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朮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二卷目录

 朮部汇考
  朮图一
  朮图二
  朮图三
  朮图四
  尔雅〈释草〉
  山海经〈中山经〉
  淮南毕万术〈朮草〉
  嵇含南方草木状〈乞力伽〉
  徐光启农政全书〈苍朮考〉
  本草纲目〈朮〉
 朮部艺文一
  答陶隐居赉朮煎启    梁庾肩吾
  答陶隐居赉朮蒸启      前人
  与章子平尺牍       宋苏轼
 朮部艺文二〈诗〉
  种朮          唐柳宗元
  采白朮         宋梅尧臣
  次韵谢施进之惠紫芝朮   范成大
  以蜜朮问南沙       明邵宝
  游嵩山掘苍朮因留宿僧房有赋
               左懋赏
 朮部选句
 朮部纪事
 朮部杂录
 朮部外编

草木典第一百二卷

朮部汇考

《释名》
《朮》《尔雅》     《山蓟》《尔雅》
《杨枹》《尔雅》    《马蓟》《尔雅注》
《山姜》《尔雅疏》   《山连》《尔雅疏》
《白朮》《尔雅疏》   《赤朮》《尔雅疏》
《乞力伽》《日华本草》 《山芥》《纲目》
《吴朮》《纲目》    《天蓟》《纲目》
《苍朮》《纲目》    《仙朮》《纲目》

《朮图一》

苍朮

《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二》齐州朮

《朮图三》越州朮《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尔雅》《释草》《朮图二》齐州朮

《朮图三》越州朮《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尔雅》《释草》《朮图三》越州朮《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三》越州朮

《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尔雅》《释草》《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三》越州朮

《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尔雅》《释草》《朮图四》舒州朮《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三》越州朮《朮图四》舒州朮

歙州朮《尔雅》《释草》歙州朮《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三》越州朮《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

《尔雅》《释草》《朮图二》齐州朮《朮图三》越州朮《朮图四》舒州朮歙州朮

《尔雅》《释草》《尔雅》《释草》

朮山蓟
〈注〉本草云朮一名山蓟,今朮似蓟而生山中。

杨枹蓟
〈注〉似蓟而肥大,今呼之马蓟。〈疏〉此辨蓟生山中,及平地者名也。生平地者,即名蓟。生山中者,一名朮。本草云一名山蓟,一名山姜,一名山连,陶注云:有两种白朮叶,大有毛,甜而少膏,赤朮叶细小,苦而多膏是也。其生平地而肥大,于众者,名杨枹蓟,今呼之马蓟。

《山海经》《中山经》

首山其草多,𦬸莞。尧山其草,多𦬸。女几之山,其草多菊𦬸。

《淮南毕万术》《朮草》

朮草者,山之精也。结阴阳精气,服之,令人长生。绝谷致神仙,故神农药,经曰:子欲长生,当服山精子,欲轻翔,当服山姜。

《嵇含南方草木状》《乞力伽》

药有乞力,伽朮也。濒海所产一根,有至数斤者,刘涓子取以作煎,令可丸饵之长生。

《徐光启·农政全书》《苍朮考》

一名山蓟,一名山姜,一名山连,一名山精,生郑山汉中山谷,今近郡山谷,亦有嵩山茅山者。佳苗淡青色,高二三尺,茎作蒿,叶抪茎而生。稍叶似棠叶,脚叶有三五叉,皆有锯齿小刺,开花,深碧色,亦似刺蓟花。或有黄白花者,根长如指大而肥,实皮黑茶褐色。味苦甘,一云:味甘辛,性温,无毒,防风地榆为之使。
救饥

采根去黑皮,薄切浸二三宿,去苦味,煮熟食,亦可作煎。
《本草纲目》朮释名
李时珍曰:按六书本义朮,字篆文象,其根干枝,叶之形,吴普本草一名山芥,一名天蓟。因其叶似蓟,而味似姜芥也。西域谓之乞力伽,故外台秘要有乞力伽,散扬州之域,多种白朮,其状如枹,故有杨枹及枹蓟之名,今人谓之吴朮是也。枹乃鼓槌之名,古方二朮通用,后人始有苍朮之分,详见下。
集解

