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六十三卷目录

 薇部汇考
  薇图
  诗经〈召南草虫〉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言采其薇〉
  陆佃埤雅〈薇〉
  罗愿尔雅翼〈薇〉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本草纲目〈薇〉
 薇部艺文
  续古诗         唐白居易
  薇           明屠本畯
 薇部选句
 薇部纪事
 薇部杂录
 蕨部汇考
  蕨图
  诗经〈召南草虫〉
  尔雅〈释草〉
  贾思协齐民要术〈蕨 食经藏蕨法 蕨菹〉
  毛诗陆疏广要〈言采其蕨〉
  陆佃埤雅〈蕨〉
  罗愿尔雅翼〈蕨〉
  王圻三才图会〈蕨〉
  本草纲目〈蕨 水蕨〉
  闽书〈南产〉
 蕨部艺文〈诗〉
  次韵公济惠蕨       宋朱熹
  次韵李尧端见嘲食蕨     前人
  采蕨            方岳
  采蕨诗          明黄裳
  蕨萁行          刘仁本
  打蕨歌          张惟本
  蕨            屠本畯
  捣蕨歌          罗永恭
 蕨部选句
 蕨部纪事
 蕨部杂录
 菾部汇考
  菾图
  王世懋瓜蔬疏〈莙荙〉
  徐光启农政全书〈甜菜〉
  王圻三才图会〈甜菜〉
  本草纲目〈菾菜〉
 菾部纪事
 藜部汇考
  藜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尔雅〈释草〉
  毛诗陆疏广要〈北山有莱〉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王世懋瓜蔬疏〈藜蒿〉
  本草纲目〈藜 灰藋〉
 藜部艺文〈诗〉
  咏藜          明李东阳
  藜科            饶介
 藜部选句
 藜部纪事
 藜部杂录
 藜部外编

草木典第六十三卷

薇部汇考

释名

《薇》《诗经》     《垂水》《尔雅》
《野豌豆》《纲目》   《巢菜》《蜀人名》

薇图


《诗经》《召南草虫》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
〈传〉薇菜也,〈注〉薇音、微草也,亦可食。〈疏〉陆玑云:山菜,〈朱注〉薇似蕨而差大,有芒而味苦。山间人食之,谓之迷蕨。胡氏曰:即庄子之所谓微迷阳者。〈大全〉致堂胡氏曰:荆楚之间有草丛生脩条,四时发颖,春夏之交花。亦繁丽条之腴者,大如巨擘,剥而食之,甘美。野人呼为迷阳,庄子所谓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即此薇也。山阴陆氏曰:薇,亦山菜。茎叶皆似小豆,其味亦似小豆。今官园种之,以供宗庙祭祀。容斋项氏曰:薇,今之野豌豆,蜀人谓之巢菜。

《尔雅》《释草》

薇,垂水
〈注〉生于水边。〈疏〉草生于水滨,而枝叶垂于水者,曰薇。故注云生于水边也。
《毛诗·陆疏广要》国风召南
言采其薇。
薇,山菜也。茎叶皆似小豆,蔓生。其味亦如小豆,藿可作羹,亦可生食。今官园种之,以供宗庙祭祀。《尔雅》:薇,垂水。《郭注》生于水边,《邢疏》草生于水滨,而枝叶垂于水者,曰薇。郑注薇菜,生水边。《埤雅》《尔雅》曰:薇,垂水。好生水边,故曰垂水似藿菜之微者也。微者,所食。故诗以采薇,言戍役之苦,而草虫序于蕨。后《尔雅》翼薇,垂水言生于水边,而召南之诗陟南山以采之,故陆玑云山菜也。又诗称山有蕨薇,而伯夷采薇于首阳山。其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其后说者,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食其土之所出,即为之臣。于是不食而死。《通志》云:《白薇》曰:白幕,曰薇草,曰春草,曰骨美。又云薇生水旁,叶如萍。然诗云采薇者,金樱芽也。胡明仲云:荆楚之间,有草丛生修条,四时发颖,春夏之交花。亦繁丽条之腴者,大如巨擘,剥而食之,甘美。野人呼为迷阳,疑庄子所谓迷阳。迷阳无伤吾行,即此名。《物疏》云:按《本草》:薇有二种。生平原川谷似柳叶者,白薇也。生水旁叶似萍者,薇也。诗云陟山采薇。又云山有蕨薇,则是山菜。非《尔雅》所云垂水者也。《埤雅》混而一之,误矣。然陆玑称茎叶如小豆,蔓生。玑亲见官园所种,所言必审复,非似柳之白薇。郑渔仲谓是金樱芽,不知何据朱子。胡氏皆以为迷阳,而一云味苦,一云甘美,又自不同,惟项安世以为今之野豌豆。蜀人谓之巢菜,有合陆玑之疏。

