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橡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目录

 橡部汇考
  橡图
  诗经〈唐风鸨羽 秦风晨风 陈风东门之枌 大雅绵〉
  周礼〈地官大司徒〉
  尔雅〈释木〉
  山海经〈西山经 中山经〉
  淮南子〈时则训〉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柞〉
  毛诗陆疏广要〈集于苞栩 山有苞栎 柞棫拔矣〉
  六书故〈栎〉
  徐光启农政全书〈橡子树考〉
  本草纲目〈橡实 柞木〉
 橡部艺文一
  韩木赞         宋王大宾
  韩江韩山韩木      明郭子章
 橡部艺文二〈诗〉
  大栎          明游一清
 橡部选句
 橡部纪事
 橡部杂录
 槲部汇考
  槲图
  诗经〈召南野有死麇〉
  尔雅〈释木〉
  本草纲目〈槲实〉
 槲部艺文〈诗〉
  种木槲花        唐柳宗元
 槲部选句
 槲部纪事
 槲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六卷

橡部汇考

释名

《栩》《诗经》     《栎》《诗经》
《柞》《诗经》     《杼》《尔雅》
《橡》《尔雅疏》    《凿子木》《俗名》

橡图


《诗经》唐风鸨羽

肃肃鸨羽,集于苞栩。
〈传〉苞稹栩杼也,〈疏〉苞稹释言,文孙炎曰:物丛生。曰:苞齐人名曰稹。郭璞曰:今人呼物丛致者,为稹笺云稹者根相迫迮梱致貌亦谓丛生也栩杼释木文。郭璞曰:柞树也。陆玑疏云:今柞栎也。徐州人谓栎为杼,或谓之为栩;其子为皂,或言皂斗;其壳为汁可以染皂。今京洛及河内,多言杼。汁谓栎为杼,五方通语也。〈朱注〉苞丛生也,栩柞栎也。其子为皂,斗壳可以染皂者是也。〈大全〉本草注曰:栎木三四月开黄花,八九月结实。其实为皂,斗槲栎皆有斗。《尔雅》曰栎。其实梂释曰:梂盛实之房也。其实橡也。有梂汇自裹柞栎也。杼也,栩也,皆栎之通名橡斗,子蒸食可止饥,壳堪染皂。

秦风晨风

山有苞栎

〈传〉栎木也,〈疏〉释木云:栎其实梂。孙炎曰:栎实橡也。有梂汇自裹也。陆玑疏云:秦人谓柞为栎。河内人谓木蓼为栎椒,榝之属也。其子房生为梂,木蓼子亦房生。故说者或曰柞栎,或曰木蓼,玑以为此秦诗也。宜从其方土之,言柞栎是也。

陈风东门之枌

东门之枌,宛丘之栩。
〈传〉栩杼也

大雅绵

柞棫拔矣。
〈笺〉柞栎也,棫白桵也。〈疏〉释木云:栎其实梂,不言栎。是柞。陆玑疏云:周秦人谓柞栎为栎,盖据时,人所名而言之。棫白桵释木文。郭璞曰:桵小木也,丛生有刺,实如耳珰,紫赤可食。陆玑疏云:三苍说棫即柞也,其材理全白无赤心者为白桵。直理易破,可为犊车,又可为矛戟矜。今人谓之白梂,或曰白柘,此二说不同,未知孰是。〈朱注〉柞栎也枝长,叶盛丛生有刺,棫白桵也。小木亦丛生,有刺拔挺,拔而上不拳曲蒙密也。
《周礼》地官
大司徒之职,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一曰山林,其植物宜皂物。
〈注〉皂物柞栎之属。今世间谓柞,实为皂斗。〈疏〉柞实之皮得染皂,故引今世犹谓柞,实为皂斗为證。

《尔雅》释木

栩杼
〈注〉柞树,〈疏〉栩一名杼。郭云柞树。诗《唐风云集》于苞栩。陆玑疏云今柞栎也,徐州人谓栎为杼,或谓之为栩,其子为皂,或言皂斗,其壳为汁可以染皂。今京洛及河内,言杼汁谓栎为杼,五方通语也。

栎其实梂
〈注〉有梂汇自裹,〈疏〉栎似樗之木也。梂盛实之房也。孙炎曰:栎实橡也。郭云有梂汇自裹。诗秦风云山有苞栎。《陆玑疏》云秦人谓柞栎为栎。河内人谓木蓼为栎椒,榝之属也。其子房生为梂,木蓼子亦房。生故说者或曰柞栎,或曰木蓼。玑以为此秦诗也。宜从其方土之言,柞栎是也。

