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芍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芍药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十五卷目录

 芍药部汇考
  芍药图
  诗经〈郑风溱洧〉
  山海经〈北山经 中山经〉
  毛诗陆疏广要〈赠之以芍药〉
  郭橐驼种树书〈芍药〉
  陆佃埤雅〈芍药〉
  罗愿尔雅翼〈芍药〉
  王观芍药谱〈全〉
  洛阳花木记〈芍药四十一种〉
  本草纲目〈芍药〉
  王象晋群芳谱〈芍药〉
  直省志书〈历城县 曹县 登州府 莱阳县 昌邑县 汾西县 临晋县 和顺县 鄢陵县 扬州府 石门县〉
 芍药部艺文一
  芍药花颂        晋傅统妻
  芍药谱序         宋刘攽
  芍药谱序         孔武仲
  题杨谨仲芍药诗后     周必大
  芍药诗序         元岳瑜
  琼芽赋           陈旅

草木典第一百十五卷

芍药部汇考

释名

芍药《诗经》    挛夷《博雅》
将离《古今注》   解仓《别录》
犁食《别录》    白木《别录》
馀容《别录》    鋋《别录》
小牡丹《纲目》

芍药图


《诗经》郑风溱洧

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传〉芍药香草〈疏〉陆玑疏云:今《药草》芍药,无香气,非也。未审是何草。〈朱注〉芍药,香草也。三月开花,芳色可爱。〈大全〉《木草》注曰: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木芍药。

《山海经》《北山经》

绣山,其草多芍药。

《中山经》

条谷之山,其草多芍药。
句檷之山,其草多芍药。
洞庭之山,其草多芍药。
毛诗《陆疏广要》郑风溱洧
赠之以芍药。芍药,今《药草》芍药无香气,非是也。司马相如赋云,芍药之和,扬雄赋曰:甘甜之和,芍药之美,七十食之。
《广雅》云:挛夷,芍药也。《本草》云:一名白木,一名馀容,一名犁食,一名解仓,一名鋋,生中岳川谷及丘陵。《图经》云:春生红芽,作丛茎,上三枝五叶,似牡丹。而狭长高一二尺,夏开花,有红白紫数种,子似牡丹而小。秋时采根,根亦有赤白二色,古今注曰: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木芍药。木者,花大而色深,俗呼为牡丹,非也。又牛亨问曰:将离别,相赠以芍药者何。答曰:芍药一名可离,故相赠。犹相招召,赠以文无,文无一名当归也。欲忘人之忧,则赠以丹棘。丹棘一名忘思。使人忘忧也。欲蠲人之忿,则赠以青棠,青棠一名合欢,则忘忿也。《山海经》条谷之草多芍药,洞庭之上多芍药,埤雅芍药荣于仲春,华于孟夏,传曰惊蛰之节后二十有五日,芍药荣,是也。花有至千叶者,俗呼小牡丹。今群芳中,牡丹品第一,芍药第二,故世谓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又或以为花王之副也。《尔雅翼》芍药花之盛者,当春暮祓除之时。故郑之士女取以相赠,其根以和五
脏制食毒。古有芍药之酱,合兰桂五味以助诸食,因呼五味之和,为芍药七发,曰芍药之酱。《子虚赋》曰:芍药之和具,而后御之。服虔文颖,伏俨辈解,芍药称具美也。或以为芍药调食,或以为五味之和,或以为以兰桂调食,虽各得彷佛,然未究名实之所起。至韦昭又训其读,勺丁削切,药旅酌切,则并没此物之名实矣。今人食马肝马肠者,犹合芍药而鬻之,古之遗法也。毛苌云:香草。陆玑云:今《药草》芍药无香气,非是也。孔颖达曰:未审今何草,盖医方,但用其根。陆不识其华,故云无香气。孔又云:何草,今芍药人家庭户种之,玩其芳无不识者,何云何草。
按韩诗云:芍药,离草也。言将离别,赠此草也。不过就溱洧说诗耳。未必如谖草为忘忧之说也。终未悉为何草,或云古人以牡丹为木芍药,此即牡丹误矣。牡丹之名,经传不载,唯本草入草部中品,六一居士牡丹记云,自唐则天已后,始盛于洛阳,其先不过丹延,已西及褒斜道中,与荆棘并多土,人以为薪耳,未闻其为郑产也。罗氏《尔雅翼》极与陆疏相合,不知《尔雅》何故不载,张揖以为挛夷亦未详何义。

