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橘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橘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七卷目录

 橘部汇考
  橘图
  书经〈夏书禹贡〉
  春秋纬〈运斗枢〉
  山海经〈中山经〉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嵇含南方草木状〈橘〉
  顾微广州记〈罗浮橘〉
  南中八郡志〈交趾橘〉
  王子年拾遗记〈白橘〉
  段公路北户录〈山橘子〉
  郭橐驼种树书〈种橘〉
  陆佃埤雅〈橘〉
  罗愿尔雅翼〈橘〉
  韩彦直橘录〈全〉
  王世懋果疏〈柑橘〉
  徐光启农政全书〈橘〉
  本草纲目〈橘〉
  高濂遵生八笺〈橘汤 洞庭汤 法制橘皮 又制橘皮〉
  直省志书〈吴县 太仓州 石门县 乌程县 馀姚县 上虞县 金华县 西安县 龙泉县 福州府 莆田县 泉州府 龙溪县 漳浦县 将乐县 南宁府〉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七卷

橘部汇考

释名

《书经》     黄橘
朱橘        乳橘
包橘        绵橘
油橘        沙橘
冻橘        穿心橘
荔枝橘       芳塌橘〈俱《橘谱》

橘图


《书经》夏书禹贡

扬州,厥包橘,柚,锡贡。
〈传〉小曰橘,大曰柚,其所包裹而致者锡命。乃贡言不常。〈疏〉橘柚二果,其种本别以实相比,则柚大橘小。故云:小曰橘大曰柚。《犹诗传》云大曰鸿,小曰雁。亦别种也。此物必须裹送。故云:其所包裹而送之,以须之有时。故待锡命,乃贡言不常也。

荆州包匦菁茅。
〈传〉包橘柚匦匣也,〈疏〉菁茅既以匦盛,非所包之物。明包必有裹也,此州所出与扬州,同扬州厥,包橘柚知此包。是橘柚也。王肃云:扬州厥包橘柚,从省而可知也。

《春秋纬》运斗枢

璇枢星散为橘。

《山海经》《中山经》

荆山,多橘櫾。纶山,其木多柤栗橘櫾。铜山,其木多橘櫾。葛山,其木多柤栗橘櫾。贾超之山,其木多柤栗橘櫾。洞庭之山,其木多橘櫾。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东方裔外有建山,其上多橘柚。

《嵇含南方草木状》

橘白华赤,实皮馨香有美味。自汉武帝交趾有橘官,长一人秩二百石。主贡御橘吴黄武中,交趾太守士燮献橘。十七实同一蒂以为瑞,异群臣毕贺。

顾微《广州记》罗浮橘

罗浮山有橘,夏熟实大如李。剥皮啖则酢合,食极甘

南中八郡志


交趾橘

交趾特出好,橘大且甘而不可多啖,令人下痢。

王子年《拾遗记》白橘

条阳山有白橘,花色翠而实白。大如瓜香闻数里。

段公路《北户录》山橘子

冬熟有大如土瓜者,次如弹丸者,皮薄下气普,宁多有之。

郭橐驼《种树书》种橘

南方柑橘,虽多然亦畏霜,不甚收。惟洞庭霜,虽多无所损,橘最佳岁收不耗正谓此焉。以死鼠浸溺缸内,候鼠浮取埋橘树根下。次年,必盛涅槃经云,如橘得鼠,其果子多。
柑橘橙等于根,棘上接者易活。

陆佃《埤雅》

橘如柚而小,白花赤实盖。亦渡淮而变考工记所谓橘踰淮而北,为枳。此地气然也。书曰:厥包橘柚锡贡言,锡明不常贡也。崔寔正论曰:橘柚之实,尧舜所不常御盖知是矣。旧说橘宜见尸,则多子故类从以为橘睹尸。而实繁榴得骸而叶茂也,橙亦橘属若柚而香。《物类相感志》曰叶有两刻,缺者是也。《淮南子》曰故橘树之江北,化而为枳;是故桓公以管仲。则治以易牙,则乱可不戒哉。《楚辞》云斩伐橘柚列,树苦桃此亦退贤进不肖之谕也。世传伊尹为汤说,至味云肉之,美者猩唇燕髀,豹胎象节鱼之美者。洞庭之鱄东海之鲕菜之美者,昆崙之蘋具区之菁和之美者。阳濮之姜招摇之桂饭之美者,元山之禾不周之粟果之。美者江浦之橘,云梦之柚非为天子不可得,而具已。具而天子成天子,成则至味具矣。

