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二百二卷目录

 松部纪事二
 松部杂录
 松部外编

草木典第二百二卷

松部纪事二

《唐书·郎馀令传》:馀令博于学,擢进士第,授霍王元轨府参军事。从父知年,亦为王友。元轨每曰:郎家二贤皆入府,不意培塿而松柏为林也。
《列女传》:汴女李者,年八岁父亡,殡于堂十年,朝夕临。及笄,母欲嫁之。断发,丐终养。居母丧,哀号过人,自庀葬具,州里送葬千馀人。庐于墓,蓬头,跣而负土,以完园茔,莳松数百。武后时,按察使薛季昶表之,诏树阙门闾。
《褚无量传》:元宗即位,迁左散骑常侍兼国子祭酒,封舒国公。母丧解,诏州刺史薛茔吊祭,赐物加等。庐墓左,鹿犯所植松柏,无量号诉曰:山林不之,忍犯吾茔树邪。自是群鹿驯扰,不复枨触,无量为终身不御其肉。
《酉阳杂俎》:武攸绪隐居中岳,服赤箭茯苓,晚年肌肉殆尽,目有紫光,昼见星月,又能辨数里外语。
《开元天宝遗事》:明皇遭禄山之乱,銮舆西幸禁中,枯松复生。枝叶葱茜,宛若新植者。后肃宗平内难,重兴唐祚,枯松再生,祥不诬矣。
《唐书·郑薰传》:薰端劲,再知礼部,举引寒俊,士类多之。既老,号所居为隐岩,莳松于庭,号七松处士云。《秦系传》:系,字公绪,越州会稽人。天宝末,避乱剡溪,北都留守薛兼训奏为右卫率府仓曹参军,不就。客泉州,南安有九日山,大松百馀章,俗传东晋时所植,系结庐其上,穴石为研,注《老子》,弥年不出。
《王希夷传》:希夷隐嵩山,师黄颐学养生四十年。颐卒,更居兖州徂徕,饵松柏叶、杂华,年七十馀,筋力柔强。《李泌传》:泌隐衡山。尝取松樛枝以隐背,名曰养和,后得如龙形者,因以献帝,四方争效之。
《韦表微传》:表微擢进士第,授监察御史里行,不乐,曰:爵禄譬滋味也,人皆欲之。吾年五十,拭镜揃白,冒游少年间,取一班一级,不见其味也。将为松菊主人,不愧陶渊明云。
《拔野古传》:拔野古地有荐草,产良马、精铁。有川曰康干河,断松投之,三年辄化为石,色苍致,然节理犹在,世谓康干石者。
《大唐新语》:张宣明,有胆气,富词翰,尝山行见孤松,赏玩久之,乃赋诗曰:孤松郁山椒,肃爽凌平霄。既挺千丈干,亦生百尺条。青青恒一色,落落非一朝。大庭今已搆,惜哉无人招。寒霜十二月,投棻独不凋。凤阁舍人梁。载言赏之曰:文之气质,不减于长松也。
韩愈《蓝田县丞厅壁记》:博陵崔斯立,种学绩文。元和初,以前大理评事言得失黜官,再转而为丞。兹邑丞厅故有记,坏漏污不可读,斯立易桷与瓦墁治壁,悉书前任人名氏。庭有老槐四行,南墙钜竹千梃,俨立若相持。水㶁㶁循除鸣。斯立痛扫溉,对树二松,日哦其间。有问者,辄对曰:余方有公事,子姑去。
《零陵总记》:东华观在邵州城下,江岸有松,偃亚数枝。凡八面上有一枝,中折搭在半树间,复生垂下扫坛。游人以手扳而撼之,则千万枝皆动。东野坐事谪居于郡,见其魁异,赏玩无已,因为诗并序云:摇一枝则万枝动,看一面则八面同。白犬出其根,青羊入其腹。汉高祖琥珀枕,虚真君茯苓,人疑其孕也。
《汗漫录》:司空图隐于中条山,芟松枝为笔管。人问之,曰幽人笔,正当如是。
《记事珠》:白傅用胡松节支琴。
《文昌杂录》:唐宣政殿为正衙,殿廷东西,有四松,松下待制官立班之地。
《石林燕语》:唐正衙宣政殿,庭皆植松。开成中诏入阁赐对,官班退立东阶松树下是也。殿门外复有药树。元微之诗云:松间待制应全远,药树监搜可得知。自晋魏以来,凡入殿奏事,官以御史一人立殿门外,搜索而后许入,谓之监搜。御史立药树下,至唐犹然。太和中始罢之。
《摭言》:钟辐建山斋,手植一松,梦朱衣吏曰:松围三尺,子当及第。后三十年策名,松围果然。
《独异志》:唐初有僧元奘,往西域取经,一去十七年。始去之日,于齐州灵岩寺院,有松一本立于庭。奘以手摩其枝,曰:吾西去求佛教,汝可西长。若归,即此枝东向,使吾门人弟子知之。及去,年年西指,约长数丈。一年忽东向,指门人弟子曰:教主归矣。乃西迎之,奘果还归。得佛经六百部,至今众谓摩顶松。
《酉阳杂俎》:有一人梦松生户前,一人梦枣生屋上,以问补阙于菫。菫言松丘垄间所植,枣字重来,重来呼魄之象,后二人俱卒。
洛中有鱼甲松,不空三藏塔前多老松。岁旱则官伐其枝为龙骨以祈雨。盖三藏役龙,意其树必有灵也。南康有怪松,从前刺史令画工写松,必数枝衰悴。后因一客与妓环饮其下,经日松死。
《杜阳杂编》:武宗会昌元年,夫馀国贡松风石,石方一丈,莹彻如玉。其中有树形若古松,偃盖飒飒然而凉飙生于其间。至盛夏,上令置于殿内。稍秋,风飕飕即令撤去。
《云仙杂记》:朝真观九星院有三贤松,三株如古君子、梁阁老妓、英奴。以丽水囊贮香游之,不数日松皆半枯。
《图画见闻志》:永嘉僧择仁善画松,初采诸家所长而学之,后梦吞数百条龙,遂臻神妙。
《录异记》:婺州永康县山亭中有枯松树,因断之误堕水中化为石,取未化者试于水,随亦化焉。其所化者枝干及皮与松无异,但坚劲有未化者数段相兼,留之以旌异物焉。
《群芳谱》:唐沙门性至孝,母亡墓前忽生松柏十馀株,人以为孝感所致。
《蒲州志》:唐侯道华泊于永乐观,能升高葺危屋居,常执贱役,暇则手不释卷。一日殿梁出光,相传开元中刘天师丹成,试犬死,藏之梁间。忽风雨损殿,道华登葺得小金盒有丹,吞之。偶入市,醉酒,乃著屐上观前偃,盖松悉砍其枝,众止之不可。曰:他日碍我。上升县官至,众白之,因而责辱。后七日,松上有云鹤音乐之异,道华忽升松顶。众始惊惶,县官亦来。谢过,道华挥手揖谢而去。后人采其松作殿梁,至今足迹尚存。相传为异事云。
