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枣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枣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三卷目录

 枣部汇考
  枣图
  酸枣图
  诗经〈豳风七月〉
  礼记〈曲礼 内则 玉藻〉
  周礼〈天官笾人 冬官〉
  仪礼〈士昏礼 聘礼 士虞礼 有司彻〉
  尔雅〈释木〉
  山海经〈中山经〉
  大戴礼记〈夏小正〉
  神异经〈北荒经〉
  郭义恭广志〈枣〉
  嵇含南方草木状〈海枣〉
  崔豹古今注〈糯枣〉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枣〉
  段成式酉阳杂俎〈波斯枣〉
  陆佃埤雅〈枣〉
  罗愿尔雅翼〈枣〉
  柳贯打枣谱〈全〉
  涌幢小品〈天枣〉
  物性论〈乐氏枣〉
  徐光启农政全书〈枣树〉
  本草纲目〈枣 仲思枣 苦枣 酸枣 山枣〉
  直省志书〈宛平县 香河县 枣强县 历城县 邹平县 淄川县 新城县 齐河县 济阳县 临邑县 青城县 沾化县 钜野县 清平县 高唐州 黄县 莱阳县 祁县 曲沃县 翼城县 临晋县 夏县 绛州 潞城县 洧川县 延津县 华亭县 歙县 宁国县 太平府 常熟县 江阴县 仁和县 石门县 乌程县 山阴县 临海县 东阳县 龙泉县 福州府 莆田县 漳浦县 昆明县〉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三卷

枣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壶枣
边           要枣
櫅           白枣
樲           酸枣
遵           羊枣
洗           大枣
煮           填枣
晰           杨彻齐枣          蹶泄
苦枣          捻枣〈俱《尔雅》
鹿卢枣《尔雅注》  羊矢枣《尔雅注》
仲思枣《开宝》   天蒸枣《图经》
西王母枣《广志》

酸枣图



《诗经》豳风七月《诗经》豳风七月

八月剥枣。
〈传〉剥击也。〈疏〉枣须就树击之,所以剥为击也。

《礼记》《曲礼》

妇人之挚,椇,榛,脯,脩,枣,栗。
〈注〉妇人无外事,见以羞物也。〈疏〉枣,早也;栗,肃也;以枣栗为挚,取其早起战栗自正也,案昏礼,妇见舅
以枣栗,见姑以腶脩。

《内则》

子事父母,妇事舅姑,枣,栗,饴,蜜,以甘之。
〈疏〉以甘之者,谓以此枣栗饴蜜以和甘饮食。

枣,栗,榛,柿。
〈注〉皆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枣曰新之。
〈注〉治,择之名也。〈疏〉枣易有尘埃,恒治拭之使新。

炮,取豚若将,刲之刳之,实枣于其腹中。
〈疏〉言为炮之法,或取豚或取牂刲,刳其腹,实香枣于其腹中。

玉藻

食枣桃李,弗致于核。
〈注〉恭也。〈疏〉谓怀核不置于地也。
《周礼》《天官》
笾人掌四笾之实,馈食之笾,其实枣栗桃乾䕩榛实。
《冬官考工记》
玉人之事,案十有二寸,枣栗十有二列,诸侯纯九,大夫纯五,夫人以劳诸侯。
〈注〉枣栗实于器,乃加于案,《聘礼》曰:夫人使下大夫劳,以二竹簠方元被纁,里有盖。其实枣蒸栗,择兼执之以进。〈疏〉案十有二寸者谓玉案,十有二枚云枣栗,十有二列案,案皆有枣栗,为列十有二者。还据案,十二为数,不谓一案之上十有二也。

《仪礼》《士昏礼》

质明,赞见妇于舅姑,席于阼,舅即席,席于房外南面。姑即席,妇执笲枣、栗,自门入,升自西阶进拜,奠于席。
〈疏〉此妇见舅之事也。必见舅用枣栗,见姑以腶脩者案。《公羊传》云:礼,妇人见舅以枣栗为贽,见姑以腶脩为贽。枣栗取其早,自谨敬腶,脩取其断,断自脩正,是用枣栗腶脩之义也。

《聘礼》

宾至于近郊,夫人使下大夫劳以二竹簠方,元被纁里有盖,有实枣蒸栗择,兼执之以进。
〈注〉兼,犹两也。右手执枣左手执栗。〈疏〉兼犹两者。谓一人执两事。知右手执枣左手执栗者,见下文云。宾受枣大夫,二手授栗,则大夫先度右手,乃以左手共授栗,便也。明知右手执枣,可知必用右手执枣,先度之者,郑注《士虞礼》云:枣美,故用右手执枣也。

宾受枣,大夫二手授栗,宾之受如初礼。
〈注〉受授不游手,慎之也。〈疏〉初两手俱用,既授枣而不两手共授栗,则是游暇,一手不慎也。今右手授枣讫,即两手共授栗,不游手,为谨慎也。

《士虞礼》

自反两笾,枣栗设于会南,枣在西。
〈注〉尚枣枣美。

《有司彻》

主妇其洗献于尸,主妇反,取笾于房中,执枣糗坐设之,枣在稷南,糗在枣南,妇赞者执栗脯,主妇不兴。受设之,栗在糗东,脯在枣东,主妇兴反位。
〈注〉枣馈食之笾。

尸左执爵,取枣糗,祝取栗脯,以授尸,尸兼祭于豆祭,主妇献祝,宰夫荐枣糗,坐设枣于菹西,糗在枣南,祝左执爵,取枣糗祭于豆祭。
主妇洗于房中,酌致于主人,主妇荐韭菹醢,坐设于席前,菹在北方,妇赞者执枣糗以从,主妇不兴受,设枣于菹北,糗在枣西。
酌致爵于主妇,妇赞者荐韭菹醢,菹在南方,妇人赞者执枣糗,授妇赞者,妇赞者不兴受,设枣于菹南,糗在枣东。

《尔雅》《释木》

枣壶枣。
〈注〉今江东呼枣大而锐上者为壶,壶犹瓠也。

边要枣。
〈注〉子细腰,今谓之鹿卢枣。

櫅白枣。
〈注〉即今枣子白乃熟。

樲酸枣。
〈注〉树小实酢,孟子曰:养其樲棘。

杨彻齐枣。
〈注〉未详。

遵羊枣。
〈注〉实小而圆,紫黑色,今俗呼之为羊矢枣,孟子曰:曾晰嗜羊枣。

洗大枣。
〈注〉今河东猗氏县出大枣,子如鸡卵。

煮填枣。
〈注〉未详。

蹶泄苦枣。
〈注〉子味苦。

晰无实枣。
〈注〉不著子者。

还味棯枣。
〈注〉还味短味。〈疏〉别枣类也。云枣者,目诸枣也。壶枣者,枣形似壶也。郭云:今江东呼枣大而锐上者为壶,壶犹瓠也。边大而腰细者,名边腰枣。郭云:子细腰,今谓之鹿卢枣,子白熟者名櫅,实小而味酢者名樲枣。杨彻齐枣,注未详,遵一名羊枣。郭云:实小而圆紫黑色,今俗呼之为羊矢枣,洗最大之枣名也。郭云:今河东猗氏县出大枣,子如鸡卵。煮填枣,注未详。蹶泄者,味苦之枣名也,晰者,无实之枣名也,还味者,短味也,名棯枣。注《孟子》曰:养其樲棘者案。孟子曰:人之于身也,体有贵贱,有小大。无以小害大无,以贱害贵。养其小者为小人,养其大者为大人。今有场师舍其梧槚养其樲棘,则为贱场师焉。赵岐注云:樲棘,所谓酸枣是也。一云孟子曰:曾晰嗜羊枣者。孟子云:曾晰嗜羊枣,而曾子不忍食羊枣。公孙丑问曰:脍炙与羊枣,孰美。孟子曰:脍炙哉。公孙丑曰:然则曾子何为食脍炙而不食羊枣。曰:脍炙所同也,羊枣所独也,是其事。

枣李曰疐之。
〈注〉啖食,治择之名。〈疏〉枣李曰疐之者,谓枣李皆去其疐。疐者,柢也。

《山海经》《中山经》

騩山,其上有美枣。

《大戴礼记》《夏小正》

八月剥枣。剥也者,取也。

《神异经》《北荒经》

北方荒中有枣林,其高五十丈,敷张枝条数里馀,疾风不能偃,雷电不能摧。其子长六七寸,围过其长,熟赤如朱乾,之不缩,气味润泽,殊于常枣。食之可以安躯,益于气力,故《方书称》之赤松子,云北方大枣,味有殊,既可益气又安躯。

《郭义恭·广志》

河东安邑枣东郡谷城紫枣,长二寸。西王母枣大如李核,三月熟,在众果之先。洛阳宫后园河内汲郡枣,一名墟枣,一名安益枣。东海蒸枣、洛阳夏后枣、安平信都大枣、单父枣、梁国夫人枣、大白枣,一名曰蹙咨,小核多肌。三星枣、骈白枣、灌枣,此四者,官园所种。枣有狗牙、鸡心、牛头、羊矢、猕猴、细腰之名,又有元枣、大枣、崎廉枣、桂枣、夕枣之名。

《嵇含南方草木状》海枣

海枣树身无闲枝,直耸三四十丈。树顶四面,共生十馀枝。叶如栟榈,五年一实,实甚大如杯碗,核两头不尖,双卷而圆,其味极甘美,安邑御枣无以加也。泰康五年,林邑献百枚。昔李少君谓汉武帝曰: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食臣。枣大如瓜,非诞说也。