《山海经》《西山经》

大时之山上,多榖柞。
〈注〉柞栎

申山其上,多榖柞。
白于之山下,多栎檀。
〈注〉栎即柞

《中山经》

首山其阴多榖柞。
良馀之山,其上多榖柞。
升山其木,多榖柞棘。
景山其木,多杼檀。
铜山其木,多榖柞。
衡山上,多榖柞。
仁举之山,其木多榖柞。
琴鼓之山,其木多榖柞。
涿山其木多榖柞杻。
丰山其下多榖柞。
大支之山,其木多榖柞。
龟山其木多榖柞。
真陵之山,其木多榖柞。

《淮南子》时则训

十二月,其树栎。
〈注〉栎可以为车,毂木不出,火惟栎为然。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柞

《尔雅》云栩杼。郭注云柞树京洛人,呼杼为橡,子以橡壳为杼,斗橡子俭岁可食,以为饭丰年,牧猪食之,可以致肥也。

宜于山阜之曲,三遍熟耕漫散橡子。即再劳之,生则薅治常。令净洁一定不移,十年中椽可杂用。
一根直十文。

二十岁中屋樽。
一根直百钱。

柴在外斫去寻生料理还复,凡为家具者所宜种。
十岁之后,无求不给。
《毛诗·陆疏广要》唐风

集于苞栩

栩今柞栎也。徐州谓栎为杼,或谓之为栩。其子为皂,或言皂斗。其壳为汁,可以染皂。今京洛及河内,多言杼斗,或云橡斗,谓栎为栩,五方通语也。《尔雅》云栩杼。郭注柞树。郑注栩柞木,今人以为梳。本草云,橡实堪染,用一名杼斗,槲栎皆有。斗以栎为胜,所在山谷中,皆有图经云。木高二三丈,三四月开黄花,八九月结实。柞栎也,杼也,栩也,皆橡栎之通名枕。中记曰,橡子非果,非谷最益人,服食无气而受气,无味而受味消食,止痢令人强健。本草衍义云,栎叶如栗,叶坚而不堪充材。风土记云吴越之俗名,柞为枥。古今注云,杼实曰橡东海及徐州谓之木,莲其叶始生,食之味辛,其梂子八月中。
成抟以为烛,明如胡麻,烛研以为羹,肥如胡麻羹。
《秦风》山有苞栎苞栎秦人谓柞为栎。河内人谓木蓼为栎椒,榝之属也。其子房生为梂,木蓼子亦房生。
《尔雅》云栎其实梂。郭云有梂。汇自裹疏云,栎似樗之木也。梂盛实之房也。孙炎曰栎实橡也。玑疏云秦人谓柞为栎。故说者或曰柞栎,或曰木蓼玑。以为此秦诗也宜从其方土之言柞栎是也郑注亦谓之橡一名皂斗。其实作梂似栗,实而小。尔雅翼管子五粟之土,其柘其栎条直以长。淮南时则训十二月之木,正月其木杨,杨蒲柳也。杨木春先二月,其木杏,有窍在中象阴,布散在上三月,其木李李,亦有核李后杏熟。故主三月四月,其木桃说与杏同桃。后李熟,故主四月五月。其木榆六月,其木梓说未闻七月,其木楝楝实凤凰所食。今雒城旁有树楝,实秋熟。八月其木柘未闻,九月其木槐槐怀也。可以怀来远人。十月其木檀檀阴木也。十一月其木枣取其赤心也。十二月其木栎栎可以为车毂,木不出火唯栎为。然亦应阴气也。庄子匠石见栎社树,其大蔽牛絜之百围。《上林赋》注应劭曰,栎采木也。颜师古以为木蓼,叶辛初生可食。通志栎曰橡。亦曰槲。其实作梂曰皂斗,曰橡斗。然有二种。南土多槲,北土多栎。《尔雅》释木云,栎其实梂。诗秦风云,山有苞栎,并此也。其释木云,栩杼与。唐风云集于苞栩并是柞,木而陆玑误谓是此耳。橡实之类,极多大体,皆栗属也。可食有似栗,而圆者大小,有三四种。《周礼》笾人所谓榛,实是也二三实。作一梂正似栗而小者,大小有三四种。《尔雅》所谓栵栭是也。注云子如细栗,江东人亦呼为栭栗。今俗谓之芓栗、猴栗、柯栗,皆其类也。或曰槲之,实似栎而小不可食。
《大雅》柞棫拔矣柞棫三苍说棫即柞也,其材理全白无赤心者为白桵。直理易破可为犊车轴,又可为矛戟铩。《尔雅》云棫白桵。郭注小木丛生有刺,实如耳珰。紫赤可啖。郑注即山柘也。《尔雅》翼柞生南方,叶细而密,今人为梳用之。《诗雅》道柞为尤多,方周之兴太姒梦,商之庭产棘小,子发取周庭之梓,植之于阙间,梓化为松柏。柞棫觉惊以告文王。文王曰:勿言冬日之阳,夏日之阴,不召而物自来,以为宗周兴王之兆。故诗曰: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帝作邦作对。自太伯王季未必不谓此也。又述文王之事曰:柞棫拔矣,山木多矣,而独言柞棫盖柞民之所燎,且至于耸拔,则其馀可知也。齐民要术称柞,斫去寻生料理还复盖,良木之易成者。然亦非人力料理,有不可复此以见太王之勤也。又言柞宜种于山阜之曲,十年中椽,二十年中屋,樽柴在外。然则为利亦博矣。通志柞木曰棫,曰栩,曰杼。《尔雅》云栩杼诗,析其柞薪,又曰柞棫,斯拔。陆玑云三苍云棫,即柞也。其叶繁茂,其木坚韧,有刺。今人以为梳,亦可以为车轴。严粲云柞栎也,即唐风鸨羽,所谓栩也。
据陆氏释柞棫与。唐风集于苞栩之栩,秦风山有苞栎之,栎一物也。秦人谓柞为栎;徐州人谓栎为栩,不过方言或异耳严。华谷亦云,然。但郑渔仲谓栩杼为柞,谓栎为槲别。是一种本草,又以槲栎,稍有差别朱。子解柞云枝长,叶盛,丛生有刺,却与栎。叶如栗叶者不同,况柞十年中椽,二十年中屋。而朱子解棫云小木丛,生有刺,何相去之远耶。可见棫是小木,所谓无赤心,实如耳珰者是也。柞栩栎是大木,所谓栗属树大蔽牛者是也。但郑氏认棫是山柘,恐未必然。

