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蔓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六十九卷目录

 蔓菁部汇考
  蔓菁图
  水蔓菁图
  山蔓菁图
  野蔓菁图
  书经〈夏书禹贡〉
  诗经〈邶风谷风〉
  礼记〈坊记〉
  周礼〈天官醢人〉
  仪礼〈公食大夫礼〉
  尔雅〈释草〉
  扬雄方言〈杂释〉
  嵇含南方草木状〈芜菁〉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蔓菁 芜菁菘葵蜀芥咸菹法 作汤菹法 䖆菹法 汤菹法〉
  毛诗陆疏广要〈采葑采菲〉
  丘光庭兼明书〈蔓菁辨〉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王圻三才图会〈芜菁〉
  徐光启农政全书〈蔓菁考 水蔓菁考 山蔓菁考 野蔓菁考〉
  王象晋群芳谱〈蔓菁〉
  本草纲目〈芜菁〉
  高濂遵生八笺〈蔓菁粥〉
 蔓菁部艺文〈诗〉
  感春           唐韩愈
  狄韶州煮蔓菁芦菔羹    宋苏轼
  郭圃送芜菁感成长句     张耒
  芜菁            陆游
 蔓菁部选句
 蔓菁部纪事
 蔓菁部杂录
 蔓菁部外编

草木典第六十九卷

蔓菁部汇考

释名

《诗经》     须《尔雅》
薞芜《尔雅》    葑《方言》
《方言》     大芥《方言》
辛芥《方言》    幽芥《方言》
《方言》    芜菁《别录》蔓菁《唐本草》   九英菘《食疗本草》
水蔓菁《农政全书》 山蔓菁《农政全书》
野蔓菁《农政全书》 诸葛菜〈蜀中名〉

山蔓菁图


水蔓菁图水蔓菁图

野蔓菁图《书经》《夏书禹贡》水蔓菁图

野蔓菁图《书经》《夏书禹贡》野蔓菁图水蔓菁图野蔓菁图

《书经》《夏书禹贡》《书经》《夏书禹贡》

荆州包匦〈音轨〉菁茅。
〈注〉菁菜也,可以为菹。〈集解〉孔氏曰:菁以为菹,茅以缩酒。唐孔氏曰:周礼醢人,有菁菹。鹿臡郑云:菁蔓菁也,蔓菁处处皆有,而令此州贡者,盖以其味善也。郑氏曰:菁茅,一物也。菁茅,茅之有毛刺者。

《诗经》邶风谷风

采葑采菲,无以下体。
〈传〉葑须也。〈正义〉《释草》云:须葑苁。孙炎曰:须,一名葑苁。坊记注云:葑,蔓菁也,陈宋之间谓之葑。陆玑云:葑芜菁。幽州人或谓之芥。方言云:葑荛芜,菁也。陈楚谓之葑,齐鲁谓之荛,关西谓之芜菁,赵魏之部谓之大芥。葑与葑字,虽异音实同。即葑也须也,芜菁也,蔓菁也,葑苁也,荛也,芥也,七者一物也。〈朱注〉葑菲根茎皆可食,而其根则有时而美恶。采葑菲者,不可以其根之恶,而弃其茎之美。

《礼记》《坊记》

诗云: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注〉葑,蔓菁也。陈宋之间谓之葑,下体谓其根也。采葑菲之菜者,采其叶而可食,无以其根。美则并取之,苦则弃之,并取之是尽利也。〈疏〉正义曰:按《诗传》云:葑,须也。《尔雅·释草》云:须,葑苁。陆玑云:又谓之苁。吴人谓:葑苁,蔓菁,幽州人或谓之芥。
《周礼》《天官》
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菁菹,鹿臡。
〈注〉郑司农云:菁菹韭菹,元谓菁,蔓菁也。〈疏〉菁菹韭菹者,以菁为韭菁于义,不可若为菲字,菲则蔓菁于义,为是明本作韭,不作菲也。元谓菁,蔓菁者,破司农为韭菁。

《仪礼》公食大夫礼

宰夫自东房荐豆六,菁菹鹿臡。
〈注〉菁蓂,菁菹也。〈疏〉菁蓂,菁菹也者,即今之蔓菁也。

《尔雅》释草

须薞芜。
〈注〉薞芜似羊蹄,叶细味酢,可食。〈疏〉案诗谷风云:采葑采菲。《毛传》云:葑,须也。先儒即以须,葑苁当之。孙炎曰:须,一名葑苁。今郭注:上葑苁云未详。注此云:薞芜似羊蹄,叶细味酢,可食。则郭意以毛云葑,须者,谓此薞芜也。坊记注云:葑,蔓菁也。陈宋之间谓之葑。陆玑云:葑,芜菁。幽州人或谓之芥,方言云葑荛芜菁也,陈楚谓之葑,齐鲁谓之荛,关西谓之芜菁,赵魏之郊谓之大芥。葑与葑字虽异,音实同。则葑也、须也、芜菁也、蔓菁也、薞芜也、荛也、芥也,七者一物也。

