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梨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一卷目录

 梨部汇考
  梨图
  诗经〈秦风晨风〉
  礼记〈内则〉
  尔雅〈释木〉
  山海经〈中山经〉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南荒经〉
  郭义恭广志〈梨〉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梨〉
  毛诗陆疏广要〈隰有树檖〉
  郭橐驼种树书〈接梨〉
  张邦基墨庄漫录〈接梨〉
  罗愿尔雅翼〈梨〉
  格物丛话〈梨〉
  王世懋果疏〈梨〉
  徐光启农政全书〈梨考〉
  本草纲目〈梨 鹿梨〉
  高濂遵生八笺〈酱佛手香橼梨子〉
  直省志书〈宛平县 昌平州 遵化州 历城县 齐河县 临邑县 沾化县 曹县 清平县 高唐州 日照县 黄县 招远县 莱阳县 祁县 翼城县 临晋县 平陆县 绛州 洧川县 鄢陵县 西华县 洛阳县 邠州 兰州 宁国县 吴县 常熟县 武进县 山阴县 临海县 西安县 龙泉县 临川县 新城县 邵阳县 福州府 福清县 莆田县 泉州府 同安县 漳浦县 建阳县 番禺县 增城县 连州 南宁府 贵阳府 安顺府〉
 梨部艺文一
  梨树颂          晋王赞
  梨花赞         宋孝武帝
  谢随王赠紫梨启      齐谢脁
  谢赉梨启        梁庾肩吾
  病梨树赋        唐卢照邻
  梨赋           宋吴淑
  梨花赋           陈藻
  北京官舍后梨花赋     晁补之
  与欧阳知晦尺牍       苏轼
  醉梨赋         金李俊民
  奏免雪梨疏        明王完
  梨颂           叶广祚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一卷

梨部汇考

释名

《礼记》     檖《尔雅》
《尔雅》     山樆《尔雅》
快果《纲目》    果宗《纲目》
玉乳《纲目》    蜜父《纲目》
杨檖《诗经》    赤萝《诗疏》

鹿梨《图经》

梨图


《诗经》秦风晨风

山有苞棣,隰有树檖。
〈传〉檖赤罗也,〈疏〉释木云:檖赤罗。郭璞云:今杨檖也。实似梨而小,酢可食。陆玑疏云:檖一名赤罗,一名山梨也。今人谓之杨檖,实如梨但小耳。一名鹿梨;一名鼠梨。今人亦种之极,有脆美者如梨之美者。〈大全〉山阴陆氏曰:其文细密如罗,又有白罗。皆文木。

《礼记》内则

柤梨曰钻之。
〈疏〉恐有虫,故一一钻看,其虫孔也。

楂、梨、姜、桂。
〈注〉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尔雅》释木

梨山樆。
〈注〉即今梨树,〈疏〉梨生山中者,名樆。郭云:即今梨树。
言其在山之名,则曰樆人,植之曰梨。

檖萝。
〈注〉今杨檖也,实似梨而小,酢可食。〈疏〉檖一名萝。郭云今杨檖也,实似梨而小,酢可食。诗秦风云:隰有树檖。陆玑疏云:檖一名赤萝;一名山梨也。今人谓之杨檖,实如梨但小耳。一名鹿梨;一名鼠梨。今人亦种之极,有脆美者,亦如梨之美者。

刘刘杙。
〈注〉刘子生山中,实如梨酢甜,核坚出交趾。〈疏〉刘一名刘杙,其子可食。郭云刘子生山中,实如梨,酢甜核坚出交趾。

《山海经》《中山经》

洞庭之山,其木多柤梨。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东方有树焉,高百丈,敷张自辅,叶长一丈,广六七尺,其名曰梨。如今之楂梨,但树大耳,其子径三尺,剖之少瓤,白如素和羹食之为地仙衣服不败,辟谷可以入水火也。
〈注〉一名木梨。

《南荒经》

木梨生南方,梨径三尺,剖之少瓤,白素和羹食之为。地仙可以水火不焦溺矣。

郭义恭《广志》

洛阳北邙张公,夏梨海内。惟有一树常山真定梨山,阳钜野梨。梁国睢阳梨,齐郡临淄梨、广都梨、又云钜鹿豪梨,重六斤,数人分食之。上党楟梨小而加甘。新丰箭谷梨关以西弘;农京兆右扶风界诸谷中,梨多供御阳;城秋梨夏梨。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梨

