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茅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三卷目录

 茅部汇考
  白茅图
  仙茅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邶风静女 卫风硕人 郑风出其东门 陈风东门之池 小雅白华〉
  周礼〈天官甸师 地官乡师 春官司巫〉
  尔雅〈释草〉
  山海经〈西山经〉
  毛诗陆疏广要〈白茅包之 白华菅兮〉
  丘光庭兼明书〈包匦菁茅〉
  陆佃埤雅〈茅 白华〉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朱辅溪蛮丛笑〈包茅〉
  格物总论〈茅〉
  本草纲目〈白茅 仙茅〉
  直省志书〈新乡县 邵阳县 庆符县〉
 茅部艺文一
  灵茅赋         唐吕岩说
  拔茅赋           路荡
  徵苞茅赋          前人
  江淮献三脊茅赋      独孤授
  仙茅述         元揭徯斯
  菁茅赋         明王儒真
 茅部艺文二〈诗〉
  香茅          梁简文帝
  香茅          北齐萧祇
  茅            唐李峤
  玉虚观去宜春二十五里许君上升时飞白茅数叶以赐王长史王以宅为观观旁至今有仙茅极异常草备五味尤辛辣云久食可仙道士煮汤以设客       宋范成大
  束茅行         明毕懋康
 茅部选句
 茅部纪事
 茅部杂录
 茅部外编

草木典第一百三卷

茅部汇考

《释名》
《菁茅》《书经》    《荑》《诗经》
《菅》《诗经》     《荼》《诗经》
《白华》《诗经》    《野菅》《尔雅》
《藗》《尔雅》     《牡茅》《尔雅》
《白茅》《本经》    《茹根》《本经根名》
《兰根》《本经》    《地筋》《别录》
《地菅》《别录》    《菅根》《别录》
《黄菅》《古名》    《茅针》《苏颂芽名》
《茅秀》《通志花名》  《香茅》《李时珍》
《琼茅》《李时珍》   《菅茅》《李时珍》
《黄茅》《李时珍》   《芭茅》《李时珍》
《丝茅》《开宝》    《仙茅》《李时珍》
《独茅》《开宝》    《茅瓜子》《开宝》
《婆罗门参》      《河轮勒陁》《梵音》

仙茅图



《书经》《夏书禹贡》《书经》《夏书禹贡》

荆州,包匦菁茅。
〈注〉菁茅有刺,而三脊所以供祭祀,缩酒之用。既包而又匣之所以示敬也。齐桓公责楚贡苞茅不入,王祭不供,无以缩酒,又管子云:江淮之间,一茅而三脊,名曰菁茅,菁茅一物也。孔氏谓:菁以为菹者,非是今辰州麻阳县苞茅山出苞茅有刺而三脊。

《诗经》《邶风静女》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注〉荑茅之始生者,言静女,又赠我以荑,而其荑亦美且异也。

《卫风硕人》

手如柔荑。
〈注〉茅之始生曰荑,言柔而白也。

《郑风出其东门》

出其闉阇,有女如荼。
〈传〉荼英,荼也。言皆丧服也。〈笺〉荼茅秀物之轻者,飞行无常。〈疏〉释草有荼苦菜,又有荼萎叶。邶风谁谓荼苦即苦菜也。周颂以薅荼蓼即萎叶也。此言如荼乃是茅草秀出之穗,非彼二种荼草也。吴语说吴王夫差于黄池之会,陈兵以胁晋万人为方,陈皆白常白旗素甲白羽之矰,望之如荼。韦昭云荼茅秀亦以白色为,如荼与此传意,同笺以诗说。綦巾茹藘则非尽丧服,故易传以荼,飞行无常也。〈朱注〉荼茅华轻白可爱者也。

《陈风东门之池》

东门之池,可以沤菅。
〈疏〉释草云:白华野菅,郭璞云茅属白华,笺云人刈白华于野已沤之。名之为菅,然则菅者已沤之,名未沤则但名为茅也。陆玑疏云菅似茅而滑泽无毛,根下五寸中有白粉者,柔韧宜为索,沤乃尤善矣。〈朱注〉菅叶似茅而滑泽,茎有白粉柔韧宜为索也。〈大全〉濮氏曰:《左传》云: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蒯与菅皆谓苕也。黄华者俗名黄芒,即蒯也。白华者俗名白芒,即菅也。