《六书故》

栎冬不凋,其实亦斗,有黑心栎、白栎、绵栎。白栎子尤细绵,栎以坚忍得名。

《徐光启·农政全书》橡子树考

橡木高二三丈,叶似栗叶而大,开黄花,其实橡也。有梂汇,自裹其壳,即橡斗也。
救饥

取子换水,浸煮十五次,淘去涩味,蒸极熟食之,厚肠胃肥,健人不饥。
元扈先生曰:食麦橡令人健行。
又曰:取子碾或舂,或磨,细水海去苦味,次淘取粗查饲豕,甚充肠淘取细粉如制,真粉,天花粉,法与栗粉,不异也。凡木实草,根去恶味,取净粉法并同。

《本草纲目》

橡实释名
掌禹锡曰:按《尔雅》云,栩杼也,又曰栎。其实梂。孙炎注云,栩一名杼也,栎似樗之木也。梂盛实之房也,其实名橡。有梂汇自裹之。诗唐风云,集于苞栩。秦风云山有苞栎。陆玑注云即柞栎也。秦人谓之栎。徐人谓之杼,或谓之栩,其子谓之皂。亦曰皂斗,其壳煮汁可染皂也,今京洛河内亦谓之杼,盖五方通语皆一物也。李时珍曰:栎柞木也,实名橡斗皂斗,谓其斗刓剜象斗,可以染皂也。南人呼皂如柞,音相近也。
《集解》
苏颂曰:橡实栎木子也,所在山谷,皆有木。高二三丈,三四月开花黄色,八九月结实。其实为皂斗槲,栎皆有斗,而以栎为胜。
寇宗奭曰:栎叶如栗叶,所在有之。木坚而不堪充材,亦木之性也。为炭则他木皆不及,其壳虽可染皂,若曾经雨水者,其色淡。槲亦有壳,但小而不及栎也。李时珍曰:栎有二种,一种不结实者,其名曰棫。其木心赤诗云,瑟彼柞棫是也。一种结实者,其名曰栩其实为橡,二者树小则耸枝大,则偃蹇。其叶如槠叶,而文理皆斜句,四五月开花如栗花,黄色结实如荔子,核而有尖其蒂,有斗包其半截,其仁如老莲,肉山人俭岁采,以为饭或捣浸,取粉食。丰年可以肥猪。北人亦种之,其木高二三丈,坚实而重有斑文点点。大者可作柱栋,小者可为薪炭。周礼职方氏山林,宜皂物柞栗之属,即此也其嫩,叶可煎饮代茶。
实修治

雷敩曰:霜后收采,去壳蒸之,从巳至未剉作五片日乾用。
周宪王曰:取子换水浸十五次,淘去涩味,蒸极熟食之,可以济饥。
实气味

苦微温无毒。
实主治

苏恭曰:下痢厚肠胃肥健人。
大明曰:涩肠止泻,煮食止饥禦歉岁。
实发明

孙思邈曰:橡子非果非谷,而最益人服食。未能断谷啖之。尤佳无气而受气,无味而受味,消食止痢,令人强健不饥。
李时珍曰:木实为果,橡盖果也。俭岁人皆取,以禦饥昔挚虞入南山。饥甚拾橡,实而食。唐杜甫客秦州采橡栗,自给是矣。
斗壳修治

