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指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目录

 水仙部汇考
  水仙图
  三馀帖〈配元〉
  南阳诗注〈水仙〉
  王世懋花疏〈水仙〉
  本草纲目〈水仙〉
  高濂草花谱〈水仙花〉
  王象晋群芳谱〈水仙〉
 水仙部艺文一
  水仙花前赋       宋高似孙
  水仙花后赋         前人
  水仙花赋        元任士林
  水仙花赋         明姚绶
 水仙部艺文二〈诗词〉
  咏水仙花         宋陈抟
  谢到水仙二本        韩维
  水仙花           刘攽
  共郡送水仙花并二大本   黄庭坚
  刘邦直送水仙花〈二首〉   前人
  次韵中玉水仙花〈二首〉   前人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    前人
  赋水仙花          张耒
  咏水仙花         陈与义
  次韵龚养正送水仙花    范成大
  水仙花〈二首〉      杨万里
  咏千叶水仙花        前人
  水仙花           前人
  水仙花〈二首〉       前人
  和人咏水仙花〈二首〉   张孝祥
  用子服韵谢水仙花      朱熹
  赋水仙花          前人
  水仙花          陈傅良
  水仙花          许仲企
  水仙花          刘克庄
  水仙           姜特立
  水仙花〈二首〉      徐似道
  水仙花          游寒岩
  水仙花           来氏
  水仙花图         元钱选
  题赵子固水墨双钩水仙卷   仇远
  题赵子固水墨双钩水仙卷  邓文原
  题赵子固水仙图      张伯淳
  题水仙花图         陈旅
  水仙           袁士元
  题虞瑞岩描水仙花     姚文奂
  水仙花           倪瓒
  水仙花〈二首〉      丁鹤年
  水仙花效李长吉      明邹亮
  咏水仙花          屠隆
  咏水仙花         梁辰鱼
  咏水仙          于若瀛
  水仙花〈二首〉      王谷祥
  水仙〈二首〉        陈淳
  竹下水仙花         杜琼
  题水仙花         李东阳
  水仙           文徵明
  水仙〈二首〉       杜大中
  水仙花           张新
  水仙花          孙齐之
  暮春水仙花〈四首〉     钟惺
  水仙花〈以上诗〉     吴懋谦
  长相思          宋赵溍
  卜算子          卢祖皋
  菩萨蛮           谢薖
  菩萨蛮          高观国
  菩萨蛮           阙名
  朝中措〈二首〉       曾惇
  减字木兰花         阙名
  南歌子           阙名
  天仙子          马庄父
  金人捧露盘        高观国
  念奴娇          陈允平
  花犯            周密
  水龙吟          赵闻礼
  庆宫春          王沂孙
  金盏子          赵雪斋
  贺新郎          辛弃疾
  尉迟杯〈以上词〉     明刘基
 水仙部选句 水仙部纪事
 水仙部杂录
 水仙部外编
 指甲部汇考
  嵇含南方草木状〈指甲花〉
  段公路北户录〈指甲花〉
  本草纲目〈指甲花〉
  高濂草花谱〈指甲花〉
 指甲部艺文〈诗〉
  题异香花俗呼指甲花   宋郑刚中
 鼓子部汇考
  鼓子花图
  本草纲目〈鼓子花〉
  高濂草花谱〈鼓子花 缠枝牡丹〉
 鼓子部艺文〈词〉
  声声令          明高濂

草木典第一百二十一卷

水仙部汇考

释名

水仙        玉玲珑《草花谱》
金盏银台〈李时珍〉 雅蒜《太平清话》
天葱《南阳诗注》  配元《三馀帖》
俪兰《三馀帖》   女史花《内观日疏》
姚女花《内观日疏》

水仙图


《三馀帖》配元

和气旁薄,阴阳得理,则配元荣于庭,配元即今水仙花也。一名俪兰,一曰女星散为配元。

《南阳诗注》水仙

此花外白中黄,茎干虚通,如葱,本生武当山谷间,土人谓之天葱。

王世懋《花疏》水仙

凡花重台者为贵,水仙以单瓣者为贵。短叶高花,最佳种也。宜置瓶中,其物得水则不枯,故曰水仙,称其名矣。前接腊梅,后迎江梅,真岁寒友也。
《本草纲目》水仙释名
李时珍曰,此物宜卑湿处,不可缺水,故名水仙,金盏银台花之状也。
集解

汪机曰,水仙花叶似蒜,其花香甚清,九月初栽于肥壤,则花茂盛,瘦地则无花。五月初收根,以童尿浸一宿,晒乾,悬火煖处,若不移宿根,更旺。
李时珍曰,水仙丛生下湿处,其根似蒜,及薤而长,外有赤皮裹之,冬月生叶,似薤及蒜,春初抽茎,如葱头,茎头开花数朵,大如簪头,状如酒杯,五尖上承,黄心宛然盏样,其花莹韵,其香清幽,一种千叶者,花皱下轻黄,而上淡白。不作杯状,人重之,指为真水仙。盖不然,乃一物二种耳,亦有红花者,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柰祇出拂林国,根大如鸡卵,叶长三四尺,似蒜,中心抽条茎,端开花六出,红白色,花心黄赤,不结子。冬生夏死,取花压油涂身,去风气,据此形状,与水仙彷佛,岂外国名谓不同耶。
根气味

