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蓼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五十八卷目录

 苏部汇考
  紫苏图
  水苏图
  假苏图
  荏子图
  尔雅〈释草〉
  扬雄方言〈苏杂释〉
  贾思协齐民要术〈荏蓼〉
  罗愿尔雅翼〈苏 荏〉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王圻三才图会〈苏 水苏 假苏〉
  徐光启农政全书〈紫苏考 水苏子考 荆芥考 紫苏苗考 荏丁考〉
  高濂遵生八笺〈紫苏粥 苏麻粥 紫苏熟水〉
  本草纲目〈苏 水苏 臭苏 假苏〉
 苏部艺文一
  谢司徒赐北苏启      梁沈约
 苏部艺文二〈诗〉
  采紫苏          宋刘敞
 苏部纪事
 蓼部汇考
  大蓼图
  白水荭苗图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 周颂小毖 良耜〉
  礼记〈内则〉
  尔雅〈释草〉
  大戴礼记〈夏小正〉
  贾思协齐民要术〈荏蓼〉
  毛诗陆疏广要〈隰有游龙〉
  陆佃埤雅〈虞蓼 茏〉
  罗愿尔雅翼〈龙 蓼〉
  谢翱楚辞芳草谱〈蓼〉
  王圻三才图会〈荭草〉
  徐光启农政全书〈白水荭苗考〉
  本草纲目〈蓼 木蓼 马蓼 荭草 天蓼 毛蓼〉
 蓼部艺文一
  蓼虫赋          汉孔臧
  红蓼赋         明邓云霄
 蓼部艺文二〈诗词〉
  蓼花           唐郑谷
  蓼花           宋宋祁
  水荭           梅尧臣
  和石昌言学士官舍水荭    前人
  蓼花            文同
  和文与可蓼屿        苏轼
  和文与可蓼屿        苏辙
  道见蓼花         范成大
  蓼花            陆游
  水荭           刘克庄
  甲子岁后园野蓼      元郝经
  蓼滩〈以上诗〉      明袁凯
  行香子          宋王诜
  水龙吟          元张翥
  南歌子〈蓼花以上词〉   明刘基
 蓼部选句
 蓼部纪事
 蓼部杂录

草木典第五十八卷

苏部汇考

释名

《尔雅》     桂荏《尔雅》
公蒉《方言》    《方言》䖆葇《方言》    紫苏《食疗本草》赤苏《肘后方》   花紫苏《丹房镜源》
回回苏《丹房镜源》 水苏《尔雅翼》
鸡苏《吴普》    香苏《肘后方》
龙脑薄荷《日用本草》芥蒩《别录》
芥苴《别录》    荠苧《拾遗》
臭苏《日华本草》  青白苏《日华本草》
假苏《本经》    姜芥《别录》
荆芥《吴普》    鼠蓂《本经》
胡荆芥《图经》   新罗荆芥《图经》
石荆芥《图经》

荏子图


水苏图水苏图

假苏图《尔雅》释草假苏图水苏图假苏图

《尔雅》释草水苏图假苏图

《尔雅》释草《尔雅》释草

苏桂荏
〈注〉苏荏类,故名桂荏。〈疏〉苏荏类之草也,以其味辛似荏,一名桂荏。陶注本草云:叶下紫色,而气甚香;其无紫色不香。似荏者,名野苏,生池中者,名水苏。一名鸡苏,皆荏类也。

《扬雄方言》苏杂释

苏亦荏也。
荏属也尔雅曰苏桂荏也。

关之东西或谓之苏,或谓之荏,周郑之间谓之公蒉。〈公蒉音翡翠〉
今江东人呼荏为〈音鱼〉

沅湘之南或谓之〈音辖〉
今长沙人呼野苏为

其小者谓之䖆葇。
葇也亦苏之种类因名云。

贾思协《齐民要术》荏蓼

紫苏姜芥薰,叶与荏同。时宜畦种苏,桂荏苏生类,故名桂荏也。

三月可种荏蓼。
荏子,白者良,黄者不美。

荏性甚易生蓼,尤宜水畦种也。荏则随宜园畔漫掷,便岁岁自生矣。荏子秋末成,可收蓬于酱中,藏之。
蓬荏角也实,成则恶

其多,种者如种谷法,收子压取油,可以煮饼。
荏油色绿,可爱其气香美,煮饼亚胡麻油,而胜麻子脂膏。麻子脂膏并有腥气,然荏油不可为泽,焦人发。研为羹,臛美于麻子远矣。又可以为烛,良地十石多种,博谷则倍收于诸田,不同也。

为帛煎油,弥佳。
荏油性淳,涂帛胜麻油。
罗愿《尔雅翼》
苏桂荏,郭氏曰:苏荏类,故名桂荏。说者曰:以其味辛而形类荏,故名之。叶下紫色,而气甚香,今俗呼为紫苏。煮饮尤胜取子,研汁煮粥良,长服令人肥。白身香亦可,生食与鱼肉作羹。沙州记曰:乞佛卤不识五谷,唯食苏子。《南都赋》曰:苏榝紫姜拂彻膻腥,今苏有数种,皆是荏类。白苏方茎圆叶,不紫亦甚香,实亦入药。鱼苏似茵蔯,大叶而香,吴人以煮鱼者,一名鱼。其生山石间者,名山鱼苏,又有水苏,一名鸡苏。或言鸡苏水苏是两种,又有假苏者,亦以香气似苏,故名苏。说者云:假苏即荆芥也,或曰假苏叶,锐而圆,非荆芥也。

荏,陶隐居云:荏状似苏,而高大。白色不甚香,其子研之杂米作糜,甚肥美。下气补益,江东人呼为。以其似苏字,但除禾边也。笮其子作油煎之,即今油帛及和漆所用者,服食断谷亦用之,名为重油。盖江东以荏子为油,北土以大麻为油,又其言名为,似是苏中鱼苏耳。萧炳云有大荏,形似野荏高大。叶大于小荏一倍,不堪食人收其子,以充油绡帛,其小荏子欲熟人采其角食之,甚香美。苏荏之属,宜近人种,以小鸟好食之。禽经曰:〈原缺二字〉者不上,桑樱活者,不下荏言,鸟之食含桃者,乃不下顾荏耳。

《郑樵·通志》昆虫草木略

《尔雅》曰:苏桂荏,此紫苏也,叶实俱长。
水苏曰、鸡苏曰、劳祖曰、芥蒩曰、芥苴曰、臭苏曰、青白苏,今人皆呼鸡苏,亦呼水苏,不可食。
王圻《三才图会》
苏,紫苏也。处处有之,叶下紫色,而气甚香。夏采茎叶,秋采实。其茎并叶,通心经,益脾胃,煮饮尤胜实。主止气欬逆,其子尤良。

水苏

水苏生九真池泽,今处处有之,多生水岸傍,苗似旋复,两叶相当。大香馥味辛,微温无毒。主下气杀谷,除饮食,辟口臭,去毒;又主吐血、衄血、血崩。一名鸡苏,一名劳租,一名芥蒩。