罗愿《尔雅翼》

橘生于江南,素华丹实皮。既馨香又有善味。尤生于洞庭之包山,过江北则无。故曰:江南种橘江,北为枳。《考工记》云:踰淮而北为枳,则有异同。故《橘颂》云: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屈原比之夷齐,愿置以为像取其贞介似有志也,禹贡扬州厥包锡而贡之。《地理志》曰蜀郡严道巴郡,胊䏰鱼复二县出橘。有橘官又曹叔异物志交趾橘官长。一人秩三百石,主岁贡御橘越人岁。多橘税谓之,橙橘户。吴阚泽表,请除臣之橘籍是也。春秋运斗枢曰:璇星散为橘弓人,以橘为干又有甘橘。其形似橘而圆大,皮色生青熟则黄赤,未经霜时尤酸霜后。甚甜故名甘子生岭南及江南。《上林赋》曰黄甘橙榛。郭璞曰:黄甘橘属而味精。崔豹古今注曰:甘实形如石榴者,谓之壶甘其名别于此。唐天宝十载宫甘,结实与江剑无殊。今洞庭之包山岁,贡谓之洞庭甘李衡临终敕。其子曰:龙阳洲里有千头木奴,及柑橘成岁得绢数千匹。即江陵千树橘,比千户侯之义也。

韩彦《直橘录》

按开宝中陈藏器补,《神农本草书》柑类则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沙柑。今永嘉所产实具数品且增多。其目但名少异耳。凡圃之所植柑比之橘才,十之一二大抵柑之植,立甚难灌溉锄治少失时或岁,寒霜雪频作柑之枝头。殆无生意橘,则犹故也,得非琼杯玉斝自昔易阙邪。永嘉宰勾君燽有诗声。其诗曰:只须霜一颗压尽橘千奴,则黄柑位在绿,橘上不待辨而知。
真柑
真柑在品类中最贵可珍,其柯木与花实。皆异凡木,木多婆娑。叶则纤长茂密浓,阴满地花时,韵特清远逮结实颗。皆圆正肤理如泽蜡始霜之,旦园丁采以献。风味照座擘之,则香雾噀人北。人未之识者,一见而知其为真柑矣。一名乳柑谓其味之似乳酪,温四邑之柑推泥山为最。泥山地不弥一里所产柑,其大不匕寸围。皮薄而味珍,脉不黏瓣食,不留滓一颗之核。才一二间有全无者,南塘之柑,比年尤盛太守燕赏为秋日盛。事前太守参政李公赏柑之,诗曰:忘机白鸟冲船过,堆案黄柑噀手香。侍郎曾公之词曰:满树叶繁枝重缀,青黄千百皆佳句也。
生枝柑

生枝柑似真柑,色青而肤粗,形不圆味似石榴微酸。崔豹古今注曰:甘实形如石榴者为壶柑,疑此类是乡人。以其耐久留之枝间俟,其味变甘带叶而折堆之,盘俎新美可爱,故命名生枝。
海红柑

海红柑颗极大,有及尺以上围者。皮厚而色红藏之,久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数十颗者,枝重委地,亦可爱。是柑可以致远,今都下堆积道旁者,多此种初因近海,故以海红得名。
洞庭柑

洞庭柑皮细而味美,比之他柑韵稍不及。熟最早藏之至来岁之春,其色如丹。乡人谓其种自洞庭山来故以得名东坡洞庭春色赋。有曰:命黄头之千奴卷,震泽而与还,翠勺银罂紫络青纶。物固唯所用酝酿,得宜真足以佐骚人之清兴耳。
朱柑

朱柑类洞庭而大过之,色绝嫣红味多酸。以刀破之渍以盐,始可食园丁云。他柑必接,惟朱柑不用接而成然,乡人不甚珍宠之宾,祭斥不用。
金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钱小者。如龙目色似金,肌理细莹,圆丹可玩啖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渍蜜,尤佳。《欧阳文忠公归田录》载其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珍果也。都人初不甚贵,其后因温成皇后好食之,由是价重京师。
木柑

木柑类洞庭少不慧耳,肤理坚顽瓣大,而乏膏在外强中乾,故得名以木。
甜柑

甜柑类洞庭高大过之,每颗必八瓣。不待霜而黄,比之他柑加甜柑林。未熟之日是柑最。先摘置之席间,青黄照人。长者先尝之子弟,怀以归为亲庭寿焉。然是种不多见治圃者,植一株二株焉。故以少为贵。
橙子

橙子木有刺似朱栾,而小永嘉植之。不若古栝之盛,比年始竞有之。经霜早黄肤泽,可爱状微有似真柑,但圆正细实非真柑比。人喜把玩之,香气馥馥可以薰袖,可以芼鲜,可以渍蜜。真嘉实也。若真柑则无是二三者,人自珍之,得非瞭。然在人耳目者,盖真柑之细邪。
《牛僧孺幽怪录》:有生于橘者,摘剖之。有四老人焉。其一曰:橘中之乐不减商山,恨不能深根固蒂耳。由是有橘隐名楚屈原作离骚,其橘颂一章。有曰:后皇嘉树橘,徕服受命不迁。生南国宋谢惠连《橘赋》亦曰:园有嘉树橘柚煌煌,以是知橘实佳物。昔人所爱慕若此。孔安国曰:小曰橘大曰柚。郭璞亦云:柚似橙而大于橘,温无柚而种橙者,少非土所宜也。本草载橘柚味辛,温无毒。主去胸中瘕,热利水谷止呕欬。久服通神轻,身长年陶隐居云。此言橘皮之功效,若此其实之味甘,酸食之多痰无益。其说为是隐居,不敢轻注本草盖此类也。陈藏器补本草谓:橘之类有朱橘、乳橘、塌橘、山橘。黄淡子今类见之。
黄橘

