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柑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六卷目录

 柑部汇考
  柑图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嵇含南方草木状〈柑〉
  郭义恭广志〈甘〉
  崔豹古今注〈壶甘〉
  李京云南志〈狮头柑〉
  段公路北户录〈变柑〉
  郭橐驼种树书〈种柑〉
  范成大桂海果志〈馒头柑〉
  韩彦直橘录〈真柑 生枝柑 海红柑 洞庭柑 朱柑 金柑 木柑 甜柑 种治 始栽 培植 去病 浇灌 采摘 收藏 制治〉
  真柑录〈真柑〉
  王世懋果疏〈柑橘〉
  本草纲目〈柑〉
  闽书〈南产〉
  直省志书〈嘉定县 临海县 金华县 龙泉县 临川县 蕲水县 福州府 莆田县 泉州府 同安县 龙溪县 漳浦县 东莞县 增城县〉
 柑部艺文一
  甘颂           晋宗炳
  甘橘赞          王升之
  黄甘赋           胡济
  甘树赋           刘瑾
  甘赋          宋谢惠连
  谢晋安王赐柑启      梁刘潜
  谢湘东王赉甘启      庾肩吾
  代武中丞谢新柑表    唐刘禹锡
  甘赋           宋吴淑
  柑赞            宋祁
  洞庭春色赋         苏轼
  黄甘陆吉传         前人
  卖柑者言         明刘基
 柑部艺文二〈诗词〉
  咏柑           陈徐陵
  阻雨不得归瀼西甘林    唐杜甫
  白露            前人
  甘园            前人
  树閒            前人
  寒雨朝行视园树       前人
  柳州城西北隅种甘树    柳宗元
  酬郭简州寄柑子       薛涛
  慎大詹以吴柑见贶     宋杨亿
  襄柑分惠景仁以诗将之    韩维
  召赴天章阁观新柑      韩琦
  吴太博遗柑子       梅尧臣
  近有谢师厚寄襄阳柑子乃吴人所谓绿橘耳今王德言遗姑苏者十枚此真物也因以诗答 前人
  和正月六日沈文通学士遗温柑 前人
  赠裴直讲水梨二颗言太鲜答吴柑三颗以为多走笔呈之         前人
  李廷老祠部寄荆柑子     前人
  师黯以彭甘五子为寄因怀四明园中此果甚多偶成长句以为谢     苏舜钦
  黄柑           司马光
  食甘            苏轼
  戏答王都尉传柑       前人
  毛君惠温甘         苏辙
  谢人分饷洞庭柑       曾几
  王扬康园         黄庭坚
  从人求柑          前人
  薛士昭寄新柑分赠知宗提舶知宗有诗次韵 王十朋
  知宗柑诗用韵颇险予既和之复取所未用之韵续赋一首三十韵      前人
  过林黄中食甘子有感学宛陵先生体 陆游
  跋小寺旧题        刘克庄
  宫词          花蕊夫人
  至正丁酉冬昆山顾仲瑛会客芝云堂适时贵自海上来以黄柑遗之仲瑛分饷坐客喜而有诗属予及陆良贵袁子英等六客同赋 元谢应芳
  元真送柑        明陈宪章
  访晓庵禅师师以洞庭柑为供  张和
  咏宗良兄斋头佛手柑    朱多炡
  竹枝词〈已上诗〉     吴鼎芳
  洞仙歌〈二首〉     宋晁补之
  蓦山溪〈饷柑已上词〉   元张野 柑部选句
 柑部纪事
 柑部杂录
 柑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六卷

柑部汇考

《释名》

《神异经》    甘《广志》

木奴《水经注》

柑图


《东方朔·神异经》东荒经

东方裔外有建春山其上多柑。

《嵇含南方草木状》

柑乃橘之属,滋味甘美,特异者也。有黄者有赪者。赪者谓之壶。柑交趾人以席囊,贮蚁鬻于市者,其窠如薄絮囊。皆连枝叶蚁在其中,并窠而卖蚁赤黄色,大于常蚁。南方柑树若无此蚁,则其实,皆为群蠹,所伤无复一完者矣。今华林园,有柑二株。遇结实上命群,臣宴饮于旁,摘而分赐焉。

《郭义恭广志》

有黄甘一核,有成都平蒂。甘大如升,色苍黄犍为。南安县出黄甘。

《崔豹古今注》壶甘

甘实形如石榴者,谓之壶甘。

《李京云南志》狮头柑

云南北胜州有狮头,柑状如狮头,而色黄。有大如碗者,其味最甘。

《段公路·北户录》变柑

新州出变,柑有苞大于升者,其皮薄如洞庭之橘。馀柑之所弗及,传云移植不百里,形味俱变,因以为名。亦如踰淮为枳,乃水土异也。

《郭橐驼种树书》种柑

南方柑橘虽多,然亦畏霜。不甚收。惟泂庭,霜虽多,无所损。

《范成大桂海果志》馒头柑

馒头柑近蒂起,馒头尖者,味香胜可埒。永嘉乳柑。

《韩彦直橘录》

按开宝中陈藏器补神农本草书,柑类则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沙柑今,永嘉所产实具数。品且增多其目,但名少异耳。凡圃之所植柑,比之橘才十之一二,大抵柑之植立。甚难灌溉锄治少失时,或岁寒霜雪频作柑之枝头,殆无生意橘则犹故也。得非琼杯玉斝自昔易阙邪,永嘉宰勾君焘。有诗声其诗曰,只须霜一颗,压尽橘千奴。则黄柑位在绿,橘上不待辨而知。

真柑

真柑在品类中最贵可珍。其柯木与花实皆异,凡木木多婆娑,叶则纤长茂密浓。阴满地花时,韵特清远逮。结实颗皆圆正肤理如泽蜡,始霜之旦。园丁采以献,风味照座擘之。则香雾噀人北人未之,识者一见而知。其为真柑矣。一名乳柑谓其味之如乳酪,温四邑之柑推泥山为。最泥山地不弥一里,所产柑其大不匕寸,围皮薄而味珍脉不黏,瓣食不留滓。一颗之核才一二间,有全无者南塘之柑。比年尤盛太守燕赏为。秋日盛事前,太守参政李公。赏柑之诗曰:忘机白鸟冲船过,堆案黄柑噀手香。侍郎曾公之词曰:满树叶繁枝,重缀青黄千百皆佳句也。

生枝柑

生枝柑似真柑,色青而肤粗,形不圆,味似石榴,微酸崔豹。古今注曰:甘实形如石榴者为,壶柑疑此类是乡人,以其耐久留之枝间俟。其味变甘带,叶而折堆之,盘俎新美可爱。故命名生枝。