《陆佃·埤雅》《薇》

《尔雅》曰:薇,垂水。好生水边,故曰垂水似藿菜之微者也。故礼芼豕,以薇记曰铏。芼牛藿羊苦豕,薇是也。诗曰采薇,采薇薇亦作止采薇,采薇薇亦柔止;采薇,采薇薇亦刚止。作止未可食之时也。柔止可食之时刚止,则不可食矣。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曰归。曰归,岁亦阳止,然犹戍役焉。未己,则所以甚言其苦也。传曰君子能尽人之情,故人忘其死,此之谓也。诗曰:山有蕨薇,隰有杞桋,君子作歌,维以告哀,蕨薇所以祭也。下国搆祸怨乱并兴,则孝子有不得飨其亲者矣。故诗所以告哀也。孔子曰吾于四月见孝子之思祭也,其为是欤。字说曰:葱疏关节,达气液匆也。所谓葱珩其色如此,亦如此,薇礼豕用焉。然微者,所食故诗以采薇言戍役之苦。而草虫序于蕨后,喻求取之,薄彊也。彊我者也于毒,邪臭腥寒热皆足以禦之,芥介也。界我者也,汗能发之气,能散之。

《罗愿·尔雅翼》《薇》

薇,垂水。言生于水边,而召南之诗,陟南山以采之。故陆玑云山菜也。茎叶皆似小豆,蔓生。其味亦如小豆藿,可作羹。亦可生食,今官园种之,以共宗庙祭祀。又诗称山有蕨薇,而伯夷采薇于首阳山。其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其后说者,以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食其土之所出。即为之臣,于是不食而死。文王之时,歌采薇之诗,以遣戍役。一章薇亦作止,二章柔止,三章刚止,作生也。柔谓脆脕之时,刚谓小坚忍时,遣戍而有三时,故先儒以为所遣,有先中后辈。首章则二月中旬遣之,次章则三月上旬遣之,三章则三月中旬遣之。其到有先后,各能获捷。故曰一月三捷也。菜茹以柔时为美,诗所谓柔则茹之,刚则吐之,亦以菜为喻也。薇亦刚止,不足食矣。薇既戍役之所采故。王文公曰:薇微者,所食也。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薇,生水傍。叶如萍。《尔雅》云:薇,垂水。然诗云:采薇者,金樱芽也。


白薇,曰白幕,曰薇草,曰春草,曰骨美。〈按薇乃似藿之菜白薇则似柳
之药也诸家混而为一殊失考据兹特载之以著辨云
《本草纲目》薇释名
李时珍曰:按许慎《说文》云薇,似藿乃菜之微者也。王安石《字说》云:微,贱所食。因谓之薇,故诗以《采薇赋》。戍役孙炎注《尔雅》云:薇草,生水傍。而枝叶垂于水,故名垂水也。巢菜见翘摇下。
集解

陈藏器曰:薇,生水旁。叶似萍,蒸食利人。《三秦记》云:夷齐食之,三年颜色不异,武王诫之,不食而死。
李珣曰:薇生海池泽中,水菜也。
李时珍曰:薇生麦田中原泽。亦有故诗云:山有蕨薇,非水草也。即今野豌豆,蜀人谓之巢菜,蔓生,茎叶气味皆似豌豆。其藿作蔬,入羹皆宜。诗云:采薇,采薇薇亦柔止。礼记云芼豕以薇,皆此物也。诗疏以为迷蕨。《郑氏·通志》:以为金樱芽,皆谬矣。项氏云巢菜,有大小二种,大者即薇,乃野豌豆之不实者。小者即苏东坡所谓元修菜也。此说得之。
气味

甘寒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久食不饥,调中利大小肠。
李珣曰:利水道,下浮肿,润大肠。

薇部艺文〈诗〉

《续古诗》唐·白居易

朝采山上薇,暮采山上薇。岁晏薇亦尽,饥来何所为。坐饮白石水,手把青松枝。击节独长歌,其声清且悲。枥马非不肥,所苦长絷维。豢豕非不饱,所忧竟为牺。行行歌此曲,以慰常苦饥。

《薇》明·屠本畯

可茹可茹,彼美有薇。何以至此,在水之湄。伊谁采之,古也伯夷。

薇部选句

楚屈原《天问》:惊女采薇鹿何祐。
唐张九龄诗:采薇南山岑。〈一作采蕨〉
杜甫诗:山中疾采薇,〈又〉系书无浪语。愁寂故山薇,〈又〉今日东湖采蕨薇。
李颀诗:家住东皋下,好采旧山薇。
许浑诗:白云空长越山薇。
明冯琦诗:图南吾岂敢,愿托北山薇。

薇部纪事

《史记·伯夷传》:武王已平殷乱,天下宗周,伯夷、叔齐耻之,义不食周粟,隐于首阳山,采薇而食之,作歌。曰:登彼西山兮,采其薇矣。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神农、虞、夏忽焉没兮,我安适归矣。于嗟徂兮,命之衰矣。《三秦记》:夷齐食薇三年,颜色不异,武王诫之,不食而死。