《崔豹古今注》糯枣

糯枣,叶如柳,实似杏而小,味亦甘美。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枣

《尔雅》曰:枣,壶枣、边要枣、櫅白枣、樲酸枣、杨彻齐枣、遵羊枣、洗大枣、煮填枣、蹶泄苦枣、晰无实枣、还味棯枣。郭璞注曰:今江东呼枣大而锐上者为壶。壶,犹瓠也。要细腰今谓之鹿卢枣。櫅即今枣,子白熟樲酸枣。孟子曰:养其樲棘者,遵实小而圆紫黑色,俗呼羊矢枣。孟子曰:曾子嗜羊枣洗。今河东猗氏县出大枣,子如鸡卵,蹶泄,子味苦,晰不著子者,还味短味也,填未详。《广志》曰:河东安邑枣、东郡谷城紫枣,长二寸。西王母枣大如李核,三月熟。安平信都大枣、梁国夫人枣、大白枣、小核多肌。三星枣。又有狗牙、鸡心、牛头、羊矢、细腰之名,又有元枣、大枣、崎廉枣。《邺中记》曰:石虎苑中有西王母枣,冬夏有叶,九月生,花十一月乃熟,三子一赤。又有羊角枣,亦三子一赤。孟曰:尧山有历枣,侯氏《本草》曰:大枣者,名良枣。《西京杂记》曰:弱枝枣、玉门枣、丹枣、王母枣、青花枣、赤心枣。案青州有乐氏枣,肌细核多,膏肥美为天下第一,父老相传云乐毅破齐时,从燕来齐所种也。

尝选好味者留栽之,候枣叶始生而移之。
枣性硬,故主晚栽,早者坚格生迟也。

三步一树,行欲相当。
地不耕也。

欲令牛马覆践令净。
枣性坚强,不以苗掠。是以耕荒秽则虫生,所以须净地坚锐,故宜践也。

正月一日日出时,反斧斑驳椎之,名嫁枣。
不椎,则花无实,子而零落也。

候大蚕入簇,以杖击其枝,间振落狂花。
不打,花繁不实不成。

全赤即收,收法日日撼落之为上。
半赤而收者,肉未充满,乾则黄色而皮皱,将赤味亦不佳。久不收则皮破,复有鸟啄之。

晒枣,先治地令净,布椽于箔下,置枣于箔上,以椽聚而复散之。一日中二十度乃佳,夜仍不聚。
得霜露,气乾速成阴雨之,时乃聚而苫之。

五六日后别择取红软,上高厨上曝之。
厨上者已乾,虽厚一尺亦不坏。

择去胖烂者,其未乾者,曝晒如法,其阜劳之地不任,耕稼者,历落种枣,则任矣。
枣性燥收。

凡五果,及桑正月一日鸡鸣时把火遍照其下,则无虫矣。
《食经》曰:作乾枣法,将蒋露于庭,以枣著上,厚二寸。复以新蒋覆之,凡三日三夜撤,覆露之。毕,日曝取乾,入屋中。率一石以酒一升漱著器中,密泥之经,数年不败也。
枣油法,郑元曰:枣油,捣枣实和以涂缯上,燥而形似油也,乃成之。
枣脯法,切枣曝之乾如脯也。
《杂五行书》曰:舍南种枣九株,辟县官宜蚕桑,服枣核中人二七枚,辟病疾,能常服枣核中人及其刺,百邪不复干矣。
种檽枣法
阴地种之,阳中则少实,足霜色殷然,后乃收之。早收者涩不任食之也。

《说文》云:梬枣也,似柿而小。
作酸枣麨法
急取红软者,箔上泊曝令乾,大釜中煮之,水仅泊淹,一沸即漉出,盆研之,生布绞取浓汁涂盘上,或盆中盛水日曝,使乾渐。以手摩净取为末,以方寸匕投一碗水中,酸甜味足即成。好酱远行,用和米麨,饥渴俱当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波斯枣

波斯枣,出波斯国,波斯国呼为窟莽树,长三四丈,围五六尺,叶似土藤不凋。二月生花,状如蕉花,有两甲渐渐开。罅中有十馀房,子长二寸,黄白色,有核,熟则子黑,状类乾枣,味甘如饧,可食。

《陆佃埤雅》

棘,大者;枣,小者。棘盖若酸,枣,所谓棘也。于文重刺为枣,并刺为棘。一曰棘实曰枣,盖枣性重乔,棘则低矣,故其制字如此。《诗》曰:八月剥,枣十月穫稻。剥,击也,枣实未熟,虽击不落;已熟则烂,不击自堕,盖收枣击而落之故。《齐民要术》所谓全赤即收。收法撼而落之,为上是也。且枣全赤即收,故乾则红皱,复无鸟雀之费。半赤而收者,肉未充满,乾复黄皱;将赤,味亦不佳,故于全赤之时,剥而落之。《夏小正》曰:剥枣栗零。剥也者,取也;零也者,降也。零而后取之,今采华药亦各有时,《笔谈》云:如紫草未华时采,则根色鲜泽;华过而采,则根色黯恶。故用叶者取叶长足时采,用华者取华初敷时采,用实者取成实时采。缘土气有早晚,天时有愆伏,如平地三月华者,深山中则四月华,是也。孟子曰:今夫麰麦播种而耰之其地,同树之时,又同浡然而生,至于日至之时,皆熟矣,虽有不同,则地有肥硗,雨露之养人事之不齐也。世云啖枣令人齿黄。《养生论》曰:齿居晋而黄晋齿食,此故也。

《罗愿·尔雅翼》

枣者刺木,枣刺相重,棘刺相连,东方朔以为从来来者,盖戏辞也。大而锐上曰壶,细腰曰边,白熟曰櫅,树小实酢曰樲,实小而圆紫黑色曰遵,大如鸡卵曰洗,味苦曰蹶泄,不著子曰晰,味短苦曰还味。枣有十一名郭氏得九焉,后世有紫枣、元枣、西王母枣、东海蒸枣、洛阳夏白与夫鸡心、牛头、羊矢、狝猴、细腰其名,不可胜载。古者八月剥枣。《大戴礼》曰:剥者,取也。其修治则曰:新之疐之,以为馈食。之笾又以为妇贽,其事父母舅姑者枣栗,饴蜜以甘之。凶岁以仰焉。秦饥,应侯请发五苑之果蔬橡枣栗以活民,孔融为东莱贼所攻城,欲破其治。中左承祖以官枣赋与战士,故古者百谷以为粱者,黍稷之总名;稻者,溉种之总名;菽者,众豆之总名。三谷各二十种,为六十。蔬果之属助谷各二十,凡为百谷。其实晋人尤好食。枣盖安邑千株,枣比千户侯,其人寘之怀袖,食无时。久之齿皆黄,故《养生论》云:齿居晋而黄,谓枣故也。魏文帝诏群臣曰:南方龙眼、荔枝,宁比西国葡萄、石蜜乎。酢且不如中国凡枣,味莫言安邑御枣也。卢谌《祭法》春祀用枣油。
《柳贯打枣谱》
《埤雅》云:棘大者枣,小者棘,盖若酸枣所谓棘也,于文重刺为枣。
《诗》曰:八月剥枣,十月穫稻。剥,击也。枣实未熟,虽击不落也。
《孟子》曰:养其樲棘。樲,酸枣也。
世云啖枣多,令人齿黄。
《养生论》曰:齿居晋而黄,晋食此故也。
《尔雅》曰:今江东枣大而锐上者呼为壶枣,犹瓠也。细腰者今鹿卢枣。
虞谌《祭法》春祠用枣油。
苏秦说燕文侯曰:北有枣栗之利,民虽不由田作,枣栗之实足食于民矣。
潘岳赋曰:周有弱枝之枣。
《唐本》注云:枣啖服使人瘦,久即呕吐,揩热痱疮也。《食疗》云:枣和桂心、白瓜仁、松树皮为丸,久服之,令人香身。


鹿卢枣,子细腰者。  鸡冠枣,出睢阳宜作脯。拭酸枣,树最小实酢。 醍醐枣,出睢阳宜生啖。櫅白枣,核白也。   白枣,即盐官枣也。
羊枣,实小而圆紫黑色。
无实枣,不著子者。  边腰枣。
杨彻齐枣,《尔雅》未详。 煮填枣,《尔雅》未详。
波斯枣,生波斯国,长三寸。
牛头枣       上皇枣
赤心枣       崎廉枣
骈白枣       灌枣
细腰枣       西王母枣,三月熟。
桂枣        鸡心枣
弱枝枣       狗牙枣
玉门枣       蹙婆枣
青华枣       谷城紫枣,长二寸。
棠枣        狝猴枣
棣枣        三心枣
红枣,出山东红色。 紫纹枣
香枣,出哈密。   圆爱枣
火枣,见《穆天子传》。  三寸枣
金槌枣       御枣,出青州。
凤眼枣       冻枣
沙枣,出赤斤蒙古卫。凡枣,出《本草·图经》
嵣枣,汉嵣山献,万年一实。糯枣,出《北梦琐言》。  安平枣,出何晏《九州论》。太枣,出河东猗氏。  天蒸枣,乾红于树上。
溟海枣,李少君食之,大如瓜。
玉文枣,西王母食之,大如瓶。
细核枣,《拾遗记》出阴岐峰,其核细。
羊角枣,石季龙园所种,十子二尺。
仙人枣,长四寸,其核如针。
騩山枣,色甚美。   胶枣
南枣,大恶不堪啖。  团枣
美枣        匾枣
良枣        卧枣
盐官枣,出海盐,紫色,味佳。
菟枣,高尺许,实如枣,出丹阳。
七尺枣,见《述异记》。  牙枣,先熟,亦甘美。
青州枣       金城枣,形大而虚少脂。赤枣,子色赤,枣味酸。万岁枣,出三佛齐国。
西王枣,出昆崙山。
密云枣,出密云县味最甘。
山枣,状如枣而圆,色青黄而味甘酸,出广州。

