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桐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七卷目录

 桐部汇考
  桐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小雅湛露 大雅卷阿〉
  礼记〈月令 杂记〉
  尔雅〈释木〉
  礼纬〈斗威仪〉
  山海经〈北山经 中山经〉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孙氏瑞应图〈梧桐〉
  沈怀远南越志〈青桐〉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梧〉
  毛诗陆疏广要〈椅桐梓漆〉
  陈翥桐谱〈全〉
  徐光启农政全书〈梧桐考〉
  本草纲目〈桐 梧桐 罂子桐 海桐 胡桐泪〉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七卷

桐部汇考

释名

〈书经〉     梧〈礼记〉
〈尔雅〉     荣〈尔雅〉

梧桐〈瑞应图〉   海桐〈开宝〉

罂子桐〈拾遗〉

桐图


《书经》夏书禹贡

徐州厥贡峄阳,孤桐。
〈注〉《地志》云:东海郡下邳县西有葛峄山,古文以为峄山阳者山南者也。孤桐特生之桐,其材中琴瑟。诗曰梧桐生矣。于彼朝阳盖草木之生,以向日为贵也。〈大全〉林氏曰:桐以向日孤生者为良,犹言孤竹之管。陆农师曰:桐性便湿地不生于冈。诗传曰:梧桐不生于高冈,太平而后生朝阳以此观之。生山阳难得而生孤者,尤难得也。

《诗经》鄘风定之方中

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
〈注〉桐梧桐也。〈大全〉华谷严氏曰:陆玑言有青桐、白桐、赤桐。此中琴瑟者白桐也。椅桐梓漆之桐为白桐。梧桐生矣之桐为青桐。本草注曰:桐有四种。一种白桐可斲琴,叶三杈,开白花,不结子。一种荏桐子,可作油。一种梧桐,今人收其子,炒作果。一种冈桐无花,不可作琴体重。

小雅湛露

其桐其椅,其实离离。
〈传〉离离垂也。〈笺〉桐也椅也同类而异名。〈疏〉言二树当秋成之时,其子实离离然垂而蕃多。

大雅卷阿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
〈笺〉凤凰之性,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疏〉毛传梧桐柔木也,梧桐可以为琴瑟,是柔韧之木。释木云榇梧。郭璞曰今梧桐。又曰荣桐木。郭璞曰:即梧桐也。然则梧桐一木耳。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桐始华。

《杂记》

畅臼以椈,杵以梧。
〈注〉畅郁鬯也,椈柏也,捣郁鬯者以柏木为臼梧。木
为杵柏香芳,而梧洁白故用之。

《尔雅》释木

榇梧,
〈注〉今梧桐。〈疏〉榇一名梧。郭云今梧桐。诗《大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

荣桐木,
〈注〉即梧桐。〈疏〉桐木一名荣。郭云即梧桐,与上榇梧一也。

《礼纬》斗威仪

君乘火而王,其政平。梧桐为常生。

《山海经》《北山经》

虢山,其下多桐椐。
孟子之山,其木多梓桐。

《中山经》

条谷之山,其木多槐桐。

《汲冢周书》《时训解》

清明之日,桐始华。桐不华,岁有大寒。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三月拂桐芭拂也者。拂也桐芭之时也,或曰言桐芭。始生貌拂拂然也。

