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天名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目录

 天名精部汇考
  天名精图
  尔雅〈释草〉
  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名精〉
  梦溪笔谈〈药议〉
  徐光启农政全书〈蚵蚾菜考〉
  本草纲目〈天名精〉
 天名精部杂录
 巴戟天部汇考
  巴戟天图
  本草纲目〈巴戟天 附巴棘〉
 辟虺雷部汇考
  辟虺雷图
  本草纲目〈辟虺雷〉
 火炭母部汇考
  火炭母图
  本草纲目〈火炭母草〉
 麦门冬部汇考
  麦门冬图一
  麦门冬图二
  尔雅〈释草〉
  山海经〈中山经〉
  罗愿尔雅翼〈门冬〉
  林洪山家清供〈麦门冬煎〉
  徐光启农政全书〈麦门冬考〉
  本草纲目〈麦门冬〉
 麦门冬部艺文〈诗〉
  睡起闻米元章冒热到东园送麦门冬饮子 宋苏轼
  霜后记园中草木      范成大
 麦门冬部纪事
 麦门冬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七十四卷

天名精部汇考

释名

《茢薽》《尔雅》    《豕首》《尔雅》
《彘颅》《尔雅注》   《豨首》《尔雅注》
《地菘》《尔雅疏》   《地松》《别录》《豨莶》《别录》    《天名精》《别录》
《天门精》《别录》   《天蔓菁》《别录》
《玉门精》《别录》   《蟾蜍蓝》《别录》
《虾蟆蓝》《本经》   《麦句姜》《本经》
《蚵蚾草》《纲目》   《狐狸臊》《纲目》
《刘㦎草》《纲目》   《皱皮草》《纲目》《母猪芥》《纲目》   《活鹿草》《异苑》
《天芜精》《唐本草》  《杜牛膝》《根名》
《鹤虱》《实名》

天名精图


《尔雅》释草

茢,〈音列〉薽,〈音真〉豕首。
〈注〉《本草》曰:彘颅一名蟾蜍兰,今江东呼豨首,可以煼蚕蛹。〈疏〉茢薽药,草名,一名豕首,一名彘颅,一名蟾蜍兰,一名天名精,一名麦句姜,一名虾蟆蓝,一名天门精,一名玉门精。《别录》一名天蔓菁,南人名为地菘。味甘辛,故有姜称,状如蓝,故名虾蟆蓝,香似兰,故名蟾蜍兰。郭云江东呼豨首,可以煼蚕蛹者三,苍云,煼熬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天名精

天名精一名鹿活草,昔青州刘㦎,宋元嘉中射一鹿,剖五脏,以此草塞之,蹶然而起,㦎怪而拔草,复倒,如此三度。《㦎密录》此草种之,多主伤折,俗呼为刘㦎草。

《梦溪笔谈》药议

地菘即天名精也,世人既不识天名精,又妄认地菘为火蔹本草,又出鹤虱一条,都成纷乱。今按地菘,即天名精,盖其叶似菘,又似名精。名精即蔓菁也。故有二名,鹤虱即其实也。世间有单服火蔹法,乃是服地菘耳,不当用火蔹。火蔹本草名,稀蔹即是猪膏,苗后,人不识亦重复出之。

《徐光启·农政全书》蚵蚾菜考

生密县山野中,苗高二三尺许,叶似连翘,叶微长又似金银花,叶而尖纹皱,却少边有小锯齿,开粉紫花,黄心,叶味甜。
救饥

采嫩苗,叶煠熟水,浸淘净,油盐调食。
《本草纲目》天名精释名
苏恭曰:天名精即活鹿草也,《别录》一名天蔓菁,南人名为地菘。叶与蔓菁菘菜相类,故有此名。其味甘辛,故有姜称。状如蓝而虾蟆好居其下,故名虾蟆蓝,香气似兰,故又名蟾蜍兰。
李时珍曰:天名精乃天蔓菁之讹也,其气如豕彘,故有豕首彘颅之名,昔人谓之活鹿草,俗人因其气臊,讹为狐狸臊者,是也。《尔雅》云茢薽豕首也,郭璞注云:江东呼为豨首,可以煼蚕蛹食。陈藏器曰:《郭璞注尔雅蘧麦》云:即麦句姜者,非也。《陶公注钓樟条》云有一草,似狼牙,气辛臭,名为地菘,人呼为刘㦎草,主金疮。按《异苑》云:宋元嘉中,青州刘㦎射一獐,剖五脏,以此草塞之,蹶然而起,㦎怪而拔草,便倒,如此三度。《㦎因密录》:此草种之,主折伤,愈多人,因以名之,既有活鹿之名,雅与獐字相合,陶苏俱说是地菘,定非二物。
正误