假苏

假苏,荆芥也。生汉中川泽,今处处有之。初生香辛,可啖人,取作生菜。味辛温无毒,主寒热鼠瘘瘰,𤻤生疮破结,聚气下瘀血,除湿痹并,取花实成穗者,暴乾入药。一名鼠蓂,一名姜芥。
徐光启《农政全书》紫苏考
一名桂荏,又有数种。有勺苏、鱼苏、山苏,出简州,及无为军。今处处有之,苗高二尺许,茎方叶似苏子,叶微小茎,叶背面皆紫色,而气甚香。开粉红花,结小蒴。其子状如黍颗,味辛性温。又云味微辛甘,子无毒。王祯曰:苏,六畜所不犯类,能全身远害者,于五谷有外护之功于人,有灯油之用。
东人呼为,以其似苏字。但除禾旁故也,茎方叶圆,而有尖四围有齿肥地者,背面皆紫,瘠地背紫面青。面背皆白,即白苏也。
荏子白者良,黄者不美。荏,即今白苏子也。
元扈先生曰:二月三月下种,或宿子在地自生。《务本新书》曰:凡种五谷如地畔近道者,亦可另种苏子,以遮六畜伤践,收子打油,燃灯甚明。或熬油以油诸物。
王祯曰:苏子碾之杂末作糜,甚肥美。下气补益。苏采叶茹之,或盐或梅卤,作菹食甚香。夏月作熟汤饮。
五六月连根收采,以火煨其根,阴乾经久,则叶不落。
救饥

采叶煠食煮饮亦可,子研汁煮粥食之,皆好叶,可生食与鱼作羹,味佳。
元扈先生曰:叶堪为味,子堪为药,必求充腹,宜以他种杂之。

水苏子考

生下湿地,茎淡紫色,对生茎叉,叶亦对生,其叶似地瓜叶。而窄边有花锯齿三叉,尖叶下两旁又有小叉,叶稍开花黄色,其叶微辛。
救饥

采苗叶煠熟,油盐调食。

荆芥考

《本草》名假苏,一名鼠蓂,一名姜芥。生汉中川泽,及岳州归德州,今处处有之。茎方窊,面叶似独扫叶,而狭小淡黄绿色,结小穗,有细小黑子,锐圆多生穗中,以香气似苏,故名假苏。味辛,性平,无毒。
救饥

采嫩苗叶煠熟水浸,去邪气,油盐调食。初生香辛,可啖人,取作生菜腌食。

紫苏苗考

人家园圃中多种之,苗高二三尺,茎方窊面,四楞上有涩毛,叶皆对生,似紫苏叶而大,开淡紫花,结子比紫苏子亦大。味微辛,性温。
救饥

采嫩叶煠熟,换水淘洗净,油盐调食,子可炒食,亦可笮油用。
荏子考
所在有之,生园圃中,苗高一二尺,茎方叶似薄荷叶,极肥大,开淡紫花,结穗似紫苏穗。其子如黍粒,其枝茎对节生,东人呼为,以其似苏字,但除禾边故也。味辛,性温,无毒。
救饥

采嫩苗叶煠熟,油盐调食,子可炒食,又研杂米作粥,甚肥美,亦可笮油用。
高濂遵生八笺紫苏粥
用紫苏研末入水,取汁煮粥,将熟量加苏子,汁搅匀食之,治老人脚气,须用家苏方妙。

苏麻粥

真紫苏子,大麻子各五钱,水洗净微炒香,同水研如泥,取汁将二子汁化汤煮粥,治老人诸虚结久风,秘不解壅,聚膈中腹胀恶心。

紫苏熟水

取叶火上隔纸烘焙,不可翻动,候香收起,每用以滚汤洗泡一次,倾去。将泡过紫苏入壶,倾入滚水服之,能宽胸导滞。
《本草纲目》苏释名
李时珍曰:苏音酥,舒畅也。苏性舒畅,行气和血,故谓之苏,曰紫苏者,以别白苏也。苏乃荏类,而味更辛,如桂故《尔雅》,谓之桂荏。
集解

陶弘景曰:苏,叶下紫色,而气甚香。其无紫色,不香。似荏者名野苏,不堪用。
《苏颂》曰苏,紫苏也。处处有之,以背面皆紫者佳。夏月采茎叶,秋月采子,有数种水苏、鱼苏。山鱼苏皆是荏类,各有别条。
李时珍曰:紫苏、白苏皆以二三月下种,或宿子在地自生。其茎方,其叶团,而有尖四围,有钜齿。肥地者,面背皆紫,瘠地者面青背紫。其面背皆白者,即白苏,乃荏也。紫苏嫩时,采叶和蔬茹之,或盐及梅卤作菹,食甚香。夏月作熟汤饮之,五六月连根采,收以火煨其根阴乾,则经久叶不落。八月开细紫花成穗,作房如荆芥穗。九月半枯时收子,子细如芥子,而色黄赤,亦可取油如荏油。《务本新书》云:凡地畔近道,可种苏以遮六畜,收子打油,燃灯甚明。或熬之以油,器物丹房镜源云,苏子油能柔五金八石。沙州记云:乞弗卤之地,不种五谷,惟食苏子。故王祯云:苏有遮护之功,又有灯油之用,不可阙也。今有一种花,紫苏其叶细齿密纽如剪成之状,香色茎子并无异者,人称回回苏云。
雷敩曰:薄荷根茎真似紫苏,但叶不同耳。薄荷茎燥紫,苏茎和入药须以刀刮去,青薄皮剉之。
茎叶气味

辛,温无毒。
李廷飞曰:不可同鲤鱼食,生毒疮。
茎叶主治

别录曰:下气除寒中,其子尤良。
孟诜曰:除寒热治,一切冷气。
陈日华曰:补中益气,治心腹胀满,止霍乱,转筋开胃,下食止脚气,通大小肠。
《苏颂》曰:通心经,益脾胃,煮饮尤胜,与橘皮相宜。李时珍曰:解肌发表,散风寒,行气宽中,消痰利肺,和血温中,止痛定喘,安胎解鱼蟹毒,治蛇犬伤。
甄权曰:以叶生食作羹,杀一切鱼肉毒。
发明

苏颂曰:若宣通风毒,则单用。茎去节尤良。
李时珍曰:紫苏近世要药也,其味辛,入气分其色。紫入血分,故同橘皮砂仁则行气安胎;同藿香乌药则温中止痛;同香附麻黄则发汗解肌;同芎藭当归则和血散血;同木瓜厚朴则散湿解暑,治霍乱脚气;同桔梗枳壳,则利膈宽肠;同杏仁莱菔子则消痰定喘也。
汪机曰:宋仁宗命翰林院定汤饮。奏曰:紫苏熟水第一,以其能下胸膈浮气也,盖不知其久则泄人真气焉。
寇宗奭曰:紫苏其气香,其味微辛甘能散。今人朝暮饮紫苏汤,甚无益。医家谓芳草致豪贵之疾者,此有一焉。若脾胃寒人,多致滑泄,往往不觉。
正误

《苏颂》曰苏主鸡瘕本经不著,南齐褚澄治,李道念食白瀹鸡子成瘕,以苏煮服,吐出鸡雏而愈也。
李时珍曰:按南齐书褚澄所用者蒜也,非苏也。盖二字相似誊录误耳,苏氏欠考矣,详见蒜下。
子气味

辛温无毒。
主治

《别录》曰:下气除寒,温中。
甄权曰:治上气欬逆,冷气及腰脚中湿,气风结气,研汁煮粥,长食令人肥白身香。
陈日华曰:调中益五脏,止霍乱呕吐反胃,补虚劳,肥健人,利大小便,破症结,消五膈,消痰止嗽,润心肺。寇宗奭曰:治肺气喘急。
李时珍曰:治风顺气,利膈宽肠,解鱼蟹毒。
发明

