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六卷目录

 苕部汇考
  苕图
  诗经〈小雅苕之华〉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苕之华〉
  罗愿尔雅翼〈陵苕〉
  王世懋花疏〈凌霄〉
  本草纲目〈紫葳〉
 苕部艺文一
  凌霄华赋        宋梅尧臣
 苕部艺文二〈诗〉
  有木诗         唐白居易
  凌霄花          欧阳炯
  凌霄花         宋梅尧臣
  凌霄花           曾肇
  凌霄花           范浚
  晚过王晋卿第移坐池上松梢凌霄烂开 李之仪
  凌霄花           杨绘
  凌霄花          贾昌朝
  寿栎堂前小山峰凌霄花盛开葱茜如画因名之曰凌霄峰〈二首〉    范成大
  凌霄花           陆游
  游弥牟菩提院庭下有凌霄藤附古楠其高数丈花已零落满地       前人
  凌霄花          赵汝回
  瞻木轩          明高启
  题霍山顶凌霄树〈以上诗〉 杨懋魁
  木兰花〈以上词〉     宋苏轼
 苕部选句
 苕部纪事
 苕部杂录
 苕部外编
 虉部汇考
  诗经〈陈风防有鹊巢〉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邛有旨鹝〉
  陆佃埤雅〈虉〉
 莠部汇考
  莠图
  诗经〈齐风甫田 小雅大田〉
  罗愿尔雅翼〈莠〉
  徐光启农政全书〈莠草子考〉
  本草纲目〈狗尾草〉
 莠部纪事
 莠部杂录
 稂部汇考
  稂图
  诗经〈曹风下泉 小雅大田〉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浸彼苞稂〉
  罗愿尔雅翼〈稂〉
  本草纲目〈狼尾草〉
 稂部纪事

草木典第一百六卷

苕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陵苕《尔雅》
女葳〈甄权〉    茇华《本经》
陵时〈郭璞〉    武威《吴普》
瞿陵《吴普》    紫葳
鬼目〈吴氏〉    凌霄
鼠尾

苕图


《诗经》小雅苕之华

苕之华,芸其黄矣。〈又〉苕之华,其叶青青。
〈传〉苕,陵苕也,将落则黄。〈疏〉《释草》云:苕,陵苕。黄华蔈,白华茇。舍人曰:苕,陵苕也。黄华名蔈,白华名茇,别华色之名也。某氏曰:《本草》云:陵莳一名陵苕,陆玑疏云一名鼠尾,生下湿水中。七八日中,花紫,似今紫草花。可染皂,煮以沐发,即黑。如《释草》之文,则苕华本自有黄有白。传言将落则黄,是初不黄矣。笺云:陵苕之华,紫赤而繁。陆玑疏亦言:其华紫色,盖就紫色之中有黄紫、白紫耳,及其将落,则全变为黄,以裳裳者。华言之,则芸为极黄之貌,故将落乃然。〈朱注〉苕,陵苕也。《本草》云:即今之紫葳,蔓生,附于乔木之上,其华黄赤色,故名凌霄。〈大全〉《本草》注曰:紫葳,一名陵苕,蔓生,依大木,岁久延引至巅,有花,其花夏乃盛。