苦微辛滑寒无毒。
土宿真君曰,取汁,伏汞,煮雄黄,拒火。
主治

李时珍曰,痈肿及鱼骨鲠。
花主治

李时珍曰,作香泽涂身,理发,去风气,又疗妇人五心发热,同乾荷叶,赤芍药等分为末,白汤,每服二钱,热自退也。出卫生易简方。

高濂《草花谱》水仙花

有二种,单瓣者名水仙,千瓣者名玉玲珑,又以单瓣者名金盏银台,因花性好水,故名水仙。单者叶短,而香可爱,用以盆种上几。

王象晋《群芳谱》水仙

种植五月初,收根,用小便浸一宿,晒乾,拌湿土,悬当火烟所及处,八月取出,瓣瓣分开,用猪粪拌土植之。植后不可缺水,起时,种时,若犯铁器永,不开花。诀云六月不在土,七月不在房,栽向东篱下,寒花朵朵香。又云,和土晒,半月方种,以收阳气,覆以肥土,白酒糟,和土浇之,则茂。
于若瀛曰,水仙江南处处有之,惟吴中嘉定种为最,花簇叶上,他种则隐叶内耳。蓄种囊,以沙悬于梁间风之,未播,先以敝草履寸断,杂溲浡浸透,俟有生意,方入土,以入土早晚为花先后。金陵即善植者,十丛不一二花。余每岁向友人乞三四茎,置斋头香可十日,兹十日者,纵非风雨,亦不易出斋头。
水仙花以精盆植之,可供书室雅玩。
爱护霜重时,即搭棚遮盖,以避霜雪,向南开一门,天晴日暖,则开之,以承日色。北方土寒,凡牡丹、贴梗、海棠皆用此法,不特水仙也。又法初起叶时,以砖压住,不令即透。则他日花出叶上,杭州近江处,园丁种之成林,以土近咸卤,故花茂。
瓶插用盐水,与梅花同。

水仙部艺文一

《水仙花前赋》〈有序〉   宋高似孙

水仙花,非花也。幽楚窈眇,脱去埃滓。全如近湘君,湘夫人,离骚大夫。与宋玉诸人。世无能道花之清明者,辄见乎辞。

天以一而生神坎,以习而成元渫冲奥,以致润抱孤贞以成妍。禹何智以能海,羲何神而开乾。际壑气之无畔,壮英心之自仙。悲莫悲乎。巫咸之乡,哀莫哀乎。原胥之渊。迅英挺以如濯,肯徘徊而自怜。至若鲛馆截绡而凝霜,贝庭含玑而媚川。苍茫乎三岛之接雾,杳渺乎十洲之汇天。云雨闲霁,水空澄鲜一色如磨。万波不颠,亦有帝女兮泣竹,湘君兮鼓弦,神妃兮解佩,冰夷兮扣舷。是皆凝姿约素,挺粹含娟,以婉自将,以淑相宣芳,以气属妙,以辞传指北渚,以将下薄西津而骤旋,或搴芳。若或采佳荃,有兰可餐,有蘋可搴。于是乐极忘归,尘空失蠲,万虑俱泯。馀情独筌,扣冰娥以勺鲜,访瑶母而洁孎。挹水星以请命,托神祇而垂甄已矣乎。超万劫以自蜕,丽一徽而独涓。怀琬琰以成洁,抱雪霜以为坚。参至道以不死,秉至精而长年,是盖苞水德之灵长,合五行之自然者乎。

