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莲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莲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九十八卷目录

 莲部纪事二
 莲部杂录
 莲部外编

草木典第九十八卷

莲部纪事二

《清异录》:钱俶弟信,镇湖州后圃,芙蓉枝上穿一黄玉玦,枝梢交杂,不知从何而穿也。信截干取玦以献。北方藕颇佳,然止三孔汉语转译,其名曰:省事三。崔远家墅,在长安城南,就中禊池产巨藕,贵重一时,相传为禊宝,又曰玉臂龙。
郭进家能作莲花饼馅,有十五隔者,每隔有一折枝,莲花作十五色。
《宋史·郭进传》:进周显德初,改洺州团练使,有善政。尝于城四面植柳,壕中种荷芰蒲薍,后益繁茂。郡民见之有垂涕者,曰:此郭公所种也。
乐志队舞之制女弟子,队凡一百五十三人。六曰采莲,队衣红罗生色,绰子系晕,裙戴云鬟髻,乘綵船,执莲花。
《花史》:宋太平兴国时,内出玉津园,瑞莲一盆,示辅臣花与叶,悉似合欢而生。
《缙绅脞说》:雍熙中张君房,寓泊庐山,开先寺,望黄石崖,瀑布水中,一大红叶,泛而下。令僧行急取之,乃红莲。一叶长三尺馀,阔一尺三寸。尝观庐山记说:沛水出双剑峰顶有池,阔数百步,其深莫测。又有清源池生莲花,大如车轮,今可信矣。君房因分此花叶,遗好事者,磨汤饮之,其莲香,经宿不散。
谈撰宋召宣用,臣卓有干才,元丰间,掖庭水殿落成,嘉致既备,偶失种莲。宋即购于都城,得器缶所植者百馀。本连缶沈水底,再夕视之,则莲已开,盈沼矣。其干办可谓精敏。
《续骪骳说》:参寥子尝在临平道中。作诗云:风蒲猎猎弄轻柔,欲立蜻蜓不自由。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东坡一见为写,而刻诸石宗妇,曹夫人善丹青作临平,藕花图人争影写,盖不独宝其画也。《避暑录话》:欧阳文忠公,在扬州作平山堂,壮丽为淮南第一堂,据蜀冈下临江,南数百里,真润金陵三州。隐隐若可见,公每暑时,辄凌晨携,客往游遣人走邵。伯取荷花千馀朵,以画盆分插百馀盆。与客相间,遇酒行,即遣妓取一花传客,以次摘其叶尽处,则饮酒。往往侵夜,载月而归,余绍圣初始登第,尝以六七月之间,馆于此堂者,几月是岁。大暑环堂左右,老木参天后有竹千馀,竿大如椽,不复见日色。苏子瞻诗:所谓稚节可专车是也。寺有一僧,年八十馀,及见公犹能道公,时事甚详,迩来几四十年。念之犹在目,今余小池植莲,虽不多来岁,花开当与山中,一二客修此故事。
《钗小志》:欧公知颍州有官妓,卢媚儿姿貌端秀口中,常作芙蕖花香。有蜀僧云:此人前身为尼,诵法华经二十年。
《茅亭客话》:滕处士昌祐,园中有一盆池。云初埋大盆致细土,拌细切生葱,酒糟各少许。深二尺馀,以水渍之候,春初掘取藕根,粗者和颠三节,已上四五,茎伤损埋入深泥。令近盆底才,及春分叶生。当年有花夫,藕有四美:根为菜,花为玩,实为果,叶为杓,具此四美。池沼亭槛之前为瑞草,萍蘋藻荇,不得与侔也。《墨庄漫录》:京师五岳,观后凝祥,池有黄色莲花,甚奇,他处少见本也。
《孙氏谈圃》:张舜民芸叟责,郴州税郴,多碧莲,根大如碗,张尝以墨印,于诗稿上,以诧北人。
《能改斋漫录》:政和癸巳,大晟乐成,蔡元长以次膺荐诏,乘驿赴阙,次膺至都会,禁中嘉莲生,遂属辞以进名,并蒂芙蓉上。览之称善,除大晟府,协律郎。
《宋史·五行志》:绍兴二十一年,绍兴府民家灶鼎生金色莲华。万州、虔州放生池生莲,皆同蒂异萼。二十三年六月,汀州生莲,同蒂异萼者十有二。
《花史》:宋孝宗于池中种红白荷花,万柄以瓦盆,别种分列,水底时易新者,以为美观。
《五色线·河南志》:宝林禅院有云锦二溪,溪生双荷花,香色异于常者。
《吴兴园林记》:莲花庄在月河之西,四面咸水。荷花盛开时,锦云百顷,亦城中之所无也。
《乾淳·起居注》:太上同上至飞来峰,看放水帘时,荷花盛开,太上指池心,云:此种五花,同干近伯圭,自湖州进来,前此未见也。
《济南行记》:水西亭之下湖,曰:大明其源出,于舜泉,其大占府城三之一,秋荷方盛,红绿如绣,令人渺然,有吴儿舟渚之想。