海红柑

海红柑颗极大,有及尺以上围者,皮厚而色红,藏之而味愈甘。木高二三尺,有生数十颗者,枝重委地亦可爱。是柑可以致远,今都下堆积道旁者,多此种初,因近海故以海红得名。

洞庭柑

洞庭柑,皮细而味美,比之他柑韵稍不及,熟最早藏之至来岁之春,其色如丹。乡人谓其种自洞庭山来。故以得名东坡洞庭。春赋有曰:命黄头之千奴卷,震泽而与还翠勺银罂紫络青纶,物固唯所用,酝酿得宜,真足以佐骚人之清兴耳。

朱柑

朱柑类洞庭,而大过之。色绝嫣红,味多酸,以刀破之,渍以盐,始可食。园丁云他柑必接,唯朱柑不用接而成然。乡人不甚珍宠之,宾祭斥不用。

金柑

金柑在他柑特小,其大者如钱小者,如龙目。色似金,肌理细莹圆丹可玩啖者,不削去金衣。若用以渍蜜尤佳。《欧阳文忠公归田录》载其香清,味美置之樽俎间,光彩灼烁如金弹丸。诚珍果也。都人初不甚贵,其后因温成皇后好食之。由是价重京师。

木柑

木柑类洞庭少不慧耳。肤理坚顽,瓣大而乏膏,在外彊中乾,故得名以木。

甜柑

甜柑类洞庭,高大过之。每颗必八瓣,不待霜而黄,比之他柑加甜。柑林未熟之日,是柑最先摘置之,席间,青黄照人,长者先尝之子弟,怀以归为亲庭寿焉。然是种不多见,治圃者植一二株焉,故以少为贵。

种治

柑橘宜斥卤之地,四邑皆距江海不十里,凡圃之近涂泥者,实大而繁。味尤珍耐久不损,名曰涂柑。贩而远适者,遇涂柑则争售。方种时高者畦,垄沟以泄水,每株相去七八尺,岁四锄之薙,尽草冬月以河泥壅其根,夏时更溉以粪壤其叶,沃而实繁者斯为园丁之良。

始栽

始取朱栾核洗净下肥土中,一年而长。名曰柑淡其根荄蔟蔟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大如小儿之拳,遇春月乃接取诸柑之佳。与橘之美者经年向阳之枝以为贴,去地尺馀截之,剔其皮,两枝对接,勿动摇其根,拨掬土实其中,以防水蒻护其外,麻束之,缓急高下俱得。所以候地气之应接树之法载之,四时纂要中是盖老圃者,能之工之良者,挥斤之间气质随异,无不活者。过时而不接,则花实复为朱栾,人力之有参于造化每如此。

培植

树高及二三尺许,剪其最下命根。以瓦片,抵之,安于土杂,以肥泥实筑之。始发生命根不断,则根迸于土,中枝叶乃不茂盛。

去病

木之病有二藓,与蠹是树稍久,则枝干之上苔藓生焉。一不去则蔓衍日滋,木之膏液荫藓而不及,木故枝干老而枯。善圃者用铁器时刮去之删,其繁枝之不能华实者,以通风日以长新枝木。间有蛀屑流出,则有虫蠹之相视其穴,以物钩索之则虫无所容仍以真杉木作钉,窒其处不然,则木心受病日久枝叶自凋,异时作实瓣间,亦有虫食柑橘,每先时而黄者,皆其受病于中治之以早乃可。

浇灌

圃中贵雨旸以时,旱则坚苦而不长;雨则暴长而皮多。拆或瓣不实而味淡。园丁沟以泄水,俾无浸其根,方亢阳时,抱瓮以润之,粪壤以培之,则无枯瘁之患。

采摘

岁当重阳,色未黄有采者,名曰摘青。舟载之江浙间,青柑固人所乐得。然采之不待其熟,巧于商者,间或然尔,及经霜之二三夕,才尽剪遇天气晴,霁数十辈为群。以小剪就枝间平蒂断之,轻置筐筥中护之,必甚谨惧。其香雾之裂。则易坏雾之,所渐者亦然。尤不便酒香,凡采者竟日不敢饮。

收藏

采藏之日,先净埽一室密糊之,勿使风入。布稻槁其间,堆柑橘于地上,屏远酒气。旬日一翻拣之,遇微损谓之点柑,即拣出。否则侵损附近者,屡汰去之,存而待贾者十之五六人。有掘地作坎攀枝条之垂者,覆之以土至明年。盛夏时开取之,色味犹新,但伤动枝苗,次年不生耳。

制治

朱栾作花比柑橘绝大,而香就树采之。用笺香细作片,以锡为小甑,每入花一重,则实香一重,使花多于香。窍花甑之旁,以溜汗液用器盛之,炊毕彻甑去花,以液浸香。明日再蒸,凡三换花始暴乾,入瓷器密盛之。他时焚之,如在柑林中,柑橘并金柑皆可切瓣。勿离之压去核,渍之以蜜。金柑著蜜尤胜他品。

《真柑录》真柑

柑别种有八橘别种为,十四橙属别种为,五凡其类合二十七而乳,柑推第一故温人谓乳柑为。真柑温数邑,俱种柑而出泥,山者杰然推第一。

《王世懋果疏》柑橘

柑橘产于洞庭,然终不如浙温之乳柑,闽漳之朱橘。有一种红而大者云,传种自闽而香味径庭矣。
《本草纲目》柑释名
马志曰:柑未经霜时,犹酸霜后甚甜。故名柑子。李时珍曰:汉李衡种柑于武陵洲上,号为木奴焉。
集解

苏颂曰:乳柑出西戎者佳。
马志曰:柑生岭南及江南,树似橘实亦似橘,而圆大皮色生青熟黄。惟乳柑皮入药,山柑皮疗咽痛,馀皆不堪用。又沙柑青柑体性相类。
陈藏器曰:柑有朱柑黄柑乳柑石柑沙柑橘。有朱橘乳橘塌橘山橘黄淡子。此辈皮皆去气调中实,俱堪食就中。以乳柑为上也。
李时珍曰:柑南方果也,而闽广温台苏抚荆州为盛,川蜀虽有不及之。其树无异于橘,但刺少耳。柑皮比橘色黄而稍厚,理稍粗而味不苦,橘可久留柑易腐败。柑树畏冰雪,橘树略可此,柑橘之异也。柑橘皮今人多混用,不可不辨详见。橘下按韩彦,直橘谱云乳柑出温州,诸邑惟泥山者为最。以其味似乳酪故名。彼人呼为真柑似以他柑为假矣。其木婆娑,其叶纤长,其花香韵,其实圆正肤。理如泽蜡,其大六七寸,其皮薄而味珍,脉不黏瓣实不留滓。一颗仅二三核,亦有全无者擘之香,雾噀人为柑中绝品也,生枝柑形不圆,色青肤粗味带微酸留之。枝间可耐久也俟,味变甘乃带叶折。故名海红柑树小而颗极,大有围及尺者,皮厚色红可久藏今。狮头柑亦是其类也。洞庭柑种出洞庭山,皮细味美其熟最早也,甜柑类洞庭而大,每颗必八瓣。不待霜而黄也,木柑类洞庭肤粗顽,瓣大而少液。故谓之木也。朱柑类洞庭而大色绝嫣红,其味酸人不重之馒头。柑近蒂起如馒,头尖味香美也。
气味

