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椅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九卷目录

 桐部纪事
 桐部杂录
 桐部外编
 椅部汇考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小雅湛露〉
  尔雅〈释木〉
  毛诗陆疏广要〈椅桐梓漆〉
 椅部艺文一
  琴赋           晋嵇康
 椅部艺文二〈诗词〉
  与山巨源        晋司马彪
  咏椅桐         宋卞系之
 椅部选句
 椅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九卷

桐部纪事

《桓谭新论》:神农氏始削桐为琴,绣丝为弦。以通神明之德。
《韩诗外传》:黄帝即位,凤乃止于东园桐树上,食竹实没身不去。
《史记·晋世家》:成王与叔虞戏,削桐叶为圭以与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请择日立叔虞。成王曰:吾与之戏尔。史佚曰:天子无戏言。言则史书之,礼成之,乐歌之。于是遂封叔虞于唐。
《穆天子传》:季冬甲戌天子东游,饮于留祈,射于丽虎。读书于菞丘囗献酒,于天子。乃奏广乐天子遗,其灵鼓乃化为黄蛇,是日天子鼓道其下,而鸣。乃树之桐以为鼓,则神且鸣,则利于戎,以为琴则利。
《列子·说符篇》:人有枯梧树者,其邻父言枯梧之。树不祥。其邻人遽而伐之,邻人父因请以为薪,其人乃不悦。曰:邻人之父徒欲为薪,而教吾伐之也。与我邻若此,其险岂可哉。
《说苑》:楚使使聘于齐,齐王飨之梧宫。使者曰:大哉梧乎。王曰:江汉之鱼吞舟,大国之树必巨,使何怪焉。使者曰:昔燕攻齐,遵雒路渡济,桥焚雍门,击齐左而虚其右。王歜绝颈而死,于杜山。公孙差格死于龙门,饮马乎。淄渑定获乎。琅邪王与太后奔于莒,逃于城阳之山。当此之时,则梧之大何如乎。王曰:陈先生对之。陈子曰:臣不如刁㪍。王曰:刁先生应之。刁㪍曰:使者问梧之年耶。昔者荆平王为无道加诸申氏,杀子胥父与其兄。子胥被发乞食于吴阖,闾以为将相。三年,将吴兵复雠乎。楚战胜乎。柏举级头百万,囊瓦奔郑王保于随。引师入郢军云行乎。郢之都子胥亲射,宫门掘平王冢。笞其坟数以其罪,曰:吾先人无罪,而子杀之。士卒人加百焉,然后止当若此时,梧可以为其柎矣。
《伏虔古今注》:昭帝元凤二年,冯翊人献桐枝,长六尺九枚枚一叶也。
《西京杂记》:上林苑桐三椅桐,梧桐、荆桐。
五柞宫西有青梧,观观前有三梧桐树。
《论衡》:李子长为政,欲知囚情。刻桐象囚形凿地为坎卧木,囚其中。囚若正木囚不动,若有冤木囚动出盖。人之精诚著木人也。
《风俗通》:梧桐生于峄阳山岩石之上,采东南孙枝为琴声清雅。
《后汉书·西南夷传》:哀牢夷土地沃美,有梧桐木华,绩以为布,幅广五尺,洁白不受垢污。
