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一百卷目录

 蓍部汇考
  蓍图
  诗经〈曹风下泉〉
  尔雅〈释草〉
  史记〈龟策传〉
  白虎通〈蓍龟〉
  张华博物志〈蓍〉
  陆佃埤雅〈蓍〉
  罗愿尔雅翼〈蓍〉
  本草纲目〈蓍〉
  直省志书〈陈州 上蔡县〉
 蓍部艺文一
  蓍赋           晋傅元
  神蓍立赋         唐潘炎
  神蓍赋          康子玉
  蓍草赋         元杨维桢
  蓍草台记         明杨埙
 蓍部艺文二〈诗〉
  咏蓍           梁范筠
 蓍部纪事
 蓍部杂录

草木典第一百卷

蓍部汇考

《释名》
《蓍》《诗经》       《筮草》《诗注》

蓍图


《诗经》《曹风下泉》

冽彼下泉浸彼苞蓍
〈朱注〉蓍筮草也。〈大全〉陆氏曰:似籁萧青色,科生。本草注曰:其生如蒿,高五六尺。一本多者至三五十茎,生便条直。异于众蒿,秋后有花出。枝端上红紫,色形如菊。用其茎为筮,以知吉凶。故谓之神物。

《尔雅》《释草》

荓马帚
〈注〉似蓍可以为扫彗。〈疏〉荓草似蓍者,今俗谓蓍荓。可以为扫彗,故一名马帚。注似蓍说文云,蓍蒿属也生。千岁三百茎可以为卜,策白虎通云。此天地之间寿考物也。故问之是也。

《史记》《龟策传》

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蓍百茎共一根。又其所生,兽无虎狼,草无毒螫。
〈注〉徐广曰:刘向云龟千,岁而灵蓍。百年而一本生百茎。

下有伏灵,上有兔丝;上有捣蓍,下有神龟。所谓伏灵者,在兔丝之下,状似飞鸟之形。新雨已,天清静无风,以夜捎兔丝去之,即以篝烛此地烛之,火灭,即记其处,以新布四丈环置之,明即掘取之,入四尺至七尺,得矣,过七尺不可得。伏灵者,千岁松根也,食之不死。闻蓍生满百茎者,其下必有神龟守之,其上常有青云覆之。传曰: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茎长丈,其丛生满百茎。方今世取蓍者,不能中古法度,不能得满百茎长丈者,取八十茎已上,蓍长八尺,即难得也。人民好用卦者,取满六十茎已上,长满六尺者,即可用矣。

《白虎通》《蓍龟》

天子下至士,皆有蓍龟者。重事决疑,示不自专。尚书曰:女则有大疑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卜筮。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善于蓍龟礼。三正记曰:天子龟长一尺二寸,诸侯一尺,大夫八寸,士六寸。龟阴故数偶也。天子蓍长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蓍阳故数奇也。所以先谋及卿士,何先尽人事,念而不能得思,而不能知。然后问于蓍龟,圣人独见先睹必问蓍龟。何示不自专也,或曰:精微无端,绪非圣人所及。圣人亦疑之。尚书曰:女则有疑,谓武王也乾草枯骨众多。非一独以灼龟,何此天地之间寿考之物,故问之也。龟之为言,久也。蓍之为言,耆也久长意也。龟曰卜蓍,曰筮何卜赴也。爆见兆筮也,者信也见其卦也。尚书卜三龟,礼士冠经曰筮,于庙门外。筮画卦所以必于庙,何托义归。智于先祖,至尊故因先祖而问之。也卜春秋何方,以为于西方东面。盖蓍之处也卜时,西向已卜退。东何问蓍于东方,面以少问老之义皮弁。素积求之于质也。礼曰:皮弁素积,筮于庙门之外。或曰:天子占卜九人,诸侯七人,大夫五人,士三人。又尚书曰:三人占则从二人之言,不见吉凶于蓍。复以卜何蓍者,阳道多变。变乃成龟,以制火灼之。何礼杂记曰:龟阴之老也。蓍阳之老,也龙非水不处。龟非火不兆,以阳动阴也。必以荆者取其究音也。礼三正记曰:灼龟以荆,以火动龟。不以水动蓍,何以为呕。则是也。蓍龟败则埋之,何重之。不欲人袭尊者也。