《五代史·李茂贞传》:茂贞居岐,以宽仁爱物,民颇安之,尝以地狭赋薄,下令搉油,因禁城门无内松薪,以其可为炬也,有优者诮之曰:臣请并禁月明。茂贞笑而不怒。
《郑遨传》:遨闻华山有五粒松,脂沦入地,千岁化为药,能去三尸,因徙居华阴,欲求之。与道士李道殷、罗隐之友善,世目以为三高士。
《闻奇录》:吕知隐于洞庭山,穿一松造草舍而居。宝正中,徵起鹤氅纱巾见武肃,甚奇之。
《贵耳集》:新罗使者多携松子赂公卿家,问其名有玉角子、龙牙子。
《清异录》:新罗使者每来,多鬻松子。有数等玉角香,重堂卷、御家长、龙牙子,惟玉角香最奇。使者亦自珍之,却老霜九鍊松枝为之,辟谷长生。
张荐明隐山林,有古松十馀株,谓人曰:予人中之仙,此松木中之仙也。
晋僧法潜隐郯山。或问胜友为谁,乃指松曰:此苍颜叟。
传载略越中禹志者,即高松数十株,参天远望无不见,故乡人谓之禹志。
《辽史·太宗本纪》:会同五年十一月己未,武定军奏松生枣。
《宋史·易延庆传》:延庆父赟,以勇力仕南唐至雄州刺史。显德四年,周师克淮南,赟归朝,授道州刺史。乾德初,赟卒,葬临淮。延庆居丧摧毁,庐于墓侧,手植松柏数百本,旦出守墓,夕归侍母。
《郭义传》:义,兴化军人,客钱塘,闻母丧,徒跣奔丧,每一恸辄呕血。聚土为坟,手莳松竹,而庐于其旁。
《钱乙传》:乙本有羸疾,每自以意治之,后益甚,叹曰:此所谓周痹也。入藏者死,吾其已夫。既而曰:吾能移之使在末。因自制药,日夜饮之。左手足忽挛不能用,喜曰:可矣。所亲登东山,得茯苓大踰斗。以法啖之尽,由是虽偏废,而风骨悍坚如全人。
《五行志》:天圣五年正月,绵谷县松柏同本异干。《洞天清录》:蜀中有石解开,自然有小松形,或三五十株行列成径,描画所不及。
《画史》:朝议大夫王之才妻南昌县君李尚书公择之妹,能临松竹、木石,画大夫蒋长源作著色,山水松顶似荆浩松,身似李成叶。取真松为之,如灵鼠尾大,有生意石不甚工作,凌霄花缠松亦佳。
钱藻,字醇,老收张璪松一株下有流泉,涧松上有八分诗,一首断句云:近溪幽湿处,全藉墨烟浓。
《苏东坡集》:元祐元年正月十二日,苏子瞻李伯时为柳仲远作松石图,仲远取杜子美诗松根胡僧憩寂寞,庞眉皓首无住著。偏袒右肩露双脚,叶里松子僧前落。之句,复求伯。时画此数句为憩寂图,子由题云:东坡自作苍苍石,留取长松待伯时。只有两人嫌未足,兼收前世杜陵诗。因次其韵云:东坡虽是湖州派,竹石风流各一时。前世画师今姓李,不妨题作辋川诗。文与可尝云:老夫墨竹一派,近在徐州吾竹。虽不及石似过之,此一卷公案不可不令鲁直下。一句。《采兰杂志》:雷威作琴不必皆桐,遇大风雪中独往峨嵋酣饮。著蓑笠入深松中,听其声连延悠飏者,伐之斲以为琴,妙过于桐。有最爱重者,以松雪名之。《太平清话》:蔡襄知泉州,时植松七百里。
《闽志》:蔡襄为闽部使者,夹道种松以避炎。歊人至今赖之。
《洛阳名园记》:松柏、枞杉、桧栝皆美木也。洛阳独爱栝而敬松,松岛数百年松也。其东南隅双松尤奇。《因话录》:察院诸厅礼察谓之松厅,厅南有古松也。《艮岳记》:寿山西半山间楼曰倚翠。青松蔽密布于前后,号万松岭。
《陶朱新录》:伊阳深山中有黑松山,平高四十里。其上皆大松,有二株尤大。一号大将军,一号小将军。大者围绢三疋,小者围一疋。木客取材于此皆祭之。以绢围讫,造幡挂其上。政和间,求明堂柱而邑官以无中程者闻,既而有人告发云:大松不可出,小松可取也。乃命告者以官而令佐皆谪已。伐之亦不可出告者寻卒。今独大将军尚在,而小者委于山间,惜哉。话腴慈溪县西北有庆安寺,寺前有古松夹道,绵亘数里,望之苍苍然。其一最巨而奇,蜿蜒若龙飞,偃如盖临池之上。寺后有泉出于深谷,僧以巨竹连筒引行数里,支分于松下石池,溢入于溪。舒龙图亶有诗云:门前屏障绕潺湲,付与林僧夜定还。松盖作云遮十里竹,龙行雨出千山。白公香火莲开后,谢氏池塘草梦间。我亦凤凰台下客,图间却笑未能閒。其后邑长沈时升有造舟之役。睥睨玆松,将斧斤焉。里士冯文学輗作诗以遗沈赖以不伐,松因诗而寿焉。诗曰:寒松一干老苍苍,古寺门前岁月长。匠伯偶图舟楫利,禅翁方患斧斤伤。得全此日同齐物,勿剪他年比召棠。可但与君期久远,相将俱列大夫行。
《福建志》:候官县石松寺,宋绍兴十年,僧天石种松石上,故名。又自刻诗云:偃盖覆岩石,岁寒傲霜雪。深根蟠茯苓,千古饶风月。
《老学庵笔记》:青城山上官道人,北人也。巢居食松麨,年九十矣。人有谒之者,但粲然一笑耳。
绍兴间,复古殿供御墨。盖新安墨工戴彦衡所造,自禁中降出双角龙文,或云米友仁侍郎所画也。中宫欲于苑中作墨灶,取西湖九里松作煤,彦衡力持不可,曰:松当用黄山所产,此平地松岂可用。人重其有守。
《杨诚斋集》:筠州人号夹道松为凉伞树。
《洪容斋夷坚志》:绍兴戊午冬,予兄弟奉先大夫之丧,居无锡大池坞外,家坟庵前后巨松二万株。明年春,两松各结一毬,翠叶围绕,宛然天成。庵僧曰:近村边氏墓松亦尝有此,其孙安野预荐。今数二而大,岂非沈氏有二子登科乎。时内兄沈自强自求应进士,举既而皆不利,而余伯氏仲氏乃以壬戌中博学宏词科。盖此时正在庵肄业,乃合二毬之瑞。