甘大寒无毒。
苏颂曰:冷。
马志曰:多食令人肺冷生痰,脾冷发痼癖,大肠泻利发阴汗。
主治

开宝曰:利肠胃中,热毒解丹石,止暴渴利小便。
皮气味

辛甘寒无毒。
李时珍曰:橘皮苦辛温,柑皮辛甘寒。外形虽似气味不同。
孟诜曰:多食令肺燥。
皮主治

陈藏器曰:下气调中。
大明曰:解酒毒及酒,渴去白焙研,末点汤入盐饮之。雷敩曰:治产后,肌浮为末酒服。李时珍曰:伤寒饮食劳复者,浓煎汁服。
开宝曰:山柑皮治咽喉痛效。
核主治

苏颂曰:作涂面药。
叶主治

蔺氏曰:聤耳流水,或脓血取嫩头七个,入水数滴杵取汁滴之,即愈。
附方

难产柑橘瓤阴乾烧,存性研末温酒服二钱。〈集效方〉

《闽书》南产

柑图经木高一二丈,叶与枳无辨,刺出茎间,夏初生白花,六月七月而成实,至冬黄熟可啖。旧说小者为橘,为橙大者为柚。孔安国注《尚书》厥包橘柚小曰:橘大曰柚,皆为柑也。谢朓酬王晋安诗,南中兰橘柚何知鸣为。飞柑通志有酥,柑有佛酥。柑一名佛头酥,有脂柑出连江名连江柑。有里尾柑出福清县以地名橘通志有镜。橘一名镜柑有连江橘,以地名有酒橘,有四时橘有剪,橘有猴橘一名,橘花有洞庭橘。有匾橘一名塌橘,有里尾橘出福清县,亦以地名泉志金橘。有二种形圆者曰金枣,皮香肉酸,又有金豆俗呼羊矢,橘生山林中蜜煎良佳莆中,有红柑青柑。唐时本地有沙橘,尝入贡近时,天下之柑以浙之衢州闽之漳州为最。漳人食柑尽一托盘如泉人,食荔支矣。

《直省志书》嘉定县

物产乾柑出高桥镇,秋果之最。上者似香橼,而小纹细皮薄瓤,乾味香故名连蒂。封裹藏至明春二月开,置盆中兰香满室金色莹然,贮可珍剖可食诚异品也。

临海县

物产柑有蜜陀柑、木柑、乳柑、朱柑、沙柑、青柑诸种。

金华县

物产水车柑,罗浮柑。

龙泉县

物产沙柑、狮子柑、香柑、木柑、醋柑、苦柑、朱柑、黄淡柑、蜜坛柑。

临川县

土产柑有狮头柑,大者曰蜜坛最佳。

蕲水县

物产大柑皮厚味甘色若黄金。

福州府

物产柑有酥柑、佛头柑、脂柑、里尾柑。

莆田县

物产柑实,冬熟红色。有朱柑、乳柑、又有先柑以其先。诸柑熟或曰仙柑。

泉州府

物产柑名品不一,其先诸柑而熟,皮厚而光体大,而圆曰:先柑有皮薄光润体小扁而差。小于先柑者曰:红橘可藏至三四月,又红橘差小。而皮坚体圆者曰:朱榴又与红橘同形,而皮黄味尤甜者曰:同柑。又有凤柑皮皱味酸不堪食。

同安县

物产柑皮厚而圆曰:仙柑皮薄光润体微扁而小曰:红柑。

龙溪县

物产柑有先柑、青柑、朱柑、白柑、雪柑、酥柑,又有山柑如莲子大,香辣可作蜜煎。

漳浦县

土产柑有数种,曰先柑、曰青柑、曰酥柑、曰乳柑、曰珠柑、曰甜栾,柑又有蜜桶柑,味甜如蜜。有雪柑味甘酸俱云霄出。

东莞县

土产柑子有原柑、银柑、有馒头柑,以其小尖如馒头,香味不减温柑。

增城县

物产多柑,有草柑、州柑、酒柑、红柑。

柑部艺文一《甘颂》晋·宗炳

煌煌嘉实,磊如景星。南金其色,隋珠其形。

《甘橘赞》王升之

节重履险操,贵有恒二树。保荣四运齐,能在质惟美。于味斯弘异分南域北则枳橙。

《黄甘赋》胡济

惟江南之奇果,资天地之正阳生。殊方之妙域植朱岛之遐乡。处汉之南背江之阴,左协兰皋右接桂林带。激水之清流向崇山之高,岑三秋迭运初寒履霜。照耀原隰荫映林荒若菱,花之绣绮井烛龙之衔金珰。

《甘树赋》刘瑾

伊冥造之绵绵兮,纚成象于成遇嗟。卉草之森秀兮,将归美于甘树诞寄,生于南楚兮。播万里而东布浸,冷泉以摇根兮,竦逸条以承露,结密叶以舒荫兮。涤纤尘以开素仰清气,以旭晨兮,流蕙飙于薄暮。虽飞荣于园沼兮,契峦松之贞趣时。屡迁而弥贞兮,凌寒暑而一度。

《甘赋》宋·谢惠连

嘉寒园之丽木美,独有此贞芳质萎。而怀风性耿介,而凌霜拟夕霞。以表色指朝景,以齐圆侔萍实乎。江介超玉果于昆,山倾子节兮湘之。区承君玩兮堂之隅,濯雨兮冒霜,长无绝兮芬敷。

《谢晋安王赐柑启》梁·刘潜

便得削彼金衣,咽兹玉液甘。踰萍实冷亚冰壶,立消烦䬼顿除。酩酊追嗤齐相进,不剖之实远。笑魏君逢裂牙之味。

《谢湘东王赉甘启》庾肩吾

名传地里远,自武陵之洲族茂。神经遥闻建春之岭,王逸为赋取对荔枝。张衡制辞用连石蜜,足使萍实,非甜蒲萄犹酢。

《代武中丞谢新柑表》唐·刘禹锡

臣某言中使某至奉。宣圣旨赐臣新柑若干颗。猥降殊私再颁名果,自远称贵以新为荣。臣某,〈中谢〉伏以果实,既成南方有贵琼,茅合贡中禁为珍方。外贡来人间未睹,黄苞辉颖雕俎增华芬芳。初佐于天庖庆赐,忽沾于凡口甘踰萍实,剖食既同于楚谣寒。比蔗浆析酲何惭于汉,史恩光斯重尸素弥彰,誓当捐躯以申上,答无任感戴之至。