黄橘状比之柑,差匾小而香雾多于柑。岁雨旸以时,则肌充而味甘。其围四寸色方青黄时,风味尤胜过。是则香气少减,惟遇黄柑则避舍置之。海红生枝柑间,未知其孰后先名之曰千奴,千奴真屈称也。
塌橘

塌橘状大而匾,其南枝之向阳者,外绿而心甚红。经春味极甘美瓣大而多液。其种不常有特橘之次也。
包橘

包橘取其累累然,若包聚之义,是橘外薄内盈隔皮脉瓣可数。有一枝而生五六颗者悬之极可爱,然土膏而树壮者多有之不称奇也。
绵橘

绵橘微小极软,美可爱故以名。圃中间见一二树,结子复稀物以罕见,为奇此橘是也。
沙橘

沙橘取细而甘美之称,或曰种之沙洲之上。地虚而宜于橘。故其味特珍然,邦人称物之小而甘美者。必曰沙如、沙瓜、沙蜜、沙糖之类特方言耳。
荔枝橘

荔枝橘多出于横阳,肤理皱密类荔子。故以取名横阳与闽接轸荔子,称奇于闽黄橘擅美于温。故慕而名之有言橘,踰淮为枳植物。岂能变哉,疑似之乱名多此类。
软条穿橘

软条穿橘其干弱,而条远结实颇大。皮色光泽,滋味有馀,其心虚有瓣,如莲子穿其中。盖接橘之始,以枝之杪者为之。其体性终弱不可以犯霜,不可以耐久,又名为女儿橘。
油橘

油橘皮似以油饰之,中坚而外黑。盖橘之若柤,若柚者擘之而不闻,其香食之而不可于口。是又橘之仆奴也。
绿橘

绿橘比他柑,微小色绀碧。可爱不待霜食之。味已珍留之枝间,色不尽变隆冬采之。生意如新横阳人,家时,有之不常见也。
乳橘

乳橘状似乳柑,且极甘芳。故名又名漳橘。其种自漳浦来,皮坚穰多味绝酸,不与常橘齿。乡人以其颇魁梧时,置之客间堪与饤座。梨相值耳。他日,有以乳橘为真柑者,特珷玞之似玉也。
金橘

金橘生山径间,比金柑更小形色颇类,木高不及尺许。结实繁多取者多至数升,肉瓣不可分。止一核味不可食,惟宜植之栏槛中。园丁种之以鬻于市,亦名山金柑周美成词有露。叶烟梢寒,色重攒星低映小珠帘为是橘作。
自然橘

自然橘谓以橘子,下种待其长历十年始作,花结实味甚美。由其本性自然不杂之人,为故其味全盖他柑与橘,必以柑淡子著土俟。其婆娑作树以枝接之,为柑为橘为多种,俱非天也。故是橘以自然名之,然十年之计种之以木今之辟圃者。多不年岁间爬其肤以验其枯荣,粪其本以计,其久近谁能迟十年之久,以收效耶。是橘名之曰:自然当矣。接木之详,见于下篇。
早黄橘

早黄橘著花结子比其类,独早秋始半其心。已丹千头方酸而早。黄橘之微甘已回,齿颊矣。王右军帖有曰:奉橘三百枚,霜未降未可多得岂是类耶。
冻橘

冻橘其颗如常橘之半岁,八月人目为小春枝头时,作细白花。既而橘已黄,千林已尽,乃始傲然,冰雪中著子。甚繁春二三月,始采之亦可爱,前辈诗有曰:梅柳搀先桃李晚东,风元是一般春此。诗不独咏桃李物理皆然。
朱栾

朱栾颗圆实,皮粗瓣坚,味酸恶不可食。其大有至尺三四寸围者,摘之置几案间。久则其臭如兰,是品虽不足珍然,作花绝香。乡人拾其英蒸香,取其核为种,拆其皮入药。最有补于时,其详具见下篇。
香栾

香栾大于朱栾,形圆色红芳馨可玩。
香圆

香圆木似朱栾,叶尖长,枝间有刺。植之近水乃生,其长如瓜有及一尺四五寸者。清香袭人,横阳多有之。士人置之,明窗净几间,颇可赏玩酒阑,并刀破之,盖不减新橙也,叶可以药病。
枸橘

枸橘色青气烈。小者似枳,实大者似枳。壳能治逆气,心胸痹痛中风,便血医家多用之。
种治

柑橘宜斥卤之地,四邑皆距江海不十里。凡圃之近涂泥者,实大而繁,味尤珍耐久。不损名曰:涂柑贩而远适者遇涂,柑则争售方种时。高者畦垄沟以泄水,每株相去七八尺,岁四锄之薙,尽草冬月以河泥壅其根;夏时更溉以粪壤其叶。沃而实繁者斯为园丁之良。
始栽

