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八十五卷目录

 蕉部汇考
  蕉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甘蕉 水蕉〉
  贾思协齐民要术〈芭蕉〉
  格物总论〈芭蕉〉
  范成大桂海花志〈红蕉花〉
  范成大桂海果志〈蕉子〉
  顾𡵚海槎馀录〈芭蕉〉
  王世懋花疏〈芭蕉 铁蕉 凤尾蕉〉
  本草纲目〈甘蕉〉
  王象晋群芳谱〈芭蕉〉
  直省志书〈福州府 泉州府 同安县 番禺县〉
 蕉部艺文一
  甘蕉赞           宋卞敬宗
  维摩经十譬芭蕉赞       谢灵运
  修竹弹甘蕉文         梁沈约
  红芭蕉赋           唐韩偓
  红蕉花赞           宋宋祁
  拔蕉赋            明汪伟
 蕉部艺文二〈诗词〉
  甘蕉             梁沈约
  题甘蕉叶示人       徐悱妻刘氏
  芭蕉             唐钱起
  芭蕉             路德延
  芭蕉屏             姚合
  红蕉             柳宗元
  芭蕉              杜牧
  红蕉花             李绅
  红蕉              徐凝
  蕉叶              徐寅
  未展芭蕉            钱珝
  芭蕉             宋韩琦
  和行之都官芭蕉诗       梅尧臣
  杂题             王安石
  新种芭蕉            苏辙
  芭蕉              曾几
  芭蕉              张载
  咏芭蕉            狄遵度
  芭蕉雨            杨万里
  咏芭蕉             前人
  题芭蕉叶            贺铸
  芭蕉             王之道
  芭蕉             刘子翚
  芭蕉             吕本中
  芭蕉              朱熹
  红蕉              前人
  芭蕉             王十朋
  芭蕉              方岳
  芭蕉             曾云庄
  芭蕉            金姚孝锡
  咏池上芭蕉          明袁凯
  芭蕉              高启
  题芭蕉             前人
  芭蕉              边贡
  书庭蕉            王守仁
  蕉石亭             顾璘
  芭蕉              吴宽
  咏芭蕉             张綖
  芭蕉              徐桂
  雨蕉             汤显祖
  芭蕉             俞琬纶
  为友人写蕉           沈周
  题蕉              前人
  题乐静轩            王绂
  芭蕉美人            夏寅
  府江杂诗           谢少南
  端午日积雨初晴红蕉始放〈二首〉 严易
  题美人蕉           皇甫汸
  戏题阴凉室阶前芭蕉      僧良琦
  一叶芭蕉〈已上诗〉     江西女子
  菩萨蛮            宋张镃
  采桑子            李清照
  玉楼春〈已上词〉       僧仲殊
 蕉部选句
 蕉部纪事
 蕉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八十五卷

蕉部汇考

释名


芭苴〈草木状〉     甘蕉〈草木状〉
牙蕉〈图经〉      芭蕉〈衍义〉
天苴〈纲目〉      板蕉〈纲目〉
鸡蕉〈虞衡志〉     红蕉〈虞衡志〉
美人蕉〈虞衡志〉    佛手蕉〈海槎录〉
羊角蕉〈异物志〉    牛乳蕉〈异物志〉

蕉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甘蕉》

甘蕉望之如树,株大者一围馀,叶长一丈或七八尺,广尺馀二尺许,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著,茎末百馀子,大各为房相连,累甜美亦可蜜藏。根如芋魁,大者如车毂,实随华,每华一阖,各有六子,先后相次,子不俱生,花不俱落。一名芭蕉,或曰:巴苴剥其子上皮,色黄白,味似葡萄,甜而脆,亦疗饥。此有三种子。大如拇指长而锐有类羊角,名羊角蕉,味最甘好,一种子大如鸡卵有类牛乳,名牛乳蕉,微减羊角,一种大如藕子,长六七寸形正方,少甘最下也。其茎解散如丝,以灰练之,可纺绩为絺绤,谓之蕉葛虽脆而好黄白,不如葛赤色也,交广俱有之。