薇部杂录

《诗经》

《小雅》《采薇》: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注〉作生出地也。〈又〉采薇,采薇薇亦柔止,〈注〉柔始生而弱也。〈又〉采薇,采薇薇亦刚止,〈注〉刚既成而刚也。
四月山有蕨薇,隰有杞桋。
《仪礼·公食大夫礼》:铏芼牛藿豕薇皆有滑。
《特牲馈食礼》:铏芼用苦若薇,皆有滑,夏葵冬荁。

蕨部汇考

释名

《蕨》《诗经》     《虌》《尔雅》
《藄》《尔雅》     《月尔》《尔雅》
《吕氏春秋》   《紫蕨》《三苍》《水蕨》《纲目》    《蕨萁》《苗名》

蕨图


《诗经》《召南草虫》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
〈传〉南山,周南山也。蕨鳖也,〈笺〉言我也,我采者在涂而见,采鳖采者,得其所欲得,犹已今之行者,欲得礼以自喻也。〈注〉《草木疏》云:周秦曰蕨齐。鲁曰鳖。俗云其初生似鳖脚,故名焉〈疏〉蕨鳖。《释草》文舍人曰:蕨,一名鳖。郭璞云初生无叶,可食。〈朱注〉蕨鳖也,初生无叶,时可食。〈大全〉《释文》曰:周秦曰蕨齐。鲁曰鳖。初生似鳖脚,故名。

《尔雅》《释草》

蕨虌〈音鳖〉
〈注〉《广雅》云:紫藄,非也。初生无叶,可食。江西谓之虌,〈疏〉可食之菜也。舍人曰:蕨,一名虌。郭云《广雅》云:紫藄,非也。初生无叶,可食。江西谓之虌。诗召南云:言采其蕨。陆玑疏云:蕨,山菜也。初生似蒜,茎紫黑色,可食如葵是也。

藄月尔
〈注〉即紫藄也。似蕨可食,〈疏〉藄,一名月尔。可食之菜也。郭云:即紫藄也,似蕨可食。

《贾思协·齐民要术》《蕨》

《尔雅》云:蕨,鳖。郭璞注云:初生无叶,可食。《广雅》曰:紫藄,非也。《诗义疏》曰:蕨,山菜也。初生似蒜,茎紫黑色,二月中高八九寸,老有叶瀹为茹,滑美如葵。今陇西天水人及此时而乾收,秋冬尝之。又云:以进御三月中,其端散为三枝,枝有数叶,叶似青蒿,长粗坚长不可食。周秦曰:蕨齐,鲁曰鳖。

食经藏蕨法

先洗蕨肥著器中。蕨,一行盐,一行薄粥沃之。一法以薄灰淹之,一宿出蟹眼,汤瀹之出熇内,糟中可至蕨时。

蕨菹

《取蕨暂经》:汤出蒜亦然,令细切与盐酢。又云蒜蕨,俱寸切之。
《毛诗·陆疏广要》国风召南
言采其蕨。蕨,虌也,山菜也。周秦曰:蕨齐,鲁曰虌。初生似蒜,茎紫黑色,可食如葵。
《尔雅》:蕨,虌。郭云《广雅》云:紫藄非也。初生无叶,可食。江西谓之虌。邢疏云:可食之菜也。舍人曰蕨,一名虌。郑云:今蕨芽也,所在山谷有之。《埤雅》:蕨状如大雀拳足,又如其足之蹶也。故谓之蕨。俗云:初生亦类鳖脚,故曰虌。《尔雅》翼蕨,生如小儿拳,紫色而肥。诗及《尔雅》《说文》皆云蕨,虌也。郭氏云:江西谓之虌。《草木疏》云:周秦曰:蕨齐,鲁曰虌。召南陟彼,南山先蕨而后薇。蕨薇盖贱者,所食尔。今野人今岁焚山,则来岁蕨菜繁生。其旧生蕨之处,蕨叶老硬,敷披人志之谓之蕨基。《通志》云:蕨,一名虌,莽芽也。四皓食之,而寿夷齐食之。而夭此物不可生食,又有一种大蕨,亦可食。谓之藄蕨。《尔雅》云:藄月尔。陈藏器云:今永康道江,居民多以醋淹而食之。山谷诗云:蕨芽初长小儿拳,酷似其状。

《陆佃·埤雅》《蕨》

《尔雅》曰:蕨,虌。初生无叶,可食。状如大雀拳足,又如其足之蹶也。故谓之蕨。周秦曰蕨齐。鲁曰虌。俗云初生亦类鳖脚,故曰虌也。诗曰:陟彼南山,言采其蕨。陟彼南山,言采其薇。蕨所以祭也。盖大夫妻之祭于其将嫁,则以蘋藻于其既嫁,则以蕨薇神飨德与信不求备焉。然而能循采蘋法度,则其用蕨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草虫大夫妻之德也,采蘋大夫妻之本也。《草木疏》云:汉时官园种薇,以共宗庙祭祀。然则祭用蕨薇,先王之礼旧矣。一章曰忧心忡忡,继之以我心则降。二章曰忧心惙惙,继之以我心则说,盖降所以反忡忡说,所以反惙惙忡忡,言中而不下也。惙惙言缀,而不解也,降下也,说解也。故说文又借为解车,曰说之说。

