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萍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六十七卷目录

 蘋部汇考
  蘋图
  诗经〈召南采蘋〉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于以采蘋〉
  丘光庭兼明书〈辨白蘋〉
  陆佃埤雅〈蘋〉
  罗愿尔雅翼〈蘋〉
  王圻三才图会〈水萍〉
  本草纲目〈蘋〉
 蘋部艺文〈诗〉
  赠从弟          魏刘桢
  春江曲         唐张仲素
  江南曲           于鹄
  秋日泛舟赋蘋花      宋徐铉
  长生蘋           韩琦
  孤汀蘋          梅尧臣
  白蘋          明陈继儒
 蘋部选句
 蘋部纪事
 蘋部杂录
 萍部汇考
  萍图
  礼记〈月令〉
  尔雅〈释草〉
  汲冢周书〈时训解〉
  大戴礼记〈夏小正〉
  淮南子〈地形训〉
  许慎说文〈萍〉
  陆佃埤雅〈苹〉
  罗愿尔雅翼〈萍〉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本草纲目〈水萍 萍蓬草〉
 萍部艺文一
  萍赞           晋郭璞
  浮萍赋          夏侯湛
  浮萍赋           苏彦
  浮萍赋          唐常衮
  浮萍赋           赵昂
  浮萍赋         明杨云鹤
  浮萍赋          夏茂卿
 萍部艺文二〈诗〉
  失题           魏何晏
  咏萍           齐刘绘
  赋得池萍        梁庾肩吾
  浮萍         北魏冯元兴
  萍            唐李峤
  萍池            王维
  感遇           李德裕
  木兰后池浮萍       皮日休
  和袭美木兰后池浮萍    陆龟蒙
  醉后            刘商
  咏萍            徐夤
  咏萍           僧可斋
  萍            宋李觏
  可笑口号          文同
  萍            刘师卲
  萍间稚荷效王司马体     谢翱
  萍             乩仙
  萍            元宋无
  赋得萍赠陈久中      明杨基
  萍             薛蕙
  咏萍          日本贡使
 萍部选句
 萍部纪事
 萍部杂录
 萍部外编

草木典第六十七卷

蘋部汇考

释名

《蘋》《诗经》     《大萍》《纲目》
《芣菜》《拾遗》    《四叶菜》《卮言》
《田字草》《李时珍》  《破铜钱》《李时珍》

《白蘋》《李时珍》

蘋图


《诗经》召南采蘋

于以采蘋,南涧之滨。
〈传〉蘋,大蓱也。〈笺〉古者妇人,先嫁三月,祖庙未毁,教于公宫。祖庙既毁,教于宗室,教以妇德,妇言,妇容,妇功。教成之祭,牲用鱼,芼用蘋藻,所以成妇,顺也。此祭女所出祖也。法度莫大于四教,是又祭以成之。故举以言焉。蘋之言,宾也。藻之言,澡也。妇人之行,尚柔顺,自洁清,故取名以为戒。〈疏〉《释草》云:苹萍其大者,蘋。舍人曰:苹,一名蓱。郭璞曰:今水上浮蓱也。江东谓之薸。〈朱注〉蘋,水上浮萍也。江东人谓之〈大全〉华谷严氏曰:《本草》水萍,有三种。大者曰蘋,叶圆阔寸许,季春始生,可糁蒸为茹。中者曰荇菜,小者水上浮萍。毛氏以蘋为大萍是也。郭璞以蘋为水上浮萍,是以小萍为大萍,误矣。蘋可茹,而萍不可茹,岂有不可茹之萍,而用以供祭祀乎。

《尔雅》释草

萍蓱。〈萍音平蓱音瓶〉
〈注〉水中浮萍,江东谓之薸。〈薸音瓢〉

其大者蘋。
〈注〉诗曰于以采蘋。〈疏〉舍人曰:萍,一名蓱,大者名蘋。郭曰:水中浮萍,江东谓之薸。陆玑《毛诗·义疏》云:今水上浮萍是也。其粗大者谓之蘋,小者曰蓱。季春始生可糁蒸为茹,又可苦酒淹以就酒。注诗曰:于以采蘋,召南采蘋,篇文也。
《毛诗·陆疏广要》召南
于以采蘋。
蘋,今水上浮蓱是也。其粗大者,谓之蘋;小者曰蓱。季春始生,可糁蒸以为茹,又可用苦酒淹以就酒。《尔雅》云:萍蓱,其大者蘋。郭璞云:水中浮萍,江东谓之薸。邢炳云:舍人曰萍。一名蓱,大者名蘋。郑樵云:蓱,浮萍也。今谓之薸,其大者蘋,即萍类。而大者按萍属不可食,此必莼类。叶亦圆浮水上,如萍也。《本草》云:水萍,一名水花,一名水白,一名水苏。《唐本》注:水萍有三种,大者名蘋,又有荇菜亦相似,而叶圆。小者水上浮萍,吴氏云水萍,一名水廉。陈藏器云蘋,叶圆阔寸许叶下有一点如水沫,一名芣菜。《尔雅》翼云蘋,叶正四方,中拆如十字,根生水底,叶敷水上,不若小浮萍之无根而漂浮也。故韩诗云沈者,曰蘋浮者,曰薸。薸音瓢,即小萍也。蘋亦不沈,但比萍则有根不浮游耳。五月有花,白色。故谓之白蘋。《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有昆崙之蘋焉。蘋之极大者,则有实。楚王渡江有物,触王舟其大如斗,而赤食之而甘。孔子以童谣决之,曰蘋实也。虽皆萍之类,然实蘋也。非无根者所能生也。又《天问》曰:靡萍九衢,言其枝叶,分为衢道,犹今言花,五出六出也。靡萍九衢,异方之物,故特奇伟。今浮萍三衢,蘋虽大四衢而已。九衢而大于蘋,则亦大蘋,非特萍也。又《本草》称水萍亦谓此物。陶隐居云非今浮萍子,此三事皆得萍名,而实蘋也。故详著之使览者,无惑焉。诗缉云:蘋可茹,萍不可茹。郭氏以小萍为大萍,误。《名物疏》云:按周处风土记,萍蘋芹菜之别名,此说非是芹别一物矣。蘋又有水陆之异,柳恽所谓汀洲采白蘋者,水生而似萍者也。宋玉所谓起于青蘋之末者,陆生而似莎者也。
按蘋可食,萍不可食。郑樵疑之,严粲駮之尚未详析其状。后人未免传讹,然陆疏云小者,曰萍,原未尝相溷。《埤雅》释蘋,与藻互发,反多模糊处。又释苹云,无根,而浮常与水平,故曰苹也。江东谓之薸,言无定性,漂流随风而已。周官萍氏掌水禁。郑氏云以不沈溺取名。盖使之几酒谨酒也。月令季春谷雨之日,萍始生。旧说萍善滋生,一夜七子。一曰萍浮于流水,则不生,于止水则一夕生九子,故谓之九子萍也。世说杨花入水为浮萍。《尔雅》翼云:水上小浮萍,江东谓之薸。高诱曰:蘋,大萍,水漂也。字并同,皆以漂荡之漂音,箪瓢之瓢字。似藻说者,遂以相紊,盖非其类也。《说文》云:萍无根浮水而生,但有小须垂水中而已。《楚辞》曰:窃伤兮,浮萍无根。然《淮南子》云:萍,植根于水,木植根于地,盖萍以水为地,垂根于中,则所垂者乃是根。今或反根于上,为日
所暴,即死,是与失土同也。二家释萍极其详明,又与蘋有别,但俱谓食野之苹,即此物,恐未必。然《名物疏》云:蘋有水陆之异,甚确。但陆生者,亦不可茹。郑氏意蘋为莼类,亦非。