《水蕉》

水蕉如鹿葱,或紫或黄。吴永安中孙休尝遣使取二花,终不可致,但图画以进。

《贾思协·齐民要术》《芭蕉》

《广志》曰:芭蕉一曰芭菹,或曰甘蕉,茎如荷芋,重皮相,裹大如盂升,叶广二尺长一丈,子有角,子长六七寸,有蒂,三四寸角著蒂生为行列,两两共对若相抱形。剥其上皮,色黄白,味似葡萄,甜而脆,亦饱人。其根大如芋魁大,一石青色,其茎解散如丝,织以为葛,谓之蕉葛。虽脆而好,色黄白不如葛色,出交阯建安。《南方异物志》曰:甘蕉草类,望之如树,株大者一围馀,叶长一丈或七八尺,广尺馀,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茎末百馀子,大各为房,根似芋魁,大者如车毂。实随华,每华一阖,各有六子,先后相次,子不俱生,华不俱落。此蕉有三种。一种子大如拇指,长而锐有似羊角,名羊角蕉,味最甘好。一种大如鸡卵,有似羊乳,味微减羊角蕉。一种蕉大如藕,长六七寸形正,名方蕉,少甘,味最弱。其茎如芋,取濩而煮之,则如丝可纺绩也。
《异物志》曰:芭蕉叶大如筵席,其茎如芽,取蕉而煮之,则如丝可纺绩,女工以为絺绤,则今交阯葛也。其内心如蒜,鹄头生大如今柈,因为实房著其心。齐一房有数十枚,其实皮赤如火,剖之中黑。剥其皮,食其肉,如饴蜜,甚美。食之四五枚可饱,而馀滋味犹在齿牙间。一名甘蕉。
《顾微广州记》曰甘蕉与吴花实根叶不异,直是南土暖,不经霜冻,四时花叶展。其熟甘未熟时,亦苦涩。

《格物总论》《芭蕉》

芭蕉丛生根出地面,两三茎成一簇,大者二三尺围,叶如扇柄如山芋,茎中心抽干作花,盛红者,如火炬,谓之红蕉白者;如蜡色,谓之水蕉。

《范成大·桂海花志》《红蕉花》

红蕉花叶瘦类芦箬,心中抽条,条端发花叶,数层日拆一两,叶色正红如榴花荔枝。其端各有一点鲜绿,尤可爱。春夏开,至岁寒犹芳。

《范成大·桂海果志》《蕉子》

蕉子芭蕉极大者,凌冬不凋。中抽干,长数尺,节节有花,花褪叶根有实,去皮、取肉、软烂,如绿柿极甘冷,四季实。土人或以饲小儿,云性凉去客热,以梅汁渍暴乾。按:令扁味甘酸有微霜。世所谓芭蕉乾者是也。又名牛子蕉。

《顾𡵚·海槎馀录》《芭蕉》


海南芭蕉常年开花结实有二种。一曰板蕉,大而味淡。一曰佛手蕉,小而味甜,俗呼为蕉子,作常品,不似吾江南茂而不花花而不实也。

《王世懋花疏》《芭蕉》

芭蕉惟福州美人蕉最可爱,历冬春不凋,常吐朱莲如簇。吾地种之能生,然不花无益也。又有一种名金莲宝相,不知所从来。叶尖小如美人蕉,种之三四岁或七八岁始一花。南都户部五显庙各有一株,同时作花,观者云集。其花作黄红色而瓣大于莲,故以名。至有图之者。然余童时见伯父山园有此种,不甚异也。此郤可种以待开时赏之。若甘露则无种。蕉之老者,辄生在泉漳间,则为蕉实耳。

《铁蕉 凤尾蕉》

福州有铁蕉,赣州有凤尾蕉,似同类而稍异状,然好以铁为粪将枯,钉其根则复生,亦异物也。云能辟火,园林中存一二株亦可。
《本草纲目》甘蕉释名
李时珍曰:按《陆佃埤雅》云:蕉不落叶,一叶舒则一叶焦,故谓之蕉,俗谓乾物为巴,巴亦蕉意也。稽圣赋云:竹布实而根枯,蕉舒花而株槁。芭苴乃蕉之音转也。蜀人谓之《天苴曹叔雅异物志》云:芭蕉结实,其皮赤如火,其肉甜如蜜,四五枚可饱人。而滋味常在牙齿,间故名甘蕉。
集解

