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六十五卷目录

 芹部汇考
  芹图
  诗经〈小雅采菽 鲁颂泮水〉
  周礼〈天官醢人〉
  尔雅〈释草〉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蘘荷芹𦼫 胡芹小蒜菹法〉
  陆佃埤雅〈芹〉
  罗愿尔雅翼〈芹 牛蕲〉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王圻三才图会〈水芹〉
  徐光启农政全书〈水芹考〉
  本草纲目〈水芹 马蕲〉
 芹部艺文〈诗词〉
  次韵公济惠芹       宋朱熹
  芹            明高启
  芹            屠本畯
  咏芹           陈继儒
  采芹〈已上诗〉      僧宗泐
  生查子〈芹词〉     宋高观国
 芹部选句
 芹部纪事
 芹部杂录
 莼部汇考
  莼图
  诗经〈鲁颂泮水〉
  周礼〈天官醢人〉
  贾思协齐民要术〈莼 种莼法 羹臛法〉
  毛诗陆疏广要〈言采其茆〉
  罗愿尔雅翼〈茆〉
  王圻三才图会〈莼〉
  本草纲目
 莼部艺文一
  湘湖记         明袁宏道
  题西湖卧游册       李流芳
  莼菜说          张七泽
  怀莼赋           马介
 莼部艺文二〈诗词〉
  莼           宋张孝祥
  咏莼           杨万里
  莼羹           徐似道
  莼菜            前人
  莼羹            方岳
  莼菜           明高启
  莼菜            王鏊
  莼            陆树声
  咏莼〈六首〉        徐桂
  西湖采莼曲        沈明臣
  莼羹歌          李流芳
  太湖采莼〈二首〉     邹斯盛
  莼菜〈已上诗〉       杨蟠
  摸鱼儿〈莼〉      宋李彭老
  摸鱼儿〈二首〉      王易简
  摸鱼儿           唐珏
  摸鱼儿〈已上词〉     王沂孙
 莼部选句
 莼部纪事
 莼部杂录
 莼部外编

草木典第六十五卷

芹部汇考

释名

《芹》《诗经》     《楚葵》《尔雅》
《茭》《尔雅》     《牛蕲》《尔雅》
《水芹》《本经》    《水英》《本经》
《马蕲》《唐本草》   《胡芹》《郑樵·通志》
《野茴香》《纲目》   《叶婆你》《金光明经》

芹图


《诗经》小雅采菽

觱沸槛泉,言采其芹。
〈朱注〉芹水草,可食。〈大全〉《埤雅》曰:水菜,一名水英。《尔雅》谓之水葵。

鲁颂泮水

思乐泮水,薄采其芹。
〈朱注〉芹水菜也。〈大全〉《本草》曰:水芹,一名水英,可作菹,味甘。
《周礼》《天官》
醢人掌四豆之实,加豆之实,芹菹兔醢。
〈注〉芹楚葵也。〈疏〉芹楚葵出《尔雅》

《尔雅》释草

芹楚葵
〈注〉今水中芹菜。〈疏〉郭云:今水中芹菜。按《本草》云:水芹,一名水英。《陶注》云:二月三月作英时,可作菹,及瀹食之,又有渣芹可为生菜,亦可生啖。《别本注》云:芹有两种。荻芹,取根白色。赤芹,取茎叶并堪作菹,及生菜是也。

茭牛蕲
〈注〉今马蕲,叶细锐似芹,亦可食。〈疏〉似芹可食菜也。而叶细锐,一名茭,一名牛蕲,一名马蕲,子入药用。《本草注》云:生水泽中,苗似鬼针菾菜等,花青白色,子黄黑色,似防风子是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种蘘荷芹𦼫

《尔雅》曰:芹楚葵也。《诗义疏》曰:𦼫苦葵,青州谓之苞

芹。𦼫并收根畦种之,常令足水,尤忌潘泔及咸水,浇之,则死。性并易繁茂,而甜脆胜野生者。
白𦼫尤宜粪,岁常可收。马芹子可以调蒜齑。
菫及胡蒠子,熟时收。又冬初畦种之,开春早得,美于野生。惟穊为良,尤宜熟粪。

胡芹小蒜菹法

并暂经小沸汤出,下冷水中出之。胡芹细切,小蒜寸切,与盐酢分半,奠青白各在一边,若不各在一边,不即入于水中,则黄坏满奠。

《陆佃·埤雅》

诗曰:觱沸槛泉,言采其芹。芹,水菜也。一名水英。《尔雅》谓之楚葵。诗泮宫曰:思乐泮水,薄采其芹。二章曰薄采其藻。三章曰薄采其茆。芹取有香,藻取有文,茆取有味。盖士之于学也。揽其芳臭,而至则采芹之譬也。既至矣,于是学文则采藻之譬也。及其久也。知道之味,又嗜而学焉。则采茆之譬也。茆,莼也。叶如荇菜,而紫茎大如箸,柔滑可羹。芹洁白而有节,其气芬芳而味不如莼之美。故列子以为客有献芹者,乡豪取而尝之,蜇于口,惨于腹也。

《罗愿·尔雅翼》

水芹,二月三月作英时,可作菹,及熟瀹食之,叶似芎藭。花白色而无实。根赤白色,周礼醢人加豆之实,用水草。则有芹菹深蒲,其朝事之豆,则有昌本茆菹。《礼记》曰:常豆之菹,水草之和气也。其醢陆产之品也。加豆陆产也。其醢水物也。水草之和气,则芹茆深蒲昌本之属。然亦或在加豆尔。《鲁颂》颂僖公能修泮宫,一章采芹,二章采藻,三章采茆。三者水物,泮水之所生,泮水备则宫之。备可知郑氏云辟廱,则筑土雍水之外圆,如璧泮之言半也。盖东西门以南通,水北无也。许叔重说泮诸侯,乡射之宫,西南为水,东北为墙,盖始入学者,必释奠于先师。又有释菜以菜为挚,故即水中采三品之水草,以荐之采菽之诗,刺幽王于诸侯之至。不能锡命以礼,故首章采菽者,大豆之叶,可以为臛。乃牛俎之铏羹。次章采槛泉中之芹,盖微物矣。然古人不以微薄废礼,使王能修之,犹愈于无礼也。此与瓠叶同意,今释奠先圣犹用之,或曰不如高田者。宜人高田者,多白芹。今舒蕲多有之,故蕲蛇用于世者,体皆作此物香,盖所嗜云土人名为水白芷。或曰蕲之为蕲,以有芹也。蕲即芹,亦有祈音。

