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萎蕤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四十二卷目录

 薜荔部汇考
  薜荔图
  山海经〈西山经〉
  罗愿尔雅翼〈薜荔〉
  本草纲目〈木莲 附地锦〉
 薜荔部艺文〈诗〉
  薜荔庵          唐顾况
 薜荔部选句
 薜荔部纪事
 蘡薁部汇考
  蘡薁图
  诗经〈豳风七月〉
  贾思协齐民要术〈薁〉
  毛诗陆疏广要〈六月食郁及薁〉
  徐光启农政全书〈野葡萄考〉
  本草纲目〈蘡薁〉
  高濂草花谱〈野葡萄〉
 蘡薁部艺文〈诗〉
  燕薁引         明朱曰藩
 蘡薁部选句
 蘡薁部杂录
 萎蕤部汇考
  萎蕤图
  尔雅〈释草〉
  孙氏瑞应图〈葳蕤〉
  段成式酉阳杂俎〈女草〉
  徐光启农政全书〈萎蕤考〉
  本草纲目〈萎蕤 附鹿药 委蛇〉
 萎蕤部艺文
  辨漆叶青䴴散方      宋苏轼
 萎蕤部纪事

草木典第一百四十二卷

薜荔部汇考

释名
蓖荔〈山海经〉     薜荔〈尔雅翼〉
木连〈拾遗〉      木馒头〈纲目〉
鬼馒头〈纲目〉     地锦〈附〉

薜荔图


《山海经》《西山经》

小华之山,其草有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亦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注〉荔,香草也。乌韭在屋者曰昔耶,在墙者曰垣衣。

《罗愿尔雅翼》《薜荔》

薜荔、白芷、蘪、芜,椒连谓之五臭,管氏之正天下也,五臭所校,谓之五土,小华之山草多薜荔,薜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食之止心痛,亦缘木生,在屋曰昔邪,在墙曰垣衣,今薜荔叶厚,实而圆,多蔓,好敷岩石上,若罔,故云罔薜荔兮,为帷也。或夤缘上木,古木之上有绝大者,开华结实,其实上锐而下平,外青而中瓤,经霜则瓤红而甘,乌鸟所啄,重儿亦食之,谓之木馒头,亦曰鬼馒头,其状如饼中馒头也,食之发瘴,岭外尤多,州郡待客,取以为高饤,或言岭外郡,刻木作馒头状,言之过也,虽云藤蔓枝叶劲厚,如木之属,非复草也。《离骚》云贯薜荔之落蕊。王逸章句曰,薜荔,香草,缘木而生,蕊实也,贯香草之实,执持忠信貌也,薜荔虽有实,然所取芳者,不于实,又按说文,蕊花须头点也,则蕊乃谓此逸之意,以薜荔之花,小盖不可贯,故以为实要之诗,骚当以意逆志,但贯其须,蕊以见用心之精洁尔,山鬼歌亦称,被薜荔兮,带女萝。逸云薜荔兔丝,皆无根,缘木而生,山鬼亦奄忽无形,故衣之。以为饰古者,喻物意深如此,又九歌曰,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言责其所无,必不能也。至九章曰:令薜荔以为理兮,惮举趾而缘木,因芙蓉以为媒兮,惮褰裳而濡足,此皆因其所宜而任之,顾不为耳。薜荔,芳草,故楚辞特殷勤焉。
《本草纲目》《木莲释名》
李时珍曰:木莲,馒头象,其实形也。薜荔音壁利,未详,《山海经》荔。
《集解》
陈藏器曰:薜荔,夤缘树木,三十五年渐大,枝叶繁茂,叶长二三寸,厚若石韦生子,似莲房,打破有白汁,停久如漆,中有细子,一年一熟,子亦入药,采无时。苏颂曰:薜荔络石极相类,茎叶粗大如藤状,木莲更大于络石,其实若莲房。
李时珍曰:木莲缘树木,垣墙而生,四时不凋,厚叶坚强,大于络石,不花而实,实大如杯,微似莲蓬,而稍长正如无花果之生者,六七月实内空而红,八月后则满腹细,子大如稗子,一子一须,其味微涩,其壳虚轻,乌鸟童儿皆食之。
叶气味

