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松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目录

 松部汇考
  松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
  周礼〈夏官职方氏〉
  礼纬〈斗咸仪〉
  山海经〈西山经 北山经 中山经 大荒西经〉
  史记〈龟策传〉
  玉策记〈千岁松〉
  张华博物志〈松脂〉
  抱朴子〈飞节芝〉
  郭义恭广志〈松子〉
  段成式酉阳杂俎〈五粒松〉
  郭橐驼种树书〈种松〉
  东坡杂记〈服茯苓法 服松脂法 种松法〉
  新罗国记〈松〉
  王世懋果疏〈栝子松〉
  本草纲目〈松 海松子 茯苓〉
  王象晋群芳谱〈松〉
  广群芳谱〈落叶松 白松〉
  黄山志〈黄山松〉
  直省志书〈卢龙县 莱芜县 日照县 咸宁县 巩昌府 歙县 常熟县 山阴县 天台县 峨嵋县 桂平县〉

草木典第一百九十七卷

松部汇考

释名

《书经》     海松〈开宝〉
五鬣松《酉阳杂俎》 五粒松《纲目》

松图


《书经》《夏书禹贡》

青州厥贡,岱畎丝枲,铅松怪石。
〈传〉岱山之谷出此五物,皆贡之。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
山有桥松。
〈朱注〉上竦无枝曰桥。
《周礼》《夏官》
职方氏:辨九州之国,使同贯利河内,曰冀州其利松柏。
易氏曰:禹贡冀州厥木,惟条条长也,其利松柏宜矣。
《礼纬》斗威仪
君乘木而王其政,升平时则松为常生。

《山海经》《西山经》

钱来之山,其上多松。
白于之山,上多松柏。

《北山经》

涿光之山,其上多松柏。
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
诸馀之山,其下多松柏。
咸山,是多松柏。
谒戾之山,其上多松柏。

《中山经》

荆山,其木多松柏。
骄山,其木多松柏。
大尧之山,其木多松柏。
翼望之山,其上多松柏。
皮山,其木多松柏。
之山,其上多松柏。堇理之山,其上多松柏。
从山,其上多松柏。婴䃌之山,其上多松柏。

《大荒西经》

西海之外,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树,名曰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史记》《龟策传》

蓍龟传曰:下有伏灵,上有兔丝;上有捣蓍,下有神龟。所谓伏灵者,在兔丝之下,状似飞鸟之形。新雨已,天清静无风,以夜捎兔丝去之,即以烛此地烛之,火灭,即记其处,以新布四丈环置之,明即掘取之,入四尺至七尺,得矣,过七尺不可得。伏灵者,千岁松根也,食之不死。

《玉策记》千岁松

千岁松树枝叶四边披起。上杪不长,望而视之,有如偃盖。其中有物,或如青牛,或如青犬,或如人皆寿万岁。

张华《博物志》松脂

松柏脂入地千年化为茯苓,茯苓化为琥珀。琥珀一名江珠,今泰山出茯苓而无琥珀,盖州永昌出琥珀而无茯苓。

《抱朴子》飞节芝

松树之三千岁者,其皮中有聚脂,状如龙形,名曰飞节芝。

郭义恭《广志》松子

千岁老松子,色黄白,味似栗,可食。

段成式《酉阳杂俎》五粒松

松今言两粒、五粒,粒当言鬣成。式修竹里私第大堂前有五鬣松,两根大,财如碗。甲子年结实,味如新罗。南诏者,不别五鬣松皮不鳞中,使仇士良水硙亭子。在城东有两鬣皮不鳞者,又有七鬣者,不知自何而得。俗谓孔雀松,三鬣松也。松命根遇石则偃,盖不必千年也。

郭橐驼《种树书》种松

栽松时去松中大根,唯留四傍须根,则无不偃。盖一年之计种之以竹,十年之计种之以木。
松必用春后社前,带土栽培,百株百活。舍此时,决无生理也。
春分后,勿种松。秋分后,方宜种。
种松法大概与竹同,只要根实不令摇动,自然活。今移树者,以《小牌记》,取南枝,不若先凿窟,沃水浇泥,方栽筑。令实不可蹈,仍多以木扶之,恐风摇动,其颠则根摇,虽尺许之木,亦不活。根不摇,虽大可活。更茎上无使枝叶繁,则不招风。
斫松树五更初斫倒便削去皮,则无白蚁,犹须择,血忌日以斧敲之云:今日血忌,则白蚁自出。

《东坡杂记》服茯苓法

茯苓自是神仙上药。视其中有赤筋脉,若不能去,服久不利人眼,或使人眼小。当削去皮,研为方寸块。银石器中,清水煮以酥软,解散为度,入细布袋中,以冷水揉,搜如作葛粉状。澄取粉而筋脉留袋中,弃去不用。用其粉以蜜和如湿香状,蒸过食之尤佳。胡麻但取纯黑脂麻,九蒸九暴,入水烂研,滤取白汁,银石器中熬如作杏酪汤更入去皮核,烂研枣肉与茯苓粉一处搜和食之尤奇。

服松脂法

松脂以真定者为良,细布袋盛清水为沸。汤煮浮水面者,以新罩篱掠取置新水中,久煮不出者,皆弃不用。入生白茯苓末,不制但削去皮,捣罗拌匀。每日早取三钱著口中,用少熟水搅漱,仍以脂如常法揩齿,毕更啜少熟水咽之,仍漱吐如法,能坚牙齿,驻颜乌髭也。