陶弘景曰:天名精即今之豨莶,亦名豨首,夏月杵汁,服之除热病,味至苦而云甘,或非是也。
苏恭曰:豨首苦而臭,名精辛而香,全不相类也。掌禹锡曰:苏恭云天名精,南人名地菘,《陈藏器本草解纷》亦言天名精为地菘,开宝本草,不当重出地菘条,例宜刊削。
李时珍曰:按沈括《笔谈》云:世人既不识天名精,又妄认地菘为火杴。《本草》又出鹤虱一条,都成纷乱,不知地菘即天名精,其叶似菘,又似蔓菁,故有二名。鹤虱即其实也,又《别录》有名,宋用地菘,即此地菘,亦系误出,今并正之,合而为一。
集解

《别录》曰:天名精生平原川泽,五月采。
韩保升曰:地菘也,小品方名天蔓菁,又名天芜菁,叶似山南菘菜,夏秋抽条,颇似薄荷花,紫白色,味辛而香。
马志曰:地菘所在皆有,生人家及路旁阴处,高二三寸,叶似菘叶而小。
又曰鹤虱出波斯者为胜,今上党亦有,力势薄于波斯者。
苏恭曰:鹤虱生西戎,子似蓬蒿子而细,合茎叶用之。苏颂曰:天名精江湖间皆有之,状如韩保升所说。又曰鹤虱江淮、衡湘皆有之,春生苗叶,皱似紫苏,大而尖长,不光茎高二尺许,七月生黄白花,似菊,八月结实,子极尖细,乾即黄黑色,南人呼其叶为火杴。按火杴即豨莶,虽花实相类,而别是一物,不可杂用。李时珍曰:天名精,嫩苗绿色,似皱叶菘芥,微有狐气,淘浸煠之亦可食,长则起茎,开小黄花,如小野菊花。结实如同蒿子,亦相似,最粘人衣,狐气尤甚,炒熟则香,故诸家皆云辛而香,亦巴人食负蠜,南人食山柰之意。尔其根白色,如短牛膝,此物最贱,而《唐本草》言鹤虱出西戌。《宋本草》言出波斯者,何哉。盖当时人不知用之,惟西戎波斯始知入药,且土产所宜,故尔。亦犹苜蓿云出西域,而不知中国饲马者,即是也,详见豨莶下。
叶根气味

甘寒无毒。
《别录》曰:地菘辛无毒。
李时珍曰:微辛甘,有小毒,生汁吐人。
徐之才曰:垣衣、地黄为之使。
叶根主治

《本经》曰:瘀血、血瘕欲死、下血、止血、利小便,久服轻身耐老。
《别录》曰:除小虫、去痹、除胸中结热、止烦渴、逐水大吐下。
《唐本草》曰:破血、生肌、止鼻衄、杀三虫、除诸毒肿、丁疮、瘘痔、金疮、内射身痒、瘾𤺋不止者,揩之立已。开宝曰:地菘主金疮,止血解恶虫,蛇螫毒,挼以傅之。李时珍曰:吐痰止疟、治牙痛、口紧喉痹。
《别录》曰:地菘主眩痹。
发明
李时珍曰:天名精,并根苗而言也。地菘、地菘皆言其
苗叶也。鹤虱言其子也。其功大扺只是吐痰、止血、杀虫、解毒,故擂汁服之,能止痰,疟漱之,止牙疼。挼之傅蛇咬,亦治猪瘟病也。按《孙天仁集效方》云:凡男妇乳蛾喉咙肿痛,及小儿急慢惊风、牙关紧急、不省人事者,以鹤虱草一名皱面草,一名母猪芥,一名杜牛膝,取根洗净,捣烂,入好酒绞汁灌之,良久则苏,仍以渣傅项下,或醋调搽,亦妙。《朱端章集验方》云:余被檄任淮西幕府,时牙疼大作,一刀镊人以草药一,捻汤泡少时,以手蘸汤挹痛处,即定。因求其方,用之治人多效,乃皱面地菘草也。俗人讹为地葱,沈存中《笔谈》专辨地菘,其子名鹤虱,正此物也。钱季诚方用鹤虱一枚,擢置齿中。高监方以鹤虱煎米醋漱口,或用防风鹤虱煎水噙漱,仍研草塞痛处,皆有效也。
鹤虱气味

