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柏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柏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四卷目录

 柏部纪事
 柏部杂录
 柏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四卷

柏部纪事

《穆天子传》:甲申天子升于大北之邓而降,休于两柏之下。
《列士传》:延陵季子解宝剑挂徐君墓柏树。《说苑》:智襄子为室美,士茁曰:记有之高山,峻原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肥,今土木胜,人臣惧其不安,人也。
《拾遗记》:始皇起云明台,穷四方之珍木,东得葱峦锦柏。
《三辅黄图》:汉文帝霸陵不起,山陵稠种柏。
《东方朔外传》:孝武皇帝时閒居,鹊鸣新雨止。朔执戟在殿上,呼问之。答曰:殿后柏树,有鹊立枯枝上,东向鸣。上遣视如朔言。
《汉书·武帝本纪》:元鼎二年春,起柏梁台。〈注〉三辅旧事云以香柏为之。
《郊祀志》:李少君见上,上有故铜器,问少君。少君曰:此器齐桓公十年陈于柏寝。已而按其刻,果齐桓公器。一宫尽骇。〈注〉师古曰:以柏木为寝室。
《朱博传》:御史府中列柏树,常有野乌数千栖宿其上,晨去暮来,号曰朝夕乌。
谢承《后汉书》:陈留虞延马郡督邮,光武巡狩至外,黄问延园陵柏树株数,延悉晓之,由是见知。
《地理志》:华山生文柏,一名黄肠。
《圣贤冢墓记》:东平王归国思京师,后薨,葬东平。其冢上松柏皆西靡。
《东观汉记》:李恂遭父母丧,六年躬,自负土树柏常在冢下。
《汉官仪》:正旦饮柏叶酒上寿。
《三辅旧事》:汉诸陵皆属太常,不属郡县。有人盗柏者,弃市。
《初学记》:后汉方储,丹阳人。遭母忧,负土成坟,种松柏。鸾鸟栖其上,白兔游其下。
《异苑》:汉末宫人小黄门,上墓树上避兵,食松柏实,遂不复饥,举体生毛长尺许。魏武闻而收养,还食谷,齿落头白。
《楚国先贤传》:宗承,字世林,南阳安众人。少而修德雅正,确然不群。徵聘不就,闻德而至者,如林魏武弱冠屡造其门,值宾客猥积不能得言,乃伺承起,往要之捉手,请交承拒而不纳。帝后为司空,辅汉朝。乃谓承曰:卿昔不顾吾,今可为交未。承曰:松柏之心犹存。帝不悦,以其名贤,犹敬礼之。
《语林》:夏侯太初,从魏帝拜陵陪,列于松柏下。时暴雨霹雳,正中所立之树,冠冕焦坏。左右睹之,皆伏太初,颜色不改。
《广州先贤传》:顿琦至孝,母丧,立坟历年,乃成居丧逾制,种松柏成行。
《环氏吴纪》:孙皓尝问张尚曰:诗云汎彼柏舟,惟柏中舟乎。尚对曰:诗言桧楫松舟,则松亦中舟也。
《华阳国志》:王浚为益州刺史,蜀中山川神祠皆种松,柏浚以为非礼,皆废坏烧除,取其松柏为舟船,惟不毁禹王祠及汉武帝祠,及禁民作巫祝于是,俗无淫祀之俗,教化大行。
《晋书·山涛传》:涛除太常卿,以疾不就。会遭母丧,归乡里。涛年踰耳顺,居丧过礼,负土成坟,手植松柏。《王裒传》:裒父仪,为文帝司马。东关之役,帝问于众曰:近日之事,谁任其咎。仪对曰:责在元帅。帝怒曰:司马欲委罪于孤耶。遂引出斩之,裒痛父非命,未尝西向而坐,示不臣朝廷也。于是隐居教授,三徵七辟皆不就。庐于墓侧,旦夕常至墓所拜跪,攀柏悲号,涕泪著树,树为之枯。
《郭璞传》:璞好经术,博学有高才,妙于阴阳算历,王导引参己军事。尝令作卦,璞言:公有震厄,可命驾西出数十里,得一柏树,截断如身长,置常寝处,灾当可消矣。导从其言。数日果震,柏树粉碎。王敦之谋逆也,收璞,诣南冈斩之。璞临行,谓行刑者欲何之。曰:南冈头。璞曰:必在双柏树下。既至,果然。
《庾衮传》:衮事亲以孝称。母终,服丧居于墓侧。或有斩其墓柏,莫知其谁,乃召邻人集于墓而自责焉,因叩头泣涕,谢祖祢曰:德之不修,不能庇先人之树,衮之罪也。父老咸亦为之垂泣,自后人莫之犯。
《世说》:王丞相初在江左,欲结援吴人。请婚陆太尉曰:培塿无松柏,薰莸不同器。玩虽不才,义不为乱伦之始。
《晋书·许孜传》:孜孝友恭让。二亲没,弃其妻,镇宿墓所,列植松柏亘五六里。
《夏方传》:方家遭疫疠,父母伯叔群从死者十三人。年方十四,夜则号哭,昼则负土,十有七载,葬送得毕,因庐于墓侧,种植松柏,乌鸟猛兽驯扰其旁。
