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天雄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八卷目录

 天雄部汇考
  本草纲目〈天雄〉
 天雄部纪事
 天雄部杂录
 乌头部汇考
  诗经〈大雅绵〉
  尔雅〈释草〉
  东坡杂记〈天麻煎〉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罗愿尔雅翼〈乌喙〉
  本草纲目〈乌头〉
 乌头部纪事
 乌头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二十八卷

天雄部汇考

释名

白幕《本经》    天雄《本经》
天锥〈李时珍〉
图见附子部

《本草纲目》

天雄释名
李时珍曰:天雄乃种附子而生出,或变出,其形长而不生子,故曰天雄其长而尖者,谓之天锥,象形也。
集解

《别录》曰:天雄生少室山谷,二月采根,阴乾。
陶弘景曰:今采用八月中旬,天雄似附子,细而长,乃至三四寸许,此与乌头、附子三种本出建平,故谓之三建。今宜都很山者最好。谓为西建,钱塘间者谓为东建。气力小弱,不相似,故曰西水犹胜东白也。其用灰杀之时,有水强者不佳。
苏恭曰:天雄、附子、乌头,并以蜀道绵州龙州出者佳。馀处纵有,力弱不相似,陶以三物俱出建平,故名之者,非也。乌头苗名菫,音蕲。《尔雅》云芨堇草,是也。今讹堇为建,遂以建平译之矣。
陈承曰:天雄诸说悉备,但始种而不生附子、侧子,经年独长大者,是也。蜀人种之,尤忌生此,以为不利,如养蚕而成白僵之意。
李时珍曰:天雄有二种,一种是蜀人种附子而生出长者,或种附子而尽变成长者,即如种芋,形状不一之类。一种是他处草乌头之类,自生成者,故《别录》注乌喙云长三寸,已上者为天雄,是也。入药须用蜀产。曾经酿制者,或云须重二两半,有象眼者,乃佳。馀见附子下。
修治

雷敩曰:宜炮皱去皮尖底用,或阴制如附子法,亦得。《大明》曰:凡丸散炮去皮,用饮药,即和皮生使,甚佳。李时珍曰:熟用一法,每十两以酒浸七日,掘土坑用炭半秤锻赤去火,以醋二升沃之,候乾,乘热入天雄,在内小盆,合一夜取出,去脐用之。
气味

辛温有大毒。
《别录》曰:甘大温。
甄权曰:大热宜乾姜制之。
徐之才曰:远志为之使,恶腐婢,忌豉汁。
主治

《本经》曰:大风寒湿,痹历节痛,拘挛缓急,破积聚邪气金疮,强筋骨,轻身健行。
《别录》曰:疗头面风,去来疼痛,心腹结聚,关节重,不能行步,除骨间痛,长阴气,强志,令人武勇,力作不倦。掌禹锡曰:按《淮南子》云天雄,雄鸡志气益注云,取天雄一枚,纳雄鸡肠中,捣食之,令人勇。
甄权曰:治风痰冷痹,软脚毒风,能止气喘促急,杀禽虫毒。
《大明》曰:治一切风,一切气,助阳道,暖水脏,补腰膝,益精明目,通九窍,利肌肤,调血脉,四肢不遂,下胸隔水,破痃癖痈结,排脓止痛,续骨消瘀血,背脊伛偻,霍乱,转筋,发汗,止阴汗炮食,治喉痹。
发明

寇宗奭曰:补虚寒,须用附子,风家多用天雄,亦取其大者,以其尖角多热性,不肯就下,故取其敷散也。张元素曰:非天雄不能补上焦之阳虚。
朱震亨曰:天雄、乌头,气壮形伟,可为下部之佐。李时珍曰:乌附、天雄皆是补下焦,命门阳虚之药。补下所以益上也,若是上焦阳虚,即属心肺之分,当用参芪,不当用天雄也。且乌附天雄之尖,皆是向下生者,其气下行其脐,乃向上生苗之处。寇宗奭言,其不肯就下。张元素言,其补上焦阳虚,皆是误认尖为上耳。惟朱震亨以为下部之佐者,得之。而未发出此义。雷敩炮炙论序云,咳逆数,数酒服熟雄,谓以天雄炮研,酒服一钱也。
附方