《涌幢小品》天枣

天枣在萧县天门寺,春时吐华,结实如酸枣,可食。每四月七日其实皆熟,次日遂空。

《物性论》乐氏枣

乐氏枣,生山东青州府,多膏味美,为枣之冠。
《徐光启·农政全书》枣树救饥
采嫩叶煠熟,水浸作成黄色,淘净油盐调食。其枣红熟时摘取食之,其结生硬,未红时煮食亦可。
《本草纲目》枣释名
李时珍曰:按《陆佃埤雅》云:大曰枣,小曰棘。棘,酸枣也。枣性高,故重刺。棘性低,故并刺。刺音次,枣棘皆有刺针,会意也。
集解

《别录》曰:枣,生河东平泽。
陶弘景曰:世传河东猗氏县枣特异,今青州出者形大而核细,多膏甚甜。郁州元市者亦好,少不及耳。江东临沂金城枣,形大而虚少脂,好者亦可用之。南枣大恶不堪啖。
苏颂曰:近北州郡皆出枣,惟青州之种特佳,晋州绛州者,虽大而不及青州、肉厚也。江南出者坚燥少脂,今园圃种莳者,其种甚多,美者有水菱枣、御枣之类,皆不堪入药,盖肌肉轻虚故也。南郡人煮而曝乾,皮薄而皱,味更甘于他枣,谓之天蒸枣,亦不入药。按郭璞注《尔雅》云:壶枣大而锐,犹壶瓠也。边腰枣也;细腰今谓之辘轳枣;櫅白枣也,子白,乃熟洗大枣也;出河东猗氏县大如鸡卵,遵羊枣也;实小紫黑,俗名羊矢枣;樲酸枣也,木小而实酢。还味棯枣也,其味短蹶泄。苦枣也,其味苦。晰,无实枣也。寇宗奭曰:大枣,先青州次晋州,皆可晒曝入药,益脾胃,馀者止可充食用耳。青州人以枣去皮核,焙乾为枣圈,以为奇果。有御枣,甘美轻脆,后众枣熟而易生虫,今人所谓朴落酥者是也。又有牙枣,先众枣熟,亦甘美,微酸,而尖长,二枣皆可啖,不堪收曝。
李时珍曰:枣木赤心有刺,四月生小叶,尖觥光泽,五月开小白花,色微青,南北皆有,惟青晋所出者肥大甘美,入药为良。其类甚繁,《尔雅》所载之外,郭义恭《广志》有狗牙、鸡心、牛头、羊角、猕猴、细腰、赤心、三星、骈白之名,又有木枣、氐枣、桂枣、夕枣、灌枣、墟枣、蒸枣、白枣、丹枣、棠枣及安邑信都诸枣。谷城紫枣,长二寸。羊角枣,长三寸。密云所出小枣,脆润核细,味亦甘美,皆可充果食,不堪入药。入药须用青州及晋地晒乾大枣为良。按《贾思协·齐民要术》云:凡枣全赤,时日日撼而收曝则红皱。若半赤,收者肉未充满,乾即色黄。赤收者,味亦不佳。《食经》作乾枣法,须治净地铺菰箔之类,承枣日晒,夜露择去胖烂,曝乾收之。切而晒乾者为枣脯,煮熟榨出者为枣膏,亦曰枣瓤,蒸熟者为胶枣,加以糖蜜拌蒸则更甜,以麻油叶同蒸则色更润泽。捣胶枣晒乾者为枣油,其法取红软乾枣入釜,以水仅淹平,煮沸漉出,砂盆研细,生布绞取汁涂盘上晒乾,其形如油,以手摩刮为末收之。每以一匙投汤碗中,酸甜味足,即成美浆,用和米麨最止饥渴,益脾胃也。卢谌《祭法》云:春祀用枣油即此。
生枣气味

甘辛热,无毒,多食令人寒热,凡赢瘦者不可食。孙思邈曰:多食令人热渴膨胀,动脏腑损脾元,助湿热。
大枣释名

《别录》曰:八月采曝乾。
吴瑞曰:此即晒乾大枣也,味最良美,故宜入药,今人亦有用胶枣之肥大者。
大枣气味

甘平,无毒。
孙思邈曰:甘辛热滑,无毒。
李杲曰:温。
《大明》曰:有齿病疳病虫𧏾人不宜啖枣,小儿尤不宜食。又忌与葱同食,令人五脏不和;与鱼同食,令人腰腹痛。
李时珍曰:今人蒸枣多用糖蜜拌,过久食最损脾,助湿热也。啖枣多令人齿黄生𧏾,故嵇康《养生论》云:齿处晋而黄,虱处头而黑。
大枣主治

《本经》曰:心腹邪气安,中养脾气平,胃气通九窍,助十二经,补少气少津液,身中不足,大惊四肢重和百药。久服轻身延年。
寇宗奭曰:煮取肉,和脾胃,药甚佳。
《别录》曰:补中益气,坚志强力,除烦闷,疗心下悬,除肠癖,久服不饥。
《大明》曰:润心肺,止嗽,补五脏,治虚损,除肠胃,癖气和,光粉烧治疳痢。
孟诜曰:小儿患秋痢,与蛀枣食之良。
徐之才曰:杀乌头附子天雄毒。
李杲曰:和阴阳,调荣卫,生津液。
大枣发明

陶弘景曰:道家方药以枣为佳饵,其皮利肉补虚,所以合汤皆擘之也。
李杲曰:大枣,气味俱厚阳也,温以补不足,甘以缓阴血。
成无己曰:邪在荣卫者,辛甘以解之,故用姜枣以和营,卫生发脾胃升腾之气。张仲景治奔豚用大枣,滋脾土以平胃气也。治水饮胁痛有十枣汤,益土而胜水也。朱震亨曰:枣属土而有火,味甘性缓,甘先入脾补脾者,未尝用甘。故今人食甘多者,脾必受病也。
李时珍曰:素问,言枣为脾之果,脾病宜食之。谓治病和药,枣为脾经血分药也。若无故频食,则生虫损齿,贻害多矣。按王好古云:中满者勿食,甘甘令人满。故张仲景建中汤心下痞者,减饧枣与甘草,同例此得用枣之方矣。又按许叔微《本事方》云:一妇病,脏燥悲泣不止,祈祷备至,予忆古方治此證,用大枣汤遂治,与服尽剂而愈,古人识病治方妙绝。如此又陈自明妇人良方云。程虎卿内人妊娠,四五个月,遇昼则惨戚悲伤泪下数次,如有所凭,医巫兼治皆无益。管伯周说先人曾语此治,须大枣汤乃愈。虎卿借方治药,一投而愈,方见下条又摘元方。治此證,用红枣烧存性,酒服三钱,亦大枣汤变法也。
三岁陈枣,核中仁气味。

燔之苦平,无毒。
仁主治

《别录》曰:腹痛邪气。
孟诜曰:恶气卒疰忤。
李时珍曰:核烧研掺胫疮良。
仁发明

李时珍曰:按刘根《别传》云:道士陈孜如痴人,江夏袁仲阳敬事之。孜曰:今春当有疾,可服枣核中仁二十七枚。后果大病,服之而愈。又云:常服枣仁,百邪不复干也。仲阳服之有效,则枣果有治邪之说矣。又道书云常含枣核治气,令口行津液,咽之佳。谢承《后汉书》亦云:孟节能含枣核不食,可至十年也。此皆藉枣以生津,受气而咽之,又能达黄宫,以交离坎之义耳。
叶气味