《甘赋》宋·吴淑

橘柚之属其美者有建春之壶甘焉。磊如景星之彩烂,若隋珠之连富枝。江之珍重嘉宜都之旧,传怀石城而失径。置东望而言旋,若乃平蒂标奇,黄包称异张磐每夺于童。蒙僧珍偶尝于宴喜,植武陵之木奴置阆中之守吏。宜渴者之怀思实厥包之英粹,张衡离支之种贾谊湘州之味时,难则扬葩而不实,世泰则移地,而逾美彼草木之,无知胡与时而荣悴。
《柑赞》宋·祁柑生果渠嘉等州,结实埒于江南。味亦差为薄云,

碧叶素葩厥包之,珍丹里既披香液饴津。

《洞庭春色赋》苏轼

安定郡王以黄柑,酿酒名之曰洞庭。春色其犹子德麟,得之以饷予戏作赋曰。

吾闻橘中之乐不减商山,岂霜馀之果不食而四老人者。游戏于其间悟此世之泡幻,藏千里于一斑举枣叶之有馀。纳芥子其何艰宜贤王之达,观寄逸想于人寰袅袅兮。秋风泛天宇兮清閒,吹洞庭之白浪涨北渚之苍湾,㩦佳人而往游勒雾鬓与风鬟命。黄头之千奴卷震泽而与俱还,糅以二米之禾藉以三脊之菅。忽云蒸而冰解,旋珠零而涕潸。翠勺银罂紫络,青纶随属车之鸱。夷款木门之铜镮,分帝觞之馀沥幸公子之破悭。我洗盏而起尝散腰足之痹,顽尽三江于一吸吞鱼龙之神奸。醉梦纷纭始如髦,蛮鼓巴山之桂,楫扣林屋之琼。关卧松风之瑟,缩揭春溜之淙潺进。范蠡于渺茫吊夫差。之茕鳏属,此觞于西子洗亡国之愁。颜惊罗袜之尘飞失舞袖之弓,弯觉而赋之以授公子曰:呜呼。噫嘻吾言夸矣。公子其为我删之。

《黄甘陆吉传》前人

黄甘陆吉者,楚之二高士也。黄隐于泥山,陆隐于萧山。楚王闻其名遣使召之,陆吉先至赐爵左庶,长封洞庭君尊宠在群臣右。久之黄甘始来,一见拜温尹平阳侯班视,令尹吉起隐士与甘齐名。入朝久尊贵,用事一旦。甘位居上,吉心衔之。群臣皆疑之会秦遣苏,轸钟离意使楚。楚召燕章华台群,臣皆与甘坐。上坐吉咈然,谓之曰:请与子论事。甘曰:唯唯。吉曰:齐楚约西击秦,吾引兵踰关,身犯霜露与枳棘。最下者同甘苦,率家奴千人战季洲之。上拓地至汉南而归子功,孰与甘曰:不如也。曰:神农氏之有天下也,吾剥肤剖肝怡颜下气以固蒂之。术献上。上喜之,命注记官陶弘景状其方略以付国史。出为九江守宣上德泽使童儿,亦怀之子才。孰与甘曰:不如也。吉曰:是二者皆出吾下,而位吾上。何也。甘徐应之曰:君何见之晚也,每岁太守劝驾乘传入金门。上玉堂与虞荔申梠梅,福枣嵩之徒列侍。上前使数子者口呿舌缩,不复上齿牙间。当此之时,属之于子乎属之于我乎。吉默然良久,曰:属之于子矣。甘曰:此吾之所以居子之上也。于是群臣皆服岁终吉以疾,免更封甘子为穰侯吉之,子为下邳侯穰侯遂废,不显下邳以美汤药官至陈州治中。
太史公曰:田文论相吴起,说相如回车廉颇屈。侄欲弊衣尹姬悔甘吉。亦然传曰:女无好丑入,宫见妒士无贤不肖,入朝见嫉此之谓也。虽美恶之相辽嗜好之,不齐亦焉可胜道哉。

《卖柑者言》明·刘基

杭有卖果者,善藏柑,涉寒暑不溃。出之煜然,玉质而金色。置于市,价十倍,人争鬻之。予贸得其一,剖之,如有烟扑口鼻,视其中,则乾若败絮。予怪而问之曰:若所市于人者,将以实笾豆,奉祭祀,供宾客乎。将衒外以惑愚瞽也。甚矣哉为欺也。卖者笑曰:吾业是有年矣。吾业赖是以食吾躯。吾售之,人取之,未尝有言,而独不足子所乎。世之为欺者不寡矣,而独吾也乎。吾子未之思也。今夫佩虎符、坐皋比者,洸洸乎干城之具也,果能授孙、吴之略耶。峨大冠、拖长绅者,昂昂乎庙堂之器也,果能建伊、皋之业耶。盗起而不知禦,民困而不知救,吏奸而不知禁,法斁而不知理,坐糜廪粟而不知耻。观其坐高堂,骑大马,醉醇醴而饫肥鲜者,孰不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也:又何往而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也哉。今子是之不察,而以察吾柑。予默然无以应。退而思其言,类东方生滑稽之流。岂其愤世疾邪者耶。而托于柑以讽耶。

柑部艺文二〈诗词〉《咏柑》陈徐陵

朱实挺江南苞品,擅珍淑上林杂嘉。树江潭间修竹万室,拟封侯千株挺荆国绿。叶萋以布素荣芬且郁得,陈终宴欢良垂云雨育。

《阻雨不得归瀼西甘林》唐·杜甫

三伏适已过,骄阳化为霖。欲归瀼西宅,阻此江浦深。坏舟百板拆,峻岸复万寻篙工。初一,弃恐泥劳,寸心伫立。东城隅怅望高飞,禽草堂乱元圃不隔。昆䮗岑昏浑衣裳,外旷绝同层阴园。柑长成时三寸,如黄金,诸侯旧上计厥贡倾千林。邦人不足重所迫,豪吏侵客居。暂封殖日夜偶,瑶琴虚徐五株。态侧塞烦胸襟焉得辍,雨足杖藜出岖嵚条。流数翠实偃息归,碧浔拂拭乌皮几喜。闻樵牧音,令儿快搔背,脱我头上簪。

《白露》前人

白露团甘子清晨,散马蹄圃开连。石树船渡入江溪,凭几看鱼乐回鞭。急鸟栖渐知秋,实美幽径恐多蹊。

《甘园》前人

春日清江岸,千甘二顷。园青云羞,叶密白雪避花繁。结子随边使开筒,近至尊后于桃李熟,终得献金门。
《树间》前人
岑寂双甘树婆娑,一院香交。柯低几杖垂实碍,衣裳满岁。如松碧同时待菊黄,几回沾叶露,乘月坐胡床。

《寒雨朝行视园树》前人

柴门杂树向千株,丹橘黄柑此地无江上。今朝寒雨歇篱中,秀色画屏纡桃蹊李径年。虽古栀子红椒艳,复殊锁石藤梢元。自落倚天松骨,见来枯林香出。实垂将尽叶蒂辞,枝不重苏爱日恩光蒙。借贷清霜杀气得忧虞衰颜动,觅藜床坐缓步,仍须竹杖扶散骑。未知云阁处猿啼僻在楚山隅。