始取朱栾核洗净下肥土中,一年而长。名曰柑。淡其根荄蔟蔟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大如小儿之拳,遇春月乃接取诸柑之佳与橘之美者。经年向阳之枝以为贴,去地尺馀截之,剔其皮两枝对接,勿动摇其根。拨掬土实其中以防水蒻,护其外麻束之缓急高下。俱得所以候地气之应,接树之法载之。四时纂要中是盖老圃者,能之工之良者挥斤之间,气质随异无不活者。过时而不接,则花实复为朱栾人力之,有参于造化每如此。
培植

树高及二三尺,许剪其最下命根以瓦片抵之。安于土杂以肥泥实筑之。始发生命根不断,则根迸于土中,枝叶乃不茂盛。
去病

木之病有二藓与蠹是也。树稍久则枝干之上苔藓生焉。一不去则蔓衍日滋木之膏液,荫藓而不及木。故枝干老而枯,善圃者用铁器时,刮去之删其繁枝。之不能华实者以通风日以长,新枝木间时有蛀屑流出。则有虫蠹之相视其穴,以物钩索之则虫无所容。仍以真杉木作钉窒其处,不然则木心受病。日久枝叶自凋异时,作实瓣间亦有虫食柑橘。每先时而黄者,皆其受病于中,治之以早乃可。
浇灌

圃中贵雨旸以时,旱则坚,苦而不长雨。则暴长而皮多,拆或瓣不实而味淡。园丁沟以泄水俾,无浸其根。方亢阳时抱瓮,以润之粪壤,以培之。则无枯瘁之患。
采摘
岁当重阳色未黄,有采之者,名曰摘青。舟载之江浙
间,青柑固人所乐得。然采之不待其熟,巧于商者间或然尔,及经霜之二三夕,才尽剪遇天气晴霁数十辈为群,以小剪就枝间平蒂断之轻置筐筥中护之,必甚谨惧其香雾之裂,则易坏雾之所渐者。亦然尤不便酒香,凡采者竟日不敢饮。
收藏

采藏之日先净扫一室密,糊之勿使风入布。稻槁其间堆柑橘于地上,屏远酒气。旬日,一翻拣之,遇微损谓之点柑,即拣出。否则,侵损附近者,屡汰去之存而待贾者十之五六人。有掘地作坎攀枝条之垂者,覆之以土,至明年,盛夏时开取之,色味犹新但伤动枝苗,次年不生耳。
制治

朱栾作花比柑橘,绝大而香就树。采之用笺香细作片以锡,为小甑。每入花一重,则实香一重,使花多于香。窍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毕彻甑去。花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换花。始暴乾入瓷器密盛之他时,焚之如在柑林中。柑橘并金柑皆可切瓣,勿离之压去核渍之。以蜜金柑著蜜尤胜他品。乡人有用糖熬橘者,谓之药橘入蒻之灰于鼎间色。乃黑可以将远又橘微损,则去皮以肉瓣。安灶间用火薰之曰:薰柑置之糖蜜中味亦佳。
入药

橘皮最有益于药,去尽脉则为橘红。青橘则为青皮皆药之,所须者大抵橘皮。性温平下气止蕴,热攻痰疟服久轻身至橘子。尤理腰膝近时,难得枳实人多植枸橘于篱。落间收其实剖乾之以之和药味,与商州之枳几逼真矣。枸橘又未易多得取朱栾之小者,半破之日暴以为枳。异方医者不能辨用以治疾,亦愈药贵于愈疾而已,孰辨其为真伪耶。

王世懋《果疏》柑橘

柑橘产于洞庭然,终不如浙温之乳柑。闽漳之朱橘,有一种红而大者,云传种自闽而香味径庭矣。余家东海上又不如洞庭之宜橘,乃土产蜕花甜蜜橘二种。却不啻胜之金橘牛乳者,易生而品下圆者,甘香然。亦家园种者佳,第橘性畏寒值冬霜雪,稍盛辄死植地。须北蕃多竹霜时,以草裹之又虞春枝不发记。儿时种橘不然,岂地气有变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

便民图纂曰:正月间取核撒地上,冬月搭棚春和,撤去待长二三尺许二月移栽浇忌猪粪。既生橘摘后,又浇有虫,则凿开蛀处以铁线钩取。
一说以杉木塞其孔,则虫自死取虫讫以硫黄和土塞其窍。