《世说》:顾悦与简文同年而发蚤白,简文曰:卿何以先白。对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质经霜弥茂。《会稽记》:会稽境特多名山水,峰崿隆峻,吐纳云雾,松栝枫柏,摧干竦条,澄壑镜彻,清流写注。
《三齐略记》:尧山,在广固城西七里,尧巡狩所登,遂以为名。山顶立祠,祠边有柏树,枯而复生,不知几代树也。
《豫章古今记》:松门,在豫章北二百里,江水绕山,上有松柏,则江西第五六重水口也。
《西河旧事》:祁连山,在张掖酒泉二界上,东西二百里,南北百里,有松柏五木,美水草。
《晋宫阁名》:华林园柏二株。
《述征记》:柏谷,谷名也,谷中无回车地,夹以高原,柏林荫蔼,穷日幽暗,弗睹阳景。
《从征记》:泰山庙中柏,皆二十馀围,夹两阶,赤眉尝斫一树,见血而止,今斧创犹在。
《泰山记》:山南有泰山庙,种柏树千株,大者十五六围,《长老传》云汉武所种。
《宋书·江夏王义恭传》:鲁郡孔子旧庭有柏树二十四株,经历汉、晋,其大连抱。有二株先折倒,士人崇敬,莫之敢犯,义恭悉遣人伐取,父老莫不叹息。
《南史·王俭传》:俭幼笃学,手不释卷。丹阳尹袁粲闻其名,及见之曰:宰相之门也。栝柏豫章虽小,已有栋梁气矣,终当任人家国事。
《世说》:张湛好于斋前种松柏,时人谓张屋下陈尸。《南齐书·五行志》:建元四年,巴州城西古楼脚柏树数百年,忽生花。
永明六年,石子冈柏木长二尺四寸,广四寸半,化为石。时车驾数游幸,应本传木失其性也。
《南史·宗测传》:测少静退,不乐人间。母丧,身自负土,植松柏。
《王晏传》:明帝即位。晏居朝端。数呼相工自视,云当大贵。与客语,好屏人。上闻,疑晏欲反,遂有诛晏意。有鲜于文粲,探朝旨,告晏有异志。又左右单景俊、陈世范等采巫觋言启上,云晏怀异图,乃召晏于华林省诛之。晏之为员外郎也,父普曜斋前柏树忽变成梧桐,论者以为梧桐虽有栖凤之美,而失后凋之节。及晏败,果如之。
《徐伯珍传》:伯珍,字文楚,东阳太末人也。宅南九里有高山,班固谓之九岩山,后汉龙丘苌隐处也。山多龙须柽柏,望之五采,世呼为妇人岩,伯珍移居之。《江夏王锋传》:明帝知权,藩邸危惧。锋尝忽忽不乐,著《修柏赋》以见志。
《隋书·五行志》:梁大同初,大蝗,篱门松柏叶皆尽。《南史·裴邃传》:邃庙在光宅寺西,堂宇弘敞,松柏郁茂。范云庙在三桥,蓬蒿不剪。梁武帝南郊,道经二庙,顾而叹曰:范为已死,裴为更生。大同初,都下旱蝗,四篱门外桐柏凋尽,唯邃墓犬牙不入,当时异之。
《张景仁传》:霸城王整之姊嫁为卫敬瑜妻,年十六而敬瑜亡,父母舅姑咸欲嫁之,誓而不许,乃截耳置盘中为誓乃止。遂手为亡婿种树数百株,墓前柏树忽生连理,一年许还复分散。女乃为诗曰:墓前一株柏,根连复并枝。妾心能感木,颓城何足奇。雍州刺史西昌侯藻嘉其美节,乃起楼于门,题曰贞义卫妇之闾。又表于台。
《述异记》:卢氏县有卢君,古冢冢旁柏二株,枝条荫茂二百馀步,树文隐起,皆如龟甲,根劲如铜石。
《魏书·甄琛传》:琛丧父。于茔兆之内,手种松柏,隆冬之月,负撅水土。乡老哀之,咸助加力。十馀年中,坟成木茂。
《水经注》:沁水北有华岳庙,庙侧有攒柏数百,根对郭临川,负冈荫渚,青青弥望,奇可玩也。
陉山子产坟东有庙,旧有一枯柏树,其尘根故株之上多生稚柏,列秀青青,望之奇可嘉矣。
《北齐书·魏兰根传》:兰根,钜鹿下曲阳人也。身长八尺,仪貌奇伟,汎览群书,诵《左氏传》《周易》,机警有识悟。起家北海王国侍郎,历定州长流参军。丁忧,居丧有孝称。将葬常山郡境,先有董卓祠,祠有柏树。兰根以卓凶逆无道,不应遗祠至今,乃伐柏以为椁材。人或劝之不伐,兰根尽取之,了无疑惧。
《周书·齐炀王宪传》:建德五年,大举东讨,宪率精骑二万,为前锋,守雀鼠谷。高祖亲围晋州。宪进兵,屯于永安。齐主闻晋州见围,乃将兵十万,自来援之,时大将军、永昌公椿屯鸡栖原,受宪节度。宪密谓椿曰:兵者诡道,去留不定,见机而作,不得遵常。汝今为营,不须张幕,可伐柏为庵,示有形势。令兵去之后,贼犹致疑也。会椿被敕追还,率兵夜返。齐人果谓柏庵为帐幕也,不疑军退,翊日始悟。
《隋书·王劭传》:劭拜著作郎。上表言符命曰:陈留老子祠有枯柏,世传云老子将度世,云待枯柏生东南枝回指,当有圣人出,吾道复行。至齐,枯柏从下生枝,东南上指。夜有三童子相与歌曰:老子庙前古枯树,东南状如伞,圣主从此去。及至尊牧亳州,亲至祠树之下。自是柏枝回抱,其枯枝,渐指西北,道教果行。《唐书·郎馀令传》:馀令博于学,擢进士第,授霍元王轨府参军事。从父知年,亦为王友。元轨每曰:郎家二贤皆入府,不意培塿而松柏为林也。
