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九十九卷目录

 菱部汇考
  菱角图
  菱科图
  礼记〈内则〉
  周礼〈天官笾人〉
  尔雅〈释草〉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芰法〉
  陆佃埤雅〈菱〉
  罗愿尔雅翼〈䔖〉
  谢翱楚辞芳草谱〈䔖〉
  王世懋瓜蔬疏〈菱〉
  徐光启农政全书〈菱考〉
  本草纲目〈芰实〉
  高濂遵生八笺〈菱科 菱角粉〉
  直省志书〈宛平县 宁国县 高邮州 吴县 长洲县 昆山县 上海县 秀水县 乌程县 山阴县〉
 菱部艺文一
  屈建论           晋孙楚
  谢赉菱启         梁庾肩吾
  非国语          唐柳宗元
  屈到嗜芰论         宋苏轼
  菱芰辨           明杨慎
 菱部艺文二〈诗词〉
  采菱歌〈七首〉       宋鲍照
  采菱曲           齐王融
  江上曲            谢朓
  采菱曲           梁武帝
  采菱曲           简文帝
  采菱曲            江淹
  咏小儿采菱         刘孝绰
  采菱曲            徐勉
  采菱曲            陆罩
  采菱曲〈二首〉        江洪
  采菱曲            费昶
  采菱词          唐储光羲
  菱              李峤
  江行无题           钱起
  采菱行           刘禹锡
  看采菱           白居易
  采菱曲            戎昱
  和资政侍郎采菱      宋梅尧臣
  食菱             苏辙
  采菱舟          金张秦娥
  采菱女          元贡师泰
  采莲曲           杨维桢
  吴下竹枝词          前人
  天池芰荷           黄棠
  西湖竹枝词         杨庆源
  采菱曲            郭翼
  和西湖竹枝词        释文信
  采菱曲〈二首〉      明蒋山卿
  采菱词           张元凯
  题采菱图           王璲
  采菱图            杜琼
  题菱科图          王鸿渐
  采菱歌            朱积
  采菱曲〈二首〉        钱宰
  采菱曲            金銮
  采菱曲           王世贞
  采菱曲           郭子直
  采菱歌〈以上诗〉      齐莱名
  鹊桥仙〈以上词〉      宋张镃
 菱部选句
 菱部纪事
 菱部杂录
 菱部外编
 芡部汇考
  芡图
  周礼〈天官笾人 地官大司徒〉
  扬雄方言〈杂释〉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芡法〉
  陆佃埤雅〈芡〉
  罗愿尔雅翼〈芡〉
  王世懋瓜蔬疏〈芡〉
  徐光启农政全书〈芡考〉
  王象晋群芳谱〈芡〉
  本草纲目〈芡实〉
  高濂遵生八笺〈芡实粥 鸡头粉 河上公服芡实散方〉
  直省志书〈吴江县 无锡县〉 芡部艺文〈诗词〉
  鸡头            唐阙名
  初食鸡头有感       宋欧阳修
  采芡             文同
  食鸡头            苏辙
  食鸡头            前人
  鸡头             陶弼
  食鸡头           杨万里
  鸡头             前人
  芡实            姜特立
  建州绝无芡颇思之戏作〈以上诗〉陆游
  浣溪沙         宋昭顺老人
  霓裳中序第一〈咏鸡头以上词〉明杨慎
 芡部选句
 芡部纪事
 芡部杂录

草木典第九十九卷

菱部汇考

《释名》
《菱》《礼记》       《蕨攗》《尔雅》
《芰》《国语》       《菱角》《尔雅注》
《水栗》《风俗通》     《沙角》《纲目》
《乌菱》《纲目》      《芰实》《别录》
《浮根菱》《洞冥记》    《青水菱》《洞冥记》
《鸡翔菱》《酉阳杂俎》   《折腰菱》《酉阳杂俎》
《郢城菱》《酉阳杂俎》   《浮菱》《图经》

菱科图



《礼记》《内则》《礼记》《内则》

芝栭菱椇,枣栗榛柿瓜。桃李梅杏楂梨姜桂。
〈注〉菱芰也,人君燕食所加庶羞也。
《周礼》《天官》
笾人掌四笾之实,加笾之实,菱、芡、栗、脯,菱、芡、栗、脯。
〈订义〉郑康成曰:菱芰也,芡鸡头也。重言之者,以四物为八笾也。 郑锷曰:菱芡之类,皆生于水。以类推之,则取物之深远者。所以致其物之难得也。

《尔雅》《释草》

菱蕨攗〈菱音淩攗音眉〉
〈注〉菱今水中芰。〈疏〉菱一名蕨,攗郭云:菱今水中芰者。字林云楚人名,菱曰:芰可食。国语曰:屈到嗜芰,俗云菱角是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芰法》

一名菱,秋上子黑熟。时收取散著池中,自生矣。本草云菱芰,中米上品。药食之,安中补。藏养神,强志除百病,益精气,耳目聪明,轻身耐老,蒸粮蜜和饵之。长生神仙多种,俭岁有此足度荒年。

《陆佃埤雅》《菱》

尔雅曰:菱蕨攗其叶,似荇。白华实有紫角,刺人可食。一名芰屈到嗜芰,即此是也。亦名薢茩,说文云:楚谓之芰,秦谓之薢茩,今俗但言菱芰。诸盗朱书亦不分。别惟武陵记云,四角三角曰芰。两角曰菱。其花紫色,昼合宵炕,随月转移。犹葵之随日也。群说镜谓之菱花以其面平,光影所成。如此庾信镜,赋云照壁,而菱花自生是也。〈诸盗朱书句疑有误〉

《罗愿尔雅翼》《䔖》

䔖生水中,实两角或四角。一名芰,古者加笾之实。䔖芡栗脯,䔖芡栗脯。再言之者,两设之盛礼。乃用焉。楚令尹屈到嗜芰,且死以为属。及祥将荐,而屈建去之其说。引祭典,君大夫士庶人有牛羊豚犬鱼炙之羞笾。豆脯醢则上下共之不羞珍异,不陈庶侈于是乎。有羊馈而无芰荐,君子曰:违而道。盖笾豆脯,醢虽上下所共然。以多少为差,则珍异庶侈者,非大夫所宜。昔者季武子聘晋,晋侯享之。有加笾辞曰:寡君犹不敢请彻加,而后卒事则非。屈到所宜,荐明矣。芰以为加笾则为贵者,所珍用。以接粮则为贱者所食,朱厉附事莒穆公不见识焉。冬处于山林,食杼栗。夏处洲泽食菱藕。以愧穆公,菱叶覆被水上。其花黄白色,其实饵之。可以断谷,古者洲泽之。利与民共之。吴楚风俗当菱熟时,士女相与采之。故有采菱之歌,以相和为繁华。流荡之极,招魂云涉江。采菱发阳阿阳阿者,采菱之曲也。淮南曰:欲学讴者,必先徵羽乐风。欲美和者,必先始于阳阿。采菱许叔重曰:阳阿采菱乐曲之和,一曰阳阿。古之名俳,善和者。盖采菱者,众所共故。取节奏宜和为曲,以与众乐之风俗。通曰:殿堂象东井形刻为荷,菱荷菱皆水物。所以厌火也。又昔人取菱花六觚之象,以为镜离。骚曰: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盖芰叶杂遝荷叶。博大有为衣之象,而芙蓉若可缉者也。古者士服元衣,纁裳。屈原恐进而遇祸,故退修初服。初服则士服耳。芰荷绿色,有元之象。芙蓉朱色似纁,故反离骚曰:矜芰荷之绿衣,被芙蓉之朱裳也。原之始而结茝,贯薜也已。曰:愿依彭咸之遗,则然此佩之。小者又皆陆草,衣者身之章也。用以自表,而皆取小物焉。则其从彭咸也。审矣,彭咸商之介士,不得其志。投江而死者也,至王褒九怀云:红采兮,骍衣翠缥兮。为裳则与,此取象不类。子虚赋外发夫容,陵华说文。楚谓之芰,秦谓之薢茩。