《尔雅》释草

苕陵苕
〈注〉一名陵,时《本草》云。

黄华蔈,白华茇。
〈注〉苕,华色异,名亦不同。〈疏〉苕,一名陵苕。《本草》一名陵时,舍人曰:苕,陵苕也。黄华名蔈,白华名茇,别花色之名也。陆玑疏云:一名鼠尾,生下湿水中,七八月中花紫,似今紫草。可染皂,煮以沐发,即黑。诗《小雅》云:苕之华,芸其黄矣。郑笺云:陵苕之华,紫赤而繁。陆玑亦言其华紫色,而此云黄白者,盖就紫色之中有黄紫、白紫耳。及其将落,则全变为黄,故《诗》云:芸其黄矣。《毛传》云:将落则黄。是也。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苕之华。
苕,一名陵时,一名鼠尾,似王刍。生下湿水中,七八月中花紫,似今紫草。华,可染皂,鬻以沐发即黑,叶青如蓝而多华。
《尔雅》云:苕,陵苕。黄华蔈,白华茇。郭注云:一名陵时。舍人云:黄华名蔈,白华名茇,别花色之名也。郑笺云:陵苕之华,紫赤而繁。陆玑亦言其花紫色,而此云黄白者,盖就紫色之中有黄紫、白紫耳。及其将落,则全变为黄,故《诗》云:芸其黄矣。《毛传》云:将落则黄。是也。郑注云:陵苕,今谓之凌霄花。《本草》谓之紫葳。蔓生,依缘树木,皆黄花,少见有白花者。《博雅》云:茈葳、陵苕、瞿麦也。《本草》云:紫葳,一名陵苕,一名茇华,生西海川谷及山阳。刘禹锡云:一名女葳。《图经》云:陵苕,陵霄花也。多生山中,人家园圃亦或种莳。初作藤,蔓生,依大木,岁久延引至巅而有花。其花黄赤,夏中乃盛。陶隐居云:《诗》有苕之华。按《尔雅》:苕,陵苕。郭云一名陵时。又据陆玑及孔颖达疏义,亦云苕一名陵时,陵时乃是鼠尾草之别名。《本草》:紫葳无陵时之名,而鼠尾草有之。乃知其陵时作陵霄耳。又陵霄非是草类,益可明其误矣。衍义曰:紫葳,今蔓延而生,谓之为草;又木身,谓之为木,又须物而上,然干不逐,冬毙,亦得木之多也,故分入木部为。至当唐白乐天诗: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益知非草也。《本经》又云:茎叶味苦,是与瞿麦别一种,甚明。唐本注云:且紫葳,瞿麦皆本经所载,若用瞿麦根为紫葳,何得复用茎叶。此说尽矣。然其花赭黄色,本经虽不言其花,又却言茎叶味苦,则紫葳为花,又可知矣。《尔雅翼》:苕,今陵霄花是也。蔓生乔木,极木所至,开花其端。《诗》云:苕之华,芸其黄矣。郑笺以为陵苕之华,紫赤而繁,华衰则黄,盖非也。是物虽名紫葳而花不紫,又或以瞿麦根为紫葳。瞿麦,花红亦非此类,然则芸其黄者,正自花开之色耳。此华亦弥络石壁,盛夏视之,如锦绣,不可仰望,露滴目中,有失明者。《名物疏》云:陵苕,即陵霄也。故《本草》云茇华与《尔雅》合,陆玑疏则以为鼠尾。《尔雅》云葝鼠尾。注云可以染皂。《本草》经云:鼠尾草,有白华者,有赤华者,一名葝,一名陵翘。生平泽中,四月采叶,七月采华。陶隐居云:田野甚多,人采作滋,染皂。《图经》云:苗如蒿,夏生,茎端作四五穗,穗若车前。与陆说,生下湿,七月花,可染皂者相似,则陆误以陵苕为鼠尾矣,又或以紫葳为瞿麦根。瞿麦,即《尔雅》所谓大菊,蘧麦亦非也。陵苕断即女葳,陆玑疏全谬,不可从。

《罗愿·尔雅翼》陵苕

苕,陵苕。黄华蔈,白华茇。华色既异,名亦不同,今凌霄花是也。蔓生乔木,极木所至,开花其端。《诗》云:苕之华,芸其黄矣。笺以为陵苕之华,紫赤而繁,华衰则黄。盖非也。是物虽名紫葳而花不紫,又或以瞿麦根为紫葳。瞿麦,花红,亦非此类。然则芸其黄者,正是华开之色耳。周室之于诸夏,犹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盖有深根固植之义,不特以其在物上而已。今苕虽居高,在物之上,然荏弱。而托于物所自恃者,微矣。虽花,而芸黄叶而青青,识者知其将不久也。故见其华,则为之忧伤,逮其华落而叶存,则不如无生矣。