酸平无毒。
主治

苏颂曰:背痈乾末服之,下利即愈。
陈藏器曰:主风血,暖腰脚,变白不衰。
李时珍曰:治血淋痛,涩藤叶一握,甘草炙一分,日煎服之。
发明

唐慎微曰:《图经》言薜荔治背疮,近见宜兴县一老人,年七十馀,患发背,村中无医药,急取薜荔叶,烂研绞汁,和蜜饮数升,以滓傅之,后用他药傅帖,遂愈,其功实在薜荔,乃知《图经》之言不妄。
藤汁主治

大明曰:白癜风,𤻤疡风,恶疮疥癣,涂之。
木莲气味

甘平,涩,无毒。
李时珍曰:岭南人言,食之发瘴。
主治

苏颂曰:壮阳道尤胜。
李时珍曰:固精消肿,散毒止血,下乳,治久痢,肠痔,心痛阴㿗。
附方

惊悸遗精,木馒头炒白牵牛,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用米饮调下。〈乾坤秘韫〉
阴㿉囊肿,木莲即木馒头,烧研,酒服二钱。又方,木馒头子,小茴香,等分为末,每空心酒服二钱,取效。〈集简方〉
酒痢肠风,黑散子治风,入脏或食,毒积热,大便鲜血,疼痛肛出,或久患酒痢,木馒头烧存性,棕榈皮烧存性,乌梅去核,粉草炙,等分为末,每服二钱,水一盏煎服。〈惠民和剂局方〉
肠风下血,大便硬涩,木馒头,烧枳壳,炒,等分为末,每服二钱,槐花酒下。〈杨倓家藏方〉
大肠脱下,木馒头连皮子切炒,茯苓、猪苓,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亦治梦精,名锁阳丹。〈普济方〉一切痈疽,初起不问发于何处,用木莲四十九个,措去毛,研细,酒解开,温服,功与忍冬草相上下。〈外科精要〉乳汁不通,木莲二个,猪前蹄一个,烂煮食之,并饮汁尽,一日即通,无子妇人食之,亦有乳也。〈集简方〉
《附录地锦》
陈藏器曰:味甘温,无毒,主破老血,产后血结,妇人瘦损不能饮食,腹中有块,淋沥不尽,赤白带下,天行心闷,并煎服之,亦浸酒,生淮南林下,叶如鸭掌,藤蔓著地,节处有根,亦缘树石,冬月不死,山人产后用之,一名地噤。
李时珍曰:别有地锦草,与此不同。

薜荔部艺文〈诗〉《薜荔庵》唐·顾况

薜荔作禅庵,重垒庵边树。空山径欲绝,也有人知处。

薜荔部选句

楚屈原《离骚》:贯薜荔之落蕊。
《九歌》薜荔迫兮,蕙绸,〈又〉采薜荔兮,水中,〈又〉罔薜荔兮,为帷,〈又〉被薜荔兮,带女萝。
《九章》令薜荔以为理兮,惮举趾而缘木。
唐杜甫诗:青垂薜荔长。
王缙诗:薜荔成帷晚霭多。
柳宗元诗:密雨斜侵薜荔墙。
陆龟蒙诗:墙高牵薜荔,障软撼玫瑰。
胡曾诗:萝荔雨馀山似黛。
方干诗:窗户凉生薜荔风。
徐谐诗:雨久莓苔紫,霜浓薜荔红。
殷璠诗:浅绿垣墙绵薜荔。
宋梅尧臣诗:春城百花发,薜荔上阴阶。〈又〉根随枝蔓生,叶侵苔苏碧。
金高士谈诗:八尺龙蛇薜荔墙。

薜荔部纪事

《宋史·杨戬传》:李彦发物供奉,大抵类朱勔,凡竹数竿用一大车、牛驴数十头,其数无极,皆责办于民,经时阅月,无休息期。农不得之田,牛不得耕垦,殚财靡刍,力竭饿死,或自缢辕轭间。如龙鳞薜荔一本,辇致之费踰百万。