农桑通诀曰:种植之法,种子及栽皆可以。枳树截接或掇栽,尤易成宜于肥地种之,冬收实后须以大粪培壅。则明年花实俱茂乾旱时,以米泔灌溉。则实不损落。
元扈先生曰:此树极畏寒,宜于西北种。竹以蔽寒风,又须常年搭棚以护霜雪霜降。搭棚谷雨卸却树大,不可搭棚可用砻糠。衬根柴草裹,其干或用芦席宽,裹根干砻糠实之。
须记南枝掘深坑,粪河泥实底方下树下。松土满半坑筑实。又下粪河泥方下土,平坑又下粪河泥,又加筑实则旺,凡树耐肥者皆用此法。
以死鼠浸坑中,浮起取埋根中极肥。
元扈先生曰:冬寒无损正因种者多,且培植有方耳。惟闽广地煖即无损耗,而实甚佳胜浙者十倍。橘柚橙柑等须于腊月根边宽作盘,连粪三次不宜著根。遇春旱以水浇之,雨则不必。花实并茂橘之种不一,惟扁橘蜜罐甜瓶为佳湘橘耐久。
最忌猪粪以茅灰及羊粪壅之多生实。
农桑辑要曰:西川唐邓多有栽,种成就怀州亦有旧日橘树。北地不见此种,若于附近面访学栽植甚得济用。
畏寒多死,北地非宜。
农桑通诀曰:惟皮与核堪入药,用皮之陈者最良。又宜作食料,其肉味甘酸。食之多痰不益人。以蜜煎之为煎,则佳。《食货志》云蜀汉江陵千树橘,其人与千户侯等。夫橘南方之珍果,味则可口,皮核愈疾。近升盘俎远备方物而种植之。获利又倍焉,其利世益人。故非可与他果同日语也。
《本草纲目》橘释名
李时珍曰:橘从矞音鹬谐声也。又云五色为庆二色为矞。矞云外赤内黄,非烟非雾郁。郁纷纷之象橘,实外赤内黄剖之香雾纷郁,有似乎矞云橘之从矞又取此意也。
集解

《别录》曰:橘柚生江南及山南山谷,十月采。
苏恭曰:柚之皮厚,味甘,不似橘皮味辛苦,其肉亦如。橘有甘有酸。酸者名胡柑。今俗谓橙为柚。非矣。案郭璞云:柚似橙而实酢,大于橘。孔安国云:小曰橘大曰柚,皆为柑也。
苏颂曰:橘柚,今江浙荆襄湖岭皆有之。木高一二丈,与枳无辨。刺出茎间。夏初生白花,六七月成实,至冬黄熟。旧说小为橘大为柚。今医家乃用黄橘青橘,不言柚。岂青橘是柚之类乎。
寇宗奭曰:橘柚自是两种。本草云一名橘皮,后人误加柚字。妄生分别。且青橘黄橘治疗尚殊况。柚为别种乎。惟郭璞所言,乃真识橘柚者,若不如此分别,误以柚皮为,橘皮是贻无穷之患矣。
李时珍曰:橘柚苏恭所说甚是,苏颂不知青橘即橘之。未黄者乃以为柑,误矣。夫橘柚柑三者相类而不相同,橘实小其瓣,味微酸,其皮薄而红,味辛而苦。柑大于橘,其瓣味甘,其皮稍厚,而黄味辛而甘。柚大小皆如橙,其瓣味酢,其皮最厚而黄,味甘而不甚辛。如此分之,即不误矣。按事类合璧云,橘树高丈许,枝多生刺,其叶两头尖,绿色光面大寸馀长二寸许。四月著小白花,甚香结实至冬黄熟。大者如杯,包中有瓣,瓣中有核也。宋韩彦直著橘谱三卷,甚详其略云。橘东出苏州台州西出荆州;南出闽黄抚州;皆不如温州者为。上也柑品有八橘品,十有四多是接成,惟种成者气味尤胜。黄橘扁小而多,香雾乃橘之上品也。朱橘小而色赤,如火绿色绀碧可爱。不待霜后色味已佳。隆冬采之生意如新乳橘,状似乳柑,皮坚穰多,味绝酸芳塌,橘状大而扁外,绿心红瓣巨多,液经春乃甘美包橘外,薄内盈其脉瓣隔皮可数。绵橘微小极软美可爱,而不多结沙橘,细小甘美。油橘皮似油饰中坚,外黑乃橘之下品也。早黄橘秋,半已丹冻。橘八月开花,冬结春采穿心橘,实大皮光而心虚可穿荔枝橘出横阳肤理皱,密如荔子也。俗传橘下埋鼠,则结实加倍,故物类相感志云。橘见尸而实繁涅盘经云,如橘见鼠,其果实多周礼言,橘踰淮而北变为枳,地气然也馀见柑下。
橘实气味