《王世懋·花疏》凌霄

凌霄花,缠奇石老树,作花可观。大都与春时、紫藤、皆园林中不可少者。
《本草纲目》紫葳释名
李时珍曰:俗谓赤艳,曰紫葳。葳,此花赤艳,故名。附木而上,高数丈,故曰凌霄。
正误

陶弘景曰:是瞿麦根,方用至少。《博物志》云郝晦行太行山北,得紫葳华,必当奇异。今瞿麦处处有之,不应乃在太行山。
苏恭曰:紫葳、瞿麦皆本经药。体性既乖,生处亦不相关。《尔雅》云苕一名陵苕,郭璞注云一名陵时,又名凌霄,此为真也。
苏颂曰:孔颖达诗疏亦云:苕,一曰陵时。今《本草》无陵时之名,惟鼠尾草有之,岂所传不同,抑陶苏之误耶。李时珍曰:按吴氏本草,紫葳一名瞿陵,陶弘景误作瞿麦字尔。鼠尾,止名陵翘,无陵时。苏颂亦误矣,并正之。
集解

《别录》曰:紫葳,生西海川谷及山阳。
苏恭曰:此凌霄花也,连茎叶用。《诗》云:有苕之华,芸其黄矣。《尔雅》云:陵苕,黄华蔈,白华茇。山中亦有白花者。苏颂曰:今处处皆有,多生山中,人家园圃亦或栽之。初作蔓生,依大木,久延至巅,其花黄赤,夏中乃盛。今医家多采花,乾之,入女科药用。
李时珍曰:凌霄,野生,蔓才数尺,得木而上,即高数丈。年久者,藤大如杯。春初生枝,一枝数叶,尖长有齿,深青色。自夏至秋开花,一枝十馀朵,大如牵牛花,而头开五瓣,赭黄色,有细点,秋深更赤。八月结荚,如豆荚,长三寸许,其子轻薄如榆仁、马兜铃仁。其根长亦如兜铃根状,秋后采之,阴乾。
花根气味

酸,微寒,无毒。
吴普曰:神农、雷公、岐伯辛,扁鹊苦咸,黄帝甘,无毒。甄权曰:畏卤咸。
李时珍曰:花不可近鼻,闻伤脑。花上露入目,令人昏矇。
主治

《本经》曰:妇人产乳,馀疾,崩中,症瘕,血闭、寒热、羸瘦,养胎。
甄权曰:产后奔血不定,淋沥,主热风、风痫、大小便不利、肠中结实。
《大明》曰:酒齇热,毒风刺风,妇人血膈,游风,崩中,带下。
茎叶气味

苦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痿躄,益气。
《大明》曰:热风、身痒、游风、风𤺋、瘀血、带下,花及根功同。李时珍曰:治喉痹热痛,凉血,生肌。
发明