蘡薁部汇考

释名

〈诗经〉       蘡薁〈诗传〉

燕薁〈广雅〉      婴舌〈广雅〉
山葡萄〈唐本〉     野葡萄〈俗名〉
木龙〈藤名〉

蘡薁图


《诗经》《豳风七月》

六月食郁及薁。
〈传〉郁棣,属薁蘡薁也。〈疏〉郁棣属者,是唐棣之类属也。刘稹《毛诗义问》云: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正赤,食之甜。《本草》云,郁一名雀李,一名车下李,一名棣,生高山川谷或平田中,五月时实,言一名棣则,与棣相类,故云棣属,蘡薁者,亦是郁类,而小别耳。晋《宫阁铭》云,华林园中有车下李三百一十四株,薁李一株。车下李即郁,薁李即薁,二者相类而同时熟,故言郁薁也。〈大全〉《本草注》曰,葡萄即蘡薁,生陇西五原山谷。

《贾思协·齐民要术》《薁》

《说文》曰薁蘡也。《广雅》曰燕薁,蘡薁也。《诗义疏》曰蘡薁实大如龙眼,黑色,今车鞅藤实是。《豳诗》曰六月食薁。

《毛诗陆疏广要》

《豳风七月》六月食郁及薁。郁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色正赤,食之甘。《毛诗》云郁棣,属薁,蘡薁也。孔疏云郁是唐棣之类。刘稹《毛诗义问》云其树高五六尺,其实大如李,正赤,食之甜,与棣相类,故云棣属蘡薁者,亦是郁类。而小别耳。晋《宫阁铭》云,华林园中有车下李三百一十四株,薁李一株,车下李即郁,薁李即薁,二者相类,而同时熟,故言郁薁也。《本草图经》云郁李木高五六尺,枝条叶花皆若李,惟子小若樱桃,赤色,而味甘酸,核随子熟,六月采根并实,取核中人用。《名物疏》云薁一名郁李,一名薁李,一名蘡李,一名燕薁,一名棣,一名爵李,一名车下李。《广雅》谓之蘡舌与郁俱棣属也,故同,得车下李之名,陆玑以唐棣为薁李,非也,而以为实大如李,则得之。《本草图经》谓郁李子如樱桃,则似说常棣,非郁李也。郁李虽棣属,然非《尔雅》所谓。唐棣、常棣也。古之说者,惟不知唐棣为扶栘木,而以为薁,又不知薁别是一种,而以为常棣,故《本草注》及诗缉诸说俱误,今由
陆玑,崔豹,郑樵,及本草诸说,参详之,始知其别。如此魏王《花木志》云,燕薁实如龙眼,黑色。《说文》谓之蘡薁,《诗疏》一名车鞅藤,《豳诗》六月食薁者,此也。《广志》曰燕薁似梨,早熟,据此又非郁李,而二说亦相矛盾,殆不足取證。韩诗薁字又作蒮,是《尔雅》所谓蒮山韭者,非《毛诗》之薁,《尔雅》翼云,山韭形性与韭相类,但根白,叶如灯心苗。
按陆疏题列二物止释一物者,如榛楛。济济止释楛,六月食郁及薁,止释郁之类是也。岂以薁即是唐棣,故存而不论耶。其实常棣与唐棣与郁与薁原是四种,毛氏云郁棣属,则非棣,可知孔氏云薁郁类,则非郁,可知冯嗣宗辨之甚详,但燕薁蘡舌是草,大概与下文葵相似,恐不应与木类相混。