种松法

十月以后,冬至以前,松实结熟而未落,折取并萼收之竹器中,悬之风道。未熟则不生,过熟则随风飞去。至春初,敲取其实,以大铁锤入荒茅地中数寸,置数粒其中,得春雨自生。自采实至种皆以不犯手气为佳。松性至坚,悍然始生,至脆弱多,畏日,与牛羊故。须荒茅地以茅阴障日。若白地当杂,大麦数十粒种之,赖麦阴乃活。须护以棘,日使人行视,三五年乃成。五年之后,乃可洗其下枝,使高。七年之后,乃可去其细密者,使大大略如此。

《新罗国记》

松树大连抱有五粒子,形如桃仁而稍小,皮硬。有人取而食之,味如胡桃,浸酒疗风。

王世懋《果疏》栝子松

栝子松俗名剔牙松,岁久亦生实。虽小亦甘香可食。南京徐氏西园一株是元时,物秀色参天目中第一。

《本草纲目》

释名
李时珍曰:按王安石字说云:松为百木之长,松犹公也,柏犹伯也。故松从公,柏从白。
集解

《别录》曰:松脂生太山,山谷六月采。
苏颂曰:松处处有之,其叶有两鬣、五鬣、七鬣。岁久则实繁中原。虽有不及塞上者,佳好也。松脂以通明如薰,陆香颗者为胜。
寇宗奭曰:松黄一如蒲,但味差淡,松子多,海东来今关右亦有但细小味薄也。
李时珍曰:松树磥砢,修耸多节。其皮粗厚有鳞,形其叶。后凋二三月,抽蕤生花长四五寸。采其花蕊为松黄,结实状如猪心,叠成鳞砌。秋老则子长鳞裂,然叶有二针、三针、五针之别。三针者为栝子松,五针者为柏子松。其子大如柏子,惟辽海及云南者,子大如巴豆,可食,谓之海松子,详见《果部》。孙思邈云:松脂以衡山者为良。衡山东五百里满谷所出者,与天下不同。苏轼云:镇定松脂亦良。《抱朴子》云:凡老松,皮内自然聚脂为第一,胜于凿取及煮成者,其根下有伤处,不见日月者为阴脂,尤佳。老松馀气结为茯苓,千年松脂化为琥珀。《玉策记》云:千年松树,四边枝起,上杪不长如偃盖,其精化为青牛、青羊、青犬、青人、伏龟。其寿皆千岁。
松脂修治

陶弘景曰:采鍊松脂法,并在服食方中以桑灰汁或酒煮软,挼纳寒水中,数十过白滑则可用。
苏颂曰:凡用松脂,先须鍊治。用大釜加水置甑,用白茅藉甑底,又加黄砂于茅上厚寸许,然后布松脂于上,炊以桑薪汤,减频添热水。候松脂尽入釜中,乃出之,投于冷水。既凝又蒸,如此二过,其白如玉,然后入用。
松脂气味

苦甘温无毒。
甄权曰:甘平。
朱震亨曰:松脂属阳金伏汞。
松脂主治

《本经》曰:痈疽、恶疮、头疡、白秃、疥瘙、风气、安五脏、除热,久服轻身,不老延年。
《别录》曰:除胃中伏热,咽乾、消渴、风痹、死肌。鍊之令白,其赤者主恶痹。
甄权曰:煎膏生肌、止痛、排脓、抽风,贴诸疮脓血。瘘烂塞,牙孔杀虫。
《大明》曰:除邪、下气、润心肺、治耳聋。古方多用辟谷。李时珍曰:强筋骨,利耳目、治崩带。
松脂发明

陶弘景曰:松柏皆有脂润。凌冬不凋,理为佳物。服食多用,但人多轻忽之耳。
苏颂曰:道人服饵,或合茯苓、松柏、实菊花作丸。亦可单服。
李时珍曰:松叶松实服饵所须,松节松心耐久不朽。松脂则又树之津液精华也。在土不朽,流脂日久变为琥珀,宜其可以辟谷延龄。葛洪《抱朴子》云:上党赵瞿病癞历年,垂死其家,弃之送置山穴中。瞿怨泣,经日有仙人见而哀之,以一囊药与之。瞿服百馀日,其疮都愈,颜色丰悦,肌肤玉泽。仙人再过之,瞿谢活命之恩,乞求其方。仙人曰:此是松脂,山中便多,此物汝鍊服之,可以长生不死。瞿乃归家,长服,身体转轻,气力百倍。登危涉险,终日不困。年百馀岁,齿不坠,发不白。夜卧忽见屋间有光,大如镜,久而一室尽明,如昼。又见面上有采女二人戏于口鼻之閒。后入抱犊山,成地仙于时。人闻瞿服此脂,皆竞服之。车运驴负,积之盈室。不过一月,未觉大益,皆辄止焉。志之不坚,如此张氏医说有服松丹之法。
松节气味

苦温无毒。
松节主治

《别录》曰:百邪、久风、风虚、脚痹、疼痛。
陶弘景曰:酿酒主脚弱骨节风。
朱震亨曰:炒焦治筋骨,间病能燥血中之湿。
李时珍曰:治风蛀牙痛。煎水含漱,或烧灰,日揩有效。
松节发明

