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薯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五十四卷目录

 薯部汇考
  薯图一
  薯图二
  薯图三
  山海经〈北山经 中山经〉
  刘敬叔异苑〈薯蓣〉
  罗愿尔雅翼〈藷藇〉
  负暄杂录〈山药释名〉
  王世懋瓜蔬疏〈薯蓣〉
  王圻三才图会〈薯蓣〉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山药法〉
  本草纲目〈薯蓣〉
  高濂遵生八笺〈山药粥 山药粉 山药泼鱼〉
  直省志书〈绛州 嘉定县 太仓州 临川县 福州府 莆田县 泉州府 同安县 漳浦县 清流县 番禺县 大埔县 高要县 石城县 琼山县 澄迈县 定安县 会同县 南宁府〉
  甘藷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甘藷〉
  贾思协齐民要术〈藷〉
  徐光启农政全书〈甘𧄔 造甘藷酒法〉
  本草纲目〈甘藷〉
  闽书〈南产〉
  野山药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野山药考〉
 薯部艺文一
  薯蓣颂          梁江淹
  玉延赋         宋陈与义
  玉延赞          陈达叟
  甘藷疏序        明徐光启
 薯部艺文二〈诗〉
  答昌言求薯蓣苗     宋司马光
  同杨运干黄秀才村西买山药 陈与义
  子平寄惠希夷陈先生服唐福山药方因戏作杂言谢之          文同
  次韵奉和蔡枢密南京种山药法
               王安石
  山蓣汤          黄庭坚
  和秀野山药         朱熹
  掘山药歌         元龚璛
  尝山药          明镏崧
  薯蓣〈已上诗〉       吴宽
  南柯子〈二首已上词〉   宋张镃
 薯部选句
 薯部纪事
 薯部杂录
 薯部外编

草木典第五十四卷

薯部汇考

释名

藷藇《山海经》   藷〈郭璞注〉
薯蓣《本经》    土藷〈吴普〉
山芋〈吴普〉    玉延〈吴普〉
儿草〈吴普〉    修脆〈吴普〉
山藷《图经》    山药《衍义》
薯药《尔雅翼》   柱薯〈漳浦名〉
掌藷〈临川名〉   紫藷〈临川名〉
蜜藷〈漳浦名〉   雪藷〈李时珍〉
甜藷〈李时珍〉   蔓藷〈李时珍〉

薯图一


薯图二眉州薯蓣薯图二眉州薯蓣

薯图三永康军薯蓣缺《山海经》《北山经》薯图二眉州薯蓣

薯图三永康军薯蓣缺《山海经》《北山经》薯图三永康军薯蓣缺薯图二眉州薯蓣薯图三永康军薯蓣缺

《山海经》《北山经》《山海经》《北山经》

景山,其草多藷藇。
〈注〉今江南单呼为藷。

《中山经》

升山,其草多藷藇。
阳华之山,其草多藷藇。
兔床之山,其草多藷藇。
尧山,其草多藷藇。

刘敬叔《异苑》薯蓣

薯蓣一名山芋,根既可入药,又复可食,野人谓之土藷。若欲掘取,默然则获,唱名者便不可得。人有植者,随所种之物而象之也。

罗愿《尔雅翼》藷藇

《山海经》曰:景山北望少泽。其草多藷藇。郭璞云:根似芋可食,今江南人单呼为藷,语或有轻重耳。按:藷藇二字或音如储余。范蠡、计然曰储藇本出三辅,白色者善是也。或音如署预,《本草》薯蓣味甘温是也。唐代宗讳预,故呼薯药。至本朝又讳上字,故今人呼为山药一名。山芋,秦楚名。玉延,郑越名。土藷,今近道处处有,根既入药又复可食,人多掘食之,以充粮。《异苑》曰:若欲掘取,默然则获,唱名便不可得。人有植之者,随所种之物而象之。古者因药物之性,分为君臣佐使以相摄,故其合和有一君、二臣、三佐、五使,或一君、二臣、九佐使。至如紫芝使薯蓣,薯蓣复使紫芝,岂所谓两贱相使者耶。

《负暄杂录》山药释名

山药本名薯蓣,避唐代宗讳豫改名薯药,宋英宗讳曙,遂名山药。

王世懋《瓜蔬疏》薯蓣

薯蓣本山中野植,与黄独同类,故名山药。然独保定、怀庆诸处为佳,闽浙多作红色而味不甘糯。吾地种美恶在两种间,亦不可废。

王圻《三才图会》薯蓣

薯蓣生嵩高山谷,今处处有之,以北都、四明者为佳。春生苗,茎紫;叶青,有三尖角似牵牛,更厚而光泽。夏开细白花,大类枣花。秋生实于叶间,状如铃。二月、八月采根,今人冬春采。刮之白色者为上,青黑者不堪,暴乾用之。南中有一种生山中,根细如指极紧,实刮磨入汤煮之,作块不散,味更珍美。