《丘光庭·兼明书》辨白蘋

《明曰经典》言:蘋者,多先儒,罕有解释。《毛诗》:草木疏亦未为分了,而湖州图经谓之不滑之莼,大谬矣。按《尔雅·释草》云:蘋,大萍。《左传》云:蘋蘩蕴藻之菜,然则蘋为萍类,根不植泥,生于水上,今人呼为浮菜者是也。入夏有花,其花正白,故谓之白蘋,或曰蘋,花夏生。而柳恽诗云:汀洲采白蘋,日落江南春何也。答曰:以蘋花色白,故通无之时亦可,呼为白蘋也。

《陆佃·埤雅》

《昏义》曰:教成祭之牲,用鱼芼之以蘋藻,所以成妇顺也。蘋之言宾也,藻之言澡也,鱼亦柔巽隐伏,故此三者昏礼以成妇顺。韩诗曰:沈者曰蘋浮者,曰藻。盖藻,萍类也。似槐叶而连生,生道旁浅水中,与萍杂至秋则紫,今俗谓之马薸,亦呼紫薸。故曰于以采藻,于彼行潦。而传云:藻,聚藻也。《吕览》曰:菜之美者,昆崙之蘋。高诱谓蘋,大蘋水藻也。据此蘋即所谓藻,水深洁处乃有。故曰于以采蘋,南涧之滨也。先言于以采蘋,南涧之滨,后言于以采藻,于彼行潦,亦言大夫妻之德,有隆而无杀。《左传》曰:潢污行潦之水,蘋蘩蕴藻之菜,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淮南子》曰:容华生蔈,蔈生萍藻,萍藻生浮草,谓是欤。盖非蒲藻之藻,萍藻之藻浮,蒲藻之藻沈。《草木疏》以为叶似蓬蒿,茎如钗股,而大谓之聚藻类矣。按《颜氏家训》云:莙,牛藻也。即玑所谓如蓬者也。郭璞注三苍亦云蕴藻之类,则明非蕴藻。蕴藻一名聚藻,蕴聚也。藻出乎水之上,蘋出乎水之下,故大夫妻采之。然而采蘩曰可以奉祭祀,而采蘋言共者。盖曰于以用之公侯之宫,则所谓奉也。于以奠之宗室牖下,则是共之而已。若然谁其尸之有齐季女者,祭主也。盖非大夫妻《春秋传》曰济泽之阿,行潦之蘋藻,置诸宗室季兰尸之敬也。说者谓季兰季女佩兰者也。然则大夫妻教成之祭共蘋藻焉。于是使女之季者,佩兰主而奉之,故传为季女微主也。

《罗愿·尔雅翼》

萍蓱其大者,蘋叶正四方,中拆如十字,根生水底,叶敷水上,不若小浮萍之无根,而漂浮也。故韩诗曰:沈者曰蘋,浮者曰薸。薸音瓢,即小萍也。蘋亦不沈,但比萍则有根不浮游尔。五月有花白色,故谓之白蘋。《吕氏春秋》曰:菜之美者,有昆崙之蘋焉。陆玑诗《义疏》曰:可糁蒸为茹,又苦酒淹以就酒,采蘋之诗,大夫妻所以承先祖,共祭祀。故采蘋于南涧之滨,又采藻菜于行潦而亨之。郑笺曰:亨蘋藻者,于鱼湆之中,是铏羹之芼,古者妇人将嫁,三月教以四德,教成祭之牲用鱼,芼之以蘋藻。蘋藻水物,与鱼相宜如会膳食者,鱼则宜菰,皆水物,所以明妇顺也。亦蘋之言宾藻之,言澡柔顺洁清,取以为戒。《左传》曰:苟有明信涧溪沼沚之毛蘋蘩,蕴藻之菜,筐筥锜釜之器,潢污行潦之水,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蘋之极大者,则有实。楚王渡江有物触王舟,其大如斗,而赤食之而甘,孔子以童谣决之曰蘋实也。虽皆萍之类,然实蘋矣。非无根者所能生也。又《天问》曰靡萍九衢,言其枝叶分为衢道,犹今言花五出六出也。靡萍九衢,异方之物。故特奇伟,今浮萍三衢,蘋虽大,四衢而已。九衢而大于蘋,则亦大蘋,非特萍也。又《本草》称水萍,亦谓此物。陶隐居云:非今浮萍子此,三事皆得萍名,而实蘋也。故详著之使览者无惑焉。〈说文蘋大蓱也〉

