄如法,当年可长五尺馀。

次年附根,割条叶饲蚕。
须用厚背钢镰一割,要断钝镰一割,不能断则修楂。又齐雨浸伤根,地桑不要放出身,只要躲从土中,长出身出土名为脚高,身上所长条不旺,又多被风雨摆折。

割过处每一根盘,周围数芽出。每一科可许留四五条馀者,间去年年附地割之,根渐旺留条,渐多野鲁桑根科,栽之亦可。
全如前法也,桑三年后正长旺。五年后根相交。根交则不旺,春时将相交根斫断,掘去添上粪土,或浇过或得雨即复长旺。次后斟酌其根,欲大将压成栽子围,别园如前法。栽之三年后,新桑茂盛养蚕斫桑时,将旧桑根上只斫一条,隔年自成一根。分出栽为行桑如此。传转无有尽期,然鲁桑斫饲蚕,其丝少坚韧可斟酌。栽荆桑树于大眠后,以叶间饲之。

韩氏直说曰:地桑须于近井园内,栽之有草则锄。无雨则浇,比及蚕生可浇三次,其叶自然早生。
桑种自有早生者,迟生者,须择其早生者为地桑,则可。

钟化民曰:种桑在正二月至八月亦可种。根要理直,泥要挨紧,当以水粪浇灌,方有生意。
元扈先生曰:初种不用粪。

桑有二种。一种有桑葚,即以桑葚植地。一二月即出,一种将桑树柔条攀至于地,以泥压于其上,每一桑眼即发一枝,待至二三尺长,其桑有根用剪剪下,移种于地上,即成桑树。如今年压,明年起。明年又压后,年又起生生不穷。
《黄省曾艺桑总论》曰:有地桑出于南浔,有条桑出于杭之临平。其鬻之时以正月之中,上旬其鬻之,地以北新关内之江涨桥旭旦时,担而至陈于梁之左右,午而散。
大者株以二釐,其长八尺。

其种也,耨地而粪之,截其枚谓之稼。留近本之枝尺馀许,深埋之出土也。寸焉培而高之以泄水,墨其瘢或覆以螺壳,或涂以蜡。而沥青油煎封之,是防梅雨之所侵,粪其周围使其根四达,若直灌其本。则聋而死未活也。不可灌水灌以和水之粪。二年而盛,其在土也。月一锄焉或二起翻,一二尺许灌以纯粪,遍沃于桑之地,使及其根之引蔓至摘叶也。三年则其发茂,禁损其枝之奋者,桑之下草木不留则茂蚕之时,其摘也。必洁净遂剪焉。
南浔之剪,价以七分。
必于交凑之处,空其干焉。则来年条滋而叶厚,岁岁
剪条则盛。禁原蚕之饲,饲则来年枝纤,而叶薄。桑之壅也,以粪,以蚕沙,以稻草之灰,以沟池之泥,以肥地其初艺之壅也。以水藻以棉花之子,壅其本则煖而易发。
元扈先生曰:以豆饼,以棉饼,以麻饼,以猪羊牛马之粪。

初春而修也,去其枝之枯者,树之低小者启其根,而粪泥壅之不然。则叶迟而薄,凡择桑之本也。皱皮者其叶必小而薄,白皮而节疏,芽大者为柿叶之桑。其叶必大而厚,是坚茧而多丝,高而白者宜山冈之地。或墙隅而篱畔。五月也收桑葚,而水淘少晒焉。畦而种之至冬,而焚其梢及明年而分种之。短而青者宜水乡之地,正二月也木钩攀之土压。期年而截之移而种之,岁粪也。二其压也湿土,则条烂焦土,则根生撒子而种。不若条而压其为桑之害也。有桑牛寻其穴,桐油抹之,则死。或以蒲母草草之状也。如竹叶其桑叶之癞也,亦以草煮汁而沃之桑之下,可以艺蔬其艺。桑之园不可以,艺杨艺之多杨甲之虫。
元扈先生曰:杨不可绝,宜勤捕之。