《孙氏·瑞应图》梧桐

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

《沈怀远·南越志》青桐

青桐,花颇似木绵,而辉薰过之。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梧

《尔雅》曰荣桐木注云,即梧桐也。又曰榇梧注云。今梧桐,皮青者曰梧桐,案今人以其皮青号曰青桐也。

青桐九月收子,二三月中作一步,圆畦种之。
方大则难裹,所以须圆小。

治畦下水一,如葵法五寸下一,子少与熟土和粪覆之生,后数浇令润泽。
此木宜湿故也。

当岁即高一丈,至冬竖草于树间。令满外复以草围之,以葛十道束置。
不然,则冻死也。

明年三月中,移植于厅斋之前。华净妍雅,极为可爱。后年冬不须复裹,成树之后剥下子一石。
子于叶上生多者五六,少者二三也。

炒食甚美。
子似菱芡,多啖亦无妨也。

白桐无子。
冬结似子者,乃是明年之花房。

亦绕大树掘坑取栽,移之成树之后任为乐器。
青桐则不中用。

于山石之间,生者乐器则鸣。青白二桐并开,堪车板盘合屧等用作。

《毛诗·陆疏广要》

《鄘风》椅桐梓漆桐有青桐、白桐、赤桐,宜琴瑟。今云南牂牁人绩,以为布似毛布。
《尔雅》云榇梧。郭云今梧桐。郑云以其可为棺榇。故曰榇又云荣桐木。郭郑俱云即梧桐。埤雅云梧一名榇,即梧桐也。今以其皮青号曰青桐,华净妍雅,极为可爱。故斋阁多种之。櫜鄂皆五焉,其子似乳缀,其櫜多或五六,少或二三。故飞鸟喜巢其中。庄子所谓空穴来,风桐乳致巢是也。又云白桐华而不实,冬结似子者乃是明年之花房。《尔雅》云荣桐木是也,谓之华桐。陶氏云桐有四种,青桐叶皮青似梧,而无子。梧桐色白叶似青桐而有子。白桐与冈桐无异唯有华子。尔冈桐无子材中琴瑟者,皆不足据。按青桐即今梧桐,白桐又与冈桐全异白桐无子,材中琴瑟。冈桐子大有油与陶氏之说正反。《尔雅翼》云桐植物之多阴最。可玩者青皮。而白骨其生荚如箕子,相对缀箕上成材之后,可得实一石,食之味如芡。此木易生鸟衔坠者,辄随生岁可高一丈,盖有青赤白。而青桐又有,有实无实之辨。本草衍义云,桐有四种。白桐可斲琴者,叶三杈,开白花,不结子。荏桐早春先开淡红花状如鼓子,花成筒子,子作桐油。梧桐四月开淡黄小花,一如枣花枝头出丝,堕地成油沾渍衣履。五六月结子,今人取炒为果。此是月令清明之日,桐始华者冈
桐。无花不中作琴体重图经云桐。生桐柏山谷,今处处有之。其类有四种。青桐、梧桐、白桐、冈桐是也。白桐一名椅桐,又名黄桐;冈桐似白桐,惟无子或云。今南人作油者,此桐亦有子,颇大于梧子耳。通志云,桐之类亦多。陶隐居云白桐,冈桐俱堪作琴瑟。据此说则白桐者梧桐也。其材最大可为棺椁。《左传》云桐棺三寸。《尔雅》云榇是也。注疏家不能别椅,是冈桐。桐是梧桐,梓似楸别是一物。《尔雅》谓之椅梓误矣。又有一种赪桐,夏月繁花,其红如火。又有紫桐花如百合。又有刺桐其花侧敷如掌,枝干有刺,花色深红。又有一种实如罂子粟,可作油。陈藏器所谓罂子桐也。贾思协曰,桐有三辈,青白之外复有冈桐,即油桐也。生于高冈盖梧,性便湿不生于冈。故此桐有冈之号。遁甲曰梧桐不生则九州,异名之曰桐似本于此旧说,梧桐以知日月,正闰生十二,叶一边有六叶,从下数一叶为一月,有闰则生十三叶,视叶小者则知闰何月。论衡云枫桐速长,故其皮肌不能坚。桐谱云桐体湿则愈重,乾则愈轻。生时以斧斫之,甚易乾。乃软而拒斧。花木考云凡木本实而末虚,惟桐反之。试取小枝削,皆实坚,其本皆中虚。世所以贵孙枝者贵其实也。实故丝中有木声也。严坦叔云陆玑言,有青桐白桐赤桐。此中琴瑟者,白桐也。椅桐梓漆之桐为白桐梧,桐生矣之桐为青桐。罗愿云桐之中有数种,有其子可以取油者,盖。即诗所谓其桐其椅,其实离离者也。有华而不实堪作琴瑟者,若生石间其声则鸣。书峄阳孤桐是也。云南牂牁人绩以为布,其叶饲豕肥大三倍。至秋后,亦用以饲鱼。乡人养鱼者每春以草养之,顿能肥大。秋后食以叶,以封鱼腹则不复食。亦不复瘦以待春,复食也。齐地记曰:城北十五里有桐,台即梧宫。贾谊新书悬弧之礼,东方之弧以梧。梧者东方之草,春木也。南方之弧以柳柳者南方之草,夏木也。中央之弧以桑,桑者中央之木也。西方之弧以棘,棘者西方之草秋木也。北方之弧以枣,枣者北方之草冬木也。《周书》曰:清明之日,桐始华。桐不华岁有大寒。晋武帝时,尝得一石鼓击之,无声。张华取蜀桐材刻鱼形叩之,音闻数里。董仲舒请雨以桐鱼九枚,莫晓其义。王逸子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淳矣。异于群类者松柏,冬茂阴木也。梧桐春荣阳木也,扶桑日所出阴阳之中也。汉西域鄯善国有胡桐,亦似桐虫。食其木则末出,其下流者俗名为胡桐。泪言如目中泪也。可以汗金银,俗语讹呼泪为律。按椅桐梓确是三种。所谓大同而小别也。但梧桐是一物。《尔雅》虽两释无异也,盖谓种类太多。如青桐、白桐、赤桐、冈桐、赪桐、紫桐、荏桐、刺桐、胡桐、蜀桐、罂子桐之类不可枚举。其实各各不同,诸家纷纭致辨。展转惑人至若。陶氏谓白桐是冈桐。郑氏谓冈桐是椅桐,益可笑矣。

《陈翥桐谱》

古者泛胜之书,今绝传者独齐民要术行于世。虽古今之法小异,然其言亦甚详矣。虽茶有经竹有谱,吾皆略而不具植桐乎。西山之南乃述其桐之事,十篇作桐谱。一卷其植桐则有纪志,存焉聊以

一示于子孙。庶知吾既不能干禄,以代耕亦有补农
之说云耳。皇祐元年十月七日夜。

一之叙源      二之类属
三之种植      四之所宜
五之所出      六之采斫
七之器用      八之杂说
九之记志      十之诗赋
叙源第一
桐柔木也,月令曰清明桐始华。又吕氏季春月纪云,桐始华。高诱曰梧桐也,是月生叶。故云始华。《尔雅》释木曰榇桐,又曰荣桐木。郭普云即今梧桐也。疏引诗大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书云峄阳孤桐释木所谓榇荣者,乃桐之一木耳。古诗云椅桐倾高凤,又曰井桐栖云凤。古诗书或称桐,或云梧,或曰梧桐,其实一也。初生叶脆而易长。一年可耸七八尺,更粪之围五六寸,萌子采伐之,巨椿者或可尺围,毳其萌至二月三月,方长向阳者尤早。背阴差迟其枝干濡脆而嫩,又空其中皮肤,叶薄易为风物所伤,必须成气而后,花是故干稚嫩者先荣,叶茂盛者先荣。其花开有先后,先者未有叶而开自春,徂夏乃结实。其实如乳尖,长而成穟。庄子所谓桐乳致巢是也。后者至冬,叶脱尽后始开秀而不实。其蕊萼亦小于先时者,是知桐。独受阴阳之淳气,故开春冬之两花而异于群木也。其叶味苦寒无毒,主恶蚀疮荫皮主五痔,杀三虫,疗贲豚气病。其花饲猪肥大三倍,然其皮叶亦有效于人也。或者谓凤凰,非梧桐而不栖。且众木森森胡有不可栖者,岂独梧桐乎。答曰夫凤凰仁瑞之禽也,不止强恶之木。梧桐叶软之木也,皮理细腻而脆,枝干扶疏而软,故凤凰非梧桐而不栖也。又生于朝阳者,多茂盛。是以凤喜集之,即诗所谓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凤凰鸣矣。于彼高冈者也,诗称椅桐梓漆后之人,不别椅桐之异,以为是一木。古诗云椅桐倾高凤,嵇叔夜琴赋云惟椅桐之所生。注云椅梧桐也。又陶隐居云梧桐一名椅桐也,是不知椅与桐别耳。故毛传云,椅桐属也。孔氏引释木云椅梓合而曰一名椅。郭云即楸也。湛露曰其桐其椅,既为类而梓一名椅,故云椅桐。为梓属言梓属,则椅梓别而释木,椅梓为一者。陆云梓者楸之疏理,白色而生子者,梓实桐皮曰椅,则大类同小别也。定本椅梓属无桐字于理是也。是知椅与桐非一木也,夫桐之为木其异于群类卓矣。生则肌骨脆而嫩死,则材体坚而韧燥之。所加而不坼裂湿之所渍,而不腐败。虽松柏有凌霄冒雪之姿,苟就以燥湿则与朽木无异耳。王氏谓受气淳矣,真不诬也,于桐可独见之矣。其体湿则愈重,乾则愈轻。生时以斧斧之,甚易乾。乃软而拒斧。故鄙谚云轻是桐,重是桐。难斫亦是桐此之谓也。
类属第二

