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楸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四十卷目录

 梓部汇考
  梓图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小雅小弁〉
  尔雅〈释木〉
  礼纬〈斗威仪〉
  山海经〈南山经 东山经 中山经〉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楸梓〉
  毛诗陆疏广要〈椅桐梓漆〉
  丘光庭兼明书〈杞梓〉
  本草纲目〈梓〉
 梓部纪事
 梓部杂录
 梓部外编
 楸部汇考
  楸图
  诗经〈秦风终南 小雅南山有台〉
  礼记〈学记〉
  尔雅〈释木〉
  毛诗陆疏广要〈有条有梅 北山有楰〉
  徐光启农政全书〈楸树考〉
  本草纲目〈楸〉
 楸部艺文〈诗〉
  绝句           唐杜甫
  楸             韩愈
  楸树〈二首〉        前人
  庭楸            前人
  楸花十二韵和王仲仪   宋梅尧臣
  楸树          金元德明
  楸花           段克己
  楸子树          明郭登
  周公庙古楸行        康海
  万寿寺古楸树歌      朱克瀛
 楸部选句
 楸部纪事
 楸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四十卷

梓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木王〈埤雅〉

梓图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注〉梓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大全〉本草注曰:梓似桐而叶小,花紫亦有三种。华谷严氏曰:梓漆可供器用,但言伐琴瑟者,取成句耳。

小雅小弁

维桑与梓,必恭敬止。
〈注〉桑梓二木,古者五亩之宅树之墙下,以遗子孙给蚕食具器用者也。〈大全〉安成刘氏曰:桑以供蚕食梓,以具器用。

《尔雅》释木

椅梓
〈注〉即楸,〈疏〉别二名也。郭云即楸。诗鄘风云椅桐梓漆。陆玑疏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而小别也。

《礼纬》斗威仪

君乘火而王,其政和平,梓为常生。

《山海经》《南山经》

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楠。
〈注〉梓山楸也。

《东山经》

馀峨之山,其上多梓楠。
孟子之山,其上多梓桐。

《中山经》

纶山,其木多梓楠。
大尧之山,其木多梓桑。
崌山,其木多梅梓。
隅阳之山,其木多梓桑。
岐山,其木多梅梓。
丙山,其木多梓檀。
翼望之山,其下多漆梓。
朝歌之山,其木多梓楠。
碧瑶之山,其木多梓楠。
堇理之山,其上多美梓。
鸡山,其上多美梓。
婴䃌之山,其下多梓杶。卑山多苴梓。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楸梓

诗义疏曰:梓楸之疏,理色白而生,子者为梓。说文曰:槚楸也,然则楸梓二木。相类者也,白色有角者。名为梓似楸,有角者名为角楸。或名子楸,黄色无子者,为柳楸。世人见其色黄,呼为荆黄根也。

宜割地一方种之。梓楸各别,无令和杂。
种梓法秋耕地,令熟。秋末冬初,梓角熟时,摘取曝乾。打取子耕地,作垄漫散。即再劳之。明年春,生有草枝。令去勿使荒没。后年正月间,斸移之方步两步,一树。
此树须大不得概栽。

即无子可于大树四面掘坑,取栽移之。一方两步,一根两亩,一行一行,百一十株,五行合六,百株十年后,一树千钱,柴在外车,板盘合乐器。所在任用以为棺材。
胜于松柏

术曰:西方种楸,九根延年百病除。
杂五行书曰:舍西种梓、楸各五根。
子孙孝顺,口舌消减也。
《毛诗·陆疏广要》鄘风

椅桐梓漆

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今人云梧桐也。则大类同而小别也。
《尔雅》云椅梓。郭云即楸。郑云今亦谓之梓木良材也。《埤雅》云旧说椅。即是梓。梓即是楸盖,楸之疏,理而白色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其实两木,大类同而小别也。今呼牡丹为花王,梓为木王。盖木莫良于梓,故书以梓材名篇。礼以梓人名匠也。《尔雅翼》云郭氏解椅梓云。即楸又解楸槚云。大而皵楸小而皵槚。说文亦曰:椅梓也,梓楸也,楸梓也,槚楸也,然则椅梓楸槚一物,而四名定之方中。既言椅又言梓。故疏曰: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为梓。梓实桐皮曰椅。而《齐民要术》称白色有角者,为梓,或名角楸。又名子楸。黄色无子者,为柳楸。世呼荆黄楸云。然则是数者,又以有子为辨耳。梓为百木长,室屋之间有此木,则馀材皆不复震,其荚细如箸,其长仅尺。冬后叶落而荚犹,在树总总然。其实一名豫章。古今注云棘实曰枣梓。实曰豫章。桑实曰葚柘。实曰佳昔者,伯禽康叔见周公三见,而三笞。遂见商子,商子使观于南山之阳,见桥木高而仰,又使之观乎。北山之阴见梓焉,晋然实而俯。商子曰:桥者父道也。梓者子道也。于是二子再见乎,周公入门而趋登堂而跪。周公拂其首劳而食之,则以能子道焉。耳杂五行书曰:舍西种梓楸五令,子孙顺孝盖。亦此义日华子云。椅树皮有数般,惟楸梓佳萧炳云。梓似桐而叶小花紫,礼斗威仪云。君乘火而王其政和平楸梓为长生。通志略云梓与楸相似。《尔雅》以为一物误矣。《齐民要术》云白色有角者为梓,无子为楸是皆不辨。楸梓也,梓与楸自异生,子不生角。