《水仙花后赋》〈有序〉前人

余既作前水仙赋,疑不足,以渫余之情者,乃依稀洛神赋,为后辞,尚庶几乎。

余从太史,游览山川,汎潇汨,下澧沅。摩嶷云,息梧烟。岁莫天寒,仆痡车颠尔,乃释镳乎茝涯,进秣乎芝廛,周旋乎荆浒,骋望乎湘渊,于是神疑目骇,心离意恻。即之惝恍,适焉髣髴,睹一美人于水之侧,乃拊从者而讯之曰,汝有识于彼者乎。彼何人者。甚闲且洁也。从者进曰,仆闻兹水之灵曰湘夫人,然则太史公之所遇,其或是乎。其形维何,仆愿知之。余告之曰,其状也,皓如鸥轻,朗如鹄停。莹浸玉洁,秀含兰馨。清明兮如阆风之剪雪,皎净兮如瑶池之宿月。其始来也,炯然层冰出蛟壑;其徐进也,粲然清霜宿琼枝。沈详弗矜,燕婉中度。不秾不纤,非怨非诉,美色含光,轻姿约素,瑰容雅态,芳泽不污素质,窈袅流晖㛹娟。抱德贞亮,吐心芳蠲,婉婳幽静,志泰神闲。柔于修辞,既丰且鲜,饬躬被服,稽图合章。峨五采之英珥兮,错九芝之明珰,舞碧霓之修带兮,妥英云之轻装。颜有鍊而如灼,体非薰而弥香。沐姱容之练练,乘清气之徜徉。于是舒怀肆逸,且娱且颦,羽盖翳映,翠旄缤纷。躲金摇之欲堕兮,玩晴洲之青蘋。余衷耽其静娈兮,黯淡荡而驰神。媒不灵于缔欢兮,托湘波以通勤。畅中灵之胥悟兮,捐余珰于水滨。懿玉仪之静庄,允约矩而应规。轻瑶华而不御兮,指二南而扬诗。谓皎日之可鉴兮,非暗室之自欺。数解佩之夙遇兮,风袅袅而凝思。志贞介而言妙兮,誓守礼以将之。于是灵修竦然,嬿婉徘徊,拊孤影以欲翥,心将飞而仍回。褰荪帱之芳烈,燕芷房之玫瑰。感幽志之悽激兮,喟扬音而弥哀。尔乃众真缥缈,并游啸侣,或济西澨,或临北渚,或采幽蘅,或茹芳杜。约洛川之神妃,会巫阴之奇女。清莫清乎姮栖,愁莫愁乎牛渚。媠轻裾之裔裔,泠清飙而云举,体迅飞鸿,俶若轻云。流睇横波,馀芳氤氲。其度有则不颠不危,优柔靡忒,必兢必祇。温乎如玉煜兮,陆离精采,相授羌余,其悲于是,川后敛飙。冰夷却涛。龙伯献珠,鲛人贡绡。躣三虬以指涂,蕤苍芝而夹御。双螭帖其驯乘,俨华斿之布濩,鸳鸯啸而先驱,翡翠翼而齐骛,于是趋彭蠡,过洞庭。洗月毂,飞星軿,流清声而吐奇,诵坤乾之大经,画三灵而不汨。潜一意而长醒,恍扬袂以如失。雪微汍而沾缨,拊佳期之不来,日冉冉而西征,夐微素之孰寄。谁其将余英琼,扬清波而微注,指潜渊而自惊,恍精采之相授,迄难陈其馀情。于是游倦思归,路异神留,遗思杳眇,寤寐好逑。蹇悠悠而何之,指寒川而薄憩。兰菲菲而袭,余睇碧云而摇曳。信心会而神交,岂绸缪之未契。竦仆夫之儆余,命速驾乎兰枻,其毋惑于所悦,当陈古而为之制。

《水仙花赋》元·任士林

眇伊人之蝉蜕兮,宅清泠以为扉。越蓬隔弱窅,不知其几千里兮。跂余望之忽,轩窗之翠碧兮,见此绰约之芳姿,曳青葱之华裾兮,倚玉薤之披披,逍遥清霜之夕,徘徊明月之辰,佩乞碧霞,衣纫绿云。金杯盥雨,玉盘承津。𣂏和注淳,斟酌天均。于时庭空人静,万窍不作声,沉步虚之歌奏,杳钧天之乐。江妃具俎,以进羞海,若充滨而酬酢,持杜觯而未扬。想堂中之欢乐,余亦洗盏更酌,接芳蕤而为客,纵歌颓然。不知天河之既落。

《水仙花赋》明·姚绶

伊昔涪翁夙罹谪逐,行迈阻,修浮水,奔陆方归,与以息驾,乃燕坐于蔀屋,惟是屋也。依高山,临大江,影薄高云,声飞怒泷。敞宇衡门,洞乎八窗。式遣怀于吟啸,忽有睹乎神娏尔。乃乍近乍遥,水面微步,罗袜生尘,绡裳沾露。腰纤弱兰,唇冶樊素。匪扬桂旗,匪蹋神鱼。遽引遽却,或疾或徐。袖翩翻兮,婉娩,带缭绕兮纾舒。怅数年之独往,鄙良夜以鳏居。矫望延伫,掠盼踌躇。汎若断梗,浮犹凭虚。乃若贴金莲于玉趾,眷兹乐胥于焉尔止。玛瑙坡荒,仙王祠圮。睇梅兄于岭头,怀矾弟于涧涘。进左右而谂之曰,水上步月,彼其仙邪。惟炫素质,不御铅华。中有金蕤,轻蒙臂纱,冲斥暮雨,挥霍朝霞尔。或见之,而岂吾之过誇邪。左右屏息,对曰,彼之来斯,诚类仙子,馨香芬芳,容光旖旎,其绰约也,俨藐姑之神;其联娟也。齐洛川之子。初虽瞻驰,终莫摹拟。是则主人之所见,仆辈之所跂者也。于是之时,涪翁哑然而作声,彼人泯然而无迹,江风惟清,江月自白。伥伥何之翳翳,寝息晨兴向明。踯躅于庭,忽幽花之托根,依后土以降灵。胡然生之太瘦,岁宴流形。宋玉招魂之赋,庄周梦蝶之经。翁遄作诗调,同金石有顷比夕。载验厥迹,无被花之懊恼,出门一笑,而横大江之空碧。