《真腊风土记》:真腊草花甚多,且香。而艳水中之花,更有多品,其中正月亦有荷花。
《致虚阁杂俎》:六月廿有四日,谢文君独处,无侣,命沈君攸制采莲之曲,以解其悲愁之思。援笔便成,曰:平川映晚霞,莲舟泛浪花。衣香随岸远,荷影向流斜度。手牵长柄转楫避,疏花还船不畏,满归路。讵嫌赊谢,赞叹久之。
《图绘宝鉴》:于青年,毗陵人,嘉定间,专画荷花,草虫世号于荷。
冯大有自号怡斋,寓居吴门,专画莲荷,精巧入格。僧希白,善白,描荷花。
《琅嬛记》:陈丰与葛勃,屡通音问而欢,会末由七月七日丰,以青莲子十枚,寄勃勃啖,未竟坠一子于盆水中。有喜鹊过,恶污其上,勃遂弃之。明早有并蒂,花开于水面,如梅花。大勃喜曰:吾事济矣。取置几头,数日始,谢房亦渐长,剖之,各得实五枚。如丰来数,即书其异,以报丰。自此乡人改双星,节为双莲节。
《辍耕录》:京师城外万柳,堂亦一宴游处也。野云廉公一日于中置酒,招疏斋卢公、松雪赵公,同饮时,歌儿刘氏名解语花者,左手折荷花,右手执杯。歌小圣乐云:绿叶阴浓,遍池亭水阁,偏趁凉多,海榴初绽,朵朵蹙红。罗乳燕雏莺弄语,对高柳鸣蝉,相和骤雨过,似琼珠,乱撒打遍。新荷人生百年,有几念良辰美景,休放虚过,富贵前定,何用苦。张罗命友邀宾宴,赏饮芳醑浅酌,低歌且酩酊,从教二轮,来往如梭,既而行酒。赵公喜,即席赋诗曰:万柳堂前数亩池,平铺云锦盖涟漪。主人自有沧洲趣,游女仍歌白雪词。手把荷花来劝酒,步随芳草去寻诗。谁知咫尺京城外,便有无穷万里思。此诗集中无小圣乐,乃小石调曲元遗山。先生所制,而名姬多歌之俗,以为骤雨打新荷者,是也。
至正庚子秋七月九日,饮松江泗滨,夏氏清樾堂,上酒半,折正。开荷花,置小金卮于其中,命歌姬捧以行酒。客就姬取花,左手执枝,右手分开花瓣,以口就饮。其风致又过碧,筒远甚余,因名为解语。杯座客,咸曰:然。
《蜀都杂抄》:蜀城谓之芙蓉城传,自孟氏今城上间,栽有数株,两岁著花,予适阅视见之,皆浅红一色,花亦凋瘵,殊不若吴中之烂,然数色也。
《江郎山记》:江郎山在江山县南,五十里山有池,产碧莲。
《金陵诸园记》:杞园傍一池有金,边白莲花,甚奇。《客越志》:西湖藕花,云锦灿烂,香气十里。
《明月编》:莲花,渡青叶田,田花高于叶,如红妆美人,立翠盘中舞。
《林水录》:肥水东侧有一湖,三春九夏,红荷覆水。唐城西北隅有湖,俗谓之唐池莲,荷被水胜游,多萃其上。
《三馀赘笔》:曾端伯以荷花为浮友,张敏叔以莲为静客。
《花史》:自百里坊至平阳峙一百里,皆荷花。王羲之自南门登舟,赏荷花即此地也。
《常熟县志》:陆庄曹氏盛时,园池之胜甲江,左服物饮。馔务极奢侈,然事亦有近于风流者,尝招云林倪瓒,看楼前荷花,倪至登楼,骇瞩空庭,惟楼旁佳树与真珠帘掩映。耳倪饭别馆,复登楼,则俯瞰方池,可半亩菡,萏鲜妍鸳鸯鸂𪆟,萍藻沦漪。倪大惊,向来之庭茫,然失故盖,预蓄盆荷数百顷。移空庭,庭深四五尺,以小渠通别,池花满方决,水灌之,水满复,入珍禽野草,若固有之。
《重庆府志》:洪武二十七年,安居石池产瑞莲。
《德兴县志》:永乐初化龙,池开并头莲。
《琴轩集》:合浦朱均玉于所居,东凿一池种莲,自娱没。后踰五十年,不生。永乐二年,夏池中忽出荷叶。犹青钱踰旬,则翠盖红华,云锦烂漫时,均玉有子,琼为靖州,同知琼子惠,明年登乡榜,遂第进士。
《莆田县志》:永乐三年,莆田县学泮池,生并头莲,明年林环廷试第一。
《罗山县志》:永乐丁酉夏,学宫有池莲,一干双花。《朔方志》:永乐间,丽景园金波湖内,产合欢莲一。《龙游县志》:正统二年,徐珙墓产并蒂莲。
《吴县志》:正统三年戊午六月,县学泮池,瑞莲一茎三花,是科东洞庭,施槃乡,举明年状元及第。
《新昌县志》:正统六年,吕昌园池,瑞莲三枝,异香经日。《莆田县志》:景泰元年,莆田县学泮池,生并头莲,明年柯潜廷试第一。
《怀宁县志》:景泰六年乙亥,双莲寺产双莲。
《兰溪县志》:景泰中,紫岩乡灵湖有荷花,双头而并蒂者,其年秋,郭仲初与兄子,时颐联名乡,荐双莲之应。《顺庆府志》:天顺元年,岳池民王孝忠家白莲并蒂。《龙阳县志》:天顺六年,县北湖产并头莲。
《开建县志》:成化元年夏五月,城外白莲池,瑞莲生一茎双花。
《吴县志》:成化四年戊子六月,府学明伦堂前,方池荷花,一茎发四蕊,其秋贺恩发解。
