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黄精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五十二卷目录

 黄精部汇考
  黄精图一
  黄精图二
  黄精图三
  黄精图四
  黄精图五
  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
  本草纲目〈黄精〉
 黄精部艺文〈诗〉
  遇铜山掘黄精       宋鲍照
  饵黄精         唐韦应物
  寄王奉御          张籍
  答象之谢惠黄精之什    宋韩维
  苏子翼送黄精酒       朱弁
  张伯雨赠黄精      元吾丘衍
 黄精部选句
 黄精部纪事
 黄精部杂录
 黄精部外编
 黄耆部汇考
  黄耆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黄耆考〉
  本草纲目〈黄耆〉
 黄耆部艺文
  服黄耆帖        晋王献之
  与米元章尺牍       宋苏轼
 黄耆部选句
 黄耆部纪事

草木典第一百五十二卷

黄精部汇考

释名

龙衔《广雅》    重楼《别录》
鸡格《别录》    菟竹《别录》
鹿竹《别录》    救穷草《别录》
仙人馀粮《别录》  米餔《蒙筌》野生姜《蒙筌》   毕菜《唐本》偏精《拾遗》    垂珠《图经》
葳蕤《图经》    日及《图经》
荀格《图经》    马箭《图经》
黄芝《瑞草经》   戊己芝《五符经》
沙田髓《药谱》   笔管菜《纲目》

黄精《纲目》

黄精图一


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

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

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

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

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

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

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五相州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

滁州黄精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滁州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

解州黄精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解州黄精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

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黄精图二永康军黄精黄精图三商州黄精黄精图四解州黄精黄精图五相州黄精滁州黄精解州黄精

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徐光启《农政全书》黄精苗考
俗名笔管菜,一名重楼,一名菟竹,一名鸡格,一名救穷,一名鹿竹,一名葳蕤,一名仙人馀粮,一名垂珠,一名马箭,一名白及,生山谷,南北皆有之。嵩山茅山者隹,根生肥地者,大如拳,薄地者,犹如拇指。叶似竹叶,或二叶、或三叶、或四五叶俱,皆对节而生,味甘性平无毒,又云:茎光滑者,谓之太阳之草,名曰:黄精,食之可以长生,其叶不对节,茎叶毛钩子者,谓之太阴之草,名曰:钩吻食之,入口立死,又云:茎不紫,花不黄为异。
救饥

采嫩叶煠熟,换水浸去苦味,淘净,油盐调食。山中人采根,九蒸九暴,食甚甘美,其蒸暴,用瓮去底安釜上,装满黄精密盖蒸之,令气溜即暴之,如此九蒸九暴,令极熟,不熟则刺人咽喉,久食长生,辟谷其生者,若初服只可一寸半,渐渐增之,十日不食他,食能长服之食止三尺,服三百日,后尽见鬼神饵,必升天。又云:花实可食,罕见难得。
元扈先生曰:尝过,根本胜药,苗亦恒蔬。
《本草纲目》黄精释名
苏颂曰:隋时,羊公服黄精法云:黄精是芝草之精也。一名葳蕤,一名日及,一名仙人馀粮,一名荀格,一名马箭,一名垂珠,一名菟竹。
李时珍曰:黄精为服食要药,故《别录》列于草部之首。仙家以为芝草之类,以其得坤土之精粹,故谓之。《黄精五符经》云:黄精获天地之淳精,故名为戊己芝,是此义也。馀粮救穷以功名也。鹿竹、菟竹因叶似竹,而鹿兔食之也。垂珠以子形也。《陈氏拾遗》:救荒草,即此也,今并为一。
陈嘉谟曰:根如嫩姜,俗名野生姜,九蒸九暴可以代粮,又名米餔。
集解