《搜神记》:汉灵帝时,陈留蔡邕以数上书。陈奏忤上旨意又内宠恶之,虑不免乃亡命。江海远迹吴会至吴,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声。曰:此良材也。因请之削以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焦因名焦尾琴。《十道志》:桐庐县吴黄武四年,置以桐溪。侧有大桐树,垂条偃盖傍荫,数亩远望似庐,因谓之桐庐。
《晋书·张华传》:华博物洽闻,世无与比。吴郡临平岸崩,出一石鼓,搥之无声。帝以问华,华曰:可取蜀中桐材,刻为鱼形,扣之则鸣矣。于是如其言,果声闻数里。《苻坚载记》:坚闻慕容冲去长安二百馀里,引师而归,以尚书姜宇为前将军,与苻琳率众三万,击冲于灞上,为冲所败,宇死之,琳中流矢,冲遂据阿房城。初,坚之灭燕,冲姊为清河公主,年十四,有殊色,坚纳之,宠冠后庭。冲年十二,亦有龙阳之姿,坚又幸之。姊弟专宠,宫人莫进。长安歌之曰: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咸惧为乱。王猛切谏,坚乃出冲。长安又谣曰:凤皇凤皇止阿房。坚以凤皇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乃植桐竹数十万株于阿房城以待之。冲小字凤皇,至是,终为坚贼,入止阿房城焉。
晋宫阁名华林园,青白桐三株。《广志》:骠国有白桐木,其叶有白毳,取其毳淹渍,缉织以为布。
《华阳国志》:益州有梧桐木,其华采如丝人绩,以为布名曰华布。
《安成记》:府君讳保如令树,梧于苞两边柯,叶庵蔼炎暑,为之清凉。百姓列宅其间。
《邹山记》:邹山古之峄阳鲁穆公改为邹,今邹山峄阳犹多桐树。
《南史·衡阳王传》:衡阳王钧居身清率,言未尝及时事。会稽孔圭家起园,列植桐柳,多构山泉,殆穷真趣,钧往游之。圭曰:殿下处朱门,游紫闼,讵得与山人交邪。答曰:身处朱门,而情游江海;形入紫闼,而意在青云。圭大美之。
《武陵王传》:豫章王于邸起土山,列种桐竹,号为桐山。《王晏传》:明帝即位,晏居朝端,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客语,好屏人。上闻,疑晏欲反,遂有诛晏意。有鲜于文粲探朝旨,告晏有异志。又左右单景俊、陈世范等采巫觋言启上,云晏怀异图。乃召晏于华林省诛之。晏之为员外郎也,父普曜斋前柏树忽变成梧桐,论者以为梧桐虽有栖凤之美,而失后凋之节。及晏败,果如之。
《裴邃传》:邃庙在光宅寺西。大同初,都下旱蝗,四篱门外桐柏凋尽,唯邃墓犬牙不入,当时异之。