别录曰:朮生郑山山谷汉中,南郑二月三月八月九月,采根,暴乾。
陶弘景曰:郑山即南郑也,今处处有,以蒋山白山茅山者为胜。十一月十二月采者,好多脂膏,而甘。其苗可作饮,甚香。美朮有两种,白朮叶大有毛,而作桠根,甜而少膏,可作丸散用。赤朮叶细无桠根,小苦而多膏,可作煎用。东境朮大而无气烈,不任用今市人。卖者皆以米粉涂,令白非自然矣,用时宜刮去之。苏颂曰:朮今处处有之,以茅山、嵩山者为佳。春生,苗青色,无桠茎,作蒿干状。青赤色,长三二尺,以来夏开花,紫碧色,亦似刺蓟花,或有黄白色者。入伏后结子,至秋而苗枯,根似姜而旁有细根,皮黑,心黄白。色中有膏液,紫色,其根乾湿并通用。陶隐居言:朮有二种,则尔雅所谓枹蓟,即白朮也。今白朮生杭越、舒宣州高山冈上,叶叶相对,上有毛,方茎,茎端生花,淡紫碧,红数色。根作桠生,二月三月八月九月采。暴乾,用以大块紫,花为胜,古方所用朮者,皆白朮也。
寇宗奭曰:苍朮长如大小指,肥实,皮色褐,其气味辛烈,须米泔浸洗,去皮。用白朮,粗促,色微褐,其气亦微辛苦,而不烈。古方及本经止言:朮不分苍白二种,亦宜两审。
李时珍曰:苍朮山蓟也,处处山中有之。苗高二三尺,其叶抱茎而生,稍间叶似棠梨叶,其脚下叶有三五叉,背有锯齿小刺。根如老姜之状,苍黑色,肉白,有油膏白朮枹蓟也。吴越有之人,多取根栽,莳一年即稠。嫩苗可茹,叶稍大而有毛,根如指大状,如鼓槌,亦有大如拳者。彼人剖开,暴乾,谓之削朮,亦曰片朮。陈自良言:白而肥者,是浙朮;瘦而黄者,是慕阜山所出。其力劣昔人用朮不分赤白,自宋以来,始言苍朮,苦辛气烈。白朮苦甘气和,各自施用,亦颇有理,并以秋采者佳,春采者虚。软易坏嵇,含南方草木状,云药有乞力伽,即朮也。濒海所产一根,有至数斤者,采饵尤良。陈嘉谟曰:浙朮俗名云头朮,种平壤,颇肥大,由粪力也。易润油歙朮俗名狗头朮,虽瘦小,得土气充也。甚燥白胜于浙朮,宁国昌化池州者,并同歙朮境相邻也。
白朮气味

甘温,无毒。
别录曰:甘。
甄权曰:甘辛。
李杲曰:味苦而甘,性温,味厚,气薄,阳中阴也,可升可降。
王好古曰:入手太阳少阴,足太阴阳明,少阴厥,阴六经。
徐之才曰:防风地榆为之使。
甄权曰:忌桃李菘菜,雀肉青鱼。
陈嘉谟曰:咀后,妇人乳汁,润之,制其性也,脾病以陈壁土炒过,窃土气以助脾也。
主治

本经曰:风寒、湿痹、死肌痉、疸止汗、除热消,食作煎饵,久服,轻身,延年不饥。
别录曰:主大风在身面,风眩头痛,目泪出,消痰,水逐皮间,风水结肿,除心下急满,霍乱吐下,不止利,腰脐间血益,津液暖胃,消谷嗜食。
甄权曰:治心腹胀,满腹中冷痛胃,虚下利,多年气痞除寒热,止呕逆。
大明曰:反胃,利小便,主五劳七伤,补腰,膝长肌肉,治冷气,痃癖气块,妇人冷症瘕。张元素曰:除湿益气,和中补阳消痰,逐水生津,止渴,止泻痢,消足胫湿肿,除胃中热肌,热得枳实,消痞满气,分佐黄芩,安胎,清热。
王好古曰:理胃益脾,补肝,风虚主舌,本强。食则呕胃,脘痛身体,重心下急,痛心,下水痞,冲脉为病,逆气里急,脐腹痛。
发明

王好古曰:本草无苍白朮之名,近世多用白朮治皮间风。出汗消痰,补胃,和中利腰脐间,血通水道上,而皮毛中,而心胃下,而腰脐在气。主气在血,主血无汗,则发有汗,则止与黄耆同功。
张元素曰:白朮除湿,益燥,和中补气,其用有九,温中。一也去脾胃中湿;二也除胃中热;三也强脾胃,进饮食;四也和胃生津液;五也止肌热;六也四肢困倦,嗜卧目不能开,不思饮食;七也止渴;八也安胎;九也凡中焦受湿,不能下利,必须白朮以逐水,益脾。非白朮不能去湿,非枳实不能消痞,故枳朮丸,以之为君。汪机曰:脾恶湿湿胜,则气不得施,化津何由生。故曰:膀胱者,津液之府气,化则能出焉。用白朮以除其湿,则气得周流,而津液生矣。
苍朮释名

李时珍曰:异术言朮者,山之精也。服之,令人长生,辟谷致神仙,故有山精仙朮之号朮,有赤白二种,主治。虽近而性味,止发不同本草,不分苍白,亦未可据。今将本经并别录,甄权大明四家所说,功用参考分别各自附方,庶使用者,有所依凭。
修治

大明曰:用朮以米泔,浸一宿,入药。
寇宗奭曰:苍朮辛烈,须米泔浸洗,再换泔,浸二日,去上粗皮,用。
李时珍曰:苍朮性燥,故以糯米泔,浸去其油,切片焙乾用。亦有用脂麻同炒,以制其燥者。
气味

苦温,无毒。
别录曰:甘。
甄权曰:甘辛。
李时珍曰:白朮甘而微苦,性温而和,赤朮甘而辛烈,性温,而燥阴中阳也。可升可降,入足太阴阳,明手太阴阳,明太阳之经,忌同白朮。
主治