水仙部艺文二〈诗词〉《咏水仙花》宋·陈抟

湘君遗恨付云来,虽堕尘埃不染埃。疑是汉家涵德殿,金芝相伴玉芝开。

《谢到水仙二本》韩维

黄中秀外干虚通,乃喜嘉名近帝聪。密叶暗传深夜露,残花犹及早春风。拒霜已失芙蓉艳,出水难留菡萏红。多谢使君怜寂寞,许教绰约伴山翁。

《水仙花》刘攽

蚤于桃李晚于梅,冰雪肌肤姑射来。明月寒霜中夜静,素娥青女共徘徊。

《共郡送水仙花并二大本》黄庭坚

折送东园粟玉花,并移香本到寒家。何时持上玉宸殿,乞与官梅定等差。

《刘邦直送水仙花》前人

得水能仙天与奇,寒香寂寞动冰肌。仙风道骨今谁有,淡扫蛾眉蔘一枝。


钱塘昔闻水仙庙,荆州今见水仙花。暗香靓色撩诗句,宜在林逋处士家。

《次韵中玉水仙花》前人

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暗香已压酴醾倒,只此寒梅无好枝。


淤泥已作白莲藕,粪壤能开黄玉花。可惜国香天不管,随缘流落野人家。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前人

凌波仙子生尘袜,水上盈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含香体素欲倾城,山矾是弟梅是兄。坐对真成被花恼,出门一笑大江横。

《赋水仙花》张耒

宫样鹅黄绿带垂,中州未省见仙姿。只疑湘水绡机女,来伴清秋宋玉悲。

《咏水仙花》陈与义

仙人缃色裘,缟衣以裼之。青幌纷委地,独立春风时。吹香洞庭暖,弄影清画迟。寂寂篱落阴,亭亭与予期。谁知园中客,能赋会真诗。

《次韵龚养正送水仙花》范成大

色界香尘付八还,正观不起况邪观。花前犹有诗情在,还作凌波步月看。

《水仙花》杨万里

江妃虚却蕊珠宫,银汉仙人谪此中。偶趁月明波上戏,一身冰雪舞东风。


额间拂煞御袍黄,衣上偷将月姊香。待倩春风作媒却,西湖嫁与水仙王。

《咏千叶水仙花》前人

世以水仙为金盏银台,盖单叶者,其中有一酒盏,深黄而金色,至千叶水仙,其中花片捲皱密蹙,一片之中,下轻黄而上淡白,如染一截者,与酒杯之状殊不相似。安得以旧日俗名辱之,要之单叶者,当命以旧名,而千叶者乃真水仙云。

薤叶葱根两不差,重蕤风味独清嘉。薄揉肪玉围金钿,细染鹅黄剩素纱。台盏原非千叶种,丰容要是小莲花。向来山谷相看日,知有他家是当家。

《水仙花》前人

生来弱体不禁风,匹似蘋花较小丰。脑子醲薰众香国,江妃寒损水晶宫。银台金盏谈何俗,矾弟梅兄品未公。寄语金华老仙伯,凌波仙子更凌空。

《水仙花》前人

韵绝香仍绝,花清月未清。天仙不行地,且借水为名。


开处谁为伴,萧然不可邻。雪宫孤弄影,水殿四无人。

《和人咏水仙花》张孝祥

瘴土风烟那有此,只疑姑射是前身。仙风道骨难消得,付与霜台衣绣人。


浮色只应撩处士,国香今不落民家。江城望断春消息,故遣诗人咏此花。

《用子服韵谢水仙花》朱熹

水中仙子来何处,翠袖黄冠白玉英。报道幽人被渠恼,著诗送与老难兄。

《赋水仙花》前人

隆冬凋百卉,江梅厉孤芳。如何蓬艾底,亦有春风香。纷敷翠羽帔,温靓白玉相。黄冠表独立,淡然水仙装。弱植愧兰荪,高标摧冰霜。湘君谢遗褋,汉水羞捐珰。嗟彼世俗人,欲火焚衷肠。徒知慕佳冶,讵识怀贞刚。凄凉柏舟誓,恻怆终风章。卓哉有遗烈,千载不可忘。

《水仙花》陈傅良

江梅丈人行,岁寒固天姿。蜡梅微著色,标致亦背时。胡然此柔嘉,支本仅自持。乃以平地尺,气与松篁夷。粹然金玉相,承以翠羽仪。独立万槁中,冰胶雪垂垂。水仙谁强名,相宜未相知。刻画近脂粉,而况山谷诗。吾闻抱太和,未易形似窥。当其自英华,造物且霁威。平生恨刚褊,未老齿发衰。掇花寘胆瓶,吾今得吾师。

《水仙花》许仲企

定州红花瓷,块石艺灵苗。芳苞茁水仙,厥名为玉霄。适从闽越来,绿绶拥翠条。十花冒其颠,一一振鹭翘。粉蕤间黄白,清香从风飘。回首天台山,更识胆瓶蕉。

《水仙花》刘克庄

岁华摇落物萧然,一种清风绝可怜。不许淤泥侵皓素,全凭风露发幽妍。骚魂洒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却笑涪翁太脂粉,误将高雅匹婵娟。

