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菉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七卷目录

 莎部汇考
  莎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都人士〉
  尔雅〈释草〉
  大戴礼记〈夏小正〉
  毛诗陆疏广要〈南山有台〉
  陆佃埤雅〈台〉
  罗愿尔雅翼〈台 莎〉
  本草纲目〈莎草香附子〉
 莎部艺文一
  庭莎赋         唐萧颖士
  庭莎记          宋晏殊
 莎部艺文二〈诗〉
  移莎          唐唐彦谦
  庭莎           僧齐己
  庭莎           宋宋白
 莎部选句
 莎部纪事
 莎部杂录
 菉部汇考
  菉图
  诗经〈卫风淇澳 小雅采绿〉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绿竹猗猗〉
  罗愿尔雅翼〈菉〉
  本草纲目〈荩草〉
 菉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七卷

莎部汇考

《释名》
《诗经》     夫须《尔雅》
《尔雅》     莎《尔雅》
《尔雅》实名〉   地毛《博雅》
雀头香〈唐本草〉  香附子
草附子《图经》   水香棱《图经》
水巴戟《图经》   水莎《图经》
莎结《图经》    雷公头〈俗名〉
抱灵居士《记事珠》 三棱草〈苏颂〉
目萃哆《金光明经》 水三棱〈李时珍〉
水巴戟〈李时珍〉  续根草
地藾根
莎草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南山有台。
〈疏〉《释草》云:台,一名夫须。陆玑疏云:旧说夫须,莎草也,可为蓑笠。都人士云台笠缁撮。传云台所以禦雨是也。〈大全〉《本草》曰:其实名香附子。

都人士

彼都人士,台笠缁撮。
〈笺〉台,夫须也。都人之士以台皮为笠。

《尔雅》释草

台夫须
〈注〉郑笺诗云:台可以为禦雨笠。〈疏〉舍人云:台,一名夫须。诗《小雅》云:南山有台。陆玑云:旧说夫须,莎草也。可以为蓑笠。都人士云台笠缁撮是也。按:笺者,传注之别名也,以《诗》先有毛公作传,郑元释其未备者,《字林》云笺者,表也,识也。郑以毛学审备,遵畅厥旨,所以表明毛意,记识其事,故特称笺也。都人
士笺云:都人之士以台皮为笠。此引其意,非全文也。

薃侯莎,其实媞。
〈注〉《夏小正》曰:薃也者,莎;媞者其实。〈疏〉薃即莎别名,侯维也,犹语、辞也。其实别名媞。注:《夏小正》者,大戴礼之篇名本。夏后氏者,十二月之候也。汉九江太守戴德记之,谓之《大戴礼记》,其《正月》云媞薃。薃也者,莎也;媞也者,其实也。先言媞而后言薃,何也。媞先见者也。何以谓之小正。以著名也。案:《广雅》云地毛莎也,是即莎也,故云莎

《大戴礼记》夏小正

正月缇缟。缟也者,莎随也;缇也者,其实也。先言缇而后言缟者,何也。缇先见者也。何以谓之小正。以著名也。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南山有台

台,夫须。旧说夫须,莎草也,可为蓑笠。都人士云台笠缁撮,或云台草有皮,坚细滑致,可为簦笠,以禦雨是也。南山多有。
《尔雅》云台,夫须,郭景纯曰:郑笺云台可以为禦雨笠;舍人云台,一名夫须,《诗小雅》云:南山有台,都人士云台笠缁撮;笺云都人之士以台皮为笠也;郑渔仲云:台即云台菜,旧说以为莎草;《埤雅》台,夫须,夫须,莎草也,可以为笠,亦可以为蓑,疏而无温故,莎从沙,与内司服所谓同沙同意;《尔雅翼》台者,莎草,可为衣,以禦雨,今人谓之蓑衣。毛氏云台所以禦暑,笠所以禦雨;笺云台,夫须也,以台皮为笠。毛氏知台笠为二物,但独言笠禦雨,未当;郑氏则言台皮为笠,则蓑但可为衣,不可为笠,明矣。台,一名曰夫须,盖匹夫所须。《纂文》曰:台,一名山莎,《本草》香附子即莎草。根生田野,二月、八月采。《图经》云:香附子交州者大如枣,近道者如杏仁。苗茎叶都似三棱根,若附子,周匝多毛。今近道生者苗叶如薤而瘦,根如箸头大。

《陆佃埤雅》

台,夫须。夫须,莎草也,可以为笠,又可以为蓑。疏而无温故。莎从沙,与内司服所谓沙同意。《诗》曰:台笠缁撮,又曰南山有台,北山有莱。南山有桑,北山有杨。南山有杞,北山有李。南山有栲,北山有杻。山,君象也。南以象明,北以象暗。君盖太平之君子,至诚乐与贤者,共之是为与贤之道,而己未有以得之也。未有以得之,则道合则服从,不合则去矣。惟其子孙虽有昏乱,而先君之旧臣不忍去之,以自献于先王者,此得贤之道也,故此言南山又言北山。莱可食,桑可衣,台可覆,杨可载,贤者之类也。台、莱、草也,其生也在物下,其成也在物先,有基之象,故曰:乐只君子,邦家之基。养草以致木,养小以致大,至有郁彼之杨,沃若之桑,以贲乎山则有光之象,故曰:乐只君子,邦家之光。基,所以安也,光所以荣也。孟子曰:尧以不得舜为己忧,舜以不得禹,皋陶为己忧,此言其大者也。小不遗台、莱,大不弃桑杨。若杞李者,犹在所收,此言其悉者也。桑杨之于山,虽大而不能高,虽坚而不能久,得贤之盛若栲杻、枸楰,高大以不朽,成乎山则至矣。故于南山曰有杞有栲,北山曰有李有杻也。李可果,杞可茹,有养之道,故曰民之父母。杻可为弓干,栲可为车辐,有久之道,故曰遐不眉寿,且台可覆桑,可衣,以象庇下之臣;杞可茹,以象养下之臣;栲可以为车辐,以象任重之臣,故言之于南山,此明君所赖以治者也。莱可食,舟可载,以象济难之臣;李可果,以象治宾客之臣;杻可为弓干,以象治军旅之臣,故言之于北山,此暗君所赖以存者也。孔子曰:卫灵公之无道,仲叔圉治宾客,祝鮀治宗庙,王孙贾治军旅,奚其丧此。北山,有莱、有杨、有李之意也。德音不已,言有继也;德音是茂,言有承也,保艾尔。后又言燕及子孙,称其寿之如其上,犹以为未足也;更以言其德,称其今之如其上,犹以为未足也;更以言其后,夫寿考之福,算至于无期,境至于无疆者,又非特颂愿之而已。盖古者,有道之贤,省事以清君之心,备物以适君之体。心清则生净,体适则生乐,此君之所以寿也。故初曰万寿无期,次曰万寿无疆。君之遇其臣也,何独不然。言听谏从,膏泽下于民,使其优为之不迫于祸患者,此近寿之道也。故始曰遐不眉寿,终曰遐不黄耇。