扬雄《方言》杂释

葑荛,芜菁也,陈楚之郊谓之葑,齐鲁之郊谓之荛,关之东西谓之芜菁,赵魏之郊谓之大芥,其小者谓之辛芥,或谓之幽芥,其紫华者谓之芦菔,东鲁谓之菈
葑旧音蜂,今江东音嵩字,作菘也。荛钤铙芦菔,今江东名为温菘,实如小豆,罗匐二音。

嵇含南方草木状。芜菁

芜菁,岭峤已南俱无之,偶有士人因官携种,就彼种之,出地则变为芥。亦橘种江北为枳之义也,至曲江方有菘,彼人谓之蓁菘。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蔓菁
《尔雅》曰:蕦葑苁注江东呼为芜菁,或为菘。菘蕦音相近,蕦则芜菁。字林曰葑芜菁苗也。乃齐鲁云广,志云芜菁,有紫花者,白花者。

种不求多,唯须良地。故墟新粪坏墙垣乃佳。
若无故墟粪者,以灰为粪,令厚一寸,灰多则燥,不生也。

一耕地欲熟,七月初种之,一亩用子三升。
从处暑至八月白露节,皆得早者,作菹晚者,作乾

漫散而劳,种不用湿。
湿则地坚,菜焦。

既生不锄,九月末收叶。
晚收则黄落。

仍留根取子,十月中犁粗畤,拾取耕出者。
若不耕畤,则留者,英不茂,实不繁也。

其叶作菹者,料理如常法,拟作乾菜及䖆〈音酿〉菹者。
䖆菹者,后年正月,始作耳。须留,第一好菜,拟之其菹法,列后条。

割讫则寻手择治而辫之,勿待萎。
萎而后辫则烂。

挂著屋下,阴中风凉,处勿令烟薰。
烟薰则苦。

燥则上在厨积,置以苦之。
积时宜候天阴,润不尔多,碎折久不积,苦则涩也。

春夏畦种供食者,与畦葵法同。剪讫更种,从春至秋,得三辈常供好菹。取根者用大小麦底,六月中种,十月将冻,耕出之。
一亩得数车,早出者根细。

又多种芜菁,法近市。良田一顷,七月初种之。
六月种者,根虽粗大,叶复虫食。七月末种者,叶虽膏润,根复细小。七月初种,根叶俱得。

拟卖者,纯种九英。
九英叶根粗大,虽堪举卖,气味不美,欲自食者,须种细根。

一顷取叶三十载。正月二月卖,作䖆菹三载,得一奴。收根依畤法,一顷收二百载,二十载,得一婢。
细剉和茎饲牛羊,全拟乞猪,并得充肥,亚于大豆耳。

一顷收子二百石,输与压油家。三量成米,此为收粟米六百石,亦胜谷田十顷。是故汉桓帝诏曰:横水为灾,五谷不登,令所伤郡国皆种芜菁,以助民食。然此可以度凶年,救饥馑。乾而蒸食,既甜且美,自可藉口,何必饥馑。
若值凶年,一顷乃活百人耳。

蒸乾芜菁根法
作汤净洗芜菁根漉,著一斛瓮子中,以苇荻塞瓮里,以蔽口著釜上。系甑带以乾牛粪,然火竟夜蒸之粗细,约熟。谨谨著牙真类鹿尾蒸而卖者,则收米十石也。

种菘芦菔法,与蔓菁同。
菘菜似蔓菁,无毛而大。方言曰:芜菁紫花者,谓之芦菔。案芦菔,根实粗大,其角及根叶并可生食,非芜菁也。

秋中卖银十亩得钱一万。
广志曰:芦菔,一名雹突。
崔寔曰:四月收芜菁及芥葶,苈冬葵子。六月中伏后,七月可种芜菁,至十月可收也。

芜菁菘葵蜀芥咸菹法

收菜时即择取好者,菅蒲束之,作盐水令极咸于盐水中,洗菜即内瓮中。若先用淡水洗者,菹烂其洗菜。盐水澄,取清者泻著瓮中,令没菜肥即止,不复调和。菹色仍青,以水洗去咸汁,煮为茹。与生菜不殊,其芜菁蜀芥二种,三日抒出之粉,黍米作粥,清捣麦面䴷〈音桓〉作末,绢筛布菜一行,以䴷末薄坌之即下。热粥清重,重如此以满瓮为限,其布菜法每行必茎叶颠倒。安之旧盐汁,还泻瓮中,菹色黄而味美,作淡菹用。黍米粥清,及麦䴷末味亦胜。

作汤菹法

菘佳芜菁亦得收好菜,择讫。即于热汤中,煠出之。若菜已萎者,水洗漉出,经宿生之,然后汤煠。〈缺〉讫令水中濯之,盐醋中熬,胡麻油香而且脆,多作者亦得,至春不败。

䖆菹法

菹菜也,一曰菹,不切曰䖆菹。用乾蔓菁正月中作以热汤浸菜,令柔软解瓣,择治净洗,沸汤煠,即出于水中。净洗便复作盐水,斩度出著箔上。经宿菜色生,好粉黍米粥清,亦用绢筛麦䴷末浇菹,布菜如前法,然后粥清不用大热,其汁才令相淹不用过多,泥头七日便熟,菹瓮以穰茹之,如䖆酒法。