《王圻·三才图会》水萍

水萍生雷泽池泽,今处处溪涧水中皆有之。此是水中大萍,叶圆阔寸许,叶下有一点如水沬,一名芣菜。《尔雅》谓之萍,其大者曰蘋是也。季春始生,可糁蒸以为茹。又可用苦酒淹。以按酒三月采,曝乾。苏恭云:此有三种,大者曰蘋。中者荇菜,即凫葵是也。小者水上浮萍,即沟渠间生者是也。大萍今医方鲜用,浮萍俗医用治时行热病,亦堪发汗,甚有功。一名水花,一名水白,一名水鲜。
《本草纲目》蘋释名
李时珍曰:蘋本作蘋。《左传》蘋蘩蕴藻之菜,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则蘋有宾之之义。故字从,其草四叶相合,中折十字,故俗呼为四叶菜。田字草破,铜钱皆象形也。诸家《本草》皆以蘋注水萍,盖由蘋萍二字,音相近也。按《韵书》:蘋在真韵蒲真切,萍在庚韵薄经切,切脚不同为物,亦异。今依《吴普本草》,别出于此。
集解
吴普曰:水萍,一名水廉,生池泽水上,叶圆小。一茎一
叶,根入水底,五月花白,三月采,日乾之。
陶弘景曰:水中大萍,五月有花白色,非沟渠所生之萍,乃楚王渡江所得,即斯实也。
苏恭曰:萍有三种,大者名蘋,中者名荇,叶皆相似而圆,其小者即水上浮萍也。
陈藏器曰:蘋叶圆阔寸许,叶下有一点如水沫,一名芣菜,曝乾可入药,用小萍是沟渠间者。
掌禹锡曰:按《尔雅》云萍,蓱也。其大者曰蘋,又诗云于以采蘋南涧之滨。陆玑注云:其粗大者,谓之蘋。小者为萍,季春始生,可糁蒸为茹。又可以苦酒淹之,按酒今医家少用此蘋惟用小萍耳。
李时珍曰:蘋乃四叶菜也,叶浮水面,根连水底,其茎细于莼荇,其叶大如指顶。面青背紫,有细纹,颇似马蹄决明之叶。四叶合成,中拆十字,夏秋开小白花,故称白蘋。其叶攒簇如萍,故《尔雅》谓大者为蘋也。《吕氏春秋》云:菜之美者,有昆崙之蘋,即此。《韩诗外传》谓:浮者为藻,沈者为蘋。臞仙谓:白花者为蘋,黄花者为荇,即金莲也。苏恭谓:大者为蘋,小者为荇。杨慎卮言:谓四叶菜为荇。陶弘景谓楚王所得者,为蘋。皆无一定之言,盖未深加体,审惟据纸上猜度而已。时珍一一采视,颇得其真。云其叶径一二寸,有一缺,而形圆如马蹄者,莼也。似莼而稍尖长者,荇也。其花并有黄白二色,叶径四五寸如小荷叶,而黄花结实如小角黍者,萍蓬草也。楚王所得萍,实乃此萍之实也。四叶合成一叶,如田字形者,蘋也。如此分别,自然明白。又项氏言:白蘋生水中,青蘋生陆地。按今之田字,草有水陆二种。陆生者多在稻田沮洳之处,其叶四片合一,与白蘋一样,但茎生地上,高三四寸,不可食。方士取以锻硫,结砂煮汞,谓之水田翁。项氏所谓青蘋,盖即此也。或以青蘋为水草,误矣。
气味