甘酸温无毒。
陶弘景曰:食之多痰,恐非益也。
宁原曰:多食恋隔生痰,滞肺气。
吴瑞曰:同螃蟹食,令人患软瘫。
橘实主治

陈藏器曰:甘者润肺,酸者聚痰。
大明曰:止消渴开胃,除胸中隔气。
橘实发明

李时珍曰:橘皮下气消痰,其肉生痰聚饮,表里之异如此。凡物皆然,今人以蜜煎橘,充果食甚佳。亦可酱菹也。
黄橘皮释名

陶弘景曰:橘皮疗气大胜以东橘为好,西江者不如须陈久者为良。
王好古曰:橘皮以色红日久者为佳,故曰红皮陈皮。去白者曰:橘红也。
黄橘皮修治

雷敩曰:凡使勿用柚皮,皱子皮二件用不得。凡修事须去白膜。一重剉细以鲤鱼皮裹。一宿至明取用。寇宗奭曰:本草橘柚作一条盖传,误也。后世不知以柚皮为橘皮。是贻无穷之患矣。此乃六陈之,一天下日用所须。今人又多以乳柑皮乱之不可不择也。柑皮不甚苦,橘皮极苦。至熟亦苦,或以皮之紧慢分别,又因方土不同,亦互有紧慢也。
李时珍曰:橘皮纹细,色红而薄,内多筋脉,其味苦辛。柑皮纹粗,色黄而厚,内多白膜,其味辛甘。柚皮最厚而虚纹更粗色黄,内多膜无筋,其味甘多辛少。但以此别之,即不差矣。橘皮性温柑柚皮,性冷不可用。今天下多以广中来者为胜,江西者次之。然亦多以柑皮杂之,柑皮犹可用柚皮则悬绝矣。凡橘皮入和中理胃药,则留白入下气消痰。药则去白其说出于圣济经。去白者以白汤,入盐洗润透,刮去筋膜晒乾用,亦有煮焙者各随本方。
黄橘皮气味

苦辛温无毒。
黄橘皮主治

《本经》曰:胸中瘕热逆气,利水谷久服。去臭下气通神。《别录》曰:下气止呕欬,治气冲胸中,吐逆霍乱疗脾,不能消谷止泄。除膀胱留热停水起五淋,利小便去寸白虫。
甄权曰:清痰涎、治上气、欬嗽、开胃、主气痢,破症瘕痃癖。
李时珍曰:疗呕哕反胃嘈杂时,吐清水痰痞痎疟,大肠閟塞,妇人乳痈入食料,解鱼腥毒。
黄橘皮发明

李杲曰:橘皮气薄味厚阳中之阴也。可升可降为脾肺,二经气分药留白,则补脾胃去白,则理肺气同,白朮则补脾胃同甘草,则补肺独用。则泻肺损脾其体,轻浮一能导胸中寒邪。二破滞气三盆脾胃加青皮,减半用之去滞气推陈致新,但多用久服能损元气也。
宁原曰:橘皮能散、能泻、能温、能补、能和,化痰治嗽,顺气理中调脾,快膈通五淋疗酒病,其功当在诸药之上。
李时珍曰:橘皮苦能泄、能燥;辛能散温能和其治百病。总是取其理气燥湿之功同补药。则补同泻药则泻同升,药则升同降药,则降脾乃元气之母肺。乃摄气之籥故橘皮,为二经气分之药,但随所配而补泻升降也。洁古张氏云,陈皮枳壳利其气而痰,自下盖此义也。同杏仁治大肠气閟,同桃仁治大肠血閟皆取其通滞也。详见杏仁下按方勺泊宅编云,橘皮宽膈降气消痰,饮极有殊。功他药贵新,惟此贵陈外舅,莫强中令丰城时得疾,凡食已辄胸满不下百方,不效偶家人合。橘红汤因取尝之似相宜连日,饮之。一日,忽觉胸中有物,坠下大惊目瞪自,汗如雨。须臾,腹痛下数块如铁弹子,臭不可闻。自此胸次廓然,其疾顿愈盖脾之冷,积也。其方用橘皮去穰,一斤甘草,盐花各四两,水五碗,慢火煮乾焙研为。末白汤点服名二贤,散治一切痰气,特验世医徒知半夏南星之属。何足以语此哉,珍按二贤散丹溪变之为。润下丸用治痰气,有效。惟气实人服之,相宜气不足者,不宜用之也。
青橘皮修治

李时珍曰:青橘皮乃橘之未,黄而青色者,薄而光。其气芳烈,今人多以小柑小柚小橙伪为之。不可不慎辨之,入药以汤浸去穰,切片醋拌瓦炒过用。
青橘皮气味

苦辛温无毒。
青橘皮主治

苏颂曰:气滞下食,破积结及膈气。
张元素曰:破坚癖散,滞气去下焦,诸湿治左胁肝,经积气。
李时珍曰:治胸膈气逆胁,痛小腹疝痛消乳肿,疏肝胆泻肺气。
青橘皮发明

张元素曰:青橘皮气味俱厚,沈而降阴也,入厥阴少,阳经治肝胆之病。
李杲曰:青皮乃足厥阴,引经之药能引食入太阴之。仓破滞削坚,皆治在下之病。有滞气,则破滞气无滞气,则损真气。
王好古曰:陈皮治高,青皮治低。与枳壳治胸膈,枳实治心下同意。
朱震亨曰:青皮乃肝胆,二经气分药故人多怒。有滞气胁下有郁积,或小腹疝疼用之以疏通。二经行其气也,若二经实者当先,补而后用之,又云疏肝气,加青皮炒黑,则入血分也。
李时珍曰:青橘皮古无用者。至宋时,医家始用之。其色青,气烈,味苦,而辛治之以醋。所谓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以酸泄之以苦降之也。陈皮浮而升入脾肺气分,青皮沈而降入肝胆气;分一体二用物理自然也。小儿消积,多用青皮最能发汗。有汗者不可用此。说出杨仁斋直指,方人罕知之。
陈嘉谟曰:久疟热甚必结癖块,宜多服清脾汤内。有青皮疏利肝邪,其癖自不结也。
橘穰上筋膜主治

