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柚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三十卷目录

 橙部汇考
  橙图
  郭橐驼种树书〈接橙〉
  罗愿尔雅翼〈橙〉
  林洪山家清供〈蟹酿橙〉
  韩彦直橘录〈橙子〉
  本草纲目〈橙〉
  高濂遵生八笺〈橙花 香橙汤 橙汤 香橙饼子〉
  直省志书〈宁国县 泾县 吴县 丹徒县 石门县 龙泉县 福州府〉
 橙部艺文〈诗词〉
  照公院双橙             唐李颀
  春日                宋宋祁
  食橙寄谢舍人            梅尧臣
  橙子                欧阳修
  橙子                 曾巩
  赠景文                苏轼
  和文与可洋州园亭金橙径        前人
  和文与可洋州园亭金橙径        苏辙
  邹松滋寄橙曲            黄庭坚
  食橙〈五首〉            刘子翚
  九日南陵送橙菊          明李梦阳
  舶上谣〈已上诗〉           王弼
  桃源忆故人〈咏香橙〉       宋吴文英
  齐天乐〈赋橙〉           史达祖
  生查子〈有擘橙为软金杯者赋之已上词〉金章宗
 橙部选句
 橙部纪事
 橙部杂录
 柚部汇考
  柚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秦风终南〉
  尔雅〈释木〉
  山海经〈中山经〉
  列子〈汤问〉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毛诗陆疏广要〈有条有梅〉
  陆佃埤雅〈柚〉
  罗愿尔雅翼〈柚〉
  韩彦直橘录〈朱栾 香栾 制治〉
  本草纲目〈柚〉
  直省志书〈金华县 福州府 番禺县 高要县〉
 柚部艺文一
  柚赞                晋郭璞
 柚部艺文二〈诗〉
  古诗                 阙名
  柚花                宋朱熹
 柚部选句
 柚部纪事
 柚部杂录

草木典第二百三十卷

橙部汇考

释名

《种树书》    金毬《纲目》
鹄壳《纲目》

橙图


郭橐驼《种树书》接橙

柑橘橙等于根,棘上接者易活。

罗愿《尔雅翼》

橙之芳用在皮甘之,甘在瓤,其木似橘,其叶中细如蜂腰,其实稍早橙之黄时,橘方尚绿,其形圆大于橘,而香皮厚而皱。乃正黄色不若甘橘之带赤也。本草云,其皮苦辛作酢酱,香美盖独宜为和。故张景阳七命云,燀以秋橙酤以春梅。

林洪山《家清供》蟹酿橙

橙大者,截顶去穰,留少液以蟹膏纳,其内仍以带枝顶覆之。入甑用酒醋水蒸熟,加苦酒入盐供,既香而鲜,使人有新酒。菊花香橙螃蟹,之兴因记危巽斋积赞。蟹云,黄中通理,美在其中,畅于四肢,美之至也。此本诸易而于蟹得之矣,今于橙蟹又得之矣。

韩彦《直橘录》橙子

橙子木有刺似朱栾,而小永嘉植之不若古栝之盛。比年始竞有之。经霜早黄肤泽可爱状,微有似真柑,但圆正细实非真柑,比人喜把玩之香气,馥馥可以熏。袖可以芼鲜可以渍蜜,真嘉实也。若真柑则无是二三者,人自珍之。得非瞭然,在人耳目者盖真柑之细邪。
《本草纲目》橙释名
李时珍曰:按陆佃埤雅云,橙柚属也。可登而成之故,字从登又谐声也。
集解

马志曰:橙树似橘,而叶大,其形圆大于橘,而香皮厚而皱八月熟。
李时珍曰:橙产南土,其实似柚,而香叶有两刻缺如两段,亦有一种气臭者柚,乃柑属之大者。早黄难留橙,乃橘属之大者。晚熟耐久皆有大小。二种按事类合璧云,橙树高枝叶不甚,类橘亦有刺,其实大者如碗。颇似朱栾经霜。早熟色黄皮厚蹙衄如沸,香气馥郁,其皮可以熏衣可以芼鲜,可以和菹醢,可以为酱齑,可以蜜煎,可以糖制为橙丁,可以蜜制为橙膏嗅之,则香食之,则美诚佳果也。
寇宗奭曰:橙皮今止以为果,或合汤待宾未见入药,宿酒未解者,食之速醒。
气味