《罗愿·尔雅翼》

台者,沙草,可为衣,以禦雨,今人谓之蓑衣。诗雅言得贤,为邦家立太平之基。凡言八物,以台为首。盖禦雨之具,虽至微,然非平日预知,其所在,蓄以待;乏则一旦欲用,索之而不得,故特宜先备,亦犹贤者之不可不预蓄也。越王句践栖于会稽之上,求谋士退吴者。大夫种进对曰:臣闻贾人夏则资皮,冬则资絺,旱则资车,水则资舟,以待乏也。夫虽无四方之忧,然谋臣与爪牙之士不可不养而择也。譬如蓑笠,时雨既至必求之。今君王既栖于会稽之上,然后乃求谋臣,无乃后乎。是古者蓄蓑笠以备患,比之,贤者之待难矣。台盖贱者所服,都人士述衣服之制盖此。《诗》所述皆俭,狐裘黄黄,黄狐不足贵,台笠缁撮,台笠止雨、缁撮通贵贱,始冠之服。充耳琇实,琇虽美而石垂带,而厉带长而已伤,今人之不遵。《郊特牲》曰:黄衣黄冠而祭息,田夫也;野夫,黄冠黄冠草服也。狐裘黄衣以裼之,黄黄谓此大罗氏。天子之掌鸟兽者也,诸侯贡属焉草笠,而至尊野服也。台笠谓此蜡礼,自伊耆氏始,盖已久矣。然犹存其衣服之,制谨而不敢变,可谓衣服不贰,从容有常矣。此所以伤不复见古之人也。毛氏云:台所以禦暑,笠所以禦雨。笺云台,夫须也,以台皮为笠。毛氏知台笠为二物,但独言笠禦雨,未当。郑氏则言台皮为笠,夫台但可以为衣,不可为笠。古称台笠、蓑笠,自谓台与笠尔,不必以台笠、缁撮之语必欲合为一物也。越语所谓蓑笠,已见上文,又《齐语》曰:今夫农时雨既至,脱衣就功。首戴茅蒲,身衣袯襫。韦昭曰:茅蒲,簦笠也。茅或作萌。萌,竹萌之皮,所以为笠则笠不用台,为可知。又曰:袯襫蓑薜,衣也。则袯襫以莎草为之,今人作笠亦多,编笋皮及箬叶为之,其台为衣编之,若甲毵毵而垂,故雨顺注而下。然或藉而卧,则不能隔雨。《山海经》曰:三危之山有兽,其豪如被蓑。郭氏云:蓑,被雨草衣,则莎但可为衣,不可为笠,明矣。台,一名曰夫须,盖匹夫所须。

莎,茎叶都似三棱,根若附子,周而多毛。大者如枣,近道者如杏仁,俗谓之香附子,一名雀头香,合和香用之。《招隐》云:青莎杂树兮,薠草靃靡。《说文》以为青薠似莎者,然则薠与莎相似,但以大小为异尔。陶隐居以为古人诗多用之,而无识者。河中府有绿莎厅。《晏元献公庭莎记》曰:是草耐水旱,乐延蔓,虽拔心陨,叶弗之绝也。

《本草纲目》莎草香附子

李时珍曰:《别录》止云莎草,不言用苗、用根。后世皆用其根,名香附子,而不知莎草之名也。其草可为笠及雨衣,疏而不沾,故字从草从沙,亦作蓑字,因其为衣垂緌如孝子衰衣之状,故又从衰也。《尔雅》云:薃侯莎,其实媞是也,又云台,夫须也。台乃笠名,贱夫所须也。其根相附连,续而生,可以合香,或谓之香附子。上古谓之雀头香,按:《江表传》云:魏文帝遣使于吴,求雀头香,即此。其叶似三棱及巴戟,而生下湿地,故有水三棱、水巴戟之名,俗人呼为雷公头。《金光明经》谓之目萃,《哆记事珠》谓之抱灵居士。
集解