《狄仁杰传》:仁杰迁大理丞,岁中断久狱万七千人,时称平恕。左威卫将军权善才、右监门中郎将范怀义坐误斧昭陵柏,罪当免,高宗诏诛之。仁杰奏不应死,帝怒曰:是使我为不孝,必杀之。仁杰曰:汉有盗高庙玉环者,文帝欲当之族,张释之廷诤曰:假令取长陵一抔土,何以加其法。于是罪止弃市。陛下之法在象魏,固有差等。犯不至死而致之死,何哉。今误伐一柏,杀二臣,后世谓陛下为何如主。帝意解,遂免死。《五行志》:长寿二年十月,万象神宫侧柽杉皆变为柏。柏贯四时,不改柯易叶,有士君子之操;柽杉柔脆,小人性也。象小人居君子之位。
《五色线》:嵩山天封观有古柏三株,武后封五品大夫,荫百馀步,俗云大小将军。
《唐书·褚无量传》:元宗即位,迁左散骑常侍兼国子祭酒,封舒国公。母丧解,诏州刺史薛莹吊祭,赐物加等。庐墓左,鹿犯所植松柏,无量号诉曰:山林不之,忍犯吾茔树邪。自是群鹿驯扰,不复枨触,无量为终身不御其肉。
《桑道茂传》:道茂善太乙遁甲术。居有二柏甚茂,曰:人居而木藩者去之,木盛则土衰,土衰则人病。乃以铁数千钧埋其下,复曰:后有发其地而死者。太和中,温造居之,发藏铁而造死。
《王希夷传》:希夷隐嵩山,师黄颐学养生四十年。颐卒,更居兖州徂徕,饵松柏叶、杂华,年七十馀,筋力柔强。《贾氏谈录》:李德裕平泉庄有珠子柏,实皆如珠子帘,生叶上,香闻数十步。
《酉阳杂俎》:上座璘公院有穗柏一株,衢柯偃覆,下坐十馀人。
太常博士崔硕云:汝西有练溪,多异柏。及暮秋,叶上敛,俗呼合掌柏。
《寰宇记》:巴郡有柏柱,大可十围,高二十馀丈,乃公孙述时楼柱所斫之处,忽生枝而不朽。
真源县老子堂前有双柏树,左阶之柏久枯,大业十三年忽从根生一枝,耸干三丈三尺,枝叶青翠。唐武宗二年,更生一枝,直上五尺,横枝两层,枝叶相覆,异于常树。
《东斋纪事》:武侯庙柏,其色若牙,然白而光,泽上复生枝叶,今才十丈。
《宋史·易延庆传》:延庆父赟,以勇力仕南唐至雄州刺史。显德四年,周师克淮南,赟归朝,授道州刺史。乾德初,赟卒,葬临淮。延庆居丧摧毁,庐于墓侧,手植松柏数百本,旦出守墓,夕归侍母。
《廖德明传》:德明初为浔州教授,为学者讲明圣贤心学之要,手植三柏于学,浔士爱敬之如甘棠。
《姚氏残语》:太祖以柏为界,尺谓之隔笔简。
《行营杂录》:大中祥符六年,绵州彰明县崇仙观柏柱上有木文如画,天尊状,毛发眉目衣服履舄,纤缕悉备。
《宋史·五行志》:大中祥符八年,晋州庆唐观古柏中别生槐,长丈馀。
《赵自然传》:自然,太平繁昌人。始十三,疾甚,父抱诣青华观,许为道士。后梦一人状貌魁伟,纶巾素袍,鬓发斑白,自云姓阴,引之登高山,谓曰:汝有道气,吾将教汝辟谷之法。乃出青柏枝令啖,梦中食之。及觉,遂不食,神气清爽,每闻火食气即呕,惟生果清泉而已。又有秦州民家子赵抱一者,常牧羊田间。一夕,有叩门召之者,以杖引行。至山崖绝顶,会饮。自是不喜熟食,凡火化者未尝历口。茹甘菊、柏叶、果实、井泉,间亦饮酒,貌如婴儿。
《燕谈》:寇莱公知巴东县,手植双柏于庭,民比之甘棠,谓之莱公柏。后大火,柏与公祠俱焚,莆阳郑赣为令,悼柏之焚,惜公手植,不忍剪伐,种凌霄花于下,使附干而上,以著公之遗德,且慰邦人之去思云。
《宋史·五行志》:天圣五年正月,绵谷县松柏同本异干。遁斋閒览余,靖庆历中知桂州州境,穷僻处有林木延袤数十里。每至月,盈之夕辄有笛声发于林中,甚清远。土人云闻之巳数十年,终不知其何怪也。公遣人寻之,见其声出一大柏树中,乃伐取以为枕,声如期而发,公甚宝惜。凡数年,公之季弟欲穷其怪,命工解视,但见木之文理,正如人在月下吹笛之像,虽善画者莫能及。重以胶合之,则不复有声矣。
《春渚纪闻》:元丰间,朝廷问罪西夏,五路举兵。秦凤路图上师行营,憩形便之次。至关岭,有秦时柏一株,虽质干不枯而枝叶略无存者,既标图间裕陵,披图顾问。左右偶以御笔点其枝间,而叹其阅岁之久也。后郡奏,秦朝柏复一枝再荣殿中,有记当时奏图叹赏之。语私相耸异,以谓天子笔泽所加,回枯起死,便同雨露之施。
《东坡志林》:予来汝南,地平无山,清颍之外无以娱予者,而地近亳社特宜,桧柏自拱把而上,辄有樛枝纽纹治事。堂前二柏与荐福两桧尤为殊绝,孰为使予安此寂寞而忘归者,非此君也欤。