《后山谈》:丛近年华山毛女峰有隶字曰茯苓。下云:诸山皆假,惟此者真。一旦一九三斗三斤疑为服茯苓法也。今山下人用三斗水煮药三斤,水尽为度,蜜和而蒸。服不丸道者,赵翁云:盖茯苓不蒸煮,不能去阴气也。余谓不煮不能去皮梗也。
《邻几杂志》:歙州黄山俞侍郎献卿尝与友人肄业山中。一日深入山中,见松树有大实。俞抛石击落一枝,甚坚而香。翌日再寻则失所在,或云抱朴子所谓招威食之可仙。
《齐东野语》:张镃功甫号约斋,循忠烈王,诸孙能诗。一时名大夫莫不交游其园池,声妓服玩之,丽甲天下。常于南湖园作驾霄亭于四古松间,以巨铁縆悬之空半而羁之松身。当风月清夜,与客梯登之,飘摇云表,真有挟飞仙愬紫清之意。
《游茅山录》:卧龙松,根盘如龙,枝如覆屋,常有道人结庵其下。
《范石湖集》:包山松多,非种植。风吹松子自成,谓之飞松。
《三峨山记》:山有塔松,状似杉而叶圆细,亦不能高,重重偃盖如浮图。
湖山胜概甘园,内侍甘升园又名湖曲。曾经临幸至,今有御爱松。
图绘宝鉴毕宏善画山水,作松石图于左省壁间。一时文士有诗称之其落笔纵横变易,常法意在。笔前非绳墨所能制,故得生意为多。
宋迪字复古,师李成画山水,运思高妙,笔墨清润。又喜画松,或高或偃,或孤或双,以至于千万株森森然,殊可骇也。
马宋英,温州人,放达能诗。至钱塘游静慈寺,写古松于壁题云:磨出一锭两锭墨,扫出千年万年树。月明乌鹊误飞来,蹋枝不著空归去。丁大全丞相赏其诗画,急命索之。人忌其能,閟不令出卒不遇。
《山川记》:异翊真观在南昌府城西,南观有二松,相去五尺,合为一干,号曰义松。
《两山行记》:太霄殿前石坛上有大松名升仙树,门右有松,高与坛树等名望仙。
《辍耕录》:白湛渊先生续演《雅诗》,发挥云:滦人薪巨松,童山八百里,世无奚超勇惆怅。度易水者,取松煤于滦阳,即今上都去上都二百里,即古松林千里。其大十围,居人薪之将八百里也。
《林虑山记》:墨灶寺山门有白松,皮叶皆异。《研北杂记》:鲜于伯机尝于废圃中,得怪松一株,移置所居斋前,呼为支离叟。朝夕抚玩以为适。
《西苑记》:自两掖洞门而升,上有古松三株,枝干槎牙,形状偃蹇如龙奋爪,挐空突兀天表。
《游茅山记》:夜深宿方丈左室,闻窗外声,澎湃淜滂,飘忽飏激如秋江怒涛。又如大将之师,万马奔腾,千里驰骤。予意是日热必大雨,虞其妨游,揽衣起徐耳之。盖松风云山空人寂境,乃如是宜陶贞白之爱听也。《武当山记》:负欻岩宫前古松数百株,皆参天倚云。枝叶扶疏如大驾郊行巨人,力士高执云幢星盖以从。《霍山记》:山有古松数株,高数丈。槎枒诡怪,如青幢铁,干枝皆东向。
《齐云山记》:元武观后古松数十,夭矫如虬龙,皆数百年物。
《长安客话》:国子监彝伦堂前古松,是元儒许衡手植。《雨航记》:自惠山寺门入西曰听松。松在断冈上,大可十围,奇曲皆虬枝。入听松缘冈皆士大夫家墓,隧松楸,白杨青沾翠洒。其最胜曰邵文庄墓,墓上三松,大逾听松者,二倍而奇峭不逮。
《光福记》:山间苍松万馀,楼阁台榭,宛然图画。柏屏萝幄在在有之。
《天目游记》:天目山松形如盖,高不踰数尺,一株值万馀钱。
《游盘山记》:崖西一古松。顶稠结,受日光若絺衣方顾而乐之。从东崖得松似更奇,朱题曰:苍龙乃折中盘下而观。所谓苍龙者,破石罅中,出骈起而中摧怒,枝南倾如渴虬之欲攫,绕北而西抵。环翠亭亭,面山松屏之。并东西崖者,为三望而第,其伯仲焉。
《登岱记》:十八盘、两峡口各有松数十株,苍翠相掩,里人名为对松。自峪以上松益老,他树殊不相敌。盖至此,则元云宿霜,孤寒不受春花矣。
《游梁记》:密东三里天妃宫地上树一松,围五人起。三枝而上,可十丈。色如傅粉,粉内即绿,肤爪之髓出。叶如铁线樛曲诡怪,云数千年矣。
《游岱记》:峡东西松数百株斜出,苍翠相掩,《博物志》云:松本石气、石裂、受沙即产松,松三千年更化为石。泰山多松,亦以多石耳。
《玉堂别集》:京师报国寺有松七八株,高不过丈许。其顶甚平,而枝干旁出至十馀丈者数百,茎夭矫如游。龙寺僧恐其折,每一干以一木支之,加丹垩焉。好事者携酒上其顶,盘踞群坐焉。五杂俎建州谷道中有数松,盘拿蹙缩,形势殊绝。余尝过之,叹其生于荒僻,无能赏者又十数。武石碣表于周道,大书曰:战龙松,朱晦翁笔也。乃知古人识鉴其,先得我心若此。
《王屋山志》:四圣殿后御爱松一株,轩辕所憩处枯久,尚坚甚不腐。
《半塘小志》:松林在千佛阁后,仅存百株。风涛鼓之如数部鼓吹,晴岚烟翠映,带阁间,俨然宋人图画。《登泰山记》:御障坪有五大夫松,一株亭亭其间,于是为五大夫之诗曰:一家天下车书同,我快秦皇虎视雄。用事介丘临绿海,特官虬叟号苍公。雨师汎洒原清道,木长丝纶本寿翁。虚壑槁槐何足赋,龙门琴挚斫苍桐。此诗盖翻案五大夫秦官名第九爵,非五株也。而唐之目为五株者诬盖。或后人有举五以实之者,向来二,今存其一。
梧浔杂佩松化石。余曾于张雨若清江衙斋见之,大小凡五松。理而石质云:得之古庙中,大是奇物雨。若绘图而系以诗,好事者咸属和焉。
《素园石谱》:婺州永宁县松林,一夕大风雨忽化为石,悉皆新截,大者径二三尺,有松节脂脉。土人运而为坐具。至有小如拳者,亦宜置几案间。
《居山杂志》:松至三月花以杖,叩其枝则纷纷坠落。张衣裓盛之囊,负而归,调以蜜作饼。遗人曰:松花饼,市无鬻者。
湖山胜概无垢寺偃松下有茯苓,因名泉为茯苓泉。《燕閒录》:戴石屏诗麦麨朝充食,松明夜当灯。此是山西本色语,深山老松心有油者如蜡。山西人多以代烛,谓之松明,颇不畏风。