李时珍曰:凌霄花及根甘酸而寒,茎叶带苦,手足厥阴经药也。行血分,能去血中伏火,故主产乳、崩漏诸疾,及血热,生风之證也。
附方

妇人血崩:凌霄花为末,每酒服二钱,后服四物汤。〈丹溪纂要〉
粪后下血:凌霄花浸酒,频饮之。〈普济方〉
消渴饮水:凌霄花一两,捣碎,水一盏半,煎一盏,分服。〈圣惠录〉
婴儿不乳,百日内小儿无故口青,不饮乳:用凌霄花、大蓝叶、芒硝、大黄等分为末,以羊髓和丸,梧子大,每碾一丸,以乳送下,便可吃乳。热者可服,寒者勿服。昔有人休官后,云游湖湘,修合此方,救危甚多。〈普济方〉久近风痫:凌霄花或根叶为末,每服三钱,温酒下服毕,解发,不住手梳,口含冷水。温则吐去,再含再梳,至二十口乃止,如此四十九日,绝根,百无所忌。〈方贤奇效方〉通身风痒:凌霄花为末,酒服一钱。〈医学正传〉
大风疠疾:洁古家珍用凌霄花五钱,地龙焙、僵蚕炒、全蠍炒各七个,为末,每服二钱,温酒下。先以药汤浴过,服此出臭汗,为效。儒门事亲,加蝉蜕,五倍,各九个,作一服。
鼻上酒:王璆百一选方,用凌霄花、山卮子等分,为末,每茶服二钱,日二服,数日除根。临川曾子仁,用之有效。杨氏家藏方:用凌霄花半两,硫黄一两,胡桃四个。腻粉一钱,碾膏,生绢包揩。
走皮,趋疮满颊满顶、浸淫湿烂,延及两耳,痒而出水,发歇不定,田野名悲羊疮,用凌霄花并叶煎汤,日日洗之。〈直指方〉
妇人阴疮:紫葳为末,用鲤鱼脑或胆调搽。〈摘元方〉耳卒聋闭:凌霄叶杵取自然汁,滴之。〈斗门方〉
女经不行:凌霄花为末,每服二钱,食前温酒下。〈徐氏胎产方〉

苕部艺文一

《凌霄花赋》宋·梅尧臣
厥草惟夭,厥木惟乔。草有柔蔓,木有繁条。缘根兮附蒂,布叶兮敷苗。朱华粲兮下覆,本干蔽兮不昭。嗟兮。此木几岁几年而至于合抱。夫何此草一旦一夕而遂曰凌霄。是使藜藿、蒿艾慕高艳而仰翘翘也。安知蘋藻自洁、蕙兰自芳、芙蓉出污而自丽、芝菌不根而自长。或纫佩带,或采顷筐;或制裳于骚客,或登歌于乐章。故得为馨、为荐、为嘉、为祥,皆无附著亦以名扬。奚必托危柯而后昌。吾谓木老多枯,风高必折。当是时,将恐摧为朽荄,不复萌糵,岂得与百卉并列也耶。
苕部艺文二〈诗词〉《有木诗》唐·白居易
有木名凌霄,擢秀非孤标。偶依一株树,遂抽百尺条。托根附树身,开花寄树梢。自谓得其势,无因有动摇。一旦树摧倒,独立暂飘飖。疾风从东起,吹折不终朝。朝为拂云花,暮为委地樵。寄言立身者,勿学柔弱苗。

《凌霄花》欧阳炯

凌霄多半绕棕榈,深染栀黄色不如。满树微风吹细叶,一条龙甲飐清虚。

《凌霄花》宋·梅尧臣

草木不解行,随生自有理。观此引蔓柔,必凭高树起。气类固有合,萦缠岂由己。仰见苍虬枝,上发彤霞蕊。层霄不易凌,樵斧者谁子。一日摧作薪,此物当共萎。

《凌霄花》曾肇

凌霄体纤柔,枝叶工托丽。青青乱松树,直干遭蒙蔽。不有严霜威,焉能辨坚脆。

《凌霄花》范浚

栽松待成阴,种漆拟作器。人皆笑艰拙,往往得后利。君看植凌霄,百尺蔓柔翠。新花郁煌煌,照日吐妍媚。风霜忽摇落,大木亦凋瘁。视尔托根生,枯茎无残蒂。先荣疾萧瑟,物理固难恃。凌霄亟芳华,衰歇亦容易。

《晚过王晋卿第移坐池上松梢凌霄烂开》李之仪


清风习习醒毛骨,华屋高明占城北。胡床偶伴庾江州,万盖摇香俯澄碧。阴森老树藤千尺,刻桷雕楹初未识。忽传初哢半天来,举头不是人间色。方疑绚塔灯照耀,更觉丽天星的历。此时遥望若神仙,结绮临春犹可忆。徘徊欲去辄不忍,百种形容空叹息。乱点金缸翠被张,主人此况真难得。

《凌霄花》杨绘

直饶枝干凌霄去,犹有根源与地平。不道花依他树发,强攀红日斗妍明。
《凌霄花》贾昌期
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