《水仙》姜特立

六出玉盘金屈卮,青瑶丛里出花枝。清香自信高群品,故与江梅相并时。

《水仙花》徐似道

天然初不事铅华,此是无尘有韵花。翠带讵容萦俗客,金杯只合劝诗家。


林下清风是一家,稍亲梅竹近兰芽。只缘羞与凡花伍,移植名园不肯花。

《水仙花》游寒岩

金玉其相一两花,遐心空为尔兴嗟。山矾不用来修敬,只许江梅共一家。


黄琮白璧缀幽花,珍重高人为叹嗟。织女横河溪月堕,杯盘狼籍水仙家。

《水仙花》来氏

瑶池来宴老仙家,醉倒风流萼绿华。白玉断笄金晕顶,幻成痴绝女儿花。


花盟平日不曾寒,六月曝根高处安。待得秋残亲手种,万姬围绕雪中看。

《水仙花图》元·钱选

帝子不沉湘,亭亭绝世妆。晓烟横薄袂,秋濑韵明珰。洛浦应求友,姚家合让王。殷勤归水部,雅意在分香。

《题赵子固水墨双钩水仙卷》仇远

冰薄沙昏短草枯,采香人远隔湘湖。谁留夜月群仙佩,绝胜秋风九畹图。白粲铜盘倾沆瀣,青明宝玦碎珊瑚。却怜不得同兰蕙,一识清醒楚大夫。

《题赵子固水墨双钩水仙卷》邓文原

仙子凌波佩陆离,文鱼先乘殿冯夷。积冰斲雪扬灵夜,鼓瑟吹竽会舞时。海上瑶池春不断,人间金碗事堪疑。天寒日暮花无语,清浅蓬莱当问谁?

《题赵子固水仙图》张伯淳

裾长带袅寒偏耐,玉质金相密更奇。见画如花花似画,西兴渡口晚晴时。

《题水仙花图》陈旅

莫信陈王赋洛神,凌波那得更生尘。水香露影空清处,留得当年解佩人。

《水仙》袁士元

醉阑月落金杯侧,舞倦风翻翠袖长。相对了无尘俗态,麻姑曾约过浔阳。

《题虞瑞岩描水仙花》姚文奂

离思如云赋洛神,花容婀娜玉生春。凌波袜冷香魂远,环佩珊珊月色新。

《水仙花》倪瓒

晓梦盈盈湘水春,翠虬白凤照江滨。香魂莫逐冷风散,拟学黄初赋洛神。

《水仙花》丁鹤年

湘云冉冉月依依,翠袖霓裳作队归。怪底香风吹不断,水晶宫里宴江妃。


影娥池上晚凉多,罗袜生尘水不波。一夜碧云凝作梦,醒来无奈月明何。

《水仙花效李长吉》明·邹亮

冯夷镂冰驻,花魄奇芬染。肌沁仙骨天,风吹梦落瑶。台家住江南,水云窟弄珠。拾草潇湘渚,带月迷烟愁。不语小龙潜,开水晶殿玉。杯凉露承华,宴青鸟衔书。来阆苑笑指,蓬莱水清浅。