《小雅白华》

白华菅兮,白茅束兮。
〈传〉白华野菅也,已沤为菅。〈疏〉释草云茅菅白华一名野菅,郭璞曰:茅属也,此白华亦是茅菅类也,沤之柔韧,异其名谓之为菅,因谓在野未沤者为野菅也。王肃云白茅束白华,以兴夫妇之道宜,以端成絜白相申束然后成室家也。
《周礼》《天官》
甸师祭祀,共萧茅。
〈注〉郑大夫云:萧字或为莤,莤读为缩束茅立之祭前,沃其酒上酒渗下去若神饮之,故谓之缩缩浚也。故齐桓公责楚不贡苞茅。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元谓茅以共祭之苴,亦以缩酒,苴以藉祭,缩酒泲酒也。醴齐缩酌。〈疏〉萧字郑大夫读为缩者,欲以萧茅共为一事,解之云束茅立之祭前者,此郑大夫之意取。士虞礼束茅立几东,所以藉祭此义。萧茅共为一,则不可若束茅立之祭前,义得通元云茅以共祭之苴者,则士虞礼束茅长五寸立于几东,谓之苴者是也。云亦以缩酒者,左氏管仲辞是也。此官共茅司巫云,祭祀共蒩馆茅以为蒩。两官共,共者谓此甸师,共茅与司巫,司巫为苴以共之,此据祭宗庙也。乡师又云大祭祀共茅蒩者,谓据祭天时,亦谓甸师氏送茅与乡师为苴,以共之,若然甸师氏直共茅而已,不供苴耳。〈订义〉王昭禹曰:易曰藉用白茅是取茅以藉酒也。齐桓责楚不共包茅曰:无以缩酒,是取茅以缩酒也。王氏曰:必用茅者,谓其体顺理直柔而洁白承祭祀之德,当如此也。陆氏曰:茅有贡于万国者,禹贡荆州之土,贡春秋。齐桓之责楚是也,有共于甸师者祭祀,共萧茅是也。然甸师之茅或入乡师,或入司巫乡师之所共者,大祭祀司巫之所共者。凡祭祀也,茅之为用,或以缩酒。如记曰:缩酌用茅司尊彝醴齐缩酌是也。或以藉物士虞礼曰:钩袒取黍稷祭于苴乡师,共茅蒩是也,至男巫谓旁招以茅,则又除不祥也。
《地官》
乡师之职大祭祀,共茅蒩。
〈注〉杜子春云,蒩当为菹,以茅为菹,若葵菹也。郑大夫读蒩为藉,谓祭前藉也。易曰:藉用白茅无咎。元谓蒩。士虞礼所谓苴刌茅长五寸束之者是也。祝设于几东,席上命佐食取黍稷祭于苴,三取肤祭。祭如初,此所以承祭既祭盖束而去之守。祧职云:既祭藏其隋,是与。〈疏〉共茅蒩者,案甸师职共萧茅。彼直共茅,与此乡师。乡师得茅束而切之长五寸
立之祭前以藉祭,故云茅蒩也。注杜子春云以茅为菹,茅草不堪食,故后郑不从郑大夫读蒩为藉,谓祭前藉,此后郑从之又引易曰:藉用白茅无咎者。證蒩为藉之义,元谓蒩士虞礼所谓苴刌茅长五寸束之者是也。引之者欲见其蒩为祭之藉,此增成郑大夫之义。
《春官》
司巫掌群巫之政令,祭祀则共蒩馆。
〈注〉蒩之言藉也,祭食有当藉者馆,所以承蒩谓若今筐也。士虞礼曰苴刌茅长五寸,实于筐馔于西坫上,又曰祝盥取苴降洗之升入设于几东,席上东缩。

男巫掌望祀望衍,授号,旁招以茅。
〈注〉旁招以茅招四方,之所望祭者。〈订义〉郑锷曰:用茅以招之神来,无方其招亦非一方也。故曰:旁招茅之为物柔顺洁白。惟洁白可以见诚敬之心,惟柔顺可以致怀柔之礼。

《尔雅》《释草》

白华野菅
〈注〉菅茅属诗曰:白华菅兮。〈疏〉舍人云:白华一名野菅,陆玑云:菅似茅而滑泽无毛根下五寸中有白粉者,柔韧宜为索,沤乃尤善矣。郭云菅茅属此白华亦是茅之类也,沤之柔韧,异其名谓之为菅,因谓在野未沤者为野菅耳。诗小雅云白华菅兮是也。

藗牡茅
〈注〉白茅属。〈疏〉茅之不实者也,一名藗,一名牡茅,郭云白茅属。

《山海经》《西山经》

天帝之山,下多菅蕙。
《毛诗陆疏广要》召南

《白茅包之》

白茅包之,茅之白者,古用包裹礼物以充祭祀缩酒用。
尔雅云藗牡茅,郭郑俱云白茅,属邢云茅之不实者也。一名藗,一名牡茅,周易云拔茅茹以其汇征。吉陆佃云:茅之为物,拔其根而牵茹者。君子以类出处之象,又云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孔子曰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禹贡云荆州厥贡苞匦菁茅。吴录地理志曰桂阳郴县有青茅可染,零陵泉陵有香茅,古贡之缩酒,合璧事类云茅丛生荒野间,野人刈以覆屋,江淮间生者一茎三脊曰菁茅。
小雅

《白华菅兮》

菅似茅而滑泽无毛,根下五寸中有白粉者,柔韧宜为索,沤乃尤善矣。
尔雅云:白华野菅,舍人云白华一名野菅。郭云茅属此白华亦是茅之类也。沤之柔韧,异其名谓之为菅。因谓在野未沤者为野菅耳。诗小雅云:白华菅兮是也。郑氏云今亦谓之菅似茅而高大。孔疏曰:郑笺云人刈白华于野,已沤之名之为菅,然则菅者已沤之。名未沤则但名为茅也。陆农师云尔雅曰白华野菅。传曰已沤为菅,未沾人功故谓之野菅。菅茅属也而其华白,故一曰白华,诗不曰白华,孝子之洁白也。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陔戒也,故曰:相戒以养逸。诗曰:虽有姬姜无弃憔悴虽有丝枲无弃菅蒯菅蒯犹。所谓糟糠也,范氏曰:菅以为屦,濮氏曰:《左传》云:虽有丝麻,无弃菅蒯蒯与菅。皆谓苕也。黄花者,俗名黄芒,即蒯也。白华者,俗名白芒,即菅也。异物志云,香菅似茅而叶长大于茅,不生洿下之地,凡所烝享必得,此菅包裹助调五味。
按郭景纯云:菅茅属,而陆疏郑注朱传俱云似茅确是二物,下章云露彼菅茅犹。逸诗云无弃菅蒯也,茅乃散材菅为女,作纤微所不弃者,故东门之池与麻纻同咏也。孔氏以为已沤为菅,未沤为茅,恐未必然。惟邢氏云未沤为野菅,斯得耳。濮氏以为苕,想误认为蓨蓧之丑矣。若异物志所载香菅,又是一种,想成王时会人献以菅即此类也。