本经曰:风寒、湿痹、死肌痉、疸,作煎饵,久服,轻身,延年不饥。
别录曰:主头痛,消痰,水逐皮间,风水结肿,除心下急满,及霍乱,吐下不止,暖胃,消谷嗜食。
陶弘景曰:除恶气,弭灾沴。
甄权曰:主大风,𤸷痹,心腹胀痛,水肿胀,满除寒热,止呕,逆下泄,冷痢。
大明曰:治筋骨,软弱痃癖,气块妇人,冷气症瘕,山岚瘴,气温疾。
刘完素曰:明目暖水脏。李杲曰:除湿发汗,健胃,安脾,治痿要药。
朱震亨曰:散风益气,总解诸郁。李时珍曰:治湿痰留饮,或挟瘀血,成窠囊,及脾湿下流,浊沥带下滑,泻肠风。
发明

寇宗奭曰:苍朮气味辛烈,白朮微辛苦而不烈。古方及本经止言朮未分苍白,只缘陶隐居言朮有两种。自此人多贵,白者往往将苍朮置而不用,如古方平胃散之类。苍朮为要药,功效尤速,殊不详。本草原无白朮之名,嵇康曰:闻道人遗言饵朮,黄精令人久寿,亦无白字,用宜两审。
李杲曰:本草但言朮不分苍白,而苍朮别有雄壮,上行之气,能除湿下。安太阴使邪气,不传入脾也。以其经泔浸,火炒,故能出汗。与白朮止汗,特异用者,不可以此代。彼盖有止发之殊,其馀主治则同。
张元素曰:苍朮与白朮主治同,但比白朮气重,而体沈若除上湿,发汗功最大,若补中焦除脾胃湿,力少不如白朮,腹中窄狭者,须用之。
朱震亨曰:苍朮治湿,上中下皆有可用。又能总解诸郁痰火湿,食气,血六郁,皆因传化失常。不得升降,病在中焦,故药必兼升降,将欲升之,必先降之。将欲降之,必先升之。故苍朮为足阳明,经药气味辛烈,强胃强脾。发谷之气,能径入诸,经疏泄阳明之湿,通行敛涩,香附乃阴中,快气之药下,气最速一升一降,故郁散而平。
杨士瀛曰:脾精不禁小便,漏浊淋不止,腰背酸痛,宜用苍朮,以敛脾精,精生于谷故也。
陶弘景曰:白朮少膏,可作丸散。赤朮多膏,可作煎用。昔刘涓子挼,取其精,而丸之名,守中金。丸可作长生。苏颂曰:服食,多单饵朮。或合白茯苓。或合石菖蒲。并捣末但日水服,晚再进,久久弥佳斸。取生朮去土,水浸,再三煎,如饴糖。酒调饮之,更善。今茅山所造朮煎,是此法也。陶隐居言:取其精丸之。今乃是膏煎,恐非真也。
唐慎微曰:梁庾肩吾答陶隐居,赉朮煎启云,绿叶抽条,紫花标色,百邪外禦六府内,充山精。见书华神在录木,荣火谢尽采撷之。难启旦移申穷,淋漉之剂,又谢朮。蒸启云:味重,金浆芳踰玉液,足使坐致,延生伏深铭,感又葛洪,抱朴子内。篇云:南阳文氏汉,末逃难壶山中,饥困欲死。有人教之,食朮,遂不饥,数十年乃还乡里,颜色更少,气力转胜。故朮一名山精神农药,经所谓必欲长生,常服山精是也。
李时珍曰:按吐纳经云,紫微夫人朮,序云吾察草木之胜,速益于己者,并不及朮之,多验也。可以长生,久视远,而更灵山林隐,逸得,服朮者,五岳比肩。又神仙传云:陈子皇得饵朮,要方其妻、姜氏得疲病,服之,自愈颜色,气力如二十时也。时珍谨案上诸说,皆似苍朮,不独白朮。今服食家亦呼苍朮为仙朮,故皆列于苍朮之后。又张仲景辟一切恶气,用赤朮同猪蹄甲烧烟。陶隐居亦言:朮能除恶气,弭灾沴,故今病疫及岁旦人家,往往烧苍朮,以辟邪气。类编载越民高氏妻病,恍惚谵语,亡夫之鬼,凭之,其家烧苍朮烟,鬼遽求去夷。坚志载江西一士人为女妖,所染其鬼,将别曰:君为阴气所侵,必当暴泄,但多服,平胃,散为良中。有苍朮能去邪也。许叔微,本事方云微患,饮癖三十年,始因少年,夜坐写文,左向伏,几是以饮食,多坠。左边中夜,必饮酒数杯,又向左卧。壮时不觉,三五年后,觉酒止,从左下有声,胁痛。食减,嘈杂饮酒半杯,即止十数日,必呕酸水数升。暑月止,右边有汗,左边绝无。遍访名医,及海上方间,或中病止得月,馀复作其补,如天雄附子矾石,辈利如牵牛,甘遂大戟,备尝之矣。自揣必有澼囊,如水之有科,臼不盈科,不行但清者,可行而浊者,停滞。无路以决之,故积至五七日,必呕而去脾。土恶湿而水则流湿,莫若燥脾以去湿,崇土以填科。臼乃悉屏诸药,只以苍朮一斤,去皮,切片为末,麻油半两,水二钱,研滤汁,大枣五十枚,煮去皮,核捣,和丸。梧子大,每日空腹,温服,五十丸增至一二百丸,忌桃李雀肉服,三月而疾除。自此常服,不呕不痛,胸膈宽利饮啖,如故暑月汗,亦周身灯下能书,细字皆朮之力也。初服时,必觉微燥,以山卮子末,沸汤点服解之,久服,亦自不燥矣。
苗主治