《咏水仙花》屠隆

娟娟湘洛净如罗,幻出芳魂俨素娥。夜静有人来鼓瑟,月明何处去凌波。萧疏冷艳冰绡薄,绰约风鬟露气多。直是灵根堪度世,妖容知不傍池荷。

《咏水仙花》梁辰鱼

幽修开处月微茫,秋水凝神黯淡妆。绕砌雾浓空见影,隔帘风细但闻香。瑶坛夜静黄冠湿,小洞秋深玉佩凉。一段凌波堪画处,至今词赋忆陈王。

《咏水仙》于若瀛

水花垂弱蒂,袅袅绿云轻。自足压群卉,谁言梅是兄。

《水仙花》王谷祥

仙卉发琼英,娟娟不染尘。月明江上望,疑是弄珠人。


瑶环月下鸣,翠带风中举。胡然洛浦神,胡然汉滨女。

《水仙》陈淳

玉面婵娟小,檀心馥郁多。盈盈仙骨在,端欲去凌波。


荒圃淑气回,寒柯发光泽。下有白玉花,玲珑映深碧。

《竹下水仙花》杜琼

佩环香冷水风多,步底轻尘衬袜罗。二十四弦何处奏,又将哀怨托湘娥。

《题水仙花》李东阳

澹墨轻和玉露香,水中仙子素衣裳。风鬟雾鬓无缠束,不是人间富贵妆。

《水仙》文徵明

罗带无风翠自流,晚寒微躲玉搔头。九疑不见苍梧远,怜取湘江一片愁。

《水仙》杜大中

玉貌盈盈翠带轻,凌波微步不生尘。风流谁是陈思客,想像当年洛水人。


灵雨濛濛幻态轻,惊魂想像逝怀倾。愿将玉佩遥相逐,脱骨逍遥水上人。

《水仙花》张新

玉质金相翠带围,霜华月色共辉辉。江妃方欲凌波去,汉女初从解佩归。

《水仙花》孙齐之

碧江香和楚云飞,销尽冰心粉色微。乍向月中看素影,却疑波上步灵妃。

《暮春水仙花》钟惺

偶向残冬遇洛神,孤情只道立先春。今从九月过三月,疑是前身与后身。


物值同时妒亦宜,梅花今见子离离。相逢洞口千红里,素影当前君不知。


万花如燄柳如烟,常恐冰绡畏不前。曾在水边衣不湿,可知入火不能然。


每笑梅花太畏喧,一身自许历寒温。春风特念冰霜后,邀与春花共慰存。

《水仙花》吴懋谦

姑射群真出水新,亭亭玉碗自凌尘。冰肌更有如仙骨,不学春风掩袖人。

《长相思》宋·赵溍

金璞明,玉璞明,小小杯柈翠袖擎。满将春色盛。 仙佩鸣,玉佩鸣,雪月花中过洞庭。此时人独清。〈按后首句可不
用韵

《卜算子》卢祖皋

佩解洛波遥,弦冷湘江渺。月底盈盈误不归,独立风尘表。 窗绮护幽妍,瓶玉扶轻袅。到后知谁语素心,寂寂山寒峭。

《菩萨蛮》谢薖

相思一夜庭花发,窗前忽误生尘袜。晓起艳寒妆,雪肌生暗香。 佳人纤手摘,手与花同色。插鬓有谁宜,除非潘玉儿。

《菩萨蛮》高观国

云娇雪妒羞相倚,凌波共酌春风醉。的皪玉壶寒,肯教金盏单。 只疑双蝶梦,翠袖和香拥。香外有鸳鸯,风流烟水乡。

《菩萨蛮》阙名

人人尽道黄葵淡,侬家解说黄葵艳。可喜万般宜,不劳朱粉施。 摘承金盏酒,劝尔千春寿。擎作女真冠,试伊娇面看。


高梧叶下秋光晚,珍丛花出黄金盏。还似去年时,傍栏三两枝。 人情须耐久,花面长依旧。莫学蜜蜂儿,等閒悠飏飞。

《朝中措》曾惇

幽芳独秀在山林,不怕晓寒侵,应笑钱塘苏小,语娇终带吴音。 乘槎归去云涛,万顷谁是知心,写向生绡屏上,萧然伴我寒衾。


绿华居处渺云深,不受一尘侵。细看宜州新句,平生才是知音。 凌波一去平生,梦断谁最关心。惟有青天碧海,知渠夜夜孤衾。

《减字木兰花》阙名

景阳楼上,钟声晓半面啼妆。匀未了,残月纷纷斜影,幽香暗断魂。 玉颜应在昭阳殿,却向前村,深夜见冰雪肌肤,还有斑斑雪点无。

《南歌子》阙名

翠袖熏龙脑,乌云映玉台。春葱一簇属金杯,曾记西楼同醉角声催。 袅袅凌波浅,深深步月来。隔纱微笑恐郎猜,素艳浓香依旧去年开。

《天仙子》马庄父

白玉为台金作盏,香是江梅名阆苑。年时把酒对君歌,歌不断,杯无算,花月当楼人意满。 翘戴一枝蝉影乱,乐事且随人意换。西楼回首月明中,花已绽,人何远,可惜国香天不管。

《金人捧露盘》高观国

梦湘云,吟湘月,吊湘灵,有谁见罗袜尘生,凌波步稳。背人羞整,六铢轻娉娉,袅袅晕,娇黄玉色轻明。 香心静,波心冷,琴心怨,客心惊。怕佩解却返瑶京,杯擎清露,醉春兰,交与梅兄,苍烟万顷断肠,是雪冷江清。

《念奴娇》陈允平

汉江露冷,是谁将瑶瑟,弹向云中。一曲清泠声渐杳,月高人在珠宫。晕额黄轻,涂腮粉艳。罗带织青葱,天香吹散,佩环犹自丁东。 回首杜若汀洲,金钿玉镜,何日得相逢。独立飘飘烟浪远,罗袜羞溅春红,渺渺予怀,迢迢良夜,三十六陂风,九疑何处,断魂飞度千峰。

《花犯》周密

楚江媚,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淡然春意,空独倚东风,芳思谁记。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谩记汉宫仙掌,亭亭明月底。 冰弦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春思远。谁赏国,香风味,相将共,岁寒伴侣,小窗净,沉烟熏翠被,幽梦觉,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

《水龙吟》赵闻礼

几年埋玉蓝田,绿云翠水烘春暖。衣薰麝馥,袜罗尘沁,凌波步浅。钿碧搔头,腻黄冰脑。参差难剪,乍声沉素瑟,天风佩冷,蹁跹舞霓裳遍。 湘浦盈盈月满,抱相思,夜寒肠断,含香有恨,招魂无路,瑶琴写怨,幽韵凄凉。暮江,空渺数峰。清远。粲迎风一笑持花,酹酒结南枝伴。

