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凤仙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二卷目录

 凤仙部汇考
  凤仙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凤仙考〉
  本草纲目〈凤仙〉
  高濂草花谱〈金凤花〉
  野蔌品〈凤仙花〉
 凤仙部艺文〈诗词〉
  凤仙花         唐吴仁璧
  金凤花         宋刘圻父
  金凤花           文同
  金凤花          徐致中
  金凤花           晏殊
  金凤花          欧阳修
  金凤花          杨万里
  金凤花          僧北涧
  咏凤仙花        明王君美
  金凤花           郭登
  凤仙花〈以上诗〉      严易
  水龙吟         宋陈景沂
  女冠子         明夏树芳
  天仙子〈以上词〉      高濂
 凤仙部选句
 凤仙部纪事
 凤仙部杂录
 莺粟部汇考
  莺粟图
  郭橐驼种树书〈种莺粟〉
  林洪山家清供〈罂乳鱼〉
  王世懋花疏〈罂粟〉
  本草纲目〈罂子粟 阿芙蓉〉
  高濂草花谱〈罂粟花〉
  王象晋群芳谱〈罂粟花〉
 莺粟部艺文〈诗〉
  种药苗诗         宋苏辙
  罂粟花〈二首〉       谢薖
  米囊花          杨万里
  罂粟花         明吴幼培
 莺粟部选句
 莺粟部纪事
 莺粟部杂录
 鸡冠部汇考
  鸡冠图
  王世懋花疏〈鸡冠〉
  本草纲目〈鸡冠〉
  高濂草花谱〈鸡冠花〉
  王象晋群芳谱〈鸡冠〉
 鸡冠部艺文一
  檐下鸡冠花赋      明仲弘道
 鸡冠部艺文二〈诗〉
  鸡冠花          唐罗邺
  鸡冠          宋梅尧臣
  鸡冠           孔平仲
  种花口号          前人
  白鸡冠           王令
  咏鸡冠花          赵企
  和世弼鸡冠花       欧阳澈
  题张希贤画鸡冠      范成大
  鸡冠花〈二首〉      杨万里
  鸡冠花           钱熙
  鸡冠花          赵山台
  鸡冠花          杨㢲斋
  鸡冠            阙名
  鸡冠           元郝经
  题画鸡冠花        姚文英
  咏鸡冠花        明何栋如
 鸡冠部选句
 鸡冠部纪事
 鸡冠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二十二卷

凤仙部汇考

释名

凤仙        急性子〈救荒本草〉
旱珍珠〈纲目〉   金凤花〈纲目〉
小桃红〈救荒本草〉 夹竹桃〈救荒本草〉
海蒳〈音纳〉    染指甲草〈救荒本草〉菊婢〈张宛丘〉   羽客〈韦居〉
好女儿花〈宋宫中呼〉