《谢翱楚辞芳草谱》《䔖》

䔖生水中,实两角或四角。一名芰。离骚曰: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盖芰叶杂遝,荷叶博大有为。衣之象,而芙蓉若可缉者也。

《王世懋瓜蔬疏》《菱》

菱即芰也。而多种,有红、有绿、有深水、有浅水、有角、有腰、而产于郡城者。曰哥窑荡,产于昆山者曰娄县,皆佳甚,须其种种之。

《徐光启·农政全书》《菱》

种法重阳后,收老菱角。用篮盛浸,河水内待二三月。发芽,随水浅深。长约三四尺许,用竹一根削作火通。口样钳住,老菱插入水底。若浇粪,用大竹打通节注之。
王祯曰:生食性冷,煮熟为佳。蒸作粉蜜和食之,尤美。江淮及山东,曝其实以为米。可以当粮,犹以橡为资也。
元扈先生曰:茎之嫩者,亦可为菜茹。
救饥

采菱角鲜大者,去壳生食。壳老及杂小者,煮熟食之。或晒其实,火燔以为米。充粮作粉,极白润宜人。服食家蒸曝,蜜和饵之。断谷长生,又云多食脏冷。损阳气,痿茎腹胀,满可暖。姜酒饮之,或含吴茱萸。咽津液即消。
《本草纲目》芰实释名
李时珍曰:其叶支散,故字从。支其角棱峭,故谓之菱。而俗呼为菱角也。昔人多不分别,惟王安贫,武陵记以三角四角者为芰,两角者为菱。左传屈到嗜芰,即此物也。尔雅谓之蕨,攗又。许慎说文云,菱楚谓之芰。秦谓之薢茩杨氏丹,铅录以芰为鸡头。离骚缉芰荷以为衣,言菱叶不可缉衣。皆误矣,按尔雅薢茩乃决明之名。非蕨攗也,又埤雅芰荷乃藕上出。水生花之茎,非鸡头也。与菱同名,异物。许杨二氏失于详考,故正之。
集解

陶弘景曰:芰实庐,江间最多。皆取火燔以为米,充粮今多蒸暴食之。
苏颂曰:菱处处有之,叶浮水上。花黄白色,花落而实生。渐向水中乃熟实有二种,一种四角,一种两角。两角中又有嫩皮,而紫色者谓之浮菱。食之尤美,江淮及山东人暴其实,以为米代粮。李时珍曰:芰菱有湖泺处,则有之。菱落泥中,最易生发。有野菱家菱,皆三月生。蔓延引叶浮水上,扁而有尖光。面如镜叶下之,茎有股如虾股。一茎一叶,两两相差。如蝶翅状,五六月开小白花。背日而生,昼合宵炕随月转移。其实有数种,或三角四角;或两角无角。野菱自生湖中,叶实俱小。其角硬直,刺人其色嫩青老。黑嫩时,剥食甘美。老则蒸煮食之,野人暴乾,剁米为饭,为粥,为糕,为果皆可代粮。其茎亦可暴,收和米作饭,以度荒。歉盖泽农有利之物也。家菱种于陂塘,叶实俱大。角软而脆,亦有两角。弯卷如弓形者,其色有青,有红,有紫。嫩时剥食皮,脆肉美。盖佳果也。老则壳黑,而硬坠入泥中。谓之乌菱,冬月取之风乾为果。生熟皆佳,夏月以粪水浇其叶。则实更肥美,按段成式酉阳杂俎云,苏州折腰菱多。两角荆州郢城菱三角,无刺可以挼挲。汉武帝昆明池,有浮根菱。亦曰:青水菱叶没水下,菱出水上。或云:元都有鸡翔菱碧色,状如鸡飞。仙人凫伯子常食之。
气味

甘平无毒
孟诜曰:生食性冷,利多食。伤人脏腑,损阳气。痿茎生蛲虫水族中,此物最不治病。若过食,腹胀者可暖。姜酒服之,即消。亦可含吴,茱萸咽津。
李时珍曰:仇池笔记言,菱花开背,日芡花开。向日故菱寒,而芡暖。别录言,芰实性平,岂生者性冷。而乾者则性平与。
主治

别录曰:安中补五脏,不饥轻身。
陶弘景曰:蒸暴和蜜饵之,断谷长生。
苏颂曰:解丹石毒。
李时珍曰:鲜者解伤寒,积热止消渴,解酒毒,射菵毒。臞仙曰:捣烂澄粉,食补中延年。
芰花气味


芰花主治

李时珍曰:入染须发方。
乌菱壳主治

李时珍曰:入染须发方,亦止泄痢。

《高濂遵生八笺》《菱科》

夏秋采之,去叶去根,惟留梗上圆科。如法熟食,亦佳。糟食更美,野菜中第一品也。

《菱角粉》

去皮如治藕法,取粉。

《直省志书》《宛平县》

物产菱御,河者甚香。

《宁国县》

土产多小菱,青菱间有之。

《高邮州》

物产菱有三种,红家菱,青家菱,野菱出南湖者佳,俗称为湖西菱。

《吴县》

物产菱有红绿。色鲜而大者,最迟。俗呼雁来红馄饨,处处有之。唯腰菱产于太湖滨。

《长洲县》

物产菱有红白二种。白者名馄饨菱,红者名老红菱。又一种特大色红味鲜美,名顾姚。荡荡系两姓,合有也。

《昆山县》

土产菱出娄县村者,大而味美。

《上海县》

物产菱,西南之郊。洼田及人家池沼,多种之有青红二种。红者最早,七月初即生。名水红菱,稍迟而大者曰雁来青。曰鹦哥,青青而大者,曰馄饨菱。

《秀水县》

物产菱红有三种,沙角环菱锅荡青有二种。馄饨菱,尖角菱,俗名鬼矗菱。

《乌程县》

物产菱有青,有红,有两角,有四角。晚秋竹箔曝乾,名风菱。野菱最小,角多刺。

《山阴县》

物产菱小者为刺菱,巨者为大菱。四角者为沙角菱,产莫盛于山阴。每岁八月,菱舟环集鉴湖中。

菱部艺文一

《屈建论》晋·孙楚

加笾之品菱芰存焉。楚多陂塘,菱所生久自嗜之。而抑按宰祝,既毁就养。无方之礼,又失奉死如生之义。夺平素,欲建何忍焉。

《谢赉菱启》梁·庾肩吾

上林紫水杂蕴藻,而俱浮云梦清。池间芙蓉,而外发珍踰百味。来荐画盘,恩重千金遂沾菲。席凌霜朱橘愧。此开颜含露,蒲桃惭其不䬼。

《非国语》唐·柳宗元

屈到嗜芰将死,戒其宗老曰:苟祭我必以芰。及祥宗老将荐芰,屈建命去之。曰:国君有牛享,大夫有羊馈。士有豚犬之奠,庶人有鱼炙之荐,笾豆脯醢则上下共之。不羞珍异,不陈庶侈,夫子其以私欲,干国之典遂不用。

非曰:门内之理,恩掩义父子恩之至也。而芰之荐,不为愆义。屈子以礼之末,忍绝其父将死之言。吾未敢贤乎,尔也。苟荐其羊馈,而进芰于笾。是固不为非礼之言,斋也。曰:思其所嗜,屈建曾无思乎。且曰:违而道,吾以为逆也。