郭橐驼《种树书》芍药

菜园中间种牡丹,芍药最茂。
牡丹、芍药不可置木檞中,不耐久,须要避风处。

陆佃《埤雅》芍药

韩诗曰:芍药,离草也。诗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牛亨问曰:将离,相赠以芍药者,何也。董子答曰:芍药一名可离,将别,故赠之。亦犹相招,赠之以文无,故文无一名当归,芍药荣于仲春,华于孟夏,传曰:惊蛰之节后二十有五日芍药荣,是也。华有至千叶者,俗呼小牡丹。今群芳中,牡丹为第一,芍药第二,故世谓牡丹为花王,芍药为花相,又或以为花王之副也。

罗愿《尔雅翼》芍药

芍药华之盛者,当春暮祓除之时。故郑之士女取以相赠。董仲舒以为将离,赠芍药者,芍药一名可离,犹相招赠以文无。文无,一名当归也。然则相谑之后,喻使去尔。其根可以和五脏,制食毒。古者有芍药之酱,合之于兰桂五味,以助诸食。因呼五味之和,为芍药七发曰:芍药之酱。子虚赋曰:芍药之和具,而后御之。南都赋曰:归雁鸣鵽,香稻、鲜鱼以为芍药酸恬,滋味百种千名,是因致其滋味也。故孔子曰:不得其酱,不食。非以备味,自爱之至矣。服虔文颖,伏俨辈解,芍药称具美也。或以为芍药调食,或以为五味之和,或以为以兰桂调食,虽各得彷佛,然未究名实之所起。至韦昭又训其读,勺丁削切,药旅酌切,则并没此物之名实矣。今人食马肝、马肠者,犹合芍药而煮之。古之遗法。马肝食之,至毒者。文成以是死。言食之毒,莫甚于马肝,则制食之毒者,宜莫良于芍药,故独得药之名。犹食酱掌和膳羞,称酱之类,而酱又因以为名也。毛苌云香草,陆玑云今《药草》芍药无香气,非是也。孔颖达曰:未审今何草,盖医方,但用其根。陆不识其华,故云无香气。孔又云:何草,今芍药人家庭户种之,玩其芳,无不识者。何云何草。本草曰一名馀容。
王观《芍药谱》
天地之功至大,而神非人力之所能窃胜。惟圣人为能体法其神,以成天下之化。其功盖出其下,而曾不少加,以力不然,天地固亦有间,而可穷其用矣。余尝论天下之物,悉受天地之气,以生其小大、短长、辛酸、甘苦。与夫颜色之异,计非人力之可容致巧于其间也。今洛阳之牡丹,维扬之芍药,受天地之气以生,而小大、浅深一随人力之工拙,而移其天地所生之性,故奇容异色,间出于人间,以人而盗天地之功,而成之,良可怪也。然而天地之间,事之纷纭,出于其前不得而晓者,此其一也。洛阳风土之详,已见于今欧阳公之记,而此不复论。维扬大抵土壤肥腻,于草木为宜,禹贡曰:厥草惟夭,是也。居人以治花相尚。方九月、十月时,悉出其根,涤以甘泉。然后剥削老硬病腐之处,揉调沙粪以培之。易其故土,凡花大约三年或二年一分,不分则旧根老硬,而侵蚀新芽,故花不成。就分之数则小而不舒,不分与分之太数,皆花之病也。花之颜色之深浅,与叶蕊之繁盛,皆出于培壅剥削之力。花既萎落,亟剪去其子,屈盘枝条使不离散。故脉理不上行,而皆归于根。明年新花繁而色润,杂花根窠多,不能致远,惟芍药及时取根,尽取本土贮以竹席之器,虽数千里之远,一人可负数百本而不劳。至于他州,则壅以沙粪,虽不及维扬之盛,而颜色亦非他州所有者比也。亦有踰年即变而不成者,此亦系夫土地之宜、不宜,而人力之至、不至也。《花品旧传》龙兴寺山、子罗汉、观音、弥陀之四院冠于此州。其后民间稍稍厚赂,以丐其本,培壅治莳,遂过于龙兴之四院。今则有朱氏之园最为冠绝,南北二圃所种几于五六万株,意其自古种花之盛,未之有也。朱氏当其花之盛开,饰亭宇以待来游者,逾月不绝。而朱氏未尝厌也。扬之人与西洛不异,无贵贱皆喜戴花,故开明桥之间,方春之月,拂旦有花市焉。州宅旧有芍药厅,在都厅之后,聚一州绝品于其中,不下龙兴朱氏之盛。往岁州将召移,新守未至,监护不密,悉为人盗去。易以凡品,自是芍药厅徒有其名尔。今芍药有三十四品,旧谱只取三十一种,如绯单叶、白单叶、红单叶不入名品之内,其花皆六出,维扬之人甚贱之。余自熙宁八年季冬守官江都,所见与夫所闻莫不详熟,又得八品焉。非平日三十一品之比,皆世之所难得。今悉列于左旧谱,三十一品分上中下七等,此前人所定,今更不易。
上之上
冠群芳