桐之类非一也。今略志其所识者一种文理粗,而体性慢,叶圆大而尖长,光滑而毳。稚者三角,因子而出者,一年可拔三四尺,由根而出者可五七尺,已伐而出于巨椿者或几尺,围始小成条之时,叶皆茸毳而嫩皮,体清白喜生于朝阳之地。其花先叶而开,白色心赤内凝红,其实穟先长而大可围三四寸,内为两房,房中有肉,肉上细白而黑点者,即其子也。谓之白花桐。一种文理细而体性紧,叶三角而圆大,白花花叶其色青多毳而不光滑,叶硬文微赤擎,叶柄毳而亦,然多生于向阳之地,其茂拔但不如白花者之易长也。其花亦先叶而开,皆紫色而作穟有类紫藤花也。其实亦穟如乳而微尖,状如诃子而粘。庄子所谓桐乳致巢正为此紫花桐,实而中亦两房,房中与白花,实相似但差小,谓之紫花桐。其花亦有微红而黄色者,盖亦白花之小异者耳。凡二桐皮色皆一类,但花叶小异而体性紧,慢不同耳。至八月俱复有花,花至叶脱尽后,始开作微黄色。今山谷平原閒惟多有白花者,而紫花者尤少焉。一种枝干花叶与白桐花相类,其耸拔迟小而不侔,其实大而圆。一实中或二子或四子,可取油为用。今山家多种成林盖,取子以货之也。一种文理细紧而性喜裂,身体有巨刺,其形如欓树,其叶如枫多生于山谷中谓之刺桐。晋安海《物异名志》云刺桐花,其叶丹,其枝有刺云。凡二桐者虽多荣茂而其材不可入器用,乃不为工匠之所瞻顾也。一种枝不入用身叶俱滑如㮏之,初生今兼并之家成行植于阶庭之下,门墙之外,亦名梧桐。有子可啖与。诗所谓梧桐者非矣。一种身青叶圆大而长高三四尺,便有花如真红色,甚可爱。花成朵而繁叶尤疏宜植于阶坛庭榭,以为夏秋之荣。观厥名真桐,亦曰赪桐焉。凡二种虽得桐之名而无工度之用,且不近贵色也。
种植第三

凡种其子当先粪其地,然后匀散之。一春可高三四尺,瘠地只一二尺。尔土膏腴则茎叶青嫩而乌黑;土瘦薄则成苍黄之色。至冬便可易而植之,易之则独根者不深;而尤易蔓苟从小而易至大,则多为疾风之所倒折。以其一根不能自持,故也凡桐之子轻而喜飏如柳絮飞。可一二里其子遇地,熟则出在林麓间则不生矣。夫种子所长犹迟不如倒条压之覆以肥地自然。节节生条之上,又多散根茎大断而植之,胜于种者。又种子之地,宜高原之处。低湿则不能萌矣,或要其栽之。速者当于桐处耕锄其下,使蔓根寸断,则其根断自萌而茂与。夫子种者又相万矣,凡植之法于十月、十一月、十二月、正月。叶陨汁归其根皮干未通之时,必先坎其地而复粪之择植一二春者,全其根勿令冻损。经久为霜雪所薄掘后,即时以内坎中厥坎。惟宽而深先粪之以栽著,其上又复以粪覆其上,以黄土盖焉。一无爪爬二无振摇,至春则荣茂而木之易于杰干。其新茎可抽五六尺者,迨又至春则根行而蔓,其发乃尤愈于初春时也。如用春植则皮汁通叶,将萌根一伤,故枝叶瘁矣。至来春则齐土斫去矣,忌其空心者免为雨所灌,令别抽心者不然。至别下栽时,更斫去植则尤妙,于春斫也。盖春斫则破损,其椿又摇其根,故也桐之性不耐低湿,惟喜高平之地。如植于沙湿低下泉润之处,则必枯矣。纵抽茂不如高平之所,凡植后至于抽条时,必生岐枝日频视之。如岐枝萌五六寸,则去之高者,手不能及,则以竹夹折之。至二三年,则勿去其枝,恐其长而头下垂,故也伺其大则缘身,而上以铁刀贴身去。慎勿留椿只经一两春自然皮合也。桐之皮甚软脆而易伤,切忌耕锄之时及牛马等损之。如有所损,当以楮皮缠缚之,不尔则汁出也。及才一二丈,则多斜曲亦可以物对夹缚之。令直以木牵之,亦可盖桐抽条不戴首而出。又虚软故耳仍不喜巨材所荫,如此葺之其长可至十丈者。故枚乘七发云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信哉。凡桐之茂大尤速于馀木。故鄙语云相讼好栽桐,桐树好做甑讼,方兴言其易大也。
所宜第四

桐阳木也,多生于崇冈峻岳巉岩磐石之间。茂拔显敞,高煖之地。即嵇叔夜所谓荣绮季之畴,乃相与登飞梁越幽壑,拔璚枝陟峻岳以游乎。其下是也。今桐之所生未必皆茂,于崇冈峻岳但平原幽显之处,向阳之地,悉宜之。其性喜虚肥之土,植者其下,当常锄之,令熟无使草之。滋蔓为诸藤之所缠缚,致形材曲而不滑,及其有竹木根侵之尽,锄去更用诸粪拥之。则其长愈出,野者数倍十馀年间,可几也矣。其地宜黄土之地,则自然荣矣。若沙石之所虽与时皆昌,其长拔有迟焉。乐肥与熟者惟桐耳,纵桑柘亦无所敌夫肥熟,则叶圆而大,条虚而嫩,叶圆而大则鼓风矣。条虚而嫩则易折矣。凡欲避鼓折之患,则以竹竿破其叶,令作三片又摘之。令疏则虽遇疾风不能损也。以其叶破故耳。至三四春乃自坚成不必然也,桐之性皆恶阴寒,喜明煖阴。寒则难长明,煖则易大。故诗雅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是也。或阴湿之地,植之终不荣矣。夫阴湿则枝干曲而斜渍湿,则根叶黄而稿。凡植于高平黄壤经三两,春后锄其下,令见蔓根以粪拥之,尤良盖厥性耐肥故也。
所出第五

夫桐之所出岂独蜀之为美。植之亦可以为器。诗不云乎树之榛栗,椅桐梓漆爰伐琴瑟斯可知矣。江南之地尤多。今略志其书传所出堪美材者。峄山书曰峄阳孤桐。注云峄山。书曰峄阳之阳特生,桐中琴瑟。龙门山。《周礼·春官·大司乐》云:龙门之琴瑟。注云龙门山名也。枚乘七发云龙门之桐,高百尺而无枝,中郁结之轮菌,根扶疏以分离上。有千仞之峰下,临百丈之溪湍流溯波。又澹淡之其根半死,半生。冬则冽风漂霰飞雪之所激也;夏则雷霆霹雳之所感也。朝则黄鹂鸹鴠鸣焉;暮则羁雌迷鸟宿焉。独鹄晨号乎其上鶤鸡哀鸣。翔乎其下是言龙门所生之桐也。云和山。《周礼·大司乐》云:云和之琴瑟,以礼天神。注云云和山名也。空桑山又大司乐云,空桑之琴瑟。注云空桑山名也,此言云和空桑山之桐耳。可为琴瑟。以礼天神地祇也。寒山张协七命云寒山之桐出自太冥含黄钟,以土干据苍岑而孤生。又云晞三春之溢露溯九秋之鸣,飙零雪写其根。霏霜封其条木,既繁而后绿草未环,而先凋剪葳蕤之阳柯剖大。吕之阴茎注云,太冥北方也,其有骠国吹台所生之类。备于杂说篇中此不具也。
采斫第六