《别录》曰:莎草生田野,二月、八月采。
陶弘景曰:方药不复用,古人为诗多用之,而无识者。乃有鼠莎疗体,异此。
苏恭曰:此草根名香附子,一名雀头香,所在有之,茎叶都似三,棱合和香用之。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苗叶似薤而瘦,根如著头大。谨按:唐元宗天宝单方图载水香棱,功状与此相类。云水香棱,原生博平郡池泽中,苗名香棱,根名莎结,亦名草附子。河南及淮南下湿地即有,名水莎,陇西谓之地藾根,蜀郡名续根草,亦名水巴戟,今涪都最饶,名三棱草。用茎作鞋履,所在皆有,采苗及花与根,疗病。
寇宗奭曰:香附子今人多用,虽生于莎草根,然根上或有或无有薄皲皮,紫黑色,非多毛也。刮去皮则色白,若便以根为之,则误矣。
李时珍曰:莎叶如老韭叶而硬,光泽,有剑脊棱。五六月中抽一茎三棱,中空,茎端复出数叶;开青花,成穗如黍,中有细子;其根有须须,下结子一二枚。转相延生,子上有细黑毛,大者如羊枣而两头尖。采得,燎去毛,暴乾,货之。此乃近时日用要药,而陶氏不识,诸注亦略,乃知古今药物兴废,不同如此。则《本草》诸药亦不可以今之不识便废弃不收,安知异时不为要药,如香附者乎。
根修治

雷敩曰:凡采得阴乾,于石臼中捣之,切忌铁器。李时珍曰:凡采得,连本暴乾,以火燎去毛及苗。用时以水洗净,石上磨去皮,用童子小便浸透,洗晒,捣用或生或炒或以酒醋盐水浸,诸法各从本方,详见于下文。稻草煮之,味不苦。
气味

甘,微寒,无毒。
寇宗奭曰苦。苏颂曰:天宝单方云辛,微寒,无毒,性涩。
张元素曰:甘苦,微寒,气厚于味。阳中之阴、血中之气药也。
李时珍曰:辛,微苦,甘平,足厥阴手,少阳药也。能兼行十二经,八脉气分,得童子小便、醋芎、藭苍朮良。
主治

《别录》曰:除胸中热,充皮毛,久服令人益气,长须眉。苏颂曰:治心腹中客热、膀胱閒、连胁下气妨、常日忧愁不乐、心忪少气。
李杲曰:治一切气、霍乱、吐泻腹痛、肾气、膀胱冷气。李时珍曰:散时气、寒疫;利三焦;解六郁;消饮食积聚,痰饮痞满,胕肿、腹胀、脚气;止心腹、肢体、头目、齿耳诸痛,痈疽疮疡,吐血下血,尿血,妇人崩漏带下,月候不调,胎前、产后百病。
苗及花主治

《天宝单方图》曰:丈夫心肺中虚风及客热,膀胱连胁下时有气妨、皮肤瘙痒、瘾𤺋、饮食不多、日渐瘦损、常有忧愁、心忪少气等證,并收苗花二十馀斤,剉细,以水二石五斗,煮一石五斗,斛中浸浴,令汗出。五六度,其瘙痒即止。四时常用,瘾疹风永除。
李时珍曰:煎饮散气郁,利胸膈,降痰热。
发明

王好古曰:香附治膀胱、两胁气妨、心忪少气,是能益气,乃血中之气药也。《本草》不言治崩漏,而方中用治崩漏,是能益气而止血也,又能逐去瘀血,是推陈也。正如巴豆治大便不通,而又止泄泻,同意。又云香附阳中之阴、血中之气药,凡气郁,血气必用之,炒黑能止血,治崩漏,此妇人之仙药也,多服亦能走气。朱震亨曰:香附须用童子小便浸过,能总解诸郁,凡血气,必用之药。引至气分而生血,此正阴生、阳长之义。《本草》不言补,而方家言于老人有益,意有存焉,盖于行中有补理。天之所以为天者,健而有常也。健运不息,所以生生无穷,即此理耳。今印香中亦用之。李时珍曰:香附之气平而不寒,香而能窜。其味多辛能散,微苦能降,微甘能和,乃足厥阴、肝手少,阳、三焦气分主药,而兼通十二经。气分生则上行胸膈,外达皮肤;热则下走肝肾,外彻腰足。炒黑则止血,得童溲浸炒则入血,分而补虚;盐水浸炒则入血,分而润燥;青盐炒则补肾气,酒浸炒则行经络,醋浸炒则消积聚,姜汁炒则化痰饮。得参朮则补气;得归苓则补血;得木香则流滞、和中;得檀香则理气、醒脾;得沉香则升降诸气;得芎藭、苍朮则总解诸郁;得卮子、黄连则能降火热;得伏神则交济心肾;得茴香、破故纸则引气归元;得厚朴、半夏则决壅消胀;得紫苏、葱白则解散邪气;得三棱、莪茂则消磨积块;得艾叶则治血气,暖子宫,乃气病之总司,女科之主帅也。飞霞子韩𢘅云:香附能推陈致新,故诸书皆云益气。而俗有耗气之说,宜于女人,不宜于男子者,非矣。盖妇人以血用事,气行则无疾,老人精枯血闭,惟气是资,小儿气日充则形乃日固。大凡病则气滞而馁,故香附于气分为君药,世所罕知。臣以参耆佐以甘草,治虚怯甚速也。𢘅游方外时悬壶轻赍,治百病。黄鹤丹治妇人,青囊丸随宜用。引辄有小效,人索不已,用者当思法外,意可也。黄鹤丹乃铢衣翁在黄鹤楼所授之方,故名。其方用香附一斤,黄连半斤,洗晒为末,水糊丸,梧子大。假如外感,葱姜汤下;内伤,米饮下;气病,香汤下;血病,酒下;痰病,姜汤下;火病,白汤下;馀可类推。青囊丸乃邵应节真人祷母病,感方士所授者。方用香附略炒一斤,乌药、略炮五两三钱,为末,水醋煮,面糊为丸。随證用引,如头痛,茶下;痰气,姜汤下;多用酒下为妙。
附方