《张华博物志》《蓍》

蓍一千年而三百茎,其本以老故知吉凶。蓍末大于本为上吉,筮必沐浴斋洁。食香每月望浴,蓍必五浴之浴龟亦然。
蓍末大于本为上吉,次蒿次荆皆如是龟蓍。皆月望浴之。

《陆佃埤雅》《蓍》

蓍蒿属也,从耆草之寿者也。六十曰耆卦之别,六十有四蓍。数穷于此,且蓍所指非极数也。博物志曰:以老故知吉凶,生千岁三百茎同本,其上常有黄云覆之。易以为数天子蓍长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亦有美恶。如龟焉。故周官簭人上春相簭也。易曰: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又曰:神以知来知以藏往,其孰能与此哉。古之聪明睿知神武,而不杀者。夫古之聪明,睿知神武而不杀者。盖主文王言之,文王重易六爻。故系辞主意如此尔,说者以为泛论。圣人误矣。文王以文治,所谓神武而不杀者也。或曰:重卦伏羲尔。今曰:文王重卦,奈何。曰:伏羲重卦,重三画于前文,王重卦重六爻于后,何用。知伏羲,重卦重三画于前。以书曰:卜五占用二曰。贞曰:悔周官。曰:太卜掌三易之法,其经卦皆八。其别皆六十,有四知之。也故曰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何用知文王,重卦重六爻于后。以司马迁曰:伏羲至纯厚,作易八卦。盖西伯拘而演易。扬雄曰:易始八卦,而文王六十四知之也。故曰:易之兴也,其当殷之。末世周之盛德耶。当文王与纣之事耶。按乾凿度曰:垂皇策者,羲伏羲用蓍。则卦固已重矣。然而世质民淳,古法惟用七八六十四卦。皆不动,若乾止于乾坤止。于坤不能变也。夏商因之,皆以七八为占连山。归藏是。已后至文王,世益浇薄。占法始用九六,盖不如此。不足以应天下之变也,今易是已。六十四卦皆动,若乾六爻皆九初,九可变而之姤。九二可变,而之同人。坤六爻皆六初六可变,而之复六二。可变而之临所谓重卦,于是为至。左氏曰:周易有之,在乾之姤。曰潜龙勿用,其同人曰:见龙在田。又曰:遇艮之八,是谓艮之。随传曰:周易以变者为占是也。然则伏羲重七八文王重九,六由是观之。伏羲亦重卦,而马迁扬雄伏羲作易八卦,文王六十四。盖各以其盛者言之也。