陶弘景曰:苏子下气,与橘皮相宜。
李时珍曰:苏子与叶同功,发散风气,宜用叶清利,上下则宜用子也。
附方

感寒上气,苏叶三两,橘皮四两,酒四升煮一升半,分再服。〈肘后方〉
伤寒气喘不止,用赤苏一把,水三升,煮一升,稍稍饮之。〈肘后方〉
劳复食复欲死者。苏叶煮汁二升饮之,亦可入生姜豆豉同煮饮。〈肘后方〉
卒啘不止,香苏浓煮顿服三升良。〈千金方〉霍乱胀满未得吐下,用生苏捣汁饮之,佳乾苏煮汁亦可。〈肘后方〉
诸失血病,紫苏不限多少入,大锅内水煎。令乾去滓,熬膏,以炒熟赤豆为末和丸梧子大。每酒下三五十丸,常服之。〈斗门方〉
金疮出血不止。以嫩紫苏叶、桑叶同捣,贴之。〈永类钤方〉攧扑伤损,紫苏捣傅之疮口,自合。〈谈野翁试验方〉伤损血出不止,以陈紫苏叶蘸所出血挼烂傅之,血不作脓且愈,后无瘢,甚妙也。〈永类钤方〉
风狗咬伤,紫苏叶嚼傅之。〈千金方〉
蛇虺伤人,紫苏叶捣傅之。〈千金方〉
食蟹中毒,紫苏煮汁饮二升。〈金匮要略〉
飞丝入目,令人舌上生泡,用紫苏叶嚼烂,白汤咽之。〈危氏得效方〉
乳痈肿痛,紫苏煎汤,频服并捣封之。〈海上仙方〉欬逆短气,紫苏茎叶二钱,人参一钱,水一钟煎服。〈普济〉顺气利肠,紫苏、子麻、子仁等分研烂,水滤取汁,同米煮粥食之。〈济生方〉
治风顺气,利肠宽中,用紫苏子一升微炒,杵以生绢,袋盛于三斗清酒中,浸三宿,少炒饮之。〈圣惠方〉一切冷气,紫苏子、高良姜、橘皮等,分蜜丸梧子大。每服十丸,空心酒下。〈药性论〉
风湿脚气方同上。
风寒湿痹,四肢挛急,脚肿不可践地。用紫苏子二两,杵碎以水三升,研取汁,煮粳米二合作粥,和葱椒,姜豉食之。〈圣惠方〉
消渴变水,服此令水从小便出。用紫苏子炒三两,萝卜子炒三两为末,每服二钱桑根白皮,煎汤服日三次。〈圣济总录〉
梦中失精,苏子一升,熬杵研末,酒服方寸匕日再服。〈外台秘要〉
食蟹中毒,紫苏子煮汁饮之。〈金匮要略〉
上气欬逆,紫苏子入水研滤汁,同粳米煮粥食。〈简便方〉
水苏释名
李时珍曰:此草似苏,而好生水旁。故名水苏,其叶辛香,可以煮鸡。故有龙脑、香苏,鸡苏诸名。芥蒩、芥苴当作芥苏,乃是一名,而误录耳。亦因味辛如芥,故名宋。惠民和剂局,方有龙脑薄荷丸,专治血病。元吴瑞日用本草,谓即水苏,必有所据也。《周宪王救荒本草》言:薄荷即鸡苏以生东平龙脑冈者为良故名陈嘉谟本草蒙筌,以薄荷种于苏州府,学地名龙脑者,得名俱不同,何哉。
集解

《别录》曰:水苏生九真池泽,七月采。
陶弘景曰:方药不用,莫能识。九真辽远,亦无能访之。苏恭曰:此苏生下泽水侧,苗似旋复,两叶相当大,香馥青齐。河间人名为水苏,江左名为荠苧,吴会谓之鸡苏,而陶氏更于菜部,出鸡苏误矣。
韩保升曰:叶似白薇,两叶相当,花生节间,紫白色,味辛而香,六月采茎叶,日乾。
苏颂曰:水苏处处有之多生水岸旁南人多以作菜江北甚多,而人不取食。又江左人谓鸡苏、水苏是两种。陈藏器谓:荠苧自是一物,非水苏。水苏叶有雁齿,气香而辛荠苧叶上有毛稍长气臭也。又茵蔯注云江南所用茵蔯茎叶,都似家茵蔯,而大高三四尺,气极芬香,味甘辛,俗名龙脑、薄荷。
寇宗奭曰:水苏气味与紫苏不同,辛而不和,然状一如苏。但面不紫及周围槎牙如雁齿耳。
吴瑞曰:水苏即鸡苏,俗呼为龙脑薄荷。
李时珍曰:水苏、荠苧一类二种耳。水苏气香,荠苧气臭为异。水苏三月生,苗方茎中,虚叶似苏叶,而微长。密齿面皱,色青对节生,气甚辛烈。六七月开花,成穗如苏穗,水红色,穗中有细子,状如荆芥子。可种易生,宿根亦自生沃地者,苗高四五尺。
茎叶气味

辛微温无毒。
茎叶主治

《本经》曰:下气杀谷,除饮食,辟口臭,去邪毒,辟恶气,久服通神明,轻身耐老。
《别录》曰:主吐血、衄血、血崩。
陈日华曰:治肺痿血痢崩中带下。
《苏颂》曰:主诸气疾及脚肿。
孟诜曰:酿酒渍酒及酒煮汁常服,治头风目眩及产后中风。恶血不止服之,弥妙。
李时珍曰:作生菜食,除胃间酸水。
发明

李时珍曰:鸡苏之功,专于理血下气,清肺辟恶,消谷。故太平和剂局方治吐血、衄血、唾血、欬血、下血、血淋,口臭、口苦、口甜、喉腥邪热诸病,有龙脑薄荷丸。方药多不录用,治血病,果有殊效也。
附方

漏血欲死,鸡苏煮汁一升服之。〈梅师方〉
吐血,下血。鸡苏茎叶煎汁饮之。〈梅师方〉
吐血欬嗽,龙脑薄荷焙研末,米饮服一钱取效。衄血不止,梅师方用鸡苏五,合香豉二,合同捣搓如枣核大,纳鼻孔中,即止。 圣惠方用鸡苏二两,防风一两为末,每服二钱,温水下仍以叶塞鼻。 普济方用龙脑薄荷生地黄等,分为末,冷水服。
脑热鼻渊,肺壅多涕。鸡苏叶麦门冬川芎藭桑白皮炒黄芪炙甘草炙生地黄焙等,分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四十丸,人参汤下。〈圣济总录〉
风热头痛,热结上焦,致生风气,痰厥头痛。用水苏叶五两,皂荚炙去皮子三两,芫花醋炒焦一两为末,炼蜜丸梧子大,每服二十丸食,后服芥汤下。〈圣惠方〉耳卒聋闭,鸡苏叶生捣绵裹塞之。〈孟诜食疗〉
沐发令香,鸡苏煮汁或烧灰淋汁沐之。〈普济方〉头生白屑,方同上。
暑月目昏,多眵泪。生龙脑薄荷叶捣烂,生绢绞汁点之。〈圣济总录〉
霍乱困笃,鸡苏三两,水二升,煎一升,分三服。〈圣惠方〉中诸鱼毒,香苏浓煮汁饮之,良。〈肘后方〉
蛇虺螫伤,龙脑薄荷叶研末酒服,并涂之。〈易简方〉
臭苏释名
李时珍曰:日华子释水苏云:一名臭苏,一名青白苏,正此草也,误作水苏耳其。形似水苏,而臭似白苏而青,故有二名。
集解

陈藏器曰:按苏恭言,江左名水苏,为荠苧。按水苏叶有雁齿,气香而辛;荠苧叶稍长,其上有毛,气臭亦可为生菜。
李时珍曰:荠苧处处平地有之,叶似野苏而稍长有毛。气臭,山人茹之,味不甚佳。
茎叶气味