寿栎堂前小山峰凌霄花盛开葱茜如画因名之曰凌霄峰        范成大


天风摇曳宝花垂,花下仙人住翠微。一夜新枝香焙暖,旋熏金缕绿罗衣。


山容花意各翔空,题作凌霄第一峰。门外轮蹄尘扑地,呼来借与一枝筇。

《凌霄花》陆游

庭中青松四无邻,凌霄百尺依松身。高花风堕赤玉盏,老蔓烟湿苍龙鳞。古来豪杰少人知,昂霄耸壑宁自期。抱才委地固多矣,令我抚事心伤悲。

游弥牟菩提院庭下有凌霄藤附古楠其高数丈花已零落满地       前人


绛英翠蔓亦佳哉,零乱空庭玛瑙杯。遍雨新花天有意,定知閒客欲閒来。

《凌霄花》赵汝回

袅袅枯藤浅浅葩,夤缘直上照残霞。老僧不作因依想,将谓青松自有花。

《瞻木轩》〈并序〉明·高启

道士李元修所居,庭有凌霄花,依树而生,近树伐而凌霄独存,因以名室,求予赋诗。

凌霄托高树,引蔓日已长。缠绵共春荣,幽花蔼敷芳。高树忽见伐,无依向风霜。亭亭还自持,柔枝喜能强。君子贵独立,倚附非端良。览物成感叹,为君赋新章。

《题霍山顶凌霄树》杨懋魁

我闻扶桑树,三万六千尺。冰蚕挂瓮茧,磊磊蔽红日。于兹有凌霄,撑拒固相敌。根盘压祇土,枝干拂娲石。秀钟岳渎灵,苍染河汉色。皴皮包雪霜,老态阅今昔。地高五松顶,势挽千牛力。遗封侈故事,残碣留陈迹。我来事吊古,扪访极颠末。乃知神化妙,恍惘庸可测。蛟龙挟风雨,终岂山中物。奈何匠石眼,伦拟等樗栎。同行二三子,感叹声啧啧。长歌下山去,晴空片云白。

《木兰花》宋·苏轼

双龙对起,白甲苍髯。烟雨里,疏影微香。下有幽人,昼梦长。湖风清软,双鹊飞来争噪。晚翠飐红轻时,堕凌霄百尺英。

苕部选句

唐杜甫诗:古苕生迮地。
宋曾巩诗:固知臭味非相类,其奈萦缠不自由。蒋梅边诗:引蔓閒花欲透云,托身下倚老松根。

苕部纪事

《老学庵笔记》:凌霄花未有不依木而能生者。惟西京富郑公园中,一株挺然独立,高四丈,围三尺馀,花大如杯,旁无所附。宣和初,景华苑成,移植于芳林殿前,画图进御。
《花史》:富郑公居洛,其家圃中凌霄花,无所因附而特起。岁久遂成大树。高数寻,亭亭可爱。朱弁曰:是花岂非草木中豪杰乎。所谓不待文王而犹兴者也。《本事集》:西湖藏春坞门前有二古松,各有凌霄花络其上。诗僧清顺常昼卧其下。子瞻为郡。一日屏骑从过之,松风骚然,顺指落花觅句,子瞻为作《木兰花》词。墨客挥犀,《凌霄花》《金钱花》。渠那异花皆有毒,不可近眼。有人仰视,凌霄花露滴眼中,后遂失明。
《阳城县志》:灵泉观,县东二十里,王村内有凌霄花,深红可爱。
《襄城县志》:凌霄一览亭在首山念公洞前,以院有凌霄花,故名。
《六合县志》:杨育素园有花树一株,盖凌霄。藤附桧而生者,花色深红可爱。
《临淮县志》:垂花坞在逍遥台南几十馀步。上有樛藤二株,东西相对,垂花甚盛,乃凌霄花也。

苕部杂录

《酉阳杂俎》:凌霄花中露水损人目。
《三柳轩杂识》:凌霄花为势客。
《花经》:六品四命凌霄。
《花历》:六月凌霄结。
《群芳谱》:凌霄花用以蟠绣大石,殊可观玩,但鼻闻伤脑,花上露入目令人矇,孕妇经花下能堕胎,不可不慎。