汤菹法

用少葱芜菁,去根。暂经汤沸,及热与盐酢浑长者,依柸截与酢并,和叶汁不尔,火酢满奠之。
毛诗《陆疏广要》邶风

采葑采菲

葑,蔓菁,一作芜菁。幽州人或谓之芥。
葑,《尔雅》云:须,葑苁。〈郭云未详郑云菰葑也积旧茭头面成封者〉又云:须,薞芜。〈郭云似羊蹄叶细味酢可食郑云一名葑即蔓菁也〉邢疏云,案诗谷风云:采葑采菲。毛传云:葑,须也。先儒即以须,葑苁当
之。孙炎云:须,一名葑苁。今郭注上葑苁云,未详注此,云:薞芜似羊蹄,叶细味酢,可食。则郭意以毛云葑须者,谓此薞芜也。坊记注云:葑,蔓菁也。陈宋之间谓之葑。方言云:葑荛,芜菁也。陈楚谓之葑,齐鲁谓之荛,关西谓之芜菁,赵魏之郊谓之大芥。葑与葑字虽异,音实同,则葑也、须也、芜菁也、蔓菁也、薞芜也、荛也、芥也,七者一物也。《本草》云:芜菁味苦。图经云:芜菁,四时仍有,春食苗,夏食心,亦谓之薹子。秋食茎,冬食根,河朔尤多种,可备饥岁。常食之,通中益气,令人肥健。南人取北种,种之。初年相类,至二三岁则变为菘矣。埤雅菘性陵冬不彫,四时常见。有松之操,故其字会意,而《本草》以为交,耐霜雪也。旧说以菘菜北种,初年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芜菁南种亦然。盖菘之不生北土,犹橘柚之变于淮北矣。芜菁似菘而小有台,一名葑,一名须。《尔雅》:须,薞芜也。今俗谓之台菜,其紫华者,谓之芦菔,一名莱菔,所谓温菘是也。莱菔言来麰之所服也。《尔雅翼》云:蔓菁,南北通有之,北土种之尤多,菜中之最有益者。塞北并汾河朔间,烧食其根,呼为芜根,犹是芜菁之号。昔汉桓帝永兴中,令灾伤郡国皆种蔓菁,以助民食。刘备归曹公公使觇之,闭门将人种蔓菁,而诸葛亮所止,令军士独种蔓菁者,取其才出甲。可生啖,一也。叶舒可鬻食,二也。久居则随以滋长,三也。弃不令惜,四也。回则易寻而采之,五也。冬有根可斸而食,六也。三蜀江陵之人,今呼为诸葛菜。蔓菁根叶及子,乃是菘类,与芦菔全别陶隐居言其子,与芦菔相似,兼言小荤。故说者疑江表不产,注失其真耳。有人将菘菜北种,初一年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将芜菁子南种,亦二年都变,其子亦随色变。大率菘子黑,蔓菁子紫赤,大小相似。芦菔子黄赤,而大又不圆也。亦梗长叶瘦高者为菘,叶阔厚短者,为芜菁。严氏云:江南有菘,江北有蔓菁,相似而异。周礼醢人菁菹鹿臡注:菁,蔓菁也。急就章曰:老菁蘘荷冬日藏。按禹贡荆州包匦菁茅。孔子曰菁以为菹。《吕氏春秋》亦曰菜之美者,具区之菁。则菁之见贵,旧矣。然说者或以菁茅为茅之名,而言老菁冬藏者为韭。花云:今蔓菁园中,无蜘蛛是其所畏也。《南都赋》秋韭冬菁注曰:韭其华谓之菁。

丘光庭《兼明书》蔓菁辨

今人呼菘为蔓菁云。北地生者为蔓菁,江南生者为菘。其大同而小异耳,《食疗本草》所论亦然。明曰此盖习俗之非也,余少时亦谓菘为蔓菁,常见医方用蔓菁子为辟谷药,又用为涂头油,又用之消毒肿。每讶菘子有此诸功,殊不知其所谓。近读《齐民要术》,乃知蔓菁是萝菔苗,平生之疑,涣然冰释。即医方所用蔓菁子,皆萝菔子也。汉桓帝时,年饥劝人种蔓菁,以充饥。诸葛亮征汉,令军人种萝菔,则萝菔蔓菁为一物,无所疑也。然则北人呼菘为蔓菁,与南人不同者亦有由也。盖鼎峙之世,文轨不同,魏武之父讳嵩。故北人呼蔓菁,而江南不为之讳也,亦犹吴主之女名二十,而江南人呼二十为念。而北人不为之避也,由此言之蔓菁本为萝菔苗,亦已明矣。或曰:根苗一物,何名之异乎。答曰:按地骨苗名枸杞芎,藭苗名蘼芜,藕苗名莲荷,亦其类也。斯例实繁不可胜纪,何独蔓菁萝菔不可异名乎。又曰:今北人呼为蔓菁者,其形状与江南菘菜不同,何也。答曰:凡药草果实蔬菜,踰境则形状小异,而况江南北地乎。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葑,菰根也,亦名须。故《尔雅》曰:须,葑苁,又名苁焉。