大旋心,冠子也,深红堆叶,顶分四五旋,其英密簇,广可及半尺,高可及六寸,艳色绝妙,可冠群芳,因以名之,枝条硬,叶疏大。
赛群芳

小旋心,冠子也。渐添红而紧、小。枝条及绿叶并与大旋心一同,凡品中言大叶、小叶、堆叶者,皆花瓣也。言绿叶者,谓枝叶也。
宝妆成

髻子也。色微紫,于上十二大叶中,密生曲叶,回环裹抱团圆。其高八九寸,广半尺馀,每一小叶上络以金线,缀以玉珠,香欺兰麝,奇不可纪,枝条硬而叶平。
尽天工

柳浦青心,红冠子也。于大叶中小叶密直,妖媚出众。倘非造化,无能为也。枝硬而绿叶青薄。
晓妆新

白缬子也。如小旋心状,顶上四向,叶端点小殷红色,每一朵上或三点,或四点,或五点,象衣中之点缬也。绿叶甚柔而厚,条硬而绝低。
点妆红

红缬子也。色红而小,并与白缬子同,绿叶微似瘦长。
上之下
叠香英

紫楼子也。广五寸,高盈尺。于大叶中细叶二三十重,上又耸大叶,如楼阁状,枝条硬而高绿叶疏大而尖柔。
积娇红

红楼子也。色淡红与紫楼子不相异。
中之上
醉西施

大软条冠子也。色淡红,惟大叶有类大旋心状,枝条软细,须以物扶助之,绿叶色深厚疏而长以柔。
道妆成

黄楼子也。大叶中深黄小叶数重,又上展淡黄大叶。枝条硬而绝黄,绿叶疏长而柔,与紫红者异。此品非今日之黄楼子也。乃黄丝头中盛则,或出四五大叶,小类黄楼子,盖本非黄楼子也。
掬香琼