《丘光庭兼明书》《包匦菁茅》

禹贡荆州所贡包匦菁茅。孔安国曰包橘柚也,匦匣也。菁以为菹,茅以缩酒。僖四年左传称齐侯责楚,云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杜元凯曰:包裹束也。茅菁茅也,明曰孔失而杜得也。何以言之。按太史公封禅书云:江淮之间,一茅三脊是知菁茅,即三脊之茅也。菁者茅之状,貌菁菁然也。三脊之茅诸土不生,故楚人特贡之也。孔云菁可为菹,是谓菁为蔓菁也。且蔓菁常物,所在皆生。何必须事楚国匣盛而贡之哉。故知孔失之矣。

《陆佃埤雅》《茅》

孔子曰: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茅体柔而理直又洁白,故先王用之以藉,亦以缩酒。易曰藉用白茅,无咎象曰:藉用白茅柔在下也。盖巽柔者也,其于色也。为白而又在下焉,藉用白茅之象也。礼曰缩酌用茅明酌也,茅明也。故缩酌用茅谓之明酌。司尊彝曰郁齐献酌醴齐缩酌,盎齐涚酌缩酌以茅缩而后酌,涚酌以水涚,而后酌郁齐不缩也。献之而已。醴齐不涚也,缩之而已。盎齐不修也,涚之而已。㡛氏以涚水沤其丝。记曰:明水涚齐贵新也,则盎齐以水涚矣。又曰:盏酒涚于清汁,献涚于盏酒汁,献郁齐也。盏酒醴齐也,醴齐涚于清酒。今曰醴齐不涚缩之,而已言不以明水涚之也。易曰拔茅茹茅之为物,拔其根而牵茹者,君子以类出处之象。管子曰:农趋时就功,首戴蒲茅,身衣袯襫,蒲茅簦笠也。盖尊者草服台笠而卑者蒲茅。诗曰:昼尔于茅宵尔。索绹言,谷人日力不足取茅于昼,而夜以继之,故以谓丝事方息而麻事寻兴。野功既讫而宫。功随至藏,蔬于其秋,以助不给之冬。索绹于其夜以补不足之昼。列子曰因以为茅靡,因以为波,流言其转徙无定,如此茅靡一作弟,靡弟读如稊稊茅之始生也。诗曰:手如柔荑,荑稊一也。又曰:自牧归荑洵,美且异,荑生于牧言卫君无牧之道。夫人无荑之德。相经曰筋不束体,血不华色,手无春荑之柔,发有寒蓬之悴,盖形之下也。

《白华》

尔雅曰:白华野菅传曰:已沤为菅,未沾人功故谓之野菅,菅茅属也。而其华白故,一曰白华。诗序曰:白华孝子之洁白也。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陔戒也。故曰:相戒以养。诗曰:白华菅兮,白茅束兮,言夫妇之微以仁相和,柔以义相缠,固本如此。今以之子之远于道,故俾我独兮也,又曰英英,白云露彼,菅茅言夫妇之微为上,所覆露本如此,今以遇天步艰难,故之子不犹也。传曰露亦有云,言天地之气无微不著,无不覆养,此言是也。曰:白华不菅则脆薄,白茅不束则散乱,故诗以譬夫妇菅兮,与沤麻沤纻沤菅同义矣。束兮与束薪束刍束楚同义矣。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茅之根曰兰根,曰茹根,曰地筋。茅之类甚多,惟白茅擅名,其苗初出地者曰茅,针尔雅蒤委叶,诗以薅荼蓼皆谓茅针也。茅之花曰茅秀,尔雅蔈荂荼是也。茅之叶如菅,故名地菅。诗云:白茅菅兮,又云露彼菅茅。

《朱辅溪蛮丛笑》《包茅》

《左传》:包茅不入苞,茅山。在麻阳茅生脊。孟康云灵茅。扬雄曰:璚茅三脊也,尔雅谓藐,广雅谓茈䓞,本草云生楚地三月采阴乾,猺人以社前者为佳。

《格物总论》《茅》

茅丛生荒野间,野人刈以覆屋。

《本草纲目》白茅

释名
李时珍曰:茅叶如矛故谓之茅,其根牵连故谓之茹。易曰:拔茅连茹是也,有数种。夏花者为茅,秋花者为菅,二物功用相近,而名谓不同。诗云白华菅兮,白茅束兮是也。别录不分茅菅,乃二种谓茅根。一名地菅,一名地筋,而有名未用又出地筋。一名菅根,盖二物之根状皆如筋可通名,地筋不可并名菅也,正之。
集解

别录曰:茅根生楚地,山谷田野六月采根。
陶弘景曰:此即今白茅菅。诗云:露彼菅茅是也,其根如渣芹甜美。
苏颂曰:处处有之,春生芽,布地如针,俗谓之茅针。亦可啖,甚益小儿。夏生白花茸茸然,至秋而枯。其根至洁白,六月采之又有。菅亦茅类也。陆玑草木疏云,菅似茅而滑无毛,根下五寸中有白粉者,柔韧宜为索,沤之尤善。其未沤者名野菅,入药与茅功等。
李时珍曰:茅有白茅、菅茅、黄茅、香茅、芭茅数种。叶皆相似。白茅短小,三四月开白花,成穗结。细实,其根甚长,白软如筋而有节,味甘,俗呼丝茅,可以苫盖及供祭祀苞苴之用。本经所用茅根是也,其根乾之夜视有光,故腐则变为萤火。菅茅只生山上,似白茅而长,入秋抽茎开花成穗,如荻花结实,尖黑长分许,粘衣剌人,其根短硬如细竹,根无节而微甘,亦可入药,功不及白茅。尔雅所谓白华野菅是也。黄茅似菅茅,而茎上开叶,茎下有白粉,根头有黄毛,根亦短而细硬无节,秋深开花,穗如菅,可为索绹,古名黄菅。别录所用菅根是也。香茅一名菁茅,一名璚茅,生湖南及江淮间。叶有三脊,其气香芬,可以包藉及缩酒。禹贡所言荆州苞匦菁茅是也。芭茅丛生叶大如蒲,长六七尺,有二种即芒也。见后芒下。
茅根气味