陶弘景曰:作饮甚香,去水,亦止自汗。
附方

枳朮丸消痞,强胃,久服,令人食自不停也。白朮一两,黄壁土炒过,去土枳,实麸炒去,麸一两为末,荷叶包饭烧,熟捣和,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白汤下气滞。加橘皮一两,有火加黄连一两;有痰加半夏一两;有寒加乾姜五钱,木香三钱;有食加神曲麦糵各五钱。〈洁古家珍〉
枳朮汤心下坚大如盘,边如旋杯,水饮所作寒气,不足则手足厥,逆腹满胁鸣,相逐阳气不通,即手冷;阴气不通,即骨疼;阳前通,则恶寒;阴前通,则痹不仁。阴阳相得其气,乃行大气一转,其气乃散,实则失气,虚则遗尿,名曰气分。宜此主之白朮一两,枳实七个,水五升,煮三升,分三服,胸中软即散。〈仲景金匮玉函〉白朮膏服,食滋补,止久泄痢。上好白朮十斤,切片入瓦锅,内水淹过二寸,文武火煎,至一半,倾汁入器内,以滓再煎,如此三次,乃取。前后汁同熬成膏,入器中一夜,倾去上面,清水收之。每服二三匙,蜜汤调下。〈千金良方〉
参朮膏治一切脾胃虚,损益元气。白朮一斤,人参四两,切片,以流水十五碗,浸一夜。桑柴文武火煎,取浓汁熬,膏入炼,蜜收之,每以白汤点服。〈集简方〉
胸膈烦闷,白朮末水服,方寸匕。〈千金方〉
心下有水,白朮三两,泽泻五两,水三升,煎一升半,分三服。〈梅师方〉
五饮酒癖,一留饮水,停心下。二癖饮水在两胁,下三痰。饮水在胃中,四溢。饮水在五脏间,五流。饮水在肠间,皆由饮食胃寒。或饮茶过多致此。倍朮丸用白朮一斤,乾姜,炮桂心各半斤,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温水服,二三十丸。〈惠民和剂局方〉
四肢肿满,白朮三两,㕮咀,每服半两水,一盏半大,枣三枚,煎九分,温服,日三四,服不拘时候。〈本事方〉中风,口噤不知人事,白朮四两,酒三升煮,取一升,顿服。〈千金方〉
产后中寒,遍身冷直,口噤不识人,白朮一两,泽泻一两,生姜五钱,水一升,煎服。〈至宝方〉
头忽眩晕,经夕不瘥,四体渐羸,饮食无味,好食黄土,用朮三斤,面三斤,捣筛酒,和丸梧子大,每饮,服二十丸,日三服。忌菘菜、桃李、青鱼。〈外台秘要〉
湿气作痛,白朮切片,煎汁,熬膏,白汤点服。〈集简方〉中湿骨痛,朮一两,酒三盏,煎一盏,顿服,不饮酒,以水煎之。〈三因良方〉
妇人肌热血虚者,乞力伽散,用白朮、白茯苓、白芍药、各一两,甘草半两,为散姜枣,煎服。〈王焘外台秘要〉小儿蒸热,脾虚羸瘦,不能饮食。〈方同上〉
风瘙疹,白朮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二服。〈千金方〉面多䵟䵳,雀卵,色苦,酒渍,朮日日拭之,极效。〈肘后方〉自汗不止,白朮末,饮服,方寸,匕日二服。〈千金方〉脾虚盗汗,白朮四两,切片以一两,同牡蛎炒一两,同石斛炒一两,同麦麸炒,共为末,每服三钱,食远粟米汤,下日三服。〈丹溪方〉
老小虚汗,白朮五钱,小麦一撮,水煮,乾去麦,为末用,黄耆汤下一钱。〈全幼心鉴〉
产后,呕逆别无他疾者,白朮一两二钱,生姜二两五钱,酒水各二升,煎一升,分三服。〈妇人良方〉
脾虚胀,满脾气不和,冷气客于中壅,遏不通,是为胀满,宽中丸。用白朮二两,橘皮四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食前,木香汤送下,三十丸效。〈指迷方〉
脾虚泄泻,白朮五钱,白芍药一两,冬月用肉豆蔻,煨为末,米饭丸梧子大,每米饮下五十丸,日二服。〈丹溪心法〉湿泻暑泻,白朮车前子等,分炒为末,白汤下二三钱。〈简便方〉
久泻滑肠,白朮炒茯苓,各一两,糯米炒,二两为末,枣肉拌食,或丸服之。〈简便方〉
老小滑泻,白朮半斤,黄土炒过,山药四两,炒为末饭。丸量人大小,米汤服,或加人参三钱。〈濒湖集简方〉老人常泻,白朮二两,黄土拌蒸,焙乾,去土苍,朮五钱,泔浸,炒茯苓一两为末,米糊丸梧子大,每米汤下,七八十丸。〈简便方〉
小儿久泻,脾虚米谷不化,不进饮食,温白丸,用白朮炒二钱半,半夏曲二钱半,丁香半钱为末,姜汁,面糊丸,黍米大,每米饮,随大小服之。〈全幼心鉴〉
泻血,萎黄肠风痔,漏脱肛泻血,面色萎黄,积年不瘥者。白朮一斤,黄土炒过,研末,乾地黄半斤,饭上蒸熟,捣和。乾则入少酒,丸梧子大,每服十五丸,米饮下日三服。〈普济方〉
孕妇束胎,白朮枳壳,麸炒等分为末,烧饭,丸梧子大。入月一日,每食前,温水下三十丸,胎瘦则易产也。〈保命集〉
牙齿日长,渐至难食,名髓溢病,白朮煎汤,漱服,取效即愈也。〈张锐鸡峰备急良方〉