大明曰:入药并宜捣,细炒焦或烧存性研用。
斗壳气味

涩温无毒。
斗壳主治

苏恭曰:为散及煮汁服,止下痢并可染皂。
大明曰:去肠风崩中带下冷热泻痢,并染须发。
木皮根皮气味

苦平无毒。
木皮根皮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因风犯露致肿者,煎汁日洗令脓血尽,乃止亦治痢。
大明曰:止水痢,消瘰𤻤。
附方

水谷下痢,日夜百馀行者,橡实二两,楮叶炙一两,为末每服一钱,食前乌梅汤调下。〈圣惠方〉
血痢不止,上方加缩,砂仁半两。
下痢脱肛,橡斗子烧存性,研末猪脂和傅。〈直指方〉痔疮出血,橡子粉、糯米粉、各一升,炒黄滚水调作果子,饭上蒸熟食之,不过四五次效。〈李楼奇方〉
石痈坚硬如石,不作脓用橡子,一枚以醋于清石上磨,石汁涂之乾,则易不过十度,即平。〈千金方〉
肠风下血橡斗子壳,用白梅肉填满两斗,合定铁线扎住,锻存性研末,每服二钱,米饮下。 一方用硫磺填满锻,研酒服。〈余居士选奇方〉
走马牙疳,橡斗壳入盐填满合定烧,透出火毒,研末入麝香,少许。先以米泔漱过搽之。〈全幼心鉴〉
风虫牙痛,橡斗五个入盐,在内皂荚一条入盐。在内同煆过研末,日擦三五次,荆芥汤漱之良。〈经验良方〉蚀烂痈肿及疣赘瘤痣,柞栎木灰四斗,桑柴灰四斗,石灰一斗,五升以沸汤,调湿甑中蒸一日,取釜中沸汤七斗,合甑灰淋之,取汁再熬至一升,投乱头发一鸡子,大消尽又剪五色,綵投入消尽,瓶盛蜜收,每以少许挑破点之。煎时,勿令鸡犬妇人小儿见。〈普济方〉
柞木释名
李时珍曰:此木坚忍可为凿柄,故俗名凿子。木方书皆作柞木盖,昧此义也。柞乃橡栎之名非此木。
《集解》
陈藏器曰:柞木生南方,细叶。今之作梳者是也。李时珍曰:此木处处山中有之,高者丈馀,叶小而有细齿,光滑而韧其木,及叶丫,皆有针刺经。冬不凋五月,开碎白花不结子,其木心理皆白色。
木皮气味

苦平无毒。
李时珍曰:酸涩。
木皮主治

陈藏器曰:黄疸病烧末,水服方寸匕日三。
李时珍曰:治鼠瘘难产,催生利窍。
叶主治

李时珍曰:肿毒痈疽。
附方

鼠瘘柞木皮五升,水一斗,煮汁二升,服当有宿肉出而愈。乃张子仁方也。〈外台秘要〉
妇人难产催生。柞木饮不拘横生,倒产胎,死腹中。用此屡效。乃上蔡张不愚方也。用大柞木枝一尺,洗净大甘草五寸,并寸折以新汲水三升,半同入新沙瓶内以纸三重,紧封文武火煎。至一升半,待腰腹重痛欲坐,草时温饮一小盏,便觉下开豁如渴;又饮一盏至三四盏,下重便生。更无诸苦切不可坐,草太早及坐婆乱为也。〈昝殷产宝〉
柞木饮治诸般痈肿发背,用乾柞木叶乾荷,叶中心蒂乾萱草根,甘草节地榆各四两,细剉每用半两,水二碗,煎一碗,早晚各一服。已成者其脓血,自渐乾涸未成者,其毒自消散也。忌一切饮食毒物。〈许学士本事普救方〉

橡部艺文一

《韩木赞》宋·王大宾

潮东山有亭,唐韩文公游。览所也亭隅,有木虬干鳞。文叶长而傍棱耆,老相传公所植也。昔无其名人,故曰韩木。旧株既老类,更滋蕃遇。春则华,或红,或白,簇簇附枝如桃状而小。每值士试春官邦人,以卜登第之祥,其来旧矣。绍圣四年丁丑,开盛倾城赏之。未几捷报三人盖,比前数多也。继是榜不乏人繁,稀如之最盛者,崇宁五年。宣和六年也,今不花十有五载,人材未遇或时运适然。未可知尔大宾尝读,苏端明为公庙碑论。能不能有天人之辨,窃观公植之木能兆化机为一方。瑞夫岂容伪殆其善,教之道发造物而藏诸用使潮人。思慕千万年莫之厌者矣,碑何以不书未盛也。盛而无妄邦人识之,识而不书天下后世曷然之。夫鸟兽草木之奇符于前事。谓之瑞箫韶仪凤周亩。嘉禾各以类应公刺,是邦命师训业绵绵厥。后三百馀年,士风日盛效祥于木,理之宜然。若乃术业荒忽惟瑞之,證叔世妄诞者之为君子。鄙之为之赞曰召公之棠。孔明之柏,既咏勿剪且歌爱惜。瞻彼韩木,是封是沃。匪木之渎德化,惟服化隆而孚华繁,以符邦人励之,此理匪诬。