《东坡集》:孤山有陈,时柏二株,其一为人所薪,山下老人自为儿已见,其枯矣,然坚悍如金石,愈于未枯者。僧志诠作堂于其侧,名之柏堂。
《宋史·五行志》:政和四年九月甲申,彭城县柏开花。《西溪丛语》:青龙寺老柏院有布衣,张在题一绝于院壁。云南邻北舍牡丹开,年少寻芳去又回。唯有君家老柏树春风来,似不曾来。元祐中州学教授毕,仲愈题跋刻石于平岚亭上。
《少林集录》:嵩山汉武帝登封,时神人呼万岁之所。峰之半乃昔嵩阳观,故基有唐天宝年碑刻。碑东古柏五株,积翠婆娑可爱。中有一株尤大,五人联手抱之围始合,下一石刻曰汉武帝封大将军。
《山川纪异》:汉阳县西柏泉寺有古井,世传大禹植柏于大别山,其根盘曲直至井底,今柏根尚存。又大别山阳太平兴国寺前亦有古柏,俗传禹治水时所植者。
《儒林公议》:成都刘备庙侧有诸葛武侯祠,前有大柏围数丈,唐相段文昌有诗石刻在焉。唐末渐枯,历王建孟知祥二伪,国不复生,然亦不敢伐之。皇朝乾德五年丁卯夏五月,枯柏再生,时人异焉。三国至乾德初历年一千二百馀年,枯而复生,某于皇祐初守成都又八十年矣,新枝笼云,井旧枯干,并存若虬龙之形。
《太平清话》:南渡时,高丽国进阴阳柏二株,仅二尺许,高宗以赐王绹绹,种之永怀寺殿庭之左右,柏高与殿齐。每岁左花则右实,右花则左实。
《墨客挥犀》:壶山有柏木一株,长数尺,半化为石,半犹是坚木。蔡君谟见而异之,因运置私第,余在莆阳日亲见之。
《方舆胜览》:桔柏渡,在昭化县。今昭化驿有古柏,土人呼桔柏,故名。
《游武夷山记》:峰山有仙柏树,古而青翠可爱。
《成都记》:日就殿以文柽绮柏为材。
《济南行记》:岱岳观有汉柏,柯叶甚茂。
《游香山寺记》:至洪光寺,入石门路,甚修平可步。古柏夹之,外不见林,上不见颠,枝干交荫人行道上,苍翠扑衣。日影注射,如荇藻凌乱,可数百步复折而上。如是者凡十有一。每登一折,必右俯木末,左瞰绝壁,壁皆甃石为之。岁久,若天造,柏从石罅出,多类鬼工。初登一二盘,奇在柏稍,上诸山如螺髻,自柏外见,则又奇。至七八盘,山尽在下。精蓝名墅棋布绣错,金碧晃耀,目境屡换,殆无暇问柏奇矣。
《桐柏山志》:柏香峰四望阴岩,垂磴万仞上,多柏木。《金陵诸园记》:东园一曰太傅园,两柏异干,合杪下可出入,曰柏门。
《天中记》:广汉梁泉县,汉故道县也。龙女山多紫柏。《嵩游记》:嵩阳宫外有汉武帝封三将军柏,柏肤壳皆脱去,独存肉理,色苍白。大者围六人,次四,次三,人计千百年物矣,其最大者南枝,一节肿甚,盖木瘿也。祖庵左一柏,云惠能谒祖时从钵盂中带至也。余为书六祖手植柏五字。
《涌幢小品》:高祖取婺州,过兰溪,见古柏甚奇,驻师其下,后刱亭绕之,而空其中。夜半辄有苍龙绕伏其上,王世懋诗云:何年古柏尚青青,曾是高皇玉辇停。不信圣恩偏雨露,枝枝都作老龙形。
《七曲山记》:应梦台右晋柏二株,其形盘踞如虬龙,色含苍翠,自晋代传于今,几三合抱。
《泰山记》:炳灵殿汉柏三四株,皆连理。中一枝最巨,轮囷臃肿状,尤诡异。非千年不能有此。
《四川志》:詹香山,绵竹县人言某寺有古柏一株,县令将伐之造署,人莫敢逆者。寺有老僧题一绝于树,云:定知此去栋梁材,无复清阴覆绿苔。只恐深山明月夜,惧他千里鹤归来。县令见之,恻然而止。
《昆山县志》:马鞍山先无树木,正统初知县罗永年捐俸买柏,遍植于上。禁毋剪伐,岁久郁茂而山之景益胜,人呼为郎官柏。
《宛平县志》:显灵宫祀灵官,东萨君殿曰昭德,西王帅殿曰保真,西殿二柏枝,去其干若劈而委地者,其肤理之未绝才毫发相属耳。而叶茂于干俨屏之,蔽西殿也。盖王帅为萨君弟子,不欲其像之相对,故折柏以障之欤。
《保定县志》:南镇柏木桥,去县十八里。昔日河水环绕,行者病涉岸,有古柏数围忽倒,植河之两岸如桥,商旅得渡。
《保定府志》:柏山翠柏盈巅,清泉绕石,人环居之,境界幽异。
《博野县志》:云岩寺有古柏一株,自根至顶,半枯半荣,挺然独立,与他树不同,至今数百年如故。
《庆都县志》:苍柏计四十四本,二本在尧祠其东,十五围三岐,其西十七围五岐。邑人辛向道题曰:三皇一本,五帝同根。四十二本在三元庙,参天蔽日,状如凤舞龙翔。暑月憩此,如入清凉国。
《深泽县志》:古柏,在东乡近大堡,道傍父老不记其年。《灵寿县志》:鲁柏山,在县西北六十里,山多产柏。《曲阳县志》:宿山、珠山,在治西北十二里。两山夹孝墓,村南北有古柏各一。
《行唐县志》:柏山,在治西北四十里,上有古柏,大数十围,树有铁环。相传窦建德椓以系马者。
《东明县志》:文庙戟门外柏树阴森,内一株,去泮池东南丈许,于树杪另生枝干,郁葱耸翠,如桧木状。观者咸以为人文之瑞云。