王圻《三才图会》芜菁

芜菁及芦菔,南北皆有之。芜菁即蔓菁,芦菔今俗呼萝卜。芜菁,四时俱有,春食苗,夏食心,亦谓之薹子。秋食茎,冬食根,常食之,通中益气,令人肥健。
徐光启《农政全书》蔓菁考
元扈先生曰:种蔓菁,宜用北人畦种菜法,及吴下垄种油菜法,厚粪勤灌之,宜得三倍收。
人久食蔬,无谷气则有菜色。唯芜菁独否其茎根,皆膏润故也。芜菁,味似芋,两物皆似谷气。故汉诏种芜菁以助民食,而史称蹲鸱,至死不饥。
孟祺《农桑辑要》曰:耕地宜加粪,往复匀盖。秋初可种,自破甲至结子,皆可食。十月初挽苗煠作和菜馀者,㬠过留根在地,或虑河朔地寒冻死。可于十月终以牛隔两犁耕一犁,拾去菜根之后,却将畼土摆匀,据先耕出之。数㬠过冬月,蒸食甜而有味。又曰:十月终犁出,芜菁根数㬠,过冬月蒸食,甜而有味。春生薹苗,亦菜中上品。四月收子打油,较芝麻易种收多。油不发风油临用时熬动少掺芝麻,炼熟即与麻油无异。
臞仙神隐曰:凡种芜菁,以鳗鲡鱼汁浸其子,晒乾种之无虫。
元扈先生曰:贾氏言种,宜七月初,六月种者,虫食。余家七月种者,甚苦虫。惟六月种者,根株稍大,虫不能伤耳,遇连日阴雨,易生青虫,须勤扑治。
蔓菁独留根取子者,当六月种,明年四月收耳。若供食者,正月至八月无月不可种。贾氏谓自春至秋,得三辈常供,好菹。《本草》衍义云:鸡毛菜者,亦谓其鳞次供用耳。
南方种芜菁,收子多在芒种后。梅雨中,子既不实,亦有荚中。生芽者,漫将作种,便无大根,加以密种,少粪其变为菘,亦无怪也。今欲稀种,多壅似亦无难。独梅时多雨,非人力可为。近立一法,可得佳种。凡芜菁,春时摘薹者,生子迟半月,若摘薹二遍,即迟一月矣。宜将留种芜菁,分作三停。其一不摘薹拟,芒种后收子。其一摘薹一遍拟,夏至后收子。其一摘薹二遍拟,小暑后收子。南方梅雨多在夏至前,或时在夏至后,小暑后。伏时多晴,分作三次收,定有一两次不秕者。又复简择淘汰稀种厚壅,无缘可变为菘矣。
芜菁择子下种,出甲后即耘出小者作茹。若不欲移植,即取次耘出存其大者,令每本相去一尺许,若欲移植俟长五七寸,择其大者移之。
种法先薙草雨过耕地,不雨先一日灌地,湿透。明日熟耕作畦,或耧种或漫散子,覆土厚一指。五六日内遇雨不须灌,无雨戽水沟中,遥润之。种少者喷壶下水,或水斗遥洒之。无浇土令实苗寸以上,灌水粪。种芜菁,用故墟坏墙基,甚善。但此地不能多,宜得沙土高燥者,厚壅之。若欲广植,用早稻地亦佳。但须六七月下种俟,刈稻后,作速耕粪移植。
《三晋人传》:种芜菁法,先下子候苗长,可莳豫耕熟地作畦,每畦深七八寸,起土作垄莳苗,其上垄土虚浮,根大倍常也。或径于垄上,下子亦得种芦菔,法同。按唐《本草》注云:菘菜不生北土,有人将子北种。初一年半为芜菁,二年菘种都绝。有将芜菁子南种,亦二年都变。土地所宜,须有此例。其子亦随色变,但粗细无异耳。菘子黑,蔓菁子紫赤,大小相似,据如此说。则南之菘,北之蔓菁,种类因地必无移植之理。然图经于菘菜条下。又言:今京都种菘都类两种,但肥厚差不及耳。则菘未尝不宜北也,余家种蔓菁,三四年亦未尝变为菘也。独其根随地有大小,亦如菘有厚薄。《齐民要术》称并州芜菁根,其大如碗口。虽种他州,子一年亦变,而今三晋所产大于齐鲁,秦中所产大于三晋。此理虽则有之,顾小而为用,何妨滋植耶。秦中种瓜,其大十倍他方。他方亦不废种瓜也。王祯所谓悠悠之论,率以风土不宜,为说呜呼。此言大伤民事。有力本良农,轻信传闻,捐弃美利者,多矣。计根本者,不可不力排其妄也。
《本草》言:南人种芜菁,变为菘。此亦有故,按菘与芜菁,本相似。但根有大小耳,北人种菜,大都用乾粪壅之故根大。南人用水粪,十不当一,又新传得芜菁种不肯加意粪壅,二三年后,又不知择种,其根安得不小。如此便似芜菁变为菘也。吾乡诸菜种大概,不若京师。病皆坐此,徒恨土之瘠薄,或言种类不宜,皆谬矣。又耕地须极疏缓,地非沙土,多用草灰和之,土若强紧,根亦不大。
种蔬果谷蓏诸物,皆以择种为第一义,种一不佳,即天时地利人力俱大半弃掷矣。芜菁子比菜稍,迟正值梅天,南方多雨,子多不实者,种时务宜簸扬,或淘汰或导,择取其最粗而圆满者种之。其本末俱大,若漫种秕者,即十不当一也。
《农桑通诀》曰:蔓菁,四时仍有。春食苗,夏食心,谓之薹子。秋可为菹,冬蒸根,食菜中之最有益者,其子九蒸九曝,可捣为粉涂帛者。资之,亦可为油,陕西惟食此油,燃灯甚明,能变蒜发。