《韩江韩山韩木》明·郭子章

自韩公过化之后,江旧名恶溪。改曰韩江山,俗呼笔架山。改曰韩山木本橡木。改曰韩木,今江山如昨,予尝校士山祠,求韩手植木不可得。今山中橡树特其遗种耳,详子章韩山校士录序。序曰癸未秋月,予偕二三僚友苍梧何君,石门梅君,滇南王君,众诸文学诸生。讲业韩山之阳日亭,午振衣山椒求志。所称韩木不可得。予惟鲁桧秦松,今尚蓊翳岂唐之植而潮。独遗稍倦坐翠微,父老折木枝并进其实,予熟视之橡也。以视三君,三君曰:橡也。橡凡植在在著地,潮人何神其名曰韩木。且韩子奚取焉。父老曰:不然。潮无橡。橡始韩子韩植,橡兹山移其种之,他不橡也。故名曰:韩木华于春簇簇附枝如桃。邦人以卜科第兴衰,予反覆维之物,莫病于华而无,其实者。孔子先黍而后桃,曾晰弃脍炙嗜羊枣。周子独君子池莲,岂桃牡丹无足羡而恶脍炙而逃之哉。处其实不处其华耳,图经载杼栩皆橡栎。通名橡一曰栩,实一曰栎实。《尔雅》曰栎其实梂,实橡有梂汇,自裹也。其大蔽牛絜之百围。故蒙庄曰:栎社。河内人谓木蓼为栎,其叶梂。初生可食,故应劭曰采木。秦人谓柞栎为栎。周拔柞棫。汉宫五柞而管子亦云五粟。五沃之土宜柞,其馥艳纤丽。即不得埒于扶苏屈龙。而其实可宫,可食,可蔽。牛堇实桔梗。鸡壅豕苓犹时,为帝而矧。其在橡者夫诸士文亦若是矣。气靡鸿渐言必鹏运假珍玉树而颠坠,鬼神华也。旷而不溢奢而无玷有实而无乎。处有长而无乎,本剽文之橡也。韩子植橡百千年后,犹称曰韩木。予植士士稍改柯易,叶十年不中椽,二十年不中屋,百千年后不曰郭士羞乎。而焉用文之诸文学,诸生湛思若有深省。予与三君取其文,四分校之约曰最。其橡者殿,其非橡者,进之则周之莲,曾之枣也。又进之则孔子之黍也,嗟乎。夫使予登黍矣,又毋论橡矣。

橡部艺文二〈诗〉

《大栎》明·游一清

坐看翠盖长孙枝,绿过纱窗到酒卮。风雨乍疑醒梦后,笙簧洗耳听莺时。朝暾欲上先凝睇,夜色初阑正拄颐。可是无心成有伴,他年欲赏定谁知。

橡部选句

唐杜甫诗:山果多琐细,罗生杂橡栗。〈又〉呼鹰皂栎林。李嘉祐诗:千峰栎树林。
孟郊诗:翻翻橡叶鸣。
方干诗:岁计有时添橡实。
皮日休诗:秋深橡子熟,〈又〉橡实养山禽。
释贯休诗:橡栗堆行径,猿猴绕定身。
张蠙诗:斋厨惟有橡。
杜荀鹤诗:霜后岩猿拾橡忙。
赵嘏诗:橡花藤叶盖禅床。
宋唐庚诗:橡实炊食如剥栗。
张耒诗:野俎饱貆脯,山垆煮橡麋。