陶弘景曰:甘蕉本出广州,今江东并有,根叶无异,惟子不堪食耳。
苏恭曰:甘蕉出岭南者,子大味甘。北间者,但有花无实。
苏颂曰:今二广、闽中、川蜀皆有,而闽广者实极甘美,可啖。他处虽多而作花者亦少。近时中州种之甚盛,皆芭蕉也。其类亦多,有子者名甘蕉,卷心中抽干作花,初生大萼,似倒垂䓿萏,有十数层层皆作瓣,渐大,则花出瓣中极繁。盛红者如火炬,谓之红蕉;白者如蜡色,谓之水蕉。其花大类象牙,故谓之牙蕉。其实亦有青黄之别,品类亦多,最甘美曝乾,可寄远。北土得之,以为珍果。其茎解散如丝,闽人以灰汤练治,纺绩为布,谓之蕉葛。
寇宗奭曰:芭蕉三年以上即有花自心中抽出。一茎止一花,全如莲花,瓣亦相似。但色微黄绿,中心无蕊,悉是花叶也。花头常下垂,每一朵自中夏开,直至中秋后方尽。凡三叶开,则三叶脱落也。
李时珍曰:按《万震南州异物志》云:甘蕉即芭蕉,乃草类也。望之如树,株大者一围馀,叶长丈许,广尺馀至二尺,其茎虚软如芋,皆重皮相,裹根如芋,魁青色,大者如车毂,花著茎末,大如酒杯,形色如莲花,子各为房,实随花长,每花一阖,各有六子,先后相次,子不俱生,花不俱落也。蕉子凡三种,未熟时皆苦涩,熟时皆甜而脆,味如葡萄,可以疗饥。一种子大如拇指,长六七寸,锐似羊角,两两相抱者,名羊角蕉,剥其皮,黄白色,味最甘美。一种子大如鸡卵,有类牛乳者,名牛乳蕉,味微减。一种子大如莲子,长四五寸形正方者,味最弱也,并可蜜藏为果。又《顾𡵚海槎录》云:海南芭蕉常年开花结实,有二种。板蕉大而味淡,佛手蕉小而味甜,通呼为蕉子,不似江南者,花而不实。又范成大《虞衡志》云:南中芭蕉有数种,极大者凌冬不凋,中抽一条长数尺,节节有花,花褪,叶根有实,去皮、取肉、软烂如绿柿,味极甘冷,四季恒实。土人以饲小儿,云去客热,谓之蕉子,又名牛蕉子,以梅汁渍,曝压扁,味甘酸有微霜,名芭蕉乾。一种鸡蕉子,小于牛蕉,亦四季实。一种牙蕉子,小于鸡焦,尤香嫩甘美,惟秋初结子。一种红蕉,叶瘦类芦箬,花色正红如榴花,日拆一两叶,其端有一点,鲜绿可爱。春开至秋尽,犹芳,俗名美人蕉。一种胆瓶蕉根,出土时,肥饱状如胆瓶也。又费信星槎胜览云:南番阿鲁诸国无米谷,惟种芭蕉椰子取实,代粮也。
气味

甘大寒,无毒。
苏恭曰:性冷,不益人多食,动冷气。
主治

孟诜曰:生食止渴润肺;蒸熟晒裂,舂取仁食,通血脉。填骨髓。
吴瑞曰:生食破血、合金疮、解酒毒;乾者解热、烦渴。李时珍曰:除小儿客热、压丹石毒。
根气味

甘大寒,无毒。
苏恭曰:寒。
苏颂曰:甘蕉、芭蕉性相同也。
根主治

别录曰:痈肿结热。
苏恭曰:捣烂傅肿、去热毒;捣汁服,治产后血、胀闷。孟诜曰:主黄疸。
大明曰:治天行热、狂烦闷、消渴、患痈毒并金石发动、躁热口乾并绞汁服之,又治头风游风。
蕉油

以竹筒插入皮中取出,瓶盛之。
蕉油气味

甘冷,无毒。
蕉油主治

大明曰:头风热、止烦渴及汤火伤、梳头止女人发落、令黑而长。
苏颂曰:暗风痫病涎作运闷欲倒者,饮之,取吐,极有奇效。
叶主治

李时珍曰:《圣惠方》肿毒初发,研末和生姜汁涂之。
花主治

陈日华曰:心痹、痛烧存性,研盐汤点服二钱。
附方

发背欲死,芭蕉根捣烂涂之。〈肘后方〉
一切肿毒方同上。
赤游风𤺋方同上。风热头痛方同上。
风虫牙痛,芭蕉自然汁一碗,煎热含漱。〈普济方〉天行热狂,芭蕉根捣汁,饮之。〈日华子本草〉
消渴饮水、骨节烦热用生芭蕉根捣汁,时饮一二合。〈圣惠方〉
血淋涩痛,芭蕉根旱莲草各等分,水煎服,日二。〈圣惠方〉产后血胀,捣芭蕉根绞汁,温服二三合。
疮口不合,芭蕉根取汁抹良。〈直指方〉
小儿截惊,以芭蕉汁薄荷汁煎匀,涂头顶留囟门,涂四肢留手足,心勿涂,甚效。〈邓笔峰杂兴方〉
岐毒初起,芭蕉叶熨斗内烧存性,入轻粉麻油调涂,一日三上,或消或破,皆无痕也。〈仁斋直指方〉