青心玉板冠子也。本自茅山来,白英团掬坚密,平头。枝条硬而绿叶短且光。
素妆残

退红茅山冠子也。初开粉红,即渐退白,青心而素淡。稍若大软条冠子,绿叶短厚而硬。
试梅妆

白冠子也。白缬中无点缬者,是也。
浅妆匀

粉红冠子也。是红缬中无点缬者也。
中之下
醉娇红

深红楚州冠子也。亦若小旋心状,中心紧堆大叶,叶下亦有一重金线,枝条高,绿叶疏而柔。
拟香英

紫宝相冠子也。紫楼子心中,细叶上不堆大叶者。
妒娇红

红宝相冠子也。红楼子心中,细叶上不堆大叶者。
缕金囊

金线冠子也,稍似细条深红者,于大叶中细叶下抽金线,细细相杂,条叶并同深红冠子者。
下之上
怨春红

硬条冠子也。色绝淡,甚类金线冠子,而堆叶,条硬而绿叶疏平,稍若柔。
妒鹅黄
黄丝头也。于大叶中一簇细叶,杂以金线,条高绿叶
疏柔。
蘸金香

蘸金蕊紫单叶也。是髻子开不成者,于大叶中生小叶,小叶尖蘸一线金色,是也。
试浓妆

绯多叶也。绯叶五七重,皆平头。条赤而绿叶梗皆紫色。
下之中
宿妆殷

紫高多叶也。条叶花并类绯多叶,而枝叶绝高,平头。凡槛中虽多,无先后,并开齐整也。
取次妆

淡红多叶也。色绝淡,条叶正类绯多叶,亦平头也。
聚香丝

紫丝头也。大叶中一丛紫丝细细是也。枝条高,绿叶疏而柔。
簇红丝

红丝头也。大叶中一簇红丝细细是也。枝叶并同紫者。
下之下
效殷妆

小矮多叶也。与紫高多叶一同,而枝条低,随燥湿而出。有三头者,双头者,鞍子者,银丝者,俱同根,因土地肥瘠之异者也。
会三英

三头聚一萼而开。
合欢芳

双头并蒂而开,二朵相背也。
拟绣鞯

鞍子也。两边垂下如所乘鞍状,地绝肥而生。
银含棱

银缘也,叶端一棱白色。
新收八品
御衣黄

黄色浅而叶疏,蕊差深散,出于叶间,其叶端色又微碧,高广类黄楼子也。此种宜升绝品。
黄楼子

盛者五七层,间以金线,其香尤甚。
袁黄冠子

宛如髻子,间以金线,色比鲍黄。
峡石黄冠子

如金线冠子,其色深如鲍黄。
鲍黄冠子

大抵与大旋心同,而叶差不同,色类鹅黄。
杨花冠子

多叶,白心,色黄,渐拂浅红,至叶端则色深红,间以金线。
湖缬

红色深浅相杂,类湖缬。
黾池红

开须并萼,或三头者,大抵花类软条也。
后论

维扬东南一都会也。自古号为繁盛。自唐末乱离,群雄据有,数经战焚,故遗基废迹往往芜没而不可见。今天下一统,井邑田野,虽不及古之繁盛,而人皆安生乐业,不知有兵革之患。民间及春之月,惟以治花木,饰亭榭,以往来游乐为事,其幸矣哉。扬之芍药甲天下,其盛不知起于何代。观其今日之盛,古想亦不减于此矣。或者以谓自有唐若、张祜、杜牧、卢仝、崔涯、章孝标、李嵘、王播皆一时名士,而工于诗者也。或观于此,或游于此,不为不久,而略无一言一句以及芍药,意其古未有之,始盛于今,未为通论也。海棠之盛莫甚于西蜀,而杜子美诗名又重于张祜诸公,在蜀日久,其诗仅数千篇,而未尝一言及海棠之盛。张祜辈诗之不及芍药,不足疑也。芍药三十一品,乃前人之所次,余不敢辄易,后八品乃得于民间,而最佳者。然花之名品,时或变易,又安知止此八品而已哉。后将有出兹八品之外者,余不得而知,当俟来者,以补之也。

《洛阳花木记》芍药

凡四十一种千叶黄花其别十六

御衣黄  凌云黄  南黄楼子 尹家黄楼子银褐楼子 表黄   延寿黄  硖石黄新安黄  寿安黄  温家黄  郭家黄青心鲍黄 红心鲍黄 丝头黄  黄缬子
千叶红花其别十六

红楼子  红冠子  朱砂旋心 硬条旋心斑干旋心 红缬子  灵山缬子 马家红楚州冠子 四蜂儿  醉西施  剪平红深红小魏花     淡红小魏花
柳圃新接〈红丝头〉 茆山冠子
千叶紫花其别六

紫楼子  龙间紫  紫按子  粉面紫紫丝头  紫缬子
千叶白花二

玉楼子  白缬子
千叶桃花一

绯楼子
《本草纲目》芍药释名
李时珍曰:芍药犹婥约也。婥约美好貌,此草花容婥约,故以为名。罗愿《尔雅翼》云:制食之毒,莫良于芍,故得药名,亦通郑风诗云: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韩诗外传云:芍药,离草也。董子云:芍药一名将离,故将别赠之。俗呼其花之千叶者为小牡丹,赤者为木芍药,与牡丹同名也。
集解

《别录》曰:芍药生中岳川谷及丘陵,二月八月采根暴乾。
陶弘景曰:今出白山、蒋山、茅山,最好白而长尺许。馀处亦有,而多赤者小利。
马志曰:此有赤白二种,其花亦有赤白二色。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淮南者胜,春生红芽,作丛茎,上三枝五叶似牡丹,而狭长高一二尺,夏初开花,有红白紫数种,结子似牡丹子而小,秋时采根。崔豹《古今注》云:芍药有二种,有草芍药、木芍药。木者,花大而色深,俗呼为牡丹,非矣。安期生服鍊法,芍药有金芍药,色白多脂,木芍药色紫瘦多脉。
陈承曰:本经芍药生丘陵,今世多用人家种植者,乃欲其花叶肥大,必加粪壤。每岁八九月,取根分削,因利以为药。今淮南、真阳尤多。根虽肥大而香味不佳,入药少效。
李时珍曰:昔人言洛阳牡丹,扬州芍药甲天下。今药中所用亦多取扬州者。十月生芽,至春乃长,三月开花,其品凡三十馀种,有千叶、单叶、楼子之异,入药宜单叶之根。气味全厚,根之赤白随花之色也。
根修治