橡部纪事

庄子古者,兽多民少,皆巢居以避之。昼食橡栗,暮栖树上。
《宋书·符瑞志》:文王之妃曰大姒,梦商庭生棘,太子发植梓树于阙间,化为松柏棫柞。以告文王,文王币告群臣,与发并拜吉梦。
《韩诗外传》:鲍焦周时隐者也。饰行非世廉洁而守,荷担采樵拾橡充食。故无子嗣。不臣天子,不友诸侯,子贡遇之,谓之曰:吾闻非其政者不履;其地污其君者不受;其利今子履,其地食其利可乎。鲍焦曰:吾闻廉士重进而轻,退贤人易愧而轻。死遂抱木立枯焉。列子宋有狙公者,爱狙养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损其家口,充狙之欲。俄而匮焉将限其食,恐众狙之不驯于己也。先诳之曰:与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众狙皆起而怒。俄而,曰:与若芧朝四而暮三足乎,众狙皆伏而喜。
庄子人间世匠石之齐至乎。曲辕见栎社树其大蔽牛絜之百围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观者,如市匠伯不顾。遂行不辍弟子厌观之走及匠。石曰:吾自执斧斤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为舟则沈以为棺,椁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樠以为柱则蠹。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匠石归栎社见梦曰:汝将恶乎比予哉。若将比予于文木邪。夫柦梨橘柚果蓏之属,实熟则剥,则辱。大枝折小枝,泄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击于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乃今得之为。予大用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而几死之散人。又恶知散木,匠石觉而诊其梦。弟子曰:趣取无用则为社,何邪。曰:密若无言,彼亦直寄焉。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不为社者且几有剪乎。且也彼其所保与众,异而以义誉之不亦远乎。
徐无鬼见武侯。武侯曰:先生居山林,食芧栗厌葱韭。以宾寡人久矣。夫今老邪其欲干酒肉之味邪,其寡人亦有社稷之福邪。
庄子辞其交游去,其弟子逃于大泽。衣裘褐,食杼栗。说苑莒穆公有臣。曰:朱厉附事,穆公不见识焉。冬处于山林食杼栗,夏处于洲泽食菱藕。穆公以难死,朱厉附将往死之。其友曰:子事君而不见识焉,今君难吾子死之。意者其不可乎。朱厉附曰:始我以为君不吾知也,今君死而我不死,是果知我也。我将死之以激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往死之。
《韩非子》:秦大饥应侯请曰: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枣栗足以活民,请发之。昭襄王曰:吾秦法使民有功而受赏,有罪而受诛。今发五苑之蔬果者,使民有功与无功俱赏也。夫使民有功与无功,俱赏者此乱之道也。夫发五苑而乱,不如弃枣蔬而治。
三辅黄图五柞宫汉之离宫也。在扶风盩厔宫中有五柞树,因以为名五柞。皆连抱上枝覆荫数亩。《后汉书·李恂传》:恂为武威太守。坐事免。会西羌反畔。恂诣洛阳。时岁荒,司空张敏、司徒鲁恭等各遣子馈粮,悉无所受。徙居新安关下,拾橡实以自资。《诚斋杂记》:桂阳张硕为神女,杜兰香所降出薯橡子三枚,大如鸡子云食。此令君不畏,风波辟寒湿。《三国志·东裔传》:倭人在大海中,其木有楠杼橡樟。《晋书·挚虞传》:虞历秘书监、卫尉卿,从惠帝幸长安。及东军来迎,百官奔散,遂流离鄠杜之间,转入南山中,粮绝饥甚,拾橡实而食之。后得还洛。
《庾衮传》:衮母终,服丧居于墓侧。岁大饥。与邑人入山拾橡,分夷崄,序长幼,推易居难,礼无违者。
《宋书·符瑞志》:晋惠帝元康元年七月辛丑,梁国内史任式上言,武平界有柞栎二树,合为一体,连理。元嘉十二年三月,马头济阳柞树连理,豫州刺史长沙王义欣以闻。
元嘉二十年七月,盱眙考城县柞树二株连理,南兖州刺史临川王义庆以闻。
元嘉二十二年七月辛巳,南顿栎连理,豫州刺史赵伯符以闻。
元嘉二十四年七月壬子,晋陵无锡榖栎树连理,南徐州刺史广陵王诞以闻。
《舆地志》:钟山最高峰有五愿树,树柞木也。元嘉中百姓祈祷率有验。
《水经注》:若邪溪上有一栎树,谢灵运与从弟惠连常游,之作连句题刻树侧。
尧陵东城西五十馀步,中山夫人。祠尧妃也石壁阶墀,仍旧南西北三面,长栎联荫扶疏里馀。
濏濏水出西溪,东流水上有连理树,其柞栎也。南北对生凌空交合,溪水历二树之间。
《启颜录》:隋侯白州举秀才至京,机辩捷时莫之。比杨素见其能,剧谈每上番日。即令谈戏弄,或从旦至晚始得归,才出省门,即逢素。子元感乃云:侯秀才可与元感说一个好话。白被留连不获已。乃云有一大虫,欲向野中觅肉,见一刺猬仰卧。谓是肉,脔欲衔之。忽被猬卷著鼻惊走,不知休息直至山中。困乏不觉昏睡,刺猬乃放鼻而去。大虫忽起,欢喜走至橡树下,低头见橡斗乃侧身。语云:旦来适见贤尊,愿郎君且避道。
《唐书·杜甫传》:甫为华州司功参军。关辅饥,辍弃官去,客秦州,负薪采橡栗自给。
《崔从传》:从字子乂,少孤贫,与兄能偕隐太原山中。会岁饥,拾橡实以饭,讲学不废。
陆龟蒙书《李贺传》:后溧阳昔为平陵。县城周千馀步,基址陂陁,裁高三四尺而草木势,甚盛率多。大栎合数十抱,丛蓧蒙翳如坞如洞。
《临安县志》:天柱宫外有大栎木。唐咸通中吴天师所种,至宋咸平间无故自枯,历祥符壬子复荣。漕使陈尧佐异之,图状进呈后。熙宁间一夕风雨,大震不知木所之,以为灵化焉。
唐朝栎在洞霄宫,唐景福间闾丘。先生自天台山来,以盂移植围二丈,高二十馀丈,叶凋减而枝益坚,或图以为屏障。
《宁海县志》:大溪之南,昔有栎木。林一夕大风雨,林中作数百人声。诘旦视之枝干,皆成连理。
《江夏县志》:栎山在县东南十里山,多苞栎。
《淄川县志》:石隐园同春堂,北栎树异根同干枝成连理。