甘温,微毒。
《别录》曰:散服使人瘦,久即呕吐。
叶主治

《本经》曰:覆麻黄,能出汗。
《别录》曰:和葛粉揩,热痱疮良。
《大明》曰:治小儿壮热,煎汤浴之。
木心气味

甘涩温,有小毒。
木心主治

李时珍曰:中蛊腹痛,面目青黄,淋露骨立,剉取一斛,水淹三寸,煮至二斗澄清,煎五升旦服五合,取吐即愈。又煎红水服之,能通经脉。
根主治

李时珍曰:小儿赤丹,从脚趺起,煎汤频浴之。
皮主治

李时珍曰:同老桑树皮,并取北向者等分烧研,每用一合,井水煎,澄取清洗目。一月三洗,昏者复明,忌荤酒房事。
附方

调和胃气,以乾枣去核,缓火逼燥为末,量多少入少生姜末,白汤点服,调和胃气甚良。〈衍义〉
反胃吐食,大枣一枚去核用,斑蝥一枚去头翅,入在内煨熟,去蝥,空心食之,白汤下良。
小肠气痛,大枣一枚去核用,斑蝥一枚去头翅,入枣内纸包煨熟,去蝥食枣,以桂心毕澄茄汤下。〈直指方〉伤寒热病后口乾咽痛,喜唾,大枣二十枚,乌梅十枚,捣入蜜丸,含一杏仁,大咽汁甚效。〈千金方〉
妇人脏燥悲伤欲哭,象若神灵数欠者,大枣汤主之,大枣十枚,小麦一升,甘草二两,每服一两水煎服之,亦补脾气。
妊娠腹痛,大红枣十四枚,烧焦为末,以小便服之。〈梅师方〉
大便燥塞,大枣一枚去核,入轻粉半钱,缚定煨熟食之,仍以枣汤送下。〈直指方〉
咒枣治疟,执枣一枚咒曰:吾有枣一枚,一心归大道。优他或优降,或劈火烧之。念七遍,吹枣上与病人食之即愈。〈岣嵝神书〉
烦闷不眠,大枣十四枚,葱白七茎,水三升煮一升,顿服。〈千金方〉
上气欬嗽,治伤中筋脉急上气欬嗽者,用枣二十枚,去核以酥四两,微火煎入枣肉中,候尽酥取收之,常含一枚,微微咽之,取瘥。〈圣惠方〉
肺疽吐血,因啖辛辣热物致伤者,用红枣连核烧存性,百药煎锻过,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三因方〉耳聋鼻塞,不闻音声香臭者,取大枣十五枚去皮核,蓖麻子三百枚,去皮和捣绵裹,塞耳鼻。日一度,三十馀日闻声及香臭也,先治耳后治鼻,不可并塞。〈食疗本草〉久服香身,用大枣肉和桂心、白瓜仁、松树皮为丸,久服之。〈食疗本草〉
走马牙疳,新枣肉一枚,同黄檗烧焦为末,油和傅之,若加砒少许更妙。〈博济方〉
诸疮久坏不愈者,枣膏三升,煎水频洗取愈。〈千金方〉痔疮疼痛,大肥枣一枚剥去皮,取水银掌中,以唾研令极熟,傅枣瓤上,纳入下部良。〈外台秘要〉
下部虫痒;蒸大枣取膏,以水银和捻长三寸,以绵裹夜纳下部中,明日虫皆出也。〈肘后方〉
卒急心疼,《海上方》诀云:一个乌梅二个枣,七个杏仁一处捣,男酒女醋送下之,不害心疼直到老。
食椒闭气,京枣食之即解也。〈百一选方〉
小儿伤寒,五日已后热不退,用枣叶半握,麻黄半两,葱白豆豉各一合,童子小便二钟煎,一钟分二服,取汁。〈总录〉
反胃呕哕,乾枣叶一两,藿香半两,丁香二钱半,每服二钱,姜三片,水一盏煎服。〈圣惠方〉
令发易长,取东行枣根三尺,横安甑上蒸之,两头汁出,收取傅发即易长。〈圣惠方〉
仲思枣释名
《马志》曰:北齐时有仙人仲思得此枣种之,因以为名。
集解

《马志》曰:仲思枣,形如大枣,长二寸正,紫色细文小核,味甘,今亦少有。
李时珍曰:按杜宝《大业拾遗记》云:隋时信都郡献仲思枣,长四寸,围五寸,肉肥核小,有味胜于青州枣,亦名仙枣。观此则《广志》之西王母枣,谷城紫枣皆此类也。
气味

甘温,无毒。
主治

《开宝》曰:补虚益气,润五脏去痰嗽冷气,久服令人肥健好颜色,神仙不饥。
苦枣集解
陈士良曰:苦枣处处有之,色青而小,味苦不堪,人多不食。
气味

苦大寒,无毒。
主冶

陈士良曰:伤寒热伏,在脏腑狂荡烦满,大小便闭涩,取肉煮,研和蜜丸服。
酸枣集解
《别录》曰:酸枣生河东川泽,八月采实阴乾,四十日成。陶弘景曰:今出东山间云即山枣,树子似武昌枣,而味极酸,东人啖之以醒睡,与经文疗不得眠,正相反。苏恭曰:此即樲枣也,树大如大枣,实无常形,但大枣中味酸者,是今医以棘实为酸枣,大误矣。
陈藏器曰:酸枣既是大枣中之酸,此即是真枣,何复名酸,既名酸又云小,今枣中酸者未必即小,小者未必即酸。惟嵩阳子云:余家于滑台,今酸枣县即滑之属邑也,其树高数丈,径围一二尺,木理极细,坚而且重,可为车轴。及匙箸等,其树皮亦细而硬,文似蛇鳞,其枣圆小而味酸,其核微圆而仁稍长,色赤如丹,此医之所重,居人不易得,今市人卖者皆棘子也。又曰:山枣树如棘,其子如生枣,其核如骨,其肉酸滑好食,山人以当果。
苏颂曰:今近汴洛及西北州郡皆有之,野生多在坡坂及城垒间,似枣木而皮细,其木心赤色,茎叶俱青,花似枣花,八月结实,紫红色似枣而圆小,味酸当月采实,取核中仁。孟子曰:养其樲棘是也,《嵩阳子》言:酸枣县所出为真,今之货者皆是。棘实用者,尤宜详辨。《马志》曰:酸枣即棘实,更非他物。若云是大枣味酸者,全非也。酸枣小而圆其核,中仁微扁;其大枣,仁大而长不相类也。
寇宗奭曰:天下皆有之,但以土产宜与不宜尔。《嵩阳子》言:酸枣木高大,今货者皆棘子。此说未尽,盖不知小则为棘,大则为酸枣,平地则易长,居崖堑则难生,故棘多生崖堑上,久不樵则成干,人方呼为酸枣。更不言棘,其实一木也。此物才及三尺便开花结子。但科小者气味薄,本大者气味厚。今陕西临潼山野所出亦好,乃土地所宜也。后有白棘条,乃酸枣未长大时枝上刺也,及至长成,其实大,其刺亦少,故枣取大木,棘取小科,不必强分别焉。
气味

酸平,无毒。
寇宗奭曰:微热。
李时珍曰:仁味甘气平。
雷敩曰:用仁以叶拌,蒸半日去皮尖。徐之才曰:恶防己。
主治

《本经》曰:心腹寒热邪,结气聚四肢,酸痛湿痹,久服安五脏,轻身延年。
《别录》曰:烦心不得眠,脐上下痛,血转久泄,虚汗烦渴补中益肝,气坚筋骨助阴气,能令人肥健。
甄权曰:筋骨风炒仁研汤服。
发明
苏恭曰:《本经》用实疗不得眠,不言用仁,今方皆用仁
补中益肝,坚筋骨助阴气,皆酸枣仁之功也。
寇宗奭曰:酸枣经不言用仁,而今天下皆用之。《马志》曰:按《五代史·后唐刊石药验》云:酸枣仁,睡多生使不得睡,炒熟陶云食之。醒睡而经云:疗不得眠,盖其子肉味酸,食之使不思睡,核中仁服之,疗不得眠。正如麻黄发汗,根节止汗也。
李时珍曰:酸枣实味酸,性收,故主肝病,寒热结气酸痹,久泄脐下满痛之證其仁甘而润,故熟用疗胆,虚不得眠,烦渴虚汗之證。生用疗胆,热好眠皆足,厥阴少阳药也。今人专以为心家药,殊昧此理。
附方

胆风沈睡,胆风毒气虚,实不调,昏沈多睡,用酸枣仁一两,生用全挺蜡茶二两,以生姜汁涂,炙微焦为散,每服二钱水七分,煎六分温服。〈简要济众方〉
胆虚不眠,心多惊悸,用酸枣仁一两炒香捣为散,每服二钱竹叶汤调下。和剂局方,加人参一两,辰砂半两,乳香二钱半,炼蜜丸服。
震悸不眠胡洽方,酸枣仁汤,用酸枣仁二升,茯苓白朮人参甘草各二两,生姜六两,水八升,煮三升分服。〈图经〉
虚烦不眠深师方,酸枣仁汤,用酸枣仁二升,蝭母、乾姜、茯苓、芎藭各二两,甘草炙一两,以水一斗先煮,枣仁减三升,乃同煮取三升分服。〈图经本草〉
骨蒸不眠心烦,用酸枣仁一两,水二盏,研绞取汁,下粳米二合煮粥,候熟下地黄汁一合,再煮勺食。〈太平圣惠方〉
睡中汗出,酸枣仁、人参、茯苓等分为末,每服一钱,米饮下。〈简便方〉
刺入肉中,酸枣核烧末,水服立出。〈外台秘要〉
山枣集解
《寰宇志》曰:出广西肇庆府,叶似梅果似荔枝,九月熟可食。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红枣、黑枣。