广志洛阳北邙张公夏梨,海内惟有一树。常山真定山阳钜野梁,国睢阳齐国。临淄钜鹿并生梨上党楟,梨小而加甘,广都梨。又云钜鹿豪梨,重六斤,数人分食之。新丰箭谷梨弘农京兆右扶风郡界诸谷中,梨多供御阳城。秋梨夏梨《三秦记》曰:汉武东园一名御宿,有大梨如斗落地。即破收取著以布囊,盛之名曰含消梨。《荆州土地记》曰江陵有石梨,永嘉青田村民家有一梨树,名曰官梨。子大一围五寸。常以贡,献名曰御梨。实落地即融释。《西京杂记》曰紫梨、芳梨实小;青梨实大;大谷梨细叶,梨瀚海梨出瀚海地,耐寒不枯。

种者梨熟时,全埋之。经年至春,地释分栽之多。著熟粪及水。至冬叶落附地刈杀之,以炭火烧。头二年即结子。
若稆生及种而不栽者,著子迟每梨有十许。惟二子生梨馀皆生杜。

插者弥疾,插法用棠杜。
棠梨大而细,理杜次桑。梨大恶枣石榴,上插得者为上梨,虽治十收得一二也。

杜如臂已上皆任插。
当先种杜经年后,插之至冬俱下,亦得然。俱下者地死则不生也。

杜树大者插五枝,小者或二梨。叶微动为上时,将欲开莩为下时。先作麻纫缠十许匝,一锯截杜,令去地五六寸,斜攕竹刺皮木之际。令深一寸许,折取其美梨枝阳中者阴中枝,则实少长五六寸,亦斜攕之,令过心大小长短与签等。以刀梨枝,斜攕之际,剥去黑皮。
勿令伤青皮,青皮伤即死。

拔去竹签,即插梨。令至处,木还向木皮还近,皮插讫以绵幕,杜头封熟泥于上,以土培覆之。勿令坚固,百不失一。
梨枝甚肥,培土时宜慎之,勿使掌护,掌护则折

其十字破,杜者十不收一。
所以然者梨皮开虚燥故也。

梨既生,杜傍有叶出辄去之。
不去势分梨长必迟。

凡插梨园中者,用旁枝庭前者中心。
劳拔树下上易收中心耸不妨。

用根蒂小枝树,形可喜。五年方结子,鸠脚老枝,三年即结子而树丑。
《吴氏本草》曰:金创乳妇不可食梨,多食则损人。非补益之物。产妇蓐中及疾病未愈食梨多者,无不致病欬逆气,上者尤宜慎之。

凡远道取梨者,下根即烧三四寸,亦可行数百步犹生。
藏梨法初霜后,即收。
霜多即不得,经脱夏也。
于屋下掘作深阴坑,底无令润湿,收梨置中不须覆
盖,便得经夏。
摘时必令好接,勿令损伤。

凡醋梨易水,熟煮则甘美而不损人也。
毛诗《陆疏广要》秦风
隰有树檖。檖一名赤罗,一名山梨。今人谓之杨檖。其实如梨但实甘小异耳。一名鹿梨,一名鼠梨。齐郡广饶县尧山鲁国河内,共北山中有。今人亦种之极有,脆美者亦如梨之美者。
《尔雅》云檖萝。郭注云今杨檖也。实似梨而小,酢可食。郑注云山梨也。《埤雅》云:檖一名罗,其文细密如罗。故曰罗也。又有白者。赤罗文棘白罗文缓,虽皆所谓文木,然而赤罗为。上秦诗初曰:晨风。卒曰树檖者言人君所以用贤之道,始于能致之终于能立之。梀谓之绫。杉谓之纱。檖谓之罗。罗亦有花者俗谓之罗锦,罗锦犹言杉锦梀绫也。罗锦明杉锦暗今外国有,梀绫器其文如绫绮状,又下于杉锦矣。

郭橐驼《种树书》接梨

桑上接梨,则脆而甘美。

张邦基《墨庄漫录》接梨

北京压沙寺梨,谓之御园。其栽接之,故先植棠梨木与枣木,相近以鹅梨条接于棠梨。木上候始生枝条,又于枣木大枝上,凿一窍度接活梨条于其中。不一二年即生合,乃斫去枣之上枝,又断棠梨,下干根脉即梨条已接于枣本矣。结实所以甘而美者,以此顷又见北人云。以胡桃条接于柳本,易活而速实。

罗愿《尔雅翼》

梨果之适口者,剖裂以食。故古人言剖裂为剖梨。又曰楂梨,曰钻之盖楂梨喜。为蜂所螫螫处辄不可食。故钻去之。今人皆就木上大作油囊,裹之梨滋长其中,故益大而无伤。辛氏三秦记曰:汉武帝园一名樊川;一名御宿。有大梨如五升落地,则破。其收取以布囊盛之,名曰含消。又广志曰:真定御梨,脆如菱。蜀都赋曰:紫梨津润是其类也。梨之色多黑,故称黧黑者。皆从梨言有冻梨,之色每梨有十馀子,惟一子生梨。馀者生杜。《潘岳赋》曰张公大谷之梨,江陵有哀,仲家梨甚美。