凤仙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凤仙》

一名小桃红,一名夹竹桃,又名海蒳,俗名染指甲草。人家园圃多种,今处处有之,苗高二尺许,叶似桃叶,而旁边有细锯齿,开红花,结实形类桃样,极小,有子似萝卜子,取之易迸散,俗称急性子,叶味苦微涩。
《救饥》
采苗叶煠熟,水浸一宿,做菜,油盐调食。
元扈先生曰,尝过难食。
《本草纲目》《凤仙释名》
李时珍曰,其花头翅尾足俱具,翘然如凤状,故以名之。女人采其花及叶包染指甲。其实如小桃,老则迸裂。故有指甲急性小桃诸名。宋光宗李后讳凤,宫中呼为好女儿花。张宛丘呼为菊婢,韦居呼为羽客。
《集解》
李时珍曰,凤仙人家多种之。极易生,二月下子,五月可再种,苗高二三尺。茎有红白二色,其大如指,中空而脆。叶长而尖,似桃柳叶。而有锯齿,桠间开花,或黄,或白,或红,或紫,或碧,或杂色。亦自变易,状如飞禽。自夏初至秋尽,开谢相续。结实累然,大如樱桃,其形微长,色如毛桃,生青熟黄,犯之即自裂。皮卷如拳,苞中有子,似萝卜子,而小,褐色。人采其肥茎,汋以充莴笋嫩叶,酒浸一宿,亦可食。但此草不生虫蠹,蜂蝶亦不近,恐亦不能无毒也。
《子气味》
微苦温有小毒。
《子主治》
李时珍曰,产难,积块,噎膈,下骨硬,透骨通窍。
《发明》
李时珍曰,凤仙子,其性急速,故能透骨软坚。庖人烹鱼肉,硬者投数粒,即易软烂,是其验也。缘其透骨最能损齿,与玉簪根同,凡服者不可著齿也。多用亦戟人咽。
《花气味》
甘滑温无毒。
《花主治》
李时珍曰,蛇伤,擂酒服即解,又治腰胁引痛不可忍者,研饼晒乾为末,空心,每酒服三钱,活血消积。
《根叶气味》
苦甘辛有小毒。
《根叶主治》
李时珍曰,鸡鱼骨鲠,误吞铜铁,扙扑肿痛,散血通经,软坚透骨。
《附方》
产难催生,凤仙子二钱,研末水服,勿近牙,外以蓖麻子,随年数,捣涂足心。〈集简方〉
噎食不下,凤仙花子酒浸三宿,晒乾为末,酒丸绿豆大,每服八粒,温酒下,不可多用,即急性子也。〈摘元方〉咽中骨鲠欲死者,白凤仙子研水一大呷,以竹筒灌入咽,其物即软,不可近牙,或为末吹之。〈普济方〉牙齿欲取,金凤花子研末,入砒少许,点疼牙根,取之。〈摘元方〉
小儿痞积,急性子水红花子,大黄各一两,俱生研末。每味取五钱,外用皮硝一两,拌匀将白鹁鸽一个,或白鸭亦可,去毛屎破腹,勿犯水,以布拭净,将末装入内,用绵扎定沙锅内,入水三碗,重重纸封,以小火煮乾,将鸽鸭翻调,焙黄色,冷定,早辰食之,日西时疾软,三日大便下血,病去矣。忌冷物百日。〈孙天仁集效方〉风湿卧床不起,用金凤花,柏子仁,朴硝,木瓜,煎汤洗浴。每日二三次,内服,独活寄生汤。〈吴旻扶寿精方〉咽喉物鲠,金凤花根嚼烂噙咽,骨自下。鸡骨尤效,即以温水漱口,免损齿也。亦冶误吞铜铁。〈危氏得效方〉打杖肿痛,凤仙花叶捣如泥,涂肿破处。乾则又上,一夜血散即愈。冬月收取乾者,研末水和涂之。〈叶廷器通变要法〉
马患诸病,白凤仙花连根叶熬膏,遇马有病,抹其眼四角上,即汗出而愈。〈卫生易简方〉

《高濂·草花谱》《金凤花》

金凤花有重瓣、单瓣,红白、粉红、紫色,浅紫如蓝,有白瓣,上生红点,凝血,俗名洒金六色。

《野蔌品》《凤仙花》

凤仙花梗采头芽,汤焯,少加盐,晒乾,可留年馀。以芝麻拌供新者,可入茶,最宜炒面筋,食佳。熝豆腐、素菜无一不可。

凤仙部艺文〈诗词〉《凤仙花》唐·吴仁璧

香红嫩绿正开时,冷蝶饥蜂两不知。此际最宜何处看,朝阳初上碧梧枝。

《金凤花》宋·刘圻父

天霜彫九陵,梧桐日枯槁。凤德何其衰,惊飞下幽草。九苞空髣髴,众彩各自好。黄中独含章,见晚更倾倒。托根幔亭峰,弱质深自保。便翾金翅短,淡泊乃几道。俗眼迷是非,人间迹如扫。

《金凤花》文同

花有金凤为小丛,秋色已深方盛发。英英秀质实具体,文采烂然无少阙。纤茎翩翩翠影动,红白纷乱如点缬。谁云脆弱易飘堕,自卵至翼亦数月。铺茸剪綵转难似,只把长条恣穿结。常疑一似小儿花,性命所系不忍折。君不见昨夜雨,今朝风一队,惊飞返丹穴。