大明曰:口渴吐酒炒熟煎汤,饮甚效。
橘核修治

李时珍曰:凡用须以新瓦焙香去壳,取仁研碎入药。
橘核气味

苦平无毒。
橘核主治

大明曰:肾疰腰痛膀胱气痛贤冷,炒研每温酒服一钱,或酒煎服之。
寇宗奭曰:治酒㾴风鼻赤,炒研。每服一钱胡桃肉,一个擂酒,服以知为度。
李时珍曰:小肠疝气及阴核肿痛,炒研五钱,老酒煎服,或酒糊丸服甚效。
橘核发明

李时珍曰:橘核入足厥阴,与青皮同功。故治腰痛溃疝在下之病,不独取象于核也。和剂局方治诸疝痛及内溃卵肿偏坠,或硬如石,或肿至溃有橘核丸用之。有效品味颇多,详见本方。
叶气味

苦平无毒。
叶主治

朱震亨曰:导胸膈逆气入厥阴,行肝气消肿,散毒乳痈胁痛用之行经。
附方

润下丸治湿痰,因火泛上停滞,胸膈欬唾稠粘。陈橘皮半斤,入砂锅内,下盐五钱,化水淹过,煮乾粉甘草二两,去皮蜜炙,各取净末蒸。饼和丸梧桐子大,每服百丸白汤下。〈丹溪方〉
宽中丸治脾气,不和冷气客于中壅,遏不通是为胀满。用橘皮四两,白朮二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食前,木香汤下三十丸日三服。〈是齐指迷方〉
橘皮汤治男女伤寒,并一切杂病呕哕。手足逆冷者,用橘皮四两,生姜一两,水二升,煎一升徐徐呷之即止。〈仲景方〉
嘈杂吐水真橘皮去白为末五更,安五分于掌心,舐之即睡三日必效。皮不真则不验。〈怪證奇方〉
霍乱吐泻不拘男女,但有一点胃气存者,服之再生广。陈皮去白五钱,真藿香五钱,水二盏,煎一盏时时温服。出百一选方。 圣惠方用陈皮末二钱,汤点服不省者灌之,仍烧砖沃醋布裹砖,安心下熨之便活。反胃吐食,真橘皮以日照西壁,土炒香为末,每服二钱,生姜三片,枣肉一枚,水二钟,煎一钟温服。〈直指方〉卒然食噎橘皮一两,汤浸去瓤,焙为末以水一大盏,煎半盏热服。〈食医心镜〉
诸气呃噫橘皮二两,去瓤,水一升,煎五合顿服。或加枳壳尤良。〈孙尚药方〉
痰膈气胀陈皮三钱,水煎热服。〈简便方〉
卒然失声,橘皮半两,水煎徐呷。〈肘后方〉
经年气嗽,橘皮神曲生姜,焙乾等分为末,蒸饼和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食后夜卧各一服。有人患此服之,兼旧患膀胱气皆愈也。〈寇氏衍义〉
化食消痰胸中热气,用橘皮半两,微熬为末,水煎代茶细呷。〈心镜〉
下焦冷气,乾陈皮一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食前温酒下,三十丸。〈食疗本草〉
脚气冲心或心下结硬,腹中虚冷。陈皮一斤、和杏仁五两去皮尖熬,少加蜜捣和。丸如桐子大,每日食前米饮下三十丸。〈食疗本草〉
老人气閟方同上。〈济生方〉
大肠閟塞,陈皮连白酒,煮焙研末,每温酒服二钱,米饮下。〈普济方〉
途中心痛,橘皮去白,煎汤饮之甚良。〈谈野翁方〉食鱼蟹毒方同上。〈肘后方〉
风痰麻木,凡手及十指麻木,大风麻木,皆是湿痰死血。用橘红一斤,逆流水五碗,煮烂去滓再煮至一碗,顿服,取吐乃吐痰圣药也。不吐加瓜蒂末。〈摘元方〉脾寒诸疟不拘老少孕妇,只两服便止真。橘皮去白,切生姜自然汁浸过一指,银器内重汤煮乾,焙研末每服三钱,用隔年青州枣十个,水一盏,煎半盏发前,服以枣下之。〈适用方〉
小儿疳瘦,久服消食和气,长肌肉用陈橘皮一两,黄连以米泔水,浸一日。一两半研末入麝香三分,用猪胆盛药以浆水,煮熟取出。用粟米饭和丸绿豆大,每服一二十丸米饮下。〈钱氏小儿方〉
产后尿閟不通者,陈皮一两,去白为末,每空心温酒,服二钱。一服即通,此张不愚方也。〈妇人良方〉
产后吹奶,陈皮一两,甘草一钱,水煎服即散。
妇人乳痈未成者,即散已。成者即溃痛不可忍者,即不痛。神验不可云,喻也。用真陈橘皮汤浸去白,晒面炒微黄,为末。每服二钱,麝香调酒下,初发者一服见效,名橘香散。〈张氏方〉
聤耳出汁,陈皮烧研一钱,麝香少许为末,日掺名立效散。
鱼骨鲠咽,橘皮常含咽汁即下。〈圣惠方〉
嵌甲作痛,不能行履者,浓煎陈皮汤浸良久,甲肉自离轻手,剪去以虎骨末傅之即安。〈医林集要〉
快膈汤治冷膈气,及酒食后饱满,用青橘皮一斤作四,分四两用,盐汤浸四两,用白沸汤浸,四两用醋浸,四两用酒浸,各三日取出去白切丝,以盐一两炒微焦研末,每用三钱以茶末,五分水煎温服亦可。点服理脾快气,青橘皮一斤,日乾焙研末,甘草末一两,檀香末半两和匀收之每用一二钱,入盐少许白汤点服。
法制青皮常服,安神调气,消食解酒,益胃不拘老人小儿。宋仁宗每食后,咀数片乃邢和璞真,人所献名万年草。刘跂改名延年草。仁宗以赐吕丞相用青皮一斤,浸去苦味,去瓤拣净白,盐花五两,炙甘草六两,舶茴香四两,甜水一斗,煮之不住搅,勿令著底候水尽,慢火焙乾,勿令焦去。甘草茴香只取青皮蜜收用。〈易简方〉
疟疾寒热,青皮一两,烧存性研末,发前温酒,服一钱临时,再服。〈圣惠方〉
伤寒呃逆声闻四邻,白花青皮全者研末,每服二钱白汤下。〈医林集要〉
产后气逆,青橘皮为末,葱白童子小便,煎二钱服。〈经验后方〉
妇人乳岩,因久积忧郁。乳房内有核如指头,不痛不痒,五七年成痈,名乳岩不可治也。用青皮四钱,水一盏半,煎一盏,徐徐服之。日一服或用酒服。〈丹溪方〉聤耳出汁,青皮烧研末,绵包塞之。
唇燥生疮,青皮烧研,猪脂调涂。
腰痛橘核杜仲各二两,炒研末,每服二钱,盐酒下。〈简便方〉
肺痈绿,橘叶洗捣,绞汁一盏,服之吐出。脓血即愈。〈经验良方〉
高濂《遵生八笺》橘汤
橘一斤,去壳与中白瓤膜,以皮细切同橘肉,捣碎炒盐一两,甘草一两,生姜一两,捣汁和匀橙子同法曝乾,密封取以点汤,服之妙甚。