是食桑皮而子化其中焉。二月而接也,有插接有劈接有压接有搭接有换接,谷而接桑也。其叶肥大,桑而接梨也,则脆美。桑而接杨梅也,则不酸。勿用鸡脚之桑,其叶薄。是薄茧而少丝,其叶之生黄衣而皱者,木将就槁。名曰:金桑蚕则不食。先葚而后叶者,其叶必少有柘蚕焉。是食柘而早茧,其青桑无子而叶不甚厚者,是宜初蚕望海之桑。种之术与白桑同。是皆腊月开塘而加粪,即壅之以土泥,或二或三六七月之间,乃去其壅开塘加粪,壅土宜迟,紫藤之桑。其种高大是不用剪,其叶厚大尤早种之也。宜迩于灶屋不必开塘而粪壅。惟幼稚之时待冬而粪,或二或三以腊月为佳。
《务本新书》曰:桑生一二年,脂脉根株,亦必微嫩。春分之后掘区,移栽区北直上下栽成土壁。壁底旁,其土下水三四,外将桑箄儿靠壁栽立。根科须得匀舒以土,坚覆土壁地,区地约高三二寸,大抵一切草木根。科新栽之后,皆恶摇摆,故用土壁遮禦,北风迎合日色也。今时移栽小桑,微带根须上无寸土,但经路远风日耗竭。脂脉栽后,难活纵活亦不荣旺,却称地法不宜。此系拙谬,今后应栽小树若路远,移多约十馀树,通为一束。于根须上蘸沃稀泥,泥上糁土,上以草包。
或席蒲包

包内另用淳泥固塞,仍擘夹车箱两头,不透风日中间,顺卧树身上以席草。覆盖预于栽,所掘区下粪。树到之时,昼便下水依法栽培。秋栽法平昔栽桑多于春月,全树移栽春多大风吹摆,加之春雨艰得,又天气渐热,芽叶难禁,故多不活。
活亦迟得力。

若是斫去元干再长树身桑闻铁腥愈旺。地桑是其验也。迤南地分十月埋栽,河朔地气颇寒,故宜秋栽。
霖雨内为上时。

区深一尺之上,平地约留树身一二指,馀者斫去栽罢地须坚筑。以土封瘢比及地冻于上,约量添粪。春煖之后就粪拨为土盆。雨则可聚,旱则可浇。树南春先种苘比及霖雨以来芽条丛茂,就作地桑或削去细条,存留旺者一二枝。次年便可成树。或是就压傍条一树,又引十馀比之全树栽者,树树必活。桑亦荣茂也,十月木迷宜栽埋头桑。
截去桑身,栽如秋栽。

冬月根脉下,行乘春并发。一年之间长过元树,栽二年之上,桑谷雨其间。但有芽叶不旺者,以硬木贴树身,去地半指,一斧截断。快锛更妙糁土,封其树瘢树,南种黍五七粒,十馀日始出芽条,旱则频浇,立夏之后,不宜此法。
大暑则不能。

一岁之中除大寒时分不能移栽,其馀月分皆可。《农桑要旨》云:凡新栽桑斫科,采叶须得宜。初栽后成科时,中心长条上叶勿采。其馀在傍,脚科止捋。其叶且勿剸斫盖,令枝条繁密就为藩蔽,以防牛畜咬。掣摆拖挽之患后,中心枝既粗,即可剸斫在旁科条。本根既盛,脂脉尽归中心枝。便可长成大树,坚久茂盛,不生糖心。
士农必用曰:种艺之宜,惟在审。其时月又合地方之宜,使之不失其中。栽培所宜,春分前后。十日十月内并为上时,春分前后以及发生也。十月号阳月又曰小春木。生长之月故宜栽培,以养元气。
又曰:桑者易生之物,除十一月不生活,馀月皆可。仍须于园内,稀种苘或麻黍为荫,每岁三月三日,晴雨卜桑之贵贱。
《养树桑法》:墙围成园,大小随人。所欲将园内地耕斸熟,方三尺许掘一坑。
坑之方泽下粪水,与栽地桑法同。

将畦内种出荆桑,全条连根掘出,栽培亦如前法。但所筑实土与地平,上复用土封身一二尺,周围自成环池。
无雨则浇。

待桑身长至一大人高,割去稍子,则横条自长。
任令滋长休科去新条,当春不宜科,科了数年不旺。十二月内或次年正月科,则不妨。

如浇治有功至秋,可长大如壮椽。十月内或次年春可移为行桑。
若不如此于园内养成,从小便栽为行桑者,多被风雨孳畜损伤。

野荆桑不成身者,移根于园内,养之亦同。
栽培如地桑法,芽出留旺者,一条长至如大人高,其科养法如前。

《务本新书》曰:压条法寒食之后,将二年之上桑。全树以兜橛压定,掘地成渠,条上已成小枝者,出露土上其馀条树以土全覆。树根周围拨作土盆,旱宜频浇,如无元树止。就桑下脚窠,依上掘渠,埋压。六月不宜全压。
士农必用曰:春气初透时,将地桑边傍一条稍头折了三五寸,屈倒于地空处。
多用栽子多屈几条,随人所欲。