《丘光庭·兼明书》杞梓

近代文人多以杞梓为大材,可为栋梁之用。明曰杞梓小材木,可为器物之用耳。何以言之。《左传》云杞梓皮革自楚往也。与皮革同文故知非大材。孟子曰性犹杞柳也,义犹杯棬也,以人性为仁义犹。以杞柳为杯棬。释木云杞枸。郭璞曰今枸杞也。尚书梓材云既勤朴斲,惟其涂丹臒。孔安国曰梓漆也。诗云椅桐梓漆。然则梓非漆之,别名可以为漆器之材耳。是知杞之与梓,皆柔软之木,杞则可为杯棬梓。则可为漆器其非栋梁之材也。明矣或曰:昔秦人伐梓,其中一青牛梓,非大木耶。答曰:梓本大木,但其为货之时,析而断之,为小材耳。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梓或作杍,其义未详。按《陆佃·埤雅》云:梓为百木,长故呼梓。为木王,盖木莫良乎。梓故书以梓材名篇,礼以梓人名匠。朝廷以梓宫名棺也。罗愿云屋宇有此木,则馀材皆不震,其为木王可知。
集解

别录曰:梓白皮,生河内山谷。
陶弘景曰:此即梓树之皮,梓有三种。当用朴素不腐者。
苏颂曰:今近道皆有之,宫寺人家园亭亦多植之。木似桐而叶小,花紫。《尔雅》云椅梓。郭璞注云即楸也。诗鄘风云椅桐梓漆爰伐琴瑟。陆玑注云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为椅,大同而小异也。入药当用,有子者又一种鼠梓。一名楰亦楸属也。枝叶木理皆如楸,今人谓之苦楸。江东人谓之虎梓。诗小雅云北山有楰,是也。鼠李一名,鼠梓或云即。此然花实都不相类,恐别一物而名同耳。
陈藏器曰:楸生山谷间,与梓树本同末,异或以为一物者误矣。
大明曰:梓有数般,惟楸梓皮入药,佳馀皆不堪。汪机曰:按《尔雅翼》云说文言椅梓也。梓楸也,槚亦楸也。然则椅梓槚楸一物四名。而陆玑诗疏以楸之白理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者为椅。《贾思协·齐民要术》又以白色有角者,为梓。即角楸也。又名子楸,黄色无子者为椅楸。又名荆黄。但以子之有无为别。其角细长如箸,其长近尺。冬后叶落,而角犹在树。其实亦名豫章。
李时珍曰:梓木处处有之。有三种。木理白者为梓;赤者为楸;梓之美文者为椅;楸之小者为槚。诸家疏注殊欠分明,桐亦名椅,与此不同,此椅即尸子所谓荆,有长松文椅者也。
梓白皮气味

苦寒无毒
主治

本经曰:热毒去三虫。
别录曰:疗目中疾主吐逆胃,反小儿热疮身头热烦蚀疮,煎汤浴之并捣傅。
大明曰:煎汤洗小儿,壮热一切疮,皮肤瘙痒。
李时珍曰:治温病复感寒邪。变为胃啘,煮汁饮之。
叶主治

别录曰:捣傅猪疮饲,猪肥大三倍。
陶弘景曰:疗手脚火烂疮。
发明

陶弘景曰:桐叶梓叶肥猪之法,未见应。在商丘子养猪经中。
苏恭曰二树,花叶饲猪并能肥大,且易养见李当之。《本草》《博物志》,然不云傅猪疮也。
附方

时气温病,头痛壮热。初得一日用生梓木,削去黑皮取里白者切一升,水二升,五合煎汁。每服八合,取瘥。〈肘后方〉
疯癣疙瘩,梓叶木绵。子羯羊屎鼠屎等分入瓶中。合定烧,取汁涂之。〈试效录验方〉