服食法:苏颂曰:唐元宗《天宝单方图》云:水香棱根名莎结,亦名草附子,说已见前。其味辛,微寒,无毒。凡丈夫心中客热、膀胱閒连胁下气妨、常日忧愁不乐、心忪少气者,取根二大升,捣熬令香,以生绢袋盛,贮于三大斗无灰清酒中,浸之三月,后浸一日,即堪服。十月后浸七日,近暖处乃佳。每空腹温饮一盏,日夜三四次,常令酒气相续以知为度。若不饮酒,即取根十两加桂心五两、芜荑三两、和捣为散,以蜜和为丸,捣一千杵,丸如梧子大。每空腹,酒及姜蜜汤饮汁等,下二十丸,日再服,渐加至三十丸,以瘥为度。
交感丸:凡人中年,精耗神衰,盖由心血少,火不下降、肾气惫、水不上升,致心肾隔绝,营卫不和,上则多惊,中则塞痞,饮食不下;下则虚冷、遗精。愚医徒知峻补下田,非惟不能,生水滋阴而反见衰悴,但服此方,半年屏去一切暖药,绝嗜欲,然后习秘固溯流之术,其效不可殚述。俞通奉,年五十一,遇铁瓮城申先生授此,服之,老犹如少年,至八十五而终也。因普示群生,同登寿域。香附子一斤,新水浸一宿,石上擦去毛,炒黄伏、神去皮木四两,为末,炼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侵早细嚼,以降气,汤下降气。汤用香附子如上法,半两伏神,二两炙甘草,一两半为末,点沸,汤服前药。〈瑞竹堂经验方〉
一品丸:治气热上攻、头目昏眩,及治偏正头风大。香附子去皮,水煮一时,捣晒焙碾为末,炼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水一盏,煎八分服。女人,醋汤煎之。〈奇效良方〉升降诸气,治一切气病、痞胀、喘哕噫酸、烦闷虚痛。走注常服,开胃消痰,散壅思食,蚤行山行尤宜服之,去邪辟瘴:香附子炒四百两,沉香十八两,缩砂仁四十八两,炙甘草一百二十两,为末。每服一钱,入盐少许,白汤点服。〈和剂局方〉
一切气疾、心腹胀满、噎塞、噫气、吞酸、痰逆呕恶,及宿酒不解:香附子一斤,缩砂仁八两,甘草炙四两,为末。每白汤,入盐点服。为粗末煎服亦可,名快气汤。〈和剂局方〉调中快气、心腹刺痛,小乌沉汤:香附子擦去毛,焙二十两,乌药十两,甘草炒一两,为末。每服二钱,盐汤随时点服。〈和剂局方〉
心脾气痛,白飞霞方,外奇方。云凡人胸膛软处,一点痛者,多因气及寒起,或致终身,或子母相传,俗名心气痛,非也,乃胃脘有滞耳,惟此独步散,治之甚妙。香附米醋浸略,炒为末,高良姜酒洗七次,略炒为末,俱各封收。因寒者,姜二钱,附一钱。因气者,附二钱,姜一钱。因气与寒者,各等分,和匀,以热米汤,入姜汁一匙,盐一捻,调下,立止。不过七八次,除根。《王璆百一方》云:内翰吴幵夫人心痛欲死,服此即愈。《类编》云:梁混心脾痛,数年不愈,供事秽迹,佛梦传此方,一服而愈,因名神授一匕散。
心腹诸痛。艾附丸治男女心气痛、腹痛、小腹痛、血气痛不可忍者,香附子二两,蕲艾叶半两,以醋汤同煮熟,去艾,炒为末,米醋糊丸,梧子大。每白汤服五十丸。〈集简方〉
停痰宿饮、风气上攻、胸膈不利:香附皂荚、水浸、半夏各一两,白矾末半两,姜汁面糊丸,梧子大。每服三四十丸,姜汤随时下。〈仁存方〉
元脏腹冷及开胃:香附子炒为末,每用二钱,姜盐同煎服。〈普济方〉
酒肿虚肿:香附子去毛,米醋煮乾,焙研为末,米醋糊丸,服久之,败水、从小便出,神效。〈经验方〉
气虚浮肿:香附子一斤,童子小便浸三日,焙为末,糊丸。每米饮下四五十丸,日二。〈丹溪心法〉
老小痃癖、往来疼痛:香附、南星等分为末,姜汁糊丸,梧子大,每姜汤下二三十丸。〈圣惠方〉
㿗疝胀痛及小肠气:香附末二钱,以海藻一钱煎酒。空心调下,并食海藻。〈集简方〉
腰痛揩牙:香附子五两,生姜二两,取自然汁,浸一宿,炒黄为末,入青盐二钱,擦牙数次,其痛即止。〈乾坤生意〉血气刺痛:香附子炒一两,荔枝核、烧存性五钱为末,每服二钱,米饮调下。〈妇人良方〉
女人诸病:瑞竹堂方四制、香附丸,治妇人女子经候不调兼诸病,大香附子擦去毛,一斤分作四分,四两醇酒浸,四两醇醋浸,四两盐水浸,四两童子小便浸,春三秋五夏一冬七日,淘洗净,晒乾捣烂,微焙为末。醋煮面糊丸,梧子大,每酒下七十丸,瘦人加泽兰赤茯苓末二两,气虚加四君子料,血虚加四物料。法生堂方:煮附济阴丸,治妇人月经不调,久成症积,一切风气:用香附子,一斤分作四分,以童溲盐水酒醋各浸三日,艾叶一斤,将水浸过,醋糊和作饼,晒乾;晚蚕砂半斤,炒莪茂四两,酒浸;当归四两,酒浸;各焙为末,醋糊丸,梧子大。每服七十丸,米饮下,日二。醋附丸:治妇人室女一切经候不调,血气刺痛,腹胁膨胀,心怔乏力、面色痿黄、头运恶心、崩漏带下、便血、症瘕积聚,及妇人数堕胎,由气不升降,服此尤妙。香附子米醋浸半日,砂锅煮乾,捣焙石臼为末,醋糊为丸,醋汤下。澹寮方艾附丸,治同上。香附子一斤,熟艾四两,醋煮,当归酒浸二两,为末,如上丸,服。