李时珍曰:松节,松之骨也。质坚气劲,久亦不朽,故筋骨间风湿诸病宜之。
〈音诣火烧松枝取液也〉

苏恭曰:治疮疥及牛马疮。
松叶气味

苦温无毒。
松叶主治

《别录》曰:风湿疮,生毛发,安五脏守中不饥,延年。陶弘景曰:细切以水及面饮服之,或捣屑丸服,可断谷及治恶疾。
《大明》曰:炙窨、冻疮、风疮佳。
李时珍曰:去风痛、脚痹,杀米虫。
松花气味

甘温无毒。
朱震亨曰:多食发上焦热病。
松花主治

李时珍曰:润心肺、益气、除风、止血,亦可酿酒。
松花发明

苏恭曰:松花,即松黄。拂取正似蒲黄,酒服,令轻身疗病,胜似皮叶及脂也。
苏颂曰:花上黄粉,山人及时拂取,作汤点之甚佳。但不堪停久,故鲜用寄远。
李时珍曰:今人收黄和、白沙糖,印为饼膏,犹果饼。食之且难久收,恐轻身疗病之功,未必胜脂叶也。
根白皮气味

苦温无毒。
根白皮主治

《别录》曰:辟谷不饥。
《大明》曰:补五劳益气。
木皮主治

李时珍曰:痈疽疮口不合,生肌止血,治白秃杖,疮汤火疮。
附方

服食辟谷,千金方用松脂,十斤以桑薪灰汁一石,煮五七沸,漉出冷水中。旋复煮之,凡十遍,乃白细研为散。每服一二钱粥,饮调下日三服,服至十两以上不饥,饥再服之。一年以后,夜视目明,久服延年益寿。又法百鍊松脂,治下筛。蜜和纳角中,勿见风。日每服一团,一日三服。服至百日,耐寒暑,二百日五脏补益,五年即见西王母。伏虎禅师佛法用松脂十斤鍊之五度,令苦味尽。每一斤入茯苓四两,每旦水服一刀圭,能令不食而复延龄,身轻清爽。
强筋补益,四圣不老丹用明松脂一斤,以无灰酒沙锅内,桑柴火煮数沸,竹枝搅稠,乃住火。倾入水内,结块,复以酒煮九遍,其脂如玉。不苦不涩乃止,为细末。用十二两入白茯苓末,半斤黄菊花末、半斤柏子仁去油,取霜半斤鍊蜜丸,如梧子大每空心,好酒送下七十二丸须择吉日修合,勿令妇人鸡犬见之。松梅丸用松脂,以长流水桑柴煮,拔三次,再以桑灰滴汁煮七次,扯拔更以好酒煮二次,仍以长流水煮二次,色白不苦为度。每一斤入九蒸地黄末、十两乌梅末、六两鍊蜜丸梧子大。每服七十丸,空心盐米汤。下健阳补,中强筋润肌,大能益人。〈白飞霞方〉
揩齿固牙,松脂出镇定者,佳稀布盛入沸汤煮,取浮水面者投冷水中。不出者不用研末,入白茯苓末和匀,日用揩齿漱口,亦可咽之,固牙驻颜。〈苏东坡仇池笔记〉历节诸风、百节酸痛不可忍,松脂三十斤鍊五十遍,以鍊酥三升,和脂三升,搅令极稠。每旦空心,酒服方寸,匕日三服,数食面粥为佳,慎血腥,生冷酢物果子一百日瘥。〈外台秘要〉
肝虚目泪,鍊成松脂一斤、酿米二斗、水七斗造酒,频饮之。
妇人白带,松香五两、酒二升煮乾,木臼杵细,酒糊丸如梧子大,每服百丸温下。〈摘元方〉
小儿秃疮,简便方:用松香五钱、猪脂一两熬,搽一日数次,数日即愈。《卫生宝鉴》:用沥青二两、黄蜡一两、半铜绿一钱半、麻油一两半,文武火熬收,每摊贴之神效。
小儿紧唇,松脂炙化贴之。〈圣惠方〉
风虫牙痛,刮松上脂,滚水泡化,一漱即止,试验。〈集简方〉龋齿有孔,松脂纴塞。须臾,虫从脂出。〈梅师方〉
久聋不听,鍊松脂三两、巴豆一两,和捣成丸薄绵裹塞,一日二度。〈梅师方〉
一切瘘疮,鍊成松脂末填令,满日三四度。〈圣惠方〉一切肿毒,松香八两、铜青二钱、蓖麻仁五钱同捣作膏,摊贴甚妙。〈李楼奇方〉
软疖频发,翠玉膏用通明、沥青八两、铜绿二两、麻油三钱、雄猪胆汁三个。先溶沥青,乃下油胆,倾入水中,扯拔器盛。每月绯帛摊贴,不须再换。
小金丝膏治一切疮疖、肿毒。沥青白胶香各二两,乳香二钱,没药一两,黄蜡三钱,又以香油三钱同熬至滴下不散,倾入水中,扯千遍收贮。每捻作,饼贴之。疥癣、湿疮,松胶香研细,少入轻粉,先以油涂疮糁末在上,一日便乾,顽者三二度愈。〈刘涓子鬼遗方〉阴囊湿痒欲溃者,用板儿松香为末,纸卷作筒。每根入花椒三粒,浸灯盏内三宿,取出点烧,淋下油搽之,先以米泔洗过。〈简便方〉
金疮出血:沥青末少加生铜屑末糁之,立愈。〈经验方〉猪啮成疮:松脂鍊作饼贴之。〈千金方〉