酸寒无毒。
陈士良曰:暖多食伤肝,气发虚热与猵肉,同食发头旋恶心。
李时珍曰:猵乃水獭之属也,诸家本草皆作槟榔误矣。
主治

开宝曰:洗去酸汁切和盐蜜,煎成贮食止恶心能去胃中,浮风恶气。
陈士良曰:行风气疗瘿气发瘰𤻤杀鱼蟹毒。
皮气味

苦辛温无毒。
皮主治

开宝曰:作酱醋香美散肠胃,恶气消食下气,去胃中浮风气。
孟诜曰:和盐贮食,止恶心解酒病。
李时珍曰:糖作橙丁甘美,消痰下气,利膈宽中解酒。
核主治

李时珍曰:面皯粉刺,湿研夜涂之。
附方

香橙汤宽中快气消酒,用橙皮二斤,切片生,姜五两,切焙擂烂入炙,甘草末一两,檀香末半两和作小饼,每嚼一饼沸汤入盐送下。〈奇效良方〉
痔疮肿痛,隔年风乾橙子桶内烧烟熏之,神效。〈医方摘要〉闪挫腰痛橙子核,炒研酒服三钱,即愈。〈摄生方〉
高濂《遵生八笺》橙花
橙花细而白,香清可人,以之蒸茶向为龙虎。山上进御绝品,园林种之可收作,此橙用更多。

香橙汤

宽中快气消酒。大橙子二斤,去核切作片片,连皮用檀香末半两,生姜一两,切半片子焙乾甘草末一两,盐三钱,右二件用净砂盆内,研烂如泥次入白檀末,甘草末并和作饼子,焙乾研为细末。每用一钱沸汤点服。

橙汤

橙子五十个乾山药末一两,甘草末一两,白梅肉四两,右捣烂焙乾,捏成饼子白汤用。

香橙饼子

用黄香橙皮四两,加木香檀香各三钱,白豆仁一两,沈香一钱,荜澄茄一钱,冰片五分,共捣为末甘草膏和成饼子入供。

《直省志书》宁国县

土产橙多,香甜可以为茶料。

泾县

物产橙,有香橙抛橙。

吴县

物产橙有大小,松坚异种。

丹徒县

物产黄橙、绵橙、脆橙,可食。又一种大径三寸许,理粗而皮厚硬者,名木橙不堪食。

石门县

物产望海橙、香橙。

龙泉县

物产香橙、木橙。

福州府

物产橙有佛头橙、蜜橙、青橙、雏橙、栾橙、香绵橙。

橙部艺文〈诗词〉《照公院双橙》唐·李颀

种橙夹阶生得地,细叶隔帘见双翠。抽条向长未及肩,泉水绕根日三四。青青何必楚人家,带雨凝烟新著花。永愿香炉洒甘露,夕阳时映东枝斜。南庭黄竹尔不敌,借问何时堪挂锡。
《春日》宋祁
故乡寒食荼𧃲发,百合香醲邸舍深。漂泊江南春欲尽,山橙髣髴慰人心。

《食橙寄谢舍人》梅尧臣

洞庭朱橘未弄色,襄水锦橙已变黄。玉臼捣齑怜鲙美,金盘按酒助杯香。虽生南土名犹重,未信中州客厌尝。欲寄百苞凭驿去,只应佳味怯风霜。

《橙子》欧阳修

嘉树团团俯可攀,压枝秋实渐斓斑。朱栏碧瓦清霜晓,粲粲繁星绿叶间。

《橙子》曾巩

家林香橙有两树,根缠铁钮凌坡陀。鲜明百数见秋实,错缀众叶倾霜柯。翠羽流苏出天仗,黄金戏毬相荡摩。入包岂数橘柚贱,芼鼎始足盐梅和。江湖苦遭俗眼慢,禁籞尚觉凡木多。谁能出口献天子,一致大树凌沧波。