甘寒滑无毒。
主治

吴普曰:暴热下水气,利小便。
陈藏器曰:捣涂热疮捣汁饮,治蛇伤毒入腹内。曝乾栝楼等分为末,人乳和丸服,止消渴。
《山海经》曰:食之已劳。

蘋部艺文〈诗〉《赠从弟》魏·刘桢

汎汎东流水,磷磷水中石。蘋藻生其涯,华叶纷扰溺。采之荐宗庙,可以羞嘉客。岂无园中葵,懿此出深泽。

《春江曲》唐·张仲素

摇漾越江春,相将采白蘋。归时不觉夜,出浦月随人。

《江南曲》于鹄

偶向江边采白蘋,还随女伴赛江神。众中不敢分明语,暗掷金钱卜远人。

《秋日泛舟赋蘋花》宋·徐铉

素艳拥行舟,清香覆碧流。远烟分的的,轻浪泛悠悠。雨歇平湖满,风凉运渎秋。今朝流咏处,即是白蘋洲。

《长生蘋》韩琦

奇种定仙草,长生晋水蘋。采芳曾著咏,荐洁可供神。万卉衰何速,三冬色自新。大年如欲较,吾岂愧庄椿。

《孤汀蘋》梅尧臣

潇湘归去人,正值江南春。始愿逢拾羽,今乃见采蘋。寄语柳使君,莫恨日已曛。

《白蘋》明·陈继儒

秋老蘋花贴岸开,雪鸥一点夜飞来。逢人尽道游烟雨,月白何曾独上台。

蘋部选句

楚屈原《九歌》:鸟何萃兮,蘋中。
宋玉《风赋》:起于青蘋之末。
晋郭璞《江赋》:萍实时出而漂泳。
张华诗:白蘋开素叶。
唐刘希夷诗:蘋花日自新,〈又〉夕采弄风蘋。
王勃诗:风生蘋浦叶。
赵冬曦诗:江天千里望,惟见绿蘋齐。
李白诗:渌水明秋月,南湖采白蘋。杜甫诗:闻道通舟地,江潭隐白蘋。
徐皓诗:蘋早犹藏叶。
张籍诗:渡口过新雨,夜来生白蘋。
孟郊诗:白蘋多清风。
李康成诗:风光摇荡绿蘋齐。
白居易诗:池幽绿蘋合,〈又〉钿砌池心绿蘋合。
许浑诗:蘋花绕郭香。
于邺诗:二月烟波暖,南风生绿蘋。
李群玉诗:沅湘寂寂春归尽,水绿蘋香人自愁。姚合诗:春风绕郭白蘋生。
张乔诗:蒹葭浦际丛青蘋。
皮日休诗:蘋花染衣白,〈又〉盆池有鹭窥蘋沫。
宋司马光诗:鱼惊动蘋叶。
范成大诗:绿蘋叶齐春涨生。

蘋部纪事

《周礼·春官》:春,入学,舍采合舞。〈注〉采读菜蘋藻之属。《吴兴志》:白蘋洲在霅溪东南一里,乃越女采蘋处。梁柳恽为守时,赋诗云:汀洲采白蘋,日暮江南春。因以得名。
《酉阳杂俎》:太原晋祠,冬有水底蘋不死,食之甚美。

蘋部杂录

《礼记·昏义》:芼之以蘋藻。
《左传》:涧,溪,沼,沚,之毛,蘋,蘩,蕴,藻,之菜,可荐于鬼神,可羞于王公。

萍部汇考

释名

《萍》《礼记》     《蓱》《尔雅》
《薸》《诗疏》     《水萍》《本经》
《萍蓬草》《拾遗》   《水粟》《纲目》
《水栗子》《纲目》   《水笠》《纲目》

萍图


《礼记》《月令》

季春之月,萍始生。
〈注〉萍,蓱也。其大者曰蘋。〈疏〉郭景纯云:水中浮萍也,江东谓之薸。〈薸音瓢〉

《尔雅》释草

萍蓱。〈萍音平蓱音瓶〉
〈注〉水中浮萍,江东谓之薸。〈疏〉舍人曰萍,一名蓱。

《汲冢周书》时训解

谷雨之日,萍始生,萍不生阴气增盈。

《大戴礼记》夏小正

七月湟潦生苹湟下处也。有湟然后有潦,有潦而后有苹草也。

《淮南子》地形训

海闾生屈龙,屈龙生容华,容华生蔈,蔈生萍藻,萍藻生浮草,凡浮生不根茇者生于萍藻。
海闾浮草之先也,屈龙、游龙、容华、芙蓉、草花蔈流也。无根水中草。

《许慎·说文》

萍,葫也。无根浮水而生。

《陆佃·埤雅》

苹,一名蓱。无根而浮,常与水平,故曰苹也。江东谓之薸,言无定性,漂流随风而已。周官萍氏掌水禁,郑氏云:以不沈溺取名,盖使之几酒谨酒也。诗曰: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则饮且食也。序曰:既饮食之,又实币帛筐,篚以将其厚意,又实币帛以将其厚意,则承筐是将也。月令季春曰萍始生,旧说萍善滋生,一夜七子。一曰浮萍于流水则不生,于止水则一夕生九子,故谓之九子萍也。

《罗愿·尔雅翼》

萍,水上小浮萍,江东谓之薸。韩诗说沈者曰蘋,浮者曰薸。高诱曰蘋,大萍水漂也。字并同,皆以漂荡之漂音,箪瓢之瓢薸之字,似藻说者,遂以相紊。盖非其类也。季春谷雨之日,萍始生,号为一夕而七子,无根但有小须垂水中而已。《说文》曰:萍无根浮水而生。《楚辞》曰:窃伤浮萍兮,无根。然淮南云萍,植根于水,木植根于地,盖萍以水为地,垂根于中,则所垂者乃是根。今或反根于上,为日所暴,即死。是与失土同也。毕万术曰:老血变之,谓聚血之精。至黄泉上作此物,不谓径就,水上变之尔。今有紫萍,直如血色,亦复可怪。周礼萍氏掌国之水禁,几酒谨酒,禁川游者,夫萍水物尔。而名官以谨酒,先儒以其不沈溺于酒,如萍之浮,然水萍之性胜酒,水萍虽非小萍类,亦萍之总名,故以戒人几酒谨酒也。小雅鹿鸣食野之苹。毛氏以为此郑氏以为非野所生,非鹿所食,易之曰藾萧。然古人以水草之交为麋,则麋鹿亦食水草,今鹿豕多就水傍,食人家养豕,皆以萍食之,何嫌于鹿不食乎。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藻生乎水中,萍生乎水上。萍之名类,亦多易相紊也。《尔雅》云:萍蓱,其大者蘋。又云苹藾萧足,以惑人。蓱者,水中浮蓱也。江东谓之薸是也。蘋,水菜也,叶似车。前诗所谓于以采蘋是也。苹,蒌蒿也。即藾萧诗所谓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是也。按萍亦曰水花,亦曰水白。
《本草纲目》水萍释名
《别录》曰:水萍生雷泽池泽,三月采暴乾。
陶弘景曰:此是水中大萍,非今浮萍。子药对云,五月有花,白色。非即今沟渠所生者,楚王渡江所得,乃斯实也。
陈藏器曰:水萍有二种,大者曰蘋,叶圆阔寸许。小萍子是沟渠间者,本经云水萍,应是小者。
苏颂曰:《尔雅》云萍蓱,其大者蘋。苏恭言有三种,大者曰蘋,中者曰荇,小者即水上浮萍。今医家鲜用大蘋,惟用浮萍。
李时珍曰:本草所用水萍,乃小浮萍,非大蘋也。陶苏俱以大蘋注之,误矣。萍之与蘋音虽相近,字脚不同形,亦回别。今釐正之亘见蘋下浮萍,处处池泽止水中甚多。季春始生,或云杨花所化,一叶经宿即生数叶,叶下有微须,即其根也。一种背面皆绿者,一种面青背紫赤若血者,谓之紫萍。入药为良,七月采之。淮南毕万术云:老血化为紫萍,恐自有此种,不尽然也。小雅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者,乃蒿属陆佃指为此萍,误矣。
修治