服朮法,乌髭发驻颜色,壮筋骨,明耳目,除风气,润肌肤。久服,令人轻健。苍朮不计多少,米泔水浸三日,逐日换水,取出刮去黑皮,切片,暴乾,慢火炒,黄细捣为末,每一斤,用蒸过。白茯苓末半斤,炼蜜和丸梧子大,空心卧,时热水下十五丸。别用朮末六两,甘草末一两拌和,作汤点之吞丸,尤妙。忌桃李、雀蛤,及三白诸血。〈经验方〉
苍朮膏,邓才笔峰,杂兴方除风湿,健脾胃,变白,驻颜补虚,损大有功效。苍朮新者,刮去皮,薄切,米泔水浸,二日,一日一换,取出以井花水浸过,二寸,春秋五日,夏三日,冬七日,漉出以生绢袋,盛之,放在一半原水中,揉洗津液,出纽乾,将渣又捣烂袋,盛于一半原水中,揉至汁,尽为度将汁入大砂锅中,慢火熬成膏。每一两入白蜜,四两熬二炷香,每膏一斤入水澄。白茯苓末半斤,搅匀,瓶收。每服三匙,侵早临卧,各一服,以温酒送下,忌醋及酸物、桃李、雀蛤、菘菜、首鱼等物。吴球活人心统,苍朮膏治脾经,湿气,少食足肿,无力伤食酒色,过度劳逸,有伤骨热,用鲜白苍朮。二十斤浸刮去粗皮,晒切以米泔浸一宿,取出同溪水一石大砂,锅慢火煎,半乾去滓,再入石南,叶三斤,刷去红衣,楮实子一斤,川当归半斤,甘草四两,切同煎。黄色滤去渣,再煎如稀粥,乃入白蜜三斤,熬成膏,每服三五钱,空心好酒调服。
苍朮丸,萨谦斋,瑞竹堂方云:清上实下兼治内外障眼,茅山苍朮洗刮净,一斤分作四分,用酒、醋、糯、泔、童尿各浸三日,一日一换,取出洗捣,晒焙,以黑脂麻同炒,共为末,酒煮,面糊丸梧子大,每空心白汤,下五十丸。 李仲南永,类方八制苍朮丸,疏风顺气,养肾治腰,脚湿气,痹痛。苍朮一斤,洗刮净,分作四分,用酒、醋、米、泔、盐水各浸三日,晒乾,又分作四分。用川椒红茴香,补骨脂黑,牵牛各一两同炒。香拣去,不用只取朮研末,醋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盐酒送下,五十岁,后加沈香末一两。
苍朮散,治风湿,常服,壮筋骨,明目。苍朮一斤,粟米泔浸过,竹刀刮去皮,半斤,以无灰酒浸半斤,以童子小便浸。春五,夏三,秋七,冬十日,取出,净地上掘一坑,炭火锻,赤去炭,将浸药酒倾入坑内,却放朮在中,以瓦器盖定,泥封一宿。取出为末,每服二钱,空心温酒,或盐汤下。 万表积善堂方六制苍朮散,治下元虚损,偏坠茎痛,茅山苍朮净刮六斤,分作六分。一斤仓米泔,浸二日,炒一斤,酒浸二日,炒一斤,青盐半斤,炒黄去,盐一斤,小茴香,四两炒黄,去茴一斤,大茴香四两,炒黄去茴一斤。用桑椹子汁,浸二日,炒,取朮为末,每服三钱,空心温酒下。
固真丹,瑞竹堂方。固真丹,燥湿养脾,助胃,固真茅山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青盐,一两炒,一分川椒,一两炒,一分川楝子,一两炒,一分小茴香,破故纸各一两炒,并拣朮研末,酒煮,面糊丸梧子大,空心米饮下,五十丸。 乾坤生意平补,固真丹治元脏,久虚遗精。白浊妇人赤白带下崩,漏金州,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川椒,一两炒,一分破故纸,一两炒,一分茴香、食盐各一两炒,一分川楝肉,一两炒。取净朮为末,入白茯苓末,二两酒洗,当归末二两,酒煮,面糊丸梧子大,每空心盐,酒下五十丸。
固元丹治,元脏久虚,遗精白浊五淋,及小肠膀胱疝气,妇人赤白带,下血崩,便血等疾,以小便频数为效。好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小茴香,食盐各一两同炒;一分川椒、补骨脂,各一两同炒;一分川乌头、川楝子肉,各一两同炒;一分用醇醋、老酒,各半斤同煮;乾焙连同炒。药通为末,用酒煮,糊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男以温酒,女以醋汤,空心下,此高司法方也。〈王璆百一选方〉
少阳丹苍朮,米泔浸半日,刮皮,晒乾为末,一斤地骨皮,温水洗净,去心,晒研一斤,熟桑葚二十斤,入瓷盆,揉烂绢袋,压汁和末,如糊倾入盘内,日晒夜露。采日精月华,待乾研末,炼蜜和丸,赤小豆大,每服二十丸,无灰酒下,日三服。一年变发返黑,三年面如童子。〈刘松石保寿堂方〉
交感丹补虚,损固精气,乌髭须此铁瓮,城申先生方也。久服,令人有子。茅山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用酒、醋、米、泔盐汤,各浸七日,晒研。川椒红、小茴香各四两炒,研陈米糊,和丸梧子大,每服四十丸,空心温酒下。〈圣济总录〉
交加丸,升水降火,除百病。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米泔浸炒;一分盐水浸炒;一分川椒炒;一分破故纸炒。黄檗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酒炒;一分童尿浸炒;一分小茴香炒;一分生用拣去。各药只取朮檗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六十丸,空心盐汤下。〈邓才笔峰杂兴方〉