夫别地之肥瘠辨木之善否。明长育之法识栽接之宜者,惟山家流能之。然至其长养剥斫之术,多不能尽之。盖只知其长,养之道而不详乎。器用所妨者,今山家凡剥树之枝,悉皆去枝二寸,或尺馀云。免为雨所灌损而不知槁椿长,则皮不能包矣。迨至材巨槁椿方没,却反引水自灌及取用之时,以斧锯刃之。即槁椿腐而所置器者必为空穴矣。良由去之不早耳,凡长桐木二三春其岐枝,可以竹夹去之;竹夹不能及,则缘身而上用快刀去之。其去之务令与身相平,勿留馀蘖不二三春自然皮合矣。至大而用之,则无腐穴之病于其中也。岐枝则候长五寸,便可折矣。亦无留嫩椿则萌矣。夫岂惟桐乎,斫诸木者亦可平身而去,但人自昧耳。桐材成可为器,其伐之也。勿高留焉齐上而取之,若在山岩险绝之地,邃坞坑崖之处,其倒之则必拗惊,折裂扑伤体。理以其势不可以洁。故也如法之伐宜当所伐之下斧破之,上用巨绳缠缚一尺有馀,则免拆裂之虞矣。复用绳牵之俾向上出而从,仍先去其临险之枝,则无扑损之害矣。不然则周锄其下,以斧悉断其根,则其倒也。无二者之患然临事筹计知出于匠氏,但贵其勿伤为善者也。凡诸材之用,其伐必当八九月,伐之为良。不尔必多蛀虫,惟桐木无时焉。
器用第七

古今匠氏为小大之器度而用之,其可贵者则必云。乌椑、白杨梓、漆圭樠、山桃、白石梼、栗楩、楠松柏、椅棐之类善则善矣。然而采伐不时,则有蛀虫之害焉。渍湿所加则有腐败之患焉。风吹日曝则有拆裂之衅焉。雨溅泥淤则有枯藓之体焉。夫桐之材则异,于是采伐不时而不蛀虫渍湿,所加而不腐败风吹日曝而不拆裂。雨溅泥淤而不枯。藓乾濡相兼而其质不变,楩楠虽类而其永不敌,与夫上所贵者卓矣。故施之大厦可以为栋梁,桁柱莫比其固。但雄豪侈靡贵,难得而尚华藻,故不见用者耳。今山家有以为桁柱,地伏者诸木屡朽。其屋两易而桐木,独坚然而不动。斯久效之验矣。又世之为棺椁,其最上者则以紫沙为,贵以坚而难朽不为乾湿所坏。而不知桐木为之尤愈于沙木,沙木齧钉久而可脱。桐木则粘而不锈,久而益固更加之。以漆措诸重壤之下,周之以石灰与,夫沙可数倍矣。但识者则然亦勿为豪右所尚也,凡用琴瑟之材虽。皆用桐必须择,其可堪者。周礼取云和龙门空桑之桐为琴瑟。陶隐居云惟冈桐与白桐堪作琴瑟。书曰:峄阳孤桐风俗通云。生岩石之上采东南孙枝以为琴,是择其泉石向阳之材自然其声,清雅而可听蔡伯喈闻爨下,桐声取以为琴,号曰焦尾则知桐之材有贤,不肖皆混而无别。惟赏音者识之耳。凡白花桐之材以为器,燥湿破而用之则不裂。今多以为甑杓之类,其性理慢之故也。紫花桐之材文理如梓,而性紧而不可为甑。以其易拆故也使尤良焉。馀桐之材,但有名耳。不入栋梁棺椁器具之用矣。今之僧舍有刻以为鱼者,亦白花之材也。匠氏之用尤喜紫花者,白花涩而难光净。紫花紧而易光滑故也。
杂说第八

魏明帝《猛虎行》曰:双桐生枯井,枝叶自相加通。泉溉其根元雨润。其柯王逸少曰: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异于群类者也。庄子云:空门来风桐乳,致巢注门户空。风喜投之桐子似乳者,叶而生鸟喜巢之。易纬曰:桐枝濡毳而又空中难成,昜伤须成器而华新。论曰:神农黄帝削桐为琴。风俗通曰梧桐生于峄阳山岩,石之上。采东南孙枝为琴,声清。雅庄子曰:外子之神劳,子之精。则依树而吟据梧。而瞑注云劳困故耳。《吕氏春秋》曰:成王与唐叔虞燕居剪桐叶,以为圭曰此以封汝。《淮南子》曰:智者有所不足,故桐不可以为弩。遁甲曰梧桐不生则九州异,君梧桐以知日月。正闰生十二,叶一边有六叶,从下数一月有,闰则十三叶。视叶小者则知闰何月也,不生则九州异。君崔绮七蠲曰:爰有梧桐生于元溪,傅根朽壤托险生危。淮南子曰:桐木成云。注云取十石瓮满以水置桐,其中盖之三四日,气如云作。庄子曰鹓雏发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竹实不食。名山志曰吹台有高桐皆百围,峄阳孤生方此为劣。《淮南子》又曰:以巨斧击桐薪,不待利日良时而后破之。加斧桐薪之上,而无人力之奉,虽顺招摇,刑德,而不能破,无其势也。论衡曰:李子长为政,欲知囚情刻桐象囚形,凿地为坎,卧木囚其中。囚若正木囚不动,若有冤木囚动出。盖人之精诚著木人也。古诗云井梧栖云凤。又曰椅梧倾高凤。孟子曰拱把之桐梓人,苟欲生之皆知所以养之者,至于身而不知所以养之者,岂爱身不若桐梓哉。弗思甚也。今有场师舍其梧槚养,其贰棘则为贱,场师矣。广志曰骠国有白桐木,其叶有白毳,取其毳淹渍缉织,以为布。齐地记曰:齐城有梧,台即梧宫也。《齐书》曰:豫章王于郡起山列,种桐梧。武帝幸之置酒为乐。瑞应图曰:王者任用贤良,则梧桐生于东厢。礼斗威仪曰:君乘火而王其正平,梧桐长生。《述异记》曰:梧桐园在吴,夫差蕉国。一名琴川,梧园在句容县。传曰:吴王别馆有楸梧成林焉,古乐府云梧宫秋。吴王愁是也。《秦记》曰:初长安。谣曰:凤凰凤凰,止阿房。苻坚遂于阿房城,植桐数万株,以待之。其后慕容冲入阿房城,而止焉冲小字凤也。晋书武帝时临平岸崩出一石,鼓打之无声。张华曰:可以蜀中桐木刻鱼形,叩之得鸣。如其言果声闻数十里。后汉书蔡邕在吴,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裂之声。知其良木也。因请裁为琴,果有美音。故诗人名之曰:焦尾琴。《齐书》曰:王晏为员外郎,父普曜斋前松树。忽成梧桐,论者以为梧桐,虽有栖凤之美而失后凋之节晏后果不终。《高僧传》曰:僧瑜幼入释门,担薪欲焚身。以宋孝建中集薪为龛,请僧设斋礼别而入火中。经三日而瑜房内,忽生双桐树根枝丰茂郁翠,非常道辈异之号,为双桐沙门。
记志第九