《罗愿尔雅翼》《蓍》

圣人幽赞于神明,而生蓍蓍草也。初不待圣人而生,盖通天之道穷物之理。备物致用以为天下利,故能择物之神者用之。夏商欲卜者乃取蓍龟已,则弃去之。以为龟藏则不灵蓍,久则不神至周室之卜官。常宝藏蓍龟,天子蓍长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蓍阳故数奇其藏蓍之器,曰:韇韇有二,以皮为之。其一从上而下韬之,其一从下而上韬之。少宰礼曰:史西面于门,西抽下韇。左执筮,右兼执革。以系筮将问吉凶,故系之以动其神蓍。虽宝藏犹有时,以易故筮人上春相筮。先儒以为相,谓更选择之龟筮。岁易者欤盖龟人,以春攻龟筮。人春相之,故知以新易。故古者国之大事,先筮而后卜。然鲁生季友晋战城濮,皆先卜而后筮者。盖太史公所谓三代蓍龟,大小先后各有所尚。要其归等尔是也,春秋传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莫能得其说,按龟策传江南长老云,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蓍百茎共一根,其所生兽无虎狼,草无毒。螫说者曰:蓍百年则百茎矣。盖龟历年,深故知来亦长蓍。历年近故知来,亦短亦龟象。蓍数物生而后有象,象而后有滋,滋而后有数。则龟在先蓍在后,短长之验也。龟蓍皆灵物,用既相须。故生亦相附。《龟策传》又曰:上有丛蓍,下有神龟。蓍生满百茎者,其下必有神龟守之,其上常有青云覆之。固灵气相召,亦天地鬼神所保守。然则其龟,即周礼十龟中所谓筮龟者也。龟为卜蓍为筮龟,而谓之筮。以其生于蓍丛也,蓍之为字从耆。耆者六十岁也。王充《论衡》孔子曰:蓍之为言耆也,老人历年多而更事久。似能前知,然何独六十龟策传曰: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茎长丈。其丛生满百茎,方今世取蓍者不能中古法度。不能得满百茎长。丈者取八十茎,已上长八尺即难得也。人民好用卦者,取满六十茎已。上长满六尺者,即可用矣。然则自其可用者而言之,广为六十茎从为六十寸。故应耆耳。蓍实服之,亦聪惠先知。
《本草纲目》蓍集解
别录曰:蓍实生少室山谷,八月九月采日乾。
苏恭曰:此草所在有之,其茎可为筮。陶氏误以楮实为之,楮实味甘,此味苦今正之。
苏颂曰:今蔡州上蔡县,白龟祠旁,其生如蒿作丛高五六尺,一本一二十茎,至多者五十茎。生便条直,所以异于众蒿也。秋后有花出于枝端,红紫色形如菊花。结实如艾实。《史记·龟筴传》云:龟千岁乃游于莲叶之上,蓍百茎共一根。所生之处,兽无虎狼,草无毒螫。徐广注云:刘向言龟千岁,而灵蓍百年而一本。生百茎也。褚先生云:蓍满百茎,其下必有神龟守之,其上常有青云覆之。传云:天下和平王道得而蓍茎长丈,其丛生满百茎。方今取蓍者八十茎,已上。长八尺者即已难得,但得满六十茎已上长六尺者,即可用矣。今蔡州所生皆不言如此,则此类亦神物。故不常有也。
李时珍曰:蓍乃蒿属神草也。故易曰蓍之德圆,而神天子蓍长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张华博物志言以末大于本者为主次,蒿次荆皆以月望浴之。然则无蓍揲卦亦可以,荆蒿代之矣。
实气味

苦酸,平无毒。
主治

本经曰:益气充肌肤,明目聪慧。先知久服不饥,不老轻身。
叶主治

李时珍曰:痞疾。
附方

腹中痞块,蓍叶独蒜穿山甲。末食盐同以好醋,捣成饼量痞大小。贴之两炷香为度,其痞化为脓血,从大便出。〈刘松石保寿堂方〉

《直省志书》《陈州》

物产蓍草,羲陵上者佳。

《上蔡县》

物产蓍丛生高四五尺,一本数茎。末稍小枝细密根多。横芦叶碎,菉华开黄紫二色。结实如艾,有龙头凤尾之名。昔生伏羲庙旁,蓍草圈八卦。台下明末,圈颓今生旷野。

蓍部艺文一《蓍赋》晋·傅元

春迈衡德于青阳,混百卉而萌生。逮朱夏而修茂暨商,秋而坚贞虽离霜。而未彫与潜龟乎,通灵于是原极以道。握形以度,以类万物之情。以通天下之故,岂惟终始于事业。乃参天而倚,数弃原野之萧条。升云阶而内御,运兹茎于掌握。爻象形而星布,信钩深而致远。实开物而成务。

《神蓍立赋》〈并序〉唐·潘炎

景龙三年九月十七日,上使韩从礼蓍筮卦未成。蓍自立,从礼曰:大人之瑞也。赋曰:

惟彼神蓍生而有知,用之不测。明以稽疑擢九尺之纤,干伏千年之宝龟。德圆而神兮,无幽不及其生三百兮。其用五十,惟圣人之观象乃神动。而鬼入列八卦以效变翘,孤茎而孑立。数彰得一命,乃自天同大横之。有夏表或跃,而在田其察也。深其功也,大称美名于神物。齐妙用于神,蔡是曰:元后兹为筮,从气受阴阳。夜分而彩露兼涵幽,赞天地朝覆而轻云。数重蓍而有灵立,定天保可谓神助。用光天造功深莫善,仲尼且许以钩深。屈于不知,太公徒言乎。腐草蓍之立兮,发其祥吾。君得之尊,以光明乎。太极演彼归藏,因卜祝之符。瑞应天人之会昌。