辛温无毒。
茎叶主治

陈藏器曰:冷气泄痢,生食除胸间酸水,挼碎傅蚁瘘。
附录石荠苧

陈藏器曰:味辛温无毒,主风冷气,疮疥瘙痒,痔瘘下血,煮汁服之。生山石间,细叶紫花,高一二尺,山人用之。
假苏释名
陶弘景曰:假苏方药不复用。
苏恭曰:此即菜中荆芥也,姜芥声讹耳。先居草部,今录入菜部。
陈士良曰:荆芥本草呼,为假苏。假苏又别是一物,叶锐多野生,以香气似苏,故呼为苏。
《苏颂》曰医官陈巽言:江左人谓假苏荆芥,实两物。苏恭以《本草》,一名姜芥荆姜声,讹谓为荆芥,非矣。李时珍曰:按吴普《本草》云:假苏,一名荆芥。叶似落藜而细,蜀中生啖之。普乃东汉末人,去别录时未远,其言当不谬。故唐人苏恭,祖其说,而陈士良《苏颂》复启为两物之疑,亦臆说耳。曰苏、曰姜、曰芥,皆因气味辛香如苏、如姜、如芥也。
集解

《别录》曰:假苏生汉中川泽。
《苏颂》曰:今处处有之,叶似落藜,而细初生香辛,可啖人,取作生菜,古方稀用。近世医家为要药,并取花实成穗者,曝乾入药,又有胡荆芥,俗呼新罗荆芥,又有石荆芥生山石间,体性相近,入药亦同。
李时珍曰:荆芥原是野生,今为世用,遂多栽。莳二月布子生苗,炒食辛香,方茎细叶,似独帚,叶而狭小,淡黄绿色。八月开小花,作穗成房,房如紫苏,房内有细子,如葶苈子状,黄赤色连穗,收采用之。
正误

陈藏器曰:张鼎食疗《本草》荆芥,一名菥蓂,谬矣。菥蓂自有本条,见草部。
李时珍曰:汪机《本草会编》言:假苏是白苏,亦误矣。白苏乃荏,也见前。
茎穗气味

辛温无毒。
孟诜曰:作菜食,久动渴,疾熏人五脏神。 反驴肉无鳞鱼详后发明下。
茎穗主治

《本经》曰:寒热鼠瘘,瘰𤻤生疮,破结聚气,下瘀血,除湿疸。
陈藏器曰:去邪除劳,渴冷风出汗,煮汁服之,捣烂醋和傅丁肿肿毒。
甄权曰:单用治恶风贼风,口面喎斜,遍身𤸷痹,心虚忘事,益力添精,辟邪毒气,通利血脉,传送五脏,不足气,助脾胃。
陈士良曰:主血劳,风气壅满,背脊疼痛,虚汗,理丈夫脚气,筋骨烦疼,及阴阳毒伤,寒头痛头,旋目眩,手足筋急。
陈日华曰:利五脏,消食,下气醒酒,作菜生熟,皆可食。并煎茶饮之,以豉汁煎服,治暴伤寒,能发汗。
苏颂曰:治妇人血风,及疮疥为要药。
孟诜曰产后中风,身强直研末酒服。
李时珍曰散风热,清头目,利咽喉,消疮肿,治项强,目中黑花及生疮阴㿗,吐血、衄血、下、血、血痢崩中痔漏。
发明

张元素曰:荆芥辛苦,气味俱薄,浮而升阳也。
王好古曰:肝经气分药也,能搜肝气。
李时珍曰:荆芥入足厥阴,经气分其功,长于祛风邪,散瘀血,破结气,消疮毒,盖厥阴乃风木也。主血而相火寄之。故风病、血病、疮病,为要药,其治风也。贾丞相称为再生丹,许学士谓有神圣功,戴院使许为产后要药,萧存敬呼为一捻金,陈无择隐为举卿古拜散,夫岂无故而得此隆誉哉。按唐韵荆字举卿,切芥字古拜,切盖二字之反,切隐语以秘其方也。又曰荆芥反鱼蟹河豚之说,本草医方并未言及,而稗官小说往往载之,按《李廷飞延寿书》云:凡食一切无鳞鱼,忌荆芥,食黄鲿鱼后,食之令人吐血。惟地浆可解与蟹同食动风。又《蔡绦铁山丛话》云:予居岭峤,见食黄颡鱼,犯姜芥者立死,甚于钩吻。《洪迈夷坚志》云:吴人魏几道啖黄颡鱼羹后,采荆芥和茶饮,少顷足痒,上彻心肺狂走,足皮欲裂,急服药两日,乃解。《陶九成辍耕录》云:凡食河豚,不可服荆芥,药大相反。予在江阴见一儒者,因此丧命。《苇航细谈》云:凡服荆芥风药,忌食鱼,杨诚斋曾见一人立致于死也。时珍按荆芥乃日用之药,其相反如此,故详录之,以为警戒,又按《物类相感》志云:河豚用荆芥同煮,三五次换水则无毒,其说与诸书不同,何哉。大抵养生者,宁守前说,为戒可也。
附方

头项风强,八月后,取荆芥穗作枕,及铺床下,立春日去之。〈千金方〉
风热头痛,荆芥穗石膏等,分为末,每服二钱,茶调下。〈永类钤方〉
风热牙痛,荆芥根、乌𣓌根、葱根等,分煎汤频含漱之,即愈。
小儿惊痫一百二十种,用荆芥穗二两,白矾半生半枯一两为末,糊丸,黍米大朱砂为衣,每姜汤下二十丸,日二服。〈医学集成〉
一切偏风口眼喎斜,用青荆芥一斤,青薄荷一斤,同入砂盆内研烂,生绢绞汁于磁器中,煎成膏漉,去滓三分之一。将二分日乾为末,以膏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丸,白汤下。早暮各一服,忌动风物。〈经验方〉中风口噤,荆芥穗为末,酒服二钱,立愈,名荆芥散。贾似道云此方出,曾公谈录前后用之,甚验。其子名顺者,病此已革服之,立定,真再生丹也。
产后中风,华佗愈风散治妇人,产后中风口噤手足瘛疭如角弓,或产后血晕不省,人事四肢强直,或心眼倒筑,吐泻欲死。用荆芥穗子微焙为末,每服三钱。豆淋酒调服,或童子小便服之,口噤则挑齿灌之,龂噤则灌入鼻中,其效如神。大抵产后太眩则汗出,而腠理疏易疏中风也。李时珍曰:此方诸书盛称其妙,姚僧坦集验方以酒服名如圣散云药下可立待应效陈氏方名举卿古拜散,萧存敬方用古老钱煎汤服,名一捻金。王贶指迷方加当归等分水煎服,许叔微本事,方云此药委有奇效,神圣之功。一妇人产后,睡久及醒,则昏昏如醉,不省人事,医用此药及交加散云服后,当睡必以左手搔头用之,果然昝殷。产宝方云:此病多因怒气伤肝,或忧气内郁,或坐草受风而成急,宜服此药也。戴原礼證治要诀,名独行散。贾似道悦,生随抄呼为再生丹。
产后迷闷,因怒气发热迷闷者,独行散用荆芥穗,以新瓦半炒半生为末,童子小便服一二钱,若角弓反张以豆淋酒下,或剉散童尿煎服,极妙。盖荆芥乃产后要药,而角弓反张乃妇人急候,得此證者,十存一二而已。〈戴原礼要诀〉
产后血晕筑心,眼倒风缩欲死者,取乾荆芥穗捣筛末,每用二钱,匕童子小便一酒盏,调匀,热服立效。口噤者挑齿口闭者,灌鼻中皆效。近世名医用之无不如神也。〈图经本草〉
产后血眩风虚,精神昏眊,荆芥穗一两三钱,桃仁五钱,去皮尖炒为末,水服三钱,若喘加杏仁去皮尖炒,甘草炒,各三钱。〈保命集〉
产后下痢,大荆芥四五穗于盏内,烧存性不得犯油火,入麝香少许,以沸汤些须调下,此药虽微,能愈大病,不可忽之。〈深师方〉
产后鼻衄,荆芥焙研末,童子小便服二钱,海上方也。〈妇人良方〉
九窍出血,荆芥煎酒通口服之。〈直指方〉
口鼻出血如涌泉,因酒色太过者,荆芥烧研,陈皮汤服二钱,不过二服也。
吐血不止,经验方用荆芥连根洗,捣汁半盏,服乾穗为末亦可。 圣惠方用荆芥穗为末,生地黄汁调服二钱。
小便尿血,荆芥缩砂等分为末,糯米饮下三钱,日三服。〈集简方〉
崩中不止,荆芥穗于麻油灯上烧焦为末,每服二钱,童子小便服。此夏太君娘娘方也。〈妇人良方〉
痔漏肿痛,荆芥煮汤,日日洗之。〈简易方〉
大便下血,经验方用荆芥炒为末,每米饮服二钱,妇人用酒下亦可。拌面作馄饨食之。 简便方用荆芥二两,槐花一两,同炒紫为末,每服三钱,清茶送下。小儿脱肛,荆芥皂角等分煎汤洗之,以铁浆涂上,亦治子宫脱出。〈经验方〉
阴㿗肿痛,荆芥穗瓦焙,为散酒服二钱,即消。〈寿域神方〉小儿脐肿,荆芥煎汤,洗净以煨葱,刮薄出火毒,贴之即消。〈海上方〉
瘰𤻤溃烂,𤻤疮牵至胸前,两腋块如茄子大,或牵至两肩上,四五年不能疗者,皆治之,其效如神。武进县《朱守仁传》云:其项不能回,头用此数日减可如疮烂破者,用荆芥根下,一段剪碎煎沸汤,温洗良久,看烂破处紫黑,以针一刺,去血再洗,三四次愈。用樟脑雄黄等分为末,麻油调扫上出水,次日再洗,再扫以愈为度。〈活法机要〉
丁肿诸毒,荆芥一握切以水五升煮取一升,分二服冷饮。〈药性论〉
一切疮疥,荆芥末以地黄自然汁熬膏,和丸梧子大。每服三十五丸,茶酒任下。〈普济方〉
脚桠湿烂,荆芥叶捣傅之。〈简便方〉
缠脚生疮,荆芥烧灰,葱汁调傅,先以甘草汤洗之。〈摘元方〉
小儿风寒,烦热有痰,不省人事,荆芥穗半两焙麝香片脑各一,分为末,每茶服半钱,大人亦治。〈普济方〉头目诸疾,一切眼疾血劳,风气头痛,头旋目眩,荆芥穗为末,每酒服三钱。〈龙树论〉
癃闭不通,小腹急痛,无问久新,荆芥大黄为末等分,每温水服三钱,小便不通,大黄减半,大便不通,荆芥减半名倒换散。〈普济方〉