妇人气盛血衰,变生诸證:头运腹满皆宜,抑气散、主之。香附子四两,炒茯苓、甘草炙各一两,橘红二两,为末。每服二钱,沸汤下。〈济生方〉
下血、血崩、血如山崩,或五色漏带并宜。常服,滋血调气,乃妇人之仙药也。香附子去毛,炒焦、为末,极热酒,服二钱,立愈。昏迷甚者,三钱,米饮下亦可。加棕灰。〈许学士本事方〉
赤白带下及血崩不止:香附子、赤芍药等分,为末,盐一捻,水二盏,煎一盏,食前温服。〈圣惠方〉
安胎顺气,铁罩散:香附子炒为末,浓煎,紫苏汤,服一二钱一,加砂仁。〈中藏经〉
妊娠恶阻、胎气不安、气不升降、呕吐酸水、起坐不便、饮食不进,二香散。用香附子一两,藿香叶、甘草各二钱,为末。每服二钱,沸汤入盐调下。〈圣惠方〉
临产顺胎:九月十月服此永无惊恐,福胎饮。用香附子四两,缩砂仁炒三两,甘草炙一两,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朱氏集验方〉产后狂言、血运、烦渴不止:生姜,附子去毛,为末。每服二钱,姜枣,水煎服。〈同上〉
气郁吐血、丹溪:用童子小便调香附末,二钱服。澹寮方,治吐血不止。莎草根一两,白茯苓半两,为末。每服二钱,陈粟米饮下。
肺破喀血:香附末一钱,米饮下,日二服。〈百一选方〉小便尿血:香附子、新地榆等分,各煎汤。先服香附汤,三五呷后服地榆汤。至尽未效,再服。〈指迷方〉
小便血淋,痛不可忍:香附子、陈皮、赤茯苓等分,水煎服。〈十便良方〉
诸般下血:香附,童子小便浸一日,捣碎,米醋拌焙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直指方:用香附以醋酒各半煮熟,焙碾为末,黄秫米糊丸,梧子大。每服四十丸,米饮下,日二服。戴原礼云:只以香附子末二钱,入百草霜、麝香各少许,同服,效尤速也。
老小脱肛:香附子、荆芥穗等分为末。每服一匙,水一大碗煎,十数沸,淋洗。〈三因方〉偏正头风:香附子炒一斤,乌头炒一两,甘草二两,为末,炼蜜丸,弹子大。每服一丸,葱茶嚼下。〈本事方〉气郁头痛,澹寮方。用香附子炒四两,川芎藭二两,为末。每服二钱,腊茶清调下。常服除根,明目。华陀《中藏经》加甘草一两,石膏二钱半。
头风、睛痛:方同妊娠恶阻。
女人头痛:香附子末,茶服三钱,日三五服。〈经验良方〉肝虚、睛痛、冷泪、羞明,补肝散。用香附子一两,夏枯草半两,为末。每服一钱,茶清下。〈简易方〉
耳卒聋闭:香附子瓦炒研末,萝卜子煎汤,早夜各服二钱,忌铁器。〈卫生易简方〉
聤耳出汁:香附末以绵杖送入。蔡邦度知府常用,有效。〈经验良方〉
诸般牙痛:香附、艾叶煎汤,漱之,仍以香附末擦之,去涎。〈普济方〉
牢牙去风,益气乌髭,治牙疼牙宣,乃铁瓮先生妙方也。香附子、炒存性三两,青盐、生姜各半两,为末。日擦。〈济生方〉
消渴,累年不愈:莎草根一两,白茯苓半两,为末。每陈粟米饮,服三钱,日二。
痈疽疮疡。曾孚先云:凡痈疽疮疡,皆因气滞血凝而致。宜服诸香药,引气通血。常器之云:凡气血,闻香即行,闻臭即逆。疮疡皆由气涩而血聚,最忌臭秽不洁,触之毒,必引蔓。陈正节公云:大凡疽疾多因怒气而得,但服香附子,药进食,宽气大,有效也。独胜散用香附子去毛,以生姜汁淹一宿,焙乾碾为末。无时以白汤服二钱。如疮初作,以此代茶。疮溃后亦宜服之,或只以局方小乌沉汤,少用甘草,愈后服至半年,尤妙。〈陈自明外科精要〉
蜈蚣咬伤:嚼香附涂之,立效。〈袖珍方〉
莎部艺文一《庭莎赋》〈并序〉     唐萧颖士
天宝十载,予以史臣推择,待诏阙下。僻直多忤,连岁不偶,未选。叙求参河南府军事,府尹裴公以予浮名,枉顾遇焉。而尹之外姻或绾纪纲之局,怙势矜权,求府僚降礼于己。予清慎自守,不能附会,爰逝我陈,嫌怨遂搆。又同官多贵,游右戚酒食之会。丝竹之娱,无閒旬朔。予人质鄙,野雅不之好,常愿鸥鸟,为俦江海自处。往岁久游剡中,将遂终焉,朝旨迫召,故不获展,著《白鹇赋》以寄斯意,至是郁悒弥用增想。厅阶之下蹊有莎草,故参军宋之问徙于伊川而植焉。结根五纪,绵羃庭际。广累万步高树十馀,閒以杂果阴蔽其上。俗吏往来,必陵践之。叹其禀山野之姿,而托非其所以就窘迫,因而赋曰。