《罗愿·尔雅翼》《蕨》

蕨,生如小儿拳,紫色而肥。诗及《尔雅》《说文》皆云蕨虌也。郭氏曰:江西谓之虌。《草木疏》云:周秦曰蕨齐。鲁曰虌。俗云其初生似鳖脚,因以名焉。召南陟彼南山,先蕨而后薇,蕨薇盖贱者,所食尔。今野人今岁焚山,则来岁蕨菜繁生,其旧生蕨之处,蕨叶老硬。敷披人志之谓之蕨基。《广雅》云:蕨,紫基。〈物性云非也〉基岂萁之转邪,厥其二字古,皆以为助语互用,或当同名一物。但加草以为志尔,今道路负荷转移者,皆不肯食云。令人脚弱,盖见其形似,拘挛之状,亦或其性自当尔。未可知也。名之以蕨,盖谓蹶矣。薇犹礼家用之,蕨不复用,当知其贱。

《王圻·三才图会》《蕨》

蕨,虌也。生山间,根如紫草,茎青紫色,末如小儿拳。初生时似鳖脚,又有薇似蕨,而差大有芒,而味苦。山间人食之,谓之迷蕨,格物论薇,即蕨也。
《本草纲目》蕨释名
李时珍曰:《尔雅》云蕨,虌也。菜名陆佃《埤雅云》蕨,初生无叶,状如雀足之拳,又如人足之蹶,故谓之蕨。周秦曰蕨。齐鲁曰虌。初生亦类鳖脚故也。其苗谓之蕨萁。
集解

陈藏器曰:蕨生山间,根如紫草,人采茹食之。
李时珍曰:蕨处处山中有之,二三月生芽拳,曲状如小儿拳,长则展开如凤尾,高三四尺,其茎嫩时采取,以灰汤煮去涎滑,晒乾作蔬。味甘滑,亦可醋食。其根紫色,皮内有白粉,捣烂再三洗澄,取粉作粔籹,荡皮作线。食之,色淡紫而甚滑美也。野人饥年,掘取治造不精,聊以救荒。味即不佳耳。诗云:陟彼南山,言采其蕨。陆玑谓其可以供祭,故采之。然则蕨之为用,不独救荒而已。一种紫萁,似蕨有花,而味苦,谓之迷蕨。初生亦可食,《尔雅》谓之月尔,三苍谓之紫蕨。郭璞云:花繁曰尔紫蕨,拳曲繁盛,故有月尔之名。
萁及根气味

甘寒滑无毒。
孟诜曰:久食令人目暗,鼻塞发落,又冷气,人食多腹胀,小儿食之脚弱不能行。
孙思邈曰:久食成瘕。
主治

陈藏器曰:去暴热,利水道,令人睡。
孟诜曰:补五脏不足,气壅经络,筋骨间毒气。
李时珍曰:根烧灰油调,傅蛇〈音萧〉伤。
发明

陈藏器曰:多食消阳气。故令人睡,弱人脚。四皓食芝而寿,夷齐食蕨而夭。固非良物。干宝《搜神记》云:郗鉴镇丹徒,二月出猎,有甲士折蕨一枝食之。觉心中淡淡成疾,后吐一小蛇,悬屋前渐乾,成蕨。遂明此物不可生食也。
李时珍曰:蕨之无益为其性冷,而滑能利水道,泄阳气,降而不升,耗人真元也。四皓采芝,而心逸夷齐。采蕨而心忧,其寿其夭于蕨,何与焉。陈公之言可谓迂哉,然饥人濒死,赖蕨延活又不无济世之功。
附方

肠风热毒,蕨菜花焙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圣惠方〉
水蕨集解
李时珍曰:水蕨似蕨,生水中。《吕氏春秋》云:菜之美者,有云梦之〈音岂〉即此菜也。
气味

甘苦寒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腹中痞积,淡煮食一二日,即下恶物,忌杂食。一月馀乃佳,出卫生方。