《柳州城西北隅种甘树》柳宗元

手种黄柑二百株,春来新叶遍城隅。方同楚客怜皇树,不学荆州利木奴几岁。开花闻喷雪何。人摘实见垂珠,若教坐待成林日,滋味还堪养老夫。

《酬郭简州寄柑子》薛涛

霜规不让黄金色,圆质仍含御史香何处。同声情最异,临川太守谢家郎。

《慎大詹以吴柑见贶》宋·杨亿

龙阳休说:木奴洲震泽黄柑占上流,承露玉,浆仙掌,曙亚霜。金颗洞庭秋香黏素手。吴娃丽冷涤朝酲楚,客愁应似荔支催入,贡随河飞鸟逐鸣驺。

《襄柑分惠景仁以诗将之》韩维

荆州解绶十经春,回梦青林绕汉滨。霜气轻寒催绀实,渚波馀润作甘津。僧园采掇宁论数,客路奔驰竟占新雪意。垂收高会缺分金,聊助席间珍。

《召赴天章阁观新柑》韩琦

云阁崇先重霜柑,荐瑞新临观纡法。从趋召独臣,邻晚实开天意。重荣浃上人不随,淮枳变自此禹。包珍庙献宸心格,亲颁圣宠均。从兹魁众果,仙府占长春。

《吴太博遗柑子》梅尧臣

太学先生欺绿橘,吴兴才士与黄柑。黄柑似日胜崖蜜。带叶初擎翠,竹篮还料楚王曾未识。徒将萍实诧江南。
近有谢师厚寄襄阳柑子,乃吴人所谓绿橘耳。今王德言遗姑苏者,十枚此真物也。因以诗答。

前人


荆州持大橘亦自名黄柑,忽得洞庭美气味何可参遂生吴洲思恨不羽翼南。

《和正月六日沈文通学士遗温柑》前人

禹贡书厥包未知,黄柑美竞传洞庭。熟又莫永嘉比适,观隐侯诗获此良。可喜诵句擘露囊,香甘冷熨齿明朝,锁礼闱何暇醉邻里。

赠裴直讲水梨二颗,言太鲜。答吴柑三颗以为多,走笔呈之。         前人


绿橘似甘来,太学大梨如水出。咸阳莫将多少为轻重,试擘霜包几瓣香。

《李廷老祠部寄荆柑子》前人

蹋雪冲风驰,小吏带霜连叶寄黄柑。擘包欲咀牙全动,举盏逢衰酒易酣。书尾自题知远意,笔头亲答厌多谈。故人莫觅新诗卷,都似嵇康七不堪。

师黯以彭甘五子为寄,因怀四明园中。此果甚多,偶成长句以为谢。     苏舜钦

忆向江东太守园,猗猗甘树蔽前轩。风摇玉蕊霏微
落,霜发金衣委坠繁。枕畔冷香通醉,梦齿边馀味涤吟。魂天彭路远无因得,犹赖君心记旧恩。

《黄柑》司马光

黄金缀缥蒂摇落,楚江涯采。助杯盘胜,羞将橘柚偕。时移香不变,物远味尤佳。欲种沧洲树,何年此意谐。

《食甘》苏轼

一双罗帕未分珍,林下先尝愧逐臣。露叶霜枝剪,寒碧金盘玉指破。芳辛清泉簌簌先,流齿香雾霏霏欲。噀人坐客殷勤为,收子千奴一掬奈吾贫。

《戏答王都尉传柑》前人

《侍史传》柑玉座傍人间,草木尽天浆寄与维摩。三十颗不知,薝卜是馀香。

《毛君惠温甘》苏辙

楚山黄橘弹丸小,未识洞庭三寸柑。不有风流吴越客,谁令千里送江南。

《谢人分饷洞庭柑》曾几

黄柑分似得尝新,坐我松江震泽滨。想见霜林三百颗,梦成罗帕一双珍。流云噀雾真成酒,带叶连枝绝可人。莫向君家樊素口,瓠犀微远山颦。

《王扬康园》黄庭坚

君家秋实罗浮种,已是累累半拂墙。莫教儿童酸打尽,要看霜后十分黄。

《从人求柑》前人

色深林里风霜下,香著尊前指爪间。书后合题三百颗,频随驿使未应悭。

《薛士昭寄新柑分赠知宗提舶知宗有诗次韵》王十朋


书后谁题字,乡人远寄柑。荐新思起孝,知味戒生贪。罗帕分犹未,金门献正堪。命名聊别伪,在果独称甘。白雪初盈树黄金,忽满篮霜天欣始。熟茅舍饱相谙客重,开须请儿痴食更婪。柳诗吟,不厌谢赋读常耽,若蜜萍难比如拳。栗有惭公家安定法,想见日酣酣。

知宗柑诗,用韵颇险予,既和之复,取所未用之。韵续赋一首三十韵    前人


书阅扬州贡,功观禹化覃。香苞分橘柚,秋色动江潭。破暑花凝雪,凌寒叶染蓝。金衣丹日照,珠实碧波涵。未上诸侯计,曾闻四皓谈。颜欢陆绩母,业世李衡男。送客愈吟桂,记时坡咏儋。洞庭誇浙右,温郡冠江南。节物清霜重,家山绿蒂含。青黄出篱落,朱绿耀林岚。昔贡千金颗,遥驰万里函。新宜荐寝庙,香可供瞿昙。夔子那能比,罗浮未许参。何人传黄陆,端类列非聃。在品宁为四,蒙恩或赐三。乡情寄初熟,旅况忆幽探。嘉拜亲开合,珍藏净洗甔。行将解印绶,归种当田蚕。根向横阳觅,泥寻斥卤担。荒芜耘径草,封植半溪楠。不用千头富,聊资一饷湛。茅斋辟杜甫,仙井汲苏耽。佳境妙餐蔗,閒庭胜莳。雁行三峡荔,奴视四明蚶。欲继花为谱,应同柳驻骖。禦偷篱著棘,愁冻灌添泔。掩映青云叶,光华碧玉篸。酿成浮瓮蚁,蒸辟蠹书蟫。护蒂期存乳,留皮欲去痰。恨无亲可遗,松惨白岩庵。
《过林黄中食柑子有感学宛陵先生体》陆游

博士得黄柑,甚爱不忍擘。持献太夫人,远附海上舶。故山饶氛雾,可使酒杯窄。岂无荔枝好,厌饫恐不摘。相去三千里,无异娱旁侧。乃知母子意,更远未尝隔。我昨往见君,从容弄书册。药分腊剂香,茶泛春芽白。主意顾未厌,筐筥自搜索。敢谓甘旨馀,亦及此下客。霜包才三四,气可压千百。重是慈孝物,不敢吐其核。甘寒虽绕齿,悲感已横臆。半生无欢娱,初不为湮阨。