李时珍曰:紫背浮萍,七月采之,拣净以竹筛摊晒,下置水一盆映之,即易乾也。
气味

辛寒无毒。
《别录》曰:酸。
主治

《本经》云:暴热身痒,下水气胜酒,长须发,止消渴,久服轻身。
《别录》曰:下气以沐浴,生毛发。
大明曰:治热毒风热,热狂熁肿,毒汤火伤,风𤺋。陈藏器曰:捣汁服,主水肿利小便。为末酒服方寸匕,治人中毒。为膏傅面皯。李时珍曰:主风湿麻痹,脚气打扑,伤损目赤,翳膜口舌生疮,吐血衄血,癜风丹毒。
发明

朱震亨曰:浮萍发汗,胜于麻黄。
苏颂曰:俗医用治时行热病,亦堪发汗,甚有功。其方用浮萍一两,四月十五日采之麻黄,去根,节桂心附子炮裂去脐皮各半两,四物捣细筛,每服一钱,以水一中盏,生姜半分,煎至六分,和滓热服,汗出乃瘥。又治恶疾疠疮遍身者,浓煮汁浴半日,多效。此方甚奇古也。
李时珍曰:浮萍其性轻浮,入肺经达皮肤,所以能发扬邪汗也。世传宋时东京开河掘得石碑梵书大篆一诗,无能晓者,真人林灵素逐字辨译,乃是治中风方,名去风丹也。诗云:天生灵草无根,干不在山间,不在岸始,因飞絮逐东风。汎梗青青飘水面,神仙一味去沈痾,采时须在七月半,选甚瘫风。与大风些小微风,都不算。豆淋酒化服三丸,铁镤头上也出汗。其法以紫色浮萍晒乾为细末,炼蜜和丸弹子大,每服一粒以豆淋酒化下,治左瘫右痪,三十六种风偏正头风口眼喎斜大风癞风,一切无名风及脚气,并打扑伤折,及胎孕有伤。服过百粒,即为全人,此方后人易名紫萍一粒丹。
附方

夹惊伤寒,紫背浮萍一钱,犀角屑半钱,钓藤钩三七个,为末,每服半钱,蜜水调下,连进三服,出汗为度。〈圣济录〉
消渴,饮水日至一石者,浮萍捣汁服之。 又方用乾浮萍栝楼根等分为末,人乳汁和丸梧子大,空腹饮服二十丸,三年者,数日愈。〈千金方〉
小便不利,膀胱水气流滞,浮萍日乾为末,饮服方寸匕,日二服。〈千金方〉
水气洪肿,小便不利,浮萍日乾为末,每服方寸匕,白汤下,日二服。〈圣惠方〉
霍乱心烦,芦根炙一两,半水萍焙人参枇杷叶炙各一两,每服五钱,入薤白四寸水煎,温服。〈圣惠方〉吐血不止,紫背浮萍焙半两,黄芪炙二钱半,为末,每服一钱,姜蜜水调下。〈圣济总录〉
鼻衄不止,浮萍末吹之。〈圣惠方〉
中水毒病,手足指冷,至膝肘即是,以浮萍日乾为末,饮服方寸匕,良。〈姚僧坦集验方〉
大肠脱肛,水圣散,用紫浮萍为末,乾贴之。〈危氏得效方〉身上虚痒,浮萍末一钱,以黄芩一钱,同四物汤煎调下。〈丹溪纂要〉
风热𤺋,浮萍蒸过焙乾,牛旁子酒煮,晒乾炒各一两为末,每薄荷汤服一二钱,日二次。〈古今录验〉风热丹毒,浮萍捣汁,遍涂之。〈子母秘录〉
汗斑癜风,端午日收紫背浮萍晒乾,每以四两煎水浴,并以萍擦之,或入汉防己二钱,亦可。〈袖珍方〉少年面疱外台,用浮萍日挼之,并饮汁少许。 普济方用紫背浮萍四两,防己一两,煎浓汁洗之,仍以萍于斑皯上热擦,日三五次,物虽微末,其功甚大,不可小看。
粉滓面皯,沟渠小萍为末,日傅之。〈圣惠方〉大风疠疾,浮萍草三月采,淘四五次,窨四五日焙为末,不得见日,每服三钱,食前温酒下,常持观音圣号,忌猪鱼鸡蒜。 又方七月七日,取紫背浮萍,日乾为末半升,入好消风散五两,每服五钱,水煎频饮,仍以煎汤洗浴之。〈十便良方〉
斑疮入目,浮萍阴乾为末,以生羊子肝半个,同水半盏煮熟,捣烂绞汁调末服,甚者不过一服,已伤者十服见效。〈危氏得效方〉
弩肉攀睛,青萍少许研烂,入片脑少许,贴眼上效。〈危氏得效方〉
毒肿,初起水中萍子草,捣傅之。〈肘后方〉
发背,初起肿焮赤热,浮萍捣和鸡子清,贴之。〈圣惠方〉杨梅疮癣,水萍煎汁,浸洗半日,数日一作。〈集简方〉烧烟去蚊,五月取浮萍草阴乾,用之。〈孙真人方〉
萍蓬草释名
李时珍曰:《陈藏器拾遗》:萍蓬草,即今水粟也。其子如粟,如蓬子也。俗人呼水粟包,又云水栗子,言其根味也,或作水笠。
集解