《别录》曰:黄精生山谷,二月采根,阴乾。
陶弘景曰:今处处有之,二月始生,一枝多叶,叶状似竹而短,根似萎蕤,萎蕤根如荻根及菖蒲,概节而平直,黄精根如鬼臼黄连,大节而不平,虽燥并柔有脂润,俗方无用此,而为仙经所贵,根叶花实皆可,饵服酒散随宜具在。《断谷方》中其叶乃与钩吻相似,惟茎不紫,花不黄为异。而人多惑之,其类乃殊,遂致死生之,反亦为奇事。
雷敩曰:钩吻真似黄精,只是叶头尖、有毛钩、子二个,若误服之,害人,黄精叶似竹也。
苏恭曰:黄精肥地生者,即大如拳,薄地生者,犹如拇指。萎蕤肥根类其小者,肌理形色大都相似,今以鬼臼黄连为比,殊无彷佛,黄精叶似柳及龙胆,徐长卿辈而坚其钩吻蔓生,叶如柿叶,殊非比类。
陈藏器曰:黄精叶偏生不对者,名偏精,功用不如正精,正精叶对生,钩吻乃野葛之别名,二物殊不相似,不知陶公凭何说此。
韩保升曰:钩吻一名野葛。陶说:叶似黄精者,当是。苏说:叶似柿者,当别是一物。
苏颂曰:黄精南北皆有,以嵩山茅山者为隹,三月生苗,高一二尺以来叶如竹叶而短,两两相对,茎根柔脆颇似桃枝,本黄末赤,四月开青白花,状如小豆花,结子白如黍粒。亦有无子者,根如嫩生姜而黄色,二月采根,蒸过暴乾用。今遇八月采,山中人九蒸九暴作果卖,黄黑色而甚甘美,其苗初生时,人多采为菜茹,谓之毕菜,味极美。江南人说:黄精苗叶稍类钩吻,但钩吻叶头极尖而根细。而苏恭言:钩吻蔓生,恐南北所产之异耳。
李时珍曰:黄精野生山中,亦可劈根,长二寸稀种之,一年后极稠,子亦可种,其叶似竹而不尖,或两叶三叶四五叶俱,对节而生,其根横行,状如葳蕤,俗采其苗,熟淘去苦味食之,名笔管菜。陈藏器《本草》言:青黏是葳蕤,见葳蕤发明下,又黄精钩吻之说。陶弘景、雷敩、韩保升皆言:二物相似。苏恭、陈藏器皆言:不相似。苏颂复设两可之辞。今考《神农本草》《吴普本草》并言:钩吻是野葛,蔓生,其茎如箭,与苏恭之说相合。张华《博物志》云:昔黄帝问天老曰:天地所生,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天老曰:太阳之草,名黄精,食之可以长生,太阴之草,曰钩吻,不可食之,入口立死。人信钩吻杀人,不信黄精之益寿,不亦惑乎。按此,但以黄精、钩吻相对待而言,不言其相似也。陶氏因此,遂谓二物相对。与神农所说钩吻不合,恐当以苏恭所说为是,而陶雷所说别一毒物,非钩吻也。历代《本草》惟陈藏器辨物最精,审尤当信之,馀见钩吻条。
根修治

雷敩曰:凡采得,以溪水洗净蒸之,从巳至子,薄切暴乾用。
苏颂曰:羊公服黄精法,二月、三月采根,入地八九寸为上,细切一石,以水二石五斗,煮去苦味,漉出囊中压取汁,澄清再煎如膏乃止,以炒黑黄豆末相和,得所捏作饼子如钱太,初服二枚,日益之,亦可焙乾筛末水服。
孟诜曰:饵黄精法,取瓮子去底釜内安置,得所入黄精令满,密盖蒸至气溜即暴之,如此九蒸九暴,若生则刺人咽喉,若服生者,初时只可一寸半,渐渐增之,十日不食,服止三尺五寸,三百日后尽见鬼神,久必升天,根叶花实皆可食之,但以相对者是正,不对者是偏精也。
气味