厌公门之窘束,玩纤草于兹亭。奚卑弱之斯极,岂雨露之愆灵。尚含和以顺时,随春夏之凄清。轩房洞启,广阶修直。槐杨蔽亏,桃李对植。横层阴之冥密,缀繁英之翕赩。既高低以异姿,亦浓淡而殊色。胥徒牒诉杂沓乎。其侧,游尘浮烟蒙翳而不息。虽萧飒以自得,亦喧卑而见逼。宜夫坐莽浪之野,带江湖之涘,托根山阿摇,颖绿水芊绵,靃靡连亘乎十数里。何推迁而遭会,缪产莳于庭隅。忧好尚之倾夺,见芟夷于难除,既无心于宠辱。又奚议于亲疏。承滴沥之甘润,蔽衣衿之曳娄。虽为幸于斯日,谅禀性之云殊。闻哲王之布泽,迨萧苇而沾铺。苟一类而失所,犹纳隍之在予。矧皇穹之播气,陶庶汇于灵枢。曷兹卉之攸托,惨终年而莫舒。吾将徵宰物之至理,聿归问于元虚者焉。

《庭莎记》宋·晏殊

介清思堂中宴亭之閒隙地,其纵十八步,其横,南八步,北十步,以人迹之罕践,有莎生焉。守护之卒皆疲癃者,芟薙之役劳于夏畦。盖是草耐水旱,乐延蔓,虽拔心陨叶,弗之绝也。予既悦草之蕃芜,而又悯卒之勤瘁,思唐人赋咏閒多有种莎之,说。且兹地宛在崇堞,车马不至,弦匏不设。柔木佳卉难于丰茂,非是草也,无所宜焉。于是傍西墉、画修径、布武之外,悉为莎场。分命驺人散取增殖。凡三日乃备。楥之以丹楯,溉之以甘井,光风四泛,纤尘不惊。嗟夫万汇之多,万情之广,大含元气,细入无閒,罔不禀和,罔不期适。因乘而晦用,其次区别而显仁,措置有规,生成有术。失之则斁,获之则康。兹一物也,从可知矣。乃今遂二性之域,去两伤之患,偃藉吟讽,无施不谐。然而人所好尚,世多同异。平津客馆,寻为马厩。东汉学舍,閒充园蔬。彼经济所先而污隆匪一,矧兹近玩。庸冀永年,是用刊辞琬珉庶。通贤君子,知所留意。傥与我同好,庶几不剪也。
莎部艺文二〈诗〉《移莎》唐彦谦
移从杜城曲,置在小斋东。正是高秋里,仍兼细雨中。结根方迸竹,疏荫说高桐。苒苒齐芳草,飘飘笑断蓬。片时留静者,一夜响鸣蛩。野露通宵滴,溪烟尽日蒙。试才卑庾菘,求味笑周菘。只此霜栽好,他时赠伯翁。

《庭莎》僧齐己

病起见庭莎,缘阶傍竹多。绕行犹未得,静听复如何。蟋蟀幽中响,蟪蛄深处歌。不缘田地窄,剩种任婆娑。
《庭莎》宋白
何事牵忧思,空庭对野莎。青青冲野步,落日拄筇过。色与莓苔近,阴藏蟋蟀多。閒思旧山下,萧飒遍烟萝。

莎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薛莎青蘋。
马融《广成颂》:树以蒲柳,被以绿莎。
梁陆倕赋:杂青莎之靃靡。
梁简文帝诗:回塘绕碧莎。
唐孟浩然诗:炎炎暑退予斋静,阶下丛莎有露光。李白诗:青莎白石长江边。
李贺诗:老莎如短镞。
张籍诗:新雨径莎肥。〈又〉闭门秋雨湿墙莎。
白居易诗:岸莎青靡靡。〈又〉青莎台上起书楼。
李咸用诗:莎城绿当山。
姚合诗:闭门常不出,惟觉长庭莎。〈又〉砌莎留宿露。许浑诗:城带晚莎绿。〈又〉自剪青莎织雨衣。
杜荀鹤诗:门径绿莎细接溪。
皮日休诗:破砌顽莎绿。
薛能诗:地湿莎青雨后天。
韦庄诗:庭莎绿不芟。
秦敏诗:老树雨阴浑脱叶,绿莎霜后半摧尖。
宋林逋诗:石莎无雨瘦。
张商英诗:细细烟莎遍烧痕。

莎部纪事

《江表传》:魏文帝遣使于吴,求雀头香。
《周书·豆卢宁传》:宁少骁果,有志气,身长八尺,美容仪,善骑射。尝与梁企定遇于平凉川,相与肄射。乃于百步悬莎草以射之,七发五中。定服其能,赠遗甚厚。《宋史·莎衣道人传》:道人,姓何氏,淮阳军胊山人。祖执礼,仕至朝议大夫。道人避乱渡江,尝举进士不中。绍兴末,来平江。一日,自外归,倏若狂者,身衣白襕,昼丐食于市,夜止天庆观。久之,衣益敝,以莎缉之。尝游妙严寺,临池见影,豁然大悟。无贵贱,问休咎,无不奇中。会有瘵者乞医,命持一草去,旬日而愈。众翕然传莎草可以愈疾,求而不得者,或遂不起,由是远近异之。

莎部杂录

《清异录》:香附子,湖湘人,谓之回头青。言就地划去,转首已青也。
《春明退朝录》:河中府有绿莎厅。
《楚辞芳草谱》:莎,茎叶都似三棱,和香用之。《招隐》云:青莎杂树兮,蘋草靃靡。

菉部汇考

《释名》
绿《诗经》     菉《尔雅》
王刍《尔雅》    䲭脚莎《尔雅注》鹿蓐《尔雅注》   荩草
黄草《吴普》    菉竹〈唐本草〉
菉蓐〈唐本草〉   䓞草《纲目》盭草〈北音〉