《金凤花》徐致中

鲜鲜金凤花,得时亦自媚。物生无贵贱,罕见乃为贵。

《金凤花》晏殊

九苞颜色春霞萃,丹穴威仪秀气殚。题品直须名最上,昂昂骧首倚朱栏。

《金凤花》欧阳修

忆绕朱栏手自栽,绿丛高下几番开。中庭雨过无人迹,狼籍深红点绿苔。

《金凤花》杨万里

细看金凤小花丛,费尽司花染作工。雪色白边袍色紫,更饶深浅四般红。

《金凤花》僧北涧

小似钗头缕粟金,不将红浅笑红深。虚名冗利閒花草,寂寞朝阳采羽瘖。

《咏凤仙花》明·王君美

凤鸟久不至,花枝空复名。何如学葵蕊,开即向阳倾。

《金凤花》郭登

凤德可怜衰已久,梧桐枯槁竹槎丫,自从云黯苍梧野,化作人间小草花。

《凤仙花》严易

晚凉浴罢月窥帘,罗袜轻笼金凤尖。閒摘秋花捣蝉蜕,殷红蘸甲玉掺掺。

《水龙吟》宋·陈景沂

阶前砌下新凉,嫩姿弱质婆娑。小仙家甚,处凤雏飞。下化成窈窕,尖叶参差,柔枝袅娜,体将玉造,自川葵放后,堂萱谢了,是园苑,无花草。 自恨西风太早,逞芳容,紫团绯绕。管里低昂,篦头约掠,空成懊恼,圆胎结就,小铃垂下,直开临。〈原缺二字〉凡间谪堕,不知西帝,曾关宸抱。

《女冠子》明·夏树芳

秋花姝丽,疑是虞庭集毳烂霞开,不向丹山植,还从蕊阙来。 飞来金屈,戍添上玉,搔头暗拨,求凰操韵声幽。

《天仙子》〈凤仙花〉高濂

茸茸花颤秋深浅,金凤斜飞满庭院,摇弄西风故故开,解桃愁,分杏怨,不让春光红一片。 玉人松却黄金钏,绕丛攀折黄昏倦。捣向金盆色更奇,傍夜深争,笑捲朝,看玉指猩红染。

凤仙部选句

宋刘敞诗:绿叶纷映阶,红芳烂盈眼。辉辉丹穴禽,矫矫翅翎展。
张耒诗:金凤乃婢妾,红紫徒自鲜。
僧北涧诗:飞花只合秦楼去,莫与金钗压翠蝉。元杨维桢诗:夜捣守宫金凤蕊,十尖尽换红鸦嘴。明刘基诗:庭前金凤花,向晚争妩媚。
徐阶诗:金凤花开色最鲜,佳人染得指头丹。〈又〉金盘和露捣仙葩,解使纤纤玉有瑕。

凤仙部纪事

《花史》:谢长裾见凤仙花,命侍儿进叶公金膏,以麈尾稍染,膏洒之,折一枝插倒影山侧,明年此花金色不去,至今有斑点,大小不同,若洒金,名倒影花。
李玉英秋日采凤仙花染指甲,后于月中调弦,或比之落花流水。

凤仙部杂录

《物类相感志》:枳实煮鱼,则骨软,或用凤仙花子。《癸辛杂识》:凤仙花红者,用叶捣碎,入明矾少许,在内。先洗净指甲,然后以此傅甲上,用片绵缠定,过夜初染,色淡,连染三五次,其色若胭脂,洗涤不去,可经旬,直至退甲,方渐去之。或云此亦守宫之法,非也。今回回妇人多喜此,或以染手,并猫狗为戏。
《三柳轩杂识》:凤仙为媚客。
《花经》:七品三命金凤。
《平园诗注》:金凤、木樨二花,殆是的对。
《花史》:凤仙五月开,花主水。
《瓶史月表》:六月花使令凤仙花。
《花历》:六月凤仙降于庭。
《花疏》:夜落金钱凤仙花之类,皆篱落间物也。
《群芳谱》:取红花捣烂,煮犀杯,色如蜡,可充旧犀,初煮出,忌见风,见风即裂,插瓶,用沸水或石灰入汤,可开半月。

莺粟部汇考〈阿芙蓉附〉

释名

莺粟〈种树书〉   罂子粟〈宋开宝〉
米囊子〈宋开宝〉  御米〈宋开宝〉
象谷〈李时珍〉   阿芙蓉〈纲目〉
阿片        鸦片

莺粟图


《郭橐驼·种树书》《种莺粟》

莺粟九月九日及中秋夜种之,花必大,子必满。

《林洪·山家清供》《罂乳鱼》

罂乳鱼,莺粟净洗磨乳,先以小粉置缸底,用绢囊滤乳下之,去清入釜,稍沸,亟洒淡醋,收聚仍入囊,压成块,乃以小粉甑内。下乳,蒸熟,略以红曲水洒,又少蒸,取出,起作鱼片罂乳鱼。