三建汤治元阳素虚寒邪,外攻手足厥冷,大小便滑数,小便白浑,六脉沉微,除固冷,扶元气及伤寒阴毒。用乌头、附子、天雄并炮裂,去皮脐等分,㕮咀,每服四钱,水二盏,姜十五片,煎八分,温服。〈肘后方〉
男子失精,天雄三两,炮白朮八两,桂枝六两,龙骨三两,为散,每酒服半钱。〈张仲景金匮要略〉
大风恶癞,三月、四月,采天雄、乌头苗及根,去土,勿洗,捣汁渍,细粒黑豆,磨去皮不落者,一夜取出,晒乾,又浸如此七次,初吞三枚,渐加至六七枚,禁房室、猪肉、鸡蒜,犯之即死。

天雄部纪事

《明会典》:四川成都府岁贡天雄二十对,附子五十对,乌头五十对,漏蓝二十斤。
《莱州府志》:明堂山在平度州北四十里,产乌头、天雄。

天雄部杂录

《博物志》:乌头、天雄、附子一物,春秋冬夏采,各异也。《癸辛杂识》:三建汤所用附子、川乌、天雄,而莫晓其命名之义,比见一老医云,川乌建上头目风虚者,主之。附子建中脾胃寒者,主之。天雄建下腰肾虚惫者,主之。此说亦似有理,后因观谢灵运《山居赋》曰:三建异形而同出,盖三物皆一种类,一岁为荝子,二岁为乌喙,三岁为附子,四岁为乌头,五岁为天雄,是知古药命名,皆有所本祖也。

乌头部汇考

释名

《诗经》     芨《尔雅》
乌头《诗疏》    乌喙《本经》
两头尖《本经》   奚毒《本经》
草乌头《纲目》   金鸦《纲目》
鸳鸯菊《纲目》   土附子〈日华〉
蜀白草《拾遗》   耿子《吴普》
毒公《吴普》    帝秋《吴普》
图见附子部

《诗经》

大雅绵

周原膴膴,菫荼如饴。
〈传〉菫菜也。〈疏〉内则曰菫荁枌榆,则堇是美菜,非苦荼之类。《释草》又云芨堇草。郭璞曰:即乌头也。江东人呼为堇,晋语骊姬将谮申生,寘鸩于酒,寘堇于肉。贾逵曰:堇,乌头也。然则堇者,其乌头乎。笺云性苦者,皆甘如饴。若是堇荁之堇,虽非周原,亦自甘矣。明堇是乌头也。

《尔雅》释草

芨堇草。〈芨音急菫音芹〉
〈注〉即乌头也。江东呼为堇。〈疏〉芨一名堇草。郭云:即乌头也。江东呼为菫,案诗《大雅》云:堇荼如饴,又晋语骊姬将谮,申生寘鸩于酒,寘堇于肉。贾逵曰:菫,乌头也。然则菫者,其乌头乎。

《东坡杂记》天麻煎

世传四味,五两天麻煎,盖古方本以四时加减,世但传春利耳。春,肝王多风,故倍天麻、夏伏阴,故倍乌头。秋多利下,故倍地榆。冬伏阳,故倍元参,当须去皮,生用治之,万捣乌头,无复毒,依此常服,不独去病,乃保真延年,与仲景八味丸并驱矣。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尔雅》云堇草,即乌头也。其类既别,而说者纷纭。初种之母曰:乌头,如芋魁是也。其形似乌鸟之首,故以为名。两岐如乌开口者,曰乌喙,亦取其似也。乌头傍生者为附子,附子傍生者为侧子,乌头不生附子者,为天雄。极长大,故《草经》云:长三寸以上也。蜀人种之,最忌生此草。《经》云:春采为乌头,冬采为附子,《广雅》又云:一岁为侧子,二岁为乌喙,三岁为附子,四岁为乌头,五岁为天雄,今皆不然。但一岁下种,而有此五物。皆以冬至前布种,至八月采出于蜀中,而绵州彰明县犹多附子,为百药之长。一名奚毒,世以乌头、天雄、附子为三建者,以此三物旧皆出建平故也。又宜都很山者,谓之西建,殊佳。钱塘间者谓之东建,不及。故曰西冰犹胜东白,乌头曰奚毒,曰即子,曰茛,曰堇,曰千秋,曰毒公,曰果负,曰耿子,取其汁日煎为膏,曰射罔,射生者以傅矢惨毒。