刺入肉中,百理不瘥,松脂流出如乳头香者,傅上以帛裹三五日,当有根出。不痛不痒,不觉自安。〈兵部手集〉历节风痛,四肢如解脱:松节酒用二十斤、酒五斗,浸三七日。每服一合,日五六服。〈外台秘要〉
转筋挛急:松节一两剉如米大,乳香一钱、银石器慢火炒焦,存一二分性,出火毒研末。每服一二钱,热木瓜酒调下,一应筋病,皆治之。〈秘宝方〉
风热牙痛:圣惠方用油松节如枣大,一块碎切,胡椒七颗入,烧酒须二三盏,乘热入飞过。白矾少许,噙漱三五口,立瘥。又用松节二两,槐白皮、地骨皮各一两,浆水煎汤,热漱冷吐,瘥乃止。
反胃吐食:松节煎酒细饮之。〈百一方〉
阴毒腹痛:油松木七块炒焦,冲酒二钟,热服。〈集简方〉颠扑伤损:松节煎酒服。〈谈野翁方〉
服食松叶,松叶细切更研,每日食前以酒调下二钱,亦可煮汁作粥食。初服稍难,久则自便矣。令人不老,身生绿毛,轻身益气,久服不已,绝谷不饥不渴。〈圣惠方〉天行瘟疫:松叶细切,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能辟五气瘟。〈伤寒类要〉
中风口喎:青松叶一斤捣汁,清酒一升浸二宿,近火一宿。初服半升,渐至一升,头面汗出即止。〈千金方〉三年中风:松叶一斤细切,以酒一斗煮取三升顿服,汗出立瘥。〈千金方〉
历节风痛:松叶捣汁一升,以酒三升浸,七日服一合,日三服。〈千金方〉
脚气风痹:松叶酒治十二,风痹不能行,服更生散四钱及众疗不得力。服此一剂,便能行远。不过两剂松叶六十斤细剉,以水四石煮。取四斗九升以米五斗酿如常法别煮,松叶汁以渍米并饙饭,泥酿封头七日,发澄饮之取醉,得此酒力者甚众。〈千金方〉
风牙肿痛:松叶一握,盐一合,酒二升煎漱。〈圣惠方〉大风恶疮:猪肉松叶二斤、麻黄去节五两,剉以生绢袋。盛清酒二斗浸之,春夏五日、秋冬七日,每温服一盏,常令醺醺以效为度。〈圣惠方〉
阴囊湿痒:松毛煎汤频洗。〈简便方〉
头旋脑肿:三月收松花,并槁五六寸如鼠尾者,蒸切一升,以生绢囊贮浸三升酒中。五日空心,暖饮五合,立效。〈普济方〉
产后壮热,头痛颊赤,口乾唇焦,烦渴昏闷:用松花、蒲黄、川芎、当归、石膏等分为末,每服二钱、水一合、红花二捻同煎,七分细呷。〈本草衍义〉
肠风下血:松木皮去粗皮,取里白者,切晒焙研为末。每服一钱,许茶汤下。〈杨氏家藏方〉
三十年痢:赤松上苍皮一斗为末,面粥和服一升,日三服。不过一斗救人。〈圣惠方〉
金疮、杖疮、赤龙鳞,即古松皮锻,存性研末,搽之最止痛。〈永类方〉
小儿头疮、浸湿名胎风疮:古松上自有赤厚皮,入豆豉少许,瓦上炒,存性研末,入轻粉、香油调涂之。〈经验良方〉
海松子集解
马志曰:海松子,状如小栗三角,其中仁香美。东夷当果食之,亦代麻腐食之,与中国松子不同。
萧炳曰:五粒松一丛五叶,如钗道家服,食绝。粒子如巴豆,新罗往往进之。
苏颂曰:五粒字当作五鬣,音传讹也。五鬣为一丛,或有两鬣、七鬣者,松岁久则实繁中原。虽有小而不及塞上者佳好也。
吴瑞曰:松子有南松、北松、华阴松,形小壳,薄有斑,极香。新罗者,肉甚香美。
李时珍曰:海松子出辽东及云南,其树与中国松树同。唯五叶一丛者,毬内结子大如巴豆而有三棱,惟一头尖尔,久收亦油。马志谓似小栗,殊失本体。中国松子大如柏子,亦可入药,不堪果食,详见《木部松下》。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予种五鬣松二株,根大如碗,结实与新罗、南诏者无别。其三鬣者,俗呼孔雀松,亦有七鬣者,或云三针者,为栝子松。五针者为柏子松。
仁气味

甘小温无毒。
李珣曰:新罗松子甘美大温,去皮食之甚香。与云南松子不同,云南松子似巴豆,其味不及与卑古国偏桃仁相似,多食发热毒。
李时珍曰:按《医说》云:食胡羊肉,不可食松子。而《物类相感志》云:凡杂色羊肉,入松子,则无毒。其说不同何哉。
仁主治

开宝曰:骨节风、头眩、去死肌、变白、散水、气润,五脏不饥。《别录》曰:逐风痹、寒气、虚羸、少气,补不足、润皮肤、肥五脏。
李珣曰:主诸风、温肠胃,久服轻身,延年不老。
李时珍曰:润肺、治燥、结欬嗽。
寇宗奭曰:同柏子治虚秘。
发明