《保安州志》:柏林寺,在州西四十里,高唐神僧卓锡处,冈陇围合苍柏万株。
《楚雄府志》:南安州西五十里有神祠,祷之即应,庭有巨柏五株。自安龙贼叛,树枯。明嘉靖丁未,知州苟诜将剿贼,指枯柏誓神曰:若阴助灭贼,树当复生。旬日后,五柏果荣,贼遂就诛。
《邹平县志》:秦博士伏生祠墓前古柏数株,老干阴森,盖数百年物也。春朝秋暮,烟景霏霏。远近之人,瞻郁葱之气,莫不竞趋,展谒其仪范焉。
小黄山,在太保府左,伐黄山石叠为峰峦,甚妙。翠柏二株,太保祖手植,故堂额曰宝树。
《海丰县志》:明嘉靖中,海丰有渔子数人驾舟入海,为飓风所漂泊,一绝岛,见其人椎结袒裼,网木叶为裳,面目黧黑,肌肤如枯,雎雎盱盱。见渔子相顾,惊笑语不可解。稍前逼之辄走,不敢近。已而取柏叶食之,亦将以授渔子使食。渔舟始泊,舟有馀鱼,已而鱼尽,苦饥不得已,从之食。食久益甘,而其人亦稍狎,相与游处,但语不通耳。一日飓风大至,飘返故岸云。
《滕县志》:真人仙柏,在东郭张真人庙西,形圆如盖,荫一亩馀,数千年物也。盗伐之树出血,人辄死。
《丘县志》:古柏,在文庙殿前及儒学门内甬道两傍,元大德年植,计共四十六株,围八尺,老干郁盘,黛色参天。近地所罕,比之孔明庙,物不诬也。
《馆陶县志》:八柏亭以后堂旧有八柏,约高二丈,故名。《青州府志》:汉柏,在桃墟社刘十八郎庙。
《日照县志》:柏林山,城西北一百里,松柏参错成林,故名。
灵樵山城西北四十里,有柏树大数围。相传建寺时大风飘去,梁柱忽有樵人指示其处,樵遂不见,因以名山。
《栖霞县志》:古柏二株并列太虚宫,从无皮枝干皆枯,历久不朽。其东株存皮少许,彻底彻稍,仅有此枝生发,相传为丘长春手植。
《阳曲县志》:土堂有寺,建自金太和年,其来远甚。内有土洞,遂名土堂,极高,朗有巨柏数株,修干垂阴,桥柯飞颖,茂茂密密,参天蔽日,历年深为斧斤所伐,风雨摧折,怪者失其怪矣。
《文水县志》:寿亭怪柏,在县北柏茆坡山,隈文皆左纽,亦奇观也。
《平阳府志》:如意里戒定寺古柏一株,其身五围,根盘处八围,上有九枝,俱似龙形。中空处生一槐,大两围,枝屈曲如蛇,盘旋于柏枝九龙之上,亦一奇物也。《浮山县志》:北天坛山,在县东北二十里,中条之别支也。山端有庙,柏树丛罗,气象深秀。
《赵城县志》:对节寺,在娲皇庙前,古柏乔伟,内一株于槎中寄生,一木大如臂,俗呼为对节柏树,贯四时,彼独随时发,谢观者奇之。
《太平县志》:玉帝庙,在赵康镇,有古柏八株,旧传邑令以修城议伐,得异梦而止。
真游观,在县东四十里伯益村西,中多柏,其文旋纽,皆千百年物。殿前一株甚茂,干分三枝,号三清柏。《曲沃县志》:紫金山老子庙老柏,绕庙左右,或当山头,或当山半,或当山脚,上者顾下,若揖之使前下者,趋上若瞠乎其后,其中霜皮铁干,有经数百年不坏者。远望之,翠黛浮空,不知有山。
《万泉县志》:龙柏,在下生寺,相传汉光武系鞭于上,故枝成龙形,迄今宛然。《安邑县志》:柏王,山县东北六十里,山多古柏,幽雅可人。
《夏县志》:建山,在县西北七十里石建里,即稷王山之枝山也。岩崖间老柏苍翠,古刹幽雅。
柏塔山,在县南二十里,古柏千株,上耸无枝,状似虺蛇。中有一柏,瑰琦磊落,独大于众,称曰柏母,亦一奇观。
《闻喜县志》:本邑学宫,自前代相传为商桐宫地,未有确据。然其古柏十数株,其大连抱,其枝扶疏多瘿。其叶细而稠大,异凡柏。殷人重柏,此地即非桐宫,乃柏必三代以上物也。
《垣曲县志》:舜井,治北四十里,即舜浚井。时匿空出处,旧迹尚存,井东北里许路傍,古柏干大十围,荫覆亩馀,世传舜乘凉树下,用手抱转掩避日色。至今横亘数十步,其枝交加,如龙蟠凤舞,苍翠可挹。行人多憩息于此。
《乡宁县志》:柏山,在邑东十五里,孤峰耸秀,苍柏堆翠,望之若虬龙。
《永和县志》:乌龙山,县西南四十五里,高五里,盘踞七里,巨柏参天,不可数计。
《平顺县志》:青羊山,俗传上植柏数千株,山形似羊,柏色青翠,故名。
《孝义县志》:柏山,县西五十里对九峪之东,柏木满山。《平遥县志》:胡村古柏,方围二丈五尺,一株西向如老龙,以石柱擎之。一柱泰和七年,一柱嘉靖三十年,一磨灭不可认识。邑令兰州王绶访而奇之,时与客坐卧畅饮其下,赋《古柏歌》画图刻石以表之。又砌为台,以护持焉。石立其上。
太平兴国观古柏,共十六株,殿前十阁下,三阁后,三皆雄古苍秀,不可方物。而阁下三株尤奇绝,唐时物也。