罗愿《尔雅翼》乌喙

乌喙今之乌头也。《释草》云:芨堇草。郭璞云:即乌头。今江东呼为堇,晋骊姬谮申生,寘鸩于酒,寘堇于肉者,是也。非堇荁之菫。《说文》云:荝乌头也。今乌头与附子同根,春时茎初生,有脑形似乌鸟之头,故谓之乌头。或曰:有两岐相合者名乌喙。要之,乌喙即乌头之异名耳。《本草》冬月采为附子,春月采为乌头,《博物志》曰:物有同类,而异用者,乌头、天雄、附子一物,春夏秋冬采之各异。谢灵运《山居赋》曰:三建异形而同出,而说者又以乌头、乌喙、附子、侧子辈,色理,形状亦各不同。而长三寸已上为天雄。盖种乌头而不生附子、侧子之类,经年独长大者,是也。蜀人种之,忌生此,以为不利。如养蚕而为白僵之类也。《广雅》则曰:一岁为荝子,二岁为乌喙,三岁为附子,四岁为乌头,五岁为天雄,苏秦曰:饥人之所以不食乌喙者,以其虽偷充腹,而与死同患也。《后魏书》曰:匈奴秋收乌头为毒药,以射禽兽。《淮南子》曰:天下之物莫凶于奚毒,然而良药橐而藏之,有所用也。奚毒即附子。汉霍显使医淳于衍捣附子赍入长定宫,皇后免身,后衍取附子并合大医大丸,以饮皇后。后曰:我头岑岑也,药中得无有毒,是其事。
《本草纲目》乌头释名
《吴普》曰:乌头形如乌之头也。有两岐相合,如乌之喙者,名曰乌喙,喙即乌之口也。
苏恭曰:乌喙即乌头异名也。此有三岐者,然两岐者少若乌头,两岐名乌喙,则天雄、附子之两岐者,复何以名之。
李时珍曰:此即乌头之野生于他处者,俗谓之草。乌头亦曰竹节,乌头出江北者曰淮乌头,日华子所谓土附子者,是也。乌喙即偶生两岐者,今俗呼为两头尖,因形而名,其实乃一物也。附子、天雄之偶生两岐者,亦谓之乌喙,功亦同于天雄,非此乌头也。苏恭不知此义,故反疑之。草乌头取汁晒为毒药,射禽兽,故有射罔之称。《后魏书》言辽东塞外秋收乌头为毒药,射禽兽。陈藏器所引《续汉五行志》言西国生独白草,煎为药,敷箭射人即死者,皆此乌头,非川乌头也。《菊谱》云:鸳鸯菊即乌喙苗也。
集解

《别录》曰:乌头、乌喙生朗陵山谷,正月、二月采,阴乾,长三寸以上者为天雄。
《吴普》曰:正月始生,叶厚茎方,中空,叶四四相当,与蒿相似。
陶弘景曰:今采用四月,亦以八月采,捣笮茎汁,日煎为射罔,猎人以傅箭,射禽兽,十步即倒,中人亦死,宜速解之,朗陵属汝南郡。
《大明》曰:土附子生去皮,捣滤汁,澄清旋添,晒乾,取膏,名为射罔,以作毒箭。
李时珍曰:处处有之。根苗花实并与川乌头相同,但此系野生,又无酿造之法。其根外黑内白,皱而枯燥,为异尔。然毒则甚焉。段成式《酉阳杂俎》言雀芋状如雀头,置乾地反湿,湿地反乾,飞鸟触之堕,走兽遇之僵,似亦草乌之类,而毒更甚也。又言建宁郡乌勾山有牧靡草,鸟鹊误食乌喙,中毒必急食此草,以解之。牧靡不知何药也。
修治