苕部外编

《嵩山记》:初,祖庵前有三花树,盖凌霄。藤附桧而生者也。花正开,深红可爱,自达摩未至时有之。

虉部汇考

图缺

《诗经》

陈风防有鹊巢

邛有旨鹝。
〈传〉鹝,绶草也。〈疏〉鹝绶,释草文。郭璞曰:小草,有杂色,似绶也。陆玑疏云:鹝五色,作绶文,故曰绶草。〈朱注〉鹝,小草,杂色如绶。

《尔雅》释草

虉绶
〈注〉小草,有杂色,似绶。〈疏〉虉者,杂色如绶,文之草也。诗《陈风》云:邛有旨虉。陆玑疏云:虉五色,作绶文,故曰绶草。是也。
《毛诗陆疏广要》陈风
邛有旨鹝。
鹝五色,作绶文,故曰绶草。
《尔雅》云虉绶,郭注云:小草,有杂色,似绶。邢疏云:虉者,杂色,如绶文之草也。郑渔仲云:疑即赤孙施草也。《埤雅》:小草五色,似绶,故名绶草。《诗》曰邛有旨鹝,言欲有文采具备,以成条理之臣。如虉者,不戕贼之而后得焉。或曰:虉,绶鸟也。故虉有杂色,似绶,其字从鹝。绶鸟大如鸲鹆,头颊似雉,有时吐物,长数寸,食必蓄嗉臆。前大如斗,古今注云吐绶鸟,一名功曹,今俗谓之锦囊,一名辟株。行必远草木,虑触其嗉。刘公瑾云:鹝,本鸟名,亦名绶鸟。咽下有囊,如小绶,具五色。鹝草之名,岂因其似鹝鸟而取义乎。

《陆佃埤雅》

小草,五色,似绶,故名绶草。《诗》曰邛有旨鹝,言欲有文采具备,以成条理之臣。如虉者,不戕贼之而后得焉。或曰:鹝,绶鸟也。故鹝有杂色,似绶,其字从鹝。《释草》曰:虉,绶也。是《诗》始曰防有鹊巢者,言以不惊惧之故,防有鹊巢也。卒曰邛有旨鹝者,言以不戕贼之故,邛有旨鹝也。且鹊善相其地而累巢,安则致其功用;有惊惧之忧则不累也。鹝善相其天而吐绶,乐则见其文采;有戕贼之疑,则不吐也。传曰:虞氏之恩,被于动植。故乌鹊之巢,可俯而窥。今绶鸟大如鸲鹆,头颊似雉,有时吐物。长数寸,食必蓄嗉。臆前大如斗,虑触其嗉。行每远草木。古今注云:吐绶鸟,一名功曹。今俗谓之锦囊,盖鹊性多惧,就利违害。庄子所谓瞿鹊子者,义取诸此,故曰:吾闻诸夫子、圣人不从事细务,不就利,不违害。周书又有意而子者意而燕也,与鹊反矣。盖燕巢,诸人间无所猜惧,故问道乎许由。而许由曰:尧既已黥,汝以仁义劓,汝以是非矣,汝将何以游,夫遥荡恣雎转徙之涂乎。