坎离丸滋阴,降火开胃,进食强筋骨,去湿热。白苍朮刮净一斤,分作四分:一分川椒,一两炒;一分破故纸,一两炒;一分五味子,一两炒;一分川芎藭,一两炒。只取朮研末,川檗皮四斤,分作四分:一斤酥炙;一斤人乳汁炙;一斤童便炙;一斤米。泔炙各十二次,研末和匀,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早用酒,午用茶,晚用白汤下。〈积善堂方〉
不老丹,补脾益肾,服之七十,亦无白发,茅山苍朮刮净,米泔浸软,切片四斤,一斤酒浸焙,一斤醋浸焙,一斤盐四两炒,一斤椒四两炒。赤何首乌各二斤,泔浸,竹刀刮切,以黑豆、红枣各五升同蒸,至烂曝乾。地骨皮去骨一斤,各取净末,以桑葚汁和成,剂铺盆内,汁高三指,日晒夜露,取日月精华,待乾以石臼捣,末炼蜜,和丸梧子大,每空心酒服一百丸,此皇甫敬之方也。〈医垒元戎〉
灵芝丸治脾肾,气虚添补精,髓通利耳目。苍朮一斤,米泔水浸,春夏五日,秋冬七日,逐日换水。竹刀刮皮,切晒,石臼为末,枣肉蒸,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五丸,枣汤空心服。〈奇效良方〉
补脾滋肾,生精强骨,真仙方也。苍朮去皮,五斤为末,米泔水漂澄,取底,用脂麻二升半,去壳研烂,绢袋滤去渣,澄浆拌朮,曝乾,每服三钱,米汤或酒,空心调服。〈孙氏集效方〉
面黄食少,男妇面无血色,食少嗜卧。苍朮一斤,熟地黄半斤,乾姜炮。冬一两,春秋七钱,夏五钱。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水下五十丸。〈济生拔萃方〉
小儿癖疾,苍朮四两为末,羊肝一具,竹刀批开,撒朮末线缚,入砂锅煮熟,捣作丸服。〈生生编〉
食生米,男子、妇人因食生,熟物留滞肠胃,遂至生虫。久则好食生米,否则终日不乐,至憔悴,萎黄不思饮,食以害其生。用苍朮,米泔水浸一夜,剉焙为末,蒸饼,丸梧子大,每服五十丸。食前米饮下,日三服。益昌伶人刘清啸一娼,名曰花翠,年逾笄病,此惠民局监赵尹以此治之,两旬而愈盖,生米留滞肠胃,受湿则谷,不磨而成此疾。苍朮能去湿,暖胃,消谷也。〈杨氏家藏经验方〉腹中虚冷,不能饮食,食辄不消,羸弱生病。朮二斤,曲一斤炒为末,蜜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米汤下,日三服。大冷加乾姜三两;腹痛加当归三两;羸弱加甘草二两。〈肘后方〉
脾湿水泻,注下困弱无力,水谷不化,腹痛甚者。苍朮二两,白芍药一两,黄芩半两,淡桂二钱,每服一两。水一盏半,煎一盏,温服,脉弦头微痛去,芍药加防风二两。〈保命集〉
暑月暴泻,壮脾温胃,饮食所伤曲。朮丸用,神曲炒,苍朮米泔浸一夜,焙等分为末,糊丸梧子大,每服三五十丸,米饮下。〈和剂局方〉
餐泻久痢,椒朮丸用。苍朮二两,川椒一两为末,醋糊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食前温水下;恶痢久者,加桂。〈保命集〉
脾湿下血,苍朮二两,地榆一两,分作二服。水二盏,煎一盏。食前温服,久痢虚滑,以此下桃花丸。〈保命集〉肠风下血,苍朮不拘多少,以皂角挼浓汁,浸一宿,煮乾,焙研为末,面糊丸,如梧子大,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饮下,日三服。〈妇人良方〉
湿气身痛,苍朮泔浸,切水煎取浓汁,熬膏,白汤点服。〈简便方〉
补虚明目,健骨和血,苍朮泔浸四两,熟地黄焙二两,为末,酒糊丸,梧子大,每温酒下,三五十丸,日三服。〈普济方〉
青盲雀目,圣惠方用苍朮四两,泔浸一夜,切焙研末。每服三钱,猪肝二两,批开掺药在内,札定入粟米,一合水一碗,砂锅煮熟,熏眼,临卧食肝,饮汁,不拘大人小儿皆治。 又方不计时,月久近用苍朮二两,泔浸焙,捣为末,每服一钱,以好羊子肝一斤,竹刀切破,掺药在内,麻札以粟米泔煮熟,待冷食之,以愈为度。眼内昏涩,苍朮半斤,泔浸七日,去皮,切焙木贼各二两为末,每服一钱,茶酒任下。〈圣惠方〉
婴儿目涩不开,或出血,苍朮二钱,入猪胆中札,煮将药气,熏眼后,更嚼取汁,与服,妙。〈幼幼新书〉
风牙肿疼,苍朮盐水浸过,烧存性研末,揩牙,去风热。〈普济方〉
脐虫怪病,腹中如铁石,脐中水出,旋变作虫,行绕身匝痒,难忍,拨扫不尽,用苍朮,浓煎汤,浴之仍以苍朮末,入麝香少许,水调服。〈夏子益奇疾方〉