《屈到嗜芰论》宋·苏轼

甚矣子厚之陋也,子木楚卿之贤者也。夫岂不知为人子之道,事死如事生。况于将死,丁宁之言弃,而不用人情之所忍乎。是必有大不忍于此者,而夺其情也夫。死生之际,圣人严之。薨于路寝不死,于妇人之手。至于结冠缨启手足之末,不敢不勉其于死生之变。亦重矣。父子平日之言,可以恩掩义。至于死生,至严之际,岂容以私害公乎。曾子有疾,称君子之所贵乎。道者三,孟僖子卒使其子学礼,于仲尼管仲病劝。桓公去三竖,夫数君子之言。或主社稷,或勤于道德,或训其子孙,虽所趣不同。然皆笃于大义,不私其躬也。如是今,赫赫楚国。若敖氏之贤,闻于诸侯。身为正卿死,不在民而口腹是。忧其为陋,亦甚矣。使子木行之,国人诵之,太史书之,天下后世不知夫子之贤,而惟陋。是闻子木其忍为此乎,故曰:是必有大不忍者,而夺其情也。然礼之所谓思其所乐,思其所嗜此言。人子追思之道也。曾晰嗜羊枣,而曾子不忍食。父没而不能读,父之书母。没而不能执母之器,皆人子之情自然也。岂待父母之命邪,今荐芰之事。若出于子,则可自其父母。则为陋耳。岂可以饮食之故,而成父莫大之陋乎。曾子寝,疾曾元难于易。箦曾子曰:君子之爱人也,以德细人之爱人也。以姑息若以柳子之言为然。是曾元为孝子,而曾子顾礼之末,易箦于病革之中。为不仁之甚也。中行偃死,视不可含。范宣子盟而抚之,曰:事吴敢不如事主,犹视栾怀子。曰:主苟终所不嗣事于齐者,有如河乃瞑。呜呼,范宣子知事吴为忠于主,而不知报齐以成夫子。忧国之美,其为忠。则大矣,古人以爱恶比之美疢。药石曰:石犹生我疢之美者,其毒滋多。由是观之,柳子之爱屈,到是疢之美子木之违父。命药石也哉。
《菱芰辩》明·杨慎
武陵记,四角三角曰芰,两角曰菱。其字不一,说文作菱,注曰:楚谓之芰,秦谓之薢,茩芰菱也,果也。薢茩决明也,菜也。殊已混洧。相如赋外,发芙蓉䔖华,则芡实也。又相如凡物篇云,菱从遴字,作。尔雅䔖蕨攗即决明也,尔雅注作决光。马大年懒真子录,误作英光史。绳祖已辩之。黄公绍云,许慎所注。合是菜也,又国语屈到嗜芰。盖决明之菜,非水中芰也。审矣,尔雅既以水中之芰。释菜说文,又以菜释水中之芰。由菱名不一,所以致惑。今按菱今之菱角,芰今之鸡头。楚辞缉芰荷以为衣,若是菱叶不可为衣也。缘楚人名菱为芰,所以致后世解二物不分。又以决明参之愈益,淆乱楚人名菱。为芰见尔雅,疏得此一解。可破前数说之纷纷矣。

菱部艺文二〈诗词〉《采菱歌》宋·鲍照

鹜舲驰桂浦,息棹偃椒潭。箫弄澄湘北,菱歌清汉南。


弭榜搴蕙荑,停唱纫薰若。含伤舍泉花,营念采云萼。


睽阔逢暄新,悽怨值妍华。秋心不可荡,春思乱如麻。


要艳双屿里,望美两洲间。袅袅风出浦,容容日向山。


烟曀越嶂深,箭迅楚江急。空抱琴中悲,徒望近关泣。


缄叹凌珠渊,收慨上金堤。春芳行歇落,是人方未齐。


思今怀近忆,望古怀远识。怀古复怀今,长怀无终极。

《采菱曲》齐·王融

炎光销玉殿,凉风吹凤楼。雕辎傃平隰,朱棹泊安流。金华妆翠羽,鹢首画飞舟。荆姬采菱曲,越女江南讴。腾声翻叶静,散响谷云浮。良时时一遇,佳人难再求。

《江上曲》谢朓

易阳春草出,踟蹰日已暮。莲叶何田田,淇水不可渡。愿子淹桂舟,时同千里路。千里既相许,桂舟复容与。江上可采菱,清歌共南楚。

《采菱曲》梁武帝

和云菱歌女,解佩戏江阳。

江南稚女珠腕绳,金翠摇首红颜兴。桂棹容与歌采菱,歌采菱心未怡,翳罗袖望所思。

《采菱曲》简文帝

菱花落复合,桑女罢新蚕。桂棹浮星艇,徘徊莲叶南。

《采菱曲》江淹

秋日心容与,涉水望碧莲。紫菱亦可采,试以缓愁年。参差万叶下,泛漾百流前。高彩隘通壑,香气丽广川。歌出棹女曲,舞入江南弦。乘鼋非逐俗,驾鲤乃怀仙。众美信如此,无恨在清泉。

《咏小儿采菱》刘孝绰

采菱非采绿,日暮且盈舠。踟蹰未敢进,畏欲比残桃。

《采菱曲》徐勉

相携及嘉月,采菱渡北渚。微风吹棹歌,日暮相容与。采采不能归,望望方延伫。傥逢遗佩人,预以心相许。

《采菱曲》陆罩

参差杂荇枝,田田竞荷密。转叶任香风,舒花影流日。戏鸟波中荡,游鱼菱下出。不与文王嗜,羞持比萍实。

《采菱曲》江洪

风生绿叶聚,波动紫茎开。含花复含实,正待美人来。


白日和清风,轻云杂高树。忽然当此时,采菱复相遇。

《采菱曲》费昶

妾家五湖口,采菱五湖侧。玉面不关妆,双眉本翠色。日斜天欲暮,风生浪未息。宛在水中央,空作两相忆。

《采菱词》唐·储光羲

浊水菱叶肥,清水菱叶鲜。义不游浊水,志士多苦言。潮没具区薮,潦深云梦田。朝随北风去,暮逐南风旋。浦口多渔家,相与邀我船。饭稻以终日,羹莼将永年。方冬水物穷,又欲休山樊。尽室相随从,所贵无忧患。

《菱》李峤

钜野韶光暮,东平春溜通。影摇江浦月,香引棹歌风。日色翻池上,潭花发镜中。五湖多赏乐,千里望难穷。

《江行无题》钱起

细竹渔家路,晴阳看结罾。喜来邀客坐,分与折腰菱。

《采菱行》刘禹锡

白马湖平秋日光,紫菱如锦綵鸳翔。荡舟游女满中央,采菱不顾马上郎。争多逐胜纷相向,时转兰桡破轻浪。长鬟弱袂动参差,钗影钏文浮荡漾。笑语哇哇顾晚晖。蓼花缘岸扣舷归,归来共到市桥步。野蔓系船萍满衣,家家竹楼连广陌。下有连樯多估客,携觞荐芰夜经过。醉蹋大堤相应歌,屈平祠下沅江水。月照寒波白烟起,一曲南音此地闻。长安北望三千里。