洞庭汤

陈皮去白四两,生姜四两,右将姜与橘皮同淹一宿,晒乾入甘草末六钱,白梅肉三十个,炒盐五钱和匀沸汤点用。

法制橘皮

日华子云:皮煖消痰止嗽,破症瘕痃癖。橘皮半斤,去穰白檀一两,青盐一两,茴香一两,右件四味,用长流水二大碗同煎水乾为度。拣出橘皮放于磁器内,以物覆之,勿令透气。每日空心取三五片,细嚼白汤下。

又制橘皮

塘南橘皮廿两,盐煮过茯苓四钱,丁皮四钱,甘草末七钱,砂仁三钱,共为末拌皮焙乾入供。

《直省志书》吴县

《物产绿》:橘平、橘蜜、橘塘南、橘朱、橘汝州、橘襄、橘扁、橘脱花柑漆碟红。

太仓州

《物产绿》:橘长及尺许,花开结实,花蜕实如粟大。即可食。故名蜕花甜止宜。杨林河一带,移栽他处纵本境不生发。

石门县

物产金橘、蜜橘、牛奶橘。

乌程县

物产橘有朱橘、金橘、牛奶橘、蜜橘,其大而堪用者来自洞庭衢州。

馀姚县

物产橘产东山,谢氏园者曰:谢橘小而甘。

上虞县

物产橘有蜜橘,出五都最佳。

金华县

物产金橘、狮橘、蜜橘、乳橘。

西安县

物产橘有朱橘,有绿橘,有狮橘,有漆碟红,有金扁,有抚州。在明时惟县西航埠二十里上下栽橘。今近城埠头及洋村并城中隙地遍栽然。自乙未来数遭冻,萎其利,尚不及曩时之半也。诸橘中惟狮橘皮厚耐寒,可达京师而色味远不逮朱橘,近商贩多用木桶细载得免冻,皴溃坏仅有至京师者,而迩日诸贵人。有入贡之役,率先期赍价就园户,摘其佳者以充供奉。于是朱橘盛行京师,岁以为常。

龙泉县

《物产绿》:橘,甜橘、香橘、塔橘、金橘、匾橘、蜜橘、金豆橘。

福州府

物产橘有镜橘、酒橘、四时橘、剪橘、猴橘、洞庭橘、连江橘、里尾橘、漳橘、原出漳州,金橘实小。

莆田县

物产橘色红如金,曰金橘。又有一种先后相续而生,名公孙橘。

泉州府

物产橘有甜橘、丝橘、凤橘等名。

龙溪县

物产橘有朱橘、凤橘。

漳浦县

土产橘有朱橘、有凤橘、有金橘、有羊矢橘、生山中俗呼山柑,又有一种四时橘,四时结实花亦鲜美。

将乐县

物产有金与狮头,光皮三种。

南宁府

物产橘有火燄橘、金橘、蜜橘、绣橘等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橘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