牛蕲

牛蕲,今谓之马蕲。似芹,叶细锐,可食菜也。生水泽旁,苗似鬼针菾菜等,花青白色,子黄黑色,似防风,子甘辛而芳。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芹,亦作芹。《尔雅》曰芹楚葵诗曰:言采其芹。一名水英,一名楚葵。
马芹《尔雅》曰:茭牛蕲,俗谓胡芹。其根叶不可食,惟子香美,可调饮食。所谓野人快炙背,而美芹子是也。

《王圻·三才图会》水芹

水芹,俗作芹菜。一名水英,生南海池泽。二月三月作英时,可采作菹。叶似芎藭,花白色而无实,根亦白色,味甘平无毒。主女子赤沃,止血养精,保血脉,益气,令人肥健嗜食。

《徐光启·农政全书》水芹考

水芹,俗作芹菜,一名水英,出南海池泽,今水边多有之。根茎离二三寸,分生茎叉,其茎方窊面,四楞对生。叶似痢,见菜叶而阔短,边有大锯齿,又似薄荷叶,而短开白花,似蛇床子,花味甘性,平无毒,又云:大寒春秋二时,龙带精入芹菜中,人遇食之,作蛟龙病。
救饥

发英时采之,煠熟食。芹有两种,秋芹,取根白色,赤芹取茎叶,并堪食,又有渣,芹可为生菜食之。
元扈先生曰恒蔬
又曰野芹,须取嫩白为佳,轻盐一二日,汤焯过晒,须一日乾方妙。
《本草纲目》水芹释名
陶弘景曰:芹字,俗作芹字论,其主治合在,上品未解,何意乃在下品,二月三月作英时,可作菹及熟瀹食,故名水英。
李时珍曰:芹当作,从草芹谐声也,后省作芹,从斤亦谐声也。其性冷滑,如葵故《尔雅》谓之楚葵,吕氏春秋菜之美者,有云梦之芹,云梦楚地也,楚有蕲州,蕲县俱音淇罗愿。《尔雅》翼云:地多产芹,故字从芹,蕲亦音芹。徐锴注《说文》:蕲字从草,诸书无字,惟《说文》:别出字。音银疑相承,误出也。据此则蕲字,亦当从芹,作字也。
集解

《别录》曰:水芹生南海池泽。
苏恭曰:水芹即芹菜也,有两种。荻芹,白色取根。赤芹,取茎叶并堪作菹,及生菜。
韩保升曰:芹生水中,叶似芎藭,其花白色,而无实,根亦白色。
孟诜曰:水芹生黑滑地,食之不如高田者,宜人置酒酱中,香美。高田者,名白芹。馀田者,皆有虫,子在叶间,视之不见,食之令人为患。
陶弘景曰:又有渣芹,可为生菜,亦可生啖。
李时珍曰:芹有水芹,旱芹。水芹,生江湖陂泽之涯。旱芹,生平地,有赤白二种,二月生苗,其叶对节而生,似芎藭。其茎有节棱,而中空,其气芬芳,五月开细白花,如蛇床花。楚人采以济饥,其利不小。诗云:觱沸槛泉,言采其芹。杜甫诗云:饭煮青泥坊底芹。又云:香芹,碧涧羹,皆美芹之功。而列子言乡豪尝芹蜇口惨腹,盖未得食芹之法耳。
茎气味

甘平无毒。
孙思邈曰:苦酸冷涩无毒。
孟诜曰:和醋食,损齿鳖瘕,不可食。
李廷飞曰:赤芹害人,不可食。
主治

《本经》曰:女子赤沃,止血养精,保血脉益气,令人肥健嗜食。
孟诜曰:去伏热,杀石药毒,捣汁服。
陈藏器曰:饮汁去小儿暴热,大人酒后热鼻塞,身热去头中风热,利口齿,利大小肠。
大明曰:治烦渴,崩中带下,五种黄病。
发明

张仲景曰:春秋二时,龙带精入芹菜中,人误食之,为病。面青手青,腹满如妊,痛不可忍,作蛟龙病,俱服硬饧三二升,日三度,吐出蜥蜴便瘥。
李时珍曰:芹菜生水涯。蛟龙虽云变化莫测,其精那得入此,大抵是蜥蜴虺蛇之类,春夏之交遗精于此,故尔。且蛇喜嗜芹,尤为可證,别有马芹见后。
花气味

苦寒无毒。
花主治

苏恭曰:脉溢。
附方

小儿吐泻,芹菜切细煮汁,饮之,不拘多少。〈子母秘录〉小便淋痛,水芹菜,白根者去叶,捣汁,井水和服。〈圣惠方〉小便出血,水芹捣汁,日服六七合。〈圣惠方〉
马蕲释名
李时珍曰:凡物大者,多以马名此草,似芹而大,故也。俗称野茴香,以其气味子形微似也。金光明经三十二品香药,谓之叶婆你。
集解

苏恭曰:马蕲,生水泽旁,苗似鬼针,菾菜等。嫩时可食,花青白色,子黄黑色,似防风子,调食味用之香,似橘皮而无苦味。
韩保升曰:花若芹,花子如防风子,而扁大。《尔雅》云:茭,牛蕲也。孙炎释云:似芹而叶似锐,可食菜也。一名茭,一名马蕲,子入药用。
李时珍曰:马蕲与芹同类,而异种。处处卑湿地有之,三四月生苗一本,丛出如蒿。白毛蒙茸,嫩时可茹。叶似水芹而微小,似芎藭叶而色深。五六月开碎花,攒簇如蛇床。及莳萝花青白色,结实亦似莳萝子。但色黑而重尔,其根白色,长者尺许,气亦香,而坚硬不可食。苏恭所谓鬼针,即鬼钗草也。方茎桠叶,子似钗脚,著人衣如针,与此稍异。
苗气味