《格物丛话》

梨数种大者,几如碗,有青黄紫三色,肉白于雪核,少食之甘脆,咽查滓者为佳品。另一种熟时糜烂,可口谓之金凤梨,亦其次也。

王世懋《果疏》

梨如哀家,梨金华紫花,梨不可见也。今北之秋白,梨南之宣州,梨皆吾地所不能及也。闻西洞庭有一种佳者,将熟时以箬就树包之,味不下宣州当觅,此种植之亦一快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梨考

便民图纂曰:梨春閒下种,待长三尺许,移栽或将根上发起小科栽之,亦可俟。干如酒钟大,于来春发芽时取别树,生梨嫩条如指大者,截作七八寸,长名曰梨贴,将原干削开两边插入梨贴,以稻草紧缚不可动。月馀自发芽长大就生梨。梨生用箬包裹恐象鼻虫,伤损在洞庭山用此法,或用身接根接尤妙春分可插。
栽梨春分前十日,取旺梨笋如拐样,截其两头火烧,铁器烙定津脉卧栽于地即活。
凡醋梨易水,熟煮则甘美而不损人也。
西路产梨处用刀去皮,切作瓣,子以火焙乾谓之梨。花尝充贡献实为佳果,上可贡于岁贡,下可奉于盘珍。张敷称百果之宗,岂不信乎。
救饥

其梨结硬未熟时,摘取煮食。已经霜熟摘取,生食或蒸食亦佳。或削其皮,晒作梨糁,收而备用亦可。

《本草纲目》

释名
朱震亨曰:梨者利也,其性下行流利也。
陶弘景曰:梨种殊多并,皆冷利多食损人,故俗人谓之快果,不入药用。
集解

苏颂曰:梨处处皆有,而种类殊别医方,相承用乳梨、鹅梨、乳梨。出宣城皮厚而肉实,其味极长鹅梨。河之南北州郡皆有之,皮薄而浆多味差短,其香则过之。其馀水梨、消梨、紫糜梨、赤梨、青梨、茅梨、甘棠梨、禦儿梨之类甚多。俱不入药也。一种桑梨,惟堪蜜煮食之,止口。乾生食不益人。冷中又有紫花梨疗心热。唐武宗有此疾,百药不效。青城山邢道人以此梨绞汁进之,帝疾遂愈。复求之不可得,常山郡忽有一株因缄封以进,帝多食之解烦燥。殊效岁久木枯不复,有种今人不得而用之矣。
李时珍曰:梨树高二三丈,尖叶光腻有细齿。二月开白花如雪,六出上巳无风,则结实必佳。故古语云上巳有风梨,有蠹中秋无月蚌无胎贾,思协言梨核。每颗有十馀子,种之惟一二子生梨,馀皆生杜此亦一异也。杜即棠梨也。梨品甚多。必须棠梨桑树接过者,则结子早而佳。梨有青黄红紫四色,乳梨即雪梨;鹅梨即绵梨;消梨即香水梨也。俱为上品可以治病,禦儿梨即玉乳梨之讹或云禦儿。一作语儿地名也。在苏州嘉兴县见《汉书注》其他青皮早谷,半斤沙糜诸梨,皆粗涩不堪止可。蒸煮及切烘为脯尔,一种醋梨易水,煮熟则甜美不损人也。昔人言梨皆以常山真定山阳钜野。梁国睢阳齐国临淄钜鹿弘农京兆邺都洛阳为称盖好。梨多产于北土,南方惟宣城者为胜。故《司马迁史记》云淮北荥南河济之。间千株梨,其人与千户侯等也。又魏文帝诏云:真定御梨大如拳,甘如蜜,脆如菱,可以解烦释悁。《辛氏三秦记》云:含消梨大如五升器,坠地则破,须以囊承取之。汉武帝尝种于上苑,此又梨之奇品也。《物类相感志》言梨与萝卜相间,收藏或削梨蒂种于萝卜上,藏之皆可。经年不烂。今北人每于树上包裹,过冬乃摘亦妙。
实气味

甘微酸寒无毒,多食令人寒中萎困。金疮乳妇血虚者尤不可食。
马志曰:别本云梨甘寒,多食成冷,痢桑梨生食冷中不益人。
实主治

苏恭曰:热嗽止渴,切片贴汤火,伤止痛不烂。
开宝曰:治客热中风,不语治伤寒,热发解丹石,热气惊邪利大小便。
大明曰:除贼风止,心烦气喘,热狂作浆吐风痰。孟诜曰:卒暗风不语者,生捣汁频,服胸中痞,塞热结者宜多食之。
李时珍曰:润肺凉心,消痰降火,解疮酒毒。
实发明