苏部艺文一《谢司徒赐北苏启》梁·沈约

旷阻阴山之外,眇绝蒲海之东。自非神力所引,莫或轻至圣慈。普洽遂遍刍薇停,镳惧喘既弘道于世。务方驾四衢,又兴言于俗表。

苏部艺文二〈诗〉《采紫苏》宋·刘敞

岁暮有秋望,带经且亲锄。今兹五月交,盛阳精已徂。养生寄空瓢,虽乏未可虚。止以营一饮,形骸如此劬。

苏部纪事

《南史·褚澄传》:澄善医术。建元中,为吴郡太守,百姓李道念以公事到郡,澄见谓曰:汝有重疾。答曰:旧有冷疾,至今五年,众医不差。澄为诊脉,谓曰:汝病非冷非热,当是食白瀹鸡子过多所致。令取苏一升煮服之。始一服,乃吐得一物,如升,涎裹之动,开看是鸡雏,羽翅爪距具足,能行走。澄曰:此未尽。更服所馀药,又吐得如向者鸡十三头,而病都差,当时称妙。
《魏书·吐谷浑传》:乙弗勿敌国。风俗与吐谷浑同。不识五谷,唯食鱼及苏子。苏子状若中国枸杞子。

蓼部汇考

释名

游龙《诗经》    蓼《诗经》
《尔雅》     虞蓼《尔雅》
《尔雅》     茏古《尔雅》
《尔雅》     泽蓼《尔雅注》
荭草《别录》    鸿《别录》石龙《别录》    天蓼《别录》
马蓼《纲目》    大蓼《纲目》
毛蓼《拾遗》    青蓼〈陶弘景〉
紫蓼〈陶弘景〉   香蓼〈陶弘景〉
赤蓼〈韩保升〉   木蓼〈韩保升〉
墨记草〈方士称〉

白水荭苗图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诗经》郑风山有扶苏

山有桥松,隰有游龙。
〈传〉龙红草也,〈笺〉游龙犹放纵也。喻忽听恣,小臣也。〈疏〉《释草》云:红茏,古其大者。蘬舍人曰:红名茏,古其大者,名蘬是茏红,一草而别名,故云茏红草也。陆玑疏云:一名马蓼,叶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馀。〈又〉此草直名龙耳,而言游龙,谓枝叶放纵也。〈朱注〉游枝叶放纵也,龙红草也。一名马蓼,叶大而色白,生水泽中,高丈馀。〈大全〉张子曰:龙是荭草,其枝干樛,屈著土处,便有根如龙也。《本草》云荭草,一名鸿,如马蓼而大,即水红也。诗注云:一名马蓼,马蓼自是一种也。

周颂小毖

予又集于蓼,
〈疏〉蓼辛苦之菜。

良耜

其镈斯赵以薅荼蓼,
〈传〉赵刺也,蓼水草也。

《礼记》内则

食蜗醢而菰食雉羹,麦食脯羹鸡羹,折稌犬羹兔羹,和糁不蓼。
〈注〉此五羹者,宜以五味调和,米屑为糁,不须加蓼也。

濡豚,包苦实蓼,濡鸡,醢酱实蓼,濡鱼,卵酱实蓼,濡鳖,醢酱实蓼。
〈注〉此四物皆以蓼实,其腹而煮之也。


鹑羹,鸡羹,鴽酿之蓼,鲂鱮烝,雏烧,雉,芗无蓼。
〈注〉三味皆切蓼以杂和之,故曰酿之蓼烝鲂鱮烧雏及烹雉皆调和之,以香草无用蓼也。


豚,春用韭,秋用蓼。
〈大全〉韭性温,而生能久温,而生固春所宜也。蓼味辛,而气能散辛,而散固秋所宜也。

《尔雅》释草

蔷虞蓼
〈注〉虞蓼泽蓼,〈疏〉蔷一名虞蓼,即蓼之生水泽者也。《周颂》良耜云:以《薅荼蓼毛传》云:蓼水草是也。

红茏古其大者蘬,
〈注〉俗呼红草为茏鼓语转耳。〈疏〉舍人曰:红名茏古,其大者名蘬。诗郑风云:隰有游龙毛云,龙红草也。陆玑云:一名马蓼,叶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馀。郭云俗呼红草,为茏鼓语转耳。