水蔓菁考

一名地肤子,生中牟县南沙堈中。苗高一二尺,叶彷佛似地瓜儿,叶却甚短小,捲边窊面叉似鸡儿肠,叶颇尖𧣪,稍头出穗,开淡藕丝褐花,叶味甜。
救饥

采苗叶煠熟,油盐调食。

山蔓菁考

出钧州山野中,苗高一二尺,茎叶皆莴苣色,叶似桔梗,叶颇长𧣪而不对生。又似山小菜叶,微窄。根形类沙参,如手指粗,其皮灰色,中间白色,味甜。
救饥

采根煮熟生食亦可。

野蔓菁考

生辉县栲栳圈山谷中,苗叶似家蔓菁,叶而薄小,其叶头尖𧣪,叶脚花叉甚多。叶间撺出枝叉上,开黄花,结小角,其子黑色,根似白菜根,颇大。苗叶根味微苦。
救饥

采苗叶煠熟,水浸淘净,油盐调食。或采根换水煮去苦味,食之亦可。

王象晋《群芳谱》蔓菁

蔓菁,一名芜菁,一名葑,一名须,一名薞芜,一名荛,一名芥,一名九英菘,一名诸葛菜。根长而白,形如胡萝卜。霜后,特软美。
《本草纲目》芜菁释名
陈藏器曰:芜菁,北人名蔓菁,今并汾河朔间,烧食其根呼为芜根,犹是芜菁之号芜菁,南北之通称也。塞北河西种者,名九英蔓菁,亦曰九英菘根,叶长大而味不美,人以为军粮。
掌禹锡曰:尔雅云须,薞芜。诗谷风云:采葑采菲。毛苌注云:葑,须也。孙炎云:葑,一名葑苁。礼坊记云:葑,蔓菁也。陈宋之间,谓之葑。陆玑云:葑,芜菁也。幽州人谓之芥。郭璞云:薞芜似羊蹄,叶细味酢可食。扬雄方言云:葑荛,蔓菁也。陈楚谓之葑,齐鲁谓之荛,关西谓之芜菁,赵魏谓之大芥,然则葑也、须也、芜菁也、蔓菁也、薞芜也、荛也、芥也,七者一物也。
李时珍曰:按孙愐云葑,蔓菁苗也。其说甚通。掌禹锡以薞芜释蔓菁。陈藏器谓薞芜是酸模,当以陈说为优。详见草部酸模下。刘禹锡《嘉话录》云:诸葛亮所止,令兵士独种蔓菁者,取其才,出甲可生啖,一也。叶舒可煮食,二也。久居则随以滋长,三也。弃不令惜,四也。回则易寻而采,五也。冬有根可食,六也。比诸蔬其利甚博,至今蜀人呼为诸葛菜,江陵亦然。又朱辅《山溪蛮丛话》云:猫獠猺狫,地方产马王菜,味涩多刺,即诸葛菜也。相传马殷所遗故名,又蒙古人呼其根为沙吉木儿。
集解

陶弘景曰:《别录》芜菁,芦菔。同条芦菔,是今温菘。其根可食,叶不中啖,芜菁根细于温菘,而叶似菘,好食。西川惟种此,其子与温菘甚相似,而俗方无用。惟服食家鍊饵之,而不言芦菔子,恐不用也。俗人蒸其根,及作菹食,但小薰臭尔。
苏恭曰:芜菁,北人名蔓菁。根叶及子皆是菘类,与芦菔全别体用,亦殊陶言。芜菁似芦菔,芦菔叶不堪食,是江表不产二物,理丧其真也。菘子黑色,蔓菁子紫赤色,大小相似,芦菔子黄赤色,而大数倍,且不圆也。大明曰:蔓菁比芦菔梗短而细,叶大连地上生,厚阔短肥而痹其色红。
苏颂曰:芜菁,南北皆有。北土尤多,四时常有。春食苗,夏食心,亦谓之薹子。秋食茎,冬食根,河朔多种以备饥岁。菜中之最有益者,惟此尔。其子夏秋熟时采之。寇宗奭曰:蔓菁,夏月则枯。当此之时,蔬圃复种谓之鸡毛菜,食心。正在春时,诸菜之中有益无损,于世有功,采撷之。馀收子为油,燃灯甚明。西人食之,河东太原所出其根极大,他处不及也。又出西番土谷浑地。汪机曰:叶是蔓菁,根是芦菔。
李时珍曰:《别录》以芜菁芦菔同条,遂致诸说猜度。或以二物为一种,或谓二物全别,或谓在南为莱菔,在北为蔓菁,殊无定见。今按二物,根叶花子都别,非一类也。蔓菁是芥属,根长而白,其味辛苦而短茎粗叶,大而厚阔。夏初起薹,开黄花,四出如芥,结角亦如芥,其子均圆似芥子,而紫赤色。芦菔是菘属,根圆亦有长者,有红白二色,其味辛甘而永叶不甚大而糙。亦有花叶者,夏初起薹,开淡紫花。结角如虫状。腹大尾尖,子似胡芦。巴不均不圆黄赤色,如此分之自明白矣。其蔓菁六月种者根大而叶蠹。八月种者叶美而根小。惟七月初种者,根叶俱良。拟卖者,纯种九英。九英根大而味短,削净为菹,甚佳。今燕京人以瓶腌藏,谓之闭瓮菜。
根叶气味