徐光启《农政全书》种山药法

元扈先生曰:山药出处见《山海经》凡四,《本草》复云出嵩山、北京、四明、东山、南江、永康、滁州、眉州,大率处处有之,今齐鲁之间尤多。有二种:其一黄山药,形圆长细而甘,过夏月不坏;一种形如手指大而淡,春月易烂,择种宜取皮薄光润者,若根毛粗劲,种多不佳。又曰:山药各处所出不一,大都形类壮大者,不免虚疏,入药尤无力。闽中有一种形细如指,新安一种形扁而细,性坚,实味胜。
《地利经》曰:大者折二寸为根种,当年便得子。收子后一冬埋之,二月初取出便种,忌人粪。如旱放水浇,又不宜苦湿,须是牛粪和土种则易成。
元扈先生曰:山药用子作种,生绝细有用宿根头者,亦须根大方可用。不若径用大薯断作种为便。《务本新书》曰:种山药宜寒食前后,沙白地区长丈馀,深阔各二尺,少加烂牛粪与土相和平匀,厚一尺。拣肥长山药上有芒刺者,每段折长三四寸,鳞次相挨,卧于区内。复以粪匀覆五寸许。旱则浇之,亦不可太湿,忌大粪。苗长以高,稍扶架。霜降后比及地冻出之。外将芦头另窨,来春种之,勿令冻损。
《山居要术》云:择取白色根如白米粒成者,先收子作三五所。坑长一丈,阔三尺,深五尺。下密布砖,四面亦侧布砖,防别入傍土中根即细也。作坑子讫,填粪土,排行下子种之,填坑满。待苗著架经年已后,根甚粗,一坑可支一年食。种者,截长一寸下种。
元扈先生曰:山东种薯法:沙地深耕之起土,坑深二尺,用大粪乾者和土各半填入坑,深一尺;次加浮土一尺,足践实。正月中畦种薯,苗上又加土壅厚二寸。候苗长一尺,常用水灌,数日一次。苗长架起,春夏长苗,秋深即长根。根下行遇坚土即大,若土太实即不长,浮土太深即长而细。
又曰:今江南种薯法,亦用沙地。正月尽耕深二尺,每一步灌大粪一石。候乾,转耕杷细作埒,每埒相去一尺馀。其种须极大者,竹刀切作一二寸断,用铁刀切易烂。埒中布种,每相去五六寸横卧之,入土只二寸,不宜太深。种后用水粪各半灌之,每亩用大粪四十石。苗长,用苇或细竹作架三以为簇。有草数耕之,旱数浇之。八九月掘取根,向畦一头先掘一沟深二尺,渐削去土取之。
又曰:藏种法:于南檐下向日避风处,掘土窖深二尺。下用砻糠铺二三寸,次下种,仍以砻糠盖之,次下土盖之。临种时起用。
又曰:或云山药下种时勿用手,以锹钁下之则易大,每年易人而种之。
救饥

掘取根蒸食甚美,或火烧熟食,或煮食皆可,其实亦可煮食。
元扈先生曰:嘉蓏不必救荒。
《本草纲目》薯蓣释名
吴普曰:薯蓣一名藷藇,一名儿草,一名修脆,齐鲁名山芋,郑越名土藷,秦楚名玉延。
苏颂曰:江闽人单呼为藷,音若殊及诸,亦曰山藷。《山海经》云景山北望少泽,其草多藷藇。音同署预,则是一种,但字或音殊,或音诸不一。或语有轻重,或相传之讹耳。
寇宗奭曰:薯蓣因唐代宗名预避讳改为薯药,又因宋英宗讳曙改为山药,尽失当日本名。恐岁久,以山药为别物,故详著之。
集解

《别录》曰:薯蓣生嵩高山谷,二月、八月采根曝乾。吴普曰:亦生临胊、钟山。始生赤茎细蔓,五月开白花,七月结实青黄,八月熟落。其根内白外黄,类芋。陶弘景曰:近道处处有之,东山、南江皆多。掘取食之,以充粮。南康间最大而美,服食亦用之。
苏恭曰:此有两种:一者白而且佳,日乾捣粉食大美,且愈疾而补;一者青黑,味殊不美,蜀道者尤良。苏颂曰:处处有,以北都、四明者为佳。春生苗蔓延篱援,茎紫,叶青,有三尖似白牵牛叶,更厚而光泽。夏开细白花,大类枣花。秋生实于叶间,状如铃。今人冬春采根刮之,白色者为上。青黑者不堪。近汴洛人种之极有息。春取宿根头,以黄沙和牛粪作畦种之。苗生,以竹梢作援,高一二尺。夏月频溉之。当年可食,极肥美。南中一种生山中,根细如指极紧实,刮磨入汤煮之,作块不散,味更真美,云食之尤益人。过于家园种者,又江湖闽中一种,根如姜芋之类,而皮紫,极有大者一枚可重数斤。削去皮煎、煮食俱美,但性冷于北地者耳,彼土人呼为藷。南北之产,或有不同,故形类差别也。
甄权曰:按刘敬叔《异苑》云:薯蓣,野人谓之土藷。根既入药,又复可食。人植之者,随所种之物而象之也。李时珍曰:薯蓣入药,野生者为胜。若供馔,则家种者为良。四月生苗延蔓,紫茎绿叶,叶有三尖似白牵牛叶而更光润。五六月开花成穗淡红色,结荚成簇,荚凡三棱,合成坚而无仁。其子别结于一旁,状似雷丸,大小不一,皮色土黄而肉白。煮食甘滑,与其根同。王旻《山居录》云:曾得山芋子如荆棘子者,食之更愈于根。即此也。霜后收子留种,或春月采根截种皆生。
修治