《南康县志》:成化四年戊子,夏城西吴益谦家,有盆莲,开一枝,双葩骈首并蒂。
《苏州府志》:成化辛卯,苏州府学池中莲,一茎二花,明年吴宽状元及第。
《同州志》:成化十年,韩城薛封池莲,一茎双花。
《延平府志》:成化十年,顺昌举人廖中,会试将行适,其家池莲开并蒂,花共结二十四子,实老而黑。明年登进士,后官二十四年,人以为瑞莲之应。
《松江府志》:成化十九年癸卯,夏六月府学讲堂,后莲开双花,凡双花异心同萼,此一茎分岐,上各生花,为尤异云。
《颍上县志》:成化甲辰,生员王翊庐父墓所蓄,莲于池内,生并头花,盖孝感也。
《儿世说》:程敏政举神童李贤许,字以女指席间,果试曰:因荷而得藕。对曰:有杏不须梅。
《永平府志》:弘治元年夏六月,滦州城西金泉,池产并蒂莲。一本泉左流,半亩地内并蒂者,数本。
《汉阴县志》:弘治三年,云门铺左有池忽生莲,仲夏盛开,是年流贼不入境。
《邓州志》:弘治六年,邓州产并头莲。
《华容县志》:弘治六年,城西湖及红柿村,诸处各开并头莲,有一二朵,共一茎者。
《休宁县志》:弘治八年,县治东秋水亭有莲生,一本三萼。
异林弘治乙卯苦,荬菜,开莲花,七日而谢。又岁,丙辰三月,叙州楠树生莲花,五十馀朵。
《宜春县志》:弘治十四年,夏萍实门外有塘,莲开一枝双葩。
《孟津县志》:弘治十八年五月,儒学泮池产瑞莲,二萼三本俱结实,七月复生一本。
《宜春县志》:正德二年夏,大仰门外池生莲,三本皆同蒂异萼。
《江宁府志》:周约庵尚书,金父卫军也。家于交石,吴尚书之侧,开小酒,肆尚书十许岁时,赴塾师,常过吴公门,吴公目而器之许,妻以女一日,召饮。座上果,有藕杏。吴公出,句云:缘荷方得藕。周公应声云:有杏不须梅。座客尽惊。〈按此与儿世说程敏政事同未知孰是故两存之〉《高邮州志》:正德五年,民间周某家娶妇,炭火内生金。莲花青,莲花二朵,后其家败亡。
《富川县志》:正德十四年六月,莲塘村开并头莲二朵,是年,张惠举于乡。
《德兴县志》:正德间,马鞍山塘开紫莲花,因以名塘。《阳春县志》:正德间,旧学宫君子池,自生白莲,一蒂双花。
《化州志》:州治右偏地,有园园有池,嘉靖乙酉,池中种莲,结并头蕊者。三是年,州人陈圭中,乡试至戊子,又结并头七株。次年,圭登进士第知州于池,上构亭以表之曰瑞莲池。
《河南府志》:嘉靖乙未并头莲开。
《昌化县志》:嘉靖十九年夏,东坡池产瑞莲,红白二色。重花并蒂,不种而生。
《新昌县志》:嘉靖十九年,潘晟家水缸出荷花,数茎。《邵阳县志》:嘉靖癸卯,指挥姚武家池中,生并头白莲二枝。
《靖安县志》:嘉靖二十四年夏五月,泮池内莲开,并头花一朵,芳芬袭人,虽一物之微,实间生之瑞,其后人才渐,盛兆于此耳。
《沅州志》:嘉靖二十四年,南池红莲,夜结双蒂,满池香馥,是岁年,登大有。
《永平府志》:嘉靖二十五年夏六月,昌黎县城西南二里,并头莲生。
《遂安县志》:嘉靖戊申县东,乌石塘产并头莲。
《建水州志》:嘉靖辛酉年,城北书屋产瑞莲,是科乡,荐十人九登第。
《南康县志》:嘉靖三十三年甲寅夏五月,刘氏南庄池生莲一枝,双花同蒂,并实蔡世,新题其池亭,曰:瑞莲。《宿松县志》:慧莲庵宋石兴宗建庙祀,张巡后毁明,嘉靖壬戌,池产莲房,大如斗。傍生九茎,垂而复。上枝头各粲一花,小如瓯,异香闻十里,所谓九品莲也。廪生石誉,捐址建庵。
《文昌县志》:嘉靖四十年,龙湾溪。《孝廉赵志》:科园池开并蒂莲结菂。
《深州志》:隆庆四年秋七月,村民家水瓮中生莲,花大如碗。
《舒城县志》:隆庆四年五月,儒学生并头莲三本,于训导方显德廨中。
万历元年六月,产并头莲,于举人李寀墅中。
《灵寿县志》:万历二年,县西二十里,王觉村沙滩中,忽山水冲一池,可五里许内生瑞莲,不种而花,数年后,复如故。
《舒城县志》:万历四年,复产重楼,瑞莲于训导汪子,谟廨中。
《长泰县志》:万历四年,人和里温坑社,杨家池中,吐出并头莲一朵。
《德庆州志》:万历四年夏五月,瑞莲生城北池内,一茎双花者,六七是年,徐有为登科。
《同州志》:万历十年夏,州南九龙池产瑞莲,一茎两花。《光山县志》:万历十七年,旱斗米三钱,城下居民凿井得莲,实千家以为餐,秋成始尽。
《商州志》:万历十八年甲午,春抚治苏公浚衙,斋种莲。祝曰:秋闱几人捷。当开花,几朵及夏池中,开花四又一花。斜穿阑干,外比放榜果,中四人未几,报由山西中式者一人。