《西山植桐记》云:咸聱子陈翥子翔少,渐义方训涉孤哀沦于季孟茕疾。否滞十有馀年,蝎蠹木虚,根枝不附。志愿相畔退而治,生至庆历。八年戊子冬十有一月于家后,西山之南始有地。数亩东至陈诩,西止柴氏。凡东西延二十丈,有奇南止弟翊北止兄剪,凡南北袤十丈,有奇自十二月。至于皇祐三年辛卯,冬浇而植之,凡数百株南栽戟榆以累。翊北树槿篱以分剪,馀桐皆布于内靡有列也。未植前斫,其地有圃者。至而问曰:将胡为乎。余答曰:植桐于其中圃者。笑曰:得利之速植桐不如,植桑之博矣。余应曰:吾非不知衣食之源,为世所急。但足而已。夫仲尼岂不能明老圃之业乎,下惠岂不能为盗蹠之事乎。苟议利而后动,诚圣贤之所不取,亦吾心之所未能也。翌日将植抚而祝之。曰:尔其材森森,直而理敷荣。朝阳立而不倚。吾将激清风,将其声听之。以为古琴之操焉,尔其叶萋萋,绿而繁应时开落不为物顽。吾将招君子游其下,乐之以待灵凤之栖焉。又曰吾今四十以徯,我数十年当蕲尔为周身之具。斯吾植之心也,因书为植桐记。《西山桐竹志》云:庆历八年冬十有一月,咸聱子陈翥治地,数亩于山之南,其下旧有水竹之苗,陈子以厥土。惟黄壤非桑之宜,堪桐与竹耳。始其谋而童氏谓曰:吾谓植数亩,桐竹不如植桑且以桑。一年一叶质之以买桐竹,可数倍矣。桐竹岂为生之急务乎,陈子默然不对卒。皆植桐与竹而已自谓曰:农圃之事,余岂不能为哉,苟有白圭陶朱之术,以致富而亡白圭陶朱之心。诚一聚祸之林,薮窟宅耳。昔齐豫章王于郡,起山列种桐竹号桐山。武帝幸之置酒为乐,吾虽布衣孤而且否,亦心有所好焉。夫竹岁寒不凋所以坚志性之操也。桐识时之变,所以顺天地之道也。俟桐茂竹盛,则当列坐石命。交友谈诗书论古今以招凉乎,其下岂有期我桑中之刺哉。俾后之好事者观之,知陈子虽无桑子。起家之能亦有虚心,待凤之意其豫章子猷之。俦乎乃自号桐竹,君既为植桐记,又作桐竹志以尽之云。
诗赋第十