《看采菱》白居易

菱池如镜净无波,白点花稀青角多。时唱一声新水调,谩人道是采菱歌。

《采菱曲》戎昱

涔阳女儿花满头,毵毵同泛木兰舟。秋风日暮南湖里,争唱菱歌不肯休。

《和资政侍郎采菱》宋·梅尧臣

紫角菱实肥,青铜菱叶老。孤根未能定,不及寒塘草。

《食菱》苏辙

野沼涨清泉,乌菱不值钱。蟹肥螯正满,石破髓方坚。节物秋风早,樽罍夜月偏。令人思淮上,小舫藕如椽。

《采菱舟》金·张秦娥

散策下松亭,水清鱼可数。却上采菱舟,乘风过南浦。

《采菱女》元·贡师泰

落日照淮甸,中流荡回光。窈窕谁家女,采菱在横塘。风吹荷叶底,忽见红粉妆。红妆背人去,惊起双鸳鸯。鸳鸯去复来,烟水空茫茫。

《采菱曲》杨维桢

若下清塘好,清塘胜若耶。鸳鸯飞镜浦,鸂𪆟睡银沙。两桨夹螳臂,双榔交犬牙。照波还自惜,艳色似荷花。袖惹红萍湿,裙牵翠蔓斜。大堤东过客,背面在蒹葭。日落江风起,清歌杂笑哇。

《吴下竹枝词》前人

三箬春深草色齐,花间荡漾胜耶溪。采菱三五唱歌
去,五马行春驻大堤。

《天池芰荷》黄棠

荷芰纷纷绿涨浮,天池风景胜瀛洲。于今万仞青山顶,分得银河一派流。

《西湖竹枝词》杨庆源

采菱女儿新样妆,瓜皮船小水中央。郎心只如菱刺短,妾情还比藕丝长。

《采菱曲》郭翼

湖湾小妇歌采菱,荡舟曲曲花相迎,花开镜里摇明星。摇明星,妒华月。郎不归,怨花发。

《和西湖竹枝词》释文信

湖上采菱菱湿衣,泥中取藕藕得归。怪杀鸳鸯不独宿,却嫌鸂𪆟傍人飞。

《采菱曲》明·蒋山卿

鹜舲乘滉漾,弭棹弄涟漪。拾叶萦荷盖,牵丝乱荇枝。比镜那能照,为盘讵易持。望美徒延伫,日暮重相思。


新妆丽且鲜,越女斗婵娟。飘风落红粉,溅水湿花钿。紫茎牵更直,碧叶聚能圆。采摘将谁寄,私心祇自怜。

《采菱词》张元凯

菱角何纤纤,菱叶何田田。鸳鸯与鸂𪆟,对对浮晴川。采菱白晰郎,荡桨后复前。偶逢西家姝,隔浦来采莲。娇容入花乱,素腕随荇牵。要住语绸缪,风动裙带偏。采采忘采角,但采叶在船。赠我双莲子,庶几不空还。

《题采菱图》王璲

湖南风信起,湖北浪花多。欲唱采莲曲,翻成采菱歌。采菱歌断汀洲暮,何处却寻归去路。谁摇兰艇笑相迎,灯火遥生白蘋渡。
苕溪余旧所经游,秋高气凄风清。水落远近渔歌更唱互答,舟行沿洄恍若世外。别来不知几寒暑矣,吴中徐希孟携谢孔昭,所临松雪翁采菱图。索诗为作,吴歌题其上。不能不动,江南之思也。吴人王汝玉书于玉堂,京署时永乐己丑上巳日也。

《采菱图》杜琼

苕溪秋高水初落,菱花已老菱生角。红裙绿髻谁家人,小挺如梭不停泊。三三两两共采菱,纤纤十指寒如冰。不怕指寒并刺损,只恐归家无斗升。湖州人家风俗美,男解耕田女丝枲。采菱即是采桑人,又与家中助生理。落日青山敛暮烟,湖波十里镜中天。清歌一曲循归路,不似耶溪唱采莲。

《题菱科图》王鸿渐

采菱科,采菱科,小舟日日临清波。采得菱来馀几何,竟无人唱采菱歌。风流无复越溪女,但采菱科救饥馁。

《采菱歌》朱积

芳洲摇曳青蘋晚,兰桡十里衣香乱,齐搴皓腕松金钏。松金钏,溅罗衣。荡轻桨,月中归。

《采菱曲》钱宰

绿柳横塘曲,沧湾是妾家。菱歌不解唱,秋水照荷花。


落日浣纱渚,菱歌唱晚风。解衣濯秋水,乘月采芙蓉。

《采菱曲》金銮

采菱秋水旁,惊起双鸳鸯。独自唱歌去,风吹荇带长。

《采菱曲》王世贞

蜻蜓刺水去,不复畏欹斜。渠自爱菱角,侬自爱菱花。

《采菱曲》郭子直

采菱复采菱,采采日已暮。贪看马上郎,迷却花间渡。

《采菱歌》齐莱名

驾舲向深潭,渡口风正急。日暮采菱回,烟沈秋浦碧。

《鹊桥仙》宋·张镃

连汀接溆萦蒲带,藻万镜香浮光满。湿烟吹霁木兰轻,照波底红娇翠婉。 玉纤采处银笼,携去一曲山长水远。彩鸳双惯贴人飞,恨南浦离多梦短。

菱部选句

楚屈原《离骚》:制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宋玉《招魂》:芙蓉始发,杂芰荷些。
汉刘向,九叹芙蓉,盖而菱华车兮,紫贝阙而玉堂。司马相如《上林赋》:咀嚼菱藕。
魏曹植九咏遇游女于水裔,探菱花而结词。
晋左思《蜀都赋》:绿菱红莲。
郭璞《江赋》:鳞被芰荷,攒布水蓏。翘茎瀵蕊,濯款散裹。流光潜映,景炎露火。〈又〉忽忘夕而宵归,咏采菱以扣舷。
潘岳《西征赋》:凫跃鸿渐,唼喋菱芡。
唐上官仪诗:密树风烟积,回塘荷芰新。
储光羲诗:深潭菱叶疏。
李白诗:郎听采菱女一道,夜歌归。
杜甫诗:况资菱芡足庶,结茅茨回。〈又〉城晚通云,雾亭深到芰荷。〈又〉隔沼连香芰。〈又〉水果剥菱芡。〈又〉采菱寒刺土。
钱起诗:渚禽菱芡足,不向稻粱争。
刘禹锡诗:艳歌呈几曲,江畔采新菱。
柳宗元诗:朵颐进芰实。
韩愈诗:菱叶故穿萍。
孟郊诗:菱翻紫角利。
张籍诗:翻芰紫角稠。
李贺诗:菱科映青罩。〈又〉泻酒木兰椒叶。盖病容扶起,种菱丝。
白居易诗:菱风香散漫。
李益诗:菱花覆碧渚。
万齐融诗:垂菱布藻,如妆镜。
陆龟蒙诗:水国烟乡足芰荷。
薛逢诗:日中渐见菱花舒。
韦庄诗:十亩菱花晚镜清。
曹唐诗:碧花菱角满潭秋。
宋陈尧佐诗:堆盘菱熟胭脂角,藉藻鲈鲜淡墨鳞。林逋诗:含机绿锦翻新叶,满箧青铜莹古花。
司马光诗:光翻芰叶齐。
王安石诗:菱角蜻蜓翠蔓深。
杨万里诗:新菱剥酽红。
陆游诗:深红菱角密覆水。〈又〉何时却泛耶溪路,临听菱歌四面声。
陶弼诗:转叶香随风,舒花影凌日。
虞可斋诗:芰荷风起动清秋。
元萨都刺诗:酒渴冰盘破紫菱。
明李蓘诗:采菱莫近秋,驾船莫近洲。秋菱刺伤指,洲浅风难使。