梓部纪事

《宋书·符瑞志》:文王之妃曰太姒,梦商庭生棘,太子发植梓树于阙间,化为松柏棫柞。以告文王,文王币告群臣群臣,与发并拜吉梦。
《尚书大传》:伯禽康叔见周公,三见而三笞。商子曰南山之阳,有木名桥北山之阴。有木名梓。二子盍往观焉,二子往观见桥木,高而仰。梓木晋而俯反以告商子。商子曰桥者父道也。梓者子道也。二子再见周公,入门而趋登堂而跪,周公拂其首,劳而食之。
《史记·秦本纪》:文公二十七年,伐南山大梓,丰大特。〈注〉《括地志》云:大梓树在岐州陈仓县南十里仓山上。录异传云秦文公时,雍南山有大梓树,文公伐之,辄有大风雨,树生合不断。时有一人病,夜往山中,闻有鬼语树神曰:秦若使人被发,以朱丝绕树伐汝,汝得不困耶。树神无言。明日,病人语闻,公如其言伐树,断,中有一青牛出,走入丰水中。其后牛出丰水中,使骑击之,不胜。有骑堕地复上,发解,牛畏之,入不出,故置髦头。汉、魏、晋因之。武都郡立怒特祠,是大梓牛神也。按:今俗画青牛障是。
《伍子胥传》:吴王将北伐齐,伍子胥谏,吴王不听,使子胥于齐,子胥乃属其子于齐鲍叔,而还报吴。吴王乃使使赐伍子胥属镂之剑,曰:子以此死。伍子胥乃告其舍人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而抉吾眼县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乃自颈死。《汉书·五行志》:元帝初元四年,皇后曾祖父济南东平陵王伯墓门梓柱卒生枝叶,上出屋。刘向以为王氏贵盛将代汉家之象也。后王莽篡位,自说之曰:初元四年,莽生之岁也,当汉九世火德之厄,而有此祥兴于高祖考之门。门为开通,梓犹子也,言王氏当有贤子开通祖统,起于石柱大臣之位,受命而王之符也。华峤《后汉书》:应华仲迁东平相,赏罚必信,吏不敢犯。有梓树生于厅事室上,事后母至孝,众以为孝感之应。
《后汉书·樊宏传》:宏字靡卿,南阳湖阳人也,为乡里著姓。父重,字君云,世善农稼,好货殖。重性温厚,有法度,三世共财,子孙朝夕礼敬,常若公家。其营理产业,物无所弃,课役童隶,各得其宜,故能上下戮力,财利岁倍,至乃开广田土三百馀顷。其所起庐舍,皆有重堂高阁,陂渠灌注。又池鱼牧畜,有求必给。尝欲作器物,先种梓漆,时人嗤之,然积以岁月,皆得其用,向之笑者咸求假焉。
《南齐书·祥瑞志》:永明三年二月,安阳县梓树连理。《徐伯珍传》:伯珍宅南九里有高山,班固谓之九岩山,后汉龙丘苌隐处也。山多龙须柽柏,望之五采,世呼为妇人岩。伯珍移居之。门前生梓树,一年便合抱;馆东石壁夜忽有赤光洞照,俄尔而灭;白雀一双栖其户牖;论者以为隐德之感焉。
《魏书·太祖本纪》:元年,葬昭成皇帝于金陵,营梓宫,木柹尽生成林。《水经注》:浦阳江自山东北,径太康湖车骑将军。谢元田居所在于江曲起楼,楼侧悉是桐梓,森耸可爱,居民号为桐亭楼。
《宋史·五行志》:熙宁元年,英州因雷震,一山梓树尽枯而为龙脑,价为之贱,至京师,一两才值钱一千四百。《榆社县志》:梓荆山在县西十里,隆葑陡绝上有梓树,一株垂阴蔽日古色苍然。
《六合县志》:古梓树二在学宫射圃内,东西亭立苍郁,可掬花著叶,杪红锦烛云。
《石门县志》:城隍庙肃敬楼西南,偏有古柏合围。外泽中㮙鸟衔梓,实堕其中遂抽干。由拱把长,与柏齐破柏腹裂。为两环以铁索护之,后为大风所败。
《新昌县志》:梓山在县东南八十里,旧有梓木故名。

梓部杂录

《尚书》:逸篇南社惟梓。
尸子荆,有长松文梓。
《述异记》:梓树之精化为青羊,生百年而红,五百年而黄。又五百年而色苍,又五百年而色白。
《元中记》:凡梓木为楹居下,则木鸣谓之争位。
《诗集传》:名物钞案家语山,有梓实而俯楸属,亦多乔耸。但以实而俯者,求梓则得之矣。
《洞天清录》:熏爆琴材古人以桐梓,久浸水中又取以悬灶上,或吹曝以风。日百种用意终不如自然者。盖万物在天地间,必历年多。然后受阴阳气,足而成材。自壮而衰,衰而老,老而死。阴阳之气去尽,然后返本还元。复与太虚同体,其奇好处乃与造化同功。此岂人力所能致哉。岂吹曝所能成哉。
有楸梓锯开,色微紫黑,用以为琴底者也。有黄心梓其理正类,槠木而极细,黄白不堪。若作器用,难朽此琴材也。
择琴底当取五七百年,旧梓木锯开以指甲搯之。坚不可入者方是。