《王世懋·花疏》《罂粟》

芍药之后,罂粟花最繁华,其物能变,加意灌植,妍好千态,曾有作黄色、绿色者,远视佳甚,近颇不堪闻,其粟可为腐涩精物也。
《本草纲目》《罂子粟释名》
李时珍曰,其实状如罂子,其米如粟,乃象乎谷,而可以供御,故有诸名。
《集解》
陈藏器曰,嵩阳子云,罂粟花有四叶,红白色,上有浅红晕子,其囊形如髇头箭,中有细米。
苏颂曰,处处有之,人多莳以为饰花,有红白二种,微腥气,其实形如瓶子,有米粒,极细。圃人隔年粪地,九月布子,涉冬,至春始生,苗极繁茂,不尔则不生,生亦不茂,俟瓶焦黄乃采之。
寇宗奭曰,其花亦有千叶者,一罂凡数千万粒,大小如葶苈子,而色白。
李时珍曰,罂粟秋种冬生,嫩苗作蔬食,甚佳,叶如白苣,三四月抽薹,结青苞,花开则苞脱,花凡四瓣,大如仰盏,罂在花中,须蕊裹之,花开三日即谢。而罂在茎头,长一二寸,大如马兜铃。上有盖,下有蒂,宛然如酒。罂中有白米,极细,可煮粥,和饭食,水研滤浆,同绿豆粉作腐,食尤佳。亦可取油,其壳入药甚多。而本草不载,乃知古人不用之也。江东人呼千叶者,为丽春花。或谓是罂粟别种,盖亦不然。其花变态,本自不常有白者、红者、紫者、粉红者、杏黄者、半红者、半紫者、半白者,艳丽可爱,故曰丽春,又曰赛牡丹,曰锦被花,详见游默斋《花谱》
《米气味》
甘平无毒。
寇宗奭曰,性寒,多食利二便,动膀胱气。
《主治》
开宝曰,丹石发动不下,饮食和竹沥,煮作粥食,极美。寇宗奭曰,服石人研此水,煮加蜜,作汤饮甚宜。苏颂曰,行风气,逐邪热,治反胃,胸中痰滞。
李时珍曰,治泻痢润燥。
《壳修治》
李时珍曰,凡用,以水洗润去蒂及筋膜,取外薄皮阴乾,细切。以米醋拌炒入药,亦有蜜炒蜜炙者。
《气味》
酸涩微寒无毒。
李时珍曰,得醋乌梅橘皮良。
《主治》
李时珍曰,止泻痢,固脱肛,治遗精,久欬敛肺,涩肠,止心腹筋骨诸痛。
《发明》
李杲曰,收敛固气,能入肾,故治骨病尤宜。
朱震亨曰,今人虚劳欬嗽,多用粟壳,止劫及湿热,泄痢者用之,止涩。其治病之功,虽急杀人如剑,宜深戒之。
又曰,治嗽多用粟壳,不必疑。但要先去病根,此乃收后药也。治痢亦同,凡痢须先散邪行滞,岂可遽投粟壳,龙骨之药,以闭塞肠胃邪。气得补,而又愈甚,所以变證作,而淹延不已也。
李时珍曰,酸主收涩,故初病不可用之。泄泻下痢既久则气散不固,而肠滑脱肛,欬嗽诸痛既久则气散不收,而肺胀痛剧,故俱宜此涩之,固之,收之,敛之。按杨氏直指方云,粟壳治痢,人皆薄之,固矣。然下痢日久,腹中无积痛,当止涩者,岂容不涩不有此剂,何以对治乎。但要有辅佐耳。又王硕易简方云,粟壳治痢如神,但性紧涩,多令呕逆,故人畏而不敢服,若用醋制加以乌梅,则用得法矣。或同四君子药,尤不致闭胃妨食,而获奇功也。
《嫩苗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作蔬食,除热润燥,开胃厚肠。
《附方》
反胃吐食,罂粟粥,用白罂米二合,人参末三钱,生山芋五寸,细切,研三物,以水二升,三合煮取六合,入生姜汁及盐〈阙〉少许,和匀,分服,不计早晚,亦不妨别服汤丸。〈图经〉
泄痢赤,白罂粟子炒,罂粟壳炙,等分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米饮下,有人经验。〈百一选方〉热痢便血,粟壳醋炙为末,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水一盏,姜三片,煎八分温服。 又方,粟壳十两,去膜,分作三分,一分醋炒,一分蜜炒,一分生用,并为末,蜜丸芡子大。每服三十丸,米汤下。 集要百中散,用粟壳蜜炙,厚朴、姜制各四两,为细末。每服一钱,米饮下,忌生冷。
小儿下痢,神仙救苦散治小儿赤白痢下,日夜百行不止,用罂粟壳半两,醋炒为末,再以铜器炒过,槟榔半两,炒赤,研末,各收,每用等分,赤痢蜜汤服,白痢沙糖汤下,忌口味。〈全幼心鉴〉
水泄不止,罂粟壳一枚,去蒂膜,乌梅肉、大枣肉各十枚,水一盏,煎七分温服。〈经验方〉
久嗽不止,谷气素壮,人用之即效。粟壳去筋,蜜炙为末,每服五分,蜜汤下。〈扈氏方〉
久欬虚嗽,贾同知百劳散,治欬嗽多年,自汗,用罂粟壳二两半,去蒂膜,醋炒,取一两,乌梅半两。焙为末,每服二钱,卧时白汤下。〈宣明方〉
《阿芙蓉释名》
李时珍曰,俗作鸦片,名义未详,或云阿方音称我也。以其花色似芙蓉,而得此名。
《集解》
李时珍曰,阿芙蓉,前代罕闻。近方有用者,云是罂粟花之津液也。罂粟结青苞时,午后,以大针刺其外面青皮,勿损里,而硬皮,或三五处,次早津出。以竹刀刮收入瓷器,阴乾,用之。故今市者,犹有苞生在内。王氏医林集要言,是天方国种红罂粟,花不令水淹头,七八月花谢后,刺青皮取之者,按此,花五月实枯,安得七八月后尚有青皮。或方土不同乎。
《气味》
酸涩温微毒。
《主治》
李时珍曰,泻痢脱肛不止,能涩丈夫精气。
《发明》
李时珍曰,俗人房中术用之,京师售一粒金丹,云通
治百病,皆方伎家之术耳。
《附方》
久痢,阿芙蓉、小豆许,空心温水化下,日一服,忌葱蒜浆水,若渴饮,蜜水解之。〈集要方〉
赤白痢下,鸦片、木香、黄连、白朮、各一分,研末,饭丸小豆大。壮者一分,老幼半分,空心米饮下,忌酸物生冷,油腻茶酒,面无不止者,口渴略饮米汤。 一方,罂粟花未开时,外有两片青叶包之,花开即落,收取为末,每米饮,服一钱,神效。赤痢用红花者,白痢用白花者。一粒金丹真阿芙蓉一分,粳米饭捣作三丸,每服一丸,未效,再进一丸,不可多服,忌醋,令人肠断。风瘫热,酒下。口目喎邪,羌活汤下。百节痛,独活汤下。正头风,羌活汤下。偏头风,川芎汤下,眩运,防风汤下。阴毒豆淋,酒下。疟疾桃,柳枝汤下。痰喘,葶苈汤下。久嗽,乾姜阿胶汤下。劳嗽,款冬花汤下。吐泄,藿香汤下。赤痢,黄连汤下。白痢,姜汤下。禁口痢,白朮汤下。诸气痛,木香酒下。热痛,卮子汤下。脐下痛,灯心汤下。小肠气,川楝、茴香汤下。血气痛,乳香汤下。胁痛热,酒下。噎食,生姜丁。香汤下。女人血崩,五灵脂汤下。小儿慢脾,风砂仁汤下。〈龚云林医鉴〉