《跋小寺旧题》刘克庄

禅几曾陪白氎巾,柑花似雪斗芳新。而今柑子圆如弹,不见浇花供佛人。

《宫词》花蕊夫人

内人承宠赐新房,红纸泥窗绕画廊。种得海柑才结子,乞求自进与君王。
至正丁酉冬昆山,顾仲瑛。会客芝云堂,适时贵自海上来。以黄柑遗之仲瑛,分饷座客喜而有。
《诗属予及陆良贵袁子英等六客同赋》元谢应芳

赤眉横行食人肉,逃我昆山采黄独。上书不伏光范门,忍饥宁负将军腹。玉山燕客客满堂,黄柑新带永嘉霜。分金四座炫人眼,漱玉三咽清诗肠。山中椰瓢大如斗,吴姬擘来荐春酒。酒酣遥指洞庭山,为问木奴曾贡不。频年两浙阅兵戈,黄甘陆吉不相过。此时共食此佳果,胡不取醉花前歌。愿言海内无征战,汉廷还有传柑宴。白发吴侬能上诗,野芹亦献蓬莱殿。

《元真送柑》明·陈宪章

溪园十月摘黄柑,岁月将穷致小篮。绕膝痴孙高起舞,百年乳酒正开坛。色香本出梨之右,风味真无岭以南。不惜霜根传药圃,白头还解荷长镵。

《访晓庵禅师师以洞庭柑为供》张和

十年不到白龙潭,延庆名僧始一参。石鼎未烹阳羡
茗,金盘先献洞庭柑。檐前暮雨沾天棘,席外春风动石楠。明日又从江上别,九峰惆怅隔晴岚。

《咏宗良兄斋头佛手柑》朱多炡

春雨空花散秋霜,硕果低牵枝出纤。素隔叶卷柔荑指,竖禅师悟拳开法。嗣迷疑将洒甘露,似欲揽伽梨色现。黄金界香分肉麝脐。愿从灵运,后接引證菩提。

《竹枝词》吴鼎芳

南濠有客寄书还,夫婿黄柑已趁钱。几日不来湖上棹,休教重上赣州船。

《洞仙歌》宋·晁补之

江陵种橘尚比封侯贵,何况江涛转千里。带天香含洞乳,宜入春盘红荔子。驰驿风流仅比。齿疏潘令老怯咀,冰霜十颗金苞漫。分遗记觞前须,细认别有馀甘。从此去枉却栽桃,种李想相如病渴。对文君迥不是,人间等閒风味。


温江异果惟有泥,山贵驿送江南。数千里半含霜,轻噀雾曾忆吴姬。亲赠我绿,橘黄柑怎比。双亲云水外游子空怀惆怅,无人可归遗报。周郎须念我,物少情多春酒醉。独胜甜桃醋李,况灯火楼台近元宵。浑不减当年,袖中风味。
《蓦山溪》〈饷柑〉元·张野
洞庭珍味唤起愁,千里万颗晓霜馀。记当时玉纤分翠,小园秋晚半醉。对黄花惊昨梦渺,前欢岁月如弹指。天涯牢落无计论,心事冉冉驿尘红。尚依然袭人芳气,帕罗轻护不忍。破金苞香簌簌露,霏霏总是相思泪。

柑部选句

汉张衡《七辨》荔枝黄柑,寒梨乾榛。
晋庾阐《扬都赋》黄柑朱橙。
潘岳《笙赋》披黄包以授甘,倾缥瓷以酌𨤍。梁元帝赋,三色黄柑,千户朱橘。
明刘基《九难》朱柑盎蜜,丹荔凝脂。
晋张载失题诗:三巴黄甘瓜州素柰,凡此数品殊美绝。快渴者,所思铭之常带。
周庾信诗:甘橘万头奴。
唐杜甫诗:白露团甘子,〈又〉甘子阴凉叶。〈又〉登俎黄甘重,〈又〉破甘霜落指。
李颀诗:柑实万家香。
韩愈诗:户多输翠羽,家可种黄柑。
张籍诗:夜月红柑树。
杜牧诗:越浦黄柑嫩,吴溪紫蟹肥。
韦庄诗:露和香蒂摘黄柑。韩偓诗:黄苞柑正熟,红缕鲙仍鲜。
薛逢诗:满合新柑破鼻香,相公恩重赐先尝。
宋司马光诗:四郭柑垂荫。
梅尧臣诗绿:橘黄柑带叶收。
苏轼诗:留客荐霜柑,〈又〉闻道黄柑常抵鹊。〈又〉归来一点残,灯在犹有传柑遗细君。
黄庭坚诗:燕南异事真堪纪,三寸黄柑擘永嘉。张耒诗逢君金华,宴正味百花先。
米芾诗:玉破鲈鱼霜破柑。
陈师道诗:磊落金盘荐糟蟹,纤柔玉指破霜柑。孙觌诗:黄甘破芳辛,〈又〉饤坐黄甘噀手香。〈又〉香雾噀手披黄苞。
陆游诗:黄柑磊落围三寸,赤蟹轮囷可一斤。〈又〉何限人间堪,恨事黄柑丹荔不同时。