雷敩曰:凡采得,竹刀刮去皮并头土,剉细以蜜水拌,蒸从巳至,未晒乾用。
李时珍曰:今人多生用,惟避中寒者,以酒炒入。女人血药以醋炒耳。
气味

苦平无毒。
《别录》曰:酸微寒有小毒。
吴普曰:神农苦桐君甘无毒,岐伯咸雷公酸,李当之小寒。
张元素曰:性寒,味酸,气厚味薄,升而微降阳中阴也。李杲曰:白芍药酸平,有小毒,可升可降阴也。
王好古曰:味酸而苦,气薄味厚,阴也,降也,为手足太阴行经,药入肝脾血分。
徐之才曰:须丸为之,使恶石斛、芒硝、畏消石、鳖甲、小蓟、反藜芦。
掌禹锡曰:别本须丸作雷丸。
李时珍曰:同白朮补脾,同芎藭泻肝,同人参补气,同当归补血,以酒炒补阴,同甘草止腹痛,同黄连止泻痢,同防风发痘疹,同姜枣温经散湿。
主治

本经曰:邪气、腹痛、除血痹、破坚积、寒热、疝瘕、止痛利小便、益气。
《别录》曰:通顺血脉,缓中散恶血,逐贼血,去水气,利膀胱、大小肠,消痈肿,时行寒热中恶,腹痛、腰痛。
甄权曰:治脏腑,拥气,强五脏,补肾气,治时疾,骨热,妇人血闭不通,能蚀脓。
大明曰:女人一切病,胎前产后诸疾,治风补劳,退热除烦,益气,惊狂,头痛,目赤,明目,肠风,泻血,痔瘘,发背,疮疥。
张元素曰:泻肝,安脾肺,收胃气,止泻利,固腠理,和血脉,收阴气,敛逆气。
王好古曰:理中气,治脾虚,中满心,下痞,胁下痛,善噫,肺急胀逆,喘欬,太阳鼽衄,目涩,肝血不足,阳维病苦,寒热带脉病苦,腹痛满腰,溶溶如坐水中。
李时珍曰:止下痢,腹痛后重。
发明

苏恭曰:赤者利小便,下气,白者止痛散血。
大明曰:赤者补气,白者补血。
陶弘景曰:赤者小利,俗方以止痛,不减当归。白者道家亦服食之,及煮石用。
成无己曰:白补而赤泻,白收而赤散,酸以收之,甘以缓之,故酸甘相合,用补阴血、逆气而除肺燥。
又云芍药之酸敛津液,而益营血,收阴气而泄邪热,张元素曰:白补,赤散泻肝,补脾胃,酒浸,行经,上中部腹痛,与姜同,用温经散湿,通塞,利腹中痛,胃气不通。白芍入脾,经补中焦,乃下利必用之药。盖泻利皆太阴病,故不可缺此。得炙甘草为佐,治腹中痛。夏月少加黄芩,恶寒加桂,此仲景神方也。其用凡六,安脾经一也,治腹痛二也,收胃气三也,止泻痢四也,和血脉五也,固腠理六也。
寇宗奭曰:芍药须用单叶红花者为佳。然气虚寒,人禁之。古人云:减芍药以避中寒,诚不可忽。
朱震亨曰:芍药泻脾火,性味酸寒,冬月必以酒炒,凡腹痛多是血脉凝涩,亦必酒炒用,然止能治血虚、腹痛,馀并不治,为其酸寒收敛,无温散之功也。下痢腹痛,必炒用,后重者,不炒。产后不可用者,以其酸寒伐生发之气也。必不得已,亦酒炒用之。
李时珍曰:白芍药益脾,能于土中泻木,赤芍药散邪,能行血中之滞。日华子言赤补气,白治血,欠审矣。产后肝血已虚,不可更泻,故禁之。酸寒之药多矣,何独避芍药耶,以此。
苏颂曰:张仲景治伤寒多用芍药,以其主寒热,利小便故也。
李杲曰:或言古人以酸涩为收本经,何以言利小便。曰:芍药能益阴滋湿而停津液,故小便自行,非因通利也。曰:又言缓中,何也。曰:损其肝者,缓其中,即调血也。故四物汤用芍药,大抵酸涩者为收敛停湿之剂。故主手足、太阴,经收敛之体,又能治血海,而入于九地之下,后至厥阴经。白者色在西方,故补,赤者色在南方,故泻。
附方