菱部纪事

国语屈到嗜芰有疾,召其宗。老而属之曰:祭我必以芰。及祥宗老,将荐芰。屈建命去之,宗老曰:夫子属之。子木曰:不然。夫子承楚国之政,其法刑在民。藏在王府上之,可以比先王下之。可以训后世,维微楚国诸侯莫不誉其祭,典有之。曰:国君有牛享,大夫有羊馈,士有豚犬之奠,庶人有鱼炙之荐,笾豆脯醢。则上下共之不羞珍异,不陈庶侈。夫子不以其私欲,干国之典遂不用。
《淮南子》:楚灵王作章华之台,弃疾承民之怨。而立公子,比百姓避而去之。乃食菱饮水,枕槐而死。
《说苑》:莒穆公有臣曰朱厉附事,穆公不见识焉。冬处于山林,食杼栗夏。处洲泽食菱藕,穆公以难死。朱厉附将往死之,其友曰:子事君而不见识焉,今君难吾子死之意者,其不可乎。朱厉附曰:始我以为君不我知也。今君死而我不死,是果不知我也。吾将死之以激天下,不知其臣者遂往死之。
《列仙传》:老莱子菹芰为食。
《洞冥记》:旦露池西有灵池。方四百步有连,钱荇浮根菱倒枝。藻连钱荇荇如钱,文浮根菱根出。水上叶沈波下实细,薄皮甘香叶半青。半黄霜降弥美,因名青水菱也。倒枝藻者,枝横倒水中。长九尺馀如结网,有野鸭秋凫。及鸥鹥来翔,水上入此草中。皆不得出,如缯网也,亦名水网藻。
有元都翠水,水中有菱。碧色状如鸡,飞亦名翔。鸡菱仙人凫伯子,常游翠水之涯。采菱而食之,令骨轻举身生毛羽也。
《拾遗记》:昭帝元始元年。穿淋池有倒生菱,茎如乱丝。一花千叶根浮水上,实沈泥中名紫泥。菱食之不老。《汉书·龚遂传》:遂为渤海太守,秋冬课收敛,益畜果实菱芡。
《谢承后汉书》:袁闳父贺为彭城,相亡闳到郡迎丧。饥食菱芡,渴饮行潦。
《广志》:钜野大菱,大于常菱。
淮汉之南,凶年以芰为蔬。
《太康地记》:武昌南湖通江夏有水,冬则涸。于时靡所产植,陶太尉立塘以遏水。常自不竭,因取琅琊郡隔湖鱼菱以著湖内。菱甚甘美,异于他所。
《续豫章记》:王邻隐西山顶,菱角巾又尝。就人买菱,脱顶巾贮之叹,曰:此巾名实相副矣。
《南齐书·魏灵敏传》:会稽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九十,老耄无所知,父笃癃病,母不安其室。值岁饥,三女相率于西湖采菱莼,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里称为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伤茕独,誓不肯行。祖父母寻相继卒,三女自营殡葬,为庵舍墓侧。《南史·徐勉传》:勉尝为书戒其子崧曰:中年聊于东田开营小园。渎中并饶荷䓈,湖里殊富芰莲。虽云人外,城阙密迩,亦雅有情趣。
《鱼弘传》:弘为湘东王镇西司马,述职西上,道中乏食,缘路采菱,作菱米饭给所部。弘度之所,后人觅一菱不得。
《三国典略》:齐师伐梁,梁以粮运不继。调市人馈军,建康孔奂以菱屑为饭。用荷叶裹之,一宿之间得数万裹。
《陈书·孙玚传》:玚性通泰,有财物散之亲友。其自居处,颇失于奢豪,庭院穿筑,极林泉之致,歌童舞女,当世罕俦,宾客填门,轩盖不绝。及出镇郢州,乃合十馀船为大舫,于中立亭池,植荷芰,每良辰美景,宾僚并集,泛长江而置酒,亦一时之胜赏焉。
《洛阳伽蓝记》:光宝寺在西阳门外,园中有一海。号咸池,葭芙被岸菱。荷覆水,青松翠竹罗生其旁。
《酉阳杂俎》:今人但言菱芰诸解。草木书亦不分,别惟王安贫武陵记言,四角三角曰芰,两角曰菱。今苏州折腰菱多两角,成式曾于荆州。有僧遗一斗,郢城菱三角,而无刺可以节莎。
《南唐近事》:金陵城北有湖。周回十数里,幕府鸡笼二山环其西,钟阜蒋山诸峰。耸其左名园,胜境掩映如画六朝,旧迹多出其间。每岁菱藕,罟网之利。不下数十千,建康实录。所谓元武湖是也。
《宋史·礼志》:荐新太宗景祐三年,礼官宗正请每岁夏季月荐果,以芡以菱。
《郭进传》:进为洺州团练使于城四面植柳,壕中种荷芰蒲薍,后益繁茂。郡民见之有垂涕者,曰:此郭公所种也。
《苏轼传》:轼知杭州,杭本近海,地泉咸苦,居民稀少。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井,民足于水。湖水多葑,自唐及钱氏,岁辄浚治,宋兴,废之,葑积为田,水无几矣。漕河失利,取给江潮,舟行市中,潮又多淤,三年一淘,为民大患,六井亦几于废。轼见茅山一河专受江潮,盐桥一河专受湖水,遂浚二河以通漕。复造堰闸,以为湖水蓄泄之限,江潮不复入市。以馀力复完六井,又取葑田积湖中,南北径三十里,为长堤以通行者。吴人种菱,春辄芟除,不遗寸草。且募人种菱湖中,葑不复生。收其利以备修湖。
《致虚阁杂俎》:七夕,徐婕妤雕镂,菱藕作奇花异鸟攒于水晶盘中。以进上极其精巧,上大称赏。赐以珍宝无数上对之,竟日喜不可言。至定昏时,上自散置宫中几。上令宫人暗中摸取,以多寡精粗为胜负。谓之斗巧以为欢笑。
《庐陵诗注》:京师卖五岳宫菱。
《后山诗话》:某守与客行林下,曰:柏花十字裂。顾客对其倅,晚食菱方得对。云:菱角两头尖。皆俗谚,全语也。《石湖诗注》:蜀中无菱,至蜀州西湖始见之。
《白岳行记》:九月九日,由谢村取馀杭。道曲溪浅渚,被水皆菱角,有深浅红,及惨碧三色。舟行掬手可取,而不设塍堑。僻地淳俗此亦可见。余酒渴思解,奴子康素工掠食。偶一命之,甚资。咀嚼平生耻,为不义。此其愧心者也。
遵生八笺旧,闻莼生越之湘。湖初夏思,莼每每往彼采食,今西湖三塔基旁。莼生既多,且美。菱之小者俗谓野菱,亦生基畔。夏日剖食,鲜甘异常。人少知其味者,余每采莼剥菱作野人芹。荐此诚金波玉液精津碧荻之味,岂与世之羔烹兔炙。较椒馨哉。供以水蔌啜以松醪,咏思莼之。诗歌采菱之曲,更得呜呜。牧笛数声,渔舟款乃相答。使我狂态陡作两腋风生,若彼饱膏腴者,应笑我辈寒淡。
《江宁府志》:大板红菱入口,如冰雪不待咀,唼而化。《归安县志》:菱湖在县东南四十二里,其地产菱故名。居人采菱作菱米,以备凶。又为百货,所集作水市。