《魏书·彭城王协传》:协少而岐嶷,姿性不群。封始平王,改封彭城王。高祖与侍臣升金墉城,顾见后堂梧桐、竹曰: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今梧桐、竹并茂,讵能降凤乎。协对曰:凤凰应德而来,岂竹、梧桐能降。高祖曰:何以言之。协曰:昔在虞舜,凤凰来仪;周之兴也,鸑鷟鸣于岐山。未闻降梧桐食竹。高祖笑曰:朕亦未望降之也。后宴侍臣于清徽堂。日晏,移于流化池芳林之下。高祖曰:向宴之始,君臣肃然,及将末也,觞情始畅,而流景将颓,竟不尽适。恋恋馀光,故重引卿等。因仰观桐叶之茂,曰:其桐其椅,其实离离,恺悌君子,莫不令仪。今林下诸贤,足敷歌咏。遂令黄门侍郎崔光读暮春群臣应诏诗。至协诗,高祖乃为之改一字,曰:昔祁奚举子,天下谓之至公,今见协诗,始知中令之举非私也。协对曰:臣露此拙,方见圣朝之私,赖蒙神笔赐刊,得有令誉。高祖曰:虽琢一字,犹是王之本体。协曰:臣闻《诗》三百,一言可蔽。今陛下赐刊一字,足以价等连城。
《水经注》:浦阳江自山东北径,太康湖车骑将军谢元田居所在。于江曲起楼,楼侧悉是桐梓。森耸可爱,居民号为桐亭楼。
《颜氏家训》:或有讳桐者,呼梧桐树为白铁树。便似戏笑耳。
《洛阳伽蓝记》:修梵寺北有永和里,里中皆高门华屋,斋馆敞丽楸槐荫途桐杨夹植,当世名为贵里。《北史·李元忠传》:元忠性甚工弹,弹桐叶常出一孔,掷枣栗而弹之,十中七八。
《酉阳杂俎》:历城房家园,齐博陵君豹之山池其中。杂树森竦泉石崇邃历中,祓禊之胜也。曾有人折其桐枝者,公曰:何为伤吾凤。条自后人,不复敢折。
《隋书·五行志》:齐后主武平五年,邺城东青桐树,有如人状。京房《易传》曰:王德衰,下人将起,则有木生为人状。是时后主怠于国政,耽荒酒色,威仪不肃,驰骋无度,大发繇役,盛修宫室,后二岁而亡。木不曲直之效也。
《游山记》:吹台有高桐,皆百围峄阳。孤桐方此为劣。《唐书·契苾何力传》:龙朔中,司稼少卿梁修仁新作大明宫,植白杨于庭,示何力曰:此木易成,不数年可庇。何力不答,但诵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之句,修仁惊悟,更植以桐。
搢绅脞说顾况于御沟流水上,得一桐叶。有诗云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况亦题:叶于流泛之后,十馀日况又得一诗。似答况者。《唐书·李泌传》:议者欲赦怀光。帝博问群臣,泌破二桐叶附使以进,曰:陛下与怀光,君臣之分不可复合,如此叶矣。由是不赦。
《酉阳杂俎》:靖善坊大兴善寺,东廊之南素和尚院。庭有青桐四株,素之手植。元和中卿相多游此院。桐至夏有汗污人衣,如輠脂不可浣。昭国东门郑相尝与丞郎数人,避暑恶其汗。谓素曰:弟子为和尚,伐此树。各植一松也。及暮素戏视树曰:我种汝二十馀年,汝以汗为人所恶,来岁若复有汗,我必薪之。自是无汗,宝历末予见。说已二十馀年无汗矣。
南中桐花,有深红色者。
《大唐新语》:王义方初拜御史,意望殊高忽略人间。细务买宅酬直讫数日,对宾朋忽惊指庭中双青梧树,曰:此忘酬直遽,召宅主付,直四千宾。朋曰:侍御贵重,不知交易。树当随宅,无别酬例。义方曰:此嘉树不比他也。尚书故实李汧公,取桐孙之精者,杂缀为琴。谓之百衲琴。
《大中遗事》:轩辕先生居罗浮山,宣宗召入禁,中能以桐,叶满手挼之悉成钱。