苏颂曰:采白根刮去黄皮,以水浸之,糁白矾末少许入水中,经宿净洗去涎,焙乾用。
寇宗奭曰:入药贵生乾之,故古方皆用乾山药。盖生则性滑,不可入药。熟则滞气,只堪啖耳。其法:冬月以布裹手,用竹刀刮去皮,竹筛盛置檐风处,不得见日。一夕乾五分,候全乾收之。或置焙笼中,微火烘乾亦佳。
雷敩曰:凡使勿用平田生二三纪者,须要山中生经千纪者。皮赤,四面有须者妙。采得,以铜刀刮去赤皮,洗去涎,蒸过曝乾用。
根气味

甘,温平,无毒。
吴普曰:神农甘小温,桐君雷公:甘凉无毒。
徐之才曰:紫芝为之,使恶甘遂。
主治

《本经》曰:伤中、补虚羸、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肌肉、强阴。久服,耳目聪明,轻身不饥,延年。
《别录》曰:主头面游风、头风、眼眩、下气,止腰痛,治虚劳、羸瘦,充五脏,除烦热。
甄权曰:补五劳七伤,去冷风,镇心神、安魂魄,补心气不足,开达心孔,多记事。
大明曰:强筋骨,主泄精、健忘。
李时珍曰:益肾气,健脾胃,止泄痢,化痰涎,润皮毛。朱震亨曰:生捣贴肿硬,毒能消散。
发明

甄权曰:凡患人体虚羸者,宜加而用。
孟诜曰:利丈夫,助阴力。熟煮和蜜,或为汤煎,或为粉并佳。乾之入药更妙。惟和面作不饦则动气,为不能制面毒也。
李杲曰:山药入手太阴。张仲景八味丸用乾山药,以其凉而能补也。亦治皮肤乾燥,以此润之。
李时珍曰:按吴绶云:山药入手足太、阴二经,补其不足,清其虚热。又按王履《溯洄集》云:山药虽入手太阴,然肺为肾之上源,源既有滋,流岂无益。此八味丸所以用其强阴也。又按曹毗《杜兰香传》云:食薯蓣可以辟雾露。
附方

补益虚损、益颜色,补下焦虚冷、小便频数、瘦损无力。用薯蓣于沙盆中研细入铫中,以酒一大匙熬,令香,旋添酒一盏,搅令匀。空心饮之,每旦一服。《圣惠方》心腹虚胀,手足厥逆,或饮苦寒之剂,多未食先呕、不思饮食:山药半生半炒为末,米饮服二钱,一日二服,大有功效。忌铁器生冷。《普济方》
小便数多:山药以矾水煮过,白茯苓等分为末,每水饮服二钱。《儒门事亲》
下痢禁口:山药半生半炒为末,每服用二钱,米饮下。《卫生易简方》
痰气喘急:生山药捣烂半碗,入甘蔗汁半碗,和匀顿热,饮之立止。《简便单方》
脾胃虚弱,不思饮食:山芋、白朮一两,人参七钱半为末,水糊丸小豆大,每米饮,下四五十丸。《普济方》湿热虚泄:山药、苍朮等分饭丸,米饮服,大人小儿皆宜。《濒湖经验方》
肿毒初起:带泥山药、蓖麻子、糯米等分水浸,研傅之即散也。《普济方》
胯眼疡:山药沙糖同捣,涂上即消。先以面涂四围,乃上此。《简便单方》
项后结核,或赤肿硬痛:以生山药一挺去皮,蓖麻子二个同研,贴之如神。《救急易方》
手足冻疮:山药一截,磨泥傅之。《儒门事亲》
高濂《遵生八笺》山药粥
用淮山药为末四六分,配米煮粥食之,甚补下元。

山药粉

取新者捣汁澄粉,乾者可磨作粉。

山药泼鱼

白面一斤,好豆粉四两,水搅如调糊。将煮熟山药研烂,同面一并调稠,用匙逐条拨入滚汤锅内如鱼片。候熟,以肉汁食之。无汁,面内加白糖可吃。

《直省志书》绛州

物产山药肥大甘美,过于他方。

嘉定县

物产山药,出北乡者佳。形扁质细,肥香无滓。近土人牟利多栽太仓之种,但取其大,味稍减矣。

太仓州

物产山药出茜泾镇数里者,大可如臂,肥香无滓。馀州境种犹据胜,非他处比。

临川县

土产藷有掌藷、有紫藷,亦名山兰。

福州府

物产薯蓣,有一种根皮近黄大者,可重觔馀。番薯皮紫,味稍甘于薯蓣,尤易蕃。郡本无此种,自万历甲午荒后,明年,都御史金学曾抚闽,从外番丐种归,教民种树,以当谷食,足果其腹,荒不为灾。

莆田县

物产番薯,有白紫二种,可佐五谷之半,亦可为粉。近有一种来自台湾,形类莱菔,肉松而色黄,味同番薯。

泉州府

物产薯有数种,白者为上,紫次之,青黑又次之。

同安县

物产薯有红白二种,白尤胜,多出感化、归德二里。番薯宜沙地,亩地可得数十挑。一名文来,均蔓生,可酿酒。另有一种树番薯,亦蔓生而盘结于树上,不拘时候都有熟。或采下存其蒂,便再生长。

漳浦县

土产柱薯,形如柱,故名。其种不一,有红白二种,又有彻底纯红者,亦有形如熊掌者,有大至数十觔者。蜜薯形如芋,味似山药,而甜过之,故名。姜薯形如姜,味似蜜薯。竹根薯根如竹根,味似山药。番薯一名甘藷,根叶皆可食,其种有朱者有白者,有皮肉俱红者。浦人鬻之,觔仅可值一文。