《闽书》《南产》

蕨,《尔雅》《蕨虌诗》言采其蕨。《尔雅翼》曰:野人今岁焚山,则来岁蕨菜繁生,负荷者皆不肯食。云令人脚弱,名之以蕨。盖谓蹶矣,其叶未抽时捣其根,可粉。

蕨部艺文〈诗〉《次韵公济惠蕨》宋·朱熹

西山采蕨人,蓬首尚倾国。怀哉远莫致,引脰气已塞。倾筐忽堕前,此意岂易得。良遇不可迟,枯筇有馀力。

《次韵李尧端见嘲食蕨》前人

真人宫府未夤缘,且向龙山作散仙。春入烧痕催采蕨,雨翻泥陇忆归田。蔬肠我若枵蝉腹,诗格君如击鹘拳。著下万钱谋更鄙,诸公饱煞大官膻。

《采蕨》方岳

野烧初肥紫玉圆,枯松瀑布煮春烟。偃王妙处原无骨,钩弋生来已作拳。早韭不甘同臭味,秋莼虽滑带腥涎。食经岂为儿曹设,弱脚寒中恐未然。

《采蕨诗》明·黄裳

皇天养民山有蕨,蕨根有粉民争掘。朝掘暮掘山欲崩,救死岂知筋力竭。明朝重担向溪浒,濯彼清泠去泥土。夫舂妇滤呼儿炊,饥腹虽充不胜苦。棠阴诸公知不知,朝夕思餐醲与肥。赈饥无策未足怪,胡忍剥我民膏脂。嗟予忝为斯邑宰,致民多饥颡生泚。但愿皇天怜尔苦,五日一风十日雨。雨顺风调五谷登,蕨根满山长不取。
《蕨萁行》刘仁本闽清县饥不报民,采蕨萁为食,而多死者,作蕨萁行。

东山有蕨萁,南山有蕨萁。西山有蕨萁,北山有蕨萁。采采蕨萁,晨露未晞。荆棘离披筐,筥携持长镵。深入土裋,褐寒风吹。采采蕨萁,可以疗饥。以簸以炊,为饧为饴。食少不下咽,食多伤人脾。去年岁歉食,无糜橡栗拾。尽民流离,今年岁歉。田无稗蕨萁食,尽将安之美食。大官馔仁心,宁汝悲但见。昨日奏麦两岐,今日进五色芝。呈祥献瑞无休时,载膏载脂驿骑驱。驰蕨萁,蕨萁官。独不汝知已而,已而岁云暮矣。

《打蕨歌》张惟本

落日溪干人打蕨,千槌万槌碎筋骨。待哺只恐下手迟,飙随空谷传声疾。破尽青山几片云,淘残秋水一团月。寄语儿童莫啼饥,澄来蕨粉白于雪。忙忙罄取入筐归,不饱朝餐心转咽。安得普天大有年,鼓腹高歌窗下眠。四邻田父日招饮,买醉不用青铜钱。

《蕨》屠本畯

采掇采掇,彼美有蕨。既茹其萁,不畏其蹶。勿谓其贱,歉岁可活。

《捣蕨歌》罗永恭

南村北村日卓午,万户喧嚣不停杵。初疑五丁驱金牛,又似催花挝羯鼓。由来捣蕨响希微,顷刻化作黄尘飞。一声或高一声急,声声透天彻地脉。妇男子侄争献工,倾筐漕漕流玉液。流玉液,还叹息。今晨犹得炊,明朝无颗粒。山妻空倚门,痴儿徒面壁。勤劬频捣岂辞疲,全家拟疗三时饥。堆盘炊熟紫玛瑙,入口嚼碎明琉璃。溶溶漾漾甘如饴,但觉馁腹回春熙。息肩弛担气尚喘,荷锄又入南山陲。君不见晋安司马食肉糜,艰难稼穑全未知。又不见商山老人只茹芝,首阳先生只采薇。岂识有此风味奇,贤愚千载谁是非。我歌踯躅聊解颐,方今太仓徒尔为,赈恤诏令闻见稀。苍生如此困贫馁,安得斗米三四文钱时。

蕨部选句

宋谢灵运诗:野蕨渐紫苞。
唐张九龄诗:采蕨南山岑。〈一作采薇〉
李白诗:初拳几枝蕨,〈又〉石壁老野蕨。〈又〉昔在南阳城,唯餐独山蕨。
杜甫诗:石暄蕨芽紫,〈又〉食蕨不愿馀。茅茨眼中见,〈又〉秋风吹几杖。不厌北山蕨,〈又〉石间采蕨女。鬻菜输官曹,〈又〉今日东湖采蕨薇。
王维诗:绕篱生野蕨,〈又〉采蕨轻轩冕。
白居易诗:饥捉采蕨筐,〈又〉蕨芽已作小儿拳。
李贺诗:紫蕨生石云。
郑谷诗:山蕨止春饥。
宋梅尧臣诗:蕨肥岩向日。
陆游诗:山童新采蕨芽肥。
杨万里诗:食蕨食臂莫食拳。
金元好问诗:中林春雨蕨芽肥。
元郭钰诗:紫芽初长粉如脂。