香河县

物产大牙、枣、小牙枣。

枣强县

物产枣,种类甚多,县因得名。总以车头,小枣居上,大枣次之。

历城县

方产枣,四乡皆有,北方者佳。又有铃枣、小枣、脆枣。

邹平县

物产枣,大小数种,有生来无核者羊枣,俗呼软枣。形如小柿,烘黑食。

淄川县

物产枣,有铃枣、傥枣、小枣三种。棘实曰酸枣,枣又有扁者。

新城县

物产枣,长枣、铃枣、小枣、无核枣共四种。

齐河县

物产枣,有数种。

济阳县

物产小枣、婆枣、长枣、冻枣。

临邑县

物产有小枣、婆枣、脆枣、无核枣。

青城县

物产枣,小枣、大枣。

沾化县

物产小枣、婆枣、灵枣、无核枣。

钜野县

物产枣大、小、圆三种。

清平县

物产枣,种不一。圆者可为胶枣。

高唐州

物产枣,其品五,圆、长、冻、凌、小。

黄县

物产枣,有倘、酸、家三种。

莱阳县

物产枣,有倘、酸、家诸种。

祁县

物产枣,有长、圆、大、小四种。

曲沃县

方产枣,出晋城者佳,投水则沈,比他地产者佳,名晋枣。

翼城县

物产枣,有马牙枣,长一寸。有紫枣,圆如铃,又名核桃文,有小枣长短,大小数种。有川乾枣,有酥枣,坠地即碎。有酸枣、有羊枣、其酸枣,人多用之以作酒焉。

临晋县

物产枣,出积善村者佳,其类大小长团不一。一种脆枣,形长而核小,生食最美,不能久留。

夏县

土产枣,有数种。长圆可以酿酒,小者生食佳。

绛州

物产枣种类,繁不胜谱,有圆长、莲花、虾蟆、牙脆等名,久蓄可以疗饥,蒸熟香甘如蜜。

潞城县

物产枣,有晋、檀、大、小四种。

洧川县

物产枣,种有大、小、早、晚,其味甘美。

延津县

物产枣,延有一种枣,如葫芦。郭璞曰:子细腰者谓鹿卢枣《广志》又名细腰,其味甚脆,其甜如蜜。延有酸枣,树大数抱,万年不朽,即樲棘枣。

华亭县

物产沙枣,叶如枣而青白,花如枣而黄芬,实如棘而甘,黄西域种也。

歙县

物产枣,出琶塘者最佳。

宁国县

土产枣,有圆枣,有长枣,圆而小者甜。

太平府

物产枣,江南枣坚燥少脂,甘酸。大小长圆非一类生。食多腹胀,蒸煮及日暴,亦甘平,无毒。

常熟县

物产枣,有鸡子枣大于常枣,而味胜。

江阴县

物产枣,最小者名矢枣,最大者名东瓜枣,惟纯赤者味最佳。

仁和县

物产羊冠枣。

石门县

物产白蒲枣、牛奶枣、无核枣。

乌程县

物产枣,出潘店横溪。

山阴县

物产枣,牛头山江塘所产者最佳。

临海县

物产枣,有马头枣、钟枣、盐官枣数种。

东阳县

土产枣,茶场产者大而甘。

龙泉县

物产短枣、面枣、胡孙枣。

福州府

物产枣,有黄、白二色,方者名骰子,尖长者名龙牙,脆甘者名面枣。

莆田县

物产枣,有蜜枣,差小而味甜。有紫枣,稍大而味淡。

漳浦县

土产枣,有家枣,味甘可蜜浸。有山枣,味酸可捣为糕。俱八月熟。

昆明县

物产拐枣,其曲折如拐。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十四卷目录

 枣部艺文一
  与群臣诏         魏文帝
  枣赞           晋郭璞
  枣赋            傅元
  枣赋           陈后主
  谢梁元帝赐枣启      周弘正
  枣赋           宋吴淑
  与蒲廷渊尺牍        苏轼
 枣部艺文二〈诗〉
  古咄唶歌          阙名
  枣下何纂纂       梁简文帝
  赋枣            同前
  杏园枣树        唐白居易
  亳州李密学寄御枣一箧  宋梅尧臣
  乌啄枣           前人
  寄枣人行书赠子履学士   欧阳修
  咏枣           郭祥正
  赋枣           王安石
  和子由岐下咏枣       苏轼
  枣花寒           沈辽
  宝鸡县         明汪广洋
  若虚夜馈送瓶枣      李东阳
  枣亭春晚          揭轨
  枣             吴宽
  咏枣           王象晋
 枣部选句
 枣部纪事
 枣部杂录
 枣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二十四卷

枣部艺文一

《与群臣诏》魏·文帝

南方有龙眼、荔枝,宁比西国蒲萄、石蜜乎。酢且不如中国凡枣味之美者,莫若安邑御枣也。

《枣赞》晋·郭璞

因材制义,赤心鲠直。蔼蔼卿士,亮此衮职。建国辨方,外朝九棘。

《枣赋》傅元

有蓬莱之嘉树,植神州之膏壤。擢刚茎以排虚,诞幽根以滋长。北阴塞门,南临三江。或布燕赵,或广河东。既乃繁枝,四合丰茂,蓊郁斐斐,素华离离。朱实脆若嚼雪,甘如含蜜。脆者宜新,当夏之珍;坚者宜乾,荐羞天人。有枣若瓜,出自海滨,全生益气,服之如神。

《枣赋》陈后主

芳园列干,森梢繁罗。蕊馀茎少,叶暗枝多。复有奇树风间临,〈二字原阙〉夜影来未若丹心。美实绛质嘉枝重,针共暗枝瓠同瑰。羞金盘于冰水,荐玉案于深杯。此欢心之未已,方梦肠而屡回。

《谢梁元帝赐枣启》周弘正

安期旧美安息,高名臣金马之荣,未获趋奉方朔之赐,遽降洪恩。

《枣赋》宋·吴淑

枣实嘉果,民之所资。或美樲酸之实,或称还味之滋,或食仁而却邪,或茹叶而充饥。仲思紫实,周文弱枝。晏子始称于秦缪,少君亦遇于安期。七日闻之于仙传,八月载之于毛诗。观其纂纂离离,新之疐之,三星繁茂,五苑纷披。安邑谷城之茂,信都梁国之宜。遵羊兮躗泄,骈白兮蹙咨。伐东家而去妇,握错金而示儿。数十年仙童之顾,三千岁神女之期。若夫曾晰嗜之而靡忘,孟节含之而不食。既补中而助气,亦安躯而益力。戴礼称妇人之贽,周官设馈笾之实。或生于石虎园中,或植于景阳山侧。羊角崎廉,细腰挤白。或荫郑街,或饶冀州。名擅鸡心,用比狐裘。夏令钻之而取火,春祀笮之而用油。亦有茂韩,国盛高唐。美陶硕之守节,善程莫之居丧。植玉门于上苑,茂岐峰于北荒。杜畿之直可尚,孙程之谋亦臧。复有无实之称,太白之名。或啖马而为脯,或斫树而同盟。治中赋之而均士,都尉树之而有程。吐而死之。鲍焦之介,何甚呼而问也;曼倩之术,何精至于。和饴蜜以同甘,与酢梨而并置。上林有群臣之献,窟室有仙人之饵。既伤其念我兄弟,亦叹其生于棘刺。安平地产不谓于无珍,房嵣燃膏亦称其为异。

《与蒲廷渊尺牍》苏轼

河中永洛出枣,道家所贵。事见《真诰》唐有道士,侯道华尝得无核者,三食之后竟窃邓太主药。上升君到彼试求之,但恐得之不偶然,非力求所能致耳。

枣部艺文二〈诗〉

《古咄唶歌》阙名

枣下何攒攒,荣华各有时。枣初欲赤时,人从四边来。枣适今日赐,谁当仰视之。

《枣下何纂纂》梁·简文帝

垂花临碧涧,结翠依丹巘。非直入游宫,兼期植灵苑。落日芳春暮,游人歌吹晚。弱刺引罗衣,朱实凌还幰。且欢洛浦词,无羡安期远。

《赋枣》同前

浮华齐水丽,垂彩郑都奇。白英纷靡靡,紫实标离离。风摇羊角树,日映鸡心枝。谷城踰石蜜,蓬岳表仙仪。已闻安邑美,永茂玉门垂。

《杏园枣树》唐·白居易

人言百果中,惟枣凡且鄙。皮皱似龟手,叶小如鼠耳。胡为不自知,生花此园里。岂宜遇攀玩,幸免遭伤毁。二月曲江头,杂英红旖旎。枣亦在其间,如嫫对西子。东风不择木,吹煦长未已。眼看欲合抱,得尽生生理。寄言游春客,乞君一回视。君爱绕指柔,从君怜柳杞。君求悦目艳,不敢争桃李。君若作大车,轮轴材须此。

《亳州李密学寄御枣一箧》宋·梅尧臣

沛谯有钜枣,味甘蜜相差。其赤如君心,其大如王瓜。尝贡趋国门,岂及贫儒家。今见待士意,下异卢仝茶。食之无厌饫,咏德曾未涯。

《乌啄枣》前人

树头阳乌饥啄枣,破红绕地青蝇老。青蝇雨湿惊不飞,残枣入泥人不扫。西风落尽鸟亦归,晋客齿黄空懊恼。

《寄枣人行书赠子履学士》欧阳修

秋来红枣压枝繁,堆向君家白玉盘。甘辛楚国赤萍实,磊落韩嫣金弹丸。聊效诗人投木李,敢期佳句报琅玕。嗟予久苦相如渴,却忆冰梨熨齿寒。

《咏枣》郭祥正

彼美祗园果,珍同玉井船。后期千岁熟,今日万珠圆。地阔仍依水,栏深自带烟。结花虽最晚,藏核莫如坚。大食移根远,番禺托蒂连。旧名稽药录,新实著诗篇。甜出诸饧上,香居百果前。黑腰虚羡尔,红皱岂为然。邂逅为公寿,婆娑与世延。暮钟催酒散,嘶马引旗旋。今作中州瑞,元从异国传。何当广栽植,欲以慰饥年。

《赋枣》王安石

种桃昔所传,种枣予所欲。在实为美果,论材又良木。馀甘入邻家,尚得馋妇逐。况予秋盘中,快啖取餍足。风苞堕朱缯,日颗皱红玉。贽享古已然,豳风自宜录。缅怀青齐间,万树荫平陆。谁云食之昏,匿知乃成俗。广庭觞圣寿,以此参肴蔌。愿此赤心投,皇明倘予烛。

《和子由岐下咏枣》苏轼

居人几番老,枣树未成槎。汝长才堪轴,吾归已及瓜。

《枣花寒》沈辽

山禽哺雏半欲抟,坐想葛帔临风湍。数日阴霖复未畅,不知更作枣花寒。

《宝鸡县》明·汪广洋

渭河霜满水如苔,一县人家半草莱。唯有秋风酸枣木,淡烟深锁斗鸡台。

《若虚夜馈送瓶枣》李东阳

异代神仙事不赊,如瓶丹枣胜如瓜。多情馈客诗兼远,急脚㩦筐步半斜。内苑不劳方朔射,西邻还有少陵家。白头正有分甘兴,先向高堂一荐茶。

《枣亭春晚》揭轨

昨日花始开,今日花已满。倚树听嘤嘤,折花歌纂纂。美人浩无期,青春忽已晚。写尽锦笺长,烧残红烛短。日夕望江南,綵云天际远。

《枣》吴宽

荒园乏佳果,枣树八九株。纂纂争结实,大率如琲珠。此种味甘脆,南方之所无。日炙色渐赤,儿童已窥觎。剥击盈数斗,邻舍或求须。早知实可食,何须种柽榆。此木颇耐旱,地宜土不濡。所以齐鲁间,斩伐充薪刍。近复得异种,挛拳类人痀。曲木未可恶,惟天付形躯。良材却矫揉,不见笏与弧。