《春风堂随笔》:栝松百年即有白衣如粉。《本草》谓之艾蒳香。吾乡钱鼒先生号艾蒳,盖取诸此。赵文敏号松雪,乃是一琴名。若艾蒳香,亦可称曰松雪。《群芳谱》:支硎山有晋松三十馀章,传为支遁所栽。高可巢鹤,大可蔽牛。土人腰斧入山,赖赵凡夫护之。射书关使君马仲良捐俸,买脱载树筑石为古公坛,葛震父诸君皆有歌。
《杭州志》:于潜牧岭上有古松一本,错盘奇怪。尝有兄弟阋墙欲讼于有司,夜行憩其下,迟明辨色,相视乃伯仲也。遂各悔咎息,争而还,因名松为木长官。《南昌志》:建昌冷水观寿松一株,盘屈奇古,又名挂剑松。相传许逊故事,府城东北章山上乔松,修篁森列交荫。
《都昌县志》:都昌柴棚镇有古松一株。太祖征伪谅时,驻跸其下。万历甲申,知县王廷策即地建亭,掘得白蟹一枚,畜之江。又建前亭,竖梁有赤鲤从空飞下。《兴化府志》:城东南谷城山旧有梅隐、松隐、竹隐三精舍。
《新昌县志》:景泰中,余用贞葬竹坞,有怪松覆冢如张盖,号瑞松墓。
《汉中府志》:嘉靖四十五年,城固斗山松二本,相距数尺,高丈馀。其末合而为一人,谓连理松。
《大理府志》:平贼岭,岭高路峻。明万历年,巡抚周应龙讨铁锁箐赤石崖贼,至此捷闻。遂名岭曰平贼晒甲松上。松至今皆盘曲低伏。
《武昌县志》:文庙古松,元主簿狄忠手植。明初尚百馀株,历为风雨所摧,仅三十馀。崇祯间,鱼山熊先生复手植数十本。
《太平府志》:黄山老松数千障,羃一山前,令章嘉祯所植。初栽时,人谓山多石,栽亦不能活。祯曰:此山乃风水所关,不受栽植,岂山之性哉。栽小松半山,幸俱活。人称为章公松。数十年后,郁葱苍翠,寺殿不致岑寂,真大观也。崇祯十六年,饥民侵之僧诉之县。县令吴韩起闽人也。误判曰:荒不问三日而尽。及知之悔,无及矣。形家言不利于阖府,不一年地屠。
《保定府志》:松山多松,风雨撼之,声若笙簧。
《宣府镇志》:松树梁葛峪堡北以多松石,故名。
《邹平县志》:河湄园在城西。郭润州司理张扣之,搆胜处在水,水际多亭。环亭梧竹松柏极盛。今废,惟有白松四株,岿然石畔而已。
《济宁州志》:集玉园在城之艮方,虬松一株,枝干四敷,俨如张盖。
不窥园一松可荫亩,枝盘曲如囷形。
《福山县志》:榛山在县东十里,山前有庵,庵后大松三株,老干浓荫,盖数百年物。
《栖霞县志》:松山在县北三十里,昔多松。
《招远县志》:鹤姑顶一望,苍松瀰漫山谷。每大风起则数里中松涛谡谡,相传昔仙姑跨鹤飞升处。
黑山在县东四十里,山多松岚,为一邑利薮。
《莱州府志》:松山在胶州西南百二十里,因产松,故名。山麓有碧云庵,岁寒亭,万松郁然,涛声清彻。
《乐平县志》:凤凰山县北八里,乃县之主山也。巨松数十株,俨然北方之屏蔽。
松子岭,县南四十里多松。有微风辄作松涛。
《平阳府志》:襄陵贾庄佛寺金碧辉煌,且甚幽邃。每于日中,阖门向窗隙窥之,见佛像怀中大松一株,翠叶扶疏,启户视则无有也。
《襄陵县志》:卧龙山在县东南四十里,岭上庙前古松一株。大十馀围,高百馀尺。枝叶扶疏如盖,荫可数亩。《灵石县志》:圣松树在文殊原村,高四丈馀,相传文殊菩萨坐现于此。
《长治县志》:五龙山在城南二十五里。慕容永据长子时,此山五色,云现作龙形,因立祠祀之。有古松万馀株,翠鬣苍鳞,群虬怒斗。远望如黑云压境,毒雾沉山。近而即之,则又风雨半天,雷霆万壑,晦冥殊状。虽斧斤不敢入,甚著灵异为一郡伟观。
《屯留县志》:田石山在县西八十里,松林葱蔚蔽日。《襄垣县志》:韩王山在县北一十五里,上有韩王庙,孤松孑立,森然可仰。
《黎城县志》:岚山在县西二十里,山腹多松,苍茫森秀。《平遥县志》:万松岭在超山南,其山列障如屏,黛色扑人。又上下尽松,每风至,涛声谡谡然。
《介休县志》:太虚岩在县东南十二里,岩前古松一株,形如张盖。
《沁州志》:伏牛山在州城西三十五里,山势巍峨。上有古松数百章,皆千年物。
舍身崖在灵空山十八盘之南,岩有苍松、翠柏,蟠结下垂,一邑最奇处也。
《泽州志》:西司奇松,黛色龙鳞。高可百尺,岩墙界之虬枝南引。明御史徐伯卿刻小石置松干,云官署。后有古松,荫可数亩。按部公馀日哦其下,将别赠之以铭。铭曰:徂徕之英,后凋其贞。亭亭偃盖,谡谡涛声。科头箕踞,俗耳以清。吾将与尔结岁寒之盟。《阳城县志》:卧虎山县西四十里,形如卧虎。山阴之麓寺曰灵泉。松柏苍翠森郁。山谷有万松亭,故址存焉。《沁水县志》:榼山在县东九十里,万柏参云,千松翳日。清泉映玉,飞阁凭空,盖邑之最胜处也。上有大云寺,佛前有白松三株,围一丈五尺,高数丈。玉立殿前,世所罕有。每至月出,绿荫萧森。今三松已损其一矣。苏庄村官道旁有藤松一株。
《榆社县志》:黑山在县东二十五里。其山甚高,过于诸山。广植松树。
《应州志》:古龙松在城南小石寺,合抱平顶,色极苍翠,枝干龙蟠。相传异僧手植,盖唐宋时物。
《灵丘县志》:县西南四十里道源寺门外,两松翼然。每日东西升落,祇具一影。后为伧父摧折寺寻毁,土人仍相传其异不衰。
《密县志》:天仙白松县东五里,世传黄帝葬三女。三女九岁俱辞家学道,后十七年归省。一夕同逝合葬于此。明年,冢上生松一株,三干大小。干色如粉,高八九丈,肤理莹泽,搯文随起,真奇章也。名题丰碑,罗列纷积。
《林县志》:五松亭在县西南,谼峪山五松并生,挺然可爱。
《光山县志》:石盘山上有寨可屯千人,石上有万年松。《陕西通志》:古浪所黑松林,山在所东四十五里,山多松,故名。