服食法,苏颂曰:安期生服鍊芍药法云:芍药有二种,救病用金芍药,色白多脂肉。其木芍药色紫瘦多脉。若取审看,勿令差错。凡采得,净洗去皮,以东流水煮百沸,阴乾。停三日,又于木甑内蒸之,上覆以净黄土,一日夜,熟出,阴乾,捣末以麦饮。或酒服三钱,七日三服,满三月,可以登岭,绝谷不饥。〈图经本草〉
腹中虚痛,白芍药三钱,炙甘草一钱,夏月加黄芩五分。恶寒加肉桂一钱,冬月大寒,再加桂一钱,水二盏。煎一半,温服。〈洁古用药法象〉
风毒骨痛在髓中,芍药二分,虎骨一两,炙为末,夹绢袋盛酒三升,渍五日,每服三合,日三服。〈经验方〉脚气肿痛,白芍药六两,甘草一两,为末白汤点服。〈事林广记〉
消渴引饮,白芍药、甘草等分为末,每用一钱,水煎服,日三服。鄂渚辛祐之患此,九年服药止,而复作。苏朴授此方服之,七日顿愈。古人处方殆不可晓,不可以平易而忽之也。〈陈日华经验方〉
小便五淋,赤芍药一两,槟榔一个,面裹煨为末,每服一钱,水一盏,煎七分,空心服。〈博济方〉
衄血不止,赤芍药为末,水服二钱匕。〈事林广记〉崩中下血,小腹痛甚者,芍药一两炒,黄色柏叶六两微炒,每服二两,水一升,煎六合,入酒五合,再煎七合。空心分为两服,亦可为末酒服二钱。〈圣惠方〉
经水不止,白芍药、香附子、熟艾叶各一钱,半水煎服之。〈熊氏补遗〉
血崩带下,赤芍药、香附子等分为末,每服二钱,盐一捻,水一盏,煎七分温服。日二服,十服见效,名如神散。〈良方〉
赤白带下,年深月久不瘥者,取白芍药三两,并乾姜半两,剉熬令黄,捣末,空心水饮服二钱匕。再服广济方,只用芍药炒黑研末酒服之。〈贞元广利方〉
金疮血出,白芍药一两,熬黄为末,酒或米饮服二钱。渐加之,仍以末傅疮上,即止。良验。〈广利方〉
痘疮胀痛,白芍药为末,酒服半钱匕。〈痘疹方〉
木舌肿满塞口杀人,红芍药、甘草煎水热漱。〈圣济总录〉鱼骨哽咽,白芍药嚼细咽汁。〈事林广记〉
衄血咯血,白芍药一两,犀角末二钱,半为末,新水服一钱匕,血止为限。〈古今录验〉

王象晋《群芳谱》芍药

一名馀容,一名鋋,一名犁食,一名将离,一名婪尾春,一名黑牵夷。黄者有御衣黄,黄楼子,袁黄冠子,峡石黄冠子,鲍黄冠子,道妆成妒,鹅黄。红者有冠群芳,赛群芳,尽天工,点妆红、积娇红,醉西施,湖缬,黾池红、素妆残、浅妆匀、醉娇红、拟香英、妒娇红、缕金囊、怨春红、试浓妆、簇红丝、取次妆、效殷红、合欢芳、会三英、拟绣鞯。紫者有宝妆成、叠香英、蘸金香、宿妆殷、聚香丝。白者有杨花冠子、掬香琼、晓妆新、试梅妆、银含棱。分植芍药,大约三年,或二年一分,分花自八月至十二月。其津脉在根,可移栽,春月不宜。谚云春分分芍药,到老不开花。以其津脉发散在外也。栽向阳则根长枝荣,发生繁盛。相离约二三尺,一如栽牡丹法。不可太远太近,穴欲深,土欲肥,根欲直。将土锄虚,以壮河泥拌猪粪或牛羊粪栽,深尺馀尤妙。不可少屈其根梢,只以水注实,勿踏筑。覆以细土,高旧土痕一指。自惊蛰至清明,逐日浇水,则根深枝高,花开大而且久,不茂者亦茂矣。以鸡矢和土培花丛下,渥以黄酒,淡红者悉成深红。
修整春间,止留正蕊,去其小苞,则花肥大。新栽者,止留一二蕊。一二年后,得地气可留四五,然亦不可太多。开时扶以竹,则花不倾倒。有雨遮以箔,则耐久。花既落,亟剪其蒂,盘屈枝条,以线缚之。使不离散,则脉下归于根。冬间频浇大粪,明年花繁而色润,处暑前后,平土剪去,来年必茂,冬日宜护忌浇水。

《直省志书》历城县

《方产》:芍药花有数种,历人多善蓄之。

曹县

《物产》:芍药远自三代,见于诗书。近被牡丹夺席,可称蠖伏。昔人谓唐人重芍药,故名牡丹为木芍药,非也。芍药赏鉴已久,而牡丹刱出惊异之际,草率未定,姑取为欣赏,被以佳名,至于今。事久论定,而芍药不废者,留殿牡丹后尘耳。故有婪尾春之称焉。此花无甚新,出大约百馀种,根有赤白二种,入药。