蕨部纪事

《洞冥记》:帝起俯月台,眺月亦曰:眺蟾台酌云,菹酒菹以元草,黑蕨金蒲甜蓼。
《晋书·张翰传》:翰字季鹰,吴郡吴人也。父俨,吴大鸿胪。翰有清才,善属文,而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会稽贺循赴命入洛,经吴阊门,于船中弹琴。翰初不相识,乃就循言谭,便大相钦悦。问循,知其入洛,翰曰:吾亦有事北京。便同载即去,而不告家人。齐王囧辟为大司马东曹掾。囧时执权,翰谓同郡顾荣曰:天下纷纷,祸难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难。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子善以明防前,以智虑后。荣执其手,怆然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
《穷幽记》:猿啼之地蕨,乃多有,每一声遽出万茎。《搜神后记》:太尉郗鉴,字道徽。镇丹徒曾出猎时,二月中蕨始生。有一甲士折食一茎,即觉心中淡淡欲吐,因归乃成心腹疼痛,经半年许忽,大吐吐出一赤蛇,长尺馀,尚活动。摇乃挂著屋檐前,汁稍稍出,蛇渐焦小,经一宿视之,乃是一茎蕨,犹昔之所食。病遂除差。《清异录》:王鲸逢卖蕨姥,黄衣破结,有饥色,悯之,乃以千钱买蕨,姥谢而去。及归蒸于乌头甑,尽成金钗,盖姥非常人也。
《云仙杂记》:琴庄有溶溶轩轩,前皆池地也。度池得回筇,磴上自在峰蔺,先生日往峰上采蕨,蕨生九股,以酿醋异常,守臣取进之,封峰曰瞬碧侯。

蕨部杂录

《诗经·小雅》:四月,山有蕨薇。

菾部汇考

释名

《菾菜》《别录》    《莙荙菜》《纲目》

《甜菜》《瓜蔬疏》

菾图


《王世懋·瓜蔬疏》《莙荙》

莙荙菜,俗名甜菜。菜斯为下矣。

《徐光启·农政全书》《甜菜》

甜菜,古作菾,即莙荙也。
《农桑通诀》曰:莙荙作畦下种,如萝卜法。春二月种之,夏四月移栽,园枯则食,如欲出子留食不尽者,地冻时出于暖处,收藏来年春透可栽,收种或作蔬,或作羹,或作菜乾,无不可也。
《便民图纂》曰:莙荙,八月下种,十月治畦分栽,频用粪水浇之。
莙荙菜,所在有之,人家园圃中多种。苗叶塌地生,叶类白菜,而短叶茎亦窄,叶头稍团,形状似糜匙样,味咸性平寒微毒。
救饥

采苗叶煠熟,以水浸洗净,油盐调食,不可多食,动气破腹。
元扈先生曰:恒蔬。

《王圻·三才图会》《甜菜》

甜菜,即菾菜。苗似升麻,处处有之,味甘苦,大寒主时行,壮热解风热毒。
《本草纲目》菾菜释名
李时珍曰:菾菜,即莙荙也。菾与甜通因其味也。莙荙之义未详。
集解

陶弘景曰:菾菜,即今以作鲊蒸者。
苏恭曰:菾菜,叶似升麻,苗南人蒸缹食之,大香美。韩保升曰:苗高三四尺,茎若蒴藋,有细棱。夏盛冬枯,其茎烧灰淋汁,洗衣白如玉色。
陈士良曰:叶似紫菊而大,花白。
李时珍曰:菾菜正二月下种,宿根亦自生,其叶青白色,似白菘菜叶。而短茎亦相类,但差小耳。生熟皆可食,微作土气,四月开细白花,结实状如茱,萸梂而轻虚,土黄色,内有细子,根白色。
气味

甘苦大寒滑无毒。
掌禹锡曰:平微毒冷气。人不可多食,动气先患腹冷,人食之必破腹。
主治

《别录》曰:时行壮热,解风热毒。捣汁饮之,便瘥。
苏恭曰:夏月以菜作粥食,解热止热毒痢,捣烂傅灸疮止痛,易瘥。
陈藏器曰:捣汁服,主冷热痢,又止血生肌。及诸禽兽伤,傅之立愈。
大明曰:煎汤饮,开胃通心膈,宜妇人。
嘉祐曰:补中下气,理脾气,去头风,利五脏。
根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正要曰:通经脉,下气开胸膈。
子主治
孟诜曰:煮半生捣汁,服治小儿热。
陈藏器曰:醋浸揩面去粉滓,润泽有光。
附方

痔瘘下血,莙荙子,荆芥子,芸台子,芫荽子,莴苣子,蔓菁子,萝卜子,葱子,等分以大鲫鱼一个去鳞,肠装药在内缝,合入银石器内,上下用火炼熟,放冷为末,每服二钱,米饮下,日二服。

菾部纪事

《旧唐书·穆宗本纪》:长庆三年十一月,停浙东贡甜菜、海蚶。

藜部汇考

释名

《莱》《诗经》     《拜》《尔雅》
《蔏藋》《尔雅》    《蔓华》《说文》
《藜》《纲目》     《红心灰藋》《玉册》
《鹤顶草》《土宿本草》 《胭脂菜》《南人名》
《落藜》《河朔名》   《落帚》《韵府》
《灰藋》《嘉祐》    《灰涤菜》《纲目》
《金锁天》《炮炙论》