《大戴礼记》夏小正

五月启灌,蓝蓼启者,别也。陶而疏之也,灌者聚生者也,记时也。

贾思协《齐民要术》荏蓼

《尔雅》曰:蔷虞蓼注云:虞蓼,泽蓼也,

三月可种荏蓼。
荏子白者良,黄者不美。

荏性甚易生蓼,尤宜水畦种也。
蓼作菹者,长二寸则剪,以袋盛沉于酱瓮中,又长更剪,常得嫩者。
若待秋子成,而落茎既坚硬,叶又枯燥也。

取子者,候实成速收之。
性易凋零,晚则落尽。

五月六月中,蓼可为齑,以食苋。
崔寔曰:正月可种蓼。
家政法曰:三月可种蓼。
《毛诗陆疏广要》郑风

隰有游龙

游龙一名马蓼,叶粗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馀。
《尔雅》云:红茏古其大者,蘬郭注俗呼红草,为茏鼓语转耳。毛云龙,红草也,郑注亦云红草也。似蓼而高大,多毛。故谓之马蓼,《本草经》云:荭草,一名鸿,如马蓼而大,生水旁,五月采实。陶隐居云:此类极多,今生下湿地,极似马蓼,甚长大。《图经》云:荭草即水红,下湿地皆有之,叶大赤白色,高丈馀。诗隰有游龙是也。陆玑云:一名马蓼。《本经》云:似马蓼而大若然马蓼,自是一种埤雅。茏红草也,一名马蓼,茎大而赤,生水泽中,高丈馀。诗曰:隰有游龙,游纵也以纵,故谓之龙。《尔雅》翼龙,红草也。一名马蓼,叶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馀。今人犹谓之水红草。而《尔雅》又谓之茏古。郑诗:隰有游龙,云游龙者。言枝叶放纵也。
《本草衍义》云:水蓼与水红相似,则龙非蓼可知。但诸书未有详,其花色者,唯陆佃。释蓼云:又一种木蓼,一名天蓼,蔓生叶如柘,花黄,白子,皮青,滑其最大者,名茏。已见别章,盖指此。管子五位曰:其山之浅有龙,与卉按五位之土,上土也。龙始生焉,或不若诸蓼之下,湿皆有欤,
陆佃埤雅虞蓼
此即蓼之生水泽者也。似蓼,茎赤味辛,一名蔷。《尔雅》曰:蔷,虞蓼是也。诗曰:其镈斯赵,以薅荼蓼荼陆草也。蓼,水草也。以薅荼蓼,则高下无所不治,且因暑雨化之,则草不复生,而地美盖非特去草之害,亦以醲其田畴。故荼蓼朽止,于是黍稷茂止也。月令季夏烧薙行水利以杀草,如以热汤可以粪田畴,可以美土疆,此之谓也。诗曰: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成王初惑管蔡而疑周公,四国之乱,几毁王室,则尝集于蓼矣,悟而毖后患。故曰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予又集于蓼言辛苦也。《离骚》曰:蓼虫不能徙乎,葵藿则葵藿,甘而蓼苦故也。

茏红草也,《尔雅》曰红茏古,其大者蘬,一名马蓼。茎大而赤,生水泽中,高丈馀。诗曰: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山,有乔松隰有游龙,盖山性,宜木隰性,宜草而扶苏荷华,乔松游龙,皆山隰之所养,以自美者也,乔高也,游纵也,以纵故谓之龙。上耸曰乔,山海经曰,其上多桥木,而郑读曰槁误矣。传曰:扶苏,扶胥木也。荷华,扶渠也。其华菡萏是诗先言,木扶胥于上,草扶渠于下。后言木桥耸于上,草游纵于下,则山隰之所养以自美者。至矣。今忽不见子,都乃见狂,且不见子充,乃见狡童,则曾是之不如也。
罗愿《尔雅翼》
龙红草也,一名马蓼。叶大而赤白色,生水泽中,高丈馀。今人犹谓之水红草,而《尔雅》又谓之茏古。郑诗称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云,游龙者,言其枝叶之放纵也。龙与荷华是隰草之伟者,然所配扶苏乔松不同。按管子有五栗、五沃、五位、五蘟、五壤、五浮之土,谓之上土,五沃之土,则桐柞枎杶,秀生茎起五臭,畴生莲与蘪芜。槁本白芷,然则首章言扶苏荷华应此五沃之土也。其五位曰:其山之浅,有龙与卉群木,安遂条长数丈,其桑、其松、其杞、其茸,次章言乔松游龙应此五位之土也。此皆土之最美者,特非子都、子充而狂且狡童之为见则所美,非美矣。淮南言水草之始,海闾生屈龙,屈龙生容华,容华生蔈,蔈生萍藻,萍藻生浮草。凡浮生不根茇者,生于萍藻,屈龙岂亦此龙草邪。敛为屈纵,为游是或一道也。

蔷,虞蓼。郭氏云:即蓼之生水泽者也,蓼类甚多,有紫蓼、赤蓼、青蓼、马蓼、水蓼、香蓼木蓼等。紫赤二蓼,叶小狭而厚;青香二蓼,叶相似马水二蓼,叶俱阔大,上有黑点,诸蓼花皆红白紫赤黑。木蓼一名天蓼,蔓生叶如柘,花黄、白子、皮青、滑其最大者,名茏,已见别章中。蓼者妨稼之草,故诗曰:以薅荼蓼荼蓼朽止,黍稷茂止。然于调和有用,故内则云脍,秋用蓼鹑羹鸡羹鴽酿之,蓼酿谓切杂之也。汉尹都尉书有种芥葵蓼韭葱诸篇,而长沙定王故宫有蓼园。《周颂》曰未堪家多难,予又集于蓼,蓼辛物,故以为多难之喻。越王苦思报吴,卧则以蓼楚辞曰,蓼虫不知徙乎。葵菜言蓼辛,葵甘虫各安,其故不知迁也。而魏子曰:蓼虫在蓼则生,在芥则死,非蓼仁而芥贼也,本不可失。

谢翱楚辞芳草谱蓼

蓼生水泽,《楚辞》曰蓼虫不知徙乎,葵菜言蓼辛,葵甘虫各安,其故不知迁也。

王圻《三才图会》荭草

荭草,即水红也,旧不著所出。州郡云:生水傍,今所在下湿地皆有之,似蓼而叶大,赤白色,高丈馀。郑诗云:隰有游龙是也。陆玑云:一名马蓼。本经云:似马蓼而大若,然马蓼自是一种也。五月采实,今亦稀用,但取根茎作汤,治脚气耳。味咸微寒无毒,又消渴去热,明目益气。

徐光启《农政全书》白水荭苗考

本草名荭草,一名鸿,有赤白二色。《尔雅》云:红茏古,其大者蘬。郑诗云:隰有游龙是也,所在有之,生水边下湿地。叶似蓼,叶而大,长有涩,花开红白,又似马蓼。其茎有节,而赤味咸,性微寒无毒。
救饥

采嫩苗叶煠熟,水浸淘净,油盐调食洗净,蒸食亦可。
《本草纲目》蓼释名
李时珍曰:蓼类,皆高扬。故字从翏音,料高飞貌。
集解

《别录》曰蓼实生雷泽川泽。
陶弘景曰:此类多人所食。有三种,一是青蓼,人家常用其叶,有圆有尖,以圆者为胜,所用即此也;一是紫蓼,相似而紫色。一是香蓼,相似而香并,不甚辛,好食。韩保升曰:蓼类甚多,有青蓼、香蓼、水蓼、马蓼、紫蓼、赤蓼、木蓼七种。紫赤二蓼,叶小狭而厚。青香二蓼叶亦相似而俱薄。马水二蓼叶俱阔大,上有黑点。木蓼一名天蓼,蔓生,叶似柘,叶大,蓼花皆红白,子皆大如胡麻。赤黑而尖扁。惟木蓼花黄,白子、皮青滑。诸蓼并冬死,惟香蓼宿根重生,可为生菜。
《苏颂》曰木蓼亦有大小二种,皆蔓生。陶氏以青蓼入药,馀亦无用三茅君传,有作白蓼酱方,药谱无白蓼,疑即青蓼也。
寇宗奭曰:蓼实即草部下品,水蓼之子也。彼言水蓼,是用茎。此言蓼实,是用子也。春初以壶卢盛水浸湿,高挂火上,日夜使暖,遂生红芽,取为蔬,以备五辛盘。李时珍曰:韩保升所说甚明古人种蓼为蔬,收子入药,故礼记烹鸡豚鱼鳖,皆实蓼于其腹中,而和羹脍亦须切蓼也。后世饮食不用,人亦不复栽,惟造酒曲者,用其汁耳。今但以平泽所生香蓼、青蓼、紫蓼为良。
实气味