《赠景文》苏轼

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

《和文与可洋州园亭金橙径》前人

金橙纵复里人知,不见鲈鱼价自低。须是松江烟雨里,小船烧薤捣香齑。

《和文与可洋州园亭金橙径》苏辙

叶如石楠坚,实比霜柑大。穿径得新苞,令公忆鲈鲙。

《邹松滋寄橙曲》黄庭坚

天将金阙真黄色,借与洞庭霜后橙。松滋解作逡巡曲,压倒江南好事僧。

《食橙》刘子翚

橙橘甘酸各效能,南包锡贡不同升。果中亦抱遗才叹,有客攀条气拂膺。


常怀细雨初移日,著子已见清霜潸。绝怜面有贵人色,偶致吾侪樽俎间。


橙齑细缕风韵胜,我不痛饮那知音。何如金丸走衾枕,三月梦游薝卜林。


自从天籞守吏散,老树零落烟云凄。今朝我为作知己,小摘秋风黄欲齐。


花瓷泛蜜小剂供,极有痛快鏖邪功。生枝滋味虽可口,流品故应甘下风。

《九日南陵送橙菊》明·李梦阳

朱门美菊采先芳,玉圃新橙摘早霜。传送满盘真斗色,分看随手各矜香。深怜便合携尊酹,暂贮应须得蟹尝。独醉秋堂卧风物,一年晴雨任重阳。

《舶上谣》王弼

千艘飞过石头城,猎猎黄旗发鼓声。中使面前传令急,江南十月进香橙。
《桃源忆故人》〈咏香橙〉宋·吴文英
黄苞先著风,霜劲独占。一年佳景点点,吴盐雪凝玉脍和齑冷。 洋园谁识黄金,径一棹洞庭秋。兴香荐兰皋汤鼎,残酒西窗醒。
《齐天乐》〈赋橙〉史达祖
犀纹隐隐莺黄嫩,篱落翠深偷见细。雨重移新霜试摘,佳处一年秋晚荆。江未远想橘友荒,凉木奴嗟怨就说。风流草泥来趁蟹螯健。 并刀寒映。素手醉魂沈夜饮,曾倩排遣沆瀣含。酸金罂裹玉簌簌,吴盐轻点瑶姬齿。软待惜取团圆,莫教分散入手。温存帕罗香自满。
《生查子》〈有擘橙为软金杯者赋之〉金章宗
风流紫府郎,痛饮乌纱岸。柔软九回肠,冷怯玻璃盏。
纤纤白玉葱,分破黄金弹。借取洞庭春,飞上桃花

面。

橙部选句

汉张衡《南都赋》:穰橙、邓橘。
晋张协七命燀以秋,橙酤以春梅。
庾阐《扬都赋》:黄柑、朱橙。
梁宜帝《游七山寺赋绿》:橙冬献紫芋秋来。
晋傅元诗:何用存问妾,香橙双珠环。
唐李白诗:青橙拂户牖,白水流园池。
杜甫诗:细雨更移橙,〈又〉霜橙压香橘。
白居易诗:红鲙黄橙香稻饭。
孟郊诗:鹄攒瑰橙,〈又〉橙橘金盖槛。张籍诗:溪寺黄橙熟。
皮日休诗:檐垂礧磊橙。
张蠙诗:别岛垂橙实。
宋宋祁诗:漂泊江南春过尽,山橙彷佛慰人心。梅尧臣诗:秋香荐橘橙。
苏轼诗:西风初作十分凉,喜见新橙透甲香。〈又〉髻重不嫌黄菊,满手香新喜绿橙搓。
张耒诗:霜橙共我乡。
陆游诗:霜丛剪绿橙,〈又〉搓橙指爪香。〈又〉雨馀橙子已堪搓,〈又〉醉归怀袖有新橙。〈又〉绿苞和叶摘新橙,〈又〉卧听床头压酒声起。行林下摘新橙。
戴复古诗:搓橙满袖香。
元赵孟頫诗:君说江南苦未归,香橙新酒蟹螯肥。张弘范诗:笑倩钗金挑烛影,醉嫌杯玉擘橙香。周霆震诗:园霜未破橙。
萨都剌诗:酒渴吴姬夜破橙。
明李梦阳诗:玉圃新橙摘早霜。