菱部杂录

风俗通殿堂象,东井形刻为荷菱。荷菱皆水物,所以厌火也。
杜恕笃论夫萍之,浮与菱之浮相似也。菱植根萍随。波是以尧舜,叹巧言之乱。德仲尼恶,紫之夺朱。《物类相感志》:菱煮过,以矾汤焯之,红绿如生。
煮菱要青,用石灰水拌过。先洗去灰,煮则青。
学斋呫哔,前辈笔记小说固有字误,或刊本之误。因而后生,末学不稽考本出处,承袭谬误,甚多。今略举其一端如马。大年永卿著懒,真子录。辩王逸注,楚词以芰为菱,秦人曰薢茩之误。当矣。惜其字有差误,义遂不著。永卿谓:尔雅薢茩英光。注云:英明也。或云:菱也。关西谓之薢茩。又尔雅云:菱厥捃。注今水中芰。此皆马所记也。今余考尔雅正本,则云:薢茩芵光。注:芵明也,即今决明也。或曰:䔖也,字从,非从。及至菱厥捃。然后从淩。注水中芰也。则是䔖与菱其为二物,不同。王逸误引陆生之䔖,曰:薢茩而为水中之菱。其失明甚而马,又并以从水两菱字。交證且误以芵光芵明为英光,英明此马大年之误。尤可哂也。
《老学庵笔记》:芰菱也,今人谓卷荷。为伎,荷伎立也。卷荷出,水面亭亭植立,故谓之伎荷。或作芰,非是白乐。天池上早秋诗云:荷芰绿参差,新秋水满池。乃是言荷及菱二物耳。
三柳轩杂识菱花,为水客。
瓶花谱二品,八命白菱。
花历七月菱花乃实,九月芰荷化为衣。

菱部外编

《太平广记》:贞元中湘潭,尉郑德璘家居长沙。有亲表居江夏,每岁一往省焉。中间涉洞庭,历湘潭多遇老叟。掉舟而鬻菱芡,虽白发而有少容德。璘与语多,及元解诘。曰:舟无糗粮,何以为食。叟曰:菱芡耳。德璘好酒长,挈松醪春过江夏。遇叟无不饮之,叟饮亦不甚愧荷德璘抵,江夏将返长沙。驻舟于黄鹤楼下,旁有鹾贾韦生者。乘巨舟亦抵于湘潭,其夜与邻舟。告别饮酒,韦生有女居于舟之舵。楼邻女亦,来访别二女。同处笑语,夜将半闻江中有秀才吟诗。曰:物触轻舟心自知,风恬浪静月光微。夜深江上解愁思,拾得红蕖香惹衣。邻舟女善笔札因,睹韦氏妆奁中。有红笺一幅,取而题所闻之句。亦吟哦良久,然莫晓谁人所制也。及旦东西而去,德璘舟与韦氏舟。同离鄂渚信宿及暮,又同宿至洞庭之畔。与韦生舟楫,颇以相近。韦氏美而艳,琼英腻云莲。蕊莹波露濯,蕣姿月鲜珠彩于水窗中。垂钓德璘因窥见之,甚悦。遂以红绡一尺,上题诗曰:纤手垂钩对水窗,红蕖秋色艳长江。既能解佩投交甫,更有明珠乞一双。强以红绡惹其钩,女因收得吟玩久之。然虽讽读,终不能晓其义。女不工刀札又耻无以报,遂以钩丝而投夜。来邻舟女所题红笺者,德璘谓女所制。疑思颇悦,喜畅可知。然莫晓诗之意,义亦无计。遂其款曲,由是女以所得红绡。系臂自爱惜之,明月清风韦舟遽扬帆而去。风势将紧波涛,恐人德璘。小舟不敢同越,然意殊恨恨,将暮有渔人语,德璘曰:向者贾客巨舟已,全家没于洞庭耳。德璘大骇神思恍惚,悲惋久之不能排抑。将夜为吊江姝诗二首,曰:湖面狂风且莫吹,浪花初绽月光微。沈潜暗想横波泪,得共鲛人相对垂。又曰:洞庭风软荻花秋,新没青蛾细浪愁。泪滴白蘋君不见,月明江上有轻鸥。诗成酹而投之,精贯神祇至诚。感应遂感水神,持诣水府。府君览之,召溺者数辈。曰:谁是郑生所爱。而韦氏亦不能晓其来由,有主者搜臂见红绡而语府君。曰:德璘异日,是吾邑之明宰。况曩有义相及,不可不曲活尔。命因召主者携韦氏,送郑生。韦氏视府君乃一老叟,也逐主者。疾趋而无所碍道,将尽睹一大池碧水汪。然遂为主者,推堕其中。或沈或浮亦甚困苦。时已三更,德璘未寝。但吟红笺之诗,悲而益苦。忽觉有物触舟,然舟人已寝。德璘遂秉炬,照之见衣服。綵绣似是人物,惊而拯之,乃韦氏也。系臂红绡尚在,德璘喜骇。良久女苏息,及晓方能言。乃说府君感君而活我命,德璘曰:府君何人也。终不省悟,遂纳为室。感其异也,将归长沙后三年。德璘当调选,欲谋醴陵令。韦氏曰:不过作巴陵耳。德璘曰:子何以知。韦氏曰:向者水府君言,是吾邑之明宰。洞庭乃属巴陵,此可验矣。德璘志之,选果得巴陵令。及至巴陵县,使人迎韦氏。舟楫至洞庭,侧值逆风不进。德璘使佣篙工者五人而迎之,内一老叟挽舟。若不为意,韦氏怒而唾之。叟回顾曰:我昔水府活汝,性命不以为德,今反生怒。韦氏乃悟,恐悸召叟登舟拜。而进酒果叩头,曰:吾之父母当在水府,可省觐否。曰:可须臾舟楫,似没于波。然无所苦,俄到往时之。水府大小,倚舟号恸访其父母。居止俨,然第舍与人世无异。韦氏询其所须,父母曰:所溺之物皆能至此,但无火化所食。唯菱芡耳。持白金器数事,而遗女。曰:吾此无用处,可以赠尔。不得久停,促其相别。韦氏遂哀恸,别其父母。叟以笔大书韦氏巾,曰:昔日江头菱芡人,蒙君数饮。松醪春活君,家室以为报。珍重长沙。郑德璘书讫叟遂为仆侍,数百辈自舟迎归。府舍俄顷,舟却出于湖畔。一舟之人咸有所睹,德璘详诗意。方悟水府老叟乃昔日鬻菱芡者,岁馀有秀才崔希周投诗卷,于德璘内。有江上夜拾得芙蓉诗,即韦氏所投德璘红笺诗也。德璘疑诗乃诘希周,对曰:数年前泊轻舟于鄂。渚江上月明时,尚未寝有微物触舟,芳馨袭鼻。取而视之乃一束芙蓉也。因而制诗既成,讽咏良久。敢以实对德璘叹,曰:命也。然后更不敢越洞庭,德璘官至刺史。

芡部汇考

《释名》
《芡》《周礼》       《鸡壅》《庄子》
《卵菱》《管子》      《芡实》《本经》
《鸡头》《本经》      《雁喙》《本经》
《雁头》《古今注》     《蔿子》《别录》
《鸿头》《纲目》      《水流黄》《谈圃》
《䓈菜》《图经》

芡图


《周礼》《天官》
笾人掌四笾之实,加笾之实,菱,芡,栗,脯,菱,芡,栗,脯。
〈订义〉郑康成曰:菱芰也,芡鸡头也。重言之者,以四物为八笾也。 郑锷曰:菱芡之类,皆生于水。以类推之,则取物之深远者。所以致其物之难得也。
《地官》
大司徒之职,以土会之法,辨五地之物生。二曰川泽,其植物宜膏物。
〈订义〉郑氏曰:膏当为櫜字之误也。莲芡之属,有櫜韬。

《扬雄方言》《杂释》

䓈芡鸡头也,北燕谓之䓈。青徐淮泗之间,谓之芡南。楚江湘之间,谓之鸡头。或谓之雁头,或谓之乌头。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芡法》