辛温无毒。
甄权曰:多食吐水壅气损阳。
实主治

《本经》曰:明目温中耐风寒,下水气面浮肿痈疡。甄权曰:归鼻除肾气,去𤻤疡,止霍乱,治小儿头疮。
苗叶气味

辛温无毒。
孙思邈曰:黄帝云,食蓼过多,有毒发心痛,和生鱼食,令人脱气阴核痛求死。二月食蓼,伤人胃。扁鹊云:久食令人寒热,损髓,减气,少精。妇人月事来时食蓼蒜,喜为淋与大麦面相宜。
苗叶主治

《别录》曰:归舌,除大小肠邪气,利中益志。
陶弘景曰乾之酿酒,主风冷,大良。
陈藏器曰:作生菜食,能入腰脚。煮汤淋脚治霍乱,转筋煮汁日饮,治痃癖。捣烂傅狐尿疮。大明曰:脚暴软,赤蓼烧灰淋汁浸之,以桑叶蒸罯立愈。
李时珍曰杀虫伏
附方

伤寒劳复,因交后卵肿或缩入腹痛。蓼子一把,水挼汁饮一升。〈肘后方〉
霍乱烦渴,蓼子一两,香薷二两,每服二钱,水煎服。〈圣惠方〉
小儿头疮,蓼子为末,蜜和鸡子白,同涂之,虫出不作。痕〈药性论〉
蜗牛咬毒,毒行遍身者,蓼子煎水浸之,立愈。不可近阴,令弱也。〈陈藏器本草〉
蓼汁酒治胃脘,冷不能饮食,耳目不聪明,四肢有气,冬卧足冷。八月三日取蓼,日乾如五升,大六十,把水六石煮取一石,去滓拌米饭如造酒法待熟,日饮之。十日后目明气壮也。〈千金方〉
肝虚转筋吐泻,赤蓼茎叶,切三合水一盏,酒三合,煎至四合,分二服。〈圣惠方〉
霍乱转筋,蓼叶一升,水三升,煮取汁二升,入香豉一升,更煮一升半,分三服。〈药性论〉
夏月暍死,浓煮蓼汁,一盏服。〈外台秘要〉
小儿冷痢,蓼叶捣汁,服之。〈千金方〉
血气攻心,痛不可忍。蓼根洗剉,浸酒饮。〈斗门方〉恶犬咬伤,蓼叶捣泥傅之。〈肘后方〉
水蓼释名
马志曰:生于浅水泽中,故名水蓼。
李时珍曰:按《尔雅》云,蔷,虞蓼也。山夹水曰虞。
集解

苏恭曰:水蓼生下湿水旁,叶似马蓼,大于家蓼。茎赤色,水挼食之,胜于蓼子。
寇宗奭曰:水蓼大概,与水荭相似,但枝低耳。今造酒取叶以水浸汁和面作曲,亦取其辛耳。李时珍曰:此乃水际所生之蓼,叶长五六寸,比水荭叶稍狭,比家蓼叶稍大,而功用彷佛。故寇氏谓蓼实即水蓼之子者,以此故也。
茎叶气味

辛无毒。
大明曰冷
茎叶主治

《唐本》曰蛇伤捣傅之,绞汁服之,止蛇毒入腹心闷。又治脚气肿痛,成疮水,煮汁渍捋之。
马蓼释名
李时珍曰:凡物大者,皆以马名之,俗呼大蓼是也。高四五尺,有大小二种,但每叶中间有黑迹,如墨点记,故方士呼为墨记草。
集解

陶弘景曰:马蓼生下湿地,茎斑叶大有黑点,亦有两三种,其最大者名茏薣,即水荭也。
茎叶气味

辛温无毒。
李时珍曰:伏丹砂雌黄。
茎叶主治

《本经》曰去肠中蛭虫,轻身。
荭草释名
李时珍曰:此蓼甚大,而花亦繁红,故曰荭、曰鸿。鸿亦大也,别录有名未用草部,中有天蓼云。一名石龙,生水中。陈藏器解云:天蓼即水荭,一名游龙,一名大蓼。据此则二条乃一指,其实一指茎叶而言也,今并为一。
集解

《别录》曰:荭生水旁,如马蓼而大,五月采实。
陶弘景曰:今生下湿地甚多,极似马蓼,而甚长大。诗称:隰有游龙。郭璞云即龙古也。
苏颂曰:荭即水荭也。似蓼而叶大,赤白色,高丈馀。《尔雅》云:荭茏古,其大者蘬。音诡陆玑云:游龙,一名马蓼,然马蓼自是一种也。
李时珍曰:其茎粗如拇指,有毛。其叶大如商陆,叶色浅红,成穗秋深,子成扁如酸枣仁而小。其色赤黑而肉白,不甚辛,炊煼可食。
实气味

咸微寒无毒。
实主治

《别录》曰:消渴去热,明目益气。
花主治

李时珍曰:散血,消积,止痛。
天蓼释名
李时珍曰:此指茎叶也。
天蓼气味

辛有毒。
天蓼主治

《别录》曰:恶疮去痹气。
《苏颂》曰:根茎除恶疮肿、水气脚气,煮浓汁渍之。
附方

瘰𤻤水荭子不拘多少。一半微炒,一半生用。同研末,食后好酒调服二钱,日三服。已破者,亦治久则效,效则止。〈寇宗奭本草衍义〉
癖痞腹胀及坚硬如杯碗者,用水荭花子一升,另研独颗蒜三十个去皮,新狗脑一个,皮硝四两,石臼捣烂摊在患处,上用油纸,以长帛束之,酉时贴之。次日辰时取之,未效再贴,二三次倘有脓溃,勿怪。仍看虚实日,逐间服。钱氏白饼子、紫霜丸、塌气丸、消积丸、利之,磨之服至半月甚者,一月无不瘥矣。以喘满者为实,不喘者为虚。〈蔺氏经验方〉
胃脘血气作痛,水荭花一大撮,水二钟,煎一钟服。百户毛菊庄屡验方也。〈董炳避水集验方〉
心气痛,水荭花为末,热酒服二钱,又法男用酒水各半煎服,女用醋水各半煎服。一妇年三十,病此一服立效。〈摘元方〉
腹中痞积,水荭花或子一碗,以水三碗,用桑柴文武火煎成,膏量痞大小摊贴,仍以酒调膏服,忌腥荤油腻之物。松石保寿堂方〉生肌肉,水荭花根煎汤淋洗,仍以其叶晒乾研末,撒疮上,每日一次。〈谈野翁试验方〉
毛蓼集解
陈藏器曰:毛蓼生山,足似马蓼,叶上有毛,冬根不死。李时珍曰此即蓼之生于山麓者,非泽隰之蓼也。
茎叶气味

辛温有毒。
茎叶主治

陈藏器曰:痈肿、疽瘘、瘰𤻤,杵碎纳疮中,引脓血生肌,亦作汤洗,兼濯足治脚气。

蓼部艺文一《蓼虫赋》汉·孔臧

季夏既望,暑往凉还,逍遥讽诵,遂居东园,周旋览观憩乎。南藩睹兹茂蓼纷葩吐荣猗那随风绿叶厉茎爰有蠕虫,厥状似螟群聚其间食之以生。于是寤物托事推况乎。人幼长斯蓼莫或知辛,膏粱之子岂曰不云,苟非德义,不以为家,安逸无心如禽兽何。