甘寒无毒。
茅根主治

本经曰:劳、伤、虚、羸补中,益气除瘀血,血闭寒热利小便。
别录曰:下五淋除客热在肠胃,止渴坚筋妇人崩中,久服利人。
大明曰:主妇人月经不匀,通血脉淋沥。
李时珍曰:止吐衄诸血伤寒、哕逆、肺热、喘急、水肿黄疸解酒毒。
发明

陶弘景曰:茅根服食,断谷甚良,俗方稀用,惟煎汁疗淋及崩中尔。
李时珍曰:白茅根甘,能除伏热,利小便,故能止诸血、哕逆、喘急、消渴,治黄疸、水肿,乃良物也。世人因微而忽之,惟事苦寒之剂致伤,中和之气乌足知此哉。
茅针气味

甘平无毒。
大明曰:凉。
茅针主治

别录曰:下水。
甄权曰:治消渴,能破血。
陈藏器曰:通小肠、治鼻衄及暴下血,水煮服之。恶疮、痈肿、软疖未溃者,以酒煮服,一针一孔、二针二孔生挼,傅金疮止血。
花气味

甘温无毒。
花主治

大明曰:煎饮止吐、血衄、血并、塞鼻,又傅灸,疮不合罯,刀箭金疮止血并痛。
屋上败茅气味

苦平无毒。
屋上败茅主治

陈藏器曰:卒吐血剉三升酒浸煮一升服,和酱汁研傅。斑疮及蚕齧疮。
大明曰:四角茅主鼻洪。
发明

李时珍曰:按陈文中小儿方,治痘疮溃烂,难压不乾,多年墙屋上烂茅,择洗焙乾,为末掺之,此盖取其性寒而解毒,又多受雨露霜雪之气,兼能燥湿也。
附方

山中辟谷,凡避难无人之境,取白茅根洗净咀嚼或石上晒焦捣末水服,方寸,匕可辟谷不饥。〈肘后方〉温病冷啘因热甚,饮水成暴冷啘者,茅根切枇杷叶,拭去毛,灸香各半斤,水四升,煎二升,去滓稍稍食之。〈庞安常伤寒卒病论〉
温病热哕乃伏热在胃,令人胸满则气逆,逆则哕或大下,胃中虚冷亦致哕也。茅根切葛根,切各半斤,水三升,煎一升半,每温饮一盏,哕止即停。〈同上〉
反胃上气,食入即吐,茅根、芦根二两,水四升,煮二升,顿服得下良。〈圣济总录〉
肺热气喘生茅根一握,㕮咀水二盏,煎一盏,食后温服;甚者三服,止名如神汤。〈圣惠方〉
虚后水肿因食水多,小便不利,用白茅根一大把,小豆三升,水三升,煮乾去茅,食豆水随小便下也。〈肘后方〉五种黄病、黄疸、谷疸、酒疸、女疸、痨疸也。黄汗者,乃大汗出,入水所致,身体微肿,汗出如黄檗汁,用生茅根一把。细切,以猪肉一斤,合作羹食。〈肘后方〉
解中酒毒,恐烂五脏,茅根汁饮一升。〈千金方〉
小便热淋,白茅根四升,水一斗五升,煮取五升,适冷暖饮之,日三服。〈肘后方〉
小便出血,茅根煎汤,频饮为佳。〈谈野翁方〉
劳伤溺血,茅根乾姜。等分,入蜜一匙,水二钟,煎一钟,日一服。
鼻衄不止,茅根为末,米泔水服二钱。〈圣惠方〉
吐血不止,千金翼用白茅根一握,水煎服之。 妇人良方:用根洗捣汁日饮一合。
竹木入肉,白茅根烧末,猪脂和涂之,风入成肿者亦良。〈肘后方〉
妇人阴痒,墙头烂茅、荆芥、牙角,等分煎水,频熏洗之。〈摘元方〉
大便闭塞服药不通者,沧盐三钱、屋檐烂草节七个,为末,每用一钱竹筒吹入肛内,一寸即通名提金散。〈圣济录〉
卒中五尸,其状腹痛,胀急不得,气息上冲,心胸旁攻,两胁或磈礧涌起,或牵引腰脊,此乃身中尸鬼接引为害,取屋上四角茅入铜器,内以三赤帛覆腹,著器布上烧,令茅热,随痛追逐蹠下痒即瘥也。〈肘后方〉
仙茅释名
李珣曰:其叶似茅,久服轻身,故名仙茅。梵音呼为河轮勒陁。苏颂曰:其根独生,始因西域婆。罗门僧献方于唐元宗,故今江南呼为婆罗门参,言其功补如人参也。
集解