清流县

物产薯蓣,清人谓之雪薯。一种生山中,极紧实,味美,益人谓之山药。又有一种土薯,巨者一株重数觔,有紫白二种,削皮蒸食,味同薯蓣。番藷来自南海,滨海不业耕者,种以充粮,济人甚溥。近日山乡皆解种之。

番禺县

物产山药,一种生山中,根细如指,味甚美,食之益人。一种大如鹅卵,名甜薯,其性同。一种形如猪肝,大者数十觔,小者四五觔,名扫帚薯,能充饥益人。以上鹿步多一种皮红,名红薯,又名番薯。亦有白者,大如钱,长三四寸,食之动风气。种法:取其藤四五寸埋地下,久之蔓生,其根大即为薯,茭塘多。

大埔县

方产薯有竹蒿薯、熊掌薯、椰薯三种。

高要县

土产薯蓣,俗止称藷。有鸡步藷,相缀如连鸡。有胭脂藷,去粗皮近肉一层如胭脂。有甜藷,多毛,肉甚甜。

石城县

物产薯之种,曰甜薯、曰红薯、曰公薯、曰木头薯。

琼山县

土产薯有甜蔓二种,曰鹿肝、曰铃蔓。

澄迈县

土产甜薯二种,曰六月薯、曰羸薯,亦名片薯。蔓薯数种,曰黎蔓,味佳,或积三年始收,重可半觔;曰鹿脚薯;曰匾蔓,切片;种曰铃蔓,藤生;曰番蔓。

定安县

土产蔓薯有瓶蔓、木蔓。

会同县

土产甜薯、大薯、靴薯、子薯、牛膨薯、山薯、番薯。

南宁府

物产薯有数种,曰人薯、牛脚薯、篱峒薯,惟鹅卵薯味甜,又有红皮实长者曰京薯。
甘藷释名

甘藷《南方草木状》 红山药《农政全书》
番藷《农政全书》

甘藷图


嵇含《南方草木状》甘𧄔
甘𧄔盖薯蓣之类,或曰芋之类;根叶亦如芋,实如拳有大如瓯者,皮紫而肉白,蒸鬻食之,味如薯蓣,性不甚冷。旧珠崖之地,海中之人皆不业耕稼,惟掘地种甘𧄔,秋熟收之。蒸晒切如米粒,仓圌贮之,以充粮糗,是名𧄔粮。北方人至者,或盛具牛豕脍炙,而末以甘𧄔荐之,若粳粟然。大抵南人二毛者,百无一二。惟海中之人,寿百馀岁者,由不食五谷而食甘𧄔故尔。

贾思协《齐民要术》

《南方草物状》曰:甘藷二月种,至十月乃成卵,大如鹅卵,小者如鸭卵。掘食蒸食,其味甘甜,经久得风乃淡泊。出交趾、武平、九真、兴古也。
《异物志》曰:甘藷似芋,亦有巨魁,剥去皮,肌肉正白如脂肪。南人专食,以当米谷,蒸炙皆香美,宾客酒食亦施设,有如果实也。