陈藏器曰:萍蓬草,生南方池泽。叶大似荇,花亦黄。未开时状如算袋,其根如藕,饥年可以当谷。李时珍曰:水粟三月出水,茎大如指,叶似荇叶,而大径四五寸。初生如荷叶,六七月开黄花,结实状如角黍,长二寸许,内有细子一包,如罂粟。泽农采之,洗擦去皮,蒸曝舂取米作粥饭,食之。其根大如栗,亦如鸡头子根,俭年人亦食之。作藕,香味如栗子,昔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食之甜如蜜者,盖此类也。若水萍安得有实耶,三四月采茎叶,取汁煮硫黄,能拒火。又《段公路北户录》:有睡莲亦此类也。其叶如荇,而大其花布,叶数重,当夏昼开花,夜缩入水,昼复出也。
子气味

甘涩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助脾厚肠,令人不饥。
根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煮食补虚,益气力,久食不饥,厚肠胃。

萍部艺文一

《萍赞》晋·郭璞

萍之在水,犹卉植地。靡见其布,漠尔鳞被,物有常托,孰知所自。

《浮萍赋》夏侯湛

步长渠以游目兮,览随波之微草。纷漂潎以澄茂兮,羌孤生于灵沼。因纤根以自滋兮,乃逸荡乎波表。散圆叶以舒形兮,发翠绿以含缥。荫修鱼之华鳞兮,翳兰池之清潦。既澹淡以顺流兮,又雍容以随风。有缠薄于侧兮,或回滞乎湍中。纷上下其靡常兮,漂往来其无穷。仰熙阳曜,俯凭绿水,渟不安处,行无定轨。流息则宁,涛扰则动,浮轻善移,势危易荡。似孤臣之介立,随排挤之所往。内一志以奉朝兮,外结心以绝党。萍出水而立枯兮,士失据而身枉。睹斯草而慷慨兮,固知直道之难爽。

《浮萍赋》苏彦

余尝汎舟游,观鼓楫川湖,睹浮萍之飘浪。乃触水而自居,体任适以应会,亦随遇而靡拘,伊弱卉之无心,合至理之冥符。

《浮萍赋》唐·常衮

居洪泉而不根植者,惟浮萍而已矣。不怀芳以贾害,不衒色以标美。动不忤物,卑以安己。乘流则游,得坻则止,如识变而知时,似委命而顺理。故能无幽不涉,无远不寻。随长汀而自汎,值惊浪而不沈。既不迁其清浊,亦何避乎浅深。可以明逍遥之意,可以警滞著之心。然而推移河海,凌历隈澳,溜缓则去迟,水急则浮速。秋遇枫浦,与坠叶而齐奔。春渡桃源,共落花而相逐。披拂丹草,摇演青蘋。出入经其潭洞,高下归其奫沦。择利而行,有似见几之士,不常厥所同乎。漂梗之人歌曰:大江之水东西流,别有孤萍朝夕浮,莫言此中长汎汎,终当结实触王舟。

《浮萍赋》赵昂

汎汎者萍,乘流匪宁,殊源比影异沼。均形初苒弱兮,埼岸乍连延兮,广汀映池兮,草色同翠照日兮,苔光共青霞凝兮,片片成玉月上兮,处处疑星,入门自媚。秾李徒矜其妖艳,取足为乐。行潦岂小于沧溟,观其枯华,有时动静无必习坎,斯止遇亨则逸。安卑取顺契君子之用,心扬波随流,岂渔翁之能诘。每托邻于藻荇,不混迹于蓬荜。与菡萏而相鲜,向莓苔而如失实。幽赏之可嘉,何寓游之足匹。夫物之云,云纠缠谁分茨处墙兮,或不才而见弃兰生幽也。终以香而自焚,惟兹萍矣。独擅其美谦,能居下知则乐,水鉴揽芳于楚客,宁见羞于彝簋。象虚舟而不系,或倏往而忽来。类至人之无心,更出生而入死。噫欤植匪深根,长无固蒂,将舍之而不芟剪。岂见用而能种艺,鄙朝菌之暂荣,笑匏瓜之长系空,惭雨露之恩窃愧。陶钧之惠,愿同蒹葭比玉,而见珍托陋,质于池塘之际。

《浮萍赋》明·杨云鹤

嗟杨花之漠漠,纷辞树而绵绵。乍飘飖于幕底,忽荡漾于池边。雨过易质,浸久移妍。根无寸蒂,叶吐双骈。傍汀兰而戢戢,映岸草之芊芊。鱼惊跳而忽破风,漪敛而还连。委柔姿兮晓涨,寄弱质兮春田。流潦凝兮并止。归波逝兮均迁。商羊舞兮保世。以滋大肥𧔥见兮聚族。而歼旃有,似乎边塞,征人关河,客子去国,辞家流行,坎止意忽,忽以何之,惟苍苍之默使,感玆萍质怅。此萍踪慨他乡之萍,梗怜知己之萍,逢有如一枝,暂栖两心。密契不约,而联无根,而蒂始宛转,而密依忽参商而遥逝。知宛在兮水中,恨长波之靡际嗟。嗟每生有识,我辈钟情,欣繇合起,恨以离生。虽离合之,皆幻终怅怏而难平,若夫合不心醉,离不骨惊,齐悲愉于一致,反寄羡无识之浮萍。