李时珍曰:草乌头或生用,或炮用,或以乌大豆同煮熟,去其毒用。
乌头气味

辛温有大毒。
《别录》曰:甘大热大毒
《吴普》曰:《神农》雷公桐君《黄帝》甘有毒。
甄权曰:苦辛大热,有大毒。
《大明》曰:味苦辛热,有毒。
徐之才曰:莽草远志为之使,反半夏、栝楼、贝母、白敛、白芨,恶藜芦。
李时珍曰:伏丹、砂砒石,忌豉汁,畏饴糖、黑豆,冷水能解其毒。
主治

《本经》曰:中风,恶风,洗洗出汗,除寒湿痹欬,逆上气,破积聚寒热,其汁煎之,名射罔,杀禽兽。
《别录》曰:消胸上痰,冷食不下,心腹冷痰,脐间痛不可俛仰,目中痛不可久视,又堕胎。
甄权曰:主恶风,憎寒冷,痰包心肠,腹痛痃,癖气块齿痛,益阳事强志。李时珍曰:治头风,喉痹,痈肿疔毒。
乌喙气味

辛微温有大毒。
《吴普》曰:神农雷公桐君黄帝有毒。
甄权曰:苦辛大热,畏恶同乌头。
主治

《别录》曰:风湿,丈夫肾湿阴痒,寒热,历节掣引,腰痛不能行步,痈肿脓结,又堕胎。
甄权曰:男子肾气衰弱,阴汗瘰𤻤,岁月不消。李时珍曰:主大风顽痹。
射罔气味

苦有大毒。
徐之才曰:温。
《大明》曰:人中射罔毒,以甘草蓝汁、小豆叶、浮萍、冷水、荠苨,皆可,一味禦之。
主治

《别录》曰:尸疰症坚,及头中风痹。
陈藏器曰:瘘疮疮根,结核,瘰𤻤毒肿,及蛇咬,先取涂肉四畔,渐渐近疮,习习逐病,至骨疮有热脓,及黄水,涂之。若无脓水,有生血,及新伤破,即不可涂,立杀人。
发明

李时珍曰:草乌头射罔乃至毒之药,非若川乌头、附子。人所栽种,加以酿制,杀其毒性之比,自非风顽急疾,不可轻投。甄权《药性论》言其益阳事,治男子肾气衰弱者,未可遽然也。此类止能收风胜湿,开顽痰,治顽疮,以毒攻毒而已。岂有川乌头附子补右肾,命门之功哉。吾蕲郝知府自负知医,因病风癣,服草乌头、木鳖子,药过多,甫入腹而麻痹,遂至不救,可不慎乎。汪机曰:乌喙形如乌嘴,其气锋锐,宜其通经络,利关节,寻蹊达径,而直抵病所,煎为射罔,能杀禽兽,非气之锋锐捷利,能如是乎。
杨清叟曰:凡风寒湿痹,骨肉冷痛,及损伤入骨,年久发痛,或一切阴疽、肿毒,并宜草乌头、南星等分,少加肉桂为末,姜汁、热酒调涂,未破者能内消,久溃者能去黑烂,二药性味辛烈,能破恶块,逐寒热,遇冷即消,遇热即溃。
附方