甘平,无毒。
甄权曰:寒。
李时珍曰:忌梅实,花、叶子并同。
主治

《别录》曰:补中、益气、除风湿、安五脏,久服轻身、延年、不饥。
大明曰:补五劳七伤、助筋骨、耐寒暑、益脾胃、润心肺,单服九蒸九暴食之,驻颜断谷。
李时珍曰:补诸虚、止寒热、填精髓、下三尸虫。
发明

李时珍曰:黄精受戊己之淳气,故为补黄宫之胜品,土者万物之母,母得其养则水火既济、木金交合,而诸邪自去、百病不生矣。《神仙芝草经》云:黄精,宽中益气,使五脏调良、肌肉充盛、骨髓坚强、其力增倍、多年不老、颜色鲜明、发白更黑、齿落更生,又能先下三尸虫,上尸名彭质好宝货,百二十日下,中尸名彭矫,好五味,六十日下,下尸名彭居,好五色,三十日下,皆烂出也。根为精气,花实为飞英,皆可服食。又按《雷氏炮炙论序》云:驻色延寿,精煎。《神锦注》云:以黄精自然汁拌研细神锦,于柳木甑中蒸七日,以木蜜丸服之。木蜜枳椇也,神锦不知是何物,或云朱砂也。
掌禹锡曰:按《抱朴子》云:黄精服其花胜其实,服其实胜其根。但花难得,得其生花十斛乾之,才可得五六斗尔。非大有力者不能办也。日服三合,服之十年乃得其益,其断谷不及朮,朮饵令人肥健,可以负重涉险,但不及黄精甘美易食,凶年可与老少代粮,谓之米脯也。
唐慎微曰:徐铉《稽神录》云:临川士家,一婢逃入深山中,久之见野草枝叶可爱,取根食之,久久不饥,夜息大树,下闻草中动以为虎攫,上树避之,及晓下地,其身欻然凌空而去,若飞鸟焉。数岁,家人采薪见之,捕之不得,临绝壁下网围之,俄而腾上山顶,或云此婢安有仙骨,不过灵药服食尔,遂以酒饵置往来之路,果来食讫,遂不能去,擒之,具述其故,指所食之草即是黄精也。
附方

服食法《圣惠方》用黄精根茎不限多少,细剉阴乾捣末,每日水调末服,任多少,一年内变老为少,久久成地仙。 《臞仙神隐书》以黄精细切一石,用水二石五斗煮之,自旦至夕,候冷以手挼碎布袋榨取汁,煎之渣乾,乾为末,同入釜中煎至可丸,丸如鸡子大,每服一丸,日三服,绝粮,轻身除百病,渴则饮水。
补肝明目,黄精二斤,蔓菁一斤,淘同和九蒸九晒为末,空心每米饮服二钱,日二服,延年益寿〈圣惠方〉。大风、癞疮、营气不清、久风入脉因而成癞鼻坏色败,用黄精根去皮洁净,共以洗二斤暴,纳粟米饭中蒸,至米熟时,时食之〈圣济总录〉
补虚精气,黄精、枸杞子等分,捣作饼,日乾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汤下五十丸〈奇效良方〉

黄精部艺文〈诗〉《遇铜山掘黄精》宋·鲍照

土肪閟中经,水芝韬内策。宝饵缓童年,命药驻衰历。矧蓄终古情,重拾烟雾迹。羊角栖断云,榼口流隘石。铜溪昼森沈,乳窦夜涓滴。既类风门磴,复像天井壁。蹀蹀寒叶离,灇灇秋水积。松色随野深,月露依草白。空守江海思,岂怀梁郑客。得仁古无怨,顺道今何惜。