李珣曰:仙茅生西域,叶似茅,其根粗细有节,或如笔管,节文理黄色,多涎,自武成来蜀中,诸州亦皆有之。苏颂曰:今大庾岭、蜀川、江湖、两浙诸州亦有之。叶青如茅而软;且略阔,面有纵文,又似初生棕榈秧,高尺许,至冬尽枯,春初乃生,三月有花如栀子花,黄色不结实,其根独茎而直大如小指,下有细短肉根相附,外皮稍粗,褐色,内肉黄白色,二月八月采根暴乾用。衡山出者花碧,五月结黑子。
李时珍曰:苏颂所说详尽得之,但四五月中抽茎四五寸,开小花,深黄色,六出不似卮子,处处大山中有之。人惟取梅岭者用,而会典成都岁贡仙茅二十一斤。
根修治

雷敩曰:采得以清水洗,刮去皮,于槐砧上用铜刀切豆许大,以生稀布袋盛于乌豆水中,浸一宿取出用。酒拌湿蒸之,从巳至亥取出暴乾,勿犯铁器及牛乳,斑人鬓须。
大明曰:彭祖单服法以竹刀刮切糯米,泔浸去赤汁出毒后无妨损。
气味

辛温有毒。
李珣曰:甘微温有小毒,又曰:辛平宣而复补,无大毒,有小热小毒。
主治

开宝曰:心腹冷气不能食,腰脚风冷痹不能行,丈夫虚劳,老人失溺,无子,益阳道,久服通神强记,助筋骨、益肌肤、长精神、明目。
李珣曰:治一切风气,补暖腰脚,清安五脏,久服轻身,益颜色,丈夫五劳七伤,明耳目、填骨髓。
大明曰:开胃、消食、下气、益房事不倦。
发明

苏颂曰:五代唐筠州刺史王颜著续,传信方因国书编录西域婆罗门僧服仙茅方当时盛行。云五劳七伤明目益筋,力宣而复补。云十斤乳石不及一斤仙茅,表其功力也。本西域道人所传开元元年婆罗门僧进此药,明皇服之有效,当时禁方不传,天宝之乱方书流散。上都僧不空,三藏始得此方,传与司徒李勉尚书,路嗣供给事齐抗仆射,张建封服之皆得力。路公久服金石无效,得此药其益百倍,齐给事守晋云日少气力,风疹时作,服之遂愈。八九月采得竹,刀刮去黑皮,切如豆粒,米泔浸两宿,阴乾捣筛,熟蜜丸梧子大,每旦空心酒饮任便下二十丸,忌铁器,禁食牛乳及黑牛肉,大减药力。
汪机曰:五台山有仙茅,患大风者服之多瘥。
李时珍曰:按许真君书云,仙茅久服长生,其味甘,能养肉,辛能养节,苦能养气,咸能养骨,滑能养肤,酸能养筋,宜和苦酒服之。必效也。又范成大虞衡志云:广西英州多仙茅,其羊食之,举体悉化为筋,不复有血肉,食之补人,名乳羊。沈括笔谈云:夏文庄公禀赋异于人,但睡则身冷如逝者,既觉须令人温之良久,乃能动。常服仙茅、钟乳、硫黄,莫知纪极观此则仙茅:盖亦性热,补三焦命门之药也。惟阳弱精寒、禀赋素怯者宜之。若体壮相火炽盛者服之反能动火。按张果医说云:一人中仙茅毒,舌胀出口,渐大与肩,齐因以小刀剺之,随破随合,剺至百数始有血。一点出,曰:可救矣。煮大黄朴硝与服以药掺之,应时消缩,此皆火盛性淫之人过服之害也。弘治间,东海张弼梅岭仙茅诗有使君昨日才持去,今日人来乞墓铭之句,皆缘不知服食之理,惟藉药緃欲以速其生者,于仙茅何尤。
附方

仙茅丸壮筋骨,益精神,明目,黑髭须。仙茅二斤糯米泔浸五日,去赤水,夏月浸三日铜刀刮剉,阴乾取一斤,苍朮二斤米泔浸五日刮皮焙乾取一斤,枸杞子一斤、车前子十二两、白茯苓去皮、茴香炒柏子仁去壳各八两,生地黄焙熟,地黄焙各四两为末,酒煮糊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温酒下,日二服。〈圣济总录〉定喘下气补心肾神秘散用白仙茅半两,米泔浸三宿,晒炒团参二钱半,阿胶一两,半炒鸡膍胫一两,烧为末,每服二钱糯米,饮空心下。日二。〈三因方〉

《直省志书》《新乡县》

物产仙,茅出县北鲁王沟,方书以兹土为佳,今不恒有。

《邵阳县》

食货草之属有白茅、黄茅、鸡冠茅、丝茅、芦茅、蜡烛茅、凤毛茅、荜茅。

《庆符县》

土产仙茅,出仙女山。

茅部艺文一

《灵茅赋》唐·吕岩说

有灵茅之繁育禀坤舆之粹晶间,丛薄以孕彩候,韶阳之发生与百卉而同气,擅三脊而异名糅纤条以为族,枝连茹以汇征蔓延,亭皋铺敷原陆。白华霜净翠,茎云沃杂,春涧之长松乱寒潭之明。菊不剪彰帝尧之俭缊袍。识子骞之服若,乃荟蔚匝地低昂顺风,或结根于江汉之澳,或蓄苗于岭岫之中,挺芳心兮。䔿䔿吐修叶兮,丛丛烟霰之所荡拂昆虫之所,翳蒙纳日月之光,照资雨露之沾,融东市验左生之术,南征纪周王之功。嘉此物之为用,盖今昔之攸同,至若锡履于齐俾侯、于鲁颂容卫之所藉,实礼仪之攸睹纯束美夫。诗人缩酒贡其任土宜有意于遗芳,谅无替于终古茅之为物也。贱尚见采于先王士之所贵者,道岂敢昧于文章。慕朝宗之涓滴,对词林而抑扬若邦国之是,赖希寄心于栋梁。