橙部纪事

《西京杂记》:上林苑有橙十株。
《后汉书·南匈奴传》:汉遣单于使,令谒者将送,赐綵缯千匹,锦四端,金十斤,大官御食酱及橙、橘、龙眼、荔枝。《异苑》:南康归美山石城内,有甘橘橙柚就食,其实任意取。足脱持归者,便遇大蛇,或颠仆失径,家人啖之辄病。
《水经注》:信安水径定阳县,夹岸缘溪悉生支竹,及芳枳木连杂以霜菊。金橙白沙细石,状如凝雪。
《唐书·地理志》:江陵府土贡:柑、橙、橘、椑。巴州土贡:橙。合州土贡:橙。
《宋史·赵安仁传》:安仁为工部员外郎,充翰林学士。辽使韩杞至,首命接伴,凡觐见仪制,多所裁定。馆舍夕饮,杞举橙子曰:此果尝见高丽贡。安仁曰:橙橘产吴、楚,朝廷职方掌天下图经,凡他国所产靡不知也。今给事中吕祐之尝使高丽,未闻有橙柚。杞失于誇诞,有愧色。
《刘敞传》:敞侍英宗讲读,每指事据经,因以讽谏。时两宫方有小人间言,谏者或讦而过直。敞进读《史记》,至尧授舜以天下,拱而言曰:舜至侧微也,尧禅之以位,天地享之,百姓戴之,非有他道,惟孝友之德,光于上下耳。帝竦体改容,知其以义理讽也。皇太后闻之,亦大喜。积苦眩瞀,屡予告。帝固重其才,每燕见他学士,必问敞安否;帝食新橙,命赐之。
《金史·石抹元传》:元改大兴府判官、沂王府司马、沁南军节度副使。河内民家有多美橙者,岁获厚利。仇家夜入残毁之,主人捕得,乃以劫财诬其人,仇家引服,赃不可得。元摄州事,究得其情。
《遵生八笺》:宣城,何子华有古橙四株。面橙建堂榜曰:剖金霜降,橙熟开樽,洁馔与众共之。
五色线《魏王花木志》:蜀土有给客橙似橘,而非若柚,而香亦名卢橘。
《珍珠船》:给客橙,出蜀土似橘,而非若柚,而香冬夏华。实相继,或如弹丸,或如拳,通岁食之名卢橘。

橙部杂录

《婢雅》:执锡分银,操橙證柚。
《梦溪笔谈·本草注》:橘皮味苦,柚皮味甘,此误也。柚皮极不可向口,皮甘者乃橙耳。
张镃种花法,二月上旬可接绵橙。

柚部汇考

释名

《书经》     条《诗经》
《山海经》    壶柑《唐本草》臭橙《食疗本草》  香栾《纲目》

朱栾《纲目》

柚图


《书经》夏书禹贡

扬州,厥包橘,柚,锡贡。
〈传〉小曰橘大曰柚。其所包裹而致者,锡命乃贡言不常。〈疏〉橘柚二果,其种本别以实,相比则柚大橘小。故云小者橘大者柚。《犹诗传》云:大曰鸿小曰雁。亦别种也,此物必须裹送。故云其所包裹而送之,以须之有时。故待锡命,乃贡言不常也。

荆州包匦菁茅。
〈传〉包橘柚匦匣也,〈疏〉菁茅既以匦盛。非所包之物,明包必有裹也。此州所出与扬州,同扬州厥包橘柚。知此包是橘柚也,王肃云扬州,厥包橘柚从省而可知也。

《诗经》秦风终南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
〈传〉条槄也。

《尔雅》释木

柚条。
〈注〉似橙实酢生江南,〈疏〉柚一名条郭云似橙。实酢生江南,禹贡扬州云,厥包橘柚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本草唐本注》云柚皮厚,味甘不如橘。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今俗人,或谓橙为柚非也。

〈音费〉椵。
〈注〉柚属也子大如盂,皮厚二三寸,中似枳食之少味。〈疏〉櫠一名椵,郭云柚属也。

《山海经》《中山经》

荆山,多橘櫾。
〈注〉櫾似橘,而大皮厚味酸。

纶山,其木多柤栗橘櫾。铜山,其木多橘櫾。葛山,其木多柤栗橘櫾。贾超之山,其木多柤栗橘櫾。洞庭之山,其木多橘櫾。

《列子》汤问

吴楚之国有大木焉,其名为櫾碧树,而冬生实丹。而味酸,食其皮,汁已愤。厥之疾齐州,珍之渡淮,而北而化为枳焉。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东方裔外有建山,其木多橘柚。
毛诗《陆疏广要》秦风
有条有梅。条槄也,今山楸也,亦如下田楸耳,皮叶白色。亦白材理好宜为车板能湿,又可为棺木,宜阳共北山多有之。
《尔雅》云槄山槚李巡曰,山槚一名槄。郭云今之山楸秦风云,终南何有。有条、有梅是也。郑云山楸也,
其材有文致中,车板乐器盘合用。《尔雅》又云柚条郭注云,似橙实酢生,江南邢疏云。禹贡扬州云,厥包橘柚。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本草唐本注云,柚皮厚味甘,不如橘皮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甘今俗人,或谓橙为柚非也。郑注云,条今谓之柚,似橘而大,皮瓤厚。埤雅云,柚似橙而大于橘,按条是槄梅是楠。《尔雅》《陆疏》甚合此篇乃秦人誇美,其君之词借巨材以起。兴若陆师农指条为。柚指梅为杏,取渡淮变化之义。益无谓矣,今并录之以见其误。