地上先兜一渠,可深五指馀。卧条于内用钩橛子,即钉住。
条短则二个长,则三个。

悬空不令著土,其后芽条向上生。如细杷齿状,横条上约五寸,留一芽其馀剥去。
可饲小蚕。

至四五月内晴天巳午时,间横条两边取热溏土,拥横条上成垄。横条即为卧根,至晚浇其根科。
当夜卧根生须。

至秋其芽茁为条,身至十月。
或次年春分前后。

际卧根根头截断,取出土随间空处斫断一根。
拐子样。

每一根为一栽。
此法出引,栽子无穷。

《务本新书》曰:栽条法秋暮农隙时分,预掘下区藉地气,经冬藏湿又分减栽时,并忙区方深各二尺之上,熟粪一二升,与土相和纳于区内。土宜北高南下,以留冬春雨雪。
馀区准此。

腊月内拣肥长,鲁桑条三二枝,通连为一窠,快斧斫下,即将楂头于火内,微微烧过。每四五十条,与秆草相间作一束,卧于向阳坑内。
坑深长三四尺,当预掘下防冬,深地冻难掘。

以土厚覆,春分已后取出,却将元区跑开下水三四升,布粟二三十粒,将条盘曲以草索。系定卧栽区内,覆土约厚三四指,如或出露条尖三二寸,覆土宜厚尺馀,俱当坚筑仍以虚土。另封条尖已后芽生,虚土自脱先于区南。种苘地宜阴湿时时浇之,若全卧栽者,已后逐旋添土芽条,长高斫去傍枝。三年可以成树,或就作地桑。
栽桑梢遽,埋头栽桑。斫下桑梢相连三二枝为一窠,栽如前法,或如萝卜。内穿过一枝,假藉气力更妙。掘区坚埋依前法。
垄种桑条秋耕熟地。二月再摆匀,东西起畼。约量远近拨土为区,将腊月元埋桑条,栽依前法或是单根。肥长桑条依,上栽之亦可。
栽种桑条者,若旧桑多处可以多斫萌条。若是少处又虑斫伐,太过次年误蚕。故具种桑葚压条,栽条之法三者,择而行之。
士农必用曰:插条法墙围成园,掘坑如地。桑法大叶鲁桑条上,青眼动时科条长一尺之上,截断两头烙过。每一坑内微斜插三二条,待芽出封堆虚土三五寸,每一根科止留一条至秋,可长数尺。次年割条叶饲蚕。
止怕当年三伏日,浇荫不缺无不活者。畦内插亦可。

如当处无可采之,条预于他处择下大叶。鲁桑腊月割条,藏于土穴。
如藏花果法,接头透风则乾了。

候至桑树条上青眼微动时,开穴藏条上,眼亦动。截烙栽培用度如前。
元扈先生曰:《齐民要术》云种葚而后移栽,移栽而后布行。《务本新书》云畦种之后,即移为行桑,无转盘之法,二法皆可也。
士农必用曰:园内养成荆,鲁桑小树如转盘时,于腊月内可去。不便枝梢小树近上,留三五条,碗口以上。树留十馀条,长一尺以上馀者,皆科去至来春。桑眼动时,连根掘来于漫地内,阔八步一行,行内相去四步,一树相对栽之。
栽培灌浇,如前法。桑行内种在阔八步,牛耕一缴地也。行内相去四步,一树破地四步已耎可成大树。相对则可以横耕,故田不废垦桑不致荒。