《本事诗》:蜀侯继图倚大慈寺,楼偶飘一大桐叶,上有诗云:拭翠敛蛾眉,为郁心中事。搦管下庭除,书作相思字。此字不书石,此字不书纸。书向秋叶上,愿逐秋风起。天下有心人,尽解相思死。天下负心人,不识相思意。有心与负心,不知落何地。后数年继图,卜任氏为婚。始知字出任氏。
《清异录》:同州合阳县刘靖兄弟同居宅,边榆树上生桑西廊。梧桐上生榖枝,明年坟中白杨生。桧乡人号榆为义祖。桐为小义杨为义。孙县令出官钱,为修三异亭。
《宋史·五行志》:治平四年六月,汀州进桐木板二,有文曰天下太平。
《挥麈前录》:自祖宗以来,故家以真定韩氏为首。忠宪公家也。居京师庭有桐木,都人以桐树目之。以别相韩焉,相韩则魏公家也。
《龙门山记》:徐童观多桐木花,其花清香袭人。其子碧可染,青碧色若移植,他处则不活。
《锦里新闻》:成都出小鸟,红翠相间。生于桐花中,惟饮其汁,不食他物。
《古琴疏》:吴叔治夏日纳凉门外时,闻桐树下有琴声,后一人请以五百金买此树。叔治曰:金欲得耳,第吾自以口就食。即见此树今何忍伐之。后叔治出为北海主簿,归已为族人卖去。久之其人以二琴,至示叔治。一曰阴姬,一曰阳娃。不加少漆斲磨光毫,其文宛然。各有仙女弄琴之,状云凉天月夜不鼓。而自鸣请留其一,以相报叔治不受。
《滇南杂记》:永昌有梧桐子比中州者,形颇长大者几可,当莲实过永昌,亦不可得。
《一统志》:桐君山在桐庐县东二里,相传昔有异人于此山采药。求道结庐于桐木下,人问其姓,则指桐以示之,因号为桐君山。
《妮古录》:鲜于伯机以震馀琴,送赵文敏。是许旌阳手植桐所斲。
《云林遗事》:倪元镇尝留客,夜榻恐有所秽时,出听之一夕闻有欬嗽声,侵晨令家僮遍觅,无所得。童虑捶楚伪言窗外梧桐,叶有唾痕者,元镇遂令剪,叶弃十馀里外,盖宿露所凝讹,指为唾以绐之耳。
语林倪瓒性好洁庭前,有六桐命童日汲水洗之。《莆田县志》:留耕园别墅为大,理林炳章读书处也。卒后彭臬副宪范为诸生读书,园中尝祷求于神像。一日坐梧桐树下,桐叶飘坠其前,拾而视之,有虫食。叶上作字痕,曰:今科而举,四字是年。即万历戊子彭果中式,彭从弟某闻此兆,亦来祷求。一日复见桐叶坠下,有字痕。曰:子亦能科。彭遂自负其后,竟老于诸生而子汝亨登崇祯庚午科,乃悟子亦能科也。
《邹县志》:峄阳孤桐在峄山,孤桐观前有小桐。繁枝相传为禹时,孤桐已枯。今从枯根发生者,初桐曾发横枝。绿叶婆娑中,丞万含台于对面。大石书峄阳孤桐四字,有老道士叹曰:老桐不欲留,名不久将化去矣。遂成枯落。
《平遥县志》:凤凰亭在城西北隅,凤凰台上。明万历四十七年,邑令杨公廷谟砖砌重台建亭,名曰:凤凰,东西廊各一植梧桐,数十以为一方之胜,今荒草寒榛而已。
《盩厔县志》:青梧馆在五柞,宫西馆前,有三梧桐树。《江宁县志》:桐树湾在秦淮南向北,临淮水岸旧植桐,甚繁故名。
《常熟县志》:梧桐园在县北,陆庄富室。曹氏所辟种,梧数百本,客至则呼。童洗之故又名洗梧园。
《嘉定县志》:七都浦缺口,陈氏墓古梧桐大两抱,高十丈,相传三百年物。凡海洋南北往来船,收泊杨家嘴者,百里外俱望此树为准。