梓部外编

《搜神记》:宋康王舍人,韩凭娶妻何氏,美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论为城旦,妻密遗凭书。缪其辞曰:其雨淫淫,河大水深。日出当心,既而王得。其书以示左右,左右莫解其意。臣苏贺对曰:其雨淫淫,言愁且思也。河大水深,不得往来也。日出当心,心有死志也。俄而,凭乃自杀。其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台。妻遂自投。台左右揽之衣,不中手而死。遗书于带曰:王利其生妾利其死,愿以尸骨赐凭合葬。王怒弗听,使里人埋之。冢相望也。王曰:尔夫妇相爱不已,若能使冢合则吾弗阻也。宿昔之间,便有大梓木生于二冢之端。旬日而大盈抱屈体相。就根交于下,枝错于上。又有鸳鸯雌雄各一恒,栖树上,晨夕不去。交颈悲鸣,音声感人。宋人哀之遂号其木曰相思树。相思之名,起于此也。南人谓此禽即韩凭夫妇之精魂,今睢阳有韩凭城,其歌谣至今犹存。
《春秋后传》:使者郑客入函谷,至平舒见素车白马曰:吾华山君愿以一牍致滈池,君子之咸阳过滈池。见一大梓树,有文石取以扣树。当有应者以书,与之郑客如其言,见宫门如王者居谒者,出受书入有顷云,今年祖龙死。
《搜神记》:吴时有梓树,巨围叶广,丈馀垂柯数亩。吴王伐树作船,使童男女三十人,牵挽之船自飞下水,男女皆溺死。至今潭中时,有唱唤督进之音也。
吴聂友字文悌,豫章新淦人。少时贫贱,常好射猎。见一白鹿射之中,寻踪血尽不知所在。饥困卧梓树下,仰见所射鹿箭著树枝,怪之。于是还家赍粮命子弟持斧伐之,树有血遂截为二板。牵置陂中常沈时,复浮出则家必有异友。欲迎宾客常乘此板,或于中流欲没。客大惧友呵之,复浮仕官如愿。位至丹阳太守,其板忽随至石头,友惊曰:此陂中板来必有意,因解职还家二板,挟两边。一日即至自尔后,板出或为凶祸。今新淦北二十里,馀曰:封溪有聂友,截梓树牂。柯处牂柯有樟树。今犹存乃聂友,回日所栽枝叶皆向下生。
《述异记》:吴黄龙年中,吴都海盐有陆东美妻朱氏。亦有容止夫妻相重,寸步不相离。时人号为比肩人。云昔比翼恐不能加也。后妻卒,东美不食求死。家人哀之,乃合葬。未一岁冢上生梓树,同根二身相抱而合成一树。每有双鸿常宿于上,孙权闻之,嗟叹封其里曰比肩墓,又曰双梓。
《太平广记》:山都形如昆崙人,通身生毛,见人辄闭眼张口如笑。好居深树中,翻石觅蟹啖之。《述异记》曰南康有神名山都形如人,长二尺馀,黑色赤目,发黄披身。于深山树中作窠,窠形如卵而坚,长三尺许内甚泽五色,鲜明二枚沓之中央相连。土人云上者雄舍,下者雌室。旁悉开口如规体质虚轻颇似木筒,中央以鸟毛为褥。此神能变化隐形。猝睹其状盖,木客山之类也。赣县西北十五里有古塘名,余公塘上有大梓树。可二十围,老树空中有山都窠。宋元嘉元年县治民有道训道灵。兄弟二人伐倒此树,取窠还家,山都见形骂二人。曰:我居荒野,何预汝事。山木可用,岂可胜数树有我窠,故伐倒之。今当焚汝宇,以报汝之无道。至二更中,内外屋上一时起火。合宅荡尽矣。《云笈七签》:果州开元观接郡城,选立观额犹阙。大殿州司遣工匠及道流采买材木,临行梦。有人云:朱凤潭中有木,可以足用。如此者三一匠曰:吾于朱凤山下江中寻之,莫有商筏。已到来否。即往山下,寻求潭水澄澈。忽见潭底有木,因使善沈者钩求得梓木,千段构成三尊,殿钟楼经阁山门,廊宇咸得周足。《群芳谱》:海虞王之稷通判,贵阳运木渡黄河。其最大梓木二忽陷泥中,千人不可出。为文祭之乃见梦,曰:吾三千年为群木,领袖今乃逐,逐随其后,终当别去。必欲相烦,应天子命非巨舟载不可。如其言拽而登舟,举缆一呼如跃舟,行甚疾绝无阻滞。

楸部汇考

释名

〈诗经〉     槄〈尔雅〉
〈尔雅〉     楸〈尔雅〉

楸图


《诗经》秦风终南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
〈传〉条槄,〈疏〉释木云:槄山槚。李巡曰:山槚一名槄也。孙炎曰:诗云有条有梅,条槄也。郭璞曰今之山楸也。陆玑疏云山楸亦如下田楸耳。皮叶白色亦白材理好宜为车板。能湿又可为棺木,宜阳共北,山多有之。