苦温无毒。
李时珍曰:辛甘苦。
寇宗奭曰:多食动气。
主治

《别录》曰:利五脏,轻身益气,可长食之。
苏颂曰:常食通中,令人肥健。
孟诜曰:消食下气,治嗽止消渴,去心腹冷痛,及热毒风肿,乳痈妒乳,寒热。
发明

孟诜曰:九英菘,出河西。叶大根亦粗长。和羊肉食,甚美。常食都不见发病,冬日作菹,煮羹食,消食下气,治嗽。诸家商略其性冷,而《本草》云温,恐误也。
附方

预禳时疾,立春后,遇庚子日温,蔓菁汁合家大小并服之,不限多少,一年可免时疾。〈神仙教子法〉鼻中衄血诸,葛菜生捣汁饮。〈十便良方〉
大醉不堪,连日病困者,蔓菁菜入少米煮熟去滓,冷饮之良。〈肘后方〉
饮酒辟气,乾蔓菁根二七枚,蒸三遍碾末,酒后水服二钱,即无酒气也。〈千金方〉
一切肿毒,生蔓菁根一握,入盐花少许,同捣封之,日三易之。《肘后方》:用蔓菁叶不中水者,烧灰和腊猪脂,封之。
丁肿有根,用大针刺作孔,削蔓菁根如针大,染铁生衣刺入,孔中再以蔓菁根铁生衣等分,捣涂于上,有脓出即易。须臾根出立瘥,忌油腻生冷,五辛粘滑陈臭。〈肘后方〉
乳痈寒热,蔓菁根并叶去土,不用水洗,以盐和捣涂之,热即换。不过三五次,即瘥。冬月只用根,此方已救十数人,须避风。〈李绛兵部手集〉
女子妒乳,生蔓菁根捣和盐醋浆,水煮汁洗之,五六度良。又方:和鸡子白,封之亦妙。〈食疗本草〉
阴肿如斗,蔓菁根捣封,治人所不能治者。〈集疗方〉豌豆斑疮,蔓菁根捣汁,挑疮破涂之,三食顷根出矣。〈肘后方〉
犬咬伤疮重发者,用蔓菁根捣汁,服之佳。〈肘后方〉小儿秃头,芜菁叶烧灰,和脂傅之。〈千金方〉
飞丝入眼,蔓菁菜揉烂,帕包滴汁三两点,即出也。〈普济方〉
芜菁子气味

苦辛平无毒。
主治

《别录》曰:明目。
苏恭曰:疗黄疽,利小便,水煮汁服。主症瘕积聚少。少饮汁,治霍乱,心腹胀末服之。主目暗,为油入面膏,去黑皯皱文。陈藏器曰:和油傅蜘蛛咬。
孟诜曰:压油涂头,能变蒜发。
萧炳曰:入丸药,服令人肥健,尤宜妇人。
发明

陈藏器曰:仙经言蔓菁子九蒸九曝,捣末长服,可断谷长生。蜘蛛咬者,恐毒入内,捣末酒服,亦以油和傅之。蔓菁园中无蜘蛛,是其相畏也。
李时珍曰:蔓菁子可升可降,能汗能吐,能下能利小便。又能明目解毒,其功甚伟。而世罕知,用之何哉。夏初采子,炒过榨油,同麻油鍊熟,一色无异。西人多食之,点灯甚明,但烟亦损目,北魏祖珽,囚地窖中,因芜菁子油灯,伤明即此也。
附方