《唐本草》曰:苦辛有小毒。
大明曰:凉无毒。
鹤虱主治

《唐本草》曰:蛔蛲虫,为散以肥肉臛汁,服方寸匕,亦入丸散用。
开宝曰:虫心痛,以淡醋和,半匕服立瘥。
大明曰:杀五脏虫,止疟傅恶疮。
发明

苏颂曰:鹤虱杀虫,方中为最要药,初虞世《古今录》验方,疗蛔咬,心痛,取鹤虱十两,捣筛蜜丸梧子大,以蜜汤空腹吞四五十丸,忌酒肉。韦云患心痛十年不瘥,于杂方内合服之,便愈。《李绛兵部手集方》治小儿蛔虫啮,心腹痛,亦单用鹤虱,研末,以肥猪肉汁下之,五岁一服,二分虫出,即止也。
附方

男女吐血,皱面草即地菘,晒乾为末,每服一二钱,以茅花泡汤调服,日二次。〈卫生易简方〉
咽喉肿塞、伤寒、蕴要治痰、涎壅滞喉肿水不可下者:地菘一名鹤虱草,连根叶捣汁,鹅翎扫入,去痰最妙。《圣济总录》:用杜牛膝、鼓锤草同捣汁灌之,不得下者,灌鼻得吐为妙。 又方土牛膝,春夏用茎,秋冬用根一把,青矾半两,同研,点患处,令吐脓血痰沫,即愈。缠喉风肿:蚵蚾草即皱面草,细研,以生蜜和丸弹子大,每噙一二丸,即愈。乾者为末,蜜丸亦可,名救生丸。〈经效济世方〉
诸骨哽咽:地菘马鞭草各一握,去根,白梅肉一个,白矾一钱,捣作弹丸,绵裹含咽,其骨自软而下也。〈普济方〉风毒瘰𤻤赤肿:地菘捣傅乾,即易之。〈圣惠方〉疔疮肿毒:鹤虱草、叶浮酒糟同捣傅之,立效。〈孙氏集效方〉发背初起:地菘杵汁一升,日再服,瘥乃止。〈伤寒类要〉恶疮肿毒:地菘捣汁,日服三四次。〈外台秘要〉
恶蛇咬伤:地菘捣傅之。〈易简方〉
大肠虫出不断,断之复生,行坐不得:鹤虱末水调半两,服自愈。〈怪疾奇方〉

天名精部杂录

《吕氏春秋》:豨首生而麦无叶。

巴戟天部汇考

释名

《巴戟天》《纲目》   《不凋草》《日华》
《三蔓草》《唐本草》  《巴棘》《附》
归州巴戟天缺滁州巴戟天


《本草纲目》巴戟天释名《本草纲目》巴戟天释名
李时珍曰:名义殊不可晓。
集解

《别录》曰:巴戟天生巴郡及下邳山谷,二月、八月采根,阴乾。
陶弘景曰:今亦用建平宜都者,根状如牡丹而细,外赤内黑,用之打去心。
苏恭曰:其苗俗名三蔓草,叶似茗经,冬不枯,根如连珠,宿根,青色,嫩根白紫,用之亦同以连珠,多肉厚者为胜。
大明曰:紫色如小念珠,有小孔,子坚硬,难捣。
寇宗奭曰:巴戟天本有心,乾缩时偶自落或抽去,故中心或空,非自有小孔也。今人欲要中间,紫色则多伪,以大豆汁沃之,不可不察。
苏颂曰:今江淮河东州郡亦有,但不及蜀州者佳,多生山林内。内地生者,叶似麦门冬而厚大,至秋结实,今方家多以紫色为良,蜀人云都无紫色者,采时或用黑豆同煮,欲其色紫,殊失气味,尤宜辨之。又有一种山葎根,正似巴戟,但色白,土人采得以醋水煮之,乃以杂巴戟,莫能辨也,但击破视之,中紫而鲜洁者,伪也。其中虽紫,又有微白糁,有粉色而理小暗者,真也。真巴戟嫩时亦白,乾时亦煮,治使紫力劣弱耳。
根修治

雷敩曰:凡使须,用枸杞子汤浸一宿,待稍软,漉出,再酒浸一伏时,漉出,同菊花熬焦黄去,菊花以,布拭乾用。
李时珍曰:今法惟以酒浸一宿,剉焙入药,若急用只以温水浸软,去心也。
气味