菉图


《诗经》卫风淇澳

瞻彼淇澳,绿竹猗猗。
〈传〉绿,王刍也。竹,萹竹也。〈疏〉《释草》云:菉,王刍。舍人曰:菉,一名王刍,某氏曰菉,鹿蓐也。又曰:竹,萹蓄。李巡曰:一物二名。郭璞曰:似小藜,赤茎节。好生道傍,可食。此作竹萹。竹字异音同。故孙炎某氏皆引此诗,明其同也。陆玑云:菉竹,一草名,其茎叶似竹,青绿色,高数尺。今淇澳傍生。此人谓此为菉竹,此说亦非也。《诗》有终朝采绿,则绿与竹别草。故传依《尔雅》以为王刍与萹竹,异也。〈朱注〉绿色也,淇上多竹,汉世犹然。

小雅采绿

终朝采绿,不盈一匊。
〈朱注〉绿,王刍也。〈大全〉《尔雅注》:菉,蓐也,今呼䲭脚莎。

《尔雅》释草

菉王刍
〈注〉菉,蓐也,今呼䲭脚莎。〈疏〉舍人云:菉,一名王刍。某氏云:菉,鹿蓐也。郭云:蓐也,今呼䲭脚莎。《诗卫风》云:瞻彼淇澳,绿竹猗猗是也。
《毛诗陆疏广要》卫风

绿竹猗猗

有草似竹,高五六尺,淇水侧人谓之绿竹也。绿竹,一草名。其茎叶似竹,青绿色,高数尺,今淇澳傍生。此人谓此为绿竹。淇、澳,二水名。
菉,《尔雅》云菉,王刍,郭云:菉,蓐也。今呼䲭脚莎。某氏云:鹿,蓐也。郑云:荩草,亦名菉蓐。本草唐注云:荩草,叶似竹而细薄,茎亦圆小,生平泽溪涧之侧。荆襄人鬻以染黄,色极鲜好,洗疮有效。《尔雅》所谓王刍,《尔雅翼》云。《说文》曰:菉,王刍也。引《诗》曰:绿竹猗猗,则绿与菉同。《本草》名荩草,俗亦呼淡竹叶,所谓终朝采绿,不盈一匊者。《上林赋》称香草云。掩以绿蕙,被以江蓠。张揖亦以绿为王刍,《卫风》引以为首,盖必嘉草也。而《离骚》云: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以三者,皆恶草,与《卫风》相反,诗骚所取,各有义耳。
竹,《尔雅》云:竹,萹蓄。郭注:似小藜,赤茎节,好生道傍,可食,又杀虫。李巡曰:一物二名也。孙炎、某氏引《诗卫风》云:绿竹猗猗。案:陶隐居《本草》注云:处处有,布地而生,节閒白华,叶细绿,人谓之萹竹,鬻汁与小儿饮,疗蛔虫。郑注:即萹竹也。《韩诗》:绿𦺇猗猗。𦺇,萹筑也。陆德明曰:𦺇,萹竹也。《石经》同。萹竹亦作扁竹。《蜀本草》云:叶如竹,茎有节细,如钗股,生下湿地。《图
经》云:春中布地生道旁,苗似瞿麦,叶细绿如竹,赤茎,如钗股,节閒花出甚细微,青黄色,根如蒿根。《尔雅翼》云:《九章》曰:揽大薄之芳𦶜兮,搴长洲之宿莽。惜吾不及古之上兮,吾谁与玩此芳草。解萹蓄与杂菜兮,备以为交佩。王逸曰:言已解析,萹蓄杂以香菜,合而佩之,修饰弥盛也。然萹蓄、杂菜,皆非芳草,逸义非是。盖言解去萹蓄与杂菜,而佩芳𦶜宿莽为交佩尔。然则竹又恶物,与《卫风》相反耶。又云萹蓄既似竹,则宜谓之竹尔。按:玑所说则又合绿与竹为一草,未知其审然。古今说者皆言淇水旁自生竹箭,故古人言伐竹淇。卫又曰:淇卫之箭如此多矣。盖淇水宜竹箭自古已然。然《说文》引诗作绿竹,《韩诗》作绿𦺇。菉既非色,而𦺇又非竹,不可合为绿色之竹箭,故柝而解之。云:菉,王刍;𦺇,萹筑也。然则淇澳自出竹箭,不妨兼有绿、竹二草耶。绿竹,朱传云:绿色也,淇上多竹,汉世犹然。所谓淇园之竹是也。《竹谱》云:淇园卫地,殷纣竹箭园也。《淮南子》曰:乌号之弓贯淇卫之箭。《毛诗》云绿竹猗猗是也。又云:植物之中有物曰竹,不刚不柔,非草非木,或茂沙水,或挺岩陆。又云:竹之别类,六十有一。又云:竹六十年一易根,辄结实而枯死,其实落地,复生,六年遂成疃。《埤雅》云:竹,物之有筋节者也,故苍史制字,筋节皆从竹。《尔雅》曰:东南之美者,有会稽之竹箭焉。今竹性亦喜东南,引生,故古之种法云:斸取东南,引根于园角西北种之。久之自当满园。语曰:西家种竹,东家治地,言其滋引而生来也。易曰:方以类聚。竹引东南,则以卦推之,巽为竹矣。震,东方也,故震为苍筤竹而已。苍筤,幼竹也。传曰:淇卫箘簬。又曰淇卫之箭。又曰:下淇园之竹以为楗,伐淇园之竹以为矢。盖淇之产竹,土地所宜,故风人以此美武公之德也。《诗》云:瞻彼淇澳,绿竹猗猗;瞻彼淇澳,绿竹青青。竹之初生,其色绿,长则绿转而青矣。卒章又曰:如箦言盛也。则又明其为竹矣。《说文》:竹,冬生草也,圆质虚中,深根劲节,其种大小不一,字从倒草。竹,草也,而冬不死,故从倒草。按:绿,一作菉,王刍也。竹,一作𦺇,萹蓄也。毛、韩、说皆同,而《竹谱》朱传皆以为即《汉书》淇园之竹。郦道元云:淇川无竹,惟王刍、萹草不异毛兴刘。执中云:淇水之旁,至今多美竹,岂淇园之竹。在后魏无复遗种,而至宋更滋茂乎。然据《两汉书》,淇澳有竹,据《水经注》有王刍萹草。毛、韩、朱三家各自可通,陆玑又以绿竹为一草名,古今并无从其说者。今木贼草,医方通用,木工以治器。但无华叶,寸寸有节,与陆说有叶者稍殊,未知即一物否也。《尔雅》释簜等在草中,然实非草类。王元美所云:竹于草木,如鱼于鸟兽是也,其类至多。《山海经》帝俊竹、共谷竹、钩端竹、寻竹、礼斗威仪,竹、《吴越春秋》晋竹,《述异记》斑竹、孤竹、孝竹,《吕览》嶰谷竹,《南都赋》籦笼䈽篾,筱簳箛箠。《吴都赋》筼筜林箊桂箭射筒柚梧篻簩。《竹谱》单名者,、篁、棘、单、苦、甘、弓、筋、筇、䈏、𥲊、𥴡、盖、狗、芦、篃之属;双名者,苏麻、般肠、百叶、鸡胫、彗筱之属。《广志》有云母、䙰𥯨、汉利之属,《酉阳杂俎》有䈄、𥳔之属,《笋谱》至八十五种。《竹笋》及诸方志,有疏节、人面、绵猫、丛涩、碧王、电斑之属,难以具载,然多出交广荒外,非诗人所尽见也。竹田曰篁,竹胎曰笋,竹肤曰笢,竹皮曰筠,竹里曰笨,竹枚曰个,竹约曰节;剖竹未去节曰;竹死曰䈙。竹有雌雄,雄者多笋,五月十三日谓之竹醉日,栽竹多茂盛,其性恶寒好温,故曰:九河鲜育,五岭实繁,然处处有之,不似萹蓄但盛于淇川也。上文皆冯嗣宗辨證,可谓详明、博雅矣。但遍搜陆疏刻本,并未载木贼,惟冯本多其草,涩砺,可以洗搅笏及盘枕,利于刀错,俗呼为木贼,数语因多木贼草,一辨。然木贼产于秦陇閒,不闻产于淇卫,未知昔人何以云然。