《徐光启·农政全书》《野葡萄考》

俗名烟黑,生荒野中,今处处有之,茎叶及实俱似家葡萄,但皆细小,实亦稀疏,味酸。
救荒

采葡萄颗紫熟者,食之,亦中酿酒饮。
《本草纲目》《蘡薁释名》
李时珍曰:名义未详。
《集解》
苏恭曰:蘡薁,蔓生,苗叶与葡萄相似,而小,亦有茎大如碗者,冬月惟叶凋,而藤不死,藤汁味甘,子味甘酸,即千岁蔂也。
苏颂曰:蘡薁子,生江东,实似葡萄,细而味酸,亦堪为酒。
李时珍曰:蘡薁野生林墅间,亦可插植蔓,叶花实与葡萄无异,其实小而圆,色不甚紫也。诗云六月食薁,即此,其茎吹之气出,有汁,如通草也。
正误

陈藏器曰:苏恭注千岁蔂即是蘡薁,妄言也。千岁蔂藤如葛,而叶背白,子赤可食,蘡薁藤斫断通气,更无甘汁,详见草部千岁蔂下。
李时珍曰:苏恭所说蘡薁形状,甚是,但以为千岁蔂,则非矣。
实气味

甘酸平,无毒。
主治

苏恭曰:止渴,悦色,益气。
藤气味

甘平,无毒。
藤主治

苏恭曰:哕逆伤寒,后呕哕,捣汁饮之,良。
李时珍曰:止渴,利小便。
根气味

同藤。
根主治

李时珍曰:下焦热痛,淋閟,消肿毒。
附方

呕啘厥逆,蘡薁藤煎汁,呷之。〈肘后方〉目中障翳,蘡薁藤以水浸过,吹气取汁,滴入目中,去热翳赤白障。〈拾遗本草〉
五淋血淋,木龙汤,用木龙,即野葡萄藤也,竹园荽淡竹叶麦门冬,连根苗,红枣肉,灯心草,乌梅,当归,各等分,煎汤代茶饮。〈百一选方〉
男妇热淋,野葡萄根七钱,葛根三钱,水一钟,煎七分,入童子小便三分,空心温服。〈乾坤秘韫〉
女人腹痛,方同上。
一切肿毒,赤龙散,用野葡萄根晒研为末,水调涂之,即消也。〈儒门事亲〉
赤游风肿,忽然肿痒,不治则杀人,用野葡萄根捣如泥,涂之即消。〈通变要法〉

《高濂草花谱》《野葡萄》

生诸山中,子细如小豆,色紫,蓓蔂而生,状若葡萄,蟠之高树,悬挂可观。

蘡薁部艺文〈诗〉《燕薁引》明·朱曰藩

上林苑西重阴垂,汉家马乳秋累累。群臣未拜金盘赐,正是文园病渴时。尝言逾淮橘为枳,淮南亦种燕薁子。一朝偶患齐后疟,七日方寤赵简乐。起来燔极华池乾,菱藕堆盘懒咀嚼。何人旋摘此逼侧,冰丸入口生颜色。不用元珠罔象求,翻疑舍利菩提得。淮南陇右限川梁,燕薁葡萄味各长。底事千金通大宛,空劳斗酒博西凉。诏中但见誇珍味,席上谁能延药方。药方久閟樽罍燥,亲故仳离那可道。流年时物感豳风,拘方服食依农草。忆曾弱冠客安西,醉里亲尝掩露时。囊盛莫致燉煌种,浪说天南生荔枝。

蘡薁部选句

晋左思《魏都赋》,薁梅杨李,若榴郁棣。
潘岳《閒居赋》梅杏薁棣之属,繁萦藻丽之饰。

蘡薁部杂录

《毛诗题纲》,葛藟一名燕薁,藤好生河浒边,得水润而长,喻王九族蒙王恩惠,以育子孙,今王无泽于族人,不如葛藟生河浒边也。
《博雅》燕薁,蘡舌也。
《广志》燕薁似梨,早熟。

萎蕤部汇考

释名

〈尔雅〉       委〈尔雅〉
葳蕤〈瑞应图〉     葳绥〈瑞应图〉
丽草〈酉阳杂俎〉    女草〈酉阳杂俎〉
娃草〈酉阳杂俎〉    女萎〈本经〉
玉竹〈别录〉      地节〈别录〉
马薰〈唐本〉      萎〈纲目〉萎香〈纲目〉      乌委〈纲目〉
虫蝉〈纲目〉      委萎〈纲目〉
鹿药〈附〉       委蛇〈附〉