阴毒伤寒,生草乌头为末,以葱头蘸药纳谷道中,名提盆散。〈王海藏阴證略例〉
二便不通,即上方名霹雳箭。
中风瘫痪,手足颤掉,言语蹇涩,左经丸,用草乌头炮去皮四两,川乌头炮去皮二两,乳香末药各一两,为未。生乌头一升,以斑蝥三七个,去头翅,同豆煮熟,去蝥取豆,焙乾为末,和匀,以醋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温酒下。〈简易方〉
瘫痪顽风,骨节疼痛,下元虚冷,诸风,痔漏下血,一切风疮。草乌头、川乌头、两头尖、各三钱,硫黄、麝香、丁香、各一钱,木鳖子五个,为末,以熟蕲艾,揉软合成一处,用草纸包裹,烧熏痛处,名雷丸。〈孙天仁集效方〉诸风不遂,朱氏集验方,用生草乌头,晚蚕沙等分,为末,取生地龙捣和,入少醋,糊丸梧子大。每服四五丸,白汤下,甚妙。勿多服,恐麻人,名鄂渚小金丹。 经验济世方,用草乌头四两,去皮,大豆半升,盐一两,同以沙瓶煮,三伏时去豆,将乌头入木臼,捣三百杵,作饼焙乾,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空心盐汤下十五丸,名至宝丹。
一切顽风,神应丹。用生草乌头、生天麻、各洗等分,擂烂绞汁,倾盆中,砌一小坑,其下烧火,将盆放坑上,每日用竹片搅一次,夜则露之,晒至成膏,作成小铤子。每一铤分作三服,用姜葱自然汁,和好酒热服。〈乾坤秘韫〉一切风證,不问头风、痛风、黄鸦吊脚风痹。生淮乌头一斤,生川乌头一枚,生附子一枚,并为末,葱一斤,姜一斤,擂如泥,和作饼子,以草铺盘内,加楮叶于上,安饼于叶上,又铺草叶盖之,待出汗黄一日夜,乃晒之。舂为末,以生姜取汁,煮面糊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日二服。服后身痹汗出,即愈,避风。〈乾坤秘韫〉破伤风病,寿域方。用草乌头为末,每以一二分,温酒服之出汗。 儒门事亲方,用草乌尖、白芷,并生研末,每服半钱,冷酒一盏,入葱白一根,同煎服,少顷,以葱白热粥投之,汗出立愈。
年久麻痹,或历节走气,疼痛不仁,不拘男女,神授散。用草乌头半斤,去皮为末,以袋一个盛豆腐半袋,入乌头末,在内。再将豆腐填满,压乾,入锅中煮一夜,其药即坚如石,取出晒乾,为末,每服五分。冷风湿气以生姜汤下,麻木不仁以葱白汤下之。〈活人心统〉风湿痹木,黑神丸。草乌头连皮生研,五灵脂等分为末,六月六日滴水丸弹子大,四十岁以下,分六服。病甚,一丸作二服,薄荷汤化下,觉微麻为度。〈本事方〉风湿走痛,黑弩箭丸。用两头尖五、灵脂各一两,乳香没药,当归三钱,为末醋糊丸梧子大,每服十丸,至三十丸。临卧温酒下,忌油腻湿面,孕妇勿服。〈瑞竹堂方〉腰脚冷痛,乌头三个,去皮脐,研末,醋调贴。须臾痛止。〈十便良方〉
膝风作痛,草乌、细辛、防风等分,为末。掺靴袜中,及安护膝内,能除风湿,健步。〈扶寿方〉
远行脚肿,草乌、细辛、防风等分为末,掺靴底内,如草鞋。以水微湿掺之。用之可行千里,甚妙。〈经验方〉脚气掣痛,或胯间有核,生草乌头、大黄木、鳖子作末,姜汁煎茶,调贴之。 又法草乌一味,为末,以姜汁或酒糟同捣,贴之。〈永类方〉
湿滞足肿,早轻晚重。用草乌头一两,以生姜一两。同研,交感一宿,苍朮一两,以葱白一两,同研交感一宿。各焙乾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酒下。〈艾元英如宜方〉
除风去湿,治痹胃虚弱,久积冷气,饮食减少。用草乌头一斤,苍朮二斤,以去白陈皮半斤,甘草四两,黑豆三升,水一石,同煎乾,只拣乌朮,晒焙为末,酒糊丸梧子大。焙乾收之,每空心,温酒下二三十丸。觉麻即渐减之,名乌朮丸。〈集简方〉
偏正头风,草乌头四两,川芎藭四两,苍朮半斤,生姜四两,连须、生葱一把,捣烂同入磁瓶,封固,埋土中。春五夏三,秋五冬七日,取出,晒乾,拣去葱姜,为末,醋面糊和丸梧子大。每服九丸,临卧温酒下,立效。〈戴古渝经验方〉久患头风,草乌头尖生用一分,赤小豆三十五粒,麝香一字,为末,每服半钱,薄荷汤冷服,更随左右㗜鼻。〈指南方〉
风痰头痛,体虚伤风,停聚痰饮,上厥头痛,或偏或正,草乌头炮去皮尖半两,川乌头生去皮尖一两,藿香、乳香、三皂子共为末,每服二钱,薄荷姜汤下,食后服。〈陈言三因汤〉