《王象晋·群芳谱》《芭蕉》

芭蕉,草类也。叶青色,最长大,首尾稍尖。菊不落花,蕉不落叶。一叶生,一叶焦,故谓之芭蕉。其茎软重皮相,裹外微青里白。三年以上即著花,自心中抽出一茎,初生大萼,似倒垂菡萏,有十数层层,皆作瓣,渐大,则花出瓣中极繁,盛大者一围馀,叶长丈许,广一尺,至二尺,望之如树生中土者。花苞中积水如蜜,名甘露。侵晨取食,甚香甘,止渴延龄,不结实。生闽广者结蕉子,《建安草木状》云:芭树子房相连,味甘美可蜜藏,根堪作脯。发时,分其勾萌可别植小者。以油簪横穿其根二眼,则不长大,可作盆景。书窗左右不可无此君。此物捣汁治火鱼毒甚验。性畏寒,冬间删去叶,以柔穰苴之纳地窖中,勿著霜雪冰冻。
美人蕉自东粤来者,其花开若莲而色红若丹,产福建福州府者,其花四时皆开,深红照眼经月不谢,中心一朵晓生甘露,其甜如蜜即常芭蕉亦开黄花至晓瓣中甘露如饴食之止渴。产广西者,树不甚高,花瓣尖大,红色如莲,甚美。又有一种叶,与他蕉同。中出红叶一片,亦名美人蕉。一种叶,瘦类芦箬,花正红如榴花,日拆一两叶,其端一叶鲜绿可爱,春开至秋尽犹芳,亦名美人蕉。
朱蕉黄蕉牙蕉皆花也。色叶似芭蕉而微。小花如莲而繁,日放一瓣,放后即结子,名蕉黄,味甘可食。《霏雪录》云:蕉黄如柹,味香美胜瓜。冬收严密,春分勾萌,一如芭蕉。
凤尾蕉,一名番蕉,能辟火患。此蕉产于铁山。如少萎以铁烧红穿之,即活。平常以铁屑和泥壅之,则茂而生子,分种易活。江西涂州有之。
水蕉,白花不结实,取其茎以灰练之,解散如丝,绩以为布,谓之蕉葛。出《交阯》
制用蕉根有两种。一种黏者为糯蕉,可食取。作大片,灰汁煮,令熟去灰汁。又以清水煮,易水令灰味尽。取压乾以盐酱芜荑椒、乾姜、熟油、胡椒等杂物研浥一两宿。出,焙乾略搥令软,全类肉味。

《直省志书》《福州府》

物产蕉。有象牙蕉。树高丈馀,实大佛指。蕉树高五六尺实差小。美人蕉红花无实。又一种无花实苗可织为布。又有番焦。

《泉州府》

物产蕉。有二种:一曰荆蕉。一曰牙蕉,小而尤甘。

《同安县》

物产蕉。大者名荆蕉;小者名牙蕉,有美人蕉、莲蕉、虎仔蕉、凤尾蕉。

《番禺县》

物产蕉。株大者一围馀,叶长七八尺,广尺馀,花大如酒杯,形色如芙蓉,著茎末。实随华,每华一阖,各有六子,先后相次,子不俱生,花不俱落,数月方熟。有青牙、黄牙、香蕉三种,香美。有名狗攀子,小株矮狗可攀也,味淡品贱。有一种子甚大,蒸熟与孩子食以代乳,名喂仔蕉。诸蕉皆性寒,不宜多食。惟喂仔蕉熟食不伤人。芭蕉蕉之小者,不生子。其花在心中红色一株,一花即萎。美人蕉叶似蕉而小,花红色结子,坚黑而圆,四时不绝。

蕉部艺文一

《甘蕉赞》宋·卞敬宗

扶疏似树,质则非木。高舒垂荫,异秀延瞩。厥实唯甘,味之无足。

《维摩经十譬芭蕉赞》谢灵运

生分本多端,芭蕉知不一。含萼不结核,敷华何由实。至人善取譬,无宰谁能律。莫昵缘合时,当视分散日。

《修竹弹甘蕉文》梁·沈约

渭川长兼淇园贞干臣修竹稽首。臣闻芟夷蕴崇农夫之善法,无使滋蔓剪恶之。良图未有蠹苗害稼,不加穷伐者也。切寻苏台前甘蕉一丛,宿渐云露荏苒,岁月擢本,盈寻垂荫含丈阶缘宠渥铨,衡百卉而予夺乖爽高,下在心每叨天功以为己力。风闻藉听非复一涂,犹谓爱憎异说,所以挂乎严网。今月某日,有台西阶泽兰萱草到园,同诉自称。虽惭杞梓颇异,蒿蓬阳景所临,由来无隔。今月某日巫岫敛云,秦楼开照,乾光弘普,罔幽不瞩。而甘蕉攒茎,布影独见障蔽虽处台隅,遂同幽谷。臣谓偏辞难信,敢察以情。登摄甘蕉左近,杜若江蓠,依源辨覆两草各处,异列同款。既有證据,羌非风闻,切寻甘蕉出自药草,本无芬馥之香,柯条之任,非有松柏后凋之心,盖阙葵藿倾阳之识,冯藉庆会跻绝伦等而得。人之誉靡闻称平之声寂寞,遂使言树之草忘忧之用,莫施无绝之芳。当门之弊,斯在妨贤,败政孰过于此而不除戮。宪章安用请以见事,徙根剪叶斥出台外,庶惩彼将来谢此众屈。