萎蕤图


《尔雅》《释草》

荧委萎。〈音威〉
〈注〉药草也,叶似竹,大者如箭竿,有节,叶狭而长,表白里青,根大如指,长一二尺,可啖。〈疏〉药草也,一名荧,一名委,木草女萎,萎蕤一名荧是也。叶似竹,大者如箭竿,有节,叶狭而长,表白里青,根大如指,长一二尺,可啖。

《孙氏·瑞应图》《葳蕤》

葳蕤者,礼备至则生,一曰王者爱人命,则生,一名葳绥也。

《段成式·酉阳杂俎》《女草》

葳蕤草,一名丽草,亦呼为女草,江湖中呼为娃草,美女曰娃,故以为名。

《徐光启·农政全书》《萎蕤考》

本草一名女萎,一名荧,一名玉竹,一名马薰,生太山山谷及舒州、滁州、均州,今南阳府马鞍山亦有,苗高一二尺,茎斑,叶似竹叶,阔短而肥厚,叶尖处有黄点,又似百合叶,却颇窄小,叶下结青子,如椒粒大,其根似黄精,而小异,节上有须,味甘,性平,无毒。
救荒

采根换水煮极熟,食之。
《本草纲目》《萎蕤释名》
李时珍曰:按黄公绍《古今韵会》云,葳蕤草木,叶垂之
貌,此草根长多须,如冠缨下垂之,緌而有威仪,故以名之。凡羽盖旌旗之缨緌,皆象葳蕤是矣。张氏《瑞应图》云,王者礼备,则葳蕤生于殿前,一名萎,香则威仪之义,于此可见,《别录》作萎蕤有文也。《说文》作萎,音相近也。《尔雅》作委萎,字相近也,其叶光莹,而象竹,其根多节,故有荧,及玉竹地节诸名,吴普《本草》又有乌萎,虫蝉之名,宋本一名马薰,即乌萎之讹者也。
正误

陶弘景曰:《本经》有女萎,无萎蕤。《别录》无女萎,有萎蕤,而功用正同,疑女萎即是萎蕤,惟名异尔。
苏恭曰:女萎功用及苗蔓,与萎蕤全别,今《本经》朱书是女萎功效,故《别录》墨书乃萎蕤功效也。
陈藏器曰:《本草》女萎、萎蕤同传。陶云是一物,苏云二物,不同于中品,别出女萎一条,然其主霍乱,泄痢肠鸣正与上品女萎相合,则是更非二物矣。
苏颂曰:观古方书所用,胡人治时,气洞下有女萎,丸治伤寒冷,下结肠丸中用女萎治虚劳、下痢、小黄耆酒中加女萎,详此,数方所用乃似中品女萎,缘其性温,主霍乱泄痢故也。又治贼风,手足枯痹,四肢拘挛,茵蓣酒中用女萎初虞世治身体,𤻤疡斑驳,有女萎膏,乃似上品。《本经》朱书女萎缘其主中风,不能动摇及去皯好色故也。又治伤寒,七八日不解,续命鳖甲汤及治脚弱,鳖甲汤并用萎蕤,及延年方治风热,项急痛,四肢骨肉烦热,有萎蕤饮,又主虚风热发,即头痛有萎蕤,乃似上品。《别录》墨书萎蕤,缘其主虚热温毒腰痛故也。三者既白,则非一物,明矣。且萎蕤甘平,女萎甘温,安得为一物。
李时珍曰:《本经》女萎乃尔雅委萎二字,即《别录》萎蕤也。上古钞写讹为女萎尔,古方治伤寒风虚用女萎者,即萎蕤也,皆承本草之讹而称之。诸家不察因中品有女萎,名字相同遂致费辨如此。今正其误,只依《别录》书萎蕤为纲,以便寻检其治泄痢,女萎乃蔓草也,见本条。
《集解》
《别录》曰:萎蕤生太山山谷及丘陵,立春后采,阴乾。吴普曰:叶青黄色相值,如姜叶,二月七月采。
陶弘景曰:今处处有之,根似黄精,小异,服食家亦用之。
苏颂曰:今滁州、舒州及汉中均州皆有之,茎干强直,似竹箭竿,有节,叶狭而长,表白里青,亦类黄精而多须,大如指,长一二尺,或云可啖,三月开青花,结圆实焉。
李时珍曰:处处山中有之,其根横生,似黄精,差小黄白色,性柔多须,最难燥,其叶如竹,两两相值,亦可采根种之,极易繁也。嫩叶及根并可煮淘食茹。
根修治