女人头痛,血风證,草乌头、卮子等分为末,自然葱汁。随左右调涂。太阳及额上,勿过眼,避风。〈济生方〉脑泄臭秽,草乌头去皮半两,苍朮一两,川芎二两,并生研末,面糊丸绿豆大。每服十丸,茶下忌一切热物。〈圣济总录〉
耳鸣耳痒如流水,及风声不治,成聋。用生乌头,掘得乘湿削如枣核大,塞之,日易二次,不三日愈。〈千金方〉喉痹口噤,不开欲死,草乌头、皂荚等分为末,入麝香少许,擦牙并㗜鼻内,牙关自开也。 济生方,用草乌尖、石胆等分为末,每用一钱,醋煮皂荚汁调稀,扫入肿上流涎数次,其毒即破也。
虚壅口疮,满口连舌者,草乌头一个,南星一个,生姜一大块,为末,睡时以醋调涂手心、足心,或以草乌头、吴茱萸等分为末,蜜调涂足心。〈本事方〉
疳蚀口鼻穿透者,草乌头烧灰,入麝香少许,为末,贴之。
风虫牙痛,草乌炒黑一两,细辛一钱,为末揩之,吐出涎。 一方草乌食、盐同炒黑,掺之。〈海上方〉
寒气心疝三十年者,射罔食、茱萸等分为末,蜜丸麻子大。每酒下二丸,日三服,刘国英所秘之方。〈范汪东阳方〉寒疟积疟,巴豆一枚,去心皮,射罔去皮,如巴豆大,大枣去皮一枚,捣成丸梧子大。清旦先发时,各服一丸,白汤下。〈肘后方〉
脾寒厥逆,先寒后热,名寒疟,但寒不热,面色黑者,名厥疟。寒多热少,面黄腹痛,名脾疟。三者并宜服此。贾耘老用之二十年,屡试有效不蛀。草乌头削去皮,沸汤炮二七度,以盏盖良久。切焙研,稀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姜十片,枣三枚,葱三根,煎汤。清早服,以枣压之,如人行十里许,再一服,绝勿饮汤,便不发也。〈苏东坡良方〉
腹中症结,害妨饮食,羸瘦。射罔二两,椒三百粒,捣末,鸡子白和丸麻子大,每服一丸,渐至三丸,以愈为度。〈肘后方〉
水泄寒痢,大草乌一两,以一半生研,以一半烧灰,醋糊和丸绿豆大。每服七丸,井花水下,忌生冷鱼肉。〈十便良方〉
泄痢注下,三神丸,治清浊不分,泄泻注下,或赤或白,腹脐刺痛,里急后重,用草乌头三个,去皮尖,以一个火炮,一个醋煮,一个烧灰为末,醋糊丸绿豆大。每服二十丸,水泻流,水下赤痢。甘草汤下,白痢,姜汤下。忌鱼腥生冷。〈和剂局方〉
结阴下血腹痛,草乌头、蛤粉炒去皮脐,切一两,茴香炒三两,每用三钱,水一盏,入盐少许,煎八分,去滓。露一夜,五更冷服。〈圣济方〉
老人遗尿不知出者,草乌头一两,童便浸七日,去皮,同盐炒为末,酒糊丸绿豆。大每服二十丸,盐汤下。〈普济方〉
内痔不出,草乌头为末,津调点肛门内,痔即反出,乃用枯痔药点之。〈外科杂验方〉
疔毒初起,草乌头七个,川乌头三个,杏仁九个,飞罗面一两,为末,无根水调搽留口,以纸盖之,乾则以水润之。〈经验方〉疔毒恶肿,生乌头切片,醋熬成膏。摊贴,次日根出。又方两头尖一两,巴豆四个,捣贴,疔自拔出。〈普济方〉疔疮发背,草乌头去皮为末,用葱白、连须和捣丸豌豆大,以雄黄为衣,每服一丸,先将葱一根细嚼。以热酒送下,或有恶心呕三四口,用冷水一口止之,即卧以被厚盖,汗出为度,亦治头风。〈乾坤秘韫〉
恶毒诸疮,及发背、疔疮、便毒等證,二乌膏,用草乌头、川乌头于瓦上,以井花水磨汁,涂之,如有口,即涂四边,乾再上,亦可单用草乌头醋,磨涂之。〈永类方〉大风,癣疮遍身,黑色肌体,麻木痹痛不常,草乌头一斤,刮洗去皮,极净,摊乾,以清油四两,盐四两,同入铫内,炒令深黄色,倾出剩油,只留盐,并药再炒,令黑烟出为度,取一枚擘破,心内如米一点白者,始好。白多再炒,乘热杵罗为末,醋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温酒下。草乌头性毒难制,五七日间以黑豆煮粥,食解其毒。〈继洪澹寮方〉
遍身生疮,阴囊两脚尤甚者,草乌头一两,盐一两,化水浸一夜,炒赤为末,猪腰子一,具去膜,煨熟,竹刀切,捣醋,糊和丸绿豆。大每服三十丸,空心,盐汤下。〈澹寮方〉一切诸疮未破者,草乌头为末,入轻粉少许,腊猪油和搽。〈普济方〉
瘰𤻤初作未破,作寒热,草乌头半两,木鳖子二个,以米醋磨细,入捣烂葱头、蚯蚓粪少许,调匀,傅上,以纸条贴,令通气孔妙。〈医林正宗〉
马汗入疮肿痛,急疗之,迟则毒深。以生乌头末傅疮口良久,有黄水出即愈。〈灵苑方〉
蛇蠍螫人,射罔傅之,频易皿出愈。〈梅师方〉
中沙虱毒,射罔傅之佳。〈千金方〉