《红芭蕉赋》唐·韩偓

瞥见红蕉,魂随魄消。阴火与朱华,共映神霞,将日脚相烧。谢家之丽句难穷,多烘茧纸。洛浦之下裳频换,剩染鲛绡鹤顶,尽侔鸡冠。讵拟兰受露以殊沗,枫经霜而莫比,赵合德裙间一点。愿同白玉唾壶邓夫人,额上微殷却赖水精如意。森森脉脉亭亭,茜玉之瑳来若指,彤云之剪出如屏。莺舌无端妒夭桃而未咽,猩唇易染嬲浮蚁以难醒。在物无双,于情可溺。横波映红脸之艳,含贝发朱唇之色。僧虔蜜炬烁柱栋,以难藏潘岳金釭。蔽绣帏而不隔。大凡人之丽者必动物,物之尤者必移,人不言而信,其速如神。所以月彩下蠙珠之水梅酸生鹤嗉之津宁关巧运自合天真有影先知无声已认。体疏而意密,迹远而情近。天穿地朽几人语,绝色难逢万古千秋。唯我眷红英不尽。
《红蕉花赞》宋祁
于芭蕉,盖自一种叶小而花鲜明可喜。蜀人语染深红者,谓之蕉红,盖仿其殷,丽云:

蕉无中干,花产叶间,绿叶外敷,绛质凝殷。

《拔蕉赋》明·汪伟

爰有妖草,生庭之侧。干大庇牛,叶广如席。独翳日月之光,偏承雨露之泽。阴幽秽浊,招致鬼蜮。群听聚啸,哆口引嗌。媚之则已,违意逢厄。蛇蟠蜴结以为窟宅,其徒实繁。青青类麦,时挟风雨喧嚣翕赫,使予寝惊梦愕,心悸神惕。荆棘塞途,芝兰无色。后土恒湿而不乾,太阳未西而已夕。内实脆薄,不中矩墨。析以为薪,则樠液而不然。断之为材,弗胜求狙之杙。不利于家,匪祥于国,是而不除,谓之淫德,乃使仆夫砺斧,齐力拔之芟之,必根株。痛断而后息,聚而焚之,弃之屏僻,于时阳光下临群妖咸辟。时雨遍被,嘉草乃殖。庭户开朗,心神畅怿。澹然无营,端坐读易。