柑部纪事

《谢承·后汉书》:丹阳,张磐字子石,为庐江太守。浔阳令尝饷一奁甘,其小男年七岁。就取一枚磐,夺其甘外卒。以两枚与之磐,夺儿甘鞭卒曰:何故行赂于吾,子范宁表南昌。令解列西平里,有一甘树枯死后。以今年更生枝叶,丰茂今多少作子。
《水经注》:龙阳县之汜洲,洲长二十里吴丹阳太守。李衡植柑于其上,临死敕其子曰:吾洲里有木奴,千头不责衣食岁绢。千疋太史公曰:江陵千树橘,可当封君此之谓矣,吴末衡柑成岁绢。千疋今洲上,犹有陈根馀蘖盖其遗也。世说王丞相俭节,帐下甘果盈溢不散,涉春烂败都督白之公。令舍去曰:慎不可令大郎知。
晋令阆中县置,守黄甘吏一人。
《荆州记》:枝江有宜都旧都江北,有甘园名宜都甘。《湘州记》:州故大城内,有陶侃庙其地。是贾谊故宅谊时,种甘犹有存者。
《高隐外书》:戴颙春㩦双柑,斗酒人问何之。曰:往听黄鹂声,此俗耳针砭。诗肠鼓吹,汝知之乎。
异苑河内司马元,引元嘉中为新釜。令丧官月旦,设祭柑化而为鸢。
南康归美山石城内,有柑橘橙柚就食。其实任意取足脱,持归者便遇大蛇,或颠仆失径家人,啖之辄病。《宋书·符瑞志》:宋文帝元嘉十二年二月丁卯,南郡江陵庾和园甘树连理,荆州刺史临川王义庆以献。元嘉十四年,南郡江陵光袆之园甘李二连理。《彭城王义康传》:元嘉十六年,进位大将军,领司徒,辟召掾属。义康素无术学,闇于大体,自谓兄弟至亲,不复存君臣形迹,率心径行,曾无猜防。私置僮部六千馀人,不以言台。四方献馈,皆以上品荐义康,而以次者供御。上尝冬月啖甘,叹其形味并劣,义康在坐曰:今年甘殊有佳者。遣人还东府取甘,大供御者三寸。《张畅传》: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托跋焘南侵,太尉江夏王义恭,出镇彭、泗。焘至,登城南亚父冢,于戏马台立毡屋。遣李孝伯,进饷物。云:貂裘与太尉,骆驼、骡与安北,蒲陶酒杂饮,叔侄共尝。焘又乞酒并甘橘。畅宣世祖问:致意魏主。太尉、镇军得所送物,魏主意,知复须甘橘,今并付如别。太尉以北土寒乡,皮绔褶脱是所须,今致魏主。螺杯、杂粽,南土所珍,镇军今以相致。焘又送毡各一领,盐各九种,并胡豉:黄甘幸彼所丰,可更见分。又云:魏主恨向所送马,殊不称意。安北若须大马,当更送之,脱须蜀马,亦有佳者。畅曰:安北不乏良驷,送自彼意,非此所求。义恭饷焘炬烛十挺,世祖亦致锦一匹,曰:知更须黄甘,诚非所吝。但送不足周彼一军,向给魏主,未应便乏,故不复重付。
《北魏传》:元嘉二十七年,焘自率步骑十万寇。汝南先是焘遣员外,散骑侍郎王老寿。乘驿就太祖乞黄甘。太祖饷甘十簿,甘蔗千挺并求名。马老寿受命未出境,魏兵深入乃录还。焘自彭城南,出十二月于盰眙渡。淮至瓜步遣使饷,太祖骆驼名马。求和请婚上遣奉朝,请田奇饷以珍。羞异味焘得黄甘,即啖之。并大进酃酒左右有耳。语者疑食中有毒焘,不答以手指。天而以孙儿示奇,曰:至此非唯欲为功名实。是贪结姬援,若能酬酢自今不复相犯秋毫。
《南史·范云传》:云,字彦龙,南乡舞阴人。永明十年使魏,魏使李彪宣命,至云所,甚见称美。彪为设甘蔗、黄甘粽,随尽绝益。彪笑谓曰:范散骑小复俭之,一尽不可复得。
《梁书·吕僧珍传》:僧珍有大勋,任总心膂,恩遇隆密,莫与为比。性甚恭慎,当直禁中,盛暑不敢解衣。每侍御座,屏气鞠躬,果食未尝举箸。尝因醉后,取一柑食之。高祖笑谓曰:便是大有所进。
《五代新说》:隋文帝嗜柑,蜀中摘黄柑,皆以蜡封蒂,献日久犹鲜。
《五行记》:唐光宅中李崇真为益州刺史,厅事前有柑树。有柑大如鸡子,晚熟微小有孔如针。群官咸异之。方欲将进久而方罢。因剖之得一赤斑蛇,长尺馀崇真,后为兵所杀。
《唐书·萧嵩传》:嵩,貌伟秀,美须髯。开元十四年,授嵩同中书门下三品。十七年,进兼中书令。封徐国公。嵩与韩休同位,不相假,至校曲直帝前。嵩惭,乞骸骨。乃授尚书左丞相,与休俱罢。是日,荆州进黄甘,帝以紫帉包赐之。
《清异录》:天宝年内,中柑树结实帝日与贵妃赏御呼。为瑞圣奴。
《杨太真外传》:初开元末,江陵进乳柑,橘上以十枚种于蓬莱宫。至天宝十载九月,秋结实。宣赐宰臣曰:朕近于宫内种柑子数株,今秋结实一百五十馀颗。乃与江南及蜀道所进,无别亦。可谓:稍异者宰。臣表贺曰:伏以自天所育者不能改,有常之性旷古所无者。乃可谓非常之感。是知圣人御物,以元气布和大道。乘时则殊方叶致,且橘柚所植南北。异名实造化之有初。匪阴阳之有革,陛下元风真纪六合一家。雨露所均混天区而齐,被草木有性凭地气。以潜通故兹江外之珍果,为禁中之佳实。绿蒂含霜芳流绮殿金衣烂日,色丽彤庭云云。乃颁赐大臣,外有一合欢实上与妃子,互相持玩。上曰:此果似知人意,朕与卿固同一体,所以合欢。于是,促坐同食焉,因令画图传之于后。《酉阳杂俎》:元宗幸蜀年,罗浮甘子不实岭南有蚁。大于秦中马蚁结窠于甘树。甘实时尝循其上故甘皮薄而滑,往往甘实在其窠中。冬深取之,味数倍于常者。
《唐书·刘晏传》:晏任职久,势轧宰相,要官华使多出其门。自江淮茗橘珍甘,常与本道分贡,竞欲先至,虽封山断道,以禁前发,晏厚赀致之,常冠诸府,由是媢怨益多。馈谢四方有名士无不至,其有口舌者,率以利啖之,使不得有所訾短。故议者颇言晏任数固恩。《大唐新语》:益州每岁进柑子,皆以纸裹之他时。长吏嫌纸不敬。代以细布既而恐。柑子为布所损,每怀忧惧。俄有御史甘子布使于蜀驿,使驰白长吏有御史。甘子布至长吏以为推,布裹柑子事惧曰:果为所推及子布,到驿长吏但序以布裹柑子为敬,子布初不之知。久而方悟闻者,莫不大笑。子布好学有文章名闻当代。
《旧唐书·德宗本纪》:大历十四年五月癸亥,即位。闰月戊寅,诏江南甘橘,岁一贡以供宗庙,馀贡皆停。《南越志》:开元中有神仙,持罗浮柑子种于南楼寺。其后常资进献至幸蜀,幸奉天之岁,皆不结实。
《归田录》:韦皋镇西蜀,有黄柑一树,方熟众实皆落。惟树杪一蒂。独存其大如碗枝,叶滋茂韦曰:此奇果也。令去蒂尺馀折之,其实蒂自落有善医。昝殷曰:凡木实未过时蒂自落乃实之病也,请针验之乃引针就蒂刺之,其实应手而转殷则连下。一刺血溅盈袖韦大惊披之,则两头蛇也。
《唐书·地理志》:江陵府土贡柑橙,橘椑峡州。土贡柑夔州,土贡柑橘沣州,土贡柑橘朗州,土贡柑襄州,土贡柑兴元府,土贡柑文州,土贡柑开州,土贡柑苏州,土贡柑橘湖州,土贡乳柑温州,土贡柑橘台州,土贡乳柑洪州,土贡乳柑眉州,土贡金柑简州,土贡柑资州,土贡金柑悉州,土贡柑梓州,土贡柑普州,土贡柑荣州,土贡柑端州,土贡柑。
诗话唐上元夜宫人,以黄罗包柑。遗近臣谓之传柑宴。
《清异录》:皮光业最耽茗事,一日中表请尝。新柑筵具殊丰簪绂丛集才至未食。顾尊罍而呼,茶甚急径进。一巨瓯题诗曰:未见甘心友,先迎苦口师众曰:此师固清高,难以疗饥也。
《燕翼贻谋录》:承平时温州鼎州广州,皆贡柑子。上方多不过千,少或数百。其后州郡苞苴权要负担者,络绎又以易腐多。其数以备拣择重为人害。天圣六年四月庚戌诏三州,不得以贡。馀为名饷,遗近臣犯者,有罚然,终不能禁也。今惟温有岁贡,岁馈鼎广不复有之矣。
《宋史·五行志》:康定元年十月,始兴县柑两本连理。《春渚纪闻》:东坡先生,惠州白鹤峰上。梁文云自笑先生,今白发道傍亲种两株柑,先生六十二岁也。意谓不十年不著子,恐不待也。章申公父银青公,俞年七十,集宾亲庆会有饷。柑者味甘而实极瑰大。既食之,嘉其种即令收核种之。后圃坐人窃笑盖。七八也,后公食柑十年而终。
桯史戎州有蔡次律者,家于近郊山谷。尝过之延以饮。有小轩极华洁,槛外植柑子数株。因乞名焉,题之曰:味谏。后王子予以橄榄遗山谷。有诗曰:方怀味谏轩中果。忽见金盘橄榄来,想共馀甘。有瓜葛苦中真味,晚方回盖。徽宗始登极,国论稍还是以有此句云。《宋史·吴玠传》:绍兴二年,金人用叛将李彦琪驻秦州,睨仙人关以缀玠;复令游骑出熙河以缀关师古,撒离喝自商于直捣上洋。三年正月,取金州。二月,长驱趋洋、汉,兴元守臣刘子羽急命田晟守饶风关,以驿书招玠入援。玠自河池日夜驰三百里,以黄柑遗敌曰:大军远来,聊用止渴。撒离喝大惊,以杖击地曰:尔来何速耶。遂大战饶风岭。
《鸡肋编》:洞庭,东西山在太湖中。地方几百里多种柑橘桑麻。
广州可耕之地少,民多种柑橘。以图利尝患小虫,损食其实。惟树多蚁则虫不能生,故园户之家买蚁于人。遂有收蚁而贩者,用猪羊脬盛脂其中,张口置蚁穴傍俟,蚁入中则持之而去,谓之养柑蚁。
《金史·章宗本纪》:泰和元年十一月丁巳,谕工部曰:比闻怀州有橙结实,官吏检视,已尝扰民,今复进柑,得无重扰民乎。其诫所司,遇有则进,无则已。
《婺源县志》:柑子山县西六十里,旧时县无柑子。惟此山产故名今橙子岭即此山。
《安化县志》:黄罗岩在县南六十里,岩上人迹罕到处柑树。罗列下垂或疑仙种实熟时,群猿扳摘落如堕金。
《顺庆府志》:果山在府治西层峰,秀起上多黄柑。