《临潼县志》:孔雀松在石瓮寺前。
《商州志》:州西四十里,由麻涧镇跻攀南上十里许,有飞石嵌空,大可覆数百人。中位大悲观音像,因名大悲岩,亦名灵岩。槛外即临绝壑,壑南峰峦突起,名香炉。山右侧建毗卢高阁,上出重霄,下凭远岫。周围白松以千计,独岩之上、下、左、右、奇形怪状,霜皮斑驳如白龙。然枝舞空中,攫拿云日,根蟠石上蜿蜒林阿。至于悬岩数株,又酷似渴虬瞰涧,爪牙俱动。憩息之馀,松涛泉响,耳根为之一清。
安武山西南五十里,其水南流,地多美松。
赤水峪西南六十里多松。
启秀阁下旧有一松高十丈,围二丈四尺,号鸡冠松。平旷如台,四望如张翠盖。各官司游览皆极赏赞,明末忽然自折。
泉村屈家村东山一松高八丈,围一丈六尺。苍古异常,亦数百年物也。
《华州志》:古松在西溪,偃盖竟亩,游者多咏歌。
《三水县志》:金泉寺在半川府之东,中有偃盖之松,亭亭独秀。
福延寺在邑东北五十里,内有古松一株,苍翠欲滴,远望有凌空之致。
《真宁县志》:圣水泉在县东四十里,岸有古松,枝干凌霄黛色参天。
《延安府志》:神木县神松在县西十五里,杨家城内松有二株,县以之为名。
《汉中府志》:凤县长松山东北一百里,一山三峰皆有乔松。
《洋县志》:宋军山县北一百三十里,旧有丛林,今废止存大殿。五楹前有古松二株,偃盖蟠郁,荫约数亩。《兴安州志》:北一百二十里曰三教山,其高无极,云物皆出其下,有二龙湫焉。旁有乔松,二龙之所游戏也。绕三匝而上,烧痕宛然,其上多松柏。
《靖远卫志》:雪山在卫北一百二十里,多产乔松。《洮州卫志》:黑松岭在卫东三十里,上多松林。
《凉州卫志》:青山在卫东二百五十里,上多松柏,冬夏长青,故名。
松山在卫东三百一十里,上多古松,因名。
《庄浪卫志》:卫东百二十里为大松山,一百里为小松山。山多大松,采之可资器用。
《上元县志》:灵谷寺在蒋山东,南有古松,偃干云高皇挂衣于此,至今虫蚁不生。
《江宁县志》:西园在郡城南稍西,去聚宝门二里而近折径以入,为凤游堂前月台有奇峰。古树右有栝子松,高可三丈,径十之一。相传宋仁宗手植以赐陶道士者,且数百年矣。婆娑掩映可爱。
《六合县志》:马鞍山在县北二十里,状似马鞍,故名。此山分支别派,瓜瓞漫衍,各山皆植马鬣松。往来者盘桓其下,翠葆高擎,类天目九里。
旧学里,唐杜荀鹤手植偃盖松一株,乔干参天,条柯飞颖,拳曲离奇,盘坳反覆,垂荫数亩。浮白多蹲踞,其上作鸟饮,后为兵火废。
袁孝廉冢上古松百馀株,横拿夭矫,各备奇致。干叶上拂云霄。行路人憩息其中,如坐疏幕。虽当炎夏,了无暑气。日光不穿,影繁色淡,有类月夜。
《桐城县志》:龙泉寺在清净乡,有千岁古松二株。《太湖县志》:元妙观,三国时左慈建。前有沙墀,广可十馀步,径倍之。两傍皆松立者,如人卧者,如虬偃者,如盖曲者,如幢风动韵生。令人神气寂历,莫可名状。后松迹既泯,月夜视之犹有松影,低缀参差。地上若东坡所谓庭中似积水,空明荇藻交横者更为奇幻。司空山皆石骨嶙峋,草树稀疏。惟北岭最高,拔出群峰,马鬣松多生其顶。高不盈丈,大可拱围。柯枝盘桓结为偃盖,上可攀登而箕踞下,亦可列坐数十人,若绿阴亭障也。风飙迅发涛,声如吼钱塘潮起。符阳雨怪,盖其近之,若夫飒飒凉飔,调宫送徵笙簧天际,又不啻两部鼓吹矣。
《宿松县志》:倒种松在独山半岭。七祖曾登坛求雨,倒插松枝,虬干倚天,丝叶垂地。今存三株焉。
《望江县志》:北境接壤,皆平阜通逵。夹道有古松,鳞干虬枝,绵亘七十里。
《歙县志》:黄山平天矼有蒲团松,诡异天成。
石笋矼有怪松倒植横上,葱茜相纠。
石林山观音岩畔一松独秀,昂顶而翼楚楚下垂,世有雌松之目。
石耳山绝类黄山,其笋出者甚众。一笋高丈许,中分二股,一松斜覆其上。风过则盘旋百态,恍若仙人拍肩玉立,恐终当飞去耳。
松圆阁在长翰山。阁傍有松曰缨络。虬蟉翔舞,枝枝下垂至地,千态万状,宛若游丝。
抚松亭在丰乐溪北逍遥堤。古松盘曲,宛若虬龙。《太平府志》:白纻山有六朝松十馀株,白纻松风其名最著。
横望山多怪松,倒悬石壁。
隐静山有十里松径,乃杯渡禅师手植。又尝取新罗五叶松,实种寺西。
吉祥寺古松,徐知训图,李昪昪避此树下。是松在南唐已蔽人矣。
《高邮州志》:东山在城东北隅,阜超高五丈,上植松柏。《宝应县志》:松冈在县北门外,旧有长松数千,今十存二三。
《吴县志》:天平山在支硎南五里,有古松,蟉虬如盖,曰华盖松。
上方教寺在西洞庭山,跨涧有香花桥。桥傍古松偃覆其上,曰卧龙松。
《常熟县志》:茯苓山在庆安镇西北,高数丈,周三百步。旧产茯苓,故名。
《嘉定县志》:娄塘罗汉松一株在镇北田野中,大可十围。扶疏苍翠,横亘数亩。相传为王氏所植。初栽盆内,后遗之野,遂成巨观,盖宋时物也。
西隐寺大雄殿前有罗汉松二株相对,大可合抱。不甚高而枝干奇古,如铁石,盖三四百年物也。今殿燬松存,荣茂如故。
《崇明县志》:蛇山广数里有东西二峰,东峰不可上。其西峰顶有石,大数亩,五十七松环之。枝叶丛密,雨不能濡。
《上海县志》:宁国寺与龙华寺南北相望,殿前罗汉松四株,古色苍然,盖三四百年物也。
《仁和县志》:万松岭在凤山门外,夹道皆松。
水洞坞在临平山北,相传钱武肃王于此。折松故他处,小松折之不长,独此处松折之能复生。
洛山在城西北六十里,前麓有古松,挺干凌霄,远望之若苍盖,然相传为宋本也。