甘辛温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益脾胃,利胸膈,去冷气,作茹食。
子气味

甘辛温无毒。
主治

《唐本草》曰:心腹胀满,开胃下气,消食,调味用之。孟诜曰:炒研醋服,治卒心痛,令人得睡。
李时珍曰:温中暖脾,治反胃。
附方

慢脾惊风,马芹子丁香白僵蚕等分为末,每服一钱,炙橘皮煎汤下,名醒脾散。〈普济方〉

芹部艺文〈诗词〉《次韵公济惠芹》宋·朱熹

晚食宁论肉,知君薄世荣。琼田何日种,玉本一时生。白鹤今休误,青泥旧得名。收单还炙背,北阙傥关情。

《芹》明·高启

饭煮忆青泥,羹炊思碧涧。无路献君门,对案增三叹。

《芹》屠本畯

有芳者芹,香滑拟莼。薄言采之,于河之漘。甘而美之,相彼野人。相彼野人,欲献至尊。

《咏芹》陈继儒

春水渐宽,青青者芹。君且留此,弹余素琴。

《采芹》僧宗泐

深渚芹生密,浅渚芹生稀。采稀不濡足,采密畏沾衣。清晨携筐去,及午行歌归。道逢李将军,驰兽春乘肥。
《生查子》〈芹〉宋·高观国
野泉春吐芽,泥湿随飞燕。碧涧一杯羹,夜韭无人剪。
玉钗和露香,鹅管随香软。野意重殷勤,持以君王

献。

芹部选句

唐杜甫诗:献芹则小小,荐藻明区区。〈又〉风吹青井芹,〈又〉饭煮青泥坊底芹,〈又〉美芹由来知野人。〈又〉盘剥白鸦乌觜芹。
韩愈诗:食芹虽云美,献御固已痴。
白居易诗:饭稻茹芹英。
温庭筠诗:洁白芹芽入燕泥。
宋陆游诗:盘蔬临水采芹芽。
元倪瓒诗:香芹浑满涧。

芹部纪事

《列子》:昔人有美戎菽甘,枲茎芹萍子者,对乡豪称之。乡豪取而尝之,蜇于口,惨于腹,众哂而怨之,其人大惭。
《四时宝镜》:东晋李鄂立春日,命以芦菔、芹菜为菜,盘相馈贶。
《龙城录》:魏左相忠言,谠论赞襄万,机诚社稷,臣有日退朝。太宗笑谓侍臣曰:此羊鼻公不知遗何好,而能动其情。侍臣曰:魏徵好嗜醋芹,每食之欣然称快,此见其真态也。明旦召赐食有醋芹三杯,公见之欣喜,翼然食,未竟而芹已尽。太宗笑曰:卿谓无所好,今朕见之矣。公拜谢曰:君无为故无所好,臣执作从事,独僻此。收敛物,太宗默而感之,公退。太宗仰睨而三叹之。
《二老堂诗话》:蜀人缕鸠为脍,配以芹菜,或为诗云:本欲将芹补,那知弄巧成。
《昌平山水记》:芹城在州东三十里,有桥,桥下有水,出芹。《青州府志》:芹泉在府城西南五十里,中多芹菜,故名。《陕西通志》:榆林卫芹菜,水在卫西源,自大漠来,两岸水际产芹菜,故名。

芹部杂录

《吕氏春秋》:菜之美者,云梦之芹。
《山家清供》:芹,楚葵也。又名水英,有二种。荻芹取根,赤芹取叶,与茎俱可食。二月三月作英时,采之入汤取出以苦酒研子,入盐与茴香渍之,可作菹。唯瀹而羹之,既清而馨,犹碧涧然。故杜甫有香芹碧涧羹之句。或曰:芹,微草也。杜甫何取而诵咏之,不暇不思,野人持此犹欲以献君者乎。
《王世懋·瓜蔬疏》:魏文贞公好食芹,世以比曾晰之羊枣。然今南北两京,芹皆长数尺,而味绝佳,何必文贞始嗜。盖芹本水际野植,而独两京种之老圃,故佳。想取植之,亦得尔耳。

莼部汇考

释名

《茆》《诗经》     《凫葵》《诗传》
蹗草》《诗疏》   《莼菜》《江南名》《露葵》《颜氏家训》  《水葵》《纲目》
《马蹄草》《纲目》   《锦带》《纲目》

《莼》《正字通》

莼图


《诗经》鲁颂泮水

思乐泮水,薄采其茆。
〈传〉茆,凫葵也。〈注〉干宝云:今之蹗草,堪为菹。江东有之。何承天云:此菜出东海,堪为菹酱也。郑小同云:江南人名之莼菜,生陂泽中。草木疏同又云:或名水戾,一云今之浮菜,即猪莼也。《本草》有凫葵。陶弘景以入有名无用品解者,不同未详,其正沈以下同,及草木疏所说为得。〈正义〉陆玑疏云:茆与荇菜相似,菜大如手,赤圆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茎,大如匕柄,叶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南人谓之莼菜,或谓之水葵。诸陂泽水中皆有。〈大全〉《本草》注曰:莼菜,三四月后通名丝莼,味甜,体软,霜降以后名瑰莼,味苦体涩。
《周礼》《天官》
醢人掌四豆之实,朝事之豆,其实韭菹醓醢,昌本麋臡,菁菹鹿臡,茆菹麋臡。
〈注〉郑大夫读茆为茅,茅菹。茅初生,或曰茆水草。杜子春读茆为卯,元谓茆,凫葵也。〈疏〉郑大夫读茆为茅,茅菹茅。初生者茅草,非人可食之物。不堪为菹,或曰茆水草。后郑从之杜子春读茆为卯,于义亦是。元谓茆,凫葵也者,增成子春等义。

《贾思协·齐民要术》

《南越经》云:石莼似紫菜,色青。诗曰:思乐泮水,言采其茆。毛云茆,凫葵也。诗义疏云茆,与葵相似。叶大如手,赤圆,有肥断,著手中滑,不得停也。茎大如箸,皆可生食,又可约滑羹。江南人谓之莼菜,或谓之水葵。《本草》云:治消渴热痹。又云:冷补下气,杂鲤鱼作羹,亦逐水而性滑,谓之淳菜,或谓之水芹,服食之不可多。