《沁州志》:舍身崖,在灵空山十八盘之南,岩有苍松翠柏,盘结下垂,一邑最奇处也。
《临颍县志》:洪山祠,在城北十五里,庙前有古柏数株,苍翠可玩。
《禹州志》:柏嘴山,郡西北十六里,古多柏。
柏山,在麦秀里,古多柏。
《密县志》:柏崖山,县南二十里,古柏成林。
《汜水县志》:太和山,在邑北,上有翠柏一株,枝干凌霄。《印山志》:邑之西南百有四十步,东岳神祠前有古柏一株,围丈馀,人传张翼德曾系马其上。
孤柏嘴,在广武山上,距城十里,一阜北出,砥柱河流,唐初其上有古柏一株,盘曲数亩,秦王避雨其下。《林县志》:柏梯,在炭场上,有柏成林,樵猎者攀援柏枝上下,故曰柏梯。
柏山,在县西北四十里,耆老云其山产柏茂盛,故以名山。
《河南府志》:登封县柏厦岩,在少室东岩,势削直,其高无际,半壁见一洞门,上有古柏覆之如广厦。
柏谷,在少室西北,去少林寺五十里。《西征记》曰:谷中无回车地,柏林荫霭,穷日幽暗,殆弗睹阳景。
《偃师县志》:柏坡,即缑山之麓,有古柏满坡,故名。柏谷坞,上有古柏,俗名柏圪。
《孟津县志》:柏庙山,在县西六十里,兔浴沟南,庙祀山神,犹存古柏。
《陕州志》:古柏,在州学东,相传为三皇庙中物,顶势盘折,枝干萦郁,宛如虬龙状。
《泌阳县志》:泉水庙,邑东十二里内有古柏,一树灵雀花,一株缠于柏上,夏月开花,景甚可观。
《桐柏县志》:汉柏六株,在淮渎庙。
《邓州志》:光武台,州治西邻,世传光武寓迹于此,台右多柏,因名汉柏。
《陕西通志》:古浪所柏林山,在所南七十里,其上多柏树,故名。
《临潼县志》:独柏,在露台祠东北。
《盩厔县志》:再生柏,二一曰针,一曰灸,俱在说经台老子庙前,世传老子驻车说经于此。见二柏枯而针灸之复生,人以为灵异。
《澄城县志》:柏谷,在县北七十里,旧多柏。
《蒲城县志》:蒲地宜柏,而尧山柏异,他植以其根盘岩石,坚老特奇,即其时远而摧,几不如古。犹幸有一干参天,足备栋梁,其萌芽触石出者,疏叶嫩枝,培养护持,俟之今日矣,犹古柏也。
《耀州志》:五台山,五山对峙,顶平如台,山尽柏,数十里即望见焉。
《三水县志》:玉泉观,在玉泉之右,故名。内有古柏数株,溜雨参天,森然如虬龙之蜿蜿。
《陇州志》:丹阳洞,州北一里许,传为马丹阳成仙处。中建三清殿,丹墀下有柏,分十股,根枝长茂,柏中有一清泉,四时不涸。
《秦安县志》:陇西地虽多木,然少柏。弘治戊午,有言民家种柏二株,才三尺许。诸生李凤胡士淳辈移之大成殿前,今每株三枝,枝叶相围,如亭如盖,若人栽成者,高出南城之上。
《秦州志》:南山寺中有古柏两株,黛色参天,霜皮溜雨,少陵云老树空庭得即此也。
《延安府志》:洛川县柏林泉,县南七十里,多古柏,故名。中部县轩辕柏,在轩辕庙。考之《杂记》,乃黄帝手植物,围二丈四尺,高可凌霄。
挂甲柏,在轩辕庙。黄帝既灭蚩尤,归而挂甲其上,至今树皮每尺许,有挂甲痕密布,彷佛钻甲状。柏液中出,似有断钉在内。老干细枝,痕迹皆一,为古今奇景。《鄜州志》:柏山寺,在州西九十五里,满山皆柏,而寺在柏间,因以名也。
《汉中府志》:凤县紫柏山,南一百三十里,山高峻,多紫柏。
《凉州卫志》:青山,在卫东二百五十里,上多松柏,冬夏常青,故名。
《溧阳县志》:文庙二古柏,莫知植者,岁月大都唐宋以来物也。老干若虬龙,一枝蹲垂作攫拿状,隐覆棂星门形。家言此干罩门之石,闳邑中当出大魁。
《黟县志》:黄堆山,高十馀里,有古柏五株,大数十围,相传三大圣手植云。
三友柏,在县衙,一枝三种,世称嘉树。
九老柏,五在县署堂下,四在察院,婆娑万状,不知何代所植。
《太平府志》:横山大圣院古柏,高十馀丈,大于车轮,非唐宋间物。
《五河县志》:翠柏山,在县治西南六里,高阜壁立,丛柏挺秀,故名。
《宿州志》:柏山,多长柏,望之翠色凌空。
《高邮州志》:东山,在城东北隅,阜起高五丈,上植松柏。《青浦县志》:嘉木林,在钟贾山寿安寺西陈氏墓前,垂丝柏二株,东西对峙,郡侯熊轸,峰题今名。
《武进县志》:柏泉井,在马迹山耿湾里社祠前,旁有古柏一株,大可十抱,相传隋时物。轮囷干霄,山中所少。《无锡县志》:后乐园有古柏一林,宋时所植。
长泰寺,在县西南长泰山。嘉靖中植柏树百馀。《宜兴县志》:保安禅寺,在县东北二十里,开宝区保安山南麓,大殿前有垂柏一株,连数抱而中若剖裂,四围皆透见,枝叶甚繁,亦木之奇者,相传为唐宋时所植。
《石门县志》:城隍庙,肃敬楼西南偏有古柏,合围外泽,中枵鸟衔梓实堕其中,遂抽干由拱把,长与柏齐,破柏腹裂为两环,以铁索护之,后为大风所败。