《富阳县志》:偃松寺在县西南一十里,驯雉村前大松盘护因名。
《临安县志》:分经台有万年松三株,一为雷火所摧,二俱枯立。
学士松在玲珑山坡,公所手植者,亦名罗汉松。偃松在径山西,其高丈许,其荫四垂平柯不耸其下石泓激泉成沸甘白可爱。
莲花峰有虬松,偃屈如盖。邑人陈尧典避雨其下,因为之立碑。
《新城县志》:仙人石山在县西六十里,南安乡有万年松,状如柏。
《石门县志》:吴越交兵之地有丁相公庙,相传吴越时将也。庙中树松二一欹斜覆屋,一挺立大,皆合抱扶疏百尺。根如铁皮,若青铜。枝叶苍郁可爱,不知岁月。人有欲锯之者,辄喷火流血,恐怖而止。
《长兴县志》:松墟在县治西北二里,周围十里,悉产青松,故名。
望湖亭在五峰绝巘,东望具区,烟波万顷。上有古松二株合抱,枝干大小尽向。邑治扶苏夭矫有拱之势。数十里外入境,即见实为邑魁。
三松庵,明嘉靖年建。庵前三松,奇古虬屈,因名。《山阴县志》:松化石,道人马自然,古迹也。石坚而滑,有二段,高四五尺,大一围,系松木所化,鳞皮纹理仍复如松。
《西安县志》:烂柯山下有寺,名石桥寺。寺门山径幽寂,有虬松数株,皆千馀年物,名战龙松。《江山县志》:保福寺有罗汉松二株,苍翠若虬龙,盖宋时物也。
《遂安县志》:县东二十五里惠安寺,唐时建。有罗汉松二株,大数十围,相传开山僧所植。自唐迄今,殿宇屡毁,树独蓊然对峙。
县西六十里琅琯岭,古松形如偃盖,枝若虬龙,蟠覆数亩。每风雨将至,则翔舞作吼声,相传宋元间物。《遂昌县志》:马鞍山在邑东二十里,有五株松,同根而生,状如马鞍,故名。
《龙泉县志》:古松在万寿宫内左边,奇怪如卧虬舞鹤。相传槲衣真人于此上升。
《新建县志》:翊真观有二松,趾相去五尺,合为一,世称义松。
《德安县志》:古松一株在布政分司,约九尺围。其枝干苍古,盘郁如画。《上饶县志》:九股松溪县西十五里,开化乡岸有古松一本,九干经千百年苍翠如常,因名。
《庐陵县志》:罗汉古松在高唐祗陀寺门前,蟠而上际,宛若龙虬。纽处中空有木瘿结,佛像跏趺于内。欲取则隐,不见时放光云。
朱口古松林在四十三都大路边,婆娑翠蔼,盘曲多枝。结平盖,可坐数人,亦奇观也。
《万安县志》:白云岭在县北郊,上有松林如拥盖干类虬龙,苍翠殊异。
《赣县志》:水东山于庚戌年,总镇姚自强倡绅士植松于上。山麓间掘土得碑曰万松亭,是古曾植松于此。数年来松色苍茂,民居不灾。
《长宁县志》:后屏山在县署内,有古松十馀株。龙鳞偃盖,清风入树,如歌如吟。
《麻城县志》:万松亭在县西七里,冈宋县令张毅植松万株于道,以庇行者。立亭其中,故名。
《襄阳府志》:南漳县双池寺三股松。相传曾显灵异封护国将军,赐金牌挂枝上,年久枯而不朽。
《随州志》:松盖山在城西北九十里,山多大松,远望如盖,故名。
《城步县志》:邑学殿后苍松一株,古干虬枝,根盘盖翠,合抱数围。
《宁远县志》:炼丹观中有石臼,松穿臼而生,枝柯拳曲,如伏龙状。
《重庆府志》:铜梁县计寿山在治南三十里,有古寺,后有云盖松一株,传云张三丰手植。每日出时,祥光照殿前。
《龙岩县志》:曹溪有古松树,双株巉峙。道旁屈曲苍郁,状如虬龙,不知年代,俗呼为翁婆树云。
《长泰县志》:天城山有石洞,一松亭亭生于石上,不土而培。枝叶茂盛,冬夏不凋,不知几百年矣。
《宁洋县志》:天台山有松萝五株,每株数围,挺然特立,盖数百年物也。
《松溪县志》:县南有溪,发自浙江处,州府庆元县之松源。乡两岸皆乔松,昔人榜曰百里松。阴故名。
《四会县志》:贞山在县西南十里,相传文氏女仙去。故名绝顶有三池,池畔有松树,横瞰池水,名为仙女挂衣松。
《贵州通志》:大定州万松岭在州城东一里,连山皆松枝,骈响接望若羽葆。
《晋宁州志》:万松山在州东五里,山多植松。
《石屏州志》:箐山在州南九十里,云台里凉爽快,人有鸟名。松雀喜食松子,子随矢飞,坠即生松树,不假人力。松阴蔽山可爱。
《嶍峨县志》:县西翠屏山有大石数丈馀,中通一窍,四面玲珑。内挺大松一株,曲屈垂盖,可荫数十步。暑月炎蒸,游人避暑其下。
《河阳县志》:松岭在阳宗东二里,群松郁翠天,风振飒如奏笙簧。
《大理府志》:西山之西古松十二株,盘踞平冈,虬爪攫拿,龙鳞翔动。每雷鸣风吼,惧其挟云气而高升也。惜僻处蛮砦,未遘知音,震壑惊涛,盖亦自发其天籁耳。《楚雄府志》:定边县北十里,总兵坡顶太极。山前有苍松虬枝,飞翠无际。
《姚州志》:三窠在城南六十里三窠关,旧有三古松。夜见光怪爨,人以为金银气而掘之,枯其一。

松部杂录

《诗经》:卫风竹竿,桧楫松舟。
《小雅》:天保,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笺〉如松柏之枝叶常茂盛,青青相承,无衰落也。〈朱注〉承继也,言旧叶将落而新叶已生,相继而长久也。
斯干,如松茂矣。〈笺〉言时民佼好,如松柏之畅茂矣。〈疏〉松言茂以松叶,隆冬而不彫也。
《大雅》:皇矣,帝省其山,柞棫斯拔,松柏斯兑。〈传〉兑易直也。〈疏〉谓少节目滑易而调直,亦言其茂盛也。《鲁颂》:閟宫,徂来之松,〈又〉松桷有舄。〈传〉徂来山也,桷榱也舄大貌。
《商颂》:殷武,陟彼景山,松柏丸丸,〈又〉松桷有梴,旅楹有闲。〈传〉丸丸易直也。