蕉部艺文二〈诗词〉

《甘蕉》梁·沈约

抽叶固盈丈,擢本信兼围。流甘掩椰实,弱缕冠絺衣。

《题甘蕉叶示人》徐悱妻刘氏

夕泣已非疏,梦啼真太数。唯当夜枕知,过此无人觉。

《芭蕉》唐·钱起

幸有青丝用,宁将众草同。心虚含夕露,叶大怯秋风。细响安禅后,浓阴坐夏中。由来何所喻,持以问支公。

《芭蕉》路德延

一种灵苗异,天然体性虚。叶如斜界纸,心似倒抽书。《芭蕉屏》姚合
芭蕉丛丛生,日照参差影。数叶大如墙,作我门之屏。稍稍闻见稀,耳目得安静。

《红蕉》柳宗元

晚英值穷节,绿润含朱光。以兹正阳色,窈窕凌清霜。远物世所重,旅人心所伤。回晖眺林际,戚戚无遗芳。

《芭蕉》杜牧

芭蕉为雨移,故向窗前种。怜渠点滴声,留得归乡梦。梦远莫归乡,觉来一翻动。

《红蕉花》李绅

红蕉花样炎方识,瘴水溪边色最深。叶满丛深殷似火,不惟烧眼更烧身。

《红蕉》徐凝

红蕉曾到岭南看,校小芭蕉几一般。差是斜刀剪红绢,卷来开去叶中安。

《蕉叶》徐寅

绿绮新裁织女机,摆风摇日影离披。只应青帝行春罢,閒倚东墙卓翠旗。

《未展芭蕉》钱珝

冷烛无烟绿蜡乾,芳心犹卷怯春寒。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

《芭蕉》宋·韩琦

边俗稀曾识此科,南方地暖北方多。孤芳莫念违天性,无奈深恩爱育何。

《和行之都官芭蕉诗》梅尧臣

看取有心常不展,亦知随分坼佳葩。无端大叶映莲幕,却笑菖蒲罕见花。

《杂题》王安石

紫燕将雏语夏深,绿槐庭院不多阴。西窗一夜无人问,展尽芭蕉数尺心。

《新种芭蕉》苏辙

芭蕉移种未多时,濯濯芳茎已数围。毕竟空心何所有,攲倾大叶不胜肥。萧骚暮雨鸣山乐,狼藉秋霜脱敝衣。堂上幽人观幻久,逢人指示此身非。

《芭蕉》曾几

以此叶阴凉,代彼青琅玕。但恐本质脆,不堪期岁寒。

《芭蕉》张载

芭蕉心尽展新枝,新卷新心暗已随。愿学新心养新德,旋随新叶起新知。

《咏芭蕉》狄遵度

植蕉低檐前,双丛对含雨。叶间求丹心,一日视百俯。胸中数寸赤,不惜为君吐。心尽腹亦空,况复霜雪苦。非无后彫意,柔脆不足禦。

《芭蕉雨》杨万里

芭蕉得雨便欣然,终夜作声清更妍。细声巧学蝇触纸,大声铿若山落泉。三点五点俱可听,万籁不生秋夕静。芭蕉自喜人自愁,不如西风收却,雨即休。

《咏芭蕉》前人

骨相玲珑透八窗,花头倒插紫荷香。绕身无数青罗扇,风不来时也自凉。

《题芭蕉叶》贺铸

十亩荒池涨绿萍,南风不见芰荷生。隔窗赖有芭蕉叶,未负潇湘夜雨声。

《芭蕉》王之道

秋风鸣玉雨疏疏,嫩绿临窗半卷舒。似是相知慰牢落,朝来看寄一缄书。

《芭蕉》刘子翚

搅碎芳眠挟雨声,碧丛宜看不宜听。而今一任潇潇滴,华发鳏翁一夜醒。

《芭蕉》吕本中

梦断添惆怅,更长转寂寥。如何今夜雨,只是滴芭蕉。

《芭蕉》朱熹

芭蕉植秋槛,勿云憔悴姿。与君障夏日,羽扇宁复持。

《红蕉》前人

弱植不自持,芳根为谁好。虽非九秋干,丹心中自保。

《芭蕉》王十朋

草木一般雨,芭蕉声独多。主人栽未足,其奈客愁何。

《芭蕉》方岳

自是愁人愁不消,非干雨里听芭蕉。芭蕉易去愁难去,移向梧桐转寂寥。

《芭蕉》曾云庄

炎蒸谁解换清凉,扇影摇摇上竹窗。准拟小轩添睡美,梦成风雨夜翻江。

《芭蕉》金·姚孝锡

凤翅摇寒碧,虚庭暑不侵。何因有恨事,常抱未舒心。

《咏池上芭蕉》明·袁凯

亭亭虚心植,冉冉繁阴布。既掩猗兰砌,还覆莓苔路。卷舒今自知,衰荣随所遇。默契方在兹,临轩挹清醑。

《芭蕉》高启

静绕绿阴行,闲听雨声卧。还有感秋诗,窗前书叶破。

《题芭蕉》前人

丛蕉倚孤石,绿映闲庭宇。客意不惊秋,潇潇任风雨。

《芭蕉》边贡

庭际何所有,有萱复有芋。自闻秋雨声,不种芭蕉树。

《书庭蕉》王守仁

檐前蕉叶绿成林,长夏全无暑气侵。但得雨声连夜静,何妨月色半床阴。新诗旧叶题将满,老芰疏桐恨转深。莫笑郑人谈讼鹿,至今醒梦两难寻。

《蕉石亭》顾璘

怪石如笔格,上植蕉叶青。苍然太古色,得尔增娉婷。欲携一斗墨,叶底书黄庭。拂拭坐盘薄,风雨秋冥冥。

《芭蕉》吴宽

老卉呈娇红,破叶留故绿。正当零落时,对此殊不俗。我思石田生,秋色填满腹。腹中抑郁无奈何,信手写之忽盈幅。滚滚白露初为霜,苔花冷蚀山骨苍。眼昏错道逢仙子,绿丝步障红绡裳。

《咏芭蕉》张綖

长叶翩翻绿玉丛,植来况是近梧桐。美人閒立秋风里,羁客孤眠夜雨中。情逐舞鸾偏易感,事随梦鹿渺难穷。太湖石畔新凉院,何处吹箫月满空。

《芭蕉》徐桂

根自苏台徙,阴生蒋径幽。当空炎日障,倚槛碧云流。未展心如结,微舒叶渐抽。琐窗迷翠黛,张幕动青油。书借临池用,光分汗简留。流甘掩中土,为绤衣南州。只益莓苔润,翻令蕙若忧。荷风同委露,梧叶共鸣秋。梦境知谁得,人生似尔浮。漫劳弹事苦,终日傍林丘。