一名鸡头,一名雁啄。即今芰子是也,由子形上花似鸡冠。故名曰鸡头。八月中收取擘,破取子散著池中,自然生也。

《陆佃埤雅》《芡》

芡叶似荷,而大其上有数十蹙。衄如沸梂,生而有芒刺其中。有米可以济饥,传云:莲芡之属,有櫜韬。一名鸡头,盖其蓬鐏似鸡首。故曰鸡头。一名鸡壅,庄子曰:药也,其实堇也。桔梗也,鸡壅也。豕零也,是时为帝者也。此言贵贱更事也,当其所须则贵。虽用而缓,则贱。岂有常也哉,俗云:荷华日舒夜,敛芡华昼。合宵炕此阴阳之异也。方言曰:北燕谓之䓈,青徐淮泗之间。谓之芡;南楚江淮之间,谓之鸡头。或谓之雁头,状盖似禽鸟之首。故取以名之,周官笾人加笾之实。菱芡栗脯菱芡取之水栗脯,取之陆。所谓笾豆之实,水陆之品也。

《罗愿尔雅翼》《芡》

芡鸡头也,幽州人谓之雁头。叶如荷,而大叶上蹙衄。如沸有芒刺,兼有觜若鸡雁之头。又名雁啄,实内有米圆白如珠。久食宜人,说者曰:小儿食不能长大。故驻年或曰:芡实盖温平耳。然食之,必枚食而细嚼。足以致上池之津,故能益人。犹如马齧,短草则肥。悦今芡,与菱皆水物。而性异,芡华向日,菱华背日。其阴阳向背不同,故损益亦不同也。周礼亦以为加笾之实,龚遂为渤海太守。劝民冬益畜果,实菱芡。淮南子曰:鸡头已瘘许。叔重以鸡头为水中芡,愈头之疾。按上下文狸头,愈鼠鸡头已。瘘䖟散积,血啄木愈龋此类之可推者。详书本意,皆谓此禽虫平。日所啄食,故能致此病。类可推寻,鸡头似不谓此。然或当亦能,已瘘尔。此物水草陂泽,多有陶隐居。乃云:此即今蔿子,形上花似鸡冠。故名鸡头,鸡冠乃陆草。长五六尺,干叶皆红。其花正红状如鸡冠,何预芡耶。庄子鸡壅,疏云鸡头草也。服之延年,韩文公诗云:鸿头排刺,芡陈士良。云:有软根名䓈菜。

《王世懋瓜蔬疏》《芡》

芡一名鸡头果中之美味。而最补益人,然独杭州多而佳,京师产者形如刺猬。而有粳糯,糯而大者味胜。杭产吾地,俱不宜。然勤种之,鲜摘亦胜。

《徐光启·农政全书》《芡考》

王桢曰:芡苗生水中,叶大如荷。皱而有刺,花开向日。花下结实,故菱寒而芡暖。
又曰:鸡头作粉食之甚妙,河北沿溏泺,居人采之舂。去皮捣为粉,蒸煠作饼。可以代粮,龚遂守渤海。劝民秋冬益,蓄菱芡。盖谓其能充饥也。
救饥

采嫩根茎,煠熟食采实。人剥食之,蒸过烈日晒之,其皮即开。舂去,皮捣碎为粉。蒸煠作饼,皆可食。

《王象晋群芳谱》《芡》

秋间熟时,取实之。老者以蒲包,包之浸水中。三月间撒浅水,内待叶浮水面。移栽浅水,每科离二尺许。先以麻饼,或豆饼拌匀,河泥种。时以芦记,其根十馀日后,每科用河泥三四碗,壅之。
《本草纲目》芡实释名
陶弘景曰:此即今蔿子也。茎上花似鸡冠,故名鸡头。苏颂曰:其苞形类鸡雁头,故有诸名。
李时珍曰:芡可济俭歉,故谓之芡。鸡壅见庄子,无鬼篇。卵菱见管子,五行篇。扬雄方言云:南楚谓之鸡头,幽燕谓之雁头,徐青淮泗谓之芡子,其茎谓之蔿。亦曰:䓈郑樵通志以钩芺,为芡误矣。钩芺陆生草也。其茎可食,水流黄见下。
集解

别录曰:鸡头实生雷池,池泽八月采之。
韩保升曰:苗生水中,叶大如荷。皱而有刺,花子若拳大。形似鸡头,实若石榴。其皮青黑,肉白如菱米也。苏颂曰:处处有之,生水泽中。其叶俗名鸡头,盘花下结实。其茎嫩者名蔿,亦名䓈菜,人采为蔬茹。寇宗奭曰:天下皆有之,临水居人采子。去皮捣仁为粉,蒸煠作饼。可以代粮。
李时珍曰:芡茎三月生叶,贴水大于荷叶。皱文如縠蹙衄,如沸面。青背紫茎,叶皆有刺。其茎长至丈馀中,亦有孔有丝嫩者。剥皮可食,五六月生紫花,花开向日。结苞外有青刺,如猬刺。及栗毬之形,花在苞顶。亦如鸡喙,及猬喙剥开。内有斑驳,软肉裹子。累累如珠,玑壳内白米。状如鱼目,深秋老时。泽农广收烂,取芡子藏至囷石。以备荒歉,其根状如三棱,煮食如芋。
修治

孟诜曰:凡用蒸熟,烈日晒裂,取仁亦可,舂取粉用。李时珍曰:新者煮食,良入涩。精药连壳用,亦可按陈彦和暇,日记云,芡实一斗以防风,四两煎汤浸过用。且经久不坏。
气味

甘平涩无毒
陶弘景曰:小儿多食,令不长。
孟诜曰:生食多动,风冷气。
寇宗奭曰:食多不益脾胃,兼难消化。
主治

本经曰:湿痹腰脊膝痛,补中除暴疾。益精气,强志令耳目聪明,久服轻身不饥,耐老神仙。
陈日华曰:开胃助气。
李时珍曰:止渴益肾,治小便不禁,遗精白浊带下。
发明

陶弘景曰:仙方取此合莲实饵之甚益人。
苏恭曰:作粉食,益人胜于淩也。
苏颂曰:取其实及中,子捣烂暴乾。再捣筛,末熬金樱子煎和丸服之,云补下益。人谓之水陆丹。
李时珍曰:按孙升谈圃云,芡本不益人。而俗谓之水流黄何也。盖人之食芡,必咀嚼之。终日嗫嗫,而芡味甘平腴。而不食之者,能使华液流通。转相灌溉,其功胜于乳石也。淮南子云,狸头愈癙鸡头已。瘘注者云,即芡实也。
鸡头菜气味

咸甘平,无毒。
鸡头菜主治

李时珍曰:止烦渴,除虚热,生熟皆宜。
根气味

同茎
根主治

陈士良曰:小腹结气,痛煮食之。
附方

鸡头粥,益精气。强志意利耳目,鸡头实三合煮熟去。壳粳米一合,煮粥日日,空心食。〈经验方〉
玉锁丹治精,气虚滑用芡。实连茎,方见藕节下。四精丸治,思虑色欲过度。损伤心气,小便数遗精用。秋石白茯苓,芡实莲肉各二两,为末。蒸枣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空心盐汤,送下。〈永类方〉
分清丸治浊病,用芡实粉,白茯苓粉,黄蜡化蜜,和丸梧桐子大。每服百丸,盐汤下。〈摘元方〉
偏坠气块,鸡头根切片煮熟,盐醋食之。〈法天生意〉