小雅南山有台

南山有枸,北山有
〈传〉楰鼠梓,〈疏〉李巡曰:鼠梓一名。郭璞曰楸属也。陆玑疏曰:其树叶木理如楸山,楸之异者今人谓之苦楸是也。

《礼记》学记

夏楚二物,收其威也。
〈注〉夏槄也,所以扑挞犯礼者。〈疏〉《尔雅》释木云:槄山槚。郭景纯云今之山楸。

《尔雅》释木

槄山槚
〈注〉今之山楸。〈疏〉李巡曰:山槚一名槄。郭云今之山楸。秦风云终南何有。有条有梅。陆玑疏云槄今山楸也。亦如下田楸耳。皮叶白色,亦白材理好宜为车板。能湿又可为棺木,宜阳北山多有之。

楰鼠梓
〈注〉楸属也。今江东有虎梓,〈疏〉李巡曰:鼠梓一名楰。郭云楸属也。今江东有虎梓。诗小雅云北山有。陆玑疏云其树叶木,理如楸山,楸之异者,今人谓之苦楸是也。

槐小叶曰槚。
〈注〉槐当为楸,楸细叶者为槚。

大而皵楸,
〈注〉老乃皮粗,皵者为楸。

小而皵槚,
〈注〉小而皮粗,皵者为槚,《左传》曰:使择美槚。〈疏〉别楸槚之名也。楸之小叶者,名槚。樊光云大者,老也。皵猪皮也,谓树老而皮粗,皵者为楸小少也。树小而皮粗皵者为槚。注云《左传》曰:使择美槚者案襄。二年夏,齐姜薨。初,穆姜使择美槚,以自为榇,与颂琴。季文子取以葬,是其事也。

如木楸曰乔。
〈注〉楸树性上竦。
《毛诗·陆疏广要》秦风
有条有梅,条槄也。今山楸也。亦如下田楸耳。皮叶白色,亦白材理好宜为车板,能湿。又可为棺木,宜阳共北山,多有之。
《尔雅》云槄山槚李巡曰:山槚一名槄。郭云今之山楸。秦风云终南何有。有条有梅。是也。郑云山楸也。其材有文致中车板,乐器盘合用。《尔雅》又云柚条。郭注云似橙实酢,生江南。邢疏云禹贡。扬州云厥包橘柚。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本草唐本注云柚皮厚,味甘不如橘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今俗人或谓橙为柚非也。郑注云条今谓之柚似橘,而大皮瓤厚。《埤雅》云柚似橙而大于橘,一名条。秦风所谓有条者,是也。碧干丹实出于江。《南列子》曰吴楚之国,有大木焉,其名为柚。食其皮汁已愤厥之疾度。淮而北化为枳焉,故曰橘柚凋于北,徙若榴郁于东移也。
按条是槄梅是楠。《尔雅》与陆疏甚合此篇乃秦人誇美,其君之词借巨材以起。兴若陆师农指条为柚,指梅为杏。取渡淮变化之,义益无谓矣,今并录之,以见其误。
《小雅》北山有 楸属其树,叶木理如楸,山楸之异者,今人谓之 苦楸。湿时脆燥时坚。今永昌又谓鼠梓,汉人谓之楰。
《尔雅》云楰鼠梓。郭云楸属也。今江东有虎梓。郑云苦楸也。图经云鼠梓一名楰,亦楸之属也。诗小雅云北山有楰是也。鼠李一名鼠梓,或云即此也。然鼠梓花实都不相类,恐别一物而名同也。曹氏云宫室之良材。通志略云鼠。李曰牛,李曰鼠梓,曰椑,曰山李,曰,曰苦楸,即乌巢子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楸树考

楸树所在有之,今密县梁家冲山谷中。多有树。甚高大,其木可作琴瑟。叶类梧桐叶而薄小,叶稍作三角尖叉,开白花味甘。
救饥

采花煠熟油,盐调食。及将花晒乾,或煠或炒皆可食。
《本草纲目》楸释名
李时珍曰:楸叶大而早脱,故谓之楸槚。叶小而早秀,故谓之槚。唐时立秋日,京师卖楸叶。妇女儿童剪花戴之,取秋意也。《尔雅》云叶小而皵槚,叶大而皵楸皵音鹊皮粗也。
集解

周宪王曰:楸有二种,一种刺楸,其树高大,皮色苍白,上有黄白斑点,枝梗间多大刺,叶似楸而薄,味甘嫩时煠熟,水淘过拌食。
李时珍曰:楸有行列茎,干直耸可爱。至秋垂条如线,谓之楸线。其木湿时脆燥,则坚。故谓之良材,宜作棋枰,即梓之赤者也。
木白皮气味