徐光启《农政全书》


甘藷

甘藷即俗名红山药也。
《稗史汇编》曰:甘藷或曰芋之类,根叶亦如芋,大如拳,有大如瓯。皮紫而肉白,蒸食味如薯蓣,性冷。生于朱崖之地,海中之人皆不业耕稼,惟掘地种甘藷。秋熟收之,蒸晒切如米粒,作饭食之,贮之以充饥。是名藷粮。北方人至者,或盛具牛豕脍炙诸味,以甘藷荐之,若粳粟然。海中之人寿百馀岁者,由食甘藷故耳。《图经》云:江湖闽中出甘藷,根如姜芋之类,而皮紫。极有大者,一枚可重觔馀。刮去皮,煎煮食之俱美。元扈先生曰:藷有二种,其一名山藷,闽广故有之。其一名番藷,则土人传云,近年有人在海外得此种。海外人亦禁不令出境,此人取藷藤,绞入汲水绳中,遂得渡海。因此分种移植,略通闽广之境也。两种茎叶多相类,但山藷植援附树乃生,番藷蔓地生;山藷形魁垒,番藷形圆而长;其味则番藷甚甘,山藷为劣耳。盖中土诸书所言藷者,皆山藷也。今番藷扑地传生,枝叶极盛,若于高仰沙土深耕厚壅,天旱则汲水灌之,无患不熟。闽广人赖以救饥,其利甚大。
又曰:薯蓣与山藷,显是二种,与番藷为三种,皆绝不相类。
又曰:种藷法:种须沙地,仍要极肥。腊月耕地,以大粪壅之。至春分后下种。先用灰及剉草,或牛马粪和土中,使土脉散缓,可以行根。重耕地二尺深,次将藷种截断,每长三二寸种之,以土覆深半寸许,大略如种薯蓣法,每株相去数尺。俟蔓生盛长,剪其茎另插他处即生,与原种不异。至秋冬掘起,生熟蒸煮任用。其藏种有二法:其一传卵,于九十月间掘藷卵,拣近根先生者,勿令伤损,用软草包之,挂通风处阴乾。至春分后,依前法种。一传藤,八月中拣近根老藤,剪取长七八寸,每七八条作一小束。耕地作埒,将藤束栽种如畦韭法。过一月馀,即每条下生小卵如蒜头状。冬月畏寒,稍用草器盖至来春分种。若原卵在土中者,冬至后无不坏烂也。
又曰:藷根极柔脆,居土中甚易烂。风乾收藏,不宜入土。又不耐冰冻也。余从闽中市种北来,秋时用传藤法,造一木桶栽藤种于中。至春,全桶携来过岭,分种必活。春间携种,即择传根者持来。有时传藤或烂坏,不坏者生发亦迟。惟带根者,力厚易活,生卵甚早也。又曰:藏种三法:其一以霜降前,择于屋之东南无西风有东日处,以稻草叠基,方广丈馀,高二尺许。其上更叠四围,高二尺。而虚其中,方广二尺许,用稻稳衬之置种焉。复用稳覆之,缚竹为架,笼罩其上,以支上覆也。上用稻草高垛覆之,度令不受风气雨雪乃已。又一法:稻稳衬底一尺馀,上加草灰盈尺,置种其中,复以灰秽厚覆之。上用稻草斜苫之,令极厚。二法藤卵俱合并安置,俱得不坏。而卵较胜,又以磁盆于八月中移栽。至霜降,如前二法藏之亦活。其窖藏者,仍坏烂也。
又曰:藏种之难,一惧湿,一惧冻。入土不冻而湿,不入土不湿而冻。向二法令必不受湿与冻,故得全也。若北土风气高寒,即厚草苫盖,恐不免冰冻。而地窖中湿气反少,以是下方仍著窖藏之法,冀因愚说消息用之。
又曰:藏种必于霜降前,下种必于清明后。更宜留一半于谷雨后种之,恐清明左右尚有薄凌微霜也。又曰:闽中藏种,藤卵俱晒七八分乾,收之向后。南北收藏俱宜用乾者,或半用不乾者,杂试之。
又曰:复有一闽人说留种法,于霜降前剪取老藤作种,先用大坛洗净晒乾,或烘乾。次剪藤晒至七八分乾,用乾稻草壳,衬坛将藤蟠曲置稻草中。次用稻草壳塞口。先掘地作坎,量湿气浅深,令不受湿。深或二尺许,浅或平地。先用稻草壳或笼糠铺底,厚二三寸,将坛倒卓其上。次实土,满坎仍填高,令坛底土高四五寸。至来年清明后取起,即坛中已发芽矣。是说疑,诸方俱可用,并识之。
又曰:藷每二三寸作一节,节居土上,即生枝节,居土下,即生根。种法:待延蔓时,须以土密壅其节,每节可得三五枚。不得土,即尽成枝叶,层叠其上,徒多无益也。今拟种法,每株居亩中横相去二三尺,纵相去七八尺,以便延蔓。壅节,即遍地得卵矣。若枝节已遍,复生游藤者,宜剪去之,犹中饲牛羊。
又曰:吾东南边,海高乡多有横塘纵浦,潮沙淤塞。岁有开浚,所开之土,积于两崖,一遇霖雨,复归河身,淤积更易。若城壕之上,积土成丘,是未见敌而代筑距堙也。此等高地,既不堪种稻,若种吉贝,亦久旱生虫。种豆则利薄,种蓝则本重。若将冈脊摊入下塍,又嫌损坏花稻熟田。惟用种藷,则每年耕地一遍,斸根一遍,皆将高仰之土翻入平田。平田不堪种稻,并用种藷,亦胜稻田十倍。是不数年间,丘阜将化为平畴也。况新起之土皆是潮沙,土性虚浮,于藷最宜,特异常土。此亦任土生财之一端耳。
又曰:剪茎分种法:待苗盛枝繁,枝长三尺以上者,剪下去其嫩头数寸。两端埋入土,各三四寸,中以土拨压之。数日延蔓矣。
又曰:藷苗延蔓用土壅节后,约各节生根;即从其连缀处剪断之,令各成根,苗不致分力。此最要法。又曰:藷苗二三月至七八月俱可种,但卵有大小耳。卵八九月始生,便可掘食或卖。若未须者,勿顿掘,居土中日渐大。南土到冬至,北土到霜降,须尽掘之,不则烂败矣。其种宜高地,遇旱灾可导河汲井灌溉之。在低下水乡,亦有宅地园圃高仰之处。平时作场种蔬者,悉将种藷,亦可救水灾也。若旱年得水,涝年水退,在七月中气后,其田遂不及蓺,五谷荞麦可种,又寡收而无益。于人计,惟剪藤种藷,易生而多收。至于蝗蝻为害,草木无遗种种灾伤,此为最酷,乃其来如风雨,食尽即去。惟有藷根在地,荐食不及。纵令茎叶皆尽,尚能发生,不妨收入。若蝗信到时,能多并人力,益发土遍壅其根节枝干。蝗去之后,滋生更易。是虫蝗亦不能为害矣。故农人之家,不可一岁不种。此实杂植中第一品,亦救荒第一义也。
又曰:凡藷二三月种者,其占地也,每科方二步有半,而卵遍焉。四五月种者,地方二步,而卵遍焉。六月种者,地方一步有半;七月种者,地方一步,而卵皆遍焉。八月种者,地方三尺,以内得卵细小矣。种之疏密,略以此准之方二步者,亩六十科也。方一步有半者,亩一百六科有奇也。方一步者,亩一百四十科也。方三尺者,亩九百六十科也。九月畦种,卵生其下,如箸如枣,拟作种。早种而密者,谨视之去其交藤。
又曰:人家凡有隙地,悉可种藷。若地非沙土,可多用柴草灰杂入凡土,其虚浮与沙土同矣。即市井湫隘,但有数尺地仰见天日者,便可种,得石许。其法,用粪和土曝乾,杂以柴草灰,入竹笼中如法种之。
又曰:或问:藷本南产,而子言可以移植,不知京师南北以及诸边皆可种之,以助人食,无令军民枵腹否。余遽应之曰:可也。藷春种秋收,与诸谷不异。京边之地不废种谷,何独不宜藷耶。今北方种藷,未若闽广者,徒以三冬冰冻,留种为难耳。欲避冰冻,莫如窖藏。吾乡窖藏,又忌水湿。若北方地高,掘土丈馀,未受水湿,但入地窖即免冰冻,仍得发生。故今京师窖藏菜果,三冬之月不异春夏。亦有用法煨爇,令冬月开花结蓏者,其收藏藷种,当更易于江南耳。则此种传流,决可令天下无饿人也。
又曰:吴下种吉贝,吾海上及练川为尤多,颇得其利。但此种甚畏风潮,每至秋间才生花实,一遇风雨便受其损。若大风之后,更遇还风,则根拨实落,大不入矣。若将吉贝地种藷十之一二,虽风潮不损此种,扑地成蔓,风无所施其威也。〈还风者,一日东南,一日西北之类也。〉又曰:昔人云蔓菁有六利,又云柿有七绝。余续之以甘藷十三胜;一亩收数十石,一也。色白味甘,于诸土种中,特为夐绝,二也。益人,与薯蓣同功,三也。遍地传生,剪茎作种,今岁一茎,次年便可种数百亩,四也。枝叶附地,随节作根,风雨不能侵损,五也。可当米谷,凶岁不能灾,六也。可充笾实,七也。可以酿酒,八也。乾久收藏屑之,旋作饼饵,胜用饧蜜,九也。生熟皆可食,十也。用地少而利多,易于灌溉,十一也。春夏下种,初冬收入;枝叶极盛,草秽不容其间;但须壅土,勿用耘锄,无妨农功,十二也。根在深土,食苗至尽,尚能复生,虫蝗无所奈何,十三也。
又曰:闽广人收藷以当粮,自十月至四月麦熟而止。东坡云海南以藷为粮,几米之十六。今海北亦尔矣。经春风易烂坏,须先晒乾藏之。
又曰:甘藷所在,居人便足半年之粮。民间渐次广种,米价谅可不至腾踊矣。但虑丰年谷贱,公家折色银,输纳甚艰。民间急宜多种桑株,育蚕,拟纳折银可也。