寇宗奭曰:梨多食动脾,少则不及病,用梨者当斟酌之,惟病酒烦渴,人食之甚佳,终不能却疾。
唐慎微曰:孙光宪北梦琐言云,有一朝士见奉御梁。新诊之曰:风疾已深,请速归去,复见鄜州马医,赵鄂诊之,言与梁同但请多吃,消梨咀龁,不及绞汁而饮。到家旬日,唯吃消梨顿爽也。
李时珍曰:别录著梨止言,其害不著其功,陶隐居言梨不入药,盖古人论病多。主风寒用药,皆是桂附故不知梨。有治风热,润肺凉心消痰,降火解毒之功也。今人痰病火病十居六七梨,之有益盖不为少,但不宜过食。尔按类编云一士人状若有疾,厌厌无聊往谒。杨吉老诊之。杨曰君热證已极,气血消铄,此去三年,当以疽死。士人不乐而去,闻茅山有道士,医术通神。而不欲自鸣,乃衣仆衣诣山拜之。愿执薪水之役。道士留置弟子中久之,以实白道士。道士诊之笑曰:汝便下山,但日日吃好,梨一颗。如生梨已尽则取,乾者泡汤食,滓饮汁,疾自当平。士人如其戒经一岁,复见吉老。见其颜貌腴泽,脉息和。平惊曰:君必遇异人,不然岂有痊理。士人备告吉老,吉老具衣冠望茅山,设拜自咎其学之,未至此与琐言之,说彷佛观。夫二条则梨之功,岂小补哉。然惟乳梨、鹅梨、消梨可食。馀梨,则亦不能去病也。
花主治

李时珍曰:去面黑粉,滓方见李花下。
叶主治

苏恭曰:霍乱吐利不止,煮汁服作煎治风。
苏颂曰:治小儿寒疝。
吴瑞曰:捣汁服,解中菌毒。
木皮主治

李时珍曰:解伤寒时气。
附方

消渴饮水用香水梨,或鹅梨或江南雪梨,皆可取汁以蜜汤熬成,瓶收无时以热水,或冷水调服愈。乃止。〈普济方〉
卒得欬嗽,苏颂曰:崔元亮海上方用好梨,去核捣汁,一碗入椒四十粒,煎一沸去滓,纳黑饧一大两,消讫细细含咽立定。 孟诜曰:用梨一颗,刺五十孔,每孔纳椒一颗,面裹灰火煨熟,停冷去椒食之。 又方去核纳酥蜜,面裹烧熟冷食。 又方切片酥,煎食之。又方捣汁一升,入酥蜜各一两,地黄汁一升,煎成含咽。凡治嗽须喘急定时,冷食之若热食,反伤肺令嗽更剧不可救也。若反可作羊肉汤,饼饱食之,即佳。痰喘气急,梨剜空纳小黑豆,令满留盖合住扎定,糠火煨熟捣作饼,每日食之致效。〈摘元方〉
小儿风热昏懵,躁闷不能食,用消梨三枚,切破以水二升,煮取汁一升,入粳米一合,煮粥食之。〈圣惠方〉赤目弩肉日夜痛者,取好梨一颗,捣绞汁以绵裹,黄连片一钱,浸汁仰卧点之。〈图经〉
赤眼肿痛鹅梨一枚,捣汁黄连末半两,腻粉一字,和匀绵裹,浸梨汁中日日点之。〈圣惠方〉
反胃转食药物不下,用大雪梨一个,以丁香十五粒,刺入梨内湿纸包。四五重煨熟食之。〈总录〉
小儿寒疝腹痛,大汗出用梨,叶浓煎七合,分作数服饮之。大良此徐玉经验方也。〈图经本草〉
中水毒病初起,头痛恶寒,拘急心烦,用梨。叶一把捣烂,以酒一盏搅饮。〈箧中方〉
蛷螋尿疮出黄水,用梨。叶捣涂之乾即易。〈箧中方〉食梨过伤,梨叶煎汁解之。〈黄记〉
伤寒温疫已发,未发用梨。木皮大甘草各一两,黄秫谷一合,为末锅底煤一钱,每服三钱,白汤下日二服,取愈此蔡医博方也。〈简易方〉
霍乱吐利,梨枝煮汁饮。〈圣惠方〉
气积郁冒人有气从脐左右起,上冲胸满气促郁冒厥者用梨。木灰伏鸡卵壳中,白皮紫苑麻黄去节等。分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十丸,酒下亦可为。末服方寸匕,或煮汤服。〈总录〉
结气欬逆三十年者,服之亦瘥方同上。
暗风失音,生梨捣汁一盏,饮之日再服。〈食疗本草〉
鹿梨释名
李时珍曰:《尔雅》云檖罗也,其木有文如罗,故名诗云。隰有树檖毛苌注云,檖一名赤罗;一名山梨;一名树梨。今人谓之阳檖。陆玑诗疏云:檖即鹿梨也;一名鼠梨。
集解