《松溪县志》:万历十九年,县廨池内,生并头莲邑人,魏浚中乡榜。
《高淳县志》:万历二十年壬辰,雨莲实。
《临安县志》:万历二十二年,泮池开瑞莲。
《安州志》:万历二十四年,城壕莲并蒂者三。
《孝感县志》:万历二十五年,学宫产莲并蒂。
《高淳县志》:万历三十一年癸卯六月,丹阳湖莲,开并蒂。
《休宁县志》:万历三十一年,点马塘叠产瑞莲。
《浦江县志》:万历癸卯年,学前大泮池生莲,一蒂两花。《同州志》:万历三十四年夏,九龙池产瑞莲。
《休宁县志》:万历三十四年夏六月,邑庠敬一亭,产并蒂莲。
《龙岩县志》:嘉靖三十四年,登高山丘宅,井生莲花。《临安县志》:万历三十八年六月,泮池产瑞莲,一本数蕊。
《德化县志》:万历四十三年,庐山东林寺,白莲复生。《河阳县志》:万历四十三年,学宫泮池,莲生并蒂。《定州志》:城东河池中尝,产并头莲,后河久湮,莲亦罕。万历四十四年,知州宋子质,浚南城河植莲,其中倏生双蒂,州人士以为曩胜,复见题咏者众。
《姚州志》:万历四十五年,莲花池莲生,并蒂者二。《长泰县志》:万历四十九年六月,恭顺里胡坂社,佳潭中吐,并头莲一朵。
《永年县志》:万历四十八年,城河产并头莲,十数本。《歙县志》:万历四十八年七月二日,府丞毕懋康西清馆中池莲,有一茎双花,赤白二色,旬日再见,高房出丛。
《德庆州志》:万历四十八年夏五月,瑞莲生。
辟寒儋州城南,清水池,其中四季荷花不绝,腊月尤盛。
《六合县志》:天启辛酉,秋巴山庵梦堂,和尚所奉,地藏菩萨,右胁下生莲花一茎,凡四十馀,瓣如栗玉,色逾月,又生一茎,举国偕往瞻,拜时有何正位,绘图孙国敉,为记以志其事。
《歙县志》:崇祯四年,泮池台阁莲生。
《钟祥县志》:莲亭在龙山寺之阴,两山相对,郁起中有池,广数十亩,莲叶凝碧,䓿萏敷红,夏月凭栏香风扑鼻。
《善化县志》:莲花潭在湘江,橘洲边,深不可测。初秋良夜有莲花,艳出水面,香浮袭人。
《会同县志》:城东半里许,有方塘,围径十亩,旧名藉,塘有莲盛开,夙传县将有廉吏,及士子登科,是莲挺出沙泥,并蒂双头敷荣献瑞。
《资阳县志》:莲台山离城三里,世传唐智诜禅师,凿池植白莲于上,至今久雨不溢,久旱不涸,而莲犹存故名。
《简州志》:瑞莲池在旧池侧,遇科第即开,而池内却无根,俗呼应第莲池云。
《顺庆府志》:蓬州瑞莲亭,在治南石佛寺,左亭畔有瑞莲并蒂,绚烂争鲜异,香数里不散。
《重庆府志》:江津县莲池,去县东二里许,广袤三十馀亩,池中莲花,红白相杂可爱。
荣昌有瑞莲寺,宋进士姚柬之读书处,山高十数,寻石池,水泉不竭,中产莲二种,从石缝中出,左红右白。花不实,根不藕,开亦不常红兆,科第白兆丰年。《眉州志》:观莲亭荷花,岁开惟并蒂,不常开,开则主发科。
《尤溪县志》:腾云山在十七都山麓,池水清澈,产午时莲。
《清流县志》:莲花山有池,夏月莲花盛开。
《宁德县志》:霍童松岸洋,有荷花,间年出于田中,或彼或此,无定在,花大如箕奇,艳异常茎紫,屈曲而上。或数十年一出,出则乡田,大稔至今犹然。
《贵州通志》:定番州莲花池,在州治前,中植芰荷,暑月最为胜赏。
贵定县莲花池,在猴场每盛夏时,荷香数里。
《云南通志》:滇池在云南府,城南周广五百馀里,产千叶莲。
《黄山志》:云谷禅院,因营造伐木,登掷钵峰见,半壁有龛牖,间生石莲花一朵,以斧截断,视之,色若琥珀红,光耀目。
《保定县志》:邑西有荷花淀,夏月盛开,香闻十里,游赏其间,凉风四面,爽气亲人。
《保定府志》:莲花池在府,治前元大帅张柔凿,两沼对开,一桥曲度,盛夏荷繁,乘画舫穿花,游泳碧影,香风鸟歌,鱼跃登临,漪亭令人有濠濮间想。
《新安府志》:莲花池在县治,西南传为章宗观莲处。《沙河县志》:县南普通铺北有池,约数亩植莲,盛夏花开,香闻数里。
《清丰县志》:莲花池在江渎庙,东北百步,相传唐太宗征辽时,灵井溢水,注此为池莲,花生焉因名。
《延庆州志》:莲花池在州城东南三里许,相传辽萧后植莲花之所。
《开原县志》:莲花泊山城东南四十里,下有泊,每于夏月,莲花盛开,可资玩赏故名。
《邹平县志》:荷桥在城南门外,石桥西有泉,冬夏不涸,俗呼为海眼水。泛为濠渟滀深,广鱼藻生,聚万历十年,谏垣蒲圻张书,谪知此县浚植芙蕖,集一时绅士,宴赏唱和,至今犹传为胜事,惜今桥圮无荷矣。《淄川县志》:环清园,张少保园也。在水磨头庄,范阳河北岸,因山架阁,阁下作洞,洞前凿池植莲花。阁额题曰:环清因以名,园少保公。兄硕隐公题,水月莲花镌石甃壁间。