种莼法

近陂湖可于湖中种之,近流水者可决水为池种之。以深浅为候,水深则茎肥叶少,水浅则叶多而茎瘦。莼性易生,一种永得,宜洁净不耐,污粪秽入池即死矣。种一斗馀许足用。

羹臛法

食脍鱼莼羹,芼羹之菜莼为第一。四月莼生,茎而未叶,名作雉尾莼第一。作肥羹叶舒长足,名曰丝莼。五月六月用丝莼,入七月尽,九月十月内不中食。莼有蜗虫著,故也。虫甚细微,与莼一体,不可识别,食之损人。十月水冻虫死,莼还可食,从十月尽。至三月皆食环莼。环莼者,根上头丝莼,下芨丝莼。既死,上有根芨,形似珊瑚,一寸许,肥滑处任用,深取即苦涩。凡丝莼陂池积水,色黄,肥好直,净洗则用野取。色青须别铛中热汤暂煠之,然后用。不煠则苦涩,丝莼、环莼悉长用不切鱼莼等,并冷水下。若无莼者,春中可用,芜菁英。秋夏可畦种,芮菘芜菁叶,冬用荠菜,以芼之芜菁等。宜待沸掠去上沫,然后下之。皆少著不用多,多则失羹味。乾芜菁无味,不中用。豉汁于别铛中汤煮一沸,漉出滓,澄而用之。勿以杓抳,抳则羹浊。过不清煮豉,但作新琥珀,色而已。勿令过黑,黑则咸苦,唯莼芼而不得著葱薤,及米糁菹醋等,莼尤不宜咸。羹熟即下清冷水,大率羹一斗用水一升,多则加之益羹,清隽甜美,下菜豉盐悉不将搅,搅则鱼莼碎。令羹浊而不能好。
《食经》曰:莼羹鱼,长二寸。唯莼不切鲤鱼,冷水入莼白鱼,冷水入莼,沸入鱼与咸豉。又云:鱼长三寸,广二寸半。又云:莼细择以汤沙之中破,破鲤鱼邪截,令薄准广二寸,横尽也。鱼半体熟煮三沸浑,下莼与豉汁渍盐。
《毛诗·陆疏广要》鲁颂

言采其茆茆

与荇菜相似,叶大如手,赤圆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茎,大如匕柄,叶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东人谓之莼菜,或谓之水葵,诸陂泽水中皆有。《说文》《博雅》俱云:茆,凫葵也。毛传朱注亦同。杜子春读为卯,许慎以泮宫诗读之,作力久切。周礼醢人朝事之豆,用茆菹。注云茆,凫葵。北人音柳,郑大夫又读为芽,谓茆初生者,此不过方音各别耳。《尔雅》翼云:今莼小于荇。陆玑所说则大于荇,今莼自三月至八月,茎细如钗股,黄赤色,短长随水深浅,名为丝莼。九月十月渐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莼味苦涩,取以为羹,犹胜杂菜。吴人嗜莼菜鲈鱼,盖鱼之美者,复因水菜以芼之两物相宜。独为珍味,然以鳝为之,更足生病。陆德明云,干宝曰:今之蹗,草堪为菹,江东有之。何承天曰:此菜出东海,堪为菹酱,不可用。郑小同云:江南人名之莼菜,生陂泽中。《草木疏》同。或又名水戾,一云今之浮菜,即猪莼也。《本草》有凫葵。陶弘景以入有名无用品解者,不同未详其正。
按诸说则茆为凫葵,凫葵为莼,无疑矣。但《本草》以莼又一物,凫葵即荇菜。图经又称莼叶似凫葵,殆亦以凫葵为荇菜欤。

《罗愿·尔雅翼》

茆,杜子春读卯,《说文》作力久切,以泮宫诗读之。思乐泮水,薄采其茆,鲁侯戾止,在泮饮酒。《说文》音为叶。陆玑云:茆与荇叶相似,叶大如手,赤圆有肥者,著手中滑,不得停。茎大如匕柄,叶可以生食,又可鬻滑美。江南人谓之莼菜,或谓之水葵,陂泽水中皆有。郑小同亦云:江南名之莼菜,生陂泽水中。但今莼小于荇。陆玑所说莼则大于荇,今莼菜自三月至八月,茎细如钗股,黄赤色,短长随水深浅,名为丝莼。九月十月渐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莼。味苦体涩,取以为羹,犹胜杂菜。宜杂鲋鲤为羹,又宜老人。又今吴人嗜莼菜鲈鱼,盖鱼之美者,复因水菜。以芼之两物相宜,独为珍味。然以鳝为之,更足生病。古人云俗无良医枉死者,半拙医疗病,不如不疗,喻如宰夫。以鳝鳖为莼羹食之,更足成病,岂充饥之可望乎。《周礼》有茆菹,用此物为菹。郑大夫读茆为芽,谓茆初生者,故杜音郑义并不从。然茆既为莼,后郑及许叔重皆云凫葵。而《蜀本》《图经》称莼,叶似凫葵,则有异同。《本草》有莼,又有凫葵者,盖《本草》以荇为凫葵也。干宝又解茆云,今之蹗,草堪为菹,江东有之。何承天云:此菜出东海,堪为菹酱,不可用。

《王圻·三才图会》

莼生水中,叶似凫葵。浮水上,花黄白,子紫色。三月至八月,茎细如钗股,黄赤色,短长随水深浅,而名为丝莼,堪啖。九月十月渐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莼。味甘,寒无毒。主消渴热痹,多食发痔,损人胃及齿,和醋食令人骨痿。又石莼生南海石上,味甘平无毒,下水利小便。
《本草纲目》莼释名
李时珍曰:莼字本作莼从纯,纯乃丝名,其茎似之故
也。《齐民要术》云:莼性纯而易生,种以浅深为候。水深则茎肥而叶少,水浅则茎瘦而叶多,其性逐水而滑,故谓之莼菜,并得葵名。颜之推家训云:蔡朗父讳纯,改莼为露葵,北人不知以绿葵为之。诗云:薄采其茆,即莼也。或讳其名,谓之锦带。
集解