陆佃《埤雅》

《吕氏春秋》曰:果之美者,有云梦之柚。似橙而大于橘,一名条秦风所谓有条者。即此是也,碧干丹实出于江南。《列子》曰:吴楚之国有大木焉,其名为櫾食其皮汁,已愤厥之疾。齐州珍之渡,淮而北而化为枳焉。故曰:橘柚有乡萑蒲有丛。又曰:橘柚凋于北徙,若榴郁于东移也。晏子曰:赐人主前瓜桃不削,橘柚不剖。此亦曲礼怀核之义然,自其大者观之。虽若末务然,而循循唯谨杜灭僭窃之萌远矣。后世法亡道散始以细谨为不足顾也。于是礼义大坏而八佾,舞于庭三冢者以雍彻。天子至下堂而见诸侯矣,由是言之夫。礼之曲,岂可废哉。诗曰:肇允彼桃虫𢬵飞维鸟,不可不慎也。药语曰:本草云,橘皮味苦,柚皮味甘,此误也。柚皮极苦不可向口皮甘者,乃橙尔橙可登而成之。柚视其外油然者也。

罗愿《尔雅翼》

柚似橘而大,其味尤酸。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郭璞则曰:柚似橙而大于橘。禹贡扬州,厥包橘柚锡贡橘柚,皆不耐寒。故包裹而致之也,锡贡者须锡命而献之,言不常来也。
韩彦《直橘录》朱栾
朱栾颗圆实,皮粗瓣坚,味酸,恶不可食。其大有至尺三四寸围者,摘之置几案间,久则其臭如兰,是品虽不足珍然,作花绝香。乡人拾其英蒸香取其核,为种折其皮入药,最有补于时。

香栾

香栾大于朱栾,形圆色红,芳馨可玩。

制治

朱栾作花比柑橘绝大,而香就树采之用笺。香细作片以锡为小甑,每入花一重,则实香一重,使花多于香窍,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毕彻甑,去花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换花,始暴乾入瓷器,密盛之他时,焚之如在柑林中。
《本草纲目》柚释名
李时珍曰:柚色油然,其状如卣。故名壶亦象形今人呼。其黄而小者为蜜,筒正此意也。其大者谓之朱栾,亦取团栾之象最。大者谓之香栾。《尔雅》谓之櫠音废。又曰:椵音贾广。雅谓之镭柚,镭亦壶也。桂海志谓之臭柚,皆一物但以大小。古今方言称呼不同耳。
集解

苏恭曰:柚皮厚,味甘不似橘。皮薄味辛而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壶柑。今俗人谓橙为柚非矣。按吕氏春秋云,果之美者。江浦之橘云,梦之柚。郭璞云,柚出江南似橙,而实酢大如橘禹贡云。扬州厥包橘柚。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皆为柑也。
苏颂曰:闽中岭外,江南皆有柚比橘,黄白色而大襄,唐间柚色青黄,而实小其味皆酢,皮厚不堪入药。李时珍曰:柚树叶皆似橙,其实有大小。二种小者如柑如橙,大者如瓜如升,有围及尺馀者亦橙之类也,今人呼为朱栾。形色圆正都类柑橙,但皮厚而粗,其味甘,其气臭,其瓣坚而酸,恶不可食,其花甚香南人种,其核长成以接柑橘云。甚良也,盖橙乃橘属故其皮皱厚,而香味苦,而辛柚乃柑属。故其皮粗厚而臭味,苦而辛如此分柚,与橙橘自明矣。郭璞云,櫠大柚也,实大如盂皮厚二三寸,子似枳食之少味。范成大云,广南臭柚大如瓜,可食。其皮甚厚,染墨打碑可代毡,且不损纸也。列子云,吴越之间有木焉,其名为櫾。碧树而冬青,实丹而味酸,食其皮汁已愤厥之疾。渡淮而北化而为枳,此言地气之,不同如此。
气味