《拔茅赋》〈以灵茅类征吉为韵〉路荡

披大易而探赜伟元言之杳冥,惟乾坤之交泰获品物之流形,惟卦也。泰之义广,惟卉也。茅之最灵其用也,洁身而白当春也。应候而青或茂江国或生楚郊。三脊之异是称灵茅刺,其无礼诗人引之于纯束,责其不入诸侯终贡,于厥苞不然者,草则多矣。胡著之于系爻哉。故可比君子,喻物类,惟人也。能同其地。人易心则两苦茅分,族则双悴,苟连茹以相依夫何往,而不利是则传其洁、守其贞,荣落惟运穷通曷,情道或屯蒙滋雨露而育质时,逢振拔与连类而共征,确乎莫移以保贞。吉用之锡命,既著之夏,典将以缩酒。又荐于周室异芝兰之禀性,不用其香等,葵藿之有心尚思向日。岁聿云暮霜风惨慄愿当芜,没之时不弃轻微之质。

《徵苞茅赋》〈以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为韵〉前人

猗彼菁茅挺生不杂,缩醪醴以致洁,与清明而相合。荆人是职将有体其精诚,王泽不流遂无闻于赋纳,故小白仗义夹辅,衰周言念彤弓元矢实征,九伯五侯惟苞茅之有阙,乃伊人之所羞尔。贡或愆于先职王祭,诚非于异求有命,是遵虽云我疆理无思不服。孰曰:风马牛于是戒徒无哗,命众以律顾尔,心之有二,谅我德之惟一。楚子承摈以请罪,夷吾将事而靡。失陈师鞠旅见旌旆之翩翩,伏轼致辞想德音之,秩秩且曰:祭有百笾缩酒为先类生刍,而比洁同有藇以告,虔职贡斯已尔,则不共于命,馨香罔荐我将谪见于天。岂可狃尔。车徒恃乃封守慢上,则君臣无等,黩兵则齐楚非偶议乎。品列我则齿兄弟之二三,揆以疆场。我则吞蛮荆之八九,是以来求献捷,岂敢定居如忧连茹而亡,祸之大者,乃将任土作贡礼。可忽诸于以止,戈寰区折冲盏,斝侔洁白于粢醍,肃君臣于上下,太坛之礼,成彼菁菁者,茅问罪之师。罔倦悠悠于野,然后率职四方用宾于王。信耀德于千祀岂,矜功以一匡,异鲁隐观渔以犯宪笑,晋文将狩以乱,常曷若返行苇之积,德遵方物之旧,章美哉无私之举也,将历代而弥光。

《江淮献三脊茅赋》〈以国有盛礼灵茅三脊为韵〉独孤授


茅有众灵名之为盛,虽百代以呈质,终三脊以居正,每彰封禅之期,如受鬼神之命,生于古。既光七十之君献于今,更表千里之圣,出于淮甸来彼江潭,使驰于北星,流于南捧执而有严,有翼缄縢而再四再三。及夫睹至尊,呈大国致于金,华之上启于瑶池之侧,施陈而百瑞,惭容抚玩而千官,变色美,其出有常地生,必旧形非成野鹿之礼,宁假澄酒之馨,超常伦而荐阙,殊众品而实庭理尽三分似叶通三之化体皆一类,欲明得一之灵,隐见之时,吉蠲中礼,独标珍草之状,悉皆兄弟之体,整齐而玉匣,遥传洁静而琼华。新启应盛礼而居,首表常度而为后,道未格也。虽有采而必无岳可封焉。纵不求而自有观王者之得失,知礼事之臧否,且夫玉帛广矣。何尚于茅,岂不以贵称,三脊重载六爻始汇征于吴,楚终遍藉于陶,匏奉上之时,且报云亭之兆,升中之后。因知天地之交,吾皇由是命太史,诏宗伯议封山,谋勒石备文物,与礼器修玉函,与金策使圣功,登于九天灵,茅光于三脊,使臣稽首,称万寿以旋役。

《仙茅述》元·揭徯斯

豫章之新建,黄堂隆道宫道士罗君大年为余言,仙
茅事甚异。其辞曰:昔晋之乱,有神人许。旌阳者出于豫,章之境西山之下,能以忠孝,积功累行致,仙道师事谌母于丹。阳之邑黄堂之墟,母既授以道要。旌阳感之曰:吾必岁岁祠母。母曰:吾即从此逝矣。去汝居南五十里,吾有飞茅在焉。汝能得茅处,即祠我岁八月一至足矣。已而谌母,果仙去旌阳,还得茅丛生处。其地曰:黄堂即建祠,祠谌母岁如期,往朝之旌阳,寻亦仙去其徒。岁八月四日具幢盖,仪卫鼓乐,奉旌阳像朝母如旌阳,存时以为常其后。嗣其学者,扩其祠为观,复为宫至今行之不衰,茅在祠前。剪而复生,如扬州琼华不易,其处茅具六味。能致六养咸,能养骨苦,能养气辛能养,节酸能养筋,滑能养胃,甘能养肉,人得茅煮而饮之,可以已疾疠。和荣卫延年,却老余居距祠,百里未尝至其处,然尝得茅煮,而试之言,不虚也夫,茅著于易。书诗:礼春秋传,祭则以缩酒封,则以立社之上,以其物。虽薄而用可重也,未尝言能神异,如此世称神仙,遗迹奇诡荒诞。不可深致诘者,以千数而谌母,特以茅著称其师弟,子精诚之感。不可掩如此夫古之言,得仙者,或以服食,或以导引不食,谷独称许旌阳以忠孝,积功累行致仙道,盖足尚矣。夫可以动天地,感鬼神,贯金石亘古今而不泯者,惟忠孝为然,况其师弟之间乎。然嗣其学守其坛场,而无谌许,师弟子之心。则樵牧残之牛羊,践之茅。虽神能历千岁而独存哉。因罗之拳,拳有感于忠孝。云者述以传之作仙,茅述至顺三年秋九月日。