桐部杂录

管子五沃之土,其木宜桐。
庄子空门来风,桐乳致巢。
《楚辞》:注梧桐春荣,阳木也。
《淮南子》:梧桐断角,马氂截玉。
桐木成云,〈注〉取十石瓮满以水,置桐其中。盖之三四日,气如云作。
智者有所不及,故桐不可以为弩。
以巨斧击桐薪,不待利日良时。而后破之,加斧桐薪之上。而无人力之奉,虽顺招摇刑德而不能破。无其势也。
新书悬弧之礼,东方之弧以梧。梧者东方之草,春木也。
易纬桐枝濡毳,而又空中难成,易伤须成气而后华。论衡枫桐之树,生而速。长故其皮肌不能坚刚。《遁甲书》:梧桐不生,则九州异。
《苏东坡集》:凡木本实而末虚,惟桐反之。试取小枝削,皆坚实如蜡。而其本皆中虚空,故世所以贵孙枝者。贵其实也,实故丝中有木声。
《洞天清录》:古琴阴阳材者,盖桐木面阳日照者。为阳不面日者为阴,如不信但取新旧桐木置之水上,阳面浮之,阴必沈。虽反复之,再三不易也,更有一验古今琴。士所未尝言阳材,琴旦浊而暮清晴浊,而雨清阴材。琴旦清而暮浊晴清,而雨浊。此乃灵物与造化,同机缄,非他物比也。
古琴最难得于精金美玉,得古材者命良工旋制之斯。可矣。自昔论择材者曰:纸甑水槽,木鱼鼓腔。败棺古梁,柱榱桷。然梁柱恐为重物,压损纹理,败棺少用桐木。纸甑水槽患其薄,而受湿气太多。惟木鱼鼓腔晨夕近钟鼓为金声,所入最为良材。然亦有敲损之,患别有择材。往监今陈述之云:昔吴钱忠懿王能琴,遣使以廉访为名而实物,色良琴使者至天台宿山寺夜,闻瀑布声正在檐外。晨起视之,瀑下淙石处正对一座柱,而柱且向日。私念曰:若是桐木则良琴,处在是矣。以刀削之果桐也,即赂寺僧易之取阳面二琴材,驰驿以闻乞俟。一年斲成献忠懿。一曰洗凡,二曰清绝遂为旷代之宝后,钱氏纳土太宗朝二琴。归御府南渡,初流转至霅州。叶梦得适云,此乃择材之良法。大抵桐材既坚而又历,千馀年木液已尽。复多风日吹曝之,金石水声感入之。所处在空旷清幽萧,散之地而不闻尘。凡喧杂之声取以制琴乌得不与造化同,妙以此观之。安琴之室,亦当如是不宜近,尘秽妇女喧杂之地也。
底面俱用桐,谓之纯阳琴。古无此制,近世为之。取其暮夜阴雨之际,声不沈默必不能达远。盖声不实也,桐木太松而理疏。琴声多泛而虚,宜择紧实而纹理条条如丝线,细密条达不邪曲者。此十分良材,亦以搯不入为奇。其搯得入而粗疏柔脆者,多是花桐。乃今用作漆器,胎素者非梧桐也。今人多误用之。桐木年久木液去,尽紫色透里,全无白色,更加细密方称良材。
熏爆琴材古人以桐梓久浸水中,又取以悬灶上。或吹曝以风日百种,用意终不如自然者。盖万物在天地间,必历年多然后受阴阳气足。而成材自壮而衰衰而老老而死,阴阳之气去尽。然后反本还元复与太虚同体其奇好处。乃与造化同功,此岂人力所能致哉。岂吹曝所能成哉。
有梧桐生子如簸箕,有花桐春来开花如玉簪,而微红号折桐花。青樱桐其实颇堪以榨油,有刺桐其木身皆生刺,大如钉鍖。
《闻见后录》:梧桐百鸟不敢栖止,避凤凰也。古语云尔验之果然。
《毛诗·名物解》:桐木之良利者也。其性虚以柔,故能受声。以为琴瑟。则其木以坚,实为上。以虚柔为下故椅也、桐也、梓也,皆强良以为器。
《五色线》:遁甲梧桐不生,则九州异主为桐。以知日月正闰生十二叶,遍有六叶,从下数一叶,为一月。闰则十三叶,小者即知闰何月也。不生则九州异君。《清暑笔谈》:琴材以轻松脆滑,谓之四善。取桐木多年者,木性都尽液理枯劲,则声易发而清越。
《群碎录》:桐花可敷猪疮,饲猪肥大三倍。
花历六月,桐花馥。