荆棘围护当年横枝上所长条,至腊月科令稀匀得所至。来年春便可养蚕。
《士农必用》曰:科斫树桑,惟在稀科时斫。
依时斫也。

使其条叶丰腴,而早发不致,蚕之稚也。
稀则条自丰,叶自肥。今年科不过时,则长条丰美。明年之叶,自然早发而又腴润也。

又科斫之利。
惟在不留中心之枝,容立人于其内。转身运斧条,叶偃落于外,比之担负高。凡绕树上下科有心之树者,一人可敌数人之功。条不可冗冗,则费芟科之功。叶薄而无味,是故科斫为蚕事之。先务时人不知预治于农隙之时,而徒费功力于蚕忙之日。人则倍劳蚕复失所如得,其法使树头易得其条。条上易得其叶,蚕不待食。叶以时至又其叶润厚。农语云:锄头自有三寸,泽斧头自有一倍。桑秦中之法名曰:剥桑腊月中,悉去其冗所存之条。甚疏又于所存条,根之上仅留四眼,馀皆去之。其所留者明年则为科,其眼中所发青条可长三数尺,其叶倍常光润如沃蚕。逼老而手采之,独留一向外之条,滋养及秋其长以至,寻丈腊月复科之。如前岁,久则所留之科重繁复。从下斫去,既周而复始。洛阳河东亦同。山东河朔,则异于是必留明条疑风土所宜然。欲一试此剥桑之法,而未果也。

又斫树法,自移栽时。
长五七尺高。

便割去梢,既不留中心。其条自向外长,树长大中心可容立一人,如长成树者当中有身及枝者,亦可斫去也。科条法,凡可科去者有四等,一沥水条。
向下垂者。

一刺身条。
向里生者。

一骈指条。
相并生者选去其一。

一冗脞条。
虽顺生却稠冗。

腊月为上,正月次之。
腊月津脉未上,又农隙人家春科只图。容易剥皮却损了津液也。欲用桑皮将腊月正月科下条,向阳土内培了至二月中,取之自可剥。

士农必用曰:接换之妙。
荆桑根株,接鲁桑条也。

惟在时之和融手之审,密封系之固,拥包之厚,使不至疏浅,而寒凝也。
春分前十日为上时,前后五日为中时,然取其条眼衬青为时尤妙。此不以地方远近,皆可准也。然必待晴煖之日,以藉其阳和也。接不密则气液难通,拥包不固厚则风寒入,而害之也。果之一生者,质小而味恶。既一接之则质硕大而味美,桑亦如是故接换之。

接时取远处有者,预先取下可节气,内割取其条。
其采取培养之法,全如采条桑内所说,如取接萌处过远者可于未曾盛油新柿篓中,与蒲包穰一处椿了。外密封不透,虽行千里不致,冻损果木宜三年,条其藏及接法亦同。

元扈先生曰:莫如当年,条为妙。三年之说,不然也。且接时必待月,暗自下弦至上弦,皆可晦尤妙。自上弦至下弦,皆忌望尤险。
劈接法先附地平锯,去身干于砧盘。傍向下一寸半,皮肉上用快刀子尖向上左右斜,批豁两道至平面,其下尖其上阔一指,中间批豁断者剔去。
其批豁了处如一鸦嘴样,渠子也。两壁有斜面,无平底。其尖浅向上,渐深至平面,可深至半指许。

接头可长五寸,其粗细如一指许者,于根头一寸半,内量留一半,将其外一半左右削两刀。子成荞麦楞样,令头尖口内含养温煖嵌于砧盘,傍所批渠子内。极要紧密,须使老树肌肉与接头,肌肉相对著于一砧盘上,如此接至数个。
斟酌砧盘大小。

用新牛粪和土成泥,封泥其接头。周遭又用新桑皮缠缴,牢固上又用牛粪土泥封泥了。所缴桑皮,然后用湿土封堆接头上,可厚五寸。
大小斟酌,其树盘。

周围棘刺,遮护接头。生条芽出,土长高一二尺,约量留三二条,用依柱如前。
元扈先生曰:渠子浅深量树大小,及接头粗细其紧要处。只在皮对皮骨对骨耳,更紧要处在缝对缝。

又曰:接大桑宜劈接插,接小桑宜搭接,压接附地接者封泥,拥培如前半身。截成砧盘接者,但其缝罅上用纸封。又用破席片包系如仰盆,子样内盛润土,培养其接头,勿令透风。
用无底瓦罐盆子,代席片亦可。

土乾则洒水,所包土上条芽长出,其所包土亦休。取去至秋,条长成接头,长定所包土,不用也。
如接头都活,则酌量横枝多少。树之气力留之。

压接者可就于横枝上,截了留一尺许。
然尺寸不可定,惟取树势圆也。

于接头上眼外方半寸,刀尖刻断皮肉,至骨款揭下带眼皮肉一方片。
其眼底骨上一小心子如米粒,此是一芽生气之。根揭时,用指甲尖划起,令其小心子带于皮肉之上。

口含少时取出印湿痕于横枝上,复含养之用刀尖依湿痕四围刻断皮肉,揭去露骨将接头上,靥皮嵌贴上。
其眼向上,勿令颠倒。

上下两头用新细薄,桑皮系了。
斟酌其紧慢,太紧则生气不通,太慢则不相附著,俱难活也。

用牛粪和泥眼四边泥了其所贴之,靥多少可量其树之大小,又接小芽条。
可用搭接法。

就畦内将已种出荆桑,隔年芽条去地二寸许,向土削成马耳状。将一般粗细鲁桑接头亦削成马耳状,两马耳相搭,细桑皮系了。牛粪泥封湿土,拥培其芽条,出土可留一二芽,至秋长如一大人高。明年可移入园中,养之其法如前。
全要大小一般,令其缝对缝。