《菁茅赋》明·王儒真

草木之生于天地间者,概乎其类,或有繁叶而疏枝。亦有深根,而固蒂饱沾雨露之恩,足感阴阳之气,丛本则殊荣,枯有序是以薰莸之不同,因其品名之各异。惟兹苞茅生而异,类一茎三脊拔乎。其萃曰:芬曰芳为祥,为瑞著乎。禹贡之辞产乎。沅江之地春祠秋尝,备供王祭于是朝廷,所用有司加意督工,栽种培植。尽诚春则长养,禁护慇勤,夏则采拔浣曝,轻精虔恪包匦驿传,递程众官拜送是用,进呈贡以宗,祀之用及沾郁鬯之荣,祼假缩酒荐享克诚于戏,此茅之为美也。其质甚轻,故用之为祭也。其礼至重盖,系辞既有白茅之藉,用春秋复责,苞茅之不贡。圣人巨笔犹车轮之曳踵,嗟夫圣人制礼,先王身修历代,未泯万世传,流作古今之仪,范继天地之皇,猷承流宣化与国咸。休予是思之岂,不竦踊述其由泚笔,记其功用以风,其意彰以谂,其众勿剪勿伐,宜栽宜种,冀其于万,斯年不失沅江之底贡。

茅部艺文二〈诗〉《香茅》梁·简文帝

铜律与鸣琴,俱称类君子,岂若江淮间,发叶超众美珍,同自牧归茅,因汇征起,岂独迈秦蘅方,知蔑沅芷。

《香茅》北齐·萧祇

鶗鴂鸣不歇,霜繁绿更滋。擢本同三脊,流芳有四时。植根缩酒易,结解舞蚕迟。终当入楚贡,岂羡咏陈诗。

《茅》唐·李峤

楚甸供王日,衡阳入贡年。麇包青野外,䲭啸绮楹前。尧帝成茨罢,殷汤祭雨旋。方期大君锡,不惧小巫捐。

玉虚观去宜春二十五里许君上升时飞白茅数叶以赐王长史王以宅为观观旁至今有仙茅极异常草备五味尤辛辣云久食可仙道士煮汤以设客       宋范成大


白雪堆里白茅飞,香味芳辛胜五芝。揉叶煮泉摩腹去,全胜石髓畏风吹。

《束茅行》明·毕懋康

候人何太苦,早晚迎官府。閒积数根茅,为吹且结宇。官府中夜行,不绝吏呼声。燃火照官路,犹云火不明。燃茅茅无束,次第拆茅屋。官府犹未知,宵征车

茅部选句

楚屈原《离骚》:索藑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之。〈又〉兰芷变而不芬兮,荃蕙化而为茅。
梁王筠诗:灵茅挺三脊,神芝曜九明。
唐杜甫诗:荒郊蔓草茅。
唐球诗:风动茅花月满坛。
薛逢诗:风茅向暖抽书带。
宋林逋诗:茅丛夹旧槎。
陆游诗:茅叶翻翻带宿雨。邓肃诗:穷山触目纷茅苇。