《归安县志》:古柏门,县南袁家汇根下开,广七尺许,上复连理,高五六丈,中若洞门,可出人,盖千年旧物也。《德清县志》:枯柏树,在乌鸢山土祠内,木二株,一枯一茂,说者谓枯柏有神凭依,故岁久不坏,且损之者皆得祸。尝有游骑触神而殒,遂相戒不至。
《新建县志》:玉隆万寿宫有柏,许旌阳誓曰:其枝委地,吾道再兴。土人岁相沿为剪柏会,盖恐其誓之验而蛟出也。
《饶州府志》:浮梁北隅宝积寺门内古柏二株,大数围,高数十丈,苍翠可爱,相传佛印所植者。
《武昌县志》:古柏一株在城隍庙,约十围,始植不知何代。明末枝叶尽凋,岁馀复生,今青葱如故。
《黄梅县志》:北邙山有李节妇墓,其初夫死,氏葬之,植双柏墓前,顷有牛嚼左树之杪五寸。氏闻之曰:左者,夫也,乃赴墓前抚柏痛哭。一夜长与右齐,卒乃合墓。《龙阳县志》:义兴寺,前回道人曾过此,题勒马问船牛鼻渡,钓鱼乘月橘林洲之句于柏树上,后柏数十尺,好事者锯之,片片皆字,今所存糵亦踰抱,称为汎洲古柏云。
《灌县志》:县北有古树,围八九丈,上有寄生木,亦大数围,传言秦物也。土人名曰紫柏。
《梓潼县志》:七曲山有晋柏二株,苍翠奇古,蟠踞如虬龙,自晋至今,几三合抱。
《潼川州志》:钓鳌台,在学前清流曲转潴为潭山,上有古柏一株,垂枝如纶若钓状。
《邛州志》:凤凰山,有紫柏十围,根蟠巨石上,号骑鲸柏。张公柏,在文庙后,环植六百馀株,至今望之如翠屏青嶂,乃张五峰先生所植。
《云南府志》:昆阳州城隍庙古柏,大可数围,高十馀丈,传为宋时高氏所植。
《禄丰县志》:静乐庵殿前古植双柏,叶密,枝交参天,笼日结,盖垂阴游斯地者,览树惊奇流连,不忍舍去。《嶍峨县志》:县城西南二里有古祠,名香柏,前后左右翠柏森森,茂林蓊蘙,围抱者数百株,干霄拂云,相传千百年物也。季春上浣,邑人修禊于此。
《江山县志》:万历四十年,县衙内翠柏开,丹花甚盛,是年大有。《郏县志》:崇祯四年,柏树俱生黄耳大,如莲蕊。
《浮梁县志》:北隅宝积寺,宋佛印修戒于此,手植二柏,发愿云:二柏相交,吾当重来。其后枝每相交,雷便击之。相传苏东坡曾至寺,后人建三贤堂以祀苏东坡、黄鲁直并佛印。崇祯十六年,野火焚其柏一株,寺僧藏其干,欲为三贤像,不果。

柏部杂录

《诗经·邶风柏舟》:汎彼柏舟,亦汎其流。
《鄘风·柏舟》:汎彼柏舟,在彼中河。〈又〉汎彼柏舟,在彼河侧。
《小雅·天保》: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笺〉如松柏之枝,叶常茂盛青青,相承无衰落也。〈朱注〉承继也,言旧叶将落,而新叶已生,相继而长久也。
《大雅·皇矣》: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传〉兑,易直也。〈疏〉谓少节目滑,易而调直,亦言其茂盛也。
《鲁颂·閟宫》:新甫之柏。〈传〉新甫山也。
《商颂·殷武》:陟彼景山,松柏丸丸。〈传〉丸丸,易直也。《礼记》:礼器,礼,释回,增美质,措则正,施则行,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
《左传》:培塿无松柏。
松柏之下,其草不殖。
《尚书·逸篇》:东社唯柏。
《庄子》:受命于地,惟松柏独也,在冬夏青青。
天寒既至,雪霜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荀子·松柏经》:隆冬而不凋,蒙霜雪而不变,可谓得其贞矣。
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
《史记·龟策传》:松柏为百木长,而守门闾。
《汉书·东方朔传》:柏者,鬼之廷也。〈注〉师古曰:言鬼神尚幽闇,故以松柏之树为廷府。
焦氏易林,温山松柏,鸾凤以庇。
《博雅》:汁柏柏也。
四民月令,七月收柏实。
王逸:子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淳矣,异于群类者也。
《广志》:柏有续柏。
《抱朴子》:天陵偃,盖之松大谷,倒生之柏,皆与天齐其长,地等其久。
谓夏必长而荠,麦枯冬必凋,而松柏茂。
《宋书·符瑞志》:王者耆老见敬,则柏受甘露。
樊宗师《园林记》:柏曰苍官。
《海录碎事》:负霜柏。一作宜霜柏。
《避暑录话》:柏奇峻坚瘦,似李元膺。