柑部杂录

崔寔政论橘柚之实。尧舜所不常,御山龙华虫。帝王不以为亵服,今之臣妾皆馀黄柑,而厌文绣者盖,以万数矣。
王右军集黄甘帖,奉黄甘二百不能佳想。故得至耳,船信不可得,不知前者至不。
《零陵总记》:李直方常第果实,若贡士以柑为四。游宦纪闻三山,有一种柑曰回青实大凌冬不凋。满树垂金至春,复回青再黄,始摘味不甚佳。花极香,与抹利相颉颃永嘉之。柑为天下冠。有一种名朱栾花,比柑橘其香绝胜,以笺香或降真香作片锡,为小甑实花。一重香骨,一重常使花多于香,窍甑之傍以泄汗液,以器贮之毕。则彻甑去花以液渍,香明日再蒸。凡三四易花暴乾置磁器中,密封其香最佳。朱栾乃好柑之,祖栽接之法,始取朱栾核洗净下肥土中。一年而长名曰柑澹。其根簇簇然。明年,移而疏之。又一年,木始大盈握遇春,则取柑之佳品或橘之美者接于木,则尽为佳者矣。朱栾乃枳也。
《邵氏闻见后录》:柑橘二物,草木书各为一条安定。郡王以黄柑酿酒曰洞庭春色。东坡之赋皆用橘事,岂以橘条下云。其类有朱柑、乳柑、黄柑、石柑乎。夫柑无故事名洞庭春色亦橘也。
《物类相感志》:藏柑子以盆盛,用乾潮沙盖之。
《梅溪诗注》:柑橘花蒸之为香,可辟衣书之蠹。
《全芳备祖韩彦直橘录》:但知乳柑出于泥,山独不知出于天台之黄岩,出于泥山者固奇出于黄岩者,尤天下奇也。
《榕城随笔》:漳南产柑橘,其种不一。而颗皆硕大,芦柑为最,红柑次之。芦柑色稍红,红柑则正赤。皆佳种也。三衢所产似亦当稍让连江。一种差小而味亦甘,当在武陵蜜橘之列。

柑部外编

《搜神记》:南康郡南东望山,有三人入山见山顶。有果树众果毕,植行列整齐如人行。甘子正熟,三人共食。致饱乃怀二枚欲出,示人回旋半日迷,不得归。闻空中语云,催放双甘乃听汝去。《开元天宝遗事》:明皇食柑千馀枚,皆缺一瓣。问进柑使者云,途中有道士嗅之,盖罗公远也。
《异闻录》:宣宗时董元素自江南来,上召见留于翰林中。宿夜召与语曰:闻公颇有神术,今南中柑橘正熟,公能致之否。对曰:请安一合于榻前,数刻忽有微风入帘启合。柑满其中,奏云此江陵支县柑也。他处恐来迟,上尝之惊叹。
《续仙传》:唐宣宗尝食柑子。《轩辕集》曰:臣罗浮山下,所植味踰于此。上叹曰:朕无缘得之集,取御前碧玉瓯覆,以宝盘顷得柑上食而甘之。
《合肥县志》:端平閒有一老人,寓嘉兴旅店。日鬻金柑及暮醉归浩歌。甚乐。如是月馀,主人怪其所携少而所鬻多,因窃窥之。用香炉盛土植柑于中,迟明则子实累累矣。主人因结欢邀与饮,愿受其术。老人曰:此法给身有馀,养家不足。主人曰:今每日役役者以无养身资耳,愿翁授之拜伏地不起。老人曰:须往深山清净处授汝。主人甚喜,私计曰:果得此术。一夕种数千株,家可致富。岂独养身耶。即为老人所觉,悔恨不已。明年,同店者见老人在庐州卖枇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