明目益气,芜菁子一升,水九升,煮汁,尽日乾。如此三度,研细水服方寸匕日三。亦可研水和米煮粥食。〈外台秘要〉
常服明目,使人洞视肠肺。用芜菁子三升,以苦酒三升煮熟,日乾研筛末,以井华水服方寸匕日三,无所忌。《抱朴子》云:服尽一斗,能夜视有所见物。〈千金方〉青盲眼障,但瞳子不坏者,十得九愈。用蔓菁子六升,蒸之,气遍合甑取下,以釜中热汤淋之,乃曝乾还淋。如是三遍,即收杵为末,食上清酒服方寸匕日,再服。〈崔元亮海上方〉
虚劳目暗,方同上法。〈普济方〉
补肝明目,芜菁子淘过一觔,黄精二觔同和,九蒸九晒为末,每空心米饮服一钱,日再服。又方:蔓菁子二升,决明子一升和匀,以酒五升煮乾,曝为末,每服二钱,温水调下,日二。〈并圣惠方〉
风邪攻目,视物不明,肝气虚者,用蔓菁子四两,入瓷瓶中烧黑无声,取出入蛇蜕二两,又烧成灰为末,每服半钱,食后酒下,日三服。〈圣济总录〉
服食辟谷,芜菁子熟时采之,水煮三过,令苦味尽曝,捣为末。每服二钱,温水下,日三次,久可辟谷。〈图经本草〉黄汁染衣,涕唾皆黄。用蔓菁子捣末,平旦以井华水服一匙,日再服,加至两匙,以知为度,每夜以帛浸小便,逐日看之。渐白则瘥,不过服五升已来也。〈外台秘要〉黄疸如金睛黄,小便赤。用生蔓菁子末,熟水服方寸匕,日三服。〈孙真人食忌〉
急黄黄疸,及内黄腹结不通。用蔓菁子捣末,水绞汁服。当得嚏鼻中出黄水,及下利则愈。以子压油,每服一盏,更佳。〈本草拾遗〉
热黄便结,用芜菁子捣末,水和绞汁,服少顷当泻一切恶物,沙石草发并出。〈食疗本草〉
二便关格,胀闷欲绝。蔓菁子油一合,空腹服之,即通,通后汗出,勿怪。〈圣惠方〉
心腹作胀,蔓菁子一大合,拣净捣烂,水一升和,研滤汁一盏,顿服。少顷自利,或自吐,或得汗,即愈。〈外台秘要〉霍乱胀痛,芜菁子,水煮汁饮之。〈濒湖集简方〉
妊娠溺涩,芜菁子末,水服方寸匕,日二服。〈子母秘录〉风𤺋入腹,身体强舌乾硬,用蔓菁子三两为末,每温酒服一钱。〈圣惠方〉
瘭疽发热,疽著手足,肩背累累如米起,色白,刮之汁出,复发热。用芜菁子熟捣,帛裹展转其上,日夜勿止。〈肘后方〉
骨疽不愈,愈而复发,骨从孔中出者,芜菁子捣傅之。用帛裹,定日一易之。〈千金方〉
小儿头秃,蔓菁子末,和酢傅之,一日三上。〈千金方〉眉毛脱落,蔓菁子四两,炒研醋和涂之。〈圣惠方〉而黡痣点,蔓菁子研末,入面脂中,夜夜涂之,亦去面皱。〈圣惠方〉
芜菁花气味

辛平无毒。
主治

唐慎微曰:虚劳眼暗,久服长生,可夜读书。三月三日,采花阴乾为末,每服二钱,空心井华水下。

高濂《遵生八笺》蔓菁粥

用蔓菁子二合,研碎入水,二大碗绞出清汁,入米三合,煮粥治小便不利。

蔓菁部艺文〈诗〉《感春》唐·韩愈

黄黄芜菁花,桃李事已退。狂风簸枯榆,狼籍九衢内。春序一如此,汝颜安足赖。谁能驾飞车,相从观海外。

《狄韶州煮蔓菁芦菔羹》宋·苏轼

我昔在田间,寒庖有珍烹。常支折脚鼎,自煮花蔓菁。中年失此味,想像如隔生。谁知南岳老,解作东坡羹。中有芦菔根,尚含晓露清。勿语贵公子,从渠嗜膻腥。

《郭圃送芜菁感成长句》张耒

芜菁至南皆变菘,菘美在上根不食。瑶簪玉笋不可见,使我每食思故国。西邻老翁知我意,盈筐走送如雪白。蒸烹气味原不改,今晨一餐如南北。孔明用蜀最艰窘,百计捃拾无遗策。当时此物助军行,渭上褒中有遗植。英雄临事究琐屑,终服奇才屈强敌。想见躬耕自灌畦,当时有意谁能测。

《芜菁》陆游

往日芜菁不到吴,如今幽圃手亲锄。凭谁为向曹瞒道,彻底无能合种蔬。

蔓菁部选句

唐杜甫诗:冬菁饭之半。
温庭筠诗:刘公春尽芜菁色,华厩愁深苜蓿花。韩偓诗:厌闻趋竞喜閒居,自种芜菁亦自锄。
宋韩琦诗:黛抹蔓菁花满畦。
苏轼诗:蔓菁宿根已生叶。
张耒诗:芜菁苗过茁。
唐庚诗:兔葵燕麦浑閒事,只有芜菁到处生。
朱弁诗:手摘诸葛菜,自煮东坡羹。
杨万里诗:花叶蔓菁非蔓菁,吃来自是甜底冰。〈又〉早觉蔓菁扑鼻香。
金秦略诗:一段芜菁浑著角,叶间犹有几花黄。