《雨蕉》汤显祖

东风吹,展半廊青数叶芭蕉;未拟听,记取楚江残雨,后背灯人语,醉初醒。

《芭蕉》俞琬纶

宵来轻雨蕉声送,蕉雨流情情欲冻。燕领春风窥几时,开帘放出天涯梦。

《为友人写蕉》沈周

便欲开船去,因君更写蕉。要知相忆地,叶上雨潇潇。

《题蕉》前人

惯见閒庭碧玉丛,春风吹过即秋风。老夫都把荣枯事,却寄萧萧数叶中。

《题乐静轩》王绂

竹几藤床小砚屏,薰风帘幕篆烟青。闲斋几日黄梅雨,添得芭蕉绿满庭。

《芭蕉美人》夏寅

晓妆才罢试徘徊,罗袜轻移步绿苔。试向芭蕉问春信,一缄芳札为谁开。

《府江杂诗》谢少南

冬炎卉木未萧条,暂倚篷窗旅况销。树架绿垂君子蔓,崖林红破美人蕉。

《端午日积雨初晴红蕉始放》严易

朱明丽日照窗纱,灼灼丹葩映晓霞。寄语芳园斗草伴,红裙应不妒榴花。


笔床书卷并粘蜗,沈灶浮几巳产蛙。恰喜新晴当午日,小庭初见两三花。

《题美人蕉》皇甫汸

带雨红妆湿,迎风翠袖翻。欲知心不卷,迟暮独无言。

《戏题阴凉室阶前芭蕉》僧良琦

新种芭蕉绕石房,清阴早见落书床。根沾零露北山润,叶带湿云南涧凉。得地初依苍石瘦,抽心欲并绿筠长。雨声夜响巅厓瀑,晴碧朝浮海日光。樗栎自惭全寿命,楩楠合愧托岩廊。观身政忆维摩语,草字宁追怀素狂。白昼栖迟吾计拙,青霄偃仰汝身强。岁寒要使交期在,莫畏空山有雪霜。

《一叶芭蕉》江西女子

何处移来一叶青,似同罗扇斗轻盈。今宵风雨重门静,减却潇湘几点声。

《菩萨蛮》宋·张镃

风流不把花,为主多情,管定烟和雨,潇洒绿衣裳,满身如许凉。 文笺开展处,似索题新句,莫倚小栏干,月明生夜寒。

《采桑子》李清照

窗前谁种芭蕉,树阴满中庭,叶叶心心舒卷,馀光分外清。 伤心枕上三更,雨点滴霖霪,似唤愁人独拥寒衾,不惯听。

《玉楼春》僧仲殊

飞香漠漠帘帷暖,一线水沈烟未断。红楼西畔小栏
干,尽日倚栏人已远。 黄梅雨过芭蕉晚,凤尾翠摇双叶短。旧年颜色旧年心,留到如今春不管。

蕉部选句

楚屈原《九歌》传芭兮代舞。
梁徐摛《冬蕉卷》心赋拔残,心于孤翠植晚玩于冬,馀枝横风而悴,色叶渍雪而旁枯。
唐朱庆馀诗隔竹见红蕉,〈又〉剑路红蕉明栈阁。白居易诗隔窗知夜雨,芭蕉先有声。
李商隐诗芭蕉开绿扇。
郑谷诗骤雨闹芭蕉。
王扶诗芭蕉半卷西池雨,日暮门前双白鸥。
皮日休诗风扯红蕉仍换叶。
温庭筠诗晓来微雨蕉花紫。
王逌诗秋宵睡足芭蕉雨,又是江湖入梦来。
杜荀鹤诗风弄红蕉叶叶声。
宋宋祁诗雨凋单盖侧,风偃半旗开。
王安石诗芭蕉一枕西风雨。
钱希白诗绿章封事缄初起,青凤求凰尾四开。黄庭坚诗更展芭蕉夏学书。
张耒诗翠旌舒晓日,绿锦障西风。
张愈诗生涯自笑惟书在,旋种芭蕉听雨声。
杨万里诗翠蕉自摇扇,白羽得暂闲。
张栻诗退食北窗凉意满,卧听急雨打芭蕉。
范成大诗窗外三更蕉叶风。
陆游诗茅檐三日萧萧雨,又展芭蕉数尺阴〈又〉乍出芭蕉一寸青。
僧北涧诗自是秋怀易寂寥,强将离绪怨芭蕉。金张药诗芭蕉叶斜卷舒雨。
元仇远诗轻摘蕉花晓露晞。
黄潜诗芭蕉叶间露,风过皆成声。
雅琥诗翠绡卷雨蕉花老。