《咏枣》王象晋

蓐收司契物华新,累累丹苞日可亲。汉帝殿前曾郑重,吕仙亭下诧奇珍。味逾石蜜甜偏永,红迈朱樱色莫伦。怪道仲思名姓著,好同玉李供枫宸。

枣部选句

汉焦赣《易林》北方多枣,橘柚所聚。〈又〉春梨夏枣,山鲜希有。〈又〉北山有枣,使叔寿考。〈又〉三杞无枣,家无积莠。司马相如《上林赋》梬枣杨梅,樱桃蒲萄。
张衡《南都赋》梬枣若榴,穰橙邓橘。
晋潘岳《閒居赋》周文弱枝之枣。
左思《魏都赋》信都之枣。
宋谢灵运《山居赋》桃李多品,梨枣殊所。
周庾信《小园赋》有棠梨而无馆,足酸枣而非台。宋崔公度《感山赋》木则梓漆枢栲,青檀梓葳,枞檍槐枣,棠榴楟梨。
晏殊《中园赋》大椑朱柿兮骈发,梬枣安榴兮閒拆。周邦彦《汴都赋》其中则安邑之,枣江陵之橘。
王仲敷《南都赋》其果则楂梨梬栗,素柰朱樱,紫枣来禽,吴橘楚橙。
古诗:甘瓜抱苦蒂,美枣生荆棘。
晋宗懔诗:都尉初植枣,司空始种杨。
梁庾肩吾诗:参差绛枣浮。
陈张正见诗:同甘玉文枣,俱饮流霞药。
周庾信诗:烧枣起西川。
宇文昶诗:东枣羞朝座,西桃献夜宫。
唐卢照邻诗:戎葵朝委露,齐枣夜含霜。
王维诗:箪食伊何,副瓜抓枣。〈又〉神与枣兮如瓜,虎卖杏兮收谷。
李白诗:亲见安期公,食枣大如瓜。
杜甫诗:枣熟从人打。〈又〉堂前扑枣任西邻。〈又〉庭前八月梨,枣熟一日,上树能千回。
韩愈诗:红皱晒檐瓦。
白居易诗:新枣未全赤,晚瓜有馀馨。〈又〉㬠枣日阳中。韦应物诗:大瓜元枣冷如冰,海上摘来朝露凝。李吉甫诗:树杪悬丹枣,苔阴落紫梨。
李贺诗:出篱火枣垂红浅。
曹唐诗:等閒相别三千岁,长忆水边分枣时。
薛能诗:枣枝秋赤近高天。
宋欧阳修诗:红枣林繁欣岁熟。
赵抃诗:枣熟房栊暝,花妍院落明。
苏轼诗:海上如瓜枣,可闻不可逢。〈又〉榴花开一枝,桑枣沃以光。〈又〉新枣渐堪剥,晚瓜犹可饷。〈又〉种枣期可剥,种松期可斲。〈又〉秋风西来下双凫,得枣如瓜分我无。
苏辙诗:新丝出盎冬裘具,贡枣登场岁事休。〈又〉久闻牛尾何曾识,窃比鸡头意未安。
张耒诗:眩日枣装林。
黄庭坚诗:簌簌衣巾落枣花。〈又〉日颗曝乾红玉软,风枝牵动绿罗鲜。
金高士谈诗:犹青枣未霜。
郦权诗:夹道悬新枣,荒畦卧晚瓜。
元杨维桢诗:越人仕倦秋思枣,吴女情多夜擘橙。