造甘藷酒法

藷根不拘多少,寸截断,晒晾半乾。上甑炊熟,取出揉烂入瓶中。用酒药研细搜和按实,中间作小坎。候浆到,看老嫩,如法下水,用绢袋漉过,或生或蒸熟任用。其入缸寒煖,酒药分两,下水升斗。或用曲糵,或加药物香料,悉与米酒同法。若造烧酒,或即用藷酒入锅,盖以锡兜鍪蒸煮,滴糟成头子烧酒。或用藷糟依法造成常用烧酒,亦与米酒米糟造烧酒同法。
《本草纲目》甘藷集解
李时珍曰:按陈祈畅《异物志》云:甘藷出交广,南方民家以二月种,十月收之。其根似芋,亦有巨魁,大者如鹅卵,小者如鸡鸭。卵剥去紫皮,肌肉正白如肌。南人用当米谷果食,蒸炙皆香美。初时甚甜,经久得风稍淡也。又按嵇含《草木状》云:甘藷,薯蓣之类,或云芋类也。根叶亦如芋根,大如拳瓯,蒸煮食之味同薯蓣,性不甚冷。朱厓之不业耕者惟种此,蒸切晒收,以充粮糗,名藷粮。海中之人多寿,亦由不食五谷,而食甘藷故也。
气味

甘平,无毒。
主治

李时珍曰:补虚乏,益气力,健脾胃,强肾阴,功同薯蓣。

《闽书》南产

番薯,万历中闽人得之外国。瘠土砂砾之地,皆可以种,用以支岁,有益贫下。予尝作《番薯颂》,可以知其概也。颂曰:度闽海而南,有吕宋国。国度海而西为西洋,多产金银。行银如中国行钱,西洋诸国,金银皆转载于此以通商,故闽人多贾吕宋焉。其国有朱薯,被野连山而是,不待种植,夷人率取食之。其茎叶蔓生,如瓜蒌、黄精、山药、山蓣之属,而润泽可食,或煮或磨为粉。其根如山药、山蓣如蹲鸱者,其皮薄而朱,可去皮食,亦可属食之,可熟食之,亦可生食,亦可酿为酒。生食如食葛,熟食色如蜜,其味如熟荸荠。生贮之,有蜜气,香闻室中。夷人虽蔓生不訾省,然吝而不与中国人。中国人截取其蔓咫许,挟小盖中以来,于是入吾闽十馀年矣。其蔓虽萎,剪插种之下地,数日即荣,故可挟而来。其初入吾闽时,值吾闽饥,得是而人足一岁。其种也,不与五谷争地,凡瘠卤沙冈皆可以长。粪治之则加大,天雨根益奋满。即大旱不粪治,亦不失径寸围。泉人鬻之,斤不值一钱,二斤而可饱矣。于是耄耆、童孺、行道鬻乞之人,皆可以食饥焉。得充多焉而不伤,下至鸡犬皆食之。于是何子开镜石山房树阴之隙地而种焉,而为之颂曰:不需天泽,不冀人工,能守困者也。不争肥壤,能守让者也。无根而滋,藤不枯萎,能守气者也。予向行江北,天大旱,稻黍不登,民食草木之实亡厌。今乃佐五谷,能助仁者也。磨为粉,可以为酒,可祭可宾,能助礼者也。茎、叶、根皆可食,其直甚轻,其饱易充,能助俭者也。耄耆食之而不至哽噎,能养老者也。童孺食之止其啼,能慈幼者也。行道鬻乞之人食之,能平等者也。下至鸡犬,能及物者也。其于士君子也,以代匮焉。所以固其廉,以济乏焉。所以助其惠,而诸德备矣。而吾邑粱肉之家,每却之而不敢食,食之则谓同于窭与贱。于是何子掘而出之,浴之清泉,荐之洁鼎,盛之陶匏,沃以浊酒,而为之歌曰:令珠而如沙,人以之弹鹊。令金而如泥,人以之涂艧。令朱薯而如玉山之禾、瑶池之桃,人以之为不死之大药。虽不死药,不足佐五谷。吾亦不忍其禾玉、山桃、瑶池,独从羽人于丹丘,坐视下界之人,瘁饥啾啾而不得一嚼。