辛甘,微温无毒。
大明曰:苦。
徐之才曰:覆盆子为之,使恶雷丸丹参朝生。
主治

《本经》曰:大风邪气、阴痿不起、强筋骨、安五脏、补中增志益气。
《别录》曰:疗头面游风、小腹及阴中相引痛、补五劳、益精、利男子。
甄权曰:治男子夜梦鬼交精泄、强阴下气、治风癞。陈日华曰:治一切风疗水胀。
李时珍曰:治脚气、去风疾、补血,《海出仙经》
发明

王好古曰:巴戟天,肾经血分药也。
甄权曰:病人虚损,加而用之。
寇宗奭曰:有人嗜酒,日须五七杯,后患脚气甚危,或教以巴戟半两,糯米同炒,米微转色去米不用,大黄一两,剉炒同为末,熟蜜丸温水服五七十丸,仍禁酒遂愈。
附录巴棘
《别录》曰:味苦、有毒、主恶疥疮,出虫。生高地,叶白有刺,根连数十枚,一名女木。

辟虺雷部汇考

释名

《辟虺雷》《唐本草》  《辟蛇雷》《纲目》

辟虺雷图


《本草纲目》辟虺雷释名
李时珍曰:此物辟蛇虺有威,故以雷名之。
集解

苏恭曰:辟虺雷,状如粗块苍朮,节中有眼。
李时珍曰:今川中峨嵋鹤鸣诸山皆有之,根状如苍朮,大者若拳,彼人以充方物,苗状当俟访问。
根气味

苦大,寒无毒。
根主治

《唐本草》曰:解百毒、消痰、去大热、头痛、辟瘟疫。
李时珍曰:治咽喉痛痹、解蛇虺毒。

火炭母部汇考

释名

《火炭母草》《图经》

火炭母图


《本草纲目》火炭母草集解
苏颂曰:生恩州原野中,茎赤而柔,似细蓼,叶端尖,近梗形方,夏有白花,秋实如椒,青黑色,味甘可食。
叶气味

酸平,有毒。
叶主治

苏颂曰:去皮肤风、热流、注骨节、痈肿疼痛,不拘时采于坩器中,捣烂以盐酒炒,傅肿痛处,经宿一易之。

麦门冬部汇考

释名

《蘠蘼》《尔雅》    《虋冬》《尔雅》
《爱韭》《尔雅注》   《羊韭》《尔雅注》
《马韭》《尔雅注》   《羊蓍》《尔雅注》
《禹葭》《尔雅注》   《忍冬》《别录》
《仆垒》《别录》    《随脂》《别录》
《麦门冬》《别录》   《禹馀粮》《别录》
《不死草》《别录》   《阶前草》《纲目》

麦门冬图一


麦门冬图二睦州麦门冬麦门冬图二睦州麦门冬

《尔雅》《释草》麦门冬图二睦州麦门冬

《尔雅》《释草》《尔雅》《释草》

蘠蘼虋冬。
〈注〉门冬一名满冬,《本草》云。〈疏〉药草也,一名蘠蘼,一名虋冬案。《山海经》云条谷山,其草多芍药虋冬。郭注亦云。《本草》一名满冬,今检本草有天门冬,一名颠棘麦门冬,秦名羊韭,齐名爱韭,楚名马韭,越名羊蓍,一名禹葭,一名禹馀粮,无名满冬者,盖所见本异也,虋门字异音同耳。

《山海经》《中山经》

条谷之山,其草多𧄸冬。
〈注〉《本草经》曰:𧄸冬一名满冬,今作门耳。

鲜山其草多𧄸冬。

《罗愿·尔雅翼》门冬

蘠蘼虋冬,郭璞曰今门冬也,一名满冬,按《虋冬》有二:其一则天门冬,一名颠棘,释草所谓髦天棘也。故郭璞注颠棘云细叶有刺,蔓生,其一则麦门冬。生山谷肥地,叶如韭,四季不凋,根有须,作连珠形,似穬麦颗,故名麦门冬。四月开花,淡红如红蓼花。实圆,碧如珠。秦名羊韭,齐名爱韭,楚名马韭,越名羊蓍。谢灵运《山居赋》曰:二冬并称而殊性。《潜夫论》曰:夫理世不得真贤,譬犹治疾不得真药也。治疾当得麦门冬,反得蒸穬麦,己不识真合而饮之,疾以寖剧而不知为人所欺也。《山海经》曰:条谷之山,其草多芍药,虋冬。