《庆宫春》王沂孙

明玉擎金,纤罗飘带为君起,舞回雪柔,影参差,幽芳
零乱。翠围腰瘦,一捻岁华,相误记,前度湘皋怨别,哀弦重听,都是凄凉,未须弹彻。 国香到此谁怜,烟冷沙昏顿成愁,绝花恼,难禁酒,销欲尽,门外冰澌初结。试招仙魄,怕今夜瑶簪冻折,携盘独出,空想咸阳故宫落月。

《金盏子》赵雪斋

得水能仙,向汉皋遗佩,碧波涵月,蓝玉暖生。烟称缟袂黄冠,素姿冰洁,亭亭独立。风前奈香多愁绝,当时事琴心妙处,虽传有,谁堪说。 岁晚杳无人,更短景,繁云天,欲雪潇湘烟水茫茫,但万里相思,寒江空阔,殷勤折向梅边,听玉龙,吹彻丁宁,道惟愿百年,兄弟相看晚节。

《贺新郎》辛弃疾

云卧衣裳冷看萧然,风前月下,水边幽影。罗袜尘生凌波步,汤沐烟波万顷。爱一点娇黄成晕,不记相逢曾解佩,甚多情,为我香成阵,待和泪,揾残粉。 灵均千古怀沙恨,想当初,匆㖄忘把,此花题品。烟雨凄迷僝僽损,翠袂遥遥谁整。谩写入,瑶琴幽愤,弦断招魂无人赋,但金杯,的皪银台润,愁酒,又还醒。

《尉迟杯》明·刘基

凌波步,怨赤鲤,不与传椷素。空将泪滴珠,玑脉脉含情无语,瑶台路永,环佩冷,江皋荻花雨。把清魂,化作孤英,满怀,幽恨谁诉。 长夜送月迎风,多应被彤闱。紫殿人妒,三岛鲸涛迷天地。欢会处都成间阻。凄凉对,冰壶玉井。又还怕,祁寒凋翠羽。盼潇湘,凤杳篁枮,赏心惟有青女。

水仙部选句

宋郑清之诗,玉昆相倚带仙风,壁立春前万卉空。钱协诗,碧玉簪长生洞府,黄金杯重压银台。
徐致中诗,薤叶秀且耸,兰香细而幽。
徐似道诗,晓风洛浦凌波际,夜月江皋解佩时。林洪诗,翠带拖云舞,金卮照雪斟。僧北涧诗,华裾冉冉低香绶,柔玉棱棱衬嫩金。僧船窗诗,如闻交佩解,疑是洛妃来。朔吹欺罗袖,朝霜滋玉台。

水仙部纪事

《花史》:唐元宗赐虢国夫人红水仙十二盆,盆皆金玉七宝所造。
宋杨仲渊自萧山致水仙一二百,本极盛,乃以两古铜洗萟之,学洛神赋体,作水仙花赋。《笔记》:钱塘有水仙,王庙林和靖祠堂近之,东坡先生以为和靖,清节映世,遂移神像,配食水仙王,云山谷题水仙花,用此事云。钱塘昔闻水仙庙。荆州今见水仙花,暗香靓色撩诗句,宜在林逋处士家。
《花史》:谢公梦一仙女,𢌿水仙花一束,明日生谢夫人,长而聪慧能吟咏。
《内观日疏》:姚姥住长离桥,十一月夜半大寒,梦观星坠于地,化为水仙花一丛,甚香美,摘食之。觉而产一女,长而令淑有文,因以名焉。观星即女史,在天柱下,故迄今水仙花名女史花,又名姚女花。

水仙部杂录

《三柳轩杂识》:水仙为雅客。
《瓶史》:蜡梅以水仙为婢。
水仙神骨清绝,织女之梁玉清也。
《瓶花谱》:一品九命水仙。
《花历》:十二月水仙负冰。
《太平清话》:宝庆人呼水仙为雅蒜。

水仙部外编

《集异记》:薛䕩河东人,幼时于窗棂内窥见一女子,素服珠履,独步中庭。叹曰,良人游学,艰于会面,对此风景,能无怅然。于袖中出画兰卷子,对之微笑,复泪下。吟诗,其音细亮,闻有人声,遂隐于水仙花下,忽一男子从丛兰中出。曰,娘子久离,必应相念,阻于跬步,不啻万里。亦歌诗二篇,歌已,仍入丛兰中。䕩苦心强记,惊讶久之,自此文藻异常,一时传诵,谓二花为夫妇花。
《清泠传》:汤夷,华阴人。服水仙八石,为水仙,是名河伯。

指甲部汇考

释名

指甲花〈草木状〉  散沫花〈草木状〉
异香花〈郑刚中〉
图缺

嵇含南方草木状

指甲花

指甲花,其树高五六尺,枝条柔弱,叶如嫩榆,与耶悉茗末利花,皆雪白,而香不相上下,亦胡人自大秦国移植于南海,而此花极繁,细才如半米粒许,彼人多折置襟袖间,盖资其芬馥尔,一名散沫花。