枣部纪事

邹子燧人氏,夏取枣杏之火。
《广志》:周文王时有弱枝之枣甚美,禁之不令人取,置树苑中。
《左传》:庄公二十四年,秋,哀姜至,公使宗妇觌用币,非礼也。御孙曰:男贽,大者玉帛,小者禽鸟,以章物也。女贽,不过榛,栗,枣,脩,以告虔也。今男女同贽,是无别也。男女之别,国之大节也。而由夫人乱之,无乃不可乎。《史记·滑稽传》:优孟者,故楚之乐人也。长八尺,常以谈笑讽谏。楚庄王之时,有所爱马,衣以文绣,置之华屋之下,席以露床,啖以枣脯。马病肥死,使群臣丧之,欲以棺椁大夫礼葬之。优孟闻之,入殿门。仰天大哭。王惊而问其故。优孟曰:马者王之所爱也,以大夫礼葬之,薄,请以人君礼葬之。诸侯闻之,皆知大王贱人而贵马也。王曰:寡人之过一至此乎。为之奈何。优孟曰:请为大王六畜葬之。以垄灶为椁,铜历为棺,赍以姜枣,荐以木兰,祭以粳稻,衣以火光,葬之于人腹肠。于是王乃使以马属太官,无令天下久闻也。
《晏子春秋》:齐景公谓晏子曰:东海之中有水而赤,其中有枣华而不实,何也。晏子曰:昔者秦穆公乘龙理天下,以黄布裹蒸枣,至海而投其布,故水赤蒸枣,故华而不实。公曰:吾佯问子。耳对曰:婴闻之佯,问者亦佯对。
《风俗通》:鲍焦耕田而食,凿井而饮,在山中惟食枣。或曰:此枣子所植耶。遂强吐之,枯立而死。
《战国策》:苏秦将为从,北说燕文侯曰:燕南有碣石雁门之饶,北有枣栗之利,民虽不田作,枣栗之实足食。于民矣,此所谓天府也。
《韩非子》:秦大饥,应侯请曰:五苑之草著,蔬菜橡果枣栗足以活民,请发之。昭襄王曰:吾秦法,使民有功而受赏,有罪而受诛。今发五苑之蔬果者,使民有功与无功俱赏也。夫使民有功与无功俱赏者,此乱之道也。夫发五苑而乱,不如弃枣蔬而治。一曰令发五苑之蓏蔬枣栗足以活民,是用民有功与无功争取也。夫生而乱,不如死而治。大夫其释之。
《汉书·地理志》:上谷至辽东,地广民稀,俗与赵、代相类,有鱼盐枣栗之饶。
《五行志》:惠帝五年十月,桃李华,枣实。
《史记·封禅书》:李少君以祠灶、谷道、却老方见上,上尊之。少君言上曰: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安期生仙者,通蓬莱中,合则见人,不合则隐。于是天子始亲祠灶,遣方士入海求蓬莱安期生之属。
《武帝本纪》:公孙卿曰:仙人可见,而上往常遽,以故不见。今陛下可为观,如缑氏城,置脯枣,神人宜可致。且仙人好楼居。于是上令长安则作蜚廉桂观,甘泉则作益延寿观,使卿持节设具而候神人。
《洞冥记》:汉武起寿灵坛,四面列种软枣,条如青桂风至,自拂阶上游尘。
《东方朔外传》:武帝时上林献枣,上以杖击未央殿前槛。呼朔曰:叱来。叱来。先生知此箧中何物。朔曰:上林之枣四十九枚。上曰:何以知之。朔曰:呼朔者,上也;以杖击槛两木,林也;来来者,枣也;叱叱者,四十九也。上大笑,赐帛十疋。
奚囊橘柚糜钦,枣出真陵之山。食一枚大醉,经年不醒。东方朔尝游其地,以一斛归进上。上和诸香,作丸大若芥子。每集群臣,取一丸入水一石,顷刻成酒,味逾醇醪,谓之糜钦酒,又谓之真陵酒,又谓之仙芗酒,饮者香经月不歇。
《云笈七签》:汉武东巡,见老翁锄于道,帝怪而问之有道术否。老翁对曰:臣昔年八十五,时衰老头白齿落,有道士者教臣服枣,饮水绝谷。
《汉书·王吉传》:吉少时学问,居长安。东家有大枣树垂吉庭中,吉妇取枣以啖吉。吉后知之,乃去妇。东家闻而欲伐其树,邻里共止之,因固请吉令还妇。里中为之语曰:东家有树,王阳妇去;东家枣完,去妇复还。其厉志如此。
《寰宇记》:宣帝时幽州刺史李宣尚,范阳公主忆长安。于易州筑一城象长安,城中有枣树花而不结,皆向西南而引,俗谓思乡枣。
《西京杂记》:初修上林苑,群臣远方各献名果异树,亦有制为美名以标,奇丽枣、七弱枝枣、玉门枣、棠枣、青华枣、梬枣、赤心枣、西王母枣、出昆崙山。
《东观汉记》:邓禹征冯愔粮尽,无以犒军士,饥饿皆食枣栗。
蔡邕奏事程莫,年十四叔父病故,莫抱尸悲,哀舅哀其羸劣,嚼枣肉餔之,莫见食,欷歔不能吞咽。
杜氏《新书》杜畿为河东守。平卤将军刘勋为太祖所亲,贵震朝廷,常从畿求大枣,畿拒,以他故后勋伏法。太祖得其书,叹曰:杜畿可谓不媚于灶者也。称畿功美,以下州郡曰:昔仲尼之于颜子,每言不能不叹,既情爱发中,又宜率马以骥。今吾亦冀众人,仰高山慕景行也。
《晋书·食货志》:袁绍军人皆资葚枣,袁术战士取给蠃蒲。
晋宫阁名华林园,枣六十二株,王母枣十四株。《邺中记》:石虎苑中有西王母枣,冬夏有叶,九月生花,十二月乃成,三子一尺。又有羊角枣,亦生三子一尺。《世说》:王敦尚武帝,舞阳公主如厕,见漆箱中盛枣,本以塞鼻,敦谓厕上下果,遂啖之。群婢皆笑。
王隐《晋书》傅虞为鄱阳内史,劝励学业,宽裕简素,风化大行,白乌集郡庭枣树上。
《异苑》:晋太元中,南郡忻陵县有枣树。一年忽生桃李,枣三种花,子。
太元二年,沙门竺惠猷夜梦读诗,其后曰:陌南酸枣树,名为六奇木。遣人以伐取,载还柱马屋。
《豫章古今记》:宋度拜定陵令,县人杜伯夷清高不仕,度与谈论,设枣栗而已。
《酉阳杂俎》:晋时太仓南有翟泉,泉西有华林园,园有仙人枣,长五寸,核细如针。
《法苑》:珠林秦武威,太守赵正立志忠,正大弘佛法,坚末年宠惑鲜卑,因歌谏曰:北园有一枣,布叶垂重阴。外虽饶棘刺,内实有赤心。
《南史·王泰传》:泰,幼敏悟。年数岁时,祖母集诸孙侄,散枣栗于床,群儿竞之,泰独不取。问其故,对曰:不取自当得赐。由是中表异之。
《萧琛传》:梁武在西邸,与琛有旧。梁台建,以为御史中丞。历左户、度支二尚书,侍中。帝每朝宴,接琛以旧恩。尝经预御筵醉伏,上以枣投琛,琛乃取栗掷上,正中面。御史中丞在坐,帝动色曰:此中有人,不得如此,岂有说邪。琛即答曰:陛下投臣以赤心,臣敢不报以战栗。上笑悦。
《述异记》:魏世河内冬雨枣。
《耆旧说》:周秦时河内雨酸枣,遂生野枣。今酸枣县是也。
《魏书·太祖本纪》:皇始元年十有一月,诏征东大将军东平公仪五万骑南攻邺,冠军将军王建、左军将军李栗等攻信都,军之所行,不得伤民桑枣。
《苻生传》:生尝夜食枣过多,至旦病,使太医程延诊脉,延曰:陛下食枣多,无他疾也。生曰:嘻,汝非圣人,焉知吾食枣。乃杀之。
《奚康生传》:萧衍直阁将军徐元明戍于郁州,杀其刺史张稷,以城内附。诏遣康生迎接,赐细御银缠槊一张并枣柰果。面敕曰:果者,果如朕心;枣者,早遂朕意。《北史·李元忠传》:元忠性甚工弹,弹桐叶常出一孔,掷枣栗而弹之,十中七八。
《洛阳伽蓝记》:华林园蓬莱山南有百果园,果列作林,林各有堂,有仙人枣,长五寸,把之两头俱出,核细如针,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俗传云出昆崙山。一曰西王母枣。
《颜氏家训》:太山羊肃亦称学问,读潘岳赋:周文弱枝之枣,为杖策之杖。
《北史·綦毋怀文传》:綦毋怀文,不知何许人也,以道术事齐神武。每云:昔在晋阳为监馆,馆中有一蠕蠕客,同馆胡沙门指语怀文云:此人别有异算术。仍指庭中一枣树云:令其布算子,即知其实数。乃试之,并辩若干纯赤,若干赤白相半。于是剥数之,唯少一子。算者曰:必不少,但更撼之。果落一实。
《杜阳杂编》:处士元藏机,大业元年为海使判官,遇风浪坏船,独为破木所载,忽达于洲岛。洲人曰:此乃沧洲,有碧枣丹栗,皆大如梨。
《大业拾遗记》:信都献仲思枣四百枚,枣长四五寸,正紫色细文,文绉小核,味甘胜于青州枣,北齐时有仙人仲思得此枣种之,因以为名。一名仙枣,时海内惟有数株。
《酉阳杂俎》:单雄信幼时学,堂前植一枣树。至年十八伐为鎗,长丈七尺,拱围不合,刃重七十斤,号为寒骨白,常与秦王卒相遇,秦王以大白羽射,中刃火出,因为尉迟敬德拉折。
《海墨微言》:宣慈寺每求化人,先留食软枣糕。柳尚书来,方食糕,袖疏欲出,尚书急解连带绯袍,锁子鱼袋施之。
《唐书·地理志》:京兆府厥贡酸枣,人河南府土贡酸枣,滑州土贡酸枣,人青州土贡枣,河中府土贡枣,伊州土贡香枣。
《北梦琐言》:石晋朝赵令公家庭有糯枣,树婆娑异常,四远俱见。有望气者诣其邻里,问人云:此家合有登宰辅者。里叟曰:无之。呼赵令公先德小字相之,曰:得非此应乎。术士曰:王气方盛,不在身,当其子孙耳。后中令由太原判官大拜,出将入相,则前言果效矣。河中永乐县出枣,世传得枣无核者食之,可度世里。有苏氏女获而食之,不食五谷,年五十嫁,颜如处子。《清异录》:睢阳多善枣,鸡冠枣,宜作脯醍醐,枣宜生啖,或谓枣是圣花儿。
《宋史·食货志》:周显德三年之令,课民种树,定民籍为五等,第一等种杂树百,每等减二十为差,梨枣半之。《太祖本纪》:建隆三年秋九月,禁伐桑、枣。
《查道传》:道知虢州,尝出按部,路侧有佳枣,从者摘以献,道即计直挂钱于树而去。
《五行志》:天圣元年六月,河阳楂、枣各连理。
《括异志》:邢州城东十馀里,周世宗之祖庄也,门侧有井,上有大枣二株。世宗时柯叶茂盛,垂荫一亩。恭帝既禅,枣遂枯。明道中,枯蘖复生一枝长,一丈馀,蔚然可爱。井水中如覆锦绣。明年,诏求五代帝王之后柴氏自邢,蔡虢等州诸族被甄,叙入官者三十馀。人井枣之祥亦非空应。
《礼志》:景祐三年,礼官宗正条定逐室,时荐以京都新物略,依时训协,用典章请。每岁秋孟月,尝果尝穄,配以鸡果,以枣以梨。
《注辇国传》:注辇地产千年枣。
《三佛齐国传》:开宝七年,贡万岁枣。
墨客挥犀倪彦,及朝奉尝为太原府幕官,云太原人喜食枣,无贵贱老少,常置枣于怀袖间,等閒探取食之,则人之齿皆黄缘,食枣故,乃验嵇叔夜齿居晋而黄之说。
《苏东坡集》:朱明洞在冲虚观,后云是蓬莱第七洞天,唐永乐道士,侯道华,以食邓天师枣仙去,永乐有无核枣,人不可得,道华得之,予在岐下亦得食一枚。云画墁录,宁州之南二十里枣,社以狄梁公两为宁州刺史,民立祠植枣,取两来之,义今其民社前一日祭谬为早云。
《东京梦华录》:京师枣有数品,灵枣、牙枣、青州枣、亳州枣。
《金史·乌古论镐传》:天兴二年,哀宗幸蔡。六月辛卯,车驾发归德,时久雨,朝士扈从者徒行泥水中,掇青枣为粮,数日足尽尰。
《王浩传》:浩,由吏起身,初辟泾阳令,廉白为关辅第一。时西台檄州县增植枣果,督责严急,民甚被扰,浩独无所问,主司将坐之,浩曰:是县所植已满其数,若欲增植,必盗他人所有,取彼置此,未见其利。其爱民多此类。
《五行志》:初,南京未破一二年间,市中有一僧不知所从来,持一布囊贮枣,日散与市人无穷,所在儿童百十从之。又有一人拾街中破瓦,复以石击碎之。人皆以为狂,不晓其理,后乃知之,其意盖欲使人早散,国家将瓦解矣。
《千佛山记》:济南千佛山多枣树,累累如垂珠。
《客燕杂记》:京师佳果有缨络枣、赛梨枣、合儿枣。《名山藏方外记》:海上老人王士能,济宁州人,故无名。其曰士能,宪宗所赐也。生元至正中,至宪宗时百二十馀岁矣,赪颜银颠,目光澄澈,左手握固,日啖枣三枚,水一勺而已。
张落魄嘉靖中,来玉山县寄居黄谷山观中,自称张落魄。饮酒数斗不醉,出入莫测,去之日,口吐三枣以啖。道人王道陵,道陵秽之,私以与道童,瞬息不见。道陵骇其为仙,令道童追之,甫一日即至,杭州遇诸途,问曰:尔何能至此,搥道童。背出其枣,枣化为双蝶而去。
《荆州府志》:明万历癸卯,巴东县署内有枣二,株相去三尺许,株各二干,中两干曲,向而上合生为一,盖所谓连理木也。时当事,方议迁治于西瀼,至是知县张尚儒以为瑞,白之中丞其议遂寝。
《玉田县志》:独树庄有酸枣,树一株大十围,代远莫考,庄以树名。
《新泰县志》:唐枣,南师店南里许,相传唐时植也,形甚古,至今枝叶葱郁。
《延津县志》:唐东岳庙,在石婆固东,唐尉迟敬德监造,有记今坏,止存二石柱,殿后遗酸枣树一株,合抱,万年不枯,挺挺特立,离奇轮囷,文细如锦,质坚如铜。旁产一株,尤甚荣茂。
《荥阳县志》:檽枣泉,在香炉山西北,泉傍一檽枣树,自宋至今存焉。
黄叶枣,酸枣也,在县治东二里大海寺傍,相传汉光武避难遇雨,曝衣枣上,其叶遂黄,枣树已枯,后傍生者,叶色仍黄。
《虞城县志》:待邻村者,旧传一家植枣,枝延邻舍,邻即编笆接其下,恐落者为家所取也。枣家即去树以安邻,俗遂有编笆接枣,去树留邻之语。村由此名。《唐县志》:枣林冈,县北十五里地宜枣。
《江宁府志》:姚坊门枣,长可二寸许,肤赤如血,或青黄与朱错驳,荦可爱,瓤白踰,珂雪味,甘于蜜实,脆而松。堕地辄碎,惟吕家山方幅十馀亩为然,他地即不尔,移本他地,种亦不尔。
《萧县志》:夭枣树,出天门寺,其树枝干蟠屈,数十年物。二月时开小花,结实离离,形如酸枣,可食。四月初七日其实皆熟,初八日遂空矣。
《丰县志》:双枣树在县东北丰公祠下,老干虬屈,不华不实,大类孔庙桧柏。相传高祖儿时手植者,其树坚劲,斧斤不能入。
《江夏县志》:仙枣亭在黄鹄山颠,有枣千年不实,一日结实大如瓜,太守令小吏往视,小吏窃啖之,遂仙去。后人建亭焉。