《礼记》:礼器,礼,释回,增美质,措则正,施则行,其在人也,如竹箭之有筠也,如松柏之有心也,二者居天下之大端矣,故贯四时而不改柯易叶。〈疏〉人经夷险不变其德,由礼使然譬如松柏,陵寒而郁茂。由其内心,贞和故也。松竹居于天下,比于众物,最得气之本。故贯四时不改柯易叶。贯经也,既得气之本,故巡四时柯叶无凋改也。
《左传》:培塿无松柏,〈又〉松柏之下,其草不殖。
尸子荆有长松文梓。
《庄子》:受命于地,惟松柏独也。正在冬夏青青。〈又〉天寒既至,霜雪既降,吾是以知松柏之茂也。
《荀子》:松柏经隆冬而不凋,蒙霜雪而不变,可谓得其贞矣。〈又〉岁不寒无以知松柏,事不难无以知君子。《吕氏春秋》:百仞之松本伤于下而末槁于上。
《史记·龟策传》:松柏为百木长,而守门闾。
《博雅》:道梓松也。
《神仙传》:松者,横也。时受服者,皆至三百岁。
《说文》:松木也,从木公声。古文榕,从木容声。
《焦氏》:易林温山松柏鸾凤以庇。
《汉武内传》:仙之上药有松柏之膏,服之可延年。王逸子木有扶桑、梧桐、松柏,皆受气淳矣,异于群类者也。
枹朴子谓夏必长而荠麦枯,谓冬必彫而松柏茂。天陵偃盖之松,大谷倒生之柏,皆与天齐其长,地等其久。
《枕中记》:茯苓久服,百日病除。二百日昼夜不眠,二年役使鬼神,四年后玉女来侍。
《述异记》:松有两鬣、三鬣、七鬣者,言如马鬣形也。言粒者非矣。
千年之松,香闻十里外,一名十里香。
《酉阳杂俎》:沈约谢始安王赐茯苓一枚,重十二斤八两有表。
药草异号绛晨茯,胎茯苓也。
梦书松为人君,梦见松者见人君也。
柳宗元《送崔群序》:贞松产于岩岭,高直耸秀,条畅硕茂,粹然立于千仞之表,和气之发也。禀和气之至者,必合以正性。于是有贞心劲质,用固其本禦攘冰霜,以贯岁寒,故君子仪之。
化书涧松,所以能凌霜者,藏正气也。《清异录》:却老霜九鍊松枝为之辟谷长生。
《物类相感志》:凡杂色羊肉入松子则无毒。
松子仁带皮则不油。
五色线松取枝烧其上,下承取汁名松雔。艾蒳树绿衣名艾蒳,合和众香烧之。其烟回聚,清白可爱。《东齐记事》,秦始皇下泰山,风雨暴至,休于树下,因封其树为五大夫。初不言其为何树也,后汉应劭作汉官仪,始言为松,盖松柏在泰山之小天门。至劭时犹存,故知其为松也。五大夫,盖秦爵之第九级,如曹参赐爵,七大夫迁为五大夫是也。后人不解,遂谓松之封大夫者五。故唐人松诗有不羡五株封之句,盖循袭不考之过也。绍兴上虞县有村市曰五夫,故老云有焦氏墓于此。后五子皆位至大夫,因而得名。近世好事者,或异其说曰:此秦封松为五大夫之地也。绍兴间,王十朋为郡幕官,采访所闻,作《会稽风俗赋》得此,遂以为然,故赋中有枫挺千丈松封五夫之句疏于下。云上虞有地名五夫,始皇封松为五大夫之处。盖越人但知始皇,尝上会稽刻石颂德。不知封松,乃在泰山时,非在会稽时也。而十朋复失于致审,遂以为实。余尝过其处,见道旁古石塔有刻字尚可读。乃会昌三年,余珠所记云:草市曰五夫,因焦氏立茔于此,孝感上圣而为名焉。乃知五夫之名,实由焦氏惜乎十朋之不见也。
《玉涧杂书》:陶隐居,好听松声。所居庭院皆种松。每闻其响,欣然为乐。吾玉涧道傍古松皆合抱。每微风骤至,清声琅然,万壑皆应。若中音节,或中夜达旦意,亦喜之。谢灵运云:何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山水之音,何但与丝竹争美。便作钧天之乐,有何不可。晋人好为人作题目,李元礼曰:谡谡如劲松。下风刘真长亦云:人言王荆产佳此,想长松下当有清风耳。荆产王微,小字也。微自非元礼之比,然萧瑟幽远,飘拂虚谷之间。自是王微风度而力排云雨,撼摩半空。此非元礼谁可比拟山居,常患无胜士往来。每行松间,时作此想,便觉二人相去不远。
《癸辛杂识》:道士郎如山云茯苓生于大松之根尚矣。近世村民乃择其小者,以大松根破而系于其中,而紧束之,使脂液渗入于内,然后择地之沃者坎而瘗之。三年乃取,则成大苓矣。洞霄山最宜茯苓,往往民多盗种,密志之而去。数年后,乃取为种者多越人。云凡松叶皆双股,故世以为松钗,独栝松每穗三须,而高丽所产每穗乃五鬣焉。今所谓华山松是也。李贺有五粒小松歌。陆龟蒙诗云:松斋一夜怀贞白,霜外空闻五粒风。李义山诗松暄翠粒新,刘梦得诗翠粒点清露皆以粒言松也。《酉阳杂俎》云:五粒者,当言鬣。自有一种名五鬣,皮无鳞甲而结实多。新罗所种云,然则所谓粒者鬣也。
凡所砍大松,根不枯而红润者,其下必有茯苓。盖得茯苓所养故耳。人能服饵,岂无奇功。
《避暑录话》:松磊落昂,藏似孔北海。
《西溪丛语名山记》云:松有两鬣、三鬣、五鬣者,言如马鬣形。李贺有五粒小松歌,云:新香几粒,洪崖饭五粒。未详。
《细素杂记》《史记》载,秦始皇遂上泰山立石封祠祀。下风雨暴至,休于树下,遂封其树为五大夫,墠梁父刻所立石。盖五大夫者,秦官名,第九爵也。唐陆贽作《禁中春松》诗云:不羡五株封。按《史记》但云:封其树为五大夫,不闻有五株松之说。而贽云:尔者何耶。然贽博极群书,不当有误,恐有所据而云然也,或曰循袭之误耳,所未详也。又李商隐有《五松驿诗》云:独下长亭念过秦,五松不见见舆薪。只因既斩斯高后,寻被樵人用斧斤,而商隐亦谓五松如何。又李白《送人游桃源序》云:登封泰山,风雨暴作。虽五松受职,草木有知而万象乖度,礼刑将弛然,太白亦以谓五松也。唯舒王咏柏诗云:老松先得大夫官,乃为切当。
《墨客挥犀》:苏伯材奉议云:凡欲松偃盖极不难栽时,当去松中大根,惟留四旁须根,则无不偃盖。