蕉部纪事

《列子》:郑人有薪于野者,遇骇鹿,禦而击之,毙之。恐人之见之也,遽而藏诸隍中,覆之以蕉,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顺途而咏其事。傍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得鹿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彼直真梦者矣。室人曰:若将是梦见薪者之得鹿耶。讵有薪者耶。今真得鹿,是若之梦真耶。夫曰:吾据得鹿,何用知彼梦我梦耶。薪者之归,不厌失鹿。其夜真梦藏之之处,又梦得之之主。爽旦案所梦而寻得之。遂讼而争之。归之士师,士师曰:若初真得鹿,妄谓之梦真梦得鹿,妄谓之实。彼真取若鹿而与若争。鹿室人又谓梦认人,鹿无人得。鹿今据有,此鹿请二分之。以闻郑君郑君曰:嘻,士师将复梦分人鹿乎。
三辅黄图汉武帝元鼎六年,破南越,起扶荔宫以植,所得奇草异木有甘蕉十二本。
晋宫阁名华林园有芭蕉二株。
《游名山志》:赤岩水石之间唯有甘蕉林高者十丈。《南史·徐伯珍传》:伯珍,字文楚,东阳太末人也。祖、父并郡掾史。伯珍少孤贫,学书无纸,常以竹箭、箬叶、甘蕉及地上学书。山水暴出,漂溺宅舍,村邻皆奔走,伯珍累床而坐,诵书不辍。
《唐书·南蛮传》:扑子蛮。无食器,以蕉叶藉之。
《酉阳杂俎》:南中红蕉花时有红蝙蝠集花中。
《清异录》:南汉贵珰赵纯节性惟喜芭蕉,凡轩窗馆宇咸种之,时称纯节为蕉迷。
怀素居零陵庵东郊,治芭蕉,亘带几数万。取叶代纸,而书号其所曰绿天庵,曰种纸厥,后道州刺史追作绿天铭。
《宋史·五行志》:政和五年五月,禁中芭蕉连理。
《玉堂閒话》:天水之地迩于边陲,土寒不产芭蕉。戎帅使人于兴元求之,植二本于庭。台间每至入冬,即连土掘取之,埋藏于地窟,候春暖即再植之。庚午辛未之间,有童谣曰:花开来里,花谢来里。而又节气变而不寒,冬即和暖夏即毒热,甚于南中,芭蕉于是花开。秦人不识,远近士女来看者,填咽衢路。寻而蜀人犯我封疆,年年一来不失芭蕉开谢之期。
《枫窗小牍花石纲》:百卉臻集,广中美人蕉大都不能过霜节。惟郑皇后宅中鲜茂倍常,盆盎溢坐,不独过冬,更能作花。
《妮古录》:文裕陆俨山云:予往谪延平,北归,宿建阳公馆。时薛宗铠作令与小酌堂后轩。是岁,闽中大雪四山皓白,而芭蕉一枝横映粉墙盛开红花,名美人蕉。世称王维雪蕉画为奇格,而不知冒雪著花乃实境也。
闽部疏余以盛冬入福州,芭蕉叶无凋者,廨中美人蕉,缬红鲜甚比出过延平。已入春而蕉叶始放,乃知二百里外蕉无冬叶矣。然吴中蕉三月始抽萌,视延津尚迟两月。
《西湖志》:杭州元妙观中有蕉花一株,以盛衰卜休咎。元时有羽客题叶云:午夜君山玩月回,西邻小圃碧莲开。天风香雾苍华冷,名籍因由问汝来。白雪红铅立圣胎,美金花要十分开。好同子往瀛洲看,云在青霄鹤未来。识者以为吕洞宾云。
《庚己编》:冯汉字天章,为吴学士,居阊门石牌巷口一小斋。庭前杂植花木,潇洒可爱,夏月薄晚浴罢坐斋中,榻上忽睹一女子,绿衣翠裳映窗而立。汉叱问之,女子敛袂拜曰:儿焦氏也。言毕忽然入户,熟视之肌体纤妍,举止轻逸,真绝色也。汉惊疑其非人,起挽衣相狎之,女忙迫截衣而去,仅执得一裙角,以置所卧席下。明,视之,乃蕉叶耳。先是汉尝读书邻僧庵中,移一本植于庭,其叶所断裂处取所藏者合之,不差尺寸,遂伐之。断其根有血后,问僧,云:蕉尝为怪惑死数僧矣。
《历城县志》:王茂才瑞园在沙苑西内有芭蕉数十本。一日蕉生花,相传为地涌金莲活佛出世。乡村士女来观者数万人,王生闭门不内,遂相与毁垣而入,数万人皆罗拜于下,号佛之声闻数里。
《江宁府志》:鸡笼山五显庙中有金莲宝相花在殿台下。花数十年一开,顾文庄曾两见之。其茎上下相等,粗如巨竹,叶短如笋,壳包于外,花吐茎端,色大类芭蕉,花青黄白以渐而变,瓣中亦有甘露第。此花开在茎端,初不抽叶,与芭蕉异耳。南中无二本也。

蕉部杂录

《梦溪笔谈》:予家所藏摩诘画袁安卧雪图有雪中芭蕉。此乃得心应手意到便成,故其理入,神迥得天趣。《冷斋夜话》:王维作画雪中芭蕉,法眼观之,知其神情寄寓于物,俗论则讥以为不知寒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