李时珍曰:服食家用松子,皆海松子。曰:中国松子肌细力薄,只可入药耳。按《列仙传》云:偓佺好食松实,体毛数寸,走及奔马。又犊子少在黑山食松子、茯苓,寿数百岁。又赤松子好食松实,天门冬石脂。齿落更生,发落更出,莫知所终,皆指此松子也。
附方

服松子法:七月取松实,过时即落难收也。去木皮捣如膏收之。每丸鸡子大,酒调下。日三服,百日身轻,三百日行五百里,绝谷久服。神仙渴即饮水,亦可以鍊过松脂同服之。〈圣惠方〉
肺燥、欬嗽。苏游凤髓汤用松子仁一两、胡桃仁二两研膏,和熟蜜半两收之。每服二钱,食后沸汤点服。〈外台秘要〉
小儿寒嗽,或作壅喘,用松子仁五个百部,炒麻黄各三分、杏仁四十个。去皮尖以少水略煮,三五沸化,白砂糖丸芡子。大每食后,含化十丸大妙。〈钱乙小儿方〉大便虚秘,松子仁、柏子仁、麻子仁等分研,泥溶白蜡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黄芪汤下。〈寇宗奭〉
茯苓释名
寇宗奭曰:多年樵斫之松,根之气味抑郁未绝,精英未沦。其津气盛者,发泄于外,结为茯苓。故不抱根离其本体,有零之义也。津气不盛止,能附结本根,既不离本故曰伏神。
李时珍曰:茯苓,《史记·龟策传》作伏灵,盖松之神灵之气,伏结而成,故谓之伏灵、伏神也。《仙经》言:伏灵大如拳者,佩之令百鬼消灭,则神灵之气益可徵矣。俗作苓者,传写之讹耳。下有伏灵,上有兔丝,故又名伏兔。或云其形如兔,故名亦通。
集解

《别录》曰:茯苓、茯神生太山山谷大松下。二月八月采阴乾。
陶弘景曰:今出郁州大者,如三四升器。外皮黑而细皱,内坚。白形如鸟兽龟鳖者良,虚赤者不佳。性无朽蛀,埋地中三十年犹色,理无异也。
苏恭曰:今太山亦有茯苓,实而理小,不复采用,第一出华山,形极粗大。雍州南山亦有,不如华山。
韩保升曰:所在大松处皆有,惟华山最多。生枯松树下,形块无定,以似龟鸟形者为佳。
掌禹锡曰:范子计然言:茯苓出嵩山及三辅。《淮南子》言:千年之松,下有茯苓,上有兔丝。《典术》言:松脂入地千岁为茯苓,望松树赤者有之。《广志》言:伏神乃松汁所作,胜于茯苓。或云即茯苓贯著松根者,生朱提濮阳县。
苏颂曰:今太华、嵩山皆有之,出大松下,附根而生,无苗叶,花实作瑰如拳。在土底大者,至数斤。有赤白二种,或云松脂变成,或云假松气而生。今东人见山中古松,久为人斩。伐其枯折槎蘖,枝叶不复,上生者谓之茯苓。拨即于四面丈馀地内,以铁头、锥刺地。如有茯苓,则锥固不可拔,乃掘取之。其拨大者,茯苓亦大,皆自作块。不附著根,其包根而轻虚者为伏神,则假气生者,其说胜矣。《龟策传》云:茯苓在兔丝之下,状如飞鸟之形。新雨已霁,天静无风,以火夜烧兔丝,去之即篝烛此地,罩之火灭,即记其处,明乃掘取,入地四尺或七尺得矣。此类今不闻有之。
寇宗奭曰:上有兔丝之说,甚为轻信。
李时珍曰:下有茯苓则上有灵气,如丝之状,山人亦时见之,非兔丝子之兔丝也。注淮南子者,以兔丝子及女萝为说诬矣。茯苓有大如斗者,有坚如石者,绝胜其轻虚者不佳。盖年浅未坚,故尔刘宋王微茯苓赞云:皓苓下居彤丝上荟中,状鸡凫,其容龟。蔡神侔少司保延幼艾终志不移,柔红可佩,观此彤丝即兔丝之證矣。寇氏未解此义。
修治

雷敩曰:凡用皮去心,捣细于水盆中。搅浊浮者,滤去之,此是茯苓。赤筋若误服饵,令人瞳子并黑睛点小兼盲目。
陶弘景曰:作丸散者,先煮二三沸,乃切暴乾用。
气味

甘平无毒。
张元素曰:性温味甘而淡,气味俱薄,浮而升阳也。徐之才曰:马问为之使得甘草、防风、芍药、紫石英、麦门冬共疗五脏,恶白敛畏。牡蒙、地榆、雄黄、秦艽、龟甲,忌米醋及酸物。
陶弘景曰:药无马问或是马茎也。
苏恭曰:李氏本草马刀为茯苓。使问,字草书,似刀字,传讹耳。
马志曰:二注恐皆非也,当是马蔺字。
主治