《滕县志》:城濠深广迥异,他邑藕花盛开,接天映日,足称莲邦。
《曹州志》:灉水自城南,金堤东注绕而北,今已涸矣。然野水接连潴于故道中,生芰荷,盛夏花绽,香闻数里。《曹县志》:正德己卯儒学,后一妇人汲水,见井中莲花,叠出水面,言于人果。然是年秋张世臣杨迥中,式以为先兆。万历间知县孟习孔,因建井莲书院。
《济宁州志》:风花台在城西十里,屹然一丘突起,湖滨台四周皆荷花,清芬扑人,风夕倍胜,故名远望之如翠,岙浮海面。
《嘉祥县志》:莲花池在县东南,长可三里,广半之,冬夏不涸,旧有莲花,故名。
《钜野县志》:莲花池在城北,石碑泊东成化十三年夏,遍地花开,并蒂间以红白、紫色,池面如锦,人以为瑞,至今莲池尚存。
《郓城县志》:泠水澄泓,涓洁有荷花,香闻十里。
《郯城县志》:大方湖在城西南十五里,高米塾之,阳广可百,亩水聚汪洋。夏月荷花茂盛,人竞采之,世比鉴湖,今淤为民田矣。
采莲湖在县正南二十里,周围十顷许,夏月荷花盛茂,今淤为民田矣。
《博平县志》:莲池在县东北隅,东傍城阿西,据宫墙北,枕射圃南浸钟,楼方广数亩,水泽不竭,昔人曾种莲于其内。花开时,清芬袭人。夏秋水溢,潋滟空明。《武城县志》:莲池在洪花口,人传为积水洼也。昔忽生莲花,后暮夜遇雨人过之,闻其香,又闻有簌簌之声,故名。
《朝城县志》:金莲池在天宁寺,前以其花开,皆黄故名。《青州府志》:莲花池在玉交里,中莽荡无际青萍,环覆红碧交加,莲蕊争胜烂漫,如霞。然乍有,乍没,兆沂之盛衰,或疑其有灵气云。
《蓬莱县志》:花山泉城南五十里,隆冬不凝,夏月有莲,花故名。
七里泉城南七里,有亭榭芰荷之胜。
君子洲城西北,壕明嘉靖己酉,郡守周嶅浚泉,植莲。聚土隆之为洲,结茅为亭,题曰:君子洲。
《莱州府志》:莲花池在平度州西,北三里,泉自石出。清洌下汇为池,夏月多莲花。
芙蓉池在昌邑县西北二十里,有红白莲。
《临汾县志》:沄泉在城东南二十里,东亢村出于平地,相传通济源,周围三亩六分,植莲甚盛。
《襄陵县志》:郭外迤逦而南,洎柳林一带,蛙畦水町,联络如仓坂。夏月芰荷盛开,红粉散锦绿,盖擎珠行人。徜徉其旁香,风袭裾即谓之,北地西河,亦无不可。《夏县志》:莲花池二,一在城中西北隅,环一顷八十亩。一在城东北隅,视西池颇小,水之有无,皆不常值。有水时植莲,其中嘉景可爱。
《闻喜县志》:董泽周回数百步,相传为虞董父,豢龙之所。亦曰:豢龙池,池水浸灌十馀里,盛夏莲开十里,生香。《永和县志》:莲池城东隅,莲花甚盛,足供游赏,后池坏莲微。
莲花池在县南七里,南李村之西,不知花种何人,楼建何世。相传池大数十亩,傍有看花楼,今花残,而楼废矣。
《武乡县志》:城东莲花池,夏月莲花盛开,红英满目,香风扑面,观者云集。
《蔚州志》:莲花池城东北六十里,周围一百五十步中,栽荷莲,今废。
《陈留县志》:元圣祠内沟处,凿长五丈,广如之砌甃成,池植莲于内,夏月花发,碧叶如盖红白,参差风送清香,最宜游玩。
《许州志》:看花台在临颍西南,莲花池上相传为纣,与妲己观莲处。
《郑州志》:龙池湖在州东,居民依水栽藕,夏月荷花盛开,人每游玩于此。
《洛阳县志》:莲花池在城东北隅,水汇为池,曾种莲花。《偃师县志》:金莲池在治西南四十里,池广丈馀,深五尺,唐终南山王祖师,寻其友,张神童至此,有金莲七朵,生于池内故名。
《巩县志》:莲花池在罗口,保宽二十亩,宋人种莲处。䓿萏泉在县东,竹林寺前泉水莹,然常开䓿萏,故名。《陜州志》:瑞莲池在州治,东召公祠前,金大定戊戌,夏莲生并蒂。明嘉靖丁酉,复生池因以瑞莲名,今址存。《舞阳县志》:莲花池在县北六十里,有东西二池,多莲藕池在县西南四里,旱则为田潦,则莲生满池,色香可爱。
《西平县志》:莲花池城东八里,昔为游观,盛地莲花数亩,上有周子亭,燬于兵,今无存者。
《确山县志》:乐山即朗山也,山顶有皓月池,生四季莲花。
《同州志》:莲花池在州西南,四十五里,故多莲,今渐秽塞。
《蒲城县志》:莲子池在县西北三十里,旧有莲藕之利,今不知所在,或谓荡泉,左右可开池种莲,即其故址也。