植桐诗:并序书曰,峄阳孤桐。诗云椅桐梓漆。谓其可以为清庙之雅器,含太古之正音也。然自非蔡伯喈之奇识,张茂先之博物亦灶下之劳。薪林中之常木耳。庆历八年冬,予手植两行八十株于西山之南,因为植桐。诗云桐竹君咏并序,吾年至不惑命,乖强仕埙篪不合,遂成支离始有数亩之地。于西山之南乃植桐与竹。伯仲皆窃笑之,以为不能为农圃之事。而不知吾无锥刀之心,不迫于世利但将以游焉。而至其中休焉,而坐其下可以外尘纷邀。清风命诗书之交为,文酒之乐。亦人閒之逸老壶中之天地也,乃自号桐竹君。又为之咏云高桐临紫霞,修篁拂碧云。吾常居其閒自号桐竹君。不解仿俗利所希脱世,纷会友但文学启谈,皆典坟嘘嗟机巧徒反道。是胡云西山桐十咏,并序吾始植桐于西山之阳。议者诮其治生之拙,及数年桐茂森然可爱,而玩复私羡之始,知桐之易成耳。因作西山桐十咏识所好也。桐栽曰:吾有西山桐植之未盈,握所得从野人移来,出乔岳节凝叶尚秘根冻土自剥匪为待。篱鴳庸将栖鸑鷟,异日成茂林论材。谁见擢巨则为栋梁,微亦任楹桷。仍堪雅琴器奏之反淳朴,大匠如顾怜委躯。愿雕斲桐根。曰:我有西山桐,蚤邻桃与李,得地自行根。受芘踰高垒,上濯春云膏。下滋醴泉随,盘结侔循环。岐分类肢体乘虚肌体大,愤涨土脉起扶疏向山壤。蔓衍出林址,愿偕久深固无为伴生死。死议大厦材合抱,由滋此桐花。曰:我有西山桐,桐成茂其花香,心自蝶恋缥缥。带无遮华白含秀,色粲如凝瑶,华紫者吐芳英,烂若舒朝霞。素柰未足拟,红杏宁相加世。但贵丹药,夭艳姿骄奢。歌管绕庭槛,玩赏成今誇。倘或求美材,为尔长吁嗟。桐叶曰:吾有西山桐,下临百尺,溪布叶虽迟迟庇本。亦萋萋密类张翠幄。青堪剪封圭,滑泽经日久濡。毳随干跻迎风,带影动坠雨向身低。宁隐凡鸟巢自蔽仪,凤栖松柏徒尔顽。蒲柳空思齐,但有知心时。应候常勿迷桐。乳曰:吾有西山桐,厥实状如乳含房隐绿,叶致巢来。翠羽外滑,自为穗中。犀不可数,轻渐薄秋。阳重即濡绵雨霜后,感气裂随风倒烟坞。虽非松柏子受命,亦于土谁能好琴瑟。种之向春圃,始知非凡。林诸核。岂余伍桐材曰:高梧已繁盛萧萧,西山陇毳叶竟开展孙枝,自森耸擅美。惟东南滋荣藉萋菶不能容燕雀,只许栖鸾凤。宁入吴人爨,堪随伯禹。贡雨露时,加润霜雪胡为冻。况有奇特材足任雅琴用,中含太古音可奏。清风颂桐风曰:分材植梧桐桐茂成翠林,日日来轻风时时。自登临拂干动微毳吹,叶破圆阴虚凉,可解愠。鼓拂如调琴莫传,独鹄号愿送栖凤。吟岂羞楚襄王兰台堪,披襟亦陋陶隐居高阁听松音,无为摇落意慰我休閒心。桐阴曰:枝软自相交,叶荣更分茂。所得成清阴,仍宜当白昼。阴疑翠帟展,翳若繁云覆。日午密影叠,风摇碎花漏。冷不蔽空井,高堪在庭甃。吾本閒野人,受乐忘茕疚。亭亭如张盖,翼翼如层构。月夕独徘徊,犹思一重覆。桐径曰:时人羡桃李,下自成蹊径。而我爱梧桐,亦以成乎性。中平端隧道,还往非辽夐。直入无攲斜,横延亦径挺。月夕照影碎,春暮花光映。清朝濛露湿,落日随烟暝。不使草蔓滋,任从根裂迸。堪诣蒋诩徒,惟任蓬蒿盛。桐赋并序始吾植桐与竹,于西山南见。诮于天伦閒,以谓拙难于。生计不如桑,柘果实之木。有所利吾决,而遂其志乃。自号桐竹君,以固而拒之,又作西山桐诗:十二首复掇其诗之馀,次而为赋。所以申植之之心也。其辞曰:伊梧桐之柔木,生崇绝之高冈。盗天地之淳气,吐春冬之奇芳。借濡润于夕陛藉,和暖于阴阳绵。岁月之久持森郁,茂而延昌尔其溪。临千仞岩空百丈,增巘岌以周列重。峰嶪其相向势崔嵬,而峭且峻形岖崄。而不可上崖崄巇,以无土壑嶒巉而勿敞枝上拔,而虽荣根下朵,而不长迅雷疾。风之所飘击涌濡飞溜之所,涤荡蒙苦雾而含暝锁。愁云于写望霏霜,封条而欲折。积雪拥根而致强枝,蠹则中间节伤则液满。同枌棘以溷殽杂枢榆,而苍莽。于是哀狖晨吟饥,枭夜啼熊狐傍宿。麇麑下蹊悲号叫,啸回惶惨悽勇。夫闻之而心碎,山鬼寻之而昼迷。寒雕啄鹰以之游,集妖鸟怪鵩以之安栖。盖人迹罕履。故物类来萃材,虽具不见用,于匠氏根以固。故不可以移。徙其或春气和木,向荣飞子结孕。其柢抽萌,条毳毳以嫩耸。叶茸茸而绿。成水再离而自茂,气犹缺而未英。当斯时也。吾孤且否人无我谙,既支离而不煖。始有地于西山之南,遂忘刻锐任情意。命钁以薙草向阳以避地列,行行之坑坎有鳞鳞之位。次庸以梧桐植而异,群类也。由是召山叟访场师,披榛棘之丛薄陟峰,峦之险危。望椅梓以相近,求拱把而见移全根本之。延蔓择材干之珍奇,乃等地以森植亦分株,而对之侔底道之矢。直鄙左右之器,欹迈夹道之细柳类通衢之。高椅累岁时,而茂盛发花,叶之繁滋土膏泉液,以泽乎根春风夏雨以长。其枝晨霞暮云以荫,其干清露薄雾以润其肌。阳乌舒煖以条布阴,兔飞光而影垂佳。庭雪之难积噱岩霜之易,晞是以其上则鹎鶋鷩之所不敢栖也。其下则腾猿飞𤢹之所,不获息也。结藤垂蔓莫得而依也,奔泉依濑亡由而及矣。故远而望之如列戟与排矛,即而憩之。若绿幄与翠裯,将以集鸑鷟鸣鸺鹠玩之。以兴咏听之。以消忧于是招直谅之宾,命端善之友坐,萋萋之阴荫论诗书之盛,否逍遥乎。志气宴乐以文酒赏,兹桐之森森玩桑,柘之黝黝彼槐叹婆娑,樗伤拥肿。一则为尽其生意。一则嗟无其器用,未若叶中药饵材堪梁栋云,和曾入于周制峄阳。乃随于禹贡有名,实以相副。岂虚伪以动众,吾将采东南之孤枝。创疏白之雅琴,弦以檿桑之丝徽。以双南之金同夔牙,以挥鼓并钟期而侧,聆追淳风于先德。写太古之遗音,使桀纣之乐。惭靡郑卫之声,愧淫非铿锵也。不足以倾鄙,夫之耳有幽静也。自可以悦君子之心,桐竹君乃神魂。清心志和以道自任,孰知其它据高梧以释。俗申素臆以长歌。歌曰:蒿艾茂郁兮,芝兰不馨柞栎芬芳兮,楩楠不亨苟毁方。以趋势兮,虽棫朴而见称。倘容援之云依兮,虽楸梓而勿名。且斥远于匠石兮,终见委于林衡自乐。天以知命兮,故无虑而自营歌卒,瞬目周玩沈吟自断复。以馀音系。而为乱曰:贵远贱近时之宜兮,众咸去朴争华伪兮,花叶不能资耳目兮。子实无堪充口腹兮,人谁采用到林麓兮。虽材还同不材木兮,无愿终身老林泉兮,器与不器居其閒兮,梓桐放怀事都捐兮,优游共得终天年兮。