《罗愿·尔雅翼》

《毛诗》:菉竹,作绿竹,先儒皆以绿为王刍,竹为萹竹。《说文》亦曰:菉,王刍也。引诗曰:菉竹猗猗。则绿与菉同本草名。荩草,俗亦呼淡竹叶,所谓终朝采绿,不盈一匊者。《上林赋》称香草云掩以绿蕙,被以江离,张揖亦以绿为此王刍。《卫风》引以为首,盖必其义有可取者,不以物薄也。说者以为菉之与竹,所以美盛者,由得淇水浸润之,以况武公道学自修之效。则菉与竹,嘉草也,而《离骚》云:薋菉葹以盈室兮,判独离而不服。以菉及蒺藜、枲耳三者,皆恶草,喻谗佞盈满于侧。又《九章》曰:揽大薄之芳茝兮,搴长洲之宿莽。惜吾不及古之上兮,吾谁与玩此芳草。解萹薄与杂菜兮,备以为交佩。王逸曰言已解,折萹蓄杂以香菜,合而佩之,修饰弥盛也。然萹蓄、杂菜皆非芳草,逸义非是,盖言解去萹蓄与杂菜,而备芳茝宿莽为交佩尔。然则菉与竹又皆恶物,与《卫风》相反,诗、骚所取,各有义耳。
《本草纲目》荩草释名
李时珍曰:此草绿色,可染黄,故曰黄、曰绿也,䓞盭乃北人呼,为绿字,音转也。古者贡草入染,人故谓之王刍,而进忠者谓之荩臣也。《诗》云:终朝采绿,不盈一匊。许慎《说文》云䓞草可以染黄,《汉书》云诸侯盭绶,晋灼注云:盭草,出琅琊,似艾,可染,因以名绶,皆谓此草也。掌禹锡曰:《尔雅》:菉,王刍,孙炎注云即菉,蓐草也,今呼为䲭脚莎。《诗》云绿竹猗猗是也。
集解

《别录》曰:荩草生青衣川谷,九月、十月采,可以染作金色。
吴普曰:生泰山山谷。
苏恭曰:青衣,县名在益州西,今处处平泽溪涧侧皆有。叶似竹而细薄,茎亦圆小。荆襄人煮以染黄,色极鲜好,俗名菉蓐草。
气味

苦平,无毒。
甄权曰:神农、雷公苦。
徐之才曰:畏鼠负。
主治

《本经》曰:久欬、上气喘逆、久寒、惊悸、痂疥、白秃、疡气杀皮肤、小虫。
吴普曰:治身热、邪气,小儿身热。
《大明》曰:洗一切恶疮,有效。

菉部杂录

《资暇录》《诗卫风·淇澳篇》云:绿竹猗猗,按陆玑草木疏称、郭璞云:绿竹,王刍也。今呼为䲭脚莎,一云即鹿蓐草,又云萹竹。似小藜,赤茎节,《韩诗》作𦺇,亦云𦺇,萹竹,则明知非笋竹矣。今为辞赋,皆引漪漪入竹事,大误也。当时谢庄《竹赞》云:瞻彼中唐,绿竹漪漪。便袭其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