苏颂曰:江宁府信州一种小梨,名鹿梨。叶如茶,根如小拇指。彼人取皮治疮。八月采之,近处亦有,但采实作乾,不知入药也。
李时珍曰:山梨野梨也,处处有之。梨大如杏,可食。其木文细密。赤者文急白者文缓,按陆玑云鹿梨,齐郡尧山鲁国河内皆有。人亦种之,实似梨而酢,亦有美脆者。
气味

酸涩寒无毒。
主治

苏颂曰:煨食治痢。
根皮主治

苏颂曰:疮疥,煎汁洗之。
附方

一切疮鹿梨,散用鹿梨,根蛇床子各半斤,真剪草四两,硫黄三钱,轻粉一钱,为末麻油调傅之。小儿涂于绢衣上,著之七日,不解自愈。〈仁存方〉
一切癣鹿梨根,刮皮捣烂,醋和麻布包擦之,乾者为末以水和捣。〈经验方〉

高濂《遵生八笺》酱佛手香橼梨子

梨子带皮,入酱缸内。久而不坏,香橼去穰,酱皮佛手全酱。新橘皮石花面筋,皆可酱食,其味更佳。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香水梨,秋白梨,红绡鹤顶。红雪梨、杜梨锦糖。

昌平州

物产梨曰红绡;曰秋白;曰香水;曰鹅;曰瓶甘如蜜。上巳无风结实必多。

遵化州

物产梨其种曰棠,曰锦,曰香水,曰红绡,曰瓶,曰罐棠者。棠花色锦者,蜀锦色香水者,喻其汁也红绡者,绘其质也瓶者,罐者,肖其颗也。凡数种色味俱佳,尤以锦为上今锦种绝矣。

历城县

方产梨曰红绡,曰秋白,曰香水,曰鹅梨,曰瓶梨。

齐河县

物产梨有数种。

临邑县

物产有酥梨、瓶梨、红绡梨、浆水梨。

沾化县

物产酥梨、浆水梨。

曹县

物产梨有数种,然不逮河閒,及泗水东山也。花特素洁邑人多种之。

清平县

物产梨种不一,酥者为上佳。于他处。

高唐州

物产梨其品七香水瓶,苏鹅棠桑杜。

日照县

物产梨有瓶梨、桑皮二种。

黄县

物产梨有香水、铁皮、桑三种。

招远县

物产梨有青红黄紫四色,名香水者为上品。铁梨次之。

莱阳县

物产梨有香水、平桑、铁皮诸种。

祁县

物产梨有黄、香、水三种。

翼城县

物产梨有秋白梨、有香水梨、有囷子梨、有酥梨、有平梨、有马蹄,黄而平梨最大。

临晋县

物产梨有青、黄、红三色。

平陆县

土产鹅梨大而且美,非他处可及。

绛州

物产梨多种色,一种其大如碗,味甘微酢多沈。

洧川县

物产梨有早晚大小甘酸不一。

鄢陵县

土产瓶梨开州梨最大,甜梨则本处故嘉者也。

西华县

物产梨东夏亭。有袁家梨,甘脆无比,每掷地即粉碎,虽经宿而其查不淄。按晋书有哀家梨,后人恶。哀姓而易以袁,然则袁家梨即哀家梨,不察可知。

洛阳县

土产梨合州种,秋露白兔,头梨、香水梨。

邠州

土产梨李二品顿异他处,梨成于八月。土人善藏者,春仲犹鲜,李熟于六月旬日,即尽尝闻。诸老圃曰:梨接于杜李,接于桃必先培。桃杜三五年,既接又培。三五年结子,疏者其树颇觉持久,其实硕大者,不五年而树败矣。邠之梨李供用颇多种树,之狡猾者投充梨户。一遇取用诸弊丛生,是以天地自然之利而反遗民之害也。民力犹夫树哉。

兰州

土产金瓶梨、香水梨、鸡腿梨、酥蜜梨。

宁国县

土产梨胜于他方,有七种雪梨、青皮梨、寒梨、斤九梨、酥梨、棠梨、蜜汁梨。

吴县

物产蜜梨、林梨、张公梨、白梨、消梨、乔梨、鹅梨、大柄梨、金花梨、太师梨,诸品俱出西洞庭花最可玩。

常熟县

物产梨花白可玩,种出韩墩者为佳。

武进县

物产梨有数种,最早者曰水鹅;次曰大叶黄此二种。最佳又次曰林檎,曰合盘,曰红绡,曰白章,曰金花短柄,曰沙梨,曰酒瓶梨。凡梨结实如龙眼大,即以箬裹之,稍大则鸣金,柝以守之,防鸟雀也。又有一种曰烘梨,味木不中啖。惟置一二枚于柿筐中,数宿则柿皆熟,故谓之烘梨。