《老学庵笔记》:真宗御集有苑中尝花诗十首,内一首:龙柏花李文,饶平泉山居。《草木记》有蓝田之龙柏,宋子京又有《真珠龙柏诗》,刘子仪晁以道朱希真,亦皆有此作。予长于江南,未尝见也。或云本出鄜坊间。《蜀都杂抄》:蜀都大抵雨多风少,故竹树皆修耸。少陵诗古柏二千尺,人讥其瘦长,诗固有放言要之,蜀产与他迥异,谓柏之森森者,惟蜀为然。所谓乔木如山者,亦惟蜀为然。

柏部外编

《列仙传》:赤松子好食柏实,齿落更生。
《抱朴子》:成帝时猎者于终南山见一人,无衣服,身皆生黑毛,跳坑越涧如飞。乃密伺其所在,合围取得,乃是一妇人。问之,言是秦之宫人,关东贼至秦,秦王出降,惊走入山,饥无所食,有一老翁教我食松柏叶。实初时苦涩,后稍便吃,遂不复饥,冬不寒,夏不热。此女是秦人,至成帝时三百馀载矣。
《洞冥记》:磅山之北有穴,穴上有柏。昔李少翁于阆阴移来,此柏已见扶桑三枯,海水涸竭。帝觉,遣人往穴掘,不见其根,唯见赤燕飞翻入云,移柏植于通灵台。《神仙传》:孔元方凿水边际作一窟室,窟前有一柏树,生道后棘草间,委曲隐蔽。弟子有急欲诣元方窟室者,皆莫能知。
《传灯录》:僧问赵州和尚祖师西来,意赵云庭前柏树子。
《玉堂閒话》:高陵县有神尧先世庄田,今为宫观矣。有柏树焉,相传曰高祖在襁褓之时,母即置放柏树之阴,而往饷田。比饷回,日斜而树影不移,则今柏树是也。史传不载,而故老言之。〈按神尧祖父俱封唐国公,母是独孤后,姊妹岂有饷
田之事。事属荒诞,故归于外编。

《北梦琐言》:光化中有文士刘道济止于天台山国清寺,尝梦见一女子引生入窗下,有侧柏树、葵花。遂为伉俪,后频于梦中相遇,自不晓其故。无何,于明州奉化县古寺内见有一窗,侧柏葵花宛若梦中所游,有一客官人寄寓于此,室女有奇才,贫而未聘,近中心疾而死,生所遇乃女之魂也。
《茅亭客话》:遂州小溪,县石城镇仙女,垩村民程翁名君文。开宝九年春,往云顶山寺遇一道士,随往青城山。道士曰:尔有仙表,得至于此。开囊取丹一粒,令吞之曰:若有饥渴,则可嚼柏叶、柏实些些。君文归家,无饥渴之念,遂别止一室,不顾家事。尝焚柏子柏叶,静坐无所营,为不饮不食,时嚼柏实三五颗而已。门外有一柏树,下有一大盘石,常偃息于上,至九月七日夜,如有所待,达旦云霞相映,有如五色,君文蹑空而去。
《化源记·柏叶仙人》:田鸾家居长安,闻学道者有长生术,遂入华山求问,其侣心愿恳至。至山下数十里,见黄冠自山而出鸾,遂礼谒祈问隐诀。黄冠指柏树示之曰:此即长生药也,何必深远。但问志何如尔。鸾遂搜寻仙方,云侧柏服之,久而不已,可以长生。乃取柏叶曝乾为末,服之稍节荤味,心志专一。至六七十日未有他益,但觉时时烦热。至二年馀,病热头目如裂,举身生疮,而鸾意终不舍。至七八年,热疾益甚,其身如火,人不可近,皆闻柏叶气,诸疮溃烂,黄水遍身如胶。忽自云:体今小可,须一沐浴。遂命置一斛水于净室,数人舁卧斛中,遂于斛中寝三日方悟,呼人起之,身上诸疮皆已扫去,光彩明白,须发绀绿,顿觉耳目鲜明。自云初寝梦黄冠数人持旌节导引,谒上清遍礼,古来列仙皆谓曰:柏叶仙人来此,遂授以仙术。谓曰:且止于人世修行。后有位次,当相召也。自此绝谷,隐于嵩阳,年百二十三岁,无疾而终。异香满室,空中闻音乐声,乃造清都赴仙约耳。
《吴江县志》:震泽寺古柏,前贤多有题咏,盖数千年物也。崇祯甲申,渐就枯萎,后并其根斸去矣。先是寺傍竹圃中忽开一花,如木芍药,五色烂然,旁无枝叶。土人施姓者见之,以为下必有异,掘之尽花之茎,有细丝缘络土中,丝断亦无所见。又阅月,复于近柏处开一花,又掘之如前,其丝蜿蜒丈许,得物圆大如土茯苓。碎之,中有物,宛然一鹿也。头角项足俱肖,于是争往穴土。见柏根如环,大可二十围,色光润而清芬,触手皆有细丝缠联其间,迹丝求之,取若茯苓者数石。或为人形,或为禽兽形,土人鬻之,多得善值。是岁,客有从湖州来道,遇寄舟者。服制朴古而形神憔悴,问其姓曰柏,问其家若何,曰曩颇饶,今衰矣。问何往,曰将之杭州,今日色已晡,欲宿于震泽之普济寺。既至,舣舟寺前趋而入,顾榜人曰:少待即归。汝值久之不出,遍索寺中无若人,而古柏下瓦砾间拾碎镪少许,则适符寄舟值也。俗传此柏能为神,云释达观,是其化身。事属不经识之,以广异闻。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柏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