《高濂·草花谱》《罂粟花》

花有千瓣,五色虞美人,瓣短而娇,满园春夹瓣飞动,春以子种。

《王象晋·群芳谱》《罂粟花》

罂粟青茎高一二尺,叶如茼蒿,花有大红、桃红、红紫、纯紫、纯白。一种而具数色,乂有千叶、单叶,一花而具二类,艳色可玩,实如莲房,其子囊数千粒,大小如葶苈子。
种艺八月中秋夜,或重阳月下,子下毕,以扫帚扫匀。花乃千叶,两手交换撒子,则花重台,或云以墨汁拌撒,免蚁食,须先粪地,极肥松,用冷饮汤并锅底灰,和细乾土,拌匀下讫。仍以土盖,出后,浇清粪,删其繁,以稀为贵,长即以竹篱扶之,若土瘦种迟,则变为单叶者,粟必满。千叶者粟多空。

莺粟部艺文〈诗〉

《种药苗诗》宋·苏辙

筑室城西中,有图书窗户之馀,松竹扶疏,拔棘开畦。以毓嘉蔬,畦夫告予,罂粟可储。罂小如罂粟,细如粟,与麦皆种,与穄皆熟。苗堪春菜,实比秋谷。研作牛乳,烹为佛粥。老人气衰,饮食无几。食肉不消,食菜寡味。柳锤石钵,煎以蜜水,便口利喉,调肺,养胃。三年杜门莫适,往还幽人衲僧,相对忘言,饮之一杯,失笑欣然。我来颍川如游庐山。