朮部艺文一《答陶隐居赉朮煎启》梁·庾肩吾

窃以绿叶抽条,生于首峰之侧,紫花标色,出自郑岩之下,百邪外禦六府内,充山精,见书华神在箓木,荣火谢尽采撷之,难启旦移,申穷淋漉之剂,故能竞爽,云珠争奇,冰玉自非身疲。掌砚役倦,攀桃岂可立,致还年,坐生羽翼,临洮丹井,方觉可捐,郦县菊泉,无劳复汲庶得,遨游海岸,追涓子之尘,驰骛霍山,共陈王为侣谣,俗轻施尚曰:难酬出世,鸿恩宁知上报。

《答陶隐居赉朮蒸启》前人

味重金,浆芳踰玉液足,使芝惭明,丽丹愧芙蓉,坐致延生,伏深铭戴。

《与章子平尺牍》宋·苏轼

续养生论,乃有遇而作论,即是方非如中散,泛论也。白朮一味,舒州买者,每两二百枝,细碎而有两丝。舒人亦珍之,然其膏润肥厚,远不及宣湖所出,每裹二斤,五六百枝,极肥美,当用此耳。若世所谓茅朮,不可用细捣为末,馀筋渣,难捣者。弃之,或留作香,其细末曝日中时,以井花水洒润之,则膏液自上谨视,其和合即入木臼杵,数千下便,丸如梧桐子大。不入一物,此必是仙方。日以井花水,咽百丸,渐加至三百丸,益多尤佳。此非有仙骨者,不传续养生论,尤为异书,然要以口授,其详也。

朮部艺文二〈诗〉《种朮》唐·柳宗元

守閒事服饵,采朮东山阿,东山幽且阻疲薾烦。经过戒途,斸灵根封植,閟天和违尔,涧底石彻,我庭中莎土膏,滋元液,松露坠繁,柯东南自成亩,缭绕纷相罗,晨步佳色,媚夜眠幽。气多离忧,苟可怡,孰能知其他爨。竹茹芳叶,宁论瘵与瘥留,连树蕙辞,婉娩采薇歌,悟拙甘自足,激清愧同波单豹,且理内高门,复如何。

《采白朮》宋·梅尧臣

吴山雾露清群,草多秀发,白朮结灵根,持锄采。秋月归来,濯寒涧,香气流不歇,夜火煮,石泉朝烟遍岩,窟千岁,扶玉颜,终年固元发,曾非首阳人,敢慕食薇蕨。

《次韵谢施进之惠紫芝朮》范成大

山精媒长生仙,理信可诘,梨枣本寓言,杞菊亦凡质,幽人爱臞儒,药鼎荐珍物绝,粒谢烟火,耘苗换肌骨,摩挲莱芜甑尘,生不须拂。

《以蜜朮问南沙》明·邵宝

医家白朮,重天台郡守,曾将蜜浸来,嚼罢不知香,满室桃花,流水梦瑶台。

《游嵩山掘苍朮因留宿僧房有赋》左懋赏


谷风吹太清,日月宿石,髻嵌窦喷,疾流欹松,挂萝荔荷插沿涧,行背泉,久凝睇幽人识,紫花龛僧指苍蒂,相传赤山精,服之,驻衰岁,竟日不盈,把知有鬼神。卫枫杉引直路,习习飞清,霁空月呈素辉,流光下禅,砌老昙定未,回壁灯犹嘒嘒,歇处古今停悟时,声色赘横,枕任卷,舒梦作嵩游憩。