《凤翔县志》:君子亭在东湖南岸,以池多莲因名。《真宁县志》:莲花池在县东二十里,观音堂有池生莲,冠盖鳞集土,人苦之遂废。
《延安府志》:宜川县玉莲池在县北,广数千顷,多种异莲,为一方之胜。
《鄜州志》:莲花池在州西北五里,旧多莲花。
《城固县志》:莲花池在城东三里,约十亩产莲最盛,系公用,民不得私取之。
《江宁府志》:湖池藕巨如壮夫之臂,而甘脆无渣滓,即江南所出,形味尽居其下。
《休宁县志》:石桥岩东北为晞旸,岩又东为碧莲,涧相传,昔有碧莲,花叶径尺,自涧流出。
《旌德县志》:瑞莲寺,旧名延福寺,僧舍后池生碧莲,一枝人咸称瑞,因名瑞莲寺。
《无为州志》:嘉莲池近铁山,池中旧传产并蒂莲,故名。《巢县志》:莲花台在县南三十里,下有池生莲花,故名。《虹县志》:柏家湖在县北五十里,湖皆荷花,五六月间,香气袭人。
《兴化县志》:莲花六十四,荡县东南半里许,自芦洲接得,胜湖红莲弥望皆是。
《泰州志》:藕花洲在州治圃内,宅堂之后,旧为水村茅茨,十间环水植莲。
玉莲池在定惠院西南隅,旧宽二亩,尝植白莲千柄,今仅勺水存。
《如皋县志》:县治西黄蒲溪,四面皆水,人家多植芰荷,绿水红莲,清芬袭人,殊有锦帆销,夏之致。
《吴县志》:花山在城西三十里,山顶有池,生千叶莲,服之,羽化,故名。
《常熟县志》:白莲池在兴福寺,产白莲花,千萼,而重台。《无锡县志》:惠山金莲池,一名纑塘,一名浣沼,中生千叶,莲旧谓服之,羽化。与华州华山所产,同其花似莲。而小引蔓如荇,色微黄,香绝异。后有妇人浴于池,其瓣遂减,为五出。
《湖州府志》:芙蓉池在府城东,白蘋洲上,其中多千叶莲花。
《处州府志》:仙都山在缙云县东二十三里,一名缙云山,一名丹峰山。道书谓元都洞天,上有鼎湖,产异莲。《高安县志》:荷山治南二十五里,池有荷花,故名。《安义县志》:白莲池在卜邻乡,其莲无种时,和岁稔,则生。
《南丰县志》:和尚陂在四都,良筹居人种莲,陂中蔓衍,沿溪荷香数里。
《赣州府志》:兴国县放生池上,莲花弥望,夹堤皆垂柳。群山环列有浮图,突兀在云烟,紫翠间,既称江山之胜,颇似西湖。盘古山在会昌县东南,一百二十里,四面皆石壁,有池,广一亩产瑞莲。
瑞莲池在雩都县,治西池产异莲,其叶曰双,捲剑脊。其花曰双头叉,髻三萼,二十四叶,其实曰覆钟,金铤移之他处,辄类常种,俗传雩山倒影所致。
大龙山在信丰县南一百二十里,层峦叠嶂遇夜,或红光烛,天产异,花如白莲。
《黄州府志》:冯茂山在黄梅县东北三十里,即五祖大满,禅师道场,山顶有池,生白莲,花又名莲峰。
《河阳县志》:荷花池在城南八里,夏秋之交,池莲盛开。红绿相间,驾小舟鼓荡,其中香风袭人,顿使心地清凉。
《元江府志》:青龙厂山下莲花,塘周围三百馀丈,池内自产青、白、红三种莲。
《大理府志》:浪穹县城北门,至罢谷之极北,沿湖十五里,多产莲花,叶带绿,烟香浮红,露棹小舟,入之殊觉幽清。

莲部杂录

《周书》:薮泽已竭,即莲掘藕。
《史记·龟策传》:龟千岁乃游莲叶之上。
《淮南子·地形训》:海闾生屈龙,屈龙生容华。〈注〉容华,芙蓉草花。
《洞冥记》:升蕖鸭赤色,每止于芙蓉上。不食五谷,唯𠯗叶上垂露。
《风俗通》:殿堂象东井形。刻为荷菱,荷菱皆水物。所以厌火也。
《继古丛编》:韩昌𥟖古意诗,太华峰头玉井莲,开花十丈藕如船。始意退之,自为豪伟之辞,后见真人关令尹。喜传老子曰:天涯之洲,真人游时,各坐莲花之上。花辄径十丈,有返香。生莲逆水闻三千里,又北齐修文。御览有花生香,一门专载此事。诸家集注韩诗,皆遗而不收特表出之。
学斋呫哔,《左传》云:譬诸草木,吾臭味也。屈正平离骚经一篇之中,固以香草而比君子矣。然于九章中特出橘颂一章,朱文公谓受命不迁。谓橘踰淮为枳也。原自比志节如橘,不可移徙也。末乃言橘之高洁,可比伯夷。宜立以为像,而效法之。亦因以自托,余因文公之言。而谓濂溪周子作爱莲说,谓莲为花之君子。亦以自况,与屈原千古合辙不宁,惟是而二篇之文。皆不满二百字,咏橘咏莲皆能尽物之性格。物之妙无复馀蕴,盖心诚之所发。越万物皆备于我之所著形,是可敬也。读者宜精体之。