《本经》曰:胸胁逆气,忧恚惊邪恐悸、心下结痛、寒热烦满、欬逆、口焦舌乾、利小便久,服安魂养神,不饥延年。《别录》曰:止消渴、好睡、大腹淋沥、膈中痰水、水肿、淋结、开胸腑、调脏气、伐肾邪、长阴、益气力、保神气。
甄权曰:开胃止呕、逆善安心神、主肺痿、痰壅心、腹胀满、小儿惊痫、女人热淋。
《大明》曰:补五劳七伤、开心益志,止健忘、煖腰膝、安胎。张元素曰:止渴、利小便、除湿益燥、和中益气、利腰脐间血。
李杲曰:逐水缓脾、生津导气、平火止泄、除虚热、开腠理。
王好古曰:泻膀胱、益脾胃、治肾、积奔豚。
赤茯苓主治

甄权曰:破结血。
李时珍曰:泻心、小肠、膀胱,湿热利窍行水。
茯苓皮主治

李时珍曰:水肿、肤胀、利水道、开腠理。
发明

陶弘景曰:茯苓白色者补,赤色者利,俗用甚多。仙方服食,亦为至要。云其通神而致灵,和魂而鍊魄,利窍而益脉,厚肠而开心,调营而理卫,上品仙药也,善能断谷不饥。
寇宗奭曰:茯苓,行水之功多益心脾,不可缺也。张元素曰:茯苓赤泻白补,上古无此说。气味俱薄,性浮而升。其用有五:利小便也、开腠理也、生津液也、除虚热也、止泻也。如小便利或数者,多服则损人目。汗多人服之,亦损元气夭人,为其淡而渗也。
又曰:淡为天之阳,阳当上行,何以利水而泻下。气薄者,阳中之阴,所以茯苓利水泻下,不离阳之体,故入手太阳。
李杲曰:白者入壬癸,赤者入丙丁。味甘而淡降也,阳中阴也。其用有六:利窍而除湿,益气而和中,治惊悸、生津液。小便多者能止,小便结者能通。
又曰:湿淫所胜,小便不利,淡以利窍,甘以助阳,温平能益脾逐水,乃除湿之圣药也。
王好古曰:白者入手太阴、足太阳,经气分。赤者入足太阴、手少阴。太阳气分伐肾邪,小便多能止之,小便涩能利之。与车前子相似,虽利小便而不走气,酒浸与光明、朱砂同用,能秘真元。味甘而平,如何是利小便耶。
朱震亨曰:茯苓得松之馀气而成,属金仲景,利小便多用之,此暴新病之要药也。若阴虚者,恐未为宜。此物有行水之功,久服损人。八味丸用之者,亦不过接引他药。归就肾经去胞中,久陈积垢,为搬运之功耳。李时珍曰:茯苓,《本草》又言:利小便,伐肾邪。至李东垣、王海藏乃言:小便多者,能止涩者,能通同朱砂,能秘真元。而朱丹溪又言:阴虚者,不宜用,义似相反何哉。茯苓气味淡而渗,其性上行生津液、开腠理、滋水之原,而下降利小便,故张洁古谓其属阳浮而升,言其性也。东垣谓其为阳中之阴降,而下言其功也。素问云:饮食入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观此则知淡渗之药俱皆上行而后下降,非直下行也。小便多,其源亦异。素问云:肺气盛则便,数而欠虚则欠,小便遗数、心虚则少气,遗溺、下焦虚则遗溺,胞移热于膀胱则遗溺,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厥阴病则遗溺闭癃。所谓肺气盛者,实热也。其人必气壮脉强,宜用茯苓甘淡以渗其热。故曰小便多者能止也。若夫肺虚、心虚、胞热、厥阴病者,皆虚热也。其人必上热下寒,脉虚而弱,法当用升阳之药,以升水降火。膀胱不约、下焦虚者,乃火投于水,水泉不藏脱阳之,证其人必肢冷脉迟,法当用温热之药,峻补其下,交济坎离二证皆非茯苓辈,淡渗之药所可治,故曰阴虚者,不宜用也。仙家虽有服食之法,亦当因人而用焉。
伏神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辟不祥疗风、眩风、虚五劳、口乾、止惊悸、多恚怒喜、忘开心、益智、安魂魄、养精神。
甄权曰:补劳乏主,心下急痛,坚满人虚而小肠不利,加而用之。
神木主治〈即伏神心内木也〉

甄权曰:偏风口、面喎、斜毒风、筋挛不语、心神惊掣,虚而健忘。
李时珍曰:治脚气、痹痛诸筋牵缩。
发明

陶弘景曰:仙方止云:茯苓而无伏神为疗,既同用应无嫌。李时珍曰:《神农本草》止言:茯苓,《名医别录》始添伏神,而主治皆同。后人治心病,必用伏神。故洁古张氏云:风眩、心虚非伏神不能除,然茯苓亦未尝不治心病也。陶弘景始言:茯苓赤泻白补。李杲复分,赤入丙丁,白入壬癸。此其发前人之秘者,时珍则谓茯苓、伏神,只当云赤入血分,白入气分,各从其类。如牡丹、芍药之义,不当以丙、丁、壬、癸分也。若以丙、丁、壬、癸分,则白茯苓不能治心病,赤茯苓不能入膀胱矣。张元素不分赤白之说,于理欠通。《圣济录》:松节散用伏神,心中木一两、乳香一钱,石器炒研为末,每服二钱,木瓜酒下。治风寒、冷湿、抟于筋骨、足筋挛痛、行步艰难,但是诸筋挛缩、疼痛并主之。
附方