《饵黄精》唐·韦应物

灵药出西山,服食采其根。九蒸换凡骨,经著上世言。候火起中夜,馨香满南轩。斋居感众灵,药术启妙门。自怀物外心,岂与俗士论。终期脱印绶,永与天壤存。

《寄王奉御》张籍

爱君紫阁峰前好,新作书堂药灶成。见欲移居相近住,有田多与种黄精。

《答象之谢惠黄精之什》宋·韩维

仙经著灵药,兹品上不刊。服之岁月久,衰羸反童颜。岩居有幽子,乘时斸苍山。溪泉濯之洁,秋阳暴而乾。九蒸达晨夜,候火不敢安。持之落城市,谁复著眼看。富贵异所嗜,口腹穷甘酸。贫贱固不暇,锥刀乃其干。坐使至灵物,委弃同草菅。惟君冲旷士,敦然守高閒。食之易为力,天和中自完。故以此为馈,其容几一箪。报我三百言,浩浩驰波澜。何以谕珍重,如获不死丹。方当烦燠时,把玩毛骨寒。他年灵气成,与子骖双鸾。

《苏子翼送黄精酒》朱弁

仙经何物堪却老,较功无如太阳草。龙衔鸡衔名虽异,公羊公事可考。苏君真是神仙裔,橘井阴功贯穹昊。云笈书成数万言,银阙珠宫用心早。独知此物有奇效,福地名山为储宝。不惮林泉新斸掘,斥去杵臼谢筛捣。况从高士论曲糵,更课公田收秫稻。一朝灵液浮瓮盎,三冬浩气生襟袍。且欣软饱得浇肠,漫说逆流上补脑。眼碧那忧散黑花,发白故应还翠葆。贾傅只嫌松醥陋,刘堕敢誇桑落好。直须五斗论解酲,宁待三杯乃通道。谁知万里落旄人,亦许匏尊自倾倒。为君唤回雪窖春,八载羁愁供一扫。

《张伯雨赠黄精》元·吾丘衍

山中有灵草,乃云太阳精。况闻天老言,饵之可长生。故人赤松意,分赠慰我情。玉津比灵芝,采采三秀英。我愿服此久,飘然出蓬瀛。绿发无秋霜,身如羽翰轻。举臂入霄汉,丹台列高名。手把金芙蓉,与君游太清。

黄精部选句

唐杜甫诗:三春斸黄精,一餐生毛羽。〈又〉扫除白发黄精在,君看他年冰雪容。
白居易诗:丹灶烧烟煴,黄精花丰茸。姚合诗:绕篱栽杏种黄精。
宋王安石诗:雪底黄精兴不疏。
苏轼诗:闻道黄精草,丛生绿玉篸。〈又〉诗人空腹待黄精。
孙觌诗:连筒自灌黄精圃。

黄精部纪事

《博物志》:黄帝问天老曰:天地所生,岂有食之令人不死者乎。天老曰:太阳之草名曰黄精,饵而食之可以长生,太阴之草名曰钩吻,不可食,入口立死。人信钩吻之杀人,不信黄精之益寿,不亦惑乎。
《高士传》:陆通字接舆,与妻俱隐峨眉诸名山,食菌栌实、服黄精子,俗传以为仙。
《稽神录》:临川有士人唐遇,虐其所使婢。婢不堪其毒,乃逃入山中,久之粮尽饥甚,坐水边见野草枝叶可爱,即拔取濯水中连根食之,甚美,自是恒食,久之遂不饥而更轻健,夜息大树下,闻草中兽走,以为虎而惧,因念得上树杪乃生也。正尔念之而身已在树杪矣,及晓又念当下平地又欻然而下,自是意有所之,身辄飘然而去。或自一峰之一峰顶,若飞鸟焉。数岁其家人伐薪见之,以告其主,使捕之不得。一日遇其在绝壁下,即以网三面围之。俄而腾上山顶,其主亦骇异,必欲致之,或曰此婢也安有仙骨,不过得灵草饵之尔。试以盛馔多其味令甚香美,致其往来之路,观其食否。果如其言,常来就食。食讫不复能远去,遂为所擒。具述其故。问其所食草之形状,即黄精也。复使寻之,遂不能得,其婢数年亦卒。
《福地记》:武当县、石阶山、西北角,有大松树,树下生草名救穷,日食三寸,绝谷不饥,久之度世。陶先生谓之西岳佐命是也。
《梧浔杂佩顾况》纪:秦时建阿房宫,采木者偶食黄精、天蒜,不觉竦身飞上就山下,人家裁诗云:酒尽君莫酤壶倾我,当发城市多嚣尘,还山弄明月,今平乐志所载,萦山木客事,盖附会此说。余昔在昭州尝询之,陶伟西明府云:少时闻父老云,曾有人见之,今久不闻矣。
《峨眉山志》:黄精,峨山产者甚佳。宿进《游峨诗》云:拾得黄精须烂煮,饭侬明日上峨眉。
《海丰县志》:明嘉靖中,海丰有渔子数人驾舟入海,为𩗗风所漂,泊一绝岛,见其人,椎结袒裼网、木叶为裳,面目黧黑、肌肤如枯、睢睢盱盱,见渔子相顾惊笑,语不可解,稍前逼之辄走,不敢近其居。率如蘧芦而无爨釜其傍,往往有池,池中以蜜浸食物,大抵黄精薯蓣之属,渔子饥甚,取食之,其人亦不嗔,但远立而笑,已而𩗗风大至,飘返故,岸云。《泌阳县志》:小铜山县东七十五里,产苍朮及黄精。