藜图


《诗经》《小雅南山有台》

南山有台,北山有莱。
〈朱注〉莱,草名。叶香可食者也。〈大全〉陆氏曰:兖州人,蒸以为茹,谓之莱蒸。

《尔雅》《释草》

拜蔏藋
〈注〉蔏藋,亦似藜。〈疏〉此亦似藜而叶大者,名拜。一名蔏藋。《庄子》云:藜藋,柱宇是也。
《毛诗·陆疏广要》小雅
北山有莱。
莱,草名。其叶可食,今兖州人蒸以为茹,谓之莱蒸。《说文》云:莱,蔓华也。从草来声,洛哀切黄直。翁云诗:北山有莱,通作釐。《尔雅》:釐,草与莱同韵。吴才老云:莱,夫须也。陆玑《草木疏》云:莱,藜也。《尔雅》作釐。郭璞《游仙诗》云:朱门何足荣,未若托蓬莱。临源挹清波,陵冈掇丹荑。
《尔雅》云:釐,蔓华。《说文》云:莱,蔓华。则莱即釐,无疑矣。韵补韵会诸书俱云:莱,釐同韵。范石湖《吴郡志》云:来釐,吴音。并用《小雅》南山章与台基期同叶,则二字同音,又无疑矣。但诸韵书俱引《草木疏》云莱,藜也。今疏本文不载,可见《陆疏》逸去者,甚多。如夫须,即南山有台之薹草。不知才老何以云,然又藜草似蓬,一名落帚,大可为杖。杜子美云:清风独杖藜,疑与莱异种。据《景纯渔仲》注:釐,一名蒙华,未详其状何似。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灰藋,曰金锁天。叶心有粉,如盐而不咸,灰藋与藜,亦是同类。但藜大可为杖也。

《王世懋·瓜蔬疏》《藜蒿》

藜蒿多生江岸,九江诸处。采卖至以数百,石船装之。远货吾地,亦自不乏。
《本草纲目》藜集解
李时珍曰:藜,处处有之。即灰藋之红心者,茎叶稍大。河朔人名落藜,南人名胭脂菜,亦曰鹤顶草,皆因形色名也。嫩时亦可食,故昔人谓藜藿,与膏粱不同老。则茎可为杖。诗云:南山有台,北山有莱。陆玑注云:莱,即藜也。初生可食,谯沛人以鸡苏为莱,三苍以茱萸为莱,皆名同物异也。韵府谓藜为落帚,亦误矣。宝藏论云:鹤顶龙芽,其顶如鹤,八九月和子收之,入外丹用。
叶气味

甘平微毒。
李时珍曰:按庚辛玉册云:鹤顶阴,草也。捣汁煮粉霜,烧灰淋汁,煎粉霜,伏矾石,结草砂,制硫伏汞,及雌黄砒石。
主治

陈藏器曰:杀虫。
李时珍曰:煎汤洗虫疮,漱齿𧏾,捣烂涂诸虫伤,去癜风。
茎主治

李时珍曰烧灰和荻灰,蒿灰等分,水和蒸,取汁煎膏,点疣赘黑子,蚀恶肉。
附方

白癜风,红灰藋五斤,茄子根茎三斤,苍耳根茎五斤,并晒乾烧灰,以水一斗煎汤,淋汁熬成膏,别以好乳杳半两,铅霜一分,腻粉一分,炼成牛脂二两,和匀,每日涂三次。〈圣惠方〉
灰藋释名
李时珍曰:此菜茎叶上有细灰如沙,而枝叶翘趯,故名梁简。文帝劝医文作灰涤菜,俗讹为灰条菜,雷公炮炙论,谓之金锁天。
集解

陈藏器曰:灰藋生于熟地,叶心有白粉,似藜。但藜心赤茎大,堪为杖,入药不如白藋也。其子炊为饭,香滑。李时珍曰:灰藋,处处原野有之。四月生苗,茎有紫红线棱,叶尖有刻,面青背白,茎心嫩叶,背面皆有白灰。为蔬亦佳,五月渐老,高者数尺,七八月开细白花,结实簇,簇如毬,中有细子。蒸暴取仁,可炊饭。及磨粉食,救荒。《本草》云:结子成穗者,味甘散穗者,微苦。生墙下树下者,不可用。
修治