登州府

《物产》:芍药,有赤白粉红三种。

莱阳县

《物产》:芍药。有红白淡红单双诸种。

昌邑县

《物产》:芍药花二种,有草芍药,有木芍药,有红白紫数种,亦有千叶、单叶之别。

汾西县

《土物》:芍药红白粉三色。

临晋县

《物产》:芍药有红白紫数色,千叶、单叶、楼子数种。

和顺县

《土产》:芍药山芍药开花微小,红白二色。

鄢陵县

《土产》:芍药不知盛自何时,其最佳者曰丹山双凤、金带、玉围、胭脂、点玉、金玉、交辉含嚬、娇盛夺翠、软枝白。

扬州府

《物产》:芍药扬州古以芍药擅名,宋有圃在禅智寺前。又有芍药厅,向子固有芍药坛。刘攽著谱花凡三十二种,以冠群芳为首。其后王观、孔武仲、艾丑各有谱观之谱,如攽而益以御衣黄等八种。武仲之种三十有二,丑之种二十有四,皆首御衣黄,绍熙广陵志种亦三十二,而首御爱红,其品具各谱,不可殚记。

石门县

《物产》:芍药有锦带围、白楼子、紫楼子、粉红楼子、杨妃吐舌。

芍药部艺文一《芍药花颂》晋·傅统妻

煜煜芍药,植此前庭。晨润甘露,昼晞阳灵。

《芍药谱序》宋·刘攽

天下名花,洛阳牡丹,广陵芍药为相侔埒。《禹贡》记扬州草木夭乔。圣人之言,然未见其为夭乔也。广陵芍药有自他方移来种之者,经岁则盛,至有十倍其初,而胜广陵所出远甚。地气所宜,信其为夭乎。然则医书本草所载,虽小物,方土所出,山川、原野气力不同。或相倍蓰,十百如此花矣,不可不察也。然芍药之盛,环广陵四十五里之间。为然外是则薄劣不及洛阳牡丹。由人力接种,故岁岁变更日新,而芍药自以种传,独得于天然,非剪剔、培壅、灌溉以时,亦不能全盛。又有风雨、寒暄、气节不齐,故其名花绝品有至十四五年得一见者,其开不能成,或变为他品,此天地尤物,不与凡品同。待其地利、人力、天时参并具美,然后一出意,其造物亦自珍惜之尔。芍药始开时,可留七八日,自广陵南至姑苏,北入射阳,东至通州海上,西止滁和州,数百里间,人人厌观矣。广陵至京师千五百里,骏马疾走可六七日至也。上不以耳目之玩,勤远人,而富商大贾逐利纤啬不顾,又无好事有力者招致之。故芍药不得至京师,而洛阳牡丹独擅其名。其移根北方者,六年以往。则不及初年,自是岁加劣矣。故北方之见芍药者,皆其下者也。然种芍药为生者,犹得厚价重利云。熙宁六年,攽罢海陵,至广陵,正四月花时,会友傅钦之孙莘老,偕行相与,历览人家园圃及佛舍所种凡三万馀株,芍药嫩好及,虽好而不至者尽具矣。扶风马玿,府大尹给事公子也。博物好奇,为余道芍药本末。及取广陵人所第名品示余。余按唐氏藩镇之盛,扬州号为第一。万商千贾珍货之所丛集,百氏小说尚多记之,而莫有言芍药之美者,非天地生物无闻于古,而特隆于今也。殆时所好尚不齐,而古人未必能知正色尔。白乐天诗言,牡丹取丛大花繁者,为佳此最洛人所卑下者。古人之不知芍药,何疑然。当时无记录,故后世莫知其详。今此复无传说,使后胜今,犹不足恨。或人情好尚更变,骎骎日久,则名花奇品遂将泯默,无传来者,莫知有此。不亦惜哉。故因次序为谱,三十一种皆使画工图写,而示未尝见者,使知之。其尝见者固以吾言为信矣。