黄精部杂录

《抱朴子》:黄精一名菟竹,一名鸡格,一名岳珠,服其花胜其实,花生十斛,乾之则可得五六升,服之十年乃可得益寿。
《明道杂志》:老杜《同谷诗》有:黄精无苗山雪盛。后人所改也,其旧乃:黄独也,读者不知其义,因改为精,其实黄独自一物也。本处谓之土芋,其根唯一颗而色黄,故名黄独,饥岁,土人掘食以充粮,故老杜云耳。《山家清供》:黄精,仲春深采根,九蒸九暴,捣如饴,可作果食,又细切食,水三斗五升,煮去苦味,漉入绢袋压汁澄之,再煎如膏,以黄米作饼,约二寸大,客至可供二枚,又采苗可为菜茹隋,羊公服法,芝草之精也。一名仙人馀粮,其补益可知也。

黄精部外编

《神仙传》:王烈者,字长休,邯郸人也。常服黄精,及铅年三百三十八岁犹有少容。登山历险,行步如飞。尹轨者,字公度,太原人也。博学五经,尤明天文星气,河洛谶纬无不精微,晚乃学道,常服黄精华,日三合,计年数,百岁后到太和山中,仙去。
白菟公,服黄精而得仙。
《列仙传》:修羊公,魏人也。上华阴山石室中,中有悬石榻,卧其上,榻尽穿陷略不动,时取黄精服之。

黄耆部汇考

释名

黄耆《本经》    戴糁《本经》
戴椹《别录》    芰草《别录》
百本《别录》    独椹《别录》
蜀脂《别录》    王孙《药性论》
黄芪《纲目》    百药绵《药谱》

黄耆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黄耆考

一名戴糁,一名戴椹,一名独椹,一名芰草,一名蜀脂,一名百本,一名王孙。生蜀郡山谷及白水、汉中、河东,陜西出绵上,呼为绵黄耆,今处处有之,根长二三尺,独茎丛生枝,其叶扶疏作羊齿状,似槐叶微尖小,又似蒺藜叶阔大而青白色,开黄紫花,红槐花大结小,尖角长寸许,味甘、性微温、无毒,一云味苦、微寒、恶龟甲、白藓皮。
救饥