雷敩曰:灰藋,即金锁天。叶扑蔓翠,往往有金星堪用。若白青色者,是妓女茎,不中用也。若使金锁天,茎高二尺五六寸为妙,若长若短,皆不中使。凡用勿令犯水,去根日乾,以布拭去肉毛,令尽细剉焙乾用之。李时珍曰:妓女茎,即地肤子。苗与灰藋茎相似,而叶不同,亦可为蔬,详见本条。
茎叶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恶疮虫蚕蜘蛛等咬,捣烂和油傅之,亦可煮食,作汤浴,疥癣风瘙烧灰纳齿孔中,杀虫𧏾,含漱去甘疮,以灰淋汁蚀瘜肉,除白癜风,黑子面皯,著肉作疮。
子仁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陈藏器曰:炊饭磨面食,杀三虫。
附方

疔疮恶肿,野灰藋菜烧灰,拨破疮皮唾,调少许点之,血出为度。〈普济方〉

藜部艺文〈诗〉《咏藜》明·李东阳

藜新尚可蒸,藜老亦堪煮。明年幸强健,拄杖看秋雨。
《藜科》饶介藜科旅生庭中,白露日割而为帚,是日取藜无蚁。谚云

堂下生旅藜,堂上秋风起。藜生何重重,秋风落无子。子落尚复生,根枯为谁死?朝乘白露降,采割辞蝼蚁。但知伤藜根,谁治藜生地。我非厌为羹,为帚为厥始。

藜部选句

晋陶潜诗:敝襟不掩肘,藜羹常乏斟。
唐杜甫诗:吾安藜不糁,汝贵玉为琛。〈又〉试问甘藜藿,未肯羡轻肥。
韩愈诗:藜羹尚如此,肉食安可尝。〈又〉三年国子师,肠肚集藜苋。〈又〉童稚频书札,盘餐讵糁藜。宋苏轼诗:藜羹对书史,〈又〉寄语故山友。慎勿厌藜羹。陈克诗:顾我从来贫到骨,经营藜藿亦艰辛。
陆游诗:藜羹自美何待糁。

藜部纪事

韩子尧之王天下也。粝粢之食藜藿之羹。
《家语》:楚昭王聘孔子,孔子往拜礼焉。路出于陈蔡,陈蔡大夫相与谋曰:孔子圣贤,其所刺讥皆中诸侯之病,若用于楚,则陈蔡危矣。遂使徒兵距孔子,孔子不得行。绝粮七日,外无所通,藜羹不充,从者皆病。孔子愈慷慨讲诵,弦歌不衰。
子路见于孔子曰:负重涉远,不择地而休。家贫亲老,不择禄而仕。昔者由也,事二亲之时,常食藜藿之实。而为亲负米百里之外,亲没之后南游于楚,后车百乘,积粟万钟,累絪而坐,列鼎而食,愿欲食藜藿为亲,负米不可复得也。
曾参后母遇之无恩,而供养不衰,及其妻为藜,蒸不熟。因出之人曰:非七出也。参曰:藜蒸小物耳,吾欲使熟,而不用吾命,况大事乎。遂出之。
《庄子让王篇》:子贡乘大马,中绀而表素,轩车不容巷,往见原宪。原宪华冠,縰履杖藜而应门。子贡曰:嘻先生何病原。宪应之曰:宪闻之无财,谓之贫学,而不能行,谓之病。今宪贫也,非病也。子贡逡巡而有愧色。《晋书·山涛传》:涛隐身不交世务。与宣穆后有中表亲,是以见景帝。帝曰:吕望欲仕耶。命司隶举秀才,除郎中。转骠骑将军王昶从事中郎。久之,拜赵国相,迁尚书吏部郎。魏帝尝赐景帝春服,帝以赐涛。又以母老,并赐藜杖一枚。

藜部杂录

《淮南子》:藜藿之生,蠕蠕然日加数寸,不可以为栌栋;楩楠。
司马迁自序粝粱之食,藜藿之羹。
王褒圣主得贤臣颂羹藜含糗者,不足与论。太牢之滋味。
《蓬窗续录》:古称藜杖,藜即苜蓿。养之历霜雪,经一二岁,其本修直,生鬼面可杖,取其轻而坚,非梨木也。用藜为燃,光最明,可传火彻夜。古读书者,燃藜以此笠泽丛书。读古圣人书,每涵咀义味,独坐日昃案上,一杯藜羹,如五鼎太牢,馈于左右。
《询刍录》:古称藜即灰苋,老可为杖,盖藜杖也。

藜部外编

《拾遗记》:刘向于成帝之末校书天禄阁,专精覃思。夜有老人著黄衣,植青藜之杖,扣阁而进。见向暗中独坐诵书,老人乃吹杖端,赫然火出。因以照向具说,开辟以前,向因受五行洪范之文,辞说繁广。向乃裂裳绅以记其言,至曙而去。向请问姓名,云我太乙之精,天帝闻金卯之子,有博学者,下而教焉。乃出怀中竹牒,有天文地图之书。余略授子焉。向子歆从向授其术,向亦不悟此人也。
贾氏说林呼子仙夜不卧,惟倚藜杖,闭目少顷,即谓之睡。后与酒姥仙去,留其杖。子仙故人陆麟宝之,谓之藜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