《浮萍赋》〈并序〉夏茂卿

夫萍为风约起,灭不常水草中,至鲜小琐细物也。顾萍氏掌禁于秋官,萍生纪日于月令。燕飨则乐,嘉宾于鱼藻。朝会则示周,行于鹿苹。萍之时义大矣,成都杨令公年方二十,视篆梁溪,甫下车辄以浮萍一赋,见视清华流丽,騞然大家。夫相如子云之在蜀都也。翩翩皆以赋鸣,吐凤凌云,喷薄西京之上,即我明用修杨子灵心,作赋秀拔。峨眉公岂其苗裔耶,遂率尔效颦,而抽辞以拟之,其词曰:

粤万卉之布汇,禀一气之陶钧。纷纷纶纶,职职芸芸,毓彼池面,贴于波纹。既曰杨花之转蜕,复云老血之为精巧。随浪以开合,逐流水以低平。兆翔鸿之始见,应谷雨而萌生。采芳馨于雷泽,撷异美于昆明。一名水帘,亦呼薸蘋。西河之侧,南涧之滨,羌乍斟而止渴,朅久服而身轻。汉昆明池翠网横,披于曲岸。楚昭王渡赤斗直触于江濆,周穆巡方则取摘湖头,以资鹤唼。太原吏隐则数车,捆载而为。鸭茵漂潎,连绵馥郁葐蒀。可以羞王公,可以荐鬼神,若夫不根不蒂,时合时张江妃题字。汉女搴芳翠,盖覆而蛟龙,匿影青雷。破而明月,舒光重叠,侵沙开暮,春之烟景,参差委岸。宣大块之文章,紫叶带流。快题诗于李白,秋风翠草。喜琢句于刘商,色映菰蒲。似罽宾之铺宝,氎而斜临。曲渚光分杜,若如洛姝之遗。翠钿而乱矗横塘,若乃波翻浪急雨骄风妒。自东自西曷冯归路,孤标冷淡兮埒孝子之履。霜时危震荡兮恍羁,臣之莫诉。至若良朋怆别,执友临岐,臭兰偶契,金石遽违,玉玦遥分。于塞外宝钗,划断于中闺,是何异。萍水之相,遭而瞥焉。转化于天涯,胡然而散,胡然而聚。消息盈虚,浮萍莫喻,生马生人,倏忽为帝,即乾坤亦水上之萍,抑蜾蠃螟蛉之一致。有酒既清,有肴既馨,太虚为御,久凿奚争。万期须臾,晱电惊,毋掘泥以扬波,畴皆醉而独醒。纵心浩然,何虑何营,吾将濯足,万里身,蓬阆而戛,长啸于青冥。

萍部艺文二〈诗〉《失题》魏·何晏

转蓬去其根,流飘从风移。茫茫四海涂,悠悠焉可弥。愿为浮萍草,托身寄清池。且以乐今日,其后非所知。

《咏萍》齐·刘绘

可怜池内萍,葐蒀紫复青。巧随浪开合,能逐水低平。微根无所缀,细叶讵须茎。漂泊终难测,留连如有情。

《赋得池萍》梁·庾肩吾

风翻乍青紫,浪起时疏密。本欲叹无根,还惊能有实。

《浮萍》北魏·冯元兴

元兴因元义之势,相为引用,义赐死。元兴被废为此自喻。

有草生碧池,无根绿水上。脆弱恶风波,危微苦惊浪。

《萍》唐·李峤

二月虹初见,三春蚁正浮。青蘋含吹转,紫叶带波流。屡逐明神荐,常随旅客游。既能甜似蜜,还绕楚王舟。

《萍池》王维

春池深且广,会待轻舟回。靡靡绿萍合,垂杨埽复开。

《感遇》李德裕

幽涧生蕙若,幽渚老江蓠。荣落人不见,芳香徒尔为。不及绿萍草,生君红莲池。左右美人弄,朝夕春风吹。叶洗玉泉水,珠清湛露滋。心亦愿如此,托君君不知。

《木兰后池浮萍》皮日休

嫩似金脂飏似烟,多情浑欲拥红莲。明朝拟附南风信,寄与湘妃作翠钿。

《和袭美木兰后池浮萍》陆龟蒙

晚来风约半池明,重叠侵沙绿罽成。不用临池更相笑,最无根蒂是浮名。

《醉后》刘商

清月秋风老此身,一瓢长醉任家贫。醒来还爱浮萍草,飘寄官河不属人。

《咏萍》徐夤

为实随流瑞色新,泛风萦草护游鳞。密行碧水澄涵月,涩滞轻桡去采蘋。比物何名腰下剑,无根堪并镜中身。平湖春渚知何限,拨破閒投独茧纶。
《咏萍》僧可齐
盆池本不种青萍,春杪无根也自生。人道一宵生九叶,不知谁数得分明。