山阴县

物产梨木栅之冯家,梨映日红破塘之清,消梨盖最佳。

临海县

物产梨有雪梨、青消梨、水梨、烸梨、藤梨诸种。

西安县

物产梨出前坞者佳。

龙泉县

物产鹅梨、青梨、消梨、山梨、雪梨、木梨、绳梨。

临川县

土产梨早熟曰青小梨,晚熟曰黄土梨。

新城县

物产梨有数种,鹅梨、消梨、铁里蜜梨、糜梨。

邵阳县

食货梨有黄梨、藤梨、桫梨。

福州府

物产梨有鹅梨,轻消梨,拒霜梨,水梨,赤梨,紫梨,煤梨,其糜者谓之绵梨,更有别名曰青皮蔗六月雪。

福清县

土产雪梨大者名念,两径江出者佳。

莆田县

物产梨有六月,清消梨,有水梨,以善本接之乃生。

泉州府

物产梨有清消梨,有水梨,以佳种接乃生,其味清。有绵梨,俗呼秤锤梨。以早稻蕴之,乃熟肉软如绵,故名。

同安县

物产梨有蜜梨、水梨、早白青消锦梨、秤锤梨、蜜梨为上水梨次之。

漳浦县

土产梨有名通瓜者,颇称爽口,馀种甚多。有寒梨、水梨、麦梨、九岁梨、黄霄梨等。名王梨丛生似昙花,叶有棱,实从丛中出。重可二斤,色黄赤,有花纹,实顶有叶,切栽之复生。味甘酢其香特甚,蜜浸可入茶品。

建阳县

陆泽二产梨有雪梨、面梨、冬梨、早花梨、脆梨、钱梨,独雪梨最佳。

番禺县

物产梨有四季生子者,其种多不同,味惟经冬者大如斗,味与青齐等。

增城县

物产多梨,有沙梨、蜜梨、青钟梨、亦有雪梨。

连州

物产梨出水头东洞者佳。

南宁府

物产梨有青消梨、霜梨、糖梨。

贵阳府

物产剌梨野生干如蒺藜,花如荼,𧃲结实如小榴,有刺,味酸。取其汁入蜜,炼之可以为膏。有重胎者,花甚艳可艺为玩。

安顺府

物产梨实大核小,松脆而甘美,霜后乃佳。
梨部艺文一《梨树颂》〈并序〉       晋王赞
太康十一年,梨树四枝与中枝合生于囿,皇太子令侍中颂之。

嘉木时生瑞我皇,祚修干外扬隆枝。内附翼翼皇储克,光其敬神启其和。人隆其盛降自元,圃合体连性时惟。令月躬亲北林乐,在同人如兰如金。木之期应乃同其心。同心之生启自神明,在心斯动于言斯形。先民有则称诗表情,惟永作歌以休厥灵。

《梨花赞》宋·孝武帝

沃瘠异壤舒惨殊时,惟气在春具物含滋。嘉树之生于彼山基,开荣布采丕离尘缁。
《谢随王赐紫梨启》齐·谢脁
味出灵阙之阴旨,珍玉津之澨岂徒。真定归美大,谷惭滋将恐帝台妙棠。安期灵枣不得孤,擅玉盘独甘仙席。虽秦君传器汉后推,餐望古可俦于今何答。

《谢赉梨启》梁·庾肩吾

睢阳东苑子围三尺,新丰箭谷枝悬六斤。未有生因粉水产,自桐丘影连邓橘。林交苑柿远荐中,厨爰颁下室事同。灵枣有愿还年恐,似仙桃无因留核。

《病梨树赋》〈并序〉唐·卢照邻

癸酉之岁,余卧病于长安。光德坊之官,舍父老云:是鄱阳公主之邑司。昔公主未嫁而卒,故其邑废。时有处士孙君思邈居之,君道洽令古学有数术高谈正一,则古之蒙庄子深入不二,则今之维摩诘。及其推步甲子度量。乾坤飞炼石之奇,洗胃肠之妙,则其甘公洛下闳。安期先生扁鹊之俦也,自云开皇辛酉岁生。今年九十二矣,询之乡里咸云,数百岁人矣,共语周齐閒事历。历如眼见以此参之,不啻百岁人也。然犹视听不衰,神形甚茂,或谓聪明博达不死者矣。余年垂强仕,则有幽忧之疾,椿菌之性,何其辽哉。于时天子避暑甘泉,邈亦徵诣行在。余独卧兹邑阒寂无人,伏枕十旬,闭门三月庭无众木。惟有病梨一树,围才数握高仅盈丈花,实憔悴似不任乎。岁寒枝叶零丁,绝有意乎。朝暮嗟乎。同托根于膏,壤俱禀气于太和而修。短不均荣枯殊贯,岂赋命之理得之,自然将资生之化有所偏,及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有感于怀赋之云《尔》