苦小寒无毒。
李珣曰:微温。
木白皮主治

陈藏器曰:吐逆杀三虫,及皮肤虫,煎膏粘傅,恶疮疽。瘘痈肿疳痔除,脓血生肌肤长筋骨。李珣曰:消食涩肠下气,治上气,欬嗽,亦入面药。李时珍曰:口吻生疮,贴之频易取效。
叶气味

同皮
叶主治

陈藏器曰:捣傅疮肿煮汤洗脓血,冬取乾叶用之。诸痈肿溃及内有刺,不出者取叶十重贴之。
叶发明

李时珍曰:楸乃外科要药而近人,少知葛常之韵。语阳秋云有人患发背溃坏肠胃,可窥百方不瘥。一医用立秋日太阳未,升时采楸树叶熬之,为膏傅其外,内以云母膏作小丸服。尽四两,不累日而愈也。东晋范汪名医也。亦称楸叶治疮肿之功。则楸有拔毒排脓之力可知。
附方

瘘疮楸枝作煎,频洗取效。〈肘后方〉白癜风疮楸白皮五斤,水五斗,煎五升,去渣煎如稠膏,日三摩之。〈圣济总录〉
上气欬嗽,腹满羸,瘦者楸叶三斗,水三斗,煮三十沸去渣,煎至可丸如枣大。以筒纳入,下部中立愈。〈海上集验方〉
一切毒肿不问硬软,取楸叶十重,傅肿上,旧帛裹之。日三易之,当重重有毒气为水流在叶上。冬月取乾叶盐水浸软,或取根皮捣烂,傅之皆效。止痛消肿,食脓血胜于众药。〈范汪东阳方〉
瘰𤻤瘘疮,楸煎神方,秋分前后,早晚令人持袋,摘楸叶纳袋中,秤取十五斤,以水一石,净釜中煎取三斗,又换锅煎取七八升,又换锅煎取二升,乃纳不津器中用时,先取麻油半合,蜡一分,酥一栗子。许同消化又取杏仁七粒,生姜少许,同研米粉二钱,同入膏中搅匀,先涂疮上经二日,来乃拭却即以篦子匀涂。楸煎满疮上,仍以软帛裹之,旦日一拭,更上新药。不过五六,上已破者,即便生肌。未破者即内消瘥,后须将慎半年。采药及煎时,并禁孝子妇人僧道鸡犬见之。〈箧中方〉
灸疮不瘥痒痛,不瘥,楸叶头及根皮为末,傅之。〈圣惠方〉头上生疮。楸叶捣汁,频涂。〈圣惠方〉
儿发不生。楸叶中心,捣汁频涂。〈千金方〉
小儿目翳。嫩楸叶三两,烂捣纸包泥裹烧乾,去泥入水少许,绞汁铜器慢熬如稀,饧瓷含收之,每旦点之。〈普济方〉
小儿秃疮。楸叶捣汁,涂之。〈圣惠方〉

楸部艺文〈诗〉《绝句》唐·杜甫

楸树馨香倚钓矶,斩新花蕊未应飞。不如醉里风吹尽,可忍醒时雨打稀。

《楸》韩愈

青幢紫盖立童童,细雨浮烟作綵笼。不得画师来貌取,定知难见一生中。

《楸树》前人

几岁生成为大树,一朝缠绕困长藤。谁人与脱青罗帔,看吐高花万万层。


幸自枝条能自立,可烦萝蔓作交加。傍人不解寻根本,却道新花胜旧花。

《庭楸》前人

庭楸止五株共生,十步间各有藤绕之。上各相钩联下叶,各垂地树巅各云连。朝日出其东我常坐西偏,夕日在其西我常坐东边。当昼日在上,我在中央间。仰视何青青,上不见纤穿。朝暮无日时,我且八九旋。濯濯晨露香明珠,何联联夜月来照之。茜茜自生烟我已自顽钝。重遭五楸牵客来,尚不见肯到权门前。权门众所趋有客动,百千九牛亡一毛。未在多少间往既,无可顾不往自可怜。

《楸花十二韵和王仲仪》宋·梅尧臣

春阳发草木,美好一同时。桃李杂山樱,红白开繁枝。楸英独妩媚,淡紫相参差。大叶与劲干,簇萼密自宜。图出帝宫树,耸向白王。高绝不近俗,直许天人窥。今植郡庭中,根远未可移。但欣东风来,不恨和煦迟。山禽勿蹙踏,蜂蝶休掇之。昔闻韩吏部,为尔作好诗。爱阴无纤穿,就影东西随。公今亦牵此,端坐曾莫疑。
《楸树》元德明
道边楸树老龙形,社酒浇来渐有灵。只恐等閒风雨夜,怒随雷电上青冥。