服茯苓法:苏颂曰:集仙方多单饵,茯苓其法取白茯苓五斤,去黑皮,捣筛以熟绢囊盛于二斗米下蒸之,米熟即止,暴乾又蒸。如此三遍,乃取牛乳二斗,和合著铜器中,微火煮如膏收之。每食以竹刀割随,性饱食,辟谷不饥也。如欲食谷,先煮葵汁饮之。又茯苓酥法:白茯苓三十斤,山之阳者,甘美山之阴者,味苦去皮、薄切,暴乾蒸之。以汤淋去苦味,淋之不止。其汁当甜,乃暴乾筛末,用酒三石、蜜三升相和,置大瓮中。搅之百匝,密封勿泄气。冬五十日、夏二十五日,酥自浮出酒,上掠取。其味极甘美,作掌大块,空室中阴乾,色赤如枣。饥时食一枚酒送之,终日不食,名神仙度世之法。又服食法:以茯苓合白菊花,或合桂心,或合朮为散丸,自任皆可常服,补益殊胜。儒门事亲,方用茯苓四两、头白面二两,水调作饼。以黄蜡三两煎熟饱食一顿,便绝食辟谷。至三日觉难受,以后气力渐生也。经验后方服法:用华山挺子茯苓,削如枣大方块,安新瓮内,好酒浸之,纸封一重。百日乃开,其色当如饧糖,可日食一块。至百日,肌体润泽。一年可夜视物,久久肠化为筋,延年耐久,面若童颜。《嵩高记》:用茯苓、松脂各二斤,淳酒浸之,和以白蜜。日三服之,久久通灵。又法:白茯苓去皮,酒浸十五日,漉出为散。每服三钱,水调下,日三服。孙真人《枕中记》云:茯苓久服,百日病除,二百日尽夜不眠。二年役使鬼神,四年后玉女来侍。葛洪《抱朴子》云:壬子季服茯苓十八年,玉女从之,能隐能彰,不食谷,灸瘢灭,面体玉泽。又黄初起服茯苓,五万日能坐在立,亡日中无影。
交感丸,方见《草部莎根》下。
吴仙丹,方见《果部吴茱萸》下。胸胁、气逆、胀满,茯苓一两,人参半两,每服三钱,水煎服日三。〈圣济总录〉
养心安神,朱雀丸治心神不定、恍惚健忘。不乐火,不下降水,不上升。时复振跳,常服消阴养火,全心气伏神二两,去皮沈香半两为末,炼蜜为丸,小豆大。每服三十丸,食后人参汤下。〈百一选方〉
血虚心汗,别处无汗,独心孔有汗,思虑多则汗亦多,宜养心血以艾汤调茯苓末,日服一钱。〈證治要诀〉心虚梦泄,或白浊、白茯苓末二钱,米汤调下,日二服,苏东坡方也。〈直指方〉
虚滑遗精:白茯苓二两、缩砂仁一两为末入盐,二钱精羊肉批片,掺药炙食,以酒送下。〈普济方〉
漏精、白浊方见《菜部薯蓣》下。
浊遗带下威喜丸,治丈夫元阳,虚惫精气,不固小便,下浊馀沥常流,寐梦多惊,频频遗泄,妇人白淫、白带,并治之。白茯苓四两,去皮作匮,以猪苓四钱半入内,煮二十馀沸。取出日乾,择去猪苓为末,化黄蜡,搜和丸弹子大,每嚼一丸空心津下,以小便清为度,忌米醋。李时珍曰:《抱朴子》言:茯苓千万岁,其上生小木,状似莲花,名曰木威喜芝。夜视有光,烧之不焦,带之辟兵服之,长生。和剂局方、威喜丸之名,盖取诸此。小便频多:白茯苓去皮,乾山药去皮,以白矾水瀹过焙等分为末,每米饮服二钱。〈儒门事亲〉
小便不禁:茯苓丸治心肾、俱虚神志不守、小便淋沥不禁,用白茯苓、赤茯苓等分为末,以新汲水,挼洗去筋控乾,以酒煮地黄汁捣膏,搜和丸弹子大,每嚼一丸,空心,盐酒下。〈三因方〉
小便淋沥,由心肾气虚、神室不守、以梦遗白浊。赤白茯苓等分为末,新汲水,飞去沫,控乾以地黄汁同捣酒熬作膏,和丸弹子大空心盐汤嚼下一丸。〈三因方〉下虚消渴,上盛下虚,心火炎烁肾,水枯涸不能交济而成渴,證白茯苓一斤、黄连一斤为末,熬天花粉作糊丸,梧子大,每温汤下五十丸。〈经验方〉
下部诸疾龙液,膏用坚实白茯苓去皮焙研,取清溪流水浸去筋膜,复焙入瓷罐内,以好蜜和匀入铜釜内,重汤桑柴灰煮一日,取出收之。每空心白汤下二三匙,解烦郁躁渴,一切下部疾皆可除。〈积善堂方〉飧泄、滑痢不止,白茯苓一两、木香煨半两为末,紫苏木瓜汤下二钱。〈百一选方〉妊娠水肿、小便不利、恶寒,赤茯苓去皮、葵子各半两为末,每服二钱,新汲水下。〈禹讲师方〉
卒然耳聋,黄蜡不拘多少和茯苓末细嚼,茶汤下之立验。〈普济方〉
面䵟雀斑,白茯苓末蜜和夜夜傅之,二七日愈。〈集验方〉猪鸡骨哽:五月五日取楮子、晒乾、白茯苓等分为末,每服二钱。乳香汤下一方,不用楮子,以所哽骨煎汤下。〈经验良方〉
痔漏神方,赤白茯苓去皮、没药各二两,破故纸四两、石臼捣成一块,春秋酒浸三日,夏二日,冬五日。取去木笼蒸熟,晒乾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酒服三十丸,渐加至五十丸。〈集验方〉
血馀怪病,手十指节断坏,惟有筋连无节肉、虫出如灯心,长数尺,遍身绿毛,卷名曰血馀。以茯苓、胡黄连煎汤,饮之愈。〈奇疾方〉
水肿、尿涩,茯苓、皮椒目等分煎汤,日饮取效。〈普济方〉