韩保升曰:莼叶似凫葵,浮在水上,采茎堪啖。花黄白色,子紫色。三月至八月,茎细如钗股,黄赤色,短长随水深浅,名为丝莼。味甜体软,九月至十月渐粗硬,十一月萌在泥中,粗短名瑰莼。味苦体涩,人惟取汁作羹,犹胜杂菜。
李时珍曰:莼生南方湖泽中,惟吴越人喜食之。叶如荇菜,而差圆形似马蹄,其茎紫色,大如著。柔滑可羹,夏月开黄花,结实青紫色,大如棠梨。中有细子,春夏嫩茎未叶者,名稚莼。稚者,小也。叶稍舒长者,名丝莼。其茎如丝也。至秋老则名葵莼,或作猪莼。言可饲猪也。又讹为瑰莼,龟莼焉,馀见凫葵下。
气味

甘寒无毒。
陈藏器曰:莼虽水草,而性热壅。
孟诜曰:莼虽冷补热,食及多食亦壅气不下,甚损人胃及齿,令人颜色恶。损毛发,和醋食令人骨痿。李廷飞曰:多食性滑,发痔,七月有虫著上,食之令人霍乱。
主治

别录曰:消渴热痹。
孟诜曰:和鲫鱼作羹食,下气止呕,多食压丹石,补大小肠虚气,不宜过多。
大明曰:治热疽,厚肠胃,安下焦,逐水解百药毒,并蛊气。
发明

陶弘景曰:莼性冷而补下气,杂鳢鱼作羹食,亦逐水而性滑,服食家不可多用。
苏恭曰:莼久食大宜人,合鲋鱼作羹食,主胃弱鲈下食者,至效。又宜老人应入上品,故张翰临《秋风思》,吴中之鲈鱼莼羹也。
陈藏器曰:莼体滑,常食发气,令关节急嗜睡脚气论中,令人食之,此误极深也。温病后脾弱,不能磨化食者,多死。予所居近湖,湖中有莼,藕年中疫甚饥,人取莼食之,虽病瘥者,亦死。至秋大旱,人多血痢,湖中水竭掘藕食之,阖境无他莼,藕之功于斯见矣。
附方

一切痈疽,马蹄草即莼菜,春夏用茎,冬月用子,于于根侧寻取,捣烂傅之,未成即消。已成即毒散,用菜亦可。〈保生馀录〉
头上恶疮,以黄泥包豆豉煨熟,取出为末,以莼菜油调傅之。〈保幼大全〉
数种疔疮,马蹄草又名缺盆草,大青叶臭,紫草各等分,擂烂,以酒一碗浸之,去滓温服,三服立愈。〈经验良方〉
石莼集解

陈藏器曰:石莼生南海,附石而生,似紫菜,色青。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下水利小便。
李珣曰:主风秘,不通五膈气,并脐下结气,煮汁饮之,胡人用治疳疾。

莼部艺文一

《湘湖记》明·袁宏道

萧山樱桃,鸟莼菜,皆知名。而莼尤美,莼采自西湖,浸湘湖一宿,然后佳。若浸他湖,便无味。浸处亦无多地方圆仅得数十丈许,其根如荇,其叶微类初出水荷钱,其枝丫如珊瑚而细,又如鹿角菜。其冻如冰,如白胶附。枝叶间清液泠泠欲滴,其味香脆滑柔。略如鱼髓蟹脂,而清轻远胜,半日而味变,一日而味尽。比之荔枝,尤觉娇脆矣。其品可以宠莲嬖藕,无得当者,惟花中之兰,果中之杨梅,可异类作配耳。惜乎此物,东不踰绍,西不过钱塘江,不能远去。以故世无知者,余往仕吴问吴人张翰莼作何状吴人无以对果若尔季鹰弃官不为折本矣。然莼以春暮生,入夏数日而尽,秋风鲈鱼将无,非是抑千里湖中,别有一种莼耶。

《题西湖卧游册》李流芳

辛亥四月在西湖,值莼菜方盛。时以采撷作羹,饱啖有莼羹,歌长不能载大意,谓西湖莼菜,自吾友数人而外,无能知其味者。袁石公盛称湘湖莼羹,不知湘湖无莼,皆从西湖采去,又谓非湘湖水浸不佳。不知莼初摘时,必浸之,经宿乃愈肥。凡泉水湖水皆可,不必湘湖也。然西湖人竟无知之者,图中人舟,纵横皆萧山卖菜翁也。可与吾歌并存,以发好事者一笑。

《莼菜说》张七泽

莼菜,生松江。《华亭谷郡志》载之甚详,吾家步兵所为寄思于秋风者也。然武林西湖亦有之,袁中郎状其味之美,云香脆滑柔,略如鱼髓蟹脂,而轻清远胜,其品无得当者,惟花中之兰,果中之杨梅,可以异类作配。余谓花中之兰,是矣。果中杨梅,岂堪敌莼。何不以荔枝易之。中郎又谓,问吴人无知者,盖莼惟出于吾郡,所产既少,又其味易变,不能远致,故耳。

《怀莼赋》〈有小序初抵蕲阳作〉马介

余初叨里选,即有丘园之志,为亲友所逼,勉赴兹官,非其好也。北堂在望,心事萦牵遣从者,归潸然泪下,于是有怀莼之赋。赋曰:

繄文明之熙朝,萃群工而类畤。乃阳德之方亨,遂帡幪乎寒士。粤儒秩之清崇,实模金而斲梓。缘寸长备兹土州回,分符列于近里。寮寀异姓之元昆,青襟同室之弟子。遭际众谓不常,私怀窃以为喜尔。乃钦遵成命,戾止泮宫天。阶想像金玉舂容,长江涓滴他山石攻。淡交若水偃草,惟风倚款段于昕夕。甘苜蓿以初终羌灵台之郁,陶梏众体使局蹐。芳草蓊翳而杂萱,炎云缥缈以生白怅。莼菜若丝,飞正肥滑,可手摘啜菽。谁资以尽欢,登盘孰怡于口,泽梦魂长绕乎池塘,涔蹄追依于咫尺。岂野人亡意,献芹将我心。难同转石猗吾蒲之蕞尔,别一号为莼。川士栖依于典籍,氓奠丽乎一廛。余叨世业颇足,桑田秉犁可以乐道。谭经亦自忘年,莼之水清且秀,堪洗墨以草元莼之山窿。且邃堪枕石,以避缠尔。乃楚咻易惑,赵姬誇妍。轻千里以驰驱,拜一命而蹁跹。山灵为之含笑,烟霞叹其寡缘。彼冠服被体,何如芰衣之轻适。而仆马流汗,未若茆屋之周旋。嗟谋生之已拙,愧素志之不坚。恐张翰扁舟不必待于秋风,即陆云吴羹应有感于食前且也。翘首北堂,游心南极,谓彼界而此疆。终同封而异域,苦羁绊于微官,旷就养于颜色。岂无蕲稻,可以传食,抑有蕲簟,足以供直,苟非心之所安,又何取于竭力。惟彼莼丝吾土,生殖望之,而莫得盈筐思之。而徒劳反侧,即棠棣连枝,可少娱于目前。而桑榆渐收竟默动,我胸臆莼乎。莼乎为彭泽,柳吾慕其真。为东陵瓜,吾羡其清,为蓝田松。奚取而吟为武陵花,岂从辟人为孟宗笋。安得捧以解颦,为陆绩橘。安得怀以荐新,余岂不能舍此而去之顾。若尔扰扰胶胶而劳,神祇以葑菲之采,幸不遗于下体。而葵藿之质,亦思向乎阳春。矧蕲阳之与蒲,又接壤而比邻。培公门之桃李,收药笼之参苓。俟菁莪棫朴之奏,效而后枌榆松竹之寻。盟肠一日而九转,吾其终不负于莼。乱曰于赫灵根,其蕴洁些效。坤肇乾挺茂节些,溷迹泥涂倏尔。诀些瞻依南云,我心切些濯淖尘埃。卉之杰些,盍归乎来行相说些。

莼部艺文二〈诗词〉《莼》宋·张孝祥

我梦扁舟震泽风,莼羹晚箸落盘空。那知岭表炎蒸地,也有青丝满碧笼。

《咏莼》杨万里

鲛人直下白龙潭,割得龙公滑碧髯。晓起相传蕊珠阙,夜来失却水晶帘。一杯淡煮宜醒酒,千里何须下豉盐。可是士衡杀风景,却将膻腻比清纤。

《莼羹》徐似道

堆盘缕缕又秋风,客俎齑盐一洗空。羹脍疑居舵楼底,杯螯如堕酒船中。莼羹本是诗人事,樽俎那容俗子同。不日挽君来快问,请分一箸供涪翁。

《莼菜》前人

千里莼丝未下盐,北游谁复话江南。可怜一箸秋风味,错被旁人舌本参。

《莼羹》方岳

烟雨中间几白鸥,藕花菱叶小亭幽。紫莼共煮香涎滑,吐出新诗字字秋。

《莼菜》明·高启

紫丝浮半滑,波上老秋风。忆共香菰荐,吴江叶艇中。

《莼菜》王鏊

金泽僧辨如海年八十九矣,手制莼菜并诗见贻因和之。

玉盘急足走莼丝,风味鲜新慰所思。金泽老禅三昧手,当时张翰未曾知。

《莼》陆树声

陆瑁湖边水慢流,洛阳城外问渔舟。鲈鱼正美莼丝熟,不到秋风已倦游。

《咏莼》徐桂

波心未吐心如结,水叶初齐叶尚含。脂自凝肤柔绕指,转教风味忆江南。


鲛杼纷纷散作丝,龙涎宛宛滑流匙。诗人采茆元从水,莫误嘉蔬唤露葵。


平湖倒影南山绿,中汇三潭灵怪潜。荡桨忽惊云雾气,骊龙颔下割龙髯。


谁握冰丝摘露丛,水晶帘展玉璁珑。鱼须细细龙油滑,道是鲛人织锦宫。


兔丝自是难胜织,试比莼丝总不任。闻说西陵苏小小,当年戏采结同心。


莼丝不似藕丝轻,傍腕𦆑绵入手萦。漫咏东人空杼轴,西湖经纬自纵横。

《西湖采莼曲》沈明臣

西湖莼菜胜东吴,三月春波绿满湖。新样越罗裁窄袖,著来人说似罗敷。

《莼羹歌》李流芳

怪我生长居江东,不识江东莼菜美。今年四月来西湖,西湖莼生满湖水。朝朝暮暮来采莼,西湖城中无一人。西湖莼菜萧山卖,千担万担湘湖滨。吾友数人偏好事,时呼轻舠致此味。柔花嫩叶出水新,小摘轻淹杂生气。微施姜桂犹清真,未下盐豉已高贵。吾家平头解烹煮,间出新意殊可喜。一朝能作千里羹,顿使吾徒摇食指。琉璃碗成碧玉光,五味纷错生馨香。出盘四座已叹息,举著不敢争先尝。浅斟细嚼意未足,指点杯盘恋馀馥。但知脆滑利齿牙,不觉清虚累口腹。血肉腥臊草木苦,此味超然离品目。京师黄芽软似酥,家园燕笋白于玉。差堪与汝为执友,菁根杞苗皆臣仆。君不见区区芋魁,亦遭遇西湖莼生。人不顾季鹰之后,有吾徒此物千年。免沈锢君为我饮,我作歌得此十斗。不足多世人耳食,不贵近更须远挹。湘湖波
袁石公盛称湘湖莼菜羹,不知湘湖无莼,皆从西湖采去,以湘湖水浸之耳。莼菜初摘后,以水浸之,经宿则愈肥。凡泉水湖水皆可浸,不必湘湖水也。今人但知有湘湖之莼,又因石公言,谓非湘湖水浸不佳,皆耳食者耳。
《太湖采莼》〈并引〉邹斯盛
辛酉秋汎太湖见紫莼杂出,蘋荇间讯诸,旁人不识也。衍棹求之得数里,许太湖向无莼,采自余始,因赋诗纪之。