《徐光启·农政全书》梧桐考

元扈先生曰:正二月内以黄土拌钜末少许,或盆或地上俱可种。上覆土末寸半许,时时用水浇灌,使土常湿,待长尺馀移栽,冬间不用苫盖。
又曰:江东江南之地,惟桐树黄栗之利易得。乃将旁地山场,尽行锄转种芝麻,收毕仍以火焚之,使地熟而沃。首种三年桐,其种桐之法要在二人。并耦可顺而不可逆。一人持桐油一瓶,持种一箩;一人持小锄一把,将地起,即以油少许滴,土中随以种置之。次年苗出仍要耘耔一遍,此桐三年乃生。首一年犹未盛,第二年则盛矣。生五六年亦衰,即以栗櫼剥之。一二年其栗便生且最大,但其味略滞耳。首种三年,桐为利近速图久远之利,仍要树千年桐法,亦如前。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本经桐叶,即白桐也。桐华成筒,故谓之桐。其材轻虚,色白而有绮文,故俗谓之白桐、泡桐。古谓之椅桐也。先花后叶,故《尔雅》谓之荣桐,或言其华而不实者,未之察也。陆玑以椅为梧桐。郭璞以荣为梧桐,并误矣。
《集解》
别录曰:桐叶生桐柏山谷。
陶弘景曰:桐树有四种。青桐、叶皮青似梧而无子。梧桐皮白叶似青桐而有子;子肥可食。白桐一名椅桐,人家多植之。与冈桐无异,但有花子。二月开花,黄紫色。礼云三月桐始华者也,堪作琴瑟冈桐无子,是作琴瑟者。本草用桐华应是白桐。
苏颂曰:桐处处有之。陆玑草木疏言:白桐宜为琴瑟。云南牂牁人取花中白毳,淹渍绩以为布,似毛服谓之华布。椅即梧桐也。今江南人作油者,即冈桐也。有子大于梧子。江南有赪桐,秋开红花无实,有紫桐花如百合。实堪糖煮以啖,岭南有刺桐花色深红。寇宗奭曰:本经桐叶不指定,是何桐致难执用。但四种各有治疗。白桐叶三枚,开白花,不结子。无花者为冈桐。不中作琴体,重荏桐子。可作桐油,梧桐结子可食。
李时珍曰:陶注桐有四种。以无子者为青桐;冈桐有子者为梧桐;白桐寇注言白桐;冈桐皆无子。苏注以冈桐为油桐。而贾思协《齐民要术》言实而皮青者为梧桐,华而不实者为白桐。白桐冬结似子者,乃是明年之华房非子也。冈桐即油桐也,子大有油。其说与陶氏相反,以今咨访互有是否盖。白桐即泡桐也,叶大径尺最,易生长皮,色粗白,其木轻虚不生虫蛀。作器物屋柱甚良。二月开花如牵牛花,而白色结实大如巨枣,长寸馀壳内有子,片轻虚如榆荚葵。实之状老则壳裂,随风飘扬。其花紫色者名冈桐,荏桐即油桐也,青桐即梧桐之无实者。按陈翥桐谱分别白桐、冈桐甚明。云白花桐文理粗,而体性慢喜生朝阳之地,因子而出者。一年可起三四尺,由根而出者可五七尺。其叶圆大而尖长,有角光滑而毳,先华后叶花白色,花心微红,其实大二三寸,内为两房。房内有肉,肉上有薄片,即其子也。紫花桐文理细而体性坚,亦生朝阳之地,不如白桐。易长其华三角,而圆大如白桐,色青多毛,而不光且硬,微赤亦先花后叶,花色紫,其实亦同白桐而微尖状如诃子。而粘房中肉黄色,二桐皮色皆一。但花叶小异,体性坚慢不同尔,亦有冬月复花者。
桐叶气味

苦寒无毒
桐叶主治

本经曰:恶蚀疮著阴。
李时珍曰:消肿毒生发。
木皮主治

本经曰:五痔杀三虫。
别录曰:疗奔豚气病。
甄权曰:五淋沐发,去头风,生发滋润。
李时珍曰:治恶疮小儿,丹毒煎汁涂之。
花主治

本经曰:傅猪疮,饲猪肥大三倍。
附方

手足肿浮,桐叶煮汁渍之,并饮少许,或加小豆尤妙。〈圣惠方〉
痈疽发背大如盘,臭腐不可近。桐叶醋蒸贴上,退热止痛。渐渐生肉,收口极验秘方也。〈医林正宗〉
发落不生。桐叶一把,麻子仁三升,米泔煮五六沸,去滓,日日洗之则良。〈肘后方〉
发白染黑。经霜桐叶,及子多收捣碎,以甑蒸之,生布绞汁沐头。〈普济方〉
肿从脚起。削桐木煮汁,渍之并饮少许。〈肘后方〉伤寒发狂。六七日热极狂言,见鬼欲走。取桐皮削去黑,劈断四寸一束,以酒五合,水一升,煮半升,去滓,顿服当吐。下青黄汁数升即瘥。〈肘后方〉
跌扑伤损。水桐树皮去青留,白醋炒捣傅。〈集简方〉眼见诸物,禽虫飞走,乃肝胆之疾。青桐子花,酸枣仁,元明粉羌活各一两,为末每服二钱,水煎和滓,日三服。〈经验良方〉
梧桐释名
李时珍曰:梧桐名义未详。《尔雅》谓之榇,因其可为棺。《左传》所谓桐棺三寸,是矣。旧附桐下今别出条。
集解

陶弘景曰:梧桐皮白叶似青桐,而子肥可食。
苏颂曰:陶氏谓白桐一名椅桐。陆玑谓梓实桐皮为椅,即今梧桐。是二种俱有椅名也。遁甲书云梧桐可知日月,正闰生十二叶,一边有六叶。从下数一叶为一月,至上十二月。有闰生十三叶,视叶小者则知闰何月也。故曰梧桐不生则九州异。
寇宗奭曰:梧桐四月开,嫩黄小花一如枣花,枝头出丝堕地成油,沾渍衣履五六月,结子人收炒食味,如菱芡。此是月令清明桐始华者。
李时珍曰:梧桐处处有之,树似桐而皮青,不皵其木无节,直生理细而性紧。叶似桐而稍小,光滑有尖,其花细蕊坠下如醭,其荚长三寸许,五片合成老则裂。开如箕谓之櫜鄂,其子缀于櫜鄂,上多者五六少,或二三子大如胡椒。其皮皱。《罗愿·尔雅翼》云:梧桐多阴,青皮白骨似青桐而多子,其木易生鸟衔子,堕辄生但晚春生叶,早秋即凋。古称凤凰非梧桐不栖,岂亦食其实乎。诗云梧桐生矣。于彼朝阳。《齐民要术》云:梧桐生山石间者为乐。器更鸣响也。
皮主治

李时珍曰:烧研和乳汁,涂须发变黄赤。
苏颂曰:治肠痔。删繁方治痔。青龙五生,膏中用之。
叶主治

肘后方曰:发背炙焦。研末蜜调傅乾即易。
子气味
甘平无毒子主治

李时珍曰:捣汁涂拔,去白发。根下必生黑者。又治小儿口疮,和鸡子烧存性研掺。
罂子桐释名
李时珍曰:罂子因实状似罂也,虎子以其毒也。荏者言其油似荏油也。
《集解》
陈藏器曰:罂子桐生山中,树似梧桐。
苏颂曰:南人作油者,乃冈桐也。有子大于梧子。寇宗奭曰:荏桐早春先开淡红花,状如鼓子。花成筒子,子可作桐油。
李时珍曰:冈桐即白桐之紫花者,油桐枝干花,叶并类冈桐而小树,长亦迟花,亦微红。但其实大而圆,每实中有二子,或四子。大如大风,子其肉白色,味甘而吐人亦或谓之紫花桐。人多种莳收子货之为油,入漆家及艌船用。为时所须人多伪之,惟以篾圈蘸起。如鼓面者为真。
桐子油气味