天象平运方祇广植挺芳桂于月,轮横扶桑于日域。建木耸灵丘之上,蟠桃生巨海之侧,细枝叶连洪柯条直齐天地。之一指任乌兔之栖息,或垂阴万亩,或结子千年,何偏施之雨露,何独厚之。风烟悯兹珍木离离幽,独飞茂实于河阳。传芳名于金谷,紫涧称其殊旨元光表,其仙族尔生何为零丁。若斯无轮桷之可,用无栋梁之可施进,无违于斤斧退无竞于班倕,无庭槐之生意,有岩洞之死枝。尔其高才数仞,围仅盈尺修干,罕双枯条。每只叶病,多紫花凋少,白夕鸟怨。其巢危秋蝉悲,其翳窄怯冲飙之摇,落忌炎景之临迫。既而地歇蒸雾天收耀灵西秦明月东,井流星憔悴孤影徘徊直。形状金茎之的的,疑石柱之亭亭,若夫西海夸父之林,南海蚩尤之树,莫不摩霄拂日藏云吐雾。别有桥边朽柱天,上灵查年年岁岁,无叶无花,荣辱两齐。吉凶同轨,宁守雌以外丧不修,襮而内否。亦犹纵酒高贤佯狂君子为,其吻合置其忧,喜生非我。生物谓之生死,非我死谷神,不死混彭殇于一观,庶筌蹄于兹理。

《梨赋》宋·吴淑

惟紫梨之津润可解烦,而释悁瀚海耐寒而不枯。涂山一秀而千年,或玩以元光,或植以青田。曹操山阳见之于魏,奏张公大谷闻之于晋篇种之,或比于封君食之因成于地,仙玩紫条之甘,脆缥蒂之芳,鲜若夫常阳真定之美,朐山御宿之味,哂哀家之蒸,食美道安之分。遗元圃则侍臣作颂。太山则百官所置,符武齧之而同叛,李泌烧之而独赐扬芳乎。洞庭之中托植乎,明光之宫责多而贪者。元谟取小而慧者,孔融。复有宋武戏马之词,王弘河上之赐,或以青玉为称,或以金柯见纪。崔远比席上之珍,庄周称适口之味,萧齐传之于谶,应介象付之于苑,吏或融液如含雪,或投坠而成水。故曰:梨为百果之宗楂,何可比。

《梨花赋》陈藻

絪缊无涯,孕精产荂。九旬流华,四月孔奢。有匪浮誇,花外之花。尔其娟静,閒暇以窈窕兮。敷舒幽贞其清皦兮,恬淡潇洒委蛇。淳雅美不迩,丽素不邻野若帝,厌尔众芳之淫,冶我宜锡。其纯嘏者邪,濯濯春雨皓皓。华月彼质而静,彼淡而悦,或依于葛我,所执兮。或俯于藻我所拾兮,祠庭阒寂树英繁密,祁祁僮僮如出而入奚。素绚以比容徵彤,管而名实夫。大窍阖辟冶至灵甄无识盖有暌,性而合质者邪。于何后妃兮,似欣欣乎晴光。余将归宁兮视涤,濯乎衣裳流水之阳。古公胥宇乃携,乃姜不容不妆,后脱簪珥露谏。宣王烟之苍苍,青障于张解围小郎。三三两两寒窗之傍恍兮。文德散帙于中宫左,嫔摛思于椒房,函如六龄之邓衰,若大家之班,或乃暴风淫雨赴死无惧生兮。贞女殁兮,烈妇干嗟。牡丹彼美芍,药胡为颜色,可与娱乐丰丰,褒姒艳艳,丽姬君以为妍人,以为媸花百其试。予兹懿哉,乱曰:匪冬而雪匪,夜而月香山。何人题我太真江之永兮,不可泳思汉之广矣,不可方思。

《北京官舍后梨花赋》〈并序〉晁补之

梨于经无记,而舍后梨,人所不赏,故赋之其词曰:

揽察草木本原,所起李梅纪于陨霜兮,橘柚随乎织篚木瓜足赠而咏诗含桃可羞而记礼。虽信微而有托兮,亦不委夫厥美。惟兹梨之俊茂兮,羌独远而未扬含温润之秀质兮。皎若和璧荣其光澹暗惬其无偶兮,历年岁之已长暮春者,阳瘅愤盈群木解肤。似夸者,似斗者,似辴者,似瓶者,色非一色,同妩殊嫭。兹梨娟然,独见其素繄过时兮。不省滋脉脉兮,后户亦何必耀荣华兮。朝日顾恩私兮,泣露然而中唐之樗枝大扶疏以其近人,人以絷驹则磨,则齧,则折,则泄,孰与夫朽壤幽薄,厥植维弱履屐不蹈,根乃磅礡。