《林洪山·家清供》麦门冬煎

春秋采根,去心捣汁,和蜜以银器重汤煎,急搅如饴为度,贮之磁器,温酒化服,滋益多矣。

《徐光启·农政全书》麦门冬考

《本草》云:秦名羊韭,齐名爱韭,楚名马韭,越名羊蓍。一名禹葭,一名禹馀粮,生随州、陆州及函谷堤坂肥土石间,久废处有之。今辉县山野中亦有,叶似韭叶而长,冬夏长,生根如穬麦而白色,出江宁者小润,出新安者大白。大者苗如鹿葱,小者如韭。味甘、性平、微寒,无毒,地黄、车前为之使,恶款冬苦、瓠苦、芺畏木耳苦,参青蘘。
救饥

采根换水,浸去邪味,淘洗净,蒸熟,去心食。
《本草纲目》麦门冬释名
陶弘景曰:根似穬麦,故谓之麦门冬。
李时珍曰:麦须曰虋,此草根似麦而有须,其叶如韭,凌冬不凋,故谓之麦虋冬。及有诸韭忍冬诸名,俗作门冬,便于字也。可以服食,断谷,故又有馀粮不死之称。吴普《本草》一名仆垒,一名随脂。
集解

《别录》曰:麦门冬,叶如韭,冬夏长生,生函谷川谷及堤坂肥土石间,久废处。二月、八月、十月采根,阴乾。吴普曰:生山谷肥地,丛生,叶如韭,青黄,采无时。陶弘景曰:函谷即秦关,处处有之,冬月作实,如青珠,以四月采,根肥大者为好。
陈藏器曰:出江宁者小润,出新安者大白,其苗大者如鹿葱,小者如韭叶,大小有三四种,功用相似,其子圆碧。
苏颂曰:所在有之,叶青似莎草,长及尺馀,四季不凋,根黄白色,有松在根,如连珠形,四月开淡红花,如红蓼花,实碧而圆,如珠。江南出者叶大,或云吴地者尤胜。
李时珍曰:古人惟用野生者,后世所用多是种莳而成其法。四月初采根于黑壤肥沙地,栽之每年六月、九月、十一月,三次上粪,及芸灌。夏至前一日取根洗晒收之,其子亦可种,但成迟尔。浙中来者甚良,其叶似韭,而多纵文,且坚韧为异。
根修治

陶弘景曰:凡用取肥大者,汤浸抽去心,不尔令人烦,大扺一斤须减去四五两也。
李时珍曰:凡入汤液以滚水润湿,少顷抽去心,或以瓦焙软乘热去心,若入丸散,须瓦焙热,即于风中吹冷,如此三四次,即易燥且不损药力,或以汤浸捣膏和药亦可,滋补药则以酒浸擂之。
根气味

甘平无毒。
《别录》曰:微寒。
吴普曰:神农岐伯,甘平,《黄帝桐君雷公》甘无毒,李当之甘小温。
李杲曰:甘微苦,微寒,阳中微阴降也,入手太阴,经气分。
徐之才曰:地黄、车前为之使,恶款,冬苦、瓠苦、芺畏苦,参青,蘘木耳,伏石钟乳。
根主治

《本经》曰:心腹结气、肠中伤、饱胃、络脉绝、羸瘦短气,久服轻身不老,不饥。
《别录》曰:疗身重目、黄心下支、满虚劳客、热口乾燥、渴止呕吐、愈痿蹶强、阴益精消、谷调中保、神定肺气、安五脏、令人肥健,美颜色,有子。
陈藏器曰:去心热、止烦热、寒热、体劳、下痰饮。
大明曰:治五劳、七伤、安魂、定魄、止嗽、定肺、痿吐、脓时疾、热狂、头痛。
甄权曰:治热毒大、水面目肢节浮肿、下水主泄精。张元素曰:治肺中伏火、补心气不足、主血妄、行及经水、枯乳汁不下。
陈藏器曰:久服轻身、明目,和车前、地黄丸服,去湿痹,变白夜,视有光。
陶弘景曰:断谷为要药。
发明

寇宗奭曰:麦门冬,治肺热之功为多,其味苦但专泄而不专,收寒多,人禁服。治心肺虚热及虚劳,与地黄、阿胶、麻仁同为润经益血、复脉通心之剂,与五味子、枸杞子、同为生脉之剂。
张元素曰:麦门冬治肺中伏火、脉气欲绝者,加五味子、人参三味为生脉,散补肺中元气不足。
李杲曰:六七月间湿热方旺人病骨、乏无力、身重气短、头旋眼黑、甚则痿软,故孙真人以生脉散补。其天元真气脉者,人之元气也。人参之甘寒泻热火,而益元气。麦门冬之苦寒滋燥,金而清水源。五味子之酸温泻丙火,而补庚金兼益五脏之气也。
李时珍曰:按赵继宗《儒医精要》云:麦门冬以地黄为使,服之令人头不白,补髓通肾气,定喘促,令肌体滑泽,除身上一切恶气、不洁之疾,盖有君而有使也。若有君无使,是独行无功矣。此方惟火胜气壮之人服之,相宜若气弱胃寒者,必不可饵也。
附方