野山药图


徐光启《农政全书》野山药考

生辉县太行山山野中,挼藤而生。其藤似葡萄,条稍细,藤颇紫色。其叶似家山药叶而大,微尖。根比家山药极细瘦,甚硬。皮色微赤,味微甜,温平无毒。
救饥

采根煮熟食之。

薯部艺文一

《薯蓣颂》梁·江淹

华不可炫,叶非足怜。微根傥饵,弃剑为仙。黄金共寿,青艧争年。君谓无妄,我验衡山。

《玉延赋》宋·陈与义

吾闻阳公之田,不垦不耕,爰播盈斗,可获连城。资阴阳之淑气,孕天地之至精。蜿蜒赤埴之腴,煌扈白虹之英。惊山木之润发,冒朝采之馀荣。逮百嘉之泽尽,候此玉之丰成。王公大人,方以不贪为宝。辞秦玉而陋楚珩,虽三献其奚售。乃举贽于老生,老生囊中之法未试,腹内之雷久鸣。搴石鼎以自濯,支豕腹之彭亨。春江浩其波涛,远壑飒以松声。俄白云之涨谷,乱双眼于晦明。擅人间之三绝,色味胜而香清,捧杯盂而笑。领映户牖之新晴,斥去懒残之芋,尽弃接舆之菁。收奇勋于景,刻匕未落而体轻。凌厉八仙,埽除三彭。见蓬莱之夷路,接阊阖于初程。彼徇华之大夫,含三生之宿酲。污以蜂蜜,辱以羊羹。合尝逸少之炙,同传孝仪之鲭。叹超然之至味,乃陆沉于聋盲,岂能于我乎遇。亦或卿而或烹,起援笔以三叫,驰蛇蚓以纵横。吾何与大夫之迷疾,盖以慰此玉之不平也。

《玉延赞》陈达叟

山有灵药,录于仙方。削数片玉,清百花香。

《甘藷疏序》明·徐光启

方舆之内,山陬海澨,丽土之毛,足以活人者多矣。或隐弗章。即章矣,近之人习用之,以为泽居之鱼鳖、山居之麋鹿也,远之人逖闻之,以为踰汶之貉、踰淮之橘也,坐是,两者弗获相通焉。余不佞独持迂论,以为能相通者什九。不者什一。人人务相通即世可无虑不足,民可无道殣。或嗤笑之,固陋之心,终不能移。每闻他方之产可以利济人者,往往欲得而艺之,同志者或不远千里而致,耕穫菑畬,时时利赖其用,以此持论颇益坚。岁戊申,江以南大,无麦禾,欲以树艺佐其急,且备异日也,有言闽越之利甘藷者,客莆田徐生为予三致其种,种之,生且蕃,略无异彼土。庶几哉橘踰淮弗为枳矣。余不敢以麋鹿自封也,欲遍布之,恐不可户说,辄以是疏先焉。
薯部艺文二〈诗词〉《答昌言求薯蓣苗》宋·司马光
冬实散肥壤,春苗动新。叶雅意非遗人,野情聊自惬。何言好事者,求访来相叠。会种十亩馀,坐取诗盈箧。

《同杨运干黄秀才村西买山药》陈与义

潦缩田路宽,委蛇散腰脚。胜日三枝杖,村西买山药。冈峦相吞吐,远水互前却。天阴野水明,岁暮竹篱薄。田翁领客意,发筐堆磊落。玉质缃色裘,用世乃见缚。屠门几许快,夜语寻幽约。石鼎看云翻,门前北风恶。

《子平寄惠希夷陈先生服唐福山药,方因戏作杂言谢之》文同

蜀江之东山,色尽如赭。有道人云:此是丹砂伏其下。烟云光润,若洗濯涧谷,玲珑如刻画。我闻神仙草药不在凡土生,是中当有灵苗异卉之根茎。果然人言所出山芋为第一,西南诸郡有者皆虚名。就中唐福最称赏,肥硕甘香天所养。有时岩头倒垂三尺壮士臂,忽然洞口直举一合仙人掌。土人入冬农事閒,千篝万锸来此山。可怜所鬻不甚贵,著价即售曾不悭。往年子瞻为余说言:君所部之内,此物尤奇绝。后复寄书劝我当饵之,满纸亲题华岳先生诀。予因购之不惜钱,依方服饵将二年。其功神圣久乃觉,牙牢体溢支节坚。自问丹霄几时上,早生两翅教高飏。尘世如帑不可居,待看鸿濛对云将。