枣部杂录

《关尹子》:心应枣,肝应榆。
《史记·货殖传》:安邑千树枣,此其人与千户侯等。鮿千石,鲍千钧,枣栗千石者三之,此亦比千乘之家。《淮南子》:桃枣荫于街者,莫有援也。
伐棘枣以为矜,雕锥凿而为刃。
《春秋繁露》:今握枣与金错,以示婴儿,必取枣而不取金也。
《祭法》:春祠用枣。
《冀州论》:安邑好枣,地产不为无珍。
《述异记》:北方有七尺之枣,南方有三尺之梨,凡人不得见。或见而食之,即为地仙。
《发蒙记》:甘枣令人不惑。
《清异录》:百益一损者,枣故医。氏目为百益红。
《毛诗名物》:解樲若枣,而小非枣之正,枣甘而樲酸,枣属而樲贰者也。羊枣谓之遵则不贰者也。
《洞天清录》:琴足宜用枣心、黄杨及乌木,盖取其坚实足之下,须令平如铁,切忌尖与凹,足之柄与琴之凿必大小相当,毋差毫釐。若柄小而以纸副之,琴声必泛,岳轸焦尾亦宜用此。三等木切不可以金玉犀象为饰,多诲盗并,为琴害矣。
琴案用木,面须二寸以上,若得大柏大枣木,不用胶合,以漆合之尤妙。
《梦溪笔谈》:枣与棘相类皆,有刺枣独生高而少横枝,棘列生卑而成林,以此为别。其文皆从刺音,刺,木芒刺也,刺而相戴立生者,枣也;刺而相比横生者,棘也。不识二物者,观文可辨。
《乐府集古·咄唶歌》曰:枣下何纂纂,荣华各有时。枣初欲赤时,人从四边来。枣适今日赐,谁当仰视之。潘安仁《笙赋》云:咏园桃之夭夭,歌枣下之纂纂。歌曰:枣下纂纂,朱实离离。宛其死矣,化为枯枝。纂纂,枣花也,枣之纂纂,盛貌实之,离离,将衰言荣谢之,各有时也。《祛疑说·旧闻》咒枣而烟起,或咒而枣焦者,心虽知其为术,不知其所以为术也。后因叩之道师,乃知枣之烟者,藏药于枣,托名以咒,撚之则药。如烟起,其枣之焦者,藏镜于顶,感召阳精,举枣就镜,顷之自焦,是知奇怪之事,非药则术不足多也。《元亭涉笔》:木蜜。《广记》曰:枣也。
书蕉宋人书启自叙云:性本枣,昏质惟木讷。按范蔚宗《和香方》云:枣膏,昏蒙甲煎浅俗。
王世懋《果疏》吾地枣不能佳第,择其红色者种一株,以当摘鲜方得。

枣部外编

《拾遗记》:周穆王三十六年,王东巡大骑之谷,指春宵宫,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进昆流素莲阴岐黑枣。黑枣者,其树百寻,实长二尺,核细而柔,百年一熟。《尹喜内传》:尹喜与老子西游,省太真,王母共食玉文之枣,其实如瓶。
《马明生别传》:安期生,仙人见神女设厨膳。安期曰:昔与女郎游息于西海之际,食枣异美,此间枣小不及之忆,此枣未久,已二千年矣。神女云:吾昔与君共食,一枚乃不尽;此间小枣,那可相比耶。
《汉武内传》:汉武帝于七月七日修除宫,掖张云锦之帏,燃九光之灯,列玉门之枣,酌蒲桃之醴,以候王母云驾。
《洞冥记》:元鼎元年,起招仙阁于甘泉宫,进嵻细枣,出嵻山。山临碧海,上万年一实,如今之软枣,咋之有膏,膏可燃灯。西王母握以献帝,燃芳苡灯光色紫,有白凤、黑龙馵足来戏于阁边。
《东阳记》:信安县有悬室坂,晋时有民王质伐木,至石室中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因倚歌而听之,童子以一物如枣与质含之,便不复饥。
《真诰》:紫微王夫人谓许长史曰:君胸中荆棘未除,是以交梨火枣不生也。
《幽明录》:太原王仲德年少时遭乱,绝粒三日。忽有人扶其头呼云:可起啖枣。瞥见一小儿长四尺,即隐。乃有一囊乾枣在前。啖之,小有气力便起。
《神仙传》:吴郡沈义为仙人所迎上天,云天上见老君赐义枣二枚,大如鸡子。
《述异记》:郭秀之寓居海陵,宋元嘉二十九年年七十三病止堂。屋北有大枣树,高四丈许。小婢晨起开户扫地,见枣树上有一人,修壮黑色,著皂襆帽,乌韦裤褶手,操弧矢正立南面,举家出看见之。秀之扶杖视之,此人谓秀之曰:仆来召君,君宜速装日出。便不复见,积五十三日如此。秀之亡,后便绝。
《纂异记》:齐君房者家于吴,自幼苦贫,常为冻馁所驱役,役于吴楚间。元和初游钱塘,时属凶年,箕敛投人,十不遇一。乃求朝飧于天竺,至孤山寺西,馁甚不能前去,因临流零涕悲吟数声。俄尔有胡僧自西而来,亦临流而坐顾君房,笑曰:法师谙秀才旅游,滋味否。君房曰:旅游,滋味即足矣。法师之呼,一何谬哉。僧曰:子不忆讲《法华经》于洛中,同德寺乎。君房曰:某生四十五矣,盘桓吴楚间,未尝涉京江,又何有洛中之,说乎。僧曰:子应为饥火所恼,不暇忆前事也。乃探钵囊出一枣,大如拳,曰:此吾国所产,食之知过去未来事,岂止于前生尔。君房馁甚,遂请食之。食讫甚渴,掬泉水饮之,忽欠伸枕石而寝,顷刻乃寤。因思讲《法华》于同德寺如昨日焉。是夕君房至灵隐寺,乃剪发具戒。《古镜记》隋汾阴侯生,天下奇士也,王度常以师礼事之,临终赠度以古镜曰:持此则百邪远人。度受而宝之。大业九年秋,度出兼芮城令,令厅前有一枣树,围可数丈,不知几百年矣。前后令至,皆祀谒此树,不则殃祸立及也。度以为妖,由人兴淫祀,宜绝。县吏皆叩头请度,度不得已,为之一祀。阴念此树当有精魅所托,人不能除,养成其势乃。密悬此镜于树之间。其夜二鼓许,闻其厅前磊落有声,若雷霆者,遂起视之,则风雨晦暝缠绕此树,电光晃耀,忽上忽下。至明,有一大蛇,紫鳞赤尾绿头白角,额上有王字,身被数创,死于树下。度便收镜,命吏出蛇焚于县门外,仍掘树树心,有一穴于地渐大,有巨蛇蟠泊之迹。既而实之,妖怪遂绝。
《三峰集》:李固言未第,前行古柳下,闻有弹指声。固言问之,应曰:吾柳神九烈君,已用柳汁染子衣矣,科第无疑。果得蓝袍,当以枣糕祀我。固言许之。未几,状元及第。
《宜室志》:河中永乐县道净院,居蒲中之胜境。蒲中多大枣,天下人传。岁中不过一二无核者,侯道华,比三年辄得啖之,后仙去。
《异林》:张剌达,宋时为华州掾,尝从太守入华山谒陈抟先生。一道人至,蓝袍葛巾,探袖出枣三枚,颜色各异。以白者授先生,赤者自食,青者投太守。太守不悦,持以奉掾,掾遂啖之。道人出,太守曰:是何道者。先生曰:此纯阳真人也。太守悔恨,追不能及。张公自后得道,国初时,往往游人间每显灵异。
《琅嬛记》:昔有人得安期大枣,在大河之南煮,三日始熟,香闻十里,死者生病者起其人。食之,白日上升,故地名煮枣。
《云林集》:袁员外年八十有二,颜貌筋力如四五十许人,为言甫,弱冠遭逢。盛明初,宰当涂过九华山,道逢神人,与枣食之。后数见梦寐,间若冥感元遇者。《花史》:吕仙亭前枣树未尝实,一岁,忽有实如瓜。太守命小吏采而进,小吏私啖之,遂仙去。
《志怪录》:弘治初,垂虹桥旁有老妪奔走鬻利。一日,妪偶出,幼女守舍,忽见一美人从小青衣徐步入其家。女视之犹未笄,而姿色艳冶,妆饰瑰丽,若贵家处子。问婆婆安在,且曰:吾不能待,当重来相访。出门登画舫而去。妪归,女告之,妪不为意。明日又出,美人复来,女询其姓氏,不答。又问有何言,美人掩袂羞涩。久之,语女曰:欲相烦求一配耳。因邀女同行,见画舫舣堤畔,美人邀女登焉。张设甚丽,异香袭人,几上置枣一盂,取以啖女。女留一二于怀,归以告妪,出枣相视,大异焉。既杳无见,物色卒不可得,时传为水仙龙女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