橡部杂录

《诗经·小雅》:四牡翩翩者鵻,载飞载下,集于苞栩。黄鸟黄鸟,黄鸟无集于栩。
车辖陟彼高冈,析其柞薪,析其柞薪,其叶湑兮。采菽维柞之枝,其叶蓬蓬。
《大雅》:旱麓瑟彼柞棫,民所燎矣。
皇矣帝省,其山柞棫斯拔。
《淮南子》:高台层榭,接屋连桅,非不丽也,而民无窟室狭庐之所托于身者,则明主不乐也。肥脓甘脆,非不香美也,然而民有糟糠橡栗不接于口者,则明主不甘也。
抱朴子假谷于夷齐之门,告寒于黔娄之家。所得者不过橡栗,缊褐必无太牢之,膳衣狐裘矣。
崔豹古今注,凿木出交州林邑国。色黑而有文,亦谓之文木。
《周处风土记》:旧说舜葬上虞,又记云耕于历山。而始宁邳剡二县界。上舜所耕田,在于山下。山多柞树,吴越之间名柞为枥,故曰历山。
《毛诗》:名物解柞之性,坚强而不为霜露之迁,得土之正气也。故诗以喻信性坚刚,难长柞棫之木,犹且拔然以大矣,则柔者可知矣。
《梦溪笔谈》:江南有小栗,谓之茅栗。以予观之,此正所谓芧也。则庄子所谓狙公赋,芧者此文相近之误也。

槲部汇考

释名

《心》《尔雅》     《樕朴》《尔雅》
《朴樕》《诗经》    《槲樕》《尔雅疏》
《槲实》《唐本》    《大叶栎》《纲目》
《栎橿子》《纲目》   《金鸡树》《纲目》

槲图


《诗经》召南野有死麇

林有朴樕
〈传〉朴樕小木也。〈疏〉释木云,樕朴心。某氏曰,朴樕槲樕也。有心能湿,江河间以作柱。孙炎曰:朴樕一名心,是朴樕为木名也。言小木者以林,有此木故言小木也。林有朴樕谓林,中有朴樕之木也。

《尔雅》释木

樕朴心
〈注〉槲樕别名,〈疏〉朴樕一名心。某氏曰朴樕槲樕也。有心能湿江河间,以作柱是朴樕为木名也。故郭云槲樕别名。诗召南野有死麇云林,有朴樕此作樕朴文。虽别其实一也,或者传写误。
《本草纲目》槲实释名
李时珍曰:槲樕犹觳觫也。栗子绽县有颤慄之象。故谓之栗槲叶摇动,有觳觫之态。故曰槲樕也,朴樕者婆娑。蓬然之貌其树偃蹇。其叶芃芃故也,俗称衣物不整者为朴樕。本此其实木彊。故俗谓之栎橿。子史言武后,挂赦书于槲树,人遂呼为金鸡树云。
《集解》
苏颂曰:槲处处山林有之。木高丈馀,与栎相类亦有斗。但小不中用耳,不拘时采其皮叶入药。
寇宗奭曰:槲亦有斗木,虽坚而不堪充材,止宜作柴为炭,不及栎木。
李时珍曰:槲有二种。一种丛生小者名枹音,孚见《尔雅》;一种高者名大叶栎树,叶俱似栗长大粗厚。冬月凋落,三四月开花,亦如栗,八九月结实,似橡子而稍短小。其蒂亦有斗,其实僵涩味,恶荒岁人,亦食之。其木理粗不及橡木,所谓樗栎之材者指此。
仁气味