《次韵奉和蔡枢密南京种山药法》王安石


区种抛来六七年,春风条蔓想宛延。难追老圃莓苔径,空对珍盘玳瑁筵。嘉种忽传河右壤,灵苗更长阙西偏。故畦穿斸知何日,南望钟山一慨然。

《山蓣汤》黄庭坚

厨人清晓献琼糜,正是相如酒渴时。能解饥寒胜汤饼,略无风味笑蹲鸱。打窗急雨知然鼎,乱眼晴云看上匙。已觉尘生双井碗,浊醪从此不须持。

《和秀野山药》朱熹

怪来朽壤耀琼英,小斸倾筐可代耕。豢豹于人尽无分,蹲鸱从此不须生。雪镵但使身长健,石鼎何妨手自烹。欲赋玉延无好语,羞论蜂蜜与羊羹。

《掘山药歌》元·龚璛

绿薜紫藤缃色子,种玉绵延春透髓。晴虹岁晚寒不起,托命长镵山谷里。小隐墙东堑药阑,斸土政得方槃槃。服食相传养生诀,茂陵刘郎和露啜。

《尝山药》明·镏崧

谁种山中玉,修圆故自匀。野人寻得惯,带雨斸来新。味益丹田暖,香凝石髓春。商芝亦何事,空负白头人。

《薯蓣》吴宽

谁将薯蓣沙畦植,煮得清泉映白石。但可吟边细细尝,岂应醉后频频食。如姬极知薯蓣清,洗手排当薯蓣羹。终非七子同群饮,堪伴三闾共独醒。

《南柯子》宋·张镃

积雪迷松径,围炉掩竹扉。床头一味有蹲鸱,软火深闻香熟、已多时。 自得陶朱法,休教懒瓒知。浪传黄独正甘肥,紫玉婴儿盈尺、更新奇。


种玉能延命,居山易学仙。青青一亩自锄烟,露孕云蒸,肌骨更凝坚。 熟染蜂房蜜,清添石鼎泉。云香酥腻老来便,煨芋炉深,却笑祖师禅。

薯部选句

唐杜甫诗:充肠多薯蓣。
韩愈诗:僧还相访来,山药煮可掘。
宋王圭诗:凤池春晚绿生烟,曾见高枝蔓玉延。常伴兔丝留我箧,几随竹叶泛君筵。
苏轼诗:淇上白玉延。
张舜民诗:如何山芋辈,天下称朱魏。

薯部纪事

《云仙杂记》:李辅国大畏薯药,或人因以示之,必眼中火出,毛发皆沥血,因致大病。
《清异录》:蜀孟昶月旦必素飧,性喜薯药,左右因呼薯药为月一盘。
《宋史·王旦传》:旦疾甚,遣内侍问者日或三四,帝手自和药,并薯蓣粥赐之。
《海丰县志》:明嘉靖中,海丰有渔子数人驾舟入海,为飓风所漂泊一绝岛。见其人椎结袒裼网木叶为裳,面目黧黑,肌肤如枯。睢睢盱盱,见渔子相顾惊笑,语不可解。稍前逼之,辄走不敢近。其居率如蘧芦而无爨釜,其傍往往有池,池中以蜜浸食物,大抵黄精薯蓣之属。渔子饥甚取食之,其人亦不嗔,但远立而笑。已而飓风大至,飘返故岸云。
《海澄县志》:余应桂令澄,三年不挈家。土产有番薯红白二种,传自外国,用同粳稌,价甚贱。余嗜之不厌,曰:适口耳。且可代匮。或啖不弃皮,人因有番薯之称。

薯部杂录

《文昌杂录》:礼部谢侍郎言乾山药法,刮去皮以厚纸裹,挂于风中最良。又置焙笼中,下铺茅数寸,以微火烘之,亦佳。
《山家清供》:玉延索饼,山药名薯蓣,秦楚间名玉延。白细如枣,叶青锐于牵牛,夏日溉以黄牛矢则蕃。春冬采根白者为上,以水入矾少许,经宿洗净,去涎焙乾,磨筛为面,宜亟作汤饼。如用作索,研滤为粉,入竹筒中溜于浅醋盆内,出之于水,浸去醋味,如煮汤饼法。如煮食,惟刮去皮,蘸盐蜜皆可。其性温,无毒,且有补益。故陈简斋有玉延,取香色味以为三绝。陆放翁亦有云:久缘多病鍊云液,近为长斋进玉延。比于杭都多见,而名佛手药者,其味尤佳也。
《物类相感志》:甘藷手植,如手锄锹等物,植随本物形状。

薯部外编

《搜神记》:汉时有杜兰香者,自称南康人氏。以建业四年春,数诣张硕。硕年十七,望见其车在门外,婢通言:阿母所生,遣授配君,可不敬从。硕呼女前视,可十六七,说事邈然久远,有婢子二人,大者萱枝,小者松枝。钿车青牛上,饮食皆备。出薯蓣子三枚,大如鸡子,云食此令君不畏风波,辟寒温。硕食二枚,欲留一不肯。令硕食尽,言:本为君作妻,情无旷远,以年命未合且小乖。太岁东方卯,当还求君。
《湘中记》:永和初,有采药衡山者道迷粮尽。过息岩下,见一老公、四五年少对执书,告之以饥,与其食物如薯蓣,指教所去。六日至家,而不复饥。