莠部汇考

释草


《诗经》     光明草《纲目》
阿罗汉草〈方士称〉 狗尾草
莠草子

莠图


《诗经》齐风甫田

无田甫田,维莠骄骄。〈又〉无田甫田,维莠桀桀。
〈注〉骄骄,张王之意。桀桀,犹骄骄也。

小雅大田

不稂不莠。
〈传〉莠,似苗也。〈疏〉仲虺之诰曰:若苗之有莠,若粟之有秕。秕似粟,莠似苗也。〈朱注〉莠,似苗,害苗之草也。

《罗愿·尔雅翼》

莠者,害稼之草。《说文》但云禾粟下生莠而已,亦不言何物。诗人以来,特恶之。故《齐诗》曰:无田甫田,维莠骄骄。又曰:维莠桀桀。言田广而人力不至,则莠生其中。气象骄桀,陵出苗上也。故孔子曰:恶莠。恐其乱苗也。莠既恶物,故言之不美者,谓之莠。言先儒不适言何物。唯韦昭解鲁语云:莠草似稷,无实。又韦曜问答,云:甫田维莠,今何草。答曰:今之狗尾草。然后此物方显。今之狗尾草,诚似稷而不结实,无处不生,《左传》:郑公孙挥过伯有氏,其门上生莠。子羽曰:其莠犹在乎。以喻伯有不能久存。晋明帝时,王如举兵作乱,令人种禾,禾悉变莠,已而军败。《商书》曰:若苗之有莠。《战国策》曰:幽莠之幼也,似禾。

《徐光启·农政全书》莠草子考

生田野中,苗叶似谷而叶微瘦,稍间开茸,细毛穗,其子比谷细小,舂米类折米。熟时即收,不收即落,味微苦,性温。
救饥

采莠穗揉,取子,捣米作粥,或作水饭,皆可食之。
《本草纲目》狗尾草释名
李时珍曰:莠草,秀而不实,故字从秀。穗形象狗尾,故俗名狗尾。其茎治目痛,故方士称为光明草、阿罗汉草。
集解

李时珍曰:原野、垣墙多生之,苗叶似粟而小,其穗亦似粟,黄白色,而无实。采茎筒盛,以治目病。恶莠之乱苗,即此也。
茎主治

李时珍曰:疣目贯发,穿之即乾,灭也。凡赤眼、拳毛、倒睫者,翻转目睑,以一二茎蘸水,戛去恶血,甚良。

莠部纪事

《左传》:襄公六年,郑公孙挥。过伯有氏,其门上生莠,子羽曰:其莠犹在乎。
《晋书·王如传》:如连年种谷皆化为莠,军中大饥,其党互相攻劫,官军进讨,各相率来降。

莠部杂录

《书经》:仲虺之诰。肇我邦,于有夏,若苗之有莠,若粟之有秕。

稂部汇考

《释名》
《诗经》     童粱《尔雅》
《尔雅》     稂尾《尔雅》
宿田翁《诗疏》   守田《诗疏》
蕫蓈《埤雅》

稂图


《诗经》曹风下泉

洌彼下泉,浸彼苞稂。
〈朱注〉稂,童粱,莠属也。〈大全〉陆氏曰:禾秀为穗而不成,崱嶷然,谓之童粱。今人谓之宿田翁。《甫田》曰:不稂不莠。《外传》曰:马不过稂莠。皆是也。

小雅大田

不稂不莠。
〈疏〉稂、莠、苗既似禾,实亦类粟。若择种去其细粒,锄
禾除其非类,则无复稂莠。〈朱注〉稂,童粱、莠,似苗,皆害苗之草也。

《尔雅》释草

稂童粱
〈注〉稂,莠类也。〈疏〉舍人曰:稂,一名童粱。郭云:稂,莠类也。诗《曹风》云:浸彼苞稂。陆玑疏云:禾秀为穗而不成,崱嶷然,谓之童粱,今人谓之宿田翁,或谓之守田也。《大田》云:不稂不莠。《外传》曰:马不过稂莠。皆是也。