雷敩曰:凡使勿用黄精并钩吻,二物相似,萎蕤节上有须毛,茎斑叶尖处有小黄点,为不同,采得以竹刀刮去节皮,洗净以蜜水浸一宿,蒸了焙乾用。
气味

甘平无毒。
吴普曰:神农、苦桐、君雷公、扁鹊、甘无毒,黄帝辛。徐之才曰:畏卤咸。
主治

《本经》曰:女萎主中风,暴热不能动摇,跌筋结肉诸不足,久服去面黑䵟,好颜色,润泽,轻身不老。《别录》曰:萎蕤主心腹结,气虚热湿毒,腰痛,茎中寒及目痛,眦烂泪出。
甄权曰:时疾,寒热,内补不足,去虚劳,客热头痛不安加而用之良。
萧炳曰:补中、益气。
大明曰:除烦闷,止消渴,润心肺,补五劳七伤,虚损腰脚疼痛,天行热狂,服食无忌。
陶弘景曰:服诸石人不调和者,煮汁饮之。
李时珍曰:主治风温,自汗灼热及劳疟寒热,脾胃虚乏,男子小便频,数失精,一切虚损。
发明

李杲曰:萎蕤能升能降,阳中阴也。其用有四,主风,淫四支,两目泪烂,男子湿注腰痛,女子面生黑䵟。李时珍曰:萎蕤性平味甘,柔润可食,故朱肱南阳活人书治风温,自汗身重语言难出,用萎蕤汤以之为君药,予每用治虚劳、寒热、痁疟及一切不足之證,用代参耆不寒不燥,大有殊功,不止于去风热湿毒,而已,此昔人所未阐者也。
陈藏器曰:陈寿《魏志·樊阿传》云青粘,一名黄芝,一名地节,此即萎蕤,极似偏精,本功外主聪明,调血气,令人强壮,和漆叶为散服,主五脏益精,去三虫,轻身不老,变白,润肌肤,暖腰脚,惟有热不可服,晋嵇绍有胸中寒疾,每酒后苦唾,服之得愈,草似竹,取根花叶阴乾用,昔华佗入山见仙人所服,以告樊阿服之,寿百岁也。
苏颂曰:陈藏器以青黏即萎蕤,世无识者,未敢以为信然。
李时珍曰:苏颂注黄精,疑青黏是黄精,与此说不同,今考黄精萎蕤,性味功用大抵相近,而萎蕤之功更胜,故青黏一名黄芝,与黄精同名,一名地节,与萎蕤同名,则二物虽通用亦可。
《附录鹿药》
马志曰,鹿药甘温无毒,主风血,去诸冷,益老起阳,浸酒服之,生姑臧巴西,苗根并似黄精,鹿好食其根。李时珍曰:胡洽居士言鹿食九种,解毒之草,此其一也,或云即是萎蕤,理亦近之,姑附以俟。
《附录委蛇》
《别录》曰:味甘平无毒,主消渴少气,令人耐寒,生人家园中,大枝长须多叶,两两相值,子如芥子。
李时珍曰:此亦似是萎蕤,并俟考访。
附方