《后山谈》:丛中州松子,虽秕小不可食,然其子可种。惟不可近手,以杖击其蓬,使子堕地。用深锥刺地深五寸许,以帚埽入之,无有不生者,东坡居士种松法。《白玉蟾文》:太微宫中奎星之精化而为松,矫矫郁届A然于严霜积雪之间。
贤奕,今人称泰山五大夫。俱云:五松树至不能得其数,以为疑独黄美。引《史记》载,秦始皇上泰山,风雨暴至,休于树下,遂封其树为五大夫。五大夫,秦官名,第九爵也。此语可證千古之误。
《瓶花谱》:二品八命松枝。

松部外编

《搜神记》:偓佺者,槐山采药父也。好食松实,形体生毛,长七寸。两目更方能飞,行逐走马。以松子遗尧,尧不暇。服松者,简松也。时受服者皆三百岁。
《列仙传》:仇生者,不知何许人。汤时为木,正常食松脂。在尸乡北山上自作石室,周武王幸其室祠之。《神仙传》:赵瞿者,字子荣,上党人也。得癞病重垂死,或告其家云:当及生弃之,若死于家,则世世子孙相蛀耳。家人为作一年,粮送置山中。恐虎狼害之,从外以木砦之。瞿悲伤自恨,昼夜啼泣。如此百馀日,夜中忽见石室前有三人问瞿何人,瞿度深山穷林之中非人,所行之处必是神灵。乃自陈乞叩头求哀,其人行诸砦中,有如云气,了无所碍。问瞿必欲愈,病当服药能否。瞿曰:无状多罪婴,此恶疾已见疏,弃死在旦夕。若刖足割鼻而可活,犹所甚愿况服药,岂不能也。神人乃以松子、松柏脂、各五升赐之,告瞿曰:此不但愈病,当长生耳。服半可愈,愈即勿废。瞿服之未尽病愈,身体强健,乃归家。家人谓是鬼,具说其由。乃喜,遂更服之二年,颜色转少,肌肤光泽,走如飞鸟。年七十馀,食雉兔皆嚼其骨,能负重更不疲极。年百七十,夜卧,忽见屋间光有如镜者,以问左右云:不见后一日,一室内尽明,能夜书文。再见面上有二人,长三尺,乃美女也。甚端正,但小耳戏其鼻上。如此二女稍长大至如人,不复在面上,出在前侧。常闻琴瑟之声,欣然欢乐。在人间三百馀年,常如童子颜色,入山不知所之。黄初平得仙道兄,初起弃妻子,就初平学共服松脂、茯苓。至五百岁,能坐在立,亡行于日中无影而有童子之色。
孔元方,许昌人也。常服松脂、茯苓、松实等药,老而益少,容如四十许人。
抱朴子,成帝时猎者。于终南山见一人无衣服,身皆生黑毛,跳坑越涧如飞。乃密伺其所,在合围取得,乃是一妇人。问之言是秦之宫人,关东贼至秦,秦王出降,惊走入山,饥无所食,有一老翁教我食松、柏叶。实初时苦涩,后稍便吃,遂不复饥。冬不寒,夏不热。此女是秦人,至成帝时三百馀载矣。王子秀服茯苓十八年,玉女从之,能隐能彰,不食谷,灸瘢灭,面体玉泽。
《魏夫人传》:夫人志慕神仙味,真耽元欲求冲举,常服胡麻、散茯苓丸。
《酉阳杂俎》:陕州西北白径岭上逻村,村之田氏尝穿井得一根大如臂节中粗,皮若茯苓,香气似朮。其家奉释有象设数十,遂寘于像前。田氏女名登娘,十六七,有容质,其父常令供香火焉。经岁馀,女尝日见一少年出入佛堂中,白衣蹑屐,女遂私之。精神举止有异于常矣。其物根,每岁至春萌芽,其女有妊,乃具白于母,母疑其怪。尝有衲僧过门,其家因留之供养。僧将入佛宇辄为物,拒之。一日女随母他出僧入佛堂门,才启有一鸽拂僧飞去。其夕女不复见,其怪视其根亦成朽蠹。女娠才七月,产物三节,其形如像前根也。田氏并火焚之,其怪亦绝旧说。枸杞、茯苓、人参、朮形有异,服之获上寿,或不荤血,不色欲。遇之必能降真为地仙矣。田氏非冀,故见怪而去之宜乎。
《神境记》:荣阳郡南有石室,室后有孤松千丈,常有双鹤晨必接翮,夕辄偶影。传曰:昔有夫妇二人俱隐此室年,数百化成双鹤。
《高僧传》:天台智者院释行满居房槛外有巨松横枝之上,寄生小树。每满出坐,其寄生必袅袅向侧。时谓此树作礼茶头也。
《原化书》:崔希真十月一日遇老父于门,献松花酒。老父曰:此酒无味,乃于怀中取丸药置酒中,味极美。后问天师,师曰:此真人葛洪第三子,其药乃千岁松胶也。
《云仙杂记》:茅山有野人见一使者,异服,牵一白羊。野人问居何地,曰:偃盖山随至古松下而没。松形果如偃盖。意使者,乃松树精,羊乃茯苓耳。
《岳阳风土记》:白鹤老松,古木精也。李观守贺州,有道人陈某自云一百三十六岁。因言及吕洞宾曰:近在南岳见之。吕云过岳阳,日憩城南古松阴。有人自杪而下来相揖曰:某非山精木魅,故能识先生,幸先生哀怜。吕因与丹一粒赠之,以诗吕举以示陈。陈记其末云:惟有城南老树精,分明知道神仙过。明日陈行留之不可。后年馀李守岳阳,因访前事,果城南有老松。以问近寺,僧曰:先生旧题诗寺壁久已摧毁,但能记其诗曰:独自行来独自坐,无限世人不识我。惟有城南老树精,分明知道神仙过。后为亭松,前曰过仙亭。旧松枯槁,今复郁茂,得非丹饵之力耶。
曲洧旧闻,中岳顶上松干如插笔,其间数株。上巨下细,柯似枯槎。皮或剥落有半荣者,僧指云此是岳神。为圭禅师夜移,天将晓,其鬼兵惧遽,倒植之而去。《群芳谱》:元圭法师坐禅于岩阿下,忽有岳神来拜请受正。法师付戒毕,神曰:愿展小神通。师曰:吾东岭无松,此处多松。汝能移于东岭乎。神曰:敬听命,愿勿恐拜。辞而去,是夜雷雨交至。次日见岩前松皆移东岭。《罗浮志》:罗浮奏宸桥南有古松七株,上凌霄,汉仙灵常此憩息。邹葆光有道术,宣和中召至凝神殿。有七人从之,倏不见。上问为谁,葆光对曰:臣居山常习剑术,此七人者,古松也。上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