采嫩苗叶煠熟,换水浸淘洗去苦味,油盐调食,药中补益,呼为羊肉。
《本草纲目》黄耆释名
李时珍曰:耆长也,黄耆。色黄,为补药之长,故名。今俗通作黄芪,或作蓍者,非矣。蓍乃蓍龟之蓍,音尸,王孙与牡蒙同名异物。
集解
《别录》曰:黄耆生蜀郡山谷、白水、汉中,二月十月采阴
乾。
陶弘景曰:第一出陇西、洮阳,色黄白、甜美,今亦难得。次用黑水、宕昌者,色白肌理粗,新者亦甘而温补,又有蚕陵、白水者,色理胜蜀中者而冷补,又有赤色者,可作膏贴,俗方多用,道家不须。
苏恭曰:今出原州及华原者最良,蜀汉不复采用,宜州宁州者亦佳。
苏颂曰:今河东、陕西州郡多有之,根长二三尺,以来独茎,或作丛生枝干,去地二三寸,其叶扶疏作羊齿状,又如蒺藜苗,七月中开黄紫花,其实作荚子长寸许,八月中采根用,其皮折之如绵,谓之绵黄耆,然有数种,有白水耆、赤水耆、木耆,功用并同而力不及白水者,木耆短而理横,今人多以苜蓿根假作黄耆,折皮亦似绵,颇能乱真,但苜蓿根坚而脆,黄耆至柔韧。皮微黄褐色,肉中白色,此为异耳。
陈承曰:黄耆本出绵上者为良,故名绵黄耆,非谓其柔韧如绵也,今《图经》所绘宪州者,地与绵上相邻也。王好古曰:绵上即山西沁州、白水在陕西同州,黄耆味甘柔软如绵,能令人肥。苜蓿根味苦而坚脆,俗呼为土黄耆,能令人瘦,用者宜审。
陈嘉谟曰:绵上,沁州乡名,今有巡检司,白水、赤水二乡俱属陇西。
李时珍曰:黄耆叶似槐叶而微尖小,又似蒺藜叶而微阔大,青白色,开黄紫花,大如槐花,结小尖角长寸许,根长二三尺,以紧实如箭干者为良,嫩苗亦可淘茹食,其子收之,十月下种,如种菜法亦可。
修治

雷敩曰:凡使勿用木耆草,真相似,只是生时叶短并根横也,须去头上皱皮,蒸半日、擘细,于槐砧上剉用。李时珍曰:今人但搥扁,以蜜水涂炙数次,以熟为度,亦有以盐汤润透,器盛于汤瓶,蒸熟切用者。
根气味

《本经》曰:甘、微温、无毒。
《别录》曰:白水者,冷补。
张元素曰:味甘、气温平、气薄、味厚、可升可降,阴中阳也,入手足太阴气分,又入手少阳、足少阴、命门。徐之才曰:茯苓为之,使恶龟甲、白藓皮。
主治

《本经》曰:痈疽久、败疮、排脓、止痛、大风、癞疾、五痔、鼠瘘、补虚、小儿百病。
《别录》曰:妇人子脏风邪气、逐五脏间恶血,补丈夫虚损五劳羸瘦、止渴腹痛泄痢、益气利阴气。
甄权曰:主虚喘、肾衰、耳聋、疗寒热、治发背内补。陈日华曰:助气、壮筋骨、长肉、补血、破症癖瘰𤻤瘿赘、肠风、血崩、带下赤、白痢、产前后一切病、月候不匀、痰嗽、头风、热毒、赤目。
张元素曰:治虚劳自汗、补肺气、泻肺火心火、实皮毛,益胃气、去肌热及诸经之痛。
王好古曰:主太阴疟疾,阳维为病苦寒热,督脉为病逆气里急。
发明