甘微辛寒,有大毒。
大明曰:冷微毒。
李时珍曰:桐油吐人得酒,即解。
主治

陈藏器曰:摩疥癣虫疮,毒肿毒鼠,至死。
大明曰:傅恶疮及宣水肿,涂鼠咬处,能辟鼠。
李时珍曰:涂胫疮汤,火伤疮吐,风痰喉痹,及一切诸疾,以水和油扫入喉中,探吐或以子研末,吹入喉中,取吐又点灯烧铜,箸头烙风热烂眼亦妙。
附录郢桐

陈藏器曰:生山谷閒状似青桐,叶有桠。人取皮以沤丝木皮,味甘温无毒。治蚕咬,毒气入腹为末服。之鸡犬食蚕欲死者,煎汁灌之,丝烂即愈。叶主蛇、虫、蜘蛛咬毒,捣烂封之。
附方

痈肿初起桐油点灯,入竹筒内薰之,得出黄水即消。〈医林正宗〉
血风臁疮,胡粉锻过。研桐油调作隔纸膏贴之。又方用船上,陈桐油,石灰,锻过,又以人发拌桐油炙乾为末,仍以桐油调作膏涂纸上,刺孔贴之。〈杨起简便方〉脚肚风疮如癞,桐油人乳等分扫之,数次即愈。〈集简方〉酒皻赤鼻,桐油入黄丹,雄黄傅之。〈摘元方〉冻疮皲裂,桐油一碗,发一握,熬化瓶收,每以温水洗。令软傅之即安。〈救急方〉
解砒石毒。桐油二升,灌之,吐即毒解。〈华陀危病方〉
海桐释名
李珣曰:生南海山谷中,树似桐。而皮黄白色,有刺故以名之。
《集解》
苏颂曰:海桐生南海及雷州近海州郡,亦有之。叶大如手,作三花,尖皮若梓,白皮而坚韧,可作绳。入水不烂,不拘时月采之。
又曰:岭南有刺桐,叶如梧桐。其花附干而生侧,敷如掌形若金凤,干枝有刺,花色深红,江南有赪桐,红花无实。
李时珍曰:海桐皮有巨刺,如鼋甲之刺。或云即刺桐皮也。按嵇含南方草木状云,九真有刺桐布,叶繁密三月,开花赤色照映三五房,凋则三五复。发陈翥桐谱云刺桐生山谷中,文理细紧而性喜,拆裂体有巨刺,如欓树。其实如枫赪,桐身青。叶圆大,而长高三四尺,便有花成朵,而繁红色如火,为夏秋荣观。
木皮气味

苦平无毒
大明曰温。
主治

开宝曰:霍乱中恶,赤白久痢。除疳𧏾疥,癣牙齿虫痛。并煮服及含之水浸洗,目除肤赤。
李珣曰:主腰脚不遂,血脉顽痹腿,膝疼痛赤白泻痢。李时珍曰:去风杀虫,煎洗赤目。
发明

苏颂曰:古方多用浸酒治风蹶。南唐筠州刺史王绍颜撰续传信方云,顷年予在姑,熟得腰膝痛,不可忍。医以肾脏风,毒攻刺诸药。莫疗因览《刘禹锡传》信方备有此验,修服一剂。便减五分,其方用海桐皮二两,牛膝芎藭羌活地,骨皮五加,皮各一两,甘草半两,薏苡仁二两,生地黄十两,并净洗焙乾剉以绵包裹入无灰酒二斗,浸之冬二七,夏一七,空心饮一盏,每日早午晚各一次,长令醺醺此方不得添减禁毒食。季时珍曰:海桐皮能行经络,达病所。又入血分及去风杀虫。
刺桐花主治

苏颂曰:止金疮血殊效。
附录鸡桐

李时珍曰:生岭南山间,其叶如桐,用叶煮汤,洗渫足膝,风湿痹气。
附方

风癣有虫。海桐皮蛇床子等,分为末以腊猪脂,调搽之。〈艾元英如宜方〉
风虫牙痛。海桐皮煎水,漱之。〈圣惠方〉
中恶霍乱。海桐皮,煮汁服之。〈圣济总录〉
胡桐泪释名
李珣曰:胡桐泪是胡桐树脂也。故名泪作律字者,非也律泪声讹尔。
李时珍曰:《西域传》云:车师国多胡桐。颜师古注云胡桐似桐不似桑,故名胡桐。虫食其树,而汁出下流者,俗名胡桐泪。言似眼泪也。其入土石成块,如卤碱者为胡桐。碱音减或云律,当作沥非讹也。犹松脂名沥青之义亦通。
集解

苏恭曰:胡桐泪出肃州,以西平泽及山谷中。形似黄矾而坚,实有夹烂,木者云是胡桐。树脂沦入土石,碱卤地者,其树高大皮,叶似白杨,青桐桑辈,故名胡桐,木堪器用。
韩保升曰:凉州以西有之。初生似柳,大则似桑,桐其津下入地与土石相染,状如姜石。极咸苦得水便消,若矾石消石之类,冬月采之。
大明曰:此有二般木律不中入药,惟用石律石上采之,形如小石片,子黄土色者为上。
苏颂曰:今西番,亦有商人货之。
李时珍曰:木泪乃树脂流出者,其状如膏油。石泪乃脂入土石间者,其状成块。以其得卤斥之,气故入药为胜。
气味

咸苦大寒无毒。
苏颂曰:伏砒石可为金银釬药。
主治

唐本草曰:大毒热心,腹烦满水和服之,取吐牛马急黄黑汗水,研三二两,灌之立瘥。
大明曰:主风虫牙,齿痛杀火,毒面毒。李珣曰:风疳𧏾齿骨槽风劳,能软一切,物多服令人吐。
张元素曰:瘰𤻤非此,不能除。李时珍曰:咽喉热痛,水磨扫之,取涎。
发明

苏颂曰:古方稀用,今治口齿。家多用为最要之物。李时珍曰:石泪入地,受卤气故其性寒,能除热,其味咸能入骨软坚。
附方

湿热牙疼,喜吸风胡。桐泪入麝香掺之。
牙疼出血,胡桐泪半两,研末夜夜贴之,或入麝香少许。〈圣惠方〉
走马牙疳,胡桐碱黄丹等分为末掺之。〈医林集要〉牙疳宣露,脓血臭气者,胡桐泪一两,枸杞根一升,每用五钱,煎水热漱。又方胡桐泪葶苈等分研掺之。〈圣惠方〉
牙齿蠹黑乃肾虚也。胡桐泪一两,丹砂半两,麝香一分,为末掺之。〈圣济总录〉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