孟狼尾
〈注〉似茅,今人亦以覆屋。〈疏〉草似茅者,一名盂,一名狼尾,今人亦以覆屋。
《毛诗陆疏广要》曹风

浸彼苞稂

稂,童粱,禾秀为穗而不成,崱嶷然,谓之童粱,今人谓之宿田翁,或谓守田也。《甫田》云:不稂不莠。《外传》曰:马不过稂莠。皆是也。
《尔雅》云:稂,童粱。郭云:莠类也。郑注云:稂,童粱,守田也,俗呼鬼稻。云米之所产,一穗之间得一二谷而已。传云:稂,非溉草,得水而病也。笺云:稂当作凉。凉草,萧蓍之属。孔氏疏、郑以苞稂则是童粱,为禾中别物。作者当言浸禾,不应独举浸稂。且下章萧蓍皆是野草,此不宜独为禾中之草,故易传,以为稂当作凉。凉草,萧蓍之属,《释草》不见。草名凉者,未知郑何所据。《尔雅翼》:稂,恶草也,与禾相杂,故诗人恶之。古者以饲马。鲁仲孙它马饩不过稂莠,谓此也。《释草》:稂,童粱。郭璞以为莠类。《说文》云:禾秀为穗而不成,崱嶷然,谓之童粱。今人谓之宿田翁,或谓之守田也。按:诗称稼之茂美,继之以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则稂莠以下皆是害稼者。《孔氏正义》云:稂莠,苗既似禾实亦类粟,锄禾除非类。莠,既别是一物,则稂亦当是一物。故郭璞云莠类,盖未能的知其物,故称其类耳。而许叔重、陆玑以为禾之不成者,则是亦禾而已,何至与莠并称乎。按:《本草》有狼尾草,子作黍,食之令人不饥。似茅,作穗,生泽地。《广志》曰:可作黍。引《尔雅》盂狼尾,今人呼为狼茅子,然则此物似是稂尔。稂既有实如黍,故能乱苗。又莠今谓之狗尾草,稂名狼尾,则亦相类。《尔雅》疏解:盂狼尾,亦云草,似茅者。今人亦以覆屋。《说文》曰:禾粟之生而不成者,谓之蕫蓈。蓈,或从禾,作稂。

《罗愿·尔雅翼》

稂,恶草也,与禾相杂,故诗人恶之。古者以饲马。鲁仲孙它马,饩不过稂莠,谓此也。《释草》:稂,童粱。郭璞以为莠类。《说文》云:禾粟之生而不成者,谓之蕫蓈。或从禾从良,而陆玑亦云:禾粟秀,为穗而不成,崱嶷然,谓之童粱。今人谓之宿田翁,或谓之守田也。按:诗称稼之茂美,继之以不稂不莠,去其螟螣及其蟊贼,则稂莠以下,皆是害稼者。
《孔氏正义》云:稂、莠,苗皆似禾,实亦类粟,锄禾除非类。

莠既别是一物,则稂亦当是一物。故郭璞云莠类,盖未能的知其物,故称其类耳。而许叔重陆玑,以为禾之不成者,则是亦禾而已,何至与莠并称乎。按《本草》:有狼尾草,子作黍,食之令人不饥,似茅,作穗,生泽地。《广志》曰:可作黍引。《尔雅》盂狼尾,今人呼为狼茅子,然则此物似是稂尔,稂既有实如黍,故能乱苗。又莠今谓之狗尾草,稂名狼尾,则亦相类。《尔雅》疏解:盂狼尾亦云,草似茅者,今人亦以覆屋。而郑解:下泉浸彼苞稂。云稂当作凉。凉草,萧蓍之类,盖特取下章浸萧蓍为,言去之益远。
《本草纲目》狼尾草释名
李时珍曰:狼尾,其穗象形也,秀而不成,嶷然在田,故有宿田、守田之称。
集解

陈藏器曰:狼尾生泽地,似茅,作穗。《广志》云子可作黍食。《尔雅》云盂狼尾似茅,可以覆屋。是也。
李时珍曰:狼尾,茎叶穗粒并如粟,而穗色紫黄,有毛。荒年亦可采食。许慎《说文》云:禾粟之穗,生而不成者,谓之蕫蓈,其秀而不实者名狗尾草,见草部。
米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作饭,食之令人不饥。

稂部纪事

《国语》:季文子相宣成,无衣帛之妾,无食粟之马。仲孙他谏曰:不华国也。文子曰:吾闻以德荣为华,不闻以妾与马献。子闻之,囚之七日,自是妾衣七升之布,马食稂莠。文子曰:过而能改,民之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