王象晋《群芳谱》

松百木之长,犹公。故字从公,磥砢多节,盘根、樛、枝皮粗厚,望之如龙鳞,四时常青不改,柯叶三针者为栝子。松七针者为果松。千岁之松下有茯苓,上有兔丝,又有赤松、白松、鹿尾松,秉性尤异。至如石桥怪松,则巉岩陁石所碍,郁不得伸变,为偃蹇离奇、轮囷,非松之性也。
种艺八月,终择成熟。松子、柏子同收,顿至来年春分时,甜水浸十日,治畦中。下水土粪漫散子于畦内,如种菜法,或单排点种上,覆土厚二指许。畦上搭短棚蔽日,旱则频浇,常须湿润。至秋后去棚,高四五寸。十月中夹薥篱以禦北风,畦内乱撒麦糠,覆树令梢上厚二三寸止。南方宜微盖至谷雨前后,手爬净浇之。次冬封盖如前,二年后于三月,带土移栽。先掘坎用粪土,相合纳坎中,水调成稀泥,栽于内拥土。令坎满下水塌,实不用杵筑、脚蹋。次日看有缝处,以细土掩之,常浇令湿。至十月以土覆藏,毋使露树春间去土,次年不须覆。若果松,须种于盆,仍用水隔,勿令蚁伤根。
移植过冬,至三候以后、至春社以前,松柏杉槐一切树皆可移栽。大树须广留土如一丈,树留土二尺。远移者二尺五寸,用草绳缠束根土,树大者从下去枝三二层。记南北运至栽处,深凿穴。先用水足,然后下树,加乾土将树架起,摇之令土至根底,皆遍实土如旧根,四围筑实。然后浇水令足,俟乾再加土一二寸以防乾裂,勿令风入伤根,百株百活。若欲偃蹇婆娑,将大根除去,止留四边须根。

《广群芳谱》落叶松

落叶松:塞外兴安岭多有之,五台亦有。其皮蒙古,无茶时可以当茶。木性最坚,其刺有毒,入肉即烂。入水即沈,所以木商不取其干。直挺参天,枝叶蔚然,恍若九檐羽。盖以塞北高寒,经秋叶脱,至春复生。松上寄生白脂,厚五六寸,光洁似玉,微软而坚,有用之为靴底者。

白松

白松生塞外汗帖木儿岭,五台亦有。其干直,上枝叶如盘,下枝长以上渐短,远望无异。浮图其体最轻,商人取之运至通州。

《黄山志》黄山松

黄山松小者,虽数十年、百年,其长不过三四尺。餐云吸雾,天然盘屈。每一株成一形,无有重复者。尽足供盆盎中赏玩。而根蟠绝壁,过者目恋而无由攫取之若观音大士。石有杨枝、洒净松。仙人观榜石有簪缨松,丞相观棋石有棋枰松,其最著也。若松之大者,则或以形体争奇,或以托地取胜,如扰龙松怒蟠于千仞峰巅,蒲团松可坐十数人,破石松根丈馀,穿于石罅。倒挂松虚悬峭壁,卧龙松横踞道傍,接引松空中当桥,迎送松若揖若让,变化离奇,不一而足均不可以寻常比矣。

《直省志书》卢龙县

物产多松,蔽云干霄,其大四五围。所谓千里松林者也。

莱芜县

物产松,莱松少实花可餐。

日照县

物产松,有笔尖三友马鬣。

咸宁县

物产松,产南山不一,种大者中栋梁。细者中椽槛,黄而油者中棺椁用。

巩昌府

物产松,有马尾黄针三种。

歙县

物产杉松黄山者最奇,大抵出石罅中,皆千百年。物夭矫,变幻不可,名状有高数尺许。而枝围庇亩者,天目松麈尾、松栝子、松罗汉、松金钱。松多在外境,移栽者。

常熟县

物产松、栝子松,种之为轩槛之玩,鲜有高大者。剔牙松贵种,名园多植之。金钱松盆几之玩蒋,以化含翠堂前,乃有高二丈者。鹅毛松亦盆几之玩。

山阴县

物产松,卧龙及蕺山顶有古松。禹陵松最老,年久有不可考者。

天台县

物产罗汉松,苍翠可爱,叶如剪刻,状如绿玉,结实如罗汉,故名之金松。枝似柽松,叶如瞿麦,今鲜见。
峨眉县
物产塔松,出峨山,状如杉而叶圆,细偃蹇如浮图。

桂平县

土产万年松,出白石山。高五六寸,乾之不死,渍之复生。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松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