桐部外编

《五色线》:葛仙翁凭桐木,几于女,几山学仙得道。后几化为三足,白麂出于山上。
《祖台之志》:怪骞保至坛丘坞上,北楼宿暮鼓二中有人著黄练。单衣白帢,将人持炬火上楼。保惧止壁中。须臾,有二婢上帐,使迎一女子。上与白帢人入帐中。宿明日白帢人辄先去,如是四五宿后,向晨白帢人才去保因入帐中,持二女子问向去者谁。答曰:桐郎道东桐树,庙是也。至暮鼓二中桐郎复来,保乃斫取之缚著楼柱。明日视之,形如人。长三尺馀,槛送诣丞相。渡江未半,风浪起。桐郎即投入水,风浪乃息。《异苑》:句章人吴平州门前忽生一株青桐树,上有谣歌之声。平恶而斫杀。平随军北征,首尾三载死。桐欻自还立于故根之上,又闻树巅空中歌曰:死桐。今更青吴平寻当归适,闻杀此树。已复有光辉,平寻复归如鬼谣。
《高僧传》:僧瑜幼入释门,担薪欲焚身。以孝建中,集薪为龛,请僧设斋礼。别而入火中,经三日而瑜房内。忽生双桐树根枝,丰茂郁翠非常道辈异之,号为双桐沙门。
《酉阳杂俎》:临濑西北有寺,寺僧智通常持法。华经入禅每晏坐,必求寒林静境。殆非人所至。经数年,忽夜有人环其院呼智通,至晓声方息历三夜。声侵户智通不耐。应曰:汝呼我何事。可入来言也。有物长六尺馀,皂衣青面张目巨吻见僧。初亦合手智通熟视良久,谓曰:尔寒乎。就是向火物,亦就坐。智通但念经至五更,物为火所醉。因闭目开口,据炉而鼾。智通睹之,乃以香匙举灰火,寘其口中物大呼起。走至阃若蹶声其寺背山。智通及明视蹶处得木皮一片,登山寻之数里见大青桐树。梢已童矣。其下凹根若新缺然,僧以木皮附之合。无踪隙其半有薪者,创成一蹬深六寸馀,盖魅之口灰火,满其中火。犹荧荧智通焚之,其怪自绝。
《稽神录》:明经赵瑜鲁人,累举不第,困厄甚因游太山祈死于岳庙。将出门忽有小吏自后至,曰:判官召随之而去,奄至一厅事。帘中有人云,人所重者生。君何为祈死。对曰:瑜应乡荐累,举不第退无归。耕之资湮厄贫病无复生意。故祈死耳。良久闻帘中检阅簿书,既而言曰:君命至薄,名第禄仕,皆无分。既此见告当有以奉济。今以一药方授君,君以此足给衣食。然不可置家,置家则贫矣。瑜拜谢而出至门外,空中飘一大桐叶至瑜前。视之乃书巴豆丸,方于其上亦与人间之方正同。瑜遂自称前长水,令卖药于夷门市饵。其药者病无不愈,获利甚多。道士李德阳亲见其桐叶,已十馀年尚如新。
《已疟编》:张士杰客寿阳被酒历,淮阳滨入龙祠见后,帐龙女塑像甚美。乃取桐叶题诗。投帐中云:我是梦中传,彩笔书于叶上。寄朝云忽见一舍,有美女士杰径诣。置酒女吟曰:落帆且泊小沙滩,霜月无波淮上寒。若向江湖得消息,为传风水到长安。士杰昏醉,既醒,孤坐于庙门之右。小女奴曰:《娘子传》语还君桐叶,勿复置念。
《兖州府志》:仙桐道人不知何许人,明万历辛卯游曹县定清寺。敝衣垢面,恒如醉狂。寺有枯梧一株,为僧所伐。止存朽根,道人手持木尺作礼,佛前趺坐根上。曰:此树由我再生,索水噀之寺僧。莫顾也。夜半闻道人歌曰:木有根兮,根无枝。人有眼兮,眼无珠。我来梧桐活,我去人不识。人不识真可惜,上天下地游。八极翻身跨起云间,鹤朗吟飞过蓬莱。侧旦起视之已失,所在越三日枯树中。顿发萌芽,逾月枝叶扶疏,围大五六尺许。遂成茂树。县令钱达勒石记,之士夫游览多所题咏云。

椅部汇考

图阙

《诗经》

鄘风定之方中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传〉椅梓属。〈疏〉释木云椅梓也。舍人曰:梓一名椅。郭璞曰:即楸也。湛露曰:其桐其椅,桐椅既为类。而梓一名椅,故以椅桐为梓属。言梓属则椅梓别而释木椅梓为一者。陆玑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而小别也。