《神蓍赋》康子玉

神蓍之用兮,诚禀灵于自然。唯神也,适变之义。至唯用也,极数之理。全钩深孰云乎。筮短藏密,弥彰于德圆。再三则蒙舍我,而惧渎五十以学。由我而乐天揲之,而虽隐必索保之。而其静愈专易之,重者胡可比。焉原夫质禀精粹,丛分薆薱覆青云以表。奇伏元龟而克配,佐尔筮之贞。吉观我生之进退,知微知章而可期,何思何虑。而或昧于是命,彼筮人择乎上春韫之,而必致其用揲之。而爰动其神感,以洗心遂通端策之。志执之指掌,空嗤握粟之伦礼。事其仪,易赞其妙探。彼幽赜观其秘要,皆多假尔之。能必叶穷,神之照将欲观。贞谅无与京乾道变化,而悟神明幽赞。而生原始要终,思尽性于大衍。知来数往,翼明彖于小成。非我无以昭效法之道,非我无以稽作易之,情于以致百虑。于以类万物,象四时四十九数。而有常推三才三百六旬,而不拂惟蓍之。用惟神是听运不穷,而或变通其志。而遂宁且提携而成列,有感应而协灵滋而后数布之。而可辨生而成象审之,而必形何一卉之时。育配十朋之天,纵耻红兰之见。锄鄙白茅之藉,用则知夫蓍之可贵也。庶类安能而共之哉。

《蓍草赋》〈有序〉元·杨维桢

予比年以来,丧讼病患交。侵并集毗陵,孟侯宗镇屡为予布策筮之。无以谢,不敏退而作蓍赋。且复作忧释以自广,此又予之心蓍也。

客有灵氛手执筳兮,惠而告我草之灵兮。上蔡之野少室阳兮,孕毓阴阳葆元精兮。仁风旁翼甘露零兮,神龟下守紫雾腾兮。煜煜炜炜盈百茎兮,辟易神奸赞幽明兮。收厥枯荄复精气兮,择贤而𢌿稽疑志兮。韬以纁帛皂囊閟兮,纳于椟中北床置兮。楗策定数发贞悔兮,粤若定策肇羲皇兮。历代是宝假有常兮,相乎灵龟孰短长兮。涂山之兆夏后王兮,百谷之筮周室昌兮。国家将兴必有祥兮,神机发动亦孔彰兮。大哉圣人参天地兮,鬼神吉凶不相悖兮。何智有所不胜人有所不逮兮,画方者矩画圆者规兮。嗟彼枯茎物有所济兮,尔有大疑谋及筮兮。我闻其言如醉醒兮,我有大疑所未明兮。请索藑茅为余正兮,盗蹠考命颜阏生兮。阳货据位孔卒行兮,或弱冠司衮而七十食牛兮。或三叶皓首而七世珥貂兮,或死减以赂而宫以幽兮。或捐印俱走而阁以投兮,姣好嫫女恶孟兮。宝器康瓠掷天璆兮,元秬焚弃钩吻以为羞兮。吁。嗟乎斡流回穴纷推迁兮,祸福去就我不知其然兮。于是灵氛端策为余占兮,卦遇元鸟曰道无慊兮。汝独修洁众皆贪婪兮,毋尔直而圆尔廉兮。天其未定天懵懵兮,亦既有定靡弗胜兮。逍遥自然与道息兮,毋惑所不通确守而则兮。占言惟吉元鸟白兮,再拜吉占服之无斁兮。