茅部纪事

庄子黄帝筑特室,席白茅。
尹文子尧为天子土,阶三尺茅茨不剪。
尹子汤祷旱素车白马,布衣身,婴白茅以身为牲。《陆贾新语》:伊尹居负薪之野,修道德于茅,庐之下。《史记·微子世家》:周武王伐纣克殷,微子乃持其祭器造于军门,肉袒面缚,左牵羊,右把茅,膝行而前以告。于是武王乃释微子,复其位如故。
六韬吕尚坐茅,而渔文王劳而问焉。
《左传》:僖公四年春,齐侯伐楚,曰:尔贡包茅不入,王祭不共,无以缩酒,寡人是徵。〈注〉茅菁茅也。
《史记·封禅书》:管仲曰:古之封禅,江淮之间,一茅三脊,所以为藉也。
《管子·轻重丁篇》:桓公曰:天子之养,不足号令,赋于天下,则不信,诸侯为此有道乎。管子对曰:江淮之间有一茅,而三脊毋至其本名之,曰菁茅。请使天子之吏环,封而守之,夫天子则封于泰山,禅于梁父。号令天下诸侯。曰:诸从天子封于泰山,禅于梁父者,必抱菁茅一束。以为禅籍不如令者,不得从天子下。诸侯载其黄金,争秩而走江淮之。菁茅坐长而十倍,其贾一束而百金。故天子三日,即位天下之金,四流而归周。若流水,故周天子七年,不求贺献者,菁茅之谋也。《左传》:宣公十二年,随武子曰:蔿敖为宰,择楚国之令典,军行,右辕,左追蓐,前茅虑无,中权,后劲。〈注〉虑无备虑有无也,茅明也,或曰时楚以茅为旌识。
冬,楚子伐萧,宋华椒以蔡人救萧,萧人囚熊相宜僚,及公子丙,王曰:勿杀,吾退,萧人杀之,王怒,遂围萧,萧溃,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王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如挟纩,遂傅于萧,还无社与司马卯言,号申叔展,叔展曰:有麦曲乎。曰:无,有山鞠穷乎。曰:无,河鱼腹疾奈何。曰:目于井而拯之,若为茅绖,哭井则已,明日,萧溃,申叔视其井,则茅绖存焉。号而出之。《汉武故事》:帝拜栾大为天道将军,使著羽衣立茅上,授玉印大,亦羽衣立白茅,受印示不臣也。
《拾遗记》:任末年十四时,学无常师,负笈不远,险阻或依林木之下,编茅为庵,削荆为笔,刻树汁为墨。《吴志·陆逊传》:黄武元年,刘备率大众。从巫峡、建平连围至夷陵界,立数十屯。逊敕各持一把茅,以火攻,拔之。一尔势成,通率诸军同时,破其四十馀营。
《吴书》:徐盛与曹休战,贼积茅草欲焚,盛盛烧船,而去贼,一无所得。
《吴录地理志》:桂阳郴县有青茅,可染布。零陵有香茅,古贡之缩酒。
《拾遗记》:冀州之西二万里,有孝养之国,其俗人年三百岁,而织茅为衣,即尚书岛夷,卉服之类。
《晋书·单道开传》:道开徙临漳昭德寺。于房内造重阁,高八九尺,于上编菅为禅室,常坐其中。
《宋书·江夏王义恭传》:世祖严暴,义恭虑不见容,乃卑辞曲意,尽礼祗奉,且便辩善附会,俯仰承接,皆有容仪。每有符瑞,辄献上赋颂,陈咏美德。大明元年,有三脊茅生石头西岸,累表劝封禅,上大悦。
《刘禹锡刺史壁记》:和州岁贡蒐茅,银七千两。
《唐书·元宗本纪》:开元十三年,抚州三脊茅生。
《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元年九月戊午,岳州进三脊茅。
《桐柏山志》:玉霄峰在县北三十五里,产香茅。
《德平县志》:魁台俗传盘古,初生人处地,产茅,朱色日入后,望有馀晖。

茅部杂录

《易经》:泰初九拔茅茹,以其汇征吉。〈程传〉君子之进必与,其朋类相牵,援如茅之根,然拔其一,则牵连而起矣。茹根之相,牵连者故以为象。
否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程传〉泰与否皆取茅为象者,以群阳群阴同在下,有牵连之象也。泰之时,则以同征为吉,否之时,则以同贞为亨。始以内小人外,君子为否之义,复以初六,否而在下为君子之道。易随时取义,变动无常否之时,在下者,君子也。否之三阴上皆有应,在否隔之时,隔绝而不相通,故无应义。初六能与其类,贞固其节,则处否之,吉而其道之亨也。当否而能进者,小人也。君子则伸道免祸而已,君子进退未尝不与,其类同也。〈本义〉三阴在下当否之时,小人连类而进之象,而初之恶,则未形也。故戒其贞则吉,而亨盖能如是,则变而为君子矣。
大过初六,藉用白茅无咎。〈本义〉白茅物之洁者。〈大全〉中溪张氏曰:茅柔物也。巽为白程传:苟错诸地,而藉以茅过于慎也。
《系辞上传》:藉用白茅无咎子,曰:苟错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术也,以往其无所失矣。
《诗经》:召南野有死麇,白茅包之。〈大全〉华谷严氏曰:言野有死,麇人欲取其肉犹,以白茅包裹之,有女怀春汝,吉士何不以礼,娶之乃诱之乎。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朱注〉纯束犹包之也。〈大全〉严氏曰纯聚,而包束之。
《豳风》:七月,昼尔于茅宵尔索绹。

《小雅》:白华

英英白云,露彼菅茅。
《礼记》:郊特牲缩酌,用茅明酌也。
《周礼》:春官司尊彝,醴齐缩酌。〈注〉醴齐,尤浊和以明,酌泲之以茅,缩去也。
管子农趋时,就功首戴蒲茅。
庄子小巫见大巫,拔茅而弃,此其所以终身弗如。南方草木,状芒茅枯时,瘴疫大作,交广皆尔也。土人呼曰:黄茅瘴。又曰:黄芒瘴。
《异物志》:香蓿似茅,而叶长大,于茅不生,洿下之地,丘陵山冈,凡所蒸享必得,此菅茅裹助,调五味益其芬菲。
题纲白华野菅草也,其性柔韧堪用,取此白华,而将白茅束之,喻申后被褒姒所代,恶人蒙善,好人见弃也。
《云仙杂记》:茅地经冬烧去枝梗,至春,取土中。馀根白如玉者,捣汁煎之,至甘可为洗心糖。
演繁露东坡诗:周公与管蔡恨不茅,三间南史刘义真传。赞曰:善乎。庞公之言,比之周公管蔡,若处茅屋之内,宜无放杀之酷。

茅部外编

《拾遗记》:背明之国,有焦茅高五丈,然之成灰,以水灌之,复成茅也。谓之灵茅。
吴孙坚母,妊坚之时,梦有一童女,授以芳茅一茎,语曰:此吉祥也,必生才雄之子。
员峤山之南有移池,国人长三丈,寿万岁以茅,为衣服,皆长裾大袖,因风以升烟霞,若鸟用羽毛也。《神仙传》:介象善度世,禁气之术,能于茅上,然火煮鸡而茅不燋。
左慈能变化,万端曹公,欲杀慈慈,走不知所在后。有人见之便,斩以献公,公大喜。及至视之,乃一束茅,验其尸,亦亡处所。
《广州记》:董奉与士燮,同处积载,思欲还豫章,燮拘留不能免,后乃托以病死,燮开棺乃是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