春暖冰芽茁,秋深味更清。有花开水底,是叶贴河平。野客分云种,山厨带露烹。橘黄霜白后,对酒奈何情。


风静绿生烟,烟中荡小船。香丝萦手滑,清供得秋鲜。荇叶分圆缺,鲈鱼相后先。谁云是千里,采采自今年。

《莼菜》杨蟠

休说江东春日寒,到来且觅鉴湖船。鹤生嫩顶浮新紫,龙脱香髯带旧涎。玉割鲈鱼迎刃滑,香炊稻饭落匙圆。归期不待秋风起,漉酒调羹任我年。
《摸鱼儿》〈莼〉宋·李彭老〈按摸鱼儿又名买陂塘陂塘柳迈陂塘山鬼谣双蕖怨共九体五首中唯唐珏词为此调正格云〉

过垂虹四桥,飞雨沙痕。初涨春水,腥波十里。吴歈远绿蔓半,萦船尾连复碎。爱滑卷青绡,香袅冰丝细。山人隽味,笑杜老无情香羹,碧涧空秖赋芹美。 归期早谁,似季鹰高致。鲈鱼相伴,菰米红尘如海,丘园梦一叶,又秋风起湘湖外,看采撷芳条,际晓随鱼,市旧游谩记,但望极江南秦鬟,贺镜渺渺隔烟翠。

《摸鱼儿》王易简

怪鲛宫水晶,帘捲冰痕。初断香缕,柔波荡桨。人难到三十六,陂细雨春又去。伴点点荷钱,隐约吴中路。相思日暮,恨洛浦娉婷芳钿。翠剪奁影照凄楚。 功名梦消,得西风一度。高人今在,何许鲈香菰冷,斜阳里多少,天涯意绪谁记取,但枯豉红盐,溜玉凝秋,著樽前起舞,算惟有渊明黄花,岁晚此兴共千古。


过湘皋碧龙,惊起冰涎。犹护髯影,春洲未有。菱歌伴独占暮,烟千顷呼短艇。试剪取纤条,玉溜青丝莹。樽前细认,似水面新荷波心,半卷点点翠钿净。 凄凉味,酪乳那堪比并。吴盐一箸,秋冷当时不为,鲈鱼去聊尔,动渠归兴还记省。是几度西风,几处吹愁。醒鸥昏鹭暝,谩换得霜痕萧萧,两鬓羞与共秋镜。

《摸鱼儿》唐珏

渐沧浪冻痕,消尽琼丝。初漾明镜,鲛人夜剪,龙髯滑织就水,晶帘冷凫叶净。最好似嫩荷,半捲浮晴影。玉流翠凝,早枯豉融香红盐,和雪醉齿嚼清莹。 功名梦,曾被秋风唤醒。故人应动高兴,悠然世味。浑如水千里,旧怀谁省空对景,奈回首,姑苏台畔愁波。暝烟寒夜静,但只有芳洲,蘋花与老,何日泛归艇。

《摸鱼儿》王沂孙

玉奁寒翠丝,微断浮空。清影零碎,碧芽也抱。春洲怨双捲,小缄芳字还又似。系罗带相思,几点青钿。缀吴中旧事,怅酪乳争奇鲈鱼,漫好谁与共秋醉。 江湖兴,昨夜西风又起,年年轻误,归计如今不怕。归无准却怕,故人千里,何况是正落月垂虹,怎赋登临。意沧浪梦里,纵一舸重游,孤怀暗老,馀恨渺烟水。

莼部选句

唐杜甫诗:豉花莼丝熟,刀鸣脍缕飞。〈又〉君思千里莼,〈又〉丝繁煮细莼,〈又〉羹煮秋莼滑。
贺知章诗:镜湖莼菜乱如丝。
严维诗:江南季春天,莼菜细如弦。
白居易诗:莼丝滑且柔。
罗隐诗:盘擎紫线莼初熟。
皮日休诗:雨来莼菜流船滑,春后鲈鱼坠钓肥。〈又〉买得莼丝待陆机。
宋司马光诗:莼羹紫丝滑,鲈脍雪花肥。
黄庭坚诗:醉煮白鱼羹紫莼。
陆游诗:勿言莼菜老,舣棹醉湘湖。〈又〉石帆山路频回首,箭茁莼丝正满盘。〈又〉秋来便有欣然处,新种莼丝已满塘。
文天祥诗:赖有莼风堪斫脍,便无花月亦飞觞。元谢宗可诗:冰縠冷𦆑青缕滑,翠钿细缀玉丝香。明陈继儒诗:莼丝翠滴莼冰紫。