《蓍草台记》明·杨埙

上蔡古建侯之国也,由东门不二里许有水一脉。萦纡委折东流三十里,注于洪河。旧有元龟素甲缟身浮游其中,故名曰蔡沟。适沟强半有台,窿然临于沟北台之四周。方广馀二十顷,蓍草丛生其间。首若龙矫尾若凤翔,盈于台畔。伏羲氏作取而筮之,以尽八卦之变故。名曰蓍台,又于其西北为八卦。台后人建白龟庙于台上,以祀元龟之神。其创始岁月漫不可考,意者唐虞三代之旧与不然。自伏羲以来,上下数千年间。樵丁牧竖日操斧刃,以相从蓍。与庙湮没久矣。孰知禁禦而修葺之邪。洪武初朝廷,稽古右文崇尚易道。爰命礼部遣官经理之,以故地二十五顷赡护。蓍台禁民不得耕牧,东抵青龙沟去台。九百武南抵朱雀坑去台二百,武西抵朱马河是为白虎。沟视南加三之二,有奇北至元武坑倍南之数。而杀其四十五台,四周限以沟塍。设守台户,赵伯成丁住儿彭得辛。相继领其事,迨今逾百年。岁久弊滋守台者利其地之入,与近台之家冒禁为奸。利日侵月剥盗耕其四之一以为私,有为县令者,经几政理莫之。谁何今仁和钱侯来守,汝宁凡政有不便,或废缺者皆罢行之。且喟台庙废弛,乃命县尹刘鼐亲诣,台下葺。而新之正其四疆,而治其侵夺者。于是堂与庙穹然居中,尊严整饬。而前后左右,或起或伏,恍若有神呵,护之者。役成命埙为文,以识岁月。窃惟太昊伏羲氏,观龙马之图。始画八卦宣泄,元秘幽赞神明。故灵蓍繁殖见于故都之近地,探赜索隐钩深。致远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是故台存则蓍存,而易道之用,神龟之灵因。以显白于世,后之人因蓍以求易。因易以求圣人之道,则于神道其殆。庶几岂特无大过而已哉。然则台与庙关乎易道之显,晦人事之得失,其不轻而重也。昭昭矣。侯留意于是,可谓知所先务后之为,守若令者,尚嗣而葺之。毋替侯之用,心也哉。

蓍部艺文二〈诗〉《咏蓍》梁·范筠

数奇不可偶,性直谁能纡。祯蔡伏灵异,祥云降温腴。

蓍部纪事

《韩诗外传》:孔子出游少源之野,有妇人中泽而哭。其音甚哀,孔子使弟子问焉。曰:夫人何哭之。哀妇人曰:乡者刈蓍薪亡,吾蓍簪吾是以哀也。弟子曰:刈蓍薪而亡蓍,簪有何悲焉。妇人曰:非伤亡簪也。盖不忘故也。
《列仙传》:老莱子蓍艾,为席。
《宋书·王微传》:微常住门屋一间,寻书玩古,如此者十馀年。太祖以其善筮,赐以名蓍。
《记纂》:渊海中宗将祀,南郊元宗来朝京师。将行使术士韩从礼筮之,蓍一茎孑然独立,从礼惊曰:蓍立其瑞非常也。
《玉女潭记》:灵蓍台台方三十尺,有奇始筑台,而蓍生也。

蓍部杂录

《易经》:系辞蓍之德圆,而神卦之德。方以知
探赜,索隐钩深致远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龟。
《说卦传》: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幽赞于神明,而生蓍。《礼记》:曲礼龟曰卜蓍,曰筮。
《周礼》:春官簭人上春相簭。〈注〉谓更选择其蓍也。《左传》:蓍短龟长,不如从长。
《史记·龟策传》:龟藏则不灵,蓍久则不神。
能得百茎蓍,并得其下龟以卜者,百言百当,足以决吉凶。
《洪范五行传》:蓍之为言耆也,百年一本生百茎。此草木之寿亦知吉凶者,圣人以问鬼神。
《逸礼》:天子之蓍九尺,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蓍千岁三百茎者,先知也。
《淮南子》:上有丛蓍,下有伏龟。
《论衡》:蓍生七十岁,生一茎七百岁。生十茎神灵之物,故迟也。
演繁露诸家多言,蓍以七为数至。其何以用,七则莫有言者。意谓七七四十九正蓍之用耳。历考诸易自数,总以及数变皆无以七为祖者。独有七为少阳,固在四策之一。然此之七也。进之不得为阳数之极,退之不能为阳变之祖。则七在四策中,特其列数之一耳。安能总摄他数也。顾独于末流,取四十九以配七七。而谓蓍数之祖,何所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