《高濂遵生八笺》《芡实粥》

用芡实去壳,三合新者。研成膏,陈者作粉,和粳米三合煮粥食之。益精气,强智力聪耳目。

《鸡头粉》

取新者,晒乾去壳,捣之成粉。

《河上公服芡实散方》

乾鸡头实去壳,忍冬茎叶。拣无虫,污新肥者,即金银花也。乾藕各一斤,为片段于甑内。炊熟曝乾,捣罗为末,每日食后。忍冬汤,浸水服一钱匕。久服益寿延年,身轻不老。悦颜色,壮肌肤,健脾胃,去留滞,功妙难尽。久则自知。

《直省志书》《吴江县》

物产鸡头,实大而甘。植荡田中,北过苏州。南踰嘉兴,皆给于此浙之西湖,有之不及此也。

《无锡县》

土产鸡头,出鹅湖。华氏祖墓之旁,其产处不及百亩,每秋风乍起。香苞玉绽,万颗匀圆。使人忘饱,居民多取吴中所出,杂以入市。或临视采之,辄先置其根下。亦鲜有甚,真者数年来。万安乡,龙塘岸所生。差堪伯仲。

芡部艺文〈诗词〉《鸡头》唐·阙名

湖浪参差,叠寒玉水仙。晓转钵盘,绿淡黄根,老栗皱圆。染青刺短金罂,熟紫罗小,囊光紧蹙,一掬珍珠藏猬腹。丛丛引嘴,傍莲洲,满川恐作天鸡哭。

《初食鸡头有感》宋·欧阳修

六月京师暑雨多,夜夜南风吹芡嘴。凝祥池锁会灵园,仆射荒陂安可拟。争先园客采新苞,剖蚌得珠从海底。都城百物贵新鲜,厥价难酬与珠比。金盘磊落何所荐,滑台泼醅如玉。醴自惭窃食万钱,厨万口飘浮嗟病。齿却思年少在江。湖野艇高歌菱荇,里香新味全手自。摘玉洁沙磨软还美。一瓢固不羡五鼎,万事适情为可喜,何时遂买颍东田。归去结茅临野水。

《采芡》文同

芡盘圆圆开碧轮,东城壕中如叠鳞。汉南父老旧不识,日日岸上多少人。骈头鬅松露秋熟,绿刺红针割寒玉。提笼当筵破紫苞,老蚌一开珠一掬。吹台北下凝祥池,圃田东边仆射陂。如今两处尽湮没,异日此地名应驰。物贵新成味尤美,可惜飘零还入水。料得明年转更多,一匝清波流珠子。

《食鸡头》苏辙

芡叶初生绉如縠,南风吹开轮脱毂。紫苞青刺攒猬毛,水面放花波底熟。森然赤手初莫近,谁料明珠藏满腹。剖开膏液尚模糊,大盎磨声风雨速。清泉活火曾未久,满堂坐客分升掬。纷然咀噍唯恐迟,势若群雏方脱粟。东都每忆会灵沼,南国陂塘种尤足。东游尘土未应嫌,此物秋来日常食。

《食鸡头》前人

风开芡嘴铁为须,斧斫沙磨旋付厨。细嚼兼收上池水,徐咽还成沧海珠。佳客满堂须一斗,閒居赖我近平湖。多年不到会灵沼,气味宛然初不殊。

《鸡头》陶弼

三伏池塘沸,鸡头美可烹。香囊联锦破,玉指剥珠明。叶皱非莲盖,根甘似竹萌。不应徒适口,炎帝亦曾名。

《食鸡头》杨万里

江妃有诀煮珍珠,菰饭牛酥软不如。手劈鸡腮金五色,盘倾骊颔琲千馀。夜光明月供朝嚼,水府灵宫恐夕虚。好与蓝田餐玉法,编归辟谷赤松书。


三危瑞露冻成珠,九转丹砂鍊不如。鼻观温芳吹桂歇,齿根软熟剥胎馀。半瓯鹰爪中秋近,一炷龙涎丈室虚。却忆吾庐野塘畔,满山柿叶正堪书。

《鸡头》前人

龙宫失晓恼江妃,也养鸣鸡报早晖。要啄稻粱无半粒,只教满颔饱珠玑。

《芡实》姜特立

芡实遍芳塘,明珠截锦囊。风流薰麝气,包裹借荷香。

《建州绝无芡颇思之戏作》陆游

乡国鸡头买早秋,绿荷红缕最风流。建州城里西风冷,白枣堆盘看却愁。

《浣溪沙》宋·昭顺老人

的皪堪为席上珍,银铛百沸麝脐熏。萧娘欲饵意中人。 拈处玉纤笼蚌颗,剥时琼齿嚼香津。仙郎入口即轻身。
《霓裳中序第一》《咏鸡头》明·杨慎
青霞裁雾縠正锦,潋瑶潘碧澳水底。鲛人织女当翠房,深处新妆乍沐。尘消罗袜冶步,盈盈出鳞屋,向何许满身。璎珞云辙转风毂。 皎镜全澄,独漉相掩映。荷裳芰服,昨夜龙宫失晓也。养天鸡启明,传旭啄粮无半菽,算只有明珠,满腹江妃。把金针穿玩,递与素娥掬。

芡部选句

唐杜甫诗:况资菱芡足庶,结茅茨迥。〈又〉水果剥菱芡,钱起诗:渚禽,菱芡足不向稻粱争。
韩愈诗:平池散芡盘。〈又〉风能拆芡嘴。
孟郊诗:鸿头排刺芡。
温庭筠诗:绣颔金须荡倒光,团圆皱绿鸡头叶。宋宋祁诗:磨沙漉水莩壳滑,斫桂煮釜风波声。梅尧臣诗:吴鸡斗罢绛帻碎,海蚌捧出珍珠明。黄庭坚诗:剥芡珠走盘。〈又〉千头剖蚌明珠熟。〈又〉明珠论斗煮鸡头。
王岩叟诗:水晶冷浸碧玉丛,琉璃涌出青毛猬。陆游诗:芡嘴拆秋风。〈又〉鸡头累累如大珠。〈又〉港种鸡头采满船。
郑清之诗:玉质欲藏如许脆,铁芒何苦太尖生。元马祖常诗:沼绿芡盘铺。
明王象明诗:鸡头新劈骊颔颗。

芡部纪事

《汉书·龚遂传》:遂为渤海太守,秋冬课收敛,益畜果实菱芡。
《谢承后汉书》:袁闳父贺为彭城,相亡闳到郡。迎丧饥食菱芡,渴饮行潦。
《南史·徐勉传》:勉尝为书戒其子崧曰:中年聊于东田开营小园。渎中并饶荷䓈,湖里殊富芰莲。虽云人外,城阙密迩,亦雅有情趣。
《宋史·礼志》:荐新太宗景祐三年,礼官宗正请每岁夏季月荐果,以芡以菱。

芡部杂录

庄子药也,其实堇也。桔梗也,鸡廱也,豕零也。是时为帝者也。何可胜言。〈注〉廱或作壅,司马云:鸡壅即鸡头也。
《淮南子》:鸡头已瘘,〈注〉瘘颈肿疾,鸡头水中芡。《东坡杂记》:吴子野云,芡实盖温平尔,本不能大益人。然俗谓之水硫黄何也。人之食芡也。必枚啮,而细嚼之未有多嘬。而亟咽者也。舌颊唇齿,终日嗫嚅而芡无五味。腴而不腻,足以致上池之水。故食芡者,能使人华液流通。转相挹注,积其力虽过乳石可也。暇日记鸡头一斗,用防风四两。换水浸之,久久益佳。他果煮以防风,水浸之经月不坏。陈彦和,每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