《红蓼赋》〈有序〉明·邓云霄

送菜园丁,馈蓼一本。予斥之曰:水草琐品,安用溷我。蕙砌答曰:迎秋彼自佳,因姑植之。及初秋霪霖都城,几为泽国,万室沉烟,百卉腓萎,而此物独便娟秀,翘若矜得意。盖水种喜水,抑亦见所遭,偶然感物慨,时赋以见志云尔。

水草琐品其名曰蓼,依渚傍江沿池栖沼。曾联蘅杜之丛亦秀艾萧之表,藏朱颜于夏日。舒巧,笑于秋风金天,增其爽气玉露,浥其丰容微敷。浅翠淡试疏红,妆成顾影摇曳。波中若夫邪。溪草浅湘,流水落曲,溆逗鸳,横江警鹤,莲冷而绿,盖飘飖菱老而碧带苒弱,罢吴歈之,旧曲扬郢歌之,新作江清如练,片月中流,过兰汀而荡桨,倚蓼岸而维舟。尔乃逞其秋姿,婵娟可爱厌白蘋之无色,映丹枫而并醉。斜度洛神之袜,遥承交甫之佩。或有南浦送别,转眼秦越解缆,停觞征帆乍灭,临水悲秋,肝肠欲绝。同蓼虫之集,苦对蓼花,而洒血咄彼。水草实轸,人情宜亲。君子馈自园丁,远辞岛屿,近植檐楹。赫日行天危根,浅土憔悴枯焦,如泣如诉,疑水仙之爱惜,驱波涛而入户匝旬霪雨万灶产蛙颓垣。处处野哭,家家岸迷。牛马畦散,桑麻况碧兰,与红药能自保其芳华,何斯蓼之得意反润泽而矜誇皇天兮。何极菑沴兮。孔棘剥髓兮。椎膏蛇角兮。虎翼哀我民兮。不若苌楚之无知,聊向蓼花而叹息。

蓼部艺文二〈诗词〉《蓼花》唐·郑谷

簇簇复悠悠,年年拂漫流,差池伴黄菊,冷淡过清秋。晚带鸣虫急,寒藏宿鹭愁,故溪归不得,凭仗系渔舟。
《蓼花》宋祁
夏砌绿茎秀,秋檐红穗繁,终然体不媚,无那对虞翻。

《水荭》梅尧臣

灼灼有芳艳,本生江汉滨。临风轻笑久,隔浦淡妆新。白鹭烟中客,红蕖水上邻。无香结珠穗,秋露浥罗巾。

《和石昌言学士官舍水荭》前人

江天淡淡江水平,江岸有花红作穗。今日特向都城开,画时只合衔鱼翠。

《蓼花》文同

红芳宵露清,翠节晚窗迎。雨后晒残日,秋容满槛亭。

《和文与可蓼屿》苏轼

秋归南浦蟪蛄鸣,霜落横湖沙水清。卧雨幽花无限意,抱丛寒蝶不胜情。

《和文与可蓼屿》苏辙

风高莲欲衰,霜重蓼初发。会使此池中,秋芳未尝歇。

《道见蓼花》范成大

秋风袅袅露华鲜,去岁如今刺钓船。歙县门西见红蓼,此身曾在白鸥前。

《蓼花》陆游

十年诗酒客刀州,每为名花秉烛游。老作渔翁犹喜事,数枝红蓼醉清秋。

《水荭》刘克庄

分红间白汀洲晚,拜雨揖风江汉秋。看谁耐得清霜去,却恐芦花先白头。

《甲子岁后园野蓼》元·郝经

窞池莲蒲短,久旱馀浅淤。墙隈积馀埃,玉凤秋不翥。野蓼根茎坚,幸得浸沮洳。节叶瘦且赤,蘼芜交翠箸。细蕊亦鲜洁,粉米糅丹素。独窣袅轻穗,离披滴清露。水花淡晚色,幽窅足真趣。忽忆过梦泽,千里渺烟树。芦花与蓼花,露锦荡雪絮。深入芙蓉薮,远映蒹葭渡。举鞭问飞鸿,驻马嚼佳句。乃今四壁中,浩渺隔烟雾。日斜对幽丛,聊以慰迟暮。大似辛苦虫,无复风标鹭。来因援沉溺,底事极幽锢。屡上刳肠书,无地沥血诉。嗟嗟好花草,焉用生此处。祇因为诗人,故故独不去。尝胆如啖蔗,食蓼犹膳御。仰首但有天,志节久愈著。

《蓼滩》明·袁凯

衍迤近横塘,陂陀间幽渚。轻穗含夕霏,丛条偃秋雨。纵横覆鱼队,阒寂来鸥侣。杖策时一临,逍遥更延伫。

《行香子》宋·王诜

金井先秋,梧叶飘黄,几回惊觉梦。初长雨,微烟淡,疏柳池塘,渐蓼花明,菱花冷藕花凉。 幽人已惯,衾单枕冷,任商飙催换,年光问谁。相伴终日,清狂有竹间风,樽中酒水边床。

《水龙吟》元·张翥

芙蓉老去妆残,露华滴尽珠盘泪。水天潇洒,秋容冷淡,凭谁点缀。瘦苇黄边,疏蘋白外满汀烟穟把馀妍分与西风染就犹堪爱红芳媚。 几度临流送远,向花前偏惊客意,船窗雨后,数枝低入香零,粉碎不见。当年秦淮花月,竹西歌吹,但此时此处,丛丛满眼,伴离人醉。
《南歌子》〈蓼花〉明·刘基
汀荇青丝尽,江莲白羽空。翠蕤丹粟眩芳丛,总把秋光管领属西风。 艳敌秦川锦,鲜欺楚岸枫,鲤鱼却下水仙宫,肯放斜阳更向若华东。

蓼部选句

古诗苏蓼出蒲蕖
唐柳宗元诗:蓼花被堤岸,陂水寒更渌。
钱珝诗:难将垂岸蓼,盈把当江蓠。
罗邺诗:暮天新雁起汀洲,红蓼花开水国愁。
韩愈诗:蓼杂芳菲畴。
许浑诗:池连秋蓼红。
白居易诗:水蓼冷花红簇簇。
温庭筠诗:雨湿蓼花千穗红。
宋张咏诗:红穗已沾巫峡雨,绿痕犹带锦江泥。狂吟不觉惊鸥梦,坐困翻疑在旧溪。
石延年诗:群芳坐衰歇,聊自舞秋风。
苏轼诗:丛蓼虽可喜,轻红随秋薄。
宋祁诗:花穗迎秋结晚红,园林清淡更西风。
林逋诗:簇簇菰蒲映蓼花,水痕天影蘸秋霞。
陆游诗:雪晴蓼甲红。

蓼部纪事

吴越春秋,越王念复吴雠非一旦也,苦身劳心夜以接日,卧则攻之以蓼。
齐春秋周颙隐居钟山,卫将军王俭谓颙曰:卿山中何所食。颙曰:赤米白盐,绿葵紫蓼。
《述异记》:长沙定王故宫有蓼园,真定王故园也。后山谈丛何承矩于雄州,北筑爱景,台植蓼花,日至其处吟诗数十首,刻石人以谓何六宅。爱蓼花不知经始塘泊也。
《宜阳县志》:红蓼涧在河东,营之西地,产蓼因名。

蓼部杂录

《战国策》魏文子曰:蓼虫在蓼则生,在芥则死。非蓼仁而芥贼也,本不可失也。
曲洧旧闻,红蓼即诗所谓游龙也。俗呼水红,江东人别泽蓼呼之为火蓼。道家方书亦有用者,呼为鹤膝草,取其茎之形似也。然泽蓼有二种,味辛者酒家用以造曲,馀不入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