蔓菁部纪事

《后汉书·桓帝本纪》:永兴二年六月,彭城泗水增长逆流。诏司隶校尉、部刺史曰:蝗灾为害,水变仍至,五谷不登,人无宿储。其令所伤郡国种芜菁以助人食。《蜀志·先主传注·胡冲吴历》曰:曹公数遣亲近密觇诸将,有宾客酒食者,辄因事害之,备时闭门,将人种芜菁。曹公使人窥门既去。备谓张飞关羽曰:吾岂种菜者乎。曹公必有疑,意不可复留。其夜开后棚与飞等轻骑俱去,所得赐遗衣服,悉封留之,乃往小沛收合兵众。
《吴志·陆逊传》:嘉禾五年,权北征使逊,与诸葛瑾攻襄阳。逊遣亲人韩扁赍表奉报还,遇敌于沔中,钞逻得扁瑾闻之,甚惧。书与逊云:大驾已旋贼得,韩扁具知。吾阔狭且水乾宜,当急去。逊未答方催人种葑豆与诸将奕棋射戏如常。瑾曰:伯言多智,其当有以。《荆楚岁时记》:仲冬之月,采撷霜燕菁葵等,杂菜乾之并为咸菹,有得其和者,并作金钗色,今南人作咸菹,以糯米熬捣为末,并研胡麻汁和酿之,石窄令熟。菹既甜脆,汁亦酸美。其茎为金钗股醒酒所宜也。《北史·孟信传》:信弃书从军。永业末,除奉朝请。从孝武帝入关,封东州子,赵平太守。政尚宽和,权豪无犯。山中老人曾以豚酒馈之,信和颜接引,慇勤劳问,乃自出酒,以铁铛温之,素木盘盛芜菁菹,唯此而已。又以一铛借老人,但执一杯,各自斟酌,申酬酢之意,谓老人曰:吾至郡来,无人以一物见遗,今卿独有此饷。且食菜已久,欲为卿受一豚膊耳。酒既自有,不能相费。老人大悦,再拜,擘豚进之。酒尽方别。《祖珽传》:珽徙光州。别驾张奉礼希大臣意为深坑,置诸内,苦加防禁,桎梏不离其身,家人亲戚不得临视,夜中以芜菁子烛熏眼,因此失明。
《唐书·西域列传》:吐谷浑居甘松山之阳。地多寒,宜麦、菽、粟、芜菁。
《宋史·苏轼传》:轼知杭州。杭本近海,地泉咸苦,居民稀少。唐刺史李泌始引西湖水作六井,民足于水。白居易又浚西湖水入漕河,自河入田,所溉至千顷,民以殷富。湖水多葑,自唐及钱氏,废辄浚治,宋兴,废之,葑积为田,水无几矣。漕河失利,取给江潮,舟行市中,潮又多淤,三年一淘,为民大患,六井亦几于废。轼见茅山一河专受江潮,盐桥一河专受湖水,遂浚二河以通漕。复造堰闸,以为湖水蓄泄之限,江潮不复入市。以馀力复完六井,又取葑田积湖中,南北径三十里,为长堤以通行者。吴人种菱,春辄芟除,不遗寸草。且募人种菱湖中,葑不复生。收其利以备修湖。
《遵生八笺》:立春后,庚子日宜温,蔓菁汁合家并服,不拘多少可除瘟疫。
《云南记》:巂州界缘山野间,有菜大叶而粗茎,其根若大萝卜。土人蒸煮其根叶而食之,可以疗饥,名之为诸葛菜云。武侯南征用此菜,莳于山中,以济军食,亦犹广都县山栎木,谓之诸葛木也。
《群芳谱》:五台山深谷中居人,每人岁种芜菁,三百六十,本日食一本,不妨绝粒。

蔓菁部杂录

《诗经·鄘风》:桑中爰采葑矣,沬之东矣。〈笺〉葑,蔓菁也。〈大全〉刘氏曰:欲适幽远,行其淫乱,不敢正言,而托以采此也。
《唐风》:采苓、采葑。采葑,首阳之东。〈传〉葑,菜名也。
《吕氏春秋》:菜之美者,具区之菁,浸渊之草,名曰土英。《急就章》:老菁蘘荷冬日藏。
《嘉话录》公曰:诸葛所止,令兵士独种蔓菁者。何绚曰:莫不是取其才出甲者,生啖一也。叶舒可煮食,二也。久居随以滋长,三也。弃去不惜,四也。回则易寻而采之,五也。冬有根可斸食,六也。比诸蔬属其利,不亦溥乎。曰信矣三蜀之人,亦呼蔓菁为诸葛菜,江陵亦然。《尔雅翼》:蔓菁,园中无蜘蛛,是其所畏也。

蔓菁部外编

《酉阳杂俎》:婺州僧清简家园,蔓菁忽变为莲。
《梦溪笔谈》:菜品中,芜菁、菘芥之类,遇旱其标多结成花,或如莲花,或作龙蛇之形。此常性,无足怪者。熙宁中,李宾客及之知润州,园中菜花悉成荷花,仍各有一佛坐于花中,形如雕刻,莫知其数,暴乾之,其相依然,或云李氏之家,奉佛甚谨,故有此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