酸寒无毒。
主治

大明曰:消食解酒毒,治饮酒人口。气去肠胃中恶气,疗妊妇不思食口淡。
皮气味

甘辛平无毒。
皮正误

李时珍曰:按《沈括笔谈》云:本草言橘皮苦,柚皮甘。误矣。柚皮极苦,不可入口。甘者乃橙也。此说似与今柚不同,乃沈氏自误也。不可为据。
皮主治

陶弘景曰:下气宜食,不入药。
李时珍曰:消食快膈,散愤懑之气化痰。
叶主治

李时珍曰:头风痛同葱白,捣贴太阳穴。
花主治

李时珍曰:蒸麻油作香泽,而脂长发润燥。
附方

痰气欬嗽,用香栾去核,切砂瓶内,浸酒封固。一夜煮烂蜜拌匀时,时含咽。

《直省志书》金华县

物产秤锤柚蜜柚。

福州府

物产柚树高二三丈,实甚大,金黄色,皮厚,肉白,味甘,酸。又一种肉红而味甘。

番禺县

物产柚有大小,红白数种。八月食中秋夜,童子取红者雕花,或作龙凤形为灯携。以玩月一种白而皮香者,形高于凡柚名香柚,味佳十月食,一种如斗大曰,斗柚十二月食。

高要县

土产柚有红有赤,皆从瓤得名有玳瑁。柚以皮得名,有早禾柚以早。熟得名有香柚,以香得名最晚熟香为上。

柚部艺文一《柚赞》晋·郭璞

厥苞橘柚精者曰:甘实染繁霜,叶鲜翠蓝屈生嘉叹,以为美谈。

柚部艺文二〈诗〉《古诗》阙名

橘柚垂华实,乃在深山侧。闻君好我甘,窃独自彫饰。委身玉盘中,历年冀见食。芳菲不相投,青黄忽改色。人傥欲我知,因君为羽翼。

《柚花》宋·朱熹

春融百卉茂,素荣敷绿枝。淑郁丽芳远,悠飏风自迟。南国富嘉树,骚人留恨词。空斋对日夕,愁绝鬓成丝。

柚部选句

汉东方朔《七谏斩伐》:橘柚兮,列树苦桃。
司马相如《上林赋》:橘柚芬芳。
李尤《德阳殿赋》:橘柚含桃百果成丛。
晋左思《蜀都赋》:户有橘柚之园。
陈周弘《让答王褒书》:江南燠热,橘柚冬青。
唐李白诗:人烟寒橘柚。
杜甫诗:天寒橘柚垂,〈又〉荒庭垂橘柚。〈又〉青惜峰峦过,黄知橘柚来。
刘禹锡诗:星悬橘柚村,〈又〉秋风门外。旌旗动晓露,庭中橘柚香。
柳宗元诗:橘柚当家僮,〈又〉橘柚玲珑透夕阳。
宋曾巩诗:入苞岂数橘柚贱,芼鼎始足盐梅和。范成大诗:横烟袅处鸡豚社,落日浓边橘柚香。杨万里诗:瓶里柚花偷触鼻,忽然将谓是烧香。

柚部纪事

《西京杂记》:武帝平百越以为园圃民献橘柚。
《世说》:桓元问刘太常曰:我何如谢太傅。刘答曰:公高太傅深。又曰:何如贤舅子。敬答曰:楂梨橘柚,各有其美。
《异苑》:南康归美山石城内,有柑橘橙柚。就食其实在意,取足脱持归者便遇大风,或颠仆失径,家人啖之辄病。
《宋史·五行志》:熙宁十年八月乙巳,惠州柚木有文曰王帝万年,天下太平。
《桂海虞衡志》:广南臭柚皮甚厚,染墨打碑,可代毡刷且不损纸。
《苏州府志》:太湖中洞庭山一名包山道书,第九洞天苏子美记。有峰七十二,惟洞庭称雄。其间民俗醇朴,以橘柚为常产,每秋高霜馀,丹葩朱实与,长松茂竹相,映岩壑望之若图画。

柚部杂录

《庄子》:天运譬三王五帝之礼义,法度其犹柤梨橘柚邪。其味相反而皆可于口。
《韩非子》:夫树橘柚者,食之则美嗅之,则香。
《汲冢周书》:秋食楂梨橘柚。
《淮南子》:橘柚有乡,橘凋于北,徙榴郁于东移。《崔寔正论》:橘柚之实,尧舜不常御。
《盐铁论》:匹夫莫乘,坚良而民厌橘柚。
橘柚生于江南,而民皆甘之于口者,味同也。
《说苑》:赐人主前者,瓜桃不削,橘柚不剖。
《梦溪笔谈·本草注》:柚皮味甘,此误也。柚皮极苦,不可向口。皮甘者乃橙耳。
《毛诗》:名物解条柚也,其实与梅同皆,可以和味。故终南之诗戒。襄公则曰:终南何有,有条有梅。二者嘉卉也,南山之宜有嘉卉,以为蔽犹人君宜受显服,以为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