乌头部纪事

《国语》:骊姬以君命,命申生曰,今夕君梦见齐姜,必速祠而归,福申生许诺,乃祭于曲沃,归福于绛公田。骊姬受福,乃寘鸩于酒,寘堇于肉,公至召申生,献公祭之地,地坟,申生恐而出,骊姬与大肉,犬毙。饮小臣酒,亦毙。公命杀杜原,款申生,奔新城雉,经于新城之庙。
〈按注菫乌头也〉

《春秋后语》:苏秦如齐,见王拜而庆,仰而吊。齐王曰:是何庆吊相随之速也。苏秦曰:臣闻饥人之所以不食乌喙者,以为虽偷充腹,而与死人同患也。今燕虽弱小,秦王之女婿,天王利其十城而长,与强秦为仇,今使弱燕为雁行,而强秦继摧其后,是食乌喙之类。《北史·匈奴宇文莫槐传》:秋收乌头为毒药,以射禽兽。《唐书·武士彟传》:士彟仲女为皇后。元女妻贺兰氏,早寡。后立,封姊韩国夫人,韩国有女在宫中,帝尤爱幸。后欲杀之,即导帝幸其母所,上食,后寘堇焉,贺兰食之,暴死。
《张果传》:张果者,晦乡里世系以自神,隐中条山,往来汾、晋间,世传数百岁人。开元二十一年,帝遣中书舍人徐峤赍玺书邀礼,乃至东都,舍集贤院。帝谓高力士曰:吾闻饮堇无苦者,奇士也。时天寒,因取以饮果,三进,颓然曰:非佳酒也。乃寝。顷视齿燋缩,顾左右取铁如意击堕之,藏带中,更出药傅其龂,良久,齿已生,粲然骈洁。帝益神之。
《明会典》:四川成都府岁贡天雄二十对,附子五十对。乌头五十对,漏蓝二十斤。
《莱州府志》:明堂山在平度州北四十里,产乌头、天雄。

乌头部杂录

《淮南子》:天下之物莫凶于鸡毒,然而良医橐而藏之,有所用也。〈注〉鸡毒,乌头也。
《博物志》:乌头、天雄、附子一物,春秋冬夏采各异也。《药谱》:川乌头别名昌明童子。
《癸辛杂识》:三建汤所用附子、川乌、天雄,而莫晓其命名之义,比见一老医云,川乌建上头目风虚者,主之。附子建中脾胃寒者,主之。天雄建下腰肾虚惫者,主之。此说亦似有理,后因观谢灵运山居。赋曰:三建异形而同出,盖三物皆一种类。一岁为荝子,二岁为乌喙,三岁为附子,四岁为乌头,五岁为天雄,是知古药命名,皆有所本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