麦门冬,煎补中益心、悦颜色、安神益气、令人肥健,其力甚驶,取新麦门冬根,去心捣熟,绞汁和白蜜,银器中重汤煮,搅不停手,候如饴,乃成温酒,日日化服之。〈图经本草〉
消渴饮水用上元板桥:麦门冬鲜肥者二大两,宣州黄连九节者二大两,去两头尖三五节,小刀子调理去皮毛,了吹去尘,更以生布摩拭秤之,捣末,以肥大苦匏汁浸麦门冬,经宿然后去心,即于臼中捣烂,纳黄连末和丸,并手丸如梧子大,食后饮下五十丸,日再,但服两日,其渴必定,若重者,即初服一百五十丸,二日服一百二十丸,三日一百丸,四日八十丸,五日五十丸。合药要天气晴明之夜,方浸药,须净处禁妇,人鸡犬见之如觉可时,只服二十五丸,服讫觉虚,即取白羊头一枚,治净以水三大斗煮烂,取汁一斗,以来细细饮之,勿食肉,勿入盐,不过三剂平复也。〈崔元亮海上集验方〉
劳气欲绝:麦门冬一两,甘草炙二两,糠米半合,枣二枚,竹叶十五片,水二升煎一升,分三服。〈南阳活人书〉虚劳客热:麦门冬煎汤频饮。〈本草衍义〉
吐血、衄血诸方不效者:麦门冬去心一斤,捣取自然汁,入蜜二合,分作二服,即止。〈活人心统〉
衄血不止:麦门冬去心,生地黄各五钱,水煎服立止。〈保命集〉
齿缝出血:麦门冬煎汤漱之。〈兰室宝鉴〉
咽喉生疮、脾肺虚热上攻也:麦门冬一两,黄连半两,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麦门冬汤下。〈普济方〉乳汁不下:麦门冬去心,焙为末,每用三钱酒,磨犀角约一钱许,温热调下,不过二服便下。〈熊氏补遗〉下痢口渴,引饮无度:麦门冬去心三两,乌梅肉二十个,细剉以水一升煮,取七合,细细呷之。〈必效方〉金石药发:麦门冬六两,人参四两,甘草炙二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饮下日再服。〈本草图经〉男女血虚:麦门冬三斤,取汁熬成膏,生地黄三斤,取汁熬成膏,等分一处滤过,入蜜四之一,再熬成,瓶收,每日白汤点服,忌铁器。〈医方摘要〉

麦门冬部艺文〈诗〉《睡起闻米元章冒热到东园送麦门冬饮子》宋苏轼


一枕清风值万钱,无人肯买北窗眠。开心煖胃门冬饮,知是东坡手自煎。

《霜后记园中草木》范成大

门冬如佳隶,长年护阶除。生儿乃不凡,磊落玻璃珠。

麦门冬部纪事

《荆州记》:鱼复县岩崖内生麦门冬。
《广州记》:鄣平县偏饶麦门冬。
《建康记》:建康出麦门冬。
《游名山志》:泉山竹际及金州多麦门冬。

麦门冬部杂录

《潜夫论·思贤篇》:治世不得真贤,譬如治病不得良医也。治疾当得人参,反得支罗服当得麦门冬。反烝横麦己而不识真,合而服之,病以浸剧,不自知为人所欺也。乃反谓方不诚而药皆无益于病,因弃后药而弗敢饮,而更求巫觋者,虽死可也。
《游宦纪闻》:今医家修制药品,往往一遵古法,如《本草炮炙》《许学士方》,前所载亦既详矣,世南在蜀得数法,颇出古人意表,如麦门冬去心。古法汤泡少时,则易去,今则以银石铫火上,微烙随手渐剥极易,为力又不为汤渍去药味。乳香没药最难研,若作丸子药,则以乳钵研略细,更入酒或水研,顷刻如泥,更无滓脚。若酒糊丸,则入酒研,若以面则入水研,甚省力而易,细且不飞走,亏耗分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