服食法,二月九月采萎蕤根,切碎,一石。以水二石煮之,从旦至夕,以手挼烂,布囊榨取汁熬稠,其渣晒为末,同熬至可丸,丸如鸡头子大,每服一丸,白汤下,日三服,导气脉,强筋骨,治中风湿毒,去面皱颜色,久服延年。〈臞仙神隐书〉
赤眼涩痛,萎蕤,赤芍药,当归,黄连等分,煎汤熏洗。〈卫生家宝方〉
眼见黑花,赤痛昏暗,甘露汤,用萎蕤焙四两,每服二钱,水一盏,入薄荷二叶,生姜一片,蜜少许同煎七分,卧时温服,日一服。〈圣济总录〉
小便卒淋,萎蕤一两,芭蕉根四两,水二大碗,煎一碗半,入滑石二钱,分三服。〈太平圣惠方〉
发热口乾,小便涩,用萎蕤五两,煎汁食之。〈外台秘要〉乳石发热,萎蕤三两,炙甘草二两,生犀角一两,水四升,煮一升半,分三服。〈圣惠方〉
痫后虚肿,小儿痫病,瘥后血气,上虚热在皮肤,身面俱肿,萎蕤、葵子、龙胆、茯苓、前胡、等分,为末,每服一钱,水煎服。〈圣济总录〉

萎蕤部艺文

《辨漆叶青黏散方》宋·苏轼按《嘉祐补注本草·女萎条注》引陈藏器云,女萎萎蕤二物同传。陶云同是一物,但名异耳,下痢方多用女萎,而此都无止泄之说,疑必非也。按女萎苏,又于中品之中出之,云主霍乱泄痢肠鸣,正与陶注上品女萎相合,如此即二萎功用同矣。更非二物苏,乃剩出一条苏,又云女萎与萎蕤不同,其萎蕤一名玉竹,叶似竹,一名地节,为有节。《魏志·樊阿传》青黏一名黄芝,一名地节,此即萎蕤,极似。偏精本功,外主聪明,调血气,令人强壮,和漆叶为散,主五藏,益精,去三虫,轻身不老,变白,润肌肤,暖腰脚,惟有热不可服,晋嵇绍有胸中寒疾,每酒后苦唾,服之得愈,草似竹,取根花叶阴乾,昔华佗入山见仙人服之,以告樊阿,服之百岁。

右予少时读《后汉书》《三国志》《华佗传》皆云佗弟子樊阿,从佗求可服食益于人者,佗授以漆叶青黏散,漆叶屑一升,青黏屑十四两,以是为率,言久服,去三虫,利五藏,轻体,使人头不白。阿从其言,寿百馀。岁漆叶处所皆有,青黏生于丰沛、彭城、及朝歌。《魏志注引·佗列传》云:青黏,一名地节,一名黄芝,主理五藏,益精气。本出于陕入山者,见仙人服之,以告佗。佗以为佳,辄语阿,阿大秘之,近者人见阿之寿而气力强盛,怪之,遂责阿所服,因醉乱误道之。法一施,人多服者,皆有大验。而后汉注亦引《佗别传》同此文,但黏字书䴴字相传音女,廉反然今人无识此者,甚可恨,惜吾详佗文,恨惜不识之语,乃章豫太子贤所云也。吾性好服食,每以问好事君子,莫有知者。绍圣四年九月十三日,在昌化军借《嘉祐补注本草》乃知是女萎,喜跃之甚,登即录之,但恨陶隐居与苏恭二论未决恭,唐人今《本草》云唐本者,皆恭注也。详其所论多立异,又殊喜与陶公相反,几至于骂者,然细考之,陶未必非恭,未必是予以谓隐居精识博物可信,当更以问能者,若青黏便是萎蕤,岂不一大庆乎。过当录此以寄子,由同讲求之。

萎蕤部纪事

《后汉书·华佗传》:彭城樊阿从佗,求方可服食益于人者,佗授以漆叶青䴴散,漆叶屑一斗,青䴴十四两。以是为率,言久服去三虫,利五脏轻体,使人头不白,阿从其言,寿百馀岁。漆叶处所而有,青䴴生于丰沛彭城及朝歌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