莼部纪事

《晋书·张翰传》:翰有清才,善属文。齐王囧辟为大司马东曹掾。囧时执权。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陆机传》:机入洛,尝诣侍中王济,济指羊酪谓机曰:卿吴中何以敌此。答云:千里莼羹,未下盐豉。时人称为名对。
《南史·崔祖思传》:祖思迁齐国内史。高帝既为齐王,置酒为乐,羹脍既至,祖思曰:此味故为南北所推。侍中沈文季曰:羹脍吴食,非祖思所解。祖思曰:炰鳖脍鲤,似非句吴之诗。文季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帝甚悦,曰:莼羹故应还沈。
《沈顗传》:顗素不事家产,逢齐末兵荒,与家人并日而食。或有馈其粱肉者,闭门不受,唯采莼荇根供食,以樵采自资,怡怡然恒不改其乐。
《陶子锵传》:子锵母嗜莼,母没后,恒以供奠。梁武义师初至,此年冬营莼不得,子锵痛恨,恸哭而绝,久之乃苏。遂长断莼味。
《南齐书·韩灵敏传》:会稽人陈氏,有三女,无男。祖父母年八十九,老耄无所知,父笃癃病,母不安其室。值岁饥,三女相率于西湖采菱莼,更日至市货卖,未尝亏怠。乡里称为义门,多欲取为妇,长女自伤茕独,誓不肯行。祖父母寻相继卒,三女自营殡葬,为庵舍墓侧。《岳阳风土记》:岳阳虽水乡,绝难得莼菜,唯临湘东莼湖间有之。
《颜氏家训》:梁世有蔡朗讳纯,既不涉学,遂呼莼为露葵。面墙之徒递相仿效。承圣中,遣一士大夫聘齐。齐主客郎李恕问梁使曰:江南有露葵否。答曰:露葵是莼,水乡所出,卿今食者,绿葵菜耳。李亦学问:但不测彼之深浅,乍闻无以覆究。
《内景经》:四月食莼菜,鲫鱼羹开胃。
花史萧山湘湖,产丝莼最美。
《遵生八笺》:旧闻莼生越之湘湖,初夏思莼,每每往彼采食。今西湖三塔基旁,莼生既多且美。菱之小者,俗谓野菱,亦生基畔。夏日剖食,鲜甘异常。人少知其味者,余每采莼剥菱,作野人芹荐。此诚金波玉液,清津碧荻之味。岂与世之羔烹兔炙,较椒馨哉。供以水蓛,啜以松醪,咏思莼之诗歌,采菱之曲,更得呜呜,牧笛数声,渔舟款乃相答,使我狂态陡作,两腋风生,若彼饱膏腴者,应笑我辈寒淡。
《四川志》:绵竹县武都山上,出白莼菜甚美。
《萧山县志》:湘湖在县西二里湖中,生莼丝最美。《松江府志》:莼菜出华亭谷及松江。
《溧阳县志》:千里湖东南十五里,一名千里渰。陆机云:千里莼羹,末下盐豉,或言千当作芋末,下地名即秣陵。《南史》沈文季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此也。今湖已尽淤,莼不复生。
《仙居县志》:莼湖县北二里,莼生其侧,故名。

莼部杂录

《埤雅》:泮宫曰:薄采其芹,薄采其藻,薄采其茆。芹取其香,藻取有文,茆取有味。士之于学,及其久也。知道之味,又嗜而学焉,则采茆之譬也。
《缃素杂记》:晋陆机诣王武子,武子前有羊酪,指示陆曰:卿吴中何以敌此。陆曰:千里莼羹,末下盐豉,所载此而已。及观《世说》又曰: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或以谓千里末下,皆地名。是未尝读《世说》而妄为之说也。或以谓千里者,言其地之广。是盖不思之甚也,如以千里为地之广,则当云莼菜不当云羹也。或以谓莼羹,不必盐豉,乃得其真味。故云未下盐豉,是又不然。盖洛中去吴有千里之远,吴中莼羹自可敌羊酪。但以其地远未可猝致耳。故云但未下盐豉耳,意谓莼羹,得盐豉尤美也。此言近之矣。今询之,吴人信然。又沈文季谓崔祖思曰:千里莼羹,岂关鲁卫。齐高帝曰:莼羹故应还沈,盖文季吴人也。子美诗曰:我思岷下芋,君思千里莼。张钜山诗曰:一出修门道,重尝末下莼。二公以千里末下为地名,今详陆答语千里莼羹,末下盐豉,盖举二地所出之物,以敌羊酪。今以地有千里之远,但未下盐豉,何支离也。
《墨庄漫录》:杜子美祭房相国,九月用茶藕莼鲫之奠。莼生于春,至秋则不可食,不知何谓。而晋张翰亦以秋风动而思,菰菜莼羹,鲈鲙鲈固秋物,而莼不可晓也。
陆游诗注:莼菜最宜盐豉,所谓未下盐豉者,言下盐豉,则非羊酪可敌。盖盛言莼羹之美耳。
《因话录》:千里莼羹未下盐豉,世多以淡煮莼羹,未用盐与豉相调和,非也。盖末字误书为未末,下乃地名,此二处产此物耳,其地今属江干。
《鸡蹠集》:莼入七八月不可食,中有蜗虫故也。至十月冰冻,虫死虽老,犹可食。
王世懋《瓜蔬疏》:莼以张陆所誇,遂为吴中口实,然实不佳,且非池塘间物也。
《偃曝谈馀》:吾乡泖湖金泽寺旁,多莼镏。孟熙云:永兴湘湖莼菜,三月尽采,卖至秋则无人采矣。孟熙此语止见一方耳。春莼如乱发不足异。秋莼长丈许,凝脂甚滑,季鹰秋风,正馋此也。按书至冬为猪莼,又云龟莼。又云七八月以前曰丝莼,秋末冬初,曰瑰莼,四月曰雉尾莼。
《野客丛谈》:晋书载陆机造王武子,武子置羊酪。指示陆曰:卿吴中何以敌此。陆曰:千里莼羹,末下盐豉,或者谓千里末下,皆地名莼豉所出之地。而世说载此语则曰:千里莼羹,但未下盐豉耳。观此语似非地名。东坡诗曰:每怜莼菜下盐豉,又曰:未肯将盐下莼菜。坡意正协世说,然杜子美诗曰:我思岷下芋,君思千里莼。张钜山诗曰:一出修门道,重尝末下莼。观二公所云,是又以千里末下为地名矣。前辈诸公之见,不同如此,尝见湖人陈和之言,千里地名,在建康境上,其地所产莼菜,甚佳。计末下,亦必地名。《缃素杂记》《隐丛话》皆引世说之言,以谓末下,当云未下,而渔隐谓千里者,湖名。且引《酉阳杂俎》酒食而亦有千里之莼,末下少见,出处又南北史载。沈文季谓崔祖思曰:千里莼羹,非关鲁卫。梁太子启曰:吴愧千里之莼,蜀惭七菜之赋。吴均移曰:千里莼羹万丈,名脍千里之莼。其见称如此。

莼部外编

《集异记》:丹阳张承先,家有鬼长为取他物,会有客须莼二斗,鲤鱼二十头,鬼将一,小儿置骠骑,令小儿睡,及觉看篮中,已有鲤鱼莼菜。
《幽明录》:河东常有丑奴,将一小儿湖边,拔蒲暮宿空田舍中。时日向暝,见一少女,姿容极美。乘小船载莼,径前投丑奴舍,寄住因卧,觉有臊气,女已知人意,便求出户,变而为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