《芍药谱序》孔武仲

扬州芍药名于天下,与洛阳牡丹俱贵于时。四方之人尽皆赍携金帛,市种以归者多矣。吾见其一岁而小变,三岁而大变,卒与常花无异。由此芍药之美,益专推于扬州焉。大抵粗者先开,佳者后发,高至尺馀,广至盈手。其色以黄为最贵,所谓绯红千叶乃其下者。郑诗引芍药,以明土风说者曰:香草也。司马长卿《子虚赋》曰:芍药之和具,而后御之说者曰:芍药主和五脏,又辟毒气也。谢省中诗曰:红药当阶翻说者曰,草色红者也。其义皆与今所谓芍药者合。俱未有专言扬州者,唐之诗人最以摹写风物自喜,如卢仝、杜牧、张祜之徒皆居扬日久,亦未有一语及之,是花品未有若今日之盛也。余官于扬,学讲习之暇,常裁而定之。盖可纪者三十有三种,乃具列其名,从而释之。

《题杨谨仲芍药诗后》周必大

淳熙甲午,会同年杨谨仲、周孟觉赏芍药,尝樱桃。谨仲有诗,予次韵。今二十有三年,彭君仲识携谨仲帖相过,且索旧诗,为之怅然。此花最盛于太和,而以红都胜黄楼子为冠,如牡丹之姚魏也。黄楼或得之都胜者,邑中一二家有种,惜不与人。去年余答乡贡进士陈恂二小诗云,芍药名先记郑风,那因加木辨雌雄。姚黄后出今王矣,合把黄楼列上公。六一先生旧帅扬,分宁太史尹西昌只缘未识红都胜,如杜诗中缺海棠。盖许元寄欧阳公诗云,芍药琼花应有恨,维扬新什独无名。公答云偶不题诗便怨人,山谷宰太和时篇。咏甚多,亦未尝及此花。今谨仲云花出语,与古事相类,并录恶语于后。

《芍药诗序》元·岳瑜

至正庚子孟夏,黄鹤山人岳瑜与相台翟君文中自吴城拿舟至海虞,复过昆山,访顾君仲瑛草堂。值春晖,楼前芍药盛开。仲瑛重置酒楼上。是日,雷雨新霁,风日淡荡,赵善长折金带围一朵插瓶中,及以红白花擎绕攒簇,朱伯盛督行酒,同集者七人。天基道士于方外,暨伯盛、善长先醉,仲瑛谓人事惟艰,天时自适,友朋盍簪,宁无一语以纪其行乐乎。遂以红药当阶翻一句分韵,赋诗者,文中、仲瑛、子英,并瑜得药字,诗成为序,其首实四月十一日也。

《琼芽赋》〈并序〉陈旅

滦阳之野多芍药,人掇其芽,以为蔬茹,雄武邢遵道始治之,以代茗饮。清腴甘芳,能辅气导血,非茗饮所能及也。至治中,有旨命如法以进,天子饮而嘉之,于是乎有琼芽之名。夫芍药之为物,以花艳取,重于流俗。至用为药饵,为烹胹之滋,皆不以尽芍药之妙。自著本草以来,至今世始得因遵道以所蕴者见知天子,何其遇之晚也。余惟物之不遇于世者多矣。固有一无所遇而竟已者,而不欲以他技自衒,至晚始一遇者,亦可悲也。余年四十又一,始为国子助教。天历二年,夏扈从至上京,因过邢生饮琼芽,而生徵,予赋其辞曰:

翳神皋之瀰迤兮,余尝策马而孤征。朱光熇阴雨复旸兮,琼芽怒抽浸满乎郊坰,彼妇子之踵踵兮,持顷筐以取盈,盖腌之以为菹兮,复芼之以为羹友。野茹以杂进兮,至溷辱于腐腥。既不得吐曾华以当春兮,又不为雅剂以上下乎。参苓懿邢生之嗜奇兮,颛与世而相违。户腰艾其总总兮,则纫兰以佩之。闵灵苗之纯嫩兮,曾不得鬯其所施。乃登广原,涉芳澨,披翳卉,撷珍栽。盛以文竹之筥,屑以绿石之硙。瀹之以槛泉,燥之以火。遂广延绀霜逊其色,丹丘宝露愧其液。诸柘巴且甘,斯埒也。留夷轩于芬,斯夺也。乃若溽霤既收,凉吹初作,鸾旂罢猎,张宴广漠。舞鱼龙于钧天,厌牛羊于珠泽。亟命进乎琼芽,俾得联于玉食。当是时也,金沙紫笋,龙安骑火乳窟,仙掌蒙顶,麦颗皆于邑,以无色甘退,列于下佐。夫何一幽人兮,揽孤芳以徘徊,抚年岁之既晏兮,恐繁霜其崔嵬。念宠荣之所在兮,竞膏车以先驰。或以近而易与兮,或以远而不见推,或握瑜以来毁兮,或群荐而非瑰,以媚世者之诚可耻兮,则宁抱吾素而委蛇。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芍药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