取藏接头,侧近有接头者,土中种之。其高原山田土厚水深之处,多掘深坑中种桑柘者。随坑深浅或一丈丈五直上出坑,乃扶疏四散。此树条直异于常材,十年之后无所不任。
柘叶比桑叶涩薄,十减二三又招天水生牛蠹等虫。若种葛黍其稍叶与桑等。如此丛亦不茂如种菉豆,黑豆,芝麻,瓜芋其桑郁茂。明年叶增二三分,种黍亦可。农家有云:桑发黍黍,发桑,此大概也。
《务本新书》曰:假有一村,两家相合。低筑围墙四面,各一百步。
若户多地,宽更甚省力。

一家皆筑二百步墙内空地,计一万步每一步一桑计,一万株一家计分五千株。若一家孤另一转筑墙二百步内空地,止二千五百步,依上一步一桑法,止得二千五百株。
其功之不侔如此。

恐起争端,当于园心以篱界,断比之独力筑墙不止,桑多一倍,亦递相藉力容易勾当。
《务本新书》曰:桑皮抄纸,春初剸斫。繁枝剥芽,皮为上馀月。次之,桑木为弓弩射则耐挽,拽桑莪素食中妙。物又五木耳,桑槐榆柳楮是也。桑槐者为良,野田中者恐有毒不可食。

接博法

《务本新书》曰:凡桑果以接博为妙。一年后便可获利,昔人以之譬螟子者。取其速肖之义也,凡接枝条必择其美。
宜用宿条向阳者,庶气壮而茂嫩。条阴弱而难成

根株,各从其类。
然荆桑亦可接鲁桑,梅可接杏,桃可接李。

接工必有用具,细齿截锯一连,厚脊利刃小刀一把,要当心手凝稳,又必趁时。
以春分前后十日为宜,或取其条衬青为期。然必待时,暄可接盖欲藉,阳和之气也。

一经接博,二气交通。以恶为美,以彼易此。其利有不可胜言者矣,接博其法有六一曰身接。
先用细锯截去,元树枝茎作盘砧。高可及肩,以利刃小刀际其盘之两旁。微启小罅深可寸半,先用竹签之,测其深浅,却以所接条约五寸,长一头削作小篦。子先含口中假津液,以助其气却内之罅中皮肉,相对插之,讫用树皮封系宽紧得所用。牛粪和泥斟酌,封裹之。勿令透风外,仍上留二眼以泄其气。

二曰:根接。
锯截断元树身,去地五寸许,以所接条削篦插之。一如身接法。就以土培封之,以棘之围护之。

三曰:皮接。
用小利刃刀子于元树身八字斜剉之,以小竹签
测其浅深,以所接之枝条皮肉相向,插之封护如前法。候接枝发茂以渐去,其元树枝茎,使之荎茂耳。

四曰:枝接。
如皮接之法,而差近之耳。

五曰:靥接。
小树为宜,先于元树。横枝上截了留一尺许,于所取接条树上眼外方半寸,刀尖刻断皮肉至骨,并带凝揭皮肉一方片,须带芽心揭下口含少。时取出印湿痕于横枝上,以刀尖依痕刻断。元树靥处大小如之以接,按之上下两头,以桑皮封系紧慢得。所仍用半粪泥涂护之,随树大小酌量,多少接之。

六曰:搭接。
将已种出芽条去地三寸许,上削作马耳。将所接条并削马耳,相搭接之。封系粪壅,如前法。

桑葚救饥

采桑葚熟者食之,或熬成膏摊于桑叶上。晒乾捣作饼收藏,或直取葚子。晒乾可藏经年及取葚子清汁置瓶中封三二日,即成酒。其色味似蒲桃酒,甚佳。亦可熬烧酒,可藏经年。味力愈佳,其叶嫩老皆可煠食。皮炒乾,磨面可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