陶弘景曰:出陇西者,温补,出白水者,冷补,又有赤色者,可作膏用,消痈肿。
陈藏器曰:虚而客热,用白水黄耆,虚而客冷,用陇西黄耆。
大明曰:黄耆,药中补益,呼为羊肉。白水耆,凉、无毒,排脓、治血及烦闷、热毒、骨蒸劳。赤水耆,凉,无毒,治血退热毒馀功并同。木耆,凉,无毒,治烦排脓之力微于黄耆,遇阙即倍用之。
张元素曰:黄耆甘温纯阳,其用有五,补诸虚不足一也,益元气二也,壮脾胃三也,去肌热四也,排脓止痛、活血生血内、托阴疽为疮,家圣药五也。
又曰:补五脏诸虚、治脉弦自汗、泻阴火、去虚热、无汗则发之、有汗则止之。
王好古曰:黄耆,治气虚盗汗、并自汗及肤痛,是皮表之药,治喀血柔脾胃,是中州之药,治伤寒尺脉不至补肾脏元气,是里药,乃上中下内外三焦之药也。李杲曰:灵枢云:卫气者,所以温肉分而充皮肤肥腠理,而司开阖黄耆,既补三焦,实卫气与桂同功,特比桂甘平不辛热,为异耳,但桂则通血脉、能破血,而实卫气耆则益气也,又黄耆与人参、甘草三味为除躁热肌热之圣药,脾胃一虚、肺气先绝,必用黄耆温肌肉、益皮毛、实腠理,不令汗出,以益元气而补三焦。朱震亨曰:黄耆补元气,肥白而多汗者为宜,若面黑形实而瘦者服之,令人胸满,宜以三拘汤泻之。寇宗奭曰:防风黄耆,世多相须而用,唐许引宗初仕陈为新蔡王外兵参军时,柳太后病风不能言、脉沈而口噤,引宗曰:既不能下药,宜汤气蒸之,药入腠理,周时可瘥。乃造黄耆防风汤数斛,置于床下,气如烟雾,其夕便得语也。李杲曰:防风能制黄耆,黄耆得防风,其功愈大,乃相畏而相使也。
朱震亨曰:人之口通乎。地鼻通乎。天口以养阴,鼻以养阳,天主清,故鼻不受有形而受无形,地主浊,故口受有形而兼乎无形。柳太后之病不言,若以有形之汤,缓不及事,今投以二物,汤气满室,则口鼻俱受,非智者通神不可回生也。
李杲曰:小儿外物惊宜,用黄连安神丸镇心药。若脾胃寒湿吐、腹痛泻痢青白,宜用益黄散药。如脾胃伏火、劳役不足之證及服巴豆之类,胃虚而成慢惊者,用益黄理中之药,必伤人命,当于《心经》中以甘温补土之源,更于脾土中以甘寒泻火,以酸凉补金,使金旺火衰,风木自平矣。今立黄耆汤泻火补金益土,为神治之法,用炙黄耆二钱,人参一钱,炙甘草五分,白芍药五分,水一大盏,煎半盏温服。
汪机曰:萧山魏直著《博爱心鉴》三卷言:小儿痘疮,惟有顺逆险三證,顺者为吉不用药,逆者为凶不必用药,惟险乃悔吝之象,当以药转危为安,宜用保元汤,加减主之。此方原出东垣,治慢惊土衰火旺之法,今借而治痘,以其内固营血、外护卫气、滋助阴阳,作为脓血其證,则异其理,则同去白芍药,加生姜,改名曰保元汤。炙黄耆三钱,人参二钱,炙甘草一钱,生姜一片,水煎服之,险證者,初出圆晕乾红少润也,将长光泽顶陷不起也,既出虽起惨色不明也,浆行色灰不荣也,浆定光润不满也,浆老湿润不敛也,结痂而胃弱内虚也,痂落而口渴不食也,痂后生痈肿也,痈肿溃而敛迟也,凡有诸證并宜此汤,或加芎藭、加官桂、加糯米以助之,详见《本书》
陈嘉谟曰:人参补中,黄耆实表,凡内伤脾胃、发热恶寒、吐泄怠卧、胀满痞塞、神短脉微者,当以人参为君、黄耆为臣,若表虚自汗、亡阳溃疡、痘疹阴疮者,当以黄耆为君、人参为臣,不可执一也。
茎叶主治