《罂粟花》谢薖

铅膏细细点花梢,道是春深雪未消。一斛千囊苍玉粟,东风吹作米长腰。


茶粒齐圜剖罂子,作汤和蜜味尤宜。中年强饭却丹石,安用咄嗟成淖糜。

《米囊花》杨万里

鸟语蜂喧蝶亦忙,争传天诏诏花王。东君羽卫无供给,探借春风十日粮。

《罂粟花》明·吴幼培

庭院深沈白昼长,阶前仙卉吐群芳。含烟带雨呈娇态,傅粉凝脂逞艳妆。种自中秋须隔岁,开于初夏伴倾。阳更誇结子累累硕。何必污邪满稻粱。

莺粟部选句

唐雍陶诗:万里客愁今日散,马前初见米囊花。

莺粟部纪事

《闻雁斋笔谈》:罂粟花之无香韵者也。朱宓侯种之盈亩,万朵烂然,亦足夺目,鲍我生问余,此堪作何。比余昔过芦沟桥一庄院,僧驱骡百许,头纵食枥下,其色相错如绣,始知昔人云锦之比,殆非虚妄。今日所见颇为似之,二生皆绝倒。

莺粟部杂录

《花经》:七品三命米囊。
《瓶史》:芍药以罂粟蜀葵为婢。
罂粟蜀葵妍于篱落,司空图之鸾台也。
《瓶史·月表》:四月花客卿罂粟。
《花历》:四月罂粟满。

鸡冠部汇考

释名

鸡冠〈宋嘉祐〉   洗手花〈枫窗小牍〉
波罗奢花〈花史〉  后庭花〈碧鸡漫志〉
扫帚鸡冠〈草花谱〉 扇面鸡冠〈草花谱〉
二色鸡冠〈草花谱〉 缨络鸡冠〈群芳谱〉
鸳鸯鸡冠〈群芳谱〉 寿星鸡冠〈群芳谱〉

鸡冠图


《王世懋·花疏》《鸡冠》

秋葵、鸡冠、老少年、秋海棠,皆点缀秋容草花之佳者。鸡冠须矮脚者,种砖石砌中。其状有掌片、毬子、缨络。其色有紫黄白,无所不可。
《本草纲目》《鸡冠释名》
李时珍曰,以花状命名。
《集解》
李时珍曰,鸡冠处处有之。三月生苗,入夏,高者五六尺,矬者才数寸。其叶青柔,颇似白苋菜,而窄。𧣪有赤脉,其茎赤色,或圆或扁,有筋起。六七月梢间开花,有红白黄三色,其穗圆长而尖者,俨如青葙之穗。扁卷而平者,俨如雄鸡之冠。花大有围一二尺者,层层卷出,可爱。子在穗中,黑细光滑,与苋实一样,其穗如秕麦状,花最耐久,霜后始蔫。
《苗气味》
甘凉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疮痔及血病。
《子气味》
甘凉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止肠风,泻血赤白痢。
大明曰,崩中带下,入药妙用。
《花气味》
甘凉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痔漏下血,赤白下痢,崩中赤白带下,分赤白用。
《附方》
吐血不止,白鸡冠花醋浸煮七次,为末,每服二钱,热酒下。〈经验方〉
结阴便血,鸡冠花、椿根、白皮等分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黄芪汤下,日二服。〈圣济总录〉粪后下血,白鸡冠花并子炒煎服。〈圣惠方〉
五痔肛肿,久不愈,变成瘘疮。用鸡冠花、凤眼草各一两,水二碗,煎汤频洗。〈卫生宝鉴〉下血脱肛,白鸡冠花、防风等分为末,糊丸梧子大,空心米饮,每服七十丸,一方白鸡冠花炒棕榈皮、羌活一两,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永类钤方〉
经水不止,红鸡冠花一味,晒乾为末,每服二钱,空心酒调下,忌鱼腥猪肉。〈孙氏集效方〉
产后血痛,白鸡冠花酒,煎服之。〈李楼奇方〉
妇人白带,白鸡冠花晒乾为末,每旦空心酒服三钱。赤带用红者。〈孙氏集效方〉
白带沙淋,白鸡冠花、苦葫芦等分,烧存性,空心火酒服之。〈摘元方〉
赤白下痢,鸡冠花煎酒服,赤用红,白用白。〈集简方〉