《与欧阳知晦尺牍》苏轼

合药须鹅梨,岭外固无有。但得凡梨,稍佳者亦可用此。亦绝无治下,或有为致数枚无。即已栗子,或蒙惠少许亦幸。

《醉梨赋》金·李俊民

花残叶疏,鸟劝提壶。春回雨泪之容,香满白雪之肤。得之霜而颜始红,见其日而头欲扶。夫天之酒星不在于天,化为巢饮之徒煦甘妪旨。嚅膏哜腴张公之裔,游无何之乡。哀家之冑入步兵之,厨笑君子之交淡。闵大夫之色枯,其未醉也。磊磊落落高世之杰,趋之者众甚于成蹊之李。其既醉也,昏昏漠漠保身之哲,趋之者寡比于不材之樗。凌寒傲暑,舞空蹈虚兀。然将颓之叔夜块,然独留之淳。于其醉于心者,心朋心友也。如郭奕之见,阮咸其醉于面者,面朋面友也。若程普之遇周瑜,小二豪之在侧。悼一夫之泣隅,当是时也。以日月为过客,以天地为蘧庐。犹笑夫独醒之,子不肯醨糟之啜餔。乃有心如渴乌吻燥,未濡梦三江而吞五湖。然后乃得蒙其齿录,策一醉之勋也。莫不惬魏梅之望,快汤稼之苏。是所谓以醉醒醉者邪,梨之为物也。秋而后成属西方之金,其花皎而白金之色也。其实甘而冽金之味也。皆得天地之义气介然特立确乎。不移此性之常也,然今之所谓醉者,乃其性之变者欤。故今日之放,乃向日之拘向日之洁,乃今日之污随俗俯仰与时卷舒,彼常而不知变者未免乎。憔悴而守其株者也,呜呼。噫嘻。以举世为桔槔邪,则汉阴之瓮不以用拙而不抱,以举世为鸱夷邪。则井湄之瓶不以近危而不居,盖可及者智不可及者愚。然则是梨之醉也,其中有趣。虽父不能传之子,宜其楂之不如。

《奏免雪梨疏》明·王完

按属宣城县,每岁贡梨四十斤,进太庙荐新,又用四千五百斤解赴礼部。转进内府分赐各衙门,食用此以下奉上。非泰也,第尝考之会典止开南京供荐,未有进北京之文臣,闻前梨其色味,固与诸梨同也。土民矫揉,其色名之曰雪梨。实欲贾虚誉以罔市,利圣祖定鼎金陵。每岁仅拟梨四十斤,宣城近在畿服任负可至。虽多取将不为虐,则寡取之我圣祖。爱民之仁盖欲节,其力而不尽也。于时如直隶,河间并山东等处,亦有脆白等梨。香美甲于天下,而不以纪贡者。地远民劳无益而有损,故也厥后迁都冀北于河间等处。最近亦犹宣城之于金陵,又何舍近图远尚尔取办于宣城之雪梨乎。况此梨者,每二十斤计可一篓,一篓之费虽百钱,未了也。顾船七只,支银一百二十六两,官一员,部支给盘缠三十两,园户四名,盘缠百倍于官较,其梨价才十分之一耳。果何益也哉。幸而扺京则经该内官,生事需索少。不如意动辄指摘解领之失,往往逮系瘐死于狱,无所抵告吁。以一梨之微偶因获荐庭,实而流祸至于如此君门万里。其谁赴愬之哉。臣思此梨专为荐新而设,宁神之道莫大于得四表之欢心。今以一贡而宣民,疲于奔命,劳民伤财。铸为怨府伏,望皇上远祖三代,慎德之道近守祖宗仁义之法。毅然赐罢永为蠲,除以培我国家仁寿之脉,于亿万年岂非一盛德事哉。

《梨颂》叶广祚

甲辰秋中,趁新月过。涉园登浣,烟亭篱菊。未舒池荷,犹馥奚童。以山泉间井泉烹茶,酌客听客评次不失为之一噱。东轩有梨一株,累累垂实。削一颗尝之入齿沁喉,殊有风霜冰雪之气盖。此中地腴而溉以山泉,故蔬果兼蜜甘菱脆之美。迩来所在园林,胥为茂草。幸天以清缘付石文,主人今夕茗碗芳肴,何啻得舆留硕也。昔王逸少一果之甘,与众孙共啖。主人多男不能耽,栗而群孙惟颔而取小。故园无厉禁而客有实归,若乃奔率朋侪恣手摘拈,襭襟击剥此涉园所最畏戒者。余昔游汝颍历,淮泗其地。蚤寒百卉,浥雪为沈。梨有紫碧,各种而秋。白最先至晋,赵以北又倍松快津润。岂所谓元圃青田迁,其地而不为良者。兹涉园又何多让焉。夜半乘月,馀照而返。喉中呼吸,尚带姑射。仙气次晨,盥漱齿牙。犹觉含化,馀香因识,之以谢主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