朮部选句

唐温庭筠诗:衣湿朮花雨。
宋林逋诗:蒸朮拾邻梢。
张耒诗:旧山芝朮入秋肥。
高似孙诗:一著朮丝仙有分,依然只作秘书香。陆游诗:土润朮苗肥。
石介诗:春蔬一著朮苗香。

朮部纪事

《晋书·许迈传》:迈初采药于桐庐县之桓山,饵朮涉三年,时欲断谷。
《玉烛宝典》:洛阳人家,端午造朮,羹艾酒以花丝,作楼阁,插鬓赠,遗辟瘟扇。
《南史·刘虬传》:虬少而抗节好学,须得禄便隐。宋泰始中,仕至晋平王骠骑记室、当阳令。罢官归家,静处常服鹿皮袷,断谷,饵朮及胡麻。
《宗少文传》:少文孙测静退,不乐人间。往庐山,止祖少文旧宅。鱼复侯子响为江州,厚遣赠遗。测曰:少有狂疾,寻山采药,远来至此,量腹而进松朮,度形而衣薜萝,淡然已足,岂容当此横施。
《北齐书·由吾道荣传》:道荣好道术,隐于琅邪山,辟谷,饵松朮、茯苓,求长生之秘。
《洛阳要记》:陈宛盛其居,止厕上以朮,汤盥手。
《清异录》:潜山产善朮,以其盘结丑怪,有兽之,形因号为狮子朮。
《水南翰记》:范文正公所居宅,必先浚井,纳青朮数斤,于其中,以辟瘟气。
《东坡杂记》:黄州山中,苍朮甚多,就野买一斤,数钱尔,此长生药也。人以为易得,不复贵重,至以薰蚊子。此亦可为太息舒州白朮,茎叶亦甚相似,特华紫耳,然甚难得,三百一两其效止于和胃,去游风,非神仙上药也。
《招远县志》:长山在县北十八里,产苍朮,入药最良。《泌阳县志》:小铜山县,东七十五里,产苍朮及黄精。

朮部杂录

颜氏家训尔雅云:朮山蓟也。郭璞注云:今朮似蓟而生山中,案朮叶其体,似蓟。近世文士遂读,蓟为筋肉之筋,以耦地骨用之,恐失其义。

朮部外编

《汉武内传》:鲁女生长乐人,初饵胡麻及朮绝谷,八十馀,年日少壮,色如桃花。日能行三百里,走及獐鹿。《列仙传》:涓子饵朮,栟食其精,三百年,乃见于齐。《神仙传》:汉武帝东巡,狩见老翁,锄于道旁,头上白光,高数尺。怪而问之。对曰:臣年八十五,时头白齿,落遇有道者,教臣绝谷,但服朮饮水,并作神枕,臣行之转,老还少黑发,更生齿,落复出日行三百里,臣今一百八十岁矣。帝受其方,赐玉帛。
葛元,字孝先,从左元放受九丹金液,仙经未及合作,常服饵朮,后尸解去。
陈子皇得饵朮,要方服之,得仙去霍山,妻姜氏疾病,其婿用饵朮法,服之,病自愈,安寿一百七十岁。登山取朮,重担而归,不息不极,颜色气力如二十许人。封衡,字君达,陇西人也。幼学道通,老庄学勤,访真诀,初服黄连,五十年后,入鸟兽山采药,又服朮百馀年,还乡里,如二十许人。
《仙传》:拾遗刘商者,中山靖王之后,举孝廉历,官合淝令而笃好,无为清简之道,方术服鍊之门,五金八石所难致者,必力而求之,人有方疏,未合鍊施效者,必资其药石,给其炉鼎,助使成之未。尝有所觊觎也。因泛舟苕霅间,遂卜居武康上强,山下有樵,童药叟,虽常草木之药,诣门而售者。亦答:以善价,一旦樵夫鬻,樵有朮一把商,亦厚价致之,其庭庑之,下篱落之,间草木诸药,已堆积矣。忽閒步杖策,逍遥田亩,蹊隧之傍,聊自怡适闻,丛林间有人,相与言曰:中山刘商,今日已赐真朮矣。盖阴功笃,好之所感乎。窥林中杳无人迹,奔归取朮,修而服之,月馀齿发益盛,貌如婴童,举步轻速,可及驰马,登涉云岩,无复困惫。
《抱朴子》:南阳文氏,其先祖值汉末,大乱逃,难华山中,饥困欲死,有人教之,食朮遂不饥,数十年,乃来还乡里,颜色更少,气力转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