小雅湛露

其桐其椅,其实离离。
〈传〉离离垂也,〈笺〉桐也椅也,同类而异名。〈疏〉言二树当秋成之时,其子实离离然,垂而蕃多。

《尔雅》释木

椅梓
〈注〉即楸。〈疏〉别二名也。郭云即楸。诗鄘风云椅桐梓漆。陆玑疏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而小别也。
《毛诗·陆疏广要》鄘风

椅桐梓漆

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今人云梧桐也。则大类同而小别也。
《尔雅》云椅梓。郭云即楸。郑云今亦谓之梓木良材也。《埤雅》云旧说椅即是梓,梓即是楸。盖楸之疏理而白色者,为梓。梓实桐皮曰:椅其实两木,大类同而小别也。《尔雅翼》云郭氏解椅梓。云即楸又解楸槚。云大而皵楸小而皵槚。说文亦曰椅梓也,梓楸也,楸梓也,槚楸也,然则椅梓楸槚一物而四名。定之中方既言椅,又言梓,故疏曰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为梓梓实桐皮曰椅。

椅部艺文一

《琴赋》晋·嵇康

惟椅桐之所生兮,托峻岳之崇冈。披重壤以诞载兮,参辰极而高骧。含天地之醇和兮,吸日月之休。光郁纷纭以独茂兮,飞英蕤于昊苍夕纳景于虞渊兮,旦晞干于九阳经千载以待价兮。寂神跱而永康且其山川形势则盘纡隐深,磪嵬岑岩元岭巉。岩岝崿岖岑丹岩崄巇,青壁万寻。若乃重巘增起偃,蹇云覆邈隆崇。以极壮崛巍巍而特秀,蒸灵液以播云据神渊。而吐溜尔乃颠波奔突狂赴争流触,岩抵隈郁怒彪休汹涌腾薄奋沫。扬涛瀄汨澎湃,蜿蟺相纠,放肆大川济乎。中州安回徐迈寂尔,长浮澹乎。洋洋萦抱山丘详观其区土之所,产毓奥宇之所。宝殖珍怪琅玕瑶瑾,翕赩丛集累积奂。衍于其侧若乃春兰,被其东沙棠殖其西。涓子宅其阳,玉醴涌其前,元云荫其上翔鸾集其巅,清露润其肤惠,风流其间竦,萧萧以静谧密微微其清閒。夫所以经营其左右者,固以自然神丽而足,思愿爱乐矣。于是遁世之士,荣期绮季之俦。乃相与登飞梁越,幽壑援琼。枝陟峻崿以游乎。其下周旋永望邈若凌飞邪,睨昆崙俯阚海湄指苍。梧之迢递临回江之威,夷寤时俗之多,累仰箕山之馀,辉羡斯岳之弘,敞心慷慨以忘。归情舒放而远览接轩辕之遗音,慕老童于騩隅归泰容之高。吟顾兹桐而兴虑思假物,以托心乃斲孙枝准量所任,至人摅思制为雅琴。
椅部艺文二〈诗〉《与山巨源》晋·司马彪
苕苕椅桐树,寄生于南岳。上陵青云霓,下临千仞谷。处身孤且危,于何托余足。昔也植朝阳,倾枝俟鸾鷟。今者绝世用,倥偬见迫束。班匠不我顾,牙旷不我录。焉得成琴瑟,何由扬妙曲。卞和潜幽岩,谁能證奇璞。冀望神龙来,扬光以见烛。

《咏椅桐》宋·卞系之

亭亭椅桐郁,兹庭圃翠条。疏风绿柯荫宇。

椅部选句

《楚·宋玉高·唐赋》:双椅垂房,纠枝还会。
《宋·何尚之·清暑殿赋》:带以绿疏,树以青椅。
晋潘岳诗:灵圃耀华果,通衢列高椅。
宋陆游诗:丹厓被云椅。张君祖诗:虽非峄阳椅,聊以翮泗磬。

椅部杂录

《毛诗·名物解》:椅梓实桐皮,非梓之正,非正而外。若同焉有倚之意,樲若枣而小。非枣之正,枣甘而樲,酸枣属而樲,贰者也。羊枣谓之遵,则不贰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