段公路《北户录》指甲花

指甲花,花细白,绝芳香,番人种之,未详其名。波斯移植中夏,如金钱花也。本出外国,大同二年,始来中土。

《本草纲目》指甲花

李时珍曰,有黄白二色,夏月开,香似木犀,可染指甲。过于凤仙花。

高濂《草花谱》指甲花

生杭之诸山中,花小如蜜,色而香甚,用山土移上盆中,亦可供玩。

指甲部艺文〈诗〉

《题异香花俗呼指甲花》宋·郑刚中

小比木犀无酝藉,轻黄碎蕊乱交加。邦人不解称谁说,一地称为指甲花。

鼓子部汇考

释名

旋葍〈苏恭〉    旋花《本经》
筋根《本经》    续筋根《图经》
鼓子花《图经》   豚肠草《图经》美草《别录》    天剑草《纲目》缠枝牡丹《俗名》

鼓子花图


《本草纲目》鼓子花释名
苏恭曰,旋花即平泽旋葍也。其根似筋,故一名筋根。萧炳曰,旋葍当作葍旋,音福璇,用根入药,别有旋覆。音璇伏,用花入药,今云旋葍,误矣。
苏颂曰,《别录》言其根主续筋,故南人呼为续筋根。一名豚肠草,象形也。寇宗奭曰,世俗谓之鼓子花,言其花形肖也。
李时珍曰,其花不作瓣,状如军中所吹鼓子,故有旋花鼓子之名。一种千叶者,色似粉红,牡丹俗呼为缠枝牡丹。
集解

别录曰,旋花生豫州平泽,五月采阴乾。
韩保升曰,此旋葍花也。所在川泽,皆有蔓生,叶似薯蓣。而狭长,花红色,根无毛节,蒸熟堪啖,味甘美,名筋根。二月、八月采根日乾。
寇宗奭曰,今河北、汴西、关陕田野中甚多,最难锄,艾治之,又生。四五月开花,其根寸截置土,灌溉涉旬,苗生韩保升说是矣。
李时珍曰,旋花,田野塍堑皆生。逐节延蔓,叶如菠菜叶,而小,至秋开花,如白牵牛花,粉红色,亦有千叶者,其根白色,大如筋,不结子。
苏颂曰,黔南施州出,一种旋花粗茎大叶,无花,不作蔓,恐别是一物也。
正误

《别录》曰花一名金沸。
陶弘景曰,旋花,东人呼为山姜,南人呼为美草。根似杜若,亦似高良姜,腹中冷痛,煮服甚效。作丸散,服辟谷,止饥。近有人从江南还,用此术与人断谷,皆得,半百日不饥不瘦,但志浅嗜深,不能久服尔。其叶似姜,花赤色味辛,状如豆蔻。此旋花即其花也。今山东甚多,又注旋覆花曰,别有旋葍根,出河南,来北国。亦有形似芎藭,惟合旋葍膏用之,馀无所入。
苏恭曰,旋花乃旋覆花也。陶说乃山姜尔。山姜味辛,都非此类。又因旋覆花名金沸,遂作此花别名。皆误矣。又云从北国来者,根似芎藭,与高良姜全无彷佛,亦误也。
气味

花甘根辛温无毒。
李时珍曰,花根茎叶并甘滑微苦,能制雄黄。
主治

本经曰,面皯、黑色媚好、益气,根主腹中寒热邪气。别录曰,利小便,久服不饥,轻身续筋骨,合金疮。陈藏器曰,捣汁服,主丹热毒。
李时珍曰,补劳损,益精气。
发明

李时珍曰,凡藤蔓之属,象人之筋,所以多治筋病。旋花根细如筋,可啖,故《别录》言其久服不饥,时珍自京师还,见北土车夫,每载之云,暮归煎汤饮,可补损伤,则益气续筋之说,尤可徵矣。
附方

被斫断筋,旋葍根捣汁,沥疮中,仍以滓傅之。日三易,半月即断筋便续,此方出苏景中,疗奴有效者。〈王焘外台秘要〉
秘精益髓,太乙金锁丹,用五色龙骨五两,覆盆子五两,莲花蕊四两,未开者阴乾,鼓子花三两,五月五日采之,鸡头子仁一百颗,并为末,以金樱子二百枚,去毛,木臼捣烂,水七升,煎浓汁一升,去渣和药,杵二千下,丸梧子大。每空心,温盐酒下三十丸,服之至百日。永不泄,如要泄,以冷水调车前末,半合服之,忌葵菜。〈萨谦斋瑞竹堂方〉
高濂《草花谱》鼓子花
花开如拳,不放。顶幔如缸鼓,式色微蓝可观,又可入药。

缠枝牡丹

柔枝倚附而生花,有牡丹态度。甚小,缠缚小屏,花开烂然,亦有雅趣。

鼓子部艺文〈词〉

《声声令》〈鼓子花〉     明高濂

马嵬香散,羯鼓尘生,花枝解惜旧时声,把皮腔幻出,日边急雨,中鸣俨风,走渔阳甲兵。 恨到无声方是怨,几时平鼓催刻漏,梦魂惊,有形无调,打不出别离情,都付与东风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