《萍》宋·李觏

尽日看流萍,谁原造化情。可怜无用物,偏解及时生。泥滓根萌浅,风波性质轻。晚来堆岸曲,犹得护蛙鸣。

《可笑口号》文同

可笑庭前小儿女,栽盆贮水种浮萍。不知何处闻人说,一夜一根生七茎。
《萍》刘师邵
乍因轻浪叠晴沙,又趁回风拥钓槎。莫怪狂踪易飘泊,前身不合是杨花。

《萍间稚荷效王司马体》谢翱

初萍半含絮,顷刻开数亩。荷生浮其间,风雨足邂逅。百年游子心,欲作千岁久。昔为浮萍根,今为稚荷藕。荷高刺已深,鱼游触其首。离离荷下萍,吹向白鱼口。

《萍》乩仙

点点青青浮野塘,不容明月照沧浪。风吹雨逐沙泥上,燕子衔来绕画梁。
《萍》宋无
风波长不定,浪迹在天涯。莫怨生轻薄,前身是柳花。

《赋得萍赠陈久中》明·杨基

浮踪散寒星,一夕生无数。鱼跳翠乍开,鸥过青还聚。微风和影去,急雨连根露。惆怅别君时,杨花满衣絮。

《萍》薛蕙

参差如霰布,的皪似星出。鱼戏影初开,鸟散文仍密。幸因云雨会,且免风波失。无俾江海流,徒谢芳菲质。

《咏萍》日本贡使

锦鳞密砌不容针,只为根儿做不深。曾与白云争水
面,岂容明月下波心。几番浪打应难灭,数阵风吹不复沈。多少鱼龙藏在底,渔翁无处下钩寻。

萍部选句

楚宋玉《风赋》:起于青萍之末。
晋刘伶《酒德颂》:俯观万物,扰扰焉如水之载浮萍。郭璞《江赋》:萍实时出而漂泳。
魏文帝诗:汎汎绿池,中有浮萍,寄身流波,随风靡倾。曹植诗:浮萍寄清水,随风东西流。
晋司马彪诗:汎汎江汉萍,飘荡永无根。
傅元诗:浮萍无根本,非水将何依。
齐王俭诗:萍开欲半池。
谢朓诗:新萍时合水。
梁王筠诗:萍生雁鹜池。
邢卲诗:新萍已冒沼。
唐太宗诗:萍间日影乱。
杜甫诗:萍泛无休日,桃阴想旧蹊。〈又〉萍泛若夤缘。刘禹锡诗:风小悲流萍。
韩愈诗:萍盖污池净,〈又〉风约半池萍。
白居易诗:紫浮萍汎汎,〈又〉南潭萍开水汎汎。
姚合诗:萍任连池绿,〈又〉浮萍重叠水团圆。
温庭筠诗:萍皱风来后,〈又〉萍多钓下迟。
李中诗:萍嫩铺波面。
薛能诗:水风初见绿萍阴,〈又〉远舸冲开一路萍。宋谢翱诗:浮萍随涨水,上到荷叶端。水退不得下,犹黏花萼间。
林景熙诗:柳花滚雪春冥冥,溪风一夜吹为萍。张先诗:浮萍破处见山影。
陆游诗:覆水青萍锦一方。
乩仙诗:见说杨花能变化,是他种子亦轻浮。

萍部纪事

《周礼·秋官》:萍氏掌国之水禁,几酒,谨酒,禁川游者。〈注〉郑康成曰:萍氏主水,禁萍之草,无根而浮,取名于其不沈溺。刘氏曰:《神农书》曰萍,能胜酒。欲其制之也。黄氏曰:几酒,苛察之也。宜若绝之谨酒,为其不能不用也。萍氏掌水,禁而使禁,酒亦水之害人者也。故为之设禁焉。郑锷曰:大川之逝,虽乌获之力,有所不能止。又况可游乎。游谓游浮,而行禁之宜哉。
《山堂肆考》:周穆王时,涂循国献仙鹤,上命取太湖萍饲之。
《家语》:楚昭王渡江,江中有物,大如斗,圆而赤,直触王舟,舟人取之。王大怪之,遍问群臣,莫之能识。使使聘于鲁,问于孔子。孔子曰:此所谓萍实者也。可剖而食之,吉祥也。唯霸者为能获焉。使者返王,遂食之,大美。久之,使来以告鲁大夫。大夫因子游问曰:夫子何以知其然。曰:吾昔之郑过乎陈之野,闻童谣曰楚王渡江得萍,实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此是楚王之应也。吾是以知之。
范子水萍,出三辅,色青者善。
《吕氏春秋》:菜之美者,昆崙之萍。
《后汉书·华佗传》:佗精于方药,尝行道见有病咽塞者,因语之曰:向来道隅有卖饼人,蓱齑甚酸,可取三升饮之,病自当去。即如佗言,立吐一蛇,乃悬于车而候佗。时佗小儿戏于门中,逆见自相谓曰:客车边有物,必是逢我翁也。及客进顾视壁,北悬蛇以十数,乃知其奇。〈注〉《诗义疏》曰:蘋,澹水上浮萍粗大者,谓之蘋,小者谓之萍。季春始生,可糁蒸为茹,又可苦酒淹就酒也。《魏志》《本草》并作蒜齑也。
《渚宫故事》:宋文帝为宜都王临川人献王萍实六子,大者如升,小者如鹤卵,圆而赤。初莫有识者,以问长史王华曰:此萍实也。宣尼所谓王者之应。
《魏书·冯元兴传》:元兴为元叉所知,为尚书殿中郎。父既赐死,元兴亦被废。乃为《浮萍诗》以自喻曰:有草生碧池,无根绿水上。脆弱恶风波,危微苦惊浪。
《云仙杂记》:浮萍多美鸭,太原少尹樊,千里买百只,置后池。载数车浮萍入池,使为鸭作裀褥。
《南康记》:鱼朝恩有洞四壁,夹安琉璃板中,贮江水及萍藻,诸色虾号鱼藻洞。
《南濠诗话》:魏仲先诗名:钜鹿东观集,有咏盆池萍。云莫嫌生处,波澜小免得,漂然逐众流,真隐者之话言也。

萍部杂录

《淮南子》:萍树根于水,木树根于土。
《淮南毕万术》:老血变为萍。
《风土记》:萍蘋,芹菜之别名也。
《杜恕笃论》:夫萍之浮,与菱之浮相似也。菱植根,萍随波,是以尧舜恶巧言乱德,仲尼恶紫之夺朱。
《南濠诗话》:江右萍乡县,相传楚王得萍,实于此邑,因以名。而范石湖以为去大江远,非是然萍实,因渡江而得非谓得之。大江中传闻必有所自,未可遽疑其说。

萍部外编

《酉阳杂俎》:临邑县北有华公墓碑,失唯趺龟存焉。石赵世此龟,夜常负碑入水,至晓方出,其上常有萍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