苦涩平无毒。
仁主治

李时珍曰:蒸煮作粉,涩肠止痢,功同橡子。
槲若修治

苏颂曰:若即叶之名也,入药须微炙令焦
槲若气味

甘苦平无毒。
槲若主治

苏恭曰:疗痔止血,及血痢止渴。
李时珍曰:活血利小便,除面上皻赤。
木皮气味

苦涩无毒。
木皮主治

苏恭曰:煎服除虫,及漏甚效。
甄权曰:煎汤洗恶疮良。
大明曰:能吐瘰𤻤涩五脏。李时珍曰:止赤白痢,肠风下血。
附方

卒然吐血槲,叶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七分,和滓服。〈简要济众〉
鼻衄不止,槲叶捣汁一小盏,顿服即止。〈圣惠方〉肠风血痔,热多者尤佳。槲叶微炙,研末一钱,槐花炒,研末一钱,米饮调服,未止再服。〈寇氏衍义〉
冷淋茎痛,槲叶研末,每服三钱,水一盏,葱白七寸,煎六分,去滓食前温服日二。
孩子淋疾槲叶三片,煎汤服。一鸡子壳小便即时下也。〈孙真人方〉
蝼蛄漏疾,槲叶烧存性研,以米泔别浸,槲叶取汁,洗疮后乃纳灰,少许于疮中。〈圣惠方〉
鼻上皻疱出脓血者,以泔水洗槲叶,取汁,洗之拭乾,纳叶灰少许,于中良。〈圣惠方〉腋下狐臭。槲若三升,切水煮浓汁,洗毕即以苦瓠壳。烟熏之后,用辛夷细辛,杜衡末醋浸一夜,傅之。〈千金方〉赤龙皮汤治诸败烂疮、乳疮。用槲皮切三升,水一斗,煮五升,春夏冷用,秋冬温用。洗之洗毕乃傅膏。〈肘后方〉附骨疽疮,槲皮烧研,米饮每服方寸匕。〈千金方〉下部生疮。槲皮榉皮煮汁,熬如饴糖,以导下部。〈肘后方〉一切瘘疾千金,用槲树。北阴白皮三十斤,剉以水一石,煮一斗,去滓煎如饴。又取通都厕上,雄鼠屎,雌鼠屎各十四枚,烧汁尽研烂之纳温酒一升,和匀瘦人服五合,当有虫出也。 崔氏纂要用槲白皮切五升,水八升,煮令泣尽去滓,再煎成膏。日服枣许并涂疮上,宜食苜蓿盐饭,以助之以瘥为度。
小儿瘰𤻤。槲树皮去粗皮,切煎汤频洗之。〈圣惠方〉蛊毒下血。槲木北阴白皮一大握,长五寸,以水三升,煮取一升,空腹分服,即吐毒出也。
赤白久痢。不拘大人小儿,用新槲皮一斤,去黑皮切,以水一斗,煎取五升,去滓煎膏和酒服。
久痢不止。槲白皮姜汁炙五度一两,乾姜炮半两,为末每服二钱,米饮调下。〈圣济总录〉
久疮不已。槲木皮一尺,阔六寸,切以水一斗,煮取五升,入白沙糖十挺,煎取一升,分三服即吐而愈。〈肘后方〉

槲部艺文〈诗〉

《种木槲花》唐·柳宗元

上苑年年占物华,飘零今日在天涯。祇因长作龙城守,剩种庭前木槲花。

槲部选句

唐李贺诗:侵侵槲叶香,木花滞寒雨。
元稹诗:夜灯然槲叶。
朱庆馀诗:山桥槲叶暗。
许浑诗:古木高生槲,〈又〉槲叶满山风。
温庭筠诗:槲叶满山路,〈又〉槲叶萧萧带苇风。
宋陆游诗:扫园收槲叶,〈又〉三峰二室烟。尘静要试,霜天槲叶衣。
金党怀英诗:槲叶半湿新霜红。
元王恽诗:闯首槲树间,气自太古练。

槲部纪事

《南史·乐预传》:预字文介,建武中为永世令,人怀其德,卒官。时有一媪年可六七十,担槲蓛叶造市货之,闻预亡,大泣,弃溪中,曰:失乐令,我辈孤独老姥政应就死耳。市人亦皆泣,其惠化如此。
《北史·斛律光传》:周将韦孝宽惧光,乃作谣言,令间谍漏之于邺曰:百斗飞上天,明月照长安。又曰: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
《李元忠传》:葛荣起,元忠率宗党作垒以自保,坐于大槲树下,前后斩违命者凡三百人。贼至,元忠辄却之。唐会要,贞观十三年野蚕食槲叶,成茧大如柰。《唐书·武后传》:太后加号天册金轮圣神皇帝。遂封嵩山,禅少室,册山之神为帝,配为后。封坛南有大槲,赦日置鸡其杪,赐号金鸡树。自制《升中述志》,刻石示后。《沁水县志》:碧峰山在县北三里上,有寺名碧峰寺。东崖畔有槲树,一株鼓掌辄有应声呼。俗为惊鸡树。《林县志》:谼峪一夕金灯见,有樵采者。过而扑之金灯堕地,急取以视特一败槲叶尔。

槲部外编

《龙泉县志》:槲衣仙人不知姓名,年齿吴赤乌中。白日坐于古松,忽云軿霞驭载而上升。平生不著袍服,惟编槲叶为衣人称为,槲衣仙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