《楸花》段克己

楸树馨香见未曾,墙西碧盖耸孤棱。会须雨洗尘埃尽,看吐高花一万层。
《楸子树》明·郭登去岁于太监蒙公家移栽此树。当就结实繁衍。今年春令已深,草木皆萌。糵而独此枯,瘁略无生意。土俗相传以为栽树当岁著,花特馀气耳。来岁则否必三年,而后如故。予甚信之,偶数日伏枕不出,今晨就庭事启窗。则花已烂漫比他树,尤盛见者,咸以为异予。亦欢然以喜,因赋长句并识意云。

窗前新栽楸子树,去岁移自东君家。根深土冻重莫致,挽以两犍载一车。方经旬日即蓓蕾,秋深结子如丹砂。人言此特馀气耳,来岁未必能芬葩。我初闻之稍惊怪,重以土俗相传誇。今年春风已撩乱,千株万卉皆萌芽。南山青翠远可见,独有此树犹枯杈。我徵前言苦不乐,行怜坐惜恒咨嗟。连朝病困闭门卧,梦寐犹忆花如何。今晨勿药强起坐,眊焉两瞳如隔纱。推窗一见笑绝倒,葱葱满树开成霞。冰绡素锦谁剪刻,小红轻翠相交加。日光照耀春欲醉,翩翩蜂蝶争纷挐。宾朋来观绕百匝,共疑造化理则那。花枝烂漫色更好,诐辞轻易可信耶。岂非阳春有深意,怜我老惫来天涯。浮生过半身计拙,有足不及蚿蛇。故教相伴慰岑寂,岂敢与物争豪奢。六年羁鳏入僧定,但未落发披袈裟。青裙小鬟别来久,泪眼垢腻首不珈。已闻桂蠹化蝴蝶,忍听鹦鹉呼琵琶。花虽可爱不忍折,无人插向两髻丫。钩帘静坐独清赏,天明起看到日斜。知音未遇寡欢趣,有酒不饮惟烹茶。前年官司催入贡,六千里路岂不遐。移根天苑比琼树,有用未必过桑麻。物生遭遇即珍贵,便应压尽诸般花。我惭不如花命好,谪官五载辞京华。住迥边城气萧索,旦暮戚戚闻胡笳。自怜浅薄不足忌,群儿何以喙竞呀。方圆凿枘苦难入,冠非豸角强触邪。古人明哲有深戒,省愆痛欲掩户挝。穷荒虽觉双眼净,聒耳厌听公私蛙。再歌南风终不竞,天骄吹唇鲁妇髽。羌胡杂遝近边鄙,意态诡异声嚣哗。阴霾接旬不成泽,恒欲噬我豭。麒麟狮子远将至,尔曹慎勿相邀遮。驿骑东来蹙山倒,黄口学语声咿哑。群公罗但垂手,践踏不啻虫与虾。人逃马死金满箧,一掷何足挂齿牙。我虽无位百忧集,终夜感叹心如瘥。廿年踪迹半天下,把镜自照两鬓髿。老怀食蔗如食蜡,岂但无味仍饶查。行路难行古如此,道多豺狼水鳄鲨。纷纷儿女竞声利,左蛮右触方争蜗。金鸡何日解羁去,一竿归钓吴江槎。箕山颍水迹长往,渔蓑樵担肩相差。闲看得意鼠如虎,怕说病聪蚁间摩。黄鸡紫蟹且慰意,背痒正得麻姑爬。羞将口腹累州里,未能不食如匏瓜。犹胜夷齐待薇蕨,园收芋栗兼梨楂。老农追随种禾黍,偶耕林下时烧畬。心淳语直意真率,肝胆相照无疵瘕。瑶台璇室岂不好,嗫嚅较此犹争些。囊中黄金尚馀几,壶乾酒尽还当赊。颓然一醉玉山倒,世间万事皆由他。

《周公庙古楸行》康海

岐山西北周公殿,回山揖岫纷如靛。殿前古木无旁交,老楸郁郁当前面。根盘后土谁能测,柯动云霄人共羡。风来扫拂剥山壁,雪重崔嵬若惊巘。此楸植此知几年,十人联臂围难遍。皴皮怒起蛟龙甲,鸣叶甘同雷雨战。群公观视各叹息,始知灵物非常见。秋空漠漠双鹤来,岐山千叠云锦开。览时抚景虽多睱,昔日古人安在哉。方今群盗各草窃,河北河南俱愁绝。焚灼浑无片瓦存,参差那讨孤标孑。岂系朝廷约束疏,由来长吏风声缺。徐李俱传治郡豪,苏生亦是郎官杰。保护须令尽细微,扶持未可辞襟褉。忆昔西周全盛时,越裳航海亦来仪。熙功隆效今犹赫,况在当年亲见之。自从扆转东周后,王室削弱如培塿。八百徒羡钦宝历,一线谁怜延虎口。我兹憩此百感生,诸生各尔负时名。幸逢天子忧勤日,好遣周公礼乐行。