纬略颜延之《碧芙蓉颂》曰:泽芝芳艳擅奇水,属练气红荷比符缥。玉擢丽沧池飞映云。屋实纪仙方名书灵,躅水属二字。全未见人,用齐王融谢紫。鲊启曰:东越水羞实罄乘时之美,南荆任土方揖鲊鱼之味。刘孝威谢藕启曰:凡厥水羞,莫敢相辈。水羞二字亦新,画品䓿萏图。赵昌善画花设,色明润笔迹。柔美有名于蜀士大夫。旧云:徐熙画花传花神,赵昌画花写花形然比之徐熙,则差劣。其后镡宏王友之辈,皆弗逮也。荷花生泥污之中,出于水而不著水。昌此花标韵清,远能识此意耳。
《老学庵笔记》:吴几先尝言,参寥诗云,五月临平山,下路藕花无数。满汀洲五月非荷花盛时,不当云无数。满汀洲廉宣仲云,此但取美句。若云六月临平山下,路则不佳矣。几先云只是君记,得熟故以五月为胜。不然止云六月,亦岂不佳哉。
陈辅之诗,话唐人牡丹。诗云,红开西子妆,楼晓翠揭麻。姑水殿春,改春作秋。全是莲花诗。
彦周诗,话世间花卉,无踰莲花者。盖诸花皆藉暄风暖日,独莲花得意于水月。其香清凉,虽荷叶无花时,亦自香也。梁江从简为采荷调云,欲持荷作柱荷弱。不胜梁欲持荷作镜,荷暗本无光。此语嘲何敬容,而波及莲荷矣。春时秾丽无过桃柳。桃之夭夭,杨柳依依。诗人言之也。老杜云,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不知缘谁而波,及桃花与杨柳矣。
《癸辛杂识别集》:近闻亭皋荡户云,每岁夏月南风少,则好藕晒荷叶。遇雨所著处,皆成黑点。藏荷叶则须密室,见风则蛀损,不堪用矣。
《丹铅杂录》:左传注,楚有茄人城,张揖音茄曰,荷古乐府鹭,何食。食茄下西京赋,蒂倒茄于藻井。披红葩之,狎猎注茄藕茎也。
元亭涉笔水芝,广雅瓜也。古今注,莲一名水芝。林泉随笔周子,爱莲说一篇。仅百馀字形容莲之可爱,宛然如在目。前盖不必求太极于梅枝,而全体呈露矣。
花经三品,七命莲。
瓶史浴莲宜道流,莲花以山矾,玉簪为婢。
瓶史月表六月花,盟主莲花。
花历六月,䓿萏为莲,九月芰荷化为衣。《云林遗事》:熟灌藕用绝好真粉,入蜜用麝少许。灌藕内从大头,灌入用油纸包札。煮藕熟切片,啖之。《泉州府志》:莲花峰在南安县,西北其山耸峙上,开八石若莲花然。
《台州府志》:芙蓉山在府城东,二百里出海口,望之如红莲始开。

莲部外编

《枕中书》:元都玉京七宝山,周回九万里在大罗之上。城上七宝宫,宫内七宝。台有上中下三宫,如一宫城一面二百四十门。方生八行宝林,六叶朱实五色芝英。上有万二千种,芝沼中莲花径度十丈。
《拾遗记》:洹流如沙,尘足践则陷其深。难测大风吹沙,如雾中多神龙。鱼鳖皆能飞翔,有石蕖青色坚。而甚轻从风靡靡,覆其波上一茎。百叶千年一花,其地一名沙澜。言沙涌起,而成波澜也。仙人宁封食飞鱼,而死二百年。更生故宁先生游沙海。七言颂云,青蕖灼烁千载,舒百龄暂死饵。飞鱼则此花此鱼也。
穆王三十六年,王东巡大骑之谷。指春宵宫,集诸方士仙术之要。而螭鹄龙蛇之类,奇种凭空而出。时已将夜,王设常生之灯。以自照一名恒辉,又列璠膏之烛。遍于宫内又有凤脑之灯。又有冰荷者,出冰壑之中。取此花以覆灯七八尺,不欲使光明远也。西王母乘翠凤之辇,而来进昆流。素莲千常碧藕,素莲者一房,百子凌冬而茂。
《关令尹喜内传》:关令尹喜生,时其家陆地生莲花。光色鲜盛。
《拾遗记》:汉武时,海中有人。叉角面如玉色,美髭髯腰蔽槲叶乘一叶红莲,约长丈馀,偃卧其中。自东海浮来,俄为雾所迷。不知所之,东方朔曰:此太乙星也。《洞冥记》:钓影山去昭河三万里,有云气望之如山影。丹藿生于影中,叶浮水上。有紫河万里,深十丈中有寒。荷霜下方香盛。
《搜神记》:无锡上湖,陂丁初雨止见一少妇。人著青衣,戴伞呼之不得。自投陂中,是大苍獭伞衣。皆是荷花。《花史》:升元阁高二百四十尺。今名瓦棺寺,西晋时地产青莲。两朵闻之,所司掘得瓦棺。开见一老僧,花从舌根,顶颅出询及父老。曰:昔有僧诵法华经,万馀卷临卒,遗言以瓦棺葬之,此地。
《幽明录》:晋末黄祖至孝,母病笃庭中稽。颡俄顷,天汉开明有一老翁,以两丸药赐母。服之众患顿消,翁曰:汝入三月可泛河,而来。依期行见门题曰,善福门内有水,曰:湎源池有芙蓉如车轮。
《鄱阳记》:弋阳岭上,多密岩。宋元嘉中有人,见其岩内三铁镬。镬各容百斛,中生莲花。他人往寻不知所在。《花史》:宋元嘉六年,贾道子行荆上见芙蓉。方发取还家,闻花有声。寻得舍利,白如真珠,焰照梁栋。
《灵异记》:贞观二十年,渝州相恩寺。侧泉内忽出红莲花,面广三尺。旅游往来,无不叹讶,经月不灭。