《高濂·草花谱》《鸡冠花》

鸡冠有扫帚鸡冠,有扇面鸡冠,有紫白同蒂,名二色鸡冠。

《王象晋·群芳谱》《鸡冠》

有扫帚鸡冠,有扇面鸡冠,有缨络鸡冠,有深紫、浅红、纯白、浅黄四色,又有一朵而紫黄各半,名鸳鸯鸡冠。又有紫、白、粉红三色,一朵者又有一种五色者,最矮,名寿星鸡冠。扇面者以矮为佳,帚样者以高为趣。种植,清明下种,喜肥地,用簸箕扇子撒种,则成大片。高者宜以竹木架定,庶遇风雨,不摧折卷曲。

鸡冠部艺文一

《檐下鸡冠花赋》〈并序〉  明仲弘道

百卉以雨露为生,檐下则雨露减矣。乃雨露减者,霜霰亦减。当草枯木落之时,此花反得因檐下而晚盛。呜呼啬于此者,丰于彼造化生物之盈亏。固如是,其难料也。人奈何以目前之菀枯,定将来之荣落耶。因作赋以纪之。

聿观桃李艳春,荷蕖吐夏,秋桂霜迎,冬梅雪迓。梦草开晨睡,莲闭夜候。既至而芬芳,蕊欲敷而莫假。爰有一蘤在栏之下,鸂𪆟为群,鸭凫作亚。丹同鹤顶,冠非鹖野。状毰毸而不飞,类翰音而实哑。乃生长于阶除,托根株于檐厦。日光射兮无多,雨露霏兮亦寡。方其炎蒸甫歇,金风乍飔,群株炫采,烂焉盈枝尔。乃瘦梗寒条,较芙蓉而更寂。疏根朗叶,对篱菊其多思。似班姬退处,夫长门如苧萝,幽闭乎西施。迨夫青霜降兮木落,白露瀼兮草萎。睹百卉兮凋谢,尔独映乎条枚。凉飙凛兮,摧之不能摧,风霰飘零兮,欺之不可欺尔。于是强项独发,傲骨生姿,朱紫奋采,黄白争奇。瓣如扇而半叠,子似缀而分披。露盘擎兮五色,仙掌摇兮九疑。胡前者之偃蹇,而后者之陆离。余仰而思,俯而惟识,造物之有定理,岂苦乐而无等夷然,则前之偃蹇也,如宁戚之扣角。如百里奚之炊扅,又如苏武之吞毡,卧雪王章之涕泣,牛衣后之陆离也。如唐且华颠而为秦相,吕尚皓首而作周师。更如张苍七十而称汉佐,王祥六十八而遇晋。知先者未必为幸,后者不足云迟。苦者乃所酿乐,乐者适足增痴。物有循环之数,人无长盛之时。兹一微卉兮且然,岂荣枯祸福兮,而造化乃有所私。

鸡冠部艺文二〈诗〉《鸡冠花》唐·罗邺

一枝浓艳对秋光,露滴风摇向砌旁。晓景乍看何处似,谢家新染紫罗囊。

《鸡冠》宋·梅尧臣

神农记百卉,五色异甘酸。乃有秋花实,全如鸡帻丹。笼烟何耸耸,泫露更团团。取譬可无意,得名殊足观。逼真归造化,任巧即雕剜。赤玉书留魏,丹砂句诵韩。诚能因物比,谁谓入时难。有客驱辞颖,临风运笔端。尝嗟古吟阙,每惜此芳残。揣情苦精妙,继音惭未安。

《鸡冠》孔平仲

我初种鸡冠,其小乃毫芒。曾未得几时,忽已过我长。根株既猥大,枝叶亦开张。吐花凌朝曦,生意殊未央。阴风自西来,惨淡驱清霜。一夜忽变故,叶萎花已黄。当此繁盛时,为尔偿壶觞。及今乃腐草,好玩安可常。呼童尽剪拔,时恐践蹋伤。庭除稍旷阔,耳目加清凉。竹枝久蒙蔽,迥立独苍苍。