《万寿寺古楸树歌》朱克瀛

梵王宫前两楸树,古干亭亭倚天际。枝条团成翠羽盖,藤蔓绕作青罗帔。一株西向一株东,朝烟暮霭霏帘栊。重阴茜茜蔽白日,高花密密明晴空。千层万层香不断,黄鸟飞鸣春又半。曾历阎浮劫数多,宁知尘世年华变。老余杖屦访禅扉,对此忘言清道机。坐残斜日漫徙倚,花落閒阶凉满衣。

楸部选句

楚屈原《楚辞》:望长楸而太息兮,〈又〉白露既下降百草兮,奄离披此梧楸。
晋潘岳《怀旧赋》:望彼楸矣,感于余思。
梁江《淹别赋》:见红兰之受露,望青楸之罹霜。
周庾信《马射赋》:并试长楸之埒。
魏曹植诗:走马长楸间。
宋王微诗:梧楸当夏翳。
梁元帝诗:西接长楸道。
任昉诗:临风长楸浦。
鲍泉诗:梧楸欲半黄。
唐骆宾王诗:风入郢门楸。
宋秦观诗:珠星落梧楸。
刘敞诗:中庭长楸百尺馀,翠掩蔼叶当四隅。
陆游诗:摇摇楸线风初紧,〈又〉槐楸阴里绿窗开。

楸部纪事

《左传》:襄公二年夏,齐姜薨。初,穆姜使择美槚,以自为榇,与颂琴。季文子取以葬,君子曰:非礼也。礼无所逆,妇养姑者也。亏姑以成妇,逆莫大焉。
四年秋,定姒薨。不殡于庙,无榇,不虞。匠庆谓季文子曰:子为正卿,而小君之丧不成,不终君也。君长,谁受其咎。初,季孙为己树六槚于蒲圃东门之外,匠庆请木。季孙曰:略,匠庆用蒲圃之槚。季孙不御。君子曰:志所谓多行无礼,必自及也。其是之谓乎。
哀公十一年,吴将伐齐,越子率其众以朝焉。子胥谏弗听,使于齐,属其子于鲍氏,为王孙氏,反役,王闻之,使赐之属镂以死,将死。曰:树吾墓槚,槚可材也。吴其亡乎,三年,其始弱矣,盈必毁,天之道也。
庄子宋有荆氏者,宜楸柏桑,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猿之。杙者斩之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七围八围,贵人富商之家,求椫傍者。斩之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之夭,于斧斤此材之患也。
《汉书·东方朔传》:馆陶公主寡居,近幸董偃。安陵爰叔与偃善,谓偃曰:足下私侍汉主,挟不测之罪,将欲安处乎。偃惧曰:忧之久矣,不知所以。爰叔曰:顾城庙远无宿宫,又有荻竹籍田,足下何不白主献长门园。此上所欲也。如是,上知计出于足下也,则安枕而卧,长无惨怛之忧。偃顿首曰:敬奉教。〈注〉师古曰:荻即楸字也。
《西京杂记》:皇甫嵩真明算术,自算其年寿七十三。又曰:北邙青陇上孤,槚之西四丈,所凿之入七尺,吾欲葬此地。
《晋书·凉武昭王传》:河右不生楸、槐、柏、漆,张骏之世,取于秦陇而植之,终于皆死。
《述异记》:中山有楸户掌楸木者,楸可为什器。
《南史·刘善明传》:善明为海陵太守。郡境边海,无树木,善明课人种榆槚杂果,遂获其利。
《洛阳伽蓝记》:修梵寺北有永和里,里中皆高门华屋,斋馆敞丽。楸槐荫途桐杨夹植,当世名为贵里。《唐书·苗晋卿传》:晋卿尝自为父碑文,有鹊巢碑中,贼入上党,焚荡略尽,而苗氏松槚独无伤。
《菊坡丛语》:汝州楸树极多,富郑公知州时,手植数百本,于后圃中。
《朱子语类》:国朝殿庭,惟植槐楸郁。然有严毅气象。《猗氏县志》:文庙东南隅有楸树一株。其年不可考,每遇科年结角如著,人验其数,以占举子数,乡会辄应相传为灵楸。
《灵寿县志》:楸山在县西北七十里,山多产楸。故名。

楸部杂录

《汉书·货殖传》:山居千章之萩。淮北荥南河济之间千树萩。此其人皆与千户侯等。〈注〉师古曰:萩即楸字也。典术西方种楸九根,延命百病除。
《埤雅》:董子曰:木名三时,草命一岁,若椿从春槚,从夏楸,从秋所谓木名三时也。芓从子蔩,从寅茆,从卯莤,从酉荄,从亥艼,从丁茂,从戊𦬊,从己莘,从辛葵,从癸之类。命以一岁支干,故曰草命一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