《花史》:唐冀国夫人,任氏女少奉释教。一日有僧持衣求浣女,欣然濯之。溪边每一漂衣,莲花应手而出。惊异求僧不知所在,因识其处为百花潭。
《杜阳杂编》:元载造芸辉堂于私第,芸辉之前有池。悉以文石砌其岸,中有碧芙蓉香洁。䓿萏伟于常者,载因暇日凭栏以观。忽闻歌声响若十四五子,唱焉。其曲则玉树后庭花也。载惊异莫知所在,及审听之乃芙蓉中也。俯而视之,闻喘息之音。载恶之既甚,遂剖其花一无所见。即秘之不令人说,及载受戮而逸。奴为平卢,军卒故得其实。
《北梦琐言》:唐中和中有士人,苏昌远居苏台。属邑有小庄,去官道十里。吴中水乡率多芰,荷忽见一女郎素衣红脸。容质绝丽,悦其明悟若神仙中人。自是与之相,狎以庄为幽会之所。苏生惑之,既甚尝以玉环赠之。结繁殷勤或一日见槛前,白莲花开。敷荣殊异俯而玩之,见花房中有物细视之。乃所赠玉环也。因折之,其妖遂绝。鬼神无形,必凭于物精气。所附非䓿萏之能闻于刘山甫。《续仙传》:罗公远谓中使辅仙玉,曰主上列月华之藕。集仙录花姑女道士,黄灵彻也。居石井,山有野象中箭。来投花姑,姑为拔之。其后每斋则,衔莲藕以献。《西湖志》:仙姥馀杭人嫁于西湖农家,能酿百花酒。王方平常沽饮,是后群仙时降。因授药一丸,以偿酒价姥服化。去后十馀年,有人见姥于洞庭。仍卖百花酒,云今杭州北山有仙姥。墩王安石诗云,绿漪堂前湖水绿,归来正复有荷花。花前若见馀杭姥,为道仙人忆酒家。
《异闻记》:安吉碧兰堂素有奇,怪有士晁紫芝尝与客游。眺于彼迫暮,共见水面一好女子,衣服楚楚,手捧莲叶,足履萍草而来。晁料其鬼物,急叱之。女子自若且行且吟,云水天日暮风无力,断云影里芦花色。折得荷花水上游,两鬓萧萧玉钗直。吟毕由东岸而去,五色线刘交居若耶。溪忽闻有人采莲,喧笑声交以溪左右。无人居甚讶之,乃断柳枝蔽身。视之,忽见十馀女子从一华林而出,皆衣青绿。年十六七,入丛莲相对而歌。交乃棹舟以逼之,诸女皆化为龟入水。《花史》:贾似道在扬州时有道人求见。问其所能,曰善画莲秋壑馆之。于小金山放鹤亭,索绢四幅闭门不容观者。逾五六日,似道自往观之。仅画一叶,倾露珠滴滴流下。滴于石上,复散滴于地。秋壑见精妙,令了之道人辞去。约再来,秋壑挂于壁上。每风起则荷叶动露珠,倾尽已而复然。道人不可复,索方知神仙也。《采兰杂志》:吴人沈爱观渔,渔人网得一镜。背上有文曰,紫金鍊精昼烛鬼形。爱以百钱买之,置阁内时时有人物影。平生所未睹者,往来于镜内。夜恒有光,爱一日见亡父坐莲花,上身小于花。
《安养记》:近余友王,九莲居士修净土。一心观想,夜梦见佛皆塑像。非活佛也,无可奈何。一日遇僧,寂公居士告以故。僧曰:此物易耳。因问居士曰:君想像先公能得其平生容貌乎。曰:能梦中所见,与生时有异乎。曰:无异也。僧曰:佛本无相,因物见相。自今以后宜即以先公作阿弥陀佛,想渐想先公,眉閒有白毫光面如真金。坐莲花上其身渐大,皆可想像。则君先公即活佛也。居士如法修之,自后梦见其父。即心谓是佛,久之其父遂引坐莲花。与说法要有所得,专修益笃。寻有父执姓马者,其父未死时。为商蜀中,十年不归。一日叩门求见,言某日得危疾。死半日被吏执缚,历诸地狱,正惶急忽见金光照。耀中拥人影,趺坐莲花呼某姓名。某谛视之,乃尊公也。命吏送归,遂活故不惜远归拜谢。因问尊公何修而至此,居士具以实告马。异之,亦誓如说求生净土。
《花史》:法华山樵夫,得青莲一枝。掘地有石匣,藏一童子舌根。不坏,花自舌出。
国朝金箔张尝于腊月,索乾石莲子。乱撒池中,顷刻花开满池。香艳可爱,剪纸为舫。置水中,踏而登焉。鼓棹放歌往来,花丛俄失所在。
《避暑漫抄》:有神降于郑绛家,吟诗曰:忽然湖上片云飞,不觉舟中雨湿衣。折得莲花浑忘却,空将荷叶盖头归。
《句容县志》:华山在县北六十里,凤坛乡旧有宝公庵。至明万历三十二年,李太后忽梦一山皆莲。因下部遍搜名山,有莲华其名者。礼部以此山应后,即敕建铜殿一座,崇奉大士。
《饶州府志》:鄱阳赵某贩瓷隆兴有兄,久遭兵死。忽遇之挽入旅寓,默然但出莲花一朵。曰:到家有二十人来持,此与之及归。果然仅止十九人,亟索花花,忽变成一人,相契笑语而去。
《平阳县志》:灵鹫寺僧妙智,尝畜一猫。每遇诵经辄蹲座下,听之一日。猫死僧瘗之,后其处生莲花,众异而发之,花自猫口中出。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