《种花口号》前人

幽居装景要多般,带雨移花便得看。禁耐久长颜色好,绕阶更使种鸡冠。

《白鸡冠》王令

如飞如舞对瑶台,一顶春云若剪裁。谁教移根蓂荚畔,玉鸡知应太平来。

《咏鸡冠花》赵企

秋光及物眼犹迷,著叶婆娑拟碧鸡。精采十分佯欲动,五更只欠一声啼。

《和世弼鸡冠花》欧阳澈

芳名从古号鸡冠,赭艳醒然却一般。不语宋窗何足
卖,难通函谷漫劳看。倚风纵有如丹顶,遇敌应无似锦翰。空费栽培污庭砌,到头不若植芝兰。

《题张希贤画鸡冠》范成大

号名极形似,摹写与真逼。聊以画滑稽,慰我秋园寂。

《鸡冠花》杨万里

出墙那得丈高鸡,只露红冠隔锦衣。却是吴儿工料事,会稽真个不能啼。


陈仓金碧夜双斜,一只今栖纪渻家。别有飞来矮人国,化成玉树后庭花。

《鸡冠花》钱熙

亭亭高出竹篱间,露滴风吹血未乾。学得京城梳洗样,旧罗包却绿云鬟。

《鸡冠花》赵山台

木鸡不与众鸡同,曾逐旌阳上碧空。学得仙家餐玉法,至今木血不能红。

《鸡冠花》杨㢲斋

擢擢高花血染猩,却怜金距起閒争。宋家窗下宜栽此,莫问临风不解鸣。

《鸡冠》阙名

秋至天地闭,百芳变枯草。爱尔得雄名,宛然出陈宝。未甘阶墀陋,肯与时节老。赤玉刻缜栗,丹芝谢彫槁。鲜鲜云叶卷,粲粲凫翁好。由来名实副,何必荣华早。君看先春花,浮浪难自保。

《鸡冠》元·郝经

夷则播新律,卉木协秋候。绾结流火馀,的皪金天宿。峨峨列庭除,摘摘俨雄秀。炎帝朝火官,绛帻轩宇宙。植立竟不拜,离披拥青袖。奕叶初类苋,吐心渐如豆。脉络引丝起,一片珊瑚瘦。云芝茁红腴,紫茵卷翠脰。碎颗蹙丹砂,肉绽殷血透。怒割赤龙耳,劲磔还乱糅。麻叶薄且耸,山字缺乃覆。查牙欲成角,拥肿下连咮。生全馀小穗,展尽带残皱。昂藏偃膺高,突兀出群骤。还将早霞映,欲向朝日雊。月露终夜栖,风雨几回斗。再砺复自止,交退谁与救。区区閒草花,象物与接搆。弭兵日观战,亦是自贻咎。垂帘且相忘,高枕卧清画。
《题画鸡冠花》姚文奂
何处一声天下白,霜华晚拂绛云冠。五陵斗罢归来后,独立秋亭血未乾。

《咏鸡冠花》明·何栋如

日下飞来孰可俦,云中养就气偏柔。懒施金距当雄敌,为戴霞冠慕远游。独立莓苔閒伴鹤,卑栖蘋藻静群鸥。何如化作幽人梦,啼破三湘万古愁。

鸡冠部选句

宋黄庭坚诗:紫冠黄钿网丝窠,蝶绕蜂围奈晚何。杨万里诗:有时风动头相倚,似向阶前欲斗时。郭应祥诗:西风吹得一枝生,昂首风前不飞去。百氏集诗:雨馀疑饮啄,风动欲飞鸣。〈又〉对立如期斗,初开若欲飞。
明沈周诗:高冠红突兀,独立似晨鸡。

鸡冠部纪事

《枫窗小牍》:鸡冠花汴中谓之洗手花,中元节前,儿童唱卖以供祖先,今来山中,此花满庭,有高及丈馀者。每遥念坟墓,涕泣潸然,乃知杜少陵感时花溅泪,非虚语也。
《碧鸡漫志》:吴蜀鸡冠有一种,小者高不过五六寸,目曰后庭花。
《花史》:解缙尝侍上侧,上命赋鸡冠花诗。缙曰,鸡冠本是胭脂染。上忽从袖中出白鸡冠,云是白者,缙应声曰,今日如何浅淡妆,只为五更贪报晓,至今戴却满头霜。

鸡冠部杂录

《花经》:八品二命鸡冠。
《瓶史·月表》:六月花使令长鸡冠,七月花使令矮鸡冠。八月花客卿宝头鸡冠。
《花历》:六月鸡冠环户。
《花木考》:苏黄门咏鸡冠花诗,后庭花草盛,怜汝系兴亡世,遂以鸡冠为玉树后庭花,不知世说诸书有蒹葭倚玉树语。杜少陵饮中八仙歌,复有皎如玉树临风前之句,玉树一种,断非草本。或又谓花经所载别有后庭,岂花名后庭,而以玉树嘉之耶。且宋元以来,或以为山矾,或以为玚花,杨用修、王敬美复以为丁香、栀子、鸡冠之说,何可尽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