《别录》曰:疗渴及筋挛、痈肿、疽疮。
附方

小便不通,绵黄耆二钱,水二盏,煎一盏温服,小儿减半〈总微论〉
酒疸黄疾、心下懊痛、足胫满、小便黄、饮酒发赤黑黄斑、由大醉当风入水所致,黄耆二两,木兰一两,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服〈肘后方〉
气虚白浊,黄耆盐炒半两,茯苓一两,为末,每服一钱,白汤下〈经验良方〉
治渴补虚、男子妇人诸虚不足、烦悸焦渴、面色萎黄、不能饮食、或先渴而后发疮疖,或先痈疽而后发渴并宜常服此药,平补气血、安和脏腑、终身可免痈疽之疾。用绵黄耆、箭者,去芦六两,一半生焙,一半以盐水润湿,饭上蒸三次,焙剉粉,甘草一两,一半生用,一半炙黄,为末,每服二钱,白汤点服,早辰日午各一服,亦可煎服,名黄耆六一汤〈外科精要〉
老人閟塞,绵黄耆、陈皮去白各半两,为末,每服三钱。用大麻子一合,研烂以水滤浆,煎至乳起,入白蜜一匙,再煎沸调药空心服,甚者不过二服,此药不冷不热,常服无秘塞之患,其效如神〈和剂局方〉
肠风泻血,黄耆、黄连等分为末,面糊丸绿豆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孙用和秘宝方〉
尿血沙淋、痛不可忍,黄耆、人参等分为末,以大萝卜一个,切一指厚大四五片,蜜二两淹炙,令尽不令焦,点末食,无时以盐汤下〈永类方〉
吐血不止,黄耆二钱半,紫背浮萍五钱,为末,每服一钱,姜蜜水下〈圣济总录〉
咳嗽、脓血、咽乾乃虚中有热,不可服凉药,以好黄耆四两,甘草一两,为末,每服二钱,点汤服〈席延赏方〉。肺痈得吐,黄耆二两为末,每服二钱,水一中盏煎至六分,温服,日三四服〈圣惠方〉
甲疽疮脓生足趾甲边,赤肉突出,时常举发者,黄耆二两,䕡茹一两,醋浸一宿,以猪脂五合微火上煎,取二合绞去滓,以封疮口上,日三度,其内自消〈外台秘要〉。胎动不安、腹痛下黄汁,黄耆、川芎、藭各一两,糯米一合,水一升,煎半升,分服〈妇人良方〉
阴汗湿痒,绵黄耆酒炒为末,以熟猪心点吃妙〈赵真人济急方〉
痒疽内固,黄耆人参各一两为末,入真龙脑一钱,用生藕汁和丸绿豆大,每服二十丸,温水下,日日服〈本事方〉

黄耆部艺文《服黄耆帖》晋·王献之

承服肾气丸,故以为佳,献之比服黄耆甚勤,平平耳亦欲至十齐,当可知。

《与米元章尺牍》宋·苏轼

昨日饮冷过度,夜暴下,旦复疲甚,食黄耆粥甚美,卧阅四印,奇古失病所在,明日会食乞且罢,需稍健或雨过翛然时也,印却纳上。

黄耆部选句

金王特起诗:但说今年秋雨多,黄耆满谷无人采。

黄耆部纪事

《梁书·邓至国传》:邓至国,居西凉州界,羌别种也。世号持节、平北将军、西凉州刺史。宋文帝时,王象屈耽遣使献马。天监元年,诏以邓至国王象舒彭为督西凉州诸军事,号安北将军。五年,舒彭遣使献黄耆四百斤、马百匹。
《唐书·甄权传》:权后以医显者,义兴许引宗。引宗仕陈为新蔡王外兵参军。王太后病风不能言,脉沈难对,医家告术穷。引宗曰:饵液不可进。即以黄耆、防风煮汤数十斛,置床下,气如雾,熏薄之,是夕语。
《淳化县志》:嘉靖中,人有言本地出黄芪者,当道以文索之,无有以俗名马首